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3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三十五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三十五卷目錄

 先農之神部彙考二

  詩經小雅甫田 大田

  禮記郊特牲

  史記補三皇本紀

  風俗通先農

  蔡邕獨斷先農

 先農之神部藝文一

  祀先農文        唐王仲丘

  青苗神          元沈貞

  祀先農文         明太祖

 先農之神部藝文二

  祀先農迎送神歌      梁江淹

  先農歌諴夏        隋牛弘

  享先農樂章        舊唐書

  又

 先農之神部雜錄

 先蠶之神部彙考一

  周總一則

  漢總一則

  後漢明帝永平一則

  晉武帝太康一則

  宋孝武帝大明一則

  北齊總一則

  北周總一則

  隋總一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永徽一則 元宗先天一則

  宋真宗景德一則 神宗元豐一則 徽宗政和一則 宣和一則 高宗紹興一則 孝

  宗乾道一則

  明世宗嘉靖二則

 先蠶之神部彙考二

  宋史天文志

  通鑑前編先蠶

 先蠶之神部總論

  三才圖會蠶馬同氣

  鼠璞蠶馬同氣

 先蠶之神部藝文一

  祀先蠶文         明會典

 先蠶之神部藝文二

  享先蠶樂章        舊唐書

  祭先蠶樂章        明會典

 先蠶之神部紀事

 旗纛之神部彙考一

  秦始皇一則

  漢高祖一則 武帝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煬帝大業一則

  唐總一則

  遼景宗乾亨一則 聖宗統和一則

  宋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三則 世宗嘉靖一則

 旗纛之神部彙考二

  詩經大雅皇矣

  禮記王制

  爾雅祭名

  山海經大荒北經

  史記五帝本紀 天官書

  晉書天文志

  春明夢餘錄旗纛

 旗纛之神部藝文一

  祭纛文         唐獨孤及

  禡牙文          陳子昂

 旗纛之神部藝文二

  旗纛           明高啟

 旗纛之神部選句

 旗纛之神部紀事

 旗纛之神部雜錄

 旗纛之神部外編

 瘟疫之神部彙考一

  周總一則

  後漢總一則

  北齊總一則

  隋總一則

  唐總一則

 瘟疫之神部彙考二

  禮記月令 郊特牲

  史記封禪書

 瘟疫之神部藝文一

  大疫上疏        後漢張衡

  說疫氣          魏曹植  逐伯強文         宋劉敞

 瘟疫之神部藝文二

  譴瘧鬼          唐韓愈

  絃歌行           孟郊

  臘月邨田樂府并序  宋范成大

  時儺           元吳萊

 瘟疫之神部選句

 瘟疫之神部紀事

 瘟疫之神部雜錄

神異典第三十五卷

先農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詩經》
[编辑]

《小雅甫田》
[编辑]

琴瑟擊鼓,以御田祖。

《田祖》,先嗇也。《郊特牲》注云:「先嗇若神農。」《春官籥章》注云:「田祖,始耕田者,謂神農。」是一也。以祖者,始也,始教造田,謂之田祖,先為稼穡,謂之先嗇,神其農業,謂之神農,名殊而實同也。以神農始造田,謂之田祖,而后稷亦有田功,又有事於尊,可以及卑,則祭田祖之時,后稷亦食焉。后土則五穀所生。本云「勾龍能平之」,則勾龍亦在祭中,而《籥章》云「以樂田畯,尚及典田之大夫」,明兼后土、后稷矣。言此田祖,其文得兼有后土、后稷。而《司徒》言田主,則其文不得兼神農。何則?彼云「設其社稷之壝,而樹之田主」,則田主惟社稷,不得有神農,故鄭惟云「后土田正」,其言不及神農,是其意也。

《大田》
[编辑]

去其螟螣,及其蟊賊,無害我田稚。「田祖有神,秉畀炎 火。」

《禮記》
[编辑]

《郊特牲》
[编辑]

蜡之祭也,主先嗇而祭司嗇也。祭百種,以報嗇也。

先嗇若「神農」者,「司嗇后稷」是也。陳注「司嗇」,上古后稷之官。百種,司百穀之種之神也。大全馬氏曰:「先嗇者,其智足以創物,立於其先;司嗇者,因其成法而謹司其職而已。故祭以先嗇為主,而以司嗇配之。

饗農及郵表畷禽獸,仁之至、義之盡也。」

陳注農,古之田畯,有功於民者。郵者,郵亭之舍也。標表田畔相連畷處,造為郵舍,田畯居之,以督耕者,故謂之《郵表畷》。

《史記補》
[编辑]

《三皇本紀》
[编辑]

炎帝神農氏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用,以教萬 人。始教耕,故號《神農氏》。

《風俗通》
[编辑]

《先農》
[编辑]

謹按《春秋左氏傳》曰:「夏四月三十郊,不從,乃免牲。」孟 獻子曰:「吾乃今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 也。是故啟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卜郊,宜其不 從也。周四月,今二月也,先農之時也。孝文帝二年正 月詔曰:「農者天下之本,其開藉田。朕躬帥耕,以給宗 廟粢盛。」今民間名曰田官。

《蔡邕獨斷》
[编辑]

《先農》
[编辑]

「先農」者,蓋神農之神。神農作耒耜,教民耕農,至少昊 之世,置九農之官。

先農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祝先農文》
唐·王仲丘
[编辑]

《神農》
[编辑]

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開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於 帝神農氏:「獻春伊始,東作方興。率由典則,恭事千畝。 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肅備常祀,陳其明薦,以后 稷氏配神作主。尚饗。」

《后稷》
[编辑]

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開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於 后稷氏:「土膏脈起,爰修耕藉,用薦常祀於帝神農氏。 惟神功協稼穡,實允昭配。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 式陳明薦,作主侑神。尚饗。」

《青苗神》
元·沈貞
[编辑]

兩旗兮分張,舞輕風兮悠揚。神之司兮我疆,原田每 每兮立我青秧。不稂不莠兮無虸無蚄。時雨兮時暘, 俾百穀兮登場。維神兮降康,報之兮肴蒸《腯羊》。

《祀先農文》
明·太祖
[编辑]

洪武元年正月十七日,告祭於先農之神。「惟神生於
考證.svg
天地開闢之初,創田器,別嘉種,以肇興農事。古今億

兆,非此不生,永為世教。帝王典祀,敬不敢忘。因天下 亂,集兵保民者,一紀於玆。荷天眷佑,海內一家。臨御 稱尊,紀綱黎庶。考典崇祀,神載策書。今東作方興,禮 宜告祭。謹命太常寺築壇於京城之陽,躬率百司,詣 壇展禮。緬惟神明造化,萬世如新。冀發太古之苗,寶 初生之粟,為民立命,昭祀無疆。謹以制幣犧齊,粢盛 庶品,肅備常儀,陳其名薦,以神作主。尚饗。」

先農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祀先農迎送神歌》
梁·江淹
[编辑]

羽鑾從動,金駕時遊。教騰義鏡,樂綴前修。率先丹耦, 躬遵綠疇。靈之聖之,歲殷澤柔。

《先農歌諴夏》
隋·牛弘
[编辑]

農祥晨晰,土膏初起。春原俶載,青壇致祀。斂蹕長阡, 迴旌外壝。房俎飾薦,山罍沈滓。親事朱紘,躬持黛耜。 恭神務穡,受禧降祉。

享先農樂章        舊唐書[编辑]

《樂志》曰:「貞觀中,享先農樂。」

《咸和》
[编辑]

粒食伊始,農之所先。古今攸賴,是曰「人天。」耕斯帝藉, 播厥公田。式崇明祀,神其福焉。

《肅和》
[编辑]

樽彝既列,瑚簋方薦。歌工載登,幣禮斯奠。肅肅享祀, 顒顒纓弁。神之聽之,福流寰縣。

《舒和》
[编辑]

羽籥低昂文綴已,干戚蹈厲武行初。望歲祈農神所 聽,延祥介福豈云虛。

《享先農樂章》
同前
[编辑]

《樂志》曰:「太樂舊有享先農送神樂章,不詳所起。」

《咸和》
[编辑]

三推禮就,萬庾祈凝。夤賓志遠,藨蔉惟興。降歆肅薦, 垂祐祗膺。送神有樂,神其上昇。

先農之神部雜錄[编辑]

《春明夢餘錄》:「大蜡興藉田,相為始終,而本朝惟於此 闕焉。應請當東作方興之始,既舉藉田之禮以祀先 農,而以帥先農民,興其務本之心。則百穀告成之後, 載舉大蜡之禮,以報先嗇於冬,而以勞來農民,報其 勤動之苦。」惜未行。

先蠶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周制》,「王后以中春帥命婦享先蠶于北郊。」

按《周禮天官內宰》:「中春詔后,帥外內命婦始蠶于北 郊,以為祭服。」

按《晉書禮志周禮》:「王后帥內外命婦享先蠶于北郊。」

[编辑]

漢制,「皇后親桑,東郊祭蠶神。」

按《晉書禮志漢儀》,皇后親桑東郊苑中,蠶室祭蠶神 曰:「苑窳婦人、寓氏公主,祠用少牢。」

後漢[编辑]

明帝永平二年皇后帥命婦祭先蠶[编辑]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不載按《禮儀志》。「永平二年三 月,皇后帥公卿諸侯夫人蠶祠先蠶。禮以少牢。」

《漢舊儀》曰:「今蠶神曰苑窳,婦人、寓氏、公主,凡二神。」

[编辑]

武帝太康六年詔以明年立先蠶壇祠以太牢[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按《禮志》,太康六年詔「蠶禮 明年施行。於是蠶於西郊。先蠶壇在蠶室西南,擇吉 日,皇后、公主、三夫人、九嬪、世婦、諸太妃、太夫人及縣 鄉君、郡公、侯、特進夫人、外世婦、命婦,皆步搖,衣青,各 載筐鉤從蠶。先桑二日,蠶宮生蠶著薄上。桑日,皇后 未至,太祝令質明以一太牢告祠。」

[编辑]

孝武帝大明四年設先蠶兆域又立蠶觀[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大明三年冬十月,詔來歲使六 宮妃嬪修親蠶之禮。四年二月甲申,皇后親桑於西 郊。」

按《隋書禮儀志》:「大明四年,始於臺城西白石里為先 蠶,設兆域,置大殿七間,又立蠶觀,自是有其禮。」

北齊[编辑]

北齊置「先蠶壇」,使公卿祀先蠶黃帝、軒轅氏。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置先蠶壇於桑壇東南,每歲季 春穀雨後吉日,使公卿以一太牢祀先蠶黃帝軒轅 氏於壇上,無配,如祀先農禮

北周[编辑]

北周皇后率命婦祭先蠶《西陵氏》。

按《隋書禮儀志》:「後周制,皇后乘翠輅,率三妃三。」御 媛、御婉、三公夫人、三孤內子至蠶所,以一太牢親祭, 進奠先蠶西陵氏神。禮畢,降壇,昭化嬪亞獻,淑嬪終 獻,因以公桑焉。

[编辑]

隋制,以季春上巳,皇后率命婦祭先蠶。

按《隋書禮儀志》:「隋制,於宮北三里為壇,高四尺。季春 上巳,皇后服鞠衣,乘重翟,率三夫人、九嬪、內外命婦, 以一太牢制幣,祭先蠶於壇上。」

[编辑]

太宗貞觀元年皇后親饗先蠶[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元年三月癸巳。皇后親蠶。」 按《禮樂志》:「皇后季春吉巳享先蠶。遂以親桑。」

高宗永徽三年詔以先蠶為中祀[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會要》,「永徽三年三月七 日,以先蠶為中祠,后不祭,則皇帝遣有司享之,如先 農。」

元宗先天二年三月辛卯皇后親祠先蠶[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會要》云云。

[编辑]

真宗景德三年詔遣官祭先蠶[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先蠶之禮久廢,真 宗從王欽若請,詔有司檢討故事以聞。按《開寶通禮》, 「季春吉巳,享先蠶於公桑前,享五日,諸與享官散齋 三日,致齋二日。享日未明五刻,設先蠶氏神坐於壇 上,北方,南向。尚宮初獻,尚儀亞獻,尚食終獻,女相引 三獻之禮,女祝讀文,飲福受胙如常儀。」又按《唐會要》, 「皇帝遣有司享先蠶,如先農可也。乃詔:『自今依先農 例,遣官攝事』。」禮院又言:「《周禮》『蠶於北郊,以純陰也。漢 蠶於東郊,以春桑生也。請約附故事,築壇東郊,從桑 生之義』。」壇高五尺,方二丈,四陛,陛各五尺,一壝二十 五步。祀禮如中祠。

神宗元豐四年定於北郊為壇祀先蠶[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四年九月,詳定郊廟奉祀禮 文。按《禮志》,元豐詳定所言,「季春吉巳,享先蠶氏。唐 《月令》注,以先蠶為天駟。按先蠶之義,當是始蠶之人, 與先農、先牧、先炊一也。《開元享禮》:為瘞坎於壇之壬 地,而《郊祀錄》載《先蠶祀文》,有『肇興蠶織』之語,《禮儀羅》 又以享先蠶無燔柴之儀,則先蠶非天駟星明矣。今 請就北郊為壇,不設燎壇,但瘞埋以祭。餘如故事。」

徽宗政和元年詔以黑幣享先蠶[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禮志》,政和禮局言:「《周官》: 內宰詔后帥內外命婦蠶於北郊。鄭氏謂婦人以純 陰為尊,則蠶為陰事可知。《開元禮》:享先蠶幣以黑,蓋 以陰祀之禮祀之也,請用黑幣,以合至陰之義。」詔從 其議。按文獻通考作政和元年

宣和元年以皇后親蠶命有司享先蠶氏[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宣和元年三月甲戌,皇后親蠶。」 按《禮志》:「宣和元年三月,皇后親蠶,即延福宮行禮。其 儀:季春之月,太史擇日,皇后親蠶,命有司享先蠶氏 於本壇。」

高宗紹興七年祀先蠶[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七年五月壬申,「命禮官舉農 蠶風雷雨師之祀」按《禮志》,「紹興七年,始以季春吉 巳日享先蠶,視風師之儀。」

孝宗乾道 年升先蠶為中祀[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禮志》云云。

[编辑]

世宗嘉靖九年建先蠶壇祀先蠶[编辑]

按《明會典》:「嘉靖九年,初建先蠶壇於北郊,以歲春擇 日,皇后躬祀先蠶,行親蠶禮。」

嘉靖十年,建先蠶壇於內苑,皇后以仲春致祭。 按《春明夢餘錄》:「嘉靖十年,召張孚敬、李時詣西苑相 地建土穀壇,并進先蠶壇於仁壽宮側,毀北郊蠶壇。 其禮以歲仲春擇日,皇后祭用少牢禮三獻,公主內 外命婦陪祭。」

先蠶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宋史》:

《天文志》
[编辑]

「扶筐」七星,為盛桑之器,主勸蠶也。一曰「供奉后與夫 人之親蠶。」明,吉;暗,凶;移徙,則女工失業。彗星犯,將叛。 流星犯,絲綿大貴。

《通鑑前編》
[编辑]

《先蠶》
[编辑]

西陵氏之女,嫘祖黃帝元妃。始教民育蠶,治絲繭以
考證.svg
供衣服,而天下無皴瘃之患,後世祀為「先蠶。」

先蠶之神部總論[编辑]

《三才圖會》。

《蠶馬同氣》
[编辑]

蠶神天駟也。天文辰為龍,蠶辰生,又與馬同氣,謂天 駟即蠶神也。淮南王《蠶經》云:「黃帝元妃西陵氏始蠶。 至漢祀宛、窳婦人、寓氏公主,蜀有蠶女馬頭娘。」此歷 代所祭不同。然天駟為蠶精,元妃西陵氏為先蠶,實 為要典。若夫漢祭宛、窳婦人、寓氏公主,蜀有蠶女馬 頭娘,又有謂三娘為蠶母者,此皆後世之溢典也。然 古今所傳,立像而祭,不可遺闕,故併附之。

鼠璞[编辑]

蠶馬同氣[编辑]

唐《乘異集》載:蜀中寺觀多塑女人,披馬皮,謂馬頭娘 以祈蠶。《搜神記》載女思父,語所養馬:「若得父歸,吾將 嫁汝。」馬迎得,父見女輒怒。父殺馬,曝皮於苞中,皮忽 卷女飛去。桑間俱為蠶俗,謂蠶神為馬明菩薩,以此。 然《周禮》馬質禁原蠶,注:「天文辰為馬。」《蠶書》曰:「蠶為龍 精,月值大火,蠶馬同氣,物不能兩大,禁再蠶者為傷」 馬。舊祀先蠶,與馬同祖,亦未可知。

先蠶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祀先蠶文》
明·會典
[编辑]

維嘉靖九年月日,皇后致祭於先蠶氏之神曰:「維神 肇興蠶織,衣我烝民,萬世永賴。時維季春,躬行采桑 禮。仰冀默垂庇佑,相茲蠶事,率土大同,惟神之休。敬 以牲帛、醴齊之儀,用申祭告。尚享。」

先蠶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享先蠶樂章》
舊唐書
[编辑]

《樂志》曰:「顯慶中,皇后親蠶,內出享先蠶樂章。」

《永和》
[编辑]

芳春開令序,韶苑暢和風。惟靈申廣祐,利物表神功。 綺繪周天宇,黼黻藻寰中。庶幾承慶節,歆奠下帷宮。

《肅和》
[编辑]

《明靈光》至德,深功掩百神。祥源應節啟,福緒逐年新。 萬宇承恩覆,七廟佇恭禋。於茲申至懇,方期遠慶臻。

《展敬》
[编辑]

霞莊列寶衛,雲集動和聲。金巵薦綺席,玉幣委芳庭。 因心罄丹款,先已勵蒼生。所冀延明福,於茲享至誠。

《絜誠》
[编辑]

桂筵開玉俎,蘭圃薦瓊芳。八音調鳳曆,三獻奉鸞觴。 絜粢申大享,庭㝢冀降祥。神其覃有慶,契福永無疆。

《昭慶》
[编辑]

仙壇禮既畢,神駕儼將昇。佇屬深祥起,方期庶績凝。 虔誠資宇內,務本勗黎蒸。靈心昭備享,率土洽休徵。

《祭先蠶樂章》
明·會典
[编辑]

《迎神》
[编辑]

於穆惟神。肇啟蠶桑。衣我萬民。保我家邦。茲舉曠儀。 春日載陽。恭迎霞馭。靈氣洋洋。

《奠帛》
[编辑]

神其臨只。有苾有芬。乃獻玉齍。乃奠文纁。仰祈昭鑒。 淑氣氤氳。顧茲蠶婦。祁祁如雲。

《亞獻》
[编辑]

載舉清觴,蠶祀孔明。以格以饗,鼓瑟吹笙。陰教用彰, 坤儀允貞。神之聽之,鑒此禋誠。

《終獻》
[编辑]

神之格「思,桑土是宜。三繅七就,惟此繭絲。獻禮有終, 神不我遺。錫我純服,藻繪皇儀。」

《徹饌》
[编辑]

俎豆具徹,式禮莫愆。既匡既敕,我祀孔虔。我思古人, 《葛覃》「惟賢。」明靈歆只,永顧桑阡。

《送神》
[编辑]

神之升矣,日霽霞蒸。相此《女紅》,杼軸其興。茲返元宮鸞鳳翔騰。瞻望弗及,永錫嘉徵。

先蠶之神部紀事[编辑]

《齊諧記》:吳縣張成夜起忽見一婦人立於宅上南角, 舉手招成,成即就之,婦人曰:「此地是君家蠶室,我即 是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於上祭我 也,必當令君蠶桑百倍。」言絕失之,成如言作膏粥,自 此後大得蠶。

旗纛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始皇二十八年祠蚩尤[编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不載。按《封禪書》,始皇東遊海 上,行禮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三曰兵主,祠蚩尤。 蚩尤在東平陸監鄉,齊之西境也。按本紀始皇東遊在二十八年

[编辑]

高祖 年立蚩尤祠于長安[编辑]

按:《漢書高祖本紀》:「高祖立為沛公,祠黃帝,祭蚩尤于 沛廷而釁鼓。」

按《史記封禪書》:「高祖初起徇沛,為沛公,則祠蚩尤,釁 鼓旗。後天下已定,令祝官立蚩尤之祠於長安。」

武帝 年告祝泰一建靈旗為兵致禱[编辑]

按《史記漢武帝本紀》:「為伐南粵,告祝泰一,以牡荊畫 幡,日月北斗登龍,以象天一三星為泰一鋒,名曰靈 旗。」為兵禱,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

北齊[编辑]

《北齊天子親征》建牙旗于墠,以太牢致祭。

按《隋書禮儀志》:「後齊天子親征,卜日,建牙旗於墠,祭 以太牢。將屆戰所,卜剛日,備元牲,列軍容,設柴於辰 地,為墠而禡祭。大司馬奠矢,有司奠毛血,樂奏大濩 之音,禮畢,徹牲柴燎。」

[编辑]

高祖開皇二十年晉王廣北伐祭軒轅[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不載。按《禮儀志》:「開皇二十年,太 尉晉王廣北伐突厥,四月己未,次於河上,禡祭軒轅 黃帝,以太牢制幣,陳甲兵,行三獻之禮。」

煬帝大業七年征遼東為壇祀黃帝行禡祭[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禮儀志》云云。

[编辑]

唐制,「皇帝親征,則祀軒轅氏。」

按《唐書禮樂志》:「皇帝親征,禡於所征之地,則為壝再 重,以熊席,祀軒轅氏。兵部建兩旗於外壝南門之外, 陳甲胄弓矢於神位之側,植槊於其後。尊以犧象、山 罍各二,饌以特牲。皇帝服武弁,群臣戎服三獻。其接 神者皆如常祀,瘞而不燎。」

[编辑]

景宗乾亨二年祠兵神祭旗鼓[编辑]

按《遼史景宗本紀》:乾亨二年「冬十月辛未朔,命巫者 祠天地及兵神。辛巳,將南伐,祭旗鼓。」

聖宗統和六年九月癸卯祭旗鼓[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云云。

[编辑]

太宗太平興國五年車駕北征遣官祭蚩尤[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禮志》,「太平興國五年十 一月,車駕北征。前一日。遣官祭蚩尤禡帝於北郊,用 少牢。仍遣內侍一人監祭。」

[编辑]

太祖洪武元年詔定出師禡祭旗纛每歲秋冬遣官致祭[编辑]

按《明會典》,「洪武元年,詔定親征遣將諸禮儀。以為古 天子親征,則類於上帝,造於祖,宜於社,禡於所征之 地,祭所過山川。若遣將出師,亦告於廟社、禡、祭旗纛 而後行。今牙旗六纛,藏之內府,其廟在山川壇。每歲 仲秋祭山川日,遣官祭於旗纛廟;霜降日,又祭於教 場。至歲暮享太廟日,又祭於承天門外。俱旗手衛指」 揮行禮。

成祖永樂六年定北狩儀注車駕將發祭旗纛[编辑]

按《明會典》云云。

永樂八年,遣官祭告旗、纛之神。

按《大政紀》,「永樂八年二月,以親征祓於承天門,遣官 祭太歲、旗纛等神。八月丁未,遣官祭旗纛。十一月甲

戌,帝還京,遣官祭告天地、宗廟、社稷、孝陵、承天門及
考證.svg
京都祀典、旗纛諸神。」

永樂 年,建旗纛廟於太歲殿之東。

按《春明夢餘錄》:「旗纛廟建於太歲殿之東,永樂建,規 制如南京。神曰旗頭大將,曰六纛大神,曰五方旗神, 曰主宰戰船之神,曰金鼓角銃砲之神,曰弓弩飛鎗 飛石之神,曰陣前陣後神祇。」五猖等眾皆南向。

世宗嘉靖十八年南巡遣官祭旗纛之神[编辑]

按《明會典》云云。

旗纛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詩經》。

《大雅皇矣》
[编辑]

是類是禡。

《類》,將出師,祭上帝也。禡至所征之地,而祭始造軍法者,謂黃帝及蚩尤也。

《禮記》
[编辑]

《王制》
[编辑]

天子將出征,類乎上帝,宜乎社,造乎禰,禡於所征之 地。

《禡》,師祭也。為兵禱,其禮亦亡。正義曰:「謂之禡」者,按《肆師》注云:「貊讀如十百之百。為師祭造軍法者,禱氣勢之增倍也。其神蓋蚩尤,或曰黃帝。」

《爾雅》
[编辑]

《祭名》
[编辑]

《是禷》、是禡,師祭也。

禡之所祭,其神不明。《肆師》云:「凡四時之田獵,祭表貉則為位。」注云:「貉,師祭也。於立表處為師祭,祭造軍法者,禱氣勢之增倍也。其神蓋蚩尤,或曰黃帝。」又甸祝掌四時之田表貉之祝號。杜子春云:「貉,兵祭也。田以講武治兵,故有兵祭,習兵之禮,故貉祭,禱氣勢之十百而多獲。」由此二注言之,則禡祭,造兵為軍法者,為表以祭之。禡,《周禮》作「貉貉」,又或為貊字,古今之異也。貉之言百,祭祀此神,求獲百倍。

《山海經》
[编辑]

《大荒北經》
[编辑]

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 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 曰:「魃,雨止。」遂殺蚩尤。

《史記》
[编辑]

《五帝本紀》
[编辑]

「《黃帝》者,少典之子。」蚩尤作亂,不用帝命,于是黃帝乃 徵師諸侯,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遂禽殺蚩尤。

蚩尤冢在東平郡壽張縣闞鄉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氣出,如匹絳帛,民名為「蚩尤旗。」

《天官書》
[编辑]

《蚩尤》之旗,類彗而後曲,象旗。見則王者征伐四方。

孟康曰:熒惑之精也。晉灼曰:「《呂氏春秋》曰:其色黃,上下白。」

《晉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蚩尤旗,類彗而後曲,象旗。或曰赤雲獨見。或曰,其色 黃,上下白。或曰,若植雚而長,名曰「蚩尢之旗。」或曰,如 箕,可長二丈。未有星,主伐枉道,主惑亂。所見之方,下 有兵,兵大起,不然,有喪也。

《春明夢餘錄》
[编辑]

《旗纛》
[编辑]

旗,謂牙旗。《黃帝出軍訣》曰:「牙旗者,將軍之精,一軍之 形。凡始豎牙,必祭以剛日,祭牙之日,吉氣來應,大勝 之徵。」纛謂旗頭也。《太白陰經》曰:「大將軍中營建之。」天 子六軍,故用六纛,以旄牛尾為之,在左騑馬首。秦置 頸,騎以先驅。漢武帝置靈旗,為兵禱,則太史奉以指 所伐國。孫權作黃龍火牙旗。後齊天子親征,建牙旗。 唐、宋及元皆有旗纛之祭。

旗纛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祭纛文》
唐·獨孤及
[编辑]

年月日,都統江淮之南節度觀察處置等使戶部尚 書李峘,謹以少牢之奠,敬告於六纛之神:「天地無私, 神明無親,惟德是與,若響之答。敢有象恭,滔天,搆釁, 稱亂國有明罰,神其捨諸賊劉展,假寵,多難敢包,狼 心竊發,蠆毒將敷雪于我上下神祇,使東溟揚波,群 動昏墊。皇帝震怒,按劍授鉞,命我上將,底天之伐。」於 是虎牙鷹揚之臣,蛇矛犀渠之群,橫行而東,我伐用張,月羽雲旗,以先啟行。方將歷潯陽,下南陵,收京口, 掃建業,斮梟獍以釁鼓,付鯨鯢為京觀,俾萬里浪破, 三象霧廓。今以令月吉日,釐駕即路,是用徼福,於爾 有神。惟神降衷,尚鑑予志。敢告無靡旗,無絓驂,無汰 輈,無僨車命五將獲野,萬靈並轂。今天地氛祲,望風 掃除,魑魅魍魎,罔不率俾,「莫我敢遏,為神祇羞。」

《禡牙文》
陳子昂
[编辑]

萬歲通天二年三月朔,清邊道大總管建安郡王某, 敢以牲牢告軍牙之神:「蓋先王作兵,以討有罪,姦慝 竊命,戎夷不龔,則必肆諸市朝,大戮原野。我皇周子 育萬國,寵綏百蠻,青雲、干呂,《白環》入貢,久有年矣。契 丹凶羯,敢亂天常,乃蜂聚丸山,豕食遼塞,晏安鴆毒, 作為欃槍。天厭其凶,國用致討。皇帝命我,肅將王誅。」 今大軍已集吉辰,葉應旄頭,首建羽斾,前列夷貊咸 集,將士聽誓,方俟天休命,為人殄災。唯爾有神,尚殲 乃醜。召太一,會雷公,翼白虎,乘青龍,星流彗掃,永清 朔裔,使兵不血刃,戎夏大同。以昭我天子之德,允神 之功,豈非正直克明哉。無縱世讎,以作神羞。「急急如 《律令》。」

旗纛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旗纛》
明·高啟
[编辑]

髮亂野牛驚,神專大將營。師行當禡祭,壇下戮番生。

旗纛之神部選句[编辑]

後漢張衡《駁圖讖疏》:「『凡讖皆云黃帝伐蚩尤』,而《詩》讖 獨以為蚩尤敗然後堯受命。」《週天大象賦》:「浮天讒 而聳劍,列蚩尤而耀旗。」伊土宿之播靈,為旗星而 耀質。《西京賦》:「蚩尤秉鉞,奮鬣被般。」

陳沈炯《歸魂賦》:「掃欃槍之星,斬蚩尤之斾。」 明薛蕙詩:「蚩尤蒼黃化石隕。」

旗纛之神部紀事[编辑]

《述異記》:「太原村落間,祭蚩尤神,不用牛頭。」今冀州有 蚩尤川,即涿鹿之野。漢武時,太原有蚩尤神,晝見龜 足蛇首,首疫,其俗遂為立祠。

旗纛之神部雜錄[编辑]

鼠璞《唐百官志》:「節度使辭日,賜雙旌雙節。行則建節, 立六纛,入境築節樓,迎以鼓角。本朝有六纛旌節門 旗二,受賜藏之公宇私室,號節堂,朔望次日祭之,號 衙日。」蓋有旌節則有神祀,今節鎮重此,祠節堂衙禮 廢矣。

旗纛之神部外編[编辑]

《述異記》:「軒轅之初立也,有蚩尤氏兄弟七十二人,銅 頭鐵額,食鐵石,軒轅誅之於涿鹿之野。蚩尤能作雲 霧,涿鹿今在冀州,有蚩尤神,俗云:人身牛蹄,四目六 手。」今冀州人掘地得髑髏如銅鐵者,即蚩尤之骨也。 今有蚩尤齒,長二寸,堅不可碎。秦漢間說,蚩尤氏耳 鬢如劍戟,頭有角,與軒轅鬥,以角觝人,人不能向。今 冀州有樂名《蚩尤戲》。其民兩兩三三。頭戴牛角而相 觝。漢造《角觝戲》。蓋其遺製也。

瘟疫之神部彙考一[编辑]

周立方「《相氏》,掌敺疫鬼。」

按《周禮夏官方》「相氏狂夫四人,掌蒙熊皮,黃金四目, 元衣朱裳,執戈揚盾,帥百隸而時難,以索室敺疫。」

訂義鄭鍔曰:「陽勝則為狂,陰慝則為疫。狂夫陽之太過者也,使之索陰慝之鬼,亦厭勝之術。」李嘉會曰:「鬼神陰物,狂夫四目,元衣朱裳,皆象陽氣,以抑陰氣

考證.svg

後漢[编辑]

後漢先臘一日,大儺,逐疫鬼。

按《後漢書禮儀志》:「先臘一日大儺,謂之逐疫。其儀,選 中黃門子弟年十歲以上,十二以下百二十人為侲 子,皆赤幘皂製,執大鞀。方相氏黃金四目,蒙熊皮,元 衣朱裳,執戈揚盾,十二獸有衣毛角。中黃門行之,冗 從僕射將之,以逐惡鬼。」於禁中,夜漏上水,朝臣會,侍 中、尚書、御史、謁者、虎賁、羽林郎將執事,皆赤幘陛衛, 乘輿御前殿。黃門令奏曰:「侲子備請逐疫。」於是中黃 門倡《侲子和》曰:「甲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騰簡 食不祥,攬諸食咎,伯奇食夢,強梁、祖門共食磔,死寄 生,委隨食觀,錯斷食巨,窮奇騰根共食蠱。凡使十二 神追惡凶,赫女軀,拉女幹節,解女肉,抽女肺腸。女不 急去,復者為糧。」因作方相,與十二獸儛嚾呼周遍,前 後省三過,持炬火送疫出端門門外。騶騎傳炬出宮 司馬闕門,門外五營騎士傳火棄雒水中。百官官府 各以木面獸,能為儺人師訖,設桃梗鬱儡葦茭畢,執 事陛者罷葦戟桃杖,以賜公卿將軍特侯諸侯云。

《漢舊儀》曰:「顓頊氏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一居江水,是為疫鬼;一居若水,是為罔兩蜮鬼;一居人宮室樞隅處,善驚人小兒。」《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宿,北方大陰,恐為所抑,故命有司大儺,所以扶陽抑陰也。」《東京賦》曰:捐魑魅,斮獝狂,斬委蛇,腦方良。囚耕父於清冷,溺女魃於神潢。殘夔魖與罔象,殪壄仲而殲游光。注曰:「魑魅,山澤之神。獝狂,惡鬼。委蛇,大如車轂。方良,草澤神。耕父、女魃,皆旱鬼,惡水,故囚溺於水中,使不能為害。夔魖、罔象,木石之怪。壄中游光兄弟八人,恆在人間作怪害也。」孔子曰:「木石之怪夔、罔兩,水之怪龍、罔象。」臣昭曰:「木石,山怪也。夔一足,越人謂之山㺐。罔兩,山精,好學人聲而迷惑人。龍」,神物也,非所常見,故曰「怪。」罔象食人,一名「木。」《埤蒼》曰:「獝狂無頭鬼。」又曰:「煌火馳而星流,逐赤疫于四裔。」注曰:赤疫,疫鬼惡者也。又曰:衛士千人在端門外,五營,千騎在衛士外,為三部,更送至雒水,凡三輩,逐鬼投雒水中,仍上天池,絕其橋梁,使不得度還。

北齊[编辑]

《北齊》季冬晦,儺以逐惡鬼。

按《隋書禮儀志》:「齊制,季冬晦,選樂人子弟十歲已上, 十二已下為侲子,合二百四十人。一百二十人赤幘 皂褠衣,執鞀。一百二十人赤布褲褶,執鞞角。方相氏 黃金四目,熊皮蒙首,元衣朱裳,執戈揚楯。又作窮奇、 祖明之類,凡十二獸,皆有毛角。鼓吹令率之,中黃門 行之,冗從僕射將之,以逐惡鬼。於禁中。皇帝常服,即」 御座,王公執事官第一品已下、從六品已上陪列預 觀。儺者,鼓譟入殿西門,遍于禁內,分出二上,閤作方 相,與十二獸儛戲喧呼,周遍前後。鼓譟出殿南門,分 為六道,出于郭外。

[编辑]

隋制,「歲三儺,以禳陰陽之氣及疫鬼。」

按《隋書禮儀志》:「隋制,季春晦,儺,磔牲于宮門及城四 門,以禳陰氣。秋分前一日,禳陽氣。季冬旁磔、大儺亦 如之。其牲,每門各用羝羊及雄雞一,選侲子如後。齊 冬八隊二時儺則四隊問事十二人,赤幘褠衣,執皮 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人方相氏,黃金四目,蒙熊皮, 元衣朱裳。其一人為唱師,著皮衣,執棒鼓角各十,有」 司豫備雄雞、羝羊及酒,於宮門為坎。未明,鼓譟以入。 方相氏執戈揚楯,周呼鼓譟而出,合趨顯陽門,分詣 諸城門。將出,諸祝師執事預疈《牲匈》,磔之於門,酌酒 禳祝舉牲并酒埋之。

[编辑]

唐制,大儺以逐疫鬼。

按《唐書禮樂志》:「大儺之禮,選人年十二以上,十六以 下,為侲子,假面,赤布褲褶。二十四人為一隊,六人為 列,執事十二人,赤幘,赤衣,麻鞭。工人二十二人。其一 人方相氏,假面,黃金四目,蒙熊皮,黑衣朱裳,右執楯。 其一人為唱師,假面,皮衣,執棒,鼓角各十,合為一隊。 隊別鼓吹令一人,太卜令一人,各監所部巫師二人」, 以逐惡鬼于禁中。有司豫備,每門雄雞及酒,擬於宮 城正門,皇城諸門,磔攘設祭。太祝一人,齋郎三人,右 校為瘞埳,各於皇城中門外之右。前一日之夕,儺者 赴集,所具器服以待事。其日未明,諸衛依時刻勒所 部屯門列仗,近仗入陳於階,鼓吹令帥儺者各集于 宮門外。內侍詣皇帝所御殿前奏「《侲子備,請逐疫出。 命寺伯六人,分引儺者,於長樂門、永安門以入,至左 右上閤,鼓譟以進。方相氏執戈揚楯,唱〈侲子〉》和曰:『甲 作食𣧑,胇胃食虎,雄伯食魅,騰簡食不祥,攬諸食咎, 伯奇食夢,彊梁祖門共食磔,死寄生,委隨食觀,錯斷 食巨,窮奇、騰根共食蠱。凡使一十二神追惡凶,赫汝 軀,拉汝幹節,解汝肉,抽汝肺腸。汝不急去,後者為糧』。」 周呼訖,前後鼓譟而出。諸隊各趨順天門以出,分詣諸城門,出郭而止。儺者將出,祝布神席,當中門南向。 出訖,宰手、齋郎疈牲匈,磔之神席之西,藉以席,北首。 齋郎酌清酒,太祝受奠之。祝史持版于坐右,跪讀祝 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天子遣太祝臣姓名昭告 于太」陰之神。興,奠版于席。乃舉牲并酒瘞於埳。

瘟疫之神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季春之月,命國難,九門磔攘,以畢春氣。

陳注難之事,在《周官》則方相氏掌之。裂牲謂之磔,除禍謂之「攘。」春者陰氣之終,故磔攘以終畢厲氣也。舊說,大陵八星,在胃北,主死喪。昴中有大陵積尸之氣,氣佚則厲鬼隨之而行。此月初日在胃,從胃歷昴,故敺疫之事,當于此時行之也。

仲秋之月,天子乃難以達秋氣。

陳注季春,命國難以畢春氣。此獨言天子難者,此為除過時之陽暑,陽者君象,故諸侯以下不得難也。暑氣退則秋之涼氣通達,故云「以達秋氣」也。

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難,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氣。

陳注磔謂四方之門。皆披磔其牲,以攘除陰氣,不但如季春之九門磔攘而已。舊說此《月日經》。虛、危、司命二星在虛北,司祿二星在司命北,司危二星在司祿北,司中二星在司危北。此四司者,鬼官之長。又墳四星在危東南。墳墓四司之氣能為厲鬼,將來或為災厲,故難磔以攘除之。

《郊特牲》
[编辑]

「鄉人禓」,孔子朝服立于阼存室,神也。

禓,強鬼也。謂時儺,索室毆疫,逐強鬼也。存室神,神依人也。「鄉人禓」者。庾云:「禓是強鬼之名,謂鄉人驅逐此強鬼,孔子則身著朝服,立于阼階之上。所以然者,于時驅逐強鬼,恐已廟室之神時有驚恐,故著朝服立于廟之阼階,存安廟室之神,使神依己而安也。」

《史記》
[编辑]

《封禪書》
[编辑]

《磔》「狗邑四門,以禦蠱菑。」

索隱曰:按樂彥云《左傳》「血蟲為蠱」,梟磔之鬼亦為蠱,故《月令》云「大儺旁磔」,注云:「磔,禳也。厲鬼亦為蠱,將出害人,旁磔于四方之門」,故此亦磔狗邑四門也。

瘟疫之神部藝文一[编辑]

《大疫上疏》
後漢·張衡
[编辑]

臣竊見京師為害兼所及,民多病死,死有滅戶,人人 恐懼,朝廷憔心,以為至憂。臣官在於考變禳災,思任 防救,未知所由,夙夜征營。臣聞國之大事在祀,祀莫 大於郊天奉祖。方今道路流言,僉曰「孝安皇帝南巡 路崩,從駕左右行慝之臣」,欲徵諸國王子,故不發喪, 衣車還宮,偽遣大臣,並禱請命。臣處外治,不知其審。 然尊靈見罔,豈能無怨。且凡夫私,小有不蠲,猶為譴 謫,況以大穢,用禮郊廟。孔子曰:「曾謂泰山不如林放 乎。」天地明察,降見災,乃其理也。又間者,有司正以 冬至之後,奏開恭陵神道,陛下至孝,不忍距逆,或發 冢移尸。《月令》仲冬,土事無作,慎無發蓋,及起大眾,以 固而閉。地氣上泄,是謂發天地之房,諸蟄則死,民必 疾疫,又隨以喪,厲氣未息,恐其殆此二年,欲使知過 改悔。《五行傳》曰:「六沴作見,若時共禦,帝用不差,神則 不怒,萬福乃降,用」章于下。臣愚以為可使公卿處議, 所以陳術改過,取媚神祇,自求多福也。

《說疫氣》
魏·曹植
[编辑]

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 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或以為疫者鬼 神口作。夫罹此者,悉「被褐茹藿之子,荊室蓬戶之人 耳。若夫殿處鼎食之家,重貂異蓐之門,若是者鮮焉。 此乃陰陽失位,寒暑錯時,是故生疫。」而愚民懸符厭 之,亦可笑也。

《逐伯強文》
宋·劉敞
[编辑]

寶元二年,予羈旅淮南,醫來言曰:「今茲歲多疾疫」 ,予因作文以逐伯強。伯強,厲也,能為疫者,故逐之。

「皇皇上天兮,后土浩浩,厥生孫繁兮,其施甚溥。陶陶 仲夏兮,草木蕃蕪,鳥獸孳息兮,我民樂胥。我民孔靈 兮,上帝是仁,天子聖兮,百工日新,上無秕政兮,下無 悖人,鄰里其集兮,樂哉欣欣。伯強何為兮?孰畀以政, 反世五福兮,持極以令,我民不怡兮,既爽其盛,白黑 眩瞀兮,孰察其正?」謂壽反夭兮,謂康反病,仁義無懷 「兮苟且為幸,嗟爾伯強兮其獨何心?絕世和氣兮俾 民不任。上天孔神兮大德曰生,天不可長罔兮民不可久侵,天誅誠加兮安所避?雷公驅兮風伯逝,嗟爾 伯強兮何所詣?南有蠻兮為寇為逋,西羌戎兮恃艱 自虞。天子孔仁兮靡焉畢屠,伯強往兮代天伐誅,嗟 中國兮不可久留,子不去兮顛倒思」予。

瘟疫之神部藝文二[编辑]

《譴瘧鬼》
唐·韓愈
[编辑]

「屑屑水帝魂,謝謝無餘輝。如何不肖子,尚奮瘧鬼威。 乘秋作寒熱,翁媼所罵譏。求食嘔泄間,不知臭穢非。 醫師加百毒,熏灌無停機。灸師施艾炷,酷若獵火圍。 詛師毒口牙,舌作霹靂飛。符師弄刀筆,丹墨交橫揮。 咨汝之胄出,門戶何巍巍。」祖軒而父頊,未沬于前徽。 不修其操行,賤薄似汝稀。豈不忝厥祖,靦然不知歸。 湛湛江水清,歸居安汝妃。清波為裳衣,白石為門畿。 呼吸明月光,手掉芙蓉旂。「降集隨九歌,飲芳而食菲。 贈汝以好詞,咄汝去莫違!」

《絃歌行》
孟郊
[编辑]

驅儺擊鼓吹長笛,瘦鬼染面惟齒白。暗中崒崒拽茅 鞭,倮足朱褌行戚戚。相顧笑聲衝庭燎,桃弧射矢時 獨叫。

《臘月邨田樂府》並序
宋·范成大
[编辑]

余歸石湖,往來田家,得歲暮十事,採其語各賦一詩,以識風土,號《邨田樂府》。其四「口數粥」 行,臘月二十五日,煮赤豆作糜,暮夜闔家同饗,云能辟瘟氣。雖遠出未歸者,亦留貯口分至襁褓,小兒及童僕皆預,故名「口數粥。」 豆粥本正月望日祭門故事,流傳為此。

家家臘月二十五,淅米如珠和豆煮。大杓轑。《分口 數》,疫鬼聞香走無處。䤹薑屑桂澆蔗糖,滑甘無比勝 黃粱。全家團圝罷晚飯,在遠行人亦留分。褓中孩子 強教嘗,餘波遍沾獲與臧。新元葉氣調玉燭。天行已 過來萬福,物無疵癘年穀熟,長向臘殘分豆粥。

《時儺》
元·吳萊
[编辑]

古人重儺疫,時俗事禬禳。歲陽欲改律,輿鬼寖耀鋩。 厲神乃恣肆,魃蜮并猖狂。侲僮幸成列,巫覡陳禁方。 虎頭眩金目,元製炳赤裳。桃弧敺菑沴,豆礫斃癉剛。 八靈悉震慴,六合高褰張。清寧信不害,動靜維吾常。 世途頗險盭,人魅更跳梁。狐鼠戴介幘,夔魖竊香囊。 煎熬到膏髓,擊剝成疕瘍。乘風作國蠹,抵隙為民殃。 自從九鼎沒,誰使百怪藏。瘃寒服褫帛,饑寠食閒糧。 蘆花敝汝體,橡栗饞吾腸。地膚竟卷去,天孽俱彫傷。 神荼欲呀啖,蟠木蔓不長。蒙倛強顏貌,枯竹無耿光。 聖言謂近戲,五祀徒驚惶。惜哉《六典》廢,述此《時儺》章。

瘟疫之神部選句[编辑]

唐社甫詩:「三年奄病瘧,一鬼不銷亡。」

元顧瑛詩:「畫張神氣駭瘧鬼。」

瘟疫之神部紀事[编辑]

《八閩通志》:「陳昌有一女,生于唐大曆二年,嫁劉杞,年 二十四而卒。古田縣臨水有白蛇洞,中產巨蛇,時吐 氣為疫癘。一日有朱衣神執劍索白蛇斬之。鄉人詰 其姓名,曰:『我江南下渡陳昌女也』。」忽不見,亟往下渡 詢之,乃知其為神。遂為立廟于洞山,凡禱雨暘、驅疫 癘、求嗣續,莫不響應。

《玉堂閒話》:朱梁時有士人自雍之邠數舍,遇天晴月 皎,中夜而進,行至曠野,忽聞自後有車騎聲,少頃漸 近,士人避於路旁草莽間,見三騎官帶如王者,亦有 徒步徐行談話,士人躡之數十步,聞言曰:「今奉命往 邠州取數千人,未知以何道而取二君試為籌之。」其 一曰:「當以兵取。」又一曰:「兵取雖優,其如君子小人俱 罹其禍,何宜以疫取?」同行者深以為然。既而車騎漸 遠,不復聞其言。士人至邠州,則部民大疫,死者甚眾。 《稽神錄》:廣陵裨將鄭守澄新買一小婢,旬日,有夜扣 門者曰:「君家納婢,其名籍在此。」婢忽病,遂卒。既而守 澄亦病卒,而弔客數人,轉相染著,皆卒。甲寅歲春也《異聞總錄》:呂文靖公宅在京師榆林巷,群從數十,遇 時節朔朢,則昧旦共集于一處,以須尊者之出。文穆 公之孫公雅,年十八歲,時當元日,謹禮以卑幼故,起 太早,命小妾持籠燈行前。髣髴見數人立暗中,奇形 異服,頗類世間瘟神,相與語云:「待制來。」稍稍斂身向 壁,妾驚仆而燈不滅。呂徐掖起之,自攜籠行。諸鬼慌 窘,悉趨壁而沒。是歲,一家皆染時疾,惟呂獨無他。後 終徽猷閤待制,鬼蓋先知之矣。

紹興六年,餘干村民張氏家已寢。牧童在牛圈,聞有 扣門者,急起視之,見「壯夫數百輩,皆披五花甲,著紅 兜鍪,突而入,既而隱不見。及明,圈中牛五十頭盡死」, 蓋疫鬼云。

紹興三十一年,湖州漁人吳一,因捕魚繫舟新城柵 界民舍外。夜過半,聞岸上人相語曰:「我曹寓是家已 久,當為去計,移入此舟如何?」或應曰:「此乃魚艇爾,又 他處人,何可登也?明日東南上當有船來,其中有兩 朱紅合及赤泥酒數缾者是。可隨以往,渠乃病人家, 親戚來相問訊,又其家頗富足,稱吾所需。」皆曰:「然。」言 終而寂。吳一怪之,天欲明,起訪其事,乃此民舍正病 疫,所謀者鬼也。遂徑往東南數里外艤泊,將驗之,果 遇小舟來,望其中物色同鬼言,急呼止,告以夜所聞, 大駭曰:「乃我婿家,今正欲往視其病,非君相救,一家 且入《鬼錄》矣。」盡以所攜酒炙為贈,致謝而反。

樂平耕民植稻,歸為人呼出,見數輩在外,形貌怪惡, 叱令負擔,經由數村,畽歷洪源、石村、何衝諸里,每一 村必先詣社神所,言欲行疫,皆拒卻不聽。怪黨自云: 「然則獨有劉村劉十九郎家,可往爾。」遂往,徑入趍廡 下客房宿,無飲食枕席之具。明旦,劉氏子出,怪魁告 其徒曰:「擊此人右足。」杖纔下,子即仆地。繼老嫗過之, 令擊左足,嫗仆地,連害三人矣。然但守一房,不浪出。 有偵者密白,一虎從前躍而來,甚可畏。魁色不動,遣 兩鬼持杖待之,曰:「至則雙擊其兩足。」俄報虎斃於杖 下。經兩日,偵者急報北方火作,斯須間,焰勢已及房, 山水又大至,怪相視。窘慴,不暇取行李,單身亟奔,怒 耕民不致力,推墮田坎中。蹶然起,則身乃在床臥,妻 子環哭已三日。鄉人訪其事于劉氏,云:二子一婢,同 時疫困,呼巫治之,及門而死。復邀至一巫,巫懲前事, 欲掩鬼不備,乃從後門施法,持刀吹角,誦《水火輪咒》 而入,病者即日皆安。

《旌異記》:「慶元元年五月,湖州南門外一婦人,顏色潔 白,著皂弓鞋,踽踽獨行,呼賃小船,欲從何山路往易 村。既登舟,未幾即偃臥,自取葦席以蔽舟,纔一葉,展 轉謦欬必相聞,寂然無聲。舟人訝焉,舉席視之,乃見 小烏蛇可長尺許,凡數千條,蟠繞成聚,驚怛流汗,復 以席覆之,凡行六十里,始抵岸。乃扣舷警之,奮而起」, 儼然人矣,與初下船不少異。腰間解錢二百為雇值, 舟人不敢受。婦問其故,曰:「我適見汝若此,何敢受?」笑 曰:「切莫說與人,我從城裏來,此行蛇瘟,一箇月後卻 歸矣。」徐行入竹林,數步而沒。彼村居人七百家,是夏 死者大半。初,湖、常、秀三州,自初夏疫癘大作,湖州尤 甚,獨五月稍寧,六月復然。當是蛇婦再還也。

《遯齋閒覽》:「南人信巫,有疫癘不召醫,惟命巫使行咒 禁。辛巳年,臨江大疫,群巫盡死,餘人不治,多自瘥。」然 則俗巫豈足恃乎?

瘟疫之神部雜錄[编辑]

《續博物志》:瘧鬼小不能病巨人,故曰:「壯士不病瘧。」晉 人曰:「君子不病瘧。」蜀人以痎瘧為奴婢瘧。

俗好于門畫虎頭,書聻字,謂陰司刀鬼名。讀《漢舊史》, 儺逐疫鬼,又立桃人、葦索、滄耳虎等聻,蓋滄耳也。 《辨惑論》:「世俗以疾咎鬼神者眾矣,至疫氣流行,則曰 有主疾之神,家至而戶守之。」妖由巫興,互相煽惑。是 故病疫之家,人皆惴惴焉,無敢踵其門而問者,甚而 父子兄弟,亦不相救。傷風敗俗,莫甚于斯。故述此于 死生之後以曉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