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06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六十一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六十一卷目錄

 釋教部彙考三

  後梁太祖開平二則 末帝貞明一則 龍德一則

  後唐莊宗同光三則

  後晉高祖天福一則 出帝開運一則

  後周太祖廣順二則 世宗顯德二則

  遼太祖二則 神冊一則 天贊一則 太宗天顯一則 會同一則 穆宗應曆一則

  景宗保寧二則 聖宗統和七則 開泰三則 太平一則 興宗重熙三則 道宗清寧一

  則 咸雍七則 太康五則 大安二則 壽隆三則

  宋一太祖建隆三則 乾德三則 開寶七則 太宗太平興國六則 雍熙四則 端

  拱二則 淳化四則 至道三則 真宗咸平五則 景德五則 大中祥符七則 天禧四

  則 乾興一則

神異典第六十一卷

釋教部彙考三[编辑]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元年敕僧尼改屬祠部泉州沙門智宣往西竺求經回詣闕進辟支佛骨貝葉梵經[编辑]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開平三年。大明節。敕百官詣寺行香祝壽。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末帝貞明元年東塔院沙門歸序進經論會要詔編入大藏賜演教大師[编辑]

按《五代史梁末帝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龍德元年春三月丁亥朔禁私度僧尼[编辑]

按:《五代史梁末帝本紀》云云。

按《佛祖統紀》「元年。敕天下毋得私度僧尼。願出家者。 入京城比試經業。」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元年敕設千僧齋[编辑]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同光元 年誕節。敕僧錄慧江道士程紫霄入內殿談論。設千 僧齋。

同光二年。敕僧慧然入內殿咨問禪法。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同光二 年,敕三聖慧然禪師入內殿,咨問禪法。上曰:「朕下大 梁,收得一顆無價寶珠,未有人酬價。」然曰:「請陛下寶 看。」上以手舒愨頭角。然曰:「帝王之寶,誰敢酬價。」帝說 然亡,敕諡廣濟大師通寂之塔。

同光三年。騎將史銀鎗乞出家。賜號無學大師 按《五代史唐宗莊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同光三 年。騎將史銀鎗有戰功。隨駕入洛。忽悟禪道。乞出家。 名契澄。賜號無學大師。以其居為立德院。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四年敕國忌行香飯僧為定式又敕以僧可洪大藏經音義入大藏[编辑]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 按《西溪藂語》,行香起 於後魏及江左齊梁間,每然香薰手,或以香末散行, 謂之行香。唐初因之。文宗朝,省蠡奏設齋行香,事無 經據,乃罷。宣宗復釋教,行其儀。朱梁開國,大明節,百 官行香祝壽。石晉天福中,竇正固奏「國忌行香,宰臣 跪爐,百官立班,仍飯僧百人,即為定式。」國朝至今因 之。

按《佛祖統紀》。「天福四年。敕國忌。宰臣百僚詣寺行香 飯僧。永以為式。」漢中沙門可洪進《大藏經音義》四百 八十卷。敕入大藏。

出帝開運元年敕為高祖寫大藏經奉安明聖寺以資鴻福[编辑]

按《五代史晉出帝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後周[编辑]

太祖廣順二年十一月以在京潛龍宅為佛宮賜額天勝禪寺[编辑]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廣順三年十一月。中印土僧法進。賜紫衣。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世宗顯德元年賜團柏谷佛寺僧紫衣以潛龍宮為皇建禪院以沙門義楚所進釋氏書付史館[编辑]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世宗 顯德元年四月,幸團柏谷佛寺,賜主僧紫衣。九月以 潛龍宮為皇建禪院,遣沙門清興居之。是月,齊州沙 門義楚進《釋氏六帖》三十卷。義楚少負名操,亦通儒 學,將佛書麗事,以類相從,擬白氏儒書所集。帝覽而 嘉之,賜以紫衣,其書付史館。」

顯德二年,大毀佛寺及佛像,禁私度僧尼。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顯德二年夏五月甲戌,大毀 佛寺,禁民親無侍養而為僧尼及私自度者。 又按《周本紀》,世宗即位之明年,廢天下佛寺三千三百三 十六。是時中國乏錢,乃詔悉毀天下銅佛像以鑄錢。 嘗曰:「吾聞佛說以身世為妄,而以利人為急。使其真 身尚在,苟利於世,猶欲割截,況此銅像,豈有所惜哉?」 由是群臣皆不敢言。

按《佛祖統紀》。「是歲帝既并省寺院,敕男年十五以上, 誦經百紙,或讀五百紙。女年十三以上,誦經七十紙, 或讀三百紙。陳狀出家。本郡考試以聞,祠部給牒方 得剃度。」

[编辑]

太祖以唐天復二年始建開教寺[编辑]

按《遼史太祖本紀》:「唐天復二年九月,城龍化州於潢 河之南,始建開教寺。」

太祖六年,建「天雄寺。」

按《遼史太祖本紀》:「六年,以兵討兩冶,以所獲僧崇文 等五十人歸西樓,建天雄寺以居之,以示天助雄武。」

神冊三年五月乙亥詔建佛寺[编辑]

天贊四年十一月丁酉幸安國寺飯僧[编辑]

按:以上俱《遼史太祖本紀》云云。

太宗天顯十年幸弘福寺為皇后飯僧[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天顯十年冬十一月丙午,幸弘福 寺,為皇后飯僧。見觀音畫像,乃大聖皇帝、應天皇后 及人皇王所施,顧左右曰:「昔與父母兄弟聚觀於此, 歲時未幾,今我獨來。」悲歎不已。乃自製文,題於壁,以 極追感之意。讀者悲之。

會同五年幸菩薩堂飯僧[编辑]

按《遼史太宗本紀》:會同五年六月「丁丑,聞皇太后不 豫,上幸菩薩堂,飯僧五萬人。」

穆宗應曆二年冬十二月辛卯以生日飯僧[编辑]

按《遼史穆宗本紀》云云。

景宗保寧六年冬十二月戊子以沙門昭敏為三京諸道僧尼都總管加兼侍中[编辑]

保寧八年八月癸卯。漢遣使言。「天清節設無遮會。飯 僧祝釐。」

按:以上俱《遼史景宗本紀》云云。

聖宗統和二年九月辛未以景宗忌日詔諸道京鎮遣官行香飯僧[编辑]

統和四年。秋七月辛巳。以殺敵多。詔上京開龍寺。建 佛事一月。飯僧萬人。

統和七年。夏四月己未。幸延壽寺飯僧。

統和九年。春正月丙子。詔禁私度僧尼。

統和十年。九月癸卯。幸五臺山金河寺。飯僧。

統和十二年。夏四月戊戌。以景宗石像成。幸延壽寺 飯僧。

統和十五年。冬十月丁酉。禁諸山寺。毋濫度僧尼。

開泰元年八月丙申那沙乞賜佛像詔賜護國仁王佛像一[编辑]

開泰四年。冬十一月庚申。詔汰東京僧。

開泰九年十二月丁亥,禁僧然身煉指。

太平四年秋七月甲戌諸路奏飯僧尼三十六萬[编辑]

按以上俱《遼史聖宗本紀》云云。

興宗重熙八年十一月戊戌召僧論佛法[编辑]

重熙十一年十二月己酉,以宣獻皇后忌日,上與皇 太后素服,飯僧於延壽、憫忠、三學三寺。

重熙二十三年。冬十月癸丑,以開泰寺鑄銀佛像,曲 赦在京囚。

按以上俱《遼史興宗本紀》云云。

道宗清寧十年秋七月辛巳禁僧尼私詣行在妄述禍福取財物[编辑]

咸雍二年冬十二月戊子僧守志加守司徒[编辑]

咸雍三年。冬十一月壬辰,夏國遣使進回鶻僧金佛、 《梵覺經》。

咸雍四年。春二月癸丑。頒行御製《華嚴經贊》。

咸雍五年閏十一月己未,僧智福加守司徒。

咸雍六年十二月戊午。加圓釋、法鈞二僧並守司空。 咸雍七年八月辛巳。置佛骨於《招仙浮圖》。罷獵禁屠 殺。

按以上俱《遼史道宗本紀》云云。

咸雍八年。飯僧南京、中京。春泰寧、江三州人請受具 足戒。許之。御書《華嚴經頌》示群臣,又賜高麗佛經 按《遼史道宗本紀》,「咸雍八年春正月癸未。烏古敵烈 部詳穩耶律巢等奏克北邊捷。以戰多殺人。飯僧南 京、中京。三月癸卯有司奏,春泰寧江三州三十餘人 願為僧尼受具足戒。許之。秋七月丁未。以御書《華嚴 經》」五頌出示群臣。冬十二月庚寅,賜高麗佛經一藏。

太康元年三月乙巳命皇太子寫佛書[编辑]

太康四年秋七月甲戌,諸路奏飯僧尼三十六萬。 太康五年秋九月己卯,詔諸路毋禁僧徒開壇。冬十 一月丁丑,召沙門守道開壇於內殿。

太康九年。冬十一月甲寅。「詔僧善知讎校《高麗》所進 《佛經》。」頒行之太康十年春正月丙午。復建南京奉福寺浮圖。

大安元年冬十一月己未詔僧尼無故不得赴闕[编辑]

大安九年。夏四月乙卯。興中府甘露降。遣使祠佛飯 僧。

壽隆元年冬十一月甲辰夏國進貝多葉佛經[编辑]

壽隆三年。冬十一月戊午,以安車召毉巫閭山僧志 達。

壽隆六年十一月丙子。召毉巫閭山僧志達。設壇於 內殿。

按以上俱《遼史。道宗本紀》云云。 又按《道宗本紀》後 贊。「道宗一歲而飯僧三十六萬。一日而祝髮三千。」

宋一[编辑]

太祖建隆元年詔以聖誕節普度行童復諸路寺院及佛像[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國朝會要。建隆元年,詔 以二月十六日聖誕為長春節。賜百官宴於相國寺。 是日以慶誕恩詔普度行童八千人。

按《佛祖統紀》元年六月,詔「諸路寺院,經顯德二年當 廢未毀者聽存。其已毀寺所有佛像,許移置存留。」於 是人間所藏銅像,稍稍得出。

建隆二年。置建隆寺。為死於兵者薦冥福。又設千僧 齋。詔誕聖節。命僧祝壽。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二年。春正月戊申。以揚州行 宮為建隆寺。秋八月辛亥。幸崇夏寺。觀修三門 按《佛祖統紀》。「二年。詔前征李重進。凡死於兵者。以揚 州行宮置建隆寺。為薦冥福。如唐太宗貞觀四年故 事。」四月上幸相國寺祈雨。出內帑設千僧齋。已而大 雨。

按:《續文獻通考》:「二年詔誕聖節,京師及天下命僧升 座祝壽為準。」

建隆三年,詔館西域僧於相國寺。又詔試行童通經 者給牒。《高昌國》遣僧獻佛牙。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建隆三年。西 域于闐國沙門善名七人來。詔館於相國寺。十一月。 高昌國遣僧法淵。獻辟支佛牙。

按《續文獻通考》:「三年詔每歲試行童通《蓮經》七軸者, 給祠部牒披剃。」

乾德三年滄州僧道圓以佛舍利貝葉梵經來獻[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天竺國傳》,乾德三年,滄 州僧道圓自西域還,得佛舍利一、水晶器、貝葉梵經 四十夾來獻。道圓晉天福中詣西域,在塗十二年,住 五印度凡六年。五印度,即天竺也。還經于闐,與其使 偕至。太祖召問所歷,風俗、山川道里,一一能記。 按《佛祖統紀》,「道圓獻佛舍利、貝葉梵經,上召見便殿, 賜紫方」袍、器幣

乾德四年,賜僧行勤等一百五十七人錢各三萬,至 西域求佛書。召僧崇蘊入內,講《金剛經》,又敕莊嚴佛 像。以李藹毀釋教,敕流沙門島。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四年春三月癸未,僧行勤等 一百五十七人,各賜錢三萬,游西域 按《天竺國傳》: 「四年,僧行勤等一百五十七人詣闕上言,願至西域 求佛書。許之。以其所歷甘、沙、伊、肅等州,焉耆、龜茲、于 闐、割祿等國,又歷布路沙、加濕彌羅等國,並詔諭其 國,令人引導之。」

按《佛祖統紀》:四年,上初詔西川轉運使沈義倫於益 州以金銀字寫《金剛經》進上,至是,召天清寺沙門崇 蘊入內講演,敕內侍張重進往峨眉山普賢寺莊嚴 佛像。因嘉州屢奏,白水寺普賢相見也。河南府進士 李藹造《滅邪集》以毀釋教,竊藏經以為衾。事聞,上以 為非毀聖道,誑惑百姓,敕刺流沙門島。

乾德五年。禁毀佛像。敕沙門文勝編修大藏經 按《宋史太祖本紀》。乾德五年七月丁酉。禁毀銅佛像 按《佛祖統紀》。五年詔曰。禁錮以來。天下多輦佛像赴 京。顧惟像教世許尊瞻。忽從鎔毀。甚乖歸敬。應諸郡 銅像依舊存留。但不許鑄造新像。右街應制沙門文 勝。奉敕編修大藏經隨函索隱。凡六百六十卷。

開寶二年長春節詔天下沙門殿試經律論義十條全中者賜紫衣[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開寶三年,幸開寶寺,觀新鐘,詔「成都造佛經。」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三年九月己酉,幸開寶寺,觀 新鐘。」

按:《續文獻通考》:「開寶三年,詔成都造金銀佛經各一 藏。」

開寶四年。詔館梵僧於相國寺。敕雕大藏經板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開寶四年沙 門建盛自西竺還。詣闕進貝葉梵經。同梵僧曼殊室 利偕來。室利者中天竺王子也。詔館於相國寺。持律 甚精。都人施財盈屋。並無所用。敕高品張從信往益 州雕大藏經板。

開寶五年,禁鐵鑄浮屠及佛像,詔僧入大內誦藏經又詔「於尼寺置壇受戒。」又詔禁道場夜集士女,賜天 竺沙門紫服金幣。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五年春正月壬辰朔,禁鐵鑄 浮屠及佛像。」

按《佛祖統紀》:「五年,詔京城名德元超等入大內誦《金 字大藏經》,車駕臨幸,並賜紫方袍。又詔曰:『僧尼無間, 實紊教法。自今於尼寺置壇受戒,尼大德主之』。」又詔 曰:「釋門之本,貴在清虛,梵剎之中,豈宜汙雜?適當崇 闡,尤在精嚴。如聞道場齋會,夜集士女,深為褻瀆,無 益修持。宜令功德司、祠部告諭諸路,並加禁止。」西天 「竺沙門可智、法見、《真理》三人來朝,賜紫方袍。」「《西天竺》 沙門《蘇葛陀》來貢舍利、文殊華」,賜紫服金幣。西天竺 沙門《彌羅》等十四人來朝,並賜紫服。

開寶六年,幸相國寺,限諸州僧及百人歲許度一人。 詔「天竺僧赴闕,賜紫方袍。」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六年三月丙子,幸相國寺,觀 新修塔。十二月限度僧法,諸州僧帳及百人,歲許度 一人。」

按《佛祖統紀》。六年,知鄜州王龜從表稱。「中天竺三藏 法天至,譯《聖無量壽經》七佛讚。河中府梵學沙門法 進執筆綴文,龜從潤色。詔法天赴闕,召見慰問,賜紫 方袍。」

按《歸田錄》:太祖皇帝初幸相國寺,至佛像前燒香,問 當拜與不拜,僧錄贊寧奏曰:「不拜。」問其何故,對曰:「現 在佛,不拜過去佛。」贊寧者,頗知書,有口辯,其語雖類 俳優,然適會上意,故微笑而頷之,遂以為定制。至今 行幸焚香皆不拜也。議者以為得禮。

開寶八年。臨幸佛寺。禮無畏三藏塔。手書《金剛經》讀 誦。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八年冬十一月,臨視新龍興 寺。」

按《佛祖統紀》,八年三月,上幸洛陽,至龍門山廣化寺, 開無畏三藏塔,瞻敬真體。四月,上將郊天,而雨不止, 遣使禱無畏塔,及期而霽。上自洛陽回京師,手書《金 剛經》,常自讀誦。宰相趙普因奏事見之,上曰:「不欲甲 胄之士知之,但言常讀兵書可也。」

開寶九年,幸諸寺院觀《藏經》。

按《宋史太祖本紀》:「開寶九年八月己亥,幸新龍興寺。 乙巳,幸等覺院,遂幸東築院,賜工人錢。又幸開寶寺, 觀藏經。」

太宗太平興國元年敕復官倉為龍興寺帝製新譯聖教序賜天竺僧[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類苑》,太平興國元年,初 周世宗廢龍興寺以為官倉。國初,寺僧擊鼓求復,至 是不已。上遣使持劍詰之曰:「前朝為倉日久,何為煩 瀆天廷?且密戒懼。」即斬之。僧辭自若曰:「前朝不道,毀 像廢寺,正賴今日聖明興復之耳。貧道何畏一死。」中 使以聞,上大感歎,敕復以為寺。

按《續文獻通考》:「元年,帝製新譯《三藏聖教序》,賜天竺 三藏法師。」

太平興國二年。使改龍興寺為太平興國寺。立開先 殿。以奉太祖御容。西天沙門吉祥來進貝葉梵經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太平興國三年,詔賜天下寺額及僧紫方袍,又賜僧 諡及塔號。遣趙鎔迎明州阿育王佛舍利塔,以僧統 贊寧為翰林。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太平興國三 年三月賜天下無名寺額曰「太平興國」,曰「乾明。」開寶 寺沙門繼從等自西天還。獻梵經佛舍利塔、菩提樹 葉、孔雀尾拂。並賜紫方袍。四月詔諡廬山遠法師曰 「圓悟」,塔曰「凝寂。」永法師曰「覺寂」,塔曰「實智。」中天竺沙 門缽納摩來獻佛舍利塔。敕供奉官趙鎔往吳越迎 明州阿育王佛舍利塔。吳越王俶奉版圖歸朝,令僧 統贊寧奉釋迦舍利塔入見於滋福殿。上素聞其名, 一日七宣,賜號通慧大師,除翰林,與學士陶穀同列。 或誚之曰:「青瑣朱楹,安容此物。」及與之語,師援據經 史,袞袞不已,誚者為之畏服。學士王禹偁、徐鉉每有 疑,則就質之,皆為下拜,事以師禮。滋福殿者,安佛像 經藏。立剎聲鐘,即內道場也。

太平興國五年,鑄佛像,修建諸禪寺及僧塔。又建譯 經院,始興譯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太平興國五 年正月。「敕內侍張廷訓往代州五臺山。造金銅文殊 萬善菩薩像。奉安於真容院。」詔重修五臺十寺。以沙 門芳潤為十寺僧正。十寺者。「真容華嚴壽寧興國竹 林金閣、法華祕密靈境大賢也。敕內侍張仁贊往成 都鑄金銅普賢像高二丈。奉安嘉州峨嵋山普賢寺 之」白水,建大閣以覆之。詔重修峨嵋五寺,即白水、普 賢、黑水、華嚴、中峰、乾明、光相也。河中府沙門法進請 三藏法天譯經於蒲津,守臣表進,上覽之,大悅,召入 京師,始興譯事。二月,北天竺迦濕彌羅國三藏天息災、烏填曩國三藏施護來,召見,賜紫衣,敕二師同閱 梵夾。時上盛意翻譯,乃詔中使鄭守均於太平興國 寺西建譯經院,為三堂,中為譯經,東序為潤文,西序 為證義。五月,中天竺沙門護羅來獻貝葉梵經,敕賜 紫服。沙門知則進所著《聖無量壽經疏》,賜號「演教大 師。」詔建開聖禪寺於誕生之地,奉優填王栴檀瑞像、 釋迦佛牙,太祖親緘銀塔,中梁誌公真身、錫杖、刀尺, 敕內侍衛欽往泗州修僧迦大師塔。凡十三層。改「普 照王寺」為《太平興國》。

太平興國七年,威虜軍奏得佛舍利。深州奏得佛像, 敕就邑寺安奉。詔僧天息災等譯經,因定儀式。又詔 普度童行。西天竺附僧光遠進佛舍利。

按《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七年九月己丑朔,西京 諸道係籍沙彌,令祠部給牒。」

按《佛祖統紀》:七年正月,威虜軍奏言:築城穿土,得石 函、鐵函、銅函、銀函、金函,凡五重,中有琉璃瓶盛佛舍 利。有刻石記云:『貞觀二十一年藏佛舍利,謹遣牙吏 以聞』。」深州奏:「陸澤縣人王緒牧牛田中,見一白兔,逐 之入土穴中,探穴得石佛五十軀,制度奇古,長皆尺 餘。」敕就邑寺安奉,像常放白光。六月,譯經院成,詔天 息災等居之。賜天息災明教大師法天傳教大師施 護、顯教大師,令以所將梵本各譯一經。詔梵學僧法 進、常謹、清沼等筆受綴文。光祿卿楊說、兵部員外郎 張洎、潤文殿直劉素監護天息災,述譯經儀式於東 堂,面西粉布聖壇,開四門各一,梵僧主之,持祕密咒 七日夜。又設木壇,布聖賢名字輪目曰「《大法曼拏羅》, 請聖賢阿伽沐浴,設香花燈水殽果之供,禮拜遶旋, 祈請冥祐以殄魔障。第一譯主正坐面外,宣傳梵文。 第二證義,坐其左,與譯主評量梵文。第三證文,坐其 右,聽譯主高讀梵文以驗差誤。第四書字,梵學僧審 聽梵文,書成華字,猶是梵音。第五筆受,翻梵音成華 言。第六綴文,回綴文」字,使成句義。第七,參譯,參考兩 土文字,使無誤。第八,刊定,刊削冗長,定取句義。第九, 潤文官於僧眾南向設位,參詳潤色,僧眾日日沐浴, 三衣坐具,威儀整肅,所須受用,悉從官給。天息災言: 「譯文有與御名、廟諱同者,前代不避。若變文回避,慮 妨經旨。今欲依國學《九經》,但闕點畫。」詔答:「佛經用字, 宜從正文,廟諱御名,不須回避。」七月,天息災上新譯 《聖佛母經》《法天上吉祥持世經》《施護上如來莊嚴經》 各一卷,詔兩街僧選義學沙門百人,詳定經義。時左 街僧錄神曜等言:「譯場久廢,傳譯至艱。」天息災等即 持梵文,先翻梵義,以華文證之,曜眾乃服。詔新經入 藏,開板流行。車駕親幸譯經院,召僧眾,賜坐慰諭,賜 臥具繒帛什物,度其院童子十人,悉取禁中所藏梵 本,令其翻譯。十二月,詔選梵學沙門為筆受,義學沙 門十人為證義。自是每歲誕節,必獻新經,皆召坐賜 齋,以經付藏。詔曰:「朕方隆教法,用福邦家,其內外諸 郡童行,並與剃度。」成都沙門光遠遊西天還,詣闕,進 《西天竺王子沒徒曩表》《佛頂印、貝多葉菩提樹葉,詔 三藏施護譯。其表曰:「伏聞支那國有大天子,至聖至 神,富貴自在。自慚福薄,無由朝謁。遠蒙皇恩,賜金剛 座釋迦如來袈裟一領,即已披挂供養。伏願支那皇 帝福慧圓滿,壽命延長,一切有情,度諸沉溺。謹以釋 迦舍利附沙門光遠以進。

太平興國八年。詔修《高僧傳》。又詔賜譯經院名傳法, 選童子送院受學。賜僧法遇敕書往中天竺。敕內侍 奉舍利藏僧伽塔下。又敕建壽昌寺。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太平興國八 年六月。詔翰林贊寧修大宋高僧傳。寧乞歸錢唐撰 述。詔許之。又詔譯經院賜名傳法。於西偏建印經院。 天息災等言。歷朝翻譯並藉梵僧。若遐阻不來。則譯 經廢絕。欲令兩街選童子五十人。習學梵字。詔令高 品王文壽選惟淨等十人。引見便殿。詔送譯經院受 學。惟淨者,江南李煜之姪,口受梵章,即曉其義,歲餘, 度為僧,升梵學筆受,賜紫衣。光梵大師沙門法遇自 西天來,獻佛頂舍利、貝葉梵經,法遇化眾造龍寶蓋、 金襴袈裟,將再往中天竺金剛座所供養,乞給所經 諸國書。詔賜三佛齊、葛古羅、柯蘭諸國敕書以遣之。 泗州奏,「僧伽塔白晝放光,士民然頂臂」香,供養者日 千餘人。敕內侍奉釋迦舍利,藏之塔下。上以新譯經 示宰臣曰:「佛氏之教,有裨政理,普利群生,達者自悟 淵源,愚者妄生誣謗。朕於此道,微識其宗。凡為君而 正心無私,即自利行也;凡行一善以安天下,即利它 行也;如梁武捨身為奴,此小乘偏見,非後代所宜法 也。」趙普對曰:「陛下以堯、舜之道治世,以如來之行修 心,聖智高遠,非臣下所能知也。」詔以御製《蓮花心回 文偈》《祕藏詮》《逍遙詠》宣示近臣。敕內侍張承貴往天 台山重建壽昌寺,從沙門自珣請也。

====雍熙元年日本國沙門奝然來朝詔賜大藏經敕造羅漢像五百十六身奉安壽昌寺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雍熙元年三====月,日本國沙門奝然來朝。然言:「其國傳襲六十四世, 八十五主,至應神天皇,始傳中國文字。至欽明天皇 壬申歲,始傳佛教於百濟。當梁承聖初年,至用明立, 有太子,名聖德,年七歲,便悟佛法,於菩提寺,講《勝鬘 經》,感天雨花,始遣使入中國求《法華經》,當隋開皇中 也。至孝德立,白雉四年,遣僧道照入中國,從奘法師」 傳法,當唐永徽四年也。次足姬立,令僧智通入中國 求大乘法,當顯慶三年也。次文武立,寶龜二年,令僧 元昉入中國求法,當開元四年也。次孝明立,天平勝 寶四年,遣使入中國求內外教典,當天寶中也。次元 武立,遣僧空海入中國傳智者教,當元和年中也。次 文德立,令僧常曉入中國求釋迦密教,當大中年也。 上聞其王一姓傳繼,臣下皆世官,謂宰臣曰:「島夷君 臣乃能世祚永久,若是奝然,求謁五臺。及回京師,乞 賜印本《大藏經》。」詔有司給與之。敕造羅漢像五百十 六身,奉安天台壽昌寺。

雍熙二年。以天竺僧為朝請大夫。詔尋訪梵經。館西 天僧通梵語者於傳法院。又詔僧於內殿建道場 按《宋史太宗本紀》。雍熙二年閏九月乙未。禁僧人置 妻孥。冬十月丙午。以天竺僧天息災。施護法天。並為 朝請大夫。試鴻臚少卿。

按《佛祖統紀》,雍熙二年,上覽新譯經,謂宰臣曰:「天息 災等妙得翻譯之體。」乃詔天息災除朝散大夫,試光 祿卿,法天、施護並除朝奉大夫,試鴻臚卿。法天改名 法賢,並月給酥酪錢有差,新譯經論並刊板印行。天 息災等言:聞陝西諸路頗有道俗收藏梵經,乞下尋 訪,以資翻譯。詔從之。又詔兩街供奉僧於內殿建道 場,為民祈福,歲以為常。西天僧有精通梵語可助翻 譯者,悉館於傳法院。嶺南僧置妻孥,詔所在長吏誡 厲,以順正教。

雍熙三年,詔係帳童行並與剃度。以御製《聖教序》冠 新譯經首。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雍熙三年。詔 天下係帳童行。並與剃度。自今後讀經及三百紙所 業精熟者。方許係帳。又以御製三藏聖教序。賜天息 災等。令冠新譯經首。

雍熙四年,敕內侍送寶冠、瓔珞、袈裟往峨眉山普賢 寺。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雍熙四年。敕 內侍。送寶冠瓔珞袈裟。往峨眉普賢寺。是日眾見普 賢大士乘紫雲行空中。久之方沒。

端拱元年敕以高僧傳編入大藏又詔箋釋御製佛乘文集[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端拱元年。翰 林通慧大師贊寧上表。進高僧傳三十卷。璽書褒美。 令編入大藏。敕住京師天壽寺。兩街僧錄可朝等。請 箋釋御製佛乘文集。詔許之。

端拱二年,開寶寺塔成,帝親以舍利奉藏,敕內侍往 峨眉修佛像及寺宇。

按:《宋史太宗本紀》:端拱二年八月「癸亥,詔作開寶寺 舍利塔成。」

按《佛祖統紀》:端拱二年,開寶寺建寶塔成,八隅,十一 層,三十六丈,上安千佛萬菩薩。塔下作天宮,奉安阿 育王佛舍利塔。皆杭州塔工喻浩所造,凡八年而畢, 賜名福勝塔院安舍利。日上肩輿微行,自手奉藏,有 白光起小塔一角,大塔放光,洞照天地,士庶焚香獻 供者盈路。內侍數十人,求出家掃塔。上謂近臣曰:「我 宿世曾親佛座,但未通宿命耳。」詔直學士院朱昂撰 《塔銘》,謂曰:「儒人多薄佛向,中竺僧法遇乞為本國佛 金剛座立碑,學士蘇易簡為之,指佛為夷人。朕惡其 不遜,遂別命製之。卿宜體此意。」敕內侍謝保意領將 作匠,賜黃金三百兩,往峨眉,飾普賢像,再修寺宇,并 賜御製文集,令直院徐鉉撰記。

淳化元年詔建淳化寺奉石佛像又詔赤腳道者入見賜高麗國大藏經并御製佛乘文集[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淳化元年,通 利軍建城掘地,於古寺基得巨石佛十軀,詔建淳化 寺,以奉其像。又詔赤腳道者入見,上曰:「南方禪律如 何化物?」對曰:「究之一理。」上起遶龍床一帀云:「是禪是 律?」對曰:「究之一理。」上說,高麗國王治遣使乞賜大藏 經并御製佛乘文集,詔給之。

淳化二年,賜沙門重達及中天竺僧紫服,敕僧贊寧 充史館編脩。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淳化二年,太 原沙門重達自西天還,往反十年,進佛舍利、貝葉、梵 經,賜紫服,住西京廣愛寺。敕翰林贊寧充史館編修。 中天竺那爛陀寺沙門補陀吃多來朝,進佛舍利、梵 經,賜紫服。南海占城國沙門淨戒詣闕,獻如意金銅 鈴杵、龍腦香。」

淳化四年,詔「西邊諸郡梵僧西來、中國僧西遊而還 者,所持梵經,並先具奏,封題進上。」高麗國王治遣使謝賜藏經、御製《文集》。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淳化五年,于闐國沙門進《大乘祝藏經》,以法賢言,詔 焚棄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淳化五年,于 闐國沙門吉祥進大乘祝藏經,詔三藏法賢等詳定。 賢奏:「此經是于闐書體,非是梵文,其中無請問人及 聽法眾,前後六十五處文義不正。」帝召賢諭之曰:「使 邪偽得行,非所以崇佛教也。宜焚棄之,以絕後惑。」

至道元年詔諸州僧三百人歲度一人尼百人度一人又詔進盂蘭盆儀[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 按《燕翼貽謀錄》:「李主佞佛, 度人為僧,不可數計。太祖既下江南,重行沙汰,其數 尚多,太宗乃為之禁。至道元年六月己丑,詔江南、兩 浙、福建等處諸州,僧三百人歲度一人,尼百人歲度 一人。」

按《佛祖統紀》:「至道元年,中天竺沙門迦羅扇帝來朝, 進佛頂舍利、貝葉梵經。詔度僧尼誦經百紙,讀經五 百紙為合格。又詔兩街僧錄省才進盂蘭盆儀。」 「至道二年,詔以御製《祕藏詮》二十卷、《緣識》五卷、《逍遙 詠》十卷,命兩街箋注入大藏頒行。敕史館編修贊寧 知西京教門寺。」

至道三年九月。西天竺沙門羅護羅來朝,進《貝葉梵 經》,賜紫服。

按以上《宋史太宗本紀》俱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真宗咸平元年御製聖教序令置先帝聖教序後賜天竺沙門紫衣以贊寧充右街僧錄[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咸平元年御 製《三藏聖教序》。賜明教大師法賢等。令置先帝《聖教 序》。後沙門可升注序進上。詔知制誥朱昂兼譯經潤 文官。中天竺沙門伱尾抳等來朝。進佛舍利、梵經、菩 提樹葉、菩提子數珠。賜紫衣。西天竺沙門佛護來朝。 進梵經。賜紫衣。敕史館編修贊寧充右街僧錄。 咸平二年,以《聖教序》賜傳法院。陳恕請罷譯經院,不 許。敕贊寧遷左街僧錄。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二年七月「壬寅,製聖教序,賜 傳法院。」

按《佛祖統紀》。咸平二年,禮部侍郎陳恕言。「譯經院久 費供億,乞罷之。上以先朝盛典,不許。敕史館編修。贊 寧遷左街僧錄。」

咸平三年八月。試光祿卿天息災亡。諡「慧辨法師。」敕 有司具禮送終。

咸平四年五月,試鴻臚卿法賢亡,諡「元覺法師」,敕送 終如慧辨禮。

按以上《宋史真宗本紀》。俱不載 按《佛祖統紀》云云。 咸平六年。詔擇僧可者。始令往西天取經。又詔隋僧 智者科教。類次刊牘。賜名「天台總錄。」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咸平六年。知 開封府陳恕言。「僧徒往西天取經者。臣嘗召問。皆罕 習經業而資狀庸陋。或往諸藩必招輕慢。自今宜試 經業察人材。擇其可者令往。」詔可。二月詔隋智者禪 師科教類次刊牘凡百五十四部。賜名天台總錄。譯 館請繫開元東土集傳。制曰「可。」

景德元年賜諸國沙門紫服以旱召西天梵僧作咒法詔楊億裁定傳燈錄頒行[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景德元年日 本國沙門寂照來進無量壽佛像、金字《法華經》、水晶 數珠。賜紫方袍。西天三藏法護來進佛舍利、貝葉梵 經。賜紫衣束帛。館於譯經院。北天沙門戒賢來進梵 經。賜紫服。七月亢旱。召西天梵僧於金明池水心立 壇咒龍。有雲霧自池中出。須臾雨至。自後歲旱必作 咒」法。多驗。東吳沙門道原進《禪宗傳燈錄》三十卷。詔 翰林學士楊億裁定頒行。

景德二年,幸傳法院,觀新譯經,召僧見便殿,閱試行 業。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二年九月庚午,幸興國寺傳 法院,觀新譯經。」

按《佛祖統紀》:「二年三月,迦濕彌羅國沙門目羅失稽 來進梵經菩提樹葉。七月,西天沙門達摩波來進梵 經,賜紫服。九月,上幸譯經院,令三藏諸僧坐,賜香茶 繒綵有差。上以諸寺住持」,先是,僧職遷補,或非其才, 至是,召見便殿,閱試行業。

景德三年,孫奭奏請減損修寺度僧,不許。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景德三年。諸 王府侍讀孫奭。奏請減損修寺度僧。上曰:「釋道二門。 有助世教。人或偏見。往往毀訾。縱使僧道時有不檢。 安可即廢。」

景德四年。賜交州佛氏書臣僚請禁佛教。不聽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四年。秋七月乙亥。交州來貢。 賜佛氏書。

按《佛祖統紀》四年,臣僚言:「愚民無知,佞佛過度,謂捨財可以邀福,修供可以滅罪,蠹國害政,宜加禁止。」上 謂宰臣曰:「佛教使人遷善,誠有其益,安可禁之?且佛 法所至甚廣,雖荒服諸國,皆知信奉,唯道教中原有 之,然不甚盛。」王旦對曰:「頃歲虜使登開寶塔,瞻禮甚 虔,誓當戒殺。及至上清宮,不復屈膝,是知四夷唯重 佛而不敬道也。」上曰:「然。」詔遣使送金襴袈裟往惠州 羅浮山中閣寺,奉釋迦瑞像,仍為國建祈福道場,感 五色祥禽集於齋所。

景德 年,始令宰相率內職赴佛寺行香。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王文正《筆錄》:「舊制,國忌 迭命宰相、參知政事一員,率文武常參官赴佛寺行 香,內職不預焉。景德中,同樞密院事王公欽若、陳公 堯叟率內職同赴,乃聽。自今大忌,樞密使、內職學士、 內諸司使、軍職下洎列校同為一班,先詣西上閤門 進名奉慰。宰相、參知政事、文武百官為一班,次詣閤 門」進名奉慰訖、退。齊赴佛寺行香。小忌則否

大中祥符二年禁毀金寶塑浮屠像敕僧惟淨試光祿卿同預譯經賜吳國大長公主號報慈正覺大師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二年二月癸丑禁毀金[编辑]

《寶塑浮屠像》。

按《佛祖統紀》:「二年,昇州崇勝寺賜名承天,立甘露戒 壇。敕光梵大師惟淨試光祿卿,同預譯經。九月,吳國 大長公主出家,法名清裕,賜號報慈正覺大師即太 宗第七女。幼不茹葷血。上幸延聖寺,抱對佛願舍為 尼。至是乞落髮,詔建資聖院以居之,敕釋門威儀、教 坊樂部以為迎導。」時密王女、曹王女及後宮三十餘 人皆隨出家。詔於是日普度天下童子十人度一人。 又詔於洛陽甲馬營太祖誕聖之地建應天寺,以奉 神御。

大中祥符三年,詔「天下諸路皆立戒壇,禁官民毀辱 僧尼。」詔出《經論》題目考試沙門。館僧雲豁於北御園 西天、中天竺沙門來朝。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三 年。詔京師太平興國寺。立奉先甘露戒壇。天下諸路 皆立戒壇。凡七十二所。京師慈孝寺別立大乘戒壇。 敕品官無故毀辱僧尼。口稱禿字者勒停。見任庶民 流千里。詔知制誥李維。出經論題目。考試沙門。以為 遷補左右街之序。左街相國寺。右街開寶寺。又詔吉 州西峰雲豁禪師館於北御園。入定月餘,求歸故山, 詔許之。師每入定,或經歲方出。西天沙門眾德來朝, 進舍利、梵經、菩提印。中天竺沙門覺稱法戒來朝,進 舍利、梵夾、金剛座、真容、菩提樹葉。召見便殿,慰勞甚 厚。館於譯經院,稱進《讚聖頌》,詔惟淨譯之。稱謂學士 楊億曰:「入此國見屠殺豬羊,市肆懸肉」,痛不忍觀。西 竺食肉五辛者,驅出城,故無貨者,心不欲久居此,願 至五臺禮文殊,即還本土。晉公丁謂問之曰:「數萬里 遠來,更何所為」稱曰:「并欲禮宣律師塔耳。」及還,詔賜 金襴袈裟,奉安金剛座,及賜裝錢茶果。

大中祥符四年。幸廣化諸寺。瞻無畏塔及摩騰真身。 詔修普賢寺。設三萬僧齋。歲度僧四人。又詔守堅道 者入見。令宮女皆出焚香。賜般尼國沙門紫服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四 年三月。上幸洛陽龍門山廣化寺。瞻無畏三藏塔。製 讚刻石置之塔所。復幸白馬寺。瞻摩騰三藏真身。上 謂近臣曰:「摩騰至今千年,而全身不壞,良可尊敬,宜 嚴諭寺僧,用心守護。」因御製以褒之。詔賜黃金三千 兩,增修峨嵋山普賢寺,設三萬僧齋,歲度僧四人。又 詔漣水軍守堅道者入見,令宮女皆出焚香,每一女 至前,上紿之曰:「后也。」師皆言非。如是數十人,師忽起 曰:「陛下好養此人,他日必作家主。」即章獻太后也。師 乞歸山,詔許之。在山常紙衣,閉戶不見人。有置食庭 前者,人退自取之。五月,般尼國沙門寂賢來進梵經、 菩提印,賜紫服。十一月,益州守臣李士衡進大慈寺 沙門仁贊《編脩釋氏會要》四十卷。

大中祥符五年,詔沙門茂貞入見。又詔日本國建寺, 賜額「神光。」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五 年二月。詔嘉州峨眉山沙門茂貞入見。上賜以詩。館 於景德寺。舒王元偁夢青衣童持書以授中使。足蹈 黃雲。隱隱而沒。王以問師。答曰「將有儲嗣降孕之慶。」 未幾仁宗生日本國遣使稱貢。言國東有祥光。見舊 傳。中原天子聖明。則應此瑞。上喜詔日本建寺。賜額 神光,敕詞臣為撰《寺記》。

大中祥符六年,詔試童行經業,方許剃度。賜開寶寺 塔號,又賜編修大藏經錄名《大中祥符法寶錄》。西天 竺沙門來,賜紫服,召僧崇矩入內殿講經。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六 年二月。詔天下官吏。試童行經業。方許剃度。五月開 寶寺福勝塔有金色光見相輪上。又有聖僧遶塔。翌 日得五色舍利。上親幸敬觀。見舍利於塔表。大如月。 色同水晶。往來飛動於鈴索之上。士庶同瞻於地磚上獲舍利五千餘粒。詔賜號「靈感之塔。」時京師天清 寺興慈塔亦有舍利,見相輪上,上曰:「像教嘉祥,生民 之福也。」八月,兵部侍郎、譯經潤文官趙安仁奉詔編 脩《大藏經錄》成,凡二十一卷,賜名《大中祥符法寶錄》, 仍賜御製序云:「自太平興國以來,凡譯成經、律、論四 百十三卷,祕書監楊億、光梵大師惟淨等編次。」又請 以兩朝御製佛乘文集編入大藏。下詔褒許,諡「泗州 僧伽大士普照明覺大師」,公私不得指斥其名。九月, 西天竺沙門知賢等來進舍利梵經,賜紫服。十一月, 西天波羅奈沙門滿賢進梵經。無憂樹葉浮石崇矩 法師至京師。上聞其名,召入內殿,講《四十二章經》,盛 談名理,上心大悅,賜紫服、金幣、香藥。

大中祥符八年。詔以太宗御製《妙覺集》。編入大藏。南 海注輦國。遣使進天竺梵經。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八 年,敕汀州南安巖名均慶院,賜太宗御書百二十軸, 詔以太宗御製《妙覺集》五卷付傳法院,編入大藏。南 海注輦國遣使來貢,進天竺梵經。其使言「四十年以 來海無風濤,意中國有聖人出世。」

大中祥符九年,天竺諸國沙門來進舍利、梵經。敕修 龍門山石龕,佛詔沙門智悟祈雨。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大中祥符九 年二月,北天竺優填曩國沙門天覺。南天竺師子國 沙門妙德、西天竺迦蹉國沙門等來,各進舍利梵經, 各賜紫衣金幣。四月中天竺薩縛羅國沙門童壽來 進梵經,賜紫服。五月東天竺縛鄰捺國沙門普積來 進梵經,賜紫服。西京龍門山石龕佛歲久廢壞,上命 沙」門栖演給工修飾,凡一萬七千三百三十九尊。九 月不雨,詔泗州龜山沙門智悟入京,止開寶寺祈雨。 悟先在泗州,祈雨有感,曾斷一臂。至是又曰:「若七日 得雨,更舍一臂。五日大雨,乃截一臂。」上遣使賜藥,悟 曰:「無害。」人見所截臂無血,甚異之。泗守與郡人皆夢 僧伽謂之曰:「悟是五百羅漢中,一來此」救世。

天禧元年詔新譯頻那夜迦經不許入藏賜台州東掖山智者教文印本四千餘卷[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天禧元年四 月詔曰:「金仙垂教實利含生。貝葉謄文當資傳譯。苟 師承之或異。必邪正以相參。既失精詳,濅成訛謬。而 況葷血之祀甚瀆於真乘;厭詛之辭尤乖於妙理。其 新譯《頻那夜迦經》四卷不許入藏。自今以後似此經 文不得翻譯。」七月詔賜台州東掖山智者教文印本 四千六百二十卷,住山本如勸郡人建教藏閣以奉 之。

天禧三年,詔以御注佛經入藏頒行,又詔賜女真國 《大藏經》。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天禧三年。譯 經三藏法護等。請以御注四十二章經。御注遺教經。 入藏頒行。詔可。十一月東女真國入貢。乞賜大藏經。 詔給與之。

天禧四年,詔以御製《釋典法音集》附大藏,賜西天竺 沙門紫服,又特賜僧知禮號「法智。」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天禧四年正 月。右街講經祕演等。請以御製《釋典法音集》命僧箋 注。凡三十卷。乞附大藏。詔可。初是楊億提舉其事。集 中有六種震動之語。一僧箋之。將三百字暗碎不可 觀。億削去自注云。「地體本靜。動必有變。」人服其簡。西 天竺沙門普善來進梵經。賜紫服。附馬都尉李遵勗 奏「四明知禮法師高行遺身」,上嘉歎不已,特賜「法智」 之號,仍宣旨「住世演教,不許遺身。」時譯經院證義簡 長等二十三人,各寄聲詩,贊美道德。

天禧五年,詔遣內侍請僧法智領眾修《法華懺》,又詔 建資聖禪院,為將士戰亡者追福。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佛祖統紀》,天禧五年,詔 遣內侍俞源清往四明延慶,請法智法師領眾脩法 華懺,為國祈福。師為述脩懺要旨上之。詔於并州建 資聖禪院,為將士戰亡者追福,門下侍郎平章事丁 謂兼譯經潤文使,翰林學士晁迥李維兼潤文官。是 歲,天下僧數三十九萬七千六百十五人,尼六萬一 千二百四十人。

乾興元年仁宗即位章懿太后遣使請僧遵式為國行懺賜龜茲國僧紫服[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乾興元年二月戊午即位。」

按《佛祖統紀》:「乾興元年,章懿太后遣使詣錢唐天竺, 請遵式法師為國行懺。師著《金光明護國道場儀》上 之。因奏天台教卷,乞入大藏。龜茲國僧華嚴來進佛 骨、舍利、梵經,賜紫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