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2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二十八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二十九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二十八卷目錄

 神仙部列傳五

  漢二

  漢武帝

神異典第二百二十八卷

神仙部列傳五[编辑]

漢二[编辑]

漢武帝[编辑]

按《史記漢武帝本紀》,孝武皇帝者,孝景中子也。母曰 王太后。孝景四年,以皇子為膠東王。孝景七年,栗太 子廢為臨江王,以膠東王為太子。孝景十六年,崩,太 子即位,為孝武皇帝。孝武皇帝初即位,尤敬鬼神之 祀。元年漢興,已六十餘歲矣。天下乂安,薦紳之屬皆 望天子封禪改正度也。而上鄉儒術,招賢良,趙綰、王」 臧等以文學為公卿。欲議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諸侯, 草巡狩、封禪、改歷服色,事未就。會竇太后治黃老言, 不好儒術,使人微伺得趙綰等姦利事,召案綰、臧,綰、 臧自殺。諸所興為者皆廢。後六年,竇太后崩。其明年, 上徵文學之士公孫弘等。明年,上初至雍,郊見五畤, 後常三歲一郊。是時,上求神君,舍之上林中蹄氏觀。 神君者,長陵女子,以子死悲哀,故見神於先後宛若。 宛若祠之其室,民多往祠,平原君往祠,其後子孫以 尊顯。及武帝即位,則厚禮置祠之內中,聞其言,不見 其人云。是時而李少君亦以祠竈穀道卻老方上見 上尊之。少君者,故深澤侯入以主方,匿其年及所生 長,常自謂七十,能使物卻老,其游以方,遍諸侯,無妻 子。人聞其能使物及不死,更饋遺之,常餘金錢帛衣 食。人皆以為不治產業而饒給,又不知其何所人,愈 信,爭事之。少君資好方,善為巧發奇中。嘗從武安侯 飲,坐中有年九十餘老人,少君乃言與其大父游射 處。老人為兒時,從其大父行,識其處,一坐盡驚。少君 見上,上有故銅器,問少君。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 陳於柏寢。」已而案其刻,果齊桓公器。一宮盡駭,以少 君為神,數百歲人也。少君言於上曰:祠竈則致物,致 物而丹砂可化為黃金,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 益壽而海中蓬萊仙者可見,見之以封禪則不死,黃 帝是也。臣嘗游海上,見安期生食巨棗,大」如瓜。安期 生仙者,通蓬萊中,合則見人,不合則隱。於是天子始 親祠竈,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萊、安期生之屬,而事化 丹砂諸藥,齊為黃金矣。居久之,李少君病死,天子以 為化去不死也,而使黃錘史寬舒受其方,求蓬萊安 期生莫能得,而海上燕、齊怪迂之方士,多相效,更言 神事矣。亳人薄誘忌奏祠《泰一方》,曰:天神貴者泰一, 泰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東南郊,用 太牢具,七日,為壇開八通之鬼道。」於是天子令太祝 立其祠長安東南郊,常奉祠如忌方。其後人有上書, 言古者天子三年一用太牢具祠神三一:天一,地一, 泰一。天子許之,令太祝領祠之於忌泰一壇上,如其 方。後人復有上書,言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祠黃 帝用一梟破鏡;冥羊用羊;祠馬行用一青牡馬;泰一、 皋山山君地長用牛;武夷君用乾魚;陰陽使者以一 牛,令祠官領之,如其方,而祠於忌泰一壇旁。」其後天 子苑有白鹿,以其皮為幣,以發瑞應,造白金焉。其明 年郊雍,獲一角獸,若麃然。有司曰:陛下肅祇,郊祀,上 帝報享,錫一角獸,蓋麟云。」於是以薦五畤,畤加一牛 以燎。賜諸侯白金,以風符應合於天地。於是濟北王 以為天子且封如,乃上書獻泰山及其旁邑。天子受 之,更以他縣償之。常山王有辠,遷天子封其弟于真 定,以續先王祀,而以常山為郡,然後五嶽皆在天子 之郡。其明年,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上有所幸王 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術蓋夜致王夫人及竈鬼之 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見焉。於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 軍,賞賜甚多,以客禮禮之。文成言曰:上即欲與神通, 宮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乃作畫雲氣車,及各以 勝日駕車辟惡鬼。又作甘泉宮,中為臺室,畫天地泰 一諸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居歲餘,其方益衰,神不 至,乃為帛書以飯牛,詳弗知也,言此牛腹中有奇。殺 而視之得書,書言甚怪。天子疑之,有識其手書,問之 人,果為書。於是誅文成將軍而隱之。其後則又作柏 梁銅柱、承露仙人掌之屬矣。文成死明年,天子病鼎 湖甚,巫醫無所不致,至不愈,游水發根,乃言曰:「上郡 有巫,病而鬼下之。」上召置,祠之甘泉。及病,使人問神 君。神君言曰:「天子毋憂病,病少愈,強與我會甘泉。」於 是病愈。遂幸甘泉,病良已。大赦天下,置壽宮神君。神 君最貴者大夫,其佐曰大禁,司命之屬,皆從之。非可 得見,聞其音,與人言等。時去時來,來則風蕭然也。居室帷中,時晝言,然常以夜。天子祓然後入。因巫為主 人,關飲食所欲者言行下。又置壽宮、北宮,張羽旗,設 供具,以禮神君。神君所言,上使人受書其言,命之曰 《書法》。其所語,世俗之所知也,毋絕殊者。而天子獨喜, 其事祕,世莫知也。其後三年,有司言:「元宜以天瑞命, 不宜以一二數。一元曰建元,二元以長星曰元光,三 元以郊得角獸一曰」元狩云。其明年冬,天子郊雍。議 曰:「今上帝朕親郊,而后土毋祀,則禮不答也。」有司與 太史公、祠官寬舒等議:「天地牲角繭栗。今陛下親祀 后土,后土宜於澤中圜丘為五壇,壇一黃犢太牢具, 巳祠盡瘞,而從祠衣上黃。」於是天子遂東,始立后土 祠汾陰脽上,如寬舒等議。上親望拜,如上帝禮。禮畢, 天子遂至滎陽而還。過雒陽,下詔曰:「三代邈絕,遠矣 難存。其以三十里地封周後為周子南君,以奉先王 祀焉。」是歲,天子始巡郡縣,侵尋於泰山矣。其春,樂成 侯上書言欒大。欒大,膠東宮人,故嘗與文成將軍同 師,已而為膠東王尚方。而樂成侯姊為康王后母子。 康王死,他姬子立為王,而康后有淫行,與王不相中, 得相危以法。康后聞文成已死,而欲自媚於上,乃遣 欒大因樂成侯求見《言方》。天子既誅文成後,悔恨其 早死,惜其方不盡。及見欒大,大悅。大為人長,美言,多 方略,而敢為大言,處之不疑。《大言》曰:「臣嘗往來海中, 見安期、羨門之屬,顧以為臣賤,不信臣,又以為康王 諸侯爾,不足予方。臣數言康王,康王又不用臣。臣之 師曰:『黃金可成,而河決可塞,不死之藥可得,仙人可 致也』。臣恐效文成,則方士皆掩口,惡敢言方哉?」上曰: 「文成食馬肝死,爾子誠能修其方,我何愛乎?」大曰:「臣 師非有求人,人主求之。陛下必欲致之,則貴其使者, 令有親屬,以客禮待之,勿卑,使各佩其信印,乃可使 通言於神人。神人尚肯邪不邪致?尊其使,然後可致 也。」於是上使先驗小方鬥旗,旗自相觸擊。是時上方 憂河決,而黃金不就,乃拜大為五利將軍。居月餘,得 四金印,佩天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天道將軍 印。制詔御史:「昔禹疏九江,決四瀆,間者河溢皋陸,隄 繇不息。朕臨天下二十有八年,天若遺朕士而大通 焉。《乾》稱蜚龍、鴻漸,於般意庶幾與焉。其以二千戶封 地士將軍大為樂通侯,賜列侯甲第,僮千人,乘輿,斥 車馬帷帳器物以充其家。」又以衛長公主妻之,齎金 萬斤,更名其邑曰當利公主。天子親如五利之第,使 者存問所給,連屬於道,自大主將相以下,皆置酒其 家,獻遺之。於是天子又刻玉印曰「天道將軍」,使使衣 羽衣,夜立白茅上。五利將軍亦衣羽衣,立白茅上,受 印以示弗臣也。而佩天道者,且為天子道天神也。於 是《五利》常夜示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 然頗能使之。其夜治裝行東入海,求其師,云大見數 月,佩六印,貴振天下。而海上燕齊之間,莫不搤腕,而 自言有禁,方能神仙矣。其夏六月中,汾陰巫錦為民 祠魏脽后土,營㫄,見地如鉤狀。掊視得鼎,鼎大異於 眾鼎,文鏤無款識。怪之,言吏。吏告河東太守勝,勝以 聞,天子使使驗問,巫錦得鼎無姦詐,乃以禮祠。迎鼎 至甘泉,從行,上薦之。至中山,晏溫,有黃雲蓋焉。有麃 過,上自射之,因以祭云。至長安,公卿大夫皆議請尊 寶鼎。天子曰:「間者河溢,歲數不登,故巡祭后土,祈為 百姓育穀。今年豐廡,未有報,鼎曷為出哉?」有司皆曰: 「聞昔太帝興神鼎一,一者一統天地,萬物所繫終也。 黃帝作寶鼎三,象天地人也。禹收九牧之金,鑄九鼎, 皆嘗鬺烹上帝鬼神,遭聖則興,遷於夏商。周德衰,宋 之社亡,鼎乃淪伏而不見。《頌》云:『自堂徂基,自羊徂牛, 鼐鼎及鼒,不虞不驁,胡考之休。今鼎至甘泉,光潤龍 變,承休無疆,合茲中山,有黃白雲降,蓋若獸為符路, 弓乘矢,集獲壇下,報祠大饗,惟受命而帝者心知其 意而合德焉。鼎宜見於祖禰,藏於帝廷,以合明應』。」制 曰:「可入海求蓬萊者。言蓬萊不遠,而不能至者,殆不 見其氣。」上乃遣望氣佐候其氣云。其秋,上幸雍且郊。 或曰:「五帝,《泰一》之佐也,宜立《泰一》,而上親郊之。」上疑 未定。齊人公孫卿曰:「今年得寶鼎,其冬辛巳朔旦冬 至,與黃帝時等。」卿有札《書》曰:「黃帝得寶鼎。」宛侯問於 鬼臾區,區對曰:「黃帝得寶鼎神筴,是歲己酉朔旦冬 至,得天之紀,終而復始。」於是黃帝迎日推筴,後率二 十歲得朔旦冬至,凡二十推三百八十年,黃帝僊登 於天。卿因所忠欲奏之。所忠視其書不經,疑其妄書, 謝曰:「寶鼎事已決矣,尚何以為?卿因嬖人奏之。」上大 悅,召問卿,對曰:「受此書申功,申功已死。」上曰:「申功何 人也?」卿曰:「申功,齊人也。」與安期生通,受黃帝言,無書, 獨有此鼎。書曰:「漢興復,當黃帝之時。」漢之聖者,在高 祖之孫,且曾孫也。寶鼎出而與神通。《封禪》封禪七十 二王,惟黃帝得上泰山封申功曰:「漢主亦當上封,上 封則能僊登天矣。」黃帝時萬諸侯,而神靈之封居七 千。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蠻夷,五在中國。中國華山,首 山太室,太山東萊,此五山,黃帝之所常遊,與神會。黃

帝且戰且學僊,患百姓非其道,乃斷斬非鬼神者,百
考證.svg
餘歲,然後得與神通。黃帝郊雍上帝宿三月,《鬼臾區》

號大鴻,死葬雍,故鴻冢是也。其後黃帝接萬靈明廷。 明廷者,甘泉也。所謂寒門者,谷口也。黃帝采首山銅, 鑄鼎於荊山下。鼎既成,有龍垂胡䫇下迎黃帝。黃帝 上騎,群臣後宮從,上龍七千餘人,龍乃上去。餘小臣 不得上,乃悉持龍䫇,龍䫇拔墮黃帝之弓,百姓仰望。 黃帝既上天,乃抱其弓與龍胡䫇號,故後世因名其 處曰鼎湖,其弓曰烏號。於是天子曰:「嗟乎!吾誠得如 黃帝,吾視去妻子如脫躧耳。」乃拜卿為郎,東使候神 於太室。上遂郊雍,至隴西,西登空峒,幸甘泉。令祠官 寬舒等具泰一祠壇。壇放薄,忌泰一壇。壇三垓五帝 壇環居其下,各如其方。黃帝西南,除八通鬼道。《泰一》 所用,如《雍》一畤物,而加醴棗脯之屬,殺一犛牛以為 俎豆牢具,而五帝獨有俎豆醴進。其下四方地為餟 食,群神從者及北斗云。已祠,胙餘皆燎之。其牛色白, 鹿居其中,彘在鹿中,水而洎之。祭日以牛,祭月以羊 彘特。泰一祝宰則衣紫及繡。五帝各如其色,日赤,月 白。十一月辛巳朔日冬至,昧爽,天子始郊拜泰一,朝 朝日,夕夕月,則揖。而見泰一如《雍禮》。其贊饗曰:「天始 以寶鼎神筴授皇帝,朔而又朔,終而復始,皇帝敬拜 見焉。」而衣上黃。其祠列火滿壇旁,壇旁烹炊具,有司 云:「祠上有光焉。」公卿言皇帝始郊見泰一,雲陽,有司 奉瑄玉嘉牲薦饗。是夜,有美光,及晝,黃氣上屬天。太 史公、祠官寬舒等曰:「神靈之休,祐福兆祥,宜因此地 光域立泰畤壇以明應。」令太祝領祀,及臘間祠。三歲 天子一郊見。其秋,為伐南粵,告祝泰一。以牡荊畫幡 日月,北斗登龍,以象天一三星為泰一鋒,名曰「靈旗。」 為兵禱,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而五利將軍,使不敢 入海,之泰山祠。上使人微隨驗,實無所見。五利妄言 見其師,其方盡,多不讎。上乃誅五利。其冬,公孫卿候 神河南,見仙人跡緱氏城上,有物若雉,往來城上。天 子親幸緱氏城視跡,問卿:「得無效《文成》《五利》乎?」卿曰: 「仙者非有求人主,人主求之,其道非少寬假,神不來。 言神事,事如迂誕,積以歲乃可致。」於是郡國各除道, 繕治宮觀名山神祠所,以望幸矣。其年既滅南越,上 有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見。上善之,下公卿議,曰:「民間 祠尚有鼓舞之樂,今郊祠而無樂,豈稱乎?」公卿曰:「古 者祀天地皆有樂,而神祇可得而禮。」或曰:「泰帝使素 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 於是塞南越,禱祠泰一、后土,始用樂舞,益召歌兒,作 二十五弦及《箜篌》瑟,自此起。其來年冬,上議曰:「古者 先振兵澤旅,然後封禪。」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餘萬, 還祭黃帝冢橋山,澤兵須如。上曰:「吾聞黃帝不死,今 有冢,何也?」或對曰:「黃帝已仙上天,群臣葬其衣冠。既 至甘泉,為且用事泰山,先類祠泰一,自得寶鼎。」上與 公卿諸生議封禪。封禪用希曠絕,莫知其儀禮,而群 儒采《封禪》《尚書》《周官》《王制》之望祀射牛事。齊人丁公 年九十餘,曰:「封者,合不死之名也。秦皇帝不得上封。 陛下必欲上,稍上即無風雨,遂上封矣。」上於是乃令 諸儒習射牛,草封禪儀。數年,至且行。天子既聞公孫 卿及方士之言,黃帝以上封禪,皆致怪物與神通,欲 放黃帝,以嘗接神仙人蓬萊士,高世比德於九皇,而 頗采儒術以文之。群儒既以不能辯明封禪事,又牽 拘於《詩》《書》古文而不敢騁。上為封祠器示群儒,群儒 或曰:「不與古同。」徐偃又曰:「太常諸生行禮,不如魯善 周霸,屬圖封事。」於是上絀偃、霸,盡罷諸儒弗用。三月, 遂東幸緱氏,禮登中嶽太室,從官在山下聞若有言 萬歲云。問上,上不言,問下,下不言。於是以三百戶封 太室奉祠,命曰崇高邑。東上泰山,山之草木葉未生, 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巔。上遂東巡海上,行禮祠八 神。齊人之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萬數,然無驗者。乃 益發船,令言海中神山者數千人,求蓬萊神人。公孫 卿持節常先行,候名山。至東萊,言夜見一人,長數丈, 就之則不見,見其跡甚大,類禽獸云。群臣有言,見一 老父牽狗,言吾欲見巨公,已忽不見。上既見大跡,未 信,及群臣有言老父,則大以為仙人也。宿留海上,與 方士傳車及間使求仙人以千數。四月,還至奉高。上 念諸儒及方士言封禪人人殊,不經,難施行。天子至 梁父,禮祠地主。乙卯,令侍中儒者皮弁,薦紳射牛行 事。封泰山下東方,如郊祠泰一之禮。封廣丈二尺,高 九尺,其下則有玉牒書,書祕。禮畢,天子獨與侍中奉 車子侯上泰山,亦有封。其事皆禁。明日,下陰道。丙辰, 禪泰山下阯東北肅然山,如祭后土禮。天子皆親拜 見,衣上黃,而盡用樂焉。江淮間一茅三脊為神藉,五 色土益雜封,縱遠方奇獸蜚禽及白雉諸物,頗以加 祠,兕旄牛犀象之屬弗用。皆至泰山,然後去封禪祠, 其夜若有光,晝有白雲起封中。天子從封禪還,坐明 堂,群臣更上壽。於是制詔御史:「朕以眇眇之身承至 尊,兢兢焉懼弗任。維德菲薄,不明於禮樂。修祀《泰一》, 若有象景光,屑」如,有望依依震於怪物,欲止不敢。遂 登封泰山,至於梁父,而后禪肅然自新。嘉與士大夫更始,賜民百戶牛一,酒十石,加年八十孤寡布帛二 疋。復博、奉高、蛇丘、歷城,毋出今年租稅。其赦天下,如 乙卯赦令。行所過毋有復作,事在二年前,皆勿聽治。 又下詔曰:「古者天子五載一巡狩,用事泰山,諸侯有」 朝宿地,其令諸侯各治邸泰山下。天子既已封禪,泰 山既無風雨菑,而方士更言蓬萊諸神仙若將可得, 於是上欣然庶幾遇之,乃復東至海上望異,遇蓬萊 焉。奉車子侯暴病,一日死。上乃遂去,並海上,北至碣 石,巡自遼西,歷北邊至九原。五月,返至甘泉。有司言 寶鼎出為元鼎,以今年為元封元年。其秋,有星茀於 東井。後十餘日,有星茀於三能。望氣王朔言:候獨見 其星出如瓠,食頃復入焉。有司言曰:「陛下建漢家封 禪,天其報德星云。」其來年冬,郊雍五帝。還,拜祝祠泰 一,贊饗曰:「德星照衍,厥維休祥。壽星仍出,淵耀光明。 信星昭見,皇帝敬拜泰祝之饗。」其春,公孫卿言見神 人東萊山,若云見天子。天子於是幸緱氏城,拜卿為 中大夫。遂至東萊,宿留之數日,毋所見,見大人跡。復 遣方士求神怪,采芝藥以千數。是歲旱。於是天子既 出《毋名》,乃禱萬里沙,過祠泰山。還至瓠子,自臨塞決 河,留二日,沈祠而去。使二卿將卒塞決河。河徙二渠, 復禹之故跡焉。是時既滅南越,越人勇之,乃言「越人 俗信鬼,而其祠皆見鬼,數有效。昔東甌王敬鬼,壽至 百六十歲,後世謾怠,故衰耗。」乃令越巫立越祝祠,安 臺無壇,亦祠天神上帝百鬼,而以雞卜。上信之。越祠 雞卜始用焉。公孫卿曰:「仙人可見,而上往常遽,以故 不見。今陛下可為觀,如緱氏城置脯棗,神人宜可致。 且仙人好樓居。」於是上令長安則作蜚廉桂觀,甘泉 則作益延壽觀,使卿持節設具而候神人。乃作通天 臺,置祠具其下,將招來神仙之屬。於是甘泉更置前 殿,始廣諸宮室。夏,有芝生殿防內中,天子為塞河,興 通天臺,若有光云。乃下詔曰:「甘泉防生芝九莖,赦天 下,毋有復作。」其明年,伐朝鮮。夏旱。公孫卿曰:「皇帝時 封則天旱,乾封三年。」上乃下詔曰:「天旱,意乾封乎?其 令天下尊祠靈星焉!」其明年,上郊雍,通回中道巡之。 春,至鳴澤,從西河歸。其明年冬,上巡南郡,至江陵而 東,登禮潛之天柱山,號曰南嶽。浮江自尋陽出樅陽, 過彭蠡,祀其名山川。北至琅邪,並海上。四月中,至奉 高修封焉。初,天子封泰山,泰山東北阯古時有明堂 處,處險不敞。上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曉其制度。濟南 人公玉帶上《黃帝時明堂圖》。《明堂圖》中有一殿,四面 無壁,以茅蓋通水,圜宮室,為複道,上有樓,從西南入, 命曰「崑崙」,天子從之入,以拜祠上帝焉。於是上令奉 高作明堂汶上,如帶圖。及五年修封,則祠泰一、五帝 於明堂上坐,令高皇帝祠坐對之。祠后土於下房,以 二十太牢,天子從崑崙道入,始拜明堂如郊禮。禮畢, 燎堂下。而上又上泰山,有祕祠其巔。而泰山下祠五 帝,各如其方,黃帝并赤帝,而有司侍祠焉。泰山上舉 火,下悉應之。其後二歲,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推曆 者以本統。天子親至泰山,以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 日祠上帝明堂,每修封禪,其《贊饗曰:「天增授皇帝泰 元神筴,周而復始。皇帝敬拜泰一。東至海上,考入海 及方士求神者,莫驗,然益遣冀遇之。十一月乙酉,柏 梁烖。十二月甲午朔,上親禪高里,祠后土。臨渤海,將 以望祠蓬萊之屬,冀至殊庭焉。上還,以柏梁烖故朝, 受計甘泉。公孫卿曰:「黃帝就青靈臺,十二日燒,黃帝 乃治明庭。明庭,甘泉也。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 者。其後天子又朝諸侯甘泉,甘泉作諸侯邸。勇之乃 曰:「越俗有火烖,復起屋必以大,用勝服之。於是作建 章宮,度為千門萬戶。前殿度高未央。其東則鳳闕,高 二十餘丈;其西則唐中,數十里虎圈。其北治大池,漸 臺高二十餘丈,名曰泰液池。中有蓬萊、方丈、瀛洲、壺 梁,象海中神山、龜魚之屬;其南有玉堂、璧門、大鳥之 屬。乃立神明臺,井幹樓度五十餘丈,輦道相屬焉。夏, 漢改曆,以正月為歲首,而色尚黃,官名更印章以五 字,因為太初元年。是歲,西伐大宛。蝗大起。丁夫人、雒 陽虞初等以方祠詛匈奴、大宛焉。其明年,有司言:「雍 五畤無牢熟具,芬芳不備。乃命祠官進畤犢牢具,五 色食所勝,而以木耦馬代駒焉。獨五帝用駒,行親郊 用駒,及諸名山川用駒者,悉以木耦馬代。行過乃用 駒,他禮如故。其明年,東巡海上,考神仙之屬,未有驗 者。方士有言黃帝時為五城十二樓,以候神人于執 期,命曰「迎年。上許作之如方。明年,上親禮祠上帝,衣 上黃焉公玉帶,曰:「黃帝時雖封泰山,然風后封鉅、岐 伯,令黃帝封東泰山,禪凡山合符,然後不死焉。天子 既令設祠,其至東泰山,東泰山卑小,不稱其聲,乃令 祠官禮之,而不封禪焉。其後令帶奉祠候神物。夏,遂 還泰山,修五年之禮如前,而加禪祠石閭。石閭者,在 泰山下阯南方,方士多言此仙人之閭也,故上親禪 焉。其後五年,復至泰山修封,還過祭常山。今天子所 興祠,泰一、后土,三年親郊祠建。漢家封禪,五年一修 封,薄忌泰一及三一冥羊、馬行,赤星五,寬舒之祠官以歲時致禮。凡六祠,皆太祝領之。至如八神諸神,明 年凡山他名祠,行過則祀,去則已。方士所興祠,各自 主,其人終則已,祠官弗主他祠皆如其故。今上封禪, 其後十二歲而還,遍於五嶽四瀆矣。而方士之候祠 神人,入海求蓬萊,終無有驗。而公孫卿之候神者,猶 以「大人跡為解,無其效,天子亦怠厭方士之怪迂語 矣,然終羈縻弗絕,冀遇其真。自此之後,方士言祠神 者彌眾,然其效可睹矣。

按《漢武帝內傳》,漢孝武皇帝,景帝子也。未生之時,景 帝夢一赤彘從雲中下,直入崇芳閣。景帝覺而坐閣 下,果有赤龍如霧,來蔽戶牖。宮內嬪御望閣上有丹 霞蓊蔚而起,霞滅,見赤龍盤迴棟間。景帝召占者姚 翁以問之,翁曰:「吉祥也。此閣必主命世之人,攘夷狄 而獲嘉瑞,為劉宗盛主也。」然亦大妖。景帝使王夫人 移居崇芳閣,欲以順姚翁之言也。乃改崇芳閣為猗 蘭殿。旬餘,景帝夢神女捧日以授王夫人,夫人吞之, 十四月而生武帝。景帝曰:「吾夢赤氣化為赤龍,占者 以為吉,可名之吉。」至三歲,景帝抱於膝上,撫念之,知 其心藏洞徹,試問:兒樂為天子否?對曰:「由天不由兒, 願每日居宮垣,在陛下前戲弄,亦不」敢逸豫,以失子 道。景帝聞而愕然,加敬而訓之。他日復抱之几前,試 問:「兒悅習何書,為朕言之。」乃誦伏羲以來群聖所錄 陰陽診候,及龍圖龜策數萬言,無一字遺落。至七歲, 聖徹過人,景帝令改名徹。及即位,好神仙之道,常禱 祈名山大川五嶽,以求神仙。元封元年正月甲子,登 嵩山,起道宮,帝齋七日,祠訖乃還。至四月戊辰,帝閒 居承華殿,東方朔、董仲舒在側,忽見一女子著青衣, 美麗非常。帝愕然問之,女對曰:「我墉宮玉女王子登 也,乃為王母所使,從崑崙山來。」語帝曰:「聞子輕四海 之祿,尋道求生,降帝王之位,而屢禱山嶽,勤哉有似 可教者也。從今日清齋,不嫺人事,至七月七日,王母 暫來也。」帝下席跪諾。言訖,玉女忽然不知所在。帝問 東方朔:「此何人?」朔曰:「是西王母紫蘭宮玉女,常傳使 命,往來扶桑,出入靈州,交關常陽。傳言元都阿母昔 出配北燭仙人,近又召還,使領命祿真靈官也。」帝於 是登延靈之臺,盛齋存道,其四方之事,權委於冢宰 焉。到七月七日,乃修除宮掖,設坐大殿,以紫羅薦地, 燔百和之香,張雲錦之帷,然九光之燈,列玉門之棗, 酌蒲萄之醴,宮監香果,為天宮之饌。帝乃盛服立於 階下,敕端門之內,不得有妄窺者。內外寂謐,以候雲 駕到。夜二更之後,忽見西南如白雲起,鬱然直來,逕 趨宮庭,須臾轉近,聞雲中簫鼓之聲,人馬之響。半食 頃,王母至也。縣投殿前,有似烏集,或駕龍虎,或乘白 麟,或乘白鶴,或乘軒車,或乘天馬,群仙數千,光耀庭 宇。既至,從官不復知所在,唯見王母乘紫雲之輦,駕 九色斑龍,別有五十天僊,側近鸞輿,皆長丈餘,同執 綵旄之節,佩金剛靈璽,戴天真之冠,咸住殿下。王母 唯扶二侍女上殿。侍女年可十六七,服青綾之褂,容 眸流盼,神姿清發,真美人也。王母上殿東向坐,著黃 金褡䙱,文采鮮明,光儀淑穆,帶靈飛大綬,腰佩分景 之劍,頭上太華髻,戴太真晨嬰之冠,履元璚鳳文之 舄,視之可年三十許,脩短得中,天姿掩藹,容顏絕世, 真靈人也。下車登床,帝跪拜問寒暄畢,立因呼帝共 坐。帝面南,王母自設天廚,真妙非常,豐珍上果,「芳華 百味,紫芝萎蕤,芬芳填樏。清香之酒,非地上所有,香 氣殊絕,帝不能名也。」又命侍女更索桃果。須臾,以玉 盤盛仙桃七顆,大如鴨卵,形圓色青,以呈王母。母以 四顆與帝,三顆自食。桃味甘美,口有盈味,帝食輒收 其核。王母問帝,帝曰:「欲種之。」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生 實,中夏地薄,種之不生。」帝乃止於坐上。酒觴數遍,王 母乃命諸侍女王子登彈《八瑯》之璈,又命侍女董雙 成吹雲和之笙,石公子擊昆庭之金,許飛瓊鼓震靈 之簧,婉凌華五靈之石,范成君擊湘陰之磬,段安 香作九天之鈞,於是眾聲徹朗,靈音駭空。又命法嬰 歌元靈之曲。歌畢,王母曰:夫欲修身,當營其氣。《太仙 真經》所謂行益易之道,益者益精,易者易形,能益能 易,名上僊籍;不益不易,不離死厄。行益易者,謂常思 靈寶也,靈者神也,寶者精也。子但愛精握固,閉氣吞 液,氣化為血,血化為精,精化為神,神化為液,液化為 骨,行之不倦,神精充溢。為之一年易氣,二年易血,三 年易精,四年易脈,五年易髓,六年易骨,七年易筋,八 年易髮,九年易形,形易則變化,變化則成道,成道則 為仙人。吐納六氣,口中甘香。欲食靈芝,存得其味,微 息揖吞,從心所適。氣者水也,無所不成,至柔之物,通 致神精矣。此元始天王在丹房之中所說微言,今敕 侍笈玉女李慶孫書錄之,以相付,子,善錄而修焉。」於 是王母言語既畢,嘯命靈官,使駕龍嚴車欲去。帝下 席叩頭,請留殷勤,王母乃止。王母乃遣侍女郭密香 與上元夫人相問云:「王九光之母敬謝,但不相見四 千餘年矣,天事勞我,致以愆面。劉徹好道,適來視之, 見徹了了,似可成道。然形慢神穢,腦血淫漏,五臟不淳,關胃彭孛,骨無津液,脈浮反升,肉多精少,瞳子不 夷,三尸狡亂,元白失時,雖當語之以至道,殆恐非僊 才也。吾久在人間,實為臭濁,然時復可遊望,以寫細 念。」庸主對坐,悒悒不樂,「夫人可暫來否?若能屈駕,當 停相須。」帝見侍女下殿,俄失所在。須臾,郭侍女返上 元,夫人又遣一侍女答問云:「阿環再拜,上問起居,遠 隔絳河,擾以官事,遂替顏色,近五千年。仰戀光潤,情 係無違。密香至,奉信承降尊於劉徹處。聞命之際,登 當命駕,先被太帝君敕,使詣元洲校定天元,正爾暫 住,如是當還,還便束帶,願暫少留。」帝因問王母:「不審 上元」何真也?王母曰:「是三天上元之官,統領十萬玉 女,名籙者也。」俄而夫人至,亦聞雲中簫鼓之聲。既至, 從官文武千餘人,並是女子,年皆十八九許,形容明 逸,多服青衣,光彩耀目,真靈官也。夫人年可二十餘, 天姿精耀,靈眸絕朗,服青霜之袍,雲彩亂色,非錦非 繡,不可名字。頭作三角髻,餘髮散垂至腰,戴九雲夜 光之冠,曳六出火玉之珮,垂鳳文林華之綬,佩流黃 揮精之劍,上殿向王母拜。王母坐而止之,呼同坐北 向。夫人設廚,廚亦精珍,與王母所設者相似。王母敕 帝曰:「此真元之母,尊貴之神,汝當起拜。」帝拜問寒溫, 還坐,夫人笑曰:「五濁之人,耽酒樂利,嗜味淫色,固其 常也。且徹以天子之貴,其亂目者倍於凡焉,而復於 華麗之墟,拔嗜慾之根,願無為之事,良有志矣。」王母 曰:「所謂有心哉。」夫人謂帝曰:「汝好道乎?聞數招方術, 祭山嶽,祠靈神,禱河川,亦為勤矣。勤而不獲,實有由 也。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五者恆 舍於榮衛之中,五臟之內,雖獲良鍼,固難愈也。暴則 使氣奔而攻神,是故神擾而氣竭。淫則使精漏而魂 疲,是故精竭而魂消。奢則使真離而魄穢,是故命逝 而靈失。酷則使喪仁而目攻,是故失仁而眼亂。賊則 使心鬥而口乾,是故內戰而外絕。」此五事者,皆是截 身之刀鋸,刳命之斧斤矣。雖復志好長生,不能遣茲 五難,亦何為損性而自勞乎?然由是得此小益,「以自 知性爾。若從今已後,捨爾五性,反諸柔善,明務察下, 慈務矜冤,惠,務濟貧賑務施勞念,務存孤,惜務及愛 身,恆為陰德,救濟死厄,旦夕孜孜,不泄精液。於是閑 諸淫,養汝神,放諸奢,從至儉,勤齋戒,節飲食,絕五穀, 去羶腥,鳴天鼓,飲玉漿,蕩華池,叩金梁,按而行之,當 有異耳。今阿母以天尊之重,下降於蟪蛄之窟;以睿 虛之靈,而詣狐鳥之俎。且阿母至誡,妙唱《元音》,驗其 敬勖節度,明修所奉,比及百年,阿母必能致汝於元 都之墟,迎汝於昆閬之中,位以僊官,遊於十方。信吾 言矣,子勵之哉。若不能爾,無所言矣。」帝下席跪謝曰: 「臣受性凶頑,生長亂濁,面牆不啟,無由開達,然貪生 畏死,奉靈敬神,今日受教,此乃天也。徹戢聖命,以為 身範,是小醜之臣,當獲生活。唯垂哀護,願賜一方。」上 元夫人使帝還坐,王母謂夫人曰:「卿之為戒,言甚急 切,更使未解之人,畏於至意。」夫人曰:「若其志道,將以 身投餓虎,忘軀破愛,蹈火履冰,固於一志,必無憂也。 若其志道,則心凝真性,嫌惑之徒,不畏急言,急言之 發,欲成其志耳。阿母既有念,必當賜以尸解之方耳。」 王母曰:「此子勤心已久,而不遇良師,遂欲毀其正志, 當疑天下必無仙人。是故我發閬宮,暫舍塵濁,既欲 堅其仙志,又欲令向化不惑也。今日相見,令人念之, 至於尸解下方,吾甚不惜。後三年,吾必欲賜以成丹 半劑,石象散一具,與之則徹,不得復停。當今匈奴未 彌,邊陲有事,何必令其倉卒,舍天下之尊而便入林 岫?但當問篤向之志,必卒何如,其迴改吾方數來。」王 母因撫帝背曰:「汝用上元夫人至言,必得長生,可不 勖勉耶。」帝跪曰:「徹書之金簡,以身佩之焉。」帝又見王 母巾笈中有一卷書,盛以紫錦之囊。帝問:「此書是《仙 靈方》耶,不審其目可得瞻盼否。」王母出以示之曰:「此 《五嶽真形圖》也。昨青城諸仙就吾請求,今當過以付 之,乃三天太上所出,文祕禁重,豈汝穢質所宜佩乎。 今且與汝《靈光生經》,可以通神勸心也。」帝下地叩頭, 固請不已。王母曰:「昔上皇清虛元年,三天太上道君 下觀六合,瞻河海之長短,察丘山之高卑,立天柱而 安於地理,植五嶽而擬諸鎮輔,貴昆陵以舍靈仙,尊 蓬丘以館真人,安水神於極陰之源,棲太帝於扶桑 之墟」,于是方丈之阜,為理命之室,滄浪海島,養九老 之堂,各為洲名,並在滄流大海元津之中,水則碧黑 俱流,波則震蕩群精,諸仙玉女,聚居滄溟,其名難測, 其實分明,乃因山源之規矩,睹河嶽之盤「曲,陵迴阜 轉,山高隴長,周旋逶迤,形似書字。是故因象制名,定 實之號,書形祕於元臺,而出為靈真之信。諸僊佩之, 皆如傳章,道士執之,經行山川,百神群靈,尊奉親近。 汝雖不正,然數訪僊澤扣求,不忘於道。欣子有心,今 以相與,當深奉慎,如事君父,泄示凡夫,必禍及也。」上 元夫人語帝曰:「阿母今以瓊笈妙蘊,發紫臺之文,賜 汝八會之書,五嶽真形,可謂至珍且貴,上帝之元觀

矣。子自非受命合神,弗見此文矣。今雖得其真形,觀
考證.svg
其妙理,而無《五帝六甲左右靈飛之符》,《太陰六丁通

真逐靈玉女之籙》,太陽《六戊招神天光策精之書》,左 乙《混沌東蒙之文》,右庚《素收攝殺之律》,壬癸《六遯隱 地八術》,丙「丁入火赤斑符,六辛入金致黃水月華之 法,六己石精金光藏景化形之方,子午卯酉八稟十 訣,六靈威儀,丑辰未戌《地真素訣》,《長生紫書》,三五順 行,寅申巳亥紫度炎光,內視中方。凡缺此十二事者, 當何以召山靈,朝地神,攝總萬精,驅策百鬼,束虎豹, 役蛟龍乎?子所謂適知其一,未見其他也。」帝下席叩 頭曰:「徹,下土濁民,不識清真,今日聞道,是生命會遇 聖母,今當賜以真形,修以度世。」夫人云:「今告徹,應須 五帝六甲六丁六符,致靈之術。既蒙啟發,弘益無量, 唯願告誨,濟臣饑渴,使已枯之木,蒙靈陽之潤,焦炎 之草,幸甘雨之溉。不敢多陳。」帝啟叩不已,王母又告 夫人曰:「夫真形寶文,靈官所貴,此子守求不已,誓以 必得,故虧科禁,特以與之。然五帝六甲,通真招神,此 術眇邈,必須清潔至誠,殆非流濁所宜施行。吾今既 賜,徹以真形,夫人當授之以致靈之途矣。」吾嘗憶與 夫人共登元隴朔野及曜真之山,視王子童,王子立 就吾求請太上隱書,吾以《三元祕言》,不可傳泄於中 僊夫人時亦有「言見助於子童之言志矣。吾既難違 來意,不獨執惜,至於今日之事,有以相似。後造朱火 丹陵,食靈瓜味甚好,憶此未久,而已七千歲矣。夫人 既以告徹篇目十二事畢,必當匠而成之,緣何令人 主稽首請乞,叩頭流血耶?」上元夫人曰:「阿環不苟惜, 向不持來耳。」此是《太虛群文》,真人赤童所出,傳之既 「自有男女之限禁,又宜授得道者,恐徹下才,未應得 此耳。」王母色不平,乃曰:「天禁漏泄,犯違明科,傳必其 人,授必知真者。夫人何向下才而說其《靈飛》之篇目 乎?妄說則泄,泄而不傳,是衒天道,此禁豈輕於傳耶? 別敕三官司,直推夫人之輕泄也。吾之《五嶽真形太 寶》,乃太上天皇所出,其文寶妙,而為天仙之信,豈復 應下授於劉徹耶?直以徹孜孜之心,數請川嶽,勤修 齋戒,以求神仙之應,志在度世,不遭明師,故吾等有 以下眄之耳。至於教仙之術,不復限惜而弗傳。夫人 且有致靈之方,能獨執之乎。吾今所以授徹《真形文》 者,非謂其必能得道,欲使其精誠有驗,求仙之不惑, 可以誘進向化之徒。又欲令悠悠者知天地間有此 靈真之事,足以卻不信之狂夫耳。吾意在此也。此子 性氣淫暴,服精不純,何能得成真仙,浮空參差十方 乎。勤而行之,適可度於不死耳。《明科》所云,非長生難, 聞道難也,行之難,非行之難也,終之難。良匠能與人 規矩,不能使人必巧也。何足隱之耶。」夫人謝曰:「謹受 命矣。但環疇昔蒙倒景君、無常先生二君傳靈飛之 約,以四千年一傳,女授女不授男,太上科禁已表於 昭生之符矣。環受書以來,并賢大女即抱蘭,凡傳六 十八女子,固不可授男也。伏見扶廣山青真小童,受 《六甲靈飛》于太甲中元,凡十二事,與環所授者同。青 真是環入火弟子,所受《六甲》未聞別授于人。彼男官 也,今止敕取之,將以授徹也。先所以告篇目者,意是 愍其有心,將欲堅其專氣,令且廣求。他日與之,亦欲 以男授男,承科而行,使勤而方獲,令知天真之珍貴 耳。非徒苟執,衒泄天道,阿環主臣,願不罪焉。阿母真 形之貴,愍於勤志,亦已授之,可謂大不宜矣。」王母笑 曰:「亦可恕乎?」上元夫人即命侍女紀離容徑到扶廣 山,敕青真小童出六甲左右靈飛致神之方十二事, 當以授劉徹也。須臾,侍女還捧五色玉笈鳳文之蘊 以出《六甲之文》曰:「弟子何昌言,向奉使絳河,攝南真 七元君,檢校群龍猛獸之數,事畢授教,承阿母相詣 劉徹家。不意天靈至尊,乃復下降於臭濁中也。不審 起居比來何如?」侍女紀離容至云:「尊母欲得《金書祕 字六甲靈飛左右策精之文》十二事,欲授劉徹。」輒封 一通付信曰:「徹雖有心,實非仙才,詎宜以此傳泄於 行尸乎?」昌近在帝處,見有上言者甚眾,云山鬼哭於 叢林,孤魂號於絕域,興師旅而族有功,忘賞勞而刑 士卒,縱橫白骨,煩擾黔首,淫酷自恣,罪已彰於「太上, 怨已見於天氣,囂言互聞,必不得度世也。奉尊見敕, 不敢違耳。」王母歎曰:「言此子者誠多,然帝亦不必推 也。夫好道慕仙者,精誠志念,齋戒思愆,輒除過一月, 克己反善,奉敬真神,存真守一,行此一月,輒除過一 年。徹念道累年,齋亦勤矣。累禱名山,願求度脫,校計 功過,殆已相掩。但今以去,勤修至誠,奉上元夫人之 言,不宜復奢淫暴虐,使萬兆勞殘,冤魂窮鬼有被屈 之訴,流血之尸忘功賞之辭耳。」夫人乃下席起立,手 執八色玉笈鳳文之蘊,仰帝而祝曰:「九天浩洞,太上 耀靈,神照元寂,清虛朗明,登虛者妙,守氣者生,至念 道臻,寂感真誠,役神形辱,安精年榮,授徹靈飛,及此 六丁左右,招神」天光策精,可以步虛,可以隱形,長生 久視,還白留青。我傳有四萬之紀,授徹傳在四十之 齡,違犯泄漏,禍必族傾,反是天真,必沉幽冥,爾其慎 禍。敢告劉生,爾師主是真青童小君,太上中黃道君之師,真元始十天王入室弟子也,姓延陵,名陽,字庇 華,形有嬰孩之貌,故仙宮以「青真小童」為號。其為器 「也,玉朗洞照,聖周萬變,元鏡幽覽,才為真俊,遊於扶 廣,權此始運,館於元圃,治仙職分,子在師居,從爾所 願,不存所授,命必傾淪。」言畢,夫人一一手指所施用 節度,以示帝焉。凡十二事都畢,又告帝曰:「夫五帝者, 方面之天精,六甲六位之通靈,佩而尊之,可致長生。 此書上帝藏於元景之臺,子其寶祕焉。」王母曰:「此三 天太上之所撰,藏于紫陵之臺,隱以靈壇之房,封以 華琳之函,韞以蘭繭之帛,約以紫羅之素,印以大帝 之璽。受之者四十年傳一人。無其人八十年可頓授 二人。得道者四百年一傳,得仙者四千年一傳,得真 者四萬年一傳,昇太上者四十萬年一傳。非其人謂 之泄天道,得其人不傳,是謂蔽天寶。非限妄傳,是謂 輕天老。受而不敬,是謂慢天藻。泄蔽、輕慢四者,取死 之刀斧,延禍之車乘也。泄者身死於道路,受上刑而 骸裂。蔽者盲聾於來世,命凋枉而卒歿。輕則鍾禍於 父母,詣元都而考罰。慢則暴終而墮惡道,棄疾於後 世。此皆道之科禁,故以相戒,不可不慎也。」王母因授 以《五嶽真形圖》,帝拜受俱畢,夫人自彈雲林之璈,歌 步元之曲。王母命侍女曰:「四非答歌。」歌畢,乃告帝從 者姓名,及冠帶執佩物名所以得知而紀焉。至明旦, 王母與上元夫人同乘而去,人馬龍虎道從,音樂如 初。而時雲彩鬱勃,盡為香氣,極望西南,良久乃絕。帝 既見王母及上元夫人,乃信天下有神仙之事。其後 帝以王母所授《五真圖》《靈光經》及上元夫人所授《六 甲靈飛》十二事,自撰集為一卷。及諸經圖皆奉以黃 金之箱,封以白玉之函,以珊瑚為軸,紫錦為囊,安著 柏梁臺上。數自齋潔朝拜,燒香灑掃,然後乃執省焉。 帝自受法,出入六年,意旨清暢高韻,自許為神真見 降,必當度世。恃此不修至德,更興起臺館,勞弊萬民, 坑降殺服,遠征夷狄。路盈怒歎,流血膏城,每事不從。 至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天火燒柏梁臺《真形圖》《靈 飛經》錄十二事,《靈光經》及自撰所受,凡十四卷,并函 並失王母當知武帝既不從訓,故火災耳。其後東方 朔一旦乘龍飛去,同時眾人見從西北上,冉冉仰望, 良久,大霧「覆之,不知所適。」至元狩二年二月,帝病,行 《盩厔》西,憩五柞宮。丁卯帝崩,入殯未央宮前殿。三月, 葬茂陵。是夕,帝棺自動,而有聲聞宮外,如此數遍,又 有芳香異常。陵畢,墳埏間大霧,門柱壞霧。經一月許 日,帝塚中先有一玉箱,一玉杖,此是西胡康渠王所 獻,帝甚愛之,故入梓宮中。其後四年,有人於扶「風市 中買得此二物。帝時左右侍人有識此物是先帝所 珍玩者,因認以告。有司詰之,買者乃商人也,從關外 來,宿廛市。其日見一人於北車巷中賣此二物,青布 三十疋,錢九萬,即售之。度實不知賣箱杖主姓名,事 實如此。有司以聞,商人放還。」詔以二物付太廟。又「帝 崩時,遺詔以《雜經》三十餘卷常讀玩之,使隨身斂到。 建康二年,河東功曹李友,入上黨抱犢山採藥,於巖 室中得此經,盛以金箱,卷後題『東觀臣姓名,記月日, 武帝時也。河東太守張純以經箱奏進,帝問武帝,時 左右侍臣,有典書中郎冉登,見經及箱,流涕對曰:『此 孝武皇帝殯殮時物也。臣當時以著梓宮中,不知何 緣得出』』。」宣帝大愴然驚愕,以經付孝武帝廟中。按《九 都龍真經》云:得仙之下者,皆先死過太陰中,鍊尸骸, 度地戶,然後乃得尸解去耳。且先殮經杖,乃忽顯出, 貨於市中,經見山室。自非神變幽妙,孰能如此者乎。 按《洞冥記》,元光中,帝起壽靈壇,壇上列植垂龍之木, 似青梧,高十丈,有朱露色如丹汁,灑其葉,地皆成珠。 其枝似龍之倒垂,亦曰「珍枝樹。」此壇高八尺,帝使董 謁乘雲霞之輦以昇壇。至夜三更,聞野雞鳴,忽如曙, 西王母駕元鸞,歌《春歸樂》,謁乃聞王母歌聲而不見 其形,歌聲遶梁三匝乃止。壇傍草樹枝葉或翻或動, 歌之感也。四面列種軟棗,條如青桂,風至自拂階上 遊塵。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