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第29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九十二卷
博物彙編 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二卷目錄

 女冠部列傳

  唐

  李裕       女道姑

  蛇姑

  五代

  耿先生

  宋

  王妙堅      朱氏女

  徐氏姊妹     妙明真人

  曹仙姑      單縣君

  俞道婆      楞伽貧女

  唐廣真

  金

  蕭淨興

  元

  王守素      仙婆

  明

  仙娘

 女冠部藝文詩詞

  故女道士婉儀太原郭氏挽歌詞二首

              唐劉長卿

  送內尋廬山女道士李騰空二首 李白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岳  前人

  題女道士居         奏系

  送宮人入道        戴叔倫

  前題            王建

  贈不食姑          于鵠

  送宮人入道歸山       前人

  送宮人入道        張蕭遠

  宮人入道         殷堯藩

  贈張鍊師         劉禹錫

  贈成鍊師四首       劉言史

  贈蘇鍊師         白居易

  贈韋鍊師          前人

  贈女道士鄭玉華二首    施肩吾

  贈施仙姑          前人

  元日女道士受籙       賈島

  和韓錄事送宮人入道    李商隱

  贈女仙           趙嘏

  贈龐鍊師          李洞

  送女冠還俗       宋孫惟信

  送妓入道         段天祐

  效唐人送宮人入道      陳安

  贈李仙姑         丁鶴年

  擬唐人送宮人入道二首   明李濂

  宮人入道已上詩     徐渭

  女冠子         唐溫庭筠

  瑞鶴仙已上詞    宋吳文英

 女冠部紀事

 女冠部外編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二卷

女冠部列傳[编辑]

[编辑]

李裕[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李裕,字季蘭,女冠能詩者也,嘗與諸 賢會烏程縣。開元時,知河間劉長卿有陰重疾,季蘭 乃笑之曰:『山氣日夕佳』。長卿對曰:『眾鳥欣有托』。舉坐 大笑,論者美之。蓋上倣班姬則不足,下比韓奕則有 餘者也。」

女道姑[编辑]

按《廣西通志》:「女道姑,唐時人,在永寧雙瑞岩修煉。岩 有石釜,每日出米三升。適有老僧至,以米不敷,鑿其 釜,得米三斗六升,米畢不復出,道姑餓死,忽有一棺 漂至,侍女扛入棺內,覆以石獞。民疑有異物,欲開之, 倏然雷雨大作,遂止。今棺半覆於石,石床石釜猶存。」

蛇姑[编辑]

按《臨海縣志》:唐有蛇姑,居邑後嶺之巔。樵者見之,與 居人忻生往觀,見菴畔一蛇護守,遇不善人至則逐 焉。張得一聞之,即往謁姑,姑授之訣曰:「心湛湛而無 動,氣綿綿而徘徊,精涓涓而運轉,神混混而往來。」得 一瞿然解悟,遂遊方,不知所往,道姑亦化去。

五代[编辑]

耿先生[编辑]

按《南唐近事》:女冠耿先生,鳥爪玉貌,甚有道術,獲寵 於元宗。將誕前三日,謂左右曰:「我子非常產之夕當 有異。」及他夕果震雷繞室,大雨河傾。半夜雷止,耿身 不復孕,左右莫知所產,將子亦隨失矣按《江寧府志》:「南唐女冠耿先生,鳥爪玉貌,宛然神仙。 保大中,遊金陵,以修煉為事。元宗召見,悅之,常止於 臥內。先是大」食國進龍腦油二器,其味辛烈,服之蠲 疾。元宗祕惜,先生見之曰:「此非佳者,當為陛下製之。」 乃以絹囊懸龍腦於屋棟,須臾瀝如注,香味逾所進 者。嘗搦雪為鋌,爇之成金,指痕隱然其上。又因宮人 掃除,取箕中糞壤煉為白銀。元宗嘗購珍珠數升,欲 得圓者,先生曰:「易致也。」就取小麥微滌,以銀釜灼之 勻圓。皆成珠胎。元宗殂先生不復入宮。往來江淮。不 知所之。

[编辑]

王妙堅[编辑]

按《齊東野語》:王妙堅者,本興國軍九宮山道嫗也。居 常以符水咒棗等術行乞村落,碌碌無他異。既而至 杭,多遊西湖兩山中。一日至西陵橋茶肆少憩,適其 鄰有陳生隸職御酒庫,其妻適見之,因扣以婦人頭 䐈不可疏者,還可禳解否。嫗曰:「此特細事。」命市真麻 油半斤,燒竹瀝投之,且為持咒,俾之沐髮。蓋是時恭 聖楊后方誅韓,心有所疑,而髮䐈不解,意有物出示, 以此遍求禳治之術。會陳妻以油進,用之良驗,意頗 神之。遂召妙堅入宮,賜予甚厚,日被親幸,且為創道 宇,賜名「明真」,俾主之,累封真人。

朱氏女[编辑]

按《溫州府志》:「朱氏女,崇寧中,年十餘歲,居南鴈蕩西 洞中,辟穀二十年,後不知所在。今其洞名仙姑洞。」

徐氏姊妹[编辑]

按《溫州府志》:「宋徐氏姊妹號五姑、六姑,平陽人。居前 倉,遇一貧道求宿,以丹四丸授之。人服一丸,餘二丸 藏壁中。其兄歸,見有毫光,視之乃丹也。二姑復分服 之,皆心風。丐於途,積錢建丹光觀,後不知所之。」

妙明真人[编辑]

按《羅浮山志》:妙明真人吳氏,本句容士人女,寓杭,幼 遇異人,得訣修煉辟穀。宋徽宗宣和間,召赴闕,館之 以禮。蔡京贈之詩,有「『姑射仙人猶飲露,龜臺王母未 忘桃』之句。既而得請,復還錢塘。未幾,欲他往,人或問 之,曰:『城中皆黑氣,可速避去。纔經浹旬,即有金人之 禍』。」真人肌膚明秀,語論皆歷歷可聽,未嘗觀書,質以 「古今。無不知者。」後隱羅浮。

曹仙姑[编辑]

按《羅浮山志》,宋徽宗宣和中,有曹仙姑居京城,作詩 贈道士鄒葆光云:「羅浮道士真仙子,躍出樊籠求不 死。冰壺皎潔水鑑清,洞然表裡無塵滓。叱咤雷霆發 指端,馘邪役鬼篆飛丹。朝吞霞氣松窗暖,夜禮星辰 玉簡寒。琴心和雅胎仙舞,屏絕淫哇追太古。幽韻蕭 森海島風,餘音繚繞江天雨。真居僻在海南邊,溪上 簾櫳洞裡天。靈鳳九苞飛檻外,珍禽五色舞花前。金 絲搗露紫河車,青霓跨領鐵橋斜。羅浮自古神仙宅, 萬里來尋況是家。我昔閨中方幼稚,當年曾覽《羅浮 記》。形質雖拘一室間,精魂已出千山外。如今親見羅 浮人,疑是朱明降上真。劍氣袖攜三尺水,霞漿杖掛 一壺春。松姿鶴步何蕭散,風調飄飄驚俗眼。吾師出 處任高情,止則止兮行則行。富有溪山寧願利,貴懷 道義不干名。我今寄跡都城裡,門外喧喧那入耳。上 床布被日高眠,不為公來不能起。問公去速來何遲, 得接高談幾許時。白雲偶向帝鄉過,去住無蹤安可 期。我亦韶華斷羈紲,何異飄蓬與翻葉。相逢邂逅即 開顏,禮樂何曾為吾設。志同笙磬合宮商,道乖肝膽 成吳越。相近未必常往還,相遙未必長離別。翩然孤 鶴又南征,寄語石樓好風月。」時徽宗廣求學仙之徒, 與工詩賦,奇女仙姑與吳妙明皆徵至京師。仙姑明 於丹術,嘗作《大道歌》,深得要旨,道流競傳誦之。敕封 「文逸真人。」每遇道流,藐謂無人,獨與葆光語,深見稱 許,故有此贈。

單縣君[编辑]

按《羅浮山志》:單縣君號綠原道人,增城石灘人。以夫 受封,常厭俗紛,端坐讀書悟道,能為詩文。常題沖虛 觀云:「雄峰峻峙煥朱明,元聖清虛此耀真。地靜無心 閒日月,山高舉首近星辰。金壇露冷青鸞舞,丹竈風 清白鶴馴。時有仙人綠雲上,九霄飄忽響韶鈞。」後無 疾而化。

俞道婆[编辑]

按《江南通志》:俞道婆賣油糍為業。一日,聞貧子唱《蓮 花落》,云:「不因柳毅傳書信,何緣得到洞庭湖。」忽然契 悟,拋油糍於市。其夫云:「你顛也?」婆打一掌云:「非公境 界。」乃往見瑯琊,起印可之。

楞伽貧女[编辑]

按《蘇州府志》:「宋楞伽貧女名伴娘,不知何許人,乞食 為活,往來山中,歷年久,顏髮不變,插花謳歌,夜宿古 墓中,蛇虺寒暑皆不畏。時有何從者,與郟道士遊山 中,適遇貧女,問其姓,曰:『無姓』。問其年,曰:『天長地久,有 甚數目』。」時嚴冬,問:「何不畏寒,卻指松木答曰:『草木與人,天地之所養,木尚能過,何不會此』?從等因敬之,進」 曰:「特來問道,願慈悲開示。」女曰:「汝不能悲慈,如何卻 教我慈悲?汝若求道,必歸求心。」從赧逡巡而退。明旦 復往,已失所在。

唐廣真[编辑]

按《嚴州府志》:「唐廣真,嚴州人。既嫁得血疾,夢道士與 藥服而愈。自是與夫相離,從師修道。至宋淳熙中,在 郭家食飯次,若有人喚者,出門逢三仙人,問:『汝欲超 凡入聖耶,留形住世耶,棄骨成仙耶』?對曰:『有母尚在, 願終養』。因與丹一粒吞之,遂不復食。後召入德壽宮, 封寂靜凝佛真人。」

[编辑]

蕭淨興[编辑]

按《畿輔通志》:「蕭淨興,宗城人。初入道,九年不語。既語, 能解文義,人有請,必先知之。明昌二年,帝晝寢,忽夢 一仙姑駕鶴而來,狀貌清古,與論神仙事,帝驚覺擬 像,遣使求之。使者未至前二十日已知其事矣。明昌 六年羽化。」

[编辑]

王守素[编辑]

按《輟耕錄》:「王氏守素,錢塘民家女。其夫丁野鶴棄家 為全真道士於吳山之紫陽菴。一日,召守素入山,自 付四句云:『嬾散六十三,妙用無人識。逆順兩俱忘,虛 空鎮常寂』。坐抱一膝而逝。方外者流謂之騎鶴化。守 素遂亦束髮簪冠,著道士服,奉夫遺屍二十年跡不 下山。年逾七十,幾於得道者。」神仙渺茫,故未暇論。貞 守一節,乃可尚也。丁卯進士薩都剌天錫贈之詩曰: 「不見遼東丁令威,舊遊城郭昔人非。鏡中春去青鸞 老,華表山空白鶴歸。石竹淚乾斑雨在,玉簫聲斷綵 雲飛。洞門花落無人跡,獨坐蒼苔補道衣。」

仙婆[编辑]

按《貴州通志》:「仙婆,永寧人,名滿道。篤於戒行,善知休 咎,人多就決焉。卒葬於烏降山,至今呼為仙婆墓。」

[编辑]

仙娘[编辑]

按《湖廣通志》:「苟氏,陳文鏊妻。嘉靖中,偕母拾柴觀國 山,遇老嫗食以野草,苟氏吞之,自是不饑,日惟飲水 啖果。遂於山頭結菴棲止,不火食者殆三十年,鄉人 呼仙娘。」

女冠部藝文詩詞[编辑]

《故女道士婉儀太原郭氏挽歌詞二首》
[编辑]

唐劉長卿

作《範宮闈睦》,《歸真道藝》。一作業超馭風仙路,遠背日帝 宮。一作居《遙》。「鸞殿空留處,霓裳已罷朝。淮王哀不盡,松 柏但蕭蕭。」

宮禁恩長隔,神仙道已分。人間驚早露,天上失朝雲。 逝水年無限,佳城日易曛。簫聲將薤曲,哀斷不堪聞。

《送內尋廬山女道士李騰空二首》
李白
[编辑]

君尋《騰空子》,應到碧山家。水舂雲母碓,風埽石楠花。 若愛幽居好,相邀弄紫霞。

多君相門女,學道愛神仙。素手掬青靄,羅衣曳紫煙。 一往屏風疊,乘風著玉鞭。

《江上送女道士褚三清遊南岳》
前人
[编辑]

吳江女道士,頭戴蓮花巾。霓衣不濕雨,特異《陽臺》雲。 「足下遠遊履,凌波生素塵。尋仙向南岳,應見魏夫人。」

《題女道士居》不餌芝木四十餘年
秦系
[编辑]

不餌住雲溪,休丹罷藥畦。杏花虛結子,石髓任成泥。 掃地青牛臥,栽松白鶴棲。共知仙女麗,莫是阮郎妻。

《送宮人入道》
戴叔倫
[编辑]

蕭蕭白髮出宮門,羽服星冠道意存。霄漢九重辭鳳 闕,雲山何處訪桃源。瑤池醉月勞仙夢,玉輦乘春卻 帝恩。回首吹簫天上伴,上陽花落共誰言。

《前題》
王建
[编辑]

休梳叢鬢洗紅妝,頭戴芙蓉出未央。弟子抄將歌遍 疊,宮人分散舞衣裳。問師初得《經中字》,入靜猶燒內 裡香。發願蓬萊見王母,卻歸人世施仙方。

《贈不食姑》
于鵠
[编辑]

不食非關藥,天生是女仙。見人還起拜,留伴亦開田。 無屋尋溪宿,兼衣掃葉眠。不知何代女,猶帶剪刀錢。

《送宮人入道歸山》
前人
[编辑]

十載吹簫入漢宮,看修水殿種芙蓉。自傷白髮辭金 屋,許著黃冠向玉峰。解語老猿開曉洞,學飛雛鶴落 高松。定知別後宮中伴,應聽緱山半夜鐘

《送宮人入道》
張蕭遠
[编辑]

捨寵求仙畏色衰,辭天素面立階墀。金丹擬駐千年 貌,玉指休勻八字眉。師主與收珠翠後,君王看戴角 冠時。從來宮女皆相妒,聞向瑤臺盡淚垂。

《宮人入道》
殷堯藩
[编辑]

卸卻宮妝錦繡衣,黃冠素服製相宜。錫名近奉君王 旨,佩籙新參老氏師。白晝無情趨玉陛,清宵有夢步 瑤池。綠鬟女伴含愁別,釋盡當年妒寵私。

《贈張鍊師》
劉禹錫
[编辑]

東嶽真人張鍊師,高情雅淡世間稀。堪為烈女書青 簡,久事元君住紫微。金縷機中拋《錦字》,玉清壇上著 《霓衣》。雲衢不用吹簫伴,秖擬乘鸞獨自歸。

《贈成鍊師四首》
劉言史
[编辑]

花冠蕊帔色嬋娟,一曲清簫凌紫煙。不知今日重來 意,更住人間幾百年。

黃昏騎得下天龍,巡遍茅山數十峰。採芝卻到蓬萊 上,花裡猶殘「碧玉鐘。」

等閑何處得靈方,丹臉雲鬟日月長。大羅過卻三千 歲,更向人間魅阮郎。

曾隨阿母漢宮齋,鳳駕龍軿列御階。當時白燕無尋 處,今日雲鬟見玉釵。

《贈蘇鍊師》
白居易
[编辑]

兩鬢蒼然心浩然,松窗深處萬煙前。㩦將道士通宵 語,忘卻花時。一作光《盡日眠》明鏡嬾開長在匣,素琴欲 弄半無絃。猶嫌莊子多詞句,只讀逍遙六七篇。

《贈韋鍊師》
前人
[编辑]

潯陽遷客為居士,身似浮雲心似灰。上界女仙無耆 欲,何因相遇兩徘徊。共疑過去人間劫,曾作誰家夫 婦來?

《贈女道士鄭玉華二首》
施肩吾
[编辑]

元髮新簪碧藕花,欲添肌雪餌紅砂。世間風景那堪 戀,長笑劉郎漫憶家。

明鏡湖中休采蓮,卻辭阿母學神仙。朱絲誤落青囊 裡,猶是《箜篌》第幾絃。

《贈施仙姑》
前人
[编辑]

縹緲吾家一女仙,冰容雖少不知年。有時頻夜看明 月,心在嫦娥几案邊。

《元日女道士受籙》
賈島
[编辑]

《元日更新》夜,齋身稱淨衣。數星連斗出,萬里斷雲飛。 霜下磬聲在,月高壇影微。立聽師語了,左肘繫符歸。

《和韓錄事送宮人入道》
李商隱
[编辑]

星使追還不自由,雙童捧上綠瓊輈。九枝燈下朝金 殿,三素雲中侍玉樓。鳳女顛狂成久別,月娥孀獨好 同遊。當時若愛韓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贈女仙》
趙嘏
[编辑]

水思雲情小鳳仙,月涵花態語如絃。不因金骨《三清 客》,誰識吳州有洞天。

《贈龐鍊師》
李洞
[编辑]

家住涪江漢語嬌,一聲歌戛《玉樓簫》。睡融春日柔金 縷,妝發秋霞戰翠翹。兩臉酒醺紅杏妒,半胸酥嫩白 雲饒。若能㩦手隨仙令,皎皎銀河渡鵲橋。

《送女冠還俗》
宋·孫惟信
[编辑]

脫卻霞綃上醮衣,女童髽髻綠楊垂。重調螺黛為眉 淺,再試弓鞋舉步遲。紫府煙花鶯喚醒,丹房雲雨鶴 通知。簾低紅杏春風暖,清夢應曾見舊師。

《送妓入道》
段天祐
[编辑]

「歌舞當年第一流,洗妝今日別青樓。便從南嶽夫人 去,肯為蘇州刺史留。」琳館月明簫鳳下,瑣窗花老鏡 鸞收。卻憐愁絕《潯陽婦》,嫁得商人已白頭。

《效唐人送宮人入道》
陳安
[编辑]

長門一別赴琳宮,寧復中官促繡工。紅葉人間無舊 夢,碧桃天上自春風。步虛尚覺宸光近,歸院還疑輦 路通。猶有內家簫管在,夜深吹向月明中。

《贈李仙姑》
丁鶴年
[编辑]

何年萼綠華,來降地仙家。花擁青鸞節,香隨白鹿車。 清輝迴雪月,元想結雲霞。不赴瑤池宴,桃開幾度花。

《擬唐人送宮人入道二首》
明·李濂
[编辑]

苦憶仙人萼綠華,乞身遙入太清家。向來寫恨餘紅 葉,此去行蹤有碧霞。學道晚依新藥竈,洗妝朝棄舊 菱花。玉笙不作《昭陽調》,緱嶺閒吹月影斜。

蚤承丹詔入華清,卻戴黃冠出漢京。《簫譜》好傳秦弄 玉,鍊師初拜許飛瓊。衣沾別島朝霞色,夢斷長門夜 雨聲。十二層樓何處所?芙蓉花外是仙城。

《宮人入道》
徐渭
[编辑]

昭陽隊裡混鉛華,垂老參師日半斜。不向秋風怨團

扇,卻教明月宮女名《進琵琶》朝留楚簟身為雨,夜繡茅
考證.svg
君線作霞。見說緱山閑姊妹,尚論恩寵舊誰家。

《女冠子》
唐·溫庭筠
[编辑]

含嬌含笑,宿翠殘紅窈窕。鬢如蟬,寒玉簪秋水,輕紗 卷碧煙,雪胸鸞鏡裡,琪樹鳳樓前,寄語青娥伴。早 求仙。

《瑞鶴仙》贈道女陳華山內夫人
宋·吳文英
[编辑]

彩雲棲翡翠,聽鳳笙、吹下飛軿。天際。晴霞剪輕袂。澹 春姿雪態,寒梅清泚。東「皇有意。旋安排、闌干十二。早 不知、為雲為雨,盡日建章門閉。」堪比。紅綃織素,紫 燕輕盈,內家標致。游仙舊事。星斗下,夜香裡。對華峰 如掌,紙屏橫幅,春色長供午睡。更醉乘、玉井秋風,采 花弄水。

女冠部紀事[编辑]

《晉書王恭傳》:會稽王道子嘗集朝士,淮陵內史虞珧 子妻裴氏有服食之術,常衣黃衣,狀如天師。道子甚 悅之,令與賓客談論,時人皆為降節。恭抗言曰:「未聞 宰相之坐有失行。」婦人坐賓莫不反側。道子甚愧之。 學佛考訓。隋煬帝初封晉王,任總江淮,因從智者受 菩薩戒。既而淫侈毀戒,以女冠道士自隨。及難作,為 近臣所弒。

《唐書金仙公主傳》:「金仙公主,始封西城縣主,景雲初 進封。太極元年,與玉真公主皆為道士,築觀京師,以 方士史崇元為師。崇元本寒人,事太平公主,得出入 禁中,拜鴻臚卿,聲勢光重。太平敗,崇元伏誅。」

《楊太真外傳》:「楊貴妃,小字玉環,開元二十二年十一 月,歸於壽邸。二十八年十月,元宗幸溫泉宮,使高力 士取楊氏女於壽邸,度為女道士,號太真,住內太真 宮。天寶四載七月,於鳳凰園冊太真宮女道士楊氏 為貴妃,半后服用。」

《舊唐書元宗本紀》:「天寶三年,玉真公主先為女道士 讓號及實封,賜名摘盈。」

《酉陽雜俎》:揚州東陵聖母廟中女道士康紫霞,自言 少時夢中被人錄於一處,言天符令攝將軍巡南嶽, 遂擐以金鎖甲,令騎道從千餘人馬,蹀虛南去,須臾 至,嶽神拜迎馬前。夢中如有處分,嶽中峰嶺溪谷無 不歷也。恍惚而返,雞驚覺,自是生鬚數十根。

《東觀奏記》:「上微行至德觀,女道士有盛服濃妝者,赫 怒亟歸宮,立宣左衙功德使宋叔康,令盡逐去,別選 男道士七人住持,以清其觀。」

《北夢瑣言》:唐女道士魚元機,字蕙蘭,甚有才思。咸通 中,為李億補闕,執箕箒。後愛衰,下山隸咸宜觀為女 道士,有怨李公詩曰:「『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又云: 『蕙蘭銷歇歸春浦,楊柳東西伴客舟』。自是縱懷,乃娼 婦也。」竟以殺侍婢為京兆尹溫璋殺之,有集行於世。 浙西周寶侍中博陵崔夫人,乃乾符中時相之姊妹 也。少為女道士,或曰寡而冠帔,自幽獨焉。大貂素以 豪俠聞,知崖有顏色,踰垣而竊之,宗族亦莫知其存 沒。爾後周除浙右,其內亦至國,乃具車馬偕歸。崔門 曰:「昔者官職卑下,未敢先言,此際叨塵,亦不相辱。」相 國不得已而容之。

《茅亭客話》:遂州女道士游氏,不記名,太平興國末,經 過成都,遊青城及諸仙化,儀質古雅,喜談至道,容貌 可二十餘,不飲食,云得丹砂之妙。有一叟髭髮皓然, 腰脊傴僂,執焚香灑掃之役,侍於女冠之後,常遭叱 辱。又有張五經道士名道明,年過四十,亦為女冠。侍 者云:「此女冠者百二十歲老侍者乃遠孫爾。」蜀城士 民仰從之,至於納貨求丹,就師辟穀者如市焉。時知 府辛諫議仲甫,恐其妖遣出城,任遊諸化,猶有師資 者隨行。經數年,有遂州劉山人到城休復話女冠之 事,山人笑云:「秖自那時與張道明于飛,至今見住庚 除化。向來老侍者,即女冠之父也。」嗟乎!師問者但存 誠敬之,為其所欺如稚孺,得不戒於「所惑乎。」

《宋史丁謂傳》:謂以左僕射門下侍郎平章事,封晉國 公。仁宗即位,進司徒,為山陝使。坐雷允恭擅易皇堂 地,降太子少保,分司西京。先是,女道士劉德妙者,嘗 以巫師出入謂家,謂敗,逮於德妙,內侍鞫之。德妙通款,謂嘗教言:「若所為不過。」闕二字「不若託言老君言,禍 福足以動人。」於是即謂家設神像,夜醮於園中,允恭 數至請禱,及帝崩,引入禁中。又因穿地得龜蛇,令德 妙持入內,紿言出其家山洞中,仍復教云:上即問:「若 所事何知為老君?」第云:「相公非凡人,當知之。」謂又作 頌,題曰:「混元皇帝賜德妙。」語涉妖誕,遂貶崖州司戶 參軍,諸子並勒停。𤣱又坐與德妙姦,除名,配隸復州, 籍其家,得四方賂遺不可勝紀。其弟誦、《說諫》,悉降黜。 坐謂罷者,自參知政事任中正而下十數人。

《哲宗本紀》:紹聖三年九月「乙卯,廢皇后孟氏為華陽 教主、玉清妙靜仙師,賜名沖真。」

《太平府志》:「白鶴觀在采石寶積山南麓。宋元祐間,女 冠孫真人開山於此,敕建。有仙姑煉丹池。」

《清波雜志》:有婦人號虞仙姑,年八十餘,有少女色,能 行大洞法。徽宗一日詔虞詣蔡京,京飯之,虞見一大 貓拊其背,語京曰:「識此否,乃章惇也。」京即詆怪而無 理。翊日京對上曰:「已見虞仙姑邪?」貓兒事極可駭。 《宣政雜錄》:宣和初,都下有朱節以罪置外州,其妻年 四十,居望春門外。一夕頤頷痒甚,至明鬚出長尺餘。 人問其實,莫知所以。賜度牒為女冠,居於家。

《桐江詩話》:暢姓惟汝南有之,其族尤奉道,男女為黃 冠者十之八九。時有女冠暢道姑,姿色妍麗,神仙中 人也。少游挑之不得,乃作詩云:「瞳人剪水腰如束,一 幅烏紗裹寒玉。超然自有姑射姿,回看粉黛皆塵俗。 霧閤雲窗人莫窺,門前車馬任東西。禮罷曉壇春日 淨,落紅滿地乳鴉啼。」

《山房遺筆》:元遺山好問裕之,北方文雄也。其妹為女 冠,文而艷,張平章當揆欲娶之,使人囑裕之,辭以「可 否在妹,妹以為可則可。」張喜,自往訪,覘其所向。至則 方自手補天花版,輟而迎之。張詢近日所作,應聲答 曰:「補天手段蹔施張,不許纖塵落畫堂。寄語新來雙 燕子,移巢別處覓雕梁。」張悚然而出。

《五色線集》官一錄:女道士董靈微,年逾八十,貌若嬰 孺,號為「花姑。」

女冠部外編[编辑]

《稽神錄》:「洪州樵人入西山巖石之下,藤蘿甚密,中有 一女冠,姿色絕世,閉目端坐,衣帔皆如新。近觀之不 能測,或為整其冠髻,即應手腐壞。眾懼散去,復尋之, 不能得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