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4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四十五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四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集編禽蟲典

 第四十五卷目錄

 鸕鶿部彙考

  鸕鶿圖

  爾雅釋鳥

  埤雅鶿

  爾雅翼鶿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正誤 肉氣味 主治 發明 頭氣味 主治 骨主

  治 喙主治 嗉主治 翅羽主治 蜀水花 氣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書丹徒縣

 鸕鶿部藝文一

  與人帖         晉王羲之

  中書門下賀興慶池白鸕鶿表

              唐令狐楚

  鶿說           明徐芳

 鸕鶿部藝文二

  絕句           唐杜甫

  鸕鶿堰           王維

  鸕鶿           杜荀鶴

  鸕鶿           元袁桷

 鸕鶿部紀事

 鸕鶿部雜錄

 鶂部彙考

  鶂圖

  爾雅釋鳥

  莊子天運篇

  列子天瑞篇

  禽經相眂而孕

  博物志物性

  埤雅

  本草綱目正誤

 鶂部紀事

 鶂部雜錄

 鸂𪆟部彙考

  鸂𪆟圖

  臨海異物志鸂𪆟

  遯齋閒覽禽鳥有智

  埤雅溪鷘

  爾雅翼鸂𪆟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鸂𪆟部藝文一

  鸂𪆟賦         宋謝惠連

 鸂𪆟部藝文二

  詠鸂𪆟          齊謝朓

  詠鸂𪆟         梁簡文帝

  鸂𪆟           唐杜甫

  鸂𪆟            許渾

  玩金鸂𪆟戲贈襲美     陸龜蒙

  鸂𪆟           李德裕

  憶西湖雙鸂𪆟        李紳

  鸂𪆟           李群玉

  和魯望玩金鸂𪆟戲贈詩   皮日休

  玩金鸂𪆟和陸魯望      張賁

  答顧況           包佶

  鸂𪆟           唐彥謙

  鸂𪆟          南唐李中

  官舍小池有鸂𪆟遺二小雛  宋蘇轍

  憶鸂𪆟          劉安上

  鸂𪆟           王十朋

  題馬賁畫鸂𪆟圖     金党懷英

  竹杏沙頭鸂𪆟       元虞集

 鸂𪆟部紀事

 鷿鷉部彙考

  鷿鷉圖

  爾雅釋鳥

  大戴禮記夏小正

  方言釋鳥

  本草綱目釋名 集解 肉氣味 主治 膏主治

 鷿鷉部藝文

  鷿鷉賦有序      晉張望

禽蟲典第四十五卷

鸕鶿部彙考[编辑]

釋名

音意 爾雅    《蜀水花》:鸕鶿屎 本草綱目 《鸕賊》:丹徒縣志    《水老雅》。丹徒縣志

《摸魚公》。丹徒縣志

鸕鶿圖

鸕鶿圖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鶿》。

即鸕鶿也。觜頭曲如鉤,食魚。別二名也。《字林》云:「似鵙而黑。」郭云:「即鸕鶿也。」

《埤雅》
[编辑]

鶿[编辑]

《鸕鶿》水鳥,似鶂而黑,一名。觜曲如鉤,食魚入喉則 爛,其熱如湯,其骨主鯁及噎,蓋以類推之者也。此鳥 吐而生子,《神農書》所謂鸕鶿不卵生,口吐其雛,獨為 一異是也。楊孚《異物志》云:「鸕鶿能沒於深水,取魚而 食之,不生卵而孕雛於池澤。既胎而又吐生,多者七 八,少者五六,相連而出,若絲緒焉。水鳥而巢高木之 上。」《夔州圖經》稱峽中人謂鸕鶿為烏鬼。蜀人臨水居, 皆養此鳥,繩繫其頸,使入捕魚,得魚則倒提出之。杜 甫詩曰「家家養烏鬼」是也。

《爾雅翼》
[编辑]

鶿[编辑]

鶿水鳥,深黑色,鉤喙,善沒水中逐魚,亦名鸕鶿。《蒼頡 篇》曰:「似鶂而黑。」鸕與鶿皆黑也,故名。《說文》曰:「鶿,黑也。 從二元。」《春秋傳》曰:「何故使吾水鶿也。」老則頭翼漸白。 或曰:白黑自是兩種。又有一種頭如蛇,其頸頗長。冬 月羽毛落盡,棲溪岸木上,卒遇人不能去,則自擲入 水,汨沒如常時。性不卵生,吐雛至八九月,與兔相似。 今蜀中尤多,臨水居者多畜養之,以繩約其吭,纔通 小魚。其大魚不可得下,時呼而取之,乃復遣去,指顧 皆如人意。有得魚而不以歸者,則押者啄而使之歸, 比之放鷹鸇,無馳走之勞,而利有差厚。漁者養數十 頭,日得魚可數十斤。然魚出咽鯹涎不美,出水之後, 好自張其翅,就石上暴之。或云:「峽人」謂為烏鬼。然峽 人乃事烏為鬼。非此物也。《上林賦》云:「鴜」,《鵁鸕》。鴜 似魚虎而蒼黑色。鵁,鴢頭。鵁鸕,鸕鶿也。《南郡賦》云:「鷫 鷞鶤盧。」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按《韻書》,「盧」與「茲」,並黑也。此鳥色深黑,故名。 者,其聲自呼也。

《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鸕鶿處處水鄉有之。似鶂而小,色黑,亦如 鴉而長喙微曲,善沒水取魚,日集洲渚,夜巢林木,久 則糞毒多,令木枯也。南方魚舟,往往縻畜數十,令其 捕魚。杜甫詩:「家家養烏鬼,頓頓食黃魚。」或謂即此。又 一種似鸕鶿而蛇頭長項,冬月羽毛落盡,棲息溪岸, 見人不能行,即沒入水者。此即《爾雅》所謂鴢頭魚鮫 者,不入藥用。鴢音拗。

陳藏器曰:「一種頭細身長、項上白者,名魚鮫」,不入用。

正誤[编辑]

陶弘景曰:「此鳥不卵生,口吐其雛,亦一異也。」

陳藏器曰:「此鳥胎生,從口出,如兔吐兒,故產婦執之 易生。」

寇宗奭曰:「人言孕婦忌食鸕鶿,為其口吐雛。嘗官於 灃州,公廨后有一大木,上有三四十窠,日夕視之,既 能交合,又有碧色卵殼布地,則陶、陳之說誤聽人言 也。」

肉氣味[编辑]

酸鹹冷,微毒。

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大腹鼓脹,利水道。」

發明[编辑]

李時珍曰:鸕鶿《別錄》不見功用,惟雷氏炮炙論序云: 「體寒腹大,全賴鸕鶿。」註云:「治腹大如鼓。體寒者,以鸕 鶿燒存性為末,米飲服之立愈。」竊謂諸腹鼓大,皆屬 於熱,衛氣並循於血脈則體寒。此乃水鳥其氣寒冷 而利水,寒能勝熱,利水能去濕故也。又《外臺》云:「凡魚 骨哽者,但密念鸕鶿不已即下。」此乃厭伏之意耳。

頭氣味[编辑]

微寒。

主治[编辑]

《別錄》曰:「哽及噎,燒研酒服。」

骨主治[编辑]

陶弘景曰:「燒灰水服,下魚骨哽。」

===喙主治===《范汪》曰:「噎疾發即銜之便安。」

嗉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魚哽吞之最效。」

翅羽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燒灰,水服半錢,治魚哽噎即愈。」出《太平御 覽》。

蜀水花[编辑]

《別錄》曰:「鸕,鶿屎也。」

陶弘景曰:「溪谷間甚多,當自取之,市賣者不可信。」 蘇頌曰:「屎多在山石上,色紫如花,就石刮取。」《別錄》謂 屎即蜀水花,而唐面膏方中二物並用,未知其的。 李時珍曰:「當以《別錄》為正。《唐方》蓋傳寫之訛也。」

氣味[编辑]

冷微毒。

主治[编辑]

《別錄》曰:「去面上黑䵟黶痣。」 大明曰:「療面瘢疵及湯火瘡痕,和脂油傅疔瘡。」 蘇頌曰:「南人治小兒疳蚘,乾研為末,炙豬肉蘸食,云 有奇功。」

李時珍曰:「殺蟲。」

附方[编辑]

雀卵面斑:鸕鶿骨燒研,入白芷末,豬脂和,夜塗旦洗。 摘元方

鼻面酒。鸕鶿屎一合,研末,以臘月豬脂和之,每夜 塗,旦洗。千金方

魚骨哽咽:鸕鶿屎研,水服方寸匕,并以水和塗喉外。 范汪方

《斷酒鸕》鶿屎燒研,水服方寸匕,日一服。外臺

《直省志書》
[编辑]

丹徒縣[编辑]

《鸕鶿》水鳥,似鶂而黑,一名。一名烏鬼,一名鸕賊。俗 呼摸魚公。土人謂之「水老鴉。」

鸕鶿部藝文一[编辑]

《與人帖》
晉·王羲之
[编辑]

鸕鶿糞白,去䵟勠瘢黶,令人色態。此禽不卵生,口吐 其雛,獨為異耳。

《中書門下賀興慶池白鸕鶿表》
[编辑]

唐令狐楚

臣某言:「伏承陛下以去月九日幸興慶池龍堂,為人 祈雨。忽有一白鸕鶿見於池上,眾鸕鶿羅列前後,如 引御舟。明日之夕,甘」集作澍雨遂降者。伏惟陛下子惠 元元,躬勤庶政,念切時澤,虔於祈禱。以陛下如傷之 誠,上感元貺,在烈祖發祥之地,下降靈禽,潔白為姿, 翻飛成列。若應天意,以承宸衷,族集作蔟陰雲於一夕, 潤霈澤於千里。疾均影響,慶浹公私。昔周致《白翟》,徒 稱遐邇。集作遠漢歌《赤鴈》,亦薦郊廟。豈比今日,感於至 誠。瑞諜所無,蒸人何幸?伏望宣付史冊,昭示將來。臣 等備位鼎司,倍百懽賀。無任欣慶抃躍之至。謹奉表 陳賀以聞。貞元十三年四月十二日

《鶿說》
明·徐芳
[编辑]

「鶿水鳥,狀類鳧而健喙者也。善捕魚,河上人多畜之。 載以小桴至水渟洑魚所聚處,輒驅之入鶿。見魚深 沒,疾捕小者銜之以出。大者力不勝,則碎其翅,呼類 共搏,必噎之乃已。而漁人先以小環束其項間,其大 者既不可食,得之皆攫去。小者雖已咽至環束處,鯁 不可下,漁人又輒提而捋之,魚纍纍自喉間出,至枵 極,乃稍以一二飼之,而又驅之。如是歲歲鶿,常與魚 為仇,有貪暴名,終不得飽,而漁人坐享其利甚厚。」《愚 山子》曰:「是物有不可解者三,謂無意魚乎?則容與淡 靜,聽其自然可矣。無事勞勞然竟日鑽逐,以與魚為 難也。謂有意魚乎?則自捕而自咽之可耳,奚為鑽焉 逐焉?以其貪暴者奉人疲終日之力而不得食也。」謂 其為人餌而欺乎,則今日攫,明日去之可矣;此鶿吐 彼鶿去之,又可矣,胡為沒命從之?今日攫,而明日之 鑽驅如故,此鶿之魚方吐,而彼鶿之捕惟恐不力也。 蓋鶿妄冀所咽之可以入腹,而不知漁人之環已在 其喉間;此鶿妄冀彼鶿之魚吐或可以恕吾,而不知 其喉間之各有一環俱不得咽也。夫冥鴻埜鶴,其所 托甚遙,固弋慕所不及。鳧鷖鷗鷺之屬,志雖在食,然 尚自如也。獨鶿闇劣,乃至於是。然則天生若曹,固直 以為漁人地乎

鸕鶿部藝文二[编辑]

《絕句》
唐·杜甫
[编辑]

門外鸕鶿久不來,沙頭忽見眼相猜。自今以後知人 意,一日須來一百迴。

《鸕鶿堰》
王維
[编辑]

乍向紅蓮沒,復出青蒲颺。獨立何䙰褷,銜魚古查上。

《鸕鶿》
杜荀鶴
[编辑]

一般毛羽結群飛,雨岸煙江好景時。深水有魚銜得 出,看來卻是鷺鷥饑。

《鸕鶿》
元·袁桷
[编辑]

鸕鶿漾晴空,意態極楚楚。翻風蒼雪迴,轉日爛銀舞。 盤旋傲孤鴻,清遠敵凡羽。須臾下魚陂,愧我覺疾去。

鸕鶿部紀事[编辑]

《隋書倭國傳》:「倭國土地膏腴,水多陸少,以小環挂鸕 鶿項,令入水捕魚,日得百餘頭。」

《舊唐書》:「貞元十三年四月,上以自春以來,時雨未降, 正陽之月可行雩祝,遂幸興慶宮龍堂祈禱。忽有白 鸕鶿沈浮水際,群類翼從其後,左右侍衛者咸驚異 之。俄然莫知所往,方悟神龍之變化。至乙丑,果大雨, 遠近滂沱,於是廷臣表賀。」

《筆記》:王子幻云:永州養馴獺,以代鸕鶿,沒水捕魚,常 得幾十斤,以供一家。甚有能擉鱉者,子幻親見之。

鸕鶿部雜錄[编辑]

《嘉話錄》:「人言鶴胎生,所以賦云『胎化,仙禽也。今鸕鶿 亦是胎生,《抱朴子》《本草》說同,此豈亦仙禽者乎』?」絢曰: 「但恐世只知鶴胎生,不知鸕鶿亦是胎生,鶴便謂胎 生也。若緣鸕鶿食腥魚,雖胎生不得與鶴同。今見養 鶴者說其鶴食腥穢,更甚於鸕鶿,若以色黑於鶴,則 白鶴千萬年方變為元鶴,又何尚焉?」公笑曰:「是以君 子惡居下流,其鸕鶿之謂乎?」絢曰:「鶴難見也,鸕鶿易 見也,世人貴耳而賤目之故也。若使鸞鳳如鶴之常 見,即鶴亦如鸕鶿矣。以少為貴,世不以見為聖為瑞 而貴之也。」所以進士陳標《詠蜀葵詩》云:「『能共牡丹爭 幾許,得人憎處只緣多』。鸕鶿之謂也。」

《清異錄》:取魚用鸕鶿,快捷為甚。人遂謂曰:「小舟即納 膾場,鸕鶿乃小尉耳。」

《夢溪筆談》:「士人劉克博觀異書,杜甫詩有『家家養烏 鬼,頓頓食黃魚』。」世之說者皆謂夔峽間至今有鬼戶, 乃夷人也,其主謂之鬼主,然不聞有烏鬼之說。又鬼 戶者,夷人所稱,又非人家所養。克乃按《夔州圖經》稱: 「峽中人謂鸕鶿為烏鬼。」蜀人臨水居者,皆養鸕鶿,繩 繫其頸,使之捕魚,得魚則倒提出之,至今如此。予在 蜀中,見人家養鸕鶿使捕魚,信然,但不知謂之「烏鬼」 耳。

《暌車志》:杜詩「家家養烏鬼」,說者不一,以為烏蠻鬼者 是也。謂鸕鶿者非。

《溪蠻》叢笑,鸕鶿號戰鬥,出入群聚發喊,以張聲勢也。

鶂部彙考[编辑]

釋名

《鴼》。爾雅       烏鸔。爾雅 白鶂:莊子      白鷁:禽經

蒼鶂:埤雅      《鷊》。埤雅

青鶂。本草綱目

鶂圖

鶂圖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鴼「烏暴。」

水鳥也。似鶂而短頸,腹、翅紫白,背上綠色。江東呼「烏鸔。」

《莊子》
[编辑]

《天運篇》
[编辑]

「白鶂之相視」,眸子不運而風化。

《列子》
[编辑]

《天瑞篇》
[编辑]

河澤之鳥,視而生曰「鶂。」純雌,其名「大腰」;純雄,其名「穉 蜂。」

《禽經》
[编辑]

相眂而孕[编辑]

白鷁「相眂而孕。」

雄雌相視而孕

《博物志》
[编辑]

《物性》
[编辑]

白鷁:雄雌相視則孕。或曰:「雄鳴上風則雌孕。」

《埤雅》
[编辑]

[编辑]

三蒼云:蒼,鶂也。善飛似雁,目相擊而孕,吐而生子,其 色蒼白。《莊子》所謂白鶂相視,眸子不運而風化者也。 蓋萬物以風動,以風化,故國風取名焉。序曰:「風,風也, 教也。風以動之,教以化之。風以動之,取其所謂以風 動也;教以化之,取其所謂以風化也。」今鷺亦雄雌相 隨受卵,是亦風化。諺曰:「鷺鷥相逐成胎」是也。西方之 書曰:「濕以合感,化以離應。」《春秋》書石曰:「隕石於宋五。」 蓋視之則隕,察之則石,徐而察之則五。《書鶂》曰:「六鶂 退飛過宋都。」蓋視之則六,察之則鶂,徐而察之則退 飛。此言之法也。故《經解》曰:「屬辭比事,《春秋》教也。」而傳 以為五石六鶂之辭不設,則王道不亢矣。《博物志》曰: 鶂亦雄鳴上風,雌鳴下風而孕。揚雄《蜀都賦》云。「風胎 雨𪃟。風胎若鶂」是也。鶂睨而生子。又作鷊隔而通者 也。

《本草綱目》
[编辑]

正誤[编辑]

李時珍曰:一種鶂鳥,或作鷁。似鸕鶿而色白,人誤以 為白鸕鶿是也。雌雄相視,雄鳴上風,雌鳴下風而孕, 口吐其子。莊周所謂「白鶂相視,眸子不運而風化」者 也。昔人誤以吐雛為鸕鶿,蓋鶂。音相近耳。鶂善高 飛,能風能水,故舟首畫之。又有似鶂而短項,背上綠 色,腹背紫白色者,名青鶂,一名烏鸔。陶氏謂烏賊魚, 乃此鳥所化,或云即鴨,非也。

鶂部紀事[编辑]

《左傳僖公十六年》「春,隕石於宋五,隕星也。六鷁退飛, 過宋都,風也。」六鷁遇迅風而退飛風高不為物害故不記風之異周內史叔興 聘於宋,宋襄公問焉,曰:「是何祥也?吉凶焉在?」對曰:「今 茲魯多大喪,明年齊有亂,君將得諸侯而不終。」退而 告人曰:「君失問,是陰陽之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 人,吾不敢逆君故也。」

《西京雜記》:「太液池其間多平沙,沙上鵁鶄鴻鶂,動輒 成群。」

《外史天文篇》:徐淵遊於蜀山,見蒼禽集西岡之陂,順 風而交鳴。徐淵異之,歸而問諸徵君曰:「此何禽也?」曰: 「其蒼鶂乎?鶂之孕,不精而感,不交而生,其感也以風, 其生也以睨,此之謂氣化。」

鶂部雜錄[编辑]

《易林》:「鷁飛中退,舉事不進。」

《群碎錄》:「鷁水鳥,能厭水神,故畫於舟首。」

鸂𪆟部彙考[编辑]

釋名

溪𪀦。埤雅      《紫鴛鴦》:爾雅翼

鸂𪆟

鸂𪆟

《臨海異物志》
[编辑]

鸂𪆟[编辑]

鸂𪆟,水鳥,毛有五彩色,食短狐,其在溪中無毒氣。

《遯齋閒覽》
[编辑]

《禽鳥有智》
[编辑]

《鸂𪆟》能敕水,故「水宿而物莫能害。」

《埤雅》
[编辑]

溪鷘[编辑]

溪鷘,五色,尾有毛,如船柂,小於鴨。沈約《郊居賦》所謂 「秋鷖寒鷘、修鷁短鳧」是也。性食短狐,在山澤中,無復 毒氣,故《淮賦》云:「溪鷘尋邪而逐害。」此鳥蓋溪中之敕 邪逐害者,故以名云。鴆之步綱,鴷之畫印,溪鷘之敕 蜾,蠃之祝,皆物之有術智者也。陳昭裕《建州圖經》曰: 「溪𪀦於水渚宿,老少若有敕令也。亦其浮游,雄者左」, 雌者右,群伍皆有式度。

《爾雅翼》
[编辑]

鸂𪆟[编辑]

黃赤五彩者,有纓者皆鸂𪆟耳。然鸂𪆟亦鴛鴦之類, 其色多紫。李白詩所謂「七十紫鴛鴦,雙雙戲亭幽」,謂 鸂𪆟也。《說文》作「溪𪀦。」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鸂𪆟,其游於溪也。左雄右雌,群伍不亂,似 有式度者,故《說文》又作溪𪀦。其形大於鴛鴦,而色多 紫,亦好並游,故謂之紫鴛鴦也。

《集解》
[编辑]

陳藏器曰:「鸂𪆟,南方有短狐處多有之,性食短狐也。 所居處無復毒氣,人家宜畜之。形小如鴨,毛有五采, 首有纓,尾有毛,如船柁形。」

肉氣味[编辑]

甘平無毒。冬月用之。

主治[编辑]

《嘉祐》曰:「食之去驚邪及短狐毒。」

鸂𪆟部藝文一[编辑]

《鸂𪆟賦》
宋·謝惠連
[编辑]

覽水禽之萬類,信莫麗乎鸂𪆟。服昭晰之鮮姿,糅元 黃之美色。命儔侶以翱遊,憩川湄而偃息。超神王以 自得,不意虞人之在側。羅網幕而雲布,摧羽翮於翩 翻。乖沈浮之諧豫,宛羈畜於籠樊。

鸂𪆟部藝文二[编辑]

《詠鸂𪆟》
齊·謝朓
[编辑]

蕙草含初芳,瑤池曖晚色。得廁鴻鸞影,晞光弄羽翼。

《詠鸂𪆟》
梁·𥳑文帝
[编辑]

飛從何處來,似出上林隈。口銜《長生》葉,翅染昆明苔。

《鸂𪆟》
唐·杜甫
[编辑]

故使籠寬織,須知動損毛。看雲莫悵望,失水任呼號。 六翮曾經翦,孤飛卒未高。且無鷹隼慮,留滯莫辭勞。

《鸂𪆟》
許渾
[编辑]

池寒柳復凋,獨宿夜迢迢。雨頂冠應冷。風毛劍欲飄。 故巢迷碧水。舊侶越丹霄。不是無歸處。心高多寂寥。

《玩金鸂𪆟戲贈襲美》
陸龜蒙
[编辑]

曾向溪邊泊暮雲,至今猶憶浪花群。不知鏤羽凝香 霧,堪與鴛鴦覺「後聞。」

《鸂𪆟》
李德裕
[编辑]

清沚雙鸂𪆟,前年海上雛。今來戀洲嶼,思若在江湖。 欲起搖荷蓋,閑飛濺水珠。不能常泛泛,惟作逐波鳧。

《憶西湖雙鸂𪆟》
李紳
[编辑]

《雙鸂𪆟》「錦毛斑斕長比翼,戲繞蓮藂迴錦臆。照灼花 叢兩相得,漁歌驚起飛南北。繚繞追隨不迷惑,雲間 上下同棲息。不作驚禽遠相憶,東家少婦機中語。翦 斷迴文泣機杼,徒嗟孔雀銜羽毛。一去東南別離苦, 五里徘徊竟何補。」

《鸂𪆟》
李群玉
[编辑]

錦羽相呼暮沙曲,波上雙聲戛哀玉。霞明川靜極望 中,一時飛滅青山綠。

===
《和魯望玩金鸂𪆟戲贈詩》
皮日休
===鏤羽雕毛迥出群,溫黁飄出麝臍熏。夜來曾吐紅茵

畔,猶似溪邊睡不聞。

《玩金鸂𪆟和陸魯望》
張賁
[编辑]

翠羽紅襟鏤彩雲,雙飛常笑白鷗群。誰憐化作雕金 質,從倩《沉檀》十里聞。

《答顧況》
包佶
[编辑]

於越城邊楓葉高。楚人書裡寄《離騷》。寒江鸂𪆟思儔 侶。歲歲臨流刷羽毛。

《鸂𪆟》
唐·彥謙
[编辑]

一宿南塘煙雨時,好風搖動綠波微。驚離曉岸衝花 去,暖下春汀照影飛。華屋撚絃彈鼓舞,綺窗含筆澹 毛衣。畫屏見後長迴首,爭得雕籠莫放歸。

《鸂𪆟》
南唐·李中
[编辑]

流品是鴛鴦,翻飛雲水鄉。風高離極浦,煙冥下方塘。 比鷺行藏別,穿荷羽翼香。雙雙浴輕浪,誰見在瀟湘?

《官舍小池有鸂𪆟遺二小雛》
宋·蘇轍
[编辑]

半畝清池荇藻香,一雙鸂𪆟競悠揚。來從碧澗巢安 在?飛過重城母自將。野鳥似非官舍物,宰君昔是釣 魚郎。直言愧比《奇章》老,得縣無心更「激昂。」

《憶鸂𪆟》
劉安上
[编辑]

「鸂𪆟如何許,南園春水多。」稻粱隨分有,煙雨想無他。 世上貪毛羽,湖邊足網羅。池塘棲息穩,慎勿厭風波。

《鸂𪆟》
王十朋
[编辑]

文彩真為累,飛鳴不自由。小池新水漲,相對漫沈浮。

《題馬賁畫鸂𪆟圖》
金·党懷英
[编辑]

雙眠雙浴水平谿,共看秋光臥兩堤。誰信瀟湘有孤 鴈,冷沙寒葦不成棲。

《竹杏沙頭鸂𪆟》
元·虞集
[编辑]

蛺蝶飛來石竹叢,羅襦曾試繡紋重。荷花啼鳥銀屏 暖,臥看窗間唾碧茸。

鸂𪆟部紀事[编辑]

《唐書倪若水傳》:「若水字子泉,恆州槁城人。擢進士第, 累遷右臺監察御史,黜陟劍南道,繩舉嚴允,課第一。 開元初,為中書舍人、尚書右丞,出為汴州刺史,政清 淨,增修孔子廟,興州縣學廬,勸生徒,身為教誨,風化 興行。元宗遣中人捕鵁鶄,鸂𪆟南方。若水上言,農方, 田婦方蠶,以此時捕奇禽怪羽,為園籞之玩,自江嶺 而南達京師,水舟陸齎,所飼魚蟲稻粱,道路之言,不 以賤人貴鳥望陛下邪?」帝手詔褒答,悉放所玩讁,使 人過取罪,而賜若水帛四十段。

《開元天寶遺事》:五月五日,明皇避暑遊興慶池,與妃 子晝寢於水殿中,宮嬪輩憑欄倚檻,爭看雌雄二鸂 𪆟戲於水中。帝時擁貴妃於綃帳內,謂宮嬪曰:「爾等 愛水中鸂𪆟,爭如我被底鴛鴦。」 《劇談錄》:河南府伊闕縣前臨大溪,每僚佐有入臺者, 即水中先有小灘漲出,石礫金沙,澄澈可愛。牛相國 為縣尉,一旦忽報灘出。翌日,宰邑者與同僚列筵於 亭上觀之,因召耆宿詢其事。有老吏云:「此必分司御 史,非西臺之命。若是西臺,灘上當有雙鸂𪆟立前後, 居人以此為則。」相國潛揣縣僚無出於己,因舉杯祝 曰:「既能有灘,何惜一雙鸂𪆟。」宴未終,俄有飛下。不旬 日,拜西臺監察御史。

《唐書·地理志》「河南道,蔡州汝南郡,土貢:雙距,溪鷘。」

鷿鷉部彙考[编辑]

釋名

須鸁。爾雅      扎。大戴禮記

鶻,鷉。方言      刁。本草綱目 《零丁》。本草綱目    油鴨。本草綱目

刁鴨。本草綱目

鷿鷉

鷿鷉

《爾雅》
[编辑]

《釋鳥》
[编辑]

鷉,須鸁。

《鷉鷿》鷉似鳧而小,膏中瑩刀。鷉一名《須鸁》。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四月鳴扎。」扎者,寧縣也。鳴而後知之,故先鳴而後扎。

《方言》
[编辑]

《釋鳥》
[编辑]

野鳧,其小而好沒水中者,南楚之外謂之「鷿鷉」,大者 謂之「鶻蹄。」

《本草綱目》
[编辑]

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鷿、鷉須、鸁並未詳。鷉、刁、零丁」,皆狀其小也。 油鴨,言其肥也。

集解[编辑]

陳藏器曰:鷿鷉,水鳥也。大如鳩,鴨腳連尾,不能陸行, 常在水中,人至即沈,或擊之便起。其膏塗刀劍不鏽。 《續英華詩》云:「馬銜苜蓿葉,劍瑩鷿鷉膏」是也。 韓保昇曰:野鴨有與家鴨相似者,有全別者。其甚小 者名刁鴨,味最佳。

李時珍曰:「鷿鷉,南方湖溪多有之。似野鴨而小,蒼白 文,多脂,味美,冬月取之,其類甚多。揚雄《方言》所謂野 鳧,甚小而好沒水中者。南楚之外謂之鷿鷉,大者謂 之鶻鷿是也。」

肉氣味[编辑]

甘平無毒。

主治[编辑]

李時珍曰:「補中益氣。五味炙食甚美。出《正要》。」

膏主治[编辑]

陳藏器曰:「滴耳治聾。」

鷿鷉部藝文[编辑]

《鷿鵜賦》
有序      晉張望
[编辑]

余觀鷿鵜之為鳥也,形貌叢蔑,尾翮憔陋,樂水以遊,隨波淪躍,汎然任性而無患也。

「惟鷿鵜之小鳥,託川湖以繁育。翩舒翮以和鳴,匪窘 惕於籠畜。瀺灂池沼,容與河洲。翔而不淹,集而不留。 值汙則止,遇澤則遊。淪潭裡以銜魚,躍浪表而相求。 萃。不擇渠,娛不擇川。隨風騰起,與濤回旋。沈竄則足 撥圓波,浮泳則臆排微漣。率性命以閒放,獨遨逸而 獲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