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08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十三卷
博物彙編 禽蟲典 第八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

 第八十三卷目錄

 鼠部藝文一

  鼮鼠贊          晉郭璞

  鼷鼠贊           前人

  鼫鼠贊           前人

  劇鼠賦         魏盧元明

  化稻鼠         唐陸龜蒙

  三戒錄一       柳宗元

  黠鼠賦          宋蘇軾

  卻鼠刀銘          前人

  鼠賦           明桑悅

  白鼠            徐渭

 鼠部藝文二

  魏風碩鼠三章

  竹           宋蘇軾

  黃鼠          元許有壬

  松鼠葡萄畫        貢性之

  錢舜舉碩鼠圖       鄧文原

  飢鼠行          明龔詡

 鼠部紀事

 鼠部雜錄

 鼠部外編

禽蟲典第八十三卷

鼠部藝文一[编辑]

《鼮鼠贊》
晉·郭璞
[编辑]

有鼠豹彩,厥號「為鼮。」漢朝莫知,郎中能名。賞以束帛, 雅業遂盛。

《鼷鼠贊》
前人
[编辑]

《小鼠》曰「鼷」,實有螫毒。乃食郊牛,不恭是告。厥譴惟明, 徵乎其覺。

《鼫鼠贊》
前人
[编辑]

五能之鼠,技無所執。應氣而化,翻飛鴽集。詩人歌之, 無食我粒。

《劇鼠賦》
魏·盧元明
[编辑]

蹠實排虛,巢居穴處。惟飲噬於山澤,悉潛決於林籞。 故寢廟有處,茂草別所。矧乃微蟲,乖群異侶。于紀而 進,於情難許。《爾雅》所載,厥類多種,詳其容質,並不足 重。或處野而隔陰山,或同穴而鄰嶓冢;或飲河以求 飽腹,或噏煙而游森聳。然今者之所論,出於人家之 壁孔。嗟乎!在物最為可賤。毛骨莫充於翫賞,脂肉不 登於俎膳。故《淮南》輕舉,遂嘔腸而莫追;《東阿》體拘,徒 稱仙而被譴。其為狀也,憯惔咀吁睢離睒鬚似麥 穟半垂。眼如豆角中劈。耳類槐葉初生。尾若杯酒餘 瀝。乃有老者羸。疥癩。偏多姦計,眾中無敵。託社忌 器,妙解自惜,深藏厚閉,巧能推覓。或尋繩而下,或自 地高躑。登機緣櫃,盪扉動帟。忉忉終朝,轟轟竟夕。是 以詩人為辭,實云其碩。盜干湯之珍俎,傾留髡之香 澤。傷繡領之斜製,毀羅衣之重襲。曹舒由是獻規,張 湯為之被謪。亦有閒居之士,倦游之客,絕慶弔以養 真素,擯左右而尋《詩》《易》,庭院肅清,房櫳虛寂。爾以群 鼠乘間,東西攛擲,或床上捋髭,或戶間出額,貌甚舒 暇,情無畏惕。又領其黨與,欣欣奕奕,攲覆箱奩,騰踐 茵席,共相侮慢,特無宜適。嗟天壤之含弘,產此物其 何益。

《化稻鼠》
唐·陸龜蒙
[编辑]

乾符己亥歲,震澤之東曰「吳興。」自三月不雨,至于七 月,常時于坳沮洳者埃𡏖坌勃櫂楫支派者入扉履 無所汙。農民轉遠流漸潤,稻本晝夜如乳,赤子欠欠 然救。集作拯渴不暇,僅得葩折穗結,十無一二焉。無何, 群鼠夜出,囓而僵之。信宿食殆盡,雖廬守板擊毆而 駭之,不能勝若集作苦官督戶責,云:「食者有刑。」當是而 賦索愈急,棘束械榜,箠木肌頸者無壯老。吾聞之於 《禮》曰:「迎貓為食田鼠也。」是禮缺而不行久矣。田鼠知 之審,歟物有時而暴,歟政沓貪而廢。一作發歟《國語》曰: 「吳稻蟹不遺種。」豈吳之土鼠與蟹,更伺其時而效其 力殲其民歟?且《魏風》以碩鼠刺重斂,碩鼠,斥其君也。 有鼠之名,無鼠之實。詩人猶曰:「逝將去汝,適彼樂土。」 況集作矧字乎?上招其財,下啗其食,率一民而當二鼠,不 流離轉徙,聚而為盜,幾何哉?《春秋》「螽、蝝生」、「大有年」皆 書,是聖人於豐凶不隱之驗也。余通於《春秋》,又親蒙 其災,於是乎記。

《三戒》錄一
柳宗元
[编辑]

吾恆惡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勢以干非其類,出技以怒強,竊時以肆暴,然卒迨於禍。有客談麋、驢、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異甚,以為己生歲直子。鼠子神也。因愛鼠,不畜貓,又禁僮勿擊鼠,倉廩庖廚悉以 恣鼠不問,由是鼠相告,皆來某氏,飽食而無禍。某氏 室無完器,椸無完衣,飲食大率鼠之餘也。晝累累與 人兼行,夜則竊齧鬥暴,其聲萬狀,不可以寢,終不厭。 數歲,某氏徙居他州,後人來居,鼠為態如故。其人曰: 「是陰類惡物也,盜暴尢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 貓,闔門撤瓦灌穴,購僮羅捕之,殺鼠如丘,棄之隱處, 臰數月乃已。嗚呼!彼以其飽食無禍,為可恆也哉!

《黠鼠賦》
宋·蘇軾
[编辑]

蘇子夜坐,有鼠方齧拊床而止之。既止復作,使童子 燭之,有橐中空嘐嘐聱聱聲在橐中。曰:「嘻!此鼠之見 閉而不得去者也。」發而視之,寂無所有。舉燭而索,中 有死鼠。童子驚曰:「是方齧也,而遽死耶?向為何聲?豈 其鬼耶?」覆而出之,墮地乃走。雖有敏者,莫措其手。蘇 子歎曰:「異哉,是鼠之黠也。閉於橐中,橐堅而不可穴 也。故不齧而齧,以聲致人;不死而死,以形求脫也。吾 聞有生莫智於人,擾龍伐蛟,登龜狩麟,役萬物而君 之,卒見使於一鼠,墮此蟲之計中,驚脫兔於處女,烏 在其為智也?」坐而假寐,私念其故,若有告余者曰:「女 惟多學而識之,望道而未之見也。不一於女,而二於 物,故一鼠之齧而為之變也。人能碎千金之璧,不能 無失聲於破釜;能搏猛虎,不能無變色於蜂蠆。此不 一之患也。」言出於女而忘之耶?余俯而笑,仰而覺,使 童子執筆記余之作。

《卻鼠刀銘》
前人
[编辑]

野人有刀,不愛遺予,長不滿尺。劍鉞之餘,文如連環, 上下相繆。錯之則見,或漫如無。昔所從得,戒以自隨。 畜之無害,暴黠是除。有穴於垣,侵堂及室,跳床撼幕, 終夕窣窣,叱訶不去。啖囓棗栗,掀盃舐缶,去不遺粒。 不擇道路,仰行躡壁。家為兩門,窘則旁出。輕趫捷猾, 忽不可執。吾刀入門,一去無跡。又有甚者,聚為怪妖。 晝出群鬥,相視睢盱。舞於端門,與主雜居。貓見不噬, 又乳於家。狃於永氏,謂世皆然。亟磨吾刀,槃水致前。 炊未及熟,肅然無蹤。物豈有是,以為不誠。試之彌旬, 為凜以驚。夫貓警猛,晝巡夜伺。拳腰弭耳,目不及顧。 鬚搖於穴,走赴如騖。碎首屠腸,終不能去。是獨何為? 宛然尺刀,匣而不用,無有爪牙。彼孰為畏?相率以迯。 嗚呼嗟夫!吾苟有之,不言而諭,是亦何勞。

《鼠賦》
明·桑悅
[编辑]

《桑子》。出倅龍城,眇焉羇旅。斜日沉山,離群索處。酸風 撼屋以長鳴,苦雨滴簷而似語。各妻孥於一方,違君 親於萬里。澹孤燈而照影,抱百憂以延佇。梁間壁孔, 忽然有聲。肅肅谷谷,呦呦嚶嚶。儼若號猿,倏然啼嬰。 是群鼠之變恠,豈畸人之可聽?須臾就枕,結陣,雜沓。 轟屏震案,偷餐浪唼。溫禺渡合羅,而胡騎啁啾;王尋 敗昆陽,而人畜蹂踏。使我寢焉而驚,夢焉而愕。隍中 不迷,難尋列子之鹿;園內未經,奚化莊周之蝶。嗚呼 噫嘻,爾生何為?噏煙載《爾雅》之篇,穴處紀《禹貢》之書。 翻甕攪黃,山谷之夜眠;戴冠兆霍子孟之族誅。曾子 將歌而莫搏,淮南輕舉而被驅。所以其形甚微,《詩》詠 其碩,《春秋》紀異,牛角被食。子瞻謂之曰「黠」,元明名之 曰「劇。」危俠客之是中,枉飛鵷之受嚇。遷徙不常,今古 共惡。壞永某物,柳子厚文之鑒戒。穿公家墉,于公異 宣於露布。是非吾行之獨遭,乃爾所行之有素。生育 甚繁,羽鱗間化。渴何妨兮飲河,巢可憎兮託社。歎蒙 貴之莫尋,偉活褥之無價。誅之不可勝誅,縱之亦何 所顧藉也邪?吾將收視返聽,兌塞,聰明穴隙。重熏,衣 笥牢扃,自治嚴密,外物孰攖。小非大患,眾亦難勝。無 可奈何,付之冥冥。

《白鼠》
徐渭
[编辑]

聞爾貪殘,曷能冰潔。乃縞膚而素毛,矯變緇而為白。 獨不聞「胡粉之晶晶兮,始黝於鉛黑。」

鼠部藝文二[编辑]

《魏風碩鼠三章》
[编辑]

民困於貪殘之政,故託言大鼠害己而去之也。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 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 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 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竹
宋·蘇軾
[编辑]

野人獻竹。《腰腹大如盎》。自言道傍得,來不費罝網。 鴟夷讓員滑,混沌慚瘦爽。兩牙雖有餘,四足僅能髣。 逢人自驚蹶,悶若兒脫襁。念此微陋質,刀几安足枉。 就擒太倉卒,羞愧不能饗。南山有孤熊,擇獸行舐掌。

《黃鼠》
元·許有壬
[编辑]

北產推珍味,南來怯陋容。瓠肥宜不武,人拱若為恭。 發掘憐禽獮,招徠或水攻。君毋急盤饌,幸自不穿墉。

===
《松鼠葡萄畫》
貢性之
===
考證.svg
獧似獮猴捷似猱,栗梢走過又松梢。紫萄若使知滋

味,一日能來一百遭。

《錢舜舉碩鼠圖》
鄧文原
[编辑]

禾黍連雲待歲功,爾曹竊食素餐同。平生貪黠終何 用,看取人間五技窮。

《飢鼠行》
明·龔詡
[编辑]

燈火乍息初入更,飢鼠出穴啾啾鳴。囓書翻盆復倒 甕,使我頻驚不成夢。貍奴徒爾誇銜蟬,但知飽食終 夜眠。癡兒計拙真可笑,布被蒙頭學貓叫。

鼠部紀事[编辑]

《莊子天道篇》:士成綺見老子而問曰:「吾聞夫子聖人 也,吾固不辭遠道而來,願見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 吾觀子,非聖人也。鼠壤有餘蔬而棄妹,不仁也;生熟 不盡於前,而積斂無崖。」老子漠然不應。士成綺明日 復見曰:「昔者吾有刺於子,今吾心正卻矣。」

《春秋》「成公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 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左傳》:襄公二十三年,齊侯將為臧紇田。臧孫聞之,見 齊侯,與之言伐晉。對曰:「多則多矣,抑君似鼠?夫鼠晝 伏夜動,不穴於寢廟,畏神故也。今君聞晉之亂而後 作焉,寧將事之,非鼠何如?」乃弗與田。

《孔叢子記義》篇:「孔子晝息于室而鼓瑟焉。閔子自外 聞之,以告曾子曰:『嚮也夫子之音,清徹以和,淪入至 道。今也更為幽沈之聲。幽則利欲之所為發,沈則貪 得之所為施,夫子何所感而若是乎?吾從子入而問 焉』。曾子曰:『諾』。二子入問夫子,夫子曰:『然,女言是也。吾 有之,向見貓方取鼠,欲其得之,故為之音也。女二人 者孰識諸』?」曾子對曰:「閔子。」夫子曰:「可與聽音矣。」 《韓詩外傳》昔者孔子鼓瑟,曾子子貢側門而聽。曲終, 曾子曰:「嗟乎,夫子!瑟聲殆有貪狼之志,邪僻之行,何 其不仁趨利之甚?」子貢以為然,不對而入,以曾子之 言告。子曰:「嗟乎!夫參,天下賢人也,其習知音矣。鄉者 丘鼓瑟,有鼠出遊,狸見於屋,循梁微行,造焉而避。厭 目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瑟浮其音參。」以丘為貪狼邪 僻,不亦宜乎?

《莊子·秋水篇》: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 子來,欲代子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莊 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 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楝實不食,非 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 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戰國策·應侯》曰:鄭人謂玉未理者璞,周人謂鼠未腊 者朴。周人懷朴,過鄭賈曰:「欲買朴乎?」鄭賈曰:「欲之,出 其朴,乃鼠也。」因謝不取。

《淮南子人間訓》:虞氏,梁之大富人也。家充盈殷富,金 錢無量,財貨無貲。升高樓,臨大路,設樂陳酒,積博其 上,游俠相隨而行。樓下博上者射朋張中,反兩而笑, 飛鳶適墮其腐鼠而中游俠。游俠相與言曰:「虞氏富 樂之日久矣,而常有輕易人之志,吾不敢侵犯,而乃 辱我以腐鼠如此,不報無以立務於天下。請與公僇」 力一志,悉率徒屬而必以滅其家。

《史記李斯傳》: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時為郡小吏, 見吏舍廁中鼠食,不潔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 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於是李 斯乃歎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乃從 荀卿學帝王之術。

《漢書張湯傳》:「湯父為長安丞,出,湯為兒守舍,還,鼠盜 肉,父怒,笞湯。湯掘熏得鼠及餘肉,劾鼠掠治,傳爰書, 訊鞫論報,并取鼠與肉,具獄磔堂下。父見之,視文辭 如老獄吏,大驚,遂使書獄。」

《蘇武傳》:「匈奴徙武北海上無人處,使牧羝,羝乳乃得 歸,別其官屬常惠等,各置他所。武既至,海上廩食不 至,掘野鼠去草實而食之。」

《楊惲傳》:韓延壽有罪下獄,惲上書訟延壽。郎中丘常 謂惲曰:「『聞君侯訟韓馮翊當得活乎』?惲曰:『事何容易 脛脛者,未必全也,我不能自保,真人所謂鼠不容穴 銜寠數』」者也。

《五行志》:「成帝建始四年九月,長安城南有鼠銜黃蒿 柏葉,上民冢,柏及榆樹上為巢,桐柏尤多,巢中無子, 皆有乾鼠矢數十,時議臣以為恐有水災。鼠,盜竊小 蟲,夜出晝匿,今晝去穴而登木,象賤人將居顯貴之 位也。桐柏,衛思后園所在也。」其後趙皇后自微賤登 至尊,與衛后同類。趙后終無子而為害。明年有鳶焚 巢殺子之異也。天象仍見,甚可畏也。一曰,皆王莽竊 位之象云。京房《易傳》曰:「臣私祿罔辟,厥妖鼠巢。」 《西京雜記》:「元理嘗從其友人陳廣漢,廣漢曰:『吾有二 囷米,忘其石數,子為計之』。」元理以食著十餘轉曰:東 囷,七百四十九石二升七合;又十餘轉曰:西囷,六百 九十七石八斛。遂大署囷門。後出米:西囷,六百九十 七石七斛九升,中有一鼠,大堪一升,東囷不差圭合。 元理後歲復過廣漢,廣漢以米數告之,元理以手擊床曰:「遂不知鼠之殊米,不如剝面皮矣。」

《後漢書五行志》:《古今注》曰:「光武建武六年九月,大 雨連月,苗稼更生,鼠巢樹上。」

《河南府志》:「靈臺,光武所築望雲物處也。高三丈,方二 十步。世祖嘗宴於此,得鼮鼠於臺上,身如豹文,熒熒 有光輝,群臣莫有知者。郎官竇攸曰:『此名鼮鼠,見《爾 雅》考之,果然。乃賜絹百丈』。」

《侯鯖錄》:謝承云:後漢李壽長為青州刺史,其所經歷 它州縣,瞻察牧守長吏治政優劣,上言曰:「臣以為政 一流,雖非所部,夫東家有犬,不忍見西家之有鼠。臣 之所見,敢不以聞。」

《魏志臧洪傳》:「洪領青州,袁紹圍之,掘鼠為食。」

《鄧哀王沖傳》:「沖字倉舒,五六歲有成人之智。時軍國 多事,用刑嚴重,太祖馬鞍在庫而為鼠所齧,庫吏懼 必死,議欲面縛首罪,猶懼不免。沖謂曰:『待三日中,然 後自歸。沖於是以刀穿單衣,如鼠齧者,謬為失意,貌 有愁色。太祖問之,沖對曰:『世俗以為鼠齧衣者,其主 者不吉。今單衣見齧,是以憂戚』。太祖曰:『此妄言耳,無 所苦也』』。」俄而庫吏以齧鞍聞,太祖笑曰:「兒衣在側尚 齧,況鞍縣柱乎?」一無所問。沖仁愛識達,皆此類也。 《吳志孫亮傳》注:《江表傳》曰:亮使黃門以銀碗并蓋,就 中藏吏取交州所獻甘蔗餳。黃門先恨藏吏,以鼠矢 投餳中,啟言藏吏不謹。亮呼吏持餳器入,問曰:「此器 既蓋之,且有掩覆,無緣有此黃門將有恨於汝耶?」吏 叩頭曰:「彼嘗從某求宮中莞席,宮席有數,不敢與。」亮 曰:「必是此也。」覆問,黃門具首伏。即於目前加髡,鞭斥 付外署。

《晉書五行志》:「魏齊王正始中,中山王周南為襄邑長, 有鼠從穴出,語曰:『王周南,以某日死。周南不應,鼠還 穴。後至期,更冠幘皂衣出,語曰:『周南,汝日中死。又不 應。鼠復入穴,斯須更出,語如向日。適欲中,鼠入,須臾 復出,出復入,轉更數,語如前。日適中,鼠曰:『周南,汝不 應我,復何道』!言絕,顛蹶而死,即失衣冠,取視俱如常』』」 鼠。按班固說,此黃祥也。是時曹爽專政,競為比周,故 鼠作變也。

《世說》:「王祥事後母朱夫人甚謹。」蕭廣濟《孝子傳》曰: 「祥後母庭中有李始結子,使祥晝視鳥雀,夜則驅鼠。」 《晉書·五行志》:「太康四年,會稽彭蜝及蟹皆化為鼠,甚 眾,復大食稻為災。」

《淳于智傳》:智字叔平,有思義,能易筮,善厭勝之術。高 平劉柔夜臥,鼠齧其左手中指,以問智,智曰:「是欲殺 君而不能,當為君使其反死。」乃以朱書手腕橫文後 三寸,作田字,辟方一寸二分,使露手以臥。明旦,有大 鼠伏死手前。

《宋書符瑞志》:「晉惠帝永嘉元年五月,白鼠見東宮,皇 太子獲以獻。」

《晉中興書》:「中原喪亂,鄉人遂共推郗鑒為主,與千餘 家避難於魯國。嶧山有重險,百姓饑饉,野無生草,掘 野鼠蟄燕而食之。」

《搜神後記》:「太興中,衡陽區純作鼠市,四方丈餘,開四 門,門有一木人,縱四五鼠於中,欲出門,木人輒以手 推之。」

《語林》:簡文為撫軍時,坐床上生塵,不聽左右拂去。見 鼠行跡,視以為嘉。有參軍見鼠,以手板格殺之。撫軍 謂曰:「無乃不可。」

《異苑》:晉隆安中,高惠清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 更相銜尾,自屋梁相連至地,清尋得瘂疾,數日而亡。 晉南陽趙侯少好諸異術,姿形悴陋,長不滿數尺。侯 有白米,為鼠所盜,乃披髮持刀,畫地作獄,四面開門, 向東長嘯,群鼠俱到,咒之曰:「凡非噉者過去,盜者令 止」,止者十餘,剖腹看臟,有米在焉。

劉毅討桓修之,桓遣人擒得毅妻郭美,送與元,遂寵 擅諸姬,有身。及元敗郭還,遂產一兒一鼠,毅怒殺兒, 鼠走枯莽中。其後郭病死方斂,鼠忽來跳入棺內。 《秦州記》:「乞伏乾歸未移枹罕金城,見鼠有數萬頭,將 諸小鼠各各銜馬屎,群移而度洮麗二水,悉至枹罕。 自是二年而乾歸徙焉。」

《宋書五行志》:「宋孝武大明七年春,太湖邊忽多鼠。其 年夏水至,悉變成鯉魚,民人一日取轉得三五十斛。 明年大饑。」

《南齊書祥瑞志》:「建元二年,江陵縣獲白鼠一頭。 永明六年,白鼠見芳林園。」

十年九月,義陽郡獲白鼠一頭。

《杜京產傳》,永明中,會稽鍾山有人姓蔡,不知名,山中 養鼠數十頭,呼來即來,遣去便去。言語狂易,時謂之 「謫仙」,不知所終。

《金樓子》:「齊鬱林王夜中與宦者共刺鼠至曉,每夜輒 得十籃。」

《南史齊廢帝東昏侯本紀》:「帝在東宮,便好弄,不喜書 學,常夜捕鼠,達旦以為笑樂。」

《梁四公記》「梁天監中有。」闖、䨲杰、䴬䵎、仉䏿四公謁
考證.svg
武帝。帝見之甚悅,因命沈隱、侯約作覆,將與百僚共

射之。時太史適獲一鼠,約匝而緘之以獻。帝筮之,遇 《蹇》之《噬嗑》。帝占成,群臣受命。獻卦者八人,有命待成, 俱出。帝占寘諸青蒲,申命闖公。揲蓍對曰:「聖人布卦, 依象辨物,何取異之?請從帝命卦。」時八月庚子日巳 時,闖公舉帝卦撰占,置於青蒲而退,讀帝占曰:「『先《蹇》 後《噬嗑》是其時,內《艮》外《坎》是其象。《坎》為盜,其鼠也。居 《蹇》之時,動而見《嗑》,其拘繫矣。《噬嗑》六爻,四無咎,一利 艱貞,非盜之事。上九,何校滅耳凶』。是因盜獲戾,必死 鼠也。」群臣蹈舞呼萬歲。帝自矜其中,頗有喜色。次讀 八臣占詞,皆無中者。末啟闖公占曰:「時日王相,必生 鼠矣。且陰」陽晦而入文明,從靜止而之震,動失其性, 必就擒矣。金盛之月,制之必金。子為鼠,辰與艮合體, 坎為盜,又為隱伏,隱伏為盜,是必生鼠也。金數於四, 其鼠必四。離為文明,南方之卦,日中則昃,況陰類乎。 《晉》之《𦅸》曰:「死如棄如。」實其事也,日斂必死。既見生鼠, 百僚失色,而尤闖公曰:「占辭有四,今者唯一,何也?」公 曰:「請剖之。」帝性不好殺,自恨不中,至日昃,鼠且死矣。 因令剖之,果妊三子。

《隋書五行志》:「陳禎明二年四月,群鼠無數,自蔡洲岸 入石頭淮,至青塘兩岸,數日死,隨流出江。近青祥也。」 京房《易飛候》曰:「鼠無故群君不穴眾聚者,其君死。未 幾而國亡。」

《魏書靈徵志》:「太宗永興三年二月,京師民趙溫家有 白鼠以獻。」

三年春,於北苑獲白鼠一,尋死,割之,腹中有三子,盡 白。

四年三月,上幸西宮,獲白鼠一。八月,御府民張安獲 白鼠一。

《神瑞》二年五月,帝獵于。崙山獲白鼠一。平城獲白 鼠三。六月,平城獲白鼠二。八月,豫章王夔獲白鼠一。 泰常元年十一月,京師民獲白一,以獻。 二年六月,中山獲白鼠二。

三年三月,京師獲白鼠一。十一月,京師獲白鼠一。 世祖始光三年八月,相州魏郡獲白鼠。

太延二年八月,雁門獻白鼠。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八月,京師獲白鼠。

《盧元傳》:「盧敏弟昶,景明初,除中書侍郎,遷給事黃門 侍郎,本州大中正。昶請外祿,世宗不許,遷散騎常侍 兼尚書。時洛陽縣獲白鼠,昶奏曰:謹案瑞典,外鎮刺 史二千石令長不祗上命,刻暴百姓,人民怨嗟,則白 鼠至。臣聞禎不虛見,德合必符;妖不妄出,咎彰則至。 是以古之人君,或怠瑞以失德,或祗變而立功,斯乃」 萬古之殷鑑,千齡之炯誡。比者災氣作沴,恆陽虧度, 陛下流如傷之慈,降納隍之旨,哀百姓之無辜,引在 予之深責。舉賢黜佞之詔,道映於堯先;進思納諫之 言,事光於舜右。伏讀明旨,俯觀徵譴,敢布庸瞽,以陳 萬一。竊惟一夫之耕,食裁充口;一婦之織,衣止蔽形。 年租歲調,則惟常理,此外徵求,於何取足。然自比年 以來,兵革屢動,荊、揚二州,屯戍不息,鍾離、義陽,師旅 相繼。兼荊蠻凶狡,王師薄伐,暴露原野,經秋淹夏。汝、 潁之地,率戶從戎,河、冀之境,連丁轉運。又戰不勝,加 之退負,死喪離曠,十室而九。細役煩徭,日月滋甚,苛 兵酷吏,因逞威福。至使通原遙畛,田蕪罕耘,連村接 閈。飢莫食。而監司因公以貪求,豪強恃私而逼掠。 遂令鬻裋褐以益千金之資,制口腹而充一朝之急。 此皆由牧守令長,多失其人,郡闕黃霸之君,縣無魯 恭之宰,不思所以安民,正思所以潤屋。故士女呼嗟, 相望於道路;守宰暴貪,風聞於魏闕。往歲法官案驗, 多挂刑網,謂必顯戮,以明勸誡,然後遣使覆訊,公違 憲典,或承風俠請,輕樹私恩;或容情受賄,輒施己惠。 御史所劾,皆言誣枉;申雪罪人,更云清白。長侮上之 源,滋陵下之路。忠清之人,見之而自怠;犯暴之夫,聞 之以益快。「《白鼠》之至,信而有徵矣。伏願陛下垂叡哲 之鑒,察妖災之起,延對公卿,廣詢庶政,引見樞納,博 求民隱;存問孤寡,去其苛碎;輕徭省賦,與民休息。貞 良忠讜,置之於朝;姦回貪佞,棄之於市。則九官勿戒 而𢘆敬,百縣不嚴而自肅,士女欣欣,人有望矣。」詔曰: 「朕纂承鴻緒,伏膺寶曆,思靖八方,惠康四海。當必世 之期,麟鳳不降;屬勝殘之會,白鼠告咎。萬邦有罪,實 唯朕躬。尚書敷納機猷,獻替是寄,讜言有聞,朕實嘉 美。」

《靈徵志》:「世宗景明四年五月,京師獲白鼠。」

正始元年六月,京師獲白鼠。

肅宗熙平元年四月,肆州表送白鼠。

《酉陽雜俎》:「王肅造逐鼠丸,以銅為之,晝夜自轉。」 《北齊書李璵傳》:「璵從弟曉,字仁略,魏太尉虔子,學涉 有思理,釋褐員外侍郎。爾朱榮之害朝士將行,曉衣 冠為鼠所噬,遂不成行,得免河陰之難。」

《唐書崔義元傳》:義元,貝州武城人。隋大業亂,往見李 密,密不用。河內賊黃君漢為密守柏崖,義元見群鼠渡河,槊刃,有華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說君漢以城 歸,乃拜君漢懷州刺史、行軍總管,以義元為司馬。 《五行志》:武德元年秋,李密、王世充隔洛水相拒,密營 中鼠一夕渡水。占曰:「鼠無故皆盡去,邑有兵。」

貞觀十三年,建州鼠害稼。

《舊唐書罽賓國傳》:「罽賓貞觀十六年,遣使獻褥特鼠, 喙尖而尾赤,能食蛇。有被蛇螫者,鼠輒嗅而尿之,其 瘡立愈。」

《唐書五行志》:「貞觀二十一年,渝州鼠害稼。」

顯慶三年,長孫無忌第有大鼠見於庭,月餘,出入無 常,後忽然死。

龍朔元年十一月,洛州貓鼠同處,鼠隱伏,象盜竊,貓 職捕嚙,而反與鼠同象司盜者廢職容姦。

弘道初,梁州倉有大鼠,長二尺餘,為貓所嚙,數百鼠 反嚙貓,少選聚萬餘鼠,州遣人捕擊殺之,餘皆去。 《袁天綱傳》天綱子客師,亦傳其術,為廩犧令。高宗置 一鼠于匳,令術家射,皆曰「鼠。」客師獨曰:「雖實鼠,然入 則一,出則四。」發之,鼠生三子。

《路敬淳傳》:「敬淳坐綦連耀文通下獄死。神龍初,贈祕 書少監。弟敬潛,少與敬淳齊名,歷懷州錄事參軍。亦 坐耀事繫獄,免死。後為遂安令。先是令多死,敬潛欲 辭,妻曰:『君不死獄而得全,非生死有命邪』。從之。到官, 有梟嘯其屏,鼠數十走於前,左右驅之,擁杖而號,敬 潛不為懼。久之,遷衛令,位中書舍人。」

《王孝傑傳》:「孝傑為朔方道總管,與吐蕃戰不利,免。會 契丹李盡忠等叛,有詔起白衣為清邊道總管,將兵 十八萬討之。軍至東硤石谷,與賊接,為虜所乘,軍潰, 孝傑墮谷死。初進軍平州,白鼠晝入營頓伏,皆謂鼠 坎精,胡象也。白質歸命,天亡之兆。及戰,乃孝傑覆焉。」 《五行志》:「景雲中,有蛇鼠鬥于右威衛營東街槐樹,蛇 為鼠所傷。」鬥者,兵象。

景龍元年,基州鼠害稼。

《朝野僉載》:嶺南獠民好為蜜蝍,即鼠胎未瞬、通身赤 蠕者,飼之以蜜,釘之筵上,囁囁而行,以著挾取啖之, 唧唧作聲,故曰「蜜蝍。」

《唐書五行志》:「開元二年,韶州鼠害稼,千萬為群。 天寶元年十月,魏郡貓鼠同乳,同乳者甚于同處。」 《集異志》:「李林甫有疾,晨起盥飾,將入朝,命取平日所 用書囊。忽覺書囊重于平日,開視之,有二鼠出,投于 地,即變為蒼狗,雄目張牙,仰視林甫。林甫取弓射之, 隱然即滅。林甫惡之,不踰月而卒。」

《冊府元龜》:乾元元年七月庚寅,朔方節度使郭子儀 奏,「東京上陽西金華門外仗舍下,見白鼠穴,穿之,得 天子信寶一枚,皆篆書,背上雕刻青龍、白虎、朱雀、元 武相盤,以為帝德廣運,乾道降祥,璿圖永昌,坤維耀 寶,請宣示朝廷。」詔曰:「我國家卜代悠久,歷數無疆,明 神降休,靈貺斯格。昌符兆發,寶印呈祥。皇帝之徽號」 既彰,天子之鴻名又信。斯實「累聖致感,上元垂裕,豈 朕薄德,所敢當仁。卿國之大臣,獲斯嘉瑞,光我盛禮, 何慶如之。」

《唐書五行志》:乾元三年六月,昏,西北有青氣,三鼠妖 廬藏用傳。藏用弟若虛,多才博物。隴西辛怡諫為職 方,有獲異鼠者,豹首虎臆,大如拳。怡諫謂之鼮鼠而 賦之。若虛曰:「非也,此許慎所謂鼨鼠,豹文而形小。」一 坐驚服。

《冊府元龜》:「大曆三年九月,宣州獲白鼠三,獻之。 八年七月戊戌,內侍省獲白鼠一,出示百僚。十月丁 卯,鳳翔府獲白鼠,獻之。」

九年七月丁酉,廬州獲白鼠二,獻之。

十二年六月癸未苑內獲白鼠一出示百寮。

《舊唐書五行志》:大曆十三年六月戊戌,隴右汧源縣 軍士趙貴家貓鼠同乳不相害,節度使朱泚籠之以 獻。宰相常袞率百寮拜表賀,中書舍人崔祐甫曰:「此 物之失性也。天生萬物,剛柔有性,聖人因之,垂訓作 則。」《禮》:迎貓為食田鼠也。然貓之食鼠,載在祀典,以其 能除害利人,雖微必錄。今此貓對鼠,何異吏法不勤 「觸邪,疆吏不勤扞敵?據禮部式錄三瑞無貓不食鼠 之日,以此稱慶,理所未詳。以劉向《五行傳》言之,恐須 申命憲司,察聽貪吏,誡諸邊境,無失儆巡,則貓能致 功,鼠不為害。」帝深然之。

《冊府元龜》:「貞元十二年六月,京兆府進白鼠。」

十五年五月庚寅,韓潭進白鼠。

《酉陽雜俎》:成式曾一夕堂中會,時妓女玉壺忌魚炙, 見之色動,因訪諸妓所惡者,有「蓬山忌鼠,金子忌蝨」, 尤甚。坐客乃競徵蝨拏鼠事,多至百餘條。

田在實,布之子也。太和中,嘗過蔡州,北,路側有草如 蒿,莖大如指,其端聚葉,似鷦鷯,巢在顛。折視之,葉中 有小鼠數十,纔若皂莢子,目猶未開,啾啾有聲。 《唐書五行志》:「太和三年,成都貓鼠同乳。」

開成四年,江西鼠害稼。

咸通十二年正月,汾州孝義縣民家鼠多御蒿芻,巢樹上。「鼠穴居,去穴登木,賤人將貴」之象。

《玉泉子》:「進士李昭嘏,舉十上不第,時登科年已有主 司,並無薦託之地。主司晝寢,忽寤見一軸文卷在枕 前,看其題處,乃昭嘏之卷,令選於架上,復寢暗視有 一大鼠,取其卷,銜其軸,復還枕前,再三如此,昭嘏來 春及第,主司問其故,乃三世不養貓,皆云鼠報。」 《雲仙雜記》:「王侍中家堂前,有鼠從地出,其穴即生李 樹,花」實俱好。此鼠精李也。

《北夢瑣言》:唐進士宇文翃,雖士族子,無文藻,酷愛上 科,有女及笄,真國色也。朝之令子弟求之不得。時竇 璠年逾耳順,方謀繼室,其兄諫議巨有氣焰,能為人 致登第。翃嫁女與璠,璠為言之元昆,果有所獲。相國 韋公說即其中表,甚鄙之。因滑臺杜尚書宅遭火,幾 爇神柩,家人云:老鼠尾曳火入庫內,因而延燎。京兆 謂宇文曰:「魚將化龍,雷為燒尾。」近日老鼠亦有燒尾 之事,用以譏之。

相國張公文蔚莊在東都北坡。莊內有鼠狼穴,養四 子,為蛇所吞。鼠狼雄雌情切於穴外坌土恰容蛇頭, 俟其出穴,果入所坌處出頭,度其回轉不及,當腰齧 斷,而劈蛇腹,銜出四子尚有氣,置於穴外,銜豆葉嚼 而傅之,皆活。何微物而有情有智若是乎?最靈者人 胡不忍也。

《桂苑叢談》:「僖宗末,廣陵有窮丐人杜可均者,年四十 餘,人見其好飲絕粒,每日常入酒肆,巡坐求飲,亦不 見其醉,蓋自量其得所。人有憐之者,命與之飲,三兩 杯便止。有姓樂者列酒旂於城街之西,常許以陰雨 往諸旗亭,不及,即令來此與飲。可均有所求,亦不造 矣。或無所獲,必乃過之,樂亦無阻。一日遇大雪,詣樂」 而求飲。睹主事者白云:「既已齧損,即須據物陪來。」樂 不喜其說可均,乃問曰:「何故?」曰:「有人將衣物換酒,收 藏不謹,致鼠齧壞。」杜曰:「此間屋院幾何?」曰:「若干。」杜曰: 「某弱年曾記得一符,甚能卻鼠,即不知可有驗否,請 書以試之,術或有驗,則盡此室永無鼠矣。」就將符依 法命焚之,自此鼠蹤遂絕,不知何故。杜屬府城傾陷 之後,秦軍重圍之際,容貌不改,皆為絕粒耳。

《唐書五行志》:「乾符三年秋,河東諸州多鼠,穴屋壞衣, 三月止。鼠,盜也。天戒若曰,將有盜矣。」

乾寧末,陝州有蛇鼠鬥於西門之內,蛇死而鼠亡去。 《括異志》:「天復中,隴右大饑,其年秋稼甚豐,將刈之間, 大半無穗。有就田畔斸鼠穴求之,所獲甚多。於是家 家窮穴,有獲五七斛者,相傳謂之劫鼠倉。饑民皆出 求食,濟活甚眾。」

《唐書·地理志》:「隴右道,蘭州,金城郡,土貢。」《鼥鼠 稽神錄》:「龍武統軍柴再用嘗在廳事憑几獨坐,忽有 鼠走至庭下,向再用拱立,如欲拜揖之狀。再用怒呼 左右,左右皆不至,即自起逐之,鼠乃去而廳屋梁折, 所坐床几盡壓糜碎。再用後為盧、鄂、宣三鎮節度使, 卒。」

太廟齋郎盧嵩所居釜鳴,竈下有鼠如人哭聲,因祀 竈。竈下有五大鼠,各如方色,盡食所祀之物,復入竈 中。其年嵩選補興化尉,竟無怪。

《宋史五行志》:「建隆元年,夏、相、金、均、房、商五州鼠食苗。 二年五月,商州鼠食苗。」

乾德五年九月,金州鼠食苗。

太平興國七年十月,岳州鼠害稼。

《揮麈前錄》:太平興國六年五月,詔遣供奉官王延德、 殿前承旨白勳使高昌。雍熙元年四月,延德等敘其 行程來上云:「初,高昌獅子王避暑於北庭,邀延德至 其北庭。北庭川長廣數千里,所生多美草,下生花砂。 鼠大如䨲鷙,禽捕食之。」 《儀真縣志》:「宋杜鎬初入試,未判題,忽見大鼠銜書卷 于前,視之,乃《孝經正義》,明日」果于正義中出三題,由 是取中。

東坡《志林》:吾昔為扶風從事,歲大旱,境內太白山至 靈禱無不應。近歲向傅師少師為守,奏封山神為濟 民侯,自此禱不驗,亦莫測其故。吾偶取《唐會要》看云: 「天寶十四年封山為靈應公。」吾然後知神之所以不 悅者,即告太守,遣使禱之。若應,當奏乞復公爵。遂大 雨三日,歲大熟。吾作奏檢,具言其狀,詔封明應公,且 修其廟祀之。日,有白鼠長尺餘,歷酒饌,上嗅而不食, 父老云:「龍也。」是歲嘉祐七年。

《宋史神宗本紀》:「仁宗慶曆八年四月戊寅,生于濮王 宮,祥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氣成雲。」

《避暑錄話》:蘇子瞻揚州題詩之謗,作《黠鼠賦》。

《家世》舊聞楚公使遼歸,攜所得貔至京師。先君言,「猶 記其狀如大鼠而極肥腯,甚畏日,偶為隙光所射輒 死。性能糜肉,一鼎之肉以貔一臠投之,旋即糜爛,然 遼人亦不以此貴之,但謂珍味耳。」

《澠水燕談錄》:「契丹國產毗貍,形類大鼠而足短極肥, 其國以為殊味,火地取之,以供國主之膳,自公相以 下不可得而嘗,常以羊乳飼之。頃年虜使常攜至京烹以進御,今朝奉使其國者,皆得食之,然中國人亦 不嗜其味。」

《畫墁錄》:虜歲使正旦生辰馳至京,見畢,密賜大使一 千五百兩,副使一千三百兩,中金也。南使至北虜帳 前見畢,亦密賜羊羓十枚,毗黎邦十頭。毗黎邦,大鼠 也。虜中上供佛,善糜物如豬。「若以一臠置十斤肉 鼎,即使糜爛,臣下不敢畜,唯以賜南使。紹聖初,備員 北使,亦蒙此賜,余得之即縱諸田。」虜傅大駭,亟求不 見,乃曰:「奈何以此縱之?」唯上意禮厚,南使方有一枚, 本國歲課其方,更無租徭,唯此採捕十數以擬上供, 一則以待南使也。如前帳問之,某等皆被責,今已四 散收捕,因辭以不殺無用。自爾直至還界,無日不及 之,嗟惜也。其貴重如此。

《宋史五行志》:「紹興十六年,清遠、翁源、真陽三縣鼠食 稼,千萬為群。時廣東久旱,凡羽鱗皆化為鼠。有獲鼠 於田者,腹猶蛇文,漁者夜設網,旦視皆鼠。自夏徂秋, 為患數月方息,歲為饑近鼠妖也。」

乾道九年,隆興府鼠千萬為群,害稼。

淳熙五年八月,淮東通秦、楚、高郵黑鼠食禾,既歲大 饑。時江陵府郭外群鼠多至塞路,其色黑白、青黃各 異,為車馬踐死者不可勝計,踰三月乃息。

紹熙四年,饒州民家二小鼠食牛角,三徙牛牢,不免 角穿肉瘠以斃。近鼠妖也。

慶元元年六月,鄱陽縣民家一貓,帶數十鼠,行止食 息皆同,如母子相哺者。民殺貓而鼠舐其血,鼠象盜 貓,職捕而反相與同處,司盜廢職之象也。與唐龍朔 《洛州貓虎同占》。

《墨莊漫錄》:「高郵禪居寺僧,因抆拭佛供,見座下有敗 經,腐爛狼籍,鼠巢其中,小鼠數枚,尚未能走,或少足, 或眇目欠尾者,無耳者,迨無一全形,殊可怪也。」 「祛疑說」:「自幼愛接道友,有一人能呼鼠,群聚,久之遣 去,亦能祛蚊。自謂以法追禁,始亦疑之,久相與處,察 其動靜,悉非咒法。每欲呼鼠,又先期收市狼糞、黑犬 皮之」類。

《春渚紀聞》:「孫道人不知何許人,寄居嚴州天慶觀。為 人和易,初不挾術及言人禍福。但袖中嘗蓄十數白 鼠子,每與人共飲,酒酣,出鼠為戲,人欲捕取,即走投 袖中,了無見也。」

《馬自然傳》:「馬湘,字自然,遊常州,會宰相馬植出官,量 移常州刺史,素聞湘名,乃邀相見。植言此城中鼠極 多,湘乃書一符,令人帖於南壁下,以著擊盤長嘯,鼠 成群而來,走就符下俯伏,湘即呼鼠,有一大者趨近 階前,湘曰:『汝毛蟲微物,天與粒食,何得穿屋穴牆,晝 夜擾於相公?且以慈憫為心,未能盡殺汝輩,宜便相 率離此』。」大鼠乃回。群鼠前,皆若叩搕謝罪,遂作隊行, 莫知其數,出城門去。自後城內更絕鼠跡。

《雲煙過眼錄》:省濟鎮撫所藏古琱玉盤螭尤奇,一螭 角上有一小鼠,殊不可曉,或名云「太虛鼠。」

《癸辛雜識》:「帍令史,河間人,其妻常為白衣男子所據, 來則痛飲,然後共寢。帍不勝其忿,於是仗利刃伺於 床下。既而果來,擁婦劇飲,大醉,方欲就睡,掩其不備, 以刃刺之,白衣沿壁而上,蹻捷如飛。因逆刃搶殺之, 墮地化為霜毛白鼠,身長五尺許,雙目爛然。遂抉其 目珠色深碧而徑寸,宛似瑟瑟。夜至暗室,有光芒尺」 餘,北人戲名曰「姨夫眼眶。」蓋北人以兩男子共狎一 妓,則呼為姨夫,故以為戲云。帍音望 《元史伯顏傳》:伯顏令軍士有捕塔剌不歡之獸而食 者,積其皮至萬,人莫知其意。既而遣使輦至京師,帝 笑曰:「伯顏以邊地寒,軍士無衣,欲易吾繒帛耳。」遂賜 以衣。按本草綱目土撥鼠蒙古人名答剌不花疑即此 《五行志》:「至正二十年,慶陽、延安、寧安等州,野鼠食稼。 初由鶉卵化生,既成牝牡,生育日滋,百畝之田,一夕 俱盡。」

《吳中故語》:「勝國之末,太尉張士誠據有吳浙,僭王自 立,至勤王師,鐘鼓聲伐,螳臂自衛,天下笑之。當是時, 太傅中山武寧王實為元帥,以長圍圍城。城中被困 者九月,資糧盡罄,一鼠至費百錢,鼠盡至煮履下之 枯革以食。」

《懸笥瑣探》:唐盧藏用弟若虛,多才博學。隴西辛怡諫 為職方,有獲異鼠者,貊首虎文,大如拳。怡諫謂之鼮 鼠而賦之。若虛曰:「非也,此許慎所謂鼨鼠貊文而形 小。」一坐驚服。予在虞衡時,四川貢諸獸皮中有石虎 者,似貓而小,似鼠而大,形全類虎,其色黃而斑黑,正 類貊文,豈所謂鼨鼠而俗謂之石虎耶?

嘗聞余大父言,昔中年一元旦,曾于庭前溝口獨見 一鼠,對面拱立,心雖不以為怪,亦謂頗奇,因向之曰: 「爾亦知泰來之賀邪?」其鼠復如揖拜之狀而去。大父 晚年子孫蕃衍,家事從容,至老康健,壽享八十九歲, 可謂吉慶矣。因以此事問前輩,乃云:常於雜書中曾 見此說,名曰「狼恭鼠拱」,主大吉慶,必有陰德所致而 然《未齋雜言》:東西南北,客常遊乎旴江之上,有曾氏者, 夜聞貓吼甚急,燭之,為鼠嚙其尾也,嘆曰:「貓去鼠者 也。野生者必迎諸蜡社,家畜者必藉以裀褥,蓋不輕 也。故上焉者能辟鼠,次焉者能捕鼠,下焉者或與鼠 同眠。」今此貓乃為鼠嚙其尾,則貓非其貓而鼠非其 鼠矣。昔者蘇文忠公得劍槊之餘,尚可卻鼠,何斯貓 之負人乃爾?然則鼠可卻乎?曰:「大而驅龍蛇,小而除 蛙蠅之事,載在《周書》。」

鼠部雜錄[编辑]

《易經晉九四》:「晉如鼫鼠,貞厲。」本義不中不正、以竊高位。 貪而畏人、蓋危道也。故為《鼫鼠》之象。大全厚齋馮氏曰: 「鼫」《詩》作「碩」,疑此轉注從鼠。郭景純云:「形大如鼠,好在 田中食粟豆」,蓋田鼠也。

《說卦》:「艮為鼠。」正義取其止人家也。大全吳氏曰:謂前剛也。 《詩經召南行露》章:「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牙,牡 齒也。山陰陸氏曰:「鼠有齒而無牙。」

《鄘風相鼠章》:「相鼠有皮,人而無儀。相鼠有齒,人而無 止。相鼠有體,人而無禮。」按《小序》,「刺無禮也。」

《豳風》「七月章,穹窒熏鼠。」室中空隙者,塞之熏鼠,使 不得穴於其中。

《小雅斯干》章:「風雨攸除,鳥鼠攸去。」

《禮記·郊特牲》:「天子大蜡八迎貓」,為其食田鼠也。 古諺欲投鼠而忌器。

社鼷不灌,屋鼠不薰。

《文子上德》篇:「腐鼠在阼,燒薰于堂,入水而增濡,懷臭 而求芳,雖善者不能為。」

《莊子逍遙遊》:「偃鼠飲河,不過滿腹。」

《齊物論》:「鴟鴉嗜鼠。」

《應帝王篇》:「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 之下,以避熏鑿之患,而曾二蟲之無知。」

《墨子非儒》篇:「其親死,列戶弗登屋,窺井,挑鼠穴,探滌 器,而求其入焉,以為實在,則戇愚甚矣。」

《荀子解藪篇》:曾子曰:「是其庭可以搏鼠,惡能與我歌 乎?」

《商子農戰》篇:「我不以貨事上而求遷者,則如以貍餌 鼠爾,必不冀矣。」

《越絕書》:申胥曰:「夫鼠忘壁,壁不忘鼠,今越人不忘吳 矣。」

《易林》:「豕生如魴鼠舞庭堂。」

田鼠野雞,意常欲逃,拘制籠檻,不得動搖。

怒非其願,因物有遷。「貪妬腐鼠,而呼鴞鳶。 《三貍搏》鼠,遮遏前後。死於圜城,不得脫走。」

鼠聚生恠,為我患悔。 牧羊逐兔,使魚捕鼠。任非其人,卒歲無功。

貧鬼守門,日破我盆;毀鼠傷綬,空虛無子。

《灸魚銅斗》張伺夜鼠。

《販鼠賣蛙》,利少無謀,難以得家。

《外棲》野鼠。與雉為伍。療痍不息,即去其室。

《韓詩外傳傳》曰:齊景公問晏子:「為人何患?」晏子對曰: 「患夫社鼠。」景公曰:「何謂社鼠?」晏子曰:「社鼠出竊于外, 入託于社,灌之恐壞牆,燻之恐燒木,此鼠之患。今君 之左右,出則賣君以要利,入則託君,不罪乎亂法,君 又并覆而育之,此社鼠之患也。」景公曰:「嗚呼,豈其然?」 《淮南子原道訓》:「釋大道而任小數,無以異於使蟹捕」 鼠,蟾蠩捕蚤,不足以禁奸塞邪,亂乃愈滋。

《說林訓》「孟賁探鼠穴,鼠無時死,必噬其指,失其勢也。 設鼠者機動,釣魚者泛杭。」動發也。發則得鼠。 魚食巴菽而死。鼠食之而肥。

《新序》:「驊騮騄驥,天下之俊馬也,使之與貍鼬試於釜 竈之間,其疾未必能過貍鼬也。」 《論衡累害》篇:「夫鼠涉飯中,捐而不食。捐飯之味,與彼 不污者鈞,以鼠為害,棄而不御。君子之累害,與彼不 御之飯同一實也。」

《物勢篇》:「五行之氣相賊害,含血之蟲相勝服,其驗何 在?」曰:「子,水也,其禽鼠也;午,火也,其禽馬也。火為水所 害,故馬食鼠屎而腹脹。」曰:「審如論者之言,含血之蟲 亦有不相勝之效。午,馬也,子鼠也。水勝火,鼠何不逐 馬?獼猴者畏鼠也。鼠水,獼猴金也。水不勝金,獼猴何 故畏鼠也?」

《鹽鐵論》:「家鼠嚙貍」

「鼲貂旃罽」,不益錦綈之實。

《博物志》《春秋書》:鼷鼠食郊牛。牛死鼠之類最小者,食 物當時不覺痛。世傳云:亦食人項肥厚皮處亦不覺。 或名甘鼠,俗人諱此,所嚙,衰病之徵。

鼠「食巴豆,三年,重三十斤。」

《食陸畜》者,貍兔鼠雀以為珍味,不覺其膻也。

《抱朴子廣譬篇》:「毒粥既陳,則旁有爛腸之鼠;明燎宵 舉,則下有聚死之蟲。」

「蚊集鷹首,則鳸鶨不敢啄;鼠往虎側,則貍犬不敢議。」 《西京雜記》:「物亦有似之而非者。玉之未理者為璞,死鼠未屠者亦為璞。」

《地鏡圖》:青土地為女人,黃金之見為火,及為白鼠。 《酉陽雜俎》:「鼠食鹽則身輕。」

人夜臥,無故失髻者,鼠妖也。

江中小魚化為蝗而食五穀者,百歲為鼠。

《雲仙雜記》:「山中寅日稱社君者,鼠也。」

《續博物志》:「夜藏飲食於器中,覆之不密,鼠欲盜食不 可至,環器而走,淚滴器中,食之得黃疾,通身如蠟。」 兩同書雖蛤因雀化,而蛤不與雀游,鴽自鼠為,而鴽 不與鼠匹,理所異耳。

《譚子化書》:「人所以惡雀鼠者,謂其有」「《竊之行,雀鼠》 所以疑人」者,謂其懷盜賊之心。

《物類相感志》:「養石菖蒲,無力而黃者,用鼠糞洒之, 荷花梗塞鼠穴,自去。」

兼明。《書魏風·碩鼠》,剌重斂也。孔穎達曰:「碩,大也。其鼠 頭似兔,尾黃色。」又引許慎云:「碩鼠有五伎,皆不長。」陸 璣《蟲魚疏》云:「今河東有大鼠,亦有五伎,或謂之雀鼠。」 明曰:「經文坦然,義理無隱,何為廣引他物,自取混淆? 《序》云:『貪而畏人,若大鼠也。《左傳》曰:『鼠晝伏夜動,畏人 故也』。但言畏人,即此尋常鼠也。言其貪食以致肥大』」, 取之以比其君,故以大言之耳。猶如《封豕》「長蛇」之類 焉。亦如碩人,閔莊姜也。人即尋常人,以其指斥莊姜, 故云「碩人。」斯類甚明,不煩多說。諸儒所見,別是一般, 不可引以解此耳。

《夢溪筆談》:刁約使契丹,戲為四句詩曰:「押燕移離畢, 看房賀跋支。餞行三匹裂,密賜十貔貍。」皆紀實也。貔 貍形如鼠而大,穴居,食果穀嗜肉,狄人為珍膳,味如 㹠子而脆。 《蠡海集》:鼠之前爪四指,陰也;後爪五指,陽也,故為陰 陽之始終。龜之前後爪亦同於鼠,故為陰陽之大用。 或曰:鼠前四後五,四時五行也;龜前五後四,五湖四 海也。

《祕閣閑話》:「司書鬼曰:長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 敢嚙。」

《芥隱筆記》:《史記灌夫傳》:「與長孺共一老禿翁,何為首 鼠兩端。」《後漢鄧訓傳》:「首施兩端。」性猶首鼠也《西羌傳》亦云: 「首施兩端。」

《真臘風土記》:「鼠有大如貓者,又有一等鼠,頭腦絕類 新生小狗兒。」

《華川巵辭》:「火鼠不知熱,與生俱化故也。」 《蒙泉雜言》:《禹貢導渭》,自鳥鼠同穴。唐孔穎達註疏曰: 「一鳥一鼠,共為雌雄,同穴而處,山因得名。」《宋蔡仲默 傳》以為恠誕不經,不足信也。予戍甘時,過莊浪,親見 之。鳥形色似雀而稍大,頂出毛角,飛即厓穴。穴口有 鼠,狀如人家常鼠,但唇缺似兔,蓬尾似鼬,與鳥皆入, 彼此狎昵,有類雌雄者,問之土人,皆同孔說。蓋蔡說 據理,天下亦有理外之事,博物者不可不知。

《野客叢談》:郭璞注《爾雅》,謂豹文鼮鼠。漢武帝時得此, 孝廉郎終軍知之,賜絹百疋。其後如崔偓佺、劉士元 之徒,皆知其說。唐《藝文類聚》亦云:「終軍知豹文鼮鼠, 武帝賜絹百疋。」余考前漢諸書,不聞終軍有此事。讀 《後漢竇攸家傳》,光武宴百僚於雲臺,得豹文之鼠,問 群臣,莫知之,惟竇攸曰:「此鼮鼠也。」詔問所出,曰:「見《爾 雅》」驗之,果然。賜絹百疋,詔公卿子弟就攸學《爾雅》。是 以徐陵《謝啟》曰:「雖賈逵之頌神爵,竇攸之對鼮鼠,方 其寵錫,獨有光前。」得非即此事而誤以為終軍乎?摰 虞《三輔決錄》亦謂竇攸。

今讀《荀子》「鼯鼠五技而窮」,為貓鼠之鼠。《唐藝文類聚》 亦編入鼠門,不知乃螻蛄,非鼠也。按《本草》《廣雅》皆謂 荀之鼯鼠為螻蛄,一名碩鼠,《易》晉如碩鼠。孔穎達《正 義》引蔡邕《勸學篇》云:「碩鼠五能,不成一技。」注云:「能飛 不能上屋,能緣不能窮木,能游不能度谷,能穴不能 藏身,能走不能免人。」《荀子》「鼯鼠五技而窮」,並為螻蛄 也。而魏詩《碩鼠刺重斂》傳注皆謂大鼠,則《爾雅》所謂 碩鼠,關中呼為鼩鼠。陸璣云:「今河東有大鼠,能人立, 交前兩腳於頸上,跳舞善鳴,食人禾苗,人逐則走木 空中。」亦有五技,或謂之雀鼠。然則螻蛄與此鼠同名, 碩鼠,皆有五技,但螻蛄技窮而此鼠技不窮故耳。陸 農師《埤雅》謂:「五技而窮者為飛生」,與諸說不同。 《周易稽疑》:「晉如鼫鼠貞厲。」《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鼫鼠」,子夏、康成皆作碩。碩,大也。二三四互艮象鼠。九 陽為大鼠,《本草》指為螻蛄,項本菴以土狗言,皆非。 《田家雜占》:圍塍上野鼠爬池,主有水,必到所爬處方 止。

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亦然。倒在根下主壟下米貴銜在洞口主 囷頭米貴

鼠咬人,愨頭帽子衫領,主得財喜,百日內至。

半夜前作數錢聲者,主招財吉。

鼠狼來窟其家,必長吉。

凡見《鼠立》,主大吉慶。

鼠:其臭可惡,白日銜尾,成行而出。主雨

鼠部外編[编辑]

《香案牘》:「劉偉道學仙,仙人試以白髮一莖,懸十萬斤 巨石,鼠囓髮垂垂欲絕。使偉道臥其下,了無怖色,蓋 二十年。」

《珍珠》船長房升仙,「雞犬皆去惟鼠惡。其不淨,鼠自悔, 一月三易腸。」

《幽明錄》:吳北寺終祚道人臥齋中,鼠從坎出,言終祚 後數日必當死。終祚呼奴令買犬,鼠云:「亦不畏此也, 但令犬入此戶必死。」須臾犬至,果然。終祚乃下聲語 其奴曰:「明市雇十擔水來。」鼠已逆知之,云:「止欲水澆 取我,我穴周流,無所不至。」竟日澆灌,了無所獲。密令 奴更借三十餘人,鼠曰:「吾上屋居,奈我何?」時處在屋 上?奴名周鼠,云阿周盜二十萬錢,叛後試開庫,實如 所言也。奴亦叛去。終祚當為商賈,閉其戶,謂鼠曰:「汝 欲我富耳,今遠行,勤守吾房中,勿令有所零失也。」時 桓靈寶在南州,禁殺牛甚急。終祚載數萬錢,竊買牛 皮,還東貨之,得二十萬。還室猶閉,一無所失,怪亦絕, 遂大富。

《佛國記》:佛昔共九十六種外道論議,國王、大臣、居士、 人民皆雲集而聽。時外道女名旃遮摩那,起嫉妬心, 乃懷衣著腹前,似若妊身,於眾會中謗佛以非法。於 是天帝釋即化作白鼠,囓其腰帶斷,所懷衣墮地,地 即劈裂,生入地獄。

《異苑》:「前廢帝景和中,東陽大水。永康蔡喜夫避雨南 隴,夜有大鼠,形如㹠子,浮水而來,徑伏喜夫奴床角。 奴愍而不犯,每食輒以餘飯與之。水勢既退,喜夫得 返故居。鼠以前腳捧青囊,囊有三寸許珠,留置奴床 前,啾啾狀如欲語,從此去來不絕,亦能隱形,又知人 禍福。後同縣呂慶祖牽狗野獵暫過,遂囓殺之。」 《窮怪錄》:齊世祖永明十年,丹陽郡民茅崇丘家夜夜 廚中有人語笑,復明燈火,有宴饌之聲,及開門視之, 即無所見,及閉戶即依然聞此。數旬,忽有一道士詣 崇丘問曰:「君家夜有妖患乎?」崇丘曰:「然。」道士乃懷中 取一符與之,謂崇丘曰:「但釘於竈上及北壁,來日早 視之。」言訖,遂失其道士。崇丘喜,乃以符如其言。明日, 見廚中有五六大鼠,各長二尺,無毛而色如朱,盡死 于北壁,乃竟絕。

王度《古鏡記》:度弟勣得鏡,遊豫章,見道士許藏祕,云 是旌陽七代孫,說妖怪之次,便言豐城縣倉督李敬 家有三女遭魅病,人莫能識。藏祕療之無效。勣故人 曰:「趙丹有才器,任豐城縣尉。」勣因過之,丹命祗承,人 指勣停處,勣謂曰:「欲得倉督李敬家居止。」敬遽設榻 為主禮,勣因問其故,敬曰:「三女同居堂內閣子每至」 日晚,即靚妝衒服,黃昏後即歸所居。閣子聽之,竊與 人言笑聲。及至曉眠,非喚不覺。日日漸瘦,不能下食, 制之不令妝梳,即欲自縊投井,無奈之何。勣謂敬曰: 「引示閣子之處」,其閣東有窗,固而難啟,遂晝日先刻 斷窗櫺四條,卻以物支拄之如舊。至日暮,敬報勣曰: 「妝梳入閣矣。」至一更聽之,言笑自然,勣拔窗櫺子,持 鏡入閣照之。三女叫云:「殺我婿也。」初不見一物,懸鏡 至明。有一鼠狼,首尾一尺三四寸,身無毛齒。有一老 鼠,亦無毛齒,其肥大可重五斤。又有守宮,大如人手, 身披鱗甲,煥爛五色,頭上有兩角,長可半寸,尾長五 寸以上,色白,並于壁孔前死矣。從此疾愈。

《廣異記》:「御史中丞畢杭為魏州刺史,陷于祿山賊中, 尋欲謀歸順而未發。數日,於庭中忽見小人長五六 寸,數百枚游戲自若,家人擊殺。明日,群小人白服而 哭,載死者以喪車凶器,一如士人送喪之備,仍於庭 中作冢。葬畢,遂入南牆穴中,甚驚異之,發其冢,得一 死鼠,乃作熱湯沃中,久而掘之,得死鼠數百枚。後十」 餘日,杭一門遇害。

《河東記》:「李知微夜遊文成宮下,初月微明,見數十小 人皆長數寸,聚立古槐下,有一紫衣者擁侍,十餘輩 悉稍長,有一人白長者曰:『某當為西閣舍人,一人曰: 某當為殿前錄事,一人曰:『某當為司文府史,一人曰: 『某當為南宮書佐,一人曰:『某當為馳道都尉,一人曰: 某當為司城主簿,一人曰:某當為遊佃使者,一人曰: 『某當為東垣執㦸』』』』』。」言訖,相引入穴而去。明日掘視之, 乃鼠也。

《稽神錄》:「建康人方食魚,棄魚頭於地。俄而壁下地穴 中,有人乘馬,鎧甲分明,人不盈尺,手執長槊,徑刺魚 頭,馳入穴去,如是數四,即掘地求之,見數大鼠,魚頭 在焉,惟有著一隻,了不見甲馬之狀。無何,其人卒。 蘇長史者將卜居京口,此宅素凶,妻子諫止之,蘇曰: 『爾惡此宅,吾必獨住』。」始宿一夕,有三十餘人皆長尺 餘,道士冠衣褐來謁。蘇曰:「此吾等所居也,君必速去, 不然禍及。」蘇怒,持杖逐之,皆走入宅後竹林中而沒。 即掘其處,獲白鼠三十餘頭,皆殺之,宅不復凶矣。 侍御史盧樞言其昔為建州刺史,嘗暑夜獨居寢室, 望月於中庭。既出戶,忽聞堂西階下若有人語笑聲, 躡足窺之,見七八白衣人,長不盈尺,男女雜坐飲酒几席什器皆具而微。獻酬久之。席中一人曰:「今夕甚 樂,但白老將至,奈何?」因嘆叱。須臾,坐中皆突入陰溝 中,遂不見。後數日,罷郡新政。家有貓名白老,既至,白 老自堂西階地中,獲鼠七八,皆殺之。

《洞微志》:虞部郎中周仁得監永豐倉,有通謁者,進士 呂中及見之,十歲小兒出一啟為贄,仁得讀之,有「莊 周之壑已空,孔緒之車初適。」仁得問孔氏之車出何 書,乃厲聲呼仁得父祖名,化為大鼠,入倉而去。 《蓬櫳夜話》:柳碕小逆旅,余因月黑漫投之。先有赭頰 長髯幅巾據案者,旁二客佐飲,雄談大劇,無復顧忌。 縷數天下津要,百貨所殖,亹亹若睹。又臧否京輦百 司,非刺時宰,每一激烈,輒一拍案,相與引滿鯨吸。既 醉,慢罵呼主人曰:「我雞鳴時當出,有行李寄樓,毋令 人所窺。」主人唯唯惟謹。余念必江湖大俠,一夜快其 談吐。迨曉登樓,無所有,惟血剝狼鼠皮,一竿倚柱而 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