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0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八卷目錄

 木部雜錄

 木部外編

草木典第八卷

木部雜錄[编辑]

《易經升卦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 大。」大全中溪張氏曰:「地中有木,順其生理,則自萌糵而 拱把,自拱把而棟梁,長而不已,《升》之象也。蓋物之高 大者必以積,其所積者必以順。木之始生,伏於地中, 積之不已,其高可以干霄,其大可以蔽日,未見其忤 者,以順故也。」

《井卦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本義「木上有 水」,津潤上行,《井》之象也。大全朱子曰:「草木之生,津潤皆 上行,直至樹末,便是『木上有木』之義。雖至小之物亦 然。如菖蒲葉,每晨葉,葉尾皆有水如珠顆,雖藏之密 室亦然,非露水也。」問:「如此則井之義,與『木上有水』何 預?」曰:「『木上有水』,便如井中之水。水本在井底,卻能汲 上來給人之食,故取象如此。」

《鼎卦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大全平菴項 氏曰:「《鼎》之木上有火,猶井之木上有水,非井鼎本形 特象耳。草木皆具水火之氣。其生也,水氣生於上,水 至木杪則為滋液,象井泉之上出也;其成也,火氣見 於上,火至木杪則為華實,象鼎氣之上蒸也。」

《漸卦象》曰:山上有木,漸;君子以居賢德善俗。程傳「山上 有木,其高有因」,《漸》之義也。大全《朱子》曰:「山上有木,木漸 長則山漸高,所以為漸。」

六四,鴻漸于木,或得其桷,無咎。

《繫辭》:「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蓋取 諸益。」

「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 天下」,蓋取諸《渙》。

斷木為杵,掘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 過》。

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睽。 《書經說命》:「惟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

《詩經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鳥鳴嚶嚶。」

《出車》「春日遲遲,卉木萋萋。」

《小宛》溫溫恭人,如集于木。「如集于木」,恐墜也。 《小弁》譬彼壞木,疾用無枝。言己獨見棄逐,如傷病 之木,憔悴而無枝也。

伐木掎矣,析薪扡矣。《掎》以物倚其巔也,扡隨其理 也,皆不妄挫折之。

《巧言》「荏染柔木,君子樹之。」荏染,柔貌。柔木,桐梓之 屬,可用者也。

《角弓》毋教《猱升木》。

《大雅:抑》:「荏染柔木,言緡之絲。」荏染,柔貌。柔木,柔忍 之木也。緡,綸也。被之綸以為弓也。

《禮記·曲禮》:「為宮室不斬於丘木。」

《王制》:「木不中伐,不粥于市。」

《學記》:「善問者如攻堅木,先其易者,後其節目,及其久 也,相說以解。」

《左傳》:「山有木,工則度之。」

鳥能擇木,木豈能擇鳥。

慈母之恕,其子折木。

山林之木,衡鹿守之。

《國語》:「伐木不自其本,必有後生;塞水不自其源,必有 後流;除禍不自其本,必有後亂。」

人之有學也,猶樹之有枝葉,猶庇蔭之,況君子乎? 禮斗威儀,君乘木而王者,其政升平,則草木豐茂。 《春秋元命苞》:「木者陽精,生於陰,故水者木之母也。木 之為言動也,氣動躍也。」其字八,推十為木,八者陰合, 十者陽數。

《春秋運斗樞》,黑精用事,百木共一根。

《孝經援神契》:「德至於草木,則木連理。」

《六韜》「冬冰可結,夏條可折。」

《陰符經》:「火生於木,禍發必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 《老子》:「合抱之木,生於毫末。」

《荀子》:「林木茂而斧斤至焉,樹成陰而眾鳥息焉。」 《商子》:「蠹眾則木折,隙大則牆壞。」

《尸子》:「木之精氣為畢方。」

《慎子》:「廊廟之材,蓋非一木之枝也。」

《韓非子揚權》篇:「為君者數披其木,毋使木枝扶疏。木 枝扶疏,將塞公閭。私門將實,公庭將虛,主將壅圍。數 披其木,毋使木枝外拒。木枝外拒,將逼主處。數披其 木,毋使枝大本小。枝大本小,將不勝春風;不勝春風枝將害心。公子既眾,宗室憂唫。止之之道:數披其木, 毋使枝茂。茂木數披,黨與乃離。掘其根本,木乃不神。」 《解老》篇:「樹木有曼根,有直根。直根者,《書》之所謂柢也。 柢也者,木之所以建生也;曼根者,木之所以持生也。 德也者,人之所以建生也;祿也者,人之所以持生也。 今建於理者,其持祿也久,故曰深其根。體其道者,其 生日長,故曰固其柢。柢固則生長,根深則視久,故曰 深其根,固其柢,長生久視之道也。」

《外儲說右篇》:「搖木者,一一攝其葉,則勞而不遍,左右 拊其本,而葉遍搖矣。」

「臨淵而搖木」,「鳥驚而高,魚恐而下。」

《呂氏春秋》:「夫爚蟬者,務在乎明其火,振其樹而已。火 不明,雖振其樹何益。明火不獨在乎,火,在於闇,當今 之世,闇則甚矣。人主有明其德者,天下之士其歸也, 若蟬之走明火也。」

木方盛,終日采之而復生。秋風下霜,一夕而零。 欲鳥者先樹木。

「人之有民,如木之有根」,根深則木固。

樹木盛則飛鳥歸之,芻草美則走獸歸之,人主賢則 豪傑歸之。

《韓詩外傳》:「盈把之木,無合拱之枝。」

《春秋繁露》木有變,春彫而冬榮。

《淮南子俶真訓》:「百圍之木,斬而為犧尊,鏤之以剞。」 雜之以青黃,華藻鎛鮮,龍蛇虎豹,曲成文章。然其斷 在溝中,壹比《犧尊》溝中之斷,則醜美有間矣,然而失 木性鈞也。

今夫樹木者,灌以瀿水,疇以肥壤,一人養之,十人拔 之,則必無餘糵,又況與一國同伐之哉?雖欲久生,豈 可得乎?

《說林》訓「質的張而弓矢集,林木茂而斧斤入。非或召 之,形勢所致者也。」

《修務訓》:「生木之長,莫見其益,有時而修。」

《原道訓》:「萍樹根於水,水樹根於土。」

今夫徙樹者,失其陰陽之性,則莫不枯槁。故橘樹之 江北,則化而為枳。

兵強則滅,樹強則折。

《墬形訓》「食木者多力而。」《字典》不載 《精神訓》。夫木之死也青,青去之也。夫使木生者,豈木 也?猶充形者之非形也。

《主術》訓「風疾而波興,木茂而鳥集,相生之氣也。」 《說山》訓「上求材,下殘木。」

《說林》訓:「金勝木者,非以一刃殘林也;土勝水者,非以 一墣塞江也。」

「山生金,反自剝,木生蠹,反自食,人生事,反自賊。」巧冶 不能鑄木,工匠不能斲金者,形性然也。

《人閒訓》:高陽魋將為室,問匠人。匠人對曰:「未可也。木 尚生,加塗其上,必將撓。以生材,任重塗,今雖成,後必 敗。」高陽魋曰:「不然。夫木枯則益勁,塗乾則益輕。以勁 材任輕塗,今雖惡,後必善。匠人窮於辭,無以對,受令 而為室,其始成竘然善也,而後果敗。此所謂直於辭 而不可用者也。」

《泰族訓草木》,「洪者為本,而殺者為末,末大於本則折。 國主之有民也,猶城之有基,木之有根,根深則木固, 基美則上寧。」

「高山深水」,非為虎豹也;「大木茂枝」,非為飛鳥也; 「《甘泉》心竭,良木必伐。」

郢人有買屋棟者,求三圍之大木,而人予車轂。跪而 度之,「巨雖可而長不足。」

《佐祭者得嘗,救鬥者得傷蔭》。不祥之木,為電所撲, 羽翼美者傷骨骸,枝葉美者害根莖,能兩美者,天下 無之也。

《漢書鄒陽傳》:「蟠木根柢,輪囷離奇,而為萬乘器者,以 左右先為之容也。」

有人先游,則枯木朽株,樹功而不忘。

《公孫弘傳》:「揉曲木者不累日,銷金石者不累月。」 《枚乘傳》:「十圍之木,始生如糵,足可搔而絕,手可擢而 拔,據其未生,先其未形也。」

《路溫舒傳》,「刻木為吏,期不對。」

《劉輔傳》里語曰:「腐木不可以為柱,卑人不可以為主。」 《五行志》:「野木生朝而暴長,小人將暴在大人之位。」 《說苑》:「樹曲木者,惡得直影。」

「一圍之木,持千鈞之屋,五寸之鍵,而制開闔,豈材足 任哉?」蓋所居要也。

《鹽鐵論》:「茂木之下無豐草。」

《稽命徵》王者得禮之制。澤谷中生赤木,又曰:「宗廟生 木。」

《瑞應圖》:木連理,王者德化洽八方,合為一家,則「木連 理。」

《地鏡圖》:財在丘墟者為木變,故木有折枯者,其旁有 財,折所向在焉。其在南方,去木八尺;其在東方,去木 六尺《發蒙記》:「東海有不灰之木。」

虞喜《志林》:「東海之魚墜一鱗,崑崙之木落一葉」,聖人 皆能知之也。

《符子》:「木生蝎,蝎生而木枯。石生金,金曜而石流。 水生於石,未有居石而溺。火生於木,未有抱木而焦。」 《抱朴子》:「橫海有魚,抱大樹能語,精名靈陽。午日稱仙 人者,老樹也。」

凡木結根於「靈山」,而匠石為之《寢斧斤》;小鮮寓身於 「龍池」,而漁父為之息網罟。

《金樓子》:「山中中宵見火光者,朽木也。」

《中華古今注》:程雅問曰:「堯設誹謗之木何也?」答曰:「今 之華木也。以橫木交柱頭,狀如華也,形如桔槔,大路 交衢悉施焉。或謂之表木,以表王者納諫也,亦以表 識衢路。秦乃除之,漢始復修焉。今西京謂之交午柱 也。」

程雅問拾《櫨鬼木》,曰無患,何也?答曰:「昔有神巫曰珤 眊,能符劾百鬼,得鬼則以木為棒,棒殺之。世人傳以 此木為眾鬼所畏,竟取此木為器用,以厭卻邪鬼,故 曰無患也。」

《後山談叢》:「古者諸侯取財於國,不取於諸侯,豈特國 民亦然也。維桑與梓,樹之榛栗椅桐梓漆,梓漆以為 棺,榛栗以為贄,椅桐以為器。」

晁無咎《移樹法》:「其大根不可斷,雖旁出遠引,亦當盡 取。如其橫生,遠近掘地而埋之。切須帶土,雖大木亦 可活也,大木仍去其枝。」

《皇極經世書》:「木結實而種之,又成是木,而結是實,木 非舊木也。」此木之神不二也,生生之理也。

《木》者星之子,是以果實象之。

《席上腐談》:「石入水則沈,而南海有浮石之山;木入水 則浮,而南海有沈水之烏木。」

《演繁露》:「秦襲鄭,百里奚與蹇叔諫。秦伯怒曰:『若爾之 年者,宰上之木拱矣』。」注云:「宰,冢也。拱可以手對抱。對 抱者,以兩大指圜合之也。」

《資暇錄》:南土有木以「抱」為名者,言其輕滿不能成斤, 亦以造器滿抱如無,因以「懷抱」名之也。南土多陂塘, 多生水松。其抱木蹙水泳,依松而成,似松之疣贅,浮 繞其株,悉去水面三寸。原其化徵,假松之氣爾。故其 臭芳,其質輕,抱木突輕於赤腳。誠哉斯言。然余為南 漳守,命工為函匣筒鞞,抑造清明毬卵,輕齎而歸,北 人莫不稱便而異焉。

《蠡海錄》:「伐木始則重,槁則輕。」是知形附質則重,形離 質則輕。

《元中記》:「萬歲之樹,精為青牛。」

千歲之樹,精為青羊。

百歲之樹,其汁如血。

《田間書》:「木可雕而病於越度,金可鑄而疾於躍冶。木 越度,金躍冶,雖有良工,巧將安施?是故君子養質以 成器。」

《省心錄》:「木有所養,則根本固而枝葉茂,棟梁之材成。 水有所養,則泉源壯而流派長,灌溉之利博。人有所 養,則志氣大而識見明,忠義之志出。可不養哉!」 《避暑錄話》:「吾居雖略備,然材植不甚堅壯,度不過可 支三十年即一易。人生不能無役,閑中種木亦是一 適。今山之松已多矣,地既皆闢,當歲益種松一千,桐 杉各三百。竹凡見隙地皆植之,盡五年而止,可更有 松五千,桐杉各千五百。三十年後使居者視吾室,敝 則伐而新之,竹但取其風霜毀折與侵道妨行者,可 不外求而足。今歲積益,與此山竹無慮增數千竿。松 杉生不滿三尺者,處處有之。桐子已實,伺其墜,多畜 之。冬春之間,當與汝曹日策杖山行,自課」擇僕之健 而愿者兩人供役,吾不為無事矣。然此居竟何有?吾 年六十,猶思預植良材為後計。柳子厚詩云:「晚學壽 張樊敬侯,種漆南園待成器。」使子厚在,寧免一笑耶? 歐陽文忠公在揚州,作平山堂,壯麗為淮南第一。余 嘗以六七月館於此堂。是歲大暑,環堂左右,老木參 天,後有竹千餘竿,大如椽,不復見日色。

《墨客揮犀》:「楊梅、皂角木皆有雌雄,雄者不實。鑿木幹 作方寸穴,取雌木填之乃實。銀杏葉如鴨腳,獨窠者 不實,偶生及叢生者乃實。」

「枕譚。」謝脁詩:「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蒼然。」楚,叢木也,登 高望遠,見木杪如平地,故云平楚,即《詩》所謂「平林 巖,棲幽事。」種樹之法,莫妙於東坡。曰:「大者不能活,小 者老夫又不能待,惟擇中材而多帶土碪者為佳。」 《珍珠船》師曠《占術》:「杏多實不蟲者,來年秋禾。善。五木 者,五穀之先。」欲知五穀,先視五木,擇其本盛者,來年 多種之,萬不失一也。

《春明夢餘錄》採運圖說。謹按全蜀古梁、益之地,險阨 四塞,獨冠天下。唐杜、李二子形諸詠歌,至稱天以擬 之,固以見非人世所宜有也。乃若採取所由,特異內 壤,人跡不到、魑魅魍魎之區,其山則有若青岡黑蕩、 古嘴磨角、偏腳坎頂、薄刀、棺木、殺人剮腦、猿猴菩薩峻虎陷鬼、蛇退馬鞍之類;其水則有若龍吼魚牮、羊 角雞肝、臊虎喂賊、落眉結髮、雷鳴混陣、甕柄剪刀、「閻 王老鼠」、「帚節鬼門」,以至「眼號穿錢」、「路名鬼錯」、「灘成八 害」、「崖目萬人」之類。顧名思義,險實與俱。第不幸而不 遇二子,寂寥無聞。其亦幸而未經品題,不拒人於千 里,自分終棄之材,猶得以登廟堂之用也。山川險惡, 寒岩冰壑,崎嶇萬狀,攀木緣崖,索橋傴僂。升之則躋 於九天之上。降之則入於九地之下。怵目駭心。神魂 飛越。作《跋涉艱危》。嘗聞蛇吞象,三年而出其骨。禽 獸偪人,自古為然,而況深山窮谷,老箐荒林,固有所 窟穴哉?作《蛇虎》縱橫,道里之遠,程以千計,夫役之眾, 日以百計,供頓之繁,歲以萬計。櫛風沐雨,水陸疲勞, 雖雞犬亦有所不寧者。作《採運困頓》,斷岸千尺,下臨 無際,拮搆重疊,綿亙數里,作飛橋度險,梁棟美材,天 地固祕藏之重以頻年採「取之故,所遺無幾。崇岡疊 巘,限隔高下,其為力且百倍於曩時。作懸木弔崖,人 日食米一升,一夫負米五斗,往返之期有七日,自給 之外,僅足以給二人。萬一變生不測,趨赴少後,緩急 將何所濟?作饑餓流離,輕生嗜利,蠻裔之常,以逸待 勞,以眾暴寡,昏夜乘間,將何所不至哉?」作焚劫暴戾, 天災流行,世所必有。加以蠻煙瘴雨之所浸淫,饑渴 勞瘁之所搖奪,鮮不及矣。作疫癘時行。至若灘高水 落,為力尢難,築堤壅泉,架木飛輓,若轆轤之汲井。然 游移前卻,日不能以一里。作天車越澗,波濤泛漲,衝 激四出,挽留無計,仰天太息。要之,水旱俱病,惟川蜀 為然。作巨浸飄流,上自藩臬以至若府、州縣,轉「相督 責,撫字之心誠勞,而職業固然不敢怠廢。」矧無知犯 法小民之恆性哉!作《追呼》逮治,山林材木,初不必其 皆良,兼之「天時人事,參錯不齊,外直而中空者十之 八,毀折而遺棄者什之九。僥倖苟且,百纔一二。宿負 未償,新逋是急。稱貸不足,繼以田宅;田宅不敷,繼以 子女;子女不給,隨以妻妾。夫人孰不欲有宮室之奉, 夫妻子母之屬哉?」自全之道固如是也。作鬻賣,償官 驗收登記,比次成筏,連筋捩頂、顧募器用之類,種種 各備。每筏為木凡六百有四,為竹凡四千四百有五, 為銀以兩計者凡一百四十有八。公私耗斁,不可勝 計。作驗收找運,自蜀至京,不下萬里。每運為筏,以二 十、三十為率。每「筏運夫四十,每夫日計直十分之五, 大約三年,其為直殆且六萬。要皆生民膏血,日朘月 削,其存幾何?父往子來,曾無寧歲。出萬死於一生,作 轉輸疲弊。噫不身膏草野,則葬於江魚之腹,隨其所 在,動若陷阱。彼青黃雕刻,木之災也,楩楠杞梓獨非 生民之災乎?夫楩楠杞梓,愛護而保全之,徒以應營」 建所需之故,而傷陛下赤子曾楩楠杞梓之所不若。 每三復《萇楚》之詩,為之於邑

《蜀中採木記》:「國家以殿闕頻災,興採木之役,則拮据 無已時。夫木,非蜀產也,產於邊蜀之夷也,幽險僻絕 人跡不到之地,崢山淵谷之所隔閡也,嚴霜古雪之 所棲集也,虎豹之所居也,蛇虺之所窟穴也,飛猱之 所望而駭也,山精木魅之所憑依也,毒煙苦霧之所 霾也,如此者,不知幾千百年而後成大木。其上千霄, 其圍橫畝,雖驅鬼中而《發殤宮》,亦不能以取之。而以 本朝之威命,使脆弱之小民必欲其得之,前者僵而 後屬,寡者熸而眾至,督者設機械,役者忘性命,弗得 弗已。以此思之,不必身履其地,而小民艱難愁苦,萬 死一生之情狀可知矣。」蓋嘉定州守徐學周所著有 《哀鳴錄》焉。徐守蓋嘗躬履其地,仰無極之高,臨不測 之深,以累布為梯,仍以縻其身,而縋之以上下虞兩 崖之觸,則求夷人執之。此亦危苦恐懼之極矣,而兼 之瘴癘為殃,往往隕命。官且如此,而況小民躬斫伐 曳運之勞者乎?徐守所稱《六難》,殆未足以盡之也,而 讀之亦可以斷腸折心矣。嗟乎!均之民也,而蜀之民 獨當此至危至苦之「役,均之官也。而蜀之官獨以此 至危至苦之役毒其民,又必不可以已。天地之有憾, 則此其為甚哉!」惟日叮嚀告戒,「我有官君子與於斯 役者,千方萬計,凡可以體吾民之情而恤其辛楚,救 其阽危者,畢智殫力以圖之耳。」先是,余邑少司空楊 公和,洪熙元年奉命採木於蜀,迄今二百餘年,而余 再領「茲役,《採木》非國家所得已也,回祿為虛實,使我 戮力委命於夷落之鄉,而余親見之焦脣乾肺,以為 民求萬有一分之便」,因以想見楊公之苦心焉。以不 恆有之役,不忍見之苦,而一邑之中,余與楊公再領 其事,豈不異哉?夫人臣之誼,不過捐軀為國耳。然用 之伐叛𠞰逆,則功高而名顯,用之採木,則竹帛不書, 人固有幸不幸,楊公賢者也。採木之事久遠,蜀人無 知之者。余因為記,勒石芙蓉閣中,以見余景仰感慨 之私,備《蜀志》焉。

京師神木廠所積大木,皆永樂時物。其中最巨者為 樟,扁頭圍二丈,長臥四丈餘,騎而過,其下高可隱身, 風雨震淋,已稍朽矣。永樂四年,工部尚書宋禮取木 於蜀,得大木於馬湖府,慮運木為艱,一夕,木忽自行聲吼如雷,巨石為開。事聞,詔封其山為「神木山。」事見 胡文穆公《神木山碑》及曾西墅《棨宋公墓誌》。

《海槎餘錄》:「儋耳境山百倍於田,土多石少,雖絕頂亦 可耕植。黎俗四五月晴霽時,必集眾斫山木,大小相 錯,更需五七日皓洌則縱火自上而下,大小燒盡成 灰,不但根幹無遺,土下尺餘亦且熟透矣。徐徐鋤轉, 種棉花旱稻,連收三四熟。地瘦棄置之,另擇他所,用 前法別治。」皓豪上聲

凡深黎村,男女眾多,必伐長木,兩頭搭屋各數間,上 覆以草,中剖竹,下橫上直,平鋪如樓板,其下則虛焉。 登陟必用梯,其俗呼曰「攔房。」遇晚,村中男女盡驅而 上,聽其自相諧偶。

《蜀都雜抄》:「蜀都大抵雨多風少,故竹樹皆修聳。少陵 古柏二千尺,人譏其瘦長,詩固有放言。」要之蜀產與 他迥異者,謂柏之森森者,唯蜀為然;所謂「喬木如山」 者,亦唯蜀為然。

木部外編[编辑]

《淮南子墬形訓》:「崑崙中有增城九重,其高萬一千里, 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尋,珠樹、玉 樹、璇樹、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東,絳樹在其 南,碧樹、瑤樹在其北。」

扶木在陽州,日之所曊。建木在都,廣眾帝所自上下, 日中無影,呼而無響,蓋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 末有十日,其華照下地。

《搜神記》:「前周葛由,蜀羌人也。周成王時,好刻木作羊 賣之。一旦乘木羊入蜀中,蜀中王侯貴人追之上綏 山。」

《彙苑詳注》:「宋韓朋妻美,康王奪之。妻自殺,王埋之,經 宿生樹,枝體相交。王欲伐之,化為鴛鴦飛去。」

《搜神記》:吳時葛祚為衡陽太守,郡境有大槎橫水,能 為妖怪。祚將去官,乃大具斧斤,將去民累,明日當至, 其夜槎乃移去。衡陽人為祚立碑曰:「正德祈禳,神木 為移。」

《幽明錄》:「京兆董奇庭前有大樹,陰映甚佳。後霖雨,奇 獨在家鄉,有小吏言:太承雲府君來,乃見承雲著通 天冠,長八尺,自稱為方伯,某第三子,有雋才,方當與 君相周旋。明日覺樹下有異,每晡後無人,輒有一少 年就奇語戲,或命取飲食。如是半年,奇氣強壯,一門 無疾。奇後適下墅,其僕客三人送護,言樹材可用,欲 貨之,郎常不聽,今試共斬斫之。」奇遂許之,神亦自爾 絕矣。

《瀟湘錄》:順宗時,書生賈祕自雎陽之長安,行至古洛 城邊,見綠野中有數人環飲,自歌自舞,祕因詣之,數 人忻然齊起,揖祕同席。祕既見七人皆儒服,俱有禮, 乃問之曰:「觀數君子,士流也,乃敢聚飲於野,四望無 人,有一人言曰:『我輩七人皆負濟世之才,而未用於 時者,亦猶君之韜蘊而方謀仕進也。我輩適偶會論 之間,君忽辱臨,幸且共芳尊,惜美景,以古之興亡為 警覺,以人間用舍為擬議,又何必涉綺閣,入龍舟,而 方盡一醉也』?」祕甚怪之,不覺肅然致敬。及歡笑久,而 七人皆遞相目,若有所疑。乃問祕曰:「今既接高論,奚 不一示君之芳猷,使我輩服君而不疑也?」祕乃起而 言曰:「余雎陽人也。少好讀書,頗識古者王霸之道。今 聞皇上纂嗣大寶,開直言之路,欲一叩象闕,少伸愚 誠,亦不敢取富貴,但一豁鄙懷耳。適見七君子高會, 故來詣之,幸無遐棄可也。」其一人顧諸輩笑曰:「他人 自道,必可無傷。吾屬斷之,行當敗缺。」其一人曰:「己雖 勿言,人其舍我。」一人曰:「此人名祕,固當為我匿瑕矣。」 乃笑謂祕曰:「吾輩是七樹精也。其一曰松,二曰柳,三 曰槐,四曰桑,五曰棗,六曰栗,七曰樗,今各言其志,君 幸聽而祕之。」其松精乃起而言曰:「我本處空山,非常 材也,負堅貞之節,雖霜凌雪犯,不能易其操。設若哲 匠搆大廈,揮斤斧,長短之木,各得其用,榱桷雖眾而 欠梁棟,我即必備梁棟之用也。我得其利,則永無傾 危之患矣。」其次一人起言曰:「我風流之名,聞於古今, 但恨煬帝不回,無人見知。張緒效我,空耀載籍。所喜 者,絮飛則才子詠詩,葉嫩則佳人學畫,柔勝剛強,且 自保其性也。」其次者曰:「我受陽和之恩,為不材之木。 大川無梁,人不我取;大廈無棟,人不我用。若非遭郢 匠之斲,則必不合於長短大小也。噫依我者有三公 之名矣。」其次者言曰:「我平生好吞無辭,吐飼不異,唯 食蠶即繭繭,而絲絲為紈綺,紈綺入貴族之用,設或 貴族之流,見紈綺之美麗以念我,我又豈須大為梁 棟,小為榱桷者也?」其次者曰:「我自辯士蘇秦入燕之 日,已推我有兼濟之名也。不惟漢武帝號為朿朿,投 我者足表赤心,我又奚慮不為人所知也?」其次曰:「我 雖處蓬蓽,性實恬然,亦可以濟大國之用也。倘人主 立宗廟,虔祀饗,而法古以用我,我實可以使民之戰 慄也。」其次曰:「我與眾何殊也?天亦覆我,地亦載我,春即榮,秋即落。近世人以我為不材,我實常懷憤惋。我 不處澗底,怎見我有凌雲之勢?我不在宇下,焉知我 是搆廈之材。驥不騁即駑馬也,玉不刻即頑石也。固 不必松,即可搆廈凌雲,我即不可搆廈凌雲。此所謂 信一人之言,大喪其真矣。我所以慕隱淪之輩,且韜 其跡。我若逢陶侃之一見,即又用之有餘也。」言訖,復 自歌自舞。祕聞其言大怖,坐不安席,遽起辭之。七人 乃共勸酒一杯,謂祕曰:「天地間人與萬物,皆不可測, 慎勿輕之。」祕飲訖,謝之而去。

《宣室志》:大和中,有從事江夏者,其官舍嘗有怪異,每 夕見一巨人,身盡黑,甚光,見之即悸而病死。後有許 元長者,善視鬼,從事命元長以符術考召。後一夕,元 長坐於堂西軒下,巨人忽至,元長出一符,飛之中,其 臂剨然有聲,遂墜於地,巨人即去,元長視其墜臂,乃 一枯木枝。至明日,有家僮謂元長曰:「堂之東北隅有」 枯樹焉,先生符今在其上。即往視之,其樹有枝稍折 者,果巨人所斷臂也。即伐而焚之,宅遂無怪。

《五行記》:梁末蔡州布席家空宅,相承云「凶不可居。」有 回防都督軍人魏佛陁將火入宅前堂止息,曛黃之 際,堂舍有一物,人面狗身,無尾,在舍跳躑,佛陁輓弓 射之,一發即不復見。明日發屋看箭飲羽,得一朽木, 可長尺許,下有凝血,自後遂絕。

《太平廣記》:桂陽太守江夏張遼,字叔高,留其使家居 買田,田中有大樹十餘圍,扶疏蓋數畝,地不生穀,遣 客伐之,有赤汁六七斗出。客驚怖,歸具白叔高,高怒 曰:「樹老赤汁,有何等血?」因自行復斫之,血大流灑。叔 高使先斫其枝,有一空處,見白頭公可長四五尺。忽 出往撲叔高,叔高乃逆格之,如此凡數四顧,左右皆 怖伏地,而叔高恬如也。徐熟視,非人非獸,遂伐其木。 是歲,司空辟叔高為侍御史、兗州刺史,以居二千石 之尊,過鄉里,薦祝祖考,竟無他怪。

李正,字弘卿,學道見東王父教之。十七年後身死,家 人埋之於武陵,塚上生花樹,高七尺。有人遇見此花, 皆聰明,文章盛。

《蔚州志》:宋經按山東時,常至行署,侍者以妖祟對。公 晚獨坐覽書,漏下三更,忽門開,二女童甚麗,執燭狎 公。公掣劍叱之,即趨後院。公見燭滅,手刃老樹,次日 見樹有血痕,妖遂除。

《鞏縣志》:「明萬曆二十年,鞏東鄉路傍聞仙樂和鳴,行 者細求之,在樹中偶一匠舉斤數揮,仙樂飛昇去。直 指使姚思仁奏聞。」

《光州志》:明熊翀為諸生時,讀書於州之南壇。一夕見 有女子絕色,立樹上,從遊者十人,皆錯愕,公不與意。 須臾女子滅,公乃以刀刮樹皮而大書曰:「作怪風雷 折成形,斧鋸分。」明日夜半,雷劈其樹。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