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6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六十五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六十五卷目錄

 芹部彙考

  芹圖

  詩經小雅采菽 魯頌泮水

  周禮天官醢人

  爾雅釋草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蘘荷芹𦼫 胡芹小蒜葅法

  陸佃埤雅

  羅願爾雅翼芹 牛蘄

  鄭樵通志昆蟲草木略

  王圻三才圖會水斳

  徐光啟農政全書水斳考

  本草綱目水斳 馬蘄

 芹部藝文詩詞

  次韻公濟惠芹       宋朱熹

  芹            明高啟

  芹            屠本畯

  詠芹           陳繼儒

  采芹已上詩      僧宗泐

  生查子芹詞     宋高觀國

 芹部選句

 芹部紀事

 芹部雜錄

 蓴部彙考

  蓴圖

  詩經魯頌泮水

  周禮天官醢人

  賈思勰齊民要術蓴 種蓴法 羹臛法

  毛詩陸疏廣要言采其茆

  羅願爾雅翼

  王圻三才圖會

  本草綱目

 蓴部藝文一

  湘湖記         明袁宏道

  題西湖臥游冊       李流芳

  蓴菜說          張七澤

  懷蓴賦           馬介

 蓴部藝文二詩詞

  蓴           宋張孝祥

  詠蓴           楊萬里

  蓴羹           徐似道

  蓴菜            前人

  蓴羹            方岳

  蓴菜           明高啟

  蓴菜            王鏊

  蓴            陸樹聲

  詠蓴六首        徐桂

  西湖采蓴曲        沈明臣

  蓴羹歌          李流芳

  太湖采蓴二首     鄒斯盛

  蓴菜已上詩       楊蟠

  摸魚兒      宋李彭老

  摸魚兒二首      王易簡

  摸魚兒           唐玨

  摸魚兒已上詞     王沂孫

 蓴部選句

 蓴部紀事

 蓴部雜錄

 蓴部外編

草木典第六十五卷

芹部彙考[编辑]

釋名

芹。詩經     《楚葵》。爾雅

茭。爾雅     牛蘄。爾雅

《水斳》。本經    《水英》:本經

馬蘄。唐本草   胡芹:鄭樵通志

野茴香。綱目   葉婆伱。金光明經

芹圖

芹圖

《詩經》
[编辑]

小雅采菽[编辑]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

朱注芹水草可食。大全《埤雅》曰:「水菜」,一名「水英」,《爾雅》謂之「水葵。」

魯頌泮水[编辑]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

朱注芹水菜也。大全《本草》曰:「水斳,一名水英,可作菹,味甘。」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醢人》「掌四豆之實,加豆之實,芹、菹、兔醢。」

芹,楚葵也。芹楚葵,出《爾雅》。

《爾雅》
[编辑]

釋草[编辑]

芹,《楚葵》。

今水中芹菜。郭云:「今水中芹菜。」按《本草》云:「水芹,一名水英。」陶註云:「二月、三月作英時可作葅及瀹食之。又有渣芹,可為生菜,亦可生噉。」別本註云:「芹有兩種:荻芹取根,白色;赤芹取莖葉,並堪作葅及生菜。」是也。

茭牛蘄。

今馬蘄葉細銳似芹,亦可食。似芹可食菜也,而葉細銳,一名茭,一名牛蘄,一名馬蘄,子入藥用。《本草註》云:「生水澤中。苗似鬼鍼、菾菜等,花青白色,子黃黑色,似防風子是也。」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蘘荷芹𦼫[编辑]

《爾雅》曰:「芹,楚葵也。」 《詩義疏》曰:「𦼫,苦葵,青州謂之苞。」

芹𦼫並收根畦種之,常令足水,尤忌潘泔及鹹水澆 之,則死。性並易繁茂,而甜脆勝野生者。

白𦼫尤宜糞。歲常可收。 馬芹子。可以調蒜虀。

菫及胡蒠,子熟時收,又冬初畦種之,開春早得,美於 野生。惟穊為良,尤宜熟糞。

胡芹小蒜葅法[编辑]

並暫經小沸湯出,下冷水中出之。胡芹細切,小蒜寸 切,與鹽酢分半奠。青白各在一邊,若不各在一邊,不 即入於水中,則黃壞滿奠。

《陸佃埤雅》
[编辑]

[编辑]

詩曰:「觱沸檻泉,言采其芹。」芹,水菜也,一名水英,《爾雅》 謂之楚葵。《詩·泮宮》曰:「思樂泮水,薄采其芹。」二章曰「薄 采其藻」,三章曰「薄采其茆。」芹取有香,藻取有文,茆取 有味。蓋士之於學也,攬其芳臭而至,則采芹之譬也。 既至矣,於是學文,則采藻之譬也。及其久也,知道之 味,又嗜而學焉,則采茆之譬也。茆,蓴也,葉如荇菜而 紫,莖大如箸,柔滑可羹。芹潔白而有節,其氣芬芳,而 味不如蓴之美,故《列子》以為「客有獻芹者,鄉豪取而 嘗之,蜇於口,慘於腹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水芹。二月、三月作英,時可作菹及熟瀹食之。葉似芎 藭,花白色而無實,根赤白色。」《周禮醢人》:加豆之實,用 水草則有芹、菹、深蒲。其朝事之豆,則有昌本、茆菹。《禮 記》曰:「常豆之菹,水草之和氣也。其醢,陸產之品也。加 豆,陸產也。其醢,水物也。水草之和氣,則芹、茆、深蒲」、昌 本之屬,然亦或在加豆爾。《魯頌頌僖公能修泮宮》一 章《采芹》,二章《采藻》,三章《采茆》。三者,水物,泮水之所生。 泮水備,則宮之備可知。鄭氏云:「辟廱則築土,雝水之 外,圓如璧。泮之言半也,蓋東西門以南通水,北無也。」 許叔重說:「泮,諸侯鄉射之宮,西南為水,東北為牆,蓋 始入學者必釋奠於先師。又有釋菜,以菜為摯,故即 水中采三品之水草以薦之。《采菽》之」詩,刺幽王於諸 侯之至,不能錫命以禮,故首章采菽者,大豆之葉,可 以為臛,乃牛俎之鉶羹。次章采檻,泉中之芹,蓋微物 矣。然古人不以微薄廢禮,使王能修之,猶愈於無禮 也。此與瓠葉同意,今釋奠先聖猶用之。或曰:不如高 田者宜人。高田者多白芹,今舒蘄多有之,故蘄蛇用 於世者,體皆作此物,香蓋所嗜云。土人名為水白芷, 或曰蘄之為蘄,以有芹也。蘄即芹,亦有祈音。

牛蘄[编辑]

牛蘄今謂之「馬蘄」,似芹,《葉細銳,可食菜也。生水澤旁。 苗似鬼針》《菾菜等,花青白色,子黃黑色,似防風。子甘 辛而芳》。

《鄭樵通志》
[编辑]

昆蟲草木略[编辑]

芹亦作斳。《爾雅》曰:「芹,楚葵。」《詩》曰:「言采其芹。」一名水英, 一名楚葵。

馬芹《爾雅》曰:「茭牛蘄」,俗謂胡芹。其根葉不可食,惟子

香美,可調飲食。所謂「野人快炙背而美芹子」是也
考證.svg

《王圻三才圖會》
[编辑]

水斳[编辑]

水斳俗作「芹菜」,一名「水英。」生南海池澤。二月、三月作 英時,可採作葅。葉似芎藭,花白色而無實,根亦白色。 味甘,平,無毒。主女子赤沃,止血養精,保血脈,益氣,令 人肥健嗜食。

《徐光啟農政全書》
[编辑]

水斳考[编辑]

水斳俗作芹菜,一名「水英。」出南海池澤,今水邊多有 之。根莖離二三寸分生莖叉,其莖方窊面四楞對生。 葉似痢見菜葉而闊短,邊有大鋸齒。又似薄荷葉而 短,開白花似蛇床子花。味甘性平無毒。又云大寒。春 秋二時,龍帶精入芹菜中,人遇食之,作蛟龍病。

救饑

發英時,採之煠熟食。芹有兩種:秋芹取根,白色;赤芹 取莖葉,並堪食。又有渣芹,可為生菜,食之。

元扈先生曰:「恆蔬。」

又曰:「野芹須取嫩白為佳,輕鹽一二日湯焯過,曬,須 一日乾方妙。」

《本草綱目》
[编辑]

水斳釋名[编辑]

陶弘景曰:「斳字俗作芹字,論其主治,合在上品,未解 何意,乃在下品。二月、三月作英時可作葅及熟瀹食, 故名水英。」

李時珍曰:「斳』。當作。從艸斳,諧聲也。後省作芹。從斤, 亦諧聲也。其性冷滑如葵,故《爾雅》謂之楚葵。《呂氏春 秋》:菜之美者,有雲夢之芹。雲夢,楚地也。楚有蘄州、蘄 縣,俱音淇。羅願爾雅翼云:地多產芹。故字從芹。蘄亦 音芹。徐鍇注說文,蘄字從艸。諸書無。字惟《說文》 別出。字音銀,疑相承誤出也。據此,則「蘄」字亦當從 斳作。字也。

集解

《別錄》曰:「水斳,生南海池澤。」

蘇恭曰:「水斳,即芹菜也,有兩種:荻芹,白色取根;赤芹, 取莖葉,並堪作葅及生菜。」

韓保昇曰:「芹生水中,葉似芎藭。其花白色而無實,根 亦白色。」

《孟詵》曰:「水芹,生黑滑地,食之不如高田者宜人,置酒 醬中香美。高田者名白芹,餘田者皆有蟲子在葉間, 視之不見,食之令人為患。」

陶弘景曰:「又有渣芹,可為生菜,亦可生啖。」

李時珍曰:芹有水芹、旱芹。水芹生江湖陂澤之涯,旱 芹生平地,有赤、白二種。二月生苗,其葉對節而生,似 芎藭,其莖有節稜而中空,其氣芬芳,五月開細白花, 如蛇床花。楚人采以濟饑,其利不小。《詩》云:「觱沸檻泉, 言采其芹。」杜甫詩云:「飯煮青泥坊底芹。」又云:「香芹碧 澗羹。」皆美芹之功。而《列子》言:「鄉豪嘗芹,蜇口慘腹。」蓋 未得食芹之法耳。

莖氣味

甘平無毒。

孫思邈曰:「苦、酸,冷、濇,無毒。」

《孟詵》曰:「和醋食,損齒。鱉瘕不可食。」

李廷飛曰:「赤芹害人,不可食。」

主治

《本經》曰:「女子赤沃,止血養精,保血脈益氣,令人肥健 嗜食。」

《孟詵》曰:「去伏熱,殺石藥毒。搗汁服。」

陳藏器曰:「飲汁,去小兒暴熱,大人酒後熱,鼻塞身熱, 去頭中風熱,利口齒,利大小腸。」

大明曰:「治煩渴,崩中帶下,五種黃病。」

發明

張仲景曰:「春秋二時,龍帶精入芹菜中,人誤食之,為 病面青手青,腹滿如妊,痛不可忍,作蛟龍病,俱服硬 餳三二升,日三度,吐出蜥蜴便瘥。」

李時珍曰:「芹菜生水涯,蛟龍雖云變化莫測,其精那 得入此?大抵是蜥蜴、虺蛇之類,春夏之交,遺精於此 故爾。」且蛇喜嗜芹,尤為可證。別有馬芹,見後。

花氣味

苦寒無毒。

花主治

蘇恭曰:「脈溢。」

附方

小兒吐瀉:芹菜切細,煮汁飲之,不拘多少。子母祕錄 小便淋痛:水芹菜白根者,去葉搗汁,井水和服。聖惠方 小便出血:水芹搗汁,日服六七合。聖惠方

馬蘄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凡物大者,多以馬名,此草似芹而大故也。 俗稱野茴香,以其氣味、子形微似也。《金光明經》三十 二品香藥,謂之「葉婆伱。」

集解

蘇恭曰:「馬蘄生水澤旁。苗似鬼針、菾菜等。嫩時可食花青白色,子黃黑色,似防風子。調食味用之,香似橘 皮而無苦味。」

韓保昇曰:「花若芹花,子如防風子而扁大。」《爾雅》云:「茭, 牛蘄也。」孫炎釋云:「似芹而葉似銳,可食菜也。一名茭, 一名馬蘄子。入藥用。」

李時珍曰:馬蘄與芹同類而異種,處處卑濕地有之。 三、四月生苗,一本叢出如蒿,白毛蒙茸,嫩時可茹。葉 似水芹而微小,似芎藭葉而色深。五、六月開碎花,攢 簇如蛇床及蒔蘿花,青白色。結實亦似蒔蘿子,但色 黑而重爾。其根白色,長者尺許,氣亦香而堅硬,不可 食。蘇恭所謂「鬼針」,即鬼釵草也。方莖、椏、葉、子似釵,腳 著人衣如針,與此稍異。

苗氣味

甘辛溫無毒。

主治

李時珍曰:「益脾胃,利胸膈,去冷氣,作茹食。」

子氣味

甘辛溫無毒。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脹滿,開胃下氣,消食調味用之。」 孟詵曰:「炒研醋服,治卒心痛,令人得睡。」

李時珍曰:「溫中暖脾。治反胃。」

附方

慢脾驚風:馬芹子、丁香、白僵蠶等分為末,每服一錢, 炙橘皮煎湯下,名「醒脾散。」普濟方

芹部藝文詩詞[编辑]

《次韻公濟惠芹》
宋·朱熹
[编辑]

晚食寧論肉,知君薄世榮。瓊田何日種,玉本一時生。 白鶴今休誤,青泥舊得名。收單還炙背,北闕儻關情。

《芹》
明·高啟
[编辑]

飯煮憶青泥,羹炊思碧澗。無路獻君門,對案增三歎。

《芹》
屠本畯
[编辑]

有芳者芹,「香滑擬蓴。薄言採之,于河之漘。甘而美之, 相彼野人。相彼野人,欲獻至尊。」

《詠芹》
陳繼儒
[编辑]

《春水漸寬》,青青者芹。君且留此,彈余素琴。

《采芹》
僧宗泐
[编辑]

「深渚芹生密,淺渚芹生稀。采稀不濡足,采密畏沾衣。 清晨攜筐去,及午行歌歸。」道逢李將軍,馳獸春乘肥。

《生查子》
宋·高觀國
[编辑]

野泉春吐芽,泥濕隨飛燕。碧澗一杯羹,夜韭無人剪。

「玉釵和露香,鵝管隨香軟。」 野意重殷勤,持以君王。

獻。

芹部選句[编辑]

唐·杜甫詩:「獻芹則小小,薦藻明區區。」風吹青井芹。 飯煮青泥坊底芹。《美芹》由來知野人。盤剝白 鴉烏觜芹。

韓愈詩:「食芹雖云美,獻御固已癡。」

白居易詩:「飯稻茹芹英。」

溫庭筠詩:「潔白芹芽入燕泥。」

宋陸游詩:「盤蔬臨水采芹芽。」

元倪瓚詩:「香芹渾滿澗。」

芹部紀事[编辑]

《列子》: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莖芹萍子者,對鄉豪稱之。 鄉豪取而嘗之,蜇於口,慘於腹,眾哂而怨之,其人大 慚。

《四時寶鏡》:東晉李鄂立春日,命以蘆菔芹菜為菜盤 相餽貺。

《龍城錄》:魏左相忠言讜論,贊襄萬機,誠社稷臣。有日 退朝,太宗笑謂侍臣曰:「此羊鼻公,不知遺何好,而能 動其情?」侍臣曰:「魏徵好嗜醋芹,每食之欣然稱快,此 見其真態也。」明旦召賜食,有醋芹三杯,公見之,欣喜 翼然,食未竟而芹已盡。太宗笑曰:「卿謂無所好,今朕 見之矣。」公拜謝曰:「君無為,故無所好。臣執作從事,獨 僻此收斂物。」太宗默而感之。公退,太宗仰睨而三歎 之。

《二老堂詩話》:蜀人縷鳩為膾,配以芹菜,或為詩云:「本 欲將芹補,那知弄巧成。」

《昌平山水記》:「芹城在州東三十里,有橋,橋下有水出 芹《青州府志》:「芹泉在府城西南五十里,中多芹菜,故名。」 《陝西通志》:「榆林衛芹菜水,在衛西,源自大漠來,兩岸 水際產芹菜,故名。」

芹部雜錄[编辑]

《呂氏春秋》:「菜之美者,雲夢之芹。」

《山家清供》:芹,楚葵也,又名水英。有二種:荻芹取根,赤 芹取葉,與莖俱可食。二月、三月作英時采之,入湯取 出,以苦酒研子,入鹽與茴香漬之,可作葅。唯瀹而羹 之,既清而馨,猶碧澗然,故杜甫有「香芹碧澗羹」之句。 或曰:芹,微草也。杜甫何取而誦詠之不暇,不思野人 持此,猶欲以獻君者乎?

王世懋《瓜蔬疏》:「魏文貞公好食芹,世以比曾晰之羊 棗。然今南、北兩京芹皆長數尺,而味絕佳,何必文貞 始嗜。蓋芹本水際野植,而獨兩京種之老圃,故佳。想 取植之,亦得爾耳。」

蓴部彙考[编辑]

釋名

《茆》。詩經     《鳧葵》。詩傳

蹗草:詩疏   蓴菜。江南名 《露葵》:顏氏家訓  《水葵》:綱目

馬蹄草:綱目   錦帶。綱目

《蒓》。正字通

蓴圖

蓴圖

《詩經》
[编辑]

魯頌泮水[编辑]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

茆,鳧葵也。《干寶》云:「今之」蹗草堪為菹,江東有之。何承天云:「此菜出東海,堪為菹醬也。」鄭小同云:「江南人名之蓴菜,生陂澤中。」《草木疏》同。又云:「或名水戾,一云今之浮菜,即豬蓴也。」《本草》有鳧葵,陶弘景以入有名無用品,解者不同,未詳其正。沈以下同,及《草木疏》所說為得。正義陸璣《疏》云:「茆,與荇菜相似。菜大如手,赤圓,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莖大如匕柄。葉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南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諸陂澤水中皆有。」大全《本草注》曰:「蓴菜,三、四月後,通名絲蓴,味甜體軟;霜降以後,名瑰蓴,味苦體澀。」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醢人》:「掌四豆之實。朝事之豆,其實韭菹、醓醢、昌本、麋 臡、菁菹、鹿臡、茆菹、麋臡。」

鄭大夫讀「茆」為「茅」,茅菹,茅初生,或曰茆,水草。杜子春讀「茆」為「卯元」,謂茆,鳧葵也。鄭大夫讀「茆」為「茅」,茅菹,茅初生者。茅草非人可食之物,不堪為菹,或曰:「茆,水草。」後鄭從之。杜子春讀「茆」為「卯」,於義亦是。元謂「茆,鳧葵也」者,增成子春等義。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编辑]

《南越經》云:「石蓴,似紫菜,色青。」《詩》曰:「思樂泮水,言采其 茆。」毛云:「茆,鳧葵也。」《詩義疏》云:「茆與葵相似。葉大如手, 赤圓有肥,斷著手中,滑不得停也。莖大如箸。皆可生 食,又可約滑羹。江南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本草》 云:「治消渴熱痹。」又云:「冷,補下氣。雜鯉魚作羹,亦逐水 而性滑,謂之淳菜,或謂之水芹。服食之不可多。」

種蓴法[编辑]

近陂湖可於湖中種之。近流水者,可決水為池。種之 以深淺為候,水深則莖肥葉少,水淺則葉多而莖瘦。 蓴性易生,一種永得。宜潔淨,不耐污糞穢,入池即死 矣。種一斗餘許足用

羹臛法[编辑]

食膾魚、蓴羹。芼羹之菜,蓴為第一。四月蓴生莖而未 葉,名作「雉尾蓴。」第一作肥羹。葉舒長足,名曰「絲蓴。」五 月、六月用絲蓴,入七月盡。九月、十月內,不中食,蓴有 蝸蟲著故也。蟲甚細微,與蓴一體,不可識別,食之損 人。十月,水凍蟲死,蓴還可食。從十月盡至三月,皆食 環蓴。環蓴者,根上頭,絲蓴下芨。絲蓴既死,上有根芨, 形似珊瑚,一寸許,肥滑處任用,深取即苦澀。凡絲蓴, 陂池積水,色黃肥好,直淨洗則用。野取色青須別,鐺 中熱湯暫煠之,然後用,不煠則苦澀。絲蓴、環蓴悉長 用。不切魚蓴等,並冷水下。若無蓴者,春中可用蕪菁 英,秋夏可畦種芮菘、蕪菁葉,冬用薺菜以芼之。蕪菁 等宜待沸,掠去上沫,然後下之,皆少「著,不用多,多則 失羹味。」乾蕪菁無味不中用。豉汁於別鐺中湯煮一 沸,漉出滓,澄而用之。勿以杓抳抳,則羹濁過不清。煮 豉但作新琥珀色而已,勿令過黑,黑則鹹苦,唯蓴芼 而不得著蔥薤及米糝葅醋等蓴,尤不宜鹹。羹熟即 下清冷水,大率羹一斗,用水一升,多則加之益羹,清 雋甜美。下菜豉鹽,悉不將攪。攪則魚蓴碎。令羹濁。而 不能好。

《食經》曰:「蓴羹魚,長二寸,唯蓴不切。鯉魚冷水入蓴,白 魚冷水入蓴,沸入魚與鹹豉。」又云:「魚長三寸,廣二寸 半。」又云:「蓴細擇,以湯沙之中,破破鯉魚邪,截令薄,准 廣二寸,橫盡也。魚半體熟,煮三沸,渾下蓴,與豉汁漬 鹽。」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魯頌

言采其茆[编辑]

茆與荇菜相似。葉大如手,赤圓,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莖大如匕柄。葉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東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諸陂澤水中皆有。《說文》《博雅》俱云:「茆,鳧葵也。」毛傳、朱注亦同。杜子春讀為卯,許慎以泮宮詩讀之,作力久切。《周禮醢人》:「朝事之豆用茆葅。」注云:茆,鳧葵,北人音柳。鄭大夫又讀為芽,謂茆初生者。此不過方音各別耳。《爾雅翼》云:「今蓴小於荇。」陸璣所說則大於荇。今蓴自三月至八月,莖細如釵股,黃赤色,短長隨水深淺,名為絲蓴。九月、十月漸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蓴。味苦澀,取以為羹,猶勝雜菜。吳人嗜蓴菜、鱸魚,蓋魚之美者,復因水菜以芼之,兩物相宜,獨為珍味。然以鱓為之。更足生病。陸德明云。干寶曰。今之蹗草堪為葅,江東有之。何承天曰:「此菜出東海,堪為葅醬,不可用。」鄭小同云:「江南人名之蓴菜,生陂澤中。」《草木疏》同,或又名水戾。一云今之浮菜,即豬蓴也。《本草》有鳧葵,陶弘景以入有名無用品,解者不同,未詳其正。

按:諸說則茆為鳧葵,鳧葵為蓴無疑矣。但《本草》以蓴又一物,鳧葵即荇菜。《圖經》又稱「蓴葉似鳧葵」 ,殆亦以鳧葵為荇菜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茆,杜子春讀「卯」,《說文》作力久切。以《泮宮詩》讀之:「思樂 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說文》音為「葉。」陸 璣云:「茆與荇葉相似。葉大如手,赤圓,有肥者,著手中, 滑不得停,莖大如匕柄,葉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 南人謂之蓴菜,或謂之水葵。陂澤水中皆有。」鄭小同 亦云:「江南名之蓴菜,生陂澤水中。」但今蓴小於荇,陸 璣所說蓴則大於荇。今蓴菜自三月至八月,莖細如 釵股,黃赤色,短長隨水深淺,名為「絲蓴。」九月、十月漸 麤硬,十一月萌在泥中。麤短名瑰蓴,味苦體澀,取以 為羹,猶勝雜菜,宜雜鮒、鯉為羹,又宜老人。又今吳人 嗜蓴菜、鱸魚,蓋魚之美者,復因水菜以芼之,兩物相 宜,獨為珍味。然以鱓為之,更足生病。古人云:「俗無 良醫,枉死者半。」拙醫療病,不如不療。喻如宰夫以鱔 鱉為蓴羹食之更足成病,豈充饑之可望乎?《周禮》有 茆菹,用此物為菹。鄭大夫讀茆為芽,謂茆初生者,故 杜音鄭義並不從。然茆既為蓴,後鄭及許叔重皆云 鳧葵,而《蜀本圖經》稱蓴葉似鳧葵,則有異同。《本草》有 蓴,又有鳧葵者,蓋《本草》以荇為鳧葵也。干寶又解茆 云:今之蹗草堪為菹,江東有之。何承天云:「此菜出 東海,堪為菹醬,不可用。」

《王圻三才圖會》
[编辑]

[编辑]

蓴生水中,葉似鳧葵浮水上,花黃白,子紫色。三月至 八月莖細如釵股,黃赤色,短長隨水深淺,而名為「絲 蓴」,堪噉。九月、十月漸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 「瑰蓴。」味甘,寒,無毒。主消渴熱痹,多食發痔,損人胃及 齒。和醋食令人骨痿。又石蓴,生南海石上,味甘,平,無 毒。下水利小便。

《本草綱目》
[编辑]

蓴釋名

李時珍曰:「蓴字本作蒓,從純。」純乃絲名,其莖似之故

也。《齊民要術》云:「蒓性純而易生,種以淺深為候,水深 則莖肥而葉少,水淺則莖瘦而葉多,其性逐水而滑, 故謂之蒓菜」,並得葵名。顏之推《家訓》云:「蔡朗父諱純, 改蒓為露葵,北人不知,以綠葵為之。《詩》云:『薄采其茆』。 即蒓也。或諱其名,謂之錦帶。」

集解

韓保昇曰:「蓴葉似鳧葵,浮在水上。采莖堪噉。花黃白 色,子紫色。三月至八月,莖細如釵股,黃赤色,短長隨 水深淺,名為『絲蓴』,味甜體軟。九月至十月漸粗硬。十 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蓴』,味苦體澀。人惟取汁作 羹,猶勝雜菜。」

李時珍曰:「蓴生南方湖澤中,惟吳越人喜食之。葉如 荇菜而差圓,形似馬蹄。其莖紫色,大如著,柔滑可羹。 夏月開黃花,結實青紫色,大如棠梨,中有細子。春夏 嫩莖未葉者,名稚蓴。稚者,小也。葉稍舒長者,名絲蓴, 其莖如絲也。至秋老則名葵蓴,或作豬蓴,言可飼豬 也。又訛為瑰蓴、龜蓴焉。」餘見《鳧葵》下。

氣味

甘寒無毒。

陳藏器曰:「蓴雖水草,而性熱壅。」

《孟詵》曰:「蓴雖冷,補熱食及多食,亦壅氣不下,甚損人 胃及齒,令人顏色惡,損毛髮。和醋食,令人骨痿。」 李廷飛曰:「多食性滑發痔。七月有蟲著上,食之令人 霍亂。」

主治

《別錄》曰:「消渴熱痹。」

孟詵曰:「和鯽魚作羹食,下氣,止嘔。多食壓丹石,補大 小腸虛氣,不宜過多。」

《大明》曰:「治熱疽,厚腸胃,安下焦,逐水,解百藥毒,並蠱 氣。」

發明

陶弘景曰:「蓴,性冷而補,下氣。雜鱧魚作羹食,亦逐水 而性滑,服食家不可多用。」

蘇恭曰:「蓴久食,大宜人。合鮒魚作羹食,主胃弱。鱸下 食者至效。又宜老人,應入上品。故張翰《臨秋風》,思吳 中之鱸魚、蓴羹也。」

陳藏器曰:「蓴,體滑,常食發氣,令關節急,嗜睡,《腳氣。論》 中令人食之,此誤極深也。溫病後脾弱不能磨化,食 者多死。」予所居近湖,湖中有蓴藕,年中疫甚,饑人取 蓴食之,雖病瘥者亦死。至秋大旱,人多血痢,湖中水 竭,掘藕食之,闔境無他,蓴藕之功,於斯見矣。

附方

一切癰疽:馬蹄草即蓴菜,春夏用莖,冬月用子,於於 根側尋取搗爛傅之,未成即消,已成即毒散,用菜亦 可。保生餘錄

頭上惡瘡:以黃泥包豆豉煨熟,取出為末,以蓴菜油 調傅之。保幼大全

數種疔瘡:馬蹄草又名「缺盆草」,大青葉、臭紫草各等 分,擂爛,以酒一碗浸之,去滓溫服,三服立愈。經驗良方

石蓴集解

陳藏器曰:「石蓴,生南海,附石而生,似紫菜,色青。」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下水,利小便。」

《李珣》曰:「主風祕不通,五膈氣,并臍下結氣。煮汁飲之。 胡人用治疳疾。」

蓴部藝文一[编辑]

《湘湖記》
明·袁宏道
[编辑]

《蕭山櫻桃》:「鳥蓴菜皆知名,而蓴尤美。蓴採自西湖, 浸湘湖一宿然後佳,若浸他湖便無味,浸處亦無多 地,方圓僅得數十丈許。其根如荇,其葉微類初出水 荷錢。其枝丫如珊瑚而細,又如鹿角菜,其凍如冰,如 白膠,附枝葉間,清液泠泠欲滴。」其味香脆滑柔,略如 魚髓蟹脂,而清輕遠勝。半日而味變,一日而味盡,比 之荔枝尤覺嬌脆矣。其品可以寵蓮嬖藕,無得當者。 惟花中之蘭,果中之楊梅,可異類作配耳。惜乎此物 東不踰紹,西不過錢塘江,不能遠去,以故世無知者。 余往仕吳,問吳人張翰「蓴作何狀?」吳人無以對。果若 爾,季鷹棄官,不為折本矣。然蓴以春暮生,入夏數日 而盡,秋風鱸魚,將無非是,抑千里湖中別有一種「蓴 耶。」

《題西湖臥遊冊》
李流芳
[编辑]

辛亥四月,在西湖,值蓴菜方盛時,以采擷作羹飽噉。 有《蓴羹歌》,長不能載,大意謂西湖蓴菜,自吾友數人而外,無能知其味者。袁石公盛稱湘湖蓴羹,不知湘 湖無蓴,皆從西湖采去。又謂非湘湖水浸不佳,不知 蓴初摘時必浸之,經宿乃愈肥,凡泉水、湖水皆可,不 必湘湖也。然西湖人竟無知之者。圖中人舟縱橫,皆 蕭山賣菜翁也。可與《吾歌》並存,以發好事者一笑。

《蓴菜說》
張七澤
[编辑]

蓴菜,生松江華亭谷,《郡志》載之甚詳,吾家步兵所為 寄思於秋風者也。然武林西湖亦有之。袁中郎狀其 味之美云:「香脆滑柔,略如魚髓蟹脂,而輕清遠勝,其 品無得當者。惟花中之蘭,果中之楊梅,可以異類作 配。」余謂花中之蘭是矣,果中楊梅豈堪敵蓴,何不以 荔枝易之?中郎又謂問吳人無知者,蓋蓴惟出於吾 「郡,所產既少,又其味易變,不能遠致故耳。」

《懷蓴賦》有小序初抵蘄陽作
馬介
[编辑]

余初叨里選,即有丘園之志,為親友所逼,勉赴茲官,非其好也。北堂在望,心事縈牽,遣從者歸,潸然淚下,於是有《懷蓴》之賦。賦曰:

繄文明之熙朝,萃群工而類畤,迺陽德之方亨,遂帡 幪乎寒士,粵儒秩之清崇,實模金而斲梓,緣寸長備 茲土州迴,分符列於近里,寮寀異姓之元昆,青襟同 室之弟子,遭際眾謂不常,私懷竊以為喜,爾迺欽遵 成命,戾止泮宮,天階想像,金玉舂容,長江涓滴,他山 石攻,淡交若水,偃草惟風,倚款段於昕夕。甘苜蓿以 初終,羌靈臺之鬱陶,梏眾體使跼蹐,芳草蓊翳而雜 萱,炎雲縹緲以生白。悵蓴菜若絲飛,正肥滑可手摘。 「啜菽誰資以盡歡,登盤孰怡於口澤。夢魂長遶乎池 塘,涔蹄追依于咫尺。豈野人亡意獻芹,將我心難同 轉石。猗吾蒲之蕞爾,別一號為《蓴川》。」士棲依於典籍, 氓奠麗乎一廛。余叨世業,頗足桑田。「秉犁可以樂道, 譚經亦自忘年。蓴之水清且秀,堪洗墨以艸元;蓴之 山窿且邃,堪枕石以避纏。爾乃楚咻易惑,趙姬誇妍。 輕千里以馳驅,拜一命而蹁蹮。山靈為之含笑,煙霞 嘆其寡緣。彼冠服被體,何如芰衣之輕。適而僕馬流 汗,未若茆屋之周旋。嗟謀生之已拙,愧素志之不堅。 恐張翰扁舟,不必待」於秋風;即陸雲吳羹,應有感於 食前。且也翹首北堂,游心南極,謂彼界而此疆,終同 封而異域。苦羈絆於微官,曠就養于顏色。豈無蘄稻 可以傳食,抑有蘄簟足以供直。苟非心之所安,又何 取於竭力?惟彼蓴絲,吾土生殖,望之而莫得盈筐,思 之而徒勞反側。即棠棣連枝,可少娛于目前;而桑榆 漸收,竟默動我胸臆。蓴乎蓴乎,「為彭澤柳,吾慕其真; 為東陵瓜,吾羨其清。為藍田松,奚取而吟?為武陵花, 豈從辟人?為孟宗筍,安得捧以解顰?為陸績橘,安得 懷以薦新。」余豈不能舍此而去之。顧若爾擾擾膠膠, 而勞神祇。以葑菲之采,幸不遺於下體;而葵藿之質, 亦思向乎陽春。矧蘄陽之與蒲,又接壤而比鄰。培公 門之桃李,收藥籠之參苓。俟《菁莪》《棫樸》之奏效,而後 枌榆松竹之尋盟,腸一日而九轉。吾其終不負於蓴 亂。曰:「於赫靈根,其蘊潔些!效坤肇乾,挺茂節些。溷跡 泥塗,倏爾訣些。瞻依南雲,我心切些。濯淖塵埃,卉之 傑些。盍歸乎來,行相說些。」

蓴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蓴》
宋·張孝祥
[编辑]

我夢扁舟震澤風,蓴羹晚箸落盤空。那知嶺表炎蒸 地,也有青絲滿碧籠。

《詠蓴》
楊萬里
[编辑]

鮫人直下白龍潭,割得龍公滑碧髯。曉起相傳《蕊珠 闕》,夜來失卻水晶簾。一杯淡煮宜醒酒,千里何須下 豉鹽。可是士衡殺風景,卻將羶膩比清纖。

《蓴羹》
徐似道
[编辑]

堆盤縷縷又秋風,客俎虀鹽一洗空。羹膾疑居舵樓 底,杯螯如墮酒船中。蓴羹本是詩人事,樽俎那容俗 子同。不日挽君來快問,請分一箸供涪翁。

《蓴菜》
前人
[编辑]

千里蓴絲未下鹽,北遊誰復話江南。可憐一箸秋風 味,錯被旁人舌本參。

《蓴羹》
方岳
[编辑]

煙雨中間幾白鷗,藕花菱葉小亭幽。紫蓴共煮香涎 滑,吐出新詩字字秋。

《蓴菜》
明·高啟
[编辑]

紫絲浮半滑,波上老秋風。憶共香菰薦,吳江葉艇中。

《蓴菜》
王鏊
[编辑]

金澤僧辨如海,年八十九矣,手製《蓴菜》併詩見貽,因和之。

玉盤急足走蓴絲,風味鮮新慰所思。金澤老禪三昧 手,當時張翰未曾知。

《蓴》
陸樹聲
[编辑]

陸瑁湖邊水慢流,洛陽城外問漁舟。鱸魚正美蓴絲熟,不到秋風已倦游。

《詠蓴》
徐桂
[编辑]

波心未吐心如結,水葉初齊葉尚含。脂自凝膚柔繞 指,轉教風味憶《江南》。

鮫杼紛紛散作絲,龍涎宛宛滑流匙。詩人采茆元從 水,莫誤嘉蔬喚露葵。

平湖倒影南山綠,中匯三潭靈怪潛。蕩槳忽驚雲霧 氣,驪龍頷下割龍髯。

誰握冰絲摘露叢,水晶簾展玉璁瓏。魚鬚細細龍油 滑,道是鮫人織錦宮。

兔絲自是難勝織,試比蓴絲總不任。聞說西陵蘇小 小,當年戲采結同心。

蓴絲不似藕絲輕,傍腕𦆑綿入手縈。漫詠東人空杼 軸,西湖經緯自縱橫。

《西湖采蓴曲》
沈明臣
[编辑]

西湖蓴菜勝東吳,三月春波綠滿湖。新樣越羅裁窄 袖,著來人說似「羅敷。」

《蓴羹歌》
李流芳
[编辑]

「怪我生長居江東,不識江東蓴菜美。今年四月來西 湖,西湖蓴生滿湖水。朝朝暮暮來采蓴,西湖城中無 一人。西湖蓴菜蕭山賣,千擔萬擔湘湖濱。吾友數人 偏好事,時呼輕舠致此味。」柔花嫩葉出水新,小摘輕 淹雜生氣。微施薑桂猶清真,未下鹽豉已高貴。吾家 平頭解烹煮,間出新意殊可喜。一朝能作千里羹,頓 「使吾徒搖食指。琉璃盌成碧玉光,五味紛錯生馨香。 出盤四座已歎息,舉著不敢爭先嘗。淺斟細嚼意未 足,指點杯盤戀餘馥。但知脆滑利齒牙,不覺清虛累 口腹。血肉腥臊草木苦,此味超然離品目。京師黃芽 軟似酥,家園燕筍白於玉。差堪與汝為執友,菁根杞 苗皆臣僕。君不見區區芋魁亦遭遇」,西湖蓴生人不 顧。季鷹之後有吾徒,此物千年免沈錮。君為我飲我 作歌,得此十斗不足多。世人耳食不貴近,更須遠挹 湘湖波。

袁石公盛稱湘湖蓴菜羹,不知湘湖無蓴,皆從西湖采去,以湘湖水浸之耳。蓴菜初摘後,以水浸之,經宿則愈肥。凡泉水、湖水皆可浸,不必湘湖水也。今人但知有湘湖之蓴,又因石公言,謂非湘湖水浸不佳,皆耳食者耳。

《太湖采蓴》并引
鄒斯盛
[编辑]

辛酉秋,汎太湖,見紫蓴雜出蘋荇間,訊諸旁人,不識也。衍棹求之,得數里許。太湖向無蓴采自余始,因賦詩紀之。

「春暖冰芽茁,秋深味更清。有花開水底,是葉貼河平。」 野客分雲種,山廚帶露烹。「橘黃霜白後,對酒奈何情。」

風靜綠生煙,煙中蕩小船。香絲縈手滑,清供得秋鮮。 荇葉分圓缺,鱸魚相後先。「誰云是千里,采采自今年。」

《蓴菜》
楊蟠
[编辑]

休說江東春日寒,到來且覓鑑湖船。鶴生嫩頂浮新 紫,龍脫香髯帶舊涎。玉割鱸魚迎刃滑,香炊稻飯落 匙圓。歸期不待秋風起,漉酒調羹任我年。

《摸魚兒》
宋·李彭老
[编辑]

按摸魚兒又名買陂塘陂塘柳邁陂塘山鬼謠雙蕖怨共九體五首中唯唐玨詞為此調正格云

「過垂虹、四橋飛雨,沙痕初漲春水。腥波十里。吳歈遠, 綠蔓半縈船尾。連復碎。愛滑卷青綃,香裊冰絲細。山 人雋味。笑杜老無情,香羹碧澗,空秖賦芹美。 歸期 早,誰似季鷹高致。鱸魚相伴菰米。紅塵如海。丘園夢, 一葉又秋風起。湘湖外。看采擷芳條,際曉隨魚市。」舊 遊謾記。但望極江南,秦鬟賀鏡,渺渺隔煙翠。

《摸魚兒》
王易簡
[编辑]

怪鮫宮、水晶簾捲,冰痕初斷香縷。柔波蕩槳人難到, 三十六陂細雨。春又去。伴點點荷錢,隱約吳中路。相 思日暮。恨洛浦娉婷,芳鈿翠剪,奩影照凄楚。 功名 夢,消得西風一度。高人今在何許。鱸香菰冷斜陽裏, 多少天涯意緒。誰記取。但枯豉紅鹽,溜玉凝秋著。樽 前起舞。筭惟有淵明,黃花歲晚,此興共千古。

「過湘皋、碧龍驚起,冰涎猶護髯影。春洲未有菱歌伴, 獨占暮煙千頃。呼短艇。試剪取纖條,玉溜青絲瑩。樽前細認。似水面新荷,波心半卷,點點翠鈿淨。 凄涼 味,酪乳那堪比並。吳鹽一箸秋冷。當時不為鱸魚去, 聊爾動渠歸興。還記省。是幾度西風,幾處吹愁醒。鷗 昏鷺暝。」謾換得霜痕,蕭蕭兩鬢,羞與共秋鏡。

《摸魚兒》
唐·玨
[编辑]

漸滄浪、凍痕消盡,瓊絲初漾明鏡。鮫人夜剪龍髯滑, 織就水晶簾冷。鳧葉淨。最好似、嫩荷半捲浮晴影。玉 流翠凝。早枯豉融香,紅鹽和雪,醉齒嚼清瑩。 功名 夢,曾被秋風喚醒。故人應動高興。悠然世味渾如水, 千里舊懷誰省。空對景。奈回首、姑蘇臺畔愁波暝。煙 寒夜靜。但只有芳洲,蘋花與老,何日泛歸艇。

《摸魚兒》
王沂孫
[编辑]

玉奩寒、翠絲微斷,浮空清影零碎。碧芽也抱春洲怨, 雙捲小緘芳字。還又似、繫羅帶,相思幾點青鈿綴。吳 中舊事。悵酪乳爭奇,鱸魚漫好,誰與共秋醉。 江湖 興,昨夜西風又起。年年輕誤歸計。如今不怕歸無準, 卻怕故人千里。何況是。正落月垂虹,怎賦登臨意。滄 浪夢裏。縱一舸重遊,孤懷暗老,餘恨渺煙水。

蓴部選句[编辑]

唐杜甫詩:「豉花蓴絲熟,刀鳴膾縷飛。」君思千里蓴。 絲繁煮細蓴。羹煮秋蓴滑。

《賀知章詩》:「鏡湖蓴菜亂如絲。」

嚴維詩:「江南季春天,蓴菜細如弦。」

白居易詩:「蓴絲滑且柔。」

《羅隱詩》:「盤擎紫線蓴初熟。」

皮日休詩:「雨來蓴菜流船滑,春後鱸魚墜釣肥。」買 得蓴絲待陸機。

宋司馬光詩:「蓴羹紫絲滑,鱸膾雪花肥。」

黃庭堅詩:「醉煮白魚羹紫蓴。」

《陸游》詩。「勿言蓴菜老,檥棹醉湘湖。」石帆山路頻回 首,箭茁蓴絲正滿盤。秋來便有欣然處,新種蓴絲 已滿塘。

文天祥詩:「賴有蒓風堪斫膾,便無花月亦飛觴。」 元謝宗可詩:「冰縠冷𦆑青縷滑,翠鈿細綴玉絲香。」 明陳繼儒詩:「蓴絲翠滴蓴冰紫。」

蓴部紀事[编辑]

《晉書張翰傳》:「翰有清才,善屬文,齊王冏辟為大司馬 東曹掾。冏時執權,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 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 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陸機傳》:機入洛嘗詣侍中王濟,濟指羊酪謂機曰:「卿 吳中何以敵此?」答云:「千里蓴羹,未下鹽豉。」時人稱為 名對。

《南史崔祖思傳》:祖思遷齊國內史。高帝既為齊王,置 酒為樂,羹膾既至,祖思曰:「此味故為南北所推。」侍中 沈文季曰:「羹膾吳食,非祖思所解。」祖思曰:「炰鱉膾鯉, 似非句吳之詩。」文季曰:「千里蓴羹,豈關魯衛。」帝甚悅 曰:「蓴羹故應還沈。」

《沈顗傳》:「顗素不事家產,逢齊末兵荒,與家人并日而 食。或有饋其粱肉者,閉門不受,唯採蓴荇根供食,以 樵採自資,怡怡然恆不改其樂。」

《陶子鏘傳》:「子鏘母嗜蓴,母沒後,恆以供奠。梁武義師 初至,此年冬營蓴不得,子鏘痛恨慟哭而絕,久之乃 蘇,遂長斷蓴味。」

《南齊書韓靈敏傳》:「會稽人陳氏,有三女,無男。祖父母 年八十九,老耄無所知。父篤癃病,母不安其室。值歲 饑,三女相率於西湖採菱蓴,更日至市貨賣,未嘗虧 怠,鄉里稱為義門,多欲取為婦。長女自傷煢獨,誓不 肯行。祖父母尋相繼卒,三女自營殯葬,為菴舍墓側。」 《岳陽風土記》:「岳陽雖水鄉,絕難得蓴菜,唯臨湘東蓴」 湖間有之。

《顏氏家訓》:梁世有蔡朗,諱純,既不涉學,遂呼蓴為露 葵。面牆之徒,遞相倣傚。承聖中,遣一士大夫聘齊,齊 主客郎李恕問梁使曰:「『江南有露葵否』?答曰:『露葵是 蓴,水鄉所出,卿今食者,綠葵菜耳』。」李亦學問,但不測 彼之深淺,乍聞無以覆究。

《內景經》:「四月食蓴菜、鯽魚羹開胃。」

《花史》:「蕭山湘湖產絲蓴最美。」

《遵生八牋》。舊聞蓴生越之湘湖,初夏思蓴,每每往彼 採食。今西湖三塔基旁,蓴生既多且美,菱之小者,俗 謂野菱,亦生基畔,夏日剖食,鮮甘異常,人少知其味 者。余每採蓴剝菱,作野人芹薦。此誠金波玉液,清津 碧荻之味,豈與世之羔烹兔炙較椒馨哉?供以水蓛, 啜以松醪,詠思蓴之詩,歌採菱之曲,更得嗚嗚牧笛 數聲,漁舟款乃相答,使我狂態陡作,兩腋風生。若彼 飽膏腴者,應笑我輩寒淡。

《四川志》:「綿竹縣武都山上出白蓴菜,甚美。」

《蕭山縣志》:「湘湖在縣西二里,湖中生蓴絲最美。」 《松江府志》:「蓴菜出華亭谷及松江。」

《溧陽縣志》:千里湖東南十五里,一名千里渰。陸機云「千里蓴羹,末下鹽豉。」或言千當作芋,末下地名,即秣 陵。《南史》。沈文季曰,千里蓴羹,豈關魯衛此也。今湖已 盡淤,蓴不復生。

《仙居縣志》:「蓴湖縣北二里,蓴生其側,故名。」

蓴部雜錄[编辑]

《埤雅·泮宮》曰:「薄采其芹,薄采其藻,薄采其茆,芹取其 香,藻取有文,茆取有味。」士之於學,及其久也,知道之 味,又嗜而學焉,則采茆之譬也。

《緗素雜記》:晉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有羊酪,指示陸 曰:「卿吳中何以敵此?」陸曰:「千里蓴羹,末下鹽豉,所載 此而已。」及觀《世說》,又曰:「千里蓴羹,但未下鹽豉耳。」或 以謂千里、末下,皆地名,是未嘗讀《世說》而妄為之說 也。或以謂千里者,言其地之廣,是蓋不思之甚也。如 以千里為地之廣,則當云蓴菜,不當云羹也。或以謂 蓴羹不必鹽豉,乃得其真味,故云未下鹽豉。是又不 然。蓋洛中去吳有千里之遠,吳中蓴羹自可敵羊酪, 但以其地遠,未可猝致耳,故云但未下鹽豉耳。意謂 蓴羹得鹽豉尤美也。此言近之矣。今詢之吳人,信然。 又沈文季謂崔祖思曰:「千里蓴羹,豈關魯衛齊高帝 曰:『蓴羹故應還沈』。」蓋文季吳人也。子美詩曰:「我思岷 下芋,君思千里蓴。」張鉅山詩曰:「一出修門道,重嘗末 下蓴。」二公以「千里」、「末下」為地名。今詳《陸答語》。「千里蓴 羹,末下鹽豉」,蓋舉二地所出之物以敵羊酪。今以地 有千里之遠,但未下鹽豉,何支離也?

《墨莊漫錄》:杜子美祭房相國,「九月用茶藕蓴鯽之奠。」 蓴生於春,至秋則不可食,不知何謂。而晉張翰亦以 秋風動而思菰菜蓴羹鱸,鱠鱸固秋物,而蓴不可曉 也。

陸游《詩註》蓴菜最宜鹽豉,所謂「未下鹽豉」者。言下鹽 豉則非羊酪可敵,蓋盛言蓴羹之美耳。

《因話錄》:千里蓴羹未下鹽豉,世多以淡煮蓴羹,未用 鹽與豉相調和,非也。蓋「末」字誤書為「未」,末下乃地名, 此二處產此物耳。其地今屬江干。

《雞跖集》:「蓴入七八月不可食,中有蝸蟲故也。至十月, 冰凍蟲死,雖老猶可食。」

王世懋「《瓜蔬疏蓴》,以張、陸所誇,遂為吳中口實,然實 不佳,且非池塘間物也。」

《偃曝談餘》:「吾鄉泖湖金澤寺旁多蓴鎦。孟熙云:『永興 湘湖蓴菜,三月盡采賣,至秋則無人采矣』。」孟熙此語, 止見一方耳。春蓴如亂髮,不足異。秋蓴長丈許,凝脂 甚滑。季鷹秋風,正饞此也。按書至冬為豬蓴。又云龜 蓴。又云:「七八月以前曰絲蓴,秋末冬初曰瑰蓴,四月 曰雉尾蓴。」

《野客叢談》:《晉書》載陸機造王武子,武子置羊酪,指示 陸曰:「卿吳中何以敵此?」陸曰:「千里蓴羹,末下鹽豉。」或 者謂千里、末下皆地名,蓴豉所出之地。而《世說》載此 語,則曰:「千里蓴羹,但未下鹽豉耳。」觀此語似非地名。 東坡詩曰:「每憐蓴菜下鹽豉」,又曰:「未肯將鹽下蓴菜。」 坡意正協《世說》。然杜子美詩曰:「我思岷下芋,君思千 里蓴。」張鉅山詩曰:「一出修門道,重嘗末下蓴。」觀二公 所云,是又以千里、末下為地名矣。前輩諸公之見不 同如此。嘗見湖人陳和之言:「千里」,地名,在建康境上, 其地所產蓴菜甚佳,計「末下」亦必地名。《緗素雜記》《漁 隱叢話》皆引《世說》之言,以謂「末下」當云未下。而漁隱 謂千里者,湖名,且引《酉陽雜俎》:酒食「而亦有千里之 蓴。」末下少見出處。又《南北史》載沈文季謂崔祖思曰: 「千里蓴羹,非關魯衛。」《梁太子啟》曰:「吳愧千里之蓴,蜀 慚七菜之賦。」吳均移曰:「千里蓴羹,萬丈名膾,千里之 蓴。」其見稱如此。

蓴部外編[编辑]

《集異記》:「丹陽張承先家有鬼,長為取他物。會有客,須 蓴二斗,鯉魚二十頭。鬼將一小兒置驃騎,令小兒睡, 及覺,看籃中已有鯉魚蓴菜。」

《幽明錄》:「河東常有醜奴將一小兒湖邊拔蒲,暮宿空 田舍中。時日向暝,見一少女,姿容極美,乘小船載蓴 逕,前投醜奴舍寄住。因臥覺有臊氣,女已知人意,便 求出戶,變而為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