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6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六十七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六十七卷目錄

 蘋部彙考

  蘋圖

  詩經召南采蘋

  爾雅釋草

  毛詩陸疏廣要于以采蘋

  丘光庭兼明書辨白蘋

  陸佃埤雅

  羅願爾雅翼

  王圻三才圖會水萍

  本草綱目

 蘋部藝文

  贈從弟          魏劉楨

  春江曲         唐張仲素

  江南曲           于鵠

  秋日泛舟賦蘋花      宋徐鉉

  長生蘋           韓琦

  孤汀蘋          梅堯臣

  白蘋          明陳繼儒

 蘋部選句

 蘋部紀事

 蘋部雜錄

 萍部彙考

  萍圖

  禮記月令

  爾雅釋草

  汲冢周書時訓解

  大戴禮記夏小正

  淮南子墬形訓

  許慎說文

  陸佃埤雅

  羅願爾雅翼

  鄭樵通志昆蟲草木略

  本草綱目水萍 萍蓬草

 萍部藝文一

  萍贊           晉郭璞

  浮萍賦          夏侯湛

  浮萍賦           蘇彥

  浮萍賦          唐常袞

  浮萍賦           趙昂

  浮萍賦         明楊雲鶴

  浮萍賦          夏茂卿

 萍部藝文二

  失題           魏何晏

  詠萍           齊劉繪

  賦得池萍        梁庾肩吾

  浮萍         北魏馮元興

  萍            唐李嶠

  萍池            王維

  感遇           李德裕

  木蘭後池浮萍       皮日休

  和襲美木蘭後池浮萍    陸龜蒙

  醉後            劉商

  詠萍            徐夤

  詠萍           僧可齋

  萍            宋李覯

  可笑口號          文同

  萍            劉師卲

  萍間穉荷效王司馬體     謝翱

  萍             乩仙

  萍            元宋無

  賦得萍贈陳久中      明楊基

  萍             薛蕙

  詠萍          日本貢使

 萍部選句

 萍部紀事

 萍部雜錄

 萍部外編

草木典第六十七卷

蘋部彙考[编辑]

釋名

蘋、詩經     大萍。綱目

芣菜。拾遺    《四葉菜》:卮言

「田」字草:李時珍  破銅錢。李時珍

《白蘋》:李時珍

蘋圖

蘋圖

《詩經》
[编辑]

召南采蘋[编辑]

于以采蘋,南澗之濱。

蘋,《大蓱》也。古者,婦人先嫁三月,祖廟未毀,教于公宮;祖廟既毀,教于宗室。教以婦德、婦言、婦容、婦功,教成之祭。牲用魚,芼用蘋藻,所以成婦順也。此祭女所出祖也。法度莫大於四教,是又祭以成之,故舉以言焉。蘋之言賓也,藻之言澡也。婦人之行尚柔順,自潔清,故取名以為戒。《釋草》云:「苹,萍。其大者蘋。」舍人曰:「苹,一名蓱。」郭璞曰:「今水上浮蓱也,江東謂之薸。」朱注蘋,水上浮萍也,江東人謂之。大全華谷嚴氏曰:「《本草》『水萍有三種,大者曰蘋,葉圓闊寸許,季春始生,可糝蒸為茹;中者曰荇菜,小者水上浮萍。毛氏以蘋為大萍,是也。郭璞以蘋為水上浮萍,是以小萍為大萍,誤矣。蘋可茹而萍不可茹,豈有不可茹之萍,而用以供祭祀乎』?」

《爾雅》
[编辑]

釋草[编辑]

《萍,蓱》。萍音平蓱音缾

水中浮萍,江東謂之「薸。」薸音瓢

其大者蘋。

《詩》曰:「于以采蘋。」舍人曰:「萍,一名蓱,大者名蘋。」郭曰:「水中浮萍,江東謂之薸。」陸璣《毛詩義疏》云:「今水上浮萍是也。其粗大者謂之蘋,小者曰蓱。季春始生,可糝蒸為茹,又可苦酒,淹以就酒。」註:「《詩》曰:『于以采蘋』。」《召南采蘋》篇文也。

《毛詩陸疏廣要》
[编辑]

召南[编辑]

于以《采蘋》。

「蘋,今水上浮蓱是也。其粗大者謂之蘋,小者曰蓱。季春始生,可糝,蒸以為茹,又可用苦酒淹以就酒。」 《爾雅》云:「萍,蓱,其大者蘋。」 郭璞云:「水中浮萍,江東謂之薸。」 邢昺云:「舍人曰,萍一名蓱,大者名蘋。」 鄭樵云:「蓱,浮萍也,今謂之薸,其大者蘋,即萍類而大者。按萍屬不可食,此必蓴類,葉亦圓,浮水上如萍也。」 《本草》云:「水萍,一名水花,一名水白,一名水蘇。」 《唐本》注:「水萍有三種:大者名蘋。又有荇菜,亦相似,而葉圓,小者水上浮萍。」 吳氏云:「水萍,一名水廉。」 陳藏器云:「蘋葉圓,闊寸許,葉下有一點如水沫,一名芣菜。」 《爾雅翼》云:「蘋葉正四方,中拆如十字,根生水底,葉敷水上,不若小浮萍之無根而漂浮也。故《韓詩》云:『沈者曰蘋,浮者曰』」 薸。薸音瓢,即小萍也。蘋亦不沈,但比萍則有根,不浮游耳。五月有花,白色,故謂之白蘋。《呂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有崑崙之蘋焉。蘋之極大者則有實。楚王渡江,有物觸王舟,其大如斗而赤,食之而甘。孔子以童謠決之曰:『蘋實也。雖皆萍之類,然實蘋也,非無根者所能生也』。」 又《天問》曰:「靡萍九衢。」 言其枝「葉分為衢道,猶今言花五出六出也。靡萍九衢,異方之物,故特奇偉。今浮萍三衢,蘋雖大,四衢而已。九衢而大于蘋,則亦大蘋,非特萍也。又《本草》稱水萍,亦謂此物。陶隱居云:『非今浮萍子。此三事皆得萍名而實蘋也。故詳著之,使覽者無惑焉。《詩緝》云:『蘋可茹,萍不可茹』。郭氏以小萍為大萍,誤』。」 《名物疏》云:「按周處《風土記》:『萍,蘋,芹菜之別名』。」 此說非是。芹別一物矣。蘋又有水陸之異,柳惲所謂「汀洲采白蘋」 者,水生而似萍者也。宋玉所謂「起于青蘋之末者,陸生而似莎者也。」

按:蘋可食,萍不可食。鄭樵疑之,嚴粲駮之,尚未詳析其狀,後人未免傳譌。然陸《疏》云:「小者曰萍。」 原未嘗相溷。《埤雅釋蘋》與藻互發,反多糢糊處。又《釋苹》云:「無根而浮,常與水平,故曰苹也。江東謂之薸,言無定性,漂流隨風而已。」 《周官》:「萍氏掌水禁。」 鄭氏云:「以不沈溺取名,蓋使之幾酒謹酒也。」 《月令》:「季春穀雨之日,萍始生。」 舊說:萍善滋生,一夜七子。一曰,萍浮于流水則不生,于止水則一夕生九子,故謂之九子萍也。《世說》:「楊花入水為浮萍。」 《爾雅翼》云:「水上小浮萍,江東謂之薸。」 《高誘》曰:「蘋,大萍,水漂也。」 字並同。皆以漂蕩之「漂」 ,音「簞瓢」 之「瓢」 ,字似藻,說者遂以相紊,蓋非其類也。《說文》云:「萍無根,浮水而生,但有小鬚,垂水中而」 已。《楚辭》曰:「竊傷兮浮萍無根。」 然《淮南子》云:「萍植根于水,木植根于地。」 蓋萍以水為地,垂根于中,則所垂者乃是根,今或反根于上為日。

所暴即死,是與失土同也。二家釋萍極其詳明,又與蘋有別,但俱謂食野之苹即此物,恐未必然。《名物疏》云:「蘋有水陸之異」 ,甚確。但陸生者亦不可茹。鄭氏意蘋為蓴類,亦非。

《丘光庭兼明書》
[编辑]

辨白蘋[编辑]

明曰:「『經典言蘋者多,先儒罕有解釋,《毛詩草木疏》亦 未為分了。而《湖州圖經》謂之『不滑之蓴』,大謬矣。按《爾 雅釋草》云:『蘋,大萍』。《左傳》云:『蘋蘩薀藻之菜』。然則蘋為 萍類,根不植泥,生於水上,今人呼為浮菜者是也。入 夏有花,其花正白,故謂之白蘋』。或曰:蘋花夏生,而柳 惲詩云:『汀洲採白蘋,日落江南春』,何也?」答曰:「以蘋花 色白,故通無之時,亦可呼為白蘋也。」

《陸佃埤雅》
[编辑]

[编辑]

《昏義》曰:教成祭之牲用魚,芼之以蘋藻,所以成婦順 也。蘋之言賓也,藻之言澡也,魚亦柔巽隱伏,故此三 者,昏禮以成婦順。《韓詩》曰:「沈者曰蘋,浮者曰藻。」蓋藻, 萍類也,似槐葉而連生,生道旁淺水中,與萍雜,至秋 則紫,今俗謂之馬薸,亦呼紫薸。故曰:「于以采藻,于彼 行潦。」而《傳》云:「藻,聚藻也。」《呂覽》曰:「菜之美者,崑崙之蘋。」 高誘謂:「蘋,大蘋,水藻也。」據此蘋即所謂藻,水深潔處 乃有,故曰「于以采蘋,南澗之濱」也。先言「于以采蘋,南 澗之濱」,後言「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亦言大夫妻之德 有隆而無殺。《左傳》曰:「潢汙行潦之水,蘋蘩薀藻之菜, 可薦于鬼神,可羞于王公。」《淮南子》曰:「容華生蔈,蔈生 萍藻,萍藻生浮草。」謂是歟,蓋非蒲藻之藻,萍藻之藻 浮,蒲藻之藻沈。《草木疏》以為葉似蓬蒿,莖如釵股而 大,謂之聚藻類矣。按《顏氏家訓》云:「莙,牛藻也。」即《璣》所 謂「如蓬者也。」郭璞注《三蒼》亦云「薀藻之類」,則明非薀 藻。薀藻一名聚藻,薀,聚也。藻出乎水之上,蘋出乎水 之下,故大夫妻采之。然而采蘩曰「可以奉祭祀」,而采 蘋言「共」者,蓋曰「于以用之公侯之宮」,則所謂奉也;于 以奠之宗室牖下,則是共之而已。若然,誰其尸之有? 齊季女者,祭主也,蓋非大夫妻。《春秋傳》曰:「濟澤之阿, 行潦之蘋藻,置諸宗室。季蘭,尸之敬也。」說者謂季蘭, 季女佩蘭者也。然則大夫妻教成之祭,共蘋藻焉,於 是使女之季者佩蘭主而奉之,故傳為季女微主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萍,蓱,其大者。蘋葉正四方中拆如十字,根生水底,葉 敷水上,不若小浮萍之無根而漂浮也。故《韓詩》曰:「沈 者曰蘋,浮者曰薸。」薸音瓢,即小萍也。蘋亦不沈,但比 萍則有根不浮游爾。五月有花,白色,故謂之白蘋。《呂 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有崑崙之蘋焉。」陸璣《詩義疏》曰: 「可糝蒸為茹。又苦酒淹以就酒。」《采蘋》之詩,大夫妻所 以承先祖,共祭祀,故采蘋于南澗之濱,又采藻菜于 行潦而亨之。鄭箋曰:「亨蘋藻者,於魚湆之中,是鉶羹 之芼。古者婦人將嫁,三月教以四德,教成祭之,牲用 魚,芼之以蘋藻。蘋藻水物,與魚相宜,如會膳食者,魚 則宜菰,皆水物,所以明婦順也。亦蘋之言賓,藻之言 澡,柔順潔清,取以為戒。」《左傳》曰:「苟有明信,澗溪沼沚 之毛,蘋蘩薀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潢汙行潦之水, 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蘋之極大者則有實。楚王 渡江,有物觸王舟,其大如斗而赤,食之而甘。孔子以 童謠決之曰:「蘋,實也。雖皆萍之類,然實蘋矣,非無根 者所能生也。」又《天問》曰:「靡萍九衢。」言其枝葉分為衢 道,猶今言花五出六出也。靡萍九衢,異方之物,故特 奇偉。今浮萍三衢,蘋雖大,四衢而已。九衢而大於蘋, 則亦大蘋,非特萍也。又《本草》稱水萍,亦謂此物。陶隱 居云:「非今浮萍子。」此三事皆得萍名,而實蘋也。故詳 著之,使覽者無惑焉。說文薲大蓱也

《王圻三才圖會》
[编辑]

水萍[编辑]

水萍,生雷澤池澤,今處處溪澗水中皆有之。此是水 中大萍,葉圓闊寸許,葉下有一點如水沬,一名芣菜, 《爾雅》謂之萍,其大者曰蘋是也。季春始生,可糝,蒸以 為茹,又可用苦酒淹以按酒。三月採,曝乾。蘇恭云:「此 有三種,大者曰蘋,中者荇菜,即鳧葵是也。小者水上 浮萍,即溝渠間生者是也。大萍今醫方鮮用浮萍,俗」 醫用治時行熱病,亦堪發汗,甚有功。一名水花,一名 水白,一名水鮮。

《本草綱目》
[编辑]

蘋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蘋」本作「薲。」《左傳》:「蘋蘩薀藻之菜,可薦於鬼 神,可羞於王公。」則薲有賓之之義,故字從。其草四 葉相合,中折十字,故俗呼為四葉菜。田字草、破銅錢, 皆象形也。諸家本草皆以蘋註水萍,蓋由蘋、萍二字 音相近也。按《韻書》,「蘋」在真韻,蒲真切,萍在庚韻,「薄經 切。」切腳不同,為物亦異。今依《吳普本草》,別出於此。

集解

《吳普》曰:「水萍,一名水廉。生池澤水上,葉圓小,一莖一

葉,根入水底,五月花白,三月采,日乾之。」

陶弘景曰:「水中大萍,五月有花,白色,非溝渠所生之 萍,乃楚王渡江所得,即斯實也。」

蘇恭曰:「萍有三種,大者名蘋,中者名荇,葉皆相似而 圓。其小者,即水上浮萍也。」

陳藏器曰:「蘋葉圓闊寸許,葉下有一點如水沫,一名 芣菜,曝乾,可入藥用。小萍,是溝渠間者。」

掌禹錫曰:按《爾雅》云:「萍,蓱也。其大者曰蘋。」又《詩》云:「于 以采蘋,南澗之濱。」陸璣注云:「其粗大者謂之蘋,小者 為萍。季春始生,可糝蒸為茹,又可以苦酒淹之。」按:酒, 今醫家少用此蘋,惟用小萍耳。

李時珍曰:蘋乃四葉菜也。葉浮水面,根連水底。其莖 細於蓴莕。其葉大如指頂,面青背紫,有細紋,頗似馬 蹄決明之葉,四葉合成,中拆十字。夏秋開小白花,故 稱白蘋。其葉攢簇如萍,故《爾雅》謂「大者為蘋」也。《呂氏 春秋》云:「菜之美者,有崑崙之蘋。」即此。《韓詩外傳》謂:「浮 者為藻,沈者為蘋。」《臞仙》謂:「白花者為蘋,黃花者為莕」, 即金蓮也。蘇恭謂大者為蘋,小者為莕,楊慎《卮言》謂 四葉菜為莕,陶弘景謂楚王所得者為蘋,皆無一定 之言。蓋未深加體審,惟據紙上猜度而已。時珍一一 采視,頗得其真,云:「其葉徑一、二寸,有一缺而形圓如 馬蹄者,蓴也。似蓴而稍尖長者,莕也。其花並有黃白 二色,葉徑四五寸,如小荷葉而黃花結實如小角黍 者,萍,蓬草也。楚王所得萍實,乃此萍之實也。四葉合 成一葉,如田字形者,蘋也。如此分別,自然明白。」又《項 氏》言:「白蘋生水中,青蘋生陸地。」按:今之田字草,有水 陸二種。陸生者多在稻田沮洳之處,其葉四片合一, 與白蘋一樣。但莖生地上,高三、四寸,不可食。方士取 以鍛硫結砂煮汞,謂之水田翁。項氏所謂青蘋,蓋即 此也。或以青蘋為水草,誤矣。

氣味

甘寒,滑,無毒。

主治

《吳普》曰:「暴熱,下水氣,利小便。」

陳藏器曰:「擣塗熱瘡。擣汁飲,治蛇傷,毒入腹內。曝乾。 栝樓等分為末,人乳和丸服,止消渴。」

《山海經》曰:「食之已勞。」

蘋部藝文[编辑]

《贈從弟》
魏·劉楨
[编辑]

汎汎東流水,磷磷水中石。蘋藻生其涯,華葉紛擾溺。 采之薦宗廟,可以羞嘉客。豈無園中葵,懿此出深澤。

《春江曲》
唐·張仲素
[编辑]

搖漾越江春,相將採白蘋。歸時不覺夜,出浦月隨人。

《江南曲》
于鵠
[编辑]

偶向江邊採白蘋,還隨女伴賽江神。眾中不敢分明 語,暗擲金錢卜遠人。

《秋日泛舟賦蘋花》
宋·徐鉉
[编辑]

素艷擁行舟,清香覆碧流。遠煙分的的,輕浪泛悠悠。 雨歇平湖滿,風涼運瀆秋。今朝流詠處,即是《白蘋洲》。

《長生蘋》
韓琦
[编辑]

奇種定仙草,長生晉水蘋。採芳曾著詠,薦潔可供神。 萬卉衰何速,三冬色自新。大年如欲較,吾豈愧「莊椿。」

《孤汀蘋》
梅堯臣
[编辑]

「瀟湘歸去人,正值江南春。始願逢拾羽,今乃見《採蘋》。」 寄語柳使君,莫恨日已曛。

《白蘋》
明·陳繼儒
[编辑]

秋老蘋花貼岸開,雪鷗一點夜飛來。逢人盡道游煙 雨,月白何曾獨上臺。

蘋部選句[编辑]

楚屈原《九歌》:「鳥何萃兮蘋中。」

宋玉《風賦》,「起於青蘋之末。」

晉郭璞《江賦》:「萍實時出而漂泳。」

《張華詩》:「白蘋開素葉。」

唐劉希夷詩:「蘋花日自新。」夕採弄風蘋。

《王勃詩》:「風生蘋浦葉。」

趙冬曦詩:「江天千里望,惟見綠蘋齊。」

李白詩:「淥水明秋月,南湖採白蘋
考證.svg
杜甫詩:「聞道通舟地,江潭隱白蘋。」

《徐皓詩》:「蘋早猶藏葉。」

《張籍詩》:「渡口過新雨,夜來生白蘋。」

孟郊詩:「白蘋多清風。」

李康成詩:「風光搖蕩綠蘋齊。」

白居易詩。「池幽綠蘋合。」鈿砌池心綠蘋合。

《許渾詩》:「蘋花繞郭香。」

《于鄴詩》:「二月煙波暖,南風生綠蘋。」

李群玉詩:「沅湘寂寂春歸盡,水綠蘋香人自愁。」 姚合詩:「春風繞郭白蘋生。」

《張喬詩》:「蒹葭浦際叢青蘋。」

皮日休詩:「蘋花染衣白。」盆池有鷺窺蘋沫。

宋司馬光詩:「魚驚動蘋葉。」

范成大詩:「綠蘋葉齊春漲生。」

蘋部紀事[编辑]

《周禮·春官》:「春入學,舍采合舞。」采,讀菜蘋藻之屬。《吳 興志》:「白蘋洲在霅溪東南一里,乃越女采蘋處。梁柳 惲為守時,賦詩云:『汀洲采白蘋,日暮江南春』。因以得 名。」

《酉陽雜俎》:「太原晉祠,冬有水底蘋,不死,食之甚美。」

蘋部雜錄[编辑]

《禮記·昏義》:「芼之以蘋藻。」

《左傳》:「澗溪沼沚之毛,蘋蘩薀藻之菜,可薦於鬼神,可 羞於王公。」

萍部彙考[编辑]

釋名

《萍》。禮記     《蓱》。爾雅

《薸》。詩疏     水萍:本經

萍、《蓬草》:拾遺   《水粟》。綱目

水栗子。綱目   水笠。綱目

萍圖

萍圖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春之月萍始生。

萍,蓱也,其大者曰「蘋。」郭景純云:「水中浮萍也,江東謂之薸。」薸音瓢

《爾雅》
[编辑]

釋草[编辑]

《萍,蓱》。萍音平蓱音缾

水中浮萍,江東謂之「薸。」舍人曰:「萍,一名蓱。」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编辑]

穀雨之日,萍始生,萍不生,陰氣增盈。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编辑]

「七月,湟潦生苹。」湟,下處也。有湟,然後有潦,有潦而後 有苹草也。

《淮南子》
[编辑]

墬形訓[编辑]

海閭生屈龍,屈龍生容華,容華生蔈;蔈生萍、藻,萍藻 生浮草。凡浮生不根茇者,生於萍藻。

「海閭浮草之先也。」 「《屈龍游》。《龍容華》。《芙蓉草花蔈流》也。無根水中草。」

《許慎說文》
[编辑]

[编辑]

萍,葫也。無根,浮水而生。

《陸佃埤雅》
[编辑]

===苹===苹,一名蓱,無根而浮,常與水平,故曰苹也。江東謂之 薸,言無定性,漂流隨風而已。《周官》:「萍氏掌水禁。」鄭氏 云:「以不沈溺取名,蓋使之幾酒謹酒也。」《詩》曰:「呦呦鹿 鳴,食野之苹。」則飲且食也。《序》曰:「既飲食之,又實幣帛 筐篚以將其厚意。又實幣帛以將其厚意,則承筐是 將也。」《月令》季春曰「萍始生。」舊說萍善滋生,一夜七子, 一曰浮萍,于流水則不生,于止水則一夕生九子,故 謂之「九子萍」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萍,水上小浮萍,江東謂之薸。《韓詩》說沈者曰蘋,浮者 曰薸。《高誘》曰:「蘋,大萍,水漂也。」字並同,皆以漂蕩之「漂」, 音簞瓢之「瓢」,「薸」之字似藻,說者遂以相紊,蓋非其類 也。季春穀雨之日,萍始生,號為一夕而七子,無根,但 有小鬚垂水中而已。《說文》曰:「萍無根,浮水而生。」《楚辭》 曰:「竊傷浮萍兮無根。」然《淮南》云:「萍植根於水,木植根 於地。」蓋萍以水為地,垂根於中,則所垂者乃是根。今 或反根於上,為日所暴即死,是與失土同也。畢萬術 曰:「老血變之」,謂聚血之精,至黃泉上作此物,不謂徑 就水上變之爾。今有紫萍,直如血色,亦復可怪。《周禮》 萍氏「掌國之水,禁幾酒謹酒,禁川游者。」夫萍水物爾, 而名官以謹酒,先儒以其不沈溺於酒,如萍之浮然, 水萍之性勝酒,水萍雖非小萍類,亦萍之總名,故以 戒人幾酒謹酒也。《小雅鹿鳴》「食野之苹。」毛氏以為此, 鄭氏以為非野所生,非鹿所食,易之曰「藾蕭。」然古人 以水草之交為麋,則麋鹿亦食水草。今鹿豕多就水 傍食,人家養豕,皆以萍食之,何嫌於鹿不食乎?

《鄭樵通志》
[编辑]

昆蟲草木略[编辑]

藻生乎水中,萍生乎水上,萍之名類亦多,易相紊也。 《爾雅》云:「萍,蓱,其大者蘋。」又云:「苹,藾蕭,足以惑人。」蓱者, 水中浮蓱也,江東謂之薸是也。蘋,水菜也,葉似車前, 《詩》所謂「于以采蘋」是也。苹,蔞蒿也,即藾蕭。《詩》所謂「呦 呦鹿鳴,食野之苹」是也。按萍亦曰水花,亦曰水白。

《本草綱目》
[编辑]

水萍釋名[编辑]

《別錄》曰:「水萍,生雷澤池澤。三月采,暴乾。」

陶弘景曰:「此是水中大萍,非今浮萍。」子《藥對》云:「五月 有花,白色,非即今溝渠所生者。楚王渡江所得,乃斯 實也。」

陳藏器曰:水萍有二種,大者曰蘋,葉圓闊寸許;小萍 子是溝渠間者。《本經》云「水萍,應是小者。」

蘇頌曰:「《爾雅》云:『萍,蓱。其大者蘋』。」蘇恭言「有三種,大者 曰蘋,中者曰荇,小者即水上浮萍。今醫家鮮用大蘋, 惟用浮萍。」

李時珍曰:《本草》所用水萍,乃小浮萍,非大蘋也。陶、蘇 俱以大蘋註之,誤矣。萍之與蘋,音雖相近,字腳不同, 形亦迴別,今釐正之。亙見蘋下浮萍,處處池澤止水 中甚多,季春始生,或云楊花所化。一葉經宿即生數 葉,葉下有微鬚,即其根也。一種背面皆綠者,一種面 青背紫赤若血者,謂之紫萍,入藥為良,七月采之。淮 南畢萬術云:「老血化為紫萍」,恐自有此種,不盡然也。 《小雅》:「呦呦鹿鳴,食野之苹」者,乃蒿屬。陸佃指為此萍, 誤矣。

修治

李時珍曰:「紫背浮萍,七月采之,揀淨,以竹篩攤曬,下 置水一盆映之,即易乾也。」

氣味

辛寒無毒。

《別錄》曰:「酸。」

主治

《本經》云:「暴熱身癢,下水氣,勝酒,長鬚髮,止消渴,久服 輕身。」

《別錄》曰:「下氣以沐浴,生毛髮。」

《大明》曰:「治熱毒風熱,熱狂熁,腫毒,湯火傷風𤺋。」 陳藏器曰:「擣汁服,主水腫,利小便。為末,酒服方寸匕。 治人中毒,為膏傅面䵟。」 李時珍曰:「主風濕麻痹,腳氣,打撲傷損,目赤翳膜,口 舌生瘡,吐血衄血,癜風,丹毒。」

發明

朱震亨曰。浮萍發汗。勝於麻黃。

蘇頌曰:「俗醫用治時行熱病,亦堪發汗,甚有功。其方 用浮萍一兩,四月十五日采之,麻黃去根節,桂心、附 子炮裂去臍皮各半兩。四物搗細篩。每服一錢,以水 一中盞,生薑半分,煎至六分,和滓熱服,汗出乃瘥。又 治惡疾癘瘡遍身者,濃煮汁浴半日多效。此方甚奇 古也。」

李時珍曰:浮萍其性輕浮,入肺經,達皮膚,所以能發 揚邪汗也。世傳宋時東京開河,掘得石碑,梵書大篆 一詩,無能曉者。真人林靈素逐字辨譯,乃是治中風 方,名去風丹也。《詩》云:「天生靈草無根榦,不在山間不在岸。始因飛絮逐東風,汎梗青青飄水面。神仙一味 去沈痾,采時須在七月半。選甚癱風與大風,些小微」 風都不算,豆淋酒化服三丸,鐵鏷頭上也。出汗。其法 以紫色浮萍曬乾為細末,煉蜜和丸彈子大。每服一 粒,以豆淋酒化下。治左癱右瘓,三十六種風,偏正頭 風,口眼喎斜,大風癩風,一切無名風及腳氣,并打撲 傷折,及胎孕有傷,服過百粒,即為全人。此方後人易 名「紫萍一粒丹。」

附方

夾驚傷寒:「紫背浮萍一錢,犀角屑半錢,釣藤鉤三七 箇為末,每服半錢,蜜水調下,連進三服,出汗為度。」聖濟 錄

消渴飲水,日至一石者,「浮萍搗汁服之。」 又方:用乾 浮萍、栝樓根等分為末,人乳汁和丸梧子大,空腹飲 服二十丸。三年者數日愈。千金方

小便不利,膀胱水氣流滯。浮萍日乾為末,飲服方寸 匕,日二服。千金方

水氣洪腫,小便不利:浮萍日乾為末,每服方寸匕,白 湯下,日二服。聖惠方

霍亂心煩:蘆根炙一兩半,水萍焙、人參、枇杷葉炙各 一兩。每服五錢,入薤白四寸,水煎溫服。聖惠方 吐血不止:紫背浮萍焙半兩,黃芪炙二錢半,為末。每 服一錢,薑、蜜水調下。聖濟總錄

鼻衄不止:浮萍末吹之。聖惠方

中水毒病,手足指冷,至膝肘即是。以浮萍日乾為末, 飲服方寸匕,良。姚僧坦集驗方

大腸脫肛:「水聖散」:用紫浮萍為末,乾貼之。危氏得效方 身上虛癢:浮萍末一錢,以黃芩一錢,同四物湯煎調 下。丹溪纂要

風熱。𤺋浮萍蒸過焙乾,牛旁子酒煮曬乾炒,各一 兩,為末。每薄荷湯服一二錢,日二次。古今錄驗 風熱丹毒:浮萍搗汁遍塗之。子母秘錄

汗斑癜風:端午日收紫背浮萍曬乾,每以四兩煎水 浴,并以萍擦之,或入漢防己二錢亦可。袖珍方 少年面皰。《外臺》。用浮萍、日挼。之,并飲汁少許。 《普 濟方》:用紫背浮萍四兩,防己一兩,煎濃汁洗之,仍以 萍於斑䵟上熱擦,日三、五次。物雖微末,其功甚大,不 可小看。

粉滓面䵟溝渠小萍為末,日傅之。聖惠方 大風癘疾:浮萍草三月採,淘四五次,窨四五日,焙為 末,不得見日。每服三錢,食前溫酒下,常持「觀音聖號」, 忌豬魚雞蒜。 又方:七月七日取紫背浮萍,日乾為 末半升,入好消風散五兩,每服五錢,水煎頻飲,仍以 煎湯洗浴之。十便良方

斑瘡入目:「浮萍陰乾為末,以生羊子肝半箇,同水半 盞,煮熟搗爛絞汁,調末服。」甚者不過一服,已傷者,十 服見效。危氏得效方

弩肉攀睛:青萍少許,研爛,入片腦少許,貼眼上,效。危氏 得效方

毒腫初起,水中萍子草搗傅之。肘后方

發背初起,腫焮赤熱:浮萍搗和雞子清貼之。聖惠方 楊梅瘡癬:水萍煎汁浸洗半日,數日一作。集簡方 燒煙去蚊,「五月取浮萍草,陰乾用之。」孫真人方

萍蓬草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陳藏器《拾遺》:「萍蓬草,即今水粟也。其子如 粟,如蓬子也。俗人呼水粟包。」又云「水栗子,言其根味 也。或作水笠。」

集解

陳藏器曰:「萍蓬草,生南方池澤。葉大似荇,花亦黃。未 開時狀如筭袋。其根如藕,饑年可以當糓。」 李時珍曰:「水粟,三月出水,莖大如指,葉似荇葉而大, 徑四、五寸。初生如荷葉。六、七月開黃花,結實狀如角 黍,長二寸許,內有細子一包,如罌粟。澤農采之,洗擦 去皮,蒸曝,舂取米作粥飯食之。其根大如栗,亦如雞 頭子根。儉」年人亦食之,作藕香味如栗子。昔楚王渡 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食之甜如蜜者,蓋此類也。 若水萍,安得有實耶?三四月采莖葉,取汁煮硫黃,能 拒火。又段公路《北戶錄》有睡蓮,亦此類也。其葉如荇 而大,其花布葉數重,當夏晝開花,夜縮入水,晝復出 也。

子氣味

甘澀平無毒。

主治

李時珍曰:「助脾厚腸。令人不饑。」

根氣味

甘寒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煮食補虛,益氣力,久食不饑,厚腸胃

萍部藝文一[编辑]

《萍贊》
晉·郭璞
[编辑]

萍之在水,猶卉植地。靡見其布,漠爾鱗被。物有常託, 孰知所自。

《浮萍賦》
夏侯湛
[编辑]

步長渠以遊目兮,覽隨波之微草。紛漂潎以澄茂兮, 羌孤生於靈沼。因纖根以自滋兮,乃逸蕩乎波表。散 圓葉以舒形兮,發翠綠以含縹。蔭修魚之華鱗兮,翳 蘭池之清潦。既澹淡以順流兮,又雝容以隨風。有纏 薄於側兮,或迴滯乎湍中。紛上下其靡常兮,漂往 來其無窮。仰熙陽曜,俯憑綠水。渟不安處,行無定軌。 流息則寧,濤擾則動。浮輕善移,勢危易盪。似孤臣之 介立,隨排擠之所往。內一志以奉朝兮,外結心以絕 黨。萍出水而立枯兮,士失據而身枉。睹斯草而慷慨 兮,固知直道之難爽。

《浮萍賦》
蘇彥
[编辑]

余嘗汎舟遊觀,鼓楫川湖。睹浮萍之飄浪,乃觸水而 自居。體任適以應會,亦隨遇而靡拘。伊弱卉之無心, 合至理之冥符。

《浮萍賦》
唐·常袞
[编辑]

「居洪泉而不根植者,惟浮萍而已矣。」不懷芳以賈害, 不衒色以標美,動不忤物,卑以安己,乘流則遊,得坻 則止,如識變而知時,似委命而順理。故能無幽不涉, 無遠不尋,隨長汀而自汎,值驚浪而不沈,既不遷其 清濁,亦何避乎淺深,可以明逍遙之意,可以警滯著 之心。然而推移河海,凌歷隈澳,溜緩則去遲,水急則 浮速。秋遇楓浦,與墜葉而齊奔;春渡桃源,共落花而 相逐。披拂丹草,搖演青蘋,出入經其潭洞,高下歸其 奫淪。擇利而行,有似見幾之士,不常厥所。同乎《漂梗 之人歌》曰:「大江之水東西流,別有孤萍朝夕浮。莫言 此中長汎汎,終當結實觸王舟。」

《浮萍賦》
趙昂
[编辑]

汎汎者萍,乘流匪寧。殊源比影,異沼均形。初苒弱兮 碕岸,乍連延兮廣汀。映池兮草色同翠,照日兮苔光 共青。霞凝兮片片成玉,月上兮處處疑星。入門自媚, 穠李徒矜其妖艷;取足為樂,行潦豈小於滄溟。觀其 枯華有時,動靜無必。習坎斯止,遇亨則逸。安卑取順, 契君子之用心;揚波隨流,豈漁翁之能詰。每託鄰於 「藻荇,不混跡於蓬蓽。與菡萏而相鮮,向莓苔而如失。 實幽賞之可嘉,何寓遊之足匹?夫物之云云,糾纏誰 分?茨處牆兮,或不才而見棄;蘭生幽也,終以香而自 焚。惟茲萍矣,獨擅其美。謙能居下,知則樂水。鑒攬芳 於楚客,寧見羞於彝簋。象虛舟而不繫,或倏往而忽 來。類至人之無心,更出生而入死。噫」歟植匪深根,長 無固蔕。將舍之而不芟剪,豈見用而能種藝。鄙朝菌 之暫榮,笑匏瓜之長繫。空慚雨露之恩,竊愧陶鈞之 惠。願同蒹葭比玉而見珍,託陋質於池塘之際。

《浮萍賦》
明·楊雲鶴
[编辑]

「嗟楊花之漠漠,紛辭樹而綿綿。乍飄颻於幕底,忽蕩 漾於池邊。雨過易質,浸久移妍。根無寸蔕,葉吐雙駢。 傍汀蘭而戢戢,映岸草之芊芊。魚驚跳而忽破,風漪 斂而還連。委柔姿兮曉漲,寄弱質兮春田。流潦凝兮 並止,歸波逝兮均遷。商羊舞兮保世以滋大,《肥𧔥》見 兮聚族而殲旃。」有似乎邊塞征人,關河客子。去國辭 家,流行坎止。意忽忽以何之,惟蒼蒼之默使。感玆萍 質,悵此萍蹤。慨他鄉之萍梗,憐知己之萍逢。有如一 枝暫棲,兩心密契。不約而聯,無根而蒂。始宛轉而密 依,忽參商而遙逝。知宛在兮水中,恨長波之靡際。嗟 嗟!每生有識,我輩鍾情。欣繇合起,恨以離生。雖離合 之皆幻,終悵怏而難平。若夫合不心醉,離不《骨驚》,齊 悲愉於一致,反寄「羨無識」之浮萍。

《浮萍賦》并序
夏茂卿
[编辑]

夫萍為風約,起滅不常,水草中至尟,小瑣細物也。顧萍氏掌禁於秋官,萍生紀日於「月令」 ,燕饗則「樂嘉賓於魚藻,朝會則示周行於鹿苹」 ,萍之時義大矣。成都楊令公年方二十,視篆梁谿,甫下車,輒以《浮萍》一賦見視,清華流麗,騞然大家。夫相如、子雲之在蜀都也,翩翩皆以賦鳴,吐鳳凌雲,噴薄西京之上。即我明用修楊子,靈心作賦,秀拔峨眉,公豈其苗裔耶?遂率爾效顰,而抽辭以擬之。其詞曰:

粵萬卉之布彙,稟一氣之陶鈞。紛紛綸綸,職職芸芸。 毓彼池面,貼於波紋。既曰楊花之轉蛻,復云老血之 為精。巧隨浪以開合,逐流水以低平。兆翔鴻之始見, 應穀雨而萌生。采芳馨於雷澤,擷異美於昆明。一名 「水簾」,亦呼「薸蘋。」西河之側,南澗之濱。羌乍斟而止渴, 朅久服而身輕。漢昆明池,翠網橫披於曲岸;楚昭王 渡赤斗,直觸於江濆。周穆巡方,則取摘湖頭以資鶴 唼;太原吏隱,則數車捆載而為鴨茵。漂潎連綿,馥郁 葐蒕,可以羞王公,可以薦鬼神。若夫不根不蔕,時合 時張,江妃題字,漢女搴芳。翠蓋覆而蛟龍匿影,青雷 破而明月舒光。重疊侵沙,開暮春之煙景;參差委岸宣大塊之文章。紫葉帶流,快題詩於李白;秋風翠草, 喜琢句於劉商。色映菰蒲,似罽賓之鋪寶㲲而斜臨 曲渚。光分杜若,如洛姝之遺翠鈿而亂矗橫塘。若乃 波翻浪急,雨驕風妒,自東自西,曷馮歸路。孤標冷淡 兮埒孝子之履霜;時危震盪兮恍羈臣之莫訴。至若 良朋愴別,執友臨岐,臭蘭偶契,金石遽違。玉玦遙分 於塞外,寶釵劃斷於中閨,是何異萍水之相遭,而瞥 焉轉化於天涯。胡然而散,胡然而聚,消息盈虛,浮萍 莫喻,生馬生人,儵忽為帝。即乾坤亦水上之萍,抑蜾 蠃螟蛉之一致?有酒既清,有餚既馨,太虛為御,久鑿 奚爭,萬期須臾,晱《電驚》。毋掘泥以揚波,疇皆醉而 獨醒。縱心浩然,何慮何營。吾將濯足萬里,身蓬閬 而戞長嘯於青冥。

萍部藝文二[编辑]

《失題》
魏·何晏
[编辑]

轉蓬去其根,流飄從風移。茫茫四海塗,悠悠焉可彌。 願為浮萍草,託身寄清池。且以樂今日,其後非所知。

《詠萍》
齊·劉繪
[编辑]

可憐池內萍,葐蒕紫復青。巧隨浪開合,能逐水低平。 微根無所綴,細葉詎須莖。漂泊終難測,留連如有情。

《賦得池萍》
梁·庾肩吾
[编辑]

風翻乍青紫,浪起時疏密。本欲嘆無根,還驚能有實。

《浮萍》
北魏·馮元興
[编辑]

元興因元義之勢,相為引用。義賜死,元興被廢,為此自喻。

有草生碧池,無根綠水上。脆弱惡風波,危微苦驚浪。

《萍》
唐·李嶠
[编辑]

二月虹初見。三春蟻正浮。青蘋含吹轉。紫葉帶波流。 屢逐明神薦,常隨旅客遊。既能甜似蜜,還遶楚王舟。

《萍池》
王維
[编辑]

春池深且廣,會待輕舟迴。靡靡綠萍合,垂楊埽復開。

《感遇》
李德裕
[编辑]

幽澗生蕙若,幽渚老江蘺。榮落人不見,芳香徒爾為。 不及綠萍草,生君紅蓮池。左右美人弄朝夕,春風吹 葉洗玉泉水珠清湛露滋。心亦願如此,託君君不知。

《木蘭後池浮萍》
皮日休
[编辑]

嫩似金脂颺似煙,多情渾欲擁紅蓮。明朝擬附《南風 信》,寄與湘妃作翠鈿。

《和襲美木蘭後池浮萍》
陸龜蒙
[编辑]

晚來風約半池明,重疊侵沙綠罽成。不用臨池更相 笑,最無根蔕是浮名。

《醉後》
劉商
[编辑]

清月秋風老此身,一瓢長醉任家貧。醒來還愛浮萍 草,飄寄官河不屬人。

《詠萍》
徐夤
[编辑]

為實隨流瑞色新,泛風縈草護遊鱗。密行碧水澄涵 月,澀滯輕橈去採蘋。比物何名腰下劍,無根堪並鏡 中身。平湖春渚知何限,撥破閒投獨繭綸。

《詠萍》
僧可齊
[编辑]

盆池本不種青萍,春杪無根也自生。人道一宵生九 葉,不知誰數得分明。

《萍》
宋·李覯
[编辑]

「盡日看流萍,誰原造化情。」可憐無用物,偏解及時生。 泥滓根萌淺,風波性質輕。晚來堆岸曲,猶得護蛙鳴。

《可笑口號》
文同
[编辑]

可笑庭前小兒女,栽盆貯水種浮萍。不知何處聞人 說,一夜一根生七莖。

《萍》
劉師邵
[编辑]

乍因輕浪疊晴沙,又趁迴風擁釣槎。莫怪狂蹤易飄 泊,前身不合是楊花。

《萍間穉荷效王司馬體》
謝翱
[编辑]

初萍半含絮,頃刻開數畝。荷生浮其間,風雨足。邂逅 百年遊,子心欲作千歲久。昔為浮萍根,今為穉荷藕。 荷高刺已深,魚游觸其首。離離荷下萍,吹向白魚口。

《萍》
乩仙
[编辑]

點點青青浮野塘,不容明月照滄浪。風吹雨逐沙泥 上,燕子銜來遶畫梁。

《萍》
宋·無
[编辑]

風波長不定,浪跡在天涯。莫怨生輕薄,前身是柳花。

《賦得萍贈陳久中》
明·楊基
[编辑]

浮蹤散寒星,一夕生無數。魚跳翠乍開,鷗過青還聚。 微風和影去,急雨連根露。惆悵別君時,楊花滿衣絮。

《萍》
薛蕙
[编辑]

參差如霰布,的皪似星出。魚戲影初開,鳥散文仍密。 幸因雲雨會,且免風波失。無俾江海流,徒謝芳菲質。

===
《詠萍》
日本貢使
===錦鱗密砌不容針,只為根兒做不深。曾與白雲爭水

面,豈容明月下波心。幾番浪打應難滅,數陣風吹不 復沈。多少魚龍藏在底,漁翁無處下鉤尋。

萍部選句[编辑]

楚宋玉《風賦》起於青萍之末。

晉劉伶《酒德頌》,「俯觀萬物,擾擾焉如水之載浮萍。」 郭璞《江賦》,「萍實時出而漂泳。」

魏文帝詩:「汎汎綠池,中有浮萍。寄身流波,隨風靡傾。」 曹植詩:「浮萍寄清水,隨風東西流。」

晉司馬彪詩,「汎汎江漢萍,飄蕩永無根。」

傅元詩:「浮萍無根本,非水將何依。」

齊王儉詩:「萍開欲半池。」

《謝朓詩》:「新萍時合水。」

梁王筠詩:「萍生鴈鶩池。」

《邢卲詩》:「新萍已冒沼。」

唐太宗詩:「萍間日影亂。」

《杜甫詩》:「萍泛無休日,桃陰想舊蹊。」萍泛若夤緣。 《劉禹錫詩》:「風小悲流萍。」

韓愈詩:「萍蓋汙池淨。」風約半池萍。

白居易詩:「紫浮萍汎汎。」南潭萍開水汎汎,

《姚合詩》:「萍任連池綠。」浮萍重疊水團圓,

溫庭筠詩:「萍皺風來後。」萍多釣下遲。

《李中詩》:「萍嫩鋪波面。」

《薛能》詩:「水風初見綠萍陰。」「遠舸衝開一路萍。」 宋謝翱詩:「浮萍隨漲水,上到荷葉端。水退不得下,猶 黏花萼間。」

林景熙詩。「柳花滾雪春冥冥。溪風一夜吹為萍。」 張先詩。「浮萍破處見山影。」

《陸游》詩:「覆水青萍錦一方。」

《乩仙》詩:「見說楊花能變化,是他種子亦輕浮。」

萍部紀事[编辑]

《周禮·秋官》:萍氏:「掌國之水禁幾酒。」謹酒,禁川游者。 鄭康成曰:萍氏主水禁,萍之草無根而浮,取名于其 不沈溺。劉氏曰:「《神農書》曰『萍能勝酒,欲其制之也』。」黃 氏曰:「幾酒,苛察之也,宜若絕之謹酒,為其不能不用 也。萍氏掌水禁而使禁酒,亦水之害人者也,故為之 設禁焉。」鄭鍔曰:「大川之逝,雖烏獲之力有所不能止, 又況可游乎?游謂游浮而行禁之宜哉。」

《山堂肆考》:周穆王時,塗循國獻仙鶴。上命取太湖萍 飼之。

《家語》:楚昭王渡江,江中有物大如斗,圓而赤,直觸王 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之,遍問群臣,莫之能識。使使聘 於魯,問於孔子,孔子曰:「此所謂萍實者也,可剖而食 之,吉祥也。唯霸者為能獲焉。」使者返,王遂食之,大美。 久之,使來以告魯大夫,大夫因子游問曰:「夫子何以 知其然?」曰:「吾昔之鄭,過乎陳之野,聞童謠曰:『楚王渡 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此是楚 王之應也。吾是以知之』。」

《范子》「水萍,出三輔,色青者善。」

《呂氏春秋》:「菜之美者,崑崙之萍。」

《後漢書華佗傳》:佗精於方藥,嘗行道,見有病咽塞者, 因語之曰:「向來道隅有賣餅人,蓱虀甚酸,可取三升 飲之,病自當去。」即如佗言,立吐一蛇,乃懸於車而候 佗。時佗小兒戲於門中,逆見,自相謂曰:「客車邊有物, 必是逢我翁也。」及客進,顧視壁北,懸蛇以十數,乃知 其奇。《詩義疏》曰:蘋,澹水上浮萍。麤大者謂之蘋,小 者謂之萍。季春始生,可糝蒸為茹,又可苦酒淹就酒 也。《魏志》及《本草》並作「蒜虀」也。

《渚宮故事》:宋文帝為宜都王,臨川人獻王萍實,六子, 大者如升,小者如鶴卵,圓而赤。初莫有識者,以問長 史王華,曰:「此萍實也,宣尼所謂王者之應。」

《魏書馮元興傳》:「元興為元叉所知,為尚書殿中郎。父 既賜死,元興亦被廢,乃為《浮萍詩》以自喻曰:『有草生 碧池,無根綠水上,脆弱惡風波,危微苦驚浪』。」

《雲仙雜記》:「浮萍多美鴨。太原少尹樊千里買百隻置 後池,載數車浮萍入池,使為鴨作裀褥。」

《南康記》:魚朝恩有洞,四壁夾安琉璃板,中貯江水及 萍藻諸色蝦,號「魚藻洞。」

《南濠詩話》:「魏仲先詩名鉅鹿,《東觀集》有《詠盆池萍》云: 『莫嫌生處波瀾小,免得漂然逐眾流』。真隱者之話言 也

萍部雜錄[编辑]

《淮南子》:「萍樹根於水,木樹根於土。」

淮南畢萬術,老血變為萍。

《風土記》:「萍、蘋、芹菜之別名也。」

杜恕《篤論》:「夫萍之浮與菱之浮相似也。菱植根,萍隨 波。是以堯舜惡巧言亂德,仲尼惡紫之奪朱。」

《南濠詩話》:「江右萍鄉縣,相傳楚王得萍實於此邑,因 以名。而范石湖以為去大江遠」,非是。然萍實因渡江 而得,非謂得之大江中,傳聞必有所自,未可遽疑其 說。

萍部外編[编辑]

《酉陽雜俎》:「臨邑縣北有華公墓碑,失,唯趺龜存焉。」石 趙世,此龜夜常負碑入水,至曉方出,其上常有萍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