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8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十七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八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八十七卷目錄

 菊部彙考一

  菊圖一

  菊圖二

  菊圖三

  菊圖四

  禮記月令

  爾雅釋草

  汲冢周書時訓解

  山海經中山經

  大戴禮記夏小正

  郭橐駝種樹書

  陸佃埤雅

  羅願爾雅翼

  劉蒙菊譜

  史正志菊譜

  范成大范村菊譜

  林洪山家清供紫英菊 金飯 菊苗煎

  林洪山家清事山房三益

  老學菴筆記種菊九要

草木典第八十七卷

菊部彙考一[编辑]

釋名

《鞠》。禮記     《蘜》。爾雅

治蘠。爾雅    《節華》。本經

「女節」        《女華》。

女莖        日精。

《更生》        傅延年。

陰成        《周盈》。

苦薏。俱別錄   《金蕊》。綱目

《回峰菊》:潁川名  荼,苦蒿。汝南名

羊歡草:上黨名  地薇蒿。河內名

菊圖一

菊圖一

菊圖二[编辑]

鄧州菊

鄧州菊

菊圖三[编辑]

衡州菊

衡州菊

{{{2}}}

{{{2}}}
菊圖四[编辑]

波斯菊

波斯菊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季秋之月,鞠有黃華。

鞠色不一,而專言「黃」者,秋令在金,金自有五色,而黃為貴,故鞠色以黃為正也。大全嚴陵方氏曰:「桃華於仲春,桐華於季春,皆不言有,獨於鞠言之者,以萬物皆華於陽,獨鞠華於陰而已,故特言有桃華之紅、桐華之白,皆不言其色。獨《鞠》言其色而曰黃者,以華於陰中,其色正應陰之盛故也。」

《爾雅》
[编辑]

《釋草》
[编辑]

蘜,治蘠。

《今之秋華菊》。蘜一名治蘠。郭云:「今之秋華菊。」案:《月令季秋》云:「菊有黃花。」《本草》云:「菊華,一名節華。」陶註云:「菊有兩種,一種莖紫氣香而味甘,葉可作羹而食者,為真;一種莖青而作蒿艾氣,味苦不堪食者,名苦薏,非真也。」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寒露後十日,菊有黃華,菊無黃華,土不稼穡。

《山海經》
[编辑]

《中山經》
[编辑]

女几之山,其草多菊朮。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九月榮鞠。」鞠,草也。鞠榮而樹麥,時之急也。

《郭橐駝種樹書》
[编辑]

《菊》
[编辑]

黃白二菊,各披去一邊皮,用黃麻皮扎合,其花半黃 白色。

菊根長向上,添泥覆之為佳。

《陸佃埤雅》
[编辑]

《蘜》
[编辑]

《爾雅》曰:「蘜治蘠」,今之秋華鞠也。鞠草有花,至此而窮 焉,故謂之鞠。一曰鞠如聚金,鞠而不落,故名鞠。蓋鞠 不落花,蕉不落葉,亦蕉一葉舒則一葉焦而不落,故 謂之蕉也。《月令季秋》云:「鞠有黃華。」曰:有者,非其有之 時也。《春秋傳》曰:有者,不宜有也。《周官》:「后蠶服鞠衣。」鞠 衣色黃象鞠,鞠蓋華於陰中,其華則又中之色也。后 帥內外命婦而蠶,則使天下之嬪婦取中焉。其所服 如此。王后六服,褘翟取翬,褕狄取榆,鞠衣又取諸鞠, 故鳥獸草木之名,孔子欲學者之多識,而記《禮》者,以 為衣服在身,而不知其名為罔也。鄭氏解《周官》,以為 「王后六服,翬狄、元褕狄青,闕狄赤,鞠衣黃,展衣白,褖 衣黑。」若所謂「翬狄、元褕狄青,鞠衣黃」,其說是矣。所謂 「闕狄赤,展衣白,褖衣黑」,其說非也。按《毛詩傳》言:「展衣 以丹縠為之」,則展衣赤矣。赤則宜布著,盡有誠信之 道焉,故謂之展,又或謂之襢也。《禮記》曰:「內子以襢衣, 亦通帛為襢。」襢,絳帛也。與此同義。鞠衣黃,展衣赤,則 褖衣白矣。難者曰:「褖衣,吉服也。純白非婦人吉服所 宜。」曰:蓋不知褖衣之有纁袇也,《周官》「褖衣」是已。闕狄 一名「屈狄」,則視褕狄之制有屈焉爾,刻而不畫是也, 其色宜亦如褕狄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菊》
[编辑]

菊,季秋寒露後五日始有華,華得土之正色。蔡邕《月 令章句》曰:「菊,草名也。有者,非所有也。黃花者,土氣之 所成也。季秋草木皆成,非榮華之時也。故言菊有,明 他無有也。」《周書》曰:「菊不黃華,土不稼穡。」是應土之驗。 古者王后六服有鞠衣,先鄭以為黃衣;後鄭云:「黃桑 服,色如鞠塵,象桑葉初生。」引《月令》「三月薦鞠衣於先」 帝,告桑事。蓋後鄭之意,以季春桑葉始生,故后服色 象之,又薦之先帝太皞之屬之坐,所謂告桑事也。然 其說不取於菊華之菊,而取於麴糵之麴,又捨麴而 象桑葉。唯蔡邕以為菊華之色,似合先鄭以菊為黃 之意。今《月令》菊有黃華,正與「鞠衣」之字同。又漢武帝 時,黃鵠下建章宮,作歌曰:「金為衣兮菊為裳。」然則以 菊比衣,如是古矣。古者茹菊,故《離騷》有「夕餐秋菊之 落英。」至崔寔《月令》以九月九日採菊,而費長房亦教 人以是日飲菊酒以禳災,然則自漢以來尤盛也。菊 與薏花相似,菊甘而薏苦,所謂苦如薏者。漢南陽酈 縣北八里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極甘香,中有三 十家,不復穿井,仰飲水上,壽百二十、三十,中壽百餘、 七十者,猶以為夭。近世譜菊者有八十一種,有黃、白、 緗及色如桃花者。又白者遇霜皆殷,然終不摽落。故 說者疑《離騷》「落英」之語,或以為《爾雅》「落,始也。」然與墜 露相配為文,不當為始,靈均蓋自有意。

《劉蒙菊譜》
[编辑]

《序》
[编辑]

「草木之有花,浮冶而易壞。凡天下輕脆難久之物,皆 以花比之,宜非正人達士堅操篤行之所好也。」然余嘗觀屈原之為文,香草鸞鳳以比忠正,而菊與菌、桂、 荃、蕙、蘭、芷、江蘺同為所取。又松者天下歲寒堅正之 木也,而陶淵明乃以松名配菊,連語而稱之。夫屈原、 淵明,實皆正人達士、堅操篤行之流,至於菊猶貴重 之如此。是菊雖以花為名,固與浮冶易壞之物,不可 同年而語也。且菊有異於物者,凡花皆以春盛,而實 皆以秋成,其根柢枝葉,無物不然。而菊獨以秋花悅 茂於風霜搖落之時,此其得時者異也。有花葉者,花 未必可食,而康風子乃以食菊仙。又《本草》云:「以九月 取花,久服輕身耐老。」此其花異也。花可食者,根葉未 必可食,而陸龜蒙云:「春苗恣肥,得以採擷,供左右杯 案。」又《本草》云:「以正月取根」,此其根葉異也。夫以一草 之微,自本至末,無非可食,有功於人者,加以花色香 態,纎妙閑雅,可為丘壑燕靜之娛。然則古人取其香 以比德,而配之以歲寒之操,夫豈偶然而已哉。洛陽 風俗,大抵好花,菊品之數,比他州為盛。劉元孫伯紹 者,隱居伊水之瀍,萃諸菊而植之,朝夕嘯詠乎其側, 蓋有意譜之而未暇也。崇寧甲申九月,余得為龍門 之游,得至君居,坐於舒嘯堂上,顧玩而樂之。於是相 與訂論,訪其居之未嘗有,因次第焉。牡丹、荔枝、香筍、 茶竹、硯、墨之類,有名數者,前人皆譜錄。今菊品之盛, 至於三十餘種,可以類聚而記之。故隨其名品,類序 於左,以列諸譜之次。

《黃花》
[编辑]

《勝金黃》
[编辑]

勝金黃,一名大金黃。菊,以黃為正,此品最為豐縟而 加輕盈,花葉微尖,但條梗纖弱,難得團簇作大本,須 留意扶植乃成。

《疊金黃》
[编辑]

疊金黃,一名「明州黃」,又名「小金黃。」花心極小,疊葉穠 密,狀如笑靨花有富貴氣,開早。

《棣棠菊》
[编辑]

棣棠菊,一名「金鎚子」,花纎穠,酷似棣棠,色深如赤金, 他花色皆不及,蓋奇品也。窠株不甚高,金陵最多。

《疊羅黃》
[编辑]

疊羅黃,狀如小金黃花,葉尖瘦如剪羅縠。三兩花自 作一高枝,出叢上,意度瀟灑。

《麝香黃》
[编辑]

麝香黃,花心豐腴,傍短葉密承之,格極高勝。亦有白 者,大略似白佛頂丁,勝之遠甚,吳中比年始有。

《千葉黃》
[编辑]

千葉小金錢,略似明州黃,花葉中外疊疊整齊,心甚 大。

《太真黃》
[编辑]

《太真黃花》,如小金錢加鮮明。

《單花小金錢》
[编辑]

《單花小金錢》花心尤大開最早,重陽前已爛熳。

《垂絲菊》
[编辑]

垂絲菊,花蕊深黃,莖極柔細,隨風動搖,如垂絲海棠。

《鴛鴦菊》
[编辑]

《鴛鴦菊》,「花常相偶」,葉深碧。

《金鈴菊》
[编辑]

金鈴菊,一名「荔枝菊」,舉體千葉,細瓣簇成小毬,如小 荔枝,枝條長茂,可以攬結。江東人喜種之,有結為浮 圖樓閣,高丈餘者。余頃北使過欒城,其地多菊家,家 以盆盎遮門,悉為鸞鳳亭臺之狀,即此一種。

《毬子菊》
[编辑]

毬子菊,如金鈴而差小。二種相去不遠,其大小名字, 出於栽培肥瘠之別。

《小金鈴》
[编辑]

小金鈴一名「夏菊」,花如金鈴而極小,無大本,夏中開。

《藤菊花》
[编辑]

藤菊,花密條柔以長如藤蔓,可編作屏障,亦名「棚菊。」 種之坡上,則垂下裊數尺如纓絡,尤宜池塘之瀕。

《十樣菊》
[编辑]

十樣菊,一本開花形模各異,或多葉,或單葉,或大或 小,或如金鈴,往往有六、七色,以成數,通名之曰「十樣。」 衢、嚴間花黃,杭之屬邑有白者。

《甘菊》
[编辑]

甘菊:一名「家菊」,人家種以供蔬茹。凡菊葉皆深綠而 厚,味極苦,或有毛,惟此葉淡綠柔瑩,味微甘,咀嚼香 味俱勝,擷以作羹及泛茶,極有風致。《天隨子》所賦即 此種,花差勝野菊。

《野菊》
[编辑]

野菊,旅生田野及水濱,花單葉,極瑣細。

《白花》
[编辑]

《五月菊》
[编辑]

五月菊,花心極大,每一鬚皆中空,攢成一匾毬子,紅 白,單葉繞承之,每枝只一花,莖二寸,葉似同蒿,夏中 開。近年院體畫《草蟲》,喜以此菊寫生。

===
《金杯玉盤》
===「金杯玉盤」,中心黃,四傍淺白,大葉,三數層,花頭徑三

寸。菊之大者不過此。本出江東,比年稍移栽吳下。此 與「五月菊」二品,以其花徑寸特大,故列之於前。

《喜容》
[编辑]

喜容,千葉,花初開微黃,花心極小,花中色深,外微暈 淡,欣然丰艷,有喜色,甚稱其名,久則變白,尤耐封植, 可以引長七、八尺至一丈,亦可攬結,白花中高品也。

《御衣黃》
[编辑]

御衣黃,千葉。花初開深鵝黃,大略似喜容而差疏瘦, 久則變白。

《萬鈴菊》
[编辑]

萬鈴菊,中心淡黃,鎚子傍白,花葉繞之,花端極尖,香 尤清烈。

《蓮花菊》
[编辑]

蓮花菊,如小白蓮花,多葉而無心,花頭疏,極蕭散清 絕。一枝只一葩,綠葉亦甚纎巧。

《芙蓉菊》
[编辑]

芙蓉菊,開就者如小木芙蓉,尤穠盛者如樓子芍藥, 但難培植,多不能繁蕪。

《茉莉菊》
[编辑]

茉莉菊,花葉繁縟,全似茉莉,綠葉亦似之,長大而圓 淨。

《木香菊》
[编辑]

木香菊,多葉,略似《御衣黃,初開淺鵝黃,久則變白,花 葉尖薄,盛開則微卷》,芳氣最烈,一名「腦子菊。」

《酴醾菊》
[编辑]

酴醾菊,細葉稠疊,全似酴醾,比茉莉差小而圓。

《艾葉菊》
[编辑]

艾葉菊,心小葉、單葉,綠尖長蓬艾。

《白麝香》
[编辑]

白麝香,似麝香黃,花差小,亦豐腴韻勝。

《銀杏菊》
[编辑]

銀杏菊,淡白時有微紅,花葉尖綠,葉全似銀杏葉。

《白荔枝》
[编辑]

白荔枝與《金鈴》同,但花白耳。

《波斯菊》
[编辑]

波斯菊,花頭極大,一枝只一葩,喜倒垂下,久則微捲 如髮之鬈。

《雜色》
[编辑]

《佛頂菊》
[编辑]

佛頂菊,亦名「佛頭菊」,中黃,心極大,四傍白花,一層繞 之。初秋先開白色。

《桃花菊》
[编辑]

桃花菊,多至四五重,粉紅色,濃淡在桃杏紅梅之間。 未霜即開,最為妍麗。中秋後便可賞,以其質如「白」之 受采,故附「白花。」

《胭脂菊》
[编辑]

胭脂菊,類桃花菊,深紅淺紫,比胭脂色尤重,比年始 有之。此品既出,《桃花菊》遂無顏色,蓋奇品也。姑附白 花之後。

《紫菊》
[编辑]

紫菊,一名「孩兒菊」,花如紫茸,叢茁細碎,微有菊香,或 云即澤蘭也。以其與菊同時,又常及重九,故附於菊。

史正志菊譜[编辑]

《前序》
[编辑]

菊,草屬也,以黃為正,所以概稱黃花。漢俗,九日飲菊 酒,以祓除不祥。蓋九月律中無射而數九,俗尚九日 而用時之草也。南陽酈縣有菊潭,飲其水者皆壽。《神 仙傳》有康生,服其花而成仙。菊有黃華,北方用以準 節令。大略黃華開時,節候不差。江南地暖,百卉造作 無時,而菊獨不然。攷其理,菊性介烈高潔,不與百卉 同其盛衰,必待霜降,草木黃落而花始開,嶺南冬至 始有微霜故也。《本草》一名日精,一名周盈,一名傅延 年。所宜貴者,苗可以菜,花可以藥,囊可以枕,釀可以 飲,所以高人隱士,籬落畦圃之間,不可一日無此花 也。陶淵明植以三徑,采於東籬,裛露掇英,汎以忘憂。 鍾會賦以五美,謂圓華高懸,準天極「也;純黃不雜,后 土色也;早植晚發,君子德也;冒霜吐穎,象勁直也;杯 中體輕,神仙食也。」其為所重如此。然品類有數十種, 而白菊一二年多有變黃者。余在三水,植大白菊百 餘株,次年盡變為黃花。今以色之黃白及雜色品類, 可見於吳門者二十有七種,大小顏色,殊異而不同。 自昔好事者為牡丹、芍藥、海棠、竹筍,作譜記者多矣, 獨菊花未有為之譜者,殆亦菊花之闕文也歟余姑 以所見為之。若夫耳目之未接,品類之未備,更俟博 雅君子與我同志者續之。余以所見具列於後。

《黃》
[编辑]

《大金黃》
[编辑]

心密花瓣大如大錢。

《小金黃》
[编辑]

心微紅,花瓣鵝黃,葉翠,大於眾花
考證.svg

《佛頭菊》
[编辑]

無心,中、邊亦同。

《小佛頭菊》
[编辑]

同上微小,又云「疊羅黃。」

《金墪菊》
[编辑]

《比佛頭》頗瘦,花心微窪。

《金鈴菊》
[编辑]

心微青紅,花瓣鵝黃色,葉小,又云「明州黃。」

《深色御袍黃》
[编辑]

心起突,色如深鵝黃。

《淺色御袍黃》
[编辑]

中深。

《金錢菊》
[编辑]

心小,花瓣稀。

《毬子黃》
[编辑]

中邊一色,突起如毬子。

《棣棠菊》
[编辑]

色深黃如棣棠。

《甘菊》
[编辑]

色深黃,比《棣棠》頗小。

《野菊》
[编辑]

細瘦,枝柯凋衰。多野生,亦有白者。

《白》
[编辑]

《金盞銀臺》
[编辑]

心突起,瓣黃,四邊「白。」

《樓子佛頂》
[编辑]

《心大突起》似佛頂,四邊單葉,

《添色喜容》
[编辑]

心微突起,瓣密且大。

《𦆑枝菊》
[编辑]

花瓣薄,開過轉紅色。

《玉盤菊》
[编辑]

黃心突起,淡白緣邊。

《單心菊》
[编辑]

細花心瓣大。

《樓子菊》
[编辑]

「層層」,狀如樓子。

《萬鈴菊》
[编辑]

心茸茸突起。花多半開者如鈴。

《腦子菊》
[编辑]

花瓣微縐縮如腦子狀。

《荼𧃲菊》
[编辑]

心青黃,微起如鵝黃色淺。

《雜色紅紫》
[编辑]

《十樣菊》
[编辑]

黃白雜樣,亦有微紫,花頭小。

《桃花菊》
[编辑]

花瓣全如桃花,秋初先開,色有淺深,深秋亦有白者。

《芙蓉菊》
[编辑]

狀如芙蓉,亦紅色。

《孩兒菊》
[编辑]

紫萼白心,茸茸然,葉上有光,與他菊異。

《夏月佛頂菊》
[编辑]

五六月開,色微紅。

《後序》
[编辑]

菊之開也,既黃白深淺之不同,而花有落者,有不落 者。蓋花瓣結密者不落,盛開之後,淺黃者轉白,而白 色者漸轉紅,枯於枝上。花瓣扶疏者多落,盛開之後, 漸覺離披,遇風雨撼之,則飄散滿地矣。王介甫《武夷 詩》云:「黃昏風雨打園林,殘菊飄零滿地金。」歐陽永叔 見之,戲介甫曰:「秋花不落春花落,為報詩人子細吟。」 介甫聞之笑曰:「歐陽久不學之過也。豈不見《楚辭》云: 『夕餐秋菊之落英』。」東坡,歐公門人也,其詩亦有「欲伴 騷人賦落英」,與夫「卻繞東籬嗅落英」,亦用《楚辭》語耳。 王彥賓言古人之言,有不必盡循者,如《楚辭》言秋菊 落英之語。余謂詩人所以多識草木之名,蓋為是也。 歐、王二公,文章擅一世,而左右佩紉,彼此相笑,豈非 於草木之名,猶有未盡識之,而不知有落有不落者 耶?王彥賓之徒,又從而為之贅疣,蓋益遠矣。若夫可 餐者,乃菊之初開,芳馨可愛耳。若夫衰謝而後落,豈 復有可餐之味?《楚辭》之過,乃在於此。或云:詩之訪落, 落訓始也,意落英之落,蓋謂始開之花耳。然則介甫 之引證,殆亦未之思歟。或者之說。不為無據。余學為 老圃。而頗識草木者。因併書於《菊譜》之後。淳熙歲次 乙未。閏九月望日。吳門老圃敘。

《范成大范村菊譜》
[编辑]

《序》
[编辑]

山林。好事者或以菊花比君子,其說以為歲華晼晚, 草木變衰,乃獨煜然秀發,傲睨風露,此幽人逸士之 操,雖寥寥荒寒,而味道之腴,不改其樂者也。《神農書》 以為養生上藥,能輕身延年。南陽人飲其潭水,皆壽百歲。使夫人者有為於當世,醫國惠民,亦猶是而已。 菊於君子之道,誠有臭味哉!《月令》以動植志氣候,如 桃、桐華,直云始華,至菊獨曰「菊有黃華」,豈以正色獨 立,不伍眾草變詞而言之歟?故名勝之士,未有不愛 菊者,至淵明尤甚愛之,而菊名益重。又其花時,秋暑 始退,歲事既成,天氣高明,人情舒閒,騷人飲流,亦以 菊為時花。移檻列斛,輦致觴詠間,謂之重九節物。此 非深知菊者,要亦不可謂不愛菊也。愛者既多,種者 日廣。吳下老圃,伺春苗尺許時,掇去其顛,數日則岐 出兩枝。又掇之,每掇益岐,至秋則一榦所出數千百 朵,婆娑團植,如車蓋熏籠矣。人力勤,土又膏沃,花亦 為之屢變。頃見東陽人《家菊圖》,多至七十種。淳熙丙 午,范村所植,止得三十六種,悉為譜之。明年,將益訪 求他品,為後譜云。

定品

或問「菊奚先?」曰:「先色與香而後態。」「然則色奚先?」曰:「黃 者中之色。土王季月,而菊以九月花,金土之應,相生 而相得者也。其次莫若白,西方金氣之應。菊以秋開, 則於氣為鍾焉。」陳藏器云:「白菊生平澤,花紫者白之 變,紅者紫之變也。此紫所以為白之次,而紅所以為 紫之次云。有色矣而又有香,有香矣而又有態,是其 為花之尤者也。」或又曰:「花以艷媚為悅,而子以態為 後歟?」曰:「吾嘗聞於古人矣,妍卉繁花為小人,而松竹 蘭菊為君子。安有君子而以態為悅乎?至於具香與 色而又有態,是猶君子而有威儀也。菊有名龍腦者, 具香與色而態不足者也;菊有名都勝者,具色與態 而香不足者也。菊之黃者未必皆勝」,而置於前者,正 其色也。菊之白者未必皆劣,而列於中者,次其色也。 「雜羅」、「香毬」、「玉鈴」之類,則以瓌異而升焉。至於「順聖」、「楊 妃」之類,轉紅受色不正,故雖有芬香態度,不得與諸 花爭也。然余獨以龍腦為諸花之冠,是故君子貴其 質焉。後之視此譜者,觸類而求之,則意可見矣。

花總數三十有五品。以品視之,可以見花之高下;以花視之,可以知品之得失。具列之如左云:

《龍腦第一》
[编辑]

龍腦,一名「小銀臺」,出京師,開以九月末。類《金萬鈴》而 葉尖,謂花上葉色類人間染鬱金,而外葉純白。夫黃 菊有深淺色兩種,而是花獨得深淺之中,又其香氣 芬烈,甚似龍腦,是花與香色俱可貴也。諸菊或以態 度爭先者,然標致高遠,譬如大人君子,雍容雅淡,識 與不識固將見而悅之,誠未易以妖冶嫵媚為勝也。

《新羅第二》
[编辑]

新羅,一名「玉梅」,一名「倭菊」,或云出海外國中,開以九 月末。千葉,純白,長短相次,而花葉尖薄鮮明,瑩徹若 瓊瑤然。花始開時,中有青黃細葉,如花蕊之狀。盛開 之後,細葉舒展,乃始見其蕊焉。枝正紫色,葉青,支股 而小。凡菊類多尖闕,而此花之蕊分為五出,如人之 有支股也。與花相映,標韻高雅,似非尋常之比也。然 余觀諸菊,開頭枝葉有多少繁簡之失。如桃花菊,則 恨葉多,如毬子菊,則恨花繁。此菊一枝多開一花,雖 有旁枝,亦少雙頭並開者,正素獨立之意,故詳記焉。

《都勝第三》
[编辑]

都勝,出陳州,開以九月末。鵝黃千葉。葉形圓厚,有雙 紋。花葉大者,每葉上皆有雙畫直紋,如人手紋狀,而 內外大小重疊相次,蓬蓬然,疑造物者著意為之。凡 花形,千葉如金鈴則太厚,單葉如大金鈴則太薄,惟 都勝、新羅、御愛、棣棠頗得厚薄之中,而都勝又其最 美者也。余嘗謂菊之為花,皆以香色態度為尚,而枝 常恨麤,葉常恨大。凡菊無態度者,枝葉累之也。此菊 細枝少葉,嫋嫋有態,而俗以「都勝」目之,其有取於此 乎?花有淺深兩色,蓋初開時色深耳。

《御愛第四》
[编辑]

御愛,出京師,開以九月末。一名「笑靨」,一名「喜容。」淡黃, 千葉。葉有雙紋,齊短而闊,葉端皆有兩闕,內外鱗次, 亦有瓌異之美。但恨枝榦差麤,不得與都勝爭先爾。 葉比諸菊最小而青,每葉不過如指面大。或云出禁 中,因此得名。

《玉毬第五》
[编辑]

玉毬,出陳州,開以九月末。多葉白花,近蕊微有紅色。 花外大葉有雙紋,瑩白齊長,而蕊中小葉如剪茸。初 開時有青殼,久乃退去。盛開後小葉舒展,皆與花外 長葉相次倒垂,而玉毬目之者,以其有圓聚之形也。 枝榦不甚麤,葉尖長,無刓闕,枝葉皆有浮毛,頗與諸 菊異。然顏色標致,固自不凡。近年以來,方有此本,好 事者競求致一二本之直比於常菊蓋十倍焉。

《玉鈴第六》
[编辑]

玉鈴,未詳所出,開以九月中。純白,千葉,中有細鈴,甚 類大金鈴。菊凡白花中,如玉毬、新羅,形態高雅,出於 其上,而此菊與之爭勝,故余特次二菊,觀名求實,似 無愧焉。

===
《金萬鈴第七》
===金萬鈴,未詳所出,開以九月末。深黃千葉。菊以黃為

正,而鈴以金為質,是菊正黃色而葉有鐸形,則于名 實兩無愧也。菊有花密枝褊者,人間謂之「鞍子菊」,實 與此花一種,特以地脈肥盛使之然爾。又有大萬鈴、 大金鈴、蜂鈴之類,或形色不正,比之此花,特為竊有 其名也。

《大金鈴第八》
[编辑]

大金鈴,未詳所出,開以九月末。深黃。名「鈴」者,皆如鐸 鈴之形。而此花之中,實皆五出細花,下有大葉承之, 每葉尖有雙紋,枝與常菊相似,葉大而疏,一枝不過 十餘葉,俗名「大金鈴」,蓋以花形似秋萬鈴爾。

《銀臺第九》
[编辑]

銀臺,深黃,萬銀鈴,葉有五出,而下有雙紋白葉。開之 初,疑與龍腦菊一種,但花形差大,且不甚香耳。俗謂 龍腦菊為「小銀臺」,蓋以相似故也。枝榦纖柔,葉青黃 而麤疏。近出洛陽水北小民家,不多見也。

《棣棠第十》
[编辑]

棣棠,出西京,開以九月末。深黃,雙紋,多葉,自中至外, 長短相次,如千葉棣棠狀。凡黃菊類多小花,如「都勝 御愛」,雖稍大而色皆淺黃。其最大者若大金鈴菊,則 又單葉,淺薄無甚佳處。唯此花深黃多葉,大於諸菊, 而又枝葉甚青,一枝聚生至十餘朵,花葉相映,顏色 鮮好,甚可愛也。

《蜂鈴第十一》
[编辑]

蜂鈴,開以九月中,千葉,深黃,花形圓小,而中有鈴葉 擁聚蜂起,細視若有蜂窠之狀,大抵此花似「金萬鈴」, 獨以花形差小而尖,又有細蕊出鈴葉中,以此別爾。

《鵝毛第十二》
[编辑]

鵝毛,未詳所出,開以九月末。淡黃,纖細如毛,生於花 萼上。凡菊大率花心皆細葉,而下有大葉承之,間謂 之「托葉。」今此毛花自內自外,葉皆一等,但長短上下 有次爾,花形小於金萬鈴,亦近年新花也。

《毬子第十三》
[编辑]

毬子,未詳所出,開以九月中。深黃,千葉。尖細重疊,皆 有倫理,一枝之杪,聚生百餘花。若小毬。諸菊,黃花最 小,無過此者。然枝青葉碧,花開鮮明,相映尤好也。

《夏金鈴第十四》
[编辑]

夏金鈴,出西京,開以六月。深黃,千葉,甚與金萬鈴相 類,而花頭瘦小,不甚鮮茂,蓋以生非時故也。或曰:「非 時而花,失其正也,而可置於上乎?」曰:「其香是也,其色 是也。若生非其時,則係於天者也。」夫特以生非其時, 而置之諸菊之上,香色不足論矣,奚以貴質哉?

《秋金鈴第十五》
[编辑]

秋金鈴,出西京,開以九月中。深黃,雙紋重葉。花中細 蕊皆出小鈴萼中。其萼亦如鈴葉,但比花葉短礦而 青,故《譜》中謂「鈴葉」、「鈴萼」者以此。有如蜂鈴狀。余頃年 至京師,始見此菊,戚里相傳,以為愛玩。其後菊品漸 盛,香色形態往往出此花上,而人之貴愛寞落矣。然 花色正黃,未應便置菊之下也。

《金錢第十六》
[编辑]

金錢,出西京,開以九月末。深黃,雙紋重葉,似大金菊, 而花形圓齊,頗類滴漏花。欄檻處處有,亦名「滴滴金」, 一名金錢子。人未識者,或以為棠棣菊,或以為大金 鈴。但以花葉辨之,乃可見爾。

《鄧州黃第十七》
[编辑]

鄧州黃,開以九月末。單葉,雙紋,深於鵝黃,而淺於鬱 金。中有細葉,出鈴萼上,形樣甚似鄧州白,但差小爾。 按陶隱居云:「南陽酈縣有黃菊而白者,以五月採。」今 人間相傳,多以白菊為貴,又採時乃以九月,頗與古 說相異。然黃菊味甘氣香,枝榦葉形,全類白菊,疑乃 弘景所記爾。

《薔薇第十八》
[编辑]

薔薇,未詳所出,九月末開。深黃,雙紋,單葉。有黃細蕊, 出小鈴萼中,枝榦差細,葉有支股而圓。今薔薇有紅 黃千葉、單葉兩種,而單葉者差淡,人間謂之「野薔薇」, 蓋以單葉者爾。

《黃二色第十九》
[编辑]

黃二色,九月末開。鵝黃,雙紋,多葉,一花之間自有深、 淡兩色。然此花甚類薔薇菊,惟形差小,又近蕊多有 亂葉,不然亦不辨其異種也。

《甘菊第二十》
[编辑]

「甘菊,生雍州川澤,開以九月,深黃單葉。」閭巷小人且 能識之,固不待記而後見也。然余竊謂古菊未有瓌 異如今日者,而陶淵明、張景陽、謝希逸、潘安仁等,或 愛其香,或詠其色,或採之於東籬,或泛之於酒斝,此 皆今之甘菊花也。夫以古人賦詠賞愛至於如此,而 一旦以今菊之盛,遂將棄而不取,是豈仁人君子之 於物哉?故余特以甘菊置於白、紫、紅菊三品之上,其 大意如此。

《酴醾第二十一》
[编辑]

「酴醾」,出相州,開以九月末。純白,千葉。自中至外,長短相次。花之大小正如酴醾,而枝榦纖柔,頗有態度。若 花葉稍圓,加以檀蕊,真酴醾也。

《玉盆第二十二》
[编辑]

玉盆,出滑州,開以九月末。多葉,黃心,內深外淡,而下 有闊白大葉,連綴承之,有如盆盂中盛花狀。然人間 相傳,以謂「玉盆菊」者,大率金黃心碎葉。初不知其得 名之由,後請疑於識者,始以真菊相示。乃知物之見 名於人者,必有形似之實,非講尋無倦,或有所遺爾。

《鄧州白第二十三》
[编辑]

鄧州白,九月末,開單葉雙紋白花,中有細蕊,出鈴萼 中。凡菊單葉,如薔薇菊之類,大率花葉圓密相次。花葉 謂頭上白葉非枝葉之葉他稱花葉倣此此花葉皆尖細,相去稀疏,然 香比諸菊甚烈,而又正為藥中所用,蓋鄧中菊潭所 出爾。枝榦甚纖柔,葉端有支股而長,亦不甚青。

《白菊第二十四》
[编辑]

白菊,單葉白花,蕊與鄧州白相類,但花葉差闊,相次 圓密,而枝葉麤繁。人未識者多謂此為「鄧州白」,余亦 信以為然。後劉伯紹訪得其真菊,較見其意,故《譜》中 別開「鄧州白」,而正其名曰「白菊。」

《銀盆第二十五》
[编辑]

銀盆,出西京,開以九月中。花中皆細鈴,比夏秋萬鈴 差疏,而形色似之。鈴葉之下,別有雙紋白葉,故人間 謂之「銀盆」者,以其下葉正白故也。此菊近出,未多見, 至其茂肥得地,則一花之大,有若盆者焉。

《順聖淺紫第二十六》
[编辑]

順聖,淺紫,出陳州、鄧州。九月中方開多葉,葉比諸菊 最大,一花不過六七葉,而每葉盤疊,凡三四重,花葉 空處,間有筒葉輔之,大率花形枝榦類垂絲棣棠,但 色紫花大爾。余所記菊中,惟此最大,而風流態度又 為可貴。獨恨此花非黃白不得與諸菊爭先也。

《夏萬鈴第二十七》
[编辑]

夏萬鈴,出鄜州,開以五月,紫色細鈴生於雙紋大葉 之上。以時別之者,以有秋時紫花故也。故以菊皆秋 生花,而疑此菊獨以盛夏。按《靈寶方》曰:「菊花紫白。」又 陶隱居云:「五月採。」今此花紫色而開於夏時,是其得 時之正也,夫何疑哉。

《秋萬鈴第二十八》
[编辑]

《秋萬鈴》,出鄜州,開以九月中。千葉,淺紫。其中細葉盡 為五出鐸形,而下有雙紋,大葉承之。諸菊如棣棠,是 其最大,獨此菊與《順聖》過焉。或云:「與夏花一種,但秋 夏再開爾。」今人間起草為花,多作此菊,蓋以其瓌美 可愛故也。

《繡毬第二十九》
[编辑]

「繡毬」,出西京,開以九月中。千葉紫花。花葉尖闊,相次 聚生,如金鈴菊中鈴葉之狀。大率此花似荔枝菊,花 中無筒葉,而萼邊正平爾。花形之大,有如大金鈴菊 者焉。

《荔枝第三十》
[编辑]

荔枝,色紫,出西京,九月中,開千葉紫花,葉卷為筒。

謂花葉也。凡菊鈴葉有五出,皆如鐸鈴之形,又有卷生為筒,無尖闕者,故謂之「筒葉。」 他與此同。

大小相間,凡菊鈴并蕊皆生托葉之上,葉背乃有花 萼與枝相連。而此菊上下左右攢聚而生,故俗以為 「荔枝」者,以其花形正圓故也。花有紅者,與此同名,而 純紫者蓋不多爾。

《垂絲粉紅第三十一》
[编辑]

垂絲粉紅,出西京,九月中開千葉,葉細如茸,攢聚相 次,而花下亦無托葉。人以「垂絲」目之者,蓋其枝榦纖 弱故也。

《楊妃第三十二》
[编辑]

楊妃,未詳所出,九月中開。粉紅千葉,散如亂茸,而枝 葉細小,嫋嫋有態,此實菊之柔媚為悅者也。

《合蟬第三十三》
[编辑]

合蟬,未詳所出,九月末開。粉紅,筒葉,花形細者與蕊 雜比,方盛開時,筒之大者裂為兩翅,如飛舞狀,一枝 之杪凡三四花,然大率皆筒葉,如荔枝菊。有蟬形者, 蓋不同爾。

《紅二色第三十四》
[编辑]

紅二色,出西京,開以九月末。千葉。深淡紅,叢有兩色, 而花葉之中間生筒葉,大小相映。方盛開時,筒之大 者裂為二三,與花葉相雜比,茸茸然。花心與筒葉中 有青黃紅蕊,頗與諸菊相異。然余怪桃花、石榴、川木 瓜之類,或有一株異色者,每以造物之付受有不平 歟,抑將見其巧歟?今菊之變其黃白而為粉紅深紫, 固可怪。而又一株亦有異色並生者也。是亦深可怪。 歟花之形度無甚佳處。特記其異爾。

《桃花第三十五》
[编辑]

桃花,粉紅,單葉,中有黃蕊,其色正類桃花,俗以此名, 蓋以言其色爾。花之形度雖不甚佳,而開於諸菊未 有之前,故人視此菊如木中之梅焉。枝葉最繁密,或 有無花者,則一葉之大踰數寸也

《雜記》
[编辑]

《敘遺》
[编辑]

余聞有麝香菊者,黃花千葉,以香得名;有錦菊者,粉 紅碎花,以色得名;有孩兒菊者,粉紅青萼,以形得名; 有金絲菊者,紫花黃心,以蕊得名。嘗訪於好事,求於 園圃,既未之見,而說者謂「孩兒菊與桃花一種」,又云 「種花者剪搯為之。」至錦菊金絲,則或有言其與別名 非菊者,若麝香菊則又出陽翟,洛人實未之見。夫既 已記之而定其品之高下,又引傳聞附會,而亂其先 後之次,是非余譜菊之意。故特論其名色,列於記花 之後,以俟博物之君子證其謬焉。

《補意》
[编辑]

余嘗怪古人之於菊,雖賦詠嗟嘆,嘗見於文詞而未 嘗說其花瓌異如吾譜中所記者,疑古之品未若今 日之富也。今遂有三十五種。又嘗聞於蒔花者云:「花 之形色變異,如牡丹之類,歲取其變者以為新,今此 菊亦疑所變也。」今之所譜,雖自謂甚富,然搜訪有所 未至,與花之變易後出,則有待於好事者焉。君子之 於文。亦闕其不知者斯可矣。若夫掇擷治療之方。栽 培灌種之宜。宜觀於《方冊》而問於《老圃》。不待予言也。

《拾遺》
[编辑]

黃、碧、單葉兩種,生於山野籬落之間,宜若無足取者。 然譜中諸菊多以香色態度為人愛好,剪鉏移徙或 至傷生,而是花與之均賦一性,同受一色,俱有此名, 而能遠處山野,保其自然,固亦無羨於諸菊也。余嘉 其大意而收之,又不敢雜置諸菊之中,故特列之於 後云。

《後序》
[编辑]

菊有黃、白二種,而以黃為正。人於牡丹獨曰花,而不 名好事者於菊亦但曰黃花,皆所以珍異之。故《余譜》 先黃而後白。陶隱居謂「菊有二種,一種莖紫,氣香,味 甘,葉嫩可食,花微小者為真菊,青莖細葉,作蒿艾氣, 味苦,花大,名苦薏,非真也。」今吳下惟甘菊一種可食, 花細碎,品不甚高,餘味皆苦,白花尤甚,花亦大。隱居 論藥既不以此為真,後復云白菊治風眩。陳藏器之 說亦然。《靈寶方》及《抱朴子》丹法,又悉用白菊,蓋與前 說相牴牾。今詳此,惟甘菊一種可食,亦入藥餌。餘黃、 白二花,雖不可餌,皆入藥,而治頭風則尚白者。此論 堅定無疑,併著於後。

《林洪山家清供》
[编辑]

《紫英菊》
[编辑]

菊名治蘠,本艸名節花。陶注云:「菊有二種,莖紫氣香 而味甘,其葉乃可羹,莖青而大,氣似蒿而苦,名苦薏。」 非也。今法春采苗葉,洗焯,用油略炒熟,下薑鹽作羹, 可清心明目,加枸杞尤妙矣。《天隨子》爾杞未棘,爾菊 未莎,其如予何?《本草》「杞葉似榴而軟者,能輕身益氣。 其子圓而有棘者,名枸棘,不可用。」杞菊微物也,有少 差猶不可用,然則君子小人豈容不辨哉。

《金飯》
[编辑]

危巽齋。梅以白為正,菊以黃為正,過此恐淵明、和靖 二公不取也。今世有七十二種菊,正如《本草》所謂「今 無真牡丹」,紫莖黃色菊英,以甘草湯和硝少許焯過, 候粟飯少熟同煮久食可以明目延齡。苟得南陽甘 谷水煮之,尤佳也。昔之愛菊者,莫如楚屈平、晉陶潛, 今有劉石澗元茂焉,雖一行一坐,未嘗不在於菊。繙 帙《得菊葉詩》云:「何年霜後黃花葉,色蠹猶存舊卷詩。 曾是往來籬下讀,一枝閒弄被風吹。」觀此詩,不惟知 其愛菊,其為人清芬可知矣。

《菊苗煎》
[编辑]

春游西馬,會張將使元耘軒留飲,命子之菊田賦詩 作《墨蘭》,元甚喜,數桮後,出菊煎法。采苗湯瀹用甘草 水調山藥粉,煎之以油,爽然有楚畹之風。張深於學 者,亦謂菊以紫莖為正云。

《林洪山家清事》
[编辑]

《山房三益》
[编辑]

秋采山甘菊花,貯以紅棋布囊作枕用。能清頭目。去 邪穢。

《老學菴筆記》
[编辑]

《種菊九要》
[编辑]

菊花色雖多,種黃者為正月令。他卉皆曰「始華」,於菊 獨曰「菊有黃華」,正其驗矣。種法有九要,一曰養胎,二 曰傳種,三曰扶植,四曰修葺,五曰培護,六曰幻弄,七 曰土宜,八曰澆灌,九曰除害。能如此法,便堪為松菊 主人,不減淵明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