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09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九十二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九十二卷目錄

 菊部藝文三詩詞

  菊蹊           明高啟

  晚香軒           前人

  九月八日對菊        前人

  悼廢圃殘菊         劉基

  己未九日對菊大醉戲作    袁凱

  汝慶宅紅菊        何景明

  八月二十八日子容過對菊   前人

  汝濟夜過同以行對菊花    前人

  菊花           李夢陽

  菊             前人

  惟南有佳鞠         胡翰

  題秋菊軒          王芾

  題淵明菊         陳憲章

  後菊會再次李九淵韻二首 前人

  楚雲臺觀民澤所栽菊寄民澤用昨九日韻時

  民澤適五羊未返       前人

  野菊吟寄子長再次前韻    前人

  吳明府送菊次韻答之     前人

  周鎬送白菊乞詩三首   前人

  九日晚對菊次容處士韻是日縣主曹侯二尹

  邵侯持酒過白沙李九淵容貫各館鄉中未還

                前人

  再用前韻          前人

  菊             沈周

  墨菊二首       李東陽

  菊花            前人

  楊妃菊           前人

  月下賞菊柬邃菴太常先生   前人

  十月賞菊體齋席上限韻    前人

  後園種菊經月忽見數花用亨父韻并呈城東

  賞菊諸君          前人

  九日盆菊盛開將出郭有作   前人

  周原己席上賦十月菊     前人

  冬月對菊用陳玉汝韻     前人

  過相城為沈陶菴和天全翁賞菊之作

                吳寬

  原己宅賞菊         前人

  次韻李士英劉道亨過園居看菊 前人

  買西園菊至招同社徐興公商孟和諸人花下

  小酌因和短歌        陳鴻

  對菊           申時行

  茅亭看菊          前人

  菊             前人

  菊畦            前人

  菊            唐文獻

  送菊涯翁         何孟春

  汪司驥席上對菊       熊卓

  詠醉楊妃菊        喬長史

  賞菊           魏時敏

  菊            于若瀛

  菊花            前人

  菊            王穀祥

  涇上觀菊          王問

  盆菊           董其昌

  詠菊           戴君恩

  菊             張本

  菊二首         靳貴

  菊            馬德澄

  菊            吳執御

  菊花           王泰際

  枕上聞風雨聲遙惜菊花    嚴易

  對菊有感         僧宗衍

  詠菊已上詩       陸氏

  如夢令          宋張鎡

  好事近          劉克莊

  一落索           方岳

  朝中措           朱翌

  少年遊          歐陽修

  鷓鴣天          張孝祥

  鷓鴣天          黃庭堅

  南鄉子           前人

  鵲橋仙          盧祖皋

  破陣子          晏幾道

  漁家傲三首      歐陽修

  驀山溪          僧仲殊

  受恩深           柳永

  秋蘭香           陳亮

  念奴嬌已上詞     劉克莊 菊部選句

 菊部紀事

 菊部雜錄

 菊部外編

草木典第九十二卷

菊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菊蹊》
明·高啟
[编辑]

「獨行林下路,望望南山暮。」無酒掇英嘗,寒香已零露。

《晚香軒》
前人
[编辑]

不畏風霜向晚欺,獨開眾卉已凋時。地荒老圃苔三 徑,節過重陽雨一籬。秋色蒼茫人醉少,寒香落寞蝶 先知。山翁獨念同衰晚,坐對幽軒每賦詩。

《九月八日對菊》
前人
[编辑]

預向籬邊把一杯,黃花多意已能開。不憂風雨明朝 阻,懶逐時人鬥折來。

《悼廢圃殘菊》
劉基
[编辑]

舊菊將蕪尚有根,高秋相顧耿無言。芳心不共青莎 死,生態猶欺白露繁。要待靈均餐落蕊,從教元亮恥 空尊。何人解識凄涼意,分付寒螿仔細論。

《己未九日對菊大醉戲作》
袁凱
[编辑]

老夫愛此黃金蕊,兒子須將「白酒賒。」直到殘陽下天 去,更添燈火照欹斜。

《汝慶宅紅菊》
何景明
[编辑]

紅菊開時暮,亭亭冠物華。亦知顏色好,不是艷陽花。 羅綺嬌秋日,樓臺媚晚霞。清香如不改,常傍美人家。

《八月二十八日子容過對菊》
前人
[编辑]

近節逢花放,開樽集異鄉。乾坤共一笑,風雨似重陽。 誰識暮蟬意,獨憐秋樹芳。他時益爛漫,邀爾醉西堂。

《汝濟夜過同以行對菊花》
前人
[编辑]

搖落相過地,芳菲晚更親。酒醺留媚眼,燈色笑生春。 風雨新晴夜,江山未老身。「百年如不醉,恐負此《花神》。」

《菊花》
李夢陽
[编辑]

不隨群草出,能後百花榮。氣為凌秋健,香緣飲露清。 細開宜避世,獨立每含情。可道蓬蒿地,東籬萬代名。

《菊》
前人
[编辑]

白鴈獨橫秋,黃花伴醉遊。眼看風物換,愁殺仲宣樓。

《維南有佳鞠》
胡翰
[编辑]

維南有佳鞠,風露發清妍。離離碧玉樹,燦燦黃金錢。 色含坤裳美,質抱日精圓。蘊靈自《女几》,滋布彌樊川。 既入神后品,還充仙子餐。中壽登百歲,上壽延千年。 千年與百歲,何異瞬息間。獨有幽貞節,可比金石堅。 托以奉君子,歲晏期弗諼。

《題秋菊軒》
王芾
[编辑]

九月霜露冷,秋氣已云肅。草木盡凋瘁,而有籬下菊。 燦燦如有情,盈盈抱幽獨。我欲餐其英,采之不盈掬。 呼兒具雞黍,白酒正可漉。素心二三人,於焉敘心曲。 陶然付一醉,萬事亦已足。詠歌《柴桑》詩,千載有餘馥。

《題淵明菊》
陳憲章
[编辑]

籬下花堪把,先生有酒不。遙看白衣者,不復問江州。

《後菊會再次李九淵韻》
前人
[编辑]

黃花憎競賞,人事奪幽期。長夜來尋醉,微霜落滿枝。 行藏深琖酒,風月小囊詩。長嘯東軒下,蒼髯《白接䍦》。

留連杯酒下,重疊菊花期。熟犬知過客,寒蜂亦戀枝。 溪山迴月色,香影入梅詩。地窄君休舞,「傾斜爾接䍦。」

《楚雲臺觀民澤所栽菊寄民澤用昨九日韻時民澤適五羊未返》
前人
[编辑]

當軒玉朵孤,植竹翠莖扶。香細風初動,神清俗本無。 寒深溪井涸,月出山瓢疏。何處異鄉客,永懷歌《茱茰》。

《野菊吟寄子長再次前韻》
前人
[编辑]

野菊生何處,尋香杖偶扶。孤標猶訝絕,佳色舊知無。 老弄真成獨,秋來不作疏。金樽誰九日,引滿對茱茰。

《吳明府送菊次韻答之》
前人
[编辑]

黃菊有名花,淵明無酒官。酒多人自醉,花好月同看。 老未厭人世,天教共歲寒。未應㩦不去,高步蓬萊山。

《周鎬送白菊乞詩》
前人
[编辑]

陶令黃金遶舍,君家白玉滿園。千古清風廬阜,幾叢 細雨江門。

微醉不須酩酊,半開莫待離披。安得季方與語,相思 欲寄一枝。

白菊偏宜素髮,青山只對蒼顏。嚥罷《秋香》滿腹,風吹 不到長安。

九日晚對菊次容處士韻是日縣主曹侯二尹[编辑]

邵侯持酒過白沙,李九淵、《容貫各館鄉中未還》。

考證.svg

前人

一年佳節到黃花,霜在籬根月在沙。今日縣侯親送 酒,幾時詩客報「還家。」疏枝向晚青如許,老鬢逢秋白 未涯。更欲西良開酒醆,勝遊堪泛五更槎。

《再用前韻》
前人
[编辑]

「焉知老子非元亮,請看黃花滿白沙。」賸有香醪供采 采,何須臘屣到家家。屢經細雨開花面,獨立西風背 水涯。欲把一株種蟾闕,恐驚天女笑乘槎。

《菊》
沈周
[编辑]

秋滿籬根始見花,卻從冷淡遇繁華。西風門逕含香 在,除卻《陶家》到我家。

《墨菊》
李東陽
[编辑]

白霜被原隰,黃菊秋始花。餘馨引遙袂,采掇初還家。 秀色雖可玩,玩久不復華。入畫清且古,為詩正而葩。 幽懷託揮寫,庶用傳無涯。持此問真幻,無言空自嗟。

畫菊不畫香,香空詎堪掬。畫菊不畫色,色似花已俗。 都無色香在,安用此為菊。登堂見孤標,入手宜可觸。 自非識菊者,但看桃李足。古色今不知,世人空有目。

《菊花》
前人
[编辑]

寒影蕭蕭照墨池,西園晚色正相宜。蒼顏黑髮西風 裡,應是陶翁半醉歸。

《楊妃菊》
前人
[编辑]

誰采繁花席上題,偶將名姓託唐妃。日烘花萼醺時 面,雨換華清沐後衣。隔座似邀秦國語,揮毫未放謫 仙歸。欲從顏色窺生相,已落詩家第二機。

《月下賞菊柬邃菴太常先生》
前人
[编辑]

不隨春蝶夢滕王,又送秋蟬過綠楊。佳客到時非舊 雨,好花開處亦重陽。為園恨少青山地,插帽羞看「綠 鬢郎。」長對此花還此客,縱教多病也身康。

《十月賞菊體齋席上限韻》
前人
[编辑]

「尋芳何意到君家,雨過高城少暮沙。」此夜幽歡還月 下,去年孤館各天涯。狂思晚節曾吹帽,壽擬春期及 進瓜。不是老來詩骨健,誰能白髮對黃花。

後園種菊經月忽見數花用亨父韻井呈城東[编辑]

《賞菊諸君          前人》

幽花種得偶相忘,步轉南簷卻背堂。但有芳心寧擇 地,更無佳客亦宜觴。登臨憶負重陽雨,採掇愁沾昨 夜霜。滿袖餘香試披拂,晚來風力正悠揚。

《九日盆菊盛開將出郭有作》
前人
[编辑]

買得長安擔上秋,南山只在屋西頭。花開正好逢佳 節,身病那堪復遠遊。昨夜月明空對酒,晚來風急怕 登樓。「多情重有燈前約,為報花神作意留。」

《周原已席上賦十月菊》
前人
[编辑]

布袍蕭索不勝涼,坐愛芳心共日光。何用門前看「五 柳,始知秋後有重陽。」故園栽處田應熟,小市開時藥 正香。自古交期須歲晚,相過不敢避風霜。

《冬月對菊用陳玉汝韻》
前人
[编辑]

搖落霜空萬木飛,一枝無奈賞心微。未成老圃應須 學,若在南山便合歸。人道秋香非昨夜,天留晚色共 斜暉。陶翁可是忘機者,猶自含情待白衣。

《過相城為沈陶菴和天全翁賞菊之作》
[编辑]

吳寬

菊花開日是重陽,坡翁妙語不可當。我云但得花之 趣,何必秋來菊有黃。神仙中人壽且康,老年見客纔 下堂。幅巾飄飄映華髮,導我直過東籬傍。庵居春風 定先到,已見菊苗三寸長。浩歌淵明《飲酒章》,悠然依 舊虞山蒼。素琴無絃舊有例,當春賞菊嗟何妨。封題 一笑報蘇子,為我轉致陶柴桑。

《原己宅賞菊》
前人
[编辑]

「休從雲外望天香,誰似蕭然林下妝。」嫩蕊漸成黃面 老,低枝猶比白衣長。曾隨枸杞添風味,卻笑芙蓉在 水鄉。詩社清忙今又動,看花直擬過重陽。

《次韻李士英劉道亨過園居看菊》
前人
[编辑]

詩人渾不厭貧家,閒就荒園看菊花。傾倒臘醅瓶未 罄,品題秋色句爭嘉。殘英抱節真霜傑,《本草》言功有 日華。醉後卻勞歸騎晚,西風烏帽數枝斜。

《買西園菊至招同社徐興公商孟和諸人花下小酌因和短歌》
陳鴻
[编辑]

幾處菊花殘,西園餘數畝。買來竹窗下,折簡會賓友。 把酒坐花旁,一齊衫袖香。春天百卉媚,不及此幽芳。 階下涼風薄暮起,枝枝低拂深杯裡。願君盡醉宿我 家,明日更看西園花。

《對菊》
申時行
[编辑]

獨坐高齋汎羽觴,且看叢菊媚重陽。繁英乍吐丹霞 色,冷艷全分白雪香。好共清幽矜晚節,偏從搖落殿 秋光。疏花短髮能相倚,三徑猶憐歲月長。

《茅亭看菊》
前人
[编辑]

小結茅齋掩蓽門,翛然風物似山村。一丘高臥身仍 健,三徑新鋤菊尚存。麗色盈盈開錦障,幽香冉冉注 清尊。誰知搖落風霜候,偏荷栽培雨露恩

《菊》
前人
[编辑]

冷艷疏枝擢素秋,結茅相對轉清幽。摘來自喜簪蓬 鬢,只恐黃花笑白頭。

《菊畦》
前人
[编辑]

誅茆疏野徑,種菊擬山家。秀擢三秋榦,奇分五色葩。 凌霜留晚節,殿歲奪春華。為道餐英好,東籬興獨賒。

《菊》
唐·文獻
[编辑]

西苑宸遊地。東籬菊已花。當年誇野色。此日艷天葩。 輕白凌寒露。深紅散晚霞。秋英疑可茹。無復楚人嗟。

《送菊涯翁》
何孟春
[编辑]

山徑曾陪九日遊,數枝還為一尊留。買從遠市聊供 節,栽向名園合擅秋。漸老有人憐客瘦,乍寒無計替 蜂愁。多情不用防吹帽,短髮猶禁插滿頭。

《汪司驥席上對菊》
熊卓
[编辑]

錦席秋軒流客觴,階除遲菊戀年芳。翠條冉冉初經 雨,青蕊娟娟欲候霜。幸為分回供閴寂,空然別去夢 寒香。小車如覓東溪路,古屋疏籬是醉鄉。

《詠醉楊妃菊》
喬長史
[编辑]

裊娜嬌姿不耐霜,芳根移得在昭陽。帶將春色三分 艷,散作秋陰滿院香。傾日尚疑聞羯鼓,臨風猶似舞 《霓裳》。祇愁野鹿偷銜去,寂寞梨園空斷腸。

《賞菊》
魏·時敏
[编辑]

短籬疏雨正離披,淡白深紅朵朵宜。自計老年才思 減,重陽過後不題詩。

《菊》
于若瀛
[编辑]

黃花應不插朱門,自合移根老瓦盆。露委煙斜看不 足,呼兒長夜倒芳尊。

《菊花》
前人
[编辑]

冷艷吐金英,疏香入玉斝。偏宜處士居,不種朱門下。

《菊》
王穀祥
[编辑]

颯颯金風度,嫣嫣秋色妍。白衣還自至,青女更相憐。

《涇上觀菊》
王問
[编辑]

《涇上一老人》,「愛菊如愛稼。踏葉到林丘,散襟茅茨下。 清歌吐芳音,采采漸盈把。睠言五色姿,陽春似相假。 晚節良可親,予懷自舒寫。有物苟會心,那辭在荒野。 歲晏不可留,柴車夙云駕。奕奕車馬客,誰解閒行者。」

《盆菊》
董其昌
[编辑]

眾芳豈不妍,秋英自清絕。意與幽人會,標名霜下傑。 容以桃李顏,艷彼茱茰節。翩翩五陵子,佳色紛相悅。 積紫照朱茵,堆黃象金埒。賞韻一以乖,籬堵寧辭拙。 亭亭盆中菊,偏承美人擷。香分甘谷幽,色借冰壺潔。 對此讀《離騷》,心魂生瑩徹。悠然見西山,孤峰正嶔𡾲。

《詠菊》
戴君恩
[编辑]

芳叢曄曄殿秋光,嬌倚西風學道妝。一自義熙人去 後,冷煙疏雨幾重陽。

《菊》
張本
[编辑]

花上清光花下陰,素娥惜此萬黃金。一杯寒露三更 後,誰信幽人更苦心。

《菊》
斳貴
[编辑]

盈盈宮額半塗黃,不減花前舊樣妝。笑殺阿嬌金屋 貯,香衾寒怯夜來霜。

越娘初試素羅裳,愛向秋風學靘妝。一夜不勝瓊佩 冷,晚香亭館有新霜。

《菊》
馬德澄
[编辑]

秋深菊圃吹寒風,報道阿家花早叢。鶯羽半遮西子 白,鶴翎斜映太真紅。參差萬朵霜天曉,稠疊千枝煙 雨空。肯與山樵分秀色,「移栽不遠過牆東。」

《菊》
吳執御
[编辑]

水浸長天搖砌明,亭亭珠玉綻秋英。晚香冷秀經霜 後,淡意疏容與景迎。籬下留連非藉酒,雨中尋覓最 多情。飛塵不到莎廳下,愛爾幽香浸骨清。

《菊花》
王泰際
[编辑]

分得陶家帶傲枝,朝來籬畔露紛披。學隨年少簪衰 鬢,與進霜天酒一巵。冒雨共尋偏事逸,禁寒佳種獨 開遲。餐英自昔騷人賦,何必黃州滿徑吹。

《枕上聞風雨聲遙惜菊花》
嚴易
[编辑]

翠袖佳人在空谷,夫寒日暮倚修竹。霧鬢雲鬟世外 姿,風梳雨櫛如膏沐。豈是宵征多露行,貞心不分趨 華屋。《漸臺》水至少迎人,羅襪凌波洛水濱。露處宵啼 傷薄命,滴將珠淚一沾巾。

《對菊有感》
僧宗衍
[编辑]

百草競春色,惟菊以秋芳。豈不涉寒暑,本性自有常。 疾風吹高林,木落天雨霜。誰知籬落間,弱質懷剛腸。 不怨歲月暝,所悲迫新陽。永歌《歸去來》,此意不能忘。

《詠菊》
陸氏
[编辑]

澹雲微雨暮秋天,為愛黃花帶晚煙。聞說「名園千百 種,願分秋色到籬邊

《如夢令》
宋·張鎡
[编辑]

野菊亭亭爭秀。閒伴露荷風柳。淺碧小開花,誰摘誰 看誰嗅。知否。知否。不入東籬杯酒。

《好事近》
劉克莊
[编辑]

秋色到東籬,一種露紅先占。應念金英冷淡,摘臙脂 濃染。依稀十月小桃花,霜蕊破霞臉。何事淵明風 致,卻十分妖艷。

《一落索》
方岳
[编辑]

瘦得黃花能小。一簾香杳。東籬雲冷。正愁予,猶幸是、 西風少。葉下亭皋渺渺。秋何為者。無錢持蟹。對黃 花,又孤負、重陽了。

《朝中措》
朱翌
[编辑]

玉臺金盞對炎光。全似去年香。有意莊嚴端午。不應 忘卻重陽。菖蒲九葉,金英滿把。同泛瑤觴。舊日東 籬陶令。北窗正臥羲皇。

《少年遊》
歐陽修
[编辑]

「去年秋晚此園中。攜手玩芳叢。」拈花嗅蕊,惱煙撩霧, 沉醉倚西風。今年重對芳叢處,追往事,又成空。敲 遍闌干,向人無語,惆悵滿枝紅。

《鷓鴣天》
張孝祥
[编辑]

一種濃華別樣妝。留連春色到秋光。解將天上千年 艷,翻作人間九月黃。凝薄霧,傲繁霜。東籬恰似武 陵鄉。有時醉眼偷相顧,錯認陶潛作阮郎。

《鷓鴣天》
黃庭堅
[编辑]

黃菊枝頭破曉寒。人生莫放酒杯乾。風前橫笛斜吹 雨,醉裡簪花倒著冠。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扇盡 清歡。黃花白髮相牽挽,付與傍人冷眼看。

《南鄉子》
前人
[编辑]

黃菊滿東籬。與客㩦壺上翠微。已是有花兼有酒,良 期。不用登臨怨落暉。滿酌不須辭。莫待無花空折 枝。寂寞酒酲人醉後,堪悲。節去花愁蝶不知。

《鵲橋仙》
盧祖皋
[编辑]

寒叢弄日,寶鈿承露,籬落亭亭相倚。當年彭澤未歸 來,料獨抱、幽香一世。疏風冷雨,淡煙殘照,日日重 陽天氣。帽簷已是半欹斜,問甕裡、新篘熟未。

《破陣子》
晏幾道
[编辑]

憶得去年今日,黃花正滿東籬。曾與主人臨小檻,共 折香英泛酒巵。長條插鬢垂人貌,不應遷換珍叢。 又睹芳菲。重把一樽尋舊徑,可惜光陰去似飛。風高 露冷時。

《漁家傲》
歐陽修
[编辑]

九日歡遊何處好,黃花萬蕊雕欄遶。通體清香無俗 調。天氣好,煙滋露結功多少。日腳清寒高下照,寶 釘密綴圓斜小。落落西園風嫋嫋。催秋老,叢邊莫厭 金樽倒。

青女霜前催得綻,金鈿亂散枝頭遍。落帽臺高開綺 宴,芳樽滿。挼花吹在,流霞面。桃李三春雖可羨,鶯 來蝶去芳心亂。爭似仙潭秋水岸,香不斷,年年自作 茱茰伴。

露裛嬌黃風擺翠。人間晚秀非無意。仙格淡妝天與 麗。誰可比。女真裝束真相似。筵上佳人牽翠袂。纖 纖玉手挼新蕊。美酒一杯花影膩。邀客醉。紅瓊共作 熏熏媚。

《驀山溪》
僧仲殊
[编辑]

年芳已遠,涼夏疏疎雨。菊占此時開,背佳期、清秋何 處。滴成金豆,彈破栗文圓,臨水檻,倚風亭,全勝東籬 暮。茱茰未結,誰是多情侶。菖葉與葵花,也相饒、也 相羞妒。主人著意,何必念登高,浮酒面,解煩襟,消盡 當筵暑。

《受恩深》
柳永
[编辑]

「雅致裝庭宇。黃花開淡佇,細香明艷盡天助。與秀色 堪餐,向曉自有真珠露。剛被金錢妒。擬買秋天,容易 獨步。」粉蝶無情蜂已去,要上金樽,惟有詩人曾許。 待宴賞重陽,恁時盡把芳心吐。陶令輕回顧。免顦顇 東籬,冷煙疏雨。

《秋蘭香》
陳亮
[编辑]

未老金莖些子,正氣,東籬淡薄齊芳。分頭添樣白,同 局幾般黃。向閒處、須一一排行,淺深饒間新妝。那陶 令,漉他誰酒,趁醒消詳。況是此花開後,便蝶戀無 花,管甚蜂忙。你從今、採卻蜜成房。秋英試,商量多少, 為誰甜得清涼。待說破,長生真訣,要飽風霜。

《念奴嬌》
劉克莊
[编辑]

「老人白髮尚兒戲、廢圃一番料理。餐飲落英并墜露, 重把《離騷》拈起。冷艷幽香,深黃淺白,占斷西風裡。飛 來雙蝶,繞叢欲去還止。」嘗試銓次群芳,梅花差可, 伯仲之間耳。佛說「諸天金世界,未必莊嚴如此。尚友 靈均,定交元亮,結好天隨子。籬邊坡下,一杯聊泛霜 蕊

菊部選句[编辑]

楚屈原《離騷》:「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九歌》:「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晉成公《綏菊銘》:「數在二九,時惟斯生。」

陶潛《歸去來辭》:「三徑就荒,松菊猶存。」

漢武帝《秋風辭》:「蘭有秀兮菊有芳。」

晉張協詩:「寒花發黃采。」

《陶潛詩》:「我屋南窗下,今生幾叢菊。」酒能祛百慮,菊 為制頹齡。

宋謝惠連詩,「白露滋園菊。」

梁江淹詩:「時菊耀巖阿。」

北周明帝詩,「霜潭漬晚菊。」

《庾信詩》:「菊寒花正合。」《圓珠墜晚菊》。山枯菊轉芳。 《唐太宗詩》。「岸菊初含蕊。」《花生圓珠蕊》。

《德宗詩》:「芳菊舒金英。」

郭元振詩。「延年菊花酒。」

《趙彥昭詩》:「紫菊宜新壽。」

《王績詩》。「山菊秋自香。」《秋杯浸菊花》。

王維詩:「陶潛菊盈把。」

《孟浩然詩》:「誰采籬下菊,應閒池上樓。」

儲光羲詩。「東籬摘芳菊。」

李白詩:「手持一枝菊,調笑二千石。」時過菊潭上,摘 此黃金花。因招白衣人,笑酌黃金花。攜壺酌流 觴,搴菊汎寒榮。《黃花催逸興》。

杜甫詩:「愁眼看霜露,寒城菊自花。」羹煮秋蓴滑,杯 迎露菊新。晚來高興處,搖蕩菊花期。庭前有白 露,暗滿菊花團。坐開桑落酒,來把菊花枝。寒花 開已盡,菊蕊獨盈枝。小驛香醪嫩,重巖細菊斑。 是節東籬菊,紛披為誰秀。采采黃金花,何由滿衣 袖。雨荒深院菊,《異方》初艷菊。輕露棲叢菊, 菊蕊凄疏放,苦遭白髮不相放,羞見黃花無數新。 籬邊老卻陶潛菊,江上徒逢袁紹杯。叢菊兩開 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

《嚴武詩》:「籬外黃花菊對誰?」

《韓愈詩》:「野晴山簇簇,霜曉菊鮮鮮。」霜風破佳菊,嘉 節迫吹帽。鮮鮮霜中菊,既晚何用好。楥菊茂新 芳,逕蘭消晚牆根菊花好沽酒,錢帛縱空衣可 準。

李嘉祐詩:「驚寒菊半黃。」

白居易詩:「籬菊黃金合,窗筠綠玉稠。」叢香近菊籬。 《蕊拆金英菊》。黃菊繁時好客到,碧雲合處佳人 來。遶籬新菊為誰黃。露菊新花一半黃。

《杜牧詩》:「別後東籬數枝菊,不知閒醉與誰同。」

《姚合詩》:「西風菊漸芳。」《霜落菊滿地》。

《許渾詩》:「寒菊帶霜甘。」菊艷含秋水,秋摘黃花釀 酒濃。

《朱慶餘》詩:「潭靜菊花秋。」

《來鵬》詩:「菊花村晚鴈來天。」

林寬詩:「微陽菊半畦。」

《羅隱詩》:「黃菊倚風催酒熟。」

《韋莊詩》:「紫菊亂開連井合。」

薛逢詩:「持杯店菊黃。」

《韓偓詩》:「山菊向陽花。」

魚元機詩:「嫩菊含新彩。」

僧皎然詩:「九日山僧院,東籬菊也黃。」

宋韓琦詩:「金鈴千朵菊爭開。」

歐陽修詩:「野徑冷香黃菊秀。」

梅堯臣詩:「黃金碎剪千萬層,小樹婆婆嘉趣足。」 蘇洵詩:「燦燦秋菊早,卓為霜中英。」

司馬光詩:「菊蕊如排粟,青青見葉心。」

蘇軾詩:「金菊亂如沸。」菊殘猶有傲霜枝。

《孫覿詩》:「種芳茹秋菊。」行穿野徑布黃金,

周必大詩:「陶令思歸未得歸,黃花想見繞東籬。」 陸游詩:「英英籬下菊,秀色獨滿枝。」荒庭落葉不可 掃,唯有叢菊爭先開。身閒亦未全無事,檢校黃花 幾樹開。「買菊」穿苔種,《菊花寒更香》。

楊萬里詩:「菜子已抽蝴蝶翅,菊花猶著鬱金裳。」 戴昺詩:「一陣微風野菊香。」

徐似道詩:「牢裹烏紗莫吹卻,免教白髮見黃花。」 祝穆詩:「黃花自與淵明別,不見閒人直到今。」

徐集孫詩:「莫言滿眼無知己,耐久黃花是故人。」 湛道山詩:「想得東籬黃已遍,到家及取未凋零。」 黃溪雲詩:「白衣不到東籬畔,吟得黃花滿口香。」 吳潛詩:「燦燦黃金裾,亭亭白玉膚。」

沈唯齋詩。「不因彭澤休官去,未必黃花得許香。」 吳荊谿詩。「問花何事人偏愛,曾遇淵明把玩來。」 張芸窗詩。「猶作《霓裳》舞妖態,零紅墜粉濕秋痕。」 王滄灣詩。「秋風為我語籬菊,且耐寒香伴白雲。」 王潛齋詩。「輕霜臨菊月,細雨似梅天。」

金吳激詩:「憶看霜菊艷,不放酒杯乾。」

蔡珪詩:「露華應到菊花團《高士談》詩:「寒菊過時花。」《露蒙》甘菊細莖紫,

元好問詩:「菊潭秋花滿。」

王良臣詩:「月過初三半梳玉,菊迎重九滿籬金。」 祝簡詩:「菊著黃花旋旋開。」

《史肅詩》:「野性黃花無賴香。」

《路鐸詩》:「貞姿佳菊秋霜裡,真意南山夕鳥邊。」

趙元詩:「菊花雨似人情冷。」

《麻九疇》詩:「一雨初晴菊遂花。」

元蕭國寶詩:「霜菊間青黃。」

《葉顒詩》:「黃菊飄香蝶滿枝。」嫩菊半開香未老,西 風細雨黃花瘦。

《袁桷詩》:「僧分墨菊芽。」菊鑄玉《巑岏》。

《馬臻》詩:「東籬滿地金錢菊,多謝西風為剪裁。」

宋無詩:「紫菊染巾香。」

《黃庚詩》:「菊殘如倦客。」

《無名氏》詩:「眼前景物年年別,只有黃花似故人。」不 許秋風常管束,競隨春卉鬥芳菲。似嫌九月清霜 重,亦對三春麗日開。

菊部紀事[编辑]

《西京雜記》:戚夫人侍兒賈佩蘭,後出為扶風人段儒 妻,說「在宮時,九月九日佩茱茰,食蓬餌,飲菊花酒,令 人長壽。菊華舒時,并采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 月九日始熟,就飲焉,故謂之菊花酒。」

《拾遺記》:宣帝地節元年,有背明之國來貢。其方物有 紫菊,謂之「日精」,一莖一蔓,延及數畝,味甘,食者至死 不饑渴。

《荊州記》:「南陽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極甘馨。又中 有三十家,不復穿井,即飲此水,上壽百二十三十,中 壽百餘,七十者猶以為夭。漢司空王暢、大傅袁隗為 南陽縣令,月送三十餘石,飲食澡浴悉用之。太尉胡 廣父患風羸,恆汲飲此水,疾遂瘳。此菊莖短葩大,食 之甘美,異於餘菊。廣又收其實,種之京師,遂處處傳」 植之。

《晉書羅含傳》:「含字君章,桂陽耒陽人也。累轉廷尉、長 沙相,年老致仕。初,含在官舍,有一百雀棲集堂宇。及 致仕還家,階庭忽蘭菊叢生,以為德行之感焉。」 《神鏡記》:「滎陽郡西有靈源山,巖有紫菊。」

《宋書陶潛傳》:「潛字淵明,尋陽柴桑人。江州刺史王弘 欲識之,不能致也。潛嘗往廬山,弘令潛故人龐通之 齎酒具於半道栗里要之。潛有腳疾,使一門生二兒 轝籃輿,既至,欣然便共飲酌。俄頃,弘至,亦無忤也。先 是,顏延之為劉柳後軍功曹,在尋陽,與潛情款。後為 始安郡,經過,日日造潛。每往必酣飲致醉。臨去,留二」 萬錢與潛,潛悉送酒家,稍就取酒。嘗。九月九日無酒, 出宅邊菊叢中坐久,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 歸。

《太清記》:「九月九日采菊花與茯苓、松脂久服之,令人 不老。」

《洛陽伽藍記》:「大覺寺廣平王環捨宅,林池飛閣,比之 景明。至於春風動樹,則蘭開紫葉,秋霜降草,則菊吐 黃華。」

《舊唐書裴子餘傳》:長壽二年,子餘為鄠縣,同列李朝 隱、程行諶皆以文法著稱,子餘獨以詞學知名。或問 雍州長史陳崇業三人優劣,崇業曰:「譬之春蘭秋菊, 俱不可廢。」

《唐書李適傳》:「凡天子饗會游豫,唯宰相及學士得從。 秋登慈恩浮圖,獻菊花酒稱壽。」

《韋貫之傳》:綬,貫之兄,德宗時為翰林學士,感心疾,罷 還第,不極於用。九月九日,帝為黃菊歌,顧左右曰:「安 可不示韋綬?」即遣使持往,綬遽奉和附使進,帝曰:「為 文不已,豈頤養邪!」敕自今勿復爾。

《雲仙雜記》:「樂天方入關,齊禹錫正病酒。禹錫乃餽菊 苗虀蘆菔鮓,換取樂天六班茶二囊以醒酒。」

《花史》:吳致堯《九疑考古》云:「舂陵舊無菊,自元次山始 植。」《沈譜》云:「次山作《菊圃記》云:在藥品為良藥,在蔬菜 是佳蔬。」

《輦下歲時記》:九月,宮掖間爭插菊花,民俗尤甚。 《清異錄》:懿宗賞花短歌云:「長生白,久視黃,共拜金剛 不壞王。」謂菊花也。

廣陵法曹宋龜造《縷子膾》,其法用鯽魚肉、鯉魚子,以 碧筒或菊苗為胎骨。

《貴耳集》:黃巢五歲,侍翁父為菊花聯句,翁思索未至, 巢信口應曰:「堪與百花為總首,自然天賜赭黃衣。」巢 之父怪,欲擊巢,迺翁曰:「孫能詩,但未知輕重,可令再 賦一篇。」巢應之曰:「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蜨難 來。他年我若為青帝,移共桃花一處開。」䟦扈之意,已 見嬰孩之時,加以數年,豈不為神器之大盜耶? 《花史》:唐僧皎然有《九日與陸處士羽飲茶詩》云:「九日 山僧院,東籬菊也黃。俗人多汎酒,誰解助茶香。」 《九域志》:鄧州南陽郡,土貢白菊二十斤。

《越州圖經》:「菊山在蕭山縣西三里,多甘菊《歲時雜記》:盧公範「重陽日上五色糕,菊花枝、茱茰酒。 茱茰為辟邪翁,菊花為延壽客,故九日假此二物,以 消陽九之厄。」

《李彥平雜錄》:韓魏公在北門有詩云:「不羞老圃秋容 淡,且看黃花晚節香。」識者知其晚節之高。

東坡《志林》:與朱勃遜之會議於潁,或言洛人善接花, 歲出新枝,而菊品尤多。遜之曰:「菊當以黃為正,餘可 鄙也。」昔叔向聞鬷蔑一言,得其為人,予於遜之亦云 然。

《遯齋閒覽》:南方花較北地常先一月,獨菊花開最遲, 菊性宜冷也。東坡嘗言:「嶺南氣候不常。」吾謂菊花開 時即重陽,故在海南藝菊九畹後,至冬半始開,乃以 十一月望日與客汎酒作重九會云。

《東京夢華錄》:「重九,都下賞菊。菊有數種:有黃白色,蕊 若房,曰萬鈴菊;粉紅色曰桃紅菊;白而檀心,曰木香 菊;黃香而圓,曰金鈴菊;純白而大,曰喜容菊。無處無 之,酒家皆以菊花縛成洞戶。」

《花史》:王龜齡十朋取莊園卉,目為「十八香」,以菊為「冷 香。」

洪景嚴遵和弟景盧邁《月臺》詩云:「築臺結閣兩爭華, 便覺流涎滿麯車。戶小難禁竹葉酒,睡多須藉菊苗 茶。」

陸放翁《冬夜與溥菴主說川食》詩:「何時一飽與子同, 更煎土茗浮甘菊。」人或有以菊花磨細入於茶中啜 之者。

《老學菴筆記》:遼相李儼作《黃菊賦》,獻其主耶律弘基。 弘基作詩題其後以賜之云:「昨日得卿《黃菊賦》,碎剪 金英填作句。袖中猶覺有餘香,冷落西風吹不去。」 《乾淳歲時記》:都人九月九日飲新酒,汎茰簪菊,且以 菊糕為餽。

《吳興園林記》:「趙氏菊坡園,前面大溪,為循隄畫橋,芙 柳夾岸數百株,島中植菊至百種,為菊坡。」

沈競《菊譜》:「臨安西馬城園,每歲至重陽,謂之鬥花。各 出奇異,有八十餘種。」

東平府有「溪堂」,為郡人遊賞之地,溪流石崖間。至秋 州人泛舟溪中,採石崖之菊以飲,每歲必得一二種 新異花。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四年九月甲戌,次黑河,以重九 登高於高水南阜祭天,賜從臣命婦菊花酒。」

《禮志》:《重九儀》:「北南臣僚旦赴御帳,從駕至圍場賜茶, 皇帝就坐,引臣僚御前班立,所司各賜菊花酒,跪受 再拜,酒三行,揖起。」

《駒陰穴記》:姑蘇唐子畏寅嘗過閩,寧德宿旅邸。館人 懸畫菊,子畏愀然有感,題絕句云:「黃花無主為誰容, 冷落疏籬曲徑中。儘把金錢買脂粉,一生顏色付西 風。」蓋自況云。

《花史》:鄭景龍《續宋百家詩》云:「本朝孫志舉有《訪王主 簿同泛菊茶》詩云:『妍暖春風蕩物華,初回午夢忽思 茶。難尋北苑浮香雪,且就東籬擷嫩芽』。」

文保雍《菊譜》中有《小甘菊》詩:「莖細花黃葉又纖,清香 濃烈味還甘。祛風偏重山泉漬,自古南陽有菊潭。」此 詩得於陳元靚《歲時廣記》,然所謂《保雍之譜》,恨未之 識也。

《梧潯雜佩》:陸公平泉初入史館,偶與同館諸公以事 謁分宜,眾皆競前呈身,遂至喧擠,公獨逡巡卻步。時 分宜庭中盛陳盆菊,公徐謂曰:「諸君且從容,莫擠壞 陶淵明也。」聞者心愧。

菊部雜錄[编辑]

《風土記》:「日精、治蘠,皆菊之花莖別名也。生依水邊,其 花煌煌。霜降之節,惟此草盛茂。九月律中無射,俗尚 九日,候時之草也。」

《淮南》畢萬術以牡菊灰散池中,蛙盡死。

吳均《與顧章書》:「幸富菊花,偏饒竹實。山谷所資,于斯 已辦。」

《續博物志》:「真菊可以延齡,野菊可以瀉人。」張華云:「黃 精益壽,鉤吻殺人是已。」

菊花舒時,採莖葉雜黍米釀之,至來年九月九日始 熟,謂之「菊花酒。」

《歲華記》:麗「露凝白玉,菊散黃金。」《秋日》詩:「露凝千片 玉,菊散一叢金。」又云:「菊散金風起,荷疏玉露圓。」 周敦頤《愛蓮說》:「菊花之隱逸者也。」

《東坡雜記》:「菊,黃中之色,香味和正,花葉根實,皆長生 藥也。北方隨秋之早晚大略至菊有黃華乃開,獨嶺 南不然,至冬乃盛發。嶺南地暖,百卉造作無時,而菊 獨後開。考其理,菊性介烈,不與百卉並盛衰,須霜降乃發,而嶺南常以冬至微霜故也。其天姿高潔如此, 宜其通仙靈也。」

《夏小正》以物為節,如王瓜、苦菜之類,驗之略不差,而 菊有黃花,尤不失毫釐。近時都下菊品至多,人皆以 他草接成,不復與時節相應。始八月,盡十月,菊不絕 於市,亦可怪也。

《癸辛雜識續集》:「梅雨中旋摘菊叢嫩枝插地下,作一 處,以蘆蓆作一棚,高尺四五覆之。遇雨則除去以受 露,無不活者。且叢矮作花可觀,上盆尤佳。」

《癸辛雜識別集》:朱斗山云:「凡菊之佳品,候其枯,斫取 帶花枝置籬下,至明年收燈後,以肥膏地,至二月即 以枯花撒之。蓋花中自有細子,俟其茁至社日,乃一 一分種。」

《牧豎閒談》:「蜀人多種菊,以苗可入菜,花可入藥,園圃 悉植之。郊野人多採野菊供藥肆,頗有大誤。真菊延 齡,野菊瀉人。」

《西溪叢話》:「《楚辭》云:『夕餐秋菊之落英』。王逸云:『英,華也』。 《類篇》云:『英,草榮而無實者』。後漢馮衍賦云:『食玉芝之 茂英』。言英華之英。」洪興祖《補註》:「《楚辭》云:『秋花無自落 者,讀如『我落其實而取其材之落』。此言為是。今秋花 亦有落者,但菊蕊不落耳。若云『黃菊飄零滿地金』,即 是用《楚辭》之句。且《宋書符瑞志》沈約云:『英,葉也。言食』』」 秋菊之葉。據《神農本草》,「菊服之輕身耐老。」三月採葉。 《玉函方》、王子喬《變白增年方》:甘菊,三月上寅採,名曰 「玉英。」是英謂之葉也。晉許詢詩云:「青松凝素體,秋菊 落芳英。」

《野客叢書》:士有不遇,則托文見志,往往反物理以為 言,以見造化之不可測也。屈原《離騷》曰:「朝飲木蘭之 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原蓋借此以自喻,謂木蘭 仰上而生,本無墜露而有墜露;秋菊就枝而殞,本無 落英而有落英,物理之變則然,吾憔悴放浪於楚澤 之間,固其宜也。異時賈誼過湘,作賦弔原,有「鏌鋣為 鈍」之語,張平子《思元賦》有「珍蕭艾於重笥兮」,謂蘭芷 之不香,此意正與二公同,皆所以自傷也。古人托物 之意,大率如此。本朝王荊公用「殘菊飄零」事,蓋祖此 意,歐公以詩譏之,荊公聞之,以為歐九不學之故。後 人遂謂歐公之誤,而不知歐公意蓋有在。歐公學博 一世,《楚辭》之事,顯然耳目之所接者,豈不知之?其所 以為是言者,蓋深譏荊公用落英事耳。以謂荊公得 時行道,自三代以下未見其比。落英反理之喻,似不 應用。故曰:「秋英不比春花落,為報詩人仔細看。」蓋欲 荊公自觀物理,而反之於正耳。

《懸笥瑣探》:范文穆公至能作菊譜,言《月令》以動植志 氣候,如桃桐輩,直云始華,而菊獨云菊有黃華,豈以 其正色獨立,不伍眾草變詞而言之歟?予始甚疑之, 信如譜中所載,其色已不勝其多,而《月令》獨云菊有 黃花,何也?及來河南,行熊耳、錦屏、弘農、崤函諸山,正 秋草木俱衰謝,盡山上下暨水厓籬落,皆黃菊,大如 錢,叢生燦然。乃悟河南為中州得風氣之正。黃為正 色。而正秋時著花,隨地皆有。此《月令》紀候所以獨言 之也。然則如譜中所載諸品,得無人智力變幻所致 歟。則其見述於《月令》宜矣。

《澄懷錄》:終南五老洞碑記「墨菊,其色如墨,古用其汁 以書字。」

《瓶花譜》:「一品九命,各色細葉菊。」

《瓶史》浴菊,宜好古而奇者。

菊以黃白山茶、《秋海棠》為婢。

《花史、本草》與《千金方》,皆言菊花有子。魏鍾會《菊花賦》 有「方實離離」之言。馬伯州《菊譜》有「金箭頭菊,花長而 末銳,枝葉可茹,最愈頭風,謂之風藥菊,冬收而春種 之。」據此二說,則菊之為花,果有結子者。

陶隱居與藏器皆言白菊療疾有功。《本草圖經》言今 服餌家多用白者。《抱朴子》有用白菊汁法。

紫菊之名,見於孫真人種花法,又見於諸譜中。此品 傳植已久,故唐、宋詩人稱述亦多。蕭穎士《菊榮》篇:「紫 英黃萼照耀丹。」杜荀鶴詩:「雨勻紫菊叢叢色。」趙嘏 詩:「紫艷半開籬菊靜。」夏英公詩:「落盡西風紫菊花。」韓 忠獻公詩:「紫菊披香碎晚霞。」則紫花定是佳品。 屈原《離騷經》:「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王逸注云:「言旦飲木蘭之墜露,吸正陽之精液;暮食 芳菊之落華,吞正陰之精蕊。」

瓶史月表「五月花使令」孩兒菊七月花使令波斯菊 「九月花盟主」菊花「十月花客卿」甘菊花花使令野菊 寒菊

《花曆九月》菊有英,

遵生《八牋》:「菊為花之隱者,惟隱君子山人家能藝之, 故不多見,見亦難於豐美。秋來扶杖遍訪城市林園, 山村籬落,更挈茗奴從事,投謁花主,相與對花談勝, 或評花品,或較栽培,或賦詩相酬,介酒相勸,擎杯坐 月,燒燈醉花,賓主稱歡,不忍即別。花去朝來,不厭頻 過,此興何樂時乎?東籬之下,菊可採也。千古南山,悠然見之。何高風隱德,舉世不見。」元亮

菊部外編[编辑]

《十洲記》:「炎洲在南海中,地方二千里,去北岸九萬里。 上有風生獸,似豹,青色,大如貍。張網取之,積薪數車 以燒之,薪盡而獸不然,灰中而立,毛亦不燋,斫刺不 入,打之如灰囊,以鐵鎚鍛其頭數十下乃死,而張口 向風,須臾復活。以石上菖蒲塞其鼻即死。取其腦和 菊花服之,盡十斤,得壽五百年。」

《列仙傳》:「文賓取嫗數十年,輒棄之。後嫗老,年九十餘, 復見賓,年更壯,拜泣。至正月朝會鄉亭西社中,賓教 令服菊花、地膚、桑上寄生、松子以益氣。嫗亦更壯,復 百餘歲。」

《神仙傳》:「康風子服甘菊花桐實,後得仙。」

《續齊諧記》:汝南桓景從費長房遊學,長房謂之曰:「九 月九日,汝南當有大災厄,急令家人縫絳囊盛茱茰 繫臂上,登山飲菊花酒,此禍可消。」景從其言,舉家登 山,夕還,雞犬俱暴死,長房聞之曰:「此可代也。」

《名山記》:「朱孺子吳末入玉笥山,服菊花,乘雲升天。」 《夷堅志》:「成都府學有神曰菊花仙,相傳為漢宮女。諸 生求名者往祈影響,神必明告,仙為漢宮女,蓋在漢 宮飲菊花酒者。」或云:「成都府漢文翁石室壁間畫一 婦人,手持菊花,前對一猴,號菊花娘子。大比之歲,士 人多乞夢,頗有靈異。」

亳社吉祥僧剎,有僧誦《華嚴大典》。忽一紫兔自至,馴 伏不去,隨僧起坐,聽經坐禪,惟餐菊花,飲清泉。僧呼 「菊道人。」

《隋遺錄》:煬帝在江都,往往為妖祟所惑,嘗遊吳公宅 雞臺,恍惚間與陳後主遇,舞女數十,羅侍左右,中一 人迥美,帝屢目之。後主云:「即麗華也。」乃以綠文測海 蠡,酌紅粱新醞勸帝。帝歡甚,因請麗華舞玉樹後庭 花。後主問蕭妃何如此人,帝曰:「春蘭秋菊,各一時之 秀也。」

《瑯嬛記》:古有女子與人約曰:秋以為期,至上冬猶未 相從。其人使謂之曰:「菊花枯矣,秋期若何?」女戲曰:「疇 曰上冬政素節也,是花雖枯,要當更生。」明日菊更生 蕊,其人異之,因名曰更生花。

曹昊,字太虛,武林人也。因慕淵明,別字「元亮。性愛種 菊,至秋無種不備。一日早起,見大黃菊當心生一紅 子,漸大,三日若櫻桃焉,人皆不識。有鄰女周少夫者, 年十六,姿甚淑令,月下同女伴來看,竟摘食之,食已, 忽乘風飛去。昊驚報其家,父母姊妹向天號哭,初不 反顧,自首及足,漸沒於青天之中。已而有老父至菊」 前拊掌歎息曰:「我無緣哉,何至之遲也。」昊方問故,忽 變一老狐馳去。數日後,諸菊盡死。此地方百里,三年 無菊,昊始悟仙家所謂菊實者,即此物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