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1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十三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十三卷目錄

 葡萄部彙考

  葡萄圖

  周禮地官場人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葡萄

  郭橐駝種樹書種葡萄

  周密癸辛雜識種葡萄法

  王世懋果疏葡萄

  本草綱目葡萄 葡萄酒

  王象晉群芳譜葡萄

  廣群芳譜葡萄

  直省志書固安縣 新城縣 齊河縣 滋陽縣 鄒縣 曹縣 鉅野縣 高唐

  州 日照縣 福山縣 萊陽縣 翼城縣 洧川縣 洛陽縣

 葡萄部藝文一

  與群臣詔         魏文帝

  與吳監書          同前

  蒲桃賦           鍾會

  右史院蒲桃賦       宋宋祁

  綠蒲桃贊          前人

  蒲桃酒賦        金元好問

  葡萄酒賦         明王翰

 葡萄部藝文二詩詞

  葡萄歌         唐劉禹錫

  和令狐相公謝太原李侍中寄蒲桃

                前人

  題張十一旅舍蒲萄      韓愈

  詠葡萄          唐彥謙

  葡萄            前人

  范景仁席中賦葡萄    宋梅堯臣

  賦園中所有         蘇轍

  景珍太博見示舊唱和葡萄詩因而次韻

               黃庭堅

  葡萄           楊萬里

  葡萄乾           前人

  詠葡萄          王十朋

  詠葡萄           前人

  題葡萄架          張栻

  甲子歲後園葡萄      元郝經

  題溫日觀葡萄        楊載

  葡萄           洪希文

  葡萄            劉詵

  題松菴上人墨葡萄二首 傅若金

  墨葡萄          貢性之

  題肅萬邦葡萄        前人

  葡萄           鄭允端

  畫葡萄引        明王九思

  葡萄架二首       馮琦

  葡萄次韻二首     李東陽

  葡萄           李夢陽

  葡萄            沈周

  題溫日觀葡萄次韻以上詩僧守仁

  眼兒媚          宋張鎡

  鷓鴣天以上詞      前人

 葡萄部選句

 葡萄部紀事

 葡萄部雜錄

 葡萄部外編

 甘蔗部彙考

  甘蔗圖

  東方朔神異經南荒經

  嵇含南方草木狀諸蔗

  賈思勰齊民要術甘蔗

  洪邁糖霜譜

  本草綱目甘蔗 沙糖 石蜜

  王象晉群芳譜甘蔗

  直省志書西安縣 泉州府 番禺縣

 甘蔗部藝文一

  感物賦          魏文帝

  都蔗賦          晉張協

 甘蔗部藝文二

  詠甘蔗          宋舒亶

 甘蔗部選句

 甘蔗部紀事

 甘蔗部雜錄

 甘蔗部外編

草木典第一百十三卷

葡萄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蒲陶。漢書    《葡萄》:本經

草龍珠。李時珍  馬乳、《葡萄》:李時珍

水晶蒲萄:李時珍 《紫葡萄》:李時珍

《綠葡萄》:李時珍  瑣瑣《葡萄》。李時珍

《木通》。苗名    蘡,《薁子》。蘇頌

賜紫櫻桃。群芳譜

葡萄圖

葡萄圖

《周禮》
[编辑]

地官[编辑]

《場人》,「掌國之場圃,而樹之果蓏珍異之物,以時斂而 藏之。」

珍異葡萄、枇杷之屬。

凡祭祀、賓客,共其果蓏,享亦如之。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葡萄[编辑]

《葡萄》:

漢武帝使張騫至大宛取葡萄,實於離宮別館旁,盡種之。西域有葡萄,蔓延以生。《廣志》曰:「葡萄有黃、白、黑三種者也。」

《蔓延》性緣不能自舉,作架以承之。葉密陰厚,可以避 熱。

十月中去根一步許,掘作坑,收卷葡萄悉埋之。近枝莖薄,安黍穰彌佳,無穰直安土亦得。不宜濕,濕則冰凍。二月中還出,舒而上架,性不耐寒,不埋即死。其歲久根莖粗大者,宜遠根作坑,勿令莖折。其坑外處,亦掘土並穰培覆之。

《摘葡萄法》:

逐熟者,一一零疊,一作「摘取」 ,從本至末,悉皆無遺。世人全房折殺者。

作《乾葡萄法》:

「極熟者,一一零壓,摘取刀子,切去蔕,勿令汁出。蜜兩分和,內葡萄中,煮四五沸,漉出陰乾便成矣。」 非直滋味倍勝,又得夏暑不敗壞也。

藏葡萄法:

極熟時,全房折取,於屋下作廕坑,坑內近地鑿壁為孔,插枝於孔中,選築孔使堅,屋子置土覆之,經冬不異也。

《郭橐駝種樹書》
[编辑]

種葡萄[编辑]

葡萄欲其肉實,當栽於棗樹之旁。於春「鑽棗樹上作 竅子,引葡萄枝入竅中透出,至二三年,其枝既長大, 塞滿樹竅,便可斫去葡萄根,託棗根以生」,便得肉實 如棗。北地皆如此法種。

灌溉葡萄,當用米泔水、肉汁尢妙。

《周密癸辛雜識》
[编辑]

種葡萄法[编辑]

有傳種葡萄法,於正月末,取葡萄嫩枝長四五尺者, 捲為小圍令緊。先治地土,鬆而沃之,以肥種之,止留 二節在外。「異時春風發動,眾萌競吐,而土中之節不 能條達,則盡萃華於出土之二節,不二年成大棚。」其 實大如棗而且多液,此亦奇法也。

《王世懋果疏》
[编辑]

葡萄[编辑]

葡萄雖稱涼州,江南種亦自佳。有紫水晶二種,宜於 水邊設架,一年可生,纍垂可翫,不但以供餖飣也。

《本草綱目》
[编辑]

葡萄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葡萄,《漢書》作蒲桃,可以造酒。人酺飲之,則 醄然而醉,故有是名。其圓者名草龍珠,長者名馬乳 葡萄;白者名水晶葡萄,黑者名紫葡萄。」《漢書》言「張騫 使西域還,始得此種。」而《神農本草》已有葡萄,則漢前、 隴西舊有,但未入關耳。

集解

《別錄》曰:「葡萄,生隴西五原、燉煌山谷。」

陶弘景曰:「魏國使人多齎來。南方狀如五味子而甘 美,可作酒,云用藤汁殊美。」北人多肥健耐寒,蓋食斯 乎?不植淮南,亦如橘之變於河北也。人說即是此間 蘡薁,恐亦如枳之與橘耶?

蘇恭曰:「蘡薁即山葡萄,苗葉相似,亦堪作酒。葡萄取 子汁釀酒,陶云『用藤汁,謬矣蘇頌曰:「今河東及近汴州郡皆有之。苗作藤蔓而極 長大,盛者一二本,綿被山谷間。花極細而黃白色,其 實有紫白二色。有圓如珠者,有長似馬乳者,有無核 者,皆七月、八月熟。取汁可釀酒。」按《史記》云:「大宛以葡 萄釀酒,富人藏酒萬餘」石,久者十數年不敗。張騫使 西域,得其種還,中國始有。蓋北果之最珍者。今太原 尚作此酒寄遠也。其根莖中空相通,暮溉其根,而晨 朝水浸於中矣。故俗呼其苗為「木通」,以利小腸。江東 出一種,實細而酸者,名「蘡薁子。」

寇宗奭曰:「段成式言葡萄有黃、白、黑三種,《唐書》言波 斯所出者,大如雞卵。此物最難乾,不乾不可收,不問 土地,但收皆可釀酒。」

李時珍曰:葡萄,折藤壓之最易生。春月萌苞生葉,頗 似括樓葉,而有五尖生鬚,延蔓引數十丈。三月開小 花成穗,黃白色,仍連著實,星編珠聚。七八月熟,有紫 白二色。西人及太原、平陽皆作葡萄乾,貨之四方。蜀 中有綠葡萄,熟時色綠。雲南所出者,大如棗,味尤長。 西邊有瑣瑣葡萄,大如五味子而無核。按:《物類相感 志》云:「甘草作釘,鍼葡萄立死。以麝香入葡萄皮內,則 葡萄盡作香氣,其愛憎異於他草如此。」又言其藤穿 過棗樹,則實味更美也。《三元延壽書》言:「葡萄架下不 可飲酒,恐蟲屎傷人。」

實氣味

甘平濇無毒。

孟詵曰:「甘、酸,溫。多食令人卒煩悶眼暗。」

實主治

《本經》曰:「筋骨濕痹,益氣倍力,強志,令人肥健耐饑,忍 風寒,久食輕身不老延年。可作酒。」

《別錄》曰:「逐水,利小便。」

甄權曰:「除腸間水,調中治淋。」

《蘇頌》曰:「時氣痘瘡不出,食之或研酒飲,甚效。」

發明

《蘇頌》曰:按魏文帝《詔群臣》曰:「葡萄當夏末涉秋,尚有 餘暑,醉酒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飴,酸而不酢,冷而 不寒,味長汁多,除煩解渴。又釀為酒,甘於麴糵,善醉 而易醒。他方之果,寧有匹之者乎。」

朱震亨曰:「葡萄屬土,有水與木火。東南人食之多病 熱,西北人食之無恙。蓋能下走滲道,西北人稟氣厚 故耳。」

根及藤葉氣味

同實。

根及藤葉主治

孟詵曰:「煮濃汁細飲,止嘔噦及霍亂後惡心。孕婦子 上衝心,飲之即下,胎安。」

李時《珍》曰:「治腰、腳、肢腿痛,煎湯淋洗之,良。又飲其汁, 利小便,通小腸,消腫滿。」

熱淋澀痛:「葡萄擣取自然汁,生藕擣取自然汁,生地 黃搗取自然汁,白沙蜜各五合」,每服一盞,石器溫服。 聖惠方

胎上衝心:葡萄煎湯飲之即下。聖惠方

水腫:「葡萄嫩心十四箇,螻蛄七箇,去頭尾,同研,露七 日,曝乾為末,每服半錢,淡酒調下,暑月尤佳。」潔古保命集

葡萄酒集解[编辑]

《孟詵》曰:「葡萄可釀酒,藤汁亦佳。」

李時珍曰:葡萄酒有二樣,釀成者味佳,有如燒酒法 者;有大釀者,取汁同麴,如常釀糯米飯法;無汁用乾 葡萄末亦可。魏文帝所謂「葡萄釀酒,甘於麴米,醉而 易醒」者也。燒者,取葡萄數十斤,同大麴釀酢,取入甑 蒸之,以器承其滴露,紅色可愛。古者西域造之,唐時 破高昌,始得其法。按:《梁四公記》云:「高昌獻葡萄乾凍」 酒。杰公曰:「葡萄皮薄者味美,皮厚者味苦。其風俗,凍 成之酒,終年不壞。」葉子奇《草木子》云:「元朝於冀寧等 路造葡萄酒,八月至太行山,辨其真偽,真者下水即 流,偽者得水即冰凍矣。久藏者,中有一塊,雖極寒,其 餘皆冰,獨此不冰,乃酒之精液也。飲之令人透液而 死。酒至二三年,亦有大毒。」《飲膳正要》云:「酒有數等,出 哈喇火者最烈,西番者次之,平陽、太原者又次之。」或 云:「葡萄久貯,亦自成酒,芳甘酷烈,此真葡萄酒也。」

釀酒氣味

甘辛熱,微毒。

李時珍曰:「有熱疾、齒疾、瘡疹人,不可飲之。」

主治

李時珍曰:「暖腰腎,駐顏色,耐寒。」

燒酒氣味

辛甘大熱,有大毒。

李時珍曰:「大熱大毒,甚於燒酒,北人習而不覺。南人 切不可輕生飲之。」

主治

《正要》曰:「益氣調中,耐饑強志。」

《汪穎》曰:「消痰破癖。」

==
《王象晉群芳譜》
==

葡萄[编辑]

葡萄,一名「賜紫櫻桃。」水晶葡萄,暈色帶白如著粉,形 大而長,味甚甘,西番者更佳。馬乳葡萄,色紫,形大而 長,味甘。紫葡萄,黑色,有大小二種,酸甜二味。綠葡萄, 出蜀中,熟時色綠。若西番之綠葡萄,名兔睛,味勝糖 蜜,無核,則異品也,其價甚貴。瑣瑣葡萄,出西番,實小 如胡椒。今中國亦有種者,一架中間生一二穗, 種植取肥枝如拇指大者,從其孔盆底穿過盤一尺, 於盆內實以土,放原架下時澆之。候秋間生根,從盆 底外截斷,另成一架。澆用冷肉汁或米泔水。

收藏北方天寒初冬須以草裹埋地中尺餘,俟春分 後取出,臥置地數日,然後架起。子生時去其繁葉,使 霑風露,則結子肥大。

《廣群芳譜》
[编辑]

葡萄[编辑]

今塞外有十種葡萄:「伏地公領孫哈密公領孫」哈密 紅葡萄,哈密綠葡萄,哈密白葡萄,哈密黑葡萄,哈密 瑣瑣葡萄、馬乳葡萄、伏地黑葡萄、伏地瑪瑙葡萄。

《直省志書》
[编辑]

固安縣[编辑]

土產葡萄,有白、紫、癩三種,白者謂「水晶葡萄」,近又有 一種長而甘,名為「馬乳葡萄。」

新城縣[编辑]

物產:葡萄、瑪瑙、馬乳二種。

齊河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白、黑數種。

滋陽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牛心、羊眼、馬乳、水晶諸名。

鄒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紫、白二種。

曹縣[编辑]

物產:葡萄、紫櫻、馬乳白三種,白者較勝。

鉅野縣[编辑]

物產:葡萄黑白二色。

高唐州[编辑]

《物產》:葡萄其品二:「黑、白。」

日照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紫、白二色。

福山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黑、白、瑪瑙、虎眼、雀卵等名。

萊陽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白、紫、瑪瑙諸種。

翼城縣[编辑]

《物產》:葡萄有甘、酸二種,人用之以作酒。

洧川縣[编辑]

《物產》:葡萄白而圓者名「水晶」,紫而長者名「馬乳。」

洛陽縣[编辑]

土產白葡萄、瑪瑙葡萄。

葡萄部藝文一[编辑]

《與群臣詔》
魏·文帝
[编辑]

南方龍眼荔枝。寧比西國葡萄石蜜乎?酢且不如中 國。凡棗味莫若安邑御棗也。

《與吳監書》
同前
[编辑]

中國珍果甚多,且復為說葡萄。當其夏末涉秋,尚有 餘暑,醉酒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䬼,脆而不酸,冷而 不寒,味長汁多,除煩解倦。又釀以為酒,甘於麴糵,善 醉而易醒。道之固以流涎咽嗌,況親食之耶?南方有 橘,酢正裂人牙,時有甜耳,即遠方之果,寧有匹者乎?

《葡萄賦》並序
鍾會
[编辑]

余植葡萄於堂前,嘉而賦之。

美乾道之廣覆兮,佳陽澤之至淳。覽遐方之殊偉兮, 無斯果之獨珍。托靈根於元圃,植崑山之高垠。綠葉 蓊鬱,曖若重陰翳羲和。秀房陸離,焜若紫英乘素波。 仰承甘液之靈露,下歙豐潤於醴泉。總眾和之淑美, 體至氣於自然。珍味允備,與物無儔。清濁外暢,甘旨 內遒。滋澤膏潤,入口散流。

《右史院葡萄賦》并序
宋·祁
[编辑]

癸酉之仲夏,予受詔修書,寓於右史院。紬繹多暇,裴回堂除,有《葡萄》一本,延蔓疏瘠,垂實甚寡。予且玩且咀,以為省戶凝切,禁廷敞閑,人不夭摧,禽不棲啄,與平原槁壤有間,匪灌叢宿莽所干,而條悴葉芸不為時珍,何耶?得非地以所宜為安,根以屢徙為危,封植浸灌,信美非願?因為小賦,代其臆對云。

「昔炎漢之遣使,道西域而始通。得葡萄之異種,偕苜蓿以來東。矜所從以至遠,遂遍植乎離宮。去蔥雪之 寒鄉,託崤函之福地。並萬寶以均載,歷千古而舒粹。 玩之可使蠲煩,食之足以平志。不由甘而取壞,迺因 少而獲貴。鄙袖苞之輕侻,賤蔗境之塵滓。」粵何人斯, 殖我於茲。託深嚴之祕署,切轇轕之文榱。培孤莖以 「膏壤,引柔蔓乎標枝。泉石渠以蒙浸,露金莖而並滋。 布涼影於月宮,獵重葩於禁颸,蔽風廬之岑寂,隱肅 唱而逶遲。彼得地而逢辰,宜欣欣以茂遂,奚敷華而 委質,反慘慘而滋瘁。乏磊砢於當年,讓紛華於此世。 是必野荄非曾掖之玩,抑乃菲實異太官之味。因枳 橘之屢遷,嘆匏瓜之徒繫。亦猶鬱柳有性,不願桮棬 之華;海鳥取容,非榮觴酒之饋。胡不放之巖際,歸之 壟陰。上敷榮於樛木,外結庇於緇林。蒙煙沐霧,跨野 彌岑。豐茸大德之谷,棲息無檎之禽。保深根以庇本, 誡繁寶之披心,窮天年以善育,奚斤斧之可尋。」亂曰: 「階藥衒華,堂萱爭麗。枝以萬年為名,木以五衢稱瑞。 是皆託中涓以進,孰」荷《鉤盾》之為地。結賞心以自如, 非孤生之所冀。

《綠葡萄贊》
前人
[编辑]

北方葡萄熟則色紫,今此色正綠云。

西南所宜,柔蔓紛衍,縹穗綠實,其甘可薦。

《葡萄酒賦》并序
元·好問
[编辑]

劉鄧州光甫為予言:「吾安邑多葡萄,而人不知有釀酒法。少日嘗與故人許仲祥摘其實,並米炊之,釀雖成,而古人所謂甘而不䬼,冷而不寒者,固已失之矣。貞祐中,鄰里一民家避寇自山中歸,見竹器所貯葡萄在空盎上者,枝蔕已乾,而汁流盎中,薰然有酒氣,飲之良酒也。蓋久而腐敗,自然成酒耳。」 不傳之祕,一「朝而發之,文士多有所述,今以屬子,子寧有意乎?」 予曰:「世無此酒久矣。予亦嘗見還自西域者,云大食人絞葡萄漿,封而埋之,未幾成酒,愈久者愈佳,有藏至千斛者。其說正與此合。物無大小,顯晦自有時,決非偶然者。夫得之數百年之後,而證數萬里之遠,是可賦也。」 於是乎賦之。其辭曰:

西域,開漢節迴。得葡萄之奇種,與天馬兮俱來。枝蔓 千年,鬱其無涯。斂清秋以春煦,發至美乎胚胎。意天 以美釀而飽予,出遺法於湮埋。索罔象之元珠,薦清 明於玉杯。露初零而未結,雲已薄而仍裁。挹幽氣之 薰然,釋煩悁於中懷。覺松津之孤峭,羞桂糈之塵埃。 我觀《酒經》,必麴糵之中媒。水泉資香潔之助,秫稻取 精良之材。效眾技之畢前,敢一物之不諧。艱難而出 美好,徒酖毒之貽哀。繄工倕之物化,與梓慶之心齋。 既以天而合德,故無桎乎靈臺。吾然後知珪璋玉毀, 青黃木災,音哀而鼓鐘,味薄而鹽梅。惟揮殘天下之 聖法,可以復嬰兒之未孩。安得純白之士,而與之同 此味哉?

《葡萄酒賦》并序
明·王翰
[编辑]

「洪武辛酉,謁禹廟,有以葡萄酒見餉者,其甘寒清洌,雖金柈之露,玉杵之霜,不能過也。」 飲訖,頹然而醉。覺而西山雨霽,新涼晚生,颺茶煙於鬢影,漱松風於牙齒。於是命童子執筆,書是賦以酬之。賦曰:

有西域先生蔓碩生者,謁安邑主人。主人曰:「何先生 質性朴木,言諛而體豐,不動而能與人同,不言而能 為人容。慕先生之風者,能遺千乘之貴;味先生之道 者,可忘萬鍾之隆。且支派之繁衍,流澤之不窮者,其 有自乎?」西域客起而揖曰:「昔卯金氏之五葉,好逞兵 而西征。廣利之師律未輯,博望之使節已行。吾皇考」 時方埋名匿形,弢光匿馨,何聘帛之三往,竟上貢乎 西京。雖一拔而遽起,冀中葉之是榮。尚未忘乎故土, 嘗含酸而寄情。於是覲武皇于未央之殿,因上表而 致名也。武皇見皇考中碩而外茂,氣芳而德醇,曰:「此 真席上之珍也。」或待詔於上林,或備問於几筵,或與 金母之桃同薦,或與玉屑之露同蠲。「東方之謔,因吾 而逞其技;相如之渴,賴吾以獲其痊。向使武皇能盡 用吾皇考之道,必不祀竈而求仙也。爾後太原之蔓 延,安邑之蟬聯,吾能一說,使百匹之帛可得三品之 職遽遷。叔達之行,以吾而表其孝;宋公之賦,因我而 著其賢。予小子誠中原之一枝,共大宛之一天者也。」 主人曰:「出處地望,吾聞之矣,請聞先生之為道。」客曰: 「吾始也好甘言以媚人,畜陰冷以發疾。愧學道之不 醇,方發憤以改習。遵麴生之遺法,亦棄水而絕粒。訝 刀圭之入口,疑骨脫而生翼。其心也湛然若止水,其 氣也盎然若春色。挹之而不污濁,引之而不反慝。先 生向言質性朴木言腴而體豐者,實由乎此矣。吾能 使稜峭者渾淪,彊暴者藏神,戕賊而機變者皆抱璞 而含真。欲使區宇之人皆從吾于無何有之鄉,而為 葛天氏之民也。」主人曰:「善乎,先生之為道也。」于是命 僕就席,具几百拜,定交于先生。先生于是啞然而笑, 欣然而談,泛然而挹春江之波,湛然若臨秋月之潭。 噀九天之珠玉,蜚萬壑之煙嵐。主人不覺氣和而意適,體薰而心醉。頹然而就枕,不知明月之在西南。覺 而使童子兮執筆,記先生之良醰。

葡萄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葡萄歌》
唐·劉禹錫
[编辑]

野田生葡萄,纏繞一枝蒿。移來碧墀下,長苗日日高。 分岐浩繁縟,修蔓盤詰曲。揚翹向庭柯,意思如有屬。 為之立長架,布濩當軒綠。米液溉其根,理疏看滲漉。 繁葩組綬結,懸實珠璣蹙。馬乳帶輕霜,龍鱗曜初旭。 有客「汾陰至,臨堂瞪雙目。自言我晉人,種此如種玉。 釀之成美酒,令人飲不足。為君持一斗,往取涼州牧。」

《和令狐相公謝太原李侍中寄葡萄》
[编辑]

前人

「珍果出西域,移根到北方。昔年隨漢使,今日寄梁王。」 上相芳緘至,行臺綺席張。魚鱗含宿潤,馬乳帶殘霜。 染指鉛粉膩,滿喉甘露香。醞成千日酒,味敵五雲漿。 咀嚼停金盞,稱嗟響畫堂。慚非末座客,不得一枝嘗。

《題張十一旅舍葡萄》
韓愈
[编辑]

新莖未遍半猶枯,高架支離倒復扶。若欲滿盤堆馬 乳,莫辭添竹引龍鬚。

《詠葡萄》
唐·彥謙
[编辑]

西園晚霽浮嫩涼,開尊漫摘葡萄嘗。滿架高撐紫絡 索,一枝斜嚲金琅璫。天氣颼颼葉栩栩,蝴蝶聲乾作 晴雨。神蛟清夜蟄寒潭,萬片濕雲飛不起。石家美人 金谷遊,羅幃翠幕珊瑚鉤。玉盤新薦入華屋,珠帳高 懸夜不收。勝遊記得當年景,清氣逼人毛骨冷。笑呼 明鏡上遙天,醉倚銀床弄秋影。

《葡萄》
前人
[编辑]

金谷風露涼,綠珠醉初醒。珠帳夜不收,月明墮清影。

范景仁席中賦葡萄    宋梅堯臣[编辑]

朱盤何纍纍。紫乳封霜厚。今為馬谷繁。昔釀《涼州》酒。 乃知西土珍。漢使傳應久。

《賦園中所有》
蘇轍
[编辑]

《葡萄》不禁冬,盤屈似無氣。春來乘盛陽,覆架青綾被。 龍鬚亂無數,馬乳垂至地。初如早梅酸,晚作醲酪味。 誰能釀為酒,為爾架前醉。滿斗不與人,涼州幾時至。

《景珍太博見示舊唱和葡萄詩因而次韻》
[编辑]

黃庭堅

映日圓光萬顆餘,如觀寶藏隔蝦鬚。夜愁風起飄星 去,曉喜天晴綴露珠。宮女揀枝模錦繡,論師持味比 醍醐。欲收百斛供春釀,放出聲名壓酪奴。

《葡萄》
楊萬里
[编辑]

纔喜盤藤捲葉生,又驚壓架暗陰成。夏褰涼潤青油 幕,秋摘甘寒黑水晶。近竹猶爭一尺許,拋鬚先𦊰兩 三莖。今年乞種江南去,長使茅齋怯晚晴。

《葡萄乾》
前人
[编辑]

涼州博酒不勝癡,銀漢乘槎領得歸。玉骨瘦將無一 把,向來馬乳太輕肥。

《詠葡萄》
王十朋
[编辑]

珠帳臨簷掛,龍鬚滿架抽。也知堪釀酒,不要博《涼州》。

《詠葡萄》
前人
[编辑]

水晶馬乳薦新秋,青紫酸甘孰味優。只可堆鹽餉《韓 子》,不宜釀酒博涼州。

《題葡萄架》
張栻
[编辑]

君家小圃占春光,眼看龍鬚百尺長。移向樓邊並春 井,明年垂實更陰涼。

《甲子歲後園葡萄》
元·郝經
[编辑]

「深院荒草長,短蔓裂塼縫。葡萄本西果,南國誰與種。 插蘆為扶持,灌溉甚珍重。瘦骨紫節舒,龍頭青線控。 蟠蟠上疏籬,蒨蒨將遠縱。遭遇雖後時,取實望秋仲。 摘露添俎豆,庶閒館人供。誰知六月旱,卉木焦死眾。 斷秧餘幾花,勉強著土擁。竟作纏結枯,日繞空悼痛。 肺渴口重乾,望梅心欲烘。忽憶河隴秋,滿地無歇空。」 支離半空架丰茸,十里洞拇乳積成岸澒。接梁棟。 一派瑪瑙漿,傾注百千甕。往歲見沙陀,回鶻正來貢。 詔賜琥珀心,雪盛瓶盡凍。查牙飲流澌,氣壓黑馬湩。 一旦離魏闕,五載猶在宋。見此復何時,鳥道目逆送。

《題溫日觀葡萄》
楊載
[编辑]

老禪嗜酒醉不醒,強坐虛簷寫清影。興來擲筆意茫 然,落葉滿庭秋月冷。醉中捉筆兩眼花,倚檐架子攲 復斜。翠藤盤屈那可辨,但見滿紙生龍蛇。

《葡萄》
洪希文
[编辑]

走架龍鬚弱不支,炎天待月立多時。醍醐縱美輸清 滑,瓔珞雖圓讓陸離。珍異曾誇太沖賦,纍垂已入退 之詩。當年若得傳方法,博取《涼州》亦一奇

《葡萄》
劉詵
[编辑]

枯葉展大蝶,低枝屈長虯。露寒壓成酒,無夢到《涼州》。

《題松庵上人墨葡萄》
傅若金
[编辑]

漢苑尋常露下時,月明高架影參差。上林近日無來 使,腸斷江南見一枝。

露顆含香近客衣,蜜蜂蝴蝶繞藤飛。夜來應值驪龍 睡,探得明珠月下歸。

《墨葡萄》
貢性之
[编辑]

酒醒西樓月欲斜,滿窗晴影走秋蛇。狂夫賸有相如 渴,一滴《涼州》未許賒。

《題肅萬邦葡萄》
前人
[编辑]

憶騎官馬過灤陽,馬乳纍纍壓架香。釀就瓊漿三百 斛,胡姬當道喚人嘗。

《葡萄》
鄭允端
[编辑]

滿筐圓實驪珠滑,入口甘香冰玉寒。若使文園知此 渴,露華應不乞金盤。

《畫葡萄引》
明·王九思
[编辑]

「漢武唯知貴異物,博望常勞使西域。大夏康居產富 饒,胡桐檉柳非奇特。獨取葡萄入漢宮,遂遣天王親 外國。當時肉味壓侯王,今日霜根遍西北。吾家十畝 後園裏,長條幾架南山側。龍鬚時嫋水風斜,馬乳盡 垂秋雨色。故園一別驚風雨,畫圖相對思鄉土。青錢 已辦雇河舟,白首行看住草樓。但願千缸釀春酒,未」 須一斗博涼州。

《葡萄架》
馮琦
[编辑]

晻曖繁陰覆綠苔,藤枝蘿蔓共縈回。自隨博望仙槎 後,詔許甘泉別殿栽。的的紫房含雨潤,疏疏翠幄向 風開。詞臣病渴沾新釀,不羨金莖露一杯。

一架扶疏碧水潯,午涼不散綠雲深。芳香未讓醍醐 美,秀色全滋薜荔陰。紫玉含風秋液冷,元珠入夜月 華侵。莫言西域傳來晚,猶及相如賦《上林》。

《葡萄次韻》
李東陽
[编辑]

采采西林白露團,一時清賞故人歡。蕭條四十年前 事,又向誰家卷裏看。

西土葡萄別樣團,謫居聊此寫清歡。荔枝香水誰高 下,且與詩人一例看。

《葡萄》
李夢陽
[编辑]

萬里西風過鴈時,綠雲元玉影參差。酒酣試取冰丸 嚼,不說天南有荔枝。

《葡萄》
沈周
[编辑]

秋棚昨夜黑風呼,鬼淚瀅瀅夜不枯。明日擔夫曉街 上,一筐新味賞明珠。

《題溫日觀葡萄次韻》
僧守仁
[编辑]

龍扄失鑰十二重,驪珠迸落鮫人宮。鑌刀翦斷紫瓔 珞,纍纍馬乳垂金風。樹根吹火照殘墨,冷雨松棚秋 鬼哭。蔗丸嚼碎流沙冰,鴨酒呼來漢江綠。鐵削虯藤 劍三尺,雷梭怒穴陶家璧。曇胡醉起面秋巖,一索摩 尼掛空壁。

《眼兒媚》
宋·張鎡
[编辑]

元霜涼夜鑄瑤丹、飄落翠藤間。西風萬顆,明珠巧綴, 零露漙沾。時人那識風流品,馬乳喜堆盤。玉纖旋 摘,銀罌分釀,莫負清懽。

《鷓鴣天》
前人
[编辑]

陰陰一架紺雲涼。嫋嫋千絲翠蔓長。紫玉乳圓秋結 穗,水晶珠瑩露凝漿。相並熟,試新嘗。纍纍輕剪粉 痕香。小槽壓就西涼酒,風月無邊是醉鄉。

葡萄部選句[编辑]

魏荀勗《葡萄賦》「靈運宣流,休祥允淑,懿彼秋方,乾元 是畜,有葡萄之珍奇,應淳和而延育。」

晉左思《蜀都賦》:「葡萄亂潰。」

《魏都賦》:「葡萄結陰。」

潘岳《閒居賦》。「石榴蒲桃之珍,磊落蔓衍乎其間。」 唐李白詩。「葡萄出漢宮。」《葡萄開景風》。

杜甫詩:「一縣葡萄熟。」

王維詩:「葡萄逐漢臣。」

《李頎詩》:「長安春物舊相宜,小苑葡萄花滿枝。」

《姚合詩》:「筐封紫葡萄。」

《張諤詩》:「昨夜葡萄初上架。」

宋梅堯臣詩:「南庭葡萄架,萬乳纍將磓。」 張耒詩:「葡萄盤屈如秋蛇,春來蟄起紆橫斜。」

張九成詩:「葡萄得涼州,所求輒復效。」

《陸游詩》:「爛紫葡萄重垂架。」

元顧阿瑛詩:「葡萄玉盞酌西涼

葡萄部紀事[编辑]

《漢書大宛國傳》:「大宛左右以葡萄為酒,富人藏酒至 萬餘石,久者至數十歲不敗。俗嗜酒,馬嗜苜蓿。宛別 邑七十餘城,多善馬。馬汗血,言其先天馬子也。張騫 始為武帝言之,上遣使者持千金及金馬以請。宛善 馬,宛王以漢絕遠,大兵不能至,愛其寶馬,不肯與漢 使妄言。宛遂攻殺漢使,取其財物。於是天子遣貳師」 將軍李廣利將兵前後十餘萬人伐宛,連四年,宛人 斬其王母寡首,立母寡弟蟬封為王。與漢約,「歲獻天 馬二匹。」漢使采葡萄、苜蓿種歸天子,以天馬多,又外 國使來,眾益種葡萄、苜蓿離宮館旁極望焉。

《且末國傳》「且末有葡萄諸果。」

《難兜國傳》:「難兜國種五穀葡萄諸果。」

《罽賓國傳》「罽賓地平溫和,有苜蓿雜草奇木檀櫰梓 竹漆,種五穀葡萄諸果。」

《後漢書粟弋國傳》:「粟弋國屬康車,出名馬、牛、羊、葡萄 眾果。其土水美,故葡萄酒特有名焉。」

《燉煌張氏家傳》:「扶風孟佗以葡萄酒一升遺張讓,即 擢涼州刺史。」

《秦州記》:「秦野多葡萄。」

《晉宮閣名》:「華林園,葡萄」百七十八株。

《前涼錄》:「張洪茂,燉煌人也。作《葡萄酒賦》,文致甚美。」 《後涼錄》:「龜茲國人奢侈,家有至千斛葡萄。」

《宋書張暢傳》:「世祖鎮彭城,暢為安北長史、沛郡太守。 元嘉二十七年,魏主託拔燾南侵,太尉江夏王義恭 總統諸軍,出鎮彭泗。燾至,送駱駝騾馬及貂裘雜飲 食云。貂裘與太尉駱駝,騾與安北,葡萄酒雜飲,叔姪 共嘗。」

《金樓子》,大月氏國,善為葡萄花葉酒,或以根及汁醞 之。其花似丁香,而綠榮碧鬚。春夏之時,萬鬚競發如 鸞翼。八月中,風至,吹葉上,傷裂有似綾紈,故人呼為 「葡萄風」,亦名為「裂葉風。」

《梁書扶桑國傳》,「扶桑國有桑梨,經年不壞,多葡萄。」 《高昌國傳》:「高昌國出良馬、葡萄酒、石鹽。大同中,子堅 遣使獻鳴鹽枕、葡萄、良馬、氍毹等物。」

《洛陽伽藍記》:「白馬寺浮圖前葡萄,枝葉繁衍,實偉於 棗,味殊美,冠於中京。帝至熟時,常詣取之,或復賜宮 人。宮人得之,轉餉親戚,以為奇味,得者不敢輒食,乃 歷數家。」

《北齊書李元忠傳》:「元忠,趙郡柏人人也。武定元年,除 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曾貢世宗葡萄酒一盤,世宗 報以百練。縑遺其書曰:『儀同位亞台鉉,識懷貞素,出 藩入侍,備極要重。而猶家無擔石,室若懸磬,豈輕財 重義,奉時愛己故也?久相嘉尚,嗟詠無極,𢘆思標賞, 有意無由。忽辱葡萄,良深佩戴,聊用絹百匹,以酬清』」 德也。其見重如此。

《酉陽雜俎》:庾信謂魏使尉瑾曰:「我在鄴遂大得葡萄, 奇有滋味。」陳昭曰:「作何形狀?」徐君房曰:「『有類軟棗』。信 曰:『君殊不體物,可得言似生荔枝』。」魏肇師曰:「魏文有 言:末夏涉秋,尚有餘暑,酒醉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 䬼,酸而不酢。道之固以流涎稱奇,況親食之者?」瑾曰: 「此物實出於大宛張騫所致,有黃白黑三種,成熟之」 時,子實逼側,星編珠聚,西域多釀以為酒,每來歲貢, 在漢西京,似亦不少。杜陵田五十畝中,有葡萄百樹, 今在京兆,非直止禁林也。信曰:「乃園種戶植,接蔭連 架。」昭曰:「其味何如橘柚?」信曰:「津液奇勝,芬芳減之。」瑾 曰:「金衣素裏,見苞作貢,向齒自消,良應不及。」

《大唐新語》:高祖嘗宴侍臣,果有葡萄,陳叔達為侍中, 執而不食。上問其故,對曰:「臣母患口乾,求之不得。」高 祖曰:「卿有母遺乎?」遂嗚咽流涕。復賜帛百疋,以市甘 珍。

《南部新書》:「太宗破高昌,收馬乳葡萄種於苑中,併得 酒法,仍自損益造酒,成綠色,芳香酷烈,味若醍醐。」 《景龍文館記》:「四月上巳日,上幸司農少卿王光輔莊, 駕還朝後,中書侍郎南陽岑羲設茗飲葡萄漿,與學 士等討論經史。」

《零陵總記》:「李直方常第果實,若貢士,以葡萄為五。」 《雲南記》:「雲南多乾葡萄。」

《酉陽雜俎》:貝丘之南有葡萄谷,谷中葡萄可就其所 食之,或有取歸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葡萄也。天寶中, 沙門曇霄因遊諸岳,至此谷,得葡萄食之。又見枯蔓 堪為杖,大如指五尺餘,持還本寺,植之遂活,長高數 仞,蔭地幅圓十丈,仰觀若帷蓋焉。其房實磊落,紫瑩 如墜,時人號為「草龍珠帳。」

《雲仙雜記》:楊炎食葡萄,曰:「汝若不澀,當以太原尹相 授。」

《唐書大食國傳》:「大食,本波斯地,土磽礫,不可耕,歲獻 貴人葡萄,大者如雞卵。」

《西域記》:「焉者國,土宜葡萄,笯赤建國多葡萄。」

于闐國,傳于闐土宜葡萄,人多醞以為酒,甚美。 《清異錄》:「河東葡萄有極大者,惟土人得啖之。其至京師者百二子,紫粉頭而已。」

《記事》珠:小兒髮初生為小髻十數。其父母為兒女相 勝之辭曰:「葡萄髻,十穗勝五穗。」

《圖繪寶鑑》:「戴進,字文進,喜作葡萄,配以鉤勒竹、蟹爪 草,奇甚。」

《胡大年》《僧曉庵》皆工葡萄。

徐柱,字夢節,東吳人。善寫葡萄。

《農田餘話》:「古人無畫葡萄者。吳僧溫日觀夜於月中 視葡萄影,有悟出新意,似飛白書體為之。酒酣興發, 以手潑墨,然後揮寫,迅於行草,收拾散落,頃刻而就, 如神,甚奇特也。其弟子沈仲華,湖州人,傳其法亦佳, 世多見之。」

《安邑縣志》:明朝洪武六年前,太原歲進葡萄酒。至六 年間,太祖謂省臣曰:「朕飲酒不多,太原歲進葡萄酒, 自今令其勿進。國家以養民為務,豈宜口腹累人哉? 嘗聞宋太祖家法,子孫不得於遠方取珍味,甚得貽 謀之道也。」相傳本縣陶村,前代設專官督進葡萄酒, 本省他縣葡萄蓋寡,未有可造酒者,所進即陶村產 也。

《蒙陰縣志》:張文忠母病,思食葡萄,時值河水泛漲,文 忠哭祝曰:「如無孝心,隨水湮沒。」遂渡取葡萄奉母,母 即愈。

葡萄部雜錄[编辑]

《畫墁錄》:「陶隱居註《本草》:葡萄,北人多肥健,諒食此物, 卻不知有羊肉麪也。」 《蒙泉雜言》《酉陽雜俎》與《六帖》,皆載葡萄由張騫自大 宛移植漢宮。按《本草》已具神農九種,當塗熄火,去騫 未遠。而魏文之詔,實稱中國名果,不言西來,是唐以 前無此論。予嘗以為大宛之種,必與中國者異,故博 望取之。段白所載,必有所據,但失實耳。比戍酒泉,屢 嘗取乾之,名曰「瑣瑣」,比中國者差小,形圓而色正赤, 其味甘美,非中國者可敵,則予所見,庶或得之。今此 種處處有之,獨蒲坂者勝。土人乾之,以資貿易,江南 重之,稱蕃葡萄曰「蕃」云者,豈承襲「瑣瑣」之乾與?姑識 之,以俟知者。

葡萄部外編[编辑]

《宣室志》:晉陽西有童子寺,在郊牧之外。貞元中,有鄧 珪者,寓居於寺。秋夜與朋友數輩會宿,忽見一手自 牖間入,色黃而瘦甚。珪開其牖,聞有唫嘯之聲,訊之 曰:「汝為誰?」對曰:「我隱居山谷有年矣,今夕縱風月之 遊,聞先生在此,故來奉謁,願得坐牖下,聽先生與客 談。」珪許之。既坐,與客談笑極歡,久之告去。明夕再來, 又以手出於牖間,珪以緡系其臂,牢不可解,遂引緡 而去。明日,珪與客窮其跡,至寺北百餘步,有葡萄一 株,甚蕃茂,而緡系其枝,有葉類人手,果牖間所見。遂 掘其根而焚之。

《甲申雜記》:湖南提刑唐秷云:「其父諲為湖北漕,有一 道人間與唐漕飲,取千里外物,不移刻。一日,唐思河 東葡萄,又思峽中新荔子,酒數巡,則令人就其臥屏 間取之,皆美新若方折枝者。」

甘蔗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神異經   甘蔗。草木狀 《藷》。說文     竹蔗。陶弘景

荻蔗。陶弘景   《崑崙蔗》。孟詵

杜蔗。糖霜譜   西蔗。糖霜譜

䒒蔗。糖霜譜   蠟蔗。糖霜譜 紅蔗:糖霜譜   紫蔗。糖霜譜

甘蔗圖

甘蔗圖

《東方朔神異經》
[编辑]

南荒經[编辑]

南方有:之林,其高百丈,圍三尺八寸,促節多汁, 甜如蜜。咋囓其汁,令人潤澤,可以節蚘蟲。人腹中蚘 蟲,其狀如蚓,此消穀蟲也。多則傷人,少則穀不消。是 甘蔗能減多益少,凡蔗亦然。

《嵇含南方草木狀》
[编辑]

諸蔗[编辑]

諸蔗一曰甘蔗,交趾所生者,圍數寸,長丈餘,頗似竹, 斷而食之,甚甘。笮取其汁,曝數日成飴,入口消釋,彼 人謂之石蜜。南人云:甘蔗可消酒,又名干蔗。司馬相 如《樂歌》曰「太尊蔗漿折朝酲。」是其義也。泰康六年,扶 南國貢諸蔗,一丈三節。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甘蔗[编辑]

《說文》曰:「藷,蔗也。」案《書傳》曰:「或為芉蔗,或干蔗,或邯。」 或甘蔗,或都蔗,所在不同,

雩都縣土壤肥沃,偏宜甘蔗味及采色餘縣所無,一 節數寸長郡以獻御。

《異物志》曰:「甘蔗,遠近皆有。交趾所產甘蔗特醇好,本 末無薄厚,其味至均,圍數寸,長丈餘,頗似竹。斬而食 之,既甘笮取汁如飴餳,名之曰糖,益復珍也。又煎曝 之,凝而冰破如塼,食之,入口消釋,時人謂之石蜜。 家法政曰:『三月可種甘蔗』。」

《洪邁糖霜譜》
[编辑]

論糖霜

糖霜之名,唐以前無所見。自古食蔗者,始為蔗漿。宋 玉《招魂》所謂「胹鱉炮羔,有柘漿些」是也。其後為蔗餳, 孫亮使黃門就中藏吏取交州獻甘蔗餳是也。後又 為石蜜。《南中八郡志》云:「笮甘蔗汁曝成飴,謂之石蜜。」 《本草》亦云:「煉糖如乳,為石蜜」是也。後又為蔗酒。唐赤 土國用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是也。唐太宗遣使至 摩揭陀國取熬糖法,即詔揚州上諸蔗榨瀋,如其劑, 色味愈於西域遠甚。然只是今之沙糖,蔗之技盡於 此,不言作霜,然則糖霜非古也。歷世詩人模奇寫異, 亦無一章一句言之。唯東坡公《過金山寺,作詩送遂 寧僧圓寶》云:「涪江與中泠,共此一味水。冰盤薦琥珀, 何似糖霜美?」黃魯直在戎州,作頌《答梓州雍熙長老 寄糖霜》云:「遠寄蔗霜知有味,勝於崔子水晶鹽。正宗 掃地從誰說?我舌猶能及鼻尖。」則遂寧糖霜見於文 字者,實始於二公。甘蔗所在皆植,獨福唐、四明、番禺、 廣漢、遂寧有糖冰,而遂寧為冠四郡,所產甚微而顆 碎,色淺味薄,纔比遂之最下者,亦皆起於近世。唐大 曆中,有鄒和尚者,始來小溪之繖山,教民黃氏以造 霜之法。繖山在縣北二十里,山前後為蔗田者十之 四,糖霜戶十之三。蔗有四色:曰杜蔗、曰西蔗、曰䒒蔗, 《本草》所謂荻蔗也。曰紅蔗,《本草》:崑崙蔗也。紅蔗止堪 生噉,䒒蔗可作沙糖,西蔗可作霜,色淺,土人不甚貴。 杜蔗紫嫩,味極厚,專用作霜。凡蔗最困地力,今年為 蔗田「者,明年改種五穀以息之。」霜戶器用,曰蔗削,曰 蔗鐮,曰蔗凳,曰蔗碾,曰榨斗,曰榨床,曰漆甕,各有制 度。凡霜一甕中,品色亦自不同,堆疊如假山者為上, 團枝次之,甕鑑次之,小顆塊次之,沙腳為下,紫為上, 深琥珀次之,淺黃又次之,淺白為下。宣和初,王黼創 應奉司,遂寧,常貢外,歲別進數千斤。是時所產益奇。 牆壁或方寸。應奉司罷。乃不再見。當時因之大擾。敗 本業者居半。久而未復。遂寧王灼作《糖霜譜》七篇。具 載其說。予采取之以廣聞見。

《本草綱目》
[编辑]

甘蔗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按《野史》云:「呂惠卿言:凡草皆正生嫡出,惟 蔗側種,根上庶出。」故字從庶也。嵇含作「竿蔗」,謂其莖 如竹竿也。《離騷》《漢書》皆作柘,字通用也。藷字出許慎 《說文》,蓋蔗音之轉也。

集解

陶弘景曰:「蔗出江東為勝,廬陵亦有好者。廣州一種, 數年生,皆大如竹,長丈餘。取汁為沙糖,甚益人。又有 荻蔗,節疏而細,亦可噉也。」

蘇頌曰:「今江浙、閩廣、湖南、蜀川所生,大者亦高丈許, 其葉似荻。有二種:荻蔗莖細短而節疏,但堪生噉,亦 可煎稀糖;竹蔗莖粗而長,可笮汁為沙糖,泉、福、吉、廣 諸州多作之。鍊沙糖和牛乳為乳糖,惟蜀川作之。南 人販至北地者,荻蔗多而竹蔗少也。」

《孟詵》曰:「蔗有赤色者,名崑崙蔗,白色者,名荻蔗。竹蔗, 以蜀及嶺南者為勝,江東雖有,而劣於蜀。產會稽所 作乳糖,殆勝於蜀。」

李時珍曰:「蔗皆畦種,叢生,最困地力。莖似竹而內實, 大者圍數寸,長六、七尺。根下節密,以漸而疏。抽葉如 蘆葉而大,長三、四尺,扶疏四垂。八、九月收莖可留,過 春充果食。」按:王灼《糖霜譜》云:「蔗有四色,曰杜蔗,即竹 蔗也。綠嫩薄皮,味極醇厚,專用作霜。曰西蔗,作霜色淺。曰䒒蔗,亦名蠟蔗,即荻蔗也。亦可作沙糖。曰紅蔗」, 亦名紫蔗,即崑崙蔗也。止可生啖,不堪作糖。凡蔗榨 漿飲固佳,又不若咀嚼之味雋永也。

蔗氣味

甘平濇無毒。

大明曰:「冷。」

《孟詵》曰:「共酒食發痰。」

吳瑞曰:「多食發虛熱,動衄血。」

《相感志》云:「同榧子食,則渣軟。」

主治

《別錄》曰:「下氣和中,助脾氣,利大腸。」

大明曰:「利大小腸。消痰止渴。除心胸煩熱,解酒毒。」 李時珍曰:「止嘔噦反胃。寬胸膈。」

發明

李時珍曰:蔗,脾之果也。其漿甘寒,能瀉火熱。《素問》所 謂甘溫除大熱之意。煎鍊成糖,則甘溫而助濕熱,所 謂積溫成熱也。蔗漿消渴解酒,自古稱之。故漢郊祀 樂歌云:「百味旨酒布蘭生,泰尊柘漿折朝酲。」唐王維 《櫻桃詩》云:「飽食不須愁內熱,大官還有蔗漿寒」是矣。 而孟詵乃謂共酒食發痰者,豈不知其有解酒除熱 之功耶?《日華子》大明又謂沙糖能解酒毒,則不知既 經煎鍊,便能助酒為熱,與生漿之性異矣。按《晁氏客 話》云:「甘草遇火則熱,麻油遇火則冷,甘蔗煎飴則熱, 水成湯則冷。」此物性之異,醫者可不知乎?又《野史》云: 盧絳中病,痁疾疲瘵,忽夢白衣婦人云:「食蔗可愈。」及 旦,買蔗數挺食之,翌日疾愈。此亦助脾和中之驗歟。

滓主治

李時珍曰:「燒存性,研末,烏桕油調塗。小兒頭瘡白禿, 頻塗取瘥。燒煙勿令入人目,能使暗明。」

附方

發熱口乾,小便赤澀。取甘蔗去皮,嚼汁嚥之,飲漿亦 可。外臺祕要

痰喘氣急:方見「山藥。」

反胃吐食,朝食暮吐,暮食朝吐,旋旋吐者:用甘蔗汁 七升,生薑汁一升,和勻,日日呷之。梅師方

乾嘔不息:蔗汁溫服半升,日三次,入薑汁更佳。肘後方 痁瘧疲瘵:見前。

眼暴赤腫,磣澀疼痛:甘蔗汁二合,黃連半兩,入銅器 內,慢火煎濃,去滓點之。普濟方

虛熱咳嗽,口乾涕唾:用甘蔗汁一升半,青粱米四合, 煮粥,日食二次,極潤心肺。董氏方

小兒口疳:甘蔗燒研摻之。簡便方

沙糖集解[编辑]

蘇恭曰:「沙糖出蜀地,西戎、江東並有之。笮甘蔗汁煎 成紫色。」

吳瑞曰:「稀者為蔗糖,乾者為沙糖,毬者為毬糖,餅者 為糖餅。沙糖中凝結如石,破之如沙透明白者為糖 霜。」

李時珍曰:「此紫沙糖也。法出西域。」唐太宗始遣人傳 其法入中國,以蔗汁過樟木槽,取而煎成。清者為蔗 餳凝結有沙者,為沙糖。漆甕造成,如石、如霜、如冰者, 為石蜜、為糖霜、為冰糖也。紫糖亦可煎化印成鳥獸 果物之類,以充席獻。今之貨者,又多雜以米餳諸物, 不可不知。

氣味

甘寒無毒。

蘇恭曰:「冷利過於石蜜。」

孟詵曰:「性溫,不冷。多食令人心痛。生長蟲,消肌肉,損 齒發疳𧏾。與鯽魚同食,成疳蟲;與葵同食,生流癖;與 筍同食不消成癥,身重不能行。」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熱脹,口乾渴。」

《大明》曰:「潤心肺,大小腸熱,解酒毒。臘月瓶封窖糞坑 中,患天行熱狂者,絞汁服,甚良。」

李時珍曰:「和中助脾、緩肝氣。」

發明

寇宗奭曰:「蔗汁清,故費煎鍊,致紫黑色。」今醫家治暴 熱,多用為先導。兼啖駝馬解熱。小兒多食,則損齒。生 蟲者,土制水倮。蟲屬土,得甘即生也。 朱震亨曰:「糖生胃火,乃濕土生熱,故能損齒生蟲,與 食棗病齲同意,非土制水也。」

李時珍曰:沙糖性溫,殊於蔗漿,故不宜多食。與魚、筍 之類同食,皆不益人。今人每用為調和,徒取其適口, 而不知陰受其害也。但其性能和脾緩肝,故治脾胃 及瀉肝藥用為先導。《本草》言其性寒,蘇恭謂其冷利, 皆昧此理。

附方

下痢禁口:沙糖半斤,烏梅一箇,水二盌,煎一盌,時時 飲之。摘元方

腹中緊脹:白糖以酒三升煮服之,不過再服。子母祕錄 痘不落痂,沙糖調新汲水一杯服之,白湯調亦可,日二服。劉提點方

虎傷人瘡,水化沙糖一盌服,並塗之。摘元方 上氣喘嗽煩熱,食即吐逆用沙糖、薑汁等分相和,慢 煎二十沸,每嚥半匙,取效。

食韭口臭,沙糖解之。摘要方

石蜜釋名[编辑]

蘇恭曰:「石蜜,即乳糖也,與蟲部石蜜同名。」

李時珍曰:按:萬震《涼州異物志》云:「石蜜非石類,假石 之名也。實乃甘蔗汁,煎而曝之,則凝如石,而體甚輕, 故謂之石蜜也。」

集解

《段志約》曰:「石蜜,出益州及西戎,煎鍊沙糖為之,可作 餅塊,黃白色。」

蘇恭曰:「石蜜,用水牛乳、米粉和煎成塊,作餅堅重。西 戎來者佳。江左亦有,殆勝於蜀。」

《孟詵》曰:「自蜀中、波斯來者良。東吳亦有,不及兩處者。 皆煮蔗汁、牛乳,則湯細白耳。」

寇宗奭曰:「石蜜,川浙者最佳,其味厚,他處皆次之。煎 鍊以銅象物,達京師,至夏月及久陰雨,多自消化。土 人先以竹葉及紙裹包,外用石夾埋之,不得見風,遂 可免。今人謂之乳糖,其作餅黃白色者,謂之捻糖,易 消化,入藥至少。」

李時珍曰:石蜜即白沙糖也。凝結作餅塊如石者為 石蜜;輕白如霜者為糖霜;堅白如冰者為冰糖。皆一 物有精粗之異也。以白糖煎化模印成人物獅象之 形者,為饗糖。《後漢書》註所謂「猊糖」是也。以石蜜和諸 果仁及橙橘皮、縮砂、薄荷之類作成餅塊者,為糖纏。 以石蜜和牛乳酥酪作成餅塊者,為乳糖。皆一物數 變也。《唐本草》明言石蜜煎沙糖為之,而諸註皆以乳 糖即為石蜜,殊欠分明。按:王灼《糖霜譜》云:「古者惟飲 蔗漿,其後煎為蔗餳,又曝為石蜜。唐初以蔗為酒。」而 糖霜則自大曆間有鄒和尚者,來住蜀之遂寧繖山, 始傳造法,故甘蔗所在植之獨有福唐、四明、番禺、廣 漢、遂寧有冰糖,他處皆顆碎,色淺味薄。惟竹蔗綠嫩 味厚,作霜最佳,西蔗次之。凡霜一甕,其中品色亦自 不同。惟疊如《假山》者為上,團枝次之,「甕鑑」次之,小顆 塊又次之,沙腳為下,紫色及如水晶色者為上,深琥 珀色次之,淺黃又次之,淺白為下。

氣味

甘寒,冷利。無毒。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熱脹,口乾渴。」

孟詵曰:「治目中熱膜,明目。和棗肉、巨勝末為丸,噙之。 潤肺氣,助五臟生津。」

李時珍曰:「潤心肺燥熱,治嗽消痰,解酒和中,助脾氣, 緩肝氣。」

發明

朱震亨曰:「石蜜甘喜入脾,食多則害必生於脾。西北 地高多燥,得之有益。東北地下多濕,得之未有不病 者。亦兼氣之厚薄不同耳。」

李時珍曰:「石蜜、糖霜、冰糖,比之紫沙糖,性稍平,功用 相同,入藥勝之,然不冷利。若久食助熱,損齒,生蟲之 害同。」

《王象晉群芳譜》
[编辑]

甘蔗[编辑]

甘蔗叢生,莖似竹,內實直理,有節無枝。長者六七尺, 短者三四尺,大者圍數寸,高丈許。又扶風蔗,一丈三 節,見日即消,遇風即折。交趾蔗特醇厚,本末無厚薄, 其味至均,圍數寸,長丈餘。取汁曝之,數日成飴,入口 即消,彼人謂之「石蜜。」多食蔗衄血,燒其滓,煙入目則 眼暗。

種植穀雨內於沃土橫種之,節間生苗,去其繁冗。至 七月取土,封壅其根,加以冀穢,俟長成收取,雖常灌 水,但俾水勢流滿,潤濕則已,不宜久蓄。

《直省志書》
[编辑]

西安縣[编辑]

《物產》:甘蔗有紫、白二種。紫者產出龍游,僅供咀嚼;白 者種自閩中來,可碾汁煉糖。與閩中所鬻糖利幾相 伯仲,但不知以糖為霜耳。

泉州府[编辑]

《物產》:甘蔗性溫味甘。泉南沙糖,煮蔗所成。又有一種 𠏉小而甜薄,名曰荻蔗。

番禺縣[编辑]

《物產》:甘蔗。邑人種時,取蔗尾斷截二、三寸許,二月於 吉貝中種之。拔吉貝時,蔗已長數尺;又至十月,取以 榨汁,煮為糖。此種名竹蔗、一種名白蔗,宜食,不能為 糖。一種紅者,傷跌折骨,搗用醋敷患處,仍斷蔗破作 片夾之,折骨復續。人家種以備用

甘蔗部藝文一[编辑]

《感物賦》
并序      魏文帝
[编辑]

南征荊州,還過鄉里,種諸蔗於中庭。涉夏歷秋,先盛後衰,悟興廢之無常,慨然永歎,乃作斯賦云。

伊陽春之散節,悟乾坤之交靈。瞻元雲之蓊翳,仰沈 陰之杳冥。降甘露之豐霈,垂長溜之泠泠。掘中堂而 為圃,植諸蔗於前庭。涉炎夏而既盛,迄凜秋而將衰。 豈在斯之獨然,信人物其有之。

《都蔗賦》
晉·張協
[编辑]

若乃九秋良期,元酎初出。《黃華》浮觴,酣飲累日。挫斯 蔗而療渴,共漱醴而含蜜。清津滋於紫梨,流液豐於 朱橘。《擇蘇》妙而不逮,何況「沙糖」與椰實。

甘蔗部藝文二[编辑]

《詠甘蔗》
宋·舒亶
[编辑]

「瑤池宴罷王母還,九芝飛入三仙山。空餘絳節留人 間,雲封露洗無時閑。」節旄落盡何斕斑,野翁提攜出 茅菅。吳刀戞戞鳴雙環,截斷寒冰何潺潺。相如賦就 空上林,倦遊渴病長相侵。劉伶愛酒真荒淫,狂來歌 倒滄溟深。此時一嚼輕千金,壚邊何用文君琴,五斗 一石安足斟,坐想毛髮生青陰,蕭瑟甘滋欲誰讓。柤 梨橘柚紛殊狀。冷氣相射杯盤上。顧郎不見休惆悵。 佳境到頭還不妄。詩成雖愧《陽春唱》。全勝乞與將軍 杖。

甘蔗部選句[编辑]

漢劉向《杖銘》:「都蔗雖甘,殆不可杖。佞人悅己,亦不可 相。」

司馬相如《子虛賦》:「諸柘巴苴。」

張衡《南都賦》:「藷蔗薑。」 晉左思《蜀都賦》:「甘蔗辛薑,陽蓲陰敷。」

梁昭明太子七召,蔗有盈丈之名。

晉張載《失題詩》:「江南都蔗,釀液豐沛。三巴黃甘,瓜州 素柰。凡此數品,殊美絕快。渴者所思,銘之常帶。」 唐杜甫詩:「茗飲蔗漿攜所有,瓷甖無謝玉為缸。」偶 然存蔗芉。《春雨餘甘蔗》, 《王維詩》:「大官還有蔗漿寒。」

韋應物詩:「薑蔗滂湖田。」

韓愈詩:「初味猶噉蔗。」

元稹詩:「甘蔗消殘醉。」

白居易詩:「漿甜蔗節調。」

韓翃詩:「醒酒猶憐甘蔗熱。」

《薛能》詩:「壓春甘蔗冷。」

宋錢惟演詩:「蔗漿消內熱。」

陸游詩:「蔗漿那解破餘酲。」

金龐鑄詩:「蔗蜜漿寒冰皎皎。」

元顧瑛詩:「蔗漿玉盌冰泠泠。」

甘蔗部紀事[编辑]

文帝《典論》,嘗與奮威將軍鄧展共飲,論劍良久,謂言: 「將軍法非也。余顧嘗好之,又得善術,因求與余對。時 酒酣耳熱,方食芉蔗,便以為杖,下殿數交,三中其臂。」 《江表傳》:「孫亮使黃門以銀盌並蓋,就中藏吏取交州 所獻甘蔗餳。黃門先恨藏吏,以鼠矢投餳中,啟言吏 不謹。亮呼吏持餳器入,問曰:『此器既蓋,無緣有此。若 矢先在餳中當濕,今矢中燥,黃門將有恨於汝耶』?」吏 𨙫頭曰:「嘗從某求宮中莞席,有數,不敢與。」亮曰:「必是 此也。」覆問黃門,具首服。

《晉書顧愷之傳》:愷之每食甘蔗,恆自尾至本。人或怪 之,云「漸入佳境。」

《宋書張暢傳》,「世祖鎮彭城,暢為安北長史、沛郡太守。 元嘉二十七年,魏主拓拔燾南侵,太尉江夏王義恭 總統諸軍,出鎮彭泗。燾始至,仍登城南亞父冢,於戲 馬臺立氈屋。先是,燾未至,世祖遣將馬文恭向蕭城, 為魏所破,文恭走得免,隊主蒯應見執,至小市門,曰: 『魏主致意安北,遠來疲乏,若有甘蔗及酒,可見分時防城隊主梁法念答曰:「當為啟聞。」應乃自陳蕭城之 敗。又問應:「魏主自來不?」曰:「來。」問:「今何在?」應舉手指西 南。又曰:「士馬多少?」答云:「四十餘萬。」法念以燾語白世 祖,世祖遣人答曰:「知行路多乏,今付酒二器、甘蔗百 挺。聞彼有駱駝,可遣送。」明旦,燾遣送駱駝、騾、馬及貂 裘、雜飲食。

《南史宜都王鏗傳》:鏗善射,常以堋的太闊,曰:「終日射 侯,何難之有?」乃取甘蔗插地,百步射之,十發十中。 《范雲傳》:雲字彥龍,南鄉舞陰人。永明十年,使魏,魏使 李彪宣命,至雲所,甚見稱美。彪為設甘蔗黃甘粽,隨 盡絕益。彪笑謂曰:「范散騎小復儉之,一盡不可復得。」 《庾沙彌傳》:嫡母劉氏寢疾,沙彌晨昏侍側,衣不解帶。 及母亡,水漿不入口。劉好噉甘蔗,沙彌遂不食焉。宗 人都官尚書詠表言其狀,應純孝之舉。梁武帝召見, 嘉之,以補歙令。

《隋書赤土國傳》:「赤土國以甘蔗作酒,雜以紫瓜根,酒 色黃赤,味亦香美。」

《唐書南蠻傳》:「驃,古朱波也。土宜椒、粟、稻、粱、蔗,大若脛, 無麻麥。」

《清異錄》:丘鵬南出甘蔗,啖朝友云:「黃金顙。」

湖南馬氏有「雞狗坊」,卒長,能種子母蔗。

《鎮江府志》:南唐盧絳微時,往還澗壁,病痁且死,夜夢 白衣婦人,頗有姿色,歌《菩薩蠻》勸絳樽酒。其辭云:「『玉 京人去秋蕭索,畫簷鵲起梧桐落。攲枕悄無言,月和 殘夢圓。背燈惟暗泣。甚處砧聲急。眉黛小山攢,芭蕉 生暮寒』。歌已,謂絳曰:『子病食蔗即愈』。」詰朝求蔗食之, 果瘥。

《群碎錄》:宋神宗問呂惠卿曰:「蔗字從庶,何也?」曰:「凡草 木種之俱正生;蔗獨橫生,蓋庶出也,故從庶。」

《談藪》:「甄龍友雲卿,永嘉人。滑稽辯捷,為近世之冠。樓 宣獻自西掖出守,以首春觴客,甄預坐席間,謂公曰: 『今年春氣,一何太盛』。公問其故,甄曰:『以果奩甘蔗知 之,根在公前,而末已至此』。公為罰掌吏,眾訾其猥率。」 山家清供,雪夜張一齋飲客,酒酣簿書何君時奉出 沆瀣漿一瓢,與客分飲,不覺酒容為之灑然。問其法, 謂得之《禁苑》,止用甘蔗、蘆菔,各切作方塊,以水爛煮 即已。蓋蔗能化酒,蘆菔能化食也。酒後得其益可知 矣。《楚詞》有「蔗漿」,恐即此也。

《瀛厓勝覽》:瓜哇國有甘蔗,粗大,長可二、三丈。 「泉南雜志」:甘蔗𠏉小而長,居民磨以煮糖,泛海售商。 其地為稻利薄、蔗利厚,往往有改稻田種蔗者,故稻 米益乏。

甘蔗部雜錄[编辑]

《搜采異聞錄》:甘蔗只生於南方,北人嗜之而不可得。 魏太武至彭城,遣人於武陵王處求酒及甘蔗。郭汾 陽在汾上,代宗賜甘蔗二十條。《子虛賦》所云「諸蔗巴 苴。」諸蔗者,甘柘也,蓋相如指言楚雲夢之物。漢《郊祀 歌》「泰尊柘漿」,以為取甘蔗汁以為飲。

甘蔗部外編[编辑]

《糖霜譜》:唐大曆間,有僧號鄒和尚,跨白驢登繖山,結 茅以居,須鹽米薪菜之屬,書寸紙繫錢緡,遣驢負至 市。人知為鄒也,取平值掛物於鞍縱歸。一日驢犯山 下黃氏蔗苗,黃請償於鄒,鄒曰:「汝未知因蔗糖為霜, 利當千倍。吾語汝塞責可乎?」試之果信,自此流傳其 法。至末年,北走通泉縣靈鷲山龕中,其徒追及,但見 「一文殊石像,始知為大士化身,而白驢者乃獅子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