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2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二十五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目錄

 人參部彙考

  人參圖一

  人參圖二

  人參圖三

  春秋緯運斗樞

  禮緯斗威儀

  張揖博雅釋草

  劉敬叔異苑人參土精

  羅願爾雅翼

  本草綱目人參

大清會典工部

  刑部則例

  直省志書潞安府 大姚縣

 人參部藝文一

  與王定國尺牘       宋蘇軾

  人參贊          高麗人

 人參部藝文二

  友人以人參見惠因以詩謝之

              唐皮日休

  和襲美謝友人惠人參    陸龜蒙

  與周為憲求人參      段成式

  以人參與段柯古       周繇

  紫團參寄王定國      宋蘇軾

  小圃人參          前人

  謝人寄紫團參       楊萬里

  李仁甫用東坡寄王定國韻賦新羅參見貽亦

  復繼作           張栻

  紫團參園         明張鐸

 人參部選句

 人參部紀事

 人參部雜錄

 人參部外編

草木典第一百二十五卷

人參部彙考[编辑]

釋名

人葠、        黃參。吳普

血參。別錄    人銜。本經

《鬼蓋》。本經    神草。別錄

土精。別錄    地精。廣雅

《海腴》        皺面還丹。廣雅

人參圖一

人參圖一

人參圖二[编辑]

潞州人參

潞州人參

{{{2}}}

{{{2}}}

人參圖[编辑]

威勝軍人參

威勝軍人參

{{{2}}}

{{{2}}}

《春秋緯》
[编辑]

《運斗樞》
[编辑]

「搖光星散而為人參」,人君廢山瀆之利,則搖光不明, 人參不生。

《禮緯》
[编辑]

《斗威儀》
[编辑]

君乘《木》而王,有人參生。

下有人參,上有紫氣。

==
《張揖博雅》
==

《釋草》
[编辑]

地精,人葠也。

《劉敬叔異苑》
[编辑]

《人參土精》
[编辑]

人參一名「土精」,生上黨者佳。人形皆具,能作兒啼。昔 有人掘之,始下鏵便聞土中呻吟聲,尋音而取,果得 人參。

《羅願爾雅翼》
[编辑]

《參》
[编辑]

《春秋運斗樞》曰:「搖光星散為人參。廢江淮山瀆之利, 則搖光不明,人參不生。」《禮斗威儀》曰:「君乘木而王,有 人參生。」《說文》云:「人葠出上黨。」葠即參也。所以名為人 參者,《本草》云:「如人形者,有神。」《范蠡計然》亦曰:狀類人 者,善。說者曰:「出新羅國。有手腳,狀如人形,長尺餘。或 云:生邯鄲者。根有頭、足手,面目如人。或曰:生上黨者」, 人形皆具,能作兒啼。說益侈則益誕。大率生深山中, 近椵漆下濕潤處,椵似桐而多蔭,故人參生其下。高 麗人作《人參讚》曰:「三椏五葉,背陽向陰,欲來求我,椵 木相尋。」欲試上黨人參者,當使二人同走。一與人參 含之,度走三五里許。其不含者必大喘,含者氣息自 如。《潛夫論》曰:「治疾當得真人參,反得」蘿菔。梁阮孝緒 母疾,須得生人參,舊傳鍾山所出,孝緒躬歷幽險,見 鹿前引,就鹿滅處視之,得此草。《傅子》曰:「先王之制,九 州異賦,天不生,地不養,君子不以為禮。若河內諸縣, 去北山絕遠,而各調出御上黨真人參,上者十斤,下 者五十斤,所調非所生,民以為患。」其潞州太行山所 出者,謂之紫團參。

《本草綱目》
[编辑]

《人參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人葠年深浸漸長成者,根如人形有神,故 謂之人葠神草。葠字從浸,亦浸漸之義,浸即浸字。後 世因字文繁,遂以參星之字代之,從簡便爾。然承誤 日久,亦不能變矣。惟張仲景《傷寒論》尚作「葠」字。《別錄》 一名人微,微乃葠字之訛也。其成有階級,故曰人銜; 其草背陽向陰,故曰鬼蓋。其在五行,色黃屬土,而補 脾胃,生陰血,故有黃參、血參之名;得地之精靈,故有 土精、地精之名。《廣五行記》云:「隋文帝時,上黨有人宅 後,每夜聞人呼聲,求之不得。去宅一里許,見人參枝 葉異常,掘之入地五尺,得人葠,一如人體,四肢畢備, 呼聲遂絕。」觀此則土精之名,尢可證也。《禮斗威儀》云: 「下有人參,上有紫氣。」《春秋運斗樞》云:「搖光星散而為 人參。人君廢山瀆之利,則搖光不明,人參不生。」觀此 則神草之名,又可證矣。

《集解》
[编辑]

《別錄》曰:「人參,生上黨山谷及遼東。二月、四月、八月上 旬采根,竹刀刮,暴乾,無令見風。根如人形者,有神矣。」 《吳普》曰:「或生邯鄲。三月生,葉小銳,枝黑,莖有毛。三月、 九月采根,根有手足,面目如人者,神。」

陶弘景曰:「上黨在冀州西南,今來者形長而黃,狀如 防風,多潤實而甘,俗乃重百濟者。形細而堅白,氣味 薄於上黨者,次用高麗者。高麗即是遼東,形大而虛 軟,不及百濟,並不及上黨者。其草一莖直上,四五相 對,生花紫色。高麗人作《人參讚》云:『三椏五葉,背陽向 陰,欲來求我,椵樹相尋』。」椵音賈。樹似桐,甚大,陰廣則 多生,采作甚有法。今近山亦有,但作之不好。

蘇恭曰:「人參見用,多是高麗、百濟者。潞州太行紫團 山所出者,謂之紫團參。」

韓保昇曰:「今沁州、遼州、澤州、冀州、平州、易州、檀州、幽 州、媯州、并州,並出人參,蓋其山皆與太行連亙相接 故也。」

李珣曰:「新羅國所貢者,有手足,狀如人形,長尺餘,以 杉木夾定,紅絲纏飭之。又,沙州參,短小,不堪用。」 蘇頌曰:「今河東諸州及泰山皆有之。又有河北榷場 及閩中來者,名新羅人參,俱不及上黨者佳。」春生苗, 多於深山背陰近椵漆下濕潤處。初生小者三、四寸 許,一椏五葉。四、五年後,生兩椏五葉,未有花莖。至十 年後,生三椏,年深者生四椏,各五葉。中心生一莖,俗 名「百尺杵。」三月四月有花,細小如粟,蕊如絲,紫白色。 秋後結子,或七八枚如大豆,生青熟紅,自落根如人 形者神。泰山出者,葉榦青根白,殊別。江淮間出一種 土人參,苗長一二尺,葉如匙而小,與桔梗相似,相對 生,生五七節,根亦如桔梗而柔,味極甘美。秋生紫花, 又帶青色。春秋采根,土人或用之。相傳欲試上黨參, 但使二人同走,一含人參,一空口度走三五里許。其 不含人參者必大喘,含者氣息自如,其人參乃真也。 寇宗奭曰:「上黨者,根頗纖長,根下垂有及一尺餘者, 或十岐者,其價與銀等,稍為難得。土人得一窠,則置 板上,以新綵絨飾之。」

《陳嘉謀》曰:「紫團參紫色稍扁,百濟參白堅且圓,名白 條參,俗名羊角參;遼東參黃潤纖長有鬚,俗名黃參, 獨勝高麗參近紫體虛,新羅參亞黃味薄。肖人形者神,其類雞腿者力洪。」

李時珍曰:「上黨,今潞州也。民以人參為地方害,不復 采取。今所用者,皆是遼參。其高麗、百濟、新羅三國,今 皆屬於朝鮮矣。其參猶來中國互市,亦可收子,於十 月下種,如種菜法。秋冬采者堅實,春夏采者虛軟,非 地產有虛實也。遼參連皮者黃潤,色如防風;去皮者, 堅白如粉。偽者皆以沙參、薺苨、桔梗采根造作亂之。」 沙參體虛無心而味淡;薺苨體虛無心,桔梗體堅有 心而味苦;人參體實有心而味甘,微帶苦,自有餘味, 俗名金井玉蘭也。其似人形者,謂之「孩兒參」,尤多贗 偽。宋蘇頌《圖經本草》所繪潞州者,三椏五葉真人參 也;其滁州者,乃沙參之苗葉。沁州、兗州者,皆薺苨之 苗葉。其所云「江淮土人參」者,亦薺苨也。並失之詳審。 今潞州者尚不可得,則他處者尤不足信矣。近又有 薄夫以人參完浸,取汁自啜,乃曬乾復售,謂之「湯參」, 全不任用,不可不察。考月池翁諱言聞,字子郁,銜太 醫吏目,嘗著《人參傳》上下卷甚詳,不能備錄,亦略節 要語於下條云爾。

《修治》
[编辑]

陶弘景曰:「人參易蛀。」唯納新器中密封。可經年不 壞。

蕭炳曰:「人參頻見風日,則易蛀。唯用盛過麻油,瓦罐 泡淨焙乾,入華陰細辛,與參相間收之,密封,可留經 年。一法:用淋過竈灰曬乾,罐收亦可。」 《李言聞》曰:「人參生時背陽,故不喜見風日。凡生用宜 㕮咀,熟用宜隔紙焙之,或醇酒潤透,《㕮咀》焙熟用。並 忌鐵器。」

《根氣味》
[编辑]

甘微寒,無毒。

《別錄》曰:「微溫。」

《吳普》曰:「神農:小寒;桐君、雷公:『苦』」;黃帝、岐伯:「甘,無毒。」 張元素曰:「性溫,味甘微苦,氣味俱薄,浮而升,陽中之 陽也。」又曰:「陽中微陰。」

徐之才曰:「伏苓、馬藺為之使。惡溲疏、鹵鹹。反藜蘆。」一 云:「畏五靈脂。惡皂莢、黑豆。動紫石英。」

張元素曰:「人參得升麻引用,補上焦之元氣,瀉肺中 之火;得伏苓引用,補下焦之元氣,瀉腎中之火;得麥 門冬則生脈;得乾薑則補氣。」

《李杲》曰:「得黃耆、甘草,乃甘溫除大熱,瀉陰火,補元氣, 又為瘡家聖藥。」

朱震亨曰。人參入手太陰。與藜蘆相反。服。參一兩。入 藜蘆一錢。其功盡廢也。

《李言聞》曰:「東垣李氏理脾胃,瀉陰火,交泰丸內用人 參、皂莢,是惡而不惡也。古方療月閉,四物湯加人參、 五靈脂,是畏而不畏也。又療痰在胸膈,以人參、藜蘆 同用而取涌越,是激其怒性也。此皆精微妙奧,非達 權衡者不能知。」

《主治》
[编辑]

《本經》曰:「補五臟,安精神,定魂魄,止驚悸,除邪氣,明目 開心,益智,久服輕身延年。」

《別錄》曰:「療腸胃中冷,心腹鼓痛,胸脅逆滿,霍亂吐逆, 調中,止消渴,通血脈,補堅積,令人不忘。」

甄權曰:「主五勞七傷,虛損痰弱,止嘔噦,補五臟六腑, 保中守神,消胸中痰,治肺痿及癇疾,冷氣逆上,傷寒 不下食。凡虛而多夢紛紜者加之。」

《李珣》曰:「止煩躁變酸水。」

《大明》曰:「消食開胃,調中治氣,殺金石藥毒。」

張元素曰:「治肺胃陽氣不足,肺氣虛促,短氣少氣,補 中暖中,瀉心肺脾胃中火邪。止渴,生津液。」

李時珍曰:「治男婦一切虛證,發熱自汗,眩運頭痛,反 胃吐食,痎瘧,滑瀉,久痢,小便頻數,淋瀝勞倦內傷,中 風,中暑,痿痹,吐血,嗽血,下血,血淋,血崩,胎前產後諸 病。」

《發明》
[编辑]

陶弘景曰:「人參為藥切要,與甘草同功。」

李杲曰:人參甘溫,能補肺中元氣,肺氣旺則四臟之 氣皆旺,精自生而形自盛,肺主諸氣故也。張仲景云: 「病人汗後身熱亡血,脈沈遲者;下痢身涼,脈微血虛 者,並加人參。古人血脫者益氣,蓋血不自生墾, 須得生 陽氣之藥乃生,陽生則陰長,血乃旺也。若單用補血 藥,血無由而生矣。《素問》言無陽則陰無以生,無陰」則 陽無以化。故補氣須用人參,血虛者亦須用之。《本草 十劑》云:「補可去弱,人參、羊肉之屬是也。」蓋人參補氣, 羊肉補形,形氣者,有無之象也。

王好古曰:「潔古老人言,以沙參代人參,取其味甘也。 然人參補五臟之陽,沙參補五臟之陰,安得無異?雖 云補五臟,亦須各用本臟藥相佐使引之。」

《李言聞》曰:「人參生用氣涼,熟用氣溫。味甘補陽,微苦 補陰。氣主生物本乎天;味主成物本乎地。氣味生成, 陰陽之造化也。涼者,高秋清肅之氣,天之陰也,其性 降;溫者,陽春生發之氣,天之陽也,其性升;甘者濕土化成之味,地之陽也,其性浮;微;苦者,火土相生之味, 地之陰也,其性沈。人參氣味俱薄,氣之薄者,生降熟」 升;味之薄者,生升熟降。如土虛火旺之病,則宜生參 涼薄之氣以瀉火而補土,是純用其氣也。脾虛肺怯 之病,則宜熟參甘溫之味以補土而生金,是純用其 味也。東垣以相火乘脾,身熱而煩,氣高而喘,頭痛而 渴,脈洪而大者,用黃蘗佐人參。孫真人治夏月熱傷 元氣,大汗大泄,欲成痿厥,用生脈散以瀉熱火而救 金水。君以人參之甘寒,瀉火而補元氣;臣以麥門冬 之苦甘寒,清金而滋水源;佐以五味子之酸溫,生腎 津而收耗氣。此皆補天元之真氣,非補熱火也。白飛 霞云:「人參鍊膏服,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凡病後氣 虛,及肺虛嗽者,並宜之。若氣虛有火者,合天門冬膏 對服之。」

《正誤》
[编辑]

雷斆曰:「夏月少使人參,發心痃之患。」 王好古曰:「人參甘溫,補肺之陽,泄肺之陰。肺受寒邪, 宜此補之;肺受火邪,則反傷肺,宜以沙參代之。」 王綸曰:「凡酒色過度,損傷肺腎真陰,陰虛火動,勞嗽、 吐血、欬血等證,勿用之。蓋人參入手太陰,能補火,故 肺受火邪者忌之。若誤服參耆甘溫之劑,則病日增; 服之過多,則死不可」治。蓋甘溫助氣。氣屬陽。陽旺則 陰愈消。惟宜苦甘寒之藥生血降火。世人不識。往往 服參耆為補。而死者多矣。

《李言聞》曰:孫真人云:「夏月服生脈散、腎瀝湯三劑,則 百病不生。」李東垣亦言:生脈散、清暑益氣湯,乃三伏 瀉火益金之聖藥。而雷斆反謂發心痃久患,非矣。痃 乃臍旁積氣,非心病也。人參能養正破堅積,豈有發 痃之理。觀張仲景治腹中寒氣上衝,有頭足上下痛 不可觸近,嘔不能食者,用大建中湯可知矣。又海藏 王好古言:「人參補陽泄陰,肺寒宜用,肺熱不宜用。」節 齋王綸因而和之,謂參、耆能補肺火,陰虛火動失血 諸病,多服必死。二家之說皆偏矣。夫人參能補元陽, 生陰血而瀉陰火,東垣李氏之說也明矣。仲景張氏 言亡血血虛者,並加人參。又言肺寒者,去人參,加乾 薑,無令氣壅。丹溪朱氏亦言虛火可「補,參、耆之屬;實 火可瀉,芩、連之屬。」二家不察三氏之精微,而謂人參 補火,謬哉!夫火與元氣不兩立,元氣勝則邪火退,人 參既補元氣,而又補邪火,是反覆之小人矣,何以與 甘草、苓、朮,謂之四君子耶?雖然,三家之言,不可盡廢 也。惟其語有滯,故守之者泥而執一,遂視人參如蛇 蠍,則不可也。凡人面白、面黃、面青、黧悴者,皆脾肺腎 氣不足,可用也。面赤面黑者,氣壯神強,不可用也。脈 之,浮而芤濡虛大、遲緩無力,沈而遲,濇弱細結代無 力者,皆虛而不足,可用也。若弦長緊實、滑數有力者, 皆火鬱內實,不可用也。潔古謂「喘嗽勿用者,痰實氣 壅之喘也。若腎虛氣短喘促者,必用也。」仲景謂「肺寒 而欬勿用者,寒束熱邪,壅鬱在肺之欬也;若自汗惡 寒而欬者,必用也。」東垣謂「久病鬱熱在肺,勿用者,乃 火鬱於內,宜發不宜補也;若肺虛火旺,氣短自汗者, 必用也。」丹溪言「諸痛不可驟用者,乃邪氣方銳,宜散 不宜補也。若裏虛吐利,及久病胃弱,虛痛喜按者,必 用也。」節齋謂「陰虛火旺勿用者,乃血虛火」亢,能食,脈 弦而數,涼之則傷胃,溫之則傷肺,不受補者也。若自 汗氣短,肢寒脈虛者,必用也。如此詳審,則人參之可 用不可用,思過半矣。

汪機曰:節齋王綸之說,本於海藏王好古,但綸又過 於矯激。丹溪言:「虛火可補,須用參、芪。」又云:「陰虛潮熱、 喘嗽、吐血、盜汗等證,四物加人參、黃蘗、知母。」又云:「好 色之人,肺腎受傷,咳嗽不愈,瓊玉膏主之。」又云:「肺腎 虛極者,獨參膏主之。」是知陰虛勞瘵之證,未嘗不用 人參也。節齋私淑丹溪者也,而乃相反如此。斯言一 出,印定後人眼目,凡遇前證,不問病之宜用不宜,輒 舉以藉口,致使良工掣肘,惟求免夫病家之怨。病家 亦以此說橫之胸中,甘受苦寒,雖至上嘔下泄,去死 不遠,亦不悟也。古今治勞,莫過於葛可久,其獨參湯、 保真湯,何嘗廢人參而不用耶?節齋之說,誠未之深 思也。

楊起曰:「人參功載《本草》,人所共知。近因病者吝財薄 醫,醫復筭本惜費,不肯用參療病,以致輕者至重,重 者至危。然有肺寒、肺熱、中滿、血虛四證,只宜散寒消 熱、消脹補營,不用人參,其說近是。殊不知各加人參 在內,護持元氣,力助群藥,其功更捷。若曰氣無補法, 則謬矣。古方治肺寒以溫肺湯,肺熱以清肺湯,中滿」 以分消湯,血虛以養營湯,皆有人參在焉,所謂邪之 所輳,其氣必虛。又曰:「養正邪自除。」陽旺則生陰血,貴 在配合得宜爾。庸醫每謂人參不可輕用,誠哉庸也。 好生君子,不可輕命薄醫,醫亦不可計利不用。書此 奉勉,幸勿曰迂。

《蘆氣味》
[编辑]

苦寒無毒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吐虛勞痰飲。」

《發明》
[编辑]

吳綬曰:人弱者,以人參蘆代瓜蔕。 朱震亨曰:人參入手太陰,補陽中之陰,蘆則反能瀉 太陰之陽。亦如麻黃,苗能發汗,根則止汗。穀屬金,而 糠之性熱;麥屬陽,而麩之性涼。先儒謂物物具一太 極,學者可不觸類而長之乎?一女子性躁味厚,暑月 因怒而病呃,每作則舉身跳動,昏冒不知人。其形氣 俱實,乃痰因怒鬱,氣不得降,非吐不可。遂以人參蘆 半兩,逆流水一盞半,煎一大盌飲之,大吐頑痰數盌, 大汗昏睡,一日而安。又一人作勞發瘧,服瘧藥變為 熱病,舌短痰嗽,六脈洪數而滑。此痰蓄胸中,非吐不 愈。以參蘆湯加竹瀝二服涌出膠痰三塊,次與人參、 黃耆、當歸煎服,半月乃安。

《附方》
[编辑]

人參膏用人參十兩細切,以活水二十盞浸透,入銀 石器內,桑柴火緩緩煎取十盞濾汁,再以水十盞,煎 取五盞,與前汁合煎成膏,瓶收隨病作湯使。《丹溪》云: 「多慾之人,腎氣衰憊,咳嗽不止,用生薑、橘皮煎湯化 膏服之。」浦江鄭兄,五月患痢,又犯房室,忽發昏運,不 知人事,手撒目暗,自汗如雨,喉中痰鳴如拽鋸聲,小 「便遺失,脈大無倫,此陰虧陽絕之證也。」予令急煎大 料人參膏,仍與灸氣海十八壯,右手能動,再三壯,唇 口微動。遂與膏服一盞,半夜後服三盞,眼能動,盡三 斤方能言,而索粥盡五斤而痢止,至十斤而全安。若 作風治則誤矣。一人背疽,服內托十宣藥已多,膿出 作嘔發熱,六脈沈數有力,此潰瘍所「忌也。」遂與大料 人參膏,入竹瀝飲之,參盡一十六斤,竹伐百餘竿而 安。後經旬餘,值大風拔木,瘡起有膿,中有紅線一道, 過肩胛抵右肋。予曰:「急作參膏」,以芎、歸、橘皮作湯,入 竹瀝、薑汁飲之,盡三斤而瘡潰,調理乃安。若癰疽潰 後,氣血俱虛,嘔逆不食,變證不一者,以參、耆、歸、朮等 分,煎膏服之最妙。

治中湯蘇頌曰:「張仲景治胸痹,心中痞堅,留氣結胸, 胸滿脅下逆氣搶心,治中湯主之。」即理中湯。人參、朮、 乾薑、甘草各三兩,四味以水八升,煮三升,每服一升, 日三服,隨證加減。此方自晉宋以後,至唐,名醫治心 腹病者,無不用之。或作湯,或蜜丸,或為散,皆有奇效。 胡洽居士治霍亂,謂之溫中湯。陶隱居《百一方》云:「霍 亂餘藥,乃或難求,而治中湯、四順湯、厚朴湯,不可暫 缺,常須預合自隨也。」唐石泉公王方慶云:「數方不惟 霍亂可醫,諸病皆療也。四順湯用人參、甘草、乾薑、附 子炮各二兩,水六升,煎二升半,分四服。」

四君子湯治「脾胃氣虛,不思飲食,諸病氣虛者,以此 為主。」人參一錢白朮二錢白茯苓一錢炙甘草五分 薑三片,棗一枚,水二鍾,煎一鍾,食前溫服,隨證加減。 和劑局方

開胃化痰,不思飲食,不拘大人小兒。人參焙二兩、半 夏薑汁浸焙,五錢為末,飛羅麪作糊丸綠豆大。食後 薑湯下三、五十丸,日三服。《聖惠方》「加陳橘皮五錢。」經驗 方

胃寒氣滿,不能傳化,易饑不能食:人參末一錢生附 子末半錢生薑二錢水七合,煎二合,雞子清一枚,打 轉空心服之。聖濟總錄

脾胃虛弱,不思飲食:生薑半斤取汁,白蜜十兩,人參 末四兩,銀鍋煎成膏,每米飲調服一匙。普濟方 胃虛惡心,或嘔吐有痰:人參一兩,水二盞,煎一盞,入 竹瀝一杯,薑汁三匙,食遠溫服,以知為度,老人尤宜。 簡便方

「胃寒嘔惡,不能腐熟水穀,食即嘔吐。」人參丁香藿香 各二錢半橘皮五錢生薑三片水二盞,煎一盞,溫服。 拔萃方

反胃嘔吐,飲食入口即吐,困弱無力垂死者:上黨人 參三大兩拍破,水一大升,煮取四合,熱服,日再,兼以 人參汁入粟米、雞子白、薤白煮粥與噉。李直方司勳 於漢南患此,兩月餘,諸方不瘥,遂與此方,當時便定, 後十餘日遂入京師。絳每與名醫論此藥難可為儔 也。李絳兵部手集

食入即吐,人參半夏湯:用人參一兩,半夏一兩五錢, 生薑十片,水一斗,以杓揚二百四十遍,取三升,入白 蜜三合,煮一升半,分服。張仲景金匱方

霍亂嘔惡:人參二兩,水一盞半,煎汁一盞,入雞子白 一枚,再煎溫服。一加丁香。衛生家寶方

《霍亂煩悶》:「人參五錢,桂心半錢」,水二盞,煎服。聖惠方 霍亂吐瀉,煩躁不止:人參二兩,橘皮三兩,生薑一兩, 水六升,煮三升,分三服。聖濟總錄

妊娠吐水酸,心腹痛,不能飲食:人參、乾薑炮,等分為 末,以生地黃汁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湯下。和劑 局方

陽虛氣喘,自汗盜汗,氣短頭運:人參五錢,熟附子一兩,分作四貼,每貼以生薑十片,流水二盞,煎一盞,食 遠溫服。濟生方

喘急欲絕,上氣鳴息者,人參末,湯服方寸匕,日五六 服效。肘後方

產後發喘,乃血入肺竅危證也。人參末一兩,蘇木二 兩,水二盌,煮汁一盌,調參末服,神效。聖惠方 《產後血運》:人參一兩,紫蘇半兩,以童尿酒水三合,煎 服。醫方摘要

《產後不語》:人參、石菖蒲、石蓮肉等分,每服五錢,水煎 服。婦人良方

產後諸虛,發熱自汗:人參、當歸等分為末,用豬腰子 一箇,去膜切小片,以水三升,糯米半合,蔥白二莖,煮 米熟,取汁一盞,入藥煎至八分,食前溫服。永類方 產後祕塞出血,多以人參、麻子仁、枳殼麩炒為末,煉 蜜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飲下。濟生方

橫生倒產:人參末、乳香末各一錢,丹砂末五分,研勻, 雞子白一枚,入生薑自然汁三匙,攪勻冷服,即母子 俱安,神效。此《施漢卿方》也。婦人良方

開心益智人參末一兩,鍊成豶豬肥肪十兩,以淳酒 和勻,每服一杯,日再服,服至百日,耳目聰明,骨髓充 盈,肌膚潤澤,日記千言,兼去風熱痰病。千金方 聞雷即昏一小兒七歲,聞雷即昏倒,不知人事,此氣 怯也。以人參、當歸、麥門冬各二兩,五味子五錢,水一 斗,煎汁五升,再以水五升煎滓,取汁二升,合煎成膏。 每服三匙,白湯化下,服盡一斤,自後聞雷自若矣。楊起 簡便方

忽喘悶絕:方見大黃下。

《離魂異疾》:有人臥則覺身外有身一樣無別,但不語。 蓋人臥則魂歸於肝,此由肝虛邪襲,魂不歸舍,病名 曰「離魂。」用人參、龍齒、赤茯苓各一錢,水一盞,煎半盞, 調飛過朱砂末一錢,睡時服,一夜一服。三夜後,真者 氣爽,假者即化矣。夏子益怪證奇疾方

怔忡自汗,心氣不足也。人參半兩,當歸半兩,用豶豬 腰子二箇,以水二盌,煮至一盌半,取腰子細切,人參、 歸同煎至八分,空心喫腰子,以汁送下,其滓焙乾為 末,以山藥末作糊丸綠豆大,每服五十丸,食遠棗湯 下,不過兩服即愈。此崑山《神濟大師方》也。一加乳香 二錢。王璆百一選方

心下結氣凡心下硬,按之則無,常覺膨滿,多食則吐, 氣引前後,噫呃不除。由思慮過多,氣不以時而行,則 結滯,謂之「結氣。」人參一兩,橘皮去白四兩,為末,煉蜜 丸梧子大。每米飲下五六十丸。聖惠方

房後困倦人參七錢陳皮一錢水一盞半,煎八分,食 前溫服,日再服。《千金》不傳。趙永菴方

虛勞發熱,《愚魯湯》:用上黨人參、銀州柴胡各三錢,大 棗一枚,生薑三兩,水一鍾半,煎七分,食遠溫服,日再 服,以愈為度。奇效良方

肺熱聲啞:「人參二兩,訶子一兩,為末,噙嚥。」丹溪摘元方 肺虛久欬:人參末二兩,鹿角膠炙研一兩,每服三錢, 用薄荷豉湯一盞,蔥少許,入銚子煎一二沸,傾入盞 內,遇欬時溫呷三五口,甚佳。食療本草

止嗽化痰:人參末一兩,明礬二兩,以釅醋二升,熬礬 成膏,入人參末,煉蜜和收。每以豌豆大一丸,放舌下, 其嗽即止,痰自消。簡便方

小兒喘欬發熱,自汗吐紅,脈虛無力者,人參、天花粉 等分,每服半錢,蜜水調下,以瘥為度。經濟方

《喘欬嗽血》欬喘上氣喘急,嗽血吐血,脈無力者,人參 末,每服三錢,雞子清調之,五更初服便睡,去枕仰臥, 只一服愈,年深者再服。喀血者服盡一兩甚好。一方, 以烏雞子水磨千遍,自然化作水,調藥尤妙。忌醋、鹹 腥醬、麪、鮓,醉飽將息乃佳。沈存中靈苑方 咳嗽吐血:人參、黃耆、飛羅麪各一兩,百合五錢為末, 水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茅根湯下。 《朱氏集 驗方》:用人參、乳香、辰砂等分為末,烏梅肉和丸彈子 大,每白湯化下一丸,日一服。

虛勞吐血甚者,先以十藥散止之,其人必困倦,法當 補陽生陰,獨參湯主之。好人參一兩肥棗五枚,水二 鍾,煎一鍾服,熟睡一覺,即減五六,繼服調理藥。葛可久十 藥神書

吐血下血,因七情所感,酒色內傷,氣血妄行,口鼻俱 出,心肺脈破,血如湧泉,須臾不救。用人參焙、側柏葉 蒸焙、荊芥穗燒存性各五錢為末,用二錢入飛羅麪 二錢,以新汲水調如稀糊服,少頃再啜,一服立止。華陀 中藏經

衄血不止:人參、柳枝寒食采者,等分為末。每服一錢, 東流水服,日三服。無柳枝,用蓮子心。聖濟總錄 齒縫出血:人參、赤茯苓、麥門冬各二錢,水一鍾,煎七 分,食前溫服,日再。蘇東坡得此,自謂神奇,後生小子, 多患此病。予累試之,累如所言。談埜翁試效方 陰虛尿血:「人參焙、黃耆鹽水炙,等分為末,用紅皮大 蘿蔔一枚,切作四片,以蜜二兩,將蘿蔔逐片蘸炙令乾,再炙勿令焦,以蜜盡為度。」每用一片,蘸藥食之,仍 以鹽湯送下,以瘥為度。三因方

沙淋、石淋:方同上。

消渴引飲:人參為末,雞子清調服一錢,日三四服。 《集驗方》用人參。蔞根等分,生研為末,煉蜜丸梧子 大。每服百丸,食前麥門冬湯下,日二服,以愈為度,名 「玉壺丸」,忌酒麪炙煿。 《鄭氏家傳》消渴方:人參一兩, 粉草二兩,以雄豬膽汁浸炙腦子半錢,為末,蜜丸芡 子大,每嚼一丸,冷水下。 《聖濟總錄》「用人參一兩,葛 粉二兩,為末。發時以燖豬湯一升,入藥三錢,蜜二兩, 慢火熬至三合,狀如黑」餳。以瓶收之。每夜以一匙含 嚥。不過三服。即效也。

虛瘧發熱:人參二錢二分,雄黃五錢為末,端午日用 棕尖擣丸梧子大。發日侵晨井華水吞下七丸,發前 再服。忌諸般熱物立效。一方加神麯等分。丹溪纂要 冷痢厥逆,六脈沉細:人參、大附子各一兩半,每服半 兩,生薑十片,丁香十五粒,粳米一撮,水二盞,煎七分, 空心溫服。經驗方

下痢禁口人參、蓮肉各三錢。以井華水二盞。煎一盞。 細細呷之。或加薑汁炒黃連三錢。經驗良選方 老人虛痢不止,不能飲食:上黨人參一兩,鹿角去皮 炒研,五錢為末,每服方寸匕,米湯調下,日三服。十便良方 《傷寒壞證》:凡傷寒時疫,不問陰陽老幼妊婦,誤服藥 餌,困重垂死,脈沈伏,不省人事,七日以後,皆可服之, 百不失一,此名奪命散,又名復脈湯。人參一兩,水二 鍾,緊火煎一鍾,以井水浸冷服之,少頃鼻梁有汗出, 脈復立瘥。蘇韜光侍郎云:「用此救數十人。」予作清流 宰,縣倅申屠行輔之子婦,患時疫三十餘日,已成壞 病,令服此藥而安。王璆百一選方

傷寒厥逆,身有微熱,煩躁,六脈沈細微弱,此陰極發 躁也。無憂散:用人參半兩,水一鍾,煎七分,調牛膽、南 星末二錢,熱服立甦。三因方

夾陰傷寒,先因慾事,後感寒邪,陽衰陰盛,六脈沈伏, 小腹絞痛,四肢逆冷,嘔吐清水,不假此藥,無以回陽。 人參乾薑炮,各一兩生附子一枚,破作八片,水四升 半,煎一升,頓服,脈出身溫即愈。吳綬傷寒蘊要 筋骨風痛:「人參四兩,酒浸三日,曬乾,土茯苓一斤,山 慈姑一兩,為末,煉蜜丸梧子大,每服一百丸,食前米 湯下。」經驗方

小兒風癇瘛瘲:用人參、蛤粉、辰砂等分為末,以猳豬 心和血丸綠豆大。每服五十丸,金銀湯下,十日二服, 大有神效。衛生寶鑑

脾虛慢驚,黃耆湯見《黃耆發明》下。

痘疹險證:保元湯見《黃耆發明》下。

驚後瞳斜小兒驚後瞳人不正者,人參、阿膠、糯米炒 成珠各一錢,水一盞,煎七分,溫服,日再服,愈乃止效。 直指方

小兒脾風:多用人參、冬瓜仁各半兩,南星一兩,將水 煮過為末,每用一錢,水半錢三分,溫服。本事方 酒毒目盲一人形實,好飲熱酒,忽病目盲而脈濇,此 熱酒所傷胃氣污濁,血死其中而然。以蘇木煎湯,調 人參末一錢服。次日鼻及兩掌皆紫黑,此滯血行矣。 再以四物湯加蘇木、桃仁、紅花、陳皮,調人參末,服數 日而愈。丹溪纂要

酒毒生疽一婦嗜酒,胸生一疽,脈緊而濇。用酒炒人 參、酒炒大黃等分為末,薑湯服一錢,得睡汗出而愈 效。丹溪醫案

狗咬風傷腫痛:「人參置桑柴炭上燒存性,以盌覆定, 少頃為末,摻之立瘥。」經驗方

蜈蚣咬傷:嚼人參塗之。醫學集成

蜂蠆螫傷,人參末傅之。證治要訣

脅破腸出,急以油抹入,煎人參、枸杞汁淋之,內喫羊 腎粥,十日愈。危氏得效方

氣奔怌疾,方見《虎杖》。

大清會典[编辑]

工部[编辑]

虞衡清吏司。掌採捕之事,凡採捕《禁令》。

國初定:「採參之人越自己界分採取者,以偷盜論。」

參還原主。越禁偷採者,參與人畜俱入官。其主罰責有差。不知情者免擬,率領頭目鞭一百,《餘俱准竊盜》論,參入官

順治六年題准:「王、貝勒、貝子、公等採取官參,各照派定人數發往。違例差遣者革去,一切賞賚。」

考證.svg

止給與「現獲人參」 、差去之人入官。其屬下人員不奉差遣、私自遣人偷採者,本犯入官,其主治以重罪。

十五年議准:旗下人偷採人參者,枷號一個月,鞭一百;牲畜及所得之參,一併入官。其官民家下人有犯,本主知情者,本犯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參與人畜俱入官。本主問「偷盜之罪。不知情者免罪。本犯枷號兩個月,鞭一百,牲畜財物入官。本主知情,謊稱不知者,加等治罪,家人入官。」 其奉天等處人民有犯者,枷號一個月,責四十板,人畜財物入官。其蒙古席北瓜兒岔等處人有犯者,交理藩院議處。

十六年議准:「順天等八府出山海關禁約處所,偷採人參者,照奉天例,交戶部入官。」

康熙二年題准:「違禁採參者,為首之人處死,餘仍照前治罪。」

五年題准:「偷採人參之鋪頭,擬絞監候,出財招集多人偷採者,照為首例處死,牲畜等物一併入官。」

六年議准:「民人附從偷採人參者,責二十板;其容留貿易不拏送者,加等治罪。」

七年題准「舊例每年四八月令官役巡蹤訪緝」 ,今令於春秋二季預行巡緝 。又題准:「偷採人參之人,未經起發拏獲者,出財之主並率領頭目,各枷號一個月,鞭一百。為從之人係旗下,鞭一百,係民,責四十板,馬牛布疋等俱入官。」 八年題准:「偷採人參,出財之主并率領頭目,已得參者,照例擬死。未得參者,係旗下人」 ,枷號兩個月,鞭一百;係民,枷號一個月,責四十板入官。為從之人,各枷號一個月,係旗下,鞭一百;係民,責四十板。餘俱照前例。

九年議准:「奉天等處招徠之民,偷採人參,為從者照旗下人例,雖已得參,免其入官,枷號兩個月,責四十板。」

十一年題准:「駐劄。」

盛京官員、拏獲偷參之人、得財私放者、革職交刑

部。若偷參之人同屯居住,知而不首者,降一級,罰俸六個月。其採捕人役,將採捕之物隱藏私帶者,頭目及噶喇大守、《山海關》官員,罰俸一個月。

十二年議准:「奴僕偷採人參,本主知情者,杖八十,謊供不知者,杖一百。」

十五年議准:「旗下民人越境採參,已得者,將出財之主并率領頭目,俱擬絞監候,聞拏投部,不准自首。為從之人,係旗下,枷號一箇月,鞭一百。係奉天等處人民,枷號兩個月,責四十板。牲畜等物俱入官。係內地民人,並妻入官,奴僕偷採人參,其主知情者,係官,交該部議處。旗下人,鞭八十,民責三十板。偷採之人,枷」 號一個月,鞭一百,人與牲畜併入官。若本主知情,謊稱「不知」 者,係旗下,鞭一百,民責四十板;不知情,不坐本犯,枷號兩個月,鞭一百,牲畜等物入官。若未得參者,出財之主併率領頭目係旗下,枷號兩個月,鞭一百,係民,不分奉天、內地,俱枷號一個月,責四十板,同妻一併入官。餘俱照前定例。

十七年議准:「凡偷採人參,為從者,不分旗下民人,俱枷號兩個月 。」 又議准:偷採人參已得者,出財之主率領頭目擬斬監候。為從之人,係旗下,枷號三個月,鞭一百。牲畜等物入官係民,不論奉天、內地,俱枷號三個月,責四十板;妻子牲畜等物俱入官。奴僕偷採人參,本主知情者,係官革職。旗下人枷號兩個月,鞭一百。民枷號兩個月,責四十板。不知情不坐本犯,枷號三個月,係旗下,鞭一百,民責四十板。未得參者,出財之主併率領頭目係旗下,枷號三個月,鞭二百。係民,不分奉天、內地,俱枷號三個月,責四十板。妻子一併入官。為從之人,枷號兩個月,係旗下,鞭一百,民責四十板。其借稱採取官參,多帶人數在界外偷採者,率領撥什庫頭目俱照例處死。其餘俱照為從例治罪。若採取蜂蜜松子之人,在伊界內山上偷採人參者,領去撥什庫頭目,各枷號兩個月,鞭一百。餘各枷號一個月,鞭一百。人參入官至

盛京所屬看墳、及居住之人、有偷採人參者、將縱

放之屯撥什庫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失察者,鞭一百。各旗佐領下人,有偷採人參者,將縱放之佐領、驍騎校革職,《撥什庫》革去,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失察者,佐領、驍騎校罰俸一年,撥《什庫》鞭一百。府佐領下人有偷採人參者,將縱放之府佐領、驍騎校,撥什庫俱照旗下例處分。無品包衣大撥什庫,各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失察者撥。」

《什庫》鞭一百,包衣大鞭八十。民人有偷採人參者,將縱放之百家長責四十板,十家長枷號一個月,責四十板;失察者,十家長責四十板,百家長責三十板。外藩王公主等所屬之人,有偷採人參者,交理藩院議處。凡拏獲偷採人參,俱交戶部變價,一半入官,一半給賞。拏獲之人,其巡察官兵見蹤不追,徇情縱放者,官員革職,撥什庫革去枷號一個月,鞭一百,甲兵鞭一百,馬法、筆帖式俱革去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其《山海關》等門不行盤查,縱放偷帶人參入關者,值日守尉、都司、驍騎校等,俱革職,撥什庫革去枷號一個月,鞭一百,甲兵鞭一百。其私自買參賣參者,各枷號一個月,鞭一百。

十九年議准:凡違禁偷採人參,仍照康熙十五年定例治罪。為從之人,各枷號兩個月。係旗下,鞭一百;係民,責四十板。其邊外居住《山海》衛所屬兵民、及

盛京直隸、山東沿海處所、有偷載人參貿易者、照

偷採人參例治罪

二十年題准:「山海衛所屬城堡兵民偷採人參者,亦照康熙十五年定例治罪。」

二十一年議准「凡採取《官參》」 之人,各給印票,係

上三旗人,用戶部及內務府印信,係五旗人用《戶》。

部印信,該管主編號給發,以便稽察。如無信票,私自行走,或有信票越界行走,併不照票內定數,多帶人畜者,巡察官兵即拏送部治罪。徇情縱放者,官員革職,撥什庫枷號一個月、鞭一百,兵鞭一百。若得財縱放,及將人參隱匿入己,不全送官者,官員革職。兵丁串通者,一併交刑部,計贓照律治罪。有能出首者,財物一半給賞,一半入官。官員一年內拏獲一百名以上者紀錄一次,二百名以上者紀錄二次。三百名以上者紀錄三次。四百名以上者,准加一級,多者按數議敘。拏獲馬匹,一半入官,一半給賞。拏獲之人,《人參》盡行入官。如誣拏無辜之人者,官員革職,兵丁枷號兩個月,鞭一百。奪取財物者,官員革職,交刑部議罪,兵枷號三個月,鞭一百。如拏獲之人捏情控告,審虛者,照「誣告重」 律治罪。若毀壞

盛京鳳凰城等處邊欄、私自出入官員撥什庫兵

丁看《門馬法》,筆帖式不行查拏及通同受賄者,照巡察官兵例治罪。

二十五年令,「偷刨人參之人,著提解來京,審擬具奏。」

刑部則例[编辑]

刑部為請

旨事。

五十三年二月十四日,奉。

上諭、「現在監禁私刨人參、竊盜人犯甚多,將伊等雖」

擬死罪,秋審之時依舊寬免,放出無罪,仍舊凶惡。若將此等人犯割斷懶筋,不能復可為盜,私刨人參,則惡犯亦知警矣。欽此。查《定例》內私刨人參,為首者擬絞,為從者分別發遣伊蘭哈喇等處。但伊等俱係凶惡之徒,為首雖擬以死罪,秋審依舊寬免,為從者雖已發遣,仍舊迯去行竊私刨人參。嗣後應將私刨人參,為首者割斷兩邊懶筋,為從者割斷一邊懶筋,此等完結事件,彙齊年終具題。其在京內外行竊,除擬斬重犯仍照例治罪外,其抽取零星物件竊盜,照新例完結。擬絞之竊盜,亦割斷兩邊懶筋,係旗人另戶交與各該地方,係奴交與本主,係民交與五城,遞解本處。臣部現在審結監禁,此等人犯亦照此例割斷懶筋完結可也。奉

旨:「依議。」

直省志書[编辑]

潞安府[编辑]

《物產》
人參壺關紫團山舊有參園今已墾而田
[编辑]

大姚縣[编辑]

《土產》
土人參出方山體輕而性燥不入藥料
[编辑]

人參部藝文一[编辑]

《與王定國尺牘》
宋·蘇軾
[编辑]

某一味絕學無憂,歸根守一,乃無一可守,此外皆是 幻,此道勿謂渺漫,信能如此,日有所得,更做沒用處, 亦須作地行仙,但屈滯從狗竇中過爾。勿說與人,但 欲老弟知其略爾。問所欲幹,實無可上煩者。必欲寄 信,只多寄好乾棗、人參為望。如無的,便亦不須差人, 豈可以口腹萬里勞人哉!

===
《人參贊》
高麗人
===三椏五葉,背陽向陰。欲來求我,椵樹相尋。

人參部藝文二[编辑]

《友人以人參見惠因以詩謝之》
[编辑]

唐皮日休

神草延年出道家,是誰披露記三椏。開時的定涵雲 液,劚後還應帶石花。名士寄來消酒渴,野人煎處撇 泉華。從今湯劑如相續,不用《金山》焙上茶。

《和襲美謝友人惠人參》
陸龜蒙
[编辑]

五葉初成椵樹陰,紫團峰外即雞林。名參鬼蓋須難 見,材似人形不可尋。品第已聞升碧簡,攜持應合重 黃金。殷勤潤取相如肺,封禪書成動帝心。

《與周為憲求人參》
段成式
[编辑]

少賦令材猶強作,眾醫多識不能呼。九莖仙草真難 得,五葉靈根許惠無。

《以人參遺段柯古》
周繇
[编辑]

人形上品《傳方志》,我得真英白紫團。慚非叔子空持 藥,更請伯言審細看。

《紫團參寄王定國》
宋·蘇軾
[编辑]

谽谺土門口,突兀太行頂。豈惟團紫雲,實自俯倒景。 剛風被草木,真氣入苕穎。舊聞人銜芝,生此羊腸嶺。 纖攕虎豹鬣,蹙縮龍蛇癭。蠶頭試小嚼,龜息變方騁。 矧予明真子,已造浮玉境。清宵月挂戶,半夜珠落井。 灰心寧復然,汗喘久已靜。東坡猶故目,北藥致遺秉。 欲持三椏根,往侑七轉鼎。為予置齒頰,豈不賢酒茗。

《小圃人參》
前人
[编辑]

上黨天下脊,遼東真井底。元泉傾海腴,白露灑天醴。 靈苗此孕毓,肩股或具體。移根到羅浮,越水灌清泚。 地殊風雨隔,臭味終祖禰。青椏綴紫萼,圓實墮紅米。 窮年生意足,黃土手自啟。上藥無炮炙,齕齧盡根柢。 開心定魂魄,憂恚何足洗。麋身輔吾軀,既食首重稽。

《謝人寄紫團參》
楊萬里
[编辑]

新羅上黨各宗枝,有兩曾參各是非。入手截來花暈 紫,聞香已覺玉池肥。舊傳《飲子安心妙》,新擣珠塵看 雪飛。珍重故人相問意,為言老矣共思歸。

《李仁甫用東坡寄王定國韻賦新羅參見貽亦復繼作》
張栻
[编辑]

三韓接蓬萊,祥雲護山頂。涵濡雨露春,吞納日月景。 美陰背幽壑,靈根發奇穎。艱難航瀚海,包裹走湖嶺。 仙翁閱世故,未肯遽生癭。相期汗漫遊,歲晚共馳騁。 願持紫團珍,往叩黃庭境。想翁面敷腴,玉色帶金井。 芸芸納歸根,湛此方寸靜。清規照濁俗,不惑類楊秉。 懸知藥籠中,此物配丹鼎。從今談天舌,不用更澆茗。

人參部選句[编辑]

唐·韓翃詩:「佳期別在春山裏,應是人參五葉齊。」 溫岐詩:「松刺流空石差齒,煙香風軟人參蕊。」

宋蘇軾詩。「恣傾白蜜收五稜。細斸黃土栽三椏。」 黃庭堅詩。「紫參可掘宜包貢。青鐵無多莫鑄錢。」

人參部紀事[编辑]

《晉書石勒載紀》,勒所居武鄉北原山下,草木皆有鐵 騎之象。家園中生人參,花葉甚茂,悉成人狀。父老及 相者皆曰:「此胡狀貌奇異,志度非常,其終不可量也。」 《梁書。阮孝緒傳》,孝緒於鍾山聽講,母王氏忽有疾,兄 弟欲召之,母曰:「孝緒至性冥通,必當自到。」果心驚而 返,鄰里嗟異之。合藥須得生人參,舊傳鍾山所出,孝 緒躬歷幽險,累日不值。忽見一鹿前行,孝緒感而隨 後,至一所遂滅。就視,果獲此草。母得服之,遂愈。時皆 嘆其孝感所致。

《隋書五行志》:「高祖時,上黨有人,宅後每夜有人呼聲, 求之不得。去宅一里所,但見人參一本,枝葉峻茂,因 掘去之,其根五尺餘,具體人形,呼聲遂絕。蓋草妖也。 視不明之咎。時晉王陰有奪宗之計,諂事親要,以求 聲譽,譖皇太子,高祖惑之。『人參』」不當言,有物憑之。上 黨,黨與也。親要之人乃黨晉王而譖太子。高祖不悟, 聽邪言,廢無辜,用有罪,因此而亂也。

《夢溪筆談》:王荊公病喘,藥用紫團山人參,不可得。時薛師政自河東還,適有之,贈公數兩不受。人有勸公 曰:「公之疾,非此藥不可治。疾可憂,藥不足辭。」公曰:「平 生無紫團參,亦活到今日竟不受。」公面黑,門人憂之, 以問醫,醫曰:「此垢汙,非疾也。」進澡豆,令公沬面,公曰: 「天生黑,於予澡豆,其如予何?」

《咸賓錄》:「雲南姚安府產人參。」

《墨莊漫錄》:明州士人陳生泛海至一地曰天宮之院, 堂上有老人據床坐,左右白袍烏巾者三百餘人,云 老唐相裴休也。山中生人參甚大,多如人形。陳欲乞 數本,老人曰:「此物鬼神所護惜,持歸經涉海洋,恐貽 禍也。山中良金美玉皆至寶,任爾取之。」又云:「《楞嚴經》 心地之本,當循習之。」時元祐間也。

《宋史羅必元傳》:「必元為司法參軍,真德秀入參大政, 必元移書曰:『老醫嘗云:傷寒壞證,惟獨參湯可救之, 然其活者十無二三,先生其今之獨參湯乎』?」

《夷堅丙志》:「青城老澤」,平時無人至其處,關壽卿與同 志七八人作意往遊,未到二十里,日勢薄暮,鳥鳴猿 悲,境界凄厲。久之,山月稍出,花香撲鼻,諦視滿山,皆 牡丹也。幾二更,乃得一民家老人,猶未睡,見客至,忻 然延入,布席而坐。少頃,設麥飯一缽,菜羹一盂,揖客 坐食。翁獨據榻正坐,俄出一物如兒狀,置於前,莫敢 下箸,獨壽卿擘食少許,翁曰:「儲此味六十年,規以待 老。今遇重客,不敢藏而皆不顧,何也?」取而盡食之,曰: 「此松根人參也。」

《潞安府志》:「人參原出壺關紫團山,舊有參園,今已墾 而田矣,而索者猶未已。張翰林謂其遍剔巖藪,根株 鮮獲,而人慕虛名,寺膺實害。每值易參,僧以倍價市 之。逮繫彌旬,吏緣為奸。又司捕者假以巡察,橫索參 錢,山僧斂而納之,至鬻衣缽。」翰林名鐸,即其邑人 林。《縣志》:「紫團山在縣西南五十里,西抵上黨縣界山, 山」產紫團參,人呼為「截谷參」,蓋生必在山谷之口也。

人參部雜錄[编辑]

《潛夫論思賢篇》:「治世不得真賢,譬猶治病不得良醫 也。治疾當得人參,反得支羅;服當得麥門冬,反蒸橫 麥。己而不識真,合而服之,病以浸劇。不自知為人所 欺也,乃反謂方不誠而藥皆無益於病,因棄後藥而 弗敢飲,求巫覡者,雖死可也。」

《傅子》:「先王之制,九州異賦,天不生,地不養,君子不以 為禮。若河內諸縣,去北山絕遠,而各調出御上黨真 人參,上者十斤,下者五十斤。所調非所生,民以為患。」 《藥譜》:人參別名皺面還丹。

《酉陽雜俎》:「枸杞茯苓,人參朮形有異,服之獲上壽。或 不葷血,不色慾,遇之必能降真為地僊。」

《西溪叢語》:「人參,許氏《說文》:『人葠,字與參同。扁鵲云:『有 毒。或生邯鄲。三月生,葉小,花,核黑,莖有毛。九月采根, 有頭、足手,面目如人』。《春秋運斗樞》云:『搖光星散為人 參,廢江淮山瀆之利,則搖光不明,人參不生』。《禮斗威 儀》云:『君乘木而王,有人參生』。《廣雅》云:『參,地精,人參也』』。」 《梁書》:「阮孝緒母疾,須人參。舊傳鍾山所出,有鹿引之」 鹿滅,得此草。《異苑》與《廣五行記》皆云「土下有呼聲,掘 之,得人參,如人形,四體備具,聲遂絕。」

《補筆談》:孫思邈《千金方》:「人參湯須用流水煮,用止水 則不驗。」人多疑流水無異。予嘗見丞相荊公喜放生, 每日就市沽活魚,縱之江中,莫不洋然,惟鰌䱉入江 水輒死。乃知鰌䱉但可居止水,則流水與止水果不 同,不可不信。夫魚生流水中則背鱗白,生止水中則 背鱗黑而味惡,此亦一驗矣。謂豈其食魚必河之魴, 蓋流水之魚,品流自異。

《群芳譜》:「正旦未明,佩紫赤囊,中盛人參、木香如豆樣, 時時嚼吞,日出乃止,號『迎年佩』。」

人參部外編[编辑]

《宣室志》:「天寶中有趙生者,其先以文學顯。生兄弟數 人,俱以進士、明經入仕。獨生性魯鈍,雖讀書然不能 分句詳義,由是年壯,尚不能為郡貢。常與兄弟友生 會宴盈座,朱綠相接。獨生白衣,甚為不樂。及酒酣,或 靳之,生益慚且怒。後一日,棄其家遁去,隱晉陽山,葺 茅為舍。生有書百餘編,笈而至山中,晝習夜息,雖寒」 熱切肌,食粟襲紵,不憚勞苦。而生蒙懵,力愈勤而功 愈少,生愈恚怒,終不易其志。後旬餘,有翁衣褐來造之,因謂生曰:「吾子居深山中,讀古人書,豈有志於祿 仕乎?雖然,學愈久而卒不能分句詳義,何蔽滯之甚 耶?」生謝曰:「僕不敏,自度老且無用,故入深山,讀書自 悅。雖不能達其精微,然必欲死於志業,不辱先人,又 何及於祿仕也?」翁曰:「吾子之志甚堅,老夫雖無術能 有補於郎君,但幸一謁我耳。」因徵其所止。翁曰:「吾段 氏子,家於山西大木之下。」言訖,忽亡所見。生怪之,以 為妖,遂徑往山西,尋其跡,果有椵樹蕃茂。生曰:「豈非 段氏子乎?」因持鍤發其下,得人參長尺餘,甚肖所遇 翁之貌。生曰:「吾聞人參能為怪者,可愈疾。」遂瀹而食 之。自是醒然明悟,日所覽書,盡能窮奧。後歲餘,以明 經及第,歷官數任而卒。

《卓異記》:駱瓊採藥北山,月夜見紫衣童子歌曰:「山涓 涓兮樹蒙蒙,明月愁兮當夜空,煙茂密兮垂枯松。」遂 於古松下得參一本,食之而壽。

《平陽府志》:「唐俟神仙,臨晉縣虞鄉人。從師道清觀,資 性篤實,人稱為憨子。師令汲水,與一異童每遊戲,常 被師笞。侯以實告,師尾視無所見,責愈甚。又告師遠 視,廉得其實,師授以鐵針紅線,令簪童頂間如命。童 痛歸入葡萄架下,掘地獲人參如童大,師烹於釜中。 山下訪友,侯聞異香滿屋,竊食之,至盡棄餘汁於犬。」 師歸恐責,急趨西南崖,步跡長五六尺許,至今猶存。 師召迴,問所餘,曰:「飼犬矣。」師欲宰犬,求汁以自益,侯 與犬竟飛去。

《居易錄》:「煙蘿子,晉天福間人,居王屋山,佃陽臺宮田, 積功行。一日於山中得異參,闔家食之,拔宅上昇。」今 山有煙蘿子祠。見李川父《遊王屋山記》。

《夷堅志》:「洪輯居溧陽縣西寺,事觀音甚敬。幼子佛護 病痰喘,醫不能治,不乳凡五晝夜,輯禱於觀音,其妻 夜夢一神人告曰:『何不令服人參、胡桃,覺而語輯,輯 曰:『兒必活矣,此大士垂憫也。急取新羅人參寸許,胡 桃肉一枚,煎湯灌之,兒喘立止,再進睡定,明早取胡 桃去皮入藥,即不效,仍用前法治之乃瘳』』。」蓋人參定 「喘,帶皮、胡桃斂肺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