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18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一百八十四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四卷目錄

 雜花草部藝文二詩詞

  詠石蓮         梁劉孝儀

  金盤草          唐王周

  夏中崔中丞宅見海紅搖落一花獨開

               劉長卿

  詠冬瑰花          常袞

  賦得數蓂          元稹

  玉燭花           劉兼

  和李員外與舍人詠冬瑰花寄徐侍郎

               司空曙

  燕蓊花           李郢

  鴛鴦草           薛濤

  海仙花詩三首    宋王禹偁

  朱草            米芾

  杏香花           邵雍

  玉蝴蝶花          張維

  寄題玉笥觀兼簡道正求逐馬草

               郭祥正

  萬蝶花           蘇轍

  真珠花二首      張舜民

  闍提花           鄭域

  御帶花          翁元廣

  金雀花           前人

  玉手爐花          前人

  修鷹爪花架        王十朋

  鷹爪花           前人

  小黃蕖花二首     劉允叔

  繭漆花           前人

  旌節葵           陸游

  錦帶花          范成大

  太平瑞聖草         前人

  錦帶花          楊萬里

  羅漢絛           畢向

  醉太平花         楊巽齋

  錦帶花二首       前人

  金缽盂花          前人

  萬蝶花           前人

  詠真珠花          前人

  滿堂春           前人

  御仙花           前人

  壽春花           前人

  望仙花           闕名

  玉手爐花          闕名

  散水花           闕名

  孩兒花           闕名

  謝王參議送練春紅二枝   元袁桷

  玉笥山中有白鶴花頂翅宛然類鶴王蘭友作

  詩送至用原韻二首    劉詵

  塞上曲           迺賢

  粉團花下夜飲       錢惟善

  金雀花          明王越

  知風草           王佐

  行部上杭道過三洲館見白花生枳棘中芳潔

  可愛而不知其名問之村民曰文壇花也予哀

  其托根非所賦詩唁之又推花意而答賦焉凡

  得六首          何喬新

  荏平縣西門郵亭廢圃中有花名玉瓏瑽枝葉

  與瓊花無異但素蕊層生與葉相間遠望如翠

  煙籠玉幽香撲人遂呼濁醪痛飲花下陳令取

  紙筆索詩乘醉走筆賦     前人

  堯階屈軼應制       申時行

  莞草三首        盧祥

  靈芝山建文皇帝蒲團草古蹟 楊撝秀

  蒲團草          彭兆逵

  劚黃獨已上詩     釋宗泐

  減字木蘭花賦錦帶花  宋舒亶

  清平樂娑羅花      毛滂

  柳梢青聚八仙花    趙師俠

  踏莎行賦雙魚花    周紫芝

  蝶戀花長春花     王安中

  水龍吟化鳳花     陳允平

  感皇恩賦疊羅花已上詞金党懷英

 雜花草部選句

 雜花草部紀事

 雜花草部雜錄

 雜花草部外編

草木典第一百八十四卷

雜花草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詠石蓮》
梁·劉孝儀
[编辑]

《蓮》名堪百萬,石性重千金。不解無情物,那得似人心。

《金盤草》
唐·王周
[编辑]

金盤草,生寧江巫山、南陵林木中。其根一年生一節,人採而服,可解毒也。

「今春從南陵,得草名《金盤》。」金盤有仁性,生在林木端。 根節歲一節,食之甘而酸。風俗競採掇,俾人防急難。 巴中蛇虺毒,解之如走丸。巨葉展六出,軟榦分長竿。 搖搖綠玉活,褭褭香荷寒。世云暑酷月,鬱有神物看。 天之產於此,意欲生民安。今之為政者,何不反此觀。 知彼苛且猛,慎勿虐而殘。一物苟失所,萬金惟可歎。 「莫並蒿與萊,豈羨芝及蘭。勤渠護根本,栽植富庭欄。 寄言好生者,休說神仙丹。」

《夏中崔中丞宅見海紅搖落一花獨開》
[编辑]

劉長卿

何事一花殘,閒庭百草闌。綠滋經雨發,紅艷隔林看。 竟日餘香在,過時獨秀難。共憐芳意晚,秋露未須漙。

《詠冬瑰花》
常衮
[编辑]

獨鶴寄煙霜,雙鸞思晚芳。舊陰依謝宅,新豔出蕭牆。 蝶散搖輕露,鶯銜入夕陽。雨朝勝濯錦,風夜劇焚香。 麗日千層豔,孤霞一片光。密來驚葉少,動處覺枝長。 布影期高賞,留春為遠方。嘗聞贈瓊玖,叨和愧升堂。

《賦得數蓂》
元·稹
[编辑]

將課司天曆,先觀近砌蓂。一旬開應月,五日數從星。 桂滿叢初合,蟾虧影漸零。辨時長有素,數閏或餘青。 墜葉推前事,新芽察未形。堯年始今歲,方欲瑞千齡。

《玉燭花》
劉兼
[编辑]

裊裊香英三四枝,亭亭紅豔照階墀。正當晚檻初開 處,卻似春闈就試時。少女不吹方熠爚,東君偏惜未 離披。夜深斜倚朱欄外,擬把鄰光借與誰。

《和李員外與舍人詠冬瑰花寄徐侍郎》
[编辑]

司空曙

仙吏紫薇郎,奇花共翫芳。攢星排綠蔕,照眼發紅光。 暗妒翻階葉,遙憐直署香。遊枝蜂繞易,礙刺鳥含妨。 露濕凝衣粉,風吹散蕊黃。蒙蘢珠樹合,煥爛錦屏張。 留客勝看竹,思人比愛棠。如傳《採蘋詠》,遠思滿瀟湘。

《燕蓊花》
李郢
[编辑]

十二街中何限草,燕蓊盡欲占殘春。黃花撲地無窮 極,愁殺江南去住人。

《鴛鴦草》
薛濤
[编辑]

綠英滿香砌,兩兩鴛鴦小。但娛春日長,不管秋風早。

《海仙花詩》并序
宋·王禹偁
[编辑]

海仙花者,世謂之錦帶。維揚人傳云,初得於海州山谷間,其枝長而花密,若錦帶然。其花未開如海棠,既開如木瓜,而繁麗嫋弱過之。一朵滿頭,冠不克荷。惜其不香而無子,但可鉤壓其條,移植他所,因以釋草釋木驗之,皆無有也。近之好事者作《花譜》,以海棠為花中之神仙。予謂此花不在海棠下,宜以仙為號,目為「錦帶」 ,俚孰甚焉。又取始得之地,命曰「海仙。」 且賦詩三章,以存其名。

一堆絳雪壓春叢,嫋嫋長條弄晚風。借問開時何所 似,似將繡被覆熏籠。

春憎窈窕教無子,天為妖嬈不與香。盡日含毫難比 並,花中應是衛《莊姜》。

何年移植在僧家,一簇柔條綴綵霞。錦帶為名俚且 俗,為君呼作「海仙花。」

《朱草》
米芾
[编辑]

三枝朱草出金沙,來自天支節相家。當日蒙恩預《名 表》,愧無五色筆頭花。

《杏香花》
邵雍
[编辑]

客說何州事,經營香味佳。訝予獨無語,貪嗅杏香花。

《玉蝴蝶花》
張維
[编辑]

雪朵中間蓓蕾齊,驟開猶覺繡工遲。品高多說瓊花 似,曲妙誰將玉笛吹。散舞不休零萬樹,團飛無定撼 風枝。漆園如在須為夢,若在藍田種更宜。

《寄題玉笥觀兼簡道正求逐馬草》
[编辑]

郭祥正

草名「逐馬」 ,謂服之久,則可以行逐良馬。

仙梁飛去有遺壇,融結工夫玉未乾。一片碧煙鸞舞 破,數枝紅蕊鹿御殘。雨經梅澗芝田熟,路入蕭家玉 屋寒。晚景自憐行六十,欲求逐馬問《黃冠》。

《萬蝶花》
蘇轍
[编辑]

誰唱殘春《蝶戀花》,一團粉翅壓枝斜。美人欲向釵頭 插,又恐驚飛鬢裏鴉。

《真珠花》
張舜民
[编辑]

風中的皪月中看,解作人間五月寒。一似漢宮梳洗 了,玉瓏蔥壓翠雲冠

千璣萬琲照庭除,細雨斜風拂座隅。莫道長安貧似 罄,緣階繞砌盡真珠。

《闍提花》
鄭域
[编辑]

此花移種自招提,借佛為名識者希。優缽曼陁果何 似。并參香色問因依。

《御帶花》
翁元廣
[编辑]

未放枝頭嫩葉青,先開絳蕊照春晴。若無顏色宜宮 院,安得花間御帶名。

《金雀花》
前人
[编辑]

管領東風知幾春,也將俗態染香塵。有人不具看花 眼,惱殺飄蓬老病身。

《玉手爐花》
前人
[编辑]

小院無人春意深,凌風傲日出牆陰。只因落在山僧 手,那得王孫為賞音。

《修鷹爪花架》
王十朋
[编辑]

有花藤蔓生,封植傍州宅。狀類「鷙禽爪,葉作翻風翮。」 酸分含笑香,黃帶薝蔔色。架倒吾為扶,清涼納朝夕。

《鷹爪花》
前人
[编辑]

「誰把名鷹爪,天然狀不殊。」無心事搏擊,中有鳥相呼。

《小黃蕖花》
劉允叔
[编辑]

簌簌碎金英,絲絲縷玉莖。步搖釵朵見,老眼為增明。

山礬紛似玉,黃蘗碎如金。二美傳春晚,同心契爾音。

《繭漆花》
前人
[编辑]

清晨步上金雞嶺,極目漫山繭漆花。雪蕊瓊絲亦堪 賞,樵童蠶婦帶歸家。

《旌節葵》
陸游
[编辑]

旌節庭下葵,鼓吹池中蛙。坐令灌園公,忽作富貴家。

《錦帶花》
范成大
[编辑]

《東南》甚珍此花,峽中漫生山谷。

妍紅棠棣妝,弱綠薔薇枝。小風一再來,飄颻隨舞衣。 吳下嫵芳檻,峽中滿荒陂。佳人墮空谷,皎皎《白駒》詩。

《太平瑞聖花》
前人
[编辑]

雪外捫參嶺,煙中濯錦州。密攢文杏蕊,高結綵雲毬。 百世嘉名重,三登瑞氣浮。挽春同住夏,看到火西流。

《錦帶花》
楊萬里
[编辑]

天女風梭織錦機,碧絲池上茜欒枝。何曾繫住春歸 腳,只解縈長客恨眉。節節生花花點點,茸茸曬日日 遲遲。後園初夏無題目,小樹微芳也得詩。

《羅漢絛》
畢向
[编辑]

五百移棲絕洞深,空留轍跡杳難尋。綠絲絛帶何人 施,長到春來挂滿林。

《醉太平花》
楊巽齋
[编辑]

紫芝奇樹向前聞,未若此花葉氣薰。種向春臺豈無 象,望中秀色似卿雲。

《錦帶花》
前人
[编辑]

萬釘簇錦若垂紳,圍住東風穩稱身。聞道沈腰易寬 減,何妨留與「繫青春。」

鵠袍換綠契初心,旋賜銀緋與紫金。堪念紛紛名利 客,對花應自歎侵尋。

《金缽盂花》
前人
[编辑]

匼匝枝頭簇絳英,朱髹梵器上天成。檻邊更插蠻薑 葉,依約如歸佛手擎。

《萬蝶花》
前人
[编辑]

粉翼紛紛簇幾叢,搖風欲趁賣花翁。詩眸覽倦方欹 枕,栩栩猶疑在夢中。

《詠真珠花》
前人
[编辑]

纍纍花發映庭除,柳帶榆錢總不如。一任春風吹滿 地,幽人步履自虛徐。

《滿堂春》
前人
[编辑]

花發園林晝錦如,列仙行綴在蓬壺。千金須撇豪家 賞,一笑春風無向隅。

《御仙花》
前人
[编辑]

不逐凡花逞艷嬌,移根上苑獨清高。君王曾選裝金 帶,侈錫持歸耀錦袍。

《壽春花》
前人
[编辑]

花開綴玉碧敷腴,香挹南薰景又殊。天賦芳姿長不 老,命名為壽定非誣。

《望仙花》
闕名
[编辑]

風捲朱簾挂玉鉤,彩雲開處望仙儔。妍姿不逐東風 去,日照斜暉上小樓。

《玉手爐花》
闕名
[编辑]

習習東風二月餘,此花宜近玉庭除。美人雲鬢不宜 插,獻與《觀音》作手爐。

《散水花》
闕名
[编辑]

盈枝點綴雪花鮮,環映清流分外妍。應是東君歸騎 速,不知墜下玉絲鞭。

《孩兒花》
闕名
[编辑]

纖穠初見似嬌癡,鼓舞春風二月時。何事自開還自落,可憐造化亦兒嬉。

《謝王參議送練春紅二枝》
元·袁桷
[编辑]

「玉堂老仙玩幽獨,閉戶無人似初溽。倚闌岸幘倚孤 芳,蔌蔌輕紅冠群綠。化工有意卑凡卉,積李崇桃空 眩目。爭先鬥巧等堪憐,已向東風盡驅逐。此花精妍 淨如洗,收拾餘春傲榮辱。何郎湯餅徒試妝,太真溫 泉空賜浴。天然生色鑄真態,亭午低頭睡初足。誰言 花后最奇絕,我怪酪奴能汙觸。嫣然一笑奉清歡,莫」 把金尊歌《別鵠》。并刀妙剪駢頭來,珠露淋漓袖新蹙。 似嫌凡子多京塵,卻恨高人付流俗。微風澹蕩新雨 生,強拭愁容吐殘馥。擬將色筆寫清意,綺語非工那 忍瀆。裴回中庭月過半,翠袖凌風注寒玉。

《玉笥山中有白鶴花頂翅宛然類鶴王蘭友作詩送至用原韻》
劉詵
[编辑]

縞衣元爪立前除,天上人間翦紙糊。除卻青青三四 葉,月明滿地卻全無。

千載蘇仙上帝鄉,空餘琪草似人長。夜涼環珮不知 處,夢覺滿山風露香。

《塞上曲》
迺賢
[编辑]

雙鬟小女玉娟娟,自卷氈簾出帳前。忽見一枝長十 八,折來簪在帽簷邊。

《粉團花下夜飲》
錢惟善
[编辑]

萬花碎翦玉團團,晴雪飛香夜不寒。恰似玉人相對 立,酒尊移月近前看。

《金雀花》
明·王越
[编辑]

《侯門愛金雀》,金雀顏色好。化作枝上花,凌春獨開早。 冶遊亭館多,芳容等閒老。東風一飄零,不及澗邊草。

《知風草》
王佐
[编辑]

此草能變化,乃蟲所變。葉面葉,歲或一折、或二、三折,或無之。歲歲葉葉相同,無間彼此。土人以候一歲颶風之有無,多有驗者。

颶母漰騰海岳移,方當寂寞未來時;高堂廣廈人如 醉,獨有泥沙小草知。

行部上杭道過三洲館見白花生枳棘中芳潔[编辑]

可愛,而不知其名。問之村民,曰:「《文壇花》也。」 予哀其託根非所,賦詩唁之。又推花意而答賦焉,凡得六首          。何喬新

《唁花》
[编辑]

雪彩冰姿傍棘叢,更堪苦雨與斜風。五侯亭館多閒 地,何事凄涼向箇中。

《花答》
[编辑]

素質生來異眾葩,孤根不識五侯家。年年雨露隨天 分,肯向風前怨歲華。

《唁花》
[编辑]

麗館崇臺二月時,群葩紅紫競葳蕤。可憐寂寞荒山 裏,空抱芳心吐向誰。

《花答》
[编辑]

不誇顏色不誇香,不共群英競豔陽。造化栽培知有 意,且隨本分過春光。

《唁花》
[编辑]

《沁園》臺榭五雲連,鈴索春來處處懸。何苦甘心蕭艾 裏,炎風瘴雨有誰憐。

《花答》
[编辑]

碧桃紅杏炫春容,歲晚紛飛總是空。縱在主家鈴索 裏,可能禁得「五更風。」

荏平縣西門郵亭廢圃中有花名玉瓏瑽枝葉與瓊花無異但素蕊層生與葉相間遠望如翠[编辑]

「煙籠玉,幽香撲人。」 遂呼濁醪,痛飲花下。陳令取紙筆索詩,乘醉走筆賦     前人:

何年碧海會璚仙,雲製衣裳月作鈿。醉鎖素虯纏寶 樹,閒騎白鳳下瑤天。鶴林寺廢空流水,后土祠荒起 暮煙。慚愧郵亭一株雪,春風猶得路人憐。

《堯階屈軼應制》
申時行
[编辑]

聖朝已目登元愷,靈卉還能指佞臣。自是乾坤扶正 氣,儼如殿陛立端人。觸邪似與神羊並,就日常依曆 草新。倘使漢庭長借爾,何須請劍更埋輪。

《莞草》
盧祥東莞人
[编辑]

菀彼莞草,其色芃芃。厥土之宜,南海之東。

菀彼莞草,芃芃其色。不蔓不枝,宜簟宜蓆。

宜簟宜蓆,資民之食。邑之攸名,實維伊昔。

《靈芝山建文皇帝蒲團草古蹟》
楊撝秀
[编辑]

「靈芝山上煙繚繞,煙裏一望峰巒小。聞說帝子舊經 過,蒲團坐處生芳草。蒲團之草復如何,鬱鬱蔥蔥抱 恨多。歷盡風霜色不改,其中疑有鬼神呵。抱恨祇緣 北風烈,燕子飛入長安闕。」周公輔相孺子王,是是非 非憑誰說。幸爾龍潛出御溝,粵蜀滇黔曳杖遊。野草 乃得承恩寵,芃芃長向碧山頭。山頭何處無芳躅,不 預人間榮與辱。寧知此草特情多,年年猶為君王綠

《蒲團草》
彭兆逵
[编辑]

本是當年避虎吞。豈同梁武樂沙門。落花片片吳宮 恨。啼鳥聲聲蜀帝魂。祇謂叢林藏釋子。誰憐芳草 《王孫》。蒲團坐息無窮思,地迥天高孰與論。

《斸黃獨》
釋宗泐
[编辑]

雨歇林氣涼,草沒澗西路。荷鉏入深幽,石邊欣相遇。 長歌對《白雲》,清風滿山樹。向來垂涕人,遙遙千載慕。

《減字木蘭花》賦錦帶花
宋·舒亶
[编辑]

碎紅如繡。搖曳東風垂綵綬。擬倩柔條,約住佳人細 柳腰。 蜀江春綠。爭似枝頭能結束。纖手攀時。欲綰 同心寄與誰。

《清平樂》娑羅花
毛滂
[编辑]

雲峰秀疊。露冷琉璃葉。北畔娑羅花弄雪。香度小橋 淡月。 與君踏月尋花。玉人雙捧流霞。吸盡杯中花 月,竹風相送還家。

《柳梢青》聚八仙花
趙師俠
[编辑]

人間春足,一番紅紫,水流風逐。戲蝶初閒,輕搖粉翅, 高低飛撲。 雨昏煙冥,增明似積雪,枝間映綠。后土 瓊芳,蓬萊仙伴,蕊粉香粟。

《踏莎行》賦雙魚花
周紫芝
[编辑]

風,翠輕翻,霧紅深注。鴛鴦池畔雙魚樹。合歡鳳子也 多情,飛來連理枝頭住。 欲付濃愁,深憑尺素。戲魚 波上無尋處。教誰試與問花看,如何寄得香牋去。

《蝶戀花》長春花
王安中
[编辑]

曲徑深叢枝裊裊。暈粉揉綿,破蕊烘清曉。十二番開 寒最好。此花不惜春歸早。 青女飛來紅翠少。特地 芳菲,絕豔驚衰草。只滯東風終甚了。久長欲伴姮娥 老。

《水龍吟》化鳳花
陳允平
[编辑]

杜鵑啼老春愁,淚痕化作臙脂雨。飛花亂點,東風枝 上,紅翔翠翥。丹穴鳴初,碧梧棲未,凄涼山塢。悵瓊姬 夢遠,玉簫聲斷,孤鸞影、對誰舞。 林下風光自許。算 何心、玉京瑤圃。闌干醉倚,遊塵香散,芳菲無主。經院 僧眠,月樓鐘靜,欲飛還駐。待青松,化盡蒼龍頭角,共 乘雲去。

《感皇恩》賦疊羅花
金·党懷英
[编辑]

碧玉撚條,藍袍裁葉,明豔黃深軟金疊。道裝仙子,謫 墮蕊珠仙闕。為春閒管領、花時節。 漢額妝濃,楚腰 舞怯。襞積裙餘舊宮褶。東君著意,留伴小庭風月。任 教鶗鴂喚,群芳歇。

雜花草部選句[编辑]

漢司馬相如《上林賦》,「雜以留夷。」

張衡《東京賦》:「植華平於春圃,豐朱草於中唐。」蓋蓂 莢為難蒔也,故曠世而不覿。惟我后能殖之,以至和 平,方將數諸朝階。

晉郭璞《祝荼草贊》:「祝荼嘉草,食之不饑。」

《黃雚草贊》「浴疾之草,厥子赭赤。」

《蓇蓉草贊》「有華無實,蓇容之樹。」

《薲草贊》爰有奇菜,厥號曰薲。 君子國贊,「薰華是食,雕虎是使。」

梁庾肩吾詩,「蓂枝發早叢。」

《王筠詩》:「霜被守宮槐,風驚護門草。」

唐、宋之問《詩節》晦蓂全落。

《蘇頲詩》:「七葉仙蓂依月吐。」

《李白詩》:「書帶留青草,琴堂羃素塵。」願餐金光草,壽 與天齊傾。

宋蘇軾詩:「庭下已生書帶草,使君疑是鄭康成。」 章得象詩:「已持犀辟暑,更乞草迎涼。」

雜花草部紀事[编辑]

《拾遺記》:炎帝教民耒耜,百穀滋阜,朱草滋於階。 《竹書紀年》:黃帝軒轅氏,天下既定,聖德光被,群瑞畢 臻。有屈軼之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則草指之,是以佞 人不敢進。

《帝王世記》:堯時有草莢生庭,每月朔日生一莢,至月 半則生十五莢,至十六日後日落一莢,至月晦而盡, 若月小餘一莢。王者以是占曆,唯盛德之君應和氣 而生,以為堯瑞,名曰「蓂莢」,一名「曆莢」,一名「瑞草」,又曰 「仙茆。」

《博物志》:「堯時有屈軼草,生於庭,佞人入朝,則屈而指 之。一名『指佞草』。」

《宋書符瑞志》:「帝堯在位七十年,朱草生。」

《竹書紀年》:「舜即位,蓂莢生於階。」

《瑯嬛記》:「舜以玉策書聖臣之名,金策書賢臣之名,銀 策書功臣忠臣之名,水晶策書才臣之名,眾臣則書 于木策,木用墨書,餘皆紫龍涎和繪實書。」「紫龍涎者, 舜使虞虎養一紫龍,虎恆持燕炙示龍,而不即與食龍俯而垂涎,虎以器盛之,滿一合然後與食,以為常, 每日得涎一合。繪實者,仙草也,堯時生于朝堂之前」, 四時有花。取其實,磨入紫龍涎,色正赤,可以畫金玉。 其色透入金玉中一寸,宮人佩玉,盡畫鸞鳳。須得良 工,一筆有誤,終不可改。

《宋書符瑞志》:「武王沒,成王少,周公旦攝政七年,制禮 作樂,神鳥鳳凰見,蓂莢生。」

《尚書大傳》:「周公輔幼主,不矜功則蓂莢生。」

《尸子》:「赤縣洲為崑崙之墟,其東則滷水島,左右玉紅 之草生焉。食其一實,醉臥三百歲。」

《述異記》:昔戰國時,魏國苦秦之難,有民從征戍秦,久 不返,妻思而卒。既葬,塚上生木,枝葉皆向夫所在而 傾,因名「相思木。」今秦趙間有相思草,狀如石竹而節 節相續,一名斷腸草,又名愁婦草,亦名霜草,人呼為 「寡婦莎」,蓋相思之流也。

漢武帝時,西方有日支國,獻活人草三莖。有人死者, 將草覆面,即活之矣。

漢武帝於湖中牧馬處,至今野草皆有嚼嚙之狀,湖 中呼為「馬澤」,澤中有武帝彈碁方石,石上勒銘存焉。 《洞冥記》:波祇國亦名波弋國,獻神精香草,亦名荃蘼, 一名春蕪,一根百條,其間如竹節柔軟,其皮如絲,可 為布,所謂春蕪布,亦名香荃布,堅密如紈冰也。握一 片,滿室皆香,婦人帶之,彌月芬馥。

瑤琨,去玉門九萬里,有碧草如麥,割之以釀酒,則味 如醇酎,飲一合三旬不醒,但飲甜水,隨飲而醒。 東方朔遊吉雲之地,得神馬一疋,高九尺。帝問朔:「是 何獸也?」朔曰:「昔西王母乘靈光輦以適東王公之舍, 稅此馬遊於芝田,乃食芝田之草。東王公怒,棄馬於 清津天岸。臣至王公之壇,因騎馬返,繞日三匝,然入 漢關,關猶未掩,臣於馬上睡,不覺而至。」帝曰:「其名云 何?」對曰:「因疾為名。步景朔當乘之時,如駑蹇之驢耳。」 東方朔曰:「臣有吉雲草十種,種於九景山東,二千歲 一花,明年應生,臣走請刈之,得以秣馬,馬終不饑也。」 天漢二年,帝昇蒼龍閣,思仙術,召諸方士,言遠國遐 方之士,唯東方朔下席操筆,跪而進。帝曰:「大夫為朕 言乎?」朔曰:「『臣遊北極,至種火之山,日月所不照,有青 龍銜燭火以照山之四極,亦有園圃池苑,皆植異木 異草。有明莖草,夜如金燈,折枝為炬,照見鬼物之形。 仙人甯封常服此草,於夜暝時,轉見腹光通外,亦名 洞冥草』。帝令剉此草為泥,以塗雲明之館。夜坐此館, 不加燈燭,亦名照魅草,以」藉足履水不沈。

有夢草,似蒲,色紅,晝縮入地,夜則出,亦名懷夢。懷其 葉則知夢之吉凶,立驗也。帝思李夫人之容,不可得, 朔乃獻一枝。帝懷之,夜果夢夫人,因改曰懷夢草。 有鳳葵草,色丹,葉長四寸,味甘。久食令人身輕肌滑。 赤松子餌之,三歲,乘黃蛇入水,得黃珠一枚,色如真 金。或言是黃蛇之卵,故名蛇珠,亦名銷疾珠。語曰:「寧 失千里駒,不失黃蛇珠。」

有五味草,初生味甘,花時味酸,食之使人不眠,名曰 「卻睡草。」《末多》國獻此草。此國人長四寸,織麟毛為布, 以文石為床,人形雖小而室宇崇曠。織鳳毛錦,以錦 為帷幕也。

武帝末年,彌好仙術,與東方朔狎暱。帝曰:「朕所好甚 者不老,其可得乎?」朔曰:「臣能使少者不老。」帝曰:「服何 藥耶?」朔曰:「東北有地日之草,西南有春生之草。」帝曰: 「何以知之?」朔曰:「三足烏,數下地食此草。羲和欲馭以 手揜烏目,不聽下地食此草。蓋鳥獸食此草,則美悶 不能動矣。」帝曰:「子何以知乎?」朔曰:「臣小時掘井,陷落 地下,數十年無所託寄。有人引臣欲往此草,中隔紅 泉,不得渡。其人以一隻屐與臣,臣泛紅泉,得至此草 之處,臣采而食之。其國人皆織珠玉為業,邀臣入雲 煓之幕,設元珉雕枕,刻黑玉銅鏤,為日月雲雷之狀, 亦曰縷雲枕。又薦蛟毫之白褥,以蛟毫織為褥也。此 毫柔而冷,常以夏日舒之,因名柔毫褥。」又有水藻之 屏,臣舉手拭之,恐水流濕其席,乃其光也。

《拾遺記》:宣帝地節元年,有背明之國來貢方物,言其 北有草名虹草,枝長一丈,葉如車輪,根大如轂,花似 朝虹之色。昔齊桓公伐山戎,國人獻其種,乃植於庭, 云霸者之瑞也。有宵明草,夜視如列燭,晝則無光,自 消滅也。有黃渠草,映日如火,其堅韌若金,食者焚身 不熱。有夢草,葉如蒲,莖如蓍,採之以占吉凶,萬不遺 一。又有聞遐草,服者耳聰,香如桂,莖如蘭。其國獻之, 多不生實,葉多萎黃。詔並除焉。

太始十年,有浮支國獻望舒草,其色紅,葉如荷,近望 則如卷荷,遠望則如舒荷,團團似蓋。亦云月出則葉 舒,月沒則葉卷。植於宮中,因穿池廣百步,名曰「望舒 荷池。」愍帝之末,移入胡,胡人將種還胡中,至今絕矣, 池亦填塞。

《宋書符瑞志》:「漢光武建武元年五月,京師有赤草生 水涯。」

《後漢書光武本紀》:「中元元年六月,赤草生於朱崖,郡國頻上甘露。群臣奏言,地祇靈應,而朱草萌生,宜令 太史撰集,以傳來世。」帝不納。

《宋書·符瑞志》:「漢章帝元和中,華平生郡國。」

漢章帝元和中,朱草生郡國。

《三齊記》:「鄭司農常居不其城南山中教授,黃巾亂,乃 避遣生徒崔琰、王經諸賢於此揮涕而散。所居山下, 草如薤葉,長尺餘許,堅韌異常,時人名作康成書帶。」 《宋書符瑞志》:「魏文帝初,朱草生文昌殿側。」

《拾遺記》:魏明帝時,苑囿及民家草樹皆生連理。有合 歡草,狀如蓍,一株百莖,晝則眾條扶疏,夜則合為一 莖,萬不遺一,謂之「神草。」

晉武帝為撫軍時,府內後堂砌下忽生草三株,莖黃 葉綠,若總金抽翠,花條苒弱,狀似金䔲。時人未知是 何祥草,故隱蔽不聽外人窺視。有一羌人,姓姚名馥, 字世芬,充廄養馬,妙解陰陽之術,云此草以應金德 之瑞。馥年九十八,姚襄即其祖也。馥好讀書嗜酒,每 醉時,好言帝王興亡之事,善戲笑,滑稽無窮。常歎云: 「九河之水,不足以漬麴糵;八藪之木,不足以作薪蒸; 七澤之麋,不足以充庖俎。人稟天地之精靈,不知飲 酒者動肉含氣耳,何必木偶而無心識乎?」好啜濁嚼 糟,常言渴于醇酒,群輩常弄狎之,呼為渴羌。及晉武 踐位,忽見馥立于階下,帝奇其倜儻,擢為朝歌邑宰。 馥辭曰:「老羌異域之人,遠隔山川,得遊中華,已為殊 幸。請辭朝歌之縣,長充養馬之役,時賜美酒,以樂餘 年。」帝曰:「朝歌,紂之故都,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復呼 渴。」馥于階下高聲而對曰:「馬圉老羌,漸染皇化,溥天 夷貊,皆為王臣。今若歡酒池之樂,更為殷紂之民乎?」 帝撫《玉几》大悅,即遷為酒泉太守。地有清泉,其味若 酒,馥乘醉而拜受之,遂為善政,民為立生祠。後以府 地賜張華,猶有草在,故茂先《金䔲賦》云:「擢九莖于漢 庭,美三株于茲館。貴表祥乎金德」,比名類而相亂。至 惠帝光熙元年,三株草化為三樹,枝葉似楊樹,高五 尺,以應三楊擅權之事。時有楊駿、楊瑤、楊濟三弟兄, 號曰三楊。馬圉醉羌所說之驗。

《宋書符瑞志》:「宋文帝元嘉十一年,朱草生蜀郡郫縣 王之家,益州刺史甄法崇以聞。」

《梁書波斯國傳》:「國中有優缽曇花,鮮華可愛。」

《南史梁本紀》:「梁高祖武皇帝時,海中浮鵠山去餘姚 岸可千餘里,上有女人,年三百歲。有女官道士四五 百人,年並出百,但在山學道,遣使獻紅席。帝方捨身 時,其使適至,云此草常有紅鳥居下,故以為名。觀其 圖狀,則鸞鳥也。」

《扶桑國傳》「扶桑東千餘里有女國,食鹹草如禽獸。鹹 草葉似邪蒿,而氣香味鹹。」

《高昌國傳》「高昌多草木,有草實如繭,繭中絲如細纑, 名曰『白疊子。國人取織以為布,布甚軟白』。」

《北史高昌國傳》:「高昌有草,名羊刺,其上生蜜,而味甚 佳。」

《悅般國傳》:悅般國在烏孫西北,真君九年,遣使朝獻, 并送幻人,稱能割人喉脈令斷,擊人頭令骨陷,皆血 出,或數升,或盈斗,以草藥內其口中,令嚼咽之,須臾 血止,養瘡一月復常,又無痕瘢。世疑其虛,乃取死罪 囚試之,皆驗。云「中國諸名山皆有此草。乃使人受其 術而厚遇之。」

《大業拾遺記》:長安貢御車女袁寶兒,年十五,腰肢纎 墮,騃憨多態,帝寵愛之特厚。時洛陽進合蔕迎輦花, 云得之嵩山塢中,人不知名,採者異而貢之,會帝駕 適至,因以「迎輦」名之。花外殷紫,內素膩,菲芬粉蕊心 深,紅跗爭兩花枝榦烘翠,類通草,無刺,葉圓長薄,其 香氣穠芬馥,或惹襟袖,移日不散,嗅之令人不多睡。 帝令寶兒持之。號曰「司花女。」

《開元天寶遺事》:「興慶池南岸有草數叢,葉紫而心殷。 有一人醉過於草傍,不覺失其醉態。後有醉者,摘草 嗅之,卒然醒悟,故目為『醒醉草』。」

《花史》:唐王處回家居,有道士以花種貽之,曰:「此仙家 旌節花也。」後處回歷二鎮。

《仙史》:元藏幾航海至一島,曰滄洲,上有金莖花如蛺 蝶,微風至則搖蕩如飛。婦人採之以為首飾,曰:「不帶 金莖花,不得到仙家。」滄州人研花如泥,竹簡彩繪,與 真金無異。

《杜陽雜編》:「李輔國家藏珍玩,皆非人世所識。夏則于 堂中設迎涼之草,其色類碧,而榦似苦竹,葉細如杉, 雖若乾枯,未嘗彫落。盛暑束之窗戶間,而涼風自至。 鳳首木高一尺,彫刻鸞鳳之狀,形似枯槁,毛羽脫落 不甚盡。雖嚴凝之時,置諸高堂大廈之中,而和煦之 氣如二三月,故列名為『常春木,縱烈火焚之,終不燋』」 黑焉。

元載末年,造蕓輝堂于私第。「蕓輝」,香草名也,出于闐 國,其香潔白如玉,入土不朽爛,舂之為屑,以塗其壁, 故號「蕓輝」焉。

順宗皇帝即位,拘彌國貢變晝草,有類芭蕉,可長三尺,而一莖千葉。樹之則百步內昏黑如夜。始藏于百 寶匣中,其上緘以《胡書》。上見而怒曰:「背明向暗之物, 是何貴也!」遂命并匣焚之于使前。使初不為樂,及退, 謂鴻臚曰:「本國以變晝為異,今皇帝以向暗為非,可 謂明德也。」

《退耕錄》:「唐元和時,館閣煎湯飲待學士者,乃麒麟草 也。」

《續酉陽雜俎》:衛公言:有蜀花鳥圖,草花有金粟石闞, 水禮獨角將軍藥管石闞葉甚奇,根似棕葉,大几木 脈皆一脊,唯桂葉三脊。近見菝葜亦三脊。 《十國春秋》:王處回居成都,有道士朱桃椎者,龐眉大 鼻,布衣繿縷,謁于階前,以劍撥土,取花子三粒種之, 須臾成三花,謂處回曰:「仙人旌節花也,公富貴之兆。」 處回後歷三鎮,果如其言。又相工周元豹常目之曰: 「此寶精也,法當大富。」故處回家資鉅萬,積鏹比內藏 三之二。

《五代史·契丹附錄》:「蕭翰聞德光死,北歸。有同州郃陽 縣令胡嶠為翰掌書記,隨入契丹,居北庭七年,當周 廣順三年,亡歸中國,略能道其所見云:『湯城淀地氣 最溫,契丹苦大寒,則就溫于此。其水泉清泠,草軟如 茸,可藉以寢,而多異花。記其二種:一曰旱金,大如掌, 金色爍人。一曰青囊,如中國金燈,而色類藍,可愛。又』」 東行至褭潭,始有柳,而水草豐美。有息雞草,尤美而 本大,馬食不過十本而飽。自「《褭潭》入大山,行十餘日 而出,過一大林,長二三里,皆蕪荑,枝葉有芒刺如箭 羽。」

《山堂肆考》:「范文正公奉使安撫江淮還,進貧民所食 烏昧草呈,乞宣示六宮戚里,用抑奢侈。」

《湖湘故事》:「羅漢後洞有草,蔓結如帶,長丈餘,附木而 生,相傳謂之羅漢絛。」畢向詩云:「五百移栖絕洞深,空 留轍跡杳難尋。綠絲絛帶何人施,長到春來掛滿林。」 《寰宇記》:廣州草有「大千金、小千金,守房郎千里迴,萬 里憶。」

《墨莊漫錄》:「川峽間有一種惡草,羅生於野,雖人家庭 砌亦有之,如此間之蒿蓬也。土人呼為『䕭麻,其枝葉 拂人肌肉即成瘡』。」浸淫漬爛。久不能愈。杜子美《除 草》詩。所謂。「草有害於人。曾何生阻修。其毒甚蜂蠆。其 多彌道周。」蓋謂此也。劉袤延仲至蜀。嘗見之。

《萬花谷》貢士舉院本,故勇技營有花,初開白,次綠,次 緋,次紫,故名為「文官花。」

《春渚紀聞》:「朝奉郎劉均國言,侍其父吏部公罷官成 都,行李中水銀一篋,偶過溪渡,篋塞遽脫,急求不獲, 即攬取渡傍叢草,塞之而渡。至都久之,偶欲汞用,傾 之不復出,而斤重如故也。破筐視之,盡成黃金矣。本 朝太宗征澤潞時,軍士于澤中鎌取馬草,晚歸,鎌刀 透成金色。或以草燃釜底,亦成黃金焉。」又臨安僧法 堅言:「有歙客經於潛山中,見一蛇,其腹漲甚,蜿蜒草 中,徐遇一草,便嚙破,以腹就磨,頃之漲消如故,蛇去, 客念此草必消漲毒之藥,取至筐中。夜宿旅邸,鄰房 有過人方呻吟床笫間,客就訊之,云正為腹漲所苦, 即取藥就釜,煎一杯湯飲之,頃之不復聞聲,意謂良 已。至曉,但聞鄰房滴水聲,呼其人不」復應,即起燭燈 視之,則其人血肉俱化為水,獨遺骸臥床,急挈裝而 逃。至明客邸,主人視之,了不測其何為至此。及潔釜 炊飯,則釜通體成金,乃密瘞其骸。既久經赦,客至邸, 共語其事,方傳外人也。

《元史伯顏傳》:「至元二十二年秋,宗王阿只吉失律,詔 伯顏代總其軍。先是,邊兵嘗乏食,伯顏令軍中採蔑 怯葉兒及蓿敦之根貯之,人四斛,草粒稱是。盛冬雨 雪,人馬賴以不饑。」

《周伯琦詩注》:「上都草多異花,有名金蓮花者,似荷而 黃。」

《壟起雜事》:「張王基,本舊治也,大亂後百餘年來,忽生 一草,結實如小紅燈,夜則開之以承露,人取飲之,百 病自愈,人呼為天膏。其根可以為廚料,置飲食中,盛 暑不敗。」

《東還記》:程渡灄水至黃滸鋪,陌上遍生紫花,自根至 顛,純花少葉,色如江南諸葛菜、桔梗花,數百里內皆 有之,楚人呼為「悶頭花」,近之輒頭悶不止,相戒以為 不可嚮邇,吳人呼為「老鼠花」,花榦皆入藥,春月採而 藏之。

黔省山谷中,多蝎子花。

《松江府志》:「群鸛旋飛,江淮謂為鸛井。」鸛飛成井,必有 風雨,若探巢取其子,則一方致旱。嘉靖辛亥歲,雲間 大風拔木,鸛巢墮地,有子不損,老人侯姓者取護之, 鸛巢成負去。其後侯老得疾,氣絕矣。鸛銜一草如箸, 置其口,老人復活。或曰:「此東海祖洲不死草也。」 《臨洮府志》:萬曆二十四年冬十月,探春花開,通郡城 皆是。

《五臺山志》:「山有旱金蓮,如真金,挺生綠地,相傳是文 殊聖蹟《萊州府志》:「不其山,在即墨縣南二十里,鄭元教授於 此。有草大如薤,葉長尺許,堅韌異常,隆冬亦青,號康 成書帶草。」

《翼城縣志》:「石姑山有草,葉似莎,長四五尺,俗呼龍女 髮,旱梳之則雨。」

百草嶺多產草藥。

《泌陽縣志》「泉水廟:邑東十二里,內有古柏一樹,靈雀 花一株,纏於柏上,夏月開花,景甚可觀。」

《羅山縣志》:「仙花山南一百八十里,昔有八仙花一樹, 其色如瓊,開放月餘乃謝。」

《河池州志》:「凡草木之葉皆綠,有紅葉者經霜也。」而本 地一種野花,葉如紫蘇而花如丁香,開作老黃色,當 吐穗時,叢包之外,先出數葉,其白如粉。詢之土人,不 知何名。按《白孔六帖》有「金枝玉葉」,此花當名「玉葉金 花」,頗亦雅馴。

又一種草木,葉如棠棣,花如真珠,二月即開。其香幽 靜而甜,過於玫瑰、茉莉甚遠。土人用以染飯,作黃色, 以供祭祀,謂之「香飯花。」以形義論之,殆即釋氏所云 「苾芻」者耶?

石上生一種黃花,三四月間倒挂高巖之下,遠望如 金鋪可喜,取植軒砌,次年仍復璀璨,其花宛一小金 蓮,而蕊際黃絨蒙茸如繡,其枝榦似木賊而大,節間 另生枝葉,葉如百合,兩兩排比。枝末又生細根如角 須,抱裹節上,一似寄生者,土人名「屈子花」,今改為「金 蓮花。」

《富民縣志》:「蒲團草在靈芝寺數十步。昔建文帝經過, 曾以蒲團跏趺於此。其草感而成形,如蒲團狀,雖值 隆冬,其色不變,至今遺跡猶存,土人呼為蒲團草。」 《大理府志》:「浪穹縣北十五里有寧河,一名茈碧湖,水 上有花曰茈碧,形如蓮而差小。有白者,有淺紅錦邊 者,葉如荷葉,花葉本皆長五六丈,晝則上浮,夜則拳 曲」入底,微風蕩之,香氣殊常,采以為羹,味美於蓴。 《新津縣志》:「稠稉山有草,名稠稉,服之可以長生。」 《始興縣志》:「縣南十里曰玲瓏巖,有草名琉璃,食之可 已風」

雜花草部雜錄[编辑]

《離騷》「畦留夷與揭車兮」,「留夷」,《文選》作「蒥荑。」張揖曰: 「留夷,辛夷。」顏師古曰:「留夷,香草,非辛夷,辛夷乃樹耳。」 《風俗通》按《孝經》說,古太平:蓂莢生階,其味酸,王者取 以調味,後以醯醢代之。

《淮南畢萬術》「迴風之草見八方。」取迴風草三寸三 枝,五寸五枝,以城西南土,井中青泥,南雞欲上栖不 上者,并治合為丸,磨其面目,出戶視《八方》矣。

《抱朴子》:「軒皇候鳳鳴以調曆,唐堯觀蓂莢以知月。」 《續博物志》:「董蕖者,婆羅門云,阿魏苗根似白芷。」 《兼明書》《爾雅釋草》云:「菄,菟荄。蘩。菟蒵蔩,菟瓜之類。」菟 字皆從艸。明曰:「菟字不從艸。」按:艸,菜之號,多取鳥獸 之名以為之。至如葝,鼠尾;孟,狼尾;萒,雀弁。烏薞荓 馬帚茭牛蘄蔨鹿𧆑之類,其鼠狼雀,烏馬牛鹿等字, 皆不從草,兔亦獸名,何獨從草?蓋後人妄加之耳。 《墨客揮犀》:「東南之美,有會稽之竹箭。」竹為竹,箭為箭, 蓋二物也。今採箭以為矢,而通謂矢為箭者,因其材 名之也。至于用木為矢而謂之箭,則謬矣。

《澠水燕談錄》:胊山有花類海棠而枝長,花尤密,惜其 不香,無子。既開,繁麗嫋嫋,如曳錦帶,故淮南人以錦 帶目之。王元之以其名俚,命之曰「海仙」,有詩曰:「春憎 窈窕教無子,天為妖嬈不與香。」

《老學菴筆記》:真宗御集有《苑中賞花詩》十首,內一首 龍柏花。李文饒《平泉山居草木記》有「藍田之龍柏」,宋 子京又有《真珠龍柏詩》,劉子儀、晁以道、朱希真亦皆 有此作,予長於江南,未嘗見也。或云本出鄜坊間, 花經六品,「四命聚八仙寶相。」

《七品三命散花》,真珠粉團,錦帶《石蟬》。

八品二命大清

《瓶花譜》:「二品,八命白菱。」

七品三命金雀。

《瓶史》月表「正月花使令報春。」

二月花使令《寶相花》《種田紅》。

三月,《花使令》謝豹。

四月《花使令》「粉團龍爪。」

《五月花客卿》午時,「紅花使令」一丈紅。

六月《花使令》:《錦燈籠》。

八月花使令《水紅花》。

《癸辛雜識》:「南丹州山中產相憐草,媚藥也。或有所屬, 密以草少許擲之,草心著其身不脫,彼必將從而不 捨。嘗得試輒驗,後為徐有功取去。」

《丹鉛總錄》:《太平廣記》引《黎州圖經》云:「黎州漢源縣琉 璃城有旌節花,去地二三尺,行行皆如旌節。」蘇子由 詩:「綠竹琅玕色,紅葵旌節花。」借喻葵形,非謂旌節即 葵也《銷夏唐書》曰:代宗時有迎涼草、鳳首木。迎涼草榦如 竹,葉細如杉,乾枯而未嘗凋落。盛暑束之窗戶間,則 涼風自至。

《賢奕》:百粵間有草結實如小毬,俗名「顛茄。」服之則心 狂顛倒,惑亂叫嘯,騰舞竟日不能自止,若為鬼物所 憑者。

書蕉:王筠《寓直詩》:「霜披守宮槐,風驚護門草。」《物類志》 曰:「護門草出常山,取寘戶下,或有過其門者,草必叱 之。一名百靈草。」

《花疏》:草花多種,最惡者虎斑、百合、蛺蝶花、金絲芋,園 亭間決不可種。

雜花草部外編[编辑]

《廣異記》:謝元卿至東岳,夫人所居有異草,葉如芭蕉, 花正黃色,光可以鑑,曰:「此金光草也。食之化形靈元, 壽與天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