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六卷目錄

 梅部彙考二

  本草綱目梅 樃梅 蠟梅

  峨嵋山志海梅

  具區志吐花酸 脃梅

  直省志書宛平縣 歷城縣 曹縣 登州府 萊蕪縣 鄢陵縣 洛陽縣 永

  寧縣 江寧縣 懷寧縣 歙縣 寧國縣 清河縣 吳縣 常熟縣 太倉州 上海縣

   丹徒縣 仁和縣 石門縣 桐鄉縣 烏程縣 山陰縣 會稽縣 嵊縣 臨海縣

  龍泉縣 福州府 莆田縣 番禺縣

 梅部藝文一

  梅花賦         梁簡文帝

  梅花賦          唐宋璟

  梅賦           宋吳淑

  梅花賦           王銍

  爇梅文          周之翰

  梅花賦           李綱

  梅花賦           朱熹

  古梅賦          吳龍翰

  梅花賦          楊萬里

  和梅詩序          前人

  梅花說          楊東山

  梅華傳          元王冕

  紅梅賦           袁桷

  憶庾嶺梅花賦       朱元薦

草木典第二百六卷

梅部彙考二[编辑]

《本草綱目》
[编辑]

《梅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梅,古文作某,象子在木上之形。梅乃杏類, 故反杏為某。書家訛作甘木,後作梅,從每,諧聲也。或 云:梅者媒也,媒合眾味。故《書》云:「若作和羹,爾惟鹽梅。」 而梅字亦從某也。

《集解》
[编辑]

《別錄》曰:「梅實,生漢中山谷。五月采實,火乾。」

蘇頌曰:「今襄、漢、川、蜀、江、湖、淮、嶺皆有之。」

李時珍曰:按:陸璣《詩疏》云:「梅,杏類也。樹葉皆略似杏 葉,有長尖。先眾木而花。其實酢,曝乾為脯,入羹臛虀 中,又含之,可以香口。子赤者,材堅;子白者,材脆。」范成 大《梅譜》云:「江梅野生者不經栽接。花小而香,子小而 硬。消梅實圓鬆脆,多液無滓,惟可生噉,不入煎造。」綠 萼梅,枝跗皆綠。重葉梅,花葉重疊,結實多。雙紅梅花 色如杏;杏梅色淡紅,實扁而斑,味全似杏。鴛鴦梅即 多葉紅梅也,一蒂雙實。一云苦楝。結梅則花帶黑色。 《譚子化書》云:「李接桃而本強者,其實毛梅接杏而本 強者,其實甘梅實采半黃者,以煙薰之為烏梅;青者 鹽淹曝乾為白梅。亦可蜜煎糖藏,以充果飣。熟者笮 汁曬收為梅醬。」惟烏梅、白梅可入藥梅醬,夏月可調 水渴飲之。

《實氣味》
[编辑]

酸平無毒。

《大明》曰:「多食損齒傷筋,蝕脾胃,令人發膈上痰熱。服 黃精人忌食之。食梅齒。」者,嚼胡桃肉解之。 《物類相感志》曰:「梅子同韶粉食,則不酸不軟牙。」

《發明》
[编辑]

寇宗奭曰:「食梅則津液泄者,水生木也。津液泄則傷 腎,腎屬水,外為齒故也。」

李時珍曰:梅花開於冬,而實熟於夏,得木之全氣,故 其味最酸,所謂曲直作酸也。肝為乙木,膽為甲木。人 之舌下有四竅,兩竅通膽液,故食梅則津生者,類相 感應也。故《素問》云:「味過於酸,肝氣以津。」又云:酸走筋, 筋病無多食酸。不然,物之味酸者多矣,何獨梅能生 津耶?

《烏梅修治》
[编辑]

陶弘景曰:「用須去核,微炒之。」

李時珍曰:「造法取青梅籃盛於突上熏黑。若以稻灰 淋汁潤濕蒸過,則肥澤不蠹。」

《烏梅氣味》
[编辑]

酸溫平濇無毒。

李杲曰:「寒。」忌豬肉。

《烏梅主治》
[编辑]

《本經》曰:「下氣除熱,煩滿安心,止肢體痛,偏枯不仁,死 肌,去青黑,誌,蝕惡肉。」

《別錄》曰:「去痹,利筋脈,止下痢,好唾,口乾。」

陶弘景曰:「水漬汁飲,治傷寒煩熱。」

陳藏器曰:「止渴調中,去痰,治瘧瘴,止吐逆霍亂,除冷 痢熱痢。」

《大明》曰:「治虛勞骨蒸,消酒毒,令人得睡。和建茶、乾薑 為丸服,止休息痢,大驗李時珍曰:「斂肺澀腸,止久嗽瀉痢,反胃噎膈,蚘厥吐 利,消腫涌痰,殺蟲,解魚毒、馬汗毒、硫黃毒。」

《白梅修治》
[编辑]

李時珍曰:「取大青梅,以鹽汁漬之,日曬夜漬,十日成 矣。久乃上霜。」

《白梅氣味》
[编辑]

酸鹹平無毒。

《白梅主治》
[编辑]

陶弘景曰:「和藥,點誌,蝕惡肉。」

《孟詵》曰:「刺在肉中者,嚼傅之即出。」

《大明》曰:「治刀箭傷,止血,研爛傅之。」

《汪穎》曰:「乳癰腫毒,杵爛貼之,佳。」

《蘇頌》曰:「除痰。」

李時珍曰:「治中風、驚癇、喉痹痰厥,僵仆、牙關緊閉者, 取梅肉揩擦牙齦,涎出即開。又治瀉痢煩渴,霍亂吐 下,下血血崩,功同烏梅。」

《發明》
[编辑]

陶弘景曰:「生梅、烏梅、白梅,功應相似。」

王好古曰:「烏梅,脾、肺二經血分藥也。能收肺氣,治燥 嗽。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

李時珍曰:「烏梅、白梅所主諸病,皆取其酸收之義。惟 張仲景治蚘厥,烏梅丸及蟲𧏾方中用者,取蟲得酸 即止之義,稍有不同耳。」《醫說》載曾魯公痢血百餘日, 國醫不能療。陳應之用鹽水梅肉一枚,研爛,合臘茶 入醋服之,一啜而安。大丞梁莊肅公亦痢血,應之用 烏梅、胡黃連、竈下土等分為末,茶調服亦效。蓋血得 酸則斂,得寒則止,得苦則濇故也。其蝕惡瘡弩肉,雖 是酸收,卻有物理之妙,說出《本經》。其法載於劉涓子 鬼遺方,用烏梅肉燒存性,研傅惡肉上,一夜立盡。《聖 惠》用烏梅和蜜作餅貼者,其力緩。按:楊起《簡便方》云: 「起臂生一疽,膿潰百日方愈,中有惡肉突起,如蠶豆 大,月餘不消,醫治不效。因閱本草,得」此方試之。一日 夜去其大半。再上一日而平。乃知世有奇方如此。遂 留心搜刻諸方。始基於此方也。

《核仁氣味》
[编辑]

酸平無毒。

《核仁主治》
[编辑]

《吳普》曰:「明目,益氣,不饑。」

《孟詵》曰:「除煩熱。」

李時珍曰:「治大指忽然腫痛擣爛,和醋浸之。」

《花氣味》
[编辑]

微酸濇,無毒。

《花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白梅花,古方未見用者,近時有梅花湯,用 半開花溶蠟封花口,投蜜罐中,過時以一兩朵同蜜 一匙,點沸湯服。又有蜜漬梅花法,用白梅肉少許,浸 雪水潤花露一宿,蜜浸煎酒。又梅花粥法:用落英入 熟米粥,再煮食之。故楊誠齋有「蜜點梅花帶露餐」及 「脫蕊收將熬粥喫」之句,皆取其助雅致、清神思而已。

《葉氣味》
[编辑]

酸平無毒。

《葉主治》
[编辑]

《大明》曰:「休息痢及霍亂,煮濃汁飲之。」

陳藏器曰:「嵩陽子言:清水揉梅葉。洗蕉葛衣,經夏不 脆。有驗。」

李時珍曰:「夏衣生黴點,梅葉煎湯洗之即去,甚妙。」

《根主治》
[编辑]

《別錄》曰:「治風痹,出土者殺人。」

《崔氏纂要》曰:「初生小兒取根同桃李根煮湯浴之,無 瘡熱之患。」

《大明》曰:「煎湯飲,治霍亂,止休息痢。」

《附方》
[编辑]

諸瘡弩肉:方見上。

癰疽瘡腫,已潰未潰皆可用鹽白梅燒存性為末,入 輕粉少許,香油調塗四圍。簡易方

喉痹乳蛾:冰梅丸用青梅二十枚,鹽十二兩,淹五日, 取梅汁,入明礬三兩,桔梗、白芷、防風各二兩,豬牙皂 角三十條,俱為細末,拌汁和梅入瓶收之,每用一枚, 含嚥津液。凡中風痰厥,牙關不開,用此擦之尤佳。 《總錄》用白梅包生礬末作丸含嚥或納吞之。

消渴煩悶:「烏梅肉二兩,微炒為末」,每服二錢,水二盞, 煎一盞,去滓,入豉二百粒,煎至半盞,溫服。簡要濟眾方 泄瀉口渴,烏梅煎湯,日飲代茶。扶壽精方

產後痢渴:烏梅肉二十箇,麥門冬十二分,每以一升 煮汁,頻頻呷之。必效方

赤痢腹痛:《直指方》:「用凍白鹽梅七箇,酒水各半,煎飲 之。」《聖惠方》:「用烏梅去核,黃連各四兩,為末,煉蜜丸 梧子大。每米飲服二十丸,日三服。」

便中帶血:烏梅一兩,去核燒過為末,每服二錢,米飲 下,立止。聖濟總錄

久痢不止,腸垢已出時後用烏梅肉二十箇,水一盞煎六分,食前分二服。《袖珍方》:用烏梅肉、白梅肉各 七箇,搗爛,入乳香末少許,杵丸梧桐子大。每服二三 十丸,茶湯下,日三。

大便下血及酒痢、久痢不止:用烏梅三兩燒存性為 末,醋煮米糊和丸梧子大。每空心米飲服二十丸,日 三。濟生方

小兒尿血:「烏梅燒存性,研末,醋糊丸梧子大。」每服四 十丸,酒下。

血崩不止:「烏梅肉七枚,燒存性,研末,米飲服之,日二。」 大便不通,氣悶欲死者,「烏梅十顆,湯浸去核,丸棗大, 納入下部,少時即通。」食療本草

霍亂吐利:鹽梅煎湯,細細飲之。如宜方

蚘蟲上行,出於口鼻,烏梅煎湯頻飲,并含之即安。食鑑 本草

水氣滿急:烏梅、大棗各三枚,水四升,煮二升,納蜜和 勻,含嚥之。聖濟總錄

《梅核膈氣》:取半青半黃梅子,每箇用鹽一兩,淹一日 夜,曬乾,又浸又曬,至水盡乃止。用青錢三箇,夾二梅, 麻線縛定,通裝磁罐內,封埋地下,百日取出。每用一 枚含之嚥汁,入喉即消。收一年者治一人,二年者治 二人,其妙絕倫。經驗方

心腹脹痛,短氣欲絕者,烏梅二七枚,水五升,煮一沸, 納大錢二七枚,煮二升半,頓服。肘後方

勞瘧劣弱:烏梅十四枚,豆豉二合,桃柳枝各一虎口, 甘草三寸,生薑一塊,以童子小便二升,煎一半,溫服 即止。圖經本草

久欬不已:「烏梅肉微炒、罌粟殼去筋膜蜜炒,等分為 末。」每服二錢,睡時蜜湯調下。

痰厥頭痛如破者:「烏梅肉二十箇,鹽三撮,酒三升,煮 一升,頓服,取吐即愈。」肘後方

傷寒頭痛,肚熱,胸中煩痛,四五日不解:烏梅十四枚, 鹽五合,水一升,煎半升,溫服取吐,吐後避風良。梅師方 折傷金瘡:「乾梅燒存性,傅之,一宿瘥。」千金方

馬汗入瘡作痛。用烏梅連核搗爛。以頭醋和傅。仍先 刺瘡出去紫血。乃傅之。《繫定》經驗方

猘犬傷毒:烏梅末,酒服二錢。千金方

指頭腫毒痛甚者。「烏梅肉和魚鮓搗封之妙。」李樓奇方 傷寒𧏾瘡生下部者:烏梅肉三兩,炒為末,煉蜜丸梧 子大。以石榴根皮煎湯,食前下三十丸。聖惠方 小兒頭瘡:「烏梅燒末,生油調塗。」聖濟錄

香口去臭。曝乾梅脯。常時含之。

硫黃毒發,令人背膊疼悶,目暗漠漠:烏梅肉焙一兩, 沙糖半兩,漿水一大盞,煎七分呷之。總錄

中水毒病,初起頭痛惡寒,心煩拘急,日醒夜劇:梅葉 搗汁三升,飲之,良。肘後方

下部𧏾蟲:「梅葉、桃葉一斛,杵爛蒸極熱,內小器中,隔 布坐蒸之,蟲盡死也。」外臺祕要

月水不止:梅葉焙、棕櫚皮灰各等分為末,每服二錢, 酒調下。聖濟總錄

《樃梅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樃梅出均州太和山。相傳真武折梅枝插 於榔樹,誓曰:「吾道若成,開花結果。」後果如其言。今樹 尚在五龍宮北。榔木,梅實杏形桃核,道士每歲采而 蜜煎,以充貢獻焉。榔乃榆樹也。

《實氣味》
[编辑]

甘酸平無毒。

《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生津止渴,清神下氣,消酒。」

《蠟梅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此物本非梅類,因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 色似蜜蠟,故得此名。

《集解》
[编辑]

李時珍曰:「蠟梅,小樹叢枝尖葉,種凡三種,以子種出 不經接者。臘月開小花而香淡,名『狗蠅梅;經接而花 疏,開時含口者,名『磬口梅。花密而香濃,色深黃如紫 檀者,名『檀香梅,最佳。結實如垂鈴,尖長寸餘,子在其 中。其樹皮浸水磨墨,有光采』』』。」

《花氣味》
[编辑]

辛溫無毒。

《花主治》
[编辑]

李時珍曰:「解暑生津。」

《峨眉山志》
[编辑]

《海梅》
[编辑]

《海梅》:高僅三尺,冬月開小花,結實如櫻桃。

《具區志》
[编辑]

《吐花酸 脆梅》
[编辑]

洞庭諸山佳種,有吐花酸,實小味酸,方吐花即可啖。 脆梅一名「時裏梅」,實圓而大,可以蜜漬及蒸製。

《直省志書》
[编辑]

《宛平縣》
[编辑]

物產:金梅、水梅

《歷城縣》
[编辑]

方產梅花歷多。蠟梅紅、白二種,皆自南方來者。

《曹縣》
[编辑]

《物產》:梅紅、白、臘三色。冬開者曹,惟蠟色。有金桃花、金 蓮花、彭梅、素梅數種,白有玉蝶、綠萼二種。紅色深者 名「硃砂梅」,淺者名「臺梅。」

《登州府》
[编辑]

物產:紅梅、黃梅、蠟梅。

《萊蕪縣》
[编辑]

《物產》:梅花有紅、白二種。

《鄢陵縣》
[编辑]

土產,蠟梅不知有自何時,有名「老蘇梅」、「勝府梅」、任家 梅,最後出者名金蓮花,絕佳。

《洛陽縣》
[编辑]

土產,花屬蠟梅、虎蹄梅、玉蝶梅、紅梅、白梅、紫香梅、黃 香梅;果屬大黃梅、小黃梅。

《永寧縣》
[编辑]

《物產》:梅有黃、白烏三種。

《江寧縣》
[编辑]

《物產》:「梅,玉蝶,綠萼,紅白各種,千葉。」

《懷寧縣》
[编辑]

《物產》:梅有紅梅,綠萼,有玉蝶,皆重葉,色素而艷,香清 而越。此以人巧接植者不多有。若山梅,則郊野繁生, 自堪點綴春色。

《歙縣》
[编辑]

《物產》:梅花先春而花。臺閣梅花如玉蝶,而叢瓣疊舒。 綠萼梅亦有重臺者。磬口梅、紅梅。近有以「磬口蠟梅」 接白梅樹者,花瓣不改,其香與色則蠟梅矣。

《寧國縣》
[编辑]

土產梅,有「臙脂梅、雞彈梅、石梅、寒梅、綠萼梅、紅梅、千 葉梅、鵝梅、山梅。」

《清河縣》
[编辑]

《物產》有梅一花二實者,曰「鴛鴦梅」,間有而實不大。

《吳縣》
[编辑]

《物產》:江梅俗呼「直腳梅,又名野梅。」官城梅,著花最晚, 子先熟。扁梅先著花,子晚熟。紅梅實酸紅,初生即酸 消梅,極輕脆。杏梅又名「鶴頂梅,實大味甘。」綠萼梅,蔕 純綠,枝亦青。紅梅開最早,紅如桃杏重葉。

《常熟縣》
[编辑]

物產:梅有「玉蝶」、「綠萼」二種,又有千葉紅梅,果有「鶴頂 梅」,有「金剛拳。」

《太倉州》
[编辑]

物產:梅子味勝他邑。茜涇消梅,入口無滓,尤絕。吳川 塘十餘里俱種梅,名「鶴頂」者,果大如盂,俗呼「金剛拳。」 沙頭有古梅,蔭二十餘席。

《上海縣》
[编辑]

《物產》:梅,種類不一。梅源市周圍數里,郡邑咸取實於 是。

《丹徒縣》
[编辑]

《物產》:梅花有紅有白,實有圓,消梅、蔥管消梅。金定梅。

《仁和縣》
[编辑]

《物產》:梅凡三種:曰「紅梅」,曰「白梅」,曰「綠萼梅。」紅梅有「福 州紅」、「潭州紅」、「邵武紅」、柔枝千葉紅等類,俱佳。

《石門縣》
[编辑]

《物產》:青梅,杏梅,酸梅,苦梅。

《桐鄉縣》
[编辑]

《物產》:梅有玉疊、綠萼、紅白照水、江梅諸種。

《烏程縣》
[编辑]

《物產》:梅,棲賢山最多,青脆者為「消梅。」

《山陰縣》
[编辑]

《物產》:梅昌安梅最盛,實大而美。項里、容山又多出古 梅,又有「千葉鴛鴦梅。」

《會稽縣》
[编辑]

《物產》:梅綠萼,玉蝶、檀香、山梅、紅梅,其種不一,惟綠萼 甚香,而其實且大。

《嵊縣》
[编辑]

《物產》:「梅,金剛拳大如桃。消梅堅脆,經秋不落。」

《臨海縣》
[编辑]

《物產》:梅有黃梅、杏梅、品字梅、綠萼梅,又有紅梅、蠟梅, 無實。

《龍泉縣》
[编辑]

物產:「石梅、麥熟梅、青梅、消梅、杏梅、六月梅、雪梅、粉梅。」

《福州府》
[编辑]

《物產》:「梅有酥梅、桃梅、杏梅、李梅、飯梅、搖梅。形大如雞 子。」

《莆田縣》
[编辑]

《物產》:梅大者曰「鵝梅」,一花雙實曰「品梅。」

《番禺縣》
[编辑]

《物產》:梅邑人多取青者,鹽淹久藏,生霜,名霜梅。治喉 痹,以糖浸嫁女必用之,名糖梅。鹿步多

梅部藝文一[编辑]

《梅花賦》
梁·簡文帝
[编辑]

層城之宮,靈苑之中,奇木萬品,庶草千叢,光分影雜, 條繁幹通,「寒圭變節,冬灰徙筩,並皆枯悴,色落摧風。 年歸氣新,搖雲動塵,梅花特早,偏能識春。或承陽而 發金,乍雜雪而披銀,吐豔四照之林,舒榮五衢之路。 既玉綴而珠離,且冰懸而雹布,葉嫩出而未成,枝抽 心而插故,標半落而飛空,香隨風而遠度,挂靡靡之」 遊絲,雜霏霏之晨霧。爭樓上之落粉,奪機中之織素。 乍開花而傍巘,或含影而臨池。向玉階而結采,拂網 戶而低枝。於是重閨佳麗,貌婉心嫺。憐早花之驚節, 訝春光之遣寒。裌衣始薄,羅袖初單。折此芳花,舉茲 輕袖。或插鬢而問人,或殘枝而相授。恨鬟前之太空, 嫌金鈿之轉舊。顧影丹墀,弄此嬌姿。洞開春牖,四卷 羅帷。春風吹梅畏落盡,賤妾為此斂蛾眉。花色持相 比,恆愁恐失時。

《梅花賦》有序
宋·璟
[编辑]

垂拱三年,予春秋二十有五,戰藝再北,隨從父之東川,授館官舍。時病連月,顧瞻圮牆,有梅一本,敷葩於榛莽中,喟然歎曰:「嗚呼!斯梅托非其所,出群之姿,何以別乎?若其貞心不改,是則可取也已。」 感而成興,遂作賦曰:

「高齋寥閴,歲晏山深。景翳翳以斜度,風悄悄而亂吟。 坐窮簷以無朋,命一觴而孤斟,步前除以躑躅,倚杖 藜於牆陰。蔚有寒梅,誰其封植?未綠葉而先葩,發青 枝於宿枿。擢秀敷榮,冰玉一色。胡雜遝於眾艸,又蕪 沒於藂棘。匪王孫之見知,羌潔白其何極。」若夫瓊英 綴雪,絳萼著霜。儼如傅粉,是謂何郎;清馨潛襲,疏蕊 「暗臭。又如竊香,是謂《韓壽》,凍雨晚濕,夙露朝滋。又如 英皇,泣於《九疑》,愛日烘晴,明蟾照夜。又如神人,來自 姑射,煙晦晨昏,陰霾晝閟。又如通德,掩袖擁髻。狂颷 捲沙,飄素摧柔。又如綠珠,輕身墜樓。半含半開,非默 非言。溫伯雪子,目擊道存。或俯或仰,匪笑匪怒。東郭 慎子,正容物悟。」或蕉萃若靈均,或欹「傲若曼倩,或嫵 媚如文君,或輕盈若飛燕」,口吻雌黃,擬議難遍。彼其 萟蘭兮九畹,采蕙兮五柞,緝之以芙蓉,贈之以芍藥, 玩小山之藂桂,掇芳洲之杜若,是皆物出於地產之 奇,名著於風人之托。然而艷於春者,望秋先零;盛於 夏者,未冬已萎,或朝蕤而速謝,或夕秀而遄衰。曷若 茲卉,歲寒特妍,冰凝「霜沍,擅美專權。相彼百華,孰敢 爭先?鶯語猶蟄,蜂房未喧,獨步早春,自全其天。至若 栖跡隱深,寓形幽絕,恥鄰市廛,甘遯巖穴。江僕射之 孤鐙向寂,不怨悽迷;陶淵明之三徑長閒,曾無悁結。 諒不移於本性,方可儷乎君子之節。聊染翰以寄懷, 用垂示於來哲。」從父見而勗之曰:「萬木僵仆,梅英載 吐。玉立冰潔,不易厥素。子善體物,永保貞固。」

《梅賦》
宋·吳淑
[编辑]

詩云:「摽有梅,其實七兮。伊梅柟之酸酢,亦果中之嘉 實。既香口而是資,亦和羹而取適。范汪啖之而盈斛, 孫亮察之於浸蜜。酸不及於百人,渴嘗止於三軍。越 使申梁國之遺,陸凱寄江南之春。柳惲之射斯妙,壽 陽之妝更新。折靈山兮扳上林,賞紫葉兮翫同心。或 以熟橫公之魚,或以煮綺里之金。五月之風表信,夏」 至之雨為淫。豈獨伯禹廟中,生枝而事異,抑亦蘇耽 園裏,療病而功深。

《梅花賦》
王銍
[编辑]

「韻勝群卉,花稱早梅。稟天質之至美。凌歲寒而獨開; 標致甚高,斂孤芳而獨吐。陽和未動,挽春色以先回。」 原夫尤物之生,英姿特異。方隆冬之屆候,屬祁寒之 鼎至。瞻遠岫兮無色,盼叢條兮失翠。彼美仙姿,敻存 幽致。春風萬里,報南國之佳人;香艷一枝,富東君之 妙意。觀夫離類絕俗,含新吐奇。妙有江山之興,蕭然 風露之姿,氣韻雅甚,精神遠。而雪滿南枝,想《梁園》之 未賦;春生寒谷,鄙鄒律之潛吹。其時掩苒半開,娉婷 一笑。絢紅日以朝映,耿青燈之夜照。何郎秀句,不足 以詠其妍;徐熙淡墨,不足以傳其妙。城隅璀璨,遙瞻 妍女之殊;月下橫斜,乍織鮫人之繚。至若霜島寒霽, 江村晚晴。竹外煙裊,松間雪清。惱遠「客以魂斷,悅幽 人之眼明。語其能則潔而無滓,言其用則大而難名。 倘遇兵塵,可止三軍之渴;如逢鼎味,堪調一相之羹。 譬夫豪傑之士,豈流俗所能移;節義之夫,雖阨窮而 愈厲。時當搖落之候,氣極嚴凝之際。」茲梅也,排風月 而迥出,傲霜雪而獨麗。色靡竟於陽春,志可期於晚 歲。所以興動錢塘之「老;妙語增新;香遺隴首之人,芳 期遠契。彼清露兮被三逕之菊,彼光風兮汎九畹之 蘭。歌紅蕖於夏永,破丹杏於春寒。麗質鮮妍,則比我 已遠;高情瀟灑,而方茲實難。塞曲悲涼,望作南樓之 弄;詩魂飛動,尚留東閣之觀。」於是倚檻凝神,巡簷搔 首,眷落英之著袂,折粉香而在手。吾方破悶析酲於 此焉,信花中之未有。

===
《爇梅文》
周之翰
===「寒勒銅瓶凍未開,南枝春斷不歸來。這回勿入梨雲

夢,卻把芳心作死灰。恭惟《地壚中處士梅先生》生自 羅浮,派分庾嶺。形如枯木,稜稜山澤之臞;膚若凝脂, 凜凜冰霜之操。春魁占百花頭上,歲寒居三友圖中。 玉堂茅舍本無心,金鼎商羹期結果。不料通人見挽, 便離有色之根。夫何冰氏相凌,遽返華胥之國。玉骨」 擁爐烘不醒,深魂剪紙竟難招。紙帳夜長,猶作尋香 之夢,筠窗月淡,尚疑弄影之時。雖宋廣平鐵石心腸, 忘情未得。《使華光老》丹青手段,摸索未真,卻怨零落 一枝春,好與茶毗三昧火,惜花君子,還道「這一點香 魂,今在何處?咦!炯然不逐東風散,只在孤山水月中。」

《梅花賦》有序
李綱
[编辑]

皮日休稱宋廣平之為人,疑其鐵心石腸。及觀所著《梅花賦》,清便富艷,得南朝徐庾體。然《廣平》之賦,今闕不傳。予謂梅花非特占百卉之先,其標格清高,殆非餘花所及,辭語形容,尢難為工。因極思以為之賦,補廣平之闕云。其辭曰:

「固陰沍寒,草木凍枯。惟茲梅之異品,得和氣而早蘇。 爾乃結根蟠據,擢榦橫斜。發青枝於宿枿,未綠葉而 先葩。素英剪玉,輕蕊捶金。絳蠟為萼,紫檀為心。藟方 苞而露重,梢半裊而雲深。凌霜霰於殘臘,帶煙雨於 疏林。漏江南之春信,折贈遠於知音。」此《梅花》之大略 也。若夫含芳雪徑,擢秀煙邨。亞竹籬而絢彩,映柴扉 「而斷魂。暗香浮動,雖遠猶聞。」正如梅仙,隱居吳門,豐 肌瑩白,嬌額塗黃,俯清溪而弄影,耿寒月而飄香,嬌 困無力,嫣然欲狂。又如梅妃,臨鏡嚴妝,吸風飲露,綽 約嬋娟,肌膚冰雪,秀色可憐。姑射神人,御氣登仙。絳 襦素裳,步搖之冠,璀璨的皪,光彩煜然。瑤臺玉姬,謫 墮人間,半開半合,非默非言。溫伯雪子,目擊道存,或 俯或仰,匪笑匪怒。東郭順子,正容物悟,惟標格之獨 高,故眾美之咸具,下視群芳,不足比數。桃李遜嫮,梨 杏推妍,玫瑰包羞,芍藥厚顏,相彼百花,孰敢爭先。鶯 語方蟄,蜂蝶未喧,獨步早春,自全其天。至於功用已 周,斂華就質,落英飄零,結成青實,鍾曲直之真味,得 東方之正色。傅說資「之以和羹,曹公望之以止渴。用 其材可以為棟梁,采為藥可以蠲煩熱」,又非眾果之 所能髣髴也。爰有幽人,卜居梁谿,藝松菊於三徑,樹 蘭蕙之百畦。丹桂團團,綠竹猗猗。植茲梅於其間,庶 歲寒之相依。嗅花嚼實,侑此一卮,頹然而醉,不知天 地之高卑。豈特泉石膏肓,煙霞痼疾?殆所謂未能忘 情如「草木,聊託物以娛嬉」者乎?

《梅花賦》并序
朱熹
[编辑]

楚襄王遊乎雲夢之野,觀梅之始華者,愛之,徘徊而不能舍焉。《驂乘》宋玉進曰:「美則美矣,臣恨其生寂寞之濱,而榮此歲寒之時也。大王誠有意好之,則何若移之渚宮之囿,而終觀其實哉?」 宋玉之意,蓋以屈原之放微悟王,而王不能用。於是退而獻賦曰:

夫何嘉卉而信奇兮,厲歲寒而方華。潔清姱而不淫 兮,專精皎其無瑕。既笑蘭蕙而易誅兮,復異乎松柏 之不華。屏山谷以自娛兮,命冰雪而為家。謂后皇賦 予命兮,生南國而不遷。雖瘴癘非所托兮,尚幽獨之 可願。歲序徂以崢嶸兮,物皆舍故而就新。披宿莽而 橫出兮,廓獨立而爭妍。元霧滃而四起兮,川谷沍而 「冰堅。澹容與而不衒兮,象姑射而無鄰。」夕同雲之繽 紛兮,林莽雜其葳蕤。曾予質之無加兮,專皎潔而未 衰。方酷烈而誾誾兮,信橫發而不可摧。紛旖旎亦何 妤兮,靜窈窕而自持。徂清夜之湛湛兮,玉繩耿而未 低。方娉婷而自喜兮,友明月以為儀。欻浮雲之來蔽 兮,四顧莽而無人。悵寂寞其凄涼兮,「泣回風之無辭。 立何久乎山阿兮,步何躊躕於水濱?忽舉目而有見 兮,恍顧盼之足疑。謂彼漢之廣兮,羌何為乎人間?既 奇服之眩耀兮,又綽約而可觀。欲一聽《白雲》之歌兮, 歎揚音之不可聞。將結軫乎瑤池兮,懼佳期之非真。 願借陽春之白日兮,及芳菲之未虧。與遲暮而零落 兮,曷若充夫佩幃。」渚「宮矧未有此兮,紛草棘之縱橫。 椒蘭後乎霜雪兮,亦何有乎芳馨?俟桃李於載陽兮, 倉庚寂而未鳴。私顧影而自憐兮,淡愁思之不可更。 君性好而弗取兮,亦吾命其何傷?」《亂》曰:「后皇貞樹,艷 以姱兮。潔誠諒清,有嘉實兮。江南之人,羌無以異兮。 煢獨處廓,豈不可召兮?層臺累榭,靜而可樂兮。王孫 兮歸來,無使哀江南兮。」

《古梅賦》有序
吳龍翰
[编辑]

余家有古梅,突兀富饒之旁,枝榦連理而茂。先曾伯叔大父聯武巍科,曾大父嘗作《連理梅賦》以見意。余詩人也,與梅為膠漆交,梅而至古,標格愈不凡,敬依韻扁「吾窩」 ,因為之賦。其辭曰:

「忻故園之古梅兮,燦珊瑚之寶樹,懸瑤臺之明月兮, 的皪瓊花,玲瓏玉蕊,矧鶼比翼乎鐵榦兮,乃連理而 薦瑞。顧此杈枒兮,其仰斯逆,其偃斯醉,其高斯達,其 低斯跂,鶴膝崢嶸,切切交峙,蛟背突兀奔騰之勢,或橫枝照水,如紉蘭之湘纍,或半樹粘雪,如餐氈之漢 使。或荒山衝寒,孤根回暖,如采薇孤竹。」君之二子,烈 士忼慨,羇臣顦顇,茹鐵筋骨,鏤冰腸胃。乃導引其形 軀兮,如霧擁而雲垂,如鴻飛而虎踞,故能曜其夜鶴 之骨,而枯其秋蟬之蛻也。若余者,與伊納交,爰廬其 旁,詔弟讀書,對親奉觴,呼吸清寒,嚥嚼清香,而庶幾 瀉吟筆之琳瑯者乎?

《梅花賦》
楊萬里
[编辑]

紹興四祀,惟仲之冬。朝暖焉兮似春,夕凄其兮以風。 楊子平生喜寒而惡熱,亦復重裘而厚幪,呼濁醪而 拍浮,嗔麟定之未紅。已而月漏微明,雪飛滿空,楊子 欣然而歎曰:「舉世皆濁,滕六獨清;舉世皆暗,望舒獨 明。滕也挾其清而不洿,終歲遯乎太陰之庭;舒也倚 其明而不垢,常晝閟其廣寒之扃。」蓋工於相避,而疑 「於不相平也。今夕何夕,惠然偕來,皎連璧之迥映,蹇 欲逝兮徘徊。吾獨附冷火而撥死灰,顧不詒二子之 咍乎?」爰策枯藤,爰躡破屐,登萬花川谷之頂,飄然若 絕弱水而詣蓬萊。適群仙拉月姊約玉妃醼酣乎中 天之臺。楊子揖姊與妃,而指群仙以問焉。曰:「彼縞裙 而侍,練帨而立者為誰?」曰:「玉皇之長」姬也。彼翩若驚 鴻,矯若游龍者為誰?曰女仙之飛瓊也。彼膚如凝脂, 體如約素者為誰?曰泣珠之鮫人也。彼肌膚若冰雪, 綽約若處子者為誰?曰藐姑射之山之神人也。其餘 萬妃,皓皓的的,光奪人目,香襲人魄,問不可遍,同馨 一色。忽一妃起舞而歌曰:「家大庾兮荒涼,系子真兮 南昌。逢驛使兮寄遠,耿不歸兮故鄉。」歌罷,因忽不見。 旦而視之,乃吾新植之小梅,逢雪月而夜開

《和梅詩序》
前人
[编辑]

梅肇於炎帝之經,著於《說命》之書,《召南》之詩,然以滋 不以象,以實不以華也。豈古之人皆質而不尚其華 歟?然華如桃李,顏如舜華,不尚華哉?而獨遺梅之華, 何也?至楚之騷人,飲芳而食菲,佩芳馨而食葩藻,盡 掇天下之香草嘉木以苾芬,其四體而金玉,其言語 文章,盡遠取江蘺、杜若而近捨,梅,豈偶遺之歟?抑梅 之未遭歟?南北諸子,如陰鏗、何遜、蘇子卿,詩人之風 流,至此極矣。梅於是時始以花聞天下。及唐之李、杜, 本朝之蘇、黃,崛起千載之下,而躪藉千載之上,遂主 風月花草之夏盟,而於其間始出桃李蘭蕙而居客 之左。蓋梅之有遭,未有盛於此時者也。然色彌章,用 彌晦,花彌利,實彌鈍也。梅之初服,豈其端使之然哉? 前之遺,今之遭,信然歟?余友洮湖陳晞顏,蓋造次必 於梅,顛沛必於梅者也。嘉愛之不足而吟詠之,吟詠 之不足,則盡取古人賦梅之作而賡和之,寄一編以 遺予,曰:「從古此詩已八百篇矣,不盈千篇,吾未止也。」 予讀之而驚曰:「抑何豐耶?豐而不奇,則亦常耳,抑何 奇耶?」余嘗愛《陰鏗詩》云:「花舒雪尚飄,照日不俱銷。」蘇 子卿云:「祇言花是雪,不悟有香來。」唐人崔道融詩云: 「香中別有韻,清極不知寒。」是三家者,豈畏疏影、暗香 之句哉?晞顏之詩,同梅而清,清在梅前;同梅而馨,馨 在梅後,其於三家,所謂未聞以千里畏人者也。

《梅花說》
楊東山
[编辑]

《易》曰:「乾為天。」前輩論乾與天異,謂天者乾之形體,乾 者天之性情。某因觸類而思之,不但乾與天異而已, 事事物物莫不皆有形體性情。林和靖《詠梅》「疏影橫 斜水清淺」二句,此為梅寫真之句也,梅之形體也。「雪 後園林纔半樹」二句,此為梅傳神之句也,梅之性情 也。寫梅形體,是謂寫真;傳梅性情,是謂傳神。

《梅華傳》
元·王冕
[编辑]

先生姓梅,名華,字魁,不知何許人。或謂出炎帝。其先 有以滋味干商,高宗乃召與語,大悅曰:「若作和羹,爾 惟鹽梅。」因食采於梅,賜以為氏。梅之有姓自此始。至 紂時,梅伯以直言諫妲己事被醢族,遂隱迨周有。摽 有者,始出仕,其實行著於詩,垂三十餘世。當漢成帝 時,梅福以文學補南昌尉,上書言朝廷事,不納,亦隱 去。變姓名為吳市門卒云。自是子孫散處不甚顯。漢 末,綠林盜起,避地大林。大將軍曹操行師失道,軍士 渴甚,願見梅氏。梅聚族謀曰:「老瞞垂涎漢鼎,人不韙 之。吾家世清白,慎勿與語。」竟匿不出。厥後絫生葉,葉 生萼,萼生蕊,蕊生華,是為先生。先生為人,修潔灑落, 秀外瑩中,玉立風塵之表,飄飄然真神仙中人。所居 環堵,竹籬茅舍灑如也。行者過其處,必徘徊指顧曰: 「是梅先生居也。勿剪勿伐,谿山風月,其與之俱。」先生 雅與高人韻士,游徂徠十八公山陰,此君輩皆歲寒 友。何遜為揚州法曹,掾虛東閣待先生,先生遇之甚 厚,相對移日,留數詩而歸。先生南北兩支,世傳南暖 北寒,先生蓋居於南者也。先生諸子甚多,長曰實,操 行堅固,人謂其有迺父風味。居南京犀浦者為黃氏。 其餘別族,具載《石湖譜》。太史公曰:「梅先生,翩翩濁世 之高士也。觀其清標雅韻,有古君子之風焉。彼華腴 綺麗,烏能辱之哉?以故天下人士,景仰愛慕,豈虛也

考證.svg

《紅梅賦》
袁桷
[编辑]

「閑閑羽仙,朝歸絳都,冰渟雪峙,湛焉澄居,候寒圭之 微影,察眾芳之榮枯,草藏荄而永閟,木脫葉以無徒, 彼陰陽之眇密,曷能返乎元虛。於是天迴景溫,機抉 候促,吉雲豐融,美虹纚屬,睠炎洲之嘉植,淟乎其忍 此垢濁也,儼蕊珠之揚靈,貯初服於太素,沐九芒之 粹精,蟠翠氣以內護,赬容耿以自持兮,抱沖密而莫 吐。衣赤霜之羽袍,曳文錦之靈佩,棄明月之寒璫,綴 飛瓊以為琲。匪徇色以自誇,表昭質之莫昧。凜世坌 之如焚,赩微慍以卻背。惟深根固蔕之不可恃兮,將 求化以養晦。繄煒煒之滑稽,懼夫惡朱者之見毀。鵠 日浴以𪃟離,鶴舞丹而希壽。念形色之莫踐,徒變幻 以眩售。萬籟凝寂,穆然長思。絢此的」皪,申之以辭。辭 曰:「貌充心明,道之腴兮。葆光冞貞,慎德樞兮。渥丹自 持,惟受初兮。不爍不騰,莫可渝兮。時至神完,吾其敷 兮。吾其敷兮,物莫與俱兮。」

《憶庾嶺梅花賦》有序
朱元薦
[编辑]

至元甲午,予客燕山,別庾嶺梅花且兩載矣。天寒歲晏,旅思無聊,悠然動尋梅之想。嗚呼!廣平見梅花於榛莽之中,尚喟然賦之,況不見梅花,可無一語以寄相思之意乎?東閣主人啟予言志,感而成賦,遂作《憶庾嶺梅花賦》。其辭曰:

「倚髯箕踞,掩卷微吟。慨風沙之眯目,撫歲月而驚心。 倏憭慄其遠行,《窅羽》絕而鱗沈。憶梅花之不見,渺予 懷於登臨。」迺出都門,徐步坰野。徘徊易水之上,徜徉 燕山之下。居庸鬱乎其積翠,玉泉凜乎其如瀉。訪金 臺於荒丘,弔石鼓於黌舍。呼斗酒以澆愁,想一枝之 瀟灑。夕陽已西,新月如畫;歸奚奴之背錦,凌天風之 「返駕,載行載歌,其樂陶陶。歸斯就寢,一枕逍遙。夜夢 群仙,扣吾寓屋。迺瑤其裾,迺縞其服,舞疏影之凌亂, 欬異香之芬郁。若夫新詩動興,東閣回眸。儼如何遜, 同在揚州,玉蕊明皦,幽光留夜。又如老坡松風亭下, 水影橫動,月香暗浮。又如逋仙,湖山勝游,未問和羹, 先魁春榜。」又如沂公,賦詩自況,或灑「落如秦、黃,或豪 邁如李、杜,或寒瘦如郊、島,或清麗如徐、庾。其枕煙臥 霞也,芝商山之四皓;其饕風齧雪也,氈羝窖之蘇武。 不可名狀,難以枚數。恍兮惚兮,載言孔嘉。不玉而蕊, 不瓊而葩。」嗚呼噫嘻,非花神邪?昔廣平以天姿麗質 而此賦,今吾獨以端人貞士而見嗟?不然,何以山川 之寂寞,而能接魂夢「於天涯。」詰其所以,俛而不答。倏 爾情親,歡然意洽。覺真味之相投,環四座而相狎。且 謂予言:「此行剎那,汝位不高,汝金不多,何以山藪之 性情,而歷乎宦海之風波。是雖縉紳之推許,不無闒 茸之囂訛。嗟一出之容易,迨兩載之蹉跎。獨不記山 中之索笑,頹然醉月下而高歌?嗟夫水之迢迢,不足 以寫吾相思之情;雲之綿緜,不足以喻吾離愁之苦。 彼毀自毀,彼譽自譽。玉堂金馬,吾不為之喜。茅舍竹 籬,吾不為之怒。付萬事以無心,惟以天而出處。乃若 真心之長在,豈甘與草木而同腐。」花神喜而言曰:「歲 寒知心,惟予與汝。子不歸來,洞天誰主?願請事乎鸞 驂,蚤乘風而高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