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2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二十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八卷目錄

 橘部藝文一

  橘頌           楚屈原

  植橘賦        魏陳思王植

  橘賦           晉潘岳

  甘橘贊          王升之

  橘柚贊           郭璞

  芳春琴堂橘連理頌    宋孝武帝

  橘賦           謝惠連

  謝敕邊城橘啟     梁簡文帝

  送橘啟           劉峻

  謝東宮賜橘啟        劉潛

  謝賚橘啟         庾肩吾

  橘賦            吳均

  洞庭獻新橘賦      唐可頻瑜

  洞庭獻新橘賦       仲子陵

  為武中丞謝新橘表     劉禹錫

  瑞橘賦          李德裕

  蠹化           陸龜蒙

  橘奴判           闕名

  梨橘判           闕名

  盜稻橘判          闕名

  植橘喻           闕名

  橘賦           宋吳淑

  黃甘陸吉傳         蘇軾

  與錢濟明尺牘        前人

  楚頌帖           前人

 橘部藝文二

  古詩            闕名

  橘            晉張華

  詠橘          梁簡文帝

  詠橘            沈約

  詠園橘           范雲

  詠橘            徐摛

  橘詩            虞羲

  園中雜詠橘樹      隋李孝貞

  橘            唐李嶠

  感遇           張九齡

  賦庭橘          孟浩然

  病橘            杜甫

  江行            錢起

  答鄭騎曹青橘絕句     韋應物

  南中榮橘柚        柳宗元

  諒公洞庭孤橘歌       顧况

  橘園            李紳

  揀貢橘書情        白居易

  和揀貢橘          張彤

  和揀貢橘         周元範

  早春以橘子寄魯望     皮日休

  襲美以春橘見惠兼之雅篇因次韻酬謝

               陸龜蒙

  庭橘           僧貫休

  次韻答滑州梅龍圖惠鼎州甘橘

               宋韓琦

  前以柑子詩酬行之既食乃綠橘也頃年襄陽

  人遺柑子辨是綠橘今反自笑之

               梅堯臣

  橘             曾鞏

  食橘            李綱

  手植綠橘十年不花     范成大

  橘園            前人

  田園雜興          前人

  清江道中橘園正夥      前人

  橘花二首       楊萬里

  次韻呂季克橘堤       朱熹

  橘枝詞           葉適

  橘花           劉克莊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八卷

橘部藝文一[编辑]

《橘頌》
楚屈原
[编辑]

后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深固難徙, 更壹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圓果摶 兮。青黃雜糅,文章爛兮。精色內白,類任道兮。紛縕宜 修,姱而不醜兮。嗟爾幼志,有以異兮。獨立不遷,豈不 可喜兮。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蘇世獨立,橫而不流 兮。閉心自慎,終不過失兮。秉德無私,參天地兮。願歲「并謝,與長友兮。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年歲雖少,可 師長兮。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植橘賦》
魏·陳思王植
[编辑]

「有朱橘之珍樹,於鶉火之遐鄉。稟太陽之烈氣,嘉杲 日之休光。體天然之素分,不遷徙於殊方。播萬里而 遙植,列銅爵之園庭,背江洲之暖氣,處元朔之肅清。 邦換壤別,爰幾喪生,處彼不凋,在此先零,朱實不御, 焉得素榮?惜寒暑之不均,嗟華實之永乖。仰凱風以 傾葉,冀炎氣之可懷,颺鳴條以流響,希越鳥之來栖。」 夫靈德之所感,物無微而不和。神蓋幽而易激,信地 道之不訛。既萌根而弗榦,諒結葉而不華。漸元化而 弗變,非彰德於邦家。附微條以歎息,哀草木之難化。

《橘賦》并序
晉·潘岳
[编辑]

《余齋前橘樹冬夏再熟,聊為賦》云爾

嗟嘉卉之芳華,信氛氳而芬馥,既蓊茸而萎蕤,且參 差而橚矗。已鬱鬱而冬茂,亦離離而夏熟。至如廣命 賓客,歷覽遊觀,三清既設,百味星爛,炫熀乎玉案,照 曜於金盤。故成都美其家園,江陵重其千樹。既見稱 於陸言,亦標名乎《馬賦》。

《甘橘贊》
王升之
[编辑]

節重履險。操貴有恆。二樹保榮。四運齊能。在質惟美。 於味斯弘。異分南域。北則枳橙。

《橘柚贊》
郭璞
[编辑]

厥苞橘柚,奇者維甘。朱實金鮮,葉蒨翠藍。《靈均》是詠, 以為美談。

《芳春琴堂橘連理頌》
宋·孝武帝
[编辑]

列訪神祕,詳觀瑞策。通柯竦秀。實靈所錫。雜條別榦, 淹一榮戚。道彼遐方,承我正曆。

《橘賦》
謝惠連
[编辑]

《園有嘉樹》,橘柚煌煌。圓丹可翫,淑氣芬芳。受以玉盤, 升君子堂。味既滋而事美,實厥苞之最良。

《謝敕邊城橘啟》
梁·簡文帝
[编辑]

結根壟首,垂陰陽塹,甘踰《石蜜》,味重金衣。暉章縹李, 豈止稱於晉世;上林美棗,非獨高於漢日。

《送橘啟》
劉峻
[编辑]

「南中橙橘,青鳥所食。始霜之旦,採之風味照座,劈之 香霧噀人。皮薄而味珍,脈不粘膚,食不留滓,甘踰萍 實,冷亞冰壺。可以薰神,可以芼鮮,可以漬蜜。」氈鄉之 果,寧有此耶?

《謝東宮賜橘啟》
劉潛
[编辑]

多置守民,晉為厚秩;坐入縑素,漢譬封君。固以仰匹 穰橙,俯聯楚柚。寧似魏瓜,借清泉而得冷;豈如蜀食, 待飴蜜而成甜。重以倒影陽池,垂華金堞,信可珍石 榴於《式乾》,貴蒲萄於別館。

《謝賚橘啟》
庾肩吾
[编辑]

光分璇宿,影接銅峰,去青島之迢遞,服朱闉之爽塏。 楚原洪筆,頌記不遷;陳王麗藻,賦稱「遙植。」昔朝歌季 重,纔賜海魚;大理元常,止蒙秋菊。

《橘賦》
吳均
[编辑]

增枝之木,既稱英於綠地;金衣之果,亦委體於玉盤。 見雲夢之千樹,笑江陵之十蘭。葉葉之雲,共琉璃而 並碧;枝枝之日,與金輪而共丹。若乃秋夜初露,長郊 欲素,風齎寒而北來,鴈衝霜而南渡。方散藻於年深, 遂凝貞於冬暮。

《洞庭獻新橘賦》
唐·可頻瑜
[编辑]

洞庭之遠兮,亙全楚而連巨吳。路悠悠以窮塞,波淼 淼而平湖。遠國之奧壤,中華之外區。風土所宜兮,四 方各異;珍果斯出兮,諸夏或無。至於白商,謝元律改。 風落瑤林,寒生窮海。枇杷落而將盡,荔枝摘而不待。 然後浮香外散,美味中成。照斜暉而金色,帶曉潤而 霜清。圓甚垂珠,琪樹方而孰可;味能適口,玉果比而 全輕。在《禹貢》非他,於周制則那。充厥苞於林下,發使 者於江沱。襄橙不得而雜,楚柚不得而和。所獻者皆 歎其美,所貴者不以其多。歲崢嶸而已晚,路崎嶇而 自遠。齊萬物以坌入,離本枝而不返。其價可重,其味 可珍。固綠蔕而未變,施素錦而猶新。若夕發於南國, 已朝奉於北辰。匪雕飾以自媚,實羽翼以因人。獻芹 者既非其匹敵,獻桃者何足以等倫。豈比夫江北則 枳,江陵則洲。隨樝梨而莫遂,備職貢而無由。同碩果 而已矣,望君門兮阻修。美哉!植物斯多,結實者眾。斯 橘也,栽則隔乎淮浦,生則主乎雲夢。獨專美於當今, 及歲時而入貢。

《洞庭獻新橘賦》
仲子陵
[编辑]

「皇帝垂衣裳而洽萬國,舞干戚而來九區。苞之橘柚, 至自江湖。歲以為常,知方物之咸有;時而後獻,表庭 實之何無。木其來則風秋洞庭,霜落寰海。元侯布教, 下吏旁採,碧林冬生,大小異名,已去霜蔕,初辭綠莖。 然後盛以瀟湘之竹,束以江淮之菁,背楚塞以西走, 望秦雲而北征。上方端想元默,深居穆清,扇鴻鈞而 不宰,張大樂而無聲。閱彼要荒之貢,得斯華實之英。

乃明四目,乃停《九歌》。朱紱方來,以彰其道泰;碩果可
考證.svg
食,以表其時和。時和在乎務本,道泰在乎柔遠。一果

熟,知百果之不荒;一方來,知萬里之未晚。」橘之名也 則珍,橘之熟也惟新。越彼千里,獻於一人。丹其實體 南方之正;酸其味,含木德之純。足以附荔枝於末葉, 遺檳榔於後塵。然出自荒陬,升聞莫由。煙波無已,歲 月空流。豈知夫湮沈可達,職貢可修。辭草澤以孤往, 入金門而見收。物之因人也,其則以眾;人之象物也, 豈不或中?儻草木之可儔,希成名於入貢。

《為武中丞謝新橘表》
劉禹錫
[编辑]

臣某言:「中使某至,奉宣聖旨,賜臣新橘若干顆。特降 恩光,猥頒慶賜,珍踰百果,榮比兼金。」臣伏以丹實初 成,苞貢爰至。芳馨味重,方列於御筵;雨露恩深,忽霑 於賤品。感同推食,事等絕甘。豈惟適口為珍,實冀捐 軀上答。臣無任感戴之至。

《瑞橘賦》并序
李德裕
[编辑]

「清霜始降」 ,聖上命中使賜宰臣等朱橘各三枚,蓋靈囿之所植也。臣伏以度淮為枳,由地氣而不遷;吹谷生黍,信陽和之所感。昔漢武致石榴於異國,靈根遐布,此西域柔服之應也。魏武植朱橘於雀園,華實不就,乃吳人未格之兆也。考於《前史》,昭晰可知。豈非天地和同,群物效祉,去蠻俗之陋,獲近太陽;感王化之「威,更承膏露,草木尚爾,況乎人心。」 漢宣帝宮館山澤,意有所感,必使近臣賦之。臣幼學為文,忝列樞近,敢稽首獻賦曰:

「美南州之嘉樹,受烈氣於炎德,固一志於殊方,遂不 遷於上國,貞葉凝碧,蔚湘岸之夕陰,華實變黃,動江 潭之秋色,雜丹楓於溪畔,映綠篠於巖側,翡翠以之 列巢,鵷雛由是棲息,雖同霑於雨露,竊自得於雕飾, 終獲譽於皇明,豈因人之羽翼,感大鈞之獨運,斡造 化之元力,思六合以同風,採孤根而移植,播元氣以」 茂育,諒陰靈之不測。逮乎霜飛文囿,風落秦川。金莖 炫晃於朝日,玉樹菁蔥於霽天。峨方壺之翠島,引靈 沼之清漣。上蔚檉松,下秀蓀荃。赩朱草與屈軼,煜紫 芝與賓連。靈卉畢植,而嘉橘在焉。翠葉獨潤,金衣更 鮮。天漢之華星焜燿,閬風之珠樹粲然。香若團於野 露,色疑炫於江煙。既而太官獻新,奇果列筵,非厥苞 之自遠,何菲陋之莫傳?樹隱芳塘,比丹萍之初實;盤 映皎月,與赤瑛而共妍。東鄙孤臣,謬塵三事,既乏和 羹之用,猶霑可口之味。并食不剖,竊愧晏嬰之知;捧 之以拜,重感桓榮之賜。庶不改於雪霜,永酬恩於天 地。

《蠹化》
陸龜蒙
[编辑]

「橘之蠹,大如小指,首負特角,身蹙蹙然,類蝤蠐而青 翳。葉仰齧,如饑蠶之速,不相上下。人或棖觸之,輒奮 角而怒,氣色桀驁。一旦視之,凝然弗食弗動。明日復 往,則蛻為蝴蝶矣。力力拘拘,其翎未舒。襜黑韝蒼,分 朱間黃。腹瑱而撱,緌纖且長。久醉方寤,羸枝不揚。又 明日往,則倚薄風露,攀緣草樹,聳空翅輕,瞥然而去。」 或隱蕙隙,或留篁端,翩旋軒虛,颺曳紛拂,甚可愛也。 須臾犯蝥網而膠之,引絲環纏,牢若拲梏,人雖甚憐, 不可解而縱矣。噫秀其外,類其文也;默其中,類其德 也。不朋而游,類潔也;無嗜而食,類廉也。向使前不知 為橘之蠹,後不見觸蝥之網,人謂之「鈞天帝居」,而來, 今復還矣。天下大橘也,名位大,羽化「也。封略」《大蕙篁》 也。苟滅德忘公,崇浮飾傲,榮其外而枯其內,害其本 而窒其源,得不為「大蝥網而膠之乎?」觀吾之蠹化者, 可以惕已。

《橘奴判》
闕名
[编辑]

甲有《橘奴》,不書於版圖。大比被糾,訴稱「田賦不闕。」

江皋芊眠,盧橘是植,珠樹金實,含芬吐芳。班史埒富 於封君,李衡取方於僮僕。詳窺《夏策》,珍味猶錯於苞 貢;式遵《周禮》,物生必載於版圖。何厚產之闕書,而薄 言於田賦?寘於徽纆,誠為得宜。

《梨橘判》
闕名
[编辑]

鄭州劉元禮載梨向蘇州。蘇人弘執信,載橘來鄭州。行至徐城,水流急,兩船相衝俱破,梨及橘並流。梨散接得半橘,簿盛總不失。元禮索賠,執信不伏。

滎澤名區,長洲奧壤,土宜雖異,川路攸通。故使賈客 相趨,乘時射利,商人遞委,從有之無。大谷元光言移 汴北,江陵朱實,欲度淮南。於是鼓帆侵星,俱辭故國, 扣船忘夕,並詣徐城。兩鷁爭飛,雙鳧不背,異虛舟而 見觸,均斷艦之相逢。遂使橈逐蘭摧,疑建平之柹下; 棹隨桂折,若河上之查來。落果於焉星散,榜人由其 鶩沒。一游一泳,橘包裹而全收;載沈載浮,梨漂零而 半失。然防慮之術,未聞責己;而侵溺之弊,直欲尤人。 乍尋似合酬填,細審便難允許。何者?梨固失散,船則 共傷。若為梨覓賠,過自歸於毀櫝;如損船索償,理乃 齊於指馬。既非情故,徒事披陳。

《盜稻橘判》
闕名
[编辑]

會稽楊真種稻二十畝,縣人張辨盜將。今訪知,收辨科罪。訴「楊真盜辨木奴」 ,復合科罪。

汗泉芳稻,風傳十里之香;江陵木奴,地均千戶之封。

青花競吐,色亂煙波;朱實方成,影分霞錦。楊真、張辨, 植業營生,楚既失之,齊亦未得。且覆車改轍,前代之 通宜;牽牛蹊田,往賢之深誡。豈有一彼一此,俱行盜 竊之心;以公以私,深失是非之路。鍾離牧之推讓,曾 不留心;淳干恭之助收,豈知勵俗。論犯雖知先後,語 罪諒乃同歸。請勘兩家之贓,方定片言之獄。

《植橘喻》
闕名
[编辑]

樂。仲子曰:「吾昔好種橘,吾種輒前春而植,私竊懼晚 也,種而遂者十不得一二焉。訊之老圃,圃曰:『橘不可 以前春種也,盍後之?吾從而後之,植而遂者十嘗得 八九焉』。」又訊老圃,圃曰:「冬榮之木,其氣外周,外周者, 非陽盛不可活也;冬謝之木,其氣內固,內固者雖陽 未盛活也。推此則百種百活矣。」仲子俯然歎曰:「吾益 信枝葩繁者本根隳。」周公曰:「冬日之閉凍也不固,則 春夏之長草木也不茂。」天地不能常侈費,而況於人 乎!是故君子貴斂其真,不隳其根,萬類以生。

《橘賦》
宋·吳淑
[编辑]

伊盧橘之夏熟,淪璿星之粹精。茂彼江浦,繁茲洞庭。 揚州之貢,蜀郡之英。既踰淮而為枳,亦度江而作橙。 忠臣之心,既申於楚相;純孝之感,更見於王靈。香皮 赤實,綠葉素榮,交甫贈之而著美,陸績懷之而顯名。 若夫雕飾自資,芬芳足貴,吳王納貢,單于荷賜,交趾 既為置守,南越亦云有稅,闞澤抗表以除籍,楊由占 風於受饋。庾亮之貢,已稱於同柢;僧辨所陳,更驚於 共蔕。別有箕山曉色,羅浮晚香,用之給客,舉以名堂。 江陵致富,比之于千戶;莊周著論,譬之於百王。虞愿 不取而道顯,桓儼繫樹而名揚。亦有裂牙酸酢,撫手 華飾,晏子侍坐而不剖,嚴遵當賜而靡食。代苦桃而 已誤,夢黃衣而更失。若夫違江洲之暖氣,處元朔之 寒色。彼南土之不遷,諒難成於甘實。斯固百越所厭 飫,而堯舜不常食也。

《黃甘陸吉傳》
蘇軾
[编辑]

黃甘、陸吉者,楚之二高士也。黃隱於泥山,陸隱於蕭 山。楚王聞其名,遣使召之,《陸吉》先至,賜爵左庶長,封 洞庭君,尊寵在群臣右。久之,黃甘始來,一見,拜溫尹、 平陽侯,班視令尹。吉起隱士,與甘齊名,入朝久,尊貴 用事。一旦甘位居上,吉心銜之,群臣皆疑之。會秦遣 蘇軫、鍾離意使楚,楚召燕章華臺,群臣皆與甘坐,上 吉咈然謂之曰:「請與子論事。」甘曰:「唯唯。」吉曰:「齊楚約 西擊秦,吾引兵踰關,身犯霜露,與枳棘最下者同。甘 苦率家奴千人,戰季洲之上,拓地至漢南而歸,子功 孰與?」甘曰:「不如也。」曰:「神農氏之有天下也,吾剝膚剖 肝,怡顏下氣,以固蔕之術獻上。」上喜之,命注記官陶 弘景狀其方略,以付國史。出為九江「守,宣上德澤,使 童兒亦懷之。子才孰與?」甘曰:「不如也。」吉曰:「是二者皆 出吾下而位吾上,何也?」甘徐應之曰:「君何見之晚也? 每歲太守勸駕,乘傳入金門,上玉堂,與虞荔、申梠、梅 福、棗嵩之徒列侍上前,使數子者口呿舌縮,不復上 齒牙間。當此之時,屬之於子乎?屬之於我乎?」吉默然 良久,曰:「屬之於子矣。」甘曰:「此吾之所以居子之上也。」 於是群臣皆服。歲終,吉以疾免。更封甘子為穰侯,吉 之子為下邳侯。穰侯遂廢不顯。下邳以美湯藥,官至 陳州治中。

太史公曰:田文論相,吳起說相如回車,廉頗屈姪欲 弊衣,尹姬悔,甘吉亦然。《傳》曰:「女無好醜,入宮見妒;士 無賢不肖,入朝見嫉。」此之謂也。雖美惡之相遼,嗜好 之不齊,亦焉可勝道哉!

《與錢濟明尺牘》
前人
[编辑]

寄惠洞庭珍苞,窮塞所不識,分餉將吏,並戴佳貺也。 無以為報,親書《松醪》一賦為信,想發一笑也。近得卓 季隱書,云「公有一癇,藥方極神奇。」某長孫有此疾,多 年不痊,可見傳否?如許,望遞中示及。

《楚頌帖》
前人
[编辑]

吾性好種植,能手自接果木,尤好栽橘。陽羨在洞庭 上,柑橘栽至易得,當買一小園,種柑橘三百本。屈原 作《橘頌》:「吾園若成,當作一亭,名之曰《楚頌》。」

橘部藝文二[编辑]

《古詩》
闕名
[编辑]

《橘柚》垂華實,乃在深山側。聞君好我甘,竊獨自雕飾。 委身玉盤中,歷年冀見食。芳菲不相投,青黃忽改色。 人儻欲我知,因君為羽翼。

《橘》
晉·張華
[编辑]

橘生湘水側,菲陋人莫傳。逢君金華宴,得在玉几前。

《詠橘》
梁·簡文帝
[编辑]

萎蕤映庭樹,枝葉凌秋芳。故條雜新實,金翠共含霜攀枝折縹幹,甘旨若瓊漿。無假存雕飾,《玉盤》余自嘗。

《詠橘》
沈約
[编辑]

綠葉迎露濕,朱苞待霜潤。但令入玉柈,金衣非所恡。

《詠園橘》
范雲
[编辑]

芳條結寒翠,圓實變霜朱。徙根楚洲上,來覆廣庭隅。

《詠橘》
徐摛
[编辑]

麗樹標江浦,結翠似芳蘭。焜煌玉衡散,照燿金衣丹。 愧以無雕飾,徒然登玉盤。

《橘詩》
虞羲
[编辑]

衝飆發隴首。朔雪度炎洲。摧折江南桂。離披漢北楸。 獨有凌霜橘。榮麗在中州。後來自有節。歲暮將何憂。

《園中雜詠橘樹》
隋·李孝貞
[编辑]

嘉樹出巫陰,分根徙上林。白華如散雪,朱實似懸金。 布影臨丹地,飛香布玉岑。自有凌冬質,能守歲寒心。

《橘》
唐·李嶠
[编辑]

萬里盤根植,千株布葉繁。既榮潘子賦,方重陸生言。 玉蘤含霜動,金衣逐吹翻。願辭《湘水曲》,長茂上林園。

《感遇》
張九齡
[编辑]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運命惟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感庭橘》
孟浩然
[编辑]

《明發覽群物》,「萬木何陰森。凝霜漸群木,庭橘似懸金。 女伴爭攀摘,摘窺礙葉深。並生憐共蔕,相示感同心。 骨刺紅羅被,香粘翠羽簪。擎來玉盤裡,全勝在幽林。」

《病橘》
杜甫
[编辑]

群橘少生意,雖多亦奚為。惜哉結實小,酸澀如棠梨。 剖之盡蠹蟲,采掇爽其宜。紛然不適口,豈止存其皮。 蕭蕭半死葉,未忍別故枝。元冬霜雪積,況乃迴風吹。 嘗聞蓬萊殿,羅列瀟湘姿。此物歲不稔,玉食失光輝。 寇盜尚憑陵,當君減膳時。汝病是天意,吾愁罪有司。 憶昔南海使,奔騰獻荔枝。百鳥死山谷,到今耆舊悲。

《江行》
錢起
[编辑]

輕雲未護霜,樹杪橘初黃。信是知名物,微風過水香。

《答鄭騎曹青橘絕句》
韋應物
[编辑]

憐君臥病思新橘,試摘猶酸亦未黃。書後欲題三百 顆,洞庭須待滿林霜。

《南中榮橘柚》
柳宗元
[编辑]

《橘柚》懷貞質,受命此炎方。密陰耀朱綠,晚歲有餘芳。 殊風限清漢,飛雪滯故鄉。攀條何所歎,北望熊與湘。

《諒公洞庭孤橘歌》
顧况
[编辑]

不種自生一株橘,誰教渠向階前出。不羨江陵千木 奴,下生白蟻子,上生青雀雛。飛花薝蔔旃檀香,結實 如綴摩尼珠。洞庭橘樹籠煙碧,洞庭波月連沙白。待 取天公放恩赦,儂家定作湖中客。

《橘園》
李紳
[编辑]

江城霧斂輕霜早,園橘千株欲變金。朱實摘時天路 近,素英飄處海雲深。懼同枳棘愁遷徙,每抱馨香委 照臨。憐爾結根宜自保,不隨寒暑換貞心。

《揀貢橘書情》
白居易
[编辑]

洞庭貢橘揀宜精,太守勤王請自行。珠顆形容隨日 長,瓊漿氣味得霜成。登山敢惜駑駘力,望闕難伸螻 蟻情。疏賤無由親跪獻,願憑朱實表丹誠。

《和揀貢橘》
張彤
[编辑]

凌霜遠涉太湖深,雙卷朱旗望橘林。樹樹籠煙疑帶 火,山山照日似懸金。行看採掇方盈手,暗覺馨香已 滿襟。「揀選封題皆盡力,無人不感近臣心。」

《和揀貢橘》
周元範
[编辑]

離離朱實綠叢中,似火燒山處處紅。影下寒林沈綠 水,光搖高樹照晴空。銀章自竭人臣力,玉液誰知造 化工。看取明朝船發後,餘香猶尚逐仁風。

《早春以橘子寄魯望》
皮日休
[编辑]

《箇箇》和枝葉捧鮮,彩疑猶帶洞庭煙。不為韓嫣金丸 重,直是周王玉果圓。剖似日魂初破後,弄如星髓未 銷前。知君多病仍中聖,盡送寒苞向枕邊。

《襲美以春橘見惠兼之雅篇因次韻酬謝》
[编辑]

陸龜蒙

到春猶作九秋鮮。應自親封白帝煙。良玉有漿須讓 味。明珠無纇亦羞圓。堪居漢苑霜梨上。合在仙家火 棗前。珍重更過三十子。不堪分付「野人邊。」

《庭橘》
僧貫休
[编辑]

蟻踏金包四五株,洞庭山上味何殊。不緣松樹稱君 子,肯便甘人喚「木奴。」

《次韻答滑州梅龍圖惠鼎州甘橘》
[编辑]

宋韓琦

芳訊欣隨客鯉開,雅篇共付木奴來。病翁逢酒惟憂 過,更使《湘包》下滑杯。

前以柑子詩酬行之既食乃綠橘也頃年襄陽[编辑]

《人遺柑子,辨是綠橘,今反自笑之》。

梅堯臣

昔辨「《荊州》誤,今為越叟迷。」黃柑與綠橘,正似碔玞圭

《橘》
曾鞏
[编辑]

剖見隋珠醉眼開,丹砂緣手落塵埃。誰能有力如黃 犢,盡摘繁星始下來。

《食橘》
李綱
[编辑]

「洞庭一夜天雨霜,橘林綠苞朝已黃。」遠題書後三百 顆,入手便覺秋風香。黃金為膚白玉瓤,沆瀣深貯甘 且芳。雕盤初擘噀清露,冰齒乍嚼流瓊漿。色香氣味 紛可喜,下視眾果皆茫茫。嗟余平生愛種此,《木奴》千 樹梁溪傍。只今蒿艾已埋沒,豈敢向日爭熒煌。蓬萊 雲氣久寂寞,漢殿無復羅瀟湘。厥包縱有盡酸澀,剖 之蠹朽安足嘗。乃知汝病是天意,坐使玉食無輝光。 荒山乃爾飫佳品,安得騕褭置錦堂。君不見杜陵野 老歌《病橘》,蕭蕭半死誠可傷。

《手植綠橘十年不花》
范成大
[编辑]

綠橘生西山,得自髯翁家。云此接活根,是歲當著花。 俛仰乃十霜,垂蠹紛相遮。芳意竟寂寞,枯枝謾槎牙。 風土諒非宜,翁言豈予夸。會令返故山,高深謝污邪。 石液滋舊根,山英擢新葩。黃團挂霜實,大如崆峒瓜。 當有四老人,來駐七香車。

《橘園》
前人
[编辑]

《橘》中有佳人,招客果下遊。胡床到何許,坐我金碧洲。 沈沈剪綵山,垂垂萬星毬。奇采日中麗,生香風外浮。 折贈黃團雙,珍逾桃李投。拆開甘露囊,快吸冰泉甌。 熱惱散五濁,豈止沈痾瘳。未知商山樂,能如洞庭不?

《田園雜興》
前人
[编辑]

新霜徹曉報秋深,染盡青林作纈林。惟有橘園風景 異,碧叢叢裡萬黃金。

《清江道中橘園正夥》
前人
[编辑]

芳林不斷清江曲,側影入江江水綠。未論萬戶比封 君,瓦屋人家衣食足。暑風汎花蘭芷香,秋日籬落明 青黃。客舟來遲佳景盡,但見樹碧愁春霜。

《橘花》
楊萬里
[编辑]

花靜何須艷,林深不隔香。初聞何處覓,小摘莫令長。 春落秋仍發,梅兼雪未強。縹姿汲寒砌,淺浸一枝涼。

不夜非關月,無風也自香。著花能許細,落子不多長。 玉糝開猶半,金鬚撚更強。解愁何必醉,遇暑卻生涼。

《次韻呂季克橘堤》
朱熹
[编辑]

君家池上幾時栽,千樹玲瓏亦富哉。荷盡菊殘秋欲 老,一年佳處眼中來。

《橘枝詞》
葉適
[编辑]

蜜滿房中金作皮,人家短日挂疏籬。判霜剪露裝船 去,不唱《楊枝》唱《橘枝》。

《橘花》
劉克莊
[编辑]

「一種靈根有異芬,初開猶勝結丹蕡。白於薝蔔林中 見,清似旃檀國裡聞。淡月珠胎明璀璨,微風玉屑撼 繽紛。平生荀令薰衣癖,露坐花間至夜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