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5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五十五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六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五卷目錄

 槐部彙考

  槐圖

  爾雅釋木

  春秋緯說題辭 元命苞

  山海經中山經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槐

  陸佃埤雅

  羅願爾雅翼

  徐光啟農政全書槐樹芽考

  本草綱目

  高濂遵生八牋槐角葉 服槐實法

 槐部藝文一

  槐賦           魏文帝

  槐賦          陳思王植

  槐賦            王粲

  連理槐頌         晉摯虞

  槐賦            前人

  大槐賦           庾儵

  朽社賦           張華

  槐賦           宋吳淑

  三槐堂銘          蘇軾

  雙槐堂記          張耒

  禎槐堂記         明薛瑄

  槐軒銘          李東陽

  王氏大槐記        朱之蕃

草木典第二百五十五卷

槐部彙考[编辑]

釋名

槐:爾雅     《櫰》。爾雅

《守宮槐》。爾雅

槐圖

槐圖

《爾雅》
[编辑]

《釋木》
[编辑]

櫰,槐大葉而黑。

《槐樹》葉大色黑者,名為「櫰。」櫰槐一也。大葉而黑,名櫰。不爾者,即名槐。郭云:「槐樹葉大色黑者,名為櫰。」

守宮槐葉,晝聶宵炕。

槐葉晝日聶合而夜炕布者,名為「守宮槐。」此亦槐也。聶,合也。炕,張也。言其葉晝合夜開者,別名守宮槐。郭云:「槐葉晝日聶合,而夜炕布者,名為守宮槐。」

「如槐」曰「茂。」

言扶疏茂盛。

槐棘《醜喬》。

枝皆翹竦。喬,高也。槐棘之類,枝皆翹竦。

《春秋緯》
[编辑]

《說題辭》
[编辑]

「槐木」者,虛星之精。

《元命苞》
[编辑]

「槐」之言歸也。古者樹槐,聽訟其下者,使情歸實也。

《山海經》
[编辑]

《中山經》
[编辑]

《首山》木多槐。

條谷之山,「其木多槐桐。」

歷山「其木多槐。」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槐》
[编辑]

《爾雅》曰:「守宮槐葉,晝聶宵炕。」 注曰:槐葉晝日聶合,而夜炕布者,名守宮。孫炎曰:「炕,張也。」

槐子熟時,多收,擘取數曝,勿令蟲生。五月夏至前十 餘日,以水浸之,六七日當芽生,好雨。種麻時和麻子 撒之。當年之中,即與麻齊。麻熟刈去,獨留槐。槐既細 長,不能自立根,別樹木,以繩欄之。

冬天多風雨,繩欄宜以芽裹,不則傷皮成痕瘢也。

明年,斸地令熟,還於下種麻。三年正月,移而植之,亭 亭條直,千百若一

「脅槐令長」 ,所謂「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若隨宜取栽,匪直長遲,樹亦曲惡。

宜於園中割地種之,若園好,未移之閒,妨廢耕墾也。

《陸佃埤雅》
[编辑]

《槐》
[编辑]

《春秋說》曰:槐者虛星之精,槐性暢茂,上棘,《爾雅》所謂 「如槐曰茂。」又曰:「槐棘醜喬,桑柳醜條」是也。《周官》外朝 之法,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 焉;面三槐,三公位焉。蓋槐取黃,中外懷,又其華黃,其 成實元故也;棘取赤,中外刺,又其花白,其成實赤故 也。蓋聖人取義簡博,植一物而眾善舉,故曰禮樂法 「而不說。」《詩》曰:「駟騵彭彭。」《傳》云:「騮馬白腹曰騵。」言上周 下殷也。西方之書,以蓮華取義,蓋以如此。蓮花有白 有青有赤。其所表示,則白淨也。青,善也,赤覺也。能隨 眾緣,應時開敷,悅可眾心而非實也。然實亦因此,是 之謂妙蓮華。舊云,弱槐初生不能自立,即於槐下種 麻,脅槐令長。既植,移而蒔之,亭亭若一,所謂蓬生麻 中,不扶自直者也。所以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天 元主物簿》曰:「槐木生丹,不復凋殘也。」木身潤滑,常有 香氣,如焚松風。由是觀之,內丹之益,豈虛言哉。

《羅願爾雅翼》
[编辑]

[编辑]

槐者,虛星之精,其葉尢可翫。古者朝位樹之,私家之 朝皆植焉。晉鉏麑觸趙宣子庭之槐,董叔紡於范氏 庭之槐。又齊景公有所愛槐,使人守之,皆植於庭之 驗也。《釋木》曰:「櫰槐大葉而黑,守宮槐葉,晝聶宵炕。」郭 璞以為晝日聶合而夜炕布者,名為守宮槐。按《說文》, 桑木葉搖貌。從木聶聲,則聶乃開之義。又炕,乾也。木 葉近火而乾,則當相合,然郭氏之說,反正之耳。今江 東有槐,晝開夜合者,謂之合昏槐,蓋啟以時有守之 義,說者以為此槐與《雅》說相反,不知郭氏誤解之也。 槐花可以染黃,其子上房可以染皂,其根可作神燭。 《淮南子》曰:「老槐生火,久血為燐人不怪。」考《莊子》曰:「水 中有火,乃焚大槐。」老槐當夏閒,其上忽自起火,焚燒 枝葉,所謂「極陰生陽」者也。古者冬取槐檀之火,槐檀 色黑,北方之行也。

《徐光啟農政全書》
[编辑]

《槐樹芽考》
[编辑]

《本草》有「槐實,生河南平澤,今處處有之。其木有極高 大者。」

《救饑》
[编辑]

採嫩芽煠熟,換水浸淘洗去苦味,油、鹽調食。或採槐 花炒熟食之。

元扈先生曰:「嘗過花,性太冷,亦難食。」

晉人多食槐葉,又槐葉枯落者,亦拾取和米煮飯食 之。嘗見曹都諫真,予述其鄉先生某云:「世閒真味,獨 有二種,謂槐葉煮飯,蔓菁煮飯也。」

乙卯,見趙六亨《民部》言食槐芽法:「煠熟置新磚瓦上, 陰乾更煠,如是三過,絕不苦。凡食樹芽葉,並宜用此 法,去其苦味。」

《本草綱目》
[编辑]

《槐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按《周禮》外朝之法,面三槐,三公位焉。吳澄 注云:「槐之言懷也,懷來人於此也。」王安石釋云:「槐黃 中,懷其美,故三公位之。」《春秋元命包》云:「槐之言歸也, 古者樹槐,聽訟其下,使歸實也。」

《集解》
[编辑]

《別錄》曰:「槐實,生河南平澤,可作神燭。」

蘇頌曰:今處處有之,其本有極高大者。按《爾雅》,「槐有 數種,葉大而黑者,名櫰槐;晝合夜開者,名守宮槐;葉 細而青綠者,但謂之槐。其功用不言有別。四月、五月 開黃花,六月、七月結實。七月七日采嫩實,搗汁作煎。 十月采老實入藥皮根采無時,醫家用之最多。」 李時珍曰:「槐之生也,季春五日而兔目,十日而鼠耳, 更旬」而始規,二旬而葉成。初生嫩芽,可煠熟水淘過 食,亦可作飲代茶。或采槐子種,畦中采苗食之亦良。 其木樹堅重,有青黃白黑色。其花未開時狀如米粒, 炒過煎水染黃甚鮮。其實作莢連珠,中有黑子,以子 連多者為好。《周禮》:「秋取槐檀之火。」《淮南》子「老槐生火。」 《天元主物簿》云:「老槐生丹。」槐之神異如此。

陳藏器曰:「子上房,七月收之,堪染皂。」

《槐實修治》
[编辑]

《雷斆》曰:「凡采得,去單子併五子者,只取兩子、三子者, 以銅鎚鎚破,用烏牛乳浸一宿,蒸過用。」

《槐實氣味》
[编辑]

苦寒無毒。

《別錄》曰:「酸、鹹。」

徐之才曰:「《景天》為之使。」

《槐實主治》
[编辑]

《本經》曰:「五內邪氣熱,止涎唾,補絕傷,火瘡,婦人乳瘕子臟急痛。」

《別錄》曰:「久服,明目益氣,頭不白,延年。治五痔瘡瘻。以 七月七日,取之搗汁,銅器盛之,日煎,令可丸。鼠屎納 竅中。日三易,乃愈。又墮胎。」

甄權曰:「治大熱難產。」

陳藏器曰:「殺蟲去風。合房陰乾,煮飲,明目,除熱淚,頭 腦、心胸間熱風煩悶,風眩欲倒,心頭,吐涎如醉瀁瀁, 如船車上者。」

《大明》曰:「治丈夫女人陰瘡濕痒,催生。吞七粒。」

寇宗奭曰:「疏道風熱。」

《李杲》曰:「治口齒風涼,大腸潤肝燥。」

《槐實發明》
[编辑]

王好古曰:「槐實,純陰,肝經氣分藥也。治證與桃仁同。」 陶弘景曰:「槐子以十月巳日采,相連多者,新盆盛,合 泥百日,皮爛為水,核如大豆,服之令腦滿、髮不白而 長生。」

《蘇頌》曰:「折嫩房角作湯代茗,主頭風,明目,補腦水,吞 黑子以變白髮。扁鵲明目,使髮不落法:十月上巳日, 取槐子去皮,納新瓶中,封口二七日,初服一枚,再服 二枚,日加一枚,至十日,又從一枚起,終而復始,令人 可夜讀書,延年益氣力,大良。」

李時珍曰:按:《太清草木方》云:「槐者,虛星之精。十月上 巳日采子服之,去百病,長生通神。」《梁書》言:「庾肩吾常 服槐實,年七十餘,髮鬢皆黑,目看細字,亦其驗也。」古 方以子入冬月牛膽中漬之,陰乾百日,每食後吞一 枚。云久服明目通神,白髮還黑。有痔及下血者尢,宜 服之。

《槐花修治》
[编辑]

寇宗奭曰:「未開時采收,陳久者良。入藥炒用。染家以 水煮一沸出之。其稠滓為餅,染色更鮮也。」

《槐花氣味》
[编辑]

苦平無毒。

張元素曰:「味厚氣薄,純陰也。」

《槐花主治》
[编辑]

《大明》曰:「五痔,心痛眼赤,殺腹臟蟲,及皮膚風熱,腸風 瀉血,赤白痢,並炒研服。」

張元素曰:「涼。大腸。」

李時珍曰:「炒香頻嚼。治失音及喉痹,又療吐血、衄血、 崩中漏下。」

《槐花發明》
[编辑]

李時珍曰:「槐花味苦,色黃氣涼,陽明、厥陰血分藥也。 故所主之病,多屬二經。」

《葉氣味》
[编辑]

苦平無毒。

《葉主治》
[编辑]

《大明》曰:「煎湯,治小兒驚癇,壯熱疥癬及丁腫。皮莖同 用。」

孟詵曰:「邪氣產難絕傷,及癮𤺋牙齒諸風。采嫩葉食。」

《枝氣味》
[编辑]

同《葉》。

《枝主治》
[编辑]

《別錄》曰:「洗瘡及陰囊下濕痒。八月斷大枝,候生嫩葉, 煮汁釀酒,療大風痿痹甚效。」

《蘇恭》曰:「炮熱,熨蠍毒。」

《蘇頌》曰:「青枝燒瀝塗癬,鍛黑揩牙去蟲。煎湯洗痔核。」 陳藏器曰:「燒灰沐頭長髮。」

李時珍曰:「治赤目崩漏。」

《枝發明》
[编辑]

蘇頌曰:「劉禹錫《傳信方》著硤州王及郎中槐湯灸痔 法甚詳,以槐枝濃煎湯,先洗痔,便以艾灸其上七壯, 以知為度。王及素有痔疾,充西川安撫使判官,乘騾 入駱谷,其痔大作,狀如胡瓜,熱氣如火,至驛僵臥。郵 吏用此法,灸至三五壯,忽覺熱氣一道入腸中,因大 轉瀉,先血後穢,其痛甚楚,瀉後遂失胡瓜所在,登騾 而馳矣。」

《木皮根白皮氣味》
[编辑]

苦平無毒。

《木皮根白皮主治》
[编辑]

《別錄》曰:「爛瘡,喉痹,寒熱。」

甄權曰:「煮汁,淋陰囊,墜腫氣痛。煮漿水漱口齒,風疳 𧏾血。」

《大明》曰:「治中風,皮膚不仁,浴男子陰疝,卵腫,浸洗五 痔,一切惡瘡,婦人產門痒痛及湯火瘡。煎膏,止痛長 肉,消癰腫。」

《蘇頌》曰:「煮汁服,治下血。」

《槐膠氣味》
[编辑]

苦寒無毒。

《槐膠主治》
[编辑]

嘉祐曰:「一切風,化涎。肝臟風,筋脈抽掣,及急風口噤, 或四肢不收,頑痹,或毒風,周身如蟲行,或破傷風,口 眼偏斜,腰背強硬。任作湯、散、丸、煎,雜諸藥用之。亦可水煮,和藥為丸。」

李時珍曰:「煨熱綿裹塞耳,治風熱聾閉。」

《附方》
[编辑]

槐角丸治五種腸風下血。糞前有血名「外痔;糞後有 血名內痔;大腸不收名脫肛;穀道四面纍肉如嬭,名 舉痔;頭上有孔名瘻;瘡內有蟲,名蟲痔」,並皆治之。槐 角去梗炒一兩、地榆、當歸酒炒、防風、黃芩、枳殼麩炒 半兩,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飲下。和劑局方 大腸脫肛:槐角、槐花各等分,炒為末,用羊血點藥炙 熟食之,以酒送下。豬腰子去皮蘸炙亦可。百一選方 內痔、外痔《許仁則方》:用槐角子一斗,擣汁曬稠,取地 膽為末,同前丸梧子大,每飲服十丸,兼作槐子湯洗 下部,或以苦參末代地膽亦可。外臺祕要

目熱昏暗:槐子黃連二兩為末,蜜丸梧子大,每漿水 下二十丸,日二服。聖濟總錄

大熱心悶:槐子燒末,酒服方寸匕。千金方

衄血不止:槐花、烏賊魚骨等分,半生半炒,為末吹之。 普濟方

舌衄出血:槐花末傅之,即止。集驗方

吐血不止:槐花燒存性,入麝香少許,研勻,糯米飲下 三錢。普濟方

喀血唾血:槐花炒研,每服三錢,糯米飲下,仰臥一時, 取效。朱氏方

小便尿血:槐花炒、鬱金煨各一兩,為末。每服二錢,淡 豉湯下,立效。篋中祕密方

大腸下血:《經驗方》:「用槐花、荊芥穗等分為末,酒服一 錢匕。」 《集簡方》:「用柏葉三錢,槐花六錢,煎湯日服。」 《袖珍方》:「用槐花、枳殼等分,炒存性為末,新汲水服二 錢。」

暴熱下血:「生豬臟一條,洗淨控乾,以炒槐花末填滿 扎定,米醋砂鍋內煮爛,擂丸彈子大」,日乾,每服一丸, 空心當歸煎酒化下。永類鈐方

酒毒下血:槐花半生半炒一兩,山梔子焙五錢,為末, 新汲水服二錢。經驗良方

臟毒下血:新槐花炒研,酒服三錢,日三服。或用槐白 皮煎湯服。普濟方

婦人漏血不止:槐花燒存性,研,每服二三錢,食前溫 酒下。聖惠方

血崩不止槐花三兩為末,每服半兩,酒一碗,銅秤錘 一枚,桑柴火燒紅,浸入酒內調服,忌口。乾坤祕蘊 中風失音:「炒槐花,三更後仰臥嚼咽。」危氏得效方 癰疽發背:凡人中熱毒,眼花頭暈,口乾舌苦,心驚背 熱,四肢麻木,覺有紅暈在背後者,即取槐花子一大 抄,鐵杓炒褐色,以好酒一碗汗之,乘熱飲酒,一汗即 愈。如未退,再炒一服極效。縱成膿者,亦無不愈。《彭幸 菴》云:「此方三十年屢效者。」保壽堂方

楊梅毒瘡,乃陽明積熱所生。槐花四兩略炒,入酒二 盞,煎十餘沸,熱服。胃虛者勿用。集簡方

《外痔長寸》用槐花煎湯頻洗并服之,數日自縮。方同上 疔瘡腫毒,一切癰疽發背,不問已成未成,但焮痛者 皆治。槐花微炒二兩核桃仁二兩無灰酒一鍾,煎十 餘沸,熱服。未成者二三服,已成者一二服見效。醫方摘要 發背散血:「槐花、菉豆粉各一升,同炒象牙色,研末,用 細茶一兩,煎一碗,露一夜,調末三錢,傅之留頭,勿犯 婦女手。」攝生妙用方

下血血崩:槐花一兩,棕灰五錢,鹽一錢,水三鍾,煎減 半服。摘元方

白帶不止:槐花炒、牡蠣鍛等分為末,每酒服三錢,取 效。同上

霍亂煩悶:槐葉、桑葉各一錢,炙甘草二分,水煎服之。 聖惠方

腸風痔疾:用「槐葉一斤,蒸熟曬乾,研末煎飲代茶。」久 服明目。明醫心鏡

鼻氣窒塞:以水五升,煮槐葉,取三升,下蔥豉調和,再 煎飲。千金方

風熱牙痛:「槐枝燒熱熔之。」聖惠方

胎赤風眼:「槐木枝如馬鞭大,長二尺,作二段,齊頭麻 油一匙,置銅缽中,晨使童子一人以其木研之,至瞑 乃止,令仰臥以塗,日日三度即瘥。」

九種心痛:當太歲上取新生槐枝一握,去兩頭,用水 三大升,煎取一升,頓服。千金方

崩中赤白,不問遠近:取槐枝燒灰,食前酒下方寸匕, 日二服。冞師方

胎動欲產,日月未足者,取槐樹東引枝,令孕婦手把 之,即易生。子母祕錄

陰瘡濕痒:「槐樹北面不見日枝」,煎水洗三五遍,冷再 援之。盂詵必效方

中風身直,不得屈伸反復者:取槐皮黃白者,切之,以 酒或水六升,煮取二升,稍稍服之。肘后方

破傷中風,避陰槐枝上皮,旋刻一片安傷處,用艾灸 皮上百壯,不痛者灸至痛,痛者灸至不痛,用火摩之 普濟方

風蟲牙痛:「槐樹白皮一握切,以酪一升煮,去滓,入鹽 少許,含漱。」廣濟方

陰下濕痒:槐白皮炒,煎水日洗。生生方

痔瘡有蟲作痒,或下膿血,多取槐白皮濃煮汁,先熏 後洗,良久欲大便,當有蟲出,不過三度即愈。仍以皮 為末,綿裹納下部中。梅師方

蠼螋惡瘡:「槐白皮醋浸半日洗之。」千金翼

《高濂遵生八牋》
[编辑]

《槐角葉》
[编辑]

採嫩葉細淨者,搗為汁,和麪作淘,以醯醬為熟虀食。

《服槐實法》
[编辑]

於牛膽中漬浸百日,陰乾。每日吞一枚,百日身輕,千 日白髮自黑,久服通明。

槐部藝文一[编辑]

《槐賦》
有序       魏文帝
[编辑]

「文昌殿中槐樹,盛暑之時,余數遊其下,美而賦之。」 王粲直登賢門,小閣外亦有槐樹,乃就使賦曰:

有大邦之美樹,惟令質之可嘉。托靈根於豐壤,被日 月之光華。周長廊而開趾,夾通門而駢羅。承文昌之 邃宇,望迎風之曲阿。修幹紛其璀錯,綠葉萋而重陰。 上幽藹而雲覆,下莖立而擢心。伊暮春之既替,即首 夏之初期。鴻鴈遊而送節,凱風翔而迎時。天清和而 溫潤,氣恬淡以安治。違隆暑而適體,誰謂此之不怡。

《槐賦》
陳思王植
[编辑]

羨良木之華麗,爰獲貴於至尊。憑文昌之華殿,森列 峙乎端門。觀朱榱以振條,據文陛而結根。暢沈陰以 溥覆,似明后之垂恩。在季春以初茂,踐朱夏而乃繁。 覆陽精之炎景,散流耀以增鮮。

《槐賦》
王粲
[编辑]

惟中唐之奇樹,稟天然之淑姿。超疇畝而登殖,作階 庭之華暉。「形褘褘以條暢,色采采而鮮明。豐茂葉之 幽藹,履中夏而敷榮。既立本於殿省,植根柢其弘深。 鳥明栖而投翼,人望庇而披襟。」

《連理槐頌》
晉·摯虞
[编辑]

《東宮》正德之內,承華之外。槐樹二枝,連理而生。二榦 一心,以蕃本根。

《槐賦》
前人
[编辑]

覽《坤元》之產植,莫茲槐之為貴。爰表庭而樹門,膺論 道而正位。爾乃觀其誕狀,察其攸居,豐融湛䨴,蓊鬱 扶疏。上拂華宇,下臨修渠。湊以夷逕,帶以通衢。鼓柯 命風,振葉致涼。開明過於《八闥》兮,重陰踰乎九房。

《大槐賦》并序
庾儵
[编辑]

「余去許都,將歸洛京,舍於嵩岳之下,而植斯樹焉。」 遂作《賦》曰:

有殊世之奇樹,生中岳之重阿,承蒼昊之純氣,吸后 土之柔嘉。若夫赤松、王喬,馮夷之倫,逍遙茂蔭,濯纓 其濱,望輕霞而增舉,垂高敞之清塵。若其含貞抱朴, 曠世所希,降夏后之卑室,作唐虞之茅茨,潔昭儉以 矯奢,成三王之懿資。故能著英聲於來世,超群侶而 垂暉。仰瞻重榦,俯察其陰,逸葉橫被,流枝蕭森,下覆 靈沼,上蔽高岑。孤鵠徘徊,寡鶴悲吟。清風時至,惻愴 傷心。將騁軌以輕運,安久留而涕淫。

《朽社賦》并序
張華
[编辑]

「高柏橋南大道旁有古槐樹,蓋數百年木也。余少居近之,後去行路遇之,則已朽。意有緬然,輒為之賦,因以言衰盛之理」 云爾。

伊茲槐之挺植,於京路之東隅。得託尊於田主,據爽 塏以高居。垂重陰於道周,臨大路之通衢。饗《春秋》之 所報,應豐胙於無射。歷漢京之康樂,踰喪亂之橫逆。 朱夏當陽,蓊藹蕭森。征夫雲會,行旅歸心。輶軒停蓋, 輕輿託陰。吉人向風而袪袂,王孫清嘯而啟襟。晞甘 棠之廣覆,褊喬木之無陰。

《槐賦》
宋·吳淑
[编辑]

古所謂大葉而黑,又以為靈星之精。鉏麑觸之於寢, 董叔紡之於庭,或老而生火,或傷而被刑,見夢寐於 豐沛,同《橘柚》之弟兄。至於總翠訟庭,垂陰學市,或晝 聶而宵炕,或兔目而鼠耳,或彰五沃之宜,或表三公 之位,或樹之於辟雍,或植之於王門,仙方補腦,《藥錄》 輕身。至乃取於烜氏,用為神燭。孝寬樹之以表路,肩 吾服之而明目。又若高熲不依於行列,仲文每嘆於 婆娑。茂酒泉而作賦,植長安而見歌。別有馳道勿伐, 士冢常栽,布元陰之翳薈,集白雀之徘徊。既所以表 士雄之純孝,亦可以見官候之懷來。

《三槐堂銘》
蘇軾
[编辑]

天可必乎?賢者不必貴,仁者不必壽。天不可必乎?仁 者必有後。二者將安取衷哉?吾聞之《申包胥》曰:「人定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世之論天者,皆不待其定而 求之,故以天為茫茫。善者以怠,惡者以肆。盜蹠之壽, 孔、顏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柏生於山林,其始 也,困於蓬蒿,厄於牛羊,而其終也,貫四時,閱千歲而 不改者,其天定也。善惡之報,至於子孫,而其定也久 矣。吾以所見、所聞、所傳聞考之,而其可必也審矣。「國 之將興,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報,然後其子 孫能與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晉 國王公,顯於漢、周之際,歷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 下望以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於時。蓋嘗手植三 槐於庭曰:「吾子孫必有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國文 正公相真宗皇帝於景德、祥符之閒,朝廷清明,天下 無事之時,享其福祿榮名者十有八年。今夫寓物于 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晉公修德於身,責報於 天,取必於數十年之後,如持左券,交手相付,吾是以 知天之果可必也。吾「不及見魏公,而見其子懿敏公, 以直諫事仁宗皇帝,出入侍從將帥三十餘年,位不 滿其德,天將復興王氏也,歟何其子孫之多賢也!」世 有以晉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氣,真不相上下。而 栖筠之子吉甫、其孫德裕,功名富貴,略與王氏等,而 忠信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觀之,王氏之福,蓋未 艾也。懿敏公之子鞏與吾遊,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 是以錄之。銘曰:

嗚呼休哉!魏公之業,與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 既相真宗,四方砥平。歸視其家,槐陰滿庭。吾儕小人, 朝不及夕。相時射利,皇卹厥德。庶幾僥倖,不種而獲。 不有君子,其何能國。王城之東,晉公所廬。鬱鬱三槐, 惟德之符。嗚呼休哉!

《雙槐堂記》
張耒
[编辑]

古之君子,其將責人以有功也,必使之樂其職,安其 居,以其優游喜樂之心而就吾事,夫豈徒苟悅之哉! 凡人之情,其將有為也,其心樂而為之,則致精而不 苟,雖殫力費心而不自知,故所為者有成而無難。古 之御吏也,為法不苛,其勤惰疏密,隨其人之所欲,而 吾獨要其成,是故古之循吏,皆能有所建立。夫望人 以功,而使其情愁沮不樂,求捨去之不暇,誰肯以其 怨沮不平之心而副我之所欲哉?頃時予見監司病 郡縣之政不立,扼腕盛怒曰:「是惟飲食燕樂處遊觀 之好,吾日夜以法督責之,使無得一息於此。一歲之 日數,計吾從而課率之,使無得有頃刻之閒,以約束 為不足,而繼以辱罵;辱罵為不足,而繼以訊詰。方此 時,吏起不待晨,臥不及暖,廢飲食,冒疾病,屋室敗漏 不敢修完,器用弊乏不敢改作。」其勤苦若是,猶不足 以當其意。宜其郡縣之政無所不舉,小大得職,而民 物安堵矣。然吏益姦,民益勞,文書具於有司,而事實 不立。吏足以免其身之責,而民不知德,相為欺紿以 善一時,而監司卒亦「不得而察也。」豈非其所為者無 至誠喜樂之心,出於畏罪不獲已,苟以充職故耶?其 事功之滅裂如此,理固然也。酸棗令王君,治邑有能 名,以其餘力作燕居之堂,灑掃完潔,足以宴賓客,閱 圖書。庭有雙槐,因以為名。夫王君豈以謂苟勞而無 益,不若暇佚而有功。將安其居,樂其身,以其獄訟簿 書之閒,與賢士大夫彈琴「飲酒,歡欣相樂,舒心而養 神,使其中裕然,然後觀物圖其致,用意於文法尋尺 之外,以追古循良君子之風,以大變俗吏之弊而為 之哉!夫古之善為政者,不佚而常安,不勞而善成。吾 知王君其有得於此矣。」於是為之書。

《禎槐堂記》
明·薛瑄
[编辑]

洛城之東,有槐鬱然於庭者,進士子儀房君之居也。 子儀為洛之故家,其先世皆有隱德,蓄而未發。至子 儀之先君子,將營居室,而一木忽拆甲於庭,視之則 槐也。識者曰:「凡木之生,必曠原深谷,山巔水涯,人跡 所罕到者,而後始得以遂其性。否則必完根原植,易 土深種,而始克有以獲其生。今房氏所居,當市郭闤 闠之閒,而朝夕之所游履,既非幽閑之地,又非人力 之勤,氣化所難施,雨露所難息。而槐乃自生,必房氏 德善所致,為異日子孫興盛之兆,不誣矣。」於是其先 君子因為闌檻以護其周,增水土以養其本,自毫末 而拱把而尋丈,久則喬柯上聳,密葉四布,逮今將三 十年,而子儀自膠庠一舉而為宣德紀元之鄉魁,明 年遂登第,為名進士。及奉恩旨還家,則見槐陰滿庭, 於是徘徊瞻顧,因思其累世積德之深,先人封培之 勤,而己得蒙其庇蔭,乃有今日之光榮。遂扁其堂曰 「禎槐」,所以志不忘厥初也。又明年春,余赴京師,道經 於洛,因獲登子儀之堂。子儀指庭槐而語以故,且求 為記。余以謂凡德善之積,無有不報,但時之稀闊疏 遠,有似乎落落而難信者。及夫天定勝人,則若合符 契於左右手,蓋無絲毫之爽焉。昔王祜手植三槐於 庭曰:「吾後世子孫必有為三公者。」已而至,其子且大 拜。此蓋以人事而必之天也。子儀之先君子,未嘗手

植是槐,而有所期必,而槐乃自生,此蓋天以禎吉之
考證.svg
兆示諸人也。究槐之生,逮今將三十年,而始克有合。

如識者之言,則所謂「德善之報」,又豈終於稀闊疏遠, 落落難信乎?然則世之為善者可以無息矣。子儀年 力方富,而尤篤於進修,積德行義,方自此始。吾意其 先世為善之報,尚未已也。

《槐軒銘》并序
李東陽
[编辑]

太子太保吏部尚書四明屠公於堂之南軒新闢北 戶,戶外抵堂,堂之隙僅足容武。有一槐適生其閒,緣 戶而起,其高出屋上可二三丈,則布為繁柯,覆為重 陰。方暑盛時,南枝透徹,清入几格,不知赤日之當午 也。公顧而樂之,若恨相見之晚者,乃名其軒曰《槐軒 賦》以著志。侍郎鄆城佀公、姑蘇吳公皆和之,出以示 諸卿大夫,和者因益眾。屠公則以銘屬予。予昔奉使 南都,禮部尚書金谿徐公時以學士掌翰林院事,指 所植三槐謂予曰:「此樹既枯而復茂。」意院中有當大 用,如宋王晉公所徵者,屬予隸「晉軒」二大字扁於楣 際。故公是時屬予,而屠公見屬者,亦以此也。惟王氏 以忠信仁厚饗功名富貴之盛,其祥「在物」,蓋一家之 兆也,然猶足以被文字,傳久遠。今茲槐所托顯於官 署,天下人材所萃集之地,其於氣運,殆將有徵焉。以 此例彼,宜亦有不得不傳者也。且一物之微,而顯晦 出處繫於時者如此。屠公感物用世,觸類而取之,則 凡魁梧博大之材,樸茂敦實之器,固將掄簡甄拔,以 為國家天下用。彼山「林草澤,抱德而隱處者,亦豈肯 遺遠棄置,使之有不遇之歎哉!」由是觀之,則公之名 望勳業,當不為一家兆也。從而為之銘。銘曰:

昔聞其三,今見其一。彼槐何知,倏異今昔。昔在相門, 今在公署。彼槐何心?實同出處。唯天生材,氣運使然。 家運以百,國運則千。惟曹有銓,若藪若淵。彼材攸居, 視厥陶甄。材具小大,槐其大者。若作棟梁,此物誰舍? 或蔽若捐,或顯若庸。時哉時哉,實惟其逢。公軒則嘉, 我銘弗工。公名之傳,與軒無窮。

《王氏大槐記》
朱之蕃
[编辑]

「物有記人以徵祥,人亦稽物以論世。」此其事若出於 偶然,而積久乃彰,匪特可驗天道,殆足明人事云。嘉、 隆迄今,以德器功名稱右於海內者,必首新城王氏。 乃其肇居新城,自處士貴始,一傳為隱君伍。隱君力 田陰行善,家稍就饒裕,不為兒孫計。居積度其食,指 所贏囷置他所,作饘粥以飼饑而就食者。易木石以 修葺祠宇,道路之圮壞者,歲以為常。老而彌篤,未始 謂假此可取償於造化也。閒常手植槐於桓臺之南, 以田廬長物蓄之,遂合抱參天,蔽車蔭畝。隱君孫曾 隨聯鑣接武,為世碩輔名卿。凡居新城,與行出新城 道中者,喬木在望,即知為王氏大槐。見達官高士,省 騶駕羸,緩帶短步,循循雍雍,於里中即知為「大槐王 氏之子孫也。」夫此槐萌糵拱把,及今之以喬木著稱。 自翁積功累行,以至孫、曾之鳴鐘食鼎,皆托始于微, 垂休于久,謂非天意所默,相陰培之固不可。借使為 隱君者不知樹德,而惟計種木樹人,僅僅為兒孫營 產授經,冀富厚,僥青紫,其奚以格天而永昌厥世?譬 之植木,不舒鬱茂碩大,胡可得哉?王氏族大而槐與 俱大,皆由隱君修潛德,盡人事,以訓其家,所從來矣。 隱君曾元同蕃舉乙未者三人,京師從遊,每稱述祖 德,因出所繪《大槐圖》冊,屬蕃記之。蕃竊謂甘棠思召, 古柏懷葛,枯樹從庾三槐,符晉國,而藉蘇銘以傳召、 葛。不知有棠柏,而思德者不能忘庾,徒謂人之何堪, 而不「圖德之可以長世。」晉國子孫三公食文武忠孝 之報,眉山羨其責報於天,言若左券而不察。無意修 德者,其德乃真;蕃不文,無能為王氏續蘇銘而獨重 王氏自隱君以來,世修其德,不謂天道與善而責其 報,然天竟未嘗靳報於王氏也,是可以淑後昆、風百 世矣。遂因記而次論之,以志景慕之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