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5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五十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目錄

 檜部彙考

  書經夏書禹貢

  詩經衛風竹竿

  爾雅釋木

  羅願爾雅翼

  陸游老學菴筆記海檜

  徐光啟農政全書種檜

  闕里志手植檜

 檜部藝文一

  再生檜賦         唐溫岐

  手植檜贊         宋米芾

  手植檜刻像記      金趙秉文

  手植檜銘         元張䇓

  手植檜聖像贊       元明善

  手植檜賦          祝堯

  聖檜記          明孔涇

  六檜堂集序         黃淮

  聖檜辭           李傑

  聖檜辭           李恪

  沈啟南畫虞山致道觀昭明手植三檜跋

               王世貞

 檜部藝文二

  謝寺雙檜        唐劉禹錫

  揚州法雲寺雙檜       張祜

  法雲寺雙檜        溫庭筠

  檜樹           秦韜玉

  題瓦棺寺真上人院矮檜   杜荀鶴

  三峰府內矮檜        吳融

  醒聞檜          皮日休

  陳朝檜           前人

  陳朝檜          陸龜蒙

  自遣            前人

  題法雲寺雙檜      方壺居士

  小檜           宋韓琦

  得太清小檜植館中      前人

  檜詠           梅堯臣

  施景仁邀詠泗州普照王寺古檜 前人

  和曹光道風拔三檜      前人

  和趙景貺栽檜        蘇軾

  王仲至侍郎見惠穉栝種之禮曹北垣下今百

  餘日矣蔚然有生意喜而作詩  前人

  檜             前人

  塔前古檜          前人

  王復秀才所居雙檜二首  前人

  任氏閱世堂前大檜      蘇轍

  庭檜呈蔣穎叔        曾鞏

  詠蔣公檜         郭祥正

  檜             前人

  合肥何公檜部使者楊公潛古命予賦之

                前人

  次韻趙德麟植檜      陳師道

  題孔廟古檜         趙鼎

  詠手植檜         孔舜亮

  並秀檜          朱長文

  雙檜堂為魯聖可行可賦   林景熙

  濟南廟中古檜同叔能賦  金元好問

  畫檜           元虞集

  古檜            前人

  陳朝檜          成廷珪

  獨孤公檜詩        謝應芳

  追和朱樂圃蘇學並秀檜   明吳寬

  手植檜           前人

  檜             章珪

  詠檜           李東陽

  手植檜次韻         前人

  手植檜次韻         謝鐸

  手植檜次韻         李傑

  手植檜次韻         儲巏

  手植檜次韻         喬宇

  手植檜次韻        李永敷

  手植檜次韻         趙璜

  手植檜次韻         林俊

  聖廟古檜詩         袁藩

  七星檜           沈周

  七星檜           施顯

  七星檜           吳納

  致道觀七星檜        鄧韍

  手植檜           熊相

  題白石翁畫虞山古檜     張淵  致道觀看七星檜樹歌    孫一元

  常熟致道觀七星檜      黃雲

  七星檜寄孫小川       周詩

  震澤普濟寺觀古檜歌    王叔承

  題王學士所藏王孟端老檜蒼崖圖

                曾棨

  手植檜          王在晉

  題手植檜          徐源

  題孟廟古檜        董其昌

  陳檜            錢岳

  陳檜            馬弓

  陳檜           釋如蘭

  陳檜           僧守仁

 檜部選句

 檜部紀事

 檜部雜錄

草木典第二百五十八卷

檜部彙考[编辑]

釋名

《栝》。書經      檜。詩經

檜,柏。爾雅翼    《海檜》。老學菴筆記

圖闕

《書經》。

《夏書禹貢》
[编辑]

荊州「杶幹栝柏。」

栝:柏葉松身。

《詩經》
[编辑]

《衛風竹竿》
[编辑]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

《釋木》云:「檜,柏葉松身。」書作「栝」字。《禹貢》曰:「杶榦栝柏。」注云:「柏葉松身曰栝。」與此一也。朱注檜,木名,似柏。

《爾雅》
[编辑]

《釋木》
[编辑]

檜:柏葉、松身。

《詩》曰:「檜楫松舟。」云:「《詩》曰:檜楫松舟」者,《鄘風竹竿》篇文也。毛傳云:「楫所以櫂舟。」是也。

《羅願爾雅翼》
[编辑]

《檜》
[编辑]

檜一名栝。《禹貢》荊州貢杶榦栝。柏榦,柘也。栝,檜也。故 檜兼有栝音。柏葉而松身,性能耐寒,其材大可為舟 及棺槨。《左傳》稱「棺有翰檜而淇水檜楫松舟也。」衛詩 之托興,以為物各有偶。檜之與松其生固已相類,其 刳剡而為濟川之用則又相須。使女之適異國者能 如此,則何有不見答者哉!唯其不能然,以有思歸之 作,是詩與《泉水》皆《衛女》所以寓其思。《泉水》則思出「同 歸」,異之「肥泉」、《竹竿》則思出「同歸」,同之「松、檜」也。檜今人 亦謂之「圓柏」,以別於側柏。又有一種別名檜柏不甚 長,其枝葉乍檜乍柏,一枝之間屢變,人家庭宇植之 以為玩。

《陸游老學菴筆記》
[编辑]

《海檜》
[编辑]

《海檜》有二種,海檜夭矯堅瘦,皆天成,又有刻削盤屈 而成者,名「土檜。」海檜絕難致,凡人家所有,大抵土檜 也。

《徐光啟農政全書》
[编辑]

《種檜》
[编辑]

《農桑通訣》曰:檜種如松法插枝者,二三月檜芽糵動 時,先熟斸黃,土地成畦,下水飲畦,一遍滲定,再下水, 候成泥漿,斫下細如小指。檜枝長一尺五寸許,下削 成馬耳狀。先以杖刺泥成孔,插檜枝於孔中,深五六 寸以上,栽宜稠密,常澆令潤澤,上撘矮棚蔽日,至冬 換作煖廕。次年二三月去後,候樹高,移栽如松柏法。 洞庭陸氏曰:「移松杉柏檜,冬至及年盡,雖不帶土根 亦活。正月九分活,二月七分活,清明後半活。」

《便民圖》曰:「松、杉、柏、檜,俱三月下種,次年三月分栽。」

《闕里志》
[编辑]

《手植檜》
[编辑]

手植檜兩株,在贊德殿前,高六丈餘,圍一丈四尺,其 文左者左紐,右者右紐。一株在杏壇東南隅,高五丈 餘,圍一丈三尺,其枝蟠屈如龍形,世謂之「再生檜。」晉 永嘉三年枯死,隋義寧元年復生,唐乾封二年又枯 死,宋康定元年復生。金貞祐甲戌,北寇犯祖廟,焚及 三檜。適四十九世孫廟學正塘洎族人避兵於廟,俄 有五色雲覆其上,雲中群鶴翔鳴,良久而散。幸收煨 燼之餘,攜至闕下。正大甲申,內省知事除開封府李 世能,命工刻為先聖容暨從祀賢像,召衍聖公元措 瞻仰,因紀其事。後五十年,歲在癸巳,是為元世祖至 元三十年,導江張䇓來為教授。甲午春,東廡頹址甓

隙間茁焉,其芽躬徙,復於故處,矢之曰:「此檜日茂,則
考證.svg
孔氏日興。」明年春,翠色蔥然。又明年丙申,䄮滿去。喜

其言之有徵也,因識以銘。據是年距洪武改元僅七 十五年,檜之復生,乃開中原盛治兆也。迨弘治己未, 廟災復燬,至今百餘年,雖無枝葉,而直榦挺然,狀如 銅鐵,皮生苔蘚,生意隱然,不見朽腐,他日復榮,諒可 必也夫。宋米芾有《贊》,元導江張䇓有《銘》。

檜部藝文一[编辑]

《再生檜賦》
唐·溫岐
[编辑]

檜有再生之瑞,天符聖運之興。挺松身而鱗皴迥出, 布柏葉而杳藹相承。隋道既窮,則沒身於亂土;唐朝 將建,故發德於休徵。原夫日將興而幽暗皆明,君應 期而纖微必表。生於枯朽,證受命於敗德之時;長則 繁華,示寶祚於延慶之兆。想夫拔陳根而已茂,聳修 榦以方妍。凌朝而還宜宿露,向晚而尤稱新煙。以狀 而方,生荑之枯楊若此;以理而喻,易葉之僵柳昭然。 效殊祥以示後,顯眾瑞而居先。嘉其擢本傍榮,抽條 迥秀,歷朱夏而彌盛,冒霜雪而不朽。應昌業於龍潛 之際,豈曰無心;彰聖德於虎視之前,孰云虛受。徒觀 夫載光紫府,效祉皇家。竦亭亭之柯葉,擢鬱鬱之輝 華。可以播之於萬古,可以流之於四遐。是知曆數歸 唐,禎祥啟聖。何厚地之朽木,報上天之明命。殘陽未 落,宮庭之林藪忽生;明月初懸,玉砌之桂華復盛。矧 夫貞節獨異,高標自持。散芳氣而微風乍動,入重陰 而宿鳥猶疑。蓋天所贊也,亦神以化之。客有生遇明 時,身蒙至德。窮勝負於朕兆,慕休祥於邦國。敢獻賦 以揚榮,遂布之於翰墨。

《手植檜贊》
宋·米芾
[编辑]

煒東皇,養白日,御元氣。昭道一,動化機,此檜植。矯龍 怪,挺雄質。二千年,敵金石。紀治亂,如一昔。百代下,蔭 圭璧。

《手植檜刻像記》
金·趙秉文
[编辑]

天地否而復泰,日月晦而復明,聖人之道厄而復亨。 六籍厄於秦,至漢而復興;正道厄於晉宋齊梁陳隋 之間,至唐而復興,此自然之理也。貞祐初,北寇犯曲 阜,焚孔庭檜,聖道之廢興,固不係於一木之存亡。新 宮火,三日哭,重先祖之居也,況聖師之手植乎?衍聖 公收其煨燼之餘,李侯刻而像之,知尊事矣。若夫茂 其德,封而植之,是聖道在也,豈特一木哉?正大三年 六月晦,趙秉文謹記。

《手植檜銘》
元·張䇓
[编辑]

茲檜之榦,高參於天。茲檜之根,深及於泉。是為手植, 自古有傳。去聖伊何?曰歲二千。氣芬而達,色殷而堅。 誰謂崑岡?良玉以瘨。誰謂斧斨?美茹以連。嘉種載衍, 有芽其拳。茁乎甓間。東廡之偏,乃徙故處,全其天然。 孔氏以興,《矢言》有焉。粵若三祀,蔥蔥芊芊。聖道以續, 聖澤以延。肫肫其仁,淵淵其淵。自今伊始,於億萬年。

《手植檜聖像贊》
明·善
[编辑]

乙巳冬十二月,拜林廟還,得手植檜把握許,就刻之,為《宣聖顏、孟十哲像》,且以文楷為龕。像出於手,檜為難;且得於煨燼之餘,又為難。合是二難,宜為「儒家世寶。」 迺百拜而為之贊云。

體則微,理則全,望之儼然,就之溫然,見其參於前,手 所植焉,形所寓焉,斂之管窺,浩浩其天,是倚以為《甘 棠》之賢耶?抑與「夏鼎《殷盤》」而傳也?

《手植檜賦》
祝堯
[编辑]

緊孔庭之喬木兮,自夫子之文章。象三林以毓秀兮, 開萬葉以流芳。根《詩》《書》之正脈兮,表吾道之昌長。昔 闕里之微言兮,稱後凋之松柏。惟若木之柏葉松身 兮,固手之而不能釋。諒因材以栽培兮,在人物以如 一。元氣會乎其根兮,集條理而大成。日月拂乎其枝 兮,揭文明而上行。映尼山之正色兮,紛蒼翠之曾敷。 「承泗波之餘澤兮,潤滲漉而不枯。雲風欻霍而經庭 兮,差芳氣之襲予。八音噌吰以砰磕兮,忽升堂而驚 顧。鳳飄颻以銜圖兮,遙千載以來下。麒麟有時而出 兮,或遲茲而游豫。彼春秋之風雨兮,超震凌以自揭。 後七雄之斬艾兮,曾不足動其一髮。金石媲乎其堅 剛兮,縱百秦而何焚。神左右以扶持兮,知未喪於斯 文。吾聞孔壇之杏兮,配斯文以永久。何茲檜之鼎峙 兮,亦茲杏之不朽。信聖人之於萬物兮,無一物而不 仁。苟仁心一有所寓兮,自當與天地而長春。建深根 而不拔兮,矻儒家之柱石。」今將指天地為期兮,壽皇 圖於箕翼。北極建杓而秉持兮,奎璧燦然而成行。扶 桑昭晰以警旦兮,條風發乎震方。皇覽乎六藝之芳 潤兮,熙文運以再昌。錄孔氏之子孫兮,攬庭秀而不 敢忘。訪故家而愛其木兮,當百倍乎甘棠。命青陽使 發敷兮,起朱融使楙鬯。戒顥收以來殺兮,警神冥以 孳養。謂英材之並育兮,待棟梁以為用。矧先聖之親 植兮,誠有土之所重。嗟七十子面承挈提兮,各抱材而有「施。何梁木之既壞兮,余乃不得與茲檜而同時。 幸壁藏之亡恙兮,瞻牆仞以有基。託餘陰以延佇兮, 結芳條而遐思。衣前後之襜如兮,恍洋洋而在斯。雖 朽質之莫雕兮,亦求柯而為則。喜斯道之有依兮,遂 游歌而不息。」歌曰:「檜之根兮輪囷,檜之節兮嶙峋。自 周及元,吾不知其幾春。檜之古兮有神,檜」之今兮有 靈。「維元繼周益將開千萬億載之文明。」

《聖檜記》
明·孔涇
[编辑]

按祖檜《前修記》榮枯異常,因有感焉。蓋天地之否泰, 日月之薄蝕,聖教之興衰,世道之理亂,今昔皆然。木 之榮枯,春榮秋枯,四時之常理,雖齠童亦知其然。夫 天地之運化,晝夜之旋轉,雖老於推測,不能定其真, 而況齠童乎?聖道之蘊奧,雖顏子之善形容,不過仰 高鑽堅,瞻前忽後。及乎牆之數仞,不得其門而入者, 「如探滄海之本源,莫知其涯際矣。手植之檜,歷周、秦、 漢、晉幾千歲,至懷帝永嘉三年己巳而枯。枯三百九 年,子孫守之,不敢有毀。」至隋恭帝義寧元年丁丑復 生。生五十一年,至高宗乾封二年丁卯再枯。枯三百 七十有四年,至宋仁宗康定元年庚辰再榮。至金宣 宗貞祐二年甲戌罹於兵燹,枝榦無遺。後八十一歲 甲午,是為元世祖至元三十一年,故根重發。至洪武 二十二年己巳,凡九十年。其高三丈有奇,圍僅四尺, 根本枝葉雲而盛,紋理復左旋,與故本無異。詳其理, 似有關於世道之理亂,其始枯也,晉兆五寇之亂;其 復生也,有唐貞觀之治;再枯於乾封丁卯,武后竊政 之兆歟?自後元宗幸「蜀,亂亡相繼,以及五代,再榮於 康定。有宋三百餘年,真儒之興,罹於貞祐之火;寇運 將更,重發於至元甲午七十四年。中原文物兆開,是 為洪武之治。廟中古檜數多,翠色參天,惟此本異於 尋常萬萬。聖人手澤,蓋有係於綱常名教。芘覆斯文, 甄陶萬品,豈惟宗枝之盛哉!將見與天地國家同悠 久無疆。」予感《導江張須夫》之言。因以識之。

《六檜堂集序》
黃淮
[编辑]

忿之激於中者,必徵於辭色。徵諸色,其發疾以暴;徵 諸辭,其旨婉以深。稽之往古,藺相如忿秦之欺趙,欲 以頭與玉俱碎;樊噲忿鴻門之背盟,拔劍瞋目以脅 楚王,徵諸色者也。《國風》歎「薈蔚之朝隮,《楚騷》悲菉葹 之盈室」,徵諸詞者也。色之所發,雖足以快意於一時, 而辭之所寓,誠足以垂戒於萬世,其淺深固不可同 日而語也。今觀胡褒之《六檜堂》,其亦忿之徵於辭者 歟?褒當宋運中微,屏處華蓋山中,讀書自娛。忿秦檜 之誤國,痛入骨髓,然而未能伸其志也,遂於堂階之 下,手植檜六本,揭其匾曰「六檜堂。」蓋以「六」之音與「戮」 同,於以識夫檜之罪當致顯戮,冀他日得以酬其素 願云耳。嗚呼!褒獨何心哉?不得已也。當時有若胡澹 菴者,上高宗封事,請以檜之頭懸之槁街,詞雖切而 不見信,況褒未獲用於朝者乎?後雖一出,竟以權奸 妒嫉,僅至滁州通判而止,徒使空言與《國風》《楚騷》同 傳於編簡,良可悲夫!然其氣象從容,詞意懇至,後之 覽者足以寒心而駭膽,誠非僥倖快意於一時者之 可比也。九世孫鍾,述《集》成卷。鍾之子奧,復求士大夫 詩文,以彰厥美,其亦善於繼述者歟。

《聖檜辭》
李傑
[编辑]

弘治己未歲六月十六日,闕里孔子廟災,先聖手植 檜燬焉。京師士大夫聞之,罔不驚惋,且曰:「廟貌修復, 我皇上崇儒右文,諒不容緩。但茲檜不可復得,惜哉!」 予考之誌書,手植檜枯於晉,復榮於隋,又枯於唐,復 榮於宋。元初,紫陽楊奐《東遊記》中云:「金貞祐兵火焚 撅,無復孑遺,好事者或為聖像,或為簪笏,而香氣特」 異。是則宋時復榮之檜,至是不復存矣。後八十一歲 為至元三十一年,復生於故處,教授張䇓為銘以識 之。今所燬者,即此是也。然則他日之復生,其可必也 夫?為辭以弔之曰:「維茲之檜兮,鬱乎參天。蒼色屹立 兮,廟門之前。右枝符坤兮,左榦象乾。膚文隱起兮,一 如糾纏。迴柯偃蹇兮,蛟龍屈盤。蔽虧日月兮凌厲風 煙,嘉種特異兮材良孔堅。根蟠厚土兮下入九泉,尼 山培根兮泗水滋源。鍾靈孕秀兮餘二千年。是惟先 聖之所手植兮,夫豈常木之可比肩。載枯載榮兮凡 幾,生意常存兮不死。日月光食兮重明,甲子數窮兮 復起。嗟茲檜之被燬兮,元氣鬱而蘊精。迨靈雨之既 零兮,萌糵勃乎其奮」興。惟聖道之光大兮,與天地而 同久。冀茲檜之復生兮,歷萬年而不朽。

《聖檜辭》
李恪
[编辑]

繄!聖道之大兮,即一木而特奇。鐵榦石皴兮,振古如 茲。符乾象兮,左榦,合坤德兮,右枝。挺拔而干雲日,輪 囷而盤龍龜。豈山靈之孕毓兮,抑仙源之培滋。夫何 以倏榮倏枯兮,涵元御氣而不知其所為。惟聖人之 手澤兮,歷萬劫而不衰。

《沈啟南畫虞山致道觀昭明手植三檜跋》
[编辑]

王世貞

今天下闕里檜已焚,秦松非舊,獨虞山致道觀有昭明太子手植七星檜,然其存者三耳。幽奇怪崛,種種 橫出意表,且在理外,餘俱宋人補者,雖自遒偉方之 蔑如矣。余嘗欲令錢叔寶、尤子求貌之,袖手莫敢先。 晚得沈石田翁畫,獨其最舊者三株,且為詩歌紀之, 與余意甚合。余家小祇園縹緲臺望山頂蒼翠一株, 今復得此篋笥中又有虞山矣。何必買百里舴艋也。

檜部藝文二[编辑]

《謝寺雙檜》
唐·劉禹錫
[编辑]

雙檜蒼然古貌奇,含煙吐霧鬱參差。晚依禪客當金 殿,初對將軍映畫旗。龍象界中成寶蓋,鴛鴦瓦上出 高枝。長明燈是前朝焰,曾照青青年少時。

《揚州法雲寺雙檜》
張祜
[编辑]

謝家雙植本圖榮,樹老人亡地變更。朱頂鶴知深蓋 偃,白眉僧見小枝生。高臨月殿秋雲影,靜入風簷夜 雨聲。從使百年為上壽,綠陰終借暫時行。

《法雲寺雙檜》
溫庭筠
[编辑]

晉朝名輩此離群,想對濃陰去住分。題處尚尋王內 史,畫時應是顧將軍。長廊夜靜聲疑雨,古殿秋深影 似雲。一下《南臺》到人世,晚泉清籟更誰聞。

《檜樹》
秦韜玉
[编辑]

翠雲交榦瘦輪囷,嘯雨吟風幾百春。深蓋屈盤青麈 尾,老皮張展黑龍鱗。唯堆寒色資琴興,不放秋聲染 俗塵。歲月如波事如夢,竟留蒼翠待何人。

《題瓦棺寺真上人院矮檜》
杜荀鶴
[编辑]

天生仙檜是長材,栽檜希逢此最低。一似舊山來砌 畔,幾番凡木與雲齊。迥無斜影教僧蹋,免有閒枝引 鶴棲。今日偶題題似著,不知題後更誰題。

《三峰府內矮檜》
吳融
[编辑]

擢秀依黃閣,移根自碧岑。周圍雖合抱,直上豈盈尋。 遠砌行窺頂,當庭坐芘陰。短堪驚眾目,高已讓他林。 日轉無長影,風迴有細音。不容蘿蔦樹,只耐雪霜侵。 玉帳籠應匝,牙旗倚更禁。葉低宜拂席,枝褭易抽簪。 綠澗支離欠,朱門揜映深。何須一千丈,方有歲寒心。

《醒聞檜》
皮日休
[编辑]

解洗餘酲晨半酒,星星仙吹起《雲門》。耳根莫厭聽佳 木,會盡山中寂靜源。

《陳朝檜》
前人
[编辑]

撲地徘徊是翠鈿,碧絲籠細不成煙。耳根莫厭聽佳 木,一對狻猊相枕眠。

《陳朝檜》
陸龜蒙
[编辑]

可憐煙刺是青螺,如到雙林誤禮多。更憶早秋登北 固,海門蒼翠出晴波。

《自遣》
前人
[编辑]

花瀨濛濛紫氣昏,水邊山曲更容村。終須揀取幽棲 地,老檜成雙便作門。

《題法雲寺雙檜》
方壺居士
[编辑]

謝郎雙檜綠於雲,昏曉濃陰色未分。若並亳宮仙鹿 跡,定知高峭不如君。

《小檜》
宋·韓琦
[编辑]

小檜新移近曲欄,養成隆棟亦非難。當軒不是憐蒼 翠,只要人知耐「歲寒。」

《得太清小檜植館中》
前人
[编辑]

仙檜移來近紫壇,亭亭將見起毫端。纖枝未覺來風 韻,勁節先知度歲寒。得地最宜儒館種,結根須作棟 材看。願將軒竹陪蒼翠,帶雪開樽助雅歡。

《檜詠》
梅堯臣
[编辑]

文章老重欲追古,便作帝宮《蒼檜》詩。青蔥玉樹傳楊 子,盤屈洪桃見左思。龍鱗已愛松身直,珠實還看柏 葉垂。秀木艷叢那可擬,但將霜雪定堅姿。

《施景仁邀詠泗州普照王寺古檜》
前人
[编辑]

來尋淮上寺,老檜莫知年。劫火已鎔像,樛枝寧改煙。 根拏怪石入,節駮蒼苔堅。欲問浮波箭,空嗟此獨傳。

《和曹光道風拔三檜》
前人
[编辑]

飄風西北至,樹若萬繂牽。君家三古檜,繁根龍地纏。 其固謂不拔,朱欄擁青塼。今同秀林木,摧倒誰復憐。 安得百力士,扶持尚可全。慎勿伐作薪,豈無庭燎然。

《和趙景貺栽檜》
蘇軾
[编辑]

汝陽多老檜,處處屯蒼雲。地連丹砂井,物化青牛君。 時有再生枝,還作《左紐》文。王孫有古意,書室延清芬。 應憐四孺子,不墮凡木群。體備松柏姿,氣含芝朮熏。 初扶鶴立骨,末出龍纏筋。巢根白蟻亂,網葉秋蟲紛。 乃知蔽芾初,甚要封植勤。他年皮三寸,狐鼠了不聞。

王仲至侍郎見惠穉栝種之禮曹北垣下今百[编辑]

《餘日矣。蔚然有生意。喜而作詩  。前人》

翠栝東南美,近生神嶽陰。惜哉不可致,霜根絡雲岑。 仙風振高標,香實隕平林。偶隨樗櫟生,不為樵牧侵。 忽驚黃茆嶺,稍出青玉鍼。好事雖力取,王城少知音。 豈無換鵝手,但知覓來禽。高懷獨夫子,一見捐橐金得之喜不寐,贈我意殊深。公堂開後閣,凡木愧華簪。 栽培一寸根,寄子百年心。常恐樊籠中,摧我鸞鶴衿。 誰知積雨後,寒芒曉森森。恨我迫歸老,不見汝十尋。 蒼皮護玉骨,旦暮視古今。何人風雨夜,臥聽饑龍吟。

《檜》
前人
[编辑]

依依古松子,鬱鬱綠毛身。每長須成節,明年漸庇人。

《塔前古檜》
前人
[编辑]

當年雙檜是雙童,柏樹無言老更恭。庭雪到腰埋不 死,如今化作兩蒼龍。

《王復秀才所居雙檜》
前人
[编辑]

吳王池館遍重城,奇草幽花不記名。青蓋一歸無覓 處,只留雙檜待昇平。

凜然相對敢相欺,直榦臨空未要奇。根到九泉無曲 處,世間唯有蟄龍知。

《任氏閱世堂前大檜》
蘇轍
[编辑]

「君家大檜長百尺,根如車輪身弦直。壯夫連臂不能 抱,孤鶴高飛直上立。狂風動地舞枝榦,大雪翻空洗 顏色。人言此檜三百年,未知昔是何人植。君家大夫 老不遇,一生使氣未嘗屈。沒身不說歸故里,遺愛自 知懷舊邑。此翁此檜兩相似,相與閱世何終極。」汝南 山淺無良材,櫟柱棟椽聊障日。便令殺身起大廈,亦 恐眾材無匹敵。且留枝葉撓雲霓,猶得世人長太息。

《庭檜呈蔣穎叔》
曾鞏
[编辑]

樛枝高下秀森森,曾寄名卿異俗心。草舍一時成往 事,松身千尺見新陰。聲清不受笙竽雜,氣勁能遺霰 雪侵。漢節從來縱真賞,謝庭蘭玉載芳音。

《詠蔣公檜》
郭祥正
[编辑]

「淮南亭中有蒼檜,仰視團團翠為蓋。直榦每容鸞鳳 棲,盤根深壓鯨鰲背。北風預作冰陣聲,恐取蛟龍斬 天外。呼童出屋為我窺,摩颭清陰月光碎。問誰植之 前蔣公,得地倏經三十載。不同種杏上青天,正似甘 棠有遺愛。使華今復見公孫,太平事業鍾一門。祖廟 冠帶漸塵土,卻嗟此檜春常存。孤高豈忘栽培力,秀」 發兼承造化恩。已看枝葉飽霜露,終作棟柱扶乾坤。 《新詩》編聯盡珠玉,光大先烈聽箎塤。更憶丹青妙手 畫,進入明堂逢至尊。

《檜》
前人
[编辑]

花開供蜜葉經霜,老柏喬松氣亦降。未遇李聃誰愛 惜,柘塘西院碧油幢。

《合肥何公檜部使者楊公潛古命予賦之》
[编辑]

前人

「合肥有老檜,得名自何公。何公何代人,名跡了莫窮。 高枝偃羽蓋,低枝臥蒼龍。盤根徹厚地,疏影落寒空。 荏苒九天碧,仍為煙霧濛。相傳魏武帝,解甲休鐵驄。 嘗坐此檜下,吞吳未成功。至今晦暝夕,往往揚英風。」 我公心好古,清標聳千峰。鑒賞揮巨筆,丹青孰為工。 璨璨發明玉,琤琤叩絲桐。談笑走兵役,垣牆密泥封。 拂拭枯折榦,一助春風融。願回拔山力,移植明光宮。

《次韻趙德麟植檜》
陳師道
[编辑]

種木待成林,聊為千年事。目中趨百里,寧同萬牛費。 植檜三尺強,已有凌雲氣。生世能幾何,擬作千年計。 眾人笑拍手,君子用其意。蕭蕭孤竹君,忘言默相契。 名以金石交,椿楊皆奴婢。緬懷萬仞嶺,千丈鬱蒼翠。 盤根泉石底,用意霜雪外。寧為大廈材,坐待斧斤至。 散為風雨聲,密作馬牛蔽。

《題孔廟古檜》
趙鼎
[编辑]

擢秀真儒宅,垂陰數仞牆。封培因聖力,茂悅得靈長。 根踞龍蛇蟄,枝延鸑鷟翔。勞功施禹稷,蔓草薙韓莊。 偃蹇明堂榦,蕭森岱嶽陽。圍欺漢武柏,愛掩召公棠。 日月成塵劫,乾坤屢戰場。恩仁感樵牧,忠厚及牛羊。 不有神明護,寧逃翦伐傷。歲寒千古色,宜並子孫昌。

《詠手植檜》
孔舜亮
[编辑]

聖人嘉異種,移對誦絃堂。雙本無今古,千年任雪霜。 右旋符地順,左紐象乾剛。影覆詩書府,根盤禮義鄉。 盛同文不朽,高與道相當。洙泗滋榮茂,龜蒙借鬱蒼。 毓靈全木帝,鍾秀極勾芒。氣爽群居席,煙凝數仞牆。 陰連槐市綠,子落杏壇香。布露周千尺,騰凌上百常。 傍欺泮林小,遠笑嶧桐黃。屹若擎天柱,森如出日桑。 風中雕虎嘯,雲際老龍驤。直欲驚魑魅,端疑待鳳凰。 鱗差闕鞏甲,𠏉錯羽林槍。大節忠臣概,堅心志士方。 魯宮侵不得,秦火縱何傷。宣子休誇樹,姬人謾愛棠。 松卑虛視爵,花賤枉封王。誰念真儒跡,何當議寵章。

《並秀檜》
朱長文
[编辑]

盤根幾百齡,合榦倚冥冥。偃蹇雙虯聳,聯翩兩蓋青。 紫鱗霜外躍,紺葉雨餘馨。左紐憑仙宇,何如拱泮亭?

《雙檜堂為魯聖可行可賦》
林景熙
[编辑]

《魚頭公子》,冰雪姿根。《忠信華文辭》。乃翁手植豈無 意,貞固已作層霄期。氣含芝朮體松柏,容成山下神 仙宅。清陰冉冉生庭除,綠霧纖纖護琴冊。風簷對語

如索詩,君家伯仲諧塤篪。養成材器豐且碩,蓄洩雲
考證.svg
雨蟠蛟螭。黃州謫臣坐詩累,杳杳蟄龍空九地。蒼根

留取千載芳,何物醜秦盜名字。

《濟南廟中古檜同叔能賦》
元·好問
[编辑]

亭亭祠宮檜,鬱鬱上雲雨。扶持幾許年,造物心獨苦。 青餘玉川潤,根入鐵岸古。雖含棟梁姿,斤斧安得取。 沇洑地中久,駭浪思一鼓。天柱屹不移,水國奠平土。 乾坤此神物,甲乙存世譜。瀨鄉留耳孫,闕里傳鼻祖。 秦松徒自汗,蜀柏聊共數。會待十抱成,茲焉重摩拊。

《畫檜》
元·虞集
[编辑]

茅山多古樹,此檜更長生。鸛鶴棲來穩,蛟龍化得成。 雲深還近戶,月落似聞笙。千載如相見,蒼然故舊情。

《古檜》
前人
[编辑]

根到深泉石作身,疏疏香葉不知春。海波不動天風 遠,千歲寒蛟作老人。

《陳朝檜》
成廷珪
[编辑]

千年老檜上青霄,三閣花飛不動搖。香骨自來盤左 紐,苦心未忍棄前朝。蛟龍並立江雲黑,鸞鳳雙啼海 霧消。想得龜蒙題詠處,殿頭風雨正蕭條。

《獨孤公檜詩》并序
明·謝應芳
[编辑]

唐獨孤憲公為常州刺史時,有手植之檜,今見諸郡志等書。元末樹毀於兵,至此二十餘年。為常州民者宜再植以寓思賢之意,況有周鍊師為松菊主者乎?率爾口占,呈乞諸縉紳先生更倡迭和,相與贊成,亦庶乎厚風俗云。

「憶昔十五六,好古尊前賢。初問獨孤檜,快睹曾爭先。 蒼然一株枿舊根,皴皮錯節枝葉蕃。適逢夜雨半身 濕,疑是往年甘露痕。孔明廟前柏相似,乃在陳司徒 廟之後園。鄉來陵谷忽變改,造化劫灰飛入海。神焦 鬼爛救不得,桐鄉自此無光彩。幸存一曲闌干石,題 公姓字留遺跡。石苔斕斑土花碧,相伴銅駝非荊棘。」 余從海上避兵歸,幾度摩挲長太息。懷哉古之人,好 賢意無窮。詠《甘棠》,愛召伯;賦《菉竹》,美武公。憲公此樹 堪比隆,後人寧不仰高風。元都道士桃千樹,一會區 區豈難措。龍鍾野老及群英,亦媿因循坐遲暮。檜乎 檜乎重培植,風枝相樛霜榦直。邦人具瞻仰遺德,見 樹猶如見顏色。六百二十五年如一昔,

《追和朱樂圃蘇學並秀檜》
吳寬
[编辑]

《講堂前並立》,霜雪傲元冥。此樹今猶在,常年不改青。 雨來添秀色,風動散微馨。科第能相繼,題名下有亭。

《手植檜》
前人
[编辑]

魯宮久已壞,孔宅仍如新。悠悠二千載,手澤嗟猶存。 所存非他物,奇樹當高門。相傳藉文字,烈火經嬴秦。 而此特萌糵,挺然異其群。群木繞庭際,合抱如雲屯。 尋常豈得似,隱然成旋文。端如人索綯,徽纆依然分。 米芾好奇士,於道未必聞。玩物有述作,意與石丈均。 我來重謁拜,欲去凡幾巡。維魯多松柏,斷度見詩人。 徂徠與新甫,遙瞻失嶙峋。

《檜》
章珪
[编辑]

天挺良材聳百尋、托根仙宿歷年深。能兼老柏冰霜 操。不讓寒梅鐵石心。夜靜遶壇星布列,月明滿地翠 陰森。工師若選《明堂用》。為棟為梁價萬金。

《詠檜》
李東陽
[编辑]

雙枝出牆頭,亭亭兩高蓋。雨色愛青蔥,天聲聽靈籟。

《手植檜次韻》
前人
[编辑]

「孔庭盡烈火,廟貌倏更新。嗟哉古檜燬,僅見孤根存。 槎牙插高空,突兀撐重門。禮祀嘗及漢,官封未污秦。 所貴手親植,不與萬木群。翻令眾芳茂,蓊鬱紛成屯。 枯荄發餘燼,往代有遺文。旦夕或可期,今古何當分。 雷聲久絕響,五月始一聞。矧茲時雨降,遠邇皆覃均。 仰高復好古,一日累數巡。發育豈無地,栽培方有人。」 何年重弭蓋,翹首青嶙峋。

《手植檜次韻》
謝鐸
[编辑]

「大化靡終極,萬物恆更新。誰其天地間,亙古能獨存。 嗟嗟手植檜,屹立當孔門。托根在洙泗,歷年自周秦。 依然直氣在,不與萬木群。漢牢實肇祀,韃騎不敢屯。 鬱攸彼何物,禍烈乃斯文。崑岡一夕變,玉石遂不分。 日月動悲慘,遠近駭見聞。碩果諒不食,《剝復》理則均。 我昔再拜之,卻立為逡巡。栽培信有天,迴生或在人。」 何當與《新廟》,氣勢相嶙峋。

《手植檜次韻》
李傑
[编辑]

「孔廟甫修復,規模煥然新。獨憐手植檜,惟餘根榦存。 伊昔挺蒼翠,特立當廟門。拱把從姬周,長養迨嬴秦。 奇木世無二,紋理自不群。松柏列四周,環衛若兵屯。 鬱攸何肆虐,寧不為斯文。」素王遺舊跡,榮枯一朝分。 我嘗往祭告,目睹非耳聞。同行二三輩,感歎與我均。 尚冀復萌糵,旋視知幾巡。參天更可竢,記述徵前人。 豈但嶧陽桐,孤高何嶙峋。

《手植檜次韻》
儲巏
[编辑]

物理有代謝,陳根仍復新。猗歟千年檜,乃此枯株存。 想當蓊鬱時,羽蓋魯東門。坑焚幸不及,白兔述狂秦。 豈無四方樹,楷杏難為群。上無鴝鵒巢,下免螻蟻屯鱗皴苔蘚跡,茫昧蝌蚪文。云孰紀巔末,嵌壁書八分。 我來劫火餘,所見異所聞。傷哉翰林句,感歎傳《成均》。 南枝幾時復,青帝將東巡。豈繄孔氏木,四海皆門人。 會見干霄姿,鳧繹爭嶙峋。

《手植檜次韻》
喬宇
[编辑]

「聖道炳日月,萬古常一新。植物非觀美,曰此手澤存。 移株嶧山麓,垂蔭闕里門。宮室不壞魯,焚燔豈遭秦。 孔林材實多,不與群卉群。盤拏作龍立,蒼翠如雲屯。 閱歷數千載,尚有《左紐》文。傷哉鬱攸變,烈焰從何分。 殿庭亦煨燼,異事駭見聞。萬物有代謝,盛衰理則均。 靈根定不死,元氣相周巡。一枯復一榮,天意豈在人。」 陳荄發新廟,岱嶽同嶙峋。

《手植檜次韻》
李永敷
[编辑]

「商楹夢不返,時代日已新。孔庭一古檜,手澤此僅存。 培植信得地,鬱然當聖門。」《書焚樹無恙》,「虐焰經狂秦。 山靈為呵護,神物自莫群。不辱螻蟻穴,時來鸞鳳屯。 昌辰忽遺燼,天豈厄斯文。幽明諒交質,此理誰當分。 榮瘁徵往代,奇事夙所聞。聖德極參贊,要使發育均。 三年未萌糵,造物何逡巡。願言藉廣蔭,終古幸吾人。」 宮牆限遠道,仰止東嶙峋。

《手植檜次韻》
趙璜
[编辑]

廟庭幾千載,燬矣仍復新。大哉吾夫子,天地與俱存。 不有干霄木,何以表聖門。況茲手親植,年所誇先秦。 彼五大夫者,安敢窺其群。龍姿閱冬秀,翠蓋當夏屯。 對取乾坤象,旋成左右文。云胡困回祿,烈焰起夜分。 顧此亦數耳,榮枯夙所聞。《九泉》無曲處,春意施必均。 弔災阻修道,東望日幾巡。本深末還葴,天定終勝人。 再挺歲寒標。龜鳧讓嶙峋。

《手植檜次韻》
林俊
[编辑]

物理有代謝,人事多故新。皇王與帝霸,在眼今誰存。 兩楹久夢奠,手植猶廟門。紀年繫衰周,歷劫經暴秦。 九泉絕根曲,松桂非其群。李「趙盛兩見,鬱爾蒼雲屯。 萌糵百年內,左紐還舊文。默運自元化,一體氣焉分。 鬱攸適為虐,此酷能前聞。枝葉化灰燼,禍比林木均。 猶餘根與榦,周視還百巡。蘇枯諒斯在,脈理關天人。」 剛貞候,芽茁怒長相嶙峋。

《聖廟古檜詩》
袁藩
[编辑]

聖澤洽萬物,靈根發華滋。大材本天成,擢榦表禎奇。 猗歟《大成》殿,輪奐殊恆規。崇臺高數仞,船水掛簷楣。 古檜十三株,左右列參差。高風何蒼翠,黛色蔭兩墀。 大小質不同,歲月歷均之。疑是周秦物,凝和保天時。 各各呈異狀,巍巍峙雄姿。左列厥數四,三榮其一萎。 榮榦倚中霄,日月相蔽虧。柯上忽拳曲,附身而倒垂。 下可二三尺,龍鱗液玉脂,柯𠏉肌理合,敷榮更紛披, 至德及草木,瑞為連理枝,知是何年代,聖化隨所施, 北至未逾步,一株近臺基,糾結意親婉,苔蘚溜霜皮, 一萎作戟形,微向兩株欹,迤南復東偏,虯柯非等夷, 輪囷怪石綴,瑟瑟靈風吹,爪距蟠空下,攫拏如蛟螭, 「右者列兩行,一株當南陲,圍周七尺六,偉麗無偏岐。 密葉驚風雨,團圞復葳蕤。西北尤竦立,完美無微疵。 昂然群列中,瞻仰為眾師。或如削珪立,半面雕追蠡。 或如三侍講,對映飄鬚眉。欲作過庭趨,環珮迎朝曦。」 其二:「雖已枯,鐵榦永不糜。一株如偃蓋,翻身西南馳。 常恐掠地仆,扶植豈人為。眾寡勢錯落,東西各有宜。 盡飽煙霞色,豈為雨露私。」昔予舞象勺,童稚相追隨。 循牆窺聖宇,香風拂尊彝。謖謖時傾聽,黃雪落微颸。 其時文物盛,輝光照璧池。頫仰三十年,令人感興衰。 茂草滿階砌,鬱蒸暗罘罳。殿廡既崇煥,培護豈容遲。 佐之以絃誦,時聞竹與絲。習之以禮樂,《春秋》肅威儀。 物理因人茂,斯文猶在茲。其上為龍鳳,翔舞亂雲旗。 其下拔重泉,連葉產靈芝。秀浮夾谷雨,蔭接孝河湄。 再歷幾千年,歲寒終不移。矯矯後凋心,萬古興人思。

《七星檜》
沈周
[编辑]

「海虞七星檜,宜為群木冠。列生老子宮,與邑作奇觀。 廣墀氣蕭森,入門凜欲汗。久信天地成,沃知雨露灌, 傳植從蕭梁。其說我恐漫,驗斗形叵全。七既斃其半, 三株實聊存,難執歲月算,各各具其異,形容非詞翰。 西體裂多槁,豁然敞三判。東體活亦裂,筋骸互續斷。 北者蜷而禿,袖破舞脫腕。葉亦不暇葉,榦亦不暇𠏉。」 左文皮索綯,孤蕝頂留繖。槎折象齒蹺,癭決鬼目爛。 疏越復叢穴,骳骩仍軒岸。蛟攣及猊跛,努力不得竄。 矛長及劍短。接戰驚楚漢,如此紛怪駭。聃君不能按。 知遭幾雷厄,還屢兵火難。生死付冥然,造物反被玩。 君子重貞固,頑醜小人讕。緣高坐吹簫,我欲呼鶴鸛。 從根覓埋丹,澆泉覬紅燦。長生就其蔭,永作「婆娑伴。」

《七星檜》
施顯
[编辑]

琳宮檜森森,蟉枝鬱蒼翠。植時應斗宿,數列三之四。 龍鱗綴苔圓,香葉凝煙細。節操歷冰霜,大材難小試。 匠石偶來見,錯愕相驚視。

《七星檜》
吳納
[编辑]

仙壇有古檜,森列同七星。云是梁家種,古怪如龍形東蘇護朽骨,新枝復青青。造化呈奇觀,拱衛煩山靈。 誰栽若此樹,閱歲踰千齡。

《致道觀七星檜》
鄧韍
[编辑]

「琳宮何岧嶢,爽氣凌青蒼。中有古檜樹,傳植自蕭梁。 歲遠四樹存,如斗酌天漿。東株聳而老,慶曆補其亡。 中株麗瓊壇,少日嬉其旁。枿動手可撼,鐵柱鎖蛟猖。 今已剪不遺,彼蚩盜其香。兩株在東南,偃蓋覆修廊。 攢枝細而密,葉聚如針芒。擁挺折三本,糾結連肺腸。 龍也方出海,挾以子母將。」兩株在西南,赤立膚無霜。 偃蹇捎殿角,督力示堅強。龍也得雲霧,攫拏不復翔。 六子莫囚鎖,帝招遣巫陽。北株最怪異,不與群木行。 質幹盡屈鐵,夭矯互低昂。辨葉知乃樹,尋柯惑其方。 眾視興怪歎,應接不得遑。乍疑古蚩尤,蓄力抗軒黃。 拓臂運五兵,有徒實跳踉。勁者弩脫括,彎者弧方張。 橫者奪槊舞,豎者操矛鎗。何乃大小「柯,廉脊如斧螳。 怒虯拔山出,隱霧勢騰驤。理斷一絲續,膚削流乳肪。 我語非強聒,細視乃知詳。四檜皆左紐,玉晨遠相望。 霽晴亦慘黯,昏黑常晶光。仙真呵護久,山鬼憑藉長。 至今空翠表,劍佩時將將。」蜀廟青銅柏,涿郡羽葆桑。 《圖經》儼封殖,況我桑梓鄉。入景星月夜,清唳徹虛皇。 移酒與檜飲,風露襲綃裳。石田寫東樹,高詞振琳琅。 遺墨付好事,煙姿漲雲房。我詩費摹寫,傳之起譸張。 錄詩冠巨圖,尚與檜作堂。

《手植檜》
熊相
[编辑]

《夫子庭前檜》,傳來夫子栽。霜皮皆左紐,野火漫餘灰。 翠色滋壇杏,虯根上石苔。斯文應未喪,重發待時來。

《題白石翁畫虞山古檜》
張淵
[编辑]

「虞山老檜三株青,斗壇半掩招搖星。道人丹成化鶴 去,三檜夭矯飛龍形。是誰手植經千載,曾見昭明讀 書在。幾迴天上葬神仙,不獨人間變桑海。古人今人 繞樹行,古今人去樹長生。乃知勁氣合元化,不與凡 木爭枯榮。長洲老石好異者,百里㩦杯遊樹下。」浩嗟 「天下有樹此樹無,我去此樹何人圖。三日經營雙眼」 力,滿空蒼翠移真跡。鶴骨虯筋左紐文,雷裂霜皴古 秋色。日暮袖歸歸不得,滿山風雨山靈惜。居然贈與 臥雲人,長嘯寒風生石壁。於乎石君詩畫天下知,此 筆尤為天下奇。勸君風雷當掩戶,恐化蛟龍擘空去。

《致道觀看七星檜樹歌》
孫一元
[编辑]

《海虞》山前突兀見古檜,眼中氣勢相盤拏。上應七曜 分布有神會,地靈千歲儲精華。皴皮無文盡剝落,老 根化石吞泥沙。據山𡾊峗映壑谽谺。身枯溜雨,枝黑 藏蛇。佇立頃刻雲霧遮,日落未落山之厓。同行觀者 皆嘆嗟,舌捫頸縮無敢譁。歸來靈物不可究,夜宿撼 床恐龍鬥。

《常熟致道觀七星檜》
黃雲
[编辑]

琴川古跡得縱觀,七檜象斗羅仙壇。真人手植自梁 代,燧人之火不及鑽。成形成象兩昭應,斟酌元氣其 無端。陰敷古殿覆玉座,星宮瞻天肅聖顏。侍女左右 更修潔,仙袂欲舉垂雲鬟。堅貞鏗戛悟元理,至文無 文朴反頑。深根穿散福地脈,萬牛挽之併力難。雷雨 藏蓄太陰黑,骨節顯露莓苔乾。偃仰詰屈更披折,矯 若撐拄鬱若盤。猿臂爭攫凌險絕,鶴形孤高梳羽翰。 大小斧劈惜皴裂,赤皮含生細葉攢。蕭森夜拂箕尾 動,聳拔晝涵湖腹寬。索綯絞紐互聯絡,風濤鼓舞交 蒼寒。角崩爪禿龍虎鬥,鯤化海翻鵬快摶。鬼神出入 倏忽際,厥狀詭異窮莫殫。時逢有道天錫瑞,甘露屢 降和井丹。真人上仙念下土,駕虯歸「來樂盤桓。浩歌 適應金石響,樓居合共朝霞餐。酒瀉天瓢不可挹,與 山並峙青巑岏。仙標出塵幾千丈,擬作蓬萊玉樹看。 傲兀閱世間榮瘁,卦之剝復時危安。銅駝荊棘仍變 故,其上日月跳雙丸。蜀柏猶能尊漢統,岱松寧免污 秦官。青牛已隨紫氣遠,孔檜繫道遭摧殘。偶然託跡 仙境靜,此後曆數知」如干。畢宏韋偃久絕筆,白石老 子圖冰紈。我生好古聊紀詠,豪奇安得追蘇韓。置像 亦如《楚頌》橘,石厓磨鑴垂不刊。

《七星檜寄孫小川》
周詩
[编辑]

「君不見虞山之麓有古檜,栽培來自蕭梁世。剝削唯 滋日月華,雄盤欲起風雷勢。鼇驚鯨怒互凌據,虯突 龍驤共虧蔽。霞羃雲遮赤日流,陰颷激蕩失魑魅。秀 色千齡靡改易,清都定有神祇衛。孔陵柏樹秦封松, 拔俗遐標豈殊裔。海虞泰岱邈千里,會有精靈自攸 契。紛紛樗櫟遍寰宇,雖有鄧林亦何取。」古來勝概誇 江左,怪絕于茲更誰伍。登攀賢達知幾許,滄海桑田 總塵土。何如此檜有仙骨,逍遙甲子任淪忽。每逢冰 雪但蒼然,屈鐵虯枝轉冥密。君不見天生神物天之 意,往往神物天所祕。七株曜列干層霄,四株已作龍 化去。迴翔寥廓幾春秋,逐電驅霖不知處。吁嗟龍化 竟何年,令人四顧空茫然。我生夙有林壑緣,探奇憩 此心獨元。金宮銀榜橫紫煙,芳荃白石堪醉眠。結交 每作河朔飲,嵇樽畢甕常流連。那堪對此草為別,衡 紀推遷無緩節。已看凋落桐上華,復聽寒蟬鳴不歇景移物換須臾間,悲咤因之心欲折。殷勤勸我山中 人,徒有離懷不可說。何當遂戒江邊艫,還向瑤臺共 沿越。琳琅一奏《古檜歌》,迴薄青天萬古月。遺音激石 石欲裂,鬼神怖慄更愁絕。流光馺沓億萬年,歌與古 檜同不滅,歌與古檜同不滅。

《震澤普濟寺觀古檜歌》
王叔承
[编辑]

「沙門老樹驚奇崛,四百年來青未歇。氣交古佛通精 靈,命落殘碑題歲月。」皮為黛石根為鐵,琥珀為脂玉 為節。曲柯倒紐上下錯,尖梢反掬東西掣。扶疏入畫 畫不成,苔痕膩鎖雷神結。雨餘細葉浮煙出,新枝舊 枝宛相齕。飛天仙女生綠毛,墮地驪龍蛻蒼骨。西方 雙樹何時分,婆娑獨立南江濆。寒色虛搖五湖月,清 陰薄灑諸天雲。忽漫星槎過笠澤,酣歌樹底流光碧。 秦亡爭笑大夫松,蜀破空憐丞相柏。信是僧家佛日 長,貝葉曇花幻今昔。昔者火燒闕里檜,仲尼寂寞斯 文墜。今來風擊虞山枝,言游慘澹文章廢。儒林喬木 奈如許,野寺孤根聊酹汝。

《題王學士所藏王孟端老檜蒼崖圖》
[编辑]

曾棨

王郎工畫妙入神,平生強項世所嗔。有時興至自盤 礡,睤睨已喜旁無人。忽然放筆作古檜,白日煙雲倏 暝晦。淋漓盡帶雷雨垂,慘淡長疑鬼神會。古藤纏絡 枝相繆,屈鐵磥砢騰蛟虯。左挐右攫飛不去,崖石欲 裂山精愁。王郎一生何不遇,五十得官嗟已暮。胸中 時吐氣崢嶸,半落蒼厓化為樹。知君愛此長蕭森,藏 之願比《雙南金》。秋來恐有乘槎客,泛入天河無處尋。

《手植檜》
王在晉
[编辑]

古檜凌霄自手移,露華高揭幹離奇。秦皇漢武留松 柏,未許文壇借一枝。

《題手植檜》
徐源
[编辑]

孔庭訖端拜,有樹當軒垂。根槎僅百尺,上閱姬周曦。 徘徊再瞻顧,宣尼手親移。種自闕里地,灌以洙泗池。 斯文續東壁,糵豈秦火遺。念此千載下,東家聳高楣。 穹碑與喬木,林立如廣畦。名《書》掣驚電,雄文炳重離。 回頭向東岱,御帳高已卑。珍培賴衍聖,斤斧非所宜。 皇天佑吾道,綿遠仍若斯。維此亦木爾,所歆寧在茲。 寰中大山壑,庶矣萬年枝。

《題孟廟古檜》
董其昌
[编辑]

愛此孟祠樹,森然見典型。沃根洙水潤。含氣嶧山靈。 閱世磨秦籀。參天結魯青。方知樗散壽。咫尺列《仙經》。

《陳檜》
錢岳
[编辑]

上方雙檜鬰岧嶢,不逐禎明玉樹彫。雲擁鶴巢溟海 暗,火枯龍骨艮宮搖。深根入地應千尺,老幹擎天已 十朝。夜半木精聽說法,昔年亡國恨都消。

《陳檜》
馬弓
[编辑]

古本凌空百尺過,根盤如石鐵為柯。濃陰不礙金蓮 座,虛籟猶傳《玉樹》歌。倦客解衣頻徙倚,老禪卓錫定 摩娑。雲門寺裡梁朝柏,身上苔痕想更多。

《陳檜》
釋如蘭
[编辑]

昔聞《後庭》花,今見禎明檜。雙劍列雌雄,每與風雨會。 艮岳莫可移,夜挾驚霆壞。至今左紐枝,老氣發光彩。

《陳檜》
僧守仁
[编辑]

吳楓楚柳逐煙空,陳檜依然護梵宮。可惜禎明歌舞 地,後庭無樹著秋風。

檜部選句[编辑]

唐孟郊詩:「蔭庾森嶺檜。」

李賀詩:「古檜拏雲臂。」

劉禹錫詩。「曲蓋幽深蒼檜下。洞簫愁絕翠屏間。」 殷文圭詩。「峭如謝檜虯蟠活。」

李建中詩:「枯杉倒檜霜天老。」

杜荀鶴詩。「龍鎮古潭雲色黑。露淋秋檜鶴聲清。」 陸龜蒙詩。「嬾檜推嵐影。」僧穿小檜纔分影,魚擲高 荷漸有聲。

《鄭谷詩》:「石門蘿徑與天鄰,雨檜風篁遠近聞。」

《李中詩》:「杉檜已依靈塔老,煙霞空鎖影堂深。」

《廖融詩》:「移檜托禪子,攜家上赤城。」

《裴說詩》:「松檜君山迥。」

僧可止詩:「青檜行時靜。」

僧齊己詩:「古松青檜午時風。」鶴拋青漢來巖檜, 《鴈塔》影分疏檜月。

僧貫休詩。「冷碧仙庭檜。」

宋林逋詩:「老苔寒檜看僧房。」

蘇舜欽詩:「古檜有風天自籟。」

《梅堯臣》詩:「仙檜留陰在。」

歐陽修詩:「夜涼蒼檜起天風。」

王安石詩:「偶坐陰松檜。」

蘇軾詩:「請公試回首,歲晚餘蒼檜。」團團山上檜,歲 歲閱榆柳。

《蘇轍詩》:「掃地開門松檜香。」庭檜蕭疏漏玉蟾。比 公唯有萬株檜,歲歲何妨雨露新。

《郭祥正》詩:「歲老枝葉簡,春深香氣新楊萬里詩。「老檜如幢翠接連。」「雪檜霜松滿袖香。」 《陸游詩》。「夜半濤翻古檜風。」「盆檜雨餘抽嫩綠。」 《丁復詩》:「蒼松赤檜盤根株。」茶餘儻問西園檜,翠色 依然映白頭。

《僧惠崇》詩:「掩門青檜老。」

僧大圭詩:「古檜陰陰翠虯舞。」

金許古詩:「蒼檜四排嚴法界。」

元王惲詩:「南山開畫屏,高下蔚萬檜。」

《劉詵》詩:「高檜挂日晚。」

明高啟詩:「氣鍾孤檜碧,祥表五芝青。」晨怡閒齋檜, 夕賞華池蓮。

王世貞詩。「怒鬣搖風檜。」

何景明詩:「老檜霜留古殿陰。」

金大車詩:「澗道千年檜,山僧手自栽。」

檜部紀事[编辑]

《西京雜記》:「上林苑栝十株。」

《南史王儉傳》:「儉幼篤學,手不釋卷。丹陽尹袁粲聞其 名,及見之曰:『宰相之門也,栝柏豫章雖小,已有棟梁 氣矣,終當任人家國事』。」

《洛陽伽藍記》:「永寧寺僧房樓觀,一千餘間,栝椿松柏, 扶疏拂簷。」

《水經注》:「孔子舊廟西北二里,有顏母廟,廟像猶嚴,有 修栝五株。」

《封氏見聞記》:「兗州曲阜縣文宣廟門內,并殿西南,各 有柏葉松身之樹,各高五六丈,枯槁已久,相傳夫子 手植。永嘉三年復枯。俗傳千年木療心痛,人多竊割 削之,樹身漸細,去地丈餘,皆以泥累,泥封猶不免焉。 亦有取為笏者,色紫而甚光澤。肅宗時,二樹猶在。」 《唐書五行志》:「大曆九年,晉州神山縣慶唐觀枯檜復 生。」

《中吳紀聞》:白樂天為蘇州守時,恩信及民,皆敬而愛 之。嘗植檜數本於郡圃,後,人目之為「白公檜」,以況甘 棠焉。

《玉堂閒話》:「劍門之左峭巖間有大樹生於石縫之中, 大可數圍,枝榦純白,皆傳曰『白檀樹。其下常有巨虺 蟠而護之,民不敢採伐。又西巖之半有志公和尚影, 路人過者皆西向擎拳頂禮,若親面其如來。王仁裕 癸未歲入蜀,至其巖下,注目觀之,以質向來傳說。時 值晴朗,溪谷洗然,遂勒轡移時望之,其白檀樹乃一』」 白栝樹也。自歷大小漫天,夾路谿谷之間,此類甚多, 安有檀香蛇遶之事?又西瞻志公影蓋巖間,有圓柏 一株,即其笠首也。兩面有上下石縫限之,為身形斜 其縫者,即袈裟之文也。上有苔蘚斑駮,即山水之毳 文也。方審其非白檀,志公不留影於此明矣。乃知人 之誤傳者何限哉!

《幽燕記異》:「幽燕思先驛後有五樹檜,忽生藥圓,試摘 服之,往往療疾有驗。」

《賈氏談錄》:「李德裕平泉莊有鴈翅檜,婆娑如鴻鴈之 翅。」

《福建志》:「王審知夢眾僧奕奕有光,所至有雙檜并池, 旦尋而得之,池曰『浴聖』」,檜曰「息聖。」

《清異錄》:「同州郃陽縣劉靖兄弟同居,宅邊榆樹上生 桑,西廊梧桐上生穀枝,明年墳中白楊生檜。鄉人號 『榆』」為「義祖,『桐』」為「小義」,「楊」為「義孫。」縣令出官錢為修三 異亭。

《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六年十月甲子,亳州太清 宮枯檜再生。」

《太清記》:亳州太清宮有八檜,老子手植,根株枝榦皆 左紐。《石曼卿集》云:「此檜不知年代,李唐之盛,一枝再 生。至聖朝復有此異。」

《話腴》:宋真宗朝,寢殿側有古檜,秀茂不群,名「御愛檜。」 然橫礙殿簷,真皇意欲去之。一夕風雷轉摺其枝,時 以為瑞。

《遊茅山錄》:「玉宸觀東廊許長史手植檜,其圍丈餘,西 廊左紐,檜圍八尺。」

《石林詩話》:元豐間,蘇子瞻繫大理獄,神宗本無意深 罪子瞻。時相進呈,忽言蘇軾於陛下有不臣意。神宗 改容曰:「軾果有罪,然於朕不應至是,卿何以知之?」時 相因舉軾檜詩「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惟有蟄龍知」 之句,對曰:「陛下飛龍在天,軾以為不知己而求之地 下之蟄龍,非不臣而何?」神宗曰:「詩人之詞,安可如此 論?彼自詠檜,何預朕事?」時相語塞,章子厚亦從旁解 之,遂薄其罪。子厚嘗以語予,且以危言詆時相,曰:「人 之害物,無所忌憚,有如是也。」

《泊宅編》:東坡帥杭,一日與徐璹坐雙檜堂,指二檜吟 曰:「二疏辭漢去,時以兄弟皆補外喻也。」璹應聲曰:「大 老入周來。對偶既親切,又善迎合。」公大喜《東坡志林》:「予來汝南,地平無山,清潁之外,無以娛予 者。而地近亳坡,特宜檜柏。自拱把而上,輒有樛枝紐 文治事堂二柏與薦福兩檜,尤為殊絕。孰為使予安 此寂寞而」忘歸者,非此君也歟。

《澠水燕談錄》:「亳州法相禪院矮檜高數尺,偃亞蟠屈, 枝葉繁茂,不可圖狀。唐大中年,李待價《石記》云:『圓蔭 三丈餘,距今又三百餘年。廣袤五六丈,為一郡之寶 玩。士人目其寺曰『矮栝。真宗祀老子,嘗駐其下,今御 榻尚在。故陸子履詩云:『先皇玉座親臨地,故老於今 涕泫然』』』。」

《宋史五行志》:「大觀二年十月乙巳,龔丘縣檜生花,萼 如蓮實。」

《洛陽名園記》:「董氏東園北鄉,入門有栝可十圍,實小 如松實,而甘香過之。」

「歸仁園」,其坊名也。園盡此一坊,廣輪皆里餘。唐丞相 牛僧孺園七里,檜,其故木也。

《使高麗錄》:「白衣島三山相連,前有小焦附之,偃檜積 蘇,蒼潤可愛。」

《避暑錄話》:「蘇州白樂天手植檜,在宅後池口光亭前。 余政和初嘗見之,已槁瘁,高不滿二丈,意非四百年 物,真偽未知也。後為朱沖取獻,聞槁死於道中,乃以 他檜易之,禁中多不知。」又有言「華亭悟空禪師塔前 檜,亦唐物,詔沖取之。檜大不可越橋梁」,乃以大舟即 華亭泛海,出楚州以入汴。既行一日,張帆風猛,檜枝 與帆俱低昂不可制,舟與人皆沒。長興大雄寺陳霸 先宅庭亦有大檜,中空裂為四枝,蔭半庭,質如金石。 相傳以為霸先所植,又欲取以獻。會聞悟空檜沈海 乃已。賢者因物幸託以不朽。然此三檜,一槁死於道, 一沈於海,一僅以免。蓋欲為道旁橛株,不可得也。 《上海縣志》:「陳朝檜,在靜安寺殿墀左右,陳禎明中所 植。宋政和間,朱勔畫圖以進,有旨遣中使取之,欲毀 山門而出。一夕,風雨震雷,碎其一,其右者尚存。」 《泊宅編》鹽官縣安國寺雙檜,有唐宣宗時悟空大師 手植,今百餘年矣。其大者蜿蜒盤礡,如龍鳳飛舞之 狀;小者與常檜不甚異。宣和乙巳春,朱勔遣使臣李 蠲取以供進。大者載由海道,「遇風濤,舟檜皆沒,小者 只自漕路入。既獻上,蠲轉二官,知縣鮑慎好賜緋。」 《墨莊漫錄》:揚州呂吉甫觀文宅,乃晉鎮西將軍謝仁 祖宅也。在唐為法雲寺,有雙檜存焉,猶當時物也。劉 禹錫有詩云:「雙檜蒼然古貌奇,含煙吐霧鬱參差。晚 依禪客當金殿,初對將軍映畫旗。龍象界中成寶蓋, 鴛鴦瓦上出高枝。長明燈是前朝焰,曾照青青年少 時。」吉甫居家時,檜尚依然。李之儀端叔用夢得之詩 韻云:「故跡悲涼古木奇,相公庭下蔚相差。桑根半露 出林虎,畫影全舒破賊旗。寶界曾回鋪地色,節旄遠 映插雲枝。劉郎風韻知誰敵,儒帥端能表異」時建炎 兵火,樹遂亡矣。予後到鄉里,訪其遺跡,不可得矣。 《老學庵筆記》:亳州太清宮檜至多。檜花開時,蜜蜂飛 集其間,不可勝數。作蜜極香,而味帶微苦,謂之檜花 蜜,真奇物也。歐陽公守亳時,有詩曰:「蜂采檜花村落 香。」則亦不獨太清而已。

《入越記》:「丁氏園多海檜,後牆皆密竹,軒楹太敞,宜夏 不宜冬。」

《邇言志》見登西湖之孤山,見所植陳朝檜,一枯一榮。 有稚子跣立其旁,謂余曰:「是檜幾百年矣,榮者弗生, 枯者弗死。」

《楓窗小牘》:「陽華宮石傍植兩檜,一夭矯者名曰『朝日 升天之檜,一偃蹇者名曰『臥雲伏龍之檜,皆玉牌金 字書之』』。」

《筆記》:「岳墳檜樹劈開。天順時,杭州郡丞馬偉為之。」 《湖山勝概》:鳳凰山有交枝檜。

《東遊記》:「顏廟中孤檜,高五丈許。」

《遊茅山記》:「茅峰之西麓有玉宸觀,門外有古檜千餘, 皆逾抱文左紐,奇怪可畫。白馬、老君二殿前各檜一 株,尢古而奇。」

《西山遊記》:「碧雲寺殿前二栝松十圍,隱千牛焉,日出 映之,山中蓊蓊如青雲起。」

《龍鳴山記》:「聽松軒西,即韓熙載讀書堂遺址,所植檜 猶存。」

《梧潯雜佩》:余嘗憩兩廣公署,前庭有楠檜二樹駢生, 蟠根合體,互相糾結,異枝交蔭,蒼翠成帷,每婆娑其 下,玩之不忍去。

《群芳譜》:曲阜孔廟殿前宣聖手植檜文,皆左紐上聳, 無枝而不朽。每遇一代興,或聖君出,則發一枝。明朝 太祖龍興,世宗繼統,曾兩見,真大異事。

常州烈帝廟有獨孤檜,潁州靈壇觀有再生檜。 《貴溪縣志》:「訓導邵義為諸生時,嘗游武林,謁岳武穆 祠,見祠前有樟、檜二樹,援筆題曰:『王祠既植樟,不宜 兼植檜。樟無附木枝,檜有遮天罪。植檜王祠前,知王 心愈碎。寄語當路人,斬檜人心快』。」

《燕都遊覽志》:「承光殿前有古檜一株,傳為金時遺植蒼勁夭矯,若虯龍之挐空,真有神物呵護之者。自嘉 靖以來,每歲給檜俸米若干石。」

《泗州志》:「崇禎十年,學宮古檜吐煙若篆,有異香。」 《文安縣志》:「雙檜在東門外月嚴禪寺後,蒼虯古榦,並 峙干霄,傳為漢時有植。」

《文水縣志》:郝嶺有栝樹一株,相傳千餘年,高七丈許, 闊三十圍,枝榦蟠古,蔭蔽二畝,遇風則聲響如濤,雖 盛暑坐臥其下,寒氣襲人。每值重午日,或有外客密 來祭奠。樹旁有龍王狐突廟三楹,邑庠生郭珽、郭鉉、 胡元勳募山民修葺,且更新其像。龍王舊像內有朱 板一片,上書「大樹照,平陽府洪洞縣李元亨家萬曆」 二年記。珽鉉不解其故,仍藏於像內。

《密縣志》:「修德觀在大騩鎮西三里,廣成子所居,黃帝 就而問道焉,有金邑令劉文饒碑。門臨溱洧,前雙古 檜,森聳如蓋,似宋元時植也。明天啟七年,以鬻僧道 祠,牒羽流欲售之充費,知縣苗之庭禁止,獲存。 檜樹亭古檜,縣東北二十里許,圍視白松殺十一,聳 視白松殺十三,亭亭偃蓋左紐銅文亭。傳自宋樹,必 宋前」雖植在民疇,實官物也。

《江寧縣志》:「西園去石城門一里而近,門俯大街,有堂 三楹。堂之陰疊石為山,山麓為亭,亭下為洞,倚牆而 竇。牆後復有山,左右老栝八株,大者合抱,偃蹇婆娑, 生意鬱然。」

栝園在大功坊東巷內。堂三楹,敞而受風,廣除盈畝, 寬而宜月。老栝兩株,亭亭直上,翠色鬱然,園之得名 以此。

《六合縣志》:「儒學古檜樹四株,龍爪虯曲,各具一古致。 昔有白鵲巢其上,相傳邑有科第樹杪吐煙,今兩株 瘁矣。」

《常熟縣志》:「七星檜,在致道觀。梁天監二年,真人張道 裕以神力移之,蟠屈夭矯。今尚存其三,餘則宋慶曆 中所補種。」

永慶教寺有「八檜」,一夕雷震西南,一株斷,附地,榦猶 生。

《武進縣志》:「獨孤檜有三,皆獨孤太守手植。一在郡後 圃,一在古紫虛宮舊址,後為丁氏球川亭。一在忠佑 廟。」

《滁州志》:「龍檜山上有檜如龍形,因名之。」

《杭州府志》:「錢塘隋朝檜,在下天竺光明懺堂後,高數 十丈,大十圍,為兵火所燬。宋大中祥符間復茂。今號 為重榮檜。」

《長興縣志》:「陳朝檜在縣治北,故大雄寺,武帝手植。蟠 折古怪,四面各異,蒼翠可掬。好事者模為四圖,以供 雅觀。」

《德安縣志》:「古檜一株,在縣治後,約六尺圍,枝葉繁茂, 青翠如蓋。」

《莆田縣志》:「宋陳侍講士楚祠內有古檜一株,大合抱, 長四丈許,盤挐屈曲,具有蛟龍怒攫之勢。相傳為侍 講手植,詞客題詠甚多,好事者多就樹下圖其形以 去。」

《貴州通志》:「大定州龜石在州城南十里,石磴崎嶇,怪 木叢生。一檜大可數十圍,長可參天。傍一樹離奇夭 矯,根夾巨石,石形似龜,土人於此禱雨。」

檜部雜錄[编辑]

《避暑錄話》:「檜深密紆盤似管幼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