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6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六十六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六卷目錄

 柳部藝文四

  點絳脣      宋趙彥端

  浣溪沙       晏幾道

  浣溪沙        曹冠

  採桑子          朱敦儒

  清平樂柳花      呂本中

  醉桃源          翁元龍

  朝中措          歐陽修

  柳梢青楊花       周密

  柳梢青       高觀國

  浪淘沙          趙師俠

  玉樓春          梅堯臣

  玉樓春       歐陽修

  玉樓春        柳永

  虞美人憶柳       張炎

  虞美人          僧仲殊

  小重山楊花      趙長卿

  臨江仙詠柳五首     許庭

  蝶戀花新柳       程垓

  蝶戀花           張先

  蝶戀花           賀鑄

  蝶戀花五首      周邦彥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四首方千里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四首楊澤民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四首陳允平

  行香子       杜安世

  行香子           劉鎮

  謝池春           李石

  天仙子          張孝祥

  江城子           秦觀

  江城子詠柳      譚宣子

  驀山溪楊花       毛滂

  驀山溪          僧仲殊

  洞仙歌       晏幾道

  洞仙歌柳花       李邴

  洞仙歌        蔣捷

  滿江紅楊花       陳策

  聲聲慢       趙長卿

  聲聲慢柳絮       周密

  聲聲慢楊花      晁補之

  垂楊本意       陳允平

  念奴嬌垂楊      章謙亨

  水龍吟柳花       章楶

  水龍吟楊花次章質夫韻  李綱

  水龍吟楊花       蘇軾

  二郎神柳花      馬莊父

  花心動       吳文英

  解連環       高觀國

  選冠子詠柳      張景修

  賀新郎          葉夢得

  蘭陵王詠柳      周邦彥

  多麗楊花        歐良

  臨江仙          元張翥

  蝶戀花新柳       張雨

  瑞鶴仙           趙文

  六醜楊花        詹正

  浣溪沙客歸見楊花作 明馮鼎位

  清平樂        楊基

  憶秦娥楊花       前人

  憶秦娥柳絮      陳子龍

  鷓鴣天春柳       沈周

  蝶戀花柳影      朱盛藻

  水龍吟楊花      趙南星

  水龍吟詠楊花和東坡韻 錢繼章

 柳部選句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六卷

柳部藝文四[编辑]

《點絳唇》
宋·趙彥端
[编辑]

春到垂楊,嫩黃染就金絲軟。麗晴新暖。湧翠千山遠。

「為甚年年,眉向東風展。閒情遣、欲歸猶懶。」 《漁笛天》

將晚。

《浣溪沙》
晏幾道
[编辑]

二月風和到碧城。萬條千縷綠相迎。舞煙弄日過清 明。 妝鏡巧眉偷葉樣,歌臺妍曲借枝名。晚秋霜霰莫無情。

《浣溪沙》
曹冠
[编辑]

翠帶千條蘸碧流,多情不解繫行舟。章臺惜別恨悠 悠。 濕雨傷春眉黛斂,倚風無力舞腰柔。絲絲煙縷 織離愁。

《採桑子》
朱敦儒
[编辑]

人如濯濯春楊柳,徹骨風流。脫體溫柔。牽繫多情卒 未休。 最憐恰似新眠起,雲雨初收,斜倚瓊樓。葉葉 眉心一樣愁。

《清平樂》柳花
呂本中
[编辑]

柳塘新漲。艇子操雙漿。閒倚曲樓成悵望,是處春愁 一樣。 傍人幾點飛花。夕陽又送棲鴉。試問畫樓西 畔,暮雲恐近天涯。

《醉桃源》
翁元龍
[编辑]

千絲風雨萬絲晴。年年長短亭。闇黃看到綠成陰。春 由他送迎。 鶯思重,燕愁輕,如人離別情。繞湖煙冷, 罩波明,畫船移玉笙。

《朝中措》
歐陽修
[编辑]

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楊柳,別來 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鍾。行樂直 須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柳梢青》楊花
周密
[编辑]

「似霧中花,似風前雪,似雨餘雲。本自無情,點萍成綠, 卻又多情。 西湖南陌東城。甚管定年年送春。」薄倖 東風,薄情遊子,薄命佳人。

《柳梢青》
高觀國
[编辑]

翠拂晴波,煙垂古岸,灞橋春色。斜帶鴉啼,亂縈鶯夢, 愁思如織。 為憐張緒風流,正瘦損、宮腰褪碧。綻綰 同心,留連不住,天涯行客。

《浪淘沙》
趙師俠
[编辑]

搖曳萬絲風。輕染煙濃。鵝黃初褪綠茸茸。雨洗雲嬌 春向晚,雪絮空濛。 車馬灞橋中。別緒匆匆。只知攀 折怨西東。不道曉風殘月岸,離恨無窮。

《玉樓春》
梅堯臣
[编辑]

天然不比花含粉。約月微黃春色嫩。小橋低映欲迷 人,閑倚東風無奈困。 煙姿最與章臺近。冉冉千絲 誰結恨。狂鶯來往戀芳陰,不道風流真態盡。

《玉樓春》
歐陽修
[编辑]

黃金弄色輕于粉。濯濯春條如水嫩。為緣力薄未禁 風,不奈嬌多長似困。 腰柔乍怯人相近。眉小未知 春有恨。勸君著意惜芳菲,莫待行人攀折盡。

《玉樓春》
柳永
[编辑]

黃金萬縷風牽細。寒食初頭春有味。殢煙尤雨索春 饒,一日三眠誇得意。 章街隋岸歡遊地。高拂樓臺 低映水。楚王空待學風流,餓損宮腰終不似。

《虞美人》憶柳
張炎
[编辑]

修眉刷翠春痕聚。難剪愁來處。斷絲無力挽韶華,也 學落紅流水、到天涯。 那回錯認章臺下。卻是陽關 也。待將新恨趁楊花,不識相思一點、在誰家。

《虞美人》
僧仲殊
[编辑]

「一番雨過年芳淺,裊裊心情嬾。章臺人過馬嘶聲,小 眉不展恨盈盈」,《怨清明》。 煙柔路軟湖東岸,惱亂春 風慣。一聲鶯是故園鶯,及至而今始得聞,《又多情》。

《小重山》楊花
趙長卿
[编辑]

枝上楊花糝玉塵。晚風扶起處,雪輕盈。撲人點點細 無聲。誰能惜,撩亂滿江城。 忍淚未須傾。十年追往 事,歎流鶯。曉來雨過轉傷情。鋪池綠,遺恨寄浮萍。

《臨江仙》詠柳
許庭
[编辑]

不見灞陵原上柳,往來過盡蹄輪。朝離南楚暮西秦。 不成名利,贏得鬢毛新。 莫怪枝條憔悴損,一生惟 苦征塵。兩三煙樹倚孤邨。夕陽影裡,愁絕宦遊人。

不見昭陽宮內柳,黃金齊撚輕柔。東君昨夜到皇州。 玉階金井,無處不風流。 悵望翠華春欲暮,六宮都 鎖春愁。暖風吹動繡簾鉤。飛花委地,時轉玉香毬。

不見陶家門外柳,柴扉一徑遙通。閒門終日掩清風。 感君高節,綠蔭向人濃。 籬落蕭疏雞犬靜,日長飛 絮濛濛。先生一醉萬緣空。經時高臥,不到翠陰中。

不見都門亭畔柳,春來綠盡長條。柳邊行色馬蕭蕭。 一枝折贈,相見又何朝。 酒盡曲終人去也,風前亦 自無聊。祇應于我恨偏饒。東君特地,付與沈郎腰。

不見隋河堤上柳,綠陰流水依依。龍舟東下疾于飛。 千條萬葉,濃翠染旌旗。 記得當年春去也,錦帆不 見西歸。故拋輕絮點人衣。如將亡國恨,說與路人知。

《蝶戀花》新柳
程垓
[编辑]

寒意勒花春未足。只有東風,不管春拘束。楊柳滿城 吹又綠。可人青眼還相屬。 小葉星星眠未熟。看盡 行人,唱徹陽關曲。心事一春何計續。芳條未展眉先蹙。

《蝶戀花》
張先
[编辑]

移得綠楊栽後院。學舞宮腰,二月青猶短。不比灞陵 多送遠。殘絲亂絮東西岸。 幾葉小眉愁不展。莫唱 《陽關》,真個人腸斷。分付與春春細看。條條盡是離人 怨。

《蝶戀花》
賀鑄
[编辑]

為問浣溪橋畔柳。拂水長條,幾贈行人手。一樣葉眉 偏解縐。白綿飛盡因誰瘦。 今日離亭還對酒。唱斷 青青,好去休回首。美蔭向人疏似舊。何須更待秋風 後。

《蝶戀花》
周邦彥
[编辑]

愛日輕明新雪後。柳眼星星,漸欲穿窗牖。不待長亭 傾別酒。一枝已入離人手。 淺淺柔黃輕蠟透。過盡 冰霜,便與春爭秀。強對青銅簪白首。老來風味難依 舊。

桃萼新香梅落後。葉暗藏鴉,冉冉垂亭牖。舞困低迷 如著酒。亂絲偏近遊人手。 雨過朦朧斜日透。客舍 青青,特地添明秀。莫話揚鞭回別首。渭城荒遠無交 舊。

小閣陰陰人寂後。翠幕褰風,燭影搖疏牖。夜半霜寒 初索酒。金刀正在柔荑手。 粉薄絲輕光欲透。小葉 尖新,未放雙眉秀。「記得長條垂鷁首。別離情味還依 舊。」

蠢蠢黃金初脫後。暖日飛綿,取次黏窗牖。不見長條 低拂酒。贈行應已輸先手。 鶯擲金梭飛不透。小榭 危樓,處處添奇秀。何日隋隄縈馬首。路長人倦空思 舊。

《晚步》芳塘新霽後。春意潛來,迤邐通窗牖。午睡漸多 濃似酒。韶華已入東君手。 嫩綠輕黃成染透。燭下 功夫,漏洩章臺秀。擬插芳條須滿首。管教風味還勝 舊。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
方千里
[编辑]

漏洩東風消息後。短葉長條,著意遮軒牖。嫩比鵝黃 初熟酒。染勻卻費春風手。 萬縷篩金新月透。入夜 柔情,還勝朝來秀。綵筆雕章知幾首。可人襟韻無新 舊。

一搦腰支初見後。恰似𡞲婷,十五藏朱牖。春色惱人 濃抵酒。風前脈脈如招手。 黛染修眉蛾綠透。態婉 儀閒,自是芳閨秀。堪惜年華同轉首。女郎臺畔春依 舊。

碎玉飛花寒食後。薄影行風,終日穿疏牖。有客思歸 還把酒。閒吹倦絮輕黏手。 雪滿愁城寒欲透。飄盡 殘英,翠幄成穠秀。張緒風流今白首。少年襟度難如 舊。

「翠浪藍光新雨後。整整斜斜,高下籠窗牖。」萬斛深傾 重碧酒。量愁知落何人手。 攏霧梳煙晴色透。照影 迴風,一段嫣然秀。白下門東空引首。藏鴉枝葉長懷 舊。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
楊澤民
[编辑]

臘盡江南梅發後。萬點黃金,嬌眼初穿牖。曾見渭城 人勸酒。嫩條輕拂傳杯手。 料峭東風寒欲透。暗點 輕煙,便覺添疏秀。莫道故人今白首。人雖有故心無 舊。

初過元宵三五後。曲檻依依,終日搖金牖。瘦損舞腰 非為酒。長條折贈垂鞭手。 幾葉小梅春已透。信是 風流,占盡人閒秀。走馬章臺還舉首。可人標韻強如 舊。

「寂寞春殘花謝後。」花絮輕盈,點點穿風牖。穠綠陰中 人賣酒。涼生午扇都停手。 葉密啼鶯飛不透。要詠 清姿,除是憑才秀。往日周郎為唱首。今將高韻重翻 舊。

百卉千花都綻後。浥露依風,翠影籠芳牖。杏臉桃腮 勻著酒。青紅相映如㩦手。 一段簾絲風約透。高下 亭臺,表裡俱清秀。幾度長堤頻矯首。青青顏色新於 舊。

《蝶戀花》柳次周美成韻
陳允平
[编辑]

謝了梨花寒食後。剪剪輕寒,曉色侵書牖。寂寞情懷 如中酒。攀條恨結東風手。 淺黛嬌黃春色透。薄霧 輕煙,遠映蘇堤秀。目斷章臺愁舉首。故人應似青青 舊

牆外鞦韆花影後。環獸金懸,暗綠籠朱牖。為怯輕寒 猶殢酒。同心共結懷纖手。 粉袖盈盈香淚透。蹙損 雙眉,嬾畫遙山秀。柔弱風條低拂首。渭城歌舞春如 舊。

寂寞長亭人別後。一把垂絲,亂拂閒軒牖。三月春光 濃似酒。傳杯莫放纖纖手。 金縷依依紅日透。舞徹 春風,不減蠻腰秀。撲鬢楊花如白首。少年張緒心如 舊。

落盡櫻桃春去後。舞絮飛綿,撲簌穿窗牖。惜別情懷 愁對酒。翠條折贈勞纖手。 繡幕深沈寒尚透。雨雨 晴晴,裝點西湖秀。悵望章臺愁轉首。畫欄十二東風 舊。

《行香子》
杜安世
[编辑]

黃金葉細,碧玉枝纖。初暖日、當乍晴天。向武昌溪畔, 於彭澤門前。陶潛影,張緒態,兩相牽。 數株隄面,幾 樹橋邊。嫩垂條絮蕩輕綿。繫長江舴艋,拂深院鞦韆。 寒食下,半和雨,半和煙。

《行香子》
劉鎮
[编辑]

雲葉煙條,天與多嬌。算風流、張緒難消。惱人春思,正 自無聊。賴斂愁眉,酣醉眼,減圍腰。 風絮還招,蝶弄 鶯嘲。最關情、是《短長橋》。解驂分袂,催上蘭橈。更綠波 平,紅日墜,碧雲遙。

《謝池春》
李石
[编辑]

煙雨池塘,綠影乍添春漲。鳳樓高、珠簾捲上。金柔玉 困舞腰肢,相向,似玉人、瘦時模樣。 離亭別後,試問 陽關誰唱。對青春、翻成悵望。重門靜院,度香風、屏帳, 吐飛花、伴人來往。

《天仙子》
張孝祥
[编辑]

「三月灞橋煙共雨。拂拂依依飛到處。雪毬輕颺弄精 神,撲不住。留不住。」常繫柔腸千萬縷。 只恐舞風無 定據。容易著人容易去。肯將心事向才郎,待擬處。終 須與。作個羅幃收拾取。

《江城子》
秦觀
[编辑]

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猶記多情,曾為繫 歸舟。碧野畫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 韶華不為 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做 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江城子》詠柳
譚宣子
[编辑]

嫩黃初染綠初描。倚春嬌。索春饒。燕外鶯邊,想見萬 絲搖。便作無情終軟美,天賦與,眼眉腰。 短長亭外 短長橋。駐金鑣。繫蘭橈。「可愛風流,年紀可憐宵。辦得 重來攀折後,煙雨暗,不辭遙。」

《驀山溪》楊花
毛滂
[编辑]

雪空香徑,撲撲憐飛絮。柔弱不勝春,任東風、吹來吹 去。牆陰花外,一片落誰家,葉依依,煙鬱鬱,依舊如張 緒。 那人拈得,吹向釵頭住。不定卻飛揚,滿眼前、攪 人情愫。蜂兒蝶子,教得越輕狂,隔斜陽,點芳草,斷送 青春暮。

《驀山溪》
僧仲殊
[编辑]

黃金線軟,玉露生輕潤。青豆破初芽,拂煙痕、一枝獨 嫩。東風著意,不放舞時閒,春漸煖,柔無力,悠悠怨和 悶。 旗亭帶晚,又是清明近。惹盡別離情,約啼鶯、深 深與問。灞陵傷感,那更入陽關,攀折處,我無心,行人 自多恨。

《洞仙歌》
晏幾道一作蘇軾
[编辑]

江南臘盡,早梅花開後。分付新春與垂柳。細腰肢、自 有入格風流,仍更是、骨體清英雅秀。 永豐坊那畔, 盡日無人,惟見金絲弄晴晝。斷腸是,飛絮時,綠葉成 陰,無箇事、一成消瘦。又莫是、東風逐君來,便吹散眉 間,一點春皺。

《洞仙歌》柳花
李邴
[编辑]

一團纖軟,是將春、揉做撩亂隨風到何處。自長亭、人 去後,煙草凄迷,歸未定,妝點離愁無數。 飄揚無個 事,剛被縈牽,長是黃昏怕微雨。記那回,深院靜,簾幕 低垂,花陰下、霎時留住。又只恐、伊家忒疏狂,便驀地 和春,帶將歸去。

《洞仙歌》
蔣捷
[编辑]

枝枝葉葉,受東風調弄。便是鶯穿也微動。自鵝黃千 縷,數到飛綿,閒無事,誰管將春迎送。 輕柔心性在, 教得遊人,酒舞花吟恣狂縱。更誰家,鸞鏡裡,貪學纖 蛾,移來傍、妝樓新種。總不道、江頭鎖清愁,正雨渺煙 茫,翠陰如夢。

《滿江紅》楊花
陳策
[编辑]

倦繡。人閒,恨春去、淺顰輕掠。章臺路,雪粘飛燕,帶芹 穿幕。委地身如遊子倦,隨風命似佳人薄。歎此花、飛 後更無花,情懷惡。 心下事,誰堪託。憐老大,傷飄泊。 把前回離恨,暗中描摸。又趁扁舟低欲去,可憐世事 今非昨。看等閒、飛過女牆東,千秋索

《聲聲慢》
趙長卿
[编辑]

金垂煙重,雪颺風輕,東風慣得嬌柔。秀色依依,偏應 綠水朱樓。腰肢先來太瘦,更眉尖、惹得閒愁。牽情處, 是張郎年少,一種風流。 別後長隄目斷,空記得當 時,馬上牆頭。細雨輕煙,何處夕繫扁舟。丁寧再須折 贈,勸狂風、休挽長條。春未老,到成陰、終待共遊。

《聲聲慢》柳絮
周密
[编辑]

燕泥沾粉,魚浪吹香,芳隄十里新晴。「靜惹遊絲,花邊 裊裊扶春。多憐此時漂泊,記章臺、曾挽青青。堪愛處, 是撲簾嬌軟,隨馬輕盈。 長是河橋三月,做一番香 雪,惱亂詩魂。帶雨沾衣,羅襟點點離痕。休綴潘郎鬢 影,怕綠窗、年少人驚。捲春去,剪東風、千縷碎雲。」

《聲聲慢》楊花
晁補之
[编辑]

朱門深掩,擺蕩春風,無情鎮欲輕飛。斷腸如雪,撩亂 去點人衣。朝來半和細雨,向誰家、東館西池。算未肯、 似桃含紅蕊,留待郎歸。 還記章臺往事,別後縱青 青,似舊時垂。灞岸行人多少,競折柔枝。而今恨啼露 葉,鎮香街、拋擲因誰。又爭可、妒郎誇春草,步步相隨。

《垂楊》本意
陳允平
[编辑]

銀屏夢覺。漸淺黃嫩綠,一聲鶯小。細雨輕塵,建章初 閉東風悄。依然千樹長安道。翠雲鎖、玉窗深窈。斷腸 人、空倚斜陽,帶舊愁多少。 還是清明過了。任煙縷 露條,碧纖青嫋。恨滿天涯,幾回惆悵蘇隄曉。飛花滿 地誰為掃。甚薄倖、隨波縹緲。縱啼鵑,不喚,春歸人自 老。

《念奴嬌》垂楊
章謙亨
[编辑]

「垂楊得地,在樓臺側畔,無人攀折。不似津亭舟繫處, 只伴客愁離別。」絲過搖金,帶鋪新翠,雅稱鶯調舌。芳 筵相映,最宜斜掛殘月。 卻得連日春寒,未教輕滾, 一片庭前雪。應恨張郎今老去,難比風流時節。醉眼 渾醒,愁眉都展,舞困腰肢怯。有時微笑,把伊綰個雙 結。

《水龍吟》柳花
章楶
[编辑]

燕忙鶯懶芳殘,正隄上、柳花飄墜,輕飛亂舞。點畫青 林,全無才思。閒趁遊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傍珠簾 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 蘭帳玉人睡覺,怪 春衣、雪沾瓊綴。繡床漸滿,香毬無數,才圓卻碎。時見 蜂兒,仰黏輕粉,魚吞池水。望章臺路杳,金鞍搖蕩,有 盈盈淚。

《水龍吟》楊花次章質夫韻
李綱
[编辑]

晚春天氣融和,乍驚密雪煙空墜。因風飄蕩,千門萬 戶,牽情惹思。青眼初開,翠眉纔展,小園長閉。又誰知 化作,瓊花玉屑,共榆莢、漫天起。 深院美人慵困,亂 雲鬟、儘從妝綴。小廊回處,氍毹重疊,輕拈卻碎。飛入 樓臺,舞穿簾幕,總歸流水。悵青春又過,年年此恨,滿 東風淚。

《水龍吟》楊花
蘇軾
[编辑]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街傍路,思量卻 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 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 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 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 離人淚。

《二郎神》柳花
馬莊父
[编辑]

日高睡起,又恰見、柳梢飛絮。倩說與、年年相挽,卻又 因他相誤。南北東西何時定,看,碧沼、青萍無數。念蜀 郡風流,金陵年少,那尋張緒。 應許。雪花比並,撲簾 堆戶。更羽綴游絲,氈鋪小徑,腸斷鵓鳩喚雨。舞態顛 狂,恨腰輕怯,散了幾回重聚。空暗想,昔日長亭別酒, 杜鵑催去。

《花心動》
吳文英
[编辑]

十里東風,裊垂楊、長似舞時腰瘦。翠館朱樓,紫陌青 門,處處燕鶯晴晝。乍看搖曳金絲,綬,青淺映、鵝黃如 酒。嫩陰裡,煙滋露染,翠嬌紅溜。 此際雕鞍去久。空 追念郵亭,短枝盈首。海角天涯,寒食清明,淚點絮花 沾袖。年年折贈行人遠,今年恨、依然纖手。斷腸也,羞 眉畫應未就。

《解連環》
高觀國
[编辑]

露條煙葉,惹長亭舊恨,幾番風月,愛細柳先窣輕黃, 漸拂水藏鴉,翠陰相接,纖軟風流。眉黛淺三眠初歇, 奈年華又晚。縈絆遊蜂。絮飛晴雪。 依依灞橋怨別, 正千絲萬緒,難禁愁絕,悵歲久應長新條,念曾繫花 驄,屢停蘭楫,弄影搖晴。恨閒損春風時節。隔郵亭故 人望斷,舞腰瘦怯。

《選冠子》詠柳
張景修
[编辑]

嫩水挼藍,遙隄影翠,半雨半煙橋畔。鳴禽弄舌,夢草 縈心,偏稱謝家池館。紅粉牆頭,步搖金縷,纖柔舞腰 低軟。被和風搭在欄杆,終日畫簾高捲。 春易老,細 葉舒眉,輕花吐絮,漸覺綠陰成幔。章臺繫馬,灞水維 舟,誰念鳳城人遠?惆悵故國陽關,杯酒飄零,惹人腸

斷。恨青青客舍,江頭風笛,亂雲空晚
考證.svg

《賀新郎》
葉夢得
[编辑]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曉,亂紅無數。吹盡殘花 無人問,惟有楊花自舞。漸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 明月影,暗塵侵、尚有乘鸞女。驚舊恨,鎮如許。 江南 夢斷衡皋渚。浪黏天、蒲萄漲綠,半空煙雨。無限樓前 滄波意,誰採蘋花寄取。但悵望、蘭舟容與。萬里雲帆 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蘭陵王》詠柳
周邦彥
[编辑]

「柳陰直、煙縷絲絲弄碧。隋隄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 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 來,因折柔條過千尺。 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絃,燈 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 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 悽惻。恨堆積。漸別浦 縈回,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念月榭攜手,露橋 聞笛。」沈思前事,似夢裡、淚偷滴。

《多麗》楊花
歐良
[编辑]

「日初長,寶猊一縷沈煙。綠陰新,垂楊亭榭,知誰巧擘 香綿。有時共、落紅零亂,有時共、芳草留連。只道無情, 那知有意,幾回飛遍綺窗前。人爭訝,艷陽三月,乾雪 舞晴天。游絲外,不堪燕掠,無奈蜂黏。 那小鬟、忒煞 嬌劣,漫鎮日、倚欄杆。輕吹處、朱脣的的,閒拈處、玉筍 纖纖。愛點猩羅,裝成蠻纈,嗔人不許放朱簾。端相好, 驀」然風起,特送上秋千。明朝看,池塘雨過,萍翠應添。

《臨江仙》
元·張翥
[编辑]

搖蕩春光湖上路,多情偏識倡條。畫船繫在赤闌橋。 花飛人別處,綠暗雨休朝。 惱亂東風扶不起,空憐 燕婉鶯嬌。舞衣香冷董嬌嬈。相思無限恨,猶似舊宮 腰。

《蝶戀花》新柳
張雨
[编辑]

誰道鵝兒黃似酒。對酒新鵝,得似垂絲柳。鉛粉泥金 初染就。年年春雪消時候。 一縷柔情能斷否。雨重 煙輕,無力縈窗牖。試看溪南陰十畝。落花都聚紅雲 帚。

《瑞鶴仙》
趙文
[编辑]

綠柳深似雨。西湖上、舊日愁絲恨縷。風流似張緒。羨 春風依舊,年年眉嫵。宮腰楚楚。倚畫欄、曾鬥妙舞。想 如今似我,零落天涯,卻悔相妒。 痛絕!長秋別後,楊 白花飛,舊腔誰譜?年光暗度,凄涼孰訴。記菩提寺路, 段家橋水,何時重到夢處。況柔條老去,爭奈繫春不 住。

《六醜》楊花
詹正
[编辑]

「似東風老大,那復有、當時風氣。有情不定,江山身是 寄,浩蕩何世。但憶臨官道,暫來不住,便出門千里。癡 心指望迴風墜。扇底相逢,釵頭微綴。他家萬條千縷, 解遮亭障驛,不隔江水。 瓜洲曾檥,等行人歲歲。日 下長秋,城烏夜起。帳廬好在春睡。共飛歸湖上,草青 無地。愔愔雨、春心如膩。欲待化、豐樂樓前帳飲,青門 都」廢,何人念、流落無際。幾點摶作,雪綿鬆潤,為君裛 淚。

《浣溪沙》客歸見楊花作
明·馮鼎位
[编辑]

「渺渺煙雲古道斜。長亭遙望短亭賒。東風何事苦相 遮。」 記得「江梅纔入夢,卻看楊柳近飛花。不知春色 在誰家。」

《清平樂》
楊基
[编辑]

欺煙困雨。拂拂愁千縷。曾把腰肢羞舞女。贏得輕盈 如許。 猶寒未煖時光。將昏漸曉池塘。記取春來楊 柳,風流全在輕黃。

《憶秦娥》楊花
前人
[编辑]

東風惡。一溪春水楊花落。楊花落。惹人衫袖,綴人簾 幕。 纔飛卻墮能纖弱。倏來還去無拘著。無拘著。山 遙水遠,任伊飄泊。

《憶秦娥》柳絮
陳子龍
[编辑]

春漠漠。香雲吹斷紅文幕。紅文幕。一簾殘夢,任他飄 泊。 輕狂無奈東風惡。蜂黃蝶粉同零落。同零落。滿 池萍水,夕陽樓閣。

《鷓鴣天》春柳
沈周
[编辑]

媚在輕柔嫋娜中。幾枝斜映驛亭紅。微煙啅雀金猶 嫩,細雨藏鴉綠未濃。 攀傍岸折隨風。管人離別有 何功。開花更是無聊頼,一朵西飛一朵東。

《蝶戀花》柳影
朱盛藻
[编辑]

永日三眠顰較嫵。困態初舒,莫遣紅妝妒。自有明珠 生遠浦。舞低恍向樓心覰。 拂地長條誰是主。露下 芙蓉,只恐難留住。好趁煙光凝地護。交枝漫鎖長門 路。

《水龍吟》楊花
趙南星
[编辑]

「《春閨》忒恁愁人,已看盡、落紅翻墜。楊花更慘,映日連 空,撩人情思。飛過高城,尋來小院,從教門閉。偶蘋風 乍定,商量暫住,低飛燕、還扶起。 何物疑花亂玉,幾 曾堪、髻簪衣綴。」蘭閨人倦,多愁牽夢,難成易碎。小玉 聲喧,晴天雪下,香階無水。憶遼西何處,神魂蕩漾,暗 拋紅淚

《水龍吟》詠楊花和東坡韻
錢繼章
[编辑]

細風銛似吳刀,剪成了冰花吹墜。但看花落,不睹花 開,怎生情思。十五佳人,凝妝未了,紙窗深閉。聽侍兒 傳語,漫天飛絮,今年又、春愁起。 乍向碧空飄下,問 長條、可容重綴。芳心無奈,紫騮聲疾,黃鶯聲碎。誰伴 浮蹤,朱櫻古陌,碧桃新水。料南來幾樹柔枝,博盡了、 行人淚。

柳部選句[编辑]

晉潘岳詩:「弱柳蔭修衢。」

齊謝朓詩:「垂楊蔭御溝。」

梁𥳑文帝詩:「岸柳垂長葉。」柳枝無極軟。 《沈約詩》:「楊柳亂如絲。」高柳拂地垂。

庾肩吾詩:「春塘細柳懸。」

陳徐陵詩:「綠柳三春暗。」

周庾信詩,「官渡柳應春。」岸柳被青絲。

《王褒詩》:「垂楊夾浦綠。」

隋《薛道衡詩》:「簷陰翻細柳。」

唐太宗詩:「殘柳散雕櫳。」《拂浪隄垂柳》,初風飄帶 柳,

陳叔達詩:「水岸銜階轉,風條出柳斜。」

《喬侃詩》:「登高一遊目,始覺柳條新。」

《崔液詩》:「江南日煖鴻始來,柳條初碧葉半開。」

《韋承慶詩》:「花裀低擁砌,柳幔近當樓。」

《崔日用》詩:「淑氣依遲柳色青。」

《蘇頲詩》:「仙仗柳交枝。」楊柳青青宛地垂。千株御 柳拂煙開。

沈佺期詩。「天津御柳碧遙遙。」

趙冬曦詩:「柳翠垂堪結。」

《李嶠詩》:「細柳龍鱗映。」

《韓仲宣詩》:「柳處雲疑葉。」

《崔知賢詩》:「柳搖風處色。」

《武三思詩》:「柳發龍鱗出。」

儲光羲詩。「清川楊柳垂。」疏柳映新塘。

王維詩:「深巷斜暉盡,閒門高柳疏。」《林薄媚新柳》。 柳色《春山映》。楊花飛上路。楊花惹暮春。楊花 輕易飛。渭城朝雨裛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柳 條拂地不須折。楊柳青青渡水人。

《孟浩然》詩:「垂柳金隄合,平沙翠幕連。」燕子家家入, 楊花處處飛。看柳訝春遲。柳色半春天。綠岸 毿毿楊柳垂,

岑參詩:「官柳葉尚小,長安春未濃。」江煖柳條黃。 千門柳色連青瑣,

賈至詩:「日長風煖柳青青。」

崔顥詩:「柳垂金屋煖,花發玉樓春。」

李白詩:「暫出東門前,楊柳可藏鴉。」咸陽二三月,宮 柳黃金枝。綠楊已可折,攀取最長枝。楊花滿江 來,疑是龍山雪。柳色《黃金嫩》。春思結垂楊。疏 楊掛綠絲。長安白日照春空,綠楊結煙垂裊風。 陌頭楊柳黃金色。河隄弱柳鬱金枝。風吹柳花 滿店香。

杜甫詩:「野花隨處發,官柳著行新。」退朝花底散,歸 院柳邊迷。冉冉柳枝碧,娟娟花蕊紅。白花簷外 朵,青柳檻前梢。市橋官柳細,清秋凋碧柳。高 柳《半天青》。塞柳半疏翠。柳影含雲幕,春風多 柳花。楊花覆白萍。仰蜂黏落絮。雀啄江頭楊 柳花。輕輕柳絮點人衣。顛狂柳絮隨風舞。生 憎柳絮白于綿。糝徑楊花鋪白氈。漏洩春光有 柳條。天晴宮柳暗長春。「曉鶯啼斷綠楊枝。」 張謂詩。「柳枝經雨重。」

張均詩:「垂柳拂煙波。」

韋應物詩:「柳意不勝春。」

司空曙詩:「柳絲遮綠浪。」風柳入江樓。

李嘉祐詩:「柳暗白田春。」

《戎昱詩》:「江柳斷腸色,黃絲垂未齊。人看幾重恨,鳥入 一枝低。」

劉禹錫詩:「晴風吹柳絮,新火起廚煙。」

歐陽詹詩:「新柳搖門青翡翠。」

《韓愈詩》:「溝聲通苑急,柳色壓城勻。」柳枝弱而細,懸 樹垂百尺。柳花還漠漠,江燕正飛飛。《柳花閒度 竹》:楊花榆莢無才思,祇解漫天作雪飛。憑君先 到江頭看,柳色而今深未深。洛陽東風幾時來,川 波岸柳春全迴。

《孟郊詩》:「楊柳多短枝,短枝多別離。贈遠屢攀折,柔條 安得垂。」「枝疏緣別苦,曲怨為年多。」花驚燕地雪,葉 映楚池波。綠煙柳際垂。萬里春風動江柳。水 邊柳絮由春風,

《張籍詩》:「客亭門外柳,折盡向南枝。」閶門柳色煙中 遠,

賈島詩。「春風生柳絮白居易詩。「柳色早黃淺。水紋新綠微。」柳眼黃絲纈, 花房絳蠟珠。《院柳煙婀娜》。金絲刷柳條。春染 柳梢黃。《春陰妨柳絮》。何處未春先有思,柳條無 力魏王隄。鴛鴦蕩漾雙雙翅,楊柳交枝萬萬條。 葉含濃露如啼眼,枝嫋輕風似舞腰。「柳絲裊裊」風 繅出,「色濃」柳最占春多。尋逐春風捉柳花。楊 柳花飄新白雪。

《楊凝詩》:「水添楊柳色。」

《杜牧》詩:「無端千樹柳,更拂一條溪。」楚岸柳何窮, 《許渾詩》:「溪亭四面山,楊柳半溪灣。」

《李頻詩》:「年年送別處,楊柳少垂條。」無奈楊花起愁 思,滿天飄落雪紛紛。

李商隱詩:「𡞲婷小苑中,婀娜曲池東。朝佩皆垂地,仙 衣盡帶風。」煙輕惟潤柳,柳暗將翻巷。風柳誇 腰住水村。

溫庭筠詩:「隄柳雨中春。」《柳占三》春色。絲飄弱柳 平橋晚,陌上無風飄柳花。

李山甫詩:「多謝灞陵隄上柳,與人頭上拂塵埃。」 雍陶詩:「煙柳風絲拂岸斜。」

《公乘億詩》「綠搖宮柳散。」

方千詩:「楊柳斜牽一岸風。」

《薛逢》詩:「楊柳初迷渡口煙。」

《吳融詩》:「柳寒難吐絮。」楊花千里雪中行。

《章碣詩》:「暖著柳絲金蕊重。」

《崔塗詩》:「綠楊無舊陰。」

韓偓詩:「柳密藏煙易。」溪長柳似帷。綠搓垂柳綿 初軟,柳帶似眉全展綠,「袖拂楊花去卻來。」 李咸用詩:「絲垂楊柳當風軟。」

《鄭谷詩》:「楊花滿床席,搔首度春陰。」翠低孤嶼柳, 《韋莊詩》「綠擺楊枝嫩。」嫩綠誰家柳眼開。嫩煙輕 染柳絲黃。楊花漫染霏霏雨。

《杜荀鶴》詩:「絕岸柳絲懸細雨。」

《羅隱詩》:「高柳偷風已弄條。」

《羅鄴詩》:「處處東風撲晚陽,輕輕醉粉落無香。」

司空圖詩:「縈愁惹恨奈楊花,閉戶垂簾亦滿家。」 許棠詩:「綠楊晴撲一溪煙。」

《韓溉詩》:「雪盡青門弄影微,晚風遲日早鶯啼。如憑細 葉留春色,須把長條繫落暉。」

孫光憲詩:「閶門風暖落花乾,飛遍江城雪不寒。」 《闕名》詩:「一把柳絲收不住,和風搭在玉闌干。」

宋劉筠詩:「客館春輕柳未眠。」「拂波宮柳漫垂陰。」 《林逋詩》。「春色半歸湖岸柳」,

張詠詩:「但見低垂長衛足,更無疏聳直參天。」

《夏竦詩》:「燈背翠簾人欲別,月斜煙柳馬頻嘶。」

《宋祁詩》:「濯濯索春晚,依依帶冥饒。」細裁煙外葉,繁 並暖前枝。回雪有風嘗借舞,落梅無笛可供愁。 不知張緒當年少,得似長條濯濯時。二月紛紛飛 作雪,白門啼殺護兒鴉。

《韓琦》詩:「楊花鋪水漲龍涎。」「楊花飛絮滿階前。」 梅堯臣詩:「柳重弓腰弱,花肥粉頰豐。」折取東橋柳, 青青向故人。

歐陽修詩:「落絮風捲盡,春歸不留跡。」晴明風日家 家柳,

《邵雍詩》:「煙柳嫩垂低更綠。」微風挼揚柳。風柳散 如梳。

司馬光詩:「柳陰濃不斷。」「弱柳」《周遭合》。長春宮柳 遠扶疏,曲隄風暖柳絲長。

王安石詩:「稍見青青色,還從柳上歸。」「岸迥重重柳」, 川《渺渺河》,水底舊波吹歲換,柳梢新葉卷春回。 斜倚水開花有思,緩隨風轉柳如癡。楊花獨得 春風意,相逐晴空去不歸。雨壓春風暗柳條。禁 柳萬條金細撚。

《劉敞詩》:「不識日高眠起處,何如風定舞餘時。」

王令詩:「柳花風遠聚晴綿。」

蘇軾詩:「柳老半書蟲。」東風弱柳萬絲垂,溪柳自 搖沙水清。為問何如插楊柳,明年飛絮作浮萍。 長恨漫天柳絮輕,只將飛舞逐清明。

蘇轍詩:「如美婦正立,櫛髮長在地。」

《陳師道》詩:「綠暗連村柳。」白下官楊小弄黃,騎臺南 路綠未央。

孫覿詩:「紅輕花似肉,綠細柳如繅。」

呂祖謙詩。「風絮流花一任渠。北窗高臥綠陰初。」 范成大詩。「亂蟬高柳滿斜陽。」

陸游詩:「柳弱風驚絮,花殘雨漬香。」柳色新如染, 湖光漲綠分煙浦,柳色搖金映市樓。灞橋煙柳知 何限,誰念行人寄一枝。護雛燕子常更出,著雨楊 花又懶飛。楊花正與人爭路,鳩語還催雨點衣。 牆頭楊柳知秋早。

高翥詩:「風前輕薄佳人命,天外飄零蕩子身。」

《吳潛》詩:「邂逅一杯酒,東風柳絮天。」落花飛絮將春 去,斷雨零雲入暮寒。「推排春事到楊花方岳詩:「粥香餳白清明近,鬥挽柔條插畫簷。」

陳長樂詩:「行人自逐楊花去,不是楊花肯送人。」 賈似道詩:「輕袂楊花落,遙裝燕子隨。」飛花落絮滿 長安,飲盡離杯度渺漫。

《孫月鏡》詩:「莫欺春到荼蘼盡,更有楊花落後飛」; 王花洲詩。「楊柳若知行客恨,不教飛絮撲人衣」; 王太沖詩。「惟有楊花思空闊,正零落處是開時」; 齊賢良詩:「依稀謝女吟來雪,零落襄王夢裡雲」; 陳景沂詩。「賦性太輕難作主,飄蹤無著易黏人」; 陳卓山詩。「門外莫栽楊柳樹,得春多處恨春多」; 朱淑真詩。「花邊嬌軟黏蜂翅,陌上輕狂趁馬蹄。」 《僧北澗》詩:「初無惱亂春風意,卻是春風惱亂他。」 《金趙渢》詩:「楊柳似將煙染成。」

《吳激》詩:「遙憶東郊亭畔柳,歸時相見亦依依。」

《任詢詩》:「風裡垂楊學舞腰。」

段成己詩:「青絲步障柳千樹。」

《劉中詩》:「柳含煙翠絲千尺,水寫天容玉一尋。」

《元好問》詩:「垂楊也被多情惱,瘦損春風十萬條。」楊 柳無風綠線齊。

劉鐸詩:「煙柳千家曉,風花百里香。」

《秦略》詩:「淺情牆外柳,新綠已依依。」

元黃庚詩:「絲柳綠繅煙。」細柳雨中垂綠重。

陳基詩:「楊柳作花香勝雪。」

方夔詩:「漠漠楊花點客氈。」

趙孟頫詩:「楊柳半溪陰。」春陰柳絮不能飛。

《袁桷詩》:「門當楊柳灣灣碧。」

馬祖常詩:「官橋無柳不拖金。」

《薩都剌》詩:「柳花滿地無人掃,隔水遙看是白雲。」 貢奎詩:「玉禁春深柳染衣。」

《趙雍》詩:「閒倚闌干看新柳,不知誰為染鵝黃。」

周權詩:「綠染春風柳拂煙。」

《朱德潤詩》:「柳絲繅十丈,蘸水綠條鮮。」

《許有孚》詩:「風吹楊柳迴鸞舞。」

《郭玨詩》:「清明煙散柳枝斜。」

華幼武詩:「城頭楊柳綠如雲。」

《顧瑛》詩:「楊柳葉落帶煙青。」

倪瓚詩:「柳絮如煙迷晚浦。」

明高啟詩:「池柳疏含吹,江雲薄護霜。」

何景明詩:「花飛御溝水,葉傍漢宮煙。」秋風來上苑, 楊柳落金溝。

徐禎卿詩:「春風三月柳,吹暗大同城。」

《王世貞詩》:「三眠初作絮,百和欲成泥。旖旎黏輕浪,顛 狂撲大隄。青絲愁綰結,紅袖惜分攜。」柳條恆撲岸, 花氣欲薰舟。

《馮琦詩》:「芳草連山碧,垂楊近水多。」

湯顯祖詩:「撲鬢柳花吹雨色,薰衣蘭草雜風香。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