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7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七十六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六卷目錄

 荔枝部藝文二

  詠荔枝          梁劉霽

  解悶四首       唐杜甫

  荔支           戴叔倫

  題郡中荔支十八韻兼寄楊萬州八使君

               白居易

  重寄荔枝與楊使君時聞楊使君欲種植故有

  落句戲之          前人

  荔枝樓對酒         前人

  華清宮           杜牧

  荔支            薛能

  荔枝            鄭谷

  荔支樹           前人

  南海陪鄭司空遊荔園     曹松

  荔支二首        徐夤

  荔支三首        韓偓

  憶荔支           薛濤

  宣和殿荔支        宋徽宗

  和答韓奉禮餉荔支     梅堯臣

  詠提刑邢夢臣度支連理荔支  趙抃

  和曹殿丞寄荔支       蔡襄

  興化軍曹殿丞荔支      前人

  謝宋評事荔支        前人

  七月二十四日食荔支     前人

  和龐公謝子魚荔支      前人

  淨眾院嘗荔支        前人

  荔支            前人

  荔支            陶弼

  荔支歌           陳襄

  荔支            劉攽

  荔支            前人

  和張推官荔支        文同

  謝任瀘州師中寄荔支     前人

  看荔支           鄧肅

  風雨損荔支         前人

  荔支四首        曾鞏

  謝送妃子園荔支       韓維

  新年            蘇軾

  食荔支           前人

  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支     前人

  荔支歎           前人

  次韻曾仲錫承議食蜜漬生荔支 前人

  再和曾仲錫荔支       前人

  次韻劉燾撫句蜜漬荔支    前人

  食荔支           前人

  毛君惠荔支         蘇轍

  乾荔支           前人

  奉同子瞻荔支歎       前人

  謝陳正字送荔支三首  黃庭堅

  次韻任道食荔支有感三首 前人

  廖致平送綠荔支為戎州第一王公權荔支綠

  酒亦為戎州第一       前人

  和程大夫荔支        唐庚

  君儀惠莆田陳紫荔乾即蔡君謨謂之老楊妃

  者            郭祥正

  荔子二首        前人

  荔支           張舜民

  荔支歎          陳與義

  荔支二首        曾幾

  荔子            前人

  福帥張淵道送荔支      前人

  江彥允約遊東山作荔支詩次韻 朱松

  荔支二首       劉子翬

  走筆謝吉守趙判院分餉三山荔支

               楊萬里

  荔支歌           前人

  新荔支四首      范成大

  荔支二首        陸游

  莆陽餉荔子         前人

  詩史堂荔支歌       王十朋

  詩史堂前荔支晚熟而佳約同官共賞偶成參

  差摘實分餉用前韻      前人

  病中食火山荔支       前人

  拾荔支核欲種之戲成     前人

  漳州石教授寄火山荔支    前人

  次傅景仁馬家綠荔支二首 前人

  食荔支三首       前人

  謝趙景賢送荔支      戴復古

  和南塘食荔歎       劉克莊  荔支三首        前人

  題荔支           李劉

  食荔支           方岳

  初至崖州喫荔支      僧惠洪

  詠宋家香荔支      元林士敏

  荔支行寄王善父       吳萊

  次韻謝新荔        黃石翁

  荔支曲          柳應芳

  謝蜀王賜荔支二首  明方孝孺

  詠荔支           王恭

  錢塘荔圃         陳憲章

  求荔支栽貞節堂       前人

  乞荔支           前人

  西良容倫饋荔支非桂州本色戲以是詩

                前人

  荔支            馬森

  荔支           鄭繼銘

  詠荔支           楊慎

  姚鳳岡送荔支答謝      前人

  新荔篇          文徵明

  謝邵都閫惠荔支      王世貞

  荔支四首       郭子章

  啖荔支           閔齡

  荔支二首       陳仲臻

  荔支紀興十六首    屠本畯

  荔支二首       蔣奕芳

  新綠荔支          鄭鐸

  乍丹荔支          前人

  正熟荔支          前人

  摘露荔支          前人

  題荔支          王象晉

  詠冰團荔支        安國賢

  啖荔支          董傳策

  荔支詞           張燮

  荔支花          林叔學

  詠荔支          洪遂初

  憶荔支           謝杰

  荔支            陳輝

  鳳岡荔錦          陳价

  荔支           張鼎思

  荔支           任家相

  涵虛閣觀摘荔支      黃克晦

  荔支篇           黃謙

  詠晉安荔支         沐璘

  饋高宗呂鳳池超荔支     林垐

  賦荔支根         謝肇淛

  黃香荔支          前人

  食火山荔支次王龜齡韻    前人

  陳伯孺餉滿林香荔支同賦柏梁體

                前人

  五月十日初嘗火山荔支    前人

  霧居園噉中冠荔支     鄧道協

  積芳亭噉蜜紅荔支分得藥名  前人

  高景倩齋頭啖礦玉荔子各賦漢人姓名

                前人

  賦荔子漿         陳价夫

  詠荔支色          前人

  荔支味           前人

  高景倩齋頭啖礦玉荔支賦得漢人名詩

                前人

  五月十日初食火山荔支    徐𤊹

  十七日集鄧道協新居食中冠荔支

                前人

  高景倩齋中食礦玉荔支賦得漢人名詩

                前人

  食火山荔支同用王梅溪韻   前人

  再次王梅溪前韻       前人

  積芳亭噉黃香荔子      前人

  饋在杭雙髻荔支       前人

  食鵲卵荔支         前人

  荔支           祝樹勳

  雨中望隔岸荔支      曹學佺

  石君亭噉荔嘲俞羨長     前人

  讀金陵俞仲髦荔枝辭戲作五十四韻

                宋玨

  曹能始荔閣噉荔子歌    俞安期

草木典第二百七十六卷

荔枝部藝文二[编辑]

《詠荔枝》
梁·劉霽
[编辑]

叔師貴其珍,武仲稱斯美。良由自遠致,含滋不留齒。

《解悶》
唐·杜甫
[编辑]

先帝貴妃俱寂寞,荔枝還復入長安。炎方每續《朱櫻 獻》,玉座應悲「《白露》團。」

憶過瀘戎摘荔枝,青楓隱映石逶迤。京華應見無顏 色,紅顆酸甜只自知。

翠瓜碧李沈玉甃,赤梨蒲萄寒露成。可憐先不異枝 蔓,此物娟娟長遠生。

側生野岸及江蒲,不熟丹宮滿玉壺。雲壑布衣鮐背 死,勞生重馬翠眉須。

《荔枝》
戴叔倫
[编辑]

紅顆珍珠誠可愛,白鬚太守亦何癡。十年結子知誰 在,自向中庭種荔枝。

《題郡中荔枝十八韻兼寄楊萬州八使君》
[编辑]

白居易

奇果標南土,芳林對北堂。素華春漠漠,丹實夏煌煌。 葉捧低垂戶,枝擎重壓牆。始因風弄色,漸與日爭光。 夕訝條懸火,朝驚樹點裝。深於紅躑躅,大較白檳榔。 星綴連心朵,珠排耀眼房。紫羅裁襯縠,白玉裹填瓤。 早歲曾聞說,今朝始摘嘗。嚼疑天上味,嗅異世間香。 潤勝蓮生水,鮮逾橘得霜。燕支掌中顆,甘露舌頭漿。 『物少尤珍重,天高苦渺茫。已教生暑月,又使阻遐方。 粹液靈難駐,妍姿嫩易傷。近南光景熱,向北道途長。 不得充王賦,無由寄帝鄉。惟君堪擲贈,面白似潘郎』。

《重寄荔枝與楊使君時聞楊使君欲種植故有落句戲之》
前人
[编辑]

摘來正帶凌晨露,寄去須憑下水船。映我緋衫渾不 見,對公銀印最相鮮。香連翠葉真堪畫,紅透青籠實 可憐。聞道萬州方欲種,「愁君得喫是何年。」

《荔枝樓對酒》
前人
[编辑]

荔枝新熟雞冠色,燒酒初開琥珀香。欲摘一枝傾一 盞,西樓無客共誰嘗。

《華清宮》
杜牧
[编辑]

長安回首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 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荔枝》
薛能
[编辑]

顆如松子色如櫻,未識蹉跎欲半生。歲杪監州曾見 樹,時新入座久聞名。

《荔枝》
鄭谷
[编辑]

平昔誰相愛。驪山遇貴妃枉教生處遠愁見摘來稀 晚奪紅霞色晴欺瘴日威南荒何所戀為爾即忘歸。

《荔枝樹》
前人
[编辑]

二京曾見畫圖中,數本芳菲色不同。孤棹今來巴徼 外,一枝煙雨思無窮。夜郎城近含香瘴,杜宇巢低起 暝風。腸斷渝瀘霜霰薄,不教葉似灞陵紅。

《南海陪鄭司空遊荔園》
曹松
[编辑]

荔枝時節出旌斿,南國名園盡興遊。亂結羅紋照襟 袖,別含瓊露爽咽喉。葉中新火欺寒食,樹上丹砂勝 錦州。他日為霖不將去,也須圖畫取風流。

《荔枝》
徐夤
[编辑]

朱彈星丸燦日光,綠瓊枝散小香囊。龍綃殼綻紅紋 粟,魚目珠涵白膜漿。梅熟已過南嶺雨,橘酸空待洞 庭霜。蠻山蹋曉和煙摘,拜捧金盤獻越王。

日日薰風捲瘴煙,南園珍果荔枝先。靈鴉啄破瓊漿 滴,寶器盛來蚌腹圓。錦里只聞消醉渴,蕊宮惟合贈 神仙。何人刺出猩猩血,深染羅紋遍殼鮮。

《荔枝》
韓偓
[编辑]

遐方不許貢珍奇,密詔惟教進荔枝。漢武碧桃爭比 得,枉令方朔號「偷兒。」

封開玉籠雞冠澀,葉襯金盤鶴頂鮮。想得佳人微啟 齒,翠釵先取一雙懸。

巧裁霞片裹神漿,崖蜜天然有異香。應是仙人金掌 露,結成冰入蒨羅囊。

《憶荔枝》
薛濤
[编辑]

傳聞象郡隔南荒,絳實豐肌不可忘。近有青衣連楚 水,素漿還得類瓊漿。

《宣和殿荔枝》
宋·徽宗
[编辑]

密移造化出閩山,禁御新栽荔子丹。玉液乍凝仙掌 露,絳苞初結水晶丸。酒酣國艷非朱粉,風泛天香轉 蕙蘭。何必紅塵飛一騎,芬芳數本座中看。

《和答韓奉禮餉荔枝》
梅堯臣
[编辑]

「韓盛人所希,四海餽名物。」韓復未疏予,分珍曾不一莆陽荔子乾,皺殼紅釘密。存甘尚可嘉,本味固已失。 遙思海樹繁,帶露摘初日。安得穆王駿,能置萬里疾。

《詠提刑邢夢臣度支連理荔枝》
趙抃
[编辑]

嘉陽天遠被薰風,荔子呈祥郡館中。庇本莫將慈竹 校,媚時寧與瑞蓮同。並柯晝聳煙光動,異幹宵空月 影通。奇木幸逢真賞筆,誰誇丹實一庭紅。

《和曹殿丞寄荔枝》
蔡襄
[编辑]

荔子凝丹摘曉鮮,江南來路與雲連。托根曾是三山 下,結實應歸萬木先。鄉國遠攜甘旨重,宴堂分玩色 香全。清才仍更傳新唱,一一驪珠照眼圓。

《興化軍曹殿丞荔枝》
前人
[编辑]

厚葉纖枝新絳囊,使君分寄驛人忙。彩毫封處曾留 意,筠籠開時不減香。風色甚豪應少損,路程差近得 分嘗。閩州縱有千千樹,未抵家園氣味長。

《謝宋評事荔枝》
前人
[编辑]

齋館從容接燕申,每臨嘉樹走觥巡。兵鋒卻後知神 物,年壽高來況主人。並賞昔聞思故友,分甘今喜奉 慈親。豈惟特祝公難老,兼欲靈株比大椿。

《七月二十四日食荔枝》
前人
[编辑]

絳衣仙子過中元,別葉空枝去不還。應是天人知憶 念,再生朱實慰衰顏。

《和龐公謝子魚荔枝》
前人
[编辑]

霜鱗分不登枯肆,丹實全應勝木奴。欲效野芹羞獻 去,敢期佳實墜驪珠。

《淨眾院嘗荔枝》
前人
[编辑]

霞樹珠林暑後新,直疑天意別留春。京華百卉爭鮮 貴,誰識芳根著海濱。

《荔枝》
前人
[编辑]

翠葉纖枝雜絳囊,使君分寄驛人忙。彩毫分處曾留 筆,箬片開時不減香。

《荔枝》
陶弼
[编辑]

五月南遊渴,欣逢荔子丹。殼勻仙鶴頂,肉露水晶丸。 色應離為火,甘殊木作酸。枝繁恐相染,樹重欲成團。 赤蚌遺珠顆,紅犀露角端。爽能消內熱,潤可濯中乾。 一簇冰蠶繭,千苞火鳳冠。隔瓤銀葉嫩,透膜玉漿寒。

《荔枝歌》
陳襄
[编辑]

「番禺地僻嵐煙鎖,萬樹纍纍產嘉果。漢宮墜落金莖 露,秦城散起驪山火。炎炎六月朱明天,映日仙枝紅 欲燃。自古清芬不能遏,留得嘉名為葚仙。上皇西幸 楊妃死,巒海迢迢千萬里。華清宮闕闃無人,南來不 見紅塵起。至今榮植遍閩州,離離朱實繁星稠。一日 為君空變色,千里憑誰速置郵。可憐錦屋神仙侶,為」 飲凝漿滌煩暑。綺筵不惜十千錢,酩酊秦樓桂花醑。 秦樓女子繡羅裳,鳳簫嗚咽流宮商。醉歌一曲《荔枝 香》,席上少年皆斷腸。

《荔枝》
劉攽
[编辑]

「南州積炎德,嘉樹凌冬綠。薰風海上來,丹荔迎夏熟。 煌煌錦繡林,亭亭翡翠屋。鵠頭爛晨霞,天酒瑩寒玉。 流聲感華夏,採掇如不足。開元百馬死,漢堠五里促。 君王玉食閒,此薦知不辱。迨今糟粕餘,猶足驚凡目。」 憶初成上林,四方會奇木。使臣得安榴,天馬來苜蓿。 擢身自幽遐,托地幸滲漉。我欲咎真宰,喟茲限荒服。 將非名實雄,百果為羞縮。區區化工意,聊爾存眾族。

《荔枝》
前人
[编辑]

錦筵火齊滿金盤,五月甘漿破齒寒。南國已隨朱夏 熟,北人猶指畫圖看。煙嵐不續丹櫻獻,玉座空悲羯 鼓殘。相見任誇雙蔕美,多情莫唱《水晶丸》。

《和張推官荔枝》
文同
[编辑]

長嗟珍果滯遐方,好種華林奉帝王。夏簟滿風羅秀 色,曉梯乘露摘新香。潑霞乍染愁將變,烹玉纔凝忍 更嘗。正在臨邛消渴甚,忽蒙佳惠敢相忘。

《謝任瀘州師中寄荔枝》
前人
[编辑]

「有客來山中,云附瀘南信。開門得君書,歡喜失鄙吝。」 《筠》《包荔子》,四角俱封印。童稚瞥聞之,群來立如陣。 競言此佳果,生眼不識認。相煎求拆觀,顆顆紅且潤。 眾手攫之去,爭奪遞追趁。貪多乃為得,廉恥曾不論。 喧鬧俄頃間,咀嚼一時盡。空餘皮與核,狼藉入煨燼。

《看荔枝》
鄧肅
[编辑]

荔子有佳品,乃在府城東。我來方秀發,紅雲幾萬重。 遙知香味色,已具碎花中。憑欄一念足,不食意自充。 人世如夢耳,當體色即空。謂是為真實,便可侑千鍾。 謂是為非實,真飽亦何從。虛實兩無有,樓高雨濛濛。

《風雨損荔枝》
前人
[编辑]

「前日雨聲如隕石,昨日風狂退六鷁。」荔子吐華漫如 雲,結實定知無十一。南來無以慰愁煎,端期一飽果 中仙。山頭看花日千轉,默想香味空流涎。事類翻羹 慎勿恤,風雨在天非人力。要及豐年天下同,那為海 邦私一物。

《荔枝》
曾鞏
[编辑]

剖見隋珠醉眼開,丹砂緣手落塵埃。誰能有力如黃 犢,摘盡繁星始下來

玉潤冰清不受塵,仙衣裁剪絳紗新。千門萬戶誰曾 得,只有昭陽第一人。

絳縠囊收白露團,未曾封植向長安。照陽殿裡才聞 得,已道佳人不奈寒。

金釵雙捧玉纖纖,星宿光芒動寶奩。解笑詩人誇博 物,祇知紅顆味酸甜。

《謝送妃子園荔枝》
韓維
[编辑]

年年驛使走紅塵,貢入驪宮色尚新。妃子園名猶未 改,一籠丹實寄閒人。

《新年》
蘇軾
[编辑]

荔子幾時熟,枝頭今已繁。探春先揀樹,買夏欲論園。 居士常攜客,參軍許叩門。明年更有味,懷抱帶諸孫。

《食荔枝》并引
前人
[编辑]

惠州太守東堂祠故相陳文惠公,堂下有公手植荔枝一株,郡人謂之「將軍樹。」 今歲大熟,嘗噉之。餘下逮吏卒,其高不可致者,縱猿取之。

丞相祠堂下,將軍大樹傍。炎雲駢火實,瑞露酌天漿。 爛紫垂先熟,高紅掛遠揚。分甘遍鈴下,也到黑衣郎。

《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
前人
[编辑]

「南村諸楊北村盧,白華青葉冬不枯。垂黃綴紫煙雨 裡,特與荔子為先驅。海上仙人絳羅襦,紅紗中單白 玉膚。不須更待妃子笑,風骨自是傾城姝。不知天公 有意無,遣此尤物生海隅。雲山得伴松檜老,霜雪自 困楂梨麤。先生洗盞酌桂醑,冰盤薦此赬虯珠。似開 江瑤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我生涉世本為口,一」 官久已輕蓴鱸。人閒何者非夢幻,南來萬里真良圖。

《荔枝歎》
前人
[编辑]

「十里一置飛塵灰,五里一堠兵火催。顛坑仆谷相枕 藉,知是荔枝龍眼來。飛車跨山鶻橫海,風枝露葉如 新採。宮中美人一破顏,驚塵濺血流千載。」永元荔枝 來交州,天寶歲貢取之涪。至今欲食林甫肉,無人舉 觴酹伯游。我願天公憐赤子,莫生尤物為瘡痏。雨順 風調百穀登,民不飢寒為上瑞。君不見武夷溪邊粟 「粒芽,前丁後蔡相籠加。爭新買寵各出意,今年鬥品 充官茶。吾君所乏豈此物,致養口體何陋邪。洛陽相 君忠孝家,可憐亦進姚黃花。」

《次韻曾仲錫承議食蜜漬生荔枝》
前人
[编辑]

代北寒虀擣韭萍,奇苞零落似晨星。逢鹽久已成枯 腊,得蜜猶應是薄刑。欲就左慈求拄杖,便隨李白跨 滄溟。攀條與立新名字,兒女稱呼恐不經。

《再和曾仲錫荔枝》
前人
[编辑]

柳花著水萬浮萍,荔實周天兩歲星。本自玉肌非鵠 浴,至今丹殼似猩刑。侍郎賦韻窮三峽,妃子煙塵動 四溟。莫遣詩人說功過,且隨香草附《騷經》。

《次韻劉燾撫句蜜漬荔枝》
前人
[编辑]

時新滿座聞名字,別久何人記色香。葉似楊梅蒸霧 雨,花如盧橘傲風霜。每憐蓴菜下鹽豉,肯與葡萄壓 酒漿。回首驚塵卷飛雪,詩情真合與君嘗。

《食荔枝》
前人
[编辑]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 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毛君惠荔枝》
蘇轍
[编辑]

荔子生紅無奈遠,陳家曬白到猶難。雖無驛騎紅塵 起,尚得佳人一笑歡。

《乾荔枝》
前人
[编辑]

含露迎風惜不嘗,故將赤日損容光。紅消白瘦香猶 在,想見當年「十八娘。」

《奉同子瞻荔枝歎》
前人
[编辑]

「蜀中荔枝止嘉州,餘波及眉半有否?」稻糠宿火卻霜 霰,結子僅與黃金侔。近聞閩尹傳種法,移種成都出 巴峽。名園競擷絳紗苞,蜜漬瓊膚甘且滑。北遊京洛 墮紅塵,箬籠白曬稱最珍。思歸不復為蓴菜,欲及炎 風朝露勻。平居著鞭苦不早,東坡南竄嶺南道。海邊 百物非平生,獨數山前荔枝好。荔枝色味巧留人,不 「管年來白髮新。得歸便擬尋鄉路。棗栗園林不須顧。 青枝丹實須十株」,丁寧附書老農圃。

《謝陳正字送荔枝》
黃庭堅
[编辑]

十年梨棗雪中看,想見江城「荔子丹。」贈我甘酸三百 顆,稍知身作「近南官。」

齋餘睡思生湯餅,紅顆分甘愜下茶。如夢泊船甘柘 雨,芭蕉林裡有人家。

橄欖灣南遠歸客,煩將嘉果送蓬門。紅衣襞積蠻煙 潤,白曬丁香之子孫。

《次韻任道食荔枝有感》
前人
[编辑]

一錢不值程衛尉,萬事稱好司馬公。白髮永無懷橘 日,六年惆悵「荔枝紅

今年荔子熟南風,莫愁留滯太史公。五月臨江鴨頭 綠,六月連山柘枝紅。

舞女荔枝熟雖晚,臨江照影自惱公。天與蹙羅裝寶 髻,更挼猩血染殷紅。

《廖致平送綠荔枝為戎州第一王公權荔枝綠酒亦為戎州第一》
前人
[编辑]

《王公權家荔枝綠,廖致平家綠荔枝》。試傾一杯重碧 「色,快擘千顆輕紅肌。潑醅葡萄未足數,堆盤馬乳不 同時。誰能同此勝絕味,惟有老杜東樓詩。」

《和程大夫荔枝》
唐·寅
[编辑]

家在岷峨飽荔枝,十年遊宦但神馳。側生流落今千 載,入貢稱珍彼一時。定自不將凡果比,如何偏與瘴 煙宜。白頭莫作江南客,辜負山中故友期。

《君儀惠莆田陳紫荔乾即蔡君謨謂之老楊妃者》
郭祥正
[编辑]

莆田乾荔老楊妃,誰在《開元》得見之。卻憶沈香亭北 畔,輕紅曾照赭黃衣。

《荔子》
前人
[编辑]

暑館風沉睡眼醒,荔枝新熟暗香生。玉纖為剝紅綃 顆,甘露初凝濕水晶。

枝條相軋碧雲濃,襯出驪珠落照中。未說甘香消酷 熱,且看纖手擘輕紅。

《荔枝》
張舜民
[编辑]

《火齊》驪龍脫,紅綃玉露團。謫居深不負,沈醉亦何難。

《荔枝歎》
陳與義
[编辑]

炎精孕秀多靈植,荔子佳名聞自昔。絳囊剖雪出琱 盤,尋常百果無顏色。閩天六月雨初晴,星火熒熒耀 川澤。欻如彩鳳戲翱翔,爛若彤雲堆翕爀。中郎裁品 三十二,陳紫方紅冠儔匹。鹽蒸蜜漬尚絕倫,啄瓊空 羨南飛翼。我聞政和全盛時,貢輸不減開元日。涪州 距雍已云遠,況此奔馳來海側。繡衣使者動輶車,黃 紙封林遍阡陌。浮航走轍空四郊,妙品人間無復得。 上方供給只纖毫,往往盡入公侯宅。驪山廢苑狐兔 靜,艮岳新宮鼙鼓急。繁華今古共淒涼,遶樹行吟悲 遠客。西風刮地黃塵昏,一聽《悲笳》雙淚滴。

《荔枝》
曾幾
[编辑]

蕉子定成噲伍,梅丸應愧盧前。金谷危樓魂斷,白州 舊井名傳。

紅皺解羅襦處,清香開玉肌時。繡嶺堪憐妃子,苧蘿 不數西施。

《荔子》
前人
[编辑]

異方風物鬢成斑,荔子嘗新得破顏。蘭蕙香浮襟解 後,雪冰膚在酒酣間。絕知高韻輕瑤柱,未覺豐肌病 玉環。似是看來終不近,寄聲龍目儘追攀。

《福帥張淵道送荔支》
前人
[编辑]

豈無重碧實瓶罍,難得輕紅薦一杯。千里人從閩嶺 出,三年公送荔支來。玉為肌骨涼無汗,霞作衣裳皺 不開。莫訝關情向尤物,厭看綠李與黃梅。

《江彥允約遊東山作荔支詩次韻》
朱松
[编辑]

「天工傾倒不餘力,惟有荔支香味色。」君家桃李要爭 妍,腸斷鬢絲禪榻客。書生瓮俎天所支,煮茗誇妓非 良規。腹飢衣寒君不忍,看詩喚作東山嬉。冰盤絳實 光照市,歸來香滿巫陽袂。明日人傳玉蕊仙,絕勝空 賦青龍柿。

《荔支》
劉子翬
[编辑]

挺秀窮荒嘆未遭,昔賢吟賞著《風騷》。縱班盧橘材非 偶,不近長安價愈高。煙雨萬株遙若畫,塵埃一騎笑 徒勞。琱盤此日無遺選,品格妍媸敢自逃。

炎蒸午枕夢滄浪,落落星苞喜乍嘗。筆下丹青千品 色,釵頭風露一枝香。雞冠借喻何輕許,馬乳爭名固 不量。值得當時妃子笑,《驪山》千古事凄涼。

《走筆謝吉守趙判院分餉三山荔支》
[编辑]

楊萬里

「吾州五馬住閩山,分我三山荔子丹。甘露落來雞子 大,曉風凍作水晶團。」西川紅錦無此色,南海綠羅猶 帶酸。「不是今年天不暑,玉膚照得野人寒。」

《荔支歌》
前人
[编辑]

粵犬吠雪非差事,粵人語冰夏蟲似。北人冰雪作生 涯,冰雪一窖活一家。帝城六月日亭午,市人如炊汗 如雨。賣冰一聲隔水來,行人未喫心眼開。甘霜甜雪 如壓蔗,年年窨子南山下。去年藏冰減工夫,山鬼失 守嬉西湖。北風一夜動地惡,盡吹北冰作南雹。飛來 嶺外荔支梢,絳衣朱裳紅錦包。三危露珠凍寒泚,火 傘燒林下成水。北人藏冰天奪之,卻與南人消暑氣。

《新荔支》
范成大
[编辑]

荔浦園林瘴霧中,戎州沽酒擘輕紅。五年食指無沾處,何意相逢萬壑東。

海北天西兩鬢蓬,閩山猶欠一枝筇。鄞船荔子如新 摘,行腳何須更「雪峰。」

甘露凝成一顆冰,露穠冰厚更芳馨。夜涼將到星河 下,擬共嫦娥鬥月明。

趠舶飛來不作難,紅塵一騎笑長安。孫郎皺玉無消 息,先破潘郎玳瑁盤。

《荔支》
陸游
[编辑]

驛騎星馳亦快哉,筠籠露濕手親開。不應相與無平 素,曾沗戎州刺史來。

放翁游蜀十年回,病眼茫茫每嬾開。怪底酒邊光景 別,方紅江綠一時來。

《莆陽餉荔子》
前人
[编辑]

江驛山程日夜馳,筠籠初拆露猶滋。星毬皺玉雖奇 品,終憶戎州綠荔支。

《詩史堂荔支歌》
王十朋
[编辑]

君不見「詩人以來一子美,暮年流落來夔子。賦詩三 百六十篇,西瀼東屯客愁裡。何人作堂畫遺像,收拾 光芒榜詩史。堂前何有有荔支,樹猶未老熟獨遲。世 人貴早不貴晚,倘非我輩誰賞之。」涪陵昔遇妃子汙, 萬顆包羞莫能訴。瀘戎一經少陵擘,至今傳誦輕紅 句。少陵傷時淚成血,一點丹心不磨滅。散成朱實滿 炎方,風味如詩兩奇絕。樂天曾畫《忠州圖》,自言香味 人閒無。君謨亦作《閩中譜》,陳紫聲名重南土。何如詩 史堂前株,正是一飯孤忠餘。人為世重物亦重,端如 丈人屋上烏。巴圖《閩譜》合避路,奚用品第紛錙銖。攙 先熟者如楊盧,但可與之作前驅。閩娘十八婢妾爾, 將軍大樹真慵奴。我生四百餘年後,來作先生游處 守。登堂三嘆荔正丹。聊效柳人祠子厚。安得先生今 復生。添賦《夔州》歌一首。要使荔支之名長不朽。

《詩史堂前荔支晚熟而佳約同官共賞偶成參差摘實分餉用前韻》
前人
[编辑]

詩史堂前荔枝晚,尢美高壓瀘戎與。妃子姓名猶未 聞,峽中風味惟應似皮裡。試將遠況江瑤柱,正似騷 人擬良史。我來嘆息頤屢支,殊方爭獻惟恐遲。汝今 已晚何用好,不是少陵誰目之。貴妃遊魂遭血污,玉 座悲懷何以訴。惟有雲安再拜人,解悶夔州兩絕句。 遺像空存食不血,滿目煙霞明似滅。何人種此星幾 「終,一樹團圓味奇絕。君不見,《南賓木蓮》有華何足圖, 樂天過慮重看無。又不見洛陽牡丹妖艷何足譜,六 一區區記風土。天生此果更此株,夏日之時見子餘。 晝疑炎方張火傘,夕訝庭樹栖赤烏。雙頭瑩若玉一 玨,細骨輕于錢五銖。陳江閥閱如崔盧,茲產于閩必 爭驅。大無中邊甜勝蜜,醞釀不假蜂」為奴。永安宮西 郡堂後,折簡呼賓老太守。時方炎熱會苦稀,事好乖 違意徒厚。手摘高枝贈丹實,歌和前篇搔白首。嗟一 餉之樂兮,天亦慳于老朽。

《病中食火山荔支》
前人
[编辑]

前年夔州食荔支,同僚共賦《輕紅詩》。妃子名園世所 貴,不似詩史堂前奇。去冬分符向南土,半月身行荔 支圃。三洲嘉木皆眼見,更閱君謨向來譜。臨漳一種 名火山,品雖云下熟則先。從今漸入荔佳境,陳江未 擘先流涎。老病餘生怯佳果,日啗那能三百顆。殷勤 未破絳紗囊,心火驚添《火山火》。

《拾荔支核欲種之戲成》
前人
[编辑]

「海味正思瑤柱美,夔門又見荔支紅。」炎方入貢自妃 子,郡圃欲栽如白公。官滿猶為十年計,實成須待二 星終。不須更論何時喫,前種後收人我同。

《漳州石教授寄火山荔支》
前人
[编辑]

炎方摘實走筠籠,千顆遙遙寄病翁。未啗吾州法石 白,且嘗鄰郡火山紅。攙先趁得楊盧雨,珍重來從芹 藻宮。我欲細論香色味,一尊何日「《廣文》同。」

《次傅景仁馬家綠荔支》
前人
[编辑]

涪陵妃子謾名園,豈是閩南綠一盤。最喜色同青玉 案,不妨功益紫金丹。畫看紅紫品流俗,詩嚼冰霜牙 頰寒。吟罷閒觀《右軍帖》,來禽青李可同餐。

平生雅意在丘園,行矣歸尋隱者盤。此日詩盟共君 結,明年荔子為誰丹。欲移仙種栽中土,只恐天資不 耐寒。定向家鄉想風味,江瑤斫柱謾加餐。

《食荔支》
前人
[编辑]

荔支初熟飣金盤,手擘輕紅子細看。風味由來太奇 絕,不教容易到長安。

妃子園中荔子奇,莫因名號起猜疑。清時入座非尢 物,一洗煙塵賴好詩。

《詩史》堂前種幾時,輕紅曾入少陵詩。殊方競續櫻桃

獻,萬樹爭先爾獨遲。

《謝趙景賢送荔支》
戴復古
[编辑]

荔支固多種,色香俱不同。新來嘗小綠,又勝劈輕紅。 大嚼思千樹,分甘僅一籠。嘗觀蔡公譜,夢想到莆中。

《和南塘食荔歎》
劉克莊
[编辑]

「君欲和詩無,匆怱唱首天下文章公。今年荔子況倍 熟,亭亭錦蓋高張空。」猿偷鴉啄牧童采,林間殘顆猶 殷紅。在昔唐家充歲貢,吟諷何止杜陵翁。南窮交州 西蜀土,快馬馱送如飛龍。絳裳冰肌初照眼,玉環一 笑恩光濃。惟閩以遠幸免涴,一顆不到溫泉宮。自從 陳紫無真本,皺玉晚出尢稱雄。邇來雞舌擅瑰瑋,贊 香譽味萬喙同。麟臺仙人親題品,天為此果開遭逢。 乃知微物似有數,聲價亦與時汙隆。列聖儉德被華 戎,微如淮白不敢供。奈何置驛奉私室,安得木鐸觀 民風。山蹊谷塹日力窮,血肩踠足馳筠籠。請公移此 食荔嘆,置在薰風殿閣中。

《荔支》
前人
[编辑]

卻貢無因送上天,漫山如錦但堪憐。羅浮所產真奴 隸,只為曾逢「《玉局》仙。」

十顆千錢品最真,北人駘背未濡脣。若生京洛豪華 土,買斷《丹林》肯筭緡。

輦轂嘗新索價高,土人棄擲等弁髦。不嗔園客工偷 竊,絕喜天公饗老饕。

《題荔支》
李劉
[编辑]

絳衣搖曳綻冰肌,依約《華清》出浴時。何物鴉兒驅不 去,前身恐是食酥兒。

《食荔支》
方岳
[编辑]

風枝露葉走筠籠,玉潤冰寒擘縐紅。自往胸中評《史 記》,久聞格調略相同。

《初至崖州喫荔支》
僧惠洪
[编辑]

口腹平生厭事治,上林珍果亦嘗之。天公見我流涎 甚,遣向崖州喫荔支。

《詠宋家香荔支》
元·林士敏
[编辑]

江南有嘉植,託根在庭除。扶持王母力,珍重《端明書》。 君家忠孝門,餘澤尚沾濡。子孫貴封植,慎勿忘厥初。

《荔支行寄王善父》
吳萊
[编辑]

炎雲六月光陸離,人在閩南餐《荔支》。荔支日餐三百 顆,紅綠亞枝欺眾果。絳羅繫樹蠟封蔕,尚食擎盤獻 青瑣。涪州歲貢與此同,意欲移根來漢宮。天生尢物 不用世,沾灑蜑雨吹蠻風。蠻風蜑雨振林藪,西域蒲 萄秋壓酒。勸君莫近楊太真,傳說驪山塵污人。

《次韻謝新荔》
黃石翁
[编辑]

海國仙人剪絳霞,年年一朵到仙家。眼中玉色如何 晏,席上風流得孟嘉。野客不分唐殿蔕,老臣并按「建 溪茶。」醉來往事都休問,且劈輕紅對晚花。

《荔支曲》
柳應芳
[编辑]

白玉明肌裹絳囊,中含仙露壓瓊漿。城南多少青絲 籠,競取王家「十八娘。」

《謝蜀王賜荔支》
明·方孝孺
[编辑]

涪州丹荔擅時稱,翠篚來庭色尚新。獻罷未曾登玉 案,先教頒賜與群臣。

翠籠擎出殿門東,受賜群臣喜色同。卻笑開元恩未 廣,祇將異味悅深宮。

《詠荔支》
王恭
[编辑]

憶昔開元日,繁華御裡看。玉環天上去,無復到長安。 香沁瓊漿冷,紅垂火齊團。九重思玉食,馳貢未來難。

《錢塘荔圃》
陳憲章
[编辑]

錢塘四月尾,荔子正垂丹。不異炎方戲,無因聖主看。 微風香井落,細雨壓樓闌。蔡老應憐汝,名家譜可刊。

《求荔支栽貞節堂》
前人
[编辑]

「高閣近東溟,朝光滿北楹。欲便清晝睡,須待綠陰橫。」 名木從誰假,幽居賴母成。君家多黑葉,火急送雙莖。

《乞荔支》
前人
[编辑]

「逢春思種樹,垂老笑開齋。」未厭青紅在,從君乞荔栽。

《西良容倫饋荔支非桂州本色戲以是詩》
[编辑]

前人

口溢桂州漿,眼定西良色。我是《荔支仙》,何人漫解得。

《荔支》
馬森
[编辑]

不逐青陽艷,偏妍朱夏時。摘來紅瑪瑙,擘破白琉璃。

《荔支》
鄭繼銘
[编辑]

遶屋荔支未熟,淡紅淺綠交香。莫論楊梅伯仲,濃陰 若箇爭長。

《詠荔支》
楊慎
[编辑]

萍實楚江浮赤日,桃花秦嶺燦紅霞。試將海內芳蕤 數,敢並江陽荔子誇。雲液留香凝重錦,冰丸映肉捲 輕紗。美人釵股雙雙綴,肯擲潘郎滿鈿車。

===
《姚鳳岡送荔支答謝》
前人
===柏府薰風荔子丹,雕盤持贈下臺端。絳紗囊裡冰肌

滑,火齊枝頭水玉寒。羅帕分珍慚逐客,驛塵飛騎憶 長安。瓊瑤欲報才應盡,獨立蒼茫倚曲欄。

《新荔篇》并序
文徵明
[编辑]

常熟顧氏自閩中移荔支數本,經歲遂活。石田使折枝驗之,翠葉芃芃,然不敢信也。以示閩人,良是。因作《新荔篇》,命璧同賦。

「錦苞紫膜白雪膚,海南生荔天下無。鹽蒸蜜漬失真 性,平生所見唯萎枯。相傳尢物不離土,畏冷那得來 三吳。顧家傳來三四株,桂林翠幄森森殊。遠人無憑 未敢信,持問閩士咸驚呼。還聞纍纍生數子,絳綃裹 玉分明是。未論香色果如何,只說形模已珍美。千載 空流北客涎,一朝忽落饞夫齒。《白圖》《蔡譜》漫誇張,文 飾寧如親目視。飽啖只于鄉里足,鮮嘗漸去京師邇。 不須更作嶺南人,只恐又無天下痏。」朝來自訝還自 疑,事出非常有如此。雖云遠附商船達,不謂滋培遂 生活。始知生物無近遠,故應好事能回斡。卉物聊占 地氣遷,造化竟為人事奪。仙人本是海山姿,從此江 鄉亦萌櫱。由來沃衍說吾鄉,異品珍嘗曾不乏。不緣 此物便增重,無乃人心貴希闊。福山楊梅洞庭柑,佳 名久已擅東南。風情氣味不相下,稱絕今兼荔子三。

《謝邵都閫惠荔支》
王世貞
[编辑]

朝來逢驛騎。香色滿雙函。野老慚推食。將軍為絕甘。 瓤看澄露瀉。枝憶紫雲酣。寂寞《華清在》。何人走劍南。

《荔支》
郭子章
[编辑]

榕樹環山郭,離支列省衙。妍姿當六月,神品壓三巴。 露泫金莖爛,日融火齊斜。誰評紅與綠,猶自說江家。

凌冬還釀秀。盛夏轉芳菲。艷吐千家色熟看百鳥肥 珠房朝彩郁錦殼曉霞輝。惟植蠻荒遠,徒勞笑貴妃。

鮮疑排鶴頂,燦若謝雞冠。詎謂薇垣紫,翻羅荔子丹。 低垂裝翠幌,錯落襯金盤。瓊槳堪入口,頓令頰齒寒。

雨後光逾碧,風中韻自元。著陰無隙地,飛焰欲橫天。 香沁琴書潤,詠爭醴酪妍。忠州圖畫在,靈美詎能傳。

《啖荔支》
閔齡
[编辑]

《避暑風軒下》,金盤劈荔支。可憐分寵日,正是渥丹時。 香褪紅衣膩,膚凝碧玉脂。朱顏難自固,中赤向君披。

《荔支》
陳仲臻
[编辑]

果中稱異品,色味世間無。過夏香尤盛,經冬葉不枯。 楊梅真作僕,龍眼合為奴。昔日宣和殿,移根植幾株。

纍纍蒸雨熟,顆顆向陽酣。錦殼硃慚色。清香蜜讓甘。 防偷搖夾竹,分摘貯鉤籃。此地無名種,猶堪勝嶺南。

《荔支紀興》
屠本畯
[编辑]

五月閩天丹荔垂,雨餘林日照離離。火山松蕾元先 熟,萬顆新嘗玉滿匙。

雲張翠幄子櫺星,側出枝閒曉露零。城裡萬家相問 遺,筠籠爭買淨江瓶。

瓊瓤甘露法門開,湛目青蓮大士來。帝網琉璃相映 澈,天台中觀放參回。

弱歲曾嘗荔子丹,一池香水濯冰丸。如今正是朱明 日,栗玉先堆瑪瑙盤。

星毬鵲卵大于拳,礦玉金鍾品是仙。別有《桂林》將勝 畫,小姬一見一嫣然。

蜜丸牛膽兩豐腴,碧玉為神顆顆殊。兒女不知瓤可 啖,錯疑耳後大秦珠。

自汲清泉洗荔支,吳娃如意劈臙脂。水晶簾下黃香 熟,錯落瑤光並玉肌。

結綠如榛小更幽,齒牙蕭爽恣冥搜。怪來肌骨清涼 甚,六月如從華頂遊。

幻出龍牙變態奇,晚涼雙髻侍兒持。自是拜來新月 早,非關剖出夜光遲。

天柱高凌月窟孤,洞中紅艷裊珊瑚。飽餐內熱渾忘 卻,已貯冰心在玉壺。

尚幹鄉中錦作堆,鳳池超出越王臺。相如渴病今應 解,不用金莖露一杯。

《絳囊》公子綠羅嬌,白水真人絳節朝。欲向九仙通尺 一,倘能雲際坐相邀

黑葉人傳自《五羊》,最憐江綠出莆陽。唐家妃子如相 見,不命涪州驛騎將。

可惜生來托瘴鄉,瓊姿那得近君王。大官食品多如 許,只有乾枝達尚方。

小君初學《煎支》法,乳酪宜浮玉碗看。旋瀋荔花蜂釀 蜜,清香不減蔗漿寒。

自起開籠揀荔魁,半將白曬半烘焙。故鄉朋舊應嘲 我,不遣紅塵一騎回。

《荔支》
蔣奕芳
[编辑]

枝頭裊裊露初乾,絳雪㩦來好並看。為愛風姿誰得 似,楊妃沈醉倚闌干。

紅塵一騎入華清,大內遙聞笑語聲。倘賜侍臣消渴 病,不須承露問金莖。

《新綠荔支》
鄭鐸
[编辑]

落花纔見飄空處,結子初看出葉時。山鳥啄殘俄委 地,恍如《金谷》墜樓姿。

《乍丹荔支》
前人
[编辑]

萬點青螺未染塵,忽看半帶口脂勻。羅衣開處肌如 雪,但少芬香遠襲人。

《正熟荔支》
前人
[编辑]

朱夏南枝總若霞,可憐一顆一丹砂。名園百果都難 並,火棗交梨未足誇。

《摘露荔支》
前人
[编辑]

園林曉望火燒空,摘下清香滿市風。簾隔美人梳洗 罷,纖纖玉指擘輕紅。

《題荔支》
王象晉
[编辑]

絳袖冰肌畫本難,駢肩含笑倚闌干。清霜且莫來相 姤,聞道佳人不耐寒。

《詠冰團荔支》
安國賢
[编辑]

纍纍初貯水晶盤,一啖爭禁齒頰寒。南土由來饒暑 氣,誰知六月有冰團。

《啖荔支》
董傳策
[编辑]

鐵幹婆娑落子紅,方苞剝出水晶籠。炎荒正惹長卿 渴,卻為瓊漿半洗空。

《荔支詞》
張燮
[编辑]

長生殿上紫煙開,妃子紅妝映酒杯。小部新聲歌未 了,《嶺南》飛騎帶香來。

《荔支花》
林叔學
[编辑]

只向閩鄉說荔支,荔支花發幾人知。幽香陣陣微風 裡,苞蕊還分雄與雌。

《詠荔支》
洪遂初
[编辑]

五月閩南荔子丹,摘來宜薦水晶盤。色欺鶴頂霞新 染,光奪龍精露未乾。曾得漢皇培上苑,又隨星騎貢 長安。紫薇垣裡分嘗處,頓覺瓊漿溢齒寒。

《憶荔支》
謝杰
[编辑]

江鄉六月火雲飛,萬顆纍纍落翠微。赤露夜浮赬玉 瓮,流霞朝染紫羅衣。妝成帝女脂猶濕,浴罷楊妃乳 正肥。為報「相如消渴甚,金莖留待茂陵歸。」

《荔支》
陳輝
[编辑]

南州六月荔支丹,萬顆纍纍簇更團。絳雪艷浮紅錦 爛,玉壺光瑩水晶寒。高名已許傳新曲,芳味曾經薦 大官。烏府日長霜署靜,幾株斜覆石闌干。

《鳳岡荔錦》
陳价
[编辑]

千株荔子植前岡,五月欣看錦作行。翠幄幾重添暮 雨,絳霞一片絢朝陽。冰盤試薦驚心喜,雪顆初嘗濺 齒香。清世更無妃子笑,紅塵一騎不須忙。

《荔支》
張鼎思
[编辑]

到處娟娟映日紅,綠榕相傍似青楓。枝頭含露驅炎 瘴,籠裡生香入暗風。玳瑁已堪誇嶺外,葡萄那許說 西戎。歸時我欲㩦干子,遮莫《中州》笑「白公。」

《荔支》
任家相
[编辑]

嘉樹蘢蔥翠蓋長,炎天如簇蕊珠囊。枝枝承露排朱 實,葉葉吟風襲異香。已勝安期餐火棗,疑從玉女乞 瓊漿。含桃何物堪春薦,好置郵傳達《尚方》。

《涵虛閣觀摘荔支》
黃克晦
[编辑]

「荔樹陰陰繞水濱,入門呼脫白綸巾。」林中仰面惟看 鳥,樹杪聞聲始覺人。傍手柯條初散彩,離枝香色正 含新。玉盤冰水龍珠滿,虛閣高談不厭頻。

《荔支篇》
黃謙
[编辑]

「江南五月海氣熱,南國荔子垂堪折。裊裊溪風散麝 香,冥冥山雨流猩血。飛樓清簟留眾賓,屠羊貰酒酬 芳辰。黃頭奴摘登君席,四座果核難為鄰。朱櫻非貴, 馬乳非珍,頓令玉液生口角。何怪驛騎飛紅塵,紅塵 赤日驪山路,天梯石棧年年度。但博玉環嬌勝花,寧 問丁夫汗如注。鸞旂西指愁遠天,斷腸回首各風煙。」 馬嵬新魂忽寂滅,涪州舊樹空駢鮮。君不見汴州艮岳花石岡,朝為遊苑暮凄涼。

《詠晉安荔支》
沐璘
[编辑]

建水夫何如,厥土旱而熱。蠻花開佛桑,候禽罷鶗鴂。 莽雲覆溟濛,梅雨滋䨧翳。接地茂緗枝,遮空舒黛葉。 翠葆霞焜煌,錦幄風掀揭。香麝忌經過,飛鶹防盜竊。 勁雛赤膚脫,肥奢瓊瓤凸。明璫怪可餐,冰丸訝許齧。 真珠堆綠雲,玳瑁垂綵纈。鳳爪天下奇,龍牙眾中傑。 飽食慚素餐,長吟望林樾。

《饋高宗呂鳳池超荔支》
林垐
[编辑]

本非凡品類,超出鳳池群。自恨所居僻,遠在瘴海濱。 至性耐煩熱,丘園絕垢氛。中含冰雪姿,外纈紅錦文。 雨沾日已滋,林高爛紫雲。龍牙尚莫敵,蚶殼徒紛紜。 禽鳥不敢啄,晨夕候之勤。起盼草亭前,日日來南薰。 故人邈難見,愀思劇如焚。縱有一尊酒,獨酌未成醺。 新摘不滿筐,持贈將微芹。封之吟不就,無奈正思君。

《賦荔支根》
謝肇淛
[编辑]

仙種應從閬苑傳,孤根百尺老龍眠。紅雲低映輪囷 石,絕壁深蟠瘴癘煙。唐騎未能馳繡嶺,漢宮應得傍 《甘泉》。春風容易朱顏換,閱盡枝頭幾歲年。

《黃香荔支》
前人
[编辑]

紛紛紅紫鬥濃妝,正色猶存一樹芳。金屋正宜藏玉 貌,綠衣何用怨《黃裳》。栖枝鶯鳥渾無辨,對酒鵝兒別 有香。若待三秋搖落後,千頭羞殺洞庭霜。

《食火山荔支次王龜齡韻》
前人
[编辑]

天香國色奪燕支,妝鏡臺前哦新詩。纖纖素手為君 擘,翠袖紅繒雙鬥奇。吳中楊梅色如土,仙種應須出 懸圃。冰雪曾看《工史圖》,姓名盡入《端明譜》。四月五月 紅滿山,未采百鳥不敢先。先鋒一出便壓市,明珠已 引饞龍涎。投老菟裘計未果,莫惜銅錢沽百顆。蘧然 一覺心清涼,臥看疏楊度螢火。

《陳伯孺餉滿林香荔支同賦柏梁體》
[编辑]

前人

六月七月苦煩蒸,袒衣跣足頭鬅鬠。病肺消渴同茂 陵,故人相遺玉壺冰。函開未開,香騰騰,黃衣綠鬟嬌 自矜。廣顙豐頤薄如繒,輕綃初解脂膚凝。甘液沁口 不可勝,方山此種天下稱。浮江百里青絲縢,香色雖 減猶崚嶒。野人雄饕擅絕能,斯須劈盡玉山崩。敲詩 莫厭挑殘燈,浮生蹤跡殊無恆。

《五月十日初嘗火山荔支》
前人
[编辑]

五月猶未半,輕紅已出市。磊磊朱葳蕤,乍疑晨星墜。 雖無膏腴肪,已勝醇酪味。碧玉初破瓜,珠胎尚含淚。 襦薄不禁風,肌細還愁穉。跫然空谷音,始知希者貴。

《霧居園噉中冠荔支》
鄧道協
[编辑]

「火山出未久,中冠繼其後。」裛露蔕猶青,綠衫裼紅袖。 齒頰有餘酸,膏腴尚未厚。措大性所宜,拏攫不停手。 「琴瑟雖未調,亦已勝瓦缶。酸盡回微甘,佳境漸入口。」 岸幘發浩歌,孤月上高柳。

《積芳亭噉蜜紅荔支分得藥名》
前人
[编辑]

袒臥桂枝林,紅雲實已美。酸漿猶殢入,餘甘遂溢齒。 寒冰片片飛,丹液巨勝爾。殘香附筠籠,擲地黃間紫。 劇談幸從容,天半夏雲起。預知佳味深,早當歸故里。

《高景倩齋頭啖礦玉荔子各賦漢人姓名》
[编辑]

前人

夏季布華筵,礦玉陳蕃枝。輕黃香四座,殷朱浮青絲。 出井丹液涼,雪竇融凝脂。楊盧植上苑,桃李廣西陂。 未若三伏生,微寒朗侵肌。吾曹操彩筆,揮霍光陸離。 餘甘寧可忘,向子長相思。

《賦荔子漿》
陳价夫
[编辑]

紅綃初卸吸精瑩,幾點甘泉齒頰生。漫向雲英求玉 液,疑從漢武咽金莖。溫柔未信雞頭美,芳冽應兼馬 乳清。一自瀘戎飛騎後,不須花露解餘酲。

《詠荔支色》
前人
[编辑]

千紅萬紫轉葳蕤,絳李朱櫻敢並奇。繡嶺宮中含笑 日,承恩不獨為冰肌。

《荔支味》
前人
[编辑]

剖卻紅香列蚌珠,薦來玉液與醍醐。解酲不用花間 露,擬物何須塞上酥。

《高景倩齋頭啖礦玉荔支賦得漢人名詩》
[编辑]

前人

垂楊修竹下,歌鍾會群英。門杜眾賓進,譸張飛兕觥。 扶疏廣庭樹,顆顆垂黃瓊。朱李固難並,況乃高堂生。 「在谷永殷繁,出郭太縱橫。楚江乙萍實,何足揚雄名。」

《五月十日初食火山荔支》
徐𤊹
[编辑]

仲夏氣鬱蒸,輕紅綴荔子。厥種名《火山》,早熟差足喜。 色香雖末全,驟食亦清美。不患甘傷脾,且愛冷沁齒。 已勝餐來禽,猶堪敵青李。聊爾為先驅,次第飽陳紫。 欲結林下盟,請從今日始。

《十七日集鄧道協新居食中冠荔支》
[编辑]

前人

新居初落成,荔子熟已半。梢頭覓早紅,正品得中冠。 摘來悅我口,彷彿明星爛。始食味尚酸,浹背有微汗小者猶若珠,大者已如彈。嘗新頗不厭,錦殼堆几案。 輕風送晚涼,清香迴鼻觀。置堠無飛塵,不作蘇子歎。

《高景倩齋中食礦玉荔支賦得漢人名詩》
[编辑]

前人

《江陳》「萬年種夏景,丹顆垂檀欒。布礦玉,香甘始當時。 千枚乘露摘,盆子盛纍纍。諦審食其實,核焦延壽宜。 楊盧植太酢,青李尋傷頤。綺疏受殘照,林高相蔽虧。 盤桓談轉劇,三伏湛涼颸。」

《食火山荔支同用王梅溪韻》
前人
[编辑]

昨夜聚首餐荔支,狂來五字哦新詩。今辰翠籠又擎 到,別有一種尤珍奇。根株藝植同一土,易熟離離滿 園圃。本支已識分廣南,不待按圖翻舊譜。異名嘉實 雖滿山,定讓此品來爭先。嘗新既喜早一月,冰盤擘 啖流饞涎。乍食無多腹不果,三百青銅沽百顆。相期 同到鳳凰岡,天柱梢頭赤如火。

《再次王梅溪前韻》
前人
[编辑]

日長竹枕頭懶支飽食細誦《龜齡詩》。「四百年中幾人 和,句法難比前賢奇。粵南有種到閩土,栽種得宜推 老圃。笑殺永嘉韓彥直,如許木奴亦作譜。」竊幸閒身 居故山,得食豈必論後先。吾儕愛嗜同沆瀣,俗輩忌 食寧流涎。今茲結盟訂已果,更賽瓊丸鬥珠顆。陳紅 江綠熟尚遲,莫笑饞夫急如火。

《積芳亭噉黃香荔子》
前人
[编辑]

閩海從來說荔香,誰知異品有深黃。楚江寒菊初凝 露,蜀國秋葵乍向陽。玉貌隔簾窺賈女,金丸滿地憶 韓郎。洞庭莫詫柑三寸,瓊液空含顆顆霜。

《饋在杭雙髻荔支》
前人
[编辑]

連理枝頭並蔕殷,攣胎合浦蚌珠還。月明漢水雙妃 佩,花落天台二女鬟。玉臂相聯嬌艷態,香肩齊嚲鬥 朱顏。新承秦虢夫人寵,妒殺華清舊阿環。

《食鵲卵荔支》
前人
[编辑]

乾鵲填橋碧漢邊。栗林遺卵綴蒼煙。絳苞抱出星同 燦。玉乳探來石共圓。風動危巢驚彈過。月明高樹儼 珠聯。莫言三匝無枝繞。孕得靈胎木杪懸。

《荔支》
祝樹勳
[编辑]

閩中新荔熟,越客可休糧。百谷成珠浦,千林綴錦囊。 裊風須細摘,帶露合多嘗。消渴逢甘醴,充飢得異漿。 青英團翡翠,丹實炫鵝黃。霞臉仍蒸日,冰膚倍膩霜。 建宮遙自漢,置驛廣於唐。《火齊》緗枝綴,珊瑚黛葉藏。 品多逾別域,名重表炎方。飽噉為名士,頻呼十八娘。

《雨中望隔岸荔支》
曹學佺
[编辑]

驟雨來青嶂,千枝蘸碧波。卻驚流火駛,已覺洗紅多。 沆瀣盤為玉,流蘇帳作羅。薄言將采采,臨眺意如何。

《石君亭噉荔嘲俞羨長》
前人
[编辑]

纍纍荔子實,采采動盈抱。漫論市上錢,詎祕林間寶。 充茲石君羞,展彼山泉澡。量腹受幾何,百千恣傾倒。 齒牙沁甘露,毛羽生難老。嘗聞《丹經》言,效驗良可攷。 使人美顏色,長似少年好。為問羨門長,何如瓜大棗。

《讀金陵俞仲髦荔枝辭戲作五十四韻》
[编辑]

宋玨

「俞公晚好事,垂涎及荔支。願貶楓亭驛,甘作驛丞卑。 妄意荔熟日,端坐飽噉之。事有謬不然,傾耳聽我詞。 楓亭閩孔道,送迎無停時。漳泉貴官多,暑行喜夜馳。 東迎接不及,南送已嫌遲。炎天夫馬缺,每被豪奴笞。 此亦丞常分,受辱其所宜。及至荔支熟,苦情公不知。 驛庭只四樹,樹老半枯枝。每歲貢上官,皆派丞往齎。 歲有熟不熟,上官循舊規。十萬獻撫按,百萬分三司。 四郡大鄉官,例亦有餽遺。張家賒數擔,李家復那移。 封緘青籠內,渡江敢辭危。伺候烈日中,暍死敢言疲。 門吏急使用,乃得進丹墀。不然香氣變,色味復差池。 小則受箠楚,大則冠袍褫。上官幸色喜,歸見妻孥悲。 張三昨索價,李四又忙追。門前遞罵」呼,簪珥典償伊, 衣衫準子錢,反言伊受虧。妻孥交口詈,驛丞兩耳垂。 荔支有此苦,誰說甜如飴。公思噉尢物,一事頗燥脾。 莆多荔支園,園丁儘可為。五月六月交,朱實已纍纍。 販子未採摘,園丁不蹔離。中搭四柱樓,夜以防偷兒。 園丁臥樓中,兩手如懸槌。珊瑚為我幄,碧玉為我帷。 園林悄無人,惟有涼「月窺。伸手即可摘,摘食復奚疑。 口吮荔支汁,手剝荔支皮,皮核卸樓下,堆積如城陴, 飽則捫腹臥,恬若陳希夷,既不費銀錢,又無人把持, 清福如此享神仙」,亦妒其家家亦有園,宋香品最奇, 崔亭與鬯山,霞墩及東陂,陳紫比毛嬙,工彔匹西施, 年年皆遍嘗,題詠壁淋漓,自署「荔仙人不羨加太師, 無端客鍾陵,十載滯歸期。荔熟必入夢,醒來空嗟咨。 無罪坐自囚,無官反自羇。言梅寧止渴,說餅豈療飢。 清福不得享,作計無乃癡。昨為人寫生,費墨及臙脂。 今復弄紙筆,揮汗作此詩。」詩以嘲俞公,因之以自嗤。

《曹能始荔閣噉荔子歌》
俞安期
[编辑]

「曹園古荔滿林壑,中連雙樹如團幕。間葉紛疑火齊 生,垂枚定道紅星落。主人抗樹起高閣,荔子環如挂 瓔珞。紺紫纍纍高下懸,朱丹點點東西錯。千枝任摘雕闌前,金盆沃浸青琳泉。香觸何知屢嚥唾,口饞便 覺雙流涎。須臾裂卻丹霞殼,剖出冰肌皎於玉。」薄綃 淺絳卸中衣,滑澤光瑩恣餐足。牙後深甘玉女肪,喉 「間不厭楊妃肉。一時遽盡三百枚,通靈已覺成仙胎。 毛髓初疑換丹藥,羽翰輒欲升瑤臺。漳州大橘大如 盎,甘美不如何足想。吳越楊梅豈乏甘,較之仙味寧 不慚。龍眼猶令奴作匹,其餘瑣瑣安足述。海內如推 百果王,鮮食荔支終第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