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7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七十九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九卷目錄

 櫻桃部彙考

  櫻桃圖

  禮記月令

  爾雅釋木

  郭義恭廣志櫻桃

  賈思勰齊民要術種桃

  鄭望之膳夫錄櫻桃

  因樹屋書影白櫻桃

  王世懋果疏二種櫻桃

  本草綱目櫻桃 山嬰桃

 櫻桃部藝文一

  櫻桃賦          梁宣帝

  謝賚朱櫻啟        庾肩吾

  紫宸殿前櫻桃樹賦     唐張莒

  伐櫻桃樹賦        蕭穎士

  為武中丞謝賜櫻桃表    柳宗元

  苦櫻賦          宋何耕

  櫻桃賦         元程從龍

  櫻桃賦         明錢文薦

 櫻桃部藝文二詩詞

  朱櫻          宋王僧達

  奉答南平王康賚朱櫻   梁簡文帝

  賦得櫻桃         唐太宗

  和韻廨署有櫻桃       孫逖

  敕賜百官櫻桃        王維

  敕賜百官櫻桃       崔興宗

  白櫻桃           李白

  野人送櫻桃         杜甫

  櫻桃園           顧況

  酬裴傑秀才新櫻桃     權德輿

  摘櫻桃贈元居士時在望仙亭南樓與朱道士

  同處           柳宗元

  和樂天讌李美周中丞宅賞櫻桃花

               劉禹錫

  和水部張員外宣政殿賜百官櫻桃

                韓愈

  朝日賜櫻桃         張籍

  和裴僕射看櫻桃花      前人

  南陽公請東櫻桃亭子春讌   孟郊

  履信池櫻桃島上醉後走筆送別舒員外兼寄

  宗正李卿考功崔郎中    白居易

  同諸客㩦酒早看櫻桃花    前人

  有木詩           前人

  櫻桃花下有感而作      前人

  與沈楊二舍人閣老同食敕賜櫻桃翫物感恩

  因成十四韻         前人

  東吳櫻桃          前人

  題東樓前李使君所種櫻桃花  前人

  移山櫻桃          前人

  樟亭雙櫻樹         前人

  折枝花贈行         元稹

  北樓櫻桃花         李紳

  夾山月夜對櫻桃花懷伊川別墅

               李德裕

  山寺看櫻桃花題僧壁    劉言史

  櫻桃            張祜

  櫻桃花下         李商隱

  嘲櫻桃           前人

  百果嘲櫻桃         前人

  櫻桃答           前人

  深樹見一顆櫻桃尚在     前人

  二月十五日櫻桃盛開    溫庭筠

  自有扈至京師已後朱櫻之期  前人

  春日陪崔諫議櫻桃園宴   皮日休

  題櫻桃          李群玉

  湖南絕少含桃偶人以新摘者見惠感事傷懷

  因成四韻          韓偓

  謝楊尚書惠櫻桃      盧延讓

  買帶花櫻桃         吳融

  含桃圃          陸希聲

  櫻桃樹           韋莊

  白櫻桃           前人

  櫻桃           宋劉筠

  櫻桃            楊億

  櫻桃            前人

  朱櫻           梅堯臣

  併日得朱表臣酪及櫻桃    前人

  聞學士院試含桃薦寢廟詩擬作 前人

  和永叔同遊上林院後亭見櫻桃花悉已披謝                前人

  夜夢蔡紫微君謨同在閣下食櫻桃蔡云與君

  及此再食矣夢中感而有賦覺而錄之

                前人

  春日獨遊上林院後亭見櫻桃花奉寄希深聖

  俞            歐陽修

  櫻桃花          王安石

  和子由岐下詠櫻桃      蘇軾

  櫻桃樹           文同

  朱櫻歌           前人

  櫻桃           陳與義

  謝人送櫻桃        陳師道

  櫻桃花          楊萬里

  櫻桃            前人

  櫻桃            前人

  題櫻桃          范成大

  櫻桃花           前人

  櫻桃           戴復古

  七兒應復與客飲櫻桃園摘新歸以遺親用其

  詩韻識所感        元牟巘

  櫻桃花           方回

  宮詞            迺賢

  櫻桃           明高啟

  江上櫻桃甚盛而予寓所無有忽蘇城友人惠

  一大盒故賦此        袁凱

  櫻桃花          吳國倫

  荊溪遊櫻桃園       王叔承

  櫻桃           黃正色

  櫻桃           王士騏

  櫻桃           陳繼儒

  風雨中憶含桃       薛章憲

  櫻桃花已上詩     于若瀛

  浣溪沙揚州賞芍藥櫻桃 宋蘇軾

  浣溪沙仲冬見花塢櫻桃花 毛滂

  浣溪沙櫻桃       曾覿

  浣溪沙          晁補之

  菩薩蠻分賦櫻桃    辛棄疾

  浪淘沙櫻桃       李洪

  三姝媚櫻桃      王沂孫

  攤破浣溪沙已上詞  明陳繼儒

 櫻桃部選句

 櫻桃部紀事

 櫻桃部雜錄

 櫻桃部外編

草木典第二百七十九卷

櫻桃部彙考[编辑]

釋名

楔。爾雅     《荊桃》。爾雅

《含桃》:禮記    櫻桃。廣志

《鶯桃》:綱目    朱櫻:圖經

《紫櫻》:圖經    櫻珠。圖經

櫻桃圖

櫻桃圖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夏之月,農乃登黍。天子乃以雛嘗黍,羞以含桃,先 薦寢廟。

「含桃」,櫻桃也。《月令》諸月無薦果之文,此獨羞含桃者,以此果先成,異於餘物,故特記之。

《爾雅》
[编辑]

《釋木》
[编辑]

楔,荊桃。

今櫻桃。《廣雅》云:「含,桃也。」《月令》仲夏云「羞以含桃」是也。

《郭義恭廣志》
[编辑]

《櫻桃》
[编辑]

櫻桃:有大者,有長八分者,有白色多肌者,凡三種。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種桃》
[编辑]

櫻桃《爾雅》云:「楔,荊桃。」 郭璞注曰:「今櫻桃。」 《廣雅》曰:「楔桃,大者如彈丸。子有長八分者,有白色者,凡三種。」

鄭元注曰:「今謂之櫻桃。」 《博物志》曰:「櫻桃者,一名牛桃,一名英桃。」

二月初,山中移栽,陽中者,還種陽地,陰中者,還種陰 地。

若《陰陽易》,地則難生,生亦不實。此果性生陰地,既入園囿,便是陽中,故多難得生。宜堅實之地,不可用虛糞也。

《鄭望之膳夫錄》
[编辑]

《櫻桃》
[编辑]

櫻桃其種有三:「大而殷者曰吳櫻桃;黃而白者曰蠟 珠,小而赤者曰水櫻桃。食之皆不如蠟珠。」

《因樹屋書影》
[编辑]

《白櫻桃》
[编辑]

白櫻桃,生京師西山中,微酸,不及朱櫻之甘碩也。

《王世懋果疏》
[编辑]

《二種櫻桃》
[编辑]

百果中櫻桃最先熟,即古所謂含桃也。吾地有尖、圓、 大、小二種,俗呼小而尖者為「櫻珠」,既吾土所宜。又萬 顆丹的,掩映綠葉可翫。澹圃中首當多植。

《本草綱目》
[编辑]

《櫻桃釋名》
[编辑]

寇宗奭曰:孟詵《本草》言此乃櫻非桃也。雖非桃類,以 其形肖桃,故曰櫻桃。又何疑焉?如沐猴梨、胡桃之類, 皆取其形相似耳。《禮記》:「仲春,天子以含桃薦宗廟。」即 此。故王維詩云:「纔是寢園春薦後,非干御苑鳥銜殘。」 藥中不甚用。

李時珍曰:「其顆如瓔珠,故謂之櫻。」而許慎作鶯桃云: 「鶯所含食,故又曰含桃」,亦通。按:《爾雅》云:「楔音戞,荊桃 也。」孫炎註云:「即今櫻桃,最大而甘者,謂之崖蜜。」

集解

《蘇頌》曰:「櫻桃處處有之,而洛中者最勝。其木多陰,先 百果熟,故古人多貴之。其實熟時,深紅色者,謂之朱 櫻,紫色皮裡有細黃點者,謂之紫櫻,味最珍重。又有 正黃明者,謂之蠟櫻,小而紅者,謂之櫻珠,味皆不及。 極大者有若彈丸,核細而肉厚,尤難得。」

李時珍曰:櫻桃,樹不甚高。春初開白花,繁英如雪,葉 團有尖及細齒,結子一枝數十顆。三月熟時,須守護, 否則鳥食無遺也。鹽藏、蜜煎皆可。或同蜜擣作糕食, 唐人以酪薦食之。林洪《山家清供》云:「櫻桃經雨則蟲 自內生,人莫之見。用水浸良久,則蟲皆出,乃可食也。」 試之果然。

氣味

甘熱濇無毒。

《大明》曰:「平,微毒。多食令人吐。」

孟詵曰:「食多無損,但發虛熱耳。有暗風人不可食,食 之立發。」

李廷飛曰:「傷筋骨,敗血氣,有寒熱,病人不可食。」

主治

《別錄》曰:「調中,益脾氣,令人好顏色,美志。」

孟詵曰:「止洩精,水穀痢。」

發明

寇宗奭曰:「小兒食之過多,無不作熱。此果三月末,四 月初熟,得正陽之氣,先諸果熟,故性熱也。」

朱震亨曰:「櫻桃屬火。性大熱而發濕。舊有熱病及喘 嗽者。得之立病。且有死者也。」

李時珍曰:按張子和《儒門事親》云:「舞水一富家,有二 子,好食朱櫻,每日啖一、二升。半月後,長者發肺痿,幼 者發肺癰,相繼而死。嗚呼!百果之生,所以養人,非欲 害人。富貴之家,縱其嗜欲取死,是何天耶?命耶?」邵堯 夫詩云:「『爽口物多終作疾』。真格言哉!」觀此,則寇、朱二 氏之言,蓋可證矣。王維詩云:「飽食不須愁內熱,大官 還有蔗漿寒。」蓋謂寒物同食。猶可解其熱也。

葉氣味

甘平無毒。

「煮老鵝。」易軟熟。

葉主治

《蘇頌》曰:「蛇咬,擣汁飲,并傅之。」

東行根主治

《大明》曰:「煮汁服,立下寸白蚘蟲。」

枝主治

李時珍曰:「雀卵斑䵟同紫萍、牙皂、白梅肉研和,日用 洗面。」

花主治

面黑粉滓:方見《李花》。

《山嬰桃釋名》
[编辑]

《孟詵》曰:「此嬰桃俗名李桃,又名柰桃。前櫻桃名櫻,非 桃也。」

集解

《別錄》曰:「嬰桃實,大如麥,多毛。四月采,陰乾。」

陶弘景曰:「櫻桃,即今朱櫻,可煮食者。嬰桃,形相似而 實乖異,山閒時有之,方藥不用李時珍曰:「樹如朱櫻,但葉長,尖不團。子小而尖,生青 熟黃赤,亦不光澤而味惡,不堪食。」

實氣味

辛平無毒。

實主治

《別錄》曰:「止洩腸澼,除熱,調中,益脾氣,令人好顏色,美 志。」

《孟詵》曰:「止洩精。」

櫻桃部藝文一[编辑]

《櫻桃賦》
梁·宣帝
[编辑]

惟櫻桃之為樹,先百果而含榮。既離離而春就,乍苒 苒而冬迎。異群龍之無首,殊大器之晚成。鳥纔食而 便墮,雨薄灑而皆零。未睹紅顏之實,空有薦廟之名。 等橘柚於簷戶,匹諸蔗乎中庭。異梧桐之棲鳳,愧綠 竹之恆貞。豈復論其美惡,且聳幹乎前櫺。葉繁抽而 掩日,枝長弱而風生。且得蔽乎曦赫,實當暑之凄清。

《謝賚朱櫻啟》
庾肩吾
[编辑]

成叢殿側,猶連制賦之條;結實西園,非復粘蟬之樹。 異合浦之歸來,疑藏珠實;同秦人之逐彈,似得金丸。

《紫宸殿前櫻桃樹賦》以日月所照榮華先發為韻
[编辑]

唐張莒

殿紫宸兮足麗,木朱櫻兮可嘉。扶疏柔弱,暈艷芬葩。 晚移陰於丹楹,朝延影於翠華。美其固本宸居,獻名 清廟。藹綠含彩,攢紅吐耀。晴晹斜映,將藻井以相輝; 初月旁臨,與璧璫而共照。於是元律方變,青陽始萌, 日近易暖,天臨早榮。通條液潤,附節茸生。秦文信之 著令,漢稷嗣之從行。莫不勤其時獻,旌此嘉名。將畫 栱以斜界,與金華而對明。玉輦行低,雲旗雜處,迎華 桂而搖露,向朱明而清暑。榮得其時,摘得其所,於方 也可尚,取類也無疋。淨拂璇題,遠當溫室,舊株昔移 於漢囿,密幹今逢於堯日。及夫春宿微雨,秋含翠煙, 冬條雪染,夏實珠駢。垂一枝於萬葉,託沃土以延年。 玩芳誠百花之首,充薦乃眾果之先。代。帷房之錦帳, 奪首飾於金鈿。濟濟多士,鏘鏘拜闕。拂露華以晨趨, 染香花而夕謁。始凌寒而驚換,纔及暖而前發。自承 恩於攀賞,固無憂於剪伐。伴穠李以表年,笑階蓂之 記月。

《伐櫻桃樹賦》并序
蕭穎士
[编辑]

天寶八載以前校理罷免,降資參廣陵太府軍事。任在限外,無官舍是處,寓居於紫極宮之道學館,因領其教職焉。廟庭之右,有《大櫻桃樹》。厥高累數尋,條暢薈蔚,攢柯比葉,擁蔽風景。腹皆微禽,是焉棲託,頡頏上下,喧呼甚適。登其喬枝,則俯逼軒屏,中外斯隔,予實惡之。懼寇盜窺窬,因是為資,遂命伐焉。聊託興茲賦,以儆夫在位者爾。賦曰:

古人有言,「芳蘭當門,不得不鋤。」眷茲櫻之攸止,亦在 物而宜除。觀其體異修直,材非棟榦。外陰森以茂密, 中紛錯而交亂。先群卉以效諂,望嚴霜而凋換。綴繁 英兮霰集,駢朱實兮星燦。故當小鳥之所啄食,妖姬 之所攀玩也。赫赫閟宇,元之又元。長廊霞截,高殿雲 褰。實吾君聿修祖德,論道設教之筵。宜乎蒔以芬馥, 樹以貞堅。莫匪夫松篠桂檜,茝若蘭荃。猗具美而在 茲,爾何德而居焉。擢無用之璅質,蒙本枝而自庇。汨 群材而非據,專廟庭之右地。雖先寢而式薦,豈和羹 之正味。每俯臨乎蕭牆,奸回得而窺覬。諒何惡之能 為,終物情之所畏。於是命尋斧伐,盤根密葉,剝攢柯 焚。朝光無陰,夕鳥不喧。肅肅明明,蕩乎階軒。嗟乎!草 無滋蔓,瓶不假器,苟恃勢而將偪,雖見親而益忌。譬 諸人事也,則翼吞并於僭沃,魯出逐於強季,綝峻擅 而吳削,倫、冏專而晉墜。其大者虎遷趙嗣,鸞竊齊位。 由履霜而莫戒,聿堅冰而洊至。嗚呼!乃終古覆車之 軌轍,豈尋常散木之足議。

《為武中丞謝賜櫻桃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言:「中使某至,奉宣聖旨,賜臣櫻桃若干顆者。」天 睠特深,時珍洊降,寵驚里巷,恩溢圓方。臣某誠喜誠 懼,頓首頓首。伏以含桃之羞,時令攸貴。況今採因御 苑,分自天廚。使發九霄,集繁星而積耀;味調六氣,承 湛露而不晞。盈眥而外被恩光,適口而中含渥澤。顧 慚素食,彌切自公。豈圖君子所先,遂厭小人之腹。無 任感恩喜荷之至。

《苦櫻賦》有序
宋·何耕
[编辑]

余承乏成都郡丞,官居舫齋之東,有《櫻樹焉。本大實小,其熟猥多,鮮紅可愛,而苦不可食,雖鳥雀亦棄之。感而賦之》。

「始余至於官居,盼茲樹之特奇。榦擁腫以上達,條扶 疏而下披。蔭露井其有餘,知封植之幾時。或告予以 含桃,出饞涎而流頤。意薦廟之珍果,必甘滋之若飴。 幸一熟之得嘗,指麥秋以為期。忽春事之已晚,訝子 結之獨遲。初瑣碎以破蕾,漸毓稠而著枝。聊攀摘以

適口,乃苦澀而顰眉。類置膽於越國,異如薺於周詩
考證.svg
謝芳液之津津,空殷紅之纍纍。誤來集之眾鳥,誑無

知之群兒。感人事之大謬,為累欷而齎咨。或名美而 實乖,或表盛而裡虧。或色厲而內荏,或跡公而情私。 鷲翰假於鳳鳴,羊質混於虎皮。佞似聖以疇測,姦託 儒而莫窺。莽恭儉以竊國,卯博辯以僵尸。談仁義其 可樂,視所履而舛馳。儼衣冠於民上,為賈豎之不為。 方滔滔以皆是,奚一木之足悲。

《櫻桃賦》有序
元·程從龍
[编辑]

元至正庚辰,館寓石洑齋,舍後蔬圃,其中有櫻桃,啖而美之,遂為小賦以寓意云。

「繄勾芒之作春,何窮奢而極侈。既袤野以施翠,復因 林而設綺。一旦代序,成功者去。捲紅紫以回轅,繫繁 珠於佳樹。」但見的礫兮霰集,璀璨兮星聚。蝶欲聚而 辟易,鶯欲啄而驚懼。儼翠幄之重重,韜至珍于茹圃。 爰有詩人,此焉遊遨。感園丁之摘獻,俾侑進乎芳醪。 睹珠顆之勻圓,始知其為櫻桃也。于是摭火齊于銀 「盤,啖紅香之瓊液。玩其精華,服其風味。爽可以愈沈 痾,腴可以美意氣。羌理內而益脾,信蠲煩而清臆。終 並功乎丹鼎,豈擅譽乎崖蜜。唐以之昭寵于新科,漢 以之均恩于百職。廟羞薦天子之忱,寵贈旌野人之 德。憶金鑾之殊遇,壓珠盤之佳色。何顯赫之不常,乃 失身于幽側。每被銷于凡齒,歎九重」之懸隔。在物理 而尚然,宜人情之通塞。感《斯果》之擅稱,聊寄懷于翰 墨。

《櫻桃賦》
明·錢文薦
[编辑]

漢明帝月夜燕群臣于沼,時大官進櫻桃,盛桃以盤, 厥名赤瑛,桃盤同色,四照空明。臣觀諧喜,觴酌縱橫, 坐中獻賦,異代長卿賦曰:「何華林之名品兮,乃殊異 乎恆族,先百果而珍奇兮,歷九春而成熟。錫字肇夫 《月令》兮,和中紀于藥錄;因薦羞其禮隆兮,緣頒賚以 惠足。念朱明之來早兮,悲青陽之去速。向芳榭而流 丹兮,入文窗而映綠。枝嫋嫋以低亞兮,實纍纍其相 續。料素娥之未攀兮,愁黃鳥之先啄。幸未傷于風雨 兮,知有待乎晴旭。遙而望之,爛若霞彩綴瓊枝;迫而 就之,恍如珊瑚碎金谷。既稱名乎《樂府》,亦註譜于仙 都。姿輝映以擬玉,質圓轉而方珠。揣火棗之同類,恐 萍實之不如。帶露痕而覺有,眩燈暈而疑無。爾其寢 廟駕返,御園旨宣。紛紜馳騎,絡繹飛箋。聊開祕閣,別 整華筵。就中窈窕,沾恩最先。乍入脣而脂掩,忽籠袖 而火然。神脈脈以無定,步珊珊其不前。亮衷情之有 托,豈絃管之能傳。借嘉物以相比,發清歌而自憐。」歌 曰:「朱實兮離離,玉膚兮絳衣。備百和兮含五滋,粲皓 齒兮色怡。朱實兮盈」盈,玉壺兮紅冰。斂雙眸兮對孤 燈,墮清淚兮血凝。歌罷,月輪斜度,天河倒瀉,徙倚闌 邊,殷勤露下,張樂易歇,留情難舍,亟起為亂,仍歸于 《雅》。《亂》曰:「谷梨消煩,尚帶寒兮,壺甘釋悁,猶含酸兮。未 若朱實堆玉盤兮,食之美好使人歡兮。常恐節移倏 凋殘兮,安得九轉如金丹兮。」

櫻桃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朱櫻》
宋·王僧達
[编辑]

初櫻動時豔,擅藻灼輝芳。緗葉未開蕊,紅葩已發光。

《奉答南平王康賚朱櫻》
梁·簡文帝
[编辑]

倒流映碧叢,點露擎朱實。花茂蝶爭飛,枝濃鳥相失。 已麗金釵瓜,仍美玉盤橘。寧異梅似丸,不羨萍如日。 永植平臺垂,長與雲桂密。徒然奉推甘,終以愧操筆。

《賦得櫻桃》
唐·太宗
[编辑]

華林滿芳景,洛陽遍陽春。朱顏含遠日,翠色影長津。 喬柯囀嬌鳥,低枝映美人。昔作《園中實》,今為席上珍。

《和韻廨署有櫻桃》
孫逖
[编辑]

上林天禁裡,芳樹有紅櫻。江國今來見,君門春意生。 香從花綬轉,色繞珮珠明。海鳥銜初實,吳姬掃落英。 切將稀取貴,羞與眾同榮。為此堪攀折,芳蹊處處成。

《敕賜百官櫻桃》
王維
[编辑]

芙蓉闕下會千官,紫禁朱櫻出上闌。纔是寢園春薦 後,非關御苑鳥銜殘。歸鞍競帶青絲籠,中使頻傾赤 玉盤。飽食不須愁內熱,大官還有蔗漿寒。

《敕賜百官櫻桃》
崔興宗
[编辑]

未央朝謁正逶迤,天上櫻桃錫此時。朱實初傳九華 殿,繁花舊雜萬年枝。未勝晏子江南橘,莫比潘家大 谷梨。聞道令人好顏色,《神農本草》自應知。

《白櫻桃》
李白
[编辑]

紅羅袖裡分明見,白玉盤中看卻無。疑是老僧休念 誦,腕前推下水晶珠。

《野人送櫻桃》
杜甫
[编辑]

西蜀櫻桃也自紅,野人相贈滿筠籠。數迴細寫愁仍破,萬顆勻圓訝許同。憶昨賜霑門下省,退朝擎出大 明宮。金盤玉著無消息,此日嘗新任轉蓬。

《櫻桃園》
顧況
[编辑]

百舌猶來上苑花。遊人獨自憶京華。遙知寢廟嘗新 後,敕賜櫻桃向幾家。

《酬裴傑秀才新櫻桃》
權德輿一作杜牧
[编辑]

新果真瓊液,來應宴紫蘭。圓疑竊龍頷,色已奪雞冠。 遠火微微辨,殘星隱隱看。茂先知味易,曼倩恨偷難。 忍用烹騂酪,從將翫玉盤。流年如可駐,何必九華丹。

《摘櫻桃贈元居士時在望仙亭南樓與朱道士同處》
柳宗元
[编辑]

海上朱櫻贈所思,樓居況是望仙時。蓬萊羽客如相 訪,不是偷桃一小兒。

《和樂天讌李美周中丞宅賞櫻桃花》
[编辑]

劉禹錫

櫻桃千萬枝,照曜如雪天。王孫讌其下,隔水疑神仙。 宿露發清香,初陽動暄妍。妖姬滿鬢插,酒客折枝傳。 同此賞芳月,幾人有華筵。杯行勿遽辭,好醉逸三年。

《和水部張員外宣政殿賜百官櫻桃》
[编辑]

韓愈

漢家舊種《明光殿》,炎帝還書《本草經》。豈似滿朝承雨 露,共看傳賜出「青冥。」香隨翠籠擎初到,色映銀盤寫 未停。食罷自知無所報,空然愧汗仰皇扃。

《朝日賜櫻桃》
張籍
[编辑]

「仙果人間都未有,今朝忽見下天門。」捧盤小吏初宣 敕,當殿群臣共拜恩。日色遙分廊下坐,露香纔出禁 中園。每年從此長先熟,願得千春奉至尊。

《和裴僕射看櫻桃花》
前人
[编辑]

昨日南園新雨後,櫻桃花發舊枝柯。天明不待人同 看,繞樹重重履跡多。

《南陽公請東櫻桃亭子春讌》
孟郊
[编辑]

萬木皆未秀,一林先含春。此地獨何力,我公布深仁。 霜葉日舒卷,風枝遠埃塵。初英濯紫霞,飛雨流清津。 賞異出囂雜,折芳積歡忻。文心茲焉重,俗尚安能珍。 碧玉妝粉比,飛瓊穠艷均。鴛鴦七十二,花態并相新。 常恐遺秀志,迨茲廣讌陳。芳菲爭勝引,歌詠竟良辰。 方知戲馬會,永謝登龍賓。

《履信池櫻桃島上醉後走筆送別舒員外兼寄宗正李卿考功崔郎中》
白居易
[编辑]

《櫻桃島》「前春去春花萬枝。忽憶與宗卿閒飲日,又憶 與考功狂醉時。歲晚無花空有葉,風吹滿地乾重疊。 蹋葉悲秋復憶春,池邊樹下重殷勤。今朝一酌臨寒 水,此地三回別故人。」《櫻桃花》:「來春千萬朵,來春共誰 花下坐。不論崔李上青雲,明日舒三亦拋我。」

《同諸客㩦酒早看櫻桃花》
前人
[编辑]

曉報櫻桃發,春㩦酒客過。綠餳粘盞杓,紅雪壓枝柯。 天色晴明少,人生事故多。停杯替花語,不醉擬如何。

《有木詩》
前人
[编辑]

有木名「櫻桃,得地早滋茂。葉密獨承日,花繁偏受露。 迎風闇搖動,引鳥潛來去。鳥啄子難成,風來枝莫住。 低軟易攀翫,佳人屢迴顧。色求桃李饒,心向松筠妒。 好是映牆花,本非當軒樹。所以姓蕭人,曾為《伐櫻賦》。」

《櫻桃花下有感而作》
前人
[编辑]

藹藹美周宅,櫻繁春日斜。一為洛下客,十見池上花。 爛漫豈無意,為君占年華。風光饒此樹,歌舞勝諸家。 失盡白頭伴,長成紅粉娃。停杯兩相顧,堪喜亦堪嗟。

與沈楊二舍人閣老同食敕賜櫻桃翫物感恩[编辑]

《因成十四韻         》前人。

「清曉趨丹禁,紅櫻降紫宸。驅禽養得熟,和葉摘來新。 圓轉盤傾玉,鮮明籠透銀。內園題兩字,西掖賜三臣。 熒惑晶華赤,醍醐氣味真。如珠未穿孔,似火不燒人。 杏俗難為對,桃頑詎可倫。肉嫌盧橘厚,皮笑荔枝皴。 瓊液酸甜足,金丸大小勻。偷須防曼倩,惜莫擲安仁。 手擘纔離核,匙抄半是津。甘為舌上露,暖作腹中春。」 已懼長尸祿,仍驚數食珍。最慚恩未報,飽喂不才身。

《東吳櫻桃》
前人
[编辑]

《含桃》最說出東吳,香色鮮穠氣味殊。洽恰舉頭千萬 顆,婆娑拂面雨三株。鳥偷飛處含將火,人摘爭時蹋 破珠。可惜風吹兼雨打,明朝後日即應無。

《題東樓前李使君所種櫻桃花》
前人
[编辑]

身入青雲無見日,手栽紅樹又逢春。惟留花向樓前 看,故故拋愁與後人。

《移山櫻桃》
前人
[编辑]

亦知官舍非吾宅,且劚山櫻滿院栽。上佐近來多五 考,少應四度見花開。

《樟亭雙櫻樹》
前人
[编辑]

南館西軒兩樹櫻,春條長足夏陰成。素華朱實今雖 盡,碧葉風來別有情。

《折枝花贈行》
元·稹
[编辑]

櫻桃花下送君時,一寸春心逐折枝。別後相思最多 處,千株萬片繞林垂

《北樓櫻桃花》
李紳
[编辑]

開花占得春光早,雪綴雲裝萬萼輕。凝艷拆時初照 日,落英頻處乍聞鶯。舞空柔弱看無力,帶月蔥蘢似 有情。多事東風入閨闥,盡飄芳思委江城。

《夾山月夜對櫻桃花懷伊川別墅》
[编辑]

李德裕

皎日照芳樹,鮮葩含素輝。愁人惜春夜,達曙想巖扉。 風靜陰滿砌,露濃香入衣。恨無金谷妓,為我奏《思歸》。

《山寺看櫻桃花題僧壁》
劉言史
[编辑]

楚寺春風臘盡時,含桃先拆一千枝。老僧不語旁邊 坐,花發人來總不知。

《櫻桃》
張祜
[编辑]

「石榴未拆梅猶小,愛此山花四五株。」斜日庭前風裊 裊,碧油千片漏紅珠。

《櫻桃花下》
李商隱
[编辑]

流鶯舞蝶兩相期,不取花房正結時。他日未開今日 謝,嘉辰長短是參差。

《嘲櫻桃》
前人
[编辑]

《朱實》鳥含盡,春樓人未歸。南園無限樹,獨自葉如帷。

《百果嘲櫻桃》
前人
[编辑]

珠實雖先熟,瓊莩縱早開。流鶯猶故在,爭得諱含來。

《櫻桃答》
前人
[编辑]

眾果莫相誚。天生名品高。何因《古樂》府。惟有「鄭櫻桃。」

《深樹見一顆櫻桃尚在》
前人
[编辑]

「高桃留晚實,尋得小庭南。矮墮綠雲髻,欹危紅玉篸。 惜堪充鳳食,痛已被鶯含。」越鳥誇香荔,齊名亦未甘。

《二月十五日櫻桃盛開》
溫庭筠
[编辑]

曉覺籠煙重,春深染雪輕。靜應留得蝶,繁欲不勝鶯。 影亂晨飆急,香多夜雨晴。似將千萬恨,西北為卿卿。

《自有扈至京師已後朱櫻之期》
前人
[编辑]

「露圓霞赤數千枝,銀籠誰家寄所思。」秦苑飛禽諳熟 早,杜陵遊客恨來遲。空看翠幄成陰日,不見紅珠滿 樹時。盡日徘徊濃影下,祇應重作釣魚期。

《春日陪崔諫議櫻桃園宴》
皮日休
[编辑]

萬樹香飄水麝風,蠟熏花雪盡成紅。夜深歡態狀不 得,醉客圖開明月中。

《題櫻桃》
李群玉
[编辑]

春初攜酒此花閒,幾度臨風倒《玉山》。今日葉深黃滿 樹,再來惆悵不能攀。

湖南絕少含桃偶人以新摘者見惠感事傷懷[编辑]

《因成四韻          》。韓偓

時節雖同氣候殊,未知堪薦寢園無。合充鳳食留三 島,不許鶯偷過五湖。苦筍恐難同象匕,酪漿無復瑩 蠙珠。金盤歲歲長宣賜,忍淚看天憶帝都。

《謝楊尚書惠櫻桃》
盧延讓
[编辑]

滿合虛紅怕動搖,尚書知重賜櫻桃。揉藍尚帶新鮮 葉,潑血猶殘舊折條。萬顆真珠輕觸破,一團甘露軟 含消。春來老病尤珍荷,併食中腸似火燒。

《買帶花櫻桃》
吳融
[编辑]

粉紅輕淺靚妝新,和露和煙別近鄰。萬一有情兼有 恨,一年榮落兩家春。

《含桃圃》
陸希聲
[编辑]

小圃初晴風露光,含桃花發滿山香。看花對酒心無 事,倍覺春來白日長。

《櫻桃樹》
韋莊
[编辑]

記得花開雪滿枝,和蜂和蝶帶花移。如今花落遊蜂 去,空作主人「《惆悵》詩。」

《白櫻桃》
前人
[编辑]

王母階前種幾株,水晶簾內看如無。只應漢武金盤 上,瀉得珊瑚白露珠。

《櫻桃》
宋·劉筠
[编辑]

赤水分珠樹,薰風送麥秋。蜀都春氣早,漢苑夏陰稠。 廟薦清和候,恩頒侍從流。楚昭萍已剖,韓嫣彈爭投。 沆瀣滋芳液,醍醐助品羞。玉盤光宛轉,會擬付歌喉。

《櫻桃》
楊億
[编辑]

離宮時薦罷,樂府艷歌新。石髓凝秦洞,珠胎剖漢津。 三桃聊並列,百果獨先春。清籞來君賜,雕盤助席珍。 甘餘應受和,圓極豈能神。楚客便羊酪,歸期負紫蓴。

《櫻桃》
前人
[编辑]

團於火色貝。燦極月光珠。西海瑤池苑。曾城寶樹區。 鳳幘生猶嫩。龍睛脫未枯。彤標與霞彩。紫府閟雲腴。

《朱櫻》
梅堯臣
[编辑]

明珠摘木末,紅露貯金盤。始見侍臣賜,已為黃鳥殘。 味兼羊酪美,食厭楚梅酸。苑囿東周盛,纍纍映葉丹。

《併日得朱表臣酪及櫻桃》
前人
[编辑]

昨日酪將熟今朝櫻可餐。紫蒓休定價黃鳥未銜殘。 甘滑已相美。齒牙仍尚完。應知消客熱遠贈盎盈盤。

《聞學士院試含桃薦寢廟詩擬作》
前人
[编辑]

交交鳴谷鳥,粲粲熟荊桃。寢廟此先薦,離宮將以遨。 既同羞俎實,且異獻溪毛。露顆明朝日,朱光逼赬袍。 戴經傳自久,漢令著方高。天子從茲食,群臣賜亦叨

和永叔同遊上林院後亭見櫻桃花悉已披謝[编辑]

前人

去年君到見春遲,今日尋芳是夙期。祇道朱櫻纔弄 蕊,及來幽圃已殘枝。飄英尚有游蜂戀,著子唯應谷 鳥知。把酒聊能慰餘景,乘歡不厭夕陽時。

夜夢蔡紫微君謨同在閣下食櫻桃蔡云與君[编辑]

《及此再食矣。夢中感而有賦。覺而錄之》

前人

朱櫻再食雙盤日,紫禁重頒四月時。滉朗天開雲霧 閣,依稀身在鳳凰池。味兼羊酪何由敵,豉下蒓羹不 足疑。原廟薦來應已久,黃鶯猶在最深枝。

春日獨遊上林院後亭見櫻桃花奉寄希深聖[编辑]

俞            、《歐陽修》

「昔日尋春地,今來感歲華。」人行已荒徑,花發半枯槎。 高樹林端出,殘陽水外斜。聊持一樽酒,徙倚憶《天涯》。

《櫻桃花》
王安石
[编辑]

山櫻抱石蔭松枝,比並餘花發最遲。賴有春風嫌寂 寞,吹香渡水報人知。

《和子由岐下詠櫻桃》
蘇軾
[编辑]

獨繞櫻桃樹,酒醒喉肺乾。莫愁枝上露,從向口中漙。

《櫻桃樹》
文同
[编辑]

「偶因移曉雨,似欲占春風。」嫩葉藏新綠,繁葩露淺紅。

《朱櫻桃》
前人
[编辑]

金衣珍禽弄深樾,禁籞朱櫻斑若纈。上幸離宮促薦 新,藤籃寶籠貂璫發。凝霞作丸珠若軟,油露成津蜜 初割。君王日午坐猗蘭,翡翠一盤紅靺鞨。

《櫻桃》
陳與義
[编辑]

四月江南黃鳥肥,櫻桃滿樹燦朝暉。赤瑛盤裡雖殊 遇,何似筠籠相發揮。

《謝人送櫻桃》
陳師道
[编辑]

開時先得故人書,稍喜提㩦起覆盂。得句有誰知我 在,嘗新此日賴吾徒。傾籃的礫霑朝露,出袖熒煌得 寶珠。會薦瑛盤驚一座,莧腸藜口未良圖。

《櫻桃花》
楊萬里
[编辑]

櫻桃花發滿晴柯,不賭嬌嬈祇賭多。落盡紅梅餘半 朵,依然風韻合還他。

《櫻桃》
前人
[编辑]

含桃丹更圓,輕質觸必碎。外有千粒珠,中藏半泓水。 何人弄好手,萬顆揚虛脆。印成花鈿薄,染作冰澌紫。 此果非不多,此味良獨美。

《櫻桃》
前人
[编辑]

櫻桃一雨半凋零,更與黃鸝翠羽爭。計會小風留紫 脃,殷勤落日弄紅明。摘來珠顆光如濕,走下金盤不 待傾。天上薦新舊,分賜,兒童猶解憶寅清。予舊在奉常孟夏太 廟薦櫻桃禮官各分賜四籃奉常有寅清堂

《題櫻桃》
范成大
[编辑]

《火齊》寶纓絡,垂於綠繭絲。「幽禽都未覺,和露折新枝。」

《櫻桃花》
前人
[编辑]

借暖衝寒不用媒,勻朱勻粉最先來。玉樓一見憐痴 小,教向傍邊自在開。

《櫻桃》
戴復古
[编辑]

綠樹帶朱實,驅禽費彈丸。獨先諸果熟,堪奉五侯餐。 猩血和瓊液,蠙珠走玉盤。同時得同賞,芍藥滿雕欄。

七兒應復與客飲櫻桃園摘新歸以遺親用其[编辑]

《詩韻識所感        》元·牟巘

尚記當年薦寢園,百官分賜荷恩寬。帶青絲籠空餘 夢,搔白頭人苦不歡詩。老誇稱作崖蜜,墅翁驚看瀉 銀盤。南山見說紅千樹,鳥雀兒童任入闌。

《櫻桃花》
方回
[编辑]

淺淺花開料峭風,苦無妖色畫難工。十分不肯精神 露,留與他時著子紅。

《宮詞》
迺賢
[编辑]

上苑含桃熟暮春,金盤滿貯進楓宸。醍醐漬透冰漿 滑,分賜階前儤直人。

《櫻桃》
明·高啟
[编辑]

密綠映圓紅,枝頭的的同。熟迎梅實雨,落值柳花風。 美女名偏稱,流鶯啄未空。憶曾春薦後,捧賜出深宮。

江上櫻桃甚盛而予寓所無有忽蘇城友人惠[编辑]

《一大盒》,故賦此        。袁凱

野店荒蹊紅滿枝,暖煙微雨共離披。忽思西蜀勻圓 顆,正值東吳遠送時。老子細看方自訝,兒童驚喜欲 成癡。拾遺門下曾沾賜,此日飄蓬也賦詩。

《櫻桃花》
吳國倫
[编辑]

「御苑含桃樹。花開作雪看。誰移荒署裡。偏助早春寒。」 逞素愁金谷,垂珠遲玉盤。不知蕭穎士。何意獨相殘。

《荊溪遊櫻桃園》
王叔承
[编辑]

珠林光萬點,紅亂野園芳。艷奪桃花彩,甘驕荔子漿。 女翻雙腕白,鶯溜一衣黃。問是誰家勝,江東顧辟疆。

《櫻桃》
黃正色
[编辑]

塞外含桃五月紅,一尊相對晚來風。高情不在羲皇 下,清夢常牽江水東。薦廟久虛支子位,承恩敢望大明宮。詰朝又值蒲觴會,須信人閒似轉蓬。

《櫻桃》
王士騏
[编辑]

小鳥枝頭啄欲殘,美人珍惜捲簾看。霞烘的的珊瑚 碎,露洗垂垂琥珀寒。素面相逢渾似醉,朱脣半吐欲 成丹。若教纖手和煙折,也勝官家「赤玉盤。」

《櫻桃》
陳繼儒
[编辑]

藥欄春盡少花開,葉底朱櫻若箇猜。熟後雨彈紅玉 破,生前煙捧綠珠來。脣脂清淺疑無骨,風味溫柔別 有胎。鸚鵡莫教輕啄碎,擲他年少滿車回。

《風雨中憶含桃》
薛章憲
[编辑]

「含桃摘後已無多,更耐風狂雨橫何。」縱有紺跗垂弱 蔕,分無丹顆綴柔柯。朱脣失絳羞樊素,赬頰啼紅泣 苧蘿。想見流鶯正無賴,應同老子共《悲歌》。

《櫻桃花》
于若瀛
[编辑]

三月雨聲細,櫻花疑杏花。谿轉開雙笑,臨溪見浣紗。

《浣溪沙》揚州賞芍藥櫻桃
宋·蘇軾
[编辑]

芍藥櫻桃兩鬥新。名園高會送芳辰。洛陽初夏廣陵 春。紅玉半開菩薩面,丹砂穠點柳枝脣。尊前還有 箇中人。

《浣溪沙》仲冬見花塢櫻桃花
毛滂
[编辑]

小圃韶光不待邀。早通消息與含桃。晚來芳意半寒 稍。含笑不言春淡淡,試妝未遍雨蕭蕭。東家小女 可憐嬌。

《浣溪沙》櫻桃
曾覿
[编辑]

穀雨郊原喜弄晴。滿林璀璨綴繁星。筠籃新採絳珠 傾。樊素扇邊歌未發,葛洪爐內藥初成。金盤乳酪 齒流冰。

《浣溪沙》
晁補之
[编辑]

雨後園亭綠暗時。櫻桃紅顆壓枝低。綠兼紅好眼中 迷。荔子天教生處遠,風流一種阿誰知。最紅深處 有黃鸝。

《菩薩蠻》分賦櫻桃
辛棄疾
[编辑]

香浮乳酩玻璃琖。年年醉裡嘗新慣。何物比春風。歌 脣一點紅。江湖清夢斷。翠籠明光殿。萬顆寫輕勻。 低頭愧野人。

《浪淘沙》櫻桃
李洪
[编辑]

上苑又春殘。櫻顆如丹。明光宮裡水晶盤。想得退朝 花底散,宣賜千官。往事記金鑾。荔子難攀。多情更 有酪漿寒。蜀客筠籠相贈處,愁憶長安。

《三姝媚》櫻桃
王沂孫
[编辑]

紅櫻懸翠葆,漸金鈴枝深,瑤階花少。萬顆胭支,贈舊 情、爭奈,弄珠人老。扇底清歌,還記得、樊姬嬌小。幾度 相思,紅豆都消,碧絲空裊。芳意荼𧃲開早。正夜色 暎盤,素蟾低照。薦筍同時,歎故園春事,已無多了。貯 滿筠籠,偏暗觸、天涯懷抱。漫想青衣初見,花陰夢好。

《攤破浣溪沙》
明·陳繼儒
[编辑]

曉來露井看櫻桃。羅袖迎風不奈飄。轉向碧窗還小 立,再吹簫。簫咽春愁愁正劇,自拈香在博山燒。日 暮闌干楊柳外,落紅敲。

櫻桃部選句[编辑]

晉左思《蜀都賦》:「朱櫻春就。」

潘岳《朱實賦》:「煥若隋珠,皎如列星。」

《閒居,賦三桃》,表櫻胡之別。

宋劉義恭《謝賜櫻桃啟》:「為樹則多陰,百果則先熟。」 唐令狐楚《進金花銀櫻桃籠狀》:「首夏清和,含桃香熟, 每聞捧擷,須有提攜。以其鮮紅,宜此潔白。」

李白詩:「別來幾歲未還家,玉窗五見櫻桃花。」

《杜甫詩》:「赤墀櫻桃枝,隱映銀絲籠。」《朱櫻》此日垂朱 實。

王建詩:「白玉窗前起草臣,櫻桃初赤賜嘗新。」分朋 閒坐賭櫻桃。

白居易詩:「殘櫻落紅珠。」《櫻桃子綴小紅珠》,櫻桃 廳院春偏好,石井欄堂夜更幽。慢牽欲傍櫻桃泊, 借問誰家花最紅,

元稹詩:「心源一種閒如水,同醉櫻桃林下春。」

《李賀詩》:「背人不語向何處,下階自折櫻桃花。」

溫庭筠詩:「櫻桃千子紅。」紅垂果蔕櫻桃重。

《韓偓詩》:「未許鶯偷出漢宮,上林初進半金籠。蔗漿自 透銀杯冷,朱實相輝玉盌紅。」紅暈櫻桃粉未乾。 《殷璠》詩:「昨日小樓微雨過,櫻桃花落晚風晴。」

《韋莊詩》:「櫻紅鳥競。」西園夜雨紅櫻熟。紅垂野 岸櫻還熟,

宋王禹偁詩:「鳥銜紅映嘴,猿飽滑流唇。」

《宋祁詩》:「林長景星密,枝重串珠繁。」賞鮮流火動,漿 熟醉霞溫。

劉筠詩:「內苑朱櫻兼酪賜劉敞詩:「磊落火齊珠,參差珊瑚叢。」已驚變濃綠,忽 更垂繁紅。

蘇軾詩:「櫻桃爛熟滴階紅。」

《蘇轍》詩:「盤中宛轉明珠滑,舌上逡巡絳雪消。」

謝希孟詩:「穀雨櫻桃落。」

《陸游》詩。「蠟櫻桃子酪同時。」

《戴昺詩》。「櫻熟鳥先窺。」

《花蕊夫人詩》:「三月櫻桃乍熟時,內人相引看紅枝。」

櫻桃部紀事[编辑]

《漢書叔孫通傳》:惠帝嘗出遊離宮,通曰:「古者有春嘗 果,方今櫻桃熟可獻,願陛下出。」因取櫻桃獻宗廟。上 許之,諸果獻由此興。

《東觀漢記》:明帝月夜宴群臣於照園,大官進櫻桃,以 赤瑛為盤,賜群臣。月下視之,盤與桃一色,群臣皆笑, 云「是空盤。」

《晉宮閣名》:「式乾殿前,櫻桃二株,含章殿前,櫻桃一株, 華林園櫻桃二百七十株。」

《洛陽宮殿簿》:「顯陽殿前,櫻桃六株。徽音殿前、乾元殿 前,並二株。」

《隋唐嘉話》:太宗將致櫻桃於酅公,稱奉則以尊,言賜 又以卑。乃問之虞監,曰:「昔梁帝遺齊巴陵王,稱餉。」遂 從之。

《唐書李適傳》:「中宗景龍二年,始於修文館置大學士 四員,學士八員,直學士十二員,象四時八節十二月。 於是適為學士。凡天子饗會游豫,惟宰相及學士得 從。春幸梨園,並渭水祓除,則賜細柳圈辟癘;夏宴蒲 萄園,賜朱櫻;秋登慈恩浮圖,獻菊花酒稱壽;冬幸新 豐,歷白鹿觀,上驪山,賜浴湯池。」

《舊唐書中宗本紀》:「上游櫻桃園,引中書門下五品以 上諸司長官學士等入芳林園嘗櫻桃,便令馬上口 摘,置酒為樂。」

《景龍文館記》:「四年夏四月,上與侍臣於樹下摘櫻桃, 恣其食。末後於蒲萄園大陳宴席,奏官樂,至暝,每人 賜朱櫻兩籠也。」

上幸兩儀殿,特命侍臣升殿食「櫻桃,並盛以琉璃,和 以杏酪,飲酴醾酒。」

《唐書蕭穎士傳》:「穎士為集賢校理,宰相李林甫欲見 之,穎士方父喪,不詣。林甫嘗至故人舍邀穎士,穎士 前往哭,門內以待。林甫不得已,前弔乃去。怒其不下 己,調廣陵參軍事。穎士急中不能堪,作《伐櫻桃樹賦》 曰:『擢無庸之瑣質,蒙本枝以自庇,雖先寢而式薦,非 和羹之正味』。」以譏林甫云:「君子恨其褊。」

《耕餘博覽》:安祿山亦好作詩,作《櫻桃詩》云:「櫻桃一籃 子,半青一半黃。一半寄懷王,一半寄周贄。」或請以「一 半寄周贄」句在上則葉韻,祿山怒曰:「豈可使周贄壓 我兒子耶!」

《劍俠傳》:「唐大曆中,有崔生者,其父為顯僚,與蓋天之 勳臣一品者熟。生是時為千牛,其父使往省一品疾。 生少年,容貌如玉,稟性孤介,舉止安詳,發言清雅。一 品命妓軸簾召生入室,生拜傳父命,一品忻然慕愛, 命坐與語。時三妓人艷,皆絕代,居前以金甌貯緋桃 而擘之,沃以甘酪而進。一品遂命衣紅綃妓者擎一」 甌與生食。生少年赧,妓輩終不食。一品命紅綃妓以 匙而進之,生不得已而食。妓哂之,遂告辭而去。一品 曰:「郎君閒暇,必須一相訪,無間老夫也。」命紅綃送出 院。時生回顧,妓立三指,又反掌者三,然後指胸前小 鏡子云:「記取,餘更無言。」生歸,達一品意,返學院時,家 中有崑崙磨勒,生具告知,白其隱語。磨勒與生衣青 衣,負入歌姬院,遂負生與姬而飛出峻垣十餘重,一 品家之守禦,無有警者。

杜牧《竇烈女傳》:「烈女小字桂娘,父良為汴州戶曹掾。 李希烈破汴州,使甲士取桂娘以去。將出門,顧謂父 曰:『慎無戚,必能滅賊』。桂娘既以才色在希烈側,復能 巧曲取信。希烈歸蔡州,桂娘謂希烈曰:『忠而勇,一軍 莫如陳仙奇』。其妻竇氏願得相往來,以姊妹敘齒,堅 仙奇心,希烈然之。興元元年,希烈暴死,其子不發喪」, 欲盡誅老將校,計未決。有獻含桃者,桂娘白希烈子, 請分遺仙奇妻,且以示無事於外。因為蠟帛書曰:「前 日已死,殯在後堂,欲誅大臣,須自為計。」以朱染帛,丸 如含桃。仙奇發丸見之,言於薛育,各以所部譟於牙 門,因斬希烈及其妻子,函七首以獻。

《舊唐書文宗本紀》:帝性仁孝,嘗內園進櫻桃,所司啟 曰:「別賜三宮太后。」帝曰:「太后宮送物,焉得為賜?」遽取 筆改「賜」為「奉。」

《酉陽雜俎》:衛公言:「滑州櫻桃十二枚長一尺。」

韓約能作《櫻桃》。其色不變。 道流陳景思說。敕使齊日昇養櫻桃。至五月中。皮皺 如鴻柿不落。其味數倍。人不測其法。

《翰林集詩》注:「每歲初進櫻桃,先宣賜學士。」

摭言:「唐時新進士尤重櫻桃宴。乾符四年,劉鄴第二子覃及第時,狀頭已下方議醵率,覃潛遣人預購數 十樹,獨置是宴,大會公卿。時京國櫻桃初出,雖貴達 未適口,而覃山積鋪席,復和以糖酪者,人享蠻畫,一 小盎亦不啻數升,以至參御輩靡不霑足。」

《續世說》:「嚴綬為左僕射司空,嘗預百寮堂中食。上令 中使馬江朝賜櫻桃,綬為兩班之首。舊識江朝,敘話 次不覺屈膝而拜。為御史所劾,出鎮荊南。」

《宋史禮志》:「景祐三年,禮官宗正條定逐室時薦,請每 歲春季月,薦蔬以筍,果以含桃。」

《宋史五行志》:「淳熙十六年三月,揚州桑生瓜,櫻桃生 茄。」此草木互為妖也。

《弇山園記》:小罨畫溪之西種含桃。含桃成歲,得一解 饞花,亦足飽目。其左方種如之,俱曰「含桃塢。」

《花史》:張茂卿頗事聲妓。一日櫻桃花開,攜酒其下曰: 「紅粉風流,無踰此君。」悉屏妓妾。

鄜州有「櫻桃山,上多櫻桃樹。」

《帝京景物略》:「雙林寺後一土山,山前一塔,傍多朱櫻。」

櫻桃部雜錄[编辑]

《金城記》:黎舉嘗云:「欲以棖子臣櫻桃,但恨不同時耳。」 《零陵總記》:李直方第諸果,以櫻桃為第三。

鼠璞。東坡《橄欖詩》云:「待得微甘回齒頰,已輸崖蜜十 分甜。」注引杜詩「崖蜜松花落。」《本草》:「崖蜜,蜂黑色,作房 於巖崖高峻處。」然坡詩與橄欖對說,非真蜜也。鬼谷 子曰:「崖蜜,櫻桃也。」他無經見。予讀《南海志》:崖蜜,子小 而黃,殼薄味甘,增城、惠陽山間有之。雖不知與櫻桃 為一物與否,要其類也。注坡詩者引小說橄欖與棗 爭,棗曰:「待爾回味我已甜。」特坡公換「崖蜜」作對耳。山 谷詠橄欖云:「想共餘甘有瓜葛,苦中真味晚方回。」坡 公取其味相反,山谷取其味相投。李義山詩:「紅壁寂 寥崖蜜盡」,此但作蜜用,非是。

《野客叢談》:東坡橄欖詩曰:「待得微甘回齒頰,已輸崖 蜜十分甜。」《冷齋夜話》謂事見《鬼谷子》,「崖蜜,櫻桃也。」漫 叟、漁隱諸公引《本草》「石崖間蜂蜜」為証。余謂坡詩為 橄欖而作,疑以櫻桃對言,世謂棗與橄欖爭曰:「待你 回味,我已甜了。」正用此意。蜂蜜則非其類也。固自有 言蜂蜜處,如張衡《七辨》云:「沙餳石蜜,乃其等類。」閩王 遺高祖石蜜十斛,此亦是石蜜也。嘗考石蜜有數種, 《本草》謂崖石間蜂蜜為石蜜,更又有謂乳餳為石蜜 者,《廣志》謂蔗汁為石蜜,其不一如此。崖、石一義,又安 知古人不以櫻桃為石蜜乎?觀魏文帝詔曰:「南方有 龍眼荔枝,不比西園葡萄石蜜。」以龍眼、荔枝相對而 言,此正櫻桃耳,豈餳蜜之謂邪?坡詩所言,當以此為 証。

山家清供,櫻桃經雨,則蟲自內生,人莫之見。用水一 碗浸之,良久,其蟲皆蟄蟄而出,乃可食也。楊誠齋詩 云:「何人弄好手,萬顆搗虛脆。印成花鈿薄,染作冰澌 翠。」北果不多此味,良久獨美。要之其法不過煮以梅 水,去核搗印為餅,而加以蜜耳。

《花經》四品:「六命、櫻桃」

《花鏡》:「櫻桃花千葉者,其實少。」

《花曆》正月,櫻桃始葩。

櫻桃部外編[编辑]

《太平廣記》:天寶初,有范陽盧子在都應舉,頻年不第, 漸窘迫。嘗暮乘驢遊行,見一精舍中有僧開講,聽徒 甚眾。盧子方詣講筵,倦寢,夢至精舍門,見一青衣㩦 一籃櫻桃在下坐,盧子訪其誰家,因與青衣同餐櫻 桃,青衣云:「娘子姓盧,嫁崔家,今孀居在城。」因訪近屬, 即盧子再從姑也。青衣曰:「豈有阿姑同在一都,郎君 不往起居。」盧子便隨之。過天津橋,入水南一坊,有一 宅,門甚高大,盧子立於門下,青衣先入。少頃,有四人 出門,與盧子相見,皆姑之子也:一任戶部郎中,一前 任鄭州司馬,一任河南功曹,一任太常博士。二人衣 緋,二人衣綠,形貌甚美。相見言敘,頗極歡暢。斯須,引 入北堂拜姑。姑衣紫衣,年可六十許,言詞高朗,威嚴 甚肅。盧子畏懼,莫敢仰視。令坐,悉訪內外,備諳氏族。 遂訪兒婚姻未。盧子曰:「未。」姑曰:「吾有一外甥女子,姓 鄭,早孤,遺吾妹鞠養,甚有容質,頗有令淑,當為兒平 章,計必允遂。」盧子遽即拜謝,乃遣迎鄭氏妹。有頃,一 家並到,車馬甚盛。遂檢曆擇日,云:「後日大吉。」因與盧 子定請姑云:「聘財函信禮席,兒並莫憂,吾悉與處置。 兒有在城何親故,並抄名姓,并具家第,凡三十餘家, 並在臺省及府縣官。明日下函」,其夕成結。事事華盛, 殆非人間。明日,拜席,大會都城親表。拜席畢,遂入一 院,院中屏帷床席,皆極珍異。其妻年可十四五,容色 美麗,宛若神仙。盧生心不勝喜,遂忘家屬。俄又及秋 試之時,姑曰:「禮部侍郎與姑有親,必合極力,更勿憂 也。」明春遂擢第,又應宏詞。姑曰:「吏部侍郎與兒子弟 當家連官,情分偏洽,令渠為兒,必取高第。」及榜出,又登甲科,授祕書郎。姑云:「河南尹是姑堂外甥。」令渠奏 畿縣尉。數月,敕授王屋尉,遷監察,轉殿中,拜吏部員 外郎,判南曹銓畢,除郎中,餘如故。知制誥,數月即真, 遷禮部侍郎。兩載知舉,賞鑒平允,朝廷稱之。改河南 尹。旋屬車駕還京,遷兵部侍郎。扈從到京,除京兆尹, 改吏部侍郎。三年掌銓,甚有美譽,遂拜黃門侍郎、平 章事。恩渥綢繆,賞賜甚厚。作相五年,因直諫忤旨,改 左僕射,罷知政事。數月,為東都留守、河南尹,兼御史 大夫。自婚媾後,至是經二十年,有七男三女,婚宦俱 畢,內外諸孫十人。後因出行,卻到昔年,逢㩦櫻桃青 衣精舍門,復見其中有講筵,遂下馬禮謁。以故相之 尊,處端揆,居守之重,前後導從,頗極貴盛,高自簡貴, 輝映左右。升殿禮佛,忽然昏醉,良久不起,耳中聞講 僧唱云:「檀越何久不起?」忽然夢覺,乃見著白衫,服飾 如故,前後官吏一人,亦無迴遑迷惑,徐徐出門。乃見 小豎捉驢執帽,在門外立,謂盧曰:「人驢并飢,郎君何 久不出?」盧訪其時,奴曰:「日向午矣。」盧子惘然歎曰:「人 世榮華窮達,富貴貧賤,亦當然也。而今而後,不更求 官達矣。」遂尋仙訪道,絕跡人世矣。

《酉陽雜俎》:「姊婿裴元裕言群從中有悅鄰女者,夢妓 遺二櫻桃食之,及覺,核墜枕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