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85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八十五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五卷目錄

 林檎部彙考

  林檎圖

  賈思勰齊民要術柰林檎

  郭橐駝種樹書林檎

  陶穀清異錄冷金丹

  便民圖纂藏林檎法

  清供錄林檎渴水

  家塾事親藏林檎法

  陶宗儀輟耕錄熟水法

  王世懋果疏來禽

  本草綱目林檎

  高濂遵生八牋花紅餅方

 林檎部藝文一

  謝賚林檎書       梁劉孝威

  謝賚林檎啟        庾肩吾

 林檎部藝文二詩詞

  月臨花          唐元稹

  水林檎花          鄭谷

  宣城宰郭仲文遺林檎   宋梅堯臣

  八月三日詠原甫庭前林檎花  前人

  來禽花          陳與義

  國材姪送林檎       王庭珪

  林檎花          劉子翬

  以來禽果餉煚庵已上詩 明楊慎

  留春令         宋史達祖

  洞仙歌           丘崇

  念奴嬌賦林檎花     曾覿

  永遇樂金林檎已上詞  趙師俠

 林檎部選句

 林檎部紀事

 林檎部雜錄

 林檎部外編

 檳榔部彙考

  檳榔圖

  郭義恭廣志檳榔

  嵇含南方草木狀檳榔

  賈思勰齊民要術檳榔

  本草綱目檳榔 馬檳榔

  王象晉群芳譜馬檳榔

 檳榔部藝文一

  與韓康伯牋       晉俞益期

  謝賚檳榔啟       梁庾肩吾

  謝東宮賚檳榔啟       前人

  謝賜干佗利所獻檳榔啟   王僧孺

  檳榔賦         明黎遂球

 檳榔部藝文二

  有人乞牛舌乳不付因餉檳榔

              梁劉孝綽

  忽見檳榔        北周庾信

  食檳榔          宋蘇軾

  幾道復覓檳榔       黃庭堅

  檳榔            李綱

  檳榔五絕卒章戲簡及之主簿  朱熹

  初食檳榔         明劉基

  馬檳榔           吳寬

 檳榔部紀事

 檳榔部雜錄

 大腹部彙考

  本草綱目大腹子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五卷

林檎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林檎。開寶    來禽。法帖

花紅:果疏    文林郎《果》。拾遺

林檎圖

林檎圖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柰林檎[编辑]

柰「林檎不種但栽之。」

種之雖生而味不佳

取栽如壓桑法。又法栽如桃李法。林檎樹以正月二 月中,飜斧班駁椎之,則饒子。 作《林檎麨法》。

林檎赤熟時,擘破去子心蔕,日曬令乾,或磨或擣,下細絹篩,麤者更磨擣,以細盡為限。以方寸匕投於碗中,即成美漿。不去蔕則大苦,合子則不度。夏留心則大酸。若乾噉者,以林檎麨一升和米麪二升,味正適調。

《郭橐駝種樹書》
[编辑]

林檎[编辑]

林檎蛀,以鐵線尋竅內鑽刺,用百部杉木釘塞之。如 生毛蟲,以魚腥水潑根活,埋蠶蛾於地下。

《陶穀清異錄》
[编辑]

冷金丹[编辑]

林檎百枚,蜂蜜浸十日,更易。蜂蜜五斤,細丹砂末二 兩,攪拌封固,一月出之,陰乾。飯後酒時食一兩枚,名 「冷金丹。」

《便民圖纂》
[编辑]

藏林檎法[编辑]

枇杷、林檎、楊梅等果,用臘水同薄荷一握,明礬少許, 入甕內,投果於中,顏色不變,味更涼爽。

《清供錄》
[编辑]

林檎渴水[编辑]

《林檎渴水》林檎微生者。不計多少。擂碎。以滾湯就竹 器放定。擂碎林檎。衝淋下汁滓。無味為度。以文武火 熬。常攪勿令。了,熬至滴入水不散。然後加麝腦少 許,檀香末尤佳。熟時脯乾研末。點湯服甚美。

《家塾事親》
[编辑]

藏林檎法[编辑]

林檎每百顆取二十顆搥碎,入水同煎,候冷,納淨甕 中浸之,密封其口,以浸著為度,可久留。

《陶宗儀輟耕錄》
[编辑]

熟水法[编辑]

《句曲山房》熟水法:「削沈香釘數箇,插入林檎中,置瓶 內,沃以沸湯,密封瓶口,久之乃飲。」其妙莫量。

《王世懋果疏》
[编辑]

來禽[编辑]

花紅,一名「林禽」,即古來禽也,郡城中多植之,覓利味 苦非佳而特可觀。北土之蘋婆,即此種之變也。吾地 素無,近亦有移植之者。載北土以來,亦能花能果,形 味俱減,然猶是奇物。王相公園有之。二種雖貴賤難 易迥別,吾圃中各植三兩株足矣。來禽種雖易,然與 桃性俱多蟲而易敗,種者苦於剔蟲,若桃則數年一 「易可耳。」

《本草綱目》
[编辑]

林檎釋名[编辑]

陳藏器曰:「文林郎生渤海閒,云其樹從河中浮來,有 文林郎拾得種之,因以為名。」

李珣曰:「文林郎,南人呼為榲桲」是矣。 李時珍曰:按:洪玉父云:「此果味甘,能來眾禽於林,故 有『林禽來禽』之名。」又「唐高宗時,紀王李謹得五色林 檎似朱柰以貢。帝大悅,賜謹為文林郎,人因呼林檎 為文林郎果。」又,《述征記》云:「林檎實佳美,比榲桲微大 而狀醜,有毛而香,關輔乃有,江南甚希。」據此,則林檎 是文林郎,非榲桲矣。

集解

《馬志》曰:「林檎在處有之。樹似柰。二月開,粉紅花。子亦 加柰而差圓。六月、七月熟。」

蘇頌曰:「亦有甘、酢二種,甘者早熟而味脆美;酢者差 晚,須爛熟乃堪噉。今醫家乾之,入治傷寒藥,謂之林 檎散。」

李時珍曰:「林檎即柰之小而圓者。其味酢者,即楸子 也。其類有金林檎、紅林檎、水林檎、蜜林檎、黑林檎,皆 以色味立名。黑者色似紫柰,有冬月再實者。林檎熟 時,曬乾研末,點湯服甚美,謂之林檎麨。」僧贊寧《物類 相感志》云:「林檎樹生毛蟲,埋蠶蛾於下,或以洗魚水 澆之即止。」皆物性之妙也。

氣味

酸甘溫無毒。

孫思邈曰:「酸、苦,平,澀,無毒。多食令人百脈弱。」

《馬志》曰:「多食發熱及冷痰澀氣,令人好睡。或生瘡癤, 閉百脈。其子食之,令人煩心。」

主治

《大明》曰:「下氣消痰,治霍亂肚痛。」

蘇頌曰:「消渴者宜食之。」

《孟詵》曰:「療水穀痢,洩精。」

李時珍曰:「小兒閃癖

東行根主治

《孟詵》曰:「白蟲,蚘蟲,消渴好唾。」

附方

水痢不止:林檎半熟者十枚,水二升,煎一升,并林檎 食之。食醫心鏡

小兒下痢:林檎構子同杵汁,任意服之。子母祕錄 小兒閃癖。頭髮豎,黃瘰。瘦弱者,「乾林檎脯研末,和 醋傅之。」同上

《高濂遵生八牋》
[编辑]

花紅餅方[编辑]

用大花紅批去皮,曬二日。用手壓匾。又曬蒸熟收藏。 硬大者方好。須用刀花作《瓜稜》。

林檎部藝文一[编辑]

《謝賚林檎書》
梁·劉孝威
[编辑]

勇聞齊國,止錫二桃,遠至仙方,裁蒙數棗。豈如恩豐 漢篋,賜廣魏奩,奼女數而僅通,算郎計而方得。生于 玉井之側,出自金膏之地,上靈所貴,下土希逢。

《謝賚林檎啟》
庾肩吾
[编辑]

丹徒故苑,歲綿長而不見;岷山舊植,路重阻而來難。 未有徙核圓丘,移根閬坂。仙廚始摘,猶堆青玉之盤; 下賤爰頒,遂入抽蒲之座。

林檎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月臨花》
元·稹
[编辑]

凌風颺颺花,透影朧朧月。巫峽隔波雲,姑峰漏霞雪。 鏡勻嬌面粉,燈泛高籠纈。夜久清露多,啼珠墜還結。

《水林檎花》
鄭谷
[编辑]

一露一朝新,簾櫳曉景分。艷和蜂蝶動,香帶管絃聞。 笑擬春無力,妝濃酒漸醺。直疑風起夜,飛去替行雲。

《宣城宰郭仲文遺林檎》
宋·梅堯臣
[编辑]

右軍好佳果,墨帖求《林檎》。君今忽持贈,知有逸少心。 密枝傳應遠,朱頰映已深。不愁炎暑劇,幸同玉漿斟。

《八月三日詠原甫庭前林檎花》
前人
[编辑]

秋蠹無完葉,疏叢有瘁莖。偶來庭樹下,重看露葩榮。 眾自守常理,獨開偏見情。從今數霜月,結子尚能成。

《來禽花》
陳與義
[编辑]

「《來禽》花高不受折,滿意清明好時節。」人閒風日不貸 春,昨夜臙脂今日雪。舍東蕪菁滿眼黃,蝴蝶飛去專 斜陽。妍媸都無十日事,付與梧桐一夜涼。

《國材姪送林檎》
王庭珪
[编辑]

嫩紅輕拂女兒臉,淺綠深堆瑪瑙盤。草木若能成好 事,年年早寄「一枝看。」

《林檎花》
劉子翬
[编辑]

粲粲來禽已著花,芳根誰徙向天涯。好將青李相遮 映,風味應同逸少家。

《以來禽果餉煚庵》
明·楊慎
[编辑]

佳果東來濯錦江,《楚謠》萍實亦堪雙。王家珍重來禽 帖,青李櫻桃總受降。

《留春令》
宋·史達祖
[编辑]

「香肌豐靨,韻多香足,綠勻紅注。剪取東風入金盤,斷 不買、臨卭賦。」宮錦機中春富裕,勸玉環休妒。等得 明朝酒消時,是閒淡、雍容處。

《洞仙歌》
丘崇
[编辑]

「豐肌膩體,淡雅仍矜貴。不與群芳競姝麗。向瓊林、珠 殿,獨占春風,仙仗裏,曾奉三宮稱燕喜。低徊如有 恨,失意含羞,樂事繁華竟誰記。應憐我、老去,無句酬 伊,吟未就、不覺東風又起。」鎮獨自、黃昏怯輕寒,這情 緒,年年共花憔悴。

《念奴嬌》賦林檎花
曾覿
[编辑]

群花漸老,向曉來微雨,芳心初拆。拂掠嬌紅香旖旎, 渾欲不勝春色。淡月梨花,新晴繁杏,裝點成標格。風 光都在,半開深院人寂。剛要買斷東風,裊柔枝低 映,舞茵歌席。記得當時曾共賞,玉人纖手輕摘。醉裏 妖嬈,醒時風韻,比並堪端的。誰知顦顇,對花空惹思 憶。

《永遇樂》金林檎
趙師俠
[编辑]

日麗風暄,暗催春去,春尚留戀。香褪花梢,苔侵柳徑, 密幄清陰展。海棠零亂,梨花淡泞,初聽鬧空鶯燕。有 輕盈、妍姿靚態,緩步閬風仙苑。綠叢紅萼,芳鮮柔 媚,約略試妝深淺。細葉來禽,長梢戲蝶,簇簇枝頭見。 酡顏鬒髮,春愁無力,困倚畫屏嬌軟。只應怕、風欺雨

橫,落紅萬點
考證.svg

林檎部選句[编辑]

晉左思《蜀都賦》:「其園則有林檎、枇杷。」

宋謝靈運《山居賦》:「枇杷林檎,帶谷映渚。」

宋蘇軾詩:「東坡先生未歸時,自種來禽與青李。」 劉子翬詩:「東風也作清明意,開遍來禽一樹花。」 陸游詩:「來禽顏色不禁雨。」

楊萬里詩:「來禽濃抹日半臉。」

林檎部紀事[编辑]

《西京雜記》:「初修上林苑,群臣遠方各獻名果異樹,有 林檎十株。」

《晉宮閣記》:「華林園有林檎十二株。」

《京口記》:「南國多林檎。」

《宋書符瑞志》:「元嘉十五年二月,太子家令劉徵園中 林檎樹連理,徵以聞。」

《洽聞記》:「唐永徽中,魏郡臨黃王國村人王方言,嘗於 河中灘上拾得一小樹栽埋之,及長乃林檎也。實大 如小黃瓠,色白如玉,閒以珠點亦不多,三數而已。有 如纈實為奇果,光明瑩目,又非常美。紀王慎為曹州 刺史,有得之獻王,王貢於高宗,以為朱柰,又名五色 林檎,或謂之聯珠果,種於苑中,西域老僧見之,云是」 奇果,亦名林檎。上大重之,賜王方言「文林郎」,亦號此 果為文林郎果,俗云頻婆果。河東亦多林檎,秦中亦 不少。河西諸郡亦有林檎,皆小於文林果。

《宋史禮志》:「景祐三年,禮官宗正條定逐室時薦以京 都新物,略依時訓,協用典章。請每歲夏仲月,薦果以 瓜以來禽。」

蘇東坡集:兒子邁幼時嘗作《林檎》詩云:「熟顆無虱時 自脫,半腮迎日鬥先紅。」於等輩中亦號有思致者。 《貴耳集》:思陵偶持一扇,迺祐陵御筆畫「林檎花上一 鴝鵒。」

《賞心樂事。禁中五月於艷香館賞林檎》。

《史纂》馬玨居華陽亭,牆外有林檎一株,枯已久矣。師 四月十四日汲水沃之,曰:「純陽。」來年是日生於此樹 之下。

林檎部雜錄[编辑]

《物類相感志》:「林檎樹生毛蟲,埋蠶蛾于下,或以洗魚 水澆之,即止。」

《三柳軒雜識》「來禽為靚客。」

《瓶史》海棠以蘋婆、林檎、丁香為婢。

「《林檎》《蘋婆》」,姿媚可人,《潘生之解愁》也。

《瓶花譜》:「八品二命林檎。」

林檎部外編[编辑]

《桂苑叢談》:王梵志,衛州黎陽人也。黎陽城東十五里 有王德祖者,當隋之時,家有林檎樹,生癭大如斗,經 三年其癭朽爛。德祖見之,乃撤其皮,遂見一孩兒抱 胎而出,因收養之。至七歲能語,問曰:「誰人育我?」及問 姓名,德祖具以實告。因林木而生,曰「梵天」,後改曰志 我家長育,可姓王也。作詩諷人,甚有義旨,蓋菩薩示 化也。

《酉陽雜俎》:鄆州闞司倉者,家在荊州,其女乳母鈕氏 有一子,妻愛之,與其子均焉。忽一日偶得林檎一蔕, 戲與己子,乳母乃怒曰:「小娘子成長忘我矣,常有物 與我子停,今何容偏?」乃齧吻攘臂,再三反覆。主人之 子一家驚怖,逐奪之。其子狀貌長短,正與乳母兒不 下也。妻知其怪,謝之。鈕氏復手簸主人之子,始如舊 矣。

《稽神錄》:「光州檢日官蔣舜卿行山中,見一人方採林 檎,以二枚與之食,因而不饑,家人以為不得食,不治, 將病,求醫甚切,而不能愈。後聞壽春有人善醫,令往 訪之。始行一日,宿一所村店,有老父問以所患,具告 之。父曰:『吾能救之,無煩遠行也』。」出藥方寸匕使服之, 吐二林檎如新。父收之去,舜卿之食如常。既歸,他日 訪之,店與老父俱不見矣。

檳榔部彙考[编辑]

《釋名》
[编辑]

《仁頻》。上林賦   賓門。藥對

檳榔:別錄    洗瘴丹。綱目

大腹子。綱目   馬檳榔。

檳榔圖

檳榔圖

《郭義恭廣志》
[编辑]

檳榔[编辑]

《木實》曰:「檳榔樹無枝,略如桂。其顛生穟而秀,生棘針 重疊其下。彼方珍之,以為口。實,亦出交趾。」

《嵇含南方草木狀》
[编辑]

檳榔[编辑]

檳榔樹高十餘丈,皮似青銅,節如桂竹,下本不大,上 枝不小,條直亭亭,千萬若一,森秀無柯,端頂有葉,葉 似甘蕉,條派開破,仰望眇眇,如插叢蕉於竹杪;風至 獨動,似舉羽扇之掃天。葉下繫數房,房綴數十實,實 大如桃李。天生棘重累其下,所以禦衛其實也。」味苦 澀。剖其皮,鬻其膚,熟如貫之,堅如乾棗。以扶留藤、《古 賁灰并食,則滑美下氣,消穀。出林邑,彼人以為貴婚, 族客必先進。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一名「賓門藥餞。

《賈思勰齊民要術》
[编辑]

檳榔[编辑]

《南方草物狀》曰:「檳榔,三月華色,仍連著實。實大如卵, 十二月熟。其色黃。剝其子,肥強不可食。唯種作子,去 其子并殼,取實曝乾之。以扶留藤、古賁灰合食之,味 甚滑美。亦可生食,最快好。交趾、武平、興古、九真有之 也。」

《異物志》曰:「檳榔,若筍竹生竿,種之精硬,引莖直上,不 生枝葉。其狀若桂。其顛近上,未五六尺間,洪洪腫起, 若瘣木焉。因拆裂出,若黍穗,無花而為實,大如桃李。 又棘針重累其下,所以衛其實也。剖其上皮,煮其膚, 熟而貫之,硬如乾棗。以扶留、古賁灰并食,下氣及宿 食,白蟲,消穀。飲啖設為口實。」

《林邑圖記》曰:「檳榔樹高文餘,皮似青桐,節如桂竹,下 森秀無柯,頂端有葉,葉下繫數房,房綴數十子,家有 數百掛。」

《南州八郡志》曰:「檳榔,大如棗,色青,似蓮子,彼人以為 貴異。婚族好客,輒先進此物,若邂逅不設,用相嫌恨。」 《廣州記》曰:「嶺外檳榔,小于交趾者,而大于蒳子,土人 亦呼為檳榔。」

《本草綱目》
[编辑]

檳榔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賓」與「郎」皆貴客之稱。嵇含《南方草木狀》言: 交廣人,凡貴族婚客,必先呈此果,若邂逅不設,用相 嫌恨。則檳榔名義,蓋取于此。雷斆《炮炙論》謂尖者為 檳,圓者為榔,亦似強說。又顏師古註《上林賦》云:「仁頻」 即檳榔也。

《孟詵》曰:閩中呼為「橄欖子。」

集解

《別錄》曰:「檳榔,生南海。」

陶弘景曰:「此有三四種,出交州者,形小味甘;廣州以 南者,形大味澀。又有大者名豬檳榔,皆可作藥;小者 名蒳子,俗呼為檳榔孫,亦可食。」 蘇恭曰:「生交州、愛州及崑崙。」

《蘇頌》曰:「今嶺外州郡皆有之。木大如桄榔,而高五、七 丈,正直無枝。皮似青桐,節似桂枝。葉生木顛,大如楯 頭,又似芭蕉葉。其實作房,從葉中出,旁有刺,若棘針 重疊其下。一房數百實如雞子狀,皆有皮殼。其實春 生,至夏乃熟,肉滿殼中,色正白。」蘇恭言:「其肉極易爛, 不經數日。今入北者,皆先以灰煮熟,焙熏令乾,始可 留久也。小而味甘者名山檳榔;大而味澀,核亦大者, 名豬檳榔;最小者名蒳子。」雷氏言:「尖長而有紫文者, 名檳圓。大而矮者名榔。榔力大而檳力小。」今醫家亦 不細分,但以作雞心狀正穩,心不虛,破之作錦文者 為佳爾。嶺南人噉之,以當果食,言南方地濕,不食此, 無以祛瘴癘也。生食,其味苦澀,得扶留藤與瓦屋子 灰同咀嚼之,則柔滑甘美也。劉恂《嶺表錄》云:「真檳榔 來自舶上。今交、廣生者,皆大腹子也。彼中悉呼為檳 榔。或云:檳榔難得真者。今賈人所貨者,皆是大腹檳 榔也。與檳榔相似,但莖、葉、榦小異爾。連皮收之。」 李時珍曰:「檳榔樹初生若筍竿精硬,引莖直上,莖榦 頗似桄榔椰子而有節,旁」無枝柯,條從心生,端頂有 葉,如甘蕉,條派開破,風至則如羽扇掃天之狀。三月 葉中腫起一房,因自拆裂出穗,凡數百顆,大如桃李。 又生刺,重累於下,以護衛其實。五月成熟,剝去其皮, 煮其肉而乾之。皮皆筋絲,與大腹皮同也。按:漢俞益 期《與韓康伯牋》云:「檳榔子既非常,木亦特異。大者三 圍,高者九丈,葉叢樹端,房結葉下,華秀房中,子結房外,其擢穗似黍,其綴實似穀,其皮似桐而厚,其節似 竹而穊,其內空,其外勁,其屈如覆虹,其申如縋繩,本 不大,末不小,上不傾,下不斜,稠直亭亭,千百如一步。」 其林則寥朗,芘其陰則蕭條,信可長吟遠想。但性不 耐霜,不得北植,必當遐樹海南,遼然萬里,弗遇「長者 之目,令人恨深也。」又竺法真《羅浮山疏》云:「山檳榔,一 名蒳子,生日南。樹似栟櫚而小,與檳榔同狀。一叢十 餘榦,一榦十餘房,一房數百子。子長寸餘,五月采之, 味近苦甘。」觀此,則山檳榔即蒳子,豬檳榔即大腹子 也。蘇頌以味甘者為山檳榔,澀者為豬檳榔,似欠分 明。

子修治

《雷斆》曰:「頭圓而矮者為榔,形尖紫文者為檳。檳力小, 榔力大。凡使用白檳及存坐穩正心堅,有錦文者為 妙。半白半黑,并心虛者,不入藥用。以刀刮去底,細切 之,勿令經火,恐無力。若熟使,不如不用。」

李時珍曰:近時方藥亦有以火煨焙用者。然初生白 檳榔,須本境可得。若他處者,必經煮熏,安得生者耶? 又檳榔生食,必以扶留藤、古賁灰為使,相合嚼之,吐 去紅水一口,乃滑美不澀,下氣消食。此三物相去甚 遠,為物各異,而相成相合如此,亦為異矣。俗謂「檳榔 為命賴扶留」以此。古賁灰即蠣蚌灰也。賁乃蚌字之 訛。瓦屋子灰亦可用。

子氣味

苦辛溫,澀,無毒。

甄權曰:「味甘,大寒。」

《大明》曰:「味澀。」

陶弘景曰:「交州者,味甘,廣州者,味澀。」

李珣曰:「白者味甘,赤者味苦。」

張元素曰:「味辛而苦,純陽也。無毒。」

《孟詵》曰:「多食亦發熱。」

子主治

《別錄》曰:「消榖逐水,除痰澼,殺三蟲、伏尸、寸白。」

蘇恭曰:「治腹脹,生擣末服,利水穀道,傅瘡生肌肉,止 痛。燒灰傅口吻白瘡。」

甄權曰:「宣,利五臟六腑壅滯,破胸中氣,下水腫,治心 痛積聚。」

大明曰:「除一切風,下一切氣,通關節,利九竅,補五勞 七傷,健脾調中,除煩,破癥結。」

《李珣》曰:「主賁豚,膀胱諸氣,五膈氣,風冷氣,腳氣,宿食 不消。」

王好古曰:「治衝脈為病,氣逆裏急。」

李時珍曰:「治瀉痢後重,心腹諸痛,大小便氣祕,痰氣 喘急,療諸瘧,禦瘴癘。」

發明

張元素曰:「檳榔味厚氣輕,沈而降,陰中陽也。苦以破 滯,辛以散邪,泄胸中至高之氣,使之下行。性如鐵石 之沈重,能墜諸藥至於下極,故治諸氣後重如神也。」 李時珍曰:按:羅大經《鶴林玉露》云:「嶺南人以檳榔代 茶禦瘴,其功有四:一曰醒,能使之醉,蓋食之久,則熏 然頰赤,若飲酒然,蘇東坡所謂紅潮登類醉檳榔也。」 二曰醉能使之醒。蓋酒後嚼之,則寬氣下痰,餘酲頓 解。朱晦菴所謂檳榔收得為祛痰也。三曰饑能使之 飽。四曰飽能使之饑。蓋空腹食之,則充然氣盛,如飽 飽後食之,則飲食快然易消。又且賦性疏通而不洩 氣,稟味嚴正而更有餘甘,有是德故有是功也。又按 吳興章傑《瘴說》云:嶺表之俗,多食檳榔,日至十數。夫 瘴癘之作,率因飲食過度,氣痞積結,而檳榔最能下 氣消食去痰,故人狃於近利,而闇於遠患也。夫嶠南 地熱,四時出汗,人多黃瘠,食之則臟氣疏洩,一旦病 瘴,不敢發散攻下,豈盡氣候所致?檳榔蓋亦為患,殆 未思爾。又東陽盧和云:「閩廣人常服檳榔,云能祛瘴。 有瘴服之可也,無瘴」而服之,寧不損正氣,而有開門 延寇之禍乎。南人喜食此果,故備考諸說,以見其功 過焉。又朱晦菴《檳榔詩》云:「憶昔南遊日,初嘗面發紅。 藥囊知有用,茗盌詎能同。蠲疾收殊效,修真錄異功。 三彭如不避,糜爛七非中。」亦與其治疾殺蟲之功,而 不滿其代茶之俗也。

附方

痰涎為害檳榔為末,白湯每服一錢。御藥院方 嘔吐痰水:白檳榔一顆烘熟,橘皮二錢半炙為末,水 一盞,溫服。千金方

醋心吐水:檳榔四兩,橘皮一兩,為末,每服方寸匕,空 心蜜湯調下。梅師方

傷寒痞滿,陰病下早成痞,按之虛軟而不痛,檳榔、枳 實等分為末,每服二錢,黃連煎湯下。宣明方

傷寒結胸,已經汗下後者,檳榔二兩,酒二盞,煎一盞, 分二服。龐安時傷寒論

《蚘厥腹痛》:方同上。

心脾作痛:雞心檳榔、高良薑各一錢半,陳米百粒,同 以水煎服之。直指方膀胱諸氣:檳榔十二枚,一生一熟,為末,酒煎服之,良。 此《太醫秦鳴鶴方》也。海藥本草

本臟氣痛:雞心檳榔,以小便磨半箇服,或用熱酒調 末一錢服之。斗門方

腰重作痛:檳榔為末,酒服一錢。斗門方

腳氣壅痛:以沙牛尿一盞,磨檳榔一枚,空心暖服。梅師 腳氣論

腳氣衝心,悶亂不識人用白檳榔十二枚為末,分二 服,空心暖小便五合調下,日二服。或入薑汁、溫酒同 服。廣利方

腳氣脹滿,非冷非熱,或老人弱人病此,用檳榔仁為 末,以檳榔殼煎汁,或茶飲、蘇湯或豉汁調服二錢,甚 利。外臺祕要

乾霍亂病,心腹脹痛,不吐不利,煩悶欲死用檳榔末 五錢,童子小便半盞,水一盞,煎服。聖濟總錄

大腸濕閟:腸胃有濕,大便閉塞:大檳榔一枚,麥門冬 煎湯,磨汁溫服,或以蜜湯調末二錢服亦可。普濟方 大小便閟:檳榔為末,蜜湯調服二錢。或以童子小便、 蔥白同煎服之亦良。普濟方

小便淋痛:麪煨檳榔、赤芍藥各半兩為末,每服三錢, 入燈心水煎,空心服,日二服。十便良方

血淋作痛:檳榔一枚,以麥門冬煎湯,細磨濃汁一盞, 頓熱,空心服,日二服。

蟲痔裏急:檳榔為末,每日空心以白湯調服二錢。 寸白蟲病:檳榔二七枚,為末。先以水二升半,煮檳榔 皮,取一升,空心調末方寸匕服之,經日蟲盡出。未盡 再服,以盡為度。千金方

諸蟲在臟久不瘥者:檳榔半兩,炮為末,每服二錢,以 蔥蜜煎湯,調服一錢。聖惠方

金瘡惡心:白檳榔四兩,橘皮一兩,為末,每空心生蜜 湯服二錢。聖惠方

丹從臍起,檳榔末,油調傅之。本事方

小兒頭瘡:「水磨檳榔,曬取粉,和生油塗之。」聖惠方 口吻生瘡:檳榔燒研,入輕粉末傅之,良。

聤耳出膿,檳榔末吹之。鮑氏方

馬檳榔集解[编辑]

李時珍曰:「馬檳榔生滇南、金齒、沅江諸夷地。蔓生,結 實大如蒲萄,紫色,味甘,內有核,頗似大楓子,而殼稍 薄,團長、斜扁不等,核內有仁亦甜。」

實氣味

甘寒無毒。

核仁氣味

苦甘寒,無毒。

汪機曰:「凡嚼之者,以冷水一口送下,其甜如蜜,亦不 傷人也。」

核仁主治

汪機曰:「產難臨時,細嚼數枚,井華水送下,須臾立產。 再以四枚去殼,兩手各握二枚,惡水自下也。欲斷產 者,常嚼二枚水下,久則子宮冷,自不孕矣。」

李時珍曰:「傷寒熱病,食數枚,冷水下。又治惡瘡腫毒, 內食一枚,冷水下,外嚼塗之,即無所傷。」

《王象晉群芳譜》
[编辑]

馬檳榔[编辑]

馬檳榔,俗譌為「馬金囊」,一名「馬金南」,一名紫檳榔。結 實紫色,內有核而殼薄,去殼其仁色白盤轉,與北方 文官果無異。第文官果乾久,食之刺喉。馬檳榔雖乾, 嚼之軟美,嚼完以新汲水送下,其清甜香美,凡果無 與為比。

檳榔部藝文一[编辑]

《與韓康伯牋》
晉·俞益期
[编辑]

「惟檳榔樹最南,遊之可觀。子既非常,木亦特異。余在 交州時度之,大者三圍,高者九丈餘。葉聚樹端,房棲 葉下,花秀房中,子結房外。其擢穗似黍,其綴實似穀, 其皮似桐而厚,其節似竹而穊,其中空,其外勁,其屈 如覆虹,其伸如縋繩,本不大,末不小,上不傾,下不斜, 稠直亭亭,千百若一。步其林則寥朗,庇其蔭則蕭條」, 信可以長吟。可以遠想矣。但性不耐霜。不得北植。必 當遐樹海南。遼然萬里。弗遇長者之目。自令人深恨。

《謝賚檳榔啟》
梁·庾肩吾
[编辑]

形均綠竹,詎掃山壇。色譬青桐,不生空井。事踰紫柰, 用兼芳菊。方為口實,永以蠲痾。

《謝東宮賚檳榔啟》
前人
[编辑]

「無勞朱實。兼荔枝之五滋。能發紅顏,類芙蓉之十酒。」 登玉案而上陳。出珠盤而下逮。澤深溫柰。恩均含棗。

《謝賜干佗利所獻檳榔啟》
王僧孺
[编辑]

竊以文軌一覃,充仞斯及,入侍清朔,航海梯山,獻琛
考證.svg
奉貢,充庖盈府。故其取題在賦,多述俞書,萍實非甘,

荔葩慚美。

《檳榔賦》有序
明·黎遂球
[编辑]

檳榔生於海外,予粵人喜雜蔞葉蜆灰嚼之。婚姻之約,以表結言。客粵者每不諳食,且資嘲笑。然考食檳榔,不惟予粵人也。晉劉穆之微時,嘗造妻家,已食畢,求檳榔。妻兄弟曰:「君嘗苦飢,何用此物?」 及任丹陽尹,召妻兄弟,以金盤貯檳榔一斛贈之。然則往故吳俗所貴,何以云然?予讀書之暇,作賦爭之。

「美嘉實之貞烈,含文采于炎方。榦亭亭而直上,枝扶 舉而疏張。涉南海以流望,見團蓋之彷徉。摘鮫人之 明珠,猶什襲而錦裝。牽異卉而薦葉,朋翡翠於越裳。 準削瓜以成瓣,或如錢而擲筐。疑獺髓與玉屑,並資 嚼而得漿。擬漱石而礪齒,勝含脂以為容。」於是集良 耦,邀上賓。進鯉尾,獻猩脣。調甘選脆,嘉澹雪醇。龍華 「代燭,雞人遲更。羽觴倦而既醉,德味飽乎大烹。卻易 牙而不顧,視杜康以逡巡。並牽裾與捧袂,見微誠於 華巾。結方勝以象物,翅則蜨而首螓。香儼含乎雞舌, 液半飲而霞蒸。酌腑臟之損益,導元氣以降升。是以 靡俗不珍,無時不宜。托吉士以為友,比白茅而包之。 指摽梅以興感,佇斯焉之相遺。」陳瓜「果以穿鍼,懸艾 虎而續絲。匪一端以調笑,即懷袖以寄怡。在凝寒而 擁背,或立月而露滋。忽溫靄而如醺,惟丹丸之馥頤。 彼嚙脣與唼舌,樂並枕于低帷。暢同心之蘭言,相吞 吐而氣佳。笑貞士之苦節,采松實而緣阿。分藜藿之 我安,適晚食而婆娑。詠素餐以不怍,歌無酒而可酡。 從樂饑於衡門,亦回」味以旨多。《況鼎養》之羅列,侑退 食而委蛇。

檳榔部藝文二[编辑]

《有人乞牛舌乳不付因餉檳榔》
[编辑]

梁劉孝綽

陳乳何能貴,爛舌不成珍。空持渝皓齒,非但汙丹脣。 別有無枝實,曾要湛上人。差比朱櫻熟,詎易紫梨津。 莫言蔕中久,當看心裏新。微芳雖不足,含咀願相親。

《忽見檳榔》
北周·庾信
[编辑]

綠房千子熟,紫穗百花開。莫言行萬里,曾經相識來。

《食檳榔》
宋·蘇軾
[编辑]

月照無枝林,夜棟立萬礎。渺渺雲間扇,蔭此九月暑。 上有垂房子,下繞絳刺禦。風欺紫鳳卵,雨暗蒼龍乳。 裂包一墮地,還以皮自煮。北客初未諳,勸食俗難阻。 中虛畏泄氣,始嚼忽半吐。吸津得微甘,著齒隨亦苦。 面目太嚴冷,滋味絕媚嫵。誅彭勳可策,推轂勇宜賈。 瘴風作堅頑,導利時有補。藥儲固可爾,果錄詎用許。 『先生失膏粱,便腹委敗鼓。日噉過一粒,腸胃為所侮。 蟄雷殷臍腎,藜藿腐亭午。書燈看膏盡,鉦漏歷歷數。 老眼怕少睡,竟使赤眥努。渴思梅林嚥,饑念黃獨舉。 奈何農經中,收此困羈旅。牛舌不餉人,一斛肯多與。 乃知見本偏,但可酬惡語』。

《幾道復覓檳榔》
黃庭堅
[编辑]

蠻煙雨裏紅千樹,逐水排痰《肘後方》。莫笑忍饑窮縣 令,煩君一斛寄檳榔。

《檳榔》
李綱
[编辑]

疏林滄海上,結實已纍纍。煙濕赬虯卵,風搖翠羽旗。 飛翔金鸑鷟,掩映籜龍兒。濩落咍椰子,勻圓訝荔枝。 當茶銷瘴速,如酒醉人遲。蔞葉偏相稱,蠣灰亦漫為。 乍餐顏愧渥,頻嚼齒愁疲。飲啄隨風土,端憂化島黎。

《檳榔五絕卒章戲簡及之主簿》
朱熹
[编辑]

暮年藥裏關身切,此外翛然百不貪。薏苡載來緣下 氣,檳榔收得為祛痰。

錦文縷切勸加餐,蜃炭扶留共一盤。食罷有時求不 得,英雄邂逅亦饑寒。

向來試吏著南冠,馬甲蠔山得飫餐。卻藉芳辛來解 穢,雞心磊落看堆盤。

箇中有味要君參,螫吻舂喉久不甘。珍重人心亦如 此,莫將寒苦換春酣。

高士沈迷簿領書,有時紅糝綴元鬚。定知不著金盤 貯,兒女心情本自無。

《初食檳榔》
明·劉基
[编辑]

檳榔紅白文,包以青扶留。驛吏勸我食,可已瘴癘憂初驚刺生頰,漸若戟在喉。紛紛花滿眼,岑岑暈蒙頭。 將疑誤腊毒,復想致無由。稍稍熱上面,輕汗如珠流。 清涼徹肺腑,粗穢無纖留。信知殷王語,瞑眩疾乃瘳。 三復增詠歎,書之遺朋儔。

《馬檳榔》
吳寬
[编辑]

有樹吾不識,人云馬檳榔。檳榔產南海,結實因瘴鄉。 平生冒其名,豈亦如丁香。白花細而密,實甘翻可嘗。 其葉與麻同,沃若澤且光。麻馬音或譌,欲問郭駝亡。

檳榔部紀事[编辑]

《三輔黃圖》:「扶荔宮在上林苑中。漢武帝元鼎六年破 南越,起扶荔宮,以植所得奇草異木,龍眼、荔枝、檳榔、 橄欖、千歲子、甘橘,皆百餘本。」

《吳錄·地理志》:「交阯朱截縣有檳榔樹,直無枝條,高六 七丈,葉大如蓮,實房得古賁灰、扶留藤,食之,則柔而 美。郡內及九真、日南並有之。」

《風俗記》:王高麗年十四五時,四月八日在彭城佛寺 中,謝混見而以檳榔贈之,執王手謂曰:「王郎謝叔源, 可與周旋否?」

《南史劉穆之傳》:穆之少時,家貧誕節,嗜酒食,不修拘 檢,好往妻兄家乞食,多見辱,不以為恥。其妻江嗣女, 甚明識,每禁不令往。江氏後有慶會,屬令勿來,穆之 猶往。食畢求檳榔,江氏兄弟戲之曰:「檳榔消食,君乃 常饑,何忽須此?」妻復截髮市殽饌,為其兄弟以餉穆 之,自此不對穆之梳沐。及穆之為丹陽尹,將召妻兄 弟,妻泣而稽顙以致謝。穆之曰:「本不匿怨,無所致憂。」 及至醉,穆之乃令廚人以金柈貯檳榔一斛以進之。 《齊高帝諸子傳》:豫章文獻王嶷臨終,召子子廉、子恪 曰:「吾亡後三日,施靈帷,香火、盤水、干飯、酒脯檳榔而 已。朔望菜食一盤,加以甘果,此外悉省。葬後除靈,可 施吾常所乘輿扇繖。朔望時節,席地香火,盤水酒脯, 干飯檳榔」便足。

《任昉傳》:「昉父遙,本性重檳榔,以為常餌。臨終嘗求之, 剖百許口,不得好者。昉亦所嗜好,深以為恨,遂終身 不嘗檳榔。」

《梁書。海南傳》:「干陁利國在南海州上,其俗與林邑、扶 南略同,出班布、吉貝、檳榔。檳榔特精好,為諸國之極。」 《金樓子》有寄檳榔與家人者,顯為合字,蓋人一口也。 《三國典略》:「齊命通直散騎常侍辛德源聘於陳,陳遣 主客蔡佞宴酬,因談謔,手弄檳榔,乃曰:『頃聞北間有 人為噉檳榔獲罪,人閒遂禁,此物定爾不』?德源答曰: 『此是天保初王尚書罪狀故耳。猶如李固《被責》云:『胡 粉飾貌,搔頭弄姿。不聞漢世,頓禁胡粉』』。」

《唐書南蠻傳》:「環王,本林邑也。其地冬溫,多霧雨,稻歲 再熟。取檳榔瀋為酒,椰葉為席。」

盤盤東南有哥羅。凡嫁娶,納檳榔為禮,多至二百盤。 真臘,一曰《吉蔑》,本扶南屬國。戶皆東嚮,坐上東。客至, 屑檳榔、龍腦、香蛤以進。

《婆賄伽盧》,土熱衢路。植椰子檳榔,仰不見日。

《嶺表錄異》:「安南自嫩及老,採檳榔實啖之。」自云:「交州 地溫,不食此無以祛其瘴癘。」廣州亦噉檳榔,然不甚 於安南也。

《宋史·地理志》:「瓊州貢檳榔。」

《宋類苑》:南海地氣暑濕,人多患胸中痞滯,故常啗檳 榔數十口,加以勃蔞藤、洎蜆灰同咀之,液如朱色。程 思孟知番禺,凡左右侍史啖檳榔者,悉杖之。或問其 故,曰:「惡其口脣如漱血耳。」

《海槎餘錄》:「檳榔產於海南,惟萬崖、瓊山、會同樂會諸 州縣為多,他處則少。每親朋會合,互相擎送以為禮。 至於議姻,不用年帖,只送檳榔而已。久之,多以家事 消長之故,改易告爭,官司難於斷理,以無憑執耳。愚 民不足論,士人家亦多有溺是俗者。」

《瀛崖勝覽》:「瓜喎國人,檳榔不離口。寘飯於盤,酥澆之。 餐則嗽去榔屑,向盤掬而食。食既水飲,待賓以檳榔。」

檳榔部雜錄[编辑]

《酉陽雜俎》:「檳榔枝苗,可以忘憂。」

《西溪叢語》:《上林賦》云:「仁頻。」《仙藥錄》云:「檳榔一名仁頻。」 《林邑記》云:「葉如甘蕉。」頻音賓。《吳普本草》云:「一名檳門。」 閩廣人食檳榔,每切作片,蘸蠣灰以荖葉裹嚼之。荖 音老,又音蒲口切,初食微覺似醉面赤,故東坡詩云: 「紅潮登頰醉檳榔

大腹部彙考[编辑]

圖闕

《本草綱目》。

大腹子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大腹」以形名,所以別雞心、檳榔也。

集解

《馬志》曰:「大腹生南海諸國,所出與檳榔相似。莖、葉、根、 榦小異耳。」

陶弘景曰:「向陽者為檳榔,向陰者為大腹。」

李時珍曰:「大腹子出嶺表、滇南,即檳榔中一種腹大、 形扁而味澀者,不似檳榔,尖長味良耳。」所謂豬檳榔 者是矣。蓋亦土產之異,今人不甚分別,陶氏分陰陽 之說,亦是臆見。按:劉珣《嶺表錄異》云:「交、廣生者,非舶 上檳榔,皆大腹子也。」彼中悉呼檳榔。自嫩及老,采實 啖之,以扶留藤、瓦屋灰同食之,以祛瘴癘。收其皮入 藥。皮外黑色,皮內皆筋絲,如椰子皮。又《雲南記》云:「大 腹檳榔,每枝有二、三百顆,青時部之,以一片蔞葉及 蛤粉卷和食之,即減澀味。」觀此二說,則大腹子與檳 榔皆可通用,但力比檳榔稍劣耳。

子氣味

辛濇溫無毒。

子主治

李時珍曰:「與檳榔同功。」

皮修治

孫思邈曰:「鴆鳥多集檳榔樹上。凡用檳榔皮,宜先以 酒洗,後以大豆汁再洗過,曬乾,入灰火燒煨,切用。」

皮氣味

辛微溫無毒。

皮主治

《開寶》曰:「冷熱氣攻心腹,大腸,蠱毒,痰膈醋心,並以薑 鹽同煎,入疏氣藥用之良。」

大明曰:「下一切氣,止霍亂,通大小腸,健脾開胃,調下。」 李時珍曰:「降逆氣,消肌膚中水氣浮腫,腳氣壅逆,瘴 瘧痞滿,胎氣惡阻,脹悶。」

附方

漏瘡惡穢:大腹皮煎湯洗之。直指方

烏癩風瘡,大腹子生者,或乾者,連全皮勿傷動,以酒 一升浸之,慢火熬乾為末,臘豬脂和傅。聖濟總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