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第28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二百八十八卷
博物彙編 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八卷目錄

 牡丹部彙考二

  王世懋花疏牡丹

  薛鳳翔牡丹八書

  薛鳳翔亳州牡丹表

  薛鳳翔亳州牡丹史

  高濂遵生八牋牡丹花譜 古亳牡丹花品目

  王象晉群芳譜牡丹 秋牡丹

  本草綱目牡丹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八卷

牡丹部彙考二[编辑]

王世懋花疏[编辑]

牡丹[编辑]

牡丹本出中州,江陰人能以芍藥根接之,今遂繁滋, 百種幻出。余澹圃中絕盛,遂冠一州。其中如綠蝴蝶、 大紅獅頭舞、青猊尺素,最難得開。南都牡丹讓江陰, 獨西瓜瓤為絕品,余亦致之矣。後當於中州購得《黃 樓子》,一生便無餘憾。人言牡丹性瘦不喜糞,又言夏 時宜頻澆水,亦殊不然,余圃中亦用糞乃佳。又中州 土燥,故宜澆水,吾地濕,安可頻澆?大都此物宜於沙 土耳。南都人言:「分牡丹種時,須直其根,屈之則死。深 其坑,以竹虛插培土後拔去之。」此種法宜知。

薛鳳翔牡丹八書[编辑]

種一[编辑]

種,以下子言,故重在收子,喜嫩不喜老。七月望後,八 月初旬,以色黃為時,黑則老矣。大都以熟至九分,即 當剪摘,勿令日曬,常置風中,使其乾燥,中秋己前,即 當下矣。地宜向陽,揉土宜細熟,界為畦畛,取子密布 上,以一指厚土覆之,旋即痛澆,使滿甲之仁咸浸滋 潤。後此無雨,必五日六日一加澆灌,務令畦中常濕。 久雨則又宜疏通之。若極寒極熱,亦當遮護。苗既生 矣,則又俟時三年之後,八月之中,便可移根。使如其 法,再二年餘,必見異種矣。然子嫩者,一年即芽。微老 者,二年極老者,三年始芽。子欲嫩者,取其色能變也。 種陽地者,取其色能鮮麗也。

栽二

「牡丹雖有愛陰愛陽不同,大都自亳以南,喜陰不畏 霜雪,北地寒氣勁烈,陰則多為所傷,以故不可一例 言也。」又「栽花不宜乾燥,亦最惡污下。江北風高土硬, 平地可栽,江南卑濕,須築臺高三尺許,亦不可太高, 高則地氣不接。」栽法之要,量其根之長短,準鑿坑之 深淺寬窄。坑中心起一圓堆,以花根置堆上,令諸細 根舒展四垂,覆以軟肥淨土,勿參磚石糞穢之物。築 土宜實不宜虛。立秋至秋分栽者,不可用大水澆灌, 止以濕土杵實,恐秋雨連綿,水多根朽。重陽以後栽 者,須以大水散土滲實之布置每去二尺一本,庶根 不交互,花自繁茂。

分三

凡花叢大者,始可分第,宜察其根之文理,以利鑿微, 引至裲襠之會,乘其間而拆之。每本細根,亦須存五 六莖,或一株分為二,繁者分為三,最要根榦相稱,依 法栽培,以需其茂者也。但分後花自薄弱,而顏色盡 失其故,蓋洩氣使然耳。不特根分而花弱色減,即以 全根原本,移過別土,亦必三年而元氣始復,花之豐 趺正色始見,況遠攜者乎?今覓花者不知其故,動疑 偽投,鮮不誣矣。花移近處,秋分前後無論已或二三 百里外,須秋分後方可。不然有氣蒸根腐之虞。千里 外又須以土相和成淖,以蘸花根,謂之「漿花。」花藉滋 養稍久可耐,又以蓆草之類包裹,不使透風,自無妨 生意。一人可負數十本,多則恐致損折,或近冬氣寒, 必加糠秕入裹中方妙。

接四

《風土記》書接法不詳,亦不甚中肯綮。凡接花,須於秋 分之後,擇其牡丹壯而嫩者為母。如一叢數枝,須割 去弱者取強盛者存二三枝,皆入土二寸許,以細鋸 截之,用刀劈開,以上品花釵兩面削成鑿子形,插入 母腹,預看母之大小,釵亦如之。至於母口正者,釵固 削正。母口斜者曲者,釵亦隨其斜曲,務要大小相宜, 「斜正相當。倘有本大而釵小者,以釵就本之一邊,必 使兩皮湊合,以麻鬆鬆纏之,其氣庶幾互相流通。」蓋 因脈理在皮裏骨外之故。後用土封好,每封覆以二 瓦,以避雨水,俟月餘,啟瓦撥土,視母本發有新芽,即割去之,仍密封如舊。明年二月初旬,又啟撥看視,如 前法。蓋一本之氣,不宣洩於芽糵,始凝注於接枝。本 年花開倍勝原本矣。若不以舊法接修,漫然為之,必 無生理。凡接須在秋分之後,早則恐天暖而胎爛也。 養花之家,先須以老本分移單栽。候發嫩枝。為接花 母本也。隆慶以來,尚以芍藥為本。萬曆庚子以後,始 知以常品牡丹接奇花。更易活也。故繁衍無既。

澆五

初栽澆足,以後半月一澆,旱則旬日一澆。水不喜多, 亦厭其少,多則根爛,少則枯乾。久栽之後,如冬不凍, 兩旬一澆,不澆亦無害。正月、二月宜數日一澆,三月 花有蓓蕾,或日未出,或下舂時汲新水,一二日一澆。 夏則亦然。惟秋時不宜澆,澆則芽旺秋發,明年難為 花矣。吾鄉顏氏於花盛開時,花下以土封池,滿池注 水,花可多延數日,澆用塘中久積水尢,佳於新水,以 其水暖而壯故也。澆水須如種菜法,成溝畦,以水灌 之,最省人力,不然力不敷而花涸,兩月以後,澆如不 足,花單而色減也。

養六

新栽芽花,遇冬月或以豆葉、柳葉圍其根,嫩枝不寒, 庶無損傷。《洛陽花記》云:「以棘數枝置花叢,小棘氣暖, 可以避霜。」亦一法也。久栽伏土,根榦蒼老者,不必爾。 牡丹好叢生,久自繁穴,當擇其枯老者去之。嫩者止 留二三枝,一枝止留一芽,二芽亦喜削盡傍枝,獨本 成樹。正月下旬,根下有抽白芽者,即令削去,花必巨 麗,謂之「打剝。」根下宿草,亦時芸之,勿令蕪茂,分奪地 力。花將開前五六日,須用布幔蓆薄遮蓋,不但增色, 自是延久。若一經日曬,神彩頓失。秋後樹上枯葉,不 可打落,葉落則有秋發之患,或自落太早,看胎將有 發動,須預以薄絹將胎縛嚴,始免其病,不然則明春 花損矣。

醫七

花,或自遠路攜歸,或初分老本,視其根黑,必是朽爛, 即以大盆盛水,刷洗極淨,必至白骨然後已。仍以酒 潤之,本潤易活。諺曰:「牡丹洗腳」,正謂此也。間有土蠶 能食花根,螻蛄能齧根皮,大概白花根甘,多蟲,白舞 青猊,與大黃更甚。凡花葉漸黃,或開花漸小,即知為 蠹所損。舊方以白蘝、砒霜、芫花為末,撒其根下,近只 以生柏油入土寸許,蟲即死。糞壤太過,亦有蟲病。或 病即連根掘出,有黑爛粗皮,如前洗淨,另易佳土,過 一年方盛。此醫花之要。

忌八

栽花忌本老,老則開花極小,惟宜尺許嫩枝新筍,忌 久雨溽暑蒸熏,根漸朽壞。忌生糞鹹水灌溉,糞生則 黃,水鹹則敗,忌鹽灰土地,花不能活,忌生糞爛,草之 所多,能生蟲,忌植樹下。樹根穿花不旺,忌春時連土, 動移即活,花必薄弱,忌花開折長,恐損明歲花眼。《牡 丹記》云:「烏賊魚骨入花樹膚輒死。」此皆花忌也。

薛鳳翔亳州牡丹表[编辑]

花之品[编辑]

昔班孟堅作《人表》,次等有九;鍾嶸評詩,列品惟四,則 物之鉅細精粗,必有分矣。況于神花,變幻百怪,總歸 巨麗,藉使欣賞失倫,則何以答造化,謝花神乎?夫其 意遠態前,艷生相外,靈襟灑落,神光陸離,如佇如翔, 欲驚欲狎。譬巫娥出峽,宓女凌波,故曰神品。至於玉 潤珠明,光華韶佚,壞姿艷質,悸魄銷魂,意者漢室之 麗娟,吳宮之鄭旦矣,故曰「名品。」亦有詭蹤幻跡,異派 殊宗,騁色流暉,不恒一態,豈龍漦乎?抑狐尾也,故曰 「靈品。」若夫品外標妍,局中競秀,盈盈吳氏之絳仙,嫋 嫋霍家之小玉,故曰「逸品。」又有絳唇玉貌,膩肉豐肌, 望靈芸於瓊樓,閱麗華於藻井,都自撩人,總堪絕代, 故曰「能品。」抑或媚色娟如,粉香沃若,徐孃老去,畢竟 風流,潘妃到來,猶然羞澀。《大雅》不作,餘馨尚存,故曰: 「具品,作《花品表》。」

神品

《天香一品   嬌容》,三變   《無上紅》。

赤朱衣,    奪錦     大黃。

小黃:     《金玉交輝》   《黃絨鋪錦》 《銀紅嬌    繡衣紅》    《軟瓣》、銀紅 《碧紗籠》、    新紅《嬌艷》   《宮錦》

花紅繡毬   銀紅繡毬   花紅萃盤 天機圓錦,   銀紅犯,    「方家飛燕粧」, 飛燕紅妝,   海棠紅、    新銀紅毬, 方家銀紅,   碎瓣無瑕玉,  「青心無瑕玉」, 《梅州紅》、    綠花、     萬疊、雪峰、 無名三種   縷金衣、    《五陵春》

《花紅》獨勝   花紅,無敵   《閨艷》。

「金屋嬌    嬌,白無雙」   《雲素》。

《獨粹》。

名品

《勝嬌容》,    《醉玉環》    《新紅》,《繡毬新紅》,《奇觀》,   《柘榴》《紅    榴花紅》。

花紅疊翠,   秋水粧    老銀紅毬。 楊妃深醉,   花紅神品   《海棠魂》。

花紅平頭   花紅《舞青猊》,  《銀紅舞青猊》。 《花紅魁》,    《萬花魁》    《西萬花魁》 《絳紗籠》    《杜鵑紅》    《楊妃》,《繡毬 歹》《劉黃》,    大素,     小素

《素白樓子》   玉帶白,    玉玲瓏。

《碧玉樓》    《玉簪白》。    《鸚鵡白》。

賽羊羢    白鶴頂    玉板白

《綠珠墮玉樓》  《佛頭青、    鳳尾花紅》 《太真》《晚妝》   《忍濟》《紅    芹葉無瑕》《玉 平實》《紅    銀紅錦繡》   《魏紅》。

褰幕嬌《紅   梅紅》、剪絨   花紅纓絡。 《念奴嬌》    《漢宮春》    《墨葵》

油紅     墨《剪絨》、    墨繡毬

《中秋月》,    琉瓶灌朱,   藕絲平頭, 《萬卷書》    桃紅。《萬卷書》  喬家西瓜穰 桃紅,西瓜穰  進宮袍,    嬌紅,樓臺 倚新粧,    界破玉    花膏紅。

《堯英妝》    《張家飛燕妝》,  《銀紅艷妝》, 白屋公卿   賽王魁,    碧天一色 黃。《白繡毬   艷陽嬌》,    奇色映目 奇色獨占魁,  銀紅妙品   連城玉。

「玉潤白    瑤臺」,玉露   冰清白。

藕絲《霓裳》,   珊瑚鳳頭,   銀紅絕唱 《三春魁》。

靈品

《合歡嬌》。    「轉枝     妖血。」

靧《面嬌》。

逸品

《瓜穰黃    非霞     洛妃》。

《肉西施》。    「醉西施。」    《勝西施》。

番西施、    《觀音現》、    白舞、青猊、 玉蘊紅、    玉芙蓉、    《繡芙蓉》。

《添色喜容》,   《玉樓春雪》,   《金精雪浪》。 《銀紅魁》    《張家飛燕妝》,  《玉美人》。

「《輕羅紅》    滿地」,嬌    無瑕玉。

綠邊白,    白蓮花。    銀紅上乘 《采霞綃》,    胭脂界粉。

能品

珊瑚樓    「蒨月紅」,    《大火珠》

《桃紅》鳳頭   太真冠。    馬家飛燕妝。 倚欄嬌    喬紅。     大嬌紅。

《嬌紅》:     《五雲樓》    玉樓觀音現, 醉猩猩    玉兔《天香   潔》玉

《睡鶴仙》,    《觀音面》    《桃紅舞青猊》 《醉仙桃》    《素鸞嬌》    《脫紫留朱 花紅》《寶樓臺》  《玉樓春》    《大葉桃紅》 《皺葉桃》紅   《妒嬌紅》    《羊脂玉》。

《玉繡毬》:    《沈家白》。    《平頭白》

《遲來》白,    醉楊妃。    鶴翎紅。

一百五、    《胭粉樓》    《桃紅線》

紅線、     藕絲、《繡毬》   《波斯頭》

《大添色喜容》。

具品

《王家紅》:    「狀元」紅    金花狀元, 《灑金桃》紅   腰金紫    《淡藕絲》。

《紫舞》《青猊》,   《大紅舞》《青猊》,  《粉舞》青猊, 《茄花舞》青猊,  《藕絲舞》《青猊》  《藕絲樓子》, 《火齊紅》,    《壽春紅》    《蓮蕊紅》。

《海天霞》。    羊血紅    《四面鏡》。

《石家紅    桃》。《紅樓子》   老僧帽。

陳州紅。    胭脂紅、    《平頭紅》

金線紅    大紅繡毬、   《大紅寶樓臺》、 彩霞紅    七寶冠、    朱砂紅

《細葉壽安紅》。  粗葉壽安紅。  回回粉,西施 細瓣紅。    《西天香    殿春芳》。

《殿春魁》,    《慶天香》,    《水晶毬》。

《玉天仙》,    「《粉紅樓子》   《勝天香》。」

《醉春容》,    粉繡毬。    粉《重樓》。

「《膩粉紅》。    《勝緋桃》。」    《瑞香紫》。

《紫姑仙》:    「徐家紫    紫重樓。」

《茄花紫》。    《煙籠紫》    即墨紫。

《葉底紫》。    「茄色紫。    茄皮紫。」

紫《纓絡》    《丁香》紫、    《平頭紫》。

《紫繡毬》    《玉重樓》    《白剪絨》、

《白纓絡》    《玉繡毬》    《玉盤盂》

青心白。    伏家白。    鳳尾白。

《出嘴》:《白    玉盌》《白    汴城》《白 蓮香》《白    茄色》《樓    藕色》《獅子頭

花之年

丘道源《牡丹榮辱志》云:「施之以天時,順之以地利,節 之以人事。其栽其接,無竭無滅;其生其成,不縮不盈。 余。故表其年,使知衰殘之期,時至事起,而為之接命 焉。牡丹子生者,二年曰幼,四年曰弱,六年曰壯,八年 曰強。秋接者,立春曰弱,穀雨曰壯,三年曰強。生與接 俱不能無分分一年曰弱,二年曰壯,三年曰強,八年 曰艾」,「十二年曰耆,十五年曰老。」耆則就衰,老則日敗, 再接再分,就衰日敗者,復返本而還元。「立春曰弱,一 年曰壯」矣。此駐顏之道,年表最為吃緊。栽接生成,按 候而至,天時地利人事之紀也。

一年     《二年幼》    《三年》。

《四年》弱,    五年     《六年》壯。

七年     八年《強》。

秋分     立春弱,    穀雨壯。

一年     二年     「三年《強》。」

一年弱,    二年壯,    三年強。

四年、     五年、     六年。

七年     八年艾    九年

十年     十一年    十二《年耆》, 十三年    十四年    十五《年老》。

薛鳳翔亳州牡丹史[编辑]

牡丹[编辑]

天香一品圓胎,能成,樹宜陰,其花平頭大葉,色如猩 血,出賈立家,子生,故一名《賈立紅》。

萬花一品,色若榴實,花房緊密,插架層起,而色麗明 媚,有如丹飾浮圖。

嬌容三變,初綻紫色,及開桃紅,經日漸至梅紅,至落 乃更深紅。諸花色久漸褪,惟此愈進,故曰「三變。」陰處 陽處,開者各不相類,其色之變亦不止於三也。《歐記》 中有添色紅,疑即其種。袁石公記為芙蓉三變,其本 原出方氏。

赤朱衣,舊名「奪翠」,得自許州,花房鱗次而起,緊實小 巧,體態婉孌,顏如渥赭。凡花於一葉間色有深淺,惟 此花內外一如流丹。近復得「奪錦」一種,大瓣深紅,浮 光凝潤,尤過於奪翠。

覺紅此花乃蜀僧居亳所種,以「僧」名「覺」,人遂呼為覺 紅,又謂佛土所產,而紅色無出其右者,一名無上紅。 其胎紅尖,花放平頭大葉,房亦簇滿,約有數層,而艷 過一品,稍恨其單葉時多。

大黃綠胎,最宜向陰養之,愈久愈妙。其花大瓣易開, 初開微黃,垂殘愈黃簪瓶中,經宿則色可等秋葵花。 小黃綠胎,花之膚理輕皺,弱於淵綃,四周有托瓣。 瓜瓤黃質過大黃,殊柔膩靡曼,但一房不過四五層, 而近萼處微帶紫色,故少遜耳。

金玉交輝,綠胎長幹。其花大瓣黃,蕊若貫珠,皆出房 外,層葉最多,至殘時開放,尚有餘力,勝於鋪錦。此曹 州所出,為第一品。

《八艷妝》,蓋八種花也。亳中僅得雲秀妝、洛妃妝、堯英 妝三種,雲秀為最。更有綠花一種,色如豆綠,大葉千 層起樓,出自鄧氏,真為異品。

《萬疊雪峰》,千葉白花。

《黃絨鋪錦》,此花細葉卷如絨縷,下有四、五葉差闊,連 綴承之,上有黃鬚布滿,若種金粟。

《銀紅嬌》其花大瓣,丰姿綽約,如絳雪繞枝。

繡衣紅,肉紅胎花開平頭大葉,亦梅紅色,花瓣相映, 渾然有黃氣如琥珀,光明徹可鑒。以夏侍御所出,名 「繡衣」云。

軟瓣銀紅,幹長,胎圓,花瓣若蟬翼,輕薄無礙,其色等 《繡衣》,紅而上之。

碧紗籠,出張氏《向陽易》開。頭甚豐盈,其色淺紅,如秋 雲羅帕,實丹砂其中,望之隱隱綠趺遮護,更如翠幕, 故又名「疊翠。」

新紅嬌艷花,乃梅紅之深重者。艷質嬌麗,如朝霞藏 日,光彩陸離,又若新染未乾,故名新紅。極勝始成千 葉,尤出一品上。緣歲多單葉,乃其病也。方氏一種新 紅,繡毬,趙氏一種新紅,奇觀,皆麗色動人。然所傳多 贗,蓋以天香一品亂之。

宮錦此品碎瓣,梅紅色,開時必俟花房滿實,方為大 放,然後漸成纈暈。

花紅繡毬紅,胎圓小,花開房緊,葉繁,周有托瓣,易開 且早,綢繆布濩,如疊碎霞。命名「繡毬」者,以其形圓聚 也。

銀紅《繡毬花》微小而色輕。

《楊妃繡毬》,「妒嬌紅」色,俱類花紅繡毬,而體勢不同。 花紅萃盤紅胎枝上綠葉窄小,條頗短。房外有托瓣, 深桃紅色,綠趺重萼。

《天機圓錦》青胎,開花小而圓滿,朱房嵌枝,絢如剪綵銀紅犯有二種,一紅艷過天香,一品開花最難,一色 視一品,稍淺易開。俱長條大葉圓胎,其花緊滿,開期 最後。

《飛燕妝》有三種,一出方氏,長枝長葉,此花黃紅。一出 馬氏者,雖深紅起樓,遠不及方。一出張氏者,乃白花, 類象牙,色差勝於馬。

《飛燕紅妝》,一名「花紅楊妃。」細瓣修長,得自曹縣方家 海棠紅,喜陽易開,綠葉細長,常多秋發。諸花皆以紅 極稱佳,獨此品通體金黃,兼有紅彩,人謂似鐵梗海 棠,而活色香艷皆過之。盛時則房中四五葉,參差突 出,其胎本紅,在陰處則綠,春來亦復紅也。大都花胎 多四時變易耳。

《海棠魂》,謂得其神也。亦石氏自許州移至。

新銀紅毬方家銀紅二種,色態頗類,第樹頭綠葉稍 別,其色光彩動搖。

碎瓣無瑕玉綠胎枝上葉圓宜陽,乃白花中之最上 乘。又一種如芹葉者不及此。

青心無瑕玉,豐偉悅人。又一種葉幹類大黃者,亦名 「無瑕玉。」

梅州紅,性喜陰,圓葉圓胎,花瓣長短有序,疏密合宜。 色近海棠紅,但近萼處稍紫。出曹縣王氏,別號「梅州」 云。

《勝嬌容》,深紅色,最耐殘。如一莖有兩胎者,必剪其一, 即不剪,亦獨一胎能花。花大可五六圍,高可六七寸。 醉玉環,方顯仁所種,乃醉楊妃子花。花房倒綴,故以 醉志之。胎體圓綠,其花下乘五六大葉,闊三寸許,圍 擁周匝,如盆盂盛花狀。質本白,而閒以藕色輕紅、輕 藍相錯成繡,其母醉楊妃,作深藕色。

《妒榴紅》,胎圓如豆,樹葉如菊,最易成樹,早開應時,第 不耐炎日,久之色褪。

《榴花》紅色近榴花。

《花紅疊萃》尖胎,花身魁岸,其下大葉五六層,腰閒襞 積,細瓣鬈曲碎聚,頂上復出一層大葉,花在綠樹之 顛。

《秋水妝》,肉紅圓胎,枝葉秀長。其花平頭易開,花葉叢 萃,質本白而內含淺紺,外則隱隱叢紅綠之氣。夏侍 御初得之方氏,謂其「爽氣侵人,如秋水浴洛神」,遂命 今名。

老銀紅毬,花本深紅,亦有水紅時而邊如施粉,中如 布朱,其胎青紅。

《楊妃深醉》:「胎長花質,酷似勝嬌容。」名深醉者,謂其色 深也。

《花紅神品》:花葉之末,色微微入紅,漸紅漸黃,蓋得自 太康。

花紅平頭綠胎。其花平頭闊葉,色如火。群花中紅而 照燿者,獨此為冠,世傳為曹縣石榴紅,韓氏重貲得 之,邇來幾絕。王氏田閒藏一本,購歸涼暑園,但頂少 渙散,中露檀心。又一種千瓣者,南里園有之。凡花稱 「平頭」,謂其齊如截也。

花紅舞青猊,宜陰老,銀紅毬子花,色亦似之。開時結 繡,從花中抽五六青葉,如翠羽雙翹。

《花紅魁》,出《張氏》。

《萬花魁》出李氏。

西萬花魁,巨麗尤甚。方氏別有《銀紅魁》。

絳紗籠,胎小花,瓣有紫色,一線分其中,質紅如燭。 杜鵑紅,短莖綠胎,樹葉尖厚,花作深梅紅色,細葉稠 疊緊實如赤玉,碎雕而成。

大素,小素,易開,宜陰,小素,一名「劉六白」,二花平頭,房 小,初開結繡一叢,常發數頭,如素白樓子,玉帶白皎 潔,更出其上。

《玉玲瓏》:

《碧玉樓》:如瓊樓玉宇。

《玉簪白》,謂白如玉簪花。

《鸚鵡白》謂類,鸚鵡頂上毛,

賽羊絨:謂細瓣環曲如絨。

白鶴頂色甚白,而鶴頂殷紅,取名不類,可怪。

沈家白:

《綠珠墮玉樓》長胎,花色皚然,葉半有綠點如珠,其色 類佛頭青,而體異也。

界破玉,此花如白練,花瓣中擘一畫,如桃紅絲繅,宛 如約素,片片皆同。舊品中有桃紅線者,乃淺紅花,又 非此種。夏侍御新出一種類界破玉,謂之「紅線」,線外 微似雜色組。

《花膏紅》:梗胎俱紅,其花大葉若胭脂點成,光瑩如鏡, 但微恨其花房多散漫耳。

鳳尾花紅尖,胎平頭,內外葉有數層,名「鳳尾」者,以葉 似耳。

縐葉桃,紅花瓣尖細,層層密聚,如簇絳綃,第色澤少 暗。嘉、隆間最重之。一時並出者,更有大葉桃花,其花 稍不及縐葉。

太真晚妝,此花千層小葉,花房實滿,葉葉相從,次第漸高,其色微紅而鮮潔,如太真淚結紅冰,因其晚開, 故名曹縣。一種名「忍濟」,紅色相近。「忍濟」者,《王氏齋》名, 平實紅。此花大瓣桃紅,花面徑過一尺,花之大無過 於此,亦得自曹州。

《銀紅錦繡》,宜陰,花形,開法俱似三變,其色微紅,淺深 得宜,宛然若繡。

《煙粉樓》,色同魏紅而易開,張氏子種花也。

褰幕嬌紅,即縮項嬌紅,長胎。柳綠長葉,因其莖短,花 在葉底,其色梅紅起樓,如千葉桃,別有縮項,一種葉 單。

花紅剪絨,花瓣纖細,叢聚緊滿,類文縠剪成,大都與 花紅纓絡同致。

花紅纓絡,長枝大葉。其花易開,疊瓣穠密,外衛以五 六大片。

《念奴嬌》有二種,俱綠胎,能成樹。出張氏者,深銀紅色, 大而姣好。出韓氏者,色桃紅,大次之。

漢宮春紅胎硬,莖必獨本成樹,方歲歲有花,花葉直 竦而立,其色深紅,出《張氏》。

墨葵:「大瓣平頭。」

油紅,高聳起樓,與墨葵俱明,如點漆,黑擬松煙,最為 異色。

墨《剪絨》碎瓣柔軟。

《墨繡毬》:圓滿緊聚。

《中秋月》,綠胎尖小,花房嵯峨,瑩白無瑕。

《琉瓶灌朱樹》,葉微圓,朱房攢密,類隔琉璃而盛丹漿。 微嫌葉單根紫,遇千葉時,亦自妙品。

藕絲平頭花,葉微闊,繁可數層。又藕絲繡毬,好叢生, 易開而花小。又藕絲樓子,花大而房垂。三種惟平頭 為上,繡毬次之,樓子不逮遠甚。

《桃花萬卷書》細瓣如砌枝,不禁花,垂垂向下。

喬家西瓜,瓤尖,胎枝、葉青,長宜陽,出自曹縣。花如瓜, 中紅肉色,類軟瓣銀紅。

《進宮袍,綠胎易開》,謂色如宮中所賜茜袍也,其體質 當以輕絨赤綃目之。

嬌紅樓臺,胎莖似王家紅,體似花紅繡毬,色似宮袍 紅,而神彩充足。銀紅樓臺,色有深淺,花實與之表裏, 倚新妝,綠胎修幹,花面盈尺,大類緋桃色,出自曹縣。 合歡嬌,深桃,紅色,一胎二花,托蔕偶並,微有大小 轉枝,一莖二花,紅白對開,記其方向,明歲紅白互異 其處。二花出鄢陵,劉水山太守家,亳中,亦僅有矣。鄢 陵尚有「萬卉含羞。」

《靧面嬌》:南園鶴翎紅枝上忽開一花二色,紅白中分, 紅如脂膏,白如膩粉。時郡大夫嚴公造賞,呼為太極 圖。余因六朝有「取紅花,取白雪,與兒靧面」,作光潔之 詞,乃易其名。

《觀音現白》花中微露銀紅。舊有《觀音面》好叢生色深, 花差大。第平頂而散,為其疵耳。

《非霞》胎長,花房高峙,層層漸起,葉在柯端,花棲葉下, 色淺紅。

醉西施,紅胎青,葉圓大成樹易開,花作粉紅。

《勝西施》,花大盈尺,色粉白,暈紅。又一種香,西施色亦 相類,花中香氣郁烈。

「繡芙蓉」,與《玉芙蓉》相類,出仝氏。

添色喜容綠胎柳綠葉,宜陽易開。花微小,有托瓣,房 以內色深,外微暈。又一種青葉者,名「大添色喜容」,花 瓣參差,色亦不逮。

《玉樓春》雪花大如斗。又一種《玉樓春》,老,色類鶴翎,紅 胭脂界粉,粉葉朱絲,文理交錯。

金精雪浪,白花黃萼,互相照映,花瓣微闊而厚硬,近 蕊稍紫,常以此亂黃絨鋪錦。

《玉美人》,大葉,色白如勻粉。

白蓮花,出自許州,其中黃心如線寸許,儼如蓮蕊。 《珊瑚樓》莖短胎長,宜陽,色如珊瑚。

「蒨膏紅」,即如膏紅,胎紅,尖長,此品亦梅紅,色盛則花 葉互峙,弱則平頭。

大火珠綠胎色深紅內外掩映若燃光焰瑩。流 火齊紅其花邊白內赤。

「太真冠」,長胎,開早,花瓣勁健,外白內紅。

「倚欄嬌」肉紅胎淺,桃紅色,花頭長大。又一種《滿池嬌》, 千瓣成樹,色澤過之。

《大紅嬌》,向陽易開,色如銀紅,嬌第葉單。又一種嬌紅 色如魏紅,花微小而難接。

《五雲樓花》,圓聚如毬,稍長,開則結繡,頂有五旋葉,邊 有黃綠相閒。

「《玉樓觀音》現」花白,難開,開時如水月樓臺,迥出塵外, 花與中秋月小異。

喬紅有二種,皆紅胎,色深重,近木紅俱出沈氏, 「潔白」出朱氏。舊有「紫玉」者,花最大,白瓣中紛布紅絲, 盤錯如繡。

《睡鶴仙》,色淡紅,宜陰,其大如倚新妝。花心出二葉, 脫紫留朱,先紫而後深紅,又花紅《寶樓臺》者亦然《醉猩猩》,沈氏首出之。花易開,色深紅,中微帶檀紫,亞 於花紅,平頭緊密處卻勝。

灑金桃,紅黃鬚,滿房皆布葉顛,點點有度,羅如星斗。 《桃紅樓子》,小葉大紅,皆起樓。

老僧帽,一花五葉,兩葉相參而立,傍兩葉佐之,一葉 遶其後,最下者如「陳州紅。」

胭脂紅    大紅《寶樓》《臺  殿春魁》《平頭 勝》《天香    粉》《繡毬    粉》《重樓》

勝緋桃    茄皮紫    膩,粉紅,有托瓣, 紫纓絡,    白纓絡,    出嘴白。

「汴城白    茄色樓」,    藕色獅子頭 縷金衣。產自許州。房高莖長,碎瓣綺錯。其色紅極無 類可方。可為神品之冠。

花紅獨勝,魚鱗小瓣,層層相承。又一種花紅無敵,小 葉聚集,重樓巍然,色亦相類。

《五陵春》奇色映目,二花大葉蘢蓯,樓臺盤鬱。

《閨艷》,絨瓣纖細。

《金屋》「嬌層分碎葉」「斐疊若樓。」

《艷陽嬌》小瓣梅紅,

「嬌白無雙」、《楚素君》、「白屋公卿」、「連城玉」,皆千層大瓣; 黃白《繡毬玉》、「潤白、賽《玉魁、冰》」、「清白」、「碧天」一色,皆碎瓣 起樓。

「瑤臺《玉露》」,「絨葉緊聚。」

《雪素》葉《繁蕊香》。

王家大白,大過諸花。

《藕絲霓裳》:面徑八寸許。

《三》「春魁,多葉桃,紅房出樹表。」

《銀紅妙品》,《銀紅艷妝》,《銀紅絕唱》,俱下布數片,大葉中 間細瑣堆積。又一種銀紅,上乘大瓣簇滿,其色皆如 其名。

《采霞綃》,千層大葉。

珊瑚:鳳頭房開大瓣。

高濂遵生八牋[编辑]

牡丹花譜[编辑]

種牡丹子法:六月時候,看花上結子微黑將開口 者,「取置向風處晾一日,以瓦盆拌濕,土盛起,至八月 取出,以水浸試」沈者,開畦種之,約三寸一子,待來春 當自得花。

牡丹所宜。牡丹宜寒惡熱,宜燥惡濕,根窠喜得新土 則旺,懼烈風炎日,栽宜寬廠向陽之地,為牡丹所宜。 《種植法》:栽宜八月社前,或秋分後三兩日,若天氣尚 熱,遲遲亦可將根下宿土緩緩掘開,勿傷細根,以漸 至近。每本用白斂細末一斤,一云硫黃腳末二兩,豬 脂六七兩,拌土壅入,根窠填平,不可太高,亦不可築 實腳踏,填土完,以雨水或河水澆之,滿臺方止。次日 土低凹又澆一次,填補細泥一層。若初種不可太密, 恐花時風鼓,互相抵觸,損花之榮,此為種花之法也。 其種子落地,直至春芽發葉長,是子活矣。六月須備 箔遮夜則受露,二年八月移栽別地則茂,此護子法 也。

分花法:揀大墩茂盛花本,八九月時,全墩掘起,視可 分處剖開,兩邊俱要有根,易活。用小麥一握,拌土栽 之,花茂。此分花法也。

接花法:「芍藥肥大根如蘿蔔者,擇好牡丹枝芽,取三 四寸長,削尖匾如鑿子形,將芍藥根上開口插下,以 肥泥築緊,培過一二寸即活。」又以單瓣牡丹「種活根 上去土二寸許,用礪刀斜去一半,擇千葉好花嫩枝 頭有三五眼者,一枝亦削去一半,兩合如一,用麻縛 定,以泥水調塗麻外,仍以瓦二塊合圍填泥,待來春 花發,去瓦,以草席護之,茂即有花。」此接花法也。 灌花法:灌花須早,地涼不損根枝。八九月五日一澆, 積久雨水為妙。「立冬後三四日一澆糞水,十一月後 爬鬆根土,以宿糞濃澆一次二次,餘澆河水。春分後 不可澆水,待穀雨前又澆肥水一次,且澆不宜驟。六 月暑中不可澆水,旱則以河水黑早澆之」,不可濕了 枝葉。北方土厚,不宜糞澆,亦不宜井水,此澆花法也。 培養法:八九月時用好土根上,如前法培壅一次,比 根高二寸,須隔二年一培。穀雨時設簿遮蓋日色雨 水勿令傷花,則花久花落,即翦花枝嫩處一二寸。六 月時亦須設簿,勿令曬損花芽。冬以草薦遮雪,此培 養法也。

治療法冬至前後,以鍾乳粉和硫黃一二錢,掘開泥 培之,則花,至來春大盛。種時以白斂拌土欲絕,蠐螬 土蠶食根,有蛀眼處,以硫黃末入孔,杉木削針,針之 蟲斃。若有空眼處,折斷捉蟲,亦一法耳,此為治療法 也。

牡丹花忌北方土厚,忌灌肥糞油籸,肥壅忌觸麝香、 桐油、漆氣,忌用熱手搓摩搖動,忌草長藤纏,以奪土 氣,傷花四傍忌踏實,使地氣不升。忌初開時即便採 折,令花不茂。忌人以烏賊魚骨針刺花根,則花弊凋 落,此牡丹之所忌也

古亳牡丹花品目[编辑]

黃類

御衣黃,千葉,色似黃葵。

淡鵝黃,初開微黃色,如新鵝黃,後漸白,平頭,聞有《太 真黃,未見》。

大紅類

大紅舞青猊,千葉樓子,胎短,花小,中出五青瓣,宜向 陽。

《石榴紅》,千葉榴子,胎類王家紅。

曹縣狀元紅千葉,樓子宜成樹背陰。

《金花狀》元紅,大瓣,平頭微紫,每瓣上有黃鬚,故名「宜 陽。」

王家大紅千葉樓子,胎紅而長,尖微曲,宜陽。

大紅剪絨,千葉,平頭,其瓣如剪。

大紅繡毬花類王家紅,葉微小。

大紅西瓜穰千葉樓子宜「陰。」

《小葉》大紅千葉,頭小難開。

金絲,大紅,平頭,不甚大,每瓣上有金絲毫,謂之「金線 紅。」

硃砂紅千葉樓子宜陽。

暎日紅,千葉樓子,細瓣宜陽; 錦袍紅,千葉平頭。

《羊血紅》千葉平頭,易開。

《九蕊珍珠紅》,千葉花中有九蕊。

《石家紅》,「千葉平頭,不甚緊。」

《七寶冠》千葉樓子難開,又名《七寶旋心》。

醉胭脂千葉樓子,莖長,每開頭垂下,宜陽。

桃紅類

「魏紅」千葉。

大葉桃紅,千葉樓子,宜陰。

桃紅舞青猊,千葉樓子,中出五青瓣,河南名「睡絲蟬」, 宜陽。

壽安紅,平頭黃心。有粗細葉二種,粗者香。

《壽春紅》千葉平頭,胎瘦小,宜陽。

《殿春芳》,千葉樓子開遲。

醉仙桃,千葉。花外白內紅,難開,宜陰。

《美人紅》·《千葉樓子》

皺葉桃紅,千葉樓子,葉圓而皺,難開,宜陰。

《梅紅》「平頭千葉深桃紅。」

《蓮蕊紅》,千葉樓子瓣似蓮。

海天霞千葉平頭,開大如盤,宜陽。

桃紅西瓜穰千葉樓子,胎紅而長,宜陽。

《翠紅妝》,千葉樓子,難開,宜陰。

「陳州紅。」千葉樓子。

桃紅「西番頭」,難開,宜陰。

《桃紅線》千葉。

四面鏡,有旋瓣。

桃紅鳳頭千葉,花高大。

《嬌紅樓臺千葉淺桃紅》,宜陰。

花紅繡毬,千葉,細瓣,開圓如毬。

輕羅紅,千葉。

淺嬌紅《千葉樓子》。

「嬌紅」,色如魏紅,不甚千葉。

《醉嬌紅》:千葉微紅。

出莖紅桃,千葉,大尺餘,其莖長二尺許。

西子紅,千葉,開圓如毬。宜陰。

紫玉,千葉,白瓣,中有紅絲紋,大尺許。

《海雲紅》,千葉。色紅如朝霞。

粉紅類

玉芙蓉,千葉樓子,成樹則開,宜陰。

《素鸞嬌》·《千葉樓子》宜陰。

水紅毬,千葉叢生,宜陰。

《赤玉盤》千葉平頭,外白內紅,宜陰。

玉兔天香二種,一早開頭微小,一晚開頭極大,中出 二瓣如兔耳。

醉楊妃二種,一千葉種。子宜陽,一平頭,極大,不耐日 色。

《回回粉》西施細瓣,樓子外紅內粉紅。

《粉西施》千葉,甚大。宜陰。

《醉西施》千葉,開久露頂。

觀音面:千葉,開緊,不甚大,叢生,宜陽。

《紛嬌娥》,千葉白色,帶淺紅即膩粉粧。

《西天香》開早,初甚嬌,三四日則白矣。

《彩霞紅》千葉,平頭。

《玉樓春》千葉,多雨,盛開。

「《醉春容色》似玉芙蓉」,開頭差小。

鶴翎,紅千葉。

一百五千葉,過清明即開,又名《滿園春》。

合歡花,千葉,一莖兩朵,未見。

《醉玉樓》,《千葉色》。「白起樓。」

倒暈檀心,千葉外深紅,近萼反淺。白肉西施,《千葉樓子》。

《三「學士」千葉三色》

紫類

《紫舞青》猊,千葉,中出玉,青瓣。

腰金紫千葉,有黃鬚一圍。

黃底紫,千葉。莖短,葉覆其花

即墨紫千葉樓子,色類黑葵。

「丁香紫。」《千葉樓子》。

瑞香紫,千葉,大瓣。

平頭紫千葉,大徑尺。

徐家紫,千葉花,大。

茄花紫千葉樓子,又名《藕絲合》。

《紫姑仙》,「千葉樓子」,大瓣。

紫繡毬千葉花《圓》。

《紫羅袍》千葉,又名《茄色樓》。

《紫重樓》千葉難開。

《紫雲芳千葉》,又名《多叢樓》。

《駝褐裘》千葉。

《煙籠紫千葉》,淺淡交映。

《淡藕絲千葉樓子》,淡紫色,宜陰。

白類

白舞青猊千葉樓子中出《五青瓣》。

《萬卷書》千葉花瓣皆卷筒,又名「波斯頭」,又名「玉玲瓏。」 一種千葉桃紅,亦同名。

《玉重樓》《千葉樓子》宜陰。

《無瑕玉》千葉,

水晶毬千葉,粉白。

緣邊白,千葉,瓣有綠色。

羊脂玉千葉樓子,大瓣。

《慶天香》千葉粉白。

「白剪絨」千葉,平頭,瓣上如鋸齒,又名「白纓絡」,難開。 《玉天仙》千葉,粉白。

《玉繡毬千葉》:

《玉盤盂》,千葉,平頭,大瓣。

青心白。千葉心青。

《蓮香》白,千葉,平頭,瓣如蓮花,香亦如之。

伏家白,千葉。

鳳尾白,千葉。

平頭白千葉盛者,大尺許,難開,宜陰。

佛頭青,千葉樓子,大瓣,群花謝後始開,瓣有綠色,汴 名「綠蝴蝶」,西名「鴨蛋青。」

金絲白,千葉,白色。

《遲來白千葉》。

王象晉群芳譜[编辑]

牡丹[编辑]

牡丹,一名鹿韭,一名鼠姑,一名百兩金,一名木芍藥。 秦漢以前無考,自謝康樂始言永嘉水際竹間多牡 丹,而劉賓客《嘉話錄》謂北齊楊子華有畫牡丹,則此 花之從來舊矣。唐開元中,天下太平,牡丹始盛於長 安。逮宋,惟洛陽之花為天下冠,一時名人高士如邵 康節、范堯夫、司馬君實、歐陽永叔諸公,尢加崇尚,往 往見之詠歌。洛陽之俗,大都好花,閱《洛陽風土記》,可 考鏡也。天彭號「小西京」,以其好花,有京洛之遺風焉。 大抵洛陽之花,以姚魏為冠。姚黃未出,牛黃第一;牛 黃未出,魏花第一;魏花未出,左花第一。左花之前,惟 有蘇家紅、賀家紅、林家紅之類,花皆單葉,惟洛陽者 千葉,故名曰「洛陽花。」自洛陽花盛,而諸花詘矣。嗣是 歲益培接,競出新奇,固不特前所稱諸品已也。性宜 寒畏熱,喜燥惡濕,得新土則根旺,栽向陽則性舒。陰 晴相半,謂之「養花天。」栽接剔治,謂之「弄花。」最忌烈風 炎日。若陰晴燥濕得中,栽接種植有法,花可開至七 百葉,面可徑尺。善種花者,須擇種之佳者種之。若事 事合法,時時著意,則花必盛茂,間變異品,此則以人 力奪天工者也。

姚黃,花千葉,出民姚氏家,一歲不過數朵。

《禁院黃》,姚黃別品,閒淡高秀,可亞姚黃。

慶雲:「黃花、葉重複,郁然輪囷,以故得名。」

甘草黃,單葉,色如甘草。洛人善別花,見其樹知為奇 花,其葉嚼之不腥。

牛黃千葉,出民牛氏家,比姚黃差小。

瑪瑙盤,赤黃色,五瓣,樹高二、三尺,葉頗短蹙。

黃氣毬,淡黃檀心花,葉圓正,間背相承,敷腴可愛。 御衣黃,千葉,色似黃葵。

淡鵝黃,初開微黃,如新鵝兒,平頭,後漸白,不甚大, 太平樓閣,千葉。

以上黃類

魏花,千葉,肉紅,略有粉梢。出魏丞相仁溥之家。樹高 不過四尺,花高五六寸,闊三四寸,葉至七百餘錢思 公嘗曰:「人謂牡丹花王,今姚花真可為王,魏乃后也。」 一名寶樓臺。

石榴紅,「千葉樓子,類王家紅「曹縣狀元紅」,成樹宜陰。

映日紅,細瓣宜陽。

《王家大紅》,紅而長,尖微曲,宜陽。

大紅西瓜瓤宜陽。

大紅舞青猊胎微短,花微小,中出五青瓣,宜陰。 七寶冠,難開,又名《七寶旋心》。

《醉臙脂》莖長,每開頭垂下,宜陽。

大葉桃紅宜陰。

殿《春芳》開遲。

《美人紅》:

《蓮蕊》:紅瓣似蓮花。

《翠紅粧》難開,宜陰。

陳州紅。

硃砂紅花葉甚鮮,向日視之如猩血,宜陰。

錦袍紅,古名「潛溪緋」,深紅,比《寶樓臺》微小而鮮粗,樹 高五、六尺,但枝弱,開時須以杖扶,恐為風雨所折,枝 葉疏闊,棗芽小彎。

《皺葉桃》紅葉圓而皺,難開,宜陰。

桃紅西瓜瓤胎紅而長,宜陽。

以上俱千葉樓子

大紅剪絨,千葉,並頭,其瓣如剪。

羊血紅,易開。

錦袍紅:

《石家紅》葉稀不甚緊。

壽春紅瘦小宜陽。

《彩霞紅》:

《海天霞》,大如盤,宜陽。

以上俱千葉平頭

小葉大紅,千葉難開。

鶴翎紅。

《醉仙桃》,外白內紅,難開,宜陰。

《梅紅》平頭、深桃紅

西子紅圓如毬,宜陰。

麤葉壽安紅,肉紅,中有黃蕊,花出壽安縣錦屏山,細 葉者尤佳。

丹州,延州:《紅》。

海雲紅色如霞。

《桃紅線》。

《桃紅鳳頭花》高大。

獻來紅,花,大淺紅,斂瓣如撮,顏色鮮明,樹高三四尺, 葉團。張僕射居洛,人有獻者,故名。

祥雲紅,淺紅花,妖艷多態,而花葉最多,如朵雲狀。 淺嬌紅,大桃紅,外瓣微紅而深嬌,徑過五寸,葉似粗 葉《壽安》,頗捲皺,蔥綠色。

《嬌紅樓臺淺桃紅》,宜陰。

輕羅紅:

淺紅嬌嬌紅葉綠,可愛開最早。

花紅繡毬,細瓣,開圓如毬。

花紅平頭銀紅色。

銀紅毬:外白內紅,色極嬌圓如毬。

《醉嬌紅》,《微紅》。

出莖桃紅,大尺餘,其莖長二尺。

西子開圓如毬,宜陰。

以上俱千葉

大紅繡毬花類王家紅,葉微小。

罌粟紅茜花鮮粗,開瓣合攏,深檀心,葉如西施而尖 長,花中之烜煥者。

壽安紅,平頭黃心,葉粗細二種,粗者香。

綎紅,單葉深紅。張僕射齊賢自青州以駱駝馱其種, 遂傳洛中,因色類腰帶綎,故名。亦名「青州紅。」

勝綎紅,樹高二尺,葉尖長,花紅赤煥然,五葉。

鶴翎,紅,多瓣,花末白,而本肉紅,如鴻鵠,羽毛,細葉 蓮花萼,《多葉紅》花,青趺三重,如蓮萼。

「一尺紅」、深紅,頗近紫,花面大幾尺。

「文公紅」,出西京潞公園,亦花之麗者。

《迎日紅》,《醉西施》同類,深紅開最早,妖麗奪目。

《彩霞》,其色光麗,爛然如霞。

《梅紅樓子》:

嬌紅色如魏紅,不甚大。

《紹興春》,祥雲子花也。花尤富,大者徑尺,紹興中始傳。 《金腰樓》《玉腰樓》皆粉紅花,而起樓子黃白間之,如金 玉,色與胭脂同類。

《政和春》,淺粉紅花,有絲頭,政和中始出。

疊羅:中間瑣碎,如疊羅紋。

「勝疊羅」差大於疊羅。

瑞露蟬,亦粉紅,花中抽碧心,如合蟬狀。

《乾花分蟬旋轉》,其花亦大。

大千葉、小千葉,皆粉紅花之傑者。大千葉無碎花,小 千葉則葉萼瑣碎。

桃紅「西番頭」,難開,宜陰。

《四面鏡》,有《旋葉
考證.svg

以上紅類

《慶天香》,千葉樓子,高五六寸,香而清初開單葉,五七 年則千葉矣。年遠者樹高八九尺。

「肉西」《千葉樓子》。

水紅毬,千葉叢生,宜陰。

合歡花一莖兩朵。

觀音面:開緊,不甚大,叢生,宜陰。

粉娥嬌大淡粉紅,花如碗大。開盛者飽滿如饅頭樣, 中外一色,惟瓣根微有深紅,葉與樹如天香,高四五 尺。諸花開後方開,清香耐久。

以上俱千葉

《醉楊妃》二種,一千葉樓子,宜陽名「醉春容。」一平頭,極 大,不耐日色。

《赤玉盤》千葉平頭,外白內紅,宜陰。

《回回粉》西施細瓣,樓子外紅內粉紅。

《醉西施》,粉白花,中間紅暈狀酡顏。

《西天香》開早,初甚嬌,三四日則白矣。

百葉仙人:

以上粉紅類

玉芙蓉,千葉樓子,成樹,宜陰。

《素鸞嬌》宜陰。

綠邊白,每瓣上有綠色。

《玉重樓》宜「陰。」

羊脂玉,大瓣。

白舞青猊,中出《五青瓣》。

《醉玉樓》:

以上俱千葉樓子

白剪絨,千葉,平頭,瓣上如鋸齒,又名「白纓絡」,難開。 《玉盤盂》,大瓣。

蓮香白瓣如蓮花,香亦如之。

以上俱千葉平頭

《粉西施》千葉,甚大。宜陰。

玉樓春,多雨,盛開,類玉蒸餅而高,有樓子之狀, 《萬卷書》,花瓣皆卷筒,又名「波斯頭」,又名「玉玲瓏。」一種 千葉桃紅,亦同名。

《無瑕玉》。

水晶毬:

《慶天香》。

玉天仙:

《素鸞》:

《玉仙妝》:

檀心玉鳳瓣,中有深檀色。

《玉繡毬》:

「青心」,白心青。

《伏家白》:

鳳尾白。

《金絲白》:

遲來白。

平頭白盛者,大尺許,難開,宜陰。

紫玉,白瓣,中有紅絲紋,大尺許。

以上俱千葉

「《醉春容色》似玉芙蓉」,開頭差小。

《玉板》白單葉,長如拍板,色如玉,深檀心。

《玉樓子》「白花起樓,高標逸韻,自是風塵外物。」

劉師哥,白花,帶微紅,多至數百葉,纖妍可愛。

《玉覆盆》一名「玉炊餅。」圓頭白華。

碧花正一品。花淺碧而開最晚,一名「歐碧。」

玉盌白,單葉,花大如盌。 《玉天香》,單葉,大白,深黃,蕊,開徑一尺,雖無千葉,而丰 韻異常。

一百五,多葉,白花,大如盌,瓣長三寸許,黃蕊,深檀心, 枝葉高大,亦如天香,而葉大尖長。洛花以穀雨為開 候,而此花常至一百五日開最先,亦名「燈籠。」

以上白類

《海雲紅》。《千葉樓子》。

西紫深紫中有黃蕊,樹生枯燥古鐵色,葉尖長,九月 內棗芽,鮮明紅潤,剪其葉,遠望若珊瑚然。

即墨子,色類墨葵。

丁香「紫。」

《茄花紫》又名「藕絲。」

《紫姑仙》,大瓣。

淡藕絲,如吳中所染藕,色綠,胎紫,莖,花瓣中一淺紅 絲相界,宜陰。

以上俱千葉樓子

左花,千葉紫花,出《民左氏》家,葉密齊如截,亦謂之「平 頭紫。」

紫舞青猊,中出五青瓣。

《紫樓子》:

瑞香,紫大瓣。

《煙籠紫色》淺淡。

《徐家紫花大紫羅袍》,又名《茄色樓》。

《紫重樓》難開。

《紫紅芳》:

平頭紫,大徑尺,一名「真紫。」

以上俱千葉

紫金荷,花大盤而紫赤色,五、六瓣,中有黃蕊,花平如 荷葉狀,開時側立翩然。

《鹿胎》,多葉,紫花,有白點,如鹿胎。

紫繡毬,一名新紫花,魏花之別品也。花如繡毬狀,亦 有起樓者,為天彭紫花之冠。

《乾道》:紫色稍淡而暈紅。

潑墨紫,新紫花之子也,單葉,深黑如墨。

《葛巾》,紫花,圓正而富麗,如世人所戴葛巾狀。

《福嚴紫》,重葉紫花,葉少如紫繡毬,謂之「舊紫。」

朝天紫色,正紫,如金紫夫人之服色。今作子,非也。 《三學士》

錦團綠,樹高二尺,亂生成叢,葉齊小短厚,如寶樓臺。 花千葉,粉紫色,合紐如撮瓣,細紋多媚而欠香。根旁 易生,古名「波斯」,又名獅子頭滾繡毬。

包金紫,花大而深紫,鮮粗,一枝僅十四五瓣,中有黃 蕊,大紅如核桃,又似僧持銅擊子,樹高三四尺,葉髣 髴天香而圓, 多葉紫深紫,花止七八瓣,中有大黃蕊,樹高四五尺, 花大如盌,葉尖長。 紫雲芳,大紫千葉樓子,葉髣髴天香,雖不及「寶樓臺」, 而紫容深迥,自是一樣清致,耐久而欠清香。

蓬萊相公。

以上紫類

青心黃花,原一本,或正圓如毬,或層起成樓子,亦異 品也。

狀元紅,重葉深紅花。其色與綎紅、潛緋相類,天姿富 貴,《天彭人》以冠花品。

金花狀元紅,大瓣平頭微紫,每瓣上有黃鬚,宜陽 金絲,大紅平頭不甚大,瓣上有金絲毫,一名「金線紅」, 胭脂樓,深淺相間,如胭脂染成,重疊纍萼,狀如樓觀, 倒暈檀心,多葉紅花,凡花近萼色深,至末漸淺,此花 自外深色,近萼反淺白而深,檀點,其心尤可愛。 九蕊珍珠紅,千葉紅花,葉上有一點白如珠葉,密蹙 其蕊九叢。

《添色紅》:多葉,花始開色白,次日漸紅,至落乃類深紅, 此造化之尤巧者。

《雙頭紅》,並蔕駢萼,色尢鮮明。養之得地,則歲歲皆雙, 此花之絕異者也。

《鹿胎紅》,鶴翎紅子花也。色微帶黃,上有白點如鹿胎, 極化工之妙。

潛溪緋,千葉緋花,出潛溪寺,本紫花,忽於叢中特出 緋者一二朵,明年移在他枝,洛陽謂之「轉枝花。」 一捻紅,多葉淺紅,葉杪深紅一點,如人以二指捻之。 舊傳貴妃勻面餘脂印花上,來歲花開,上有指印紅 跡,帝命今名。

《富貴紅》花,葉圓正而厚,色若新染。他花皆卸,獨此抱 枝而槁,亦花之異者。

桃紅舞青猊,千葉樓子,中五青瓣,一名「睡綠蟬」,宜陽 玉兔天香青紅胎,其花粉色。銀紅二種,一早開頭微 小,一晚開頭極大,中出二瓣如兔耳。

萼綠華,千葉樓子,大瓣。群花卸後始開,每瓣上有綠 色,一名「佛頂青」,一名「鴨蛋青」,一名「綠蝴蝶。」得自永寧 王宮中。

葉底紫,千葉,其色如墨,亦謂「墨紫。」花在叢中,旁必生 一大枝,引葉覆其上,其開比他花可延十日,豈造物 者亦惜之耶?唐末有中官為觀軍容者,花出其家,亦 謂之「軍容紫。」

腰金紫,千葉腰有黃鬚一團。

駝褐裘,千葉樓子,大瓣,色類褐衣,宜陰。

蜜嬌,樹如樗,高三、四尺,葉尖長,頗闊厚。花五瓣,色如 蜜蠟,中有蕊,根檀心。

以上間色

大凡紅白者多香,紫者香烈而欠清。樓子高千葉多 者,其葉尖岐多而圓厚,紅者葉深綠,紫者葉黑綠,惟 白花與淡紅者略同。此花須殷勤照管,酌量澆灌,仔 細培養,花若開盛,主人必有大喜。忌栽宅內天井中。 移牡丹宜秋分後,如天氣尚熱,或遇陰雨,九月亦可。 須全根寬掘,以漸至近,勿損細根,將宿土洗淨,再用 「酒洗。每窠用熟糞土一斗,白蘞末一斤拌勻」,再下小 麥數十粒於窠底,然後植於窠中,以細土覆滿,將牡 丹提與地平,使其根直易生。土須與幹上舊痕平,不 可太低太高,勿築實,勿腳踏,隨以河水或雨水澆之, 窠滿即止。待土微乾,略添細土覆蓋,過三四日再澆。 封培根土宜成小堆,以手拍實,免風入吹壞花根。每 本約離三尺,使葉相接而枝不相擦,風通氣透而日 色不入乃佳。不可太密,防枝相磨,致損花芽。不可太稀,恐日曬土熱,致傷嫩根。小雪前後,用草薦遮障,勿 使透風。若欲遠移,將根用水洗淨,取紅淤土羅細末, 趁濕勻粘花根,隨用軟綿花自細根尖纏至老根,再 用麻紕纏定,以水灑之,枝上芽,用香油紙或礬綿紙 包扎籠住,不得損動,即萬里可致也。或曰:「中秋為牡 丹生日,移栽必旺。」

《分花》「揀長成大顆茂盛者,一叢七八枝,或十數枝,持 作一把,摔去土,細視有根者,劈開,或一二枝,或三四 枝作一窠,用輕粉加硫黃少許,碾為末,和黃土成泥, 將根上劈破處擦勻,方置窠內,栽如前法。」

種花。六月中,看枝間角微開,露見黑子,收置向風處 曬一日,以濕土拌收瓦器中。至秋分前後三五日,擇 善地調畦土要極細,畦中滿澆水,候乾,以水試子。擇 其沈者,用細土拌白蘞末種之。隔五寸一枚下子畢, 上加細土一寸,冬時蓋以落葉。來春二月內用水澆, 常令潤濕。三月生苗,最宜愛護。六月中以箔遮日,勿 致曬損,夜則露之,至次年八月移栽。若待角乾收子 出者甚少,即出亦不旺,以子乾而津脈少耳。

「花,不接不佳。接花須秋社後重陽前,過此不宜」將單 葉花本如指大者,離地二三寸許,斜削一半,取千葉 牡丹新嫩旺條,亦用利刀斜削一半,上留二三眼,貼 於小牡丹削處,合如一株,麻紕緊扎,泥封嚴密,兩瓦 合之,壅以軟土,罩以蒻葉,勿令見風。日向南留一小 戶以達氣,至來春驚蟄後去瓦土,隨以草薦圍之。仍 樹棘數枝,以禦霜茂者,當年有花,是謂「貼接。」或將小 牡丹新苗旺盛者,離地二三寸,用利刀截斷,以尖刀 劐一小口,取上品牡丹枝上有一二芽者,截二三寸 長一段,兩邊斜削插於劐處,比量脗合,麻紕扎緊細, 濕土壅高一尺,瓦盆蓋頂,待二七開視茂者,其芽紅 白鮮麗,長及一寸,此極旺者。若未發,「再培之三七開, 看活者即發,否則腐斃。」活者仍用土培盆合,至春分 去土,恐有烈風,仍用盆蓋,時常撿點,至三月中方放 開,全見風日。又恐茂者長高,被風吹折,仍以草罩罩 之。接頭枝如及時截取者,藏新簍潤土十餘日,行數 百里,亦可接活。立春若是子日,茄根上接之,不出一 月,花即爛漫。二三月間取芍藥根大如蘿蔔者,削尖 如馬耳,將牡丹枝劈開如燕尾,插下縛緊,以肥泥培 之即活,當年有花,一二年牡丹生根,割去芍藥,根成 真牡丹矣。又椿樹接者高丈餘,可於樓上賞玩,唐人 所謂「樓子牡丹」也。

牡丹「一接便活」者,逐年有花,若初接不活,削去再接, 只當年有花。

澆花,尋常澆灌,或日未出,或夜既靜,最要有常。「正月 一次,須天氣和暖,如凍未解,切不可澆。二月三次,三 月五次。四月花開,不必澆,澆則花開不齊,如有雨任 之。」亦不宜聚水於根傍。花卸後宜養花一日一次,十 餘日後暫止,視該澆方澆。六月暑中忌澆,恐損其根, 鬚來春花不茂,雖旱亦不澆。七月後七八日一澆,八 「月剪枯枝並葉上炕土,五六日一澆。九月三五日一 澆。」澆頻恐發秋葉,來春不茂。如天氣寒,則澆更宜稀, 此時枝上橐芽漸出,可見澆灌之功也。十月十一月 一次或二次,須天氣和暖,日上時方澆,適可即止,勿 傷水。或以宰豬湯連餘垢,候冷透澆一二次,則肥壯 宜花。十二月地凍不可澆。春閒開凍時去炕土,澆時 緩緩為妙,不可濕其榦。雨水河水為上,甜水次之,鹹 水不宜,最忌大糞。

凡打搯牡丹,在花卸後五月閒止,留當頂一芽傍枝, 餘朵摘去,則花大。欲存二枝,留二紅芽;存三枝留三 紅芽。其餘盡用竹鍼挑去芽上二層葉,枝為花棚,芽 下護枝,名「花床」,養命護胎,尤宜愛惜。花自有紅芽,至 開時正十箇月,故曰「花胎。」培養常在八九月時,隔二 年一次。取角屑硫黃碾如麪,拌細土粉,挑動花根,壅 「入土一寸,外用土培,約高二三寸。地氣既煖,入春漸 有花蕾,多則懼分其脈,俟如彈子大時捻之,不實者 摘去,止留中心大者二三朵,氣聚則花肥,開時甚大, 色亦鮮艷。開時必用高幕遮日,則耐久。花纔落便剪 其蔕,恐結子則奪來春之氣。剪勿太長,恐損花芽。伏 中仍要遮護花芽,勿令曬損,候日不」甚炎,方撤去。八 月望後剪去葉,留梗寸許,存其津脈,不上溢,以養橐 芽。其花棚花床,慎不可剪。九月初,培以細土,使下另 生芽。冬至北面豎草薦,以障風寒。冬至日,研鍾乳粉, 和硫黃少許,置根下土中,不茂者亦茂。每搯一枝,須 用泥封紙固,否則久必成孔。蜂入水灌,連身皆枯,慎 之!

牡丹根甜,多引蟲食,栽時置白蘞末於根下,蟲不敢 近。花開漸小,由蠹蟲害之,尋其穴,鍼以硫黃末,其旁 枝葉有小孔,乃蟲所藏處。或鍼入硫黃,或以百部塞 之,則蟲死而花復盛。又有一種小蜂,能蛀枝梗,秋冬 即藏枝梗中。又有紅色蠹蟲,能蛀木心,尋其穴,填硫 黃末,或杉木釘釘之。花生白蟻,以真麻油從有孔處 澆之,則蟻死而花愈茂。又法,於秋冬葉落時,看有穴枯枝折開,捉盡其蟲亦妙。又五月五日,用好明雄黃 研細,水調,每根下澆一小鍾,不生蟲桂及烏賊、魚骨 刺入花梗必死。又最忌麝香、桐油、生漆,一著其氣味 即時萎落。汴中種花者,園旁種辟麝數株,枝葉類冬 青,花時辟麝,正發新葉,氣味臭辣,能辟麝。凡花為麝 傷,焚艾及雄黃末上風薰之,能解其毒。忌用熱手摩 撫搖撼。忌栽木斛,不耐久,花旁勿令長草,奪土脈,不 可踏實,地氣不升。初開時勿令穢人,僧尼及有體氣 者採折,使花不茂。

變花周日用曰:「愚聞熟地栯生菜蘭,持硫黃末篩於 其上,盆覆之,即時可待用。以變白牡丹為五色,皆以 沃其根,紫草汁則變紫,紅花汁則變紅。又根下放白 朮末,諸般顏色,皆變腰金。又白花初開,用筆蘸白礬 水描過,待乾,以螣黃和粉調淡黃色描之,即成黃牡 丹。恐為雨濕,再描清礬水一次。」

「花宜就觀,不可輕剪,欲剪亦須短其枝,庶不傷幹,又 須急剪,庶不傷根。既剪旋以蠟封其枝。剪下花先燒 斷處,亦以蠟封其蔕,置瓶中可供數日玩。或養以蜂 蜜、芍藥亦然。如已萎者,剪去下截爛處,用竹架之水 缸中盡浸枝梗,一夕復鮮。若欲寄遠,蠟封後,每朵裹 以菜葉,安竹籠中,勿致搖動,馬上急遞,可致數百里。」 《牡丹花》煎法與玉蘭同。可食可蜜浸。

秋牡丹[编辑]

秋牡丹,草本,遍地蔓延,葉似牡丹差小,花似菊之紫, 鶴翎黃心,秋色寂寥。花閒植數枝,足壯秋容。分種易 活,肥土為佳。

《本草綱目》
[编辑]

牡丹釋名[编辑]

李時珍曰:牡丹以色丹者為上,雖結子而根上生苗, 故謂之牡丹。唐人謂之木芍藥,以其花似芍藥,而宿 榦似木也。群花品中,以牡丹第一,芍藥第二,故世謂 牡丹為花王,芍藥為花相。歐陽修《花譜》所載,凡三十 餘種,其名或以地,或以人,或以色,或以異,詳見本書。

集解

《別錄》曰:「牡丹,生巴郡山谷及漢中。二月、八月采根,陰 乾。」

陶弘景曰:「今東閒亦有,色赤者為好。」

蘇恭曰:「生漢中、劍南。苗似羊桃。夏生白花,秋實圓綠, 冬實赤色,凌冬不凋。根似芍藥,肉白皮丹。土人謂之 百兩金,長安謂之『吳牡丹者,是真也。今俗用者異於 此,別有臊氣也』。」

《蘇頌》曰:「今出合州者佳,和州、宣州者並良。白者補,赤 者利。」

《大明》曰:「此便是牡丹花根也。巴蜀渝、合州者上,海鹽 者次之。」

《蘇頌》曰:「今丹、延、青、越、滁、和州山中皆有,但花有黃、紫、 紅、白數色,此當是山牡丹。其莖梗枯燥,黑白色,二月 於梗上生苗葉,三月開花,其花葉與人家所種者相 似,但花瓣止五六葉爾。五月結子,黑色,如雞頭子大。 根黃白色,可長五七寸,大如筆管。近世人多貴重,欲 其花之詭異,皆秋冬移接,培以壤土,至春盛開,其狀」 百變,故其根性殊失本真,藥中不可用此,絕無力也。 寇宗奭曰:「牡丹花亦有緋者,深碧色者,惟山中單葉 花,紅者,根皮入藥為佳。市人或以枝梗皮充之,尢謬。」 李時珍曰:「牡丹惟取紅白單瓣者入藥,其千葉異品, 皆人巧所致,氣味不純,不可用。」《花譜》載,丹州、延州以 西,及褒斜道中最多,與荊棘無異,土人取以為薪,其 根入藥尢妙。凡栽花者,根下著白蘞末辟蟲,穴中點 硫黃殺蠹,以烏賊骨鍼其樹必枯。此物性亦不可不 知也。

根皮修治

《雷斆》曰:「凡采得根,日乾。以銅刀劈破,去骨,剉如大豆 許,用酒拌蒸,從已至未,日乾用。」

氣味

辛寒無毒。

《別錄》曰:「苦,微寒。」

《吳普》曰:「神農、岐伯:『辛』」;雷公:「苦,無毒」;桐君:「苦,有毒。」 王好古曰:「氣寒,味苦、辛,陰中微陽。入手厥陰、足少陰 經。」

徐之才曰:「畏貝母、大黃、兔絲子。」

《大明》曰:「忌蒜、胡荽,伏砒。」

主治

《本經》曰:「寒熱中風,瘛瘲驚癇邪氣,除癥堅瘀血留舍 腸胃,安五臟,療癰瘡。」

《別錄》曰:「除時氣頭痛、客熱、五勞、勞氣、頭腰痛、風噤、癩 疾。」

《吳普》曰:「久服,輕身益壽。」

甄權曰:「治冷氣,散諸痛,女子經脈不通,血瀝腰痛。」 大明曰:「通關腠血脈,排膿,消撲損瘀血,續筋骨,除風 痹,治胎下胞,產後一切冷熱血氣。」

張元素曰:「治神志不足。無汗之骨蒸衄血吐血李時珍曰:「和血生血涼血。治血中伏火。除煩熱。」

發明

張元素曰:「牡丹乃天地之精,為群花之首。葉為陽,發 生也;花為陰,成實也;丹者赤色,火也。故能瀉陰胞中 之火。四物湯加之,治婦人骨蒸。」

又曰:「牡丹皮入手厥陰、足少陰,故治無汗之骨蒸;地 骨皮入足少陰、手少陽,故治有汗之骨蒸。神不足者 手少陰,志不足者足少陰,故仲景腎氣丸用之,治神 志不足也。又能治腸胃積血,及吐血衄血必用之藥, 故犀角地黃湯用之。」

《李杲》曰:「心虛腸胃積熱,心火熾,其心氣不足者,以牡 丹皮為君。」

李時珍曰:「牡丹皮,治手足少陰、厥陰四經血分伏火。 蓋伏火即陰火也,陰火即相火也。古方惟以此治相 火,故仲景腎氣丸用之。後人乃專以黃蘗治相火,不 知牡丹之功更勝也。此乃千載祕奧,人所不知。今為 拈出,赤花者利,白花者補。人亦罕悟,宜分別之。」

附方

㿗疝偏墜,氣脹不能動者:牡丹皮、防風等分為末,酒 服二錢,甚效。千金方

婦人惡血攻聚,上面多怒:牡丹皮半兩,乾漆燒煙盡, 半兩,水二鍾,煎一鍾服。諸證辨疑

傷損瘀血:「牡丹皮二兩,䖟蟲二十一枚,熬過同擣末, 每旦溫酒服方寸匕,血當化為水下。」廣利方

金瘡內漏:牡丹皮為末,水服三指撮,立尿出血也。千金 方

下部生瘡,已決洞者,牡丹末湯服方寸匕,日三服。肘後 方

解中蠱毒牡丹根搗末,服一錢匕,日三服。外臺祕要

附錄鼠姑

《別錄》曰:「味苦,平,無毒。主欬逆上氣,寒熱,鼠痿,惡瘡,邪 氣。」一名「生丹水。」 陶弘景曰:「今人不識,而牡丹一名鼠姑。鼠婦亦名鼠 姑。未知孰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