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0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百八卷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八卷目錄

 商賈部彙考一

  周成王一則

  漢高祖二則 惠帝一則

  隋高祖開皇一則

  遼聖宗統和一則

  宋孝宗淳熙一則

  金海陵正隆一則

  元世祖中統二則 成宗元貞一則 英宗至治一則

  明太祖洪武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商賈部彙考二

  禮記月令

 商賈部總論

  管子小匡 輕重乙

  白虎通商賈

 商賈部名流列傳

  周

  白圭       計然

  弦高

  唐

  宋清

 商賈部藝文一

  招海賈         唐柳宗元

 商賈部藝文二

  佑客樂          陳後主

  和江中賈客       北周庾信

  賈客樂          唐張籍

  邯鄲賈         明李東陽

 商賈部紀事

 商賈部雜錄

藝術典第八百八卷

商賈部彙考一[编辑]

[编辑]

成王定通商之制[编辑]

按:《周禮天官》:太宰之職六:曰商賈,阜通貨賄。

金玉曰「貨」,布帛曰「賄。」自然之物曰「貨」,人所為曰「賄。」

[编辑]

高祖重商賈稅租[编辑]

按《漢書食貨志》:「漢興,以為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莢 錢,黃金一斤。而不軌逐利之民,畜積餘贏以稽市物, 痛騰躍,米至石萬錢,馬至匹百金。天下已平,高祖乃 令賈人不得衣絲乘車,重稅租以困辱之。」

高祖八年,定賈人服物之制。

按《漢書高祖本紀》:「八年春三月,令賈人毋得衣錦繡 綺縠絺紵罽,操兵乘馬。」

惠帝令商賈子孫不得宦為吏[编辑]

按《漢書食貨志》:「孝惠高后時,為天下初定,復弛商賈 之律,然市井子孫亦不得宦為吏。」

[编辑]

高祖開皇十六年六月甲午制工商不得進仕[编辑]

按:《隋書高祖本紀》云云。

[编辑]

聖宗統和 年平商賈價[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聖宗統和中,耶律隆運為大丞相,請 平諸郡商賈價,從之。」

[编辑]

孝宗淳熙五年六月癸未詔京西湖北商人以牛馬負茶出境者罪死[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云云。

[编辑]

海陵正隆 年詔溫湯置市[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海陵正隆中,詔汝州百五十里內州 縣,量遣商賈赴溫湯置市。」

[编辑]

世祖中統元年夏四月置互市於漣水軍禁私商不得越境犯者死[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世祖中統 年,立燕京「平準庫」,以均平物價。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成宗元貞 年諸使外國者不得為商[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英宗至治 年置市舶司聽海商貿易[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英宗至治中,置市舶司於泉州、慶元、

廣東三路,聽海商貿易歸徵其稅,禁子女金銀絲綿
考證.svg
下番,其餘並無所沮。」

[编辑]

洪武 年京城置塌房停積客商貨物[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世宗嘉靖 年凡販鬻之徒賣物以賤為貴買物以貴為賤者杖[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商賈部彙考二[编辑]

《禮記》:

《月令》
[编辑]

孟秋,《易》:關市,來商旅,納貨賄,以便民事。四方來集,遠 鄉皆至,則財不匱,上無乏用,百事乃遂。

《易關市》謂輕稅以來通商旅。

商賈部總論[编辑]

《管子》。

《小匡》
[编辑]

今夫商群萃而州處,觀凶飢,審國變,察其四時,而監 其鄉之貨,以知其市之賈。負、任、擔、荷,服牛輅馬,以周 四方,料多少,計貴賤,以其所有易其所無,買賤鬻貴。 是以羽毛不求而至,竹箭有餘於國,奇怪時來,珍異 物聚,旦昔從事於此,以教其子弟,「相語以利,相示以 時,相陳以知。賈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異物而遷 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 能。夫是故商之子常為商。

《輕重乙》
[编辑]

桓公曰:「皮幹、筋骨、竹箭、羽毛、齒革,不足為此有道乎?」 《管子》曰:「唯曲衡之數為可耳。」桓公曰:「行事奈何?」管子 對曰:「請以令為諸侯之商賈立客舍,一乘者有食,三 乘者有芻菽,五乘者有伍養,天下之商賈歸齊若流 水。」

白虎通[编辑]

《商賈》
[编辑]

商、賈何謂也?商之為言商,商其遠近,度其有亡,通四 方之物,故謂之商也。賈之為言固,固其有用物以待 民來,以求其利者也。行曰商,止曰賈。《易》曰:「先王以至 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論語》曰:「沽之哉,我待價 者也。」即如是。《尚書》曰:「肇牽車牛,遠服賈用。」方言遠行 可知也。方言欽厥父母,欲留供養之也。

商賈部名流列傳[编辑]

白圭[编辑]

按:《史記貨殖傳》:「白圭,周人也。當魏文侯時,李克務盡 地力,而白圭樂觀時變,故人棄我取人取我,與夫歲 孰取穀,予之絲漆繭出,取帛絮,與之食。太陰在卯,穰; 明歲衰惡,至午旱;明歲美;至酉穰;明歲衰惡,至子大 旱,明歲美,有水至卯積著,率歲倍。欲長錢,取下穀;長 石斗,取上種。能薄飲食,忍嗜欲,節衣服,與用事僮僕」 同苦樂,趨時若猛獸鷙鳥之發。故曰:「吾治生產,猶伊 尹、呂尚之謀,孫吳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 足與權變,勇不足以決斷,仁不能以取予,彊不能有 所守,雖欲學吾術,終不告之矣。蓋天下言治生祖白 圭,白圭其有所試矣。能試有所長,非苟而已也。

計然[编辑]

按:《史記貨殖傳》:「昔者越王勾踐困於會稽之上,乃用 范蠡計然。計然曰:知鬥則修備,時用則知物,二者形 則萬貨之情可得而觀已。故歲在金,穰水,毀木,飢火, 旱。旱則資舟,水則資車,物之理也。六歲穰,六歲旱,十 二歲一大飢。夫糶,二十病農,九十病末,末病則財不 出,農病則草不辟矣。上不過八十,下不減三十,則農」 末俱利。平糶齊物,關市不乏,治國之道也。積著之理, 務完物,無息幣。以物相貿易,腐敗而食之。貨勿留,無 敢居貴。論其有餘不足,則知貴賤。貴上極則反賤,賤 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財幣欲其行 如流水。修之十年國富。厚賂戰士,士赴矢石,如渴得 飲。遂報彊吳,觀兵中國,稱號「五霸。」

弦高[编辑]

按《淮南子人間訓》:秦穆公使孟明舉兵襲鄭,過周以 東,鄭之賈人弦高、蹇他相與謀曰:「『師行數千里,數絕 諸侯之地,其勢必襲鄭。凡襲國者,以為無備也。今示 以知其情,必不敢進』。乃矯鄭伯之命,以十二牛勞之。 三率相與謀曰:『凡襲人者,以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 備必固,進必無功』。」乃還師而反。晉先軫舉兵擊之,大 破之。殽、鄭伯乃以存國之功賞弦高,弦高辭之曰:「誕 而得賞,則鄰國之信廢矣。為國而無信,是俗敗也。賞一人而敗國俗,仁者弗為也;以不信得厚賞,義者弗 為也。」遂以其屬徙東夷,終身不反。

[编辑]

宋清[编辑]

按柳宗元《宋清傳》:「清,長安西部藥市人也。居善藥,有 自山澤來者,必歸宋清氏,清優主之。長安醫工得清 藥,輔其方,輒易售,咸譽清。疾病疕瘍者,亦皆樂就清 求藥,冀速已。清皆樂然響應,雖不持錢者,皆與善藥。 積券如山,未嘗詣取直。或不識,遙與券,清不為辭。歲 終,度不能報,輒焚券,終不復言。市人以其異,皆笑之」 曰:「清,蚩妄人也。」或曰:「清其有道者歟?」清聞之曰:「清逐 利以活妻子耳,非有道也。然謂我蚩妄者亦謬。清居 藥四十年,所焚券者百數十人,或至大官,或連數州, 受俸博。其餽遺清者相屬於戶,雖不能立報,而以賒 死者千百,不害清之為富也。清之取利,遠遠故大,豈 若小市人哉?一不得直,則怫然怒,再」則罵而仇耳。彼 之為利,不亦翦翦乎?吾見蚩之有在也。清以是得大 利,又不為妄執,其道不廢,卒以富求者益眾,其應益 廣。或斥棄沉廢,親與交,視之落然者,清不以怠遇其 人,必與善藥如故。一旦復柄,用益厚報清,其遠取利 皆類此。吾觀今之交乎人者,炎而附,寒而棄,鮮有能 類清之為者,世之言徒曰市道交。嗚呼!清,市人也。今 之交有能望報如清之遠者乎?幸而庶幾,則天下之 窮困廢辱得不死亡者眾矣。市道交豈可少耶?或曰: 清非市道人也。柳先生曰:清居市,不為利之道。然而 居朝廷,居官府,居庠塾,鄉黨以士大夫自名者,反爭 為之不已。悲夫!然則清非獨異於市人也。

商賈部藝文一[编辑]

《招海賈》
唐·柳宗元
[编辑]

咨海賈兮君胡以利易生而卒離其形。大海盪泊兮 顛倒日月,龍魚傾兮神怪隳突,滄茫無形兮往來遽 卒。陰陽開闔兮氛霧滃渤。君不返兮逝恍惚,舟航軒 昂兮下上飄鼓,騰趠嶢嵲兮萬里一睹。崒入泓坳兮 視天若畝,奔螭出抃兮翔鵬振舞。天吳八首兮更笑 迭怒,垂涎閃舌兮揮霍旁午,君不返兮終為虜黑齒。 齴鱗文肌,三角駢列耳離披。反齗義牙踔嶔崖,蛇 首狶鬣虎豹皮,群沒互出讙遨嬉。臭腥百里霧雨瀰, 君不返兮以充飢。弱水蓄縮,其下不極。投之必沉,負 羽無力。鯨鯢疑畏,淫淫嶷嶷。君不返兮卒自賊。怪石 森立涵重淵,高下列置滔危顛。崩濤搜疏剡戈鋋。君 不返兮砉沉顛。其外大泊泙𣽂淪,終古迴薄旋天垠。 八方易位更錯陳。君不返兮亂星辰,東極西傾,海流 下屬,泯泯超忽紛盪沃。殆而一跌兮沸入湯谷,舳艫 霏解梢若木。君不返兮魂焉薄,海若嗇貨,號風雷。巨 鼇頷首岳山頹,猖狂震𧈅翻九垓。君不返兮糜以摧。 咨海賈兮君胡樂。出幽險而疾平夷恟駭愁苦而以 忘其歸。上黨易野恬以舒,蹈蹂厚土堅無虞,岐路脈 布彌九區,出無入有百貨俱。周游傲睨神自如,撞鐘 擊鮮恣歡娛。君不返兮欲誰須?膠鬲得聖捐鹽魚。范 子去相安陶朱,呂氏行賈南面孤,《弘羊》心計登謀謨。 煮鹽大冶九卿居,祿秩山委收國租。賢智走諾爭下 車,逍遙縱傲世所趨。君不返兮諡為愚。咨海賈兮賈 尚不可為,而又海是圖。死為險魄兮生為貪。夫亦獨, 何樂哉!歸來兮,寧君軀。

商賈部藝文二[编辑]

《估客樂》
陳後主
[编辑]

三江結儔侶,萬里不辭遙。恆隨鷁首舫,屢逐雞鳴潮。

《和江中賈客》
北周·庾信
[编辑]

五兩開船頭,長橋發新浦。懸知岸上人,遙振江中鼓。

《賈客樂》
唐·張籍
[编辑]

「金陵向西賈客多,船中生長樂風波。欲發移船近江 口,船頭祭神各澆酒。停杯共說遠行期,入蜀經蠻誰 別離。」金多眾中為上客,夜夜筭緡眠獨遲。秋江初月 猩猩語,孤帆夜發瀟湘渚。水工持楫防暗灘,直過山 邊及前侶。年年逐利西復東,姓名不在縣籍中。農夫 稅多長辛苦,棄業長為販寶翁。

《邯鄲賈》
明·李東陽
[编辑]

邯鄲奇貨千金抵,陽翟賈兒雙睥睨。掌珠飛墮華陽 宮,宮中老蚌光如虹。關門不開玉符剖,秦人河山趙 人手。邯鄲種玉玉不死,移向宮中生玉子。長安寶氣 橫九州,賈兒身貴封為侯。匹夫懷璧尚不可,何怪貪 兒死奇貨!

商賈部紀事[编辑]

《史記·五帝本紀》:「舜就時於負夏。」言乘時射利也。 《管子輕重丁篇》:「桓公曰:『四郊之民貧,商賈之民富,寡 人欲殺商賈之民,以益四郊之民,為之奈何』?」管子對 曰:「請以令決濩、洛之水,通之杭、莊之間。」桓公曰:「諾。」行 令未能一歲,四郊之民殷然益富,商賈之民廓然益 貧。桓公召管子而問曰:「此其故何也?」管子對曰:「決濩、 洛之水,通之杭、莊之間,則屠酤之汁肥,流水則蚊晫 巨雄、翡燕小鳥皆歸之,宜昏飲,此水上之樂也。賈人畜物而賣為讎,買為取,市未央畢,而委舍其守列,投 蚊晫巨雄,新冠五尺,請挾彈懷丸,游水上,彈翡燕小 鳥,被於暮,故賤賣而貴買。四郊之民賣賤,何為不富 哉?商賈之人,何為不貧乎?」桓公曰:「善。」

《左傳僖三十二年》,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 掌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三十三年,秦師 遂東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 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 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 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 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 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 秦之有具圃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 奔齊,逢孫、楊孫奔宋。

荀罃之在楚也,鄭賈人有將寘諸褚中以出,既謀之, 未行,而楚人歸之。賈人如晉,荀罃善視之,如實出己。 賈人曰:「吾無其功,敢有其實乎?吾小人,不可以厚誣 君子。」遂適齊。

《史記平準書》:「東郭威、咸陽孔僅為大農丞,領鹽鐵事。 桑弘羊以計筭用事,侍中。咸陽,齊之大煮鹽。孔僅,南 陽大治,皆致生累千金。故鄭當時進言之。弘羊,雒陽 賈人子,以心計,年十三侍中,故三人言利事,析秋毫 矣。」

《楊可告緡》遍天下,中家以上大抵皆遇告。杜周治之, 獄少反者。乃分遣御史、廷尉正監分曹往,即治郡國 緡錢,得民財物以億計,奴婢以千萬數;田大縣數百 頃,小縣百餘頃,宅亦如之。於是商賈中家以上大率 破,民偷甘食好衣,不事畜藏之產業,而縣官有鹽鐵 緡錢之故,用益饒矣。

《漢書高祖本紀》:「十年九月,代相國陳豨反。上問豨將 皆故賈人,上曰:『吾知與之矣』。乃多以金購豨將,豨將 多降。」

《貨殖傳》:「成都羅裒,訾至鉅萬。初,裒賈京師,隨身數十 百萬,為平陵石氏持錢。其人彊力石氏訾次如苴親 信,厚資遣裒,令往來巴蜀,數年間致千餘萬。裒舉其 半賂遺曲陽定陵侯,依其權力賒貸,郡國人莫敢負 擅鹽井之利,期年,所得自倍,遂殖其貨。」

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鐵冶為業。秦滅魏,遷孔氏南 陽。大鼓鑄,規陂田,連騎游,諸侯因通商賈之利,有「游 閒公子」之名。然其贏得過當,瘉於孅嗇,家致數千金。 故南陽行賈,盡法孔氏之雍容。

魯人俗儉嗇,而丙氏尤甚,以鐵冶起,富至鉅萬。然家 自父兄子弟約,頫有拾,卬有取,貰貸行賈遍郡國。鄒、 魯以其故,多去文學而趨利。

周人既孅,而師史尢甚,轉轂百數,賈郡國,無所不至。 雒陽街居在齊、秦、楚、趙之中,富家相矜以久賈,過邑 不入門。設用此等,故師史能致十千萬。師史既衰,至 成、哀、王莽時,雒陽張長叔、薛子仲訾亦十千萬,莽皆 以為納言士,欲法武帝,然不能得其利。

《論衡》楊子雲作《法言》,蜀富賈人齎錢十萬,願載於書, 子雲不聽。

《蜀志先主傳》:「先主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中山大 商張世平、蘇雙等,貲累千金,販馬周旋於涿郡,見而 異之,乃多與之金財。先主由是得用,合徒眾。」

《晉書苻堅載記》:時商人趙掇、丁妃鄒瓫等,皆家累千 金,車服之盛,擬則王侯。堅之諸公競引之為國二卿。 黃門侍郎程憲言於堅曰:「趙掇等皆商販醜豎,市郭 小人,車馬衣服,僭同王者。官齊君子,為藩國列卿,傷 風敗俗,有塵聖化。宜肅明典法,使清濁顯分。」堅於是 推檢,引掇等為國卿者,降其爵。乃下制非命士已上, 「不得乘車馬於都城百里之內,金銀錦繡工商皂隸 婦女不得服之,犯者棄市。」

《異苑》「晉陵曲阿揚。」資財數千萬計,三吳人皆取值 為商賈,治生輒得倍值。或行長江,卒遇暴風及劫盜 者,若投錢,多獲免濟。 《孔帖》:唐崔陵為湖南觀察使,商賈流通,貲物益饒。 徐申進嶺南節度使,外番歲以珠、瑇瑁、香、文犀浮海 至,申於常貢外未嘗賸索,商賈饒盈。

盧鈞擢嶺南節度使,海道商船始至異時帥府爭先 往賤售其珍鈞一不取。

《宋史許驤傳》:「驤字允升,世家薊州。祖信,父唐,世以財 雄邊郡。後唐之季,唐知契丹將擾邊,白其父曰:『今國 政廢弛,狄人必乘釁而動,則朔、易之地,民罹其災,苟 不即去,且為所虜矣』。」信以資產富殖,不樂他徙,唐遂 潛齎百金而南。未幾,晉祖革命,果以燕薊賂契丹,唐 歸路遂絕。嘗擁商貲於汴、洛間,見進士綴行而出,竊 嘆曰:「生子當令如此。」因不復行商。卜居睢陽,娶李氏 女,生驤,風骨秀異。唐曰:「成吾志矣。」郡人戚同文以經 術聚徒,唐攜驤詣之,且曰:「唐頃者不辭父母,死有餘 恨。今拜先生,即吾父矣。又自念不學,思教子以興宗 緒。此子雖幼,願先生成之。」驤十三能屬文,善詞賦。唐不識字,而罄家產為驤交,當時秀彥。驤,太平興國初 詣貢部,與呂蒙正齊名。太宗尹京,頗知之,及廷試,擢 甲科。

《蘇緘傳》:「緘字宣甫,泉州晉江人。舉進士,調廣州南海 主簿。州領蕃舶,每商至則擇官閱實其貲商皆豪家 大姓,習以客禮見主者,緘以選往商,樊氏輒升階就 席,緘詰而杖之,樊訴於州,州召責緘,緘曰:『主簿雖卑, 邑官也。商雖富,部民也。邑官杖部民,有何不可?州不 能詰』。」

《拊掌錄》:「紹興中,河南往來客商,攜長安秦漢間碑刻, 求售於士大夫,多得善價。」

《宜春傳信錄》:彭則為巨賈,置產甚厚,喜儒學,為其子 延接師友,不問其費。常以羨餘買國子監書兩本,一 本藏於家,一本納於州學。郡從事楊辨為之記,中間 目則為「販夫」,子孫恥之。太常少卿徐師閔知州,見其 人其文歎曰:「此善事也,尚不能掩販夫之目,它日人 其誰肯為善乎?」於是略竄易首尾,而去「販夫」字,命其 從事余衷名其記則之,子孫始以為榮焉。

《元史劉濬傳》:「濬字濟川,至正十三年,江西賊攻福州, 眾多潰去,濬獨鏖戰三時頃,中箭墮馬,罵聲不絕,遂 割其喉舌而死。濬仲子健,盡散家貲,結死士百人,詐 為工商流丐,入賊中,夜半發火,健手斬殺其父者。 郁離子微,濟陽之賈人,渡河而亡其舟棲於浮苴之 上,號焉。有漁者以舟往救之,賈人曰:『救我與百金』。漁 者」載而升諸陸,則與十金。他日賈人浮呂梁而下,舟 薄於石又覆,漁者在焉。人曰:「盍救之?」漁者曰:「是許金 而不酬者也。」立而視之,遂沒。

商賈部雜錄[编辑]

《尚書酒誥》:「肇牽車牛,遠服賈。」《肇敏》,服,事也。敏於貿 易,牽車牛,遠事賈也。

《管子》:「商人通賈,倍道兼行,以夜續日,千里而遠者,利 在前也。」

《古諺古語》「長袖善舞,多財善賈。」

《唐六典》:「屠酤興,販者為商。」以三賈均市,精為上賈, 次為中賈,粗為下賈。

韓愈《原道》篇:「為之賈,以通其有無。」

《能改齋漫錄》:「『和買』二字見孔穎達《左氏義》。《昭公十六 年》:晉朝起聘,子有環宣子謁諸鄭伯。子產曰:『賈人既 成買矣』。商人曰:『必告君大夫』。子產曰:『今吾子以教來 辱,而謂敝邑強奪商人,是教敝邑背盟誓也』。穎達云: 『上稱『買諸賈人,則是和買,而子產謂之強奪者,朝子 以威福之,其賈必賤,商人欲得告君大夫,子產知非 其和買』』」,故云然也。

《輟耕錄》:今人以善能營生者為經紀,唐滕王元嬰與 蔣王皆好聚斂,太宗嘗賜諸王帛,敕曰:「滕叔、蔣兄自 能經紀,不須賜物。」韓昌黎作《柳子厚墓誌》云:「舅弟盧 遵又將經紀其家。」則自唐已有此言。

世斥貪利之人,必曰:「汝便是龐居士矣。」蓋相傳以為 居士家貲巨萬,殊用勞神。竊自念曰:「若以與人,又恐 人之我;若不如置諸無何有之鄉。」因輦送大海中,舉 家修道,總成證果。又以為居士即襄陽龐德公。《釋氏 傳燈錄·龐居士傳》云:「襄州居士龐蘊者,衡州衡陽縣 人也,字道元。世本業儒,志求真諦。德宗貞元初,碣石」 頭遷禪師,豁然有省。後參馬祖,問:「不與萬法為侶者 是甚麼人?」答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卻向汝道。」遂 於言下頓悟元旨,乃留駐參承,有偈曰:「有男不婚,有 女不嫁,大家團圞頭,共說無生話。」元和六年,北游襄 漢,隨處而居。女靈照賣竹漉籬,以供朝夕。將入滅,謂 曰:「視日早晚以報。」靈照遽曰:「日已中矣,而有蝕也。」居 士出戶觀視,即登父座,合掌坐亡。居士曰:「我女機鋒 捷矣。」更延七日,州牧于公頔聞之來問,居士謂曰:「但 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好住世間,皆如影響。」言 訖,枕公膝而化。龐婆走田中,謂其子龐大曰:「汝父死 矣。」龐大曰:「嗄停鉏脫去」,婆為焚燒畢。自後莫知其所。 按此傳,知非龐德公明矣,但亦不言其富,何耶?輦財 之說,特恐後人所傅會耳。然今之積金畜穀,倍息計 贏,校斗斛,合籥詐欺不得自休息。又否則射歉飢發 積授枚識出布籌,會入窮日疲極而睡者,能以居士 之事便作真想,豈不為養生之福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