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2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百二十卷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二十卷目錄

 娼妓部彙考二

  冰華梅史燕都妓品十字元 萬字元 百字元 文字元

  曹大章蓮臺仙會品品目花名 蓮臺令規

  曹大章秦淮士女表女品目

  萍鄉花史廣陵女士殿最異香牡丹 溫香芍藥 國香蘭 天香

  桂 暗香梅 冷香菊 韻香酴醾 妙香薝蔔 雪香梨 細香竹 嘉香海棠 清香蓮

   艷香茉莉 南香含笑 奇香臘梅 寒香水仙 素香丁香 瑞香

  潘之恆金陵妓品一曰品 二曰韻 三曰才 四曰色

藝術典第八百二十卷

娼妓部彙考二[编辑]

《冰華梅史燕都妓品》
[编辑]

燕趙佳人,顏美如玉,蓋自古豔之。矧帝都建鼎,於今為盛。而南人風致,又復襲染熏陶,其豔宜驚天下無疑。萬曆丁酉、庚子間,其妖冶已極。余自辛卯出都,未及寓目。後得梅史葉子,猶可想見其一二人。以此帙比金陵蓮臺仙會,而謔浪過之。作此品題,固不須莊語耳。

余倦游任俠,東郭之履久穿;好色非真,登牆之窺未許。想殊情於燕趙,遵路攬袪;傍酒態於荊高,入林把臂。名士多傾城之悅,佳人有入宮之嫌。故「《碧雞坊裏》,無元白之題評;而《白牡丹》詩,恣崔張之嘲謔。前則釵行十二,乃郢上之春詞,已非實錄;後則宮名三六,雖南中之月旦,可取濫觴。」 是用效顰,以之佐噱。蓋取憐競態,傍觀無當局之迷;而分品計巧,過目有持平之察。要以愛贈如山,己心作粘泥之絮;妍媸若照,繫情無鑑流之波。雖寵極有歇,祇應抱恨於紅顏。然何地不逢,焉用致飢於糊眼。定茲條例,飭我觥籌。

一、《借用科名例》

蓋女容悅己,人貌榮名,雖有「不言」 之跋,亦多私植之果。要浮名無異於戲場,吠聲聊因乎俗耳。

一、《四元例》

蓋英雄寧王扶餘壯士,或甘雞口,故一榜盡賜,無榮及第之名;而我武惟揚,益增良士之重。凡久壓公等者,則僅如其人焉。

一、《四殿例》

蓋不啖安期之棗,孰辯嗜痂?不聞奉倩之香,誰知逐臭?故「雖有一妍,不掩眾醜。」 地各簡一人,以為尾續;人各削其字,用示鉞誅。

一、《詩評》例

蓋斷章者取其諧情,闡微者窮乎肖貌。故古言其意,今得其符。雖嫌「節女」 之誨淫,亦賴《唐風》之振雅。

一、《世說例》

《蓋》鯨吞海水。缺。《露珊瑚》:缺九字其恢詞嘉謔,乃《酒佐》之麈談;而品譽微譏,亦《花神》之言史。

一、《金谷例》

蓋「當筵掩袖,巴里亦可徵聲;倚市調妝,脂粉偏能汗色。」 故必得之於牝牡之外,賞其專長;更索之於形骸之中,罰其獨短。

十字元[编辑]

一名「《狀元》郝筠。」字林宇東院人

韋應物詩:「能使萬家春意闌」 ,評云:「不知秋思在誰家。」

《世說》:王司州在謝公坐,詠「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雲旗。」 語人云:「當爾時,覺一坐無人。」

「執此坐,美少年。」 合席奉酒,仍合席飲。

方德甫云:筠大有丰姿,豔驚人目。新都王伯約《娶歸沈郎》云:「奪我燕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

二名榜眼陳桂。字雅卿本司人

杜甫詩「五陵佳氣無時無」 ,評云:「五陵之氣如此。」 世說荀中郎在京口《登北固望海》云:「雖未睹三山,便自使人有凌雲意。若秦漢之君,必當褰裳濡足,執此坐有風調者,巨觥。」

方德甫云:「桂貌瘦身長,眉目清揚,而面色稍黑,手爪自好,其擅一時名,當有逸情耳。」 余答云:「此生定有烈士風。」 余曾為江郎作傳。

三名《探花》魏寄字素紈東院人

李群玉詩:「玉鱗寂寂飛斜月」 ,評云:「是梅花神境。」 《世說》:「有人語王戎曰:『嵇延祖卓如野鶴之在雞群』。答曰:『君未見其父耳』。」

執此坐秀雅客三杯

四名二甲:傳臚、李增。字燕容西院人

王維詩:「懸知獨有子雲才」 ,評云:「無地不生才。」 《世說》:益州獻蜀柳數枝,枝條甚長,狀若絲縷。武帝植於太昌靈和殿前,嘗嗟賞之曰:「楊柳風流可愛,似張緒當年。」

執此坐西座,首席巨杯。

方德甫云:「增貌不揚情亦劣,而頗擅時名,終不見重於名家」 《法眼》。

五名「三甲」,傳臚李定。字夜珠東院人

沈佺期詩:「林中覓草纔生蕙。」 評云:「沅有芷兮澧有蘭。」

《世說》:李元禮一世龍門。時同縣聶季寶小家子不敢見元禮,元禮呼見坐置砌下牛衣上,一與言,即決曰:「此人當作國士。」

「執此坐新婚。」 一杯。

方德甫云:「定年最少,色甚麗,當是燕中第一流。余弟昌國曾狎之,昌國賈甚詘,得此足以詘矣。」 今嫁郭皇親家。

六名二甲進士楊六。字娟娟東院人

沈佺期詩:「妝樓翠幌教春住」 ,評云:「住得便住。」 《世說》:「人問撫軍殷浩:談竟何如?答曰:『不能勝人。差可獻酬群心』。」

執此坐主人笑飲

七名三甲進士,小田大。字瑤生前門住

王昌齡詩:「西宮夜靜百花香。」 《評》云:「夜香。」

《世說》:或問汝南許章曰:「叔慈慈明孰賢?」 許曰:「二荀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內潤。」

執此坐妙文理者,奉一鞋杯。

八名未殿試進士,屈四。字慧若屬二妹西院人

元稹詩:「力士傳呼覓念奴。」 評云:「高公公再來不得。」 《世說》:「王僧息輕林公藍田」 ,曰:「勿學汝兄,汝兄自不如伊。」

執此坐,兄弟同飲雙杯。

九名出差《進士黑》《劉四》。字越西前門住

李賀詩:「雄鳴一聲天下白。」 評云:「不辯黑白,只辯雌雄。」

《世說》:支道林常養數匹馬。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

執此坐,善歌者飲大杯。

十名「守部」進士王壽字文娟本司人

李商隱詩:「薛王沉醉壽王醒。」 評云:「五侯鯖。」

《世說》:竺法深在簡文坐,劉尹問:「道人何以遊朱門」 ,答曰:「君自見其朱門,貧道如遊蓬戶。」

執此坐離席一杯

余舊狎本司一姬,亦名王壽,後嫁徐寶石家,以籍沒入官,為侯家所得。今曰「守部」 ,似之,恐另有一王壽也。然後載王良,則壽猶晚輩,疑復出耳。

十一名《告病進士段四》:字素如本司人

杜甫詩:「曾貌先帝照夜白。」 評云:「畫名尚在。」

《世說》:陳恭公判亳州,生日,親族多獻《老人星圖》,姪世修獨獻《范蠡五湖圖》,贊曰:「賢哉陶朱,霸越平吳,名隨身後,扁舟五湖。」

執此坐,善畫者,一小杯。

萬字元[编辑]

一名「《會元》魏玉。」字道蘊東院人

王建詩。「仙人掌上玉芙蓉。」 評云:「秀豔高出。」

《世說》:陳後主有玉柄麈尾,至佳,執之曰:「當今雖復多士如林,堪執此者,獨張譏耳。」 即授譏。

執此,坐有談鋒者,合席奉酒,仍合席飲。

二名《會魁屈二》字文若西院人余見其初年為臨淮小侯所眤

劉長卿詩:「天連秋水一人歸」 ,評云:「獨得澹蕩。」 《世說》:「李白登華山落鴈峰曰:『此處呼吸之氣,想通帝坐。恨不攜謝朓驚人詩來,搔首問青天耳』。」 執此坐,奉首席,左右鄰一大杯,吟肉字詩一句。方德甫云:「文若質固溫雅,性復幽靜,髮膚手趾,無處不佳。真具美女之態。」

《三名會》中式郝長。字長卿東院人

錢起詩:「宜春花滿不飛香」 ,評云:「這是何樣花!」 《世說》:「邊文禮才辯俊逸,孔北海薦於曹公曰:『邊讓為九州之被則不足,為單衣襜褕則有餘』。」

執此坐露齒者一杯

《四名會》副榜:王福。字文蘭東院人

王建詩:「夜夜還棲雙鳳凰。」 評云:「不必定是鳳凰。」 《世說》:「謝太傅道安北云:『見之乃不使人厭,然出戶去,不復使人思』。」

執此坐隨意,飛送幾客。

五名《揀選舉人》李缺名字月仙東院人

衛萬詩「不捲珠簾見江水」 ,評云:「定是具眼。」

《世說》:顧長康畫人,或數年不點目睛。人問其故,曰:「四體妍媸,本無關於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

執此坐巨目近視,各隨量飲。

《六名就教》舉人郭四。字子夜東院人

岑參詩:「兩耳垂肩眉覆面。」 評云:「羅漢相。」

《世說》:索靖有先識遠量,指洛陽宮門銅駝,歎曰:「會見汝在荊棘中。」

執此坐念佛,號飲酒四杯。

七名「《武狀元》崔瓊。」字子玉東院人歸於景純姊妹三人皆在歙

曹松詩:「憑君莫話封侯事。」 評云:「燕頷虎頭,飛而食肉。」

《世說》:齊太祖奇愛張思光,時與款接,且曰:「此人不可無一,不可有二。」

執此坐豪客三大杯

其子玉善騎射,能作琵琶,馬上彈。自入金陵深處,閨閣中未試其技。及景純新得《鳳臺園》,喜曰:「可為我築金埒,令足盤馬,吾將與子射雉其間。」 觀此亦稍露其概。及景純死,嫁吾家訒叔,其純氣之守,似木雞矣,偶為之三歎。

八名「武解元左翠。」字飛卿前門外住人

吳融詩:「氣色高含細柳營。」 評云:「氣色各別,終是色高。」

《世說》:劉子翼常面折僚友之短,退無餘訾。李百藥常語人曰:「劉四雖復罵人,人多不憾。」

執此坐狂梗,好動者一大觥。

《方德甫》云:「姿首俱出,人頭地已嫁。」

九名「武會舉王二。」字燕如本司人

韓翃詩:「郡公楯鼻好磨墨。」 評云:「一味麤黑。」

《世說》:祖士少見衛君長,云:「此人有旄仗下形,執此坐,與合席賭拳,各一見。」

百字元[编辑]

一名「《解元》馮丑。」字湘雲前門住人即馮二雲之姪女馮巧亦其妹也

高適詩:「自言獨未逢知音。」 評云:「芳心自懂。」

《世說》:「李元禮風格秀整,高自標持,欲以天下名教是非為己任。後進之士升其堂者,以為登龍門。」 執此坐,能詩能書美丰姿者,合席奉酒,仍合席飲。

二名經魁《崔四》。字新鶯東院人

常建詩「青絲、素絲紅綠。」 《詩評》云:「三場樣樣撘色。高薦」 、高薦。

《世說》:庾公為護軍屬,桓廷尉覓一佳吏。桓後見徐寧而知之,致於庾公曰:「人所應有,已不必有;人所應無,己不必無。」

執此坐多情者三杯

三名亞魁孫《三》。字真真前門外住人

王建詩:「貧女銅釵惜於玉。」 評云:「羞澀爾爾,亦何妨惜。」

《世說》:漢哀帝問鄭尚書崇:「卿門何以如市?」 對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執此坐衣縞素免罰

四名鄉中式張三。字燕燕東院人

沈佺期詩:「海燕雙棲玳瑁梁。」 評云:「生存華屋處。」 《世說》:「晉武帝既不悟太子之愚,必有傳後意。嘗在凌雲臺上坐,衛瓘欲申其懷,因如醉,跪帝前,手撫床曰:『此坐可惜』。」

執此坐旅寓者飲

五名。給賞秀才小田一字文舒前門外住人

溫庭筠詩:「柳花飄蕩似寒梅。」 評云:「似是不似,不似是似。」

《世說》:裴使君問管公明:「何尚書一代名士,其實何如?」 管曰:「其才若盆盎之水,所見者清,不見者濁。」 執此坐,年少者歌奉合席。

六名《秀才》《崔妝》。小字美兒東院人

李商隱詩:「新得佳人字,莫愁。」 評云:「字得。」

《世說》:王仲寶小時,叔父僧虔撫之曰:「我不患此兒無名,政恐名太盛。」 手書崔子玉《座右銘》與之,執此坐未婚者一杯。

七名監生李昭字昭容東院人德甫云昭肥而黃髮別有傳

劉禹錫詩:「芙蓉脂肉綠雲鬟。」 評云:「是誰?」

《世說》:王元澤數歲時,客有以一獐一鹿同籠以獻,問元澤:「何者是獐,何者為鹿?」 對曰:「獐邊者是鹿,鹿邊者是獐。」

執此坐黃髮者大杯

八名童生劉英。字宛宛劉俏妹前門住人

白居易詩:「此時無聲勝有聲。」 評云:「彼一時,此一時也。」

《世說》:袁彥道有二妹,一適殷淵源,一適謝仁祖。語桓宣武云:「恨不更有一人配卿。」

執此,坐未冠者三小杯。

方德甫云:「英,北方佳人,兼得江南之度,聲價方起,惜早嫁耳。」

九名「《武鄉舉》崔長」字長卿東院人

樂府。「願對君王舞細腰。」 評云:「到不」

《世說》:「王子敬病篤,道家上章,應首過問子敬由來。」

有何異同得失?子敬云:「不覺有餘事,惟憶與郄家離婚。」

執此坐續弦者大杯

文字元[编辑]

《一名館選》。元陳大捨字雪箏魏寄媽東院人其妹二捨柔若無骨

《獨狐》及詩:「君家自是成蹊處」 ,評云:「況有庭花作主人。」

《世說》:「魏將見。」缺二字。使使崔季玨代帝自捉刀立床頭。既畢,令諜問曰:「魏王何如?」使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頭捉刀人,乃英雄也。」

執此坐前輩,合席奉酒。前輩不能歌者,再罰三大觥。

二名《館選》崔五。名燕字子羽東院人亦歸歙之吳雲門善吳音而貌不勝

王維詩:「到門不敢題凡鳥」 ,評云:「畢竟是鳳。」

《世說》:簡文問孫興公:「袁羊何似?」 答曰:「不知者不負其才,知之無取其體。」

執此《坐妙音律》者大杯。

《三名館選》董九。字雙成前門住人

張籍詩「茂苑鶯聲雨後新」 ,評云:「新聲政不必茂苑。」 《世說》:「戴仲若春日攜雙柑斗酒,人問何之,答曰:『往聽黃鸝聲』。」 是俗耳針砭詩腸。《鼓吹》

執此坐,能《吳音》,與善歌者各一杯,兼者雙杯。

四名《官生》《焦大》。字燕如東院人

杜甫詩:「龍種自與常人殊。」 評云:「種好。」

《世說》:晉武與胡威語次,因問威曰:「卿自謂孰與父清?」 威曰:「臣何敢望臣父。」 帝又問:「卿父以何為勝?」 威曰:「臣父清常恐人知,臣清常恐人不知。」

執此坐變名姓者,免飲。

五名《選貢》《吳》缺名字文玉前門住人

李賀詩:「買絲繡作平原君。」 評云:「女家俠氣,不必問其肖像何如。」

《世說》:孫休好射雉,至其時則晨去夕反。群臣莫不止諫。休曰:「雖為小物,耿介過人,所以好之。」

執此坐疏射者三大杯

六名歲貢王良字逸少前門住人於己丑年見己有瘁色今老狀可想矣

釋廣宣詩「已證金剛不壞身。」 評云:「那個是對證。」 《世說》:「顧長康噉甘蔗,先食尾,人問所以,云漸至佳境。」

執此坐高年身肥長者,各一大杯。

七名《俊秀援例》馮巧

杜甫詩:「賈客船隨返照來」 ,評云:「來何暮,今五褲。」 《世說》:王安豐婦常卿,安豐曰:「婦人卿婿,於禮為不敬。」 婦曰:「親卿愛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誰當卿卿。」 執此坐面黃無鬚者,各一小杯。

方德甫云:「巧得溫柔之度。」

八名歲貢遙授李十一。東院人

柳宗元詩「貌同心異不可數」 ,評云:「人心不同,有如其面。」

《世說》:祖光祿少孤貧,常自為母炊爨作食。王北平聞其佳名,以兩婢餉之,因取為中郎。人戲之曰:「奴價倍婢。」

執此坐外,覓一蒼頭,與東末席對飲。

九名《武生》郭狄。本司人

李益詩:「漢家頻許郅支和」 ,評云:「和戎有五利。」 《世說》:「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置數斛羊酪,指示陸曰:『卿江東何以敵此』?陸云:『有千里蓴羹,但未下鹽豉耳』。」

執此坐有北客免飲

十名《吏員》:《柳五》西院人

張謂詩:「黃金不多交不深。」 評云:「君子多乎哉!」 《世說》:「王夷甫嫉其婦貪濁,口未嘗言錢字,婦欲試之,令婢以錢遶床。夷甫晨起,見錢礙行,呼婢曰:『舉卻阿堵物』。」

執此坐西末席一大杯

十一名《老儒唱戲張六》前門住人

韓翃詩「秋風疏柳白門前」 ,評云:「又涼又枯賤。」 《世說》:「謝公時,兵廝逋亡,多竄南塘下諸舫中。或有一時搜索,謝公不許,云:『若不容置此輩,何以為京都』?」

執此坐。執牌者捧壺出,奉合席,仍自跪飲三大杯。

亙史曰:「梅史不知為罪,其稱賞出意象之表,且語多 蒜酪,足解人頤矣。但降等溷淆,有二十年以前人,如 陳大捨、王良,是其譏諷意也。」嗟乎!漢宮貴少令長門 後幸,惡能𠫤顏哉!《乙巳花朝日跋》。

或云:《梅史》借名耳,浙名士沈郎所編,後官水部郎。又云:「京師王雪簫號文狀元,崔子玉號武狀元,而薛素素才技兼之,一時傾動公卿,都人士見之咸避席,自覺氣奪,豔品中別為立傳。」

《曹大章蓮臺仙會品》
[编辑]

金壇曹公家居多逸豫,恣情美艷。隆嘉間,嘗結客。

秦淮有蓮臺之會,同遊者毘陵吳伯高、玉峰梁伯龍諸先輩,俱擅才調,品藻諸姬,一時之盛,嗣後絕響。《詩》云:「維士與女,伊其相謔。」 非惟佳人不再得,名士風流亦僅見之,蓋相際為尤難耳。

品目花名[编辑]

女學士王賽玉,小字儒卿,名玉兒,行六花,當《紫薇 女》。太史楊璆姬,小字㜑喜,名新勻,行一花,當《蓮花 女》。狀元蔣蘭玉,小字雙雙,名淑芳,行四花,當《杏花 女》。榜眼齊愛春,小字愛兒,名淑芳,行五花,當《桃花 女》。探花姜賓竹,小字玉兒,名如真,行八花,當《西府海》。

女會元。徐瓊英,小字愛兒,名文賓,行三花,當《梅花 女》會魁趙連城小字延齡,名彩鴛,行五花,當《芍藥 女》會魁陳玉英小字八十兒,名士蘭,行八花,當《繡毬 女》解元陳文姝小字回兒,名素芳,行五花,當《桂花 女》。經魁張如英小字奴兒,名友真,行五花,當《芙蓉 女》經魁蔣文仙小字耐經,名婇屏,行五花,當《葵花 儲材》。陳瓊姬小字芳春,行十。有傳《花當蕙草》。

儲材王蕊梅,名賓儒,行一。有傳花當「芝草。」

蓮臺令規[编辑]

遵舊錄,用十四章,雕鏤人物花卉,以媚觀者,著為令, 從大會上方可行,必滿十四人乃如法,少一人則去 一魁葉。其法特難於考試,考遍席,各散一葉覆之,令 執學士、太史二葉先發覆,學士指某曰:「舉解元當即 應,非即罰一觴。」次太史舉一人亦如之。倘及儲才,即 為奪標,而解元隱勿露。凡再問而儲才不得應,五舉 「而得狀元,乃止三元張宴,以次行觴,隨意作樂,而榜 探不與焉,缺一元則以次補。凡五舉而儲才無偶,倖 為下第散材矣,聽三元任意施為。即學士、太史十舉 而無當鼎甲及一元者,亦罰出席,不預燕而聽施為。 得三元而勿舉,則掄魁者奉慰一觴,而同袍之情盡 矣。」曾見行《試官令》者,抑舉子過當,故以此報之。夫士 不遇主司耳。豈盡才之罪哉。儲才而舉者命也。非典 試之功。故雖舉猶無當也。《己酉夏日冰華主人定》。

《曹大章秦淮士女表》
[编辑]

女伎之興,其來尚矣。顧代有名姬,亦代有豔史,《漢上 題衿記》《湘皋解佩錄》《南部煙花錄》《廣陵花月志》諸書, 本雖不全,散見他卷,然或以標供奉,或以紀冶遊,或 以載私奔,或以傳勝事,間一及此,不盡若人。迨於《三 里》「三曲」之書,則獨為女伎一家之乘矣。國初女伎,尚 列樂官,縉紳大夫不廢歌宴。革除以後,屏禁最嚴。當 時胭脂、粉黛、翡翠、鴛鴦二十四樓,分列秦淮之市,憾 無有紀其盛者,其後遂毀,所存獨六院而已,所豔獨 舊院而已。曾見金陵名姬《分花譜》,自王寶奴以下,凡 若而人,各綴一詞,切而不雅。《十二釵女校書錄》,差強 人意。未盡,當家餘子紛紛蛙鳴蟬噪,刻畫無鹽,唐突 西子,殊為可恨。頃余有事於此,將欲「一洗晚近之陋, 未得雅宗。偶見友人表《世說新語》,有觸於衷,引而為 此。客有難予表例,創自龍門,繼自蘭臺,永作史家法 程,皆中外侯王公卿將相之事。奈何降格於茲,是以 金聲玉振之音,奏桑間濮上之曲也?」余曰:「不不洙泗 刪詩,偏存鄭衛,更生列女,下及淫夸。女有妍媸,即士 有邪正也。既可史矣,何不可表乎?昔之為傳者,亦史 之一例,但褒不免雷同,而所貶過於荼毒。今之所表, 才伎獨詳,多寡長短,彰彰較著,予者不得為曲,受者 不得而私,情興丰姿,概置不論,陰有袞鉞,盡屬某士 一言,此作者之微權也。子瞻與少游論妓,定以情興 為上,才技次之,《丰姿》為下,茲亦其遺意乎?」客曰:「品以 庶士,而列以五科,何所取則?」余曰:「有之。袁彥伯作《名 士傳》,以王、何諸子為正始名士,稽、阮諸子為竹林名 士,裴、樂、王、謝為中朝名士,茲又其遺意也。」客首肯而 退。

君子好修,欲作程於後世;達人任放,惟行樂於當年。 顧南陌桑間,詎攀五馬之駐;而東鄰牆畔,未允三年 之窺。蓋羅敷有偶,而處子有儀也。故情之所鍾,當在 若輩;禮之所設,豈為吾曹?千載風流,向傳江左;六朝 佳麗,宛在秦淮。朱雀橋頭,南引狹邪之路;烏衣巷口, 曲通游冶之場。挾彈飛鷹,籍籍繁華公子;鳴鞭策騎, 紛紛佻達兒郎。劍客藏名,託茲以襲俠骨;文人失職, 借此以耗壯心。則有仙貌非凡,原居天上;俗緣未斷, 蹔謫人間。楊柳腰肢步塵則「芙蓉脂肉,出水不濡, 吹氣如蘭,濯肌似玉。口朱未傅,依然夜語聞香,面藥 無施,自爾晝眠如瑩。橫拖秋水,卻壓金箆,澹掃春山, 何須石黛。杏黃衫子,偏宜翡翠文裙;耳後珠璫,雅暎, 眉間寶靨。可謂胡天胡帝」,乍陰乍陽,獨立無雙,橫陳 第一者矣。於焉魂與矧也目成。同題漢上之襟,其結 江干之佩。引金張而並入,迷劉「阮以忘歸。此處留儂, 豈惜纏頭之錦;他年共命,何須繫臂之紗。墮馬妝成, 惜不入宮見妬;《藏雅》賦就,幸而倚案承憐。」此誠欲界 之仙都,而塵寰之樂境也。吾曹游俠,有斐詞人。朱紫春新,雌黃月旦。羨名姬之卓絕,憤俗子之品題。乃援 彥伯之凡因,作龍門之表。文。雖沿自班馬,直不媿於 董狐。嗚呼!國色「難逢,彩雲易散。慨自桂移梧落,玉折 蘭摧,燕老鴻飛,鸞孤鶯瘦。令荊山剖璞,豈盡連城;冀 野空群,要惟一顧。」章相之士,既以搖其筆端;尺寸之 夫,安能肆其脣吻。

女品目[编辑]

女學士 王賽玉,小字儒卿,名玉兒,行六。舊院後門 街住, 品云:「嬴樓國色原名玉,瑤島天仙舊是王。」 女太史 楊璆姬,小字㜑喜,名新勻,行一。舊院紗帽 巷住, 品云:「舊家虢國還秦國,絕世吳璆共楚璆。」 女狀元 蔣蘭玉,小字雙雙,名淑芳,行四。舊院雞鵝 巷住, 品云:「麗質人如玉,幽香花是蘭。漢宮宜第一, 秦史合成雙。」

女榜眼 齊愛春,小字愛兒,名淑芳,行五,《舊院長板 橋住 品》云:「六宮獨傾國,一笑可留春。」

《女探花》 姜賓竹,小字玉兒,名如真,行八。舊院前門 上住。 《品云》:「風月宜為主,心情共此君。」

女會元 徐瓊英,小字愛兒,名文賓,行三。《舊院道堂 街住 品》云:「飛瓊歸月態,雲英擣玉情。」

女解元 王玉娟,小字姐兒,名彩姬,行十,舊院後門 上住。 品云:「璠璵蘊藉崑山璧,明麗嬋娟倚月宮。」 女魁 趙連城,小字延齡,名彩鴛,行五,舊院大街上 住。 品云:「連城重良璧,飛舞羡纖腰。」

女魁 陳玉英,小字八十兒,名士蘭,行八。《舊院廠兒 街住 品》云:「芳英春駐色,雅調玉飛聲。」

女魁 陳文姝,小字回兒,名素芳,行五,舊院紅廟邊 住。 品云:「舊里陳宮重結綺,高情朱閣細論文。」 女魁 張如英,小字奴兒,名友真,行五,舊院石橋街 住。 品云:「含英嬌灼灼,真性自如如。」

女魁 蔣文僊,小字耐經,名《婇屏行五,舊院大街上 住 品》云:「文姿本超俗,僊籍近題名。」

儲材 《陳瓊姬》,小字芳春,行十。有傳

儲材 王蕊梅,名賓儒,行一。有傳

《萍鄉花史廣陵女士殿最》
[编辑]

不佞家世黃國,旅寓白門,情耽雪月之場,意愜《風騷》 之侶。喪佩懷鄭,賦西歸而未能;流水遇鍾,操南音以 自遣。駕稅廣陵,甫閱兩月,目成眾伎,不下百人,爰量 品而注。出身之資,高卑斯在;兼采詩而綴題評之語, 褒貶用章。是使女士者流,頗著殿最之等。譜名花而 儷色,庶艷曲以成聲。嘔盡閒心,刊為豪舉。

異香牡丹[编辑]

《花史》云:「牡丹為王,今姚家黃為王,魏家紫為后。」張敏 叔十二客中,稱為「賞客。」

殿最曰:「國色天香,揉蕊塵而作粉;美肌膩體,剪霞艷 以成妝。一捻嬌姿,百花魁首。」

溫香芍藥[编辑]

《花史》云:「芍藥,仙子也。」曾瑞伯十友中稱為艷友。而張 敏叔十二客中又稱近客。《爾雅翼》曰:「芍藥當春暮。」 《除》之時,故鄭之士女取以相贈,董仲舒以為將離,贈 之以芍藥。然則相謔之後,喻使去耳。

《殿最》曰:「分西洛之景,放廣陵之春。態度妖嬈,丰神艷 冶。偶來謔時相贈,怪他名曰《可離》。」

國香蘭[编辑]

《花史》云:「蘭十二客中,稱為幽客。」《爾雅翼》曰:「蘭為王者 香草,故夢蘭者,以其有國香。」又女子之事,一名女蘭。 《淮南子》曰:「男子植蘭,美而不芳,言情不相與往來。」 《殿最》曰:「伍眾草於深林,貞姿獨異;托孤根於空谷,芳 蘤自殊。興嘆者援琴,行吟者紉佩。」

天香桂[编辑]

《花史》云:「桂本仙花,十友中稱為仙友,十二客中又稱 仙客。」《春秋運斗樞》曰:「椒桂連名士起。」

《殿最》曰:「金粟下生,幻作人間花品;蕊珠結伴,洒來天 上香氛。信是巖緣,無慚仙友。」

暗香梅[编辑]

《花史》云:「梅,花魁也,十友中稱為清友;十二客中又稱 清客。」張功甫《梅品》曰:「梅為天下神奇,花艷並秀,非天 時清美不宜。又韻標孤特,若三閭首陽,寧槁山澤,不 受世俗之憐也已。」

《殿最,曰》「芳傳春信,籍占花魁。」移從白玉堂前,窗橫疏 影,游在紅綃幄下,夢繞清都。

冷香菊[编辑]

《花史》云:「蘇明允稱菊為霜下傑,十友中稱為佳友,十 二客中又稱為壽客。」顧何如霜下傑特負奇氣也。 殿最曰:「孤標堪掬,秀色可餐。羞開桃李之芳園,雅挾 松筠於淡圃。」

韻香酴醾[编辑]

《花史》云:「酴醾十友中,稱為韻友」,此最能弘其臭味者。 按《酴醾譜》中載有黃色,此詞專詠白者。又有粉紅者, 名刺牡丹,故予兼紅白,贊之殿最曰風流,能助詩狂,謂之韻友名字。每因酒得,命 曰「醉紅。」

妙香薝蔔[编辑]

《花史》云:「梔子,十友中稱為禪友。」《爾雅翼》曰:「梔子花白 而甚秀,葉實俱可觀。」或言西方薝蔔花金色,小而香, 則梔非薝蔔明矣。

殿最曰「祗園。」四照曼陀,共薝蔔而香芬雙樹蓮臺。九 品紺髮,並金光而祥映中天。龍女獻來,世尊拈起。

雪香梨[编辑]

《花史》云:「韓忠獻公詩曰:『朝來經雨低含淚,競寫真妃 寂寞妝』。則梨花似可為真妃矣。」

《殿最》曰:「冰姿淡不妝,巧妒何郎之粉;縞袂清無染,夢 回荀令之香。」

細香竹[编辑]

《花史》云:「竹之為種實繁,為用亦廣,而洗而對,而啖而 嘯,而蔽而看而詠,所謂『涓涓淨,細細香』者,詩人屢致 意焉。」

《殿最》曰「黃冠」,雅用籜裁;白氅本宜霞罩,出土有節。坐 對此君;凌雲無心,行看這叟。

嘉香海棠[编辑]

《花史》云:「王禺以海棠為花仙,十友中稱名友。」

《殿最》曰:「香減韻長,最愛朱脣得酒;綠深紅艷,偏傷翠 袖捲紗。」

清香蓮[编辑]

《花史》云:「蓮君子也。」十友中,稱為淨友;十二客中,又稱 淨客。按淨土之蓮,青、黃、紅、白四色金光,花長一由旬, 諸佛坐七寶蓮臺說法。梵語一大由旬八十里,一小 由旬四十里。

《殿最》曰:「色妍而潤,香遠益清。彼君子兮,何羨魏家富 貴;抑通人也,卻嫌陶氏隱淪。」

艷香茉莉[编辑]

《花史》云:「茉莉十友中稱為雅友,十二客中又稱遠客。」 嵇含《南方草木辨》曰:「耶悉茗花、茉莉花,皆南人自西 國移植,於南海,人憐其芳香,競植之。」又曰:「茉莉花似 薔薇,白者香愈於耶悉茗。」

《殿最》曰:「翠幕朱欄,朵朵幽香梅共色;瑤階玉砌、垂垂 清影、玉為鄰。」

南香含笑[编辑]

宋人詩云:「草解忘憂憂底事,花能含笑笑何人。」則知 萱草為忘憂之條,合歡為蠲忿之葉,含笑為怡情之 種矣。或言即薔薇也。

《殿最》曰:「粲粲綴朱欄,似刻石家之金谷,垂垂墮紅。」 如啼《漢女之妝》。

奇香臘梅[编辑]

《花史》云:「梨花之幽艷濃香,不忝真妃。玉李之縞裙練 帨,無慚西子。紫薇擅才子之譽,臘梅含檀口之資。豈 非妙絕塵寰,托根仙苑。而十友十二客中,未得標其 姓字也。」

殿最曰:「蝤蠐領上,芳綴梨花之幽艷;芍藥欄前,香舒 素手之文。無睹此素心,擅為檀口。」

寒香水仙[编辑]

《三餘帖》云:「和氣滂礡,陰陽得理,則配元榮於堂。」配元 即水仙也,一名儷蘭,一曰女星散為配元。

《殿最》曰:「玉蕊冰肌,想凌雲之素魄;黃冠翠袖,懷姑射 之仙標。」

素香丁香[编辑]

《花史》云:「丁香十二,客中稱素客。」古稱丁香,百結不萎, 卷施拔心不死,物理有難窮者。

《殿最》曰:「夢回枕上,私語脂香;花隱梢頭,柔情粉褪。雖 拔心而不死,經百結其何萎?」

瑞香[编辑]

《花史》云:「瑞香十友中,稱為殊友,十二客中,又稱佳客。 殿最曰:『風轉濃芬旎。酒灑來春閤。暖月新清影。綢繆 結向夜窗寒』。」

《潘之恆金陵妓品》
[编辑]

詩稱士女,女之有士行者。士行雖列清貴,而士風尤 屬高華。以此求之平康,惟慧眼乃能識察,必其人尚 儒素而具靈心繄?余所思昔為蔣翹,如褚茜英,今則 楊素生寇琰。若褚猶婉弱,寇頗飛揚。或思前輩流風, 庶當品外高韻。所謂存而不論者,尚亦有人。若乃仙 度之雍容協調,夜舒之高亢絕群,齊晉更伯,宜以正 譎為差,翹如兼有而不居。遐想東周之哲,居於「亞旅」 之間。傅氏祕枕以契仙中,楊家揭竿以求亡子,所艷 所擯,不以違眾為獨專可也。

一曰品 典則勝[编辑]

寇四, 楊超, 范潤, 衛朝, 傅寶, 楊昭

鍾留、 郝賽、 《衛馥》

二曰韻 丰儀勝[编辑]

寇白、 顧鳳、 劉文、 沙明、 王京、 顧美、

《崔六》 《田七》 《林珠》 《馬小大

三曰才 調度勝[编辑]

《王昭》 《顧翠》, 鄭妥, 馬媚、 《馬愛》, 《楊元》。

王鳳、 楊章

四曰色 穎秀勝[编辑]

郝寶、 馬嫩、 衛皎如、 傅七、 蔣酉

以上聊紀一時之英,或前輩風高,或閉戶未面,或遠游他徙者,都不具載。「辛酉十月朔識。」 。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