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第82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博物彙編 第八百二十二卷
博物彙編 藝術典 第八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藝術典

 第八百二十二卷目錄

 娼妓部名流列傳

  唐

  李娃       關盼盼

  薛濤       劉採春

  太原妓      舞柘枝女

  常浩       襄陽妓

  王福娘      楊萊兒

  王蘇蘇      顏令賓

  張窈窕      史鳳

  盛小藂      崔徽

  劉國容      趙鸞鸞

  蓮花妓      徐月英

  宋

  秦少游妓     劉興祖

  嚴蕊       周韶

  胡楚       龍靚

  盼盼       蘇小娟

  周氏       譚意哥

  楚娘       山氏

  元

  汪憐憐      汪佛奴

  明

  薛素素      楊幽妍

  張潤       賽濤

  朱斗兒      趙麗華

  朔朝霞      周青霞

  王儒卿      姜舜玉

  徐翩翩      趙彩姬

  馬守真      朱無瑕

  孫瑤華      崔重文

  郝文珠      鄭如英

  景翩翩      馬珪

  馬如玉      薛素素

  沙宛在      楊玉香

  郭鸞鸞      張回

  羽儒       周文

  梁小玉      素帶

  呼文如      王微

  蔡彬       郝婉然

  李貞儷      茹瓊

  楊宛       顧娟娟

 娼妓部藝文一

  陳思王七啟        魏曹植

  娼婦自悲賦有序    梁江淹

  禁斷女樂敕        唐蘇頲

  大府李卿外婦馬淑誌    柳宗元

  上河東公啟        李商隱

藝術典第八百二十二卷

娼妓部名流列傳[编辑]

[编辑]

李娃[编辑]

按《義妓傳》:天寶中,常州刺史鄭公時望甚崇,有一子 始弱冠,雋朗有詞藻,其父愛而器之,曰:「此吾家千里 駒也。應鄉試秀才舉,將行,乃盛其車服,計京師薪儲 之費,可支二年許。謂之曰:『觀爾之才,當一戰而勝。今 豐爾之給,將遂其志也』。」生亦自負,視上第如指掌。自 毗陵發,月餘抵長安,居于布政里。常遊東市,還,自平 康東門入,將訪友于西南。至鳴珂曲,見一宅,門庭不 甚廣,而室宇嚴邃,闔一扉。有娃方憑一雙鬟,青衣立, 妖姿要妙,絕代未有。生瞥見,停驂良久,不忍縱步,乃 詐墜鞭于地,候其從者,敕取之。累盼于妓,妓回眸凝 睇,情甚相慕,竟不敢措辭而去。生自爾意若有失,乃 密徵于其友遊長安之熟者。友曰:「此俠邪女李氏宅 也。」曰:「妓可求乎?」對曰:「李氏頗贍,往來皆貴豪,所得甚 廣。非累百萬不能動其志也。」生曰:「但患不諧,雖百萬 何惜?」他日,盛服而往,扣其門,俄有侍兒啟扃,見生,馳 走大呼曰:「前時墜鞭郎至矣。」娃大悅曰:「爾姑止之,吾 即出也。」生聞之私喜,行至蕭牆間,見一姥,垂白上僂, 知是娃母,乃前拜致詞曰:「聞茲地有隙院,願稅以居, 信乎?」姥曰:「懼湫隘不足以辱長者,敢言直耶?」延入賓 館,與生偶坐。因曰:「某有女嬌小,欲識上客。」乃命娃出。 明眸皓腕,舉步艷冶。生遽驚起,莫敢仰視。拜畢,敘寒 燠,觸類妍媚,目所未睹。茶後進酒,器用甚潔。歡笑方 洽,不覺日暮,姥訪其居遠近,生詒之曰:「在延平門數里。」姥曰:「鼓已發矣,速歸,無犯禁。」生曰:「道里遠,奈何可 假片席地相容乎?」娃曰:「不見責,僻陋方將居之,宿何 害焉?」生數目姥,姥曰:「唯唯。」生乃召家僮,請以雙縑備 一宵之饌。妓笑而止之,留以俟他辰。固辭,終不許。俄 徙坐西堂,帷幕簾榻,煥然奪目;籹奩衾枕,亦皆侈麗。 乃張燭進饌,品味甚盛。徹饌,姥起生、娃各敘邂逅相 慕之意。生曰:「此來非止求居,願償平生之志耳。」言未 終,姥至,詢其故,笑曰:「男女之際,大欲存焉。情苟相得, 雖父母不能制也。」生遂下階拜謝,願以身為廝養。姥 遂呼之為郎,飲酣而散。及旦,盡徙其囊橐于李,不復 與親知相聞。日會,倡優輩狎戲,囊中漸鑠,乃鬻駿乘 及其家僮。歲餘,資斧蕩然。娃情彌篤,而姥意已怠,乃 授計于娃,使偕生詣祈嗣。生大喜,質衣而往。返至里 北門,娃謂生曰:「此東轉小曲中,某之姨宅,暫往覲可 乎?」生如其言,抵一車門,青衣促生下驢。適有一人出 訪曰:「誰?」曰:「李娃也。」乃入舍。俄有嫗出迎,年可四十餘。 問生曰:「吾甥何在?」娃至,嫗迎謂曰:「何久疏絕?」相視而 笑。娃引生拜之,嫗意甚慇勤,若將留娃信宿者,而盡 屏其車馬,相與入西戟門。偏院中有山亭竹樹,逶迤 蔥蒨。生謂娃曰:「此姨之私第耶?」笑而不答,以他語對 坐。食頃,有一人控《大宛》汗流馳至,曰:「姥遇暴疾,勢甚 殆,宜速歸。」娃謂姨曰:「方寸亂矣,某疾馳去,候返乘姨 便,與郎偕來。」生擬隨步,其姨與侍兒偶語,以手揮之, 令生止干戶外,曰:「姥且歿矣,當共議喪事,以濟其急, 奈何遽去?」乃止。共計凶儀齋祭之用,日晚,乘不至,姨 曰:「無復命,何也?郎先往視,某當繼來。」生遂往,至舊宅, 門扃鑰甚密,以泥緘之。生大駭,詰其鄰人。鄰人曰:「姥 本稅居,約已周,今徙去矣。」問何徙?曰:「不知也。」生恚甚, 欲詣姨詰之,日晚計程不能達,乃賃榻而寢。自昏達 旦,目不交睫。質明,至姨所,叩扉不應,大呼至數四,閽 者徐出。生遽詢:「姨氏在乎?」曰:「無之。」生曰:「昨暮在此,今 何往?且此誰氏之第?」曰:「此崔尚書宅,昨有人稅此院, 云遲中表之遠至者,未暮去矣。」生惶惑狂發,罔知所 措。因返訪布政里舊邸,邸主哀而進膳。生怨懣,絕食 三日,遘疾甚篤,旬餘愈甚。邸主懼不起,徙諸凶肆之 中。肆人共傷歎而互飼之。後稍愈,執繐幃以自給,累 月漸復壯。每聽哀歌,輒嗚咽流泣,不能自止,歸則效 之。生聰敏,曲盡其妙,雖長安無有倫比。初,二肆之備 凶器者,互爭勝負,其東肆車轝皆奇麗,唯哀挽不敵。 東肆長知生音妙,乃醵錢三萬索雇焉。其黨陰教生 新聲,而相讚和,累旬人莫知之。其二肆長相謂曰:「我 等各閱所長于天門街,以較優劣。不勝者罰直五萬, 以備酒饌,可乎?」各許諾,立契署保。于是里胥聲于賊 曹,聞于京尹。及期,士女盡赴,巷無居人。自旦閱之,及 亭午,歷舉輦轝威儀之具,西肆皆不勝。師有慚色,乃 置層榻于南隅。有長髯者擁鐸而進,翊衛數人。于是 奮髯揚眉,扼腕頓顙而登,乃歌《白馬》之詞,恃其夙勝, 顧盼左右,旁若無人,齊聲讚揚,以為獨步一時矣。有 頃,東肆長于北隅上設連榻,有烏巾少年左右五六 人,秉翣而至,即生也。整其衣服,俯仰甚徐,申喉發調, 容若不勝。乃歌《薤露》之章,舉聲清越,響振林木。曲度 未終,聞者歔欷掩泣。西肆。長為眾所誚,益慚恥,密置 所輸之直于前而遁。四座愕眙,莫之測也。先是,天子 方下訪,俾外方之牧歲一至闕下,謂之入計。時適遇 生父在京師,與同列者易服,竊往觀焉。有老豎即生 乳母婿也,察生容辭,欲認未敢,泫然流涕。生父驚而 詰之,因告曰:「歌者之貌,頗似郎之亡子。」父曰:「吾子以 多財為盜所害,奚至是耶?」言訖亦泣。及歸,豎間馳往 訪于其黨,皆曰:「鄭氏之子,徵其名,且易之矣。」豎意不 釋然,迫而察之,良是。生見豎色動,回翔將匿于眾中, 豎遂持其袂,強挾以歸。父見之,怒其玷辱,乃徒行出, 至曲江杏園東,褫其衣,以馬鞭鞭之數百,垂斃,委之 而去。其師使人陰隨之,歸告同黨,共加傷歎,謀瘞之, 而氣猶未絕。因共荷歸,以葦筒灌勺飲,經宿乃活。月 餘,手足猶不能舉,其撻處皆潰爛。同輩惡其穢,復棄 之道周。行路咸傷之,往往投以餘餐。如是十旬,方杖 策而起。被布裘乞食,裘百結如懸鶉。自秋徂冬,夜入 糞窟,書則周遊廛肆。一日冒大雪行乞,門多不啟。至 安邑東門,循理垣北轉,第七八,有一門獨啟,左扉即 娃宅也。生不知之,遂連聲疾呼,飢凍之甚,音響悽切, 所不忍聽。娃自門中聞之,謂侍兒曰:「此必鄭生,我辨 其音矣。」趨而出,見生枯瘠疥癘,殆非人狀。娃意感焉, 乃謂曰:「豈非某郎也?」生羞憤俱極,口不能言,領頤而 已。娃前抱其頸,以繡襦擁而歸于西廂。失聲長慟曰: 「令子一朝及此,我之罪也。」絕而復蘇。姥大駭,奔至,曰: 「何也?」娃曰:「某郎。」姥遽曰:「何不逐之?」娃斂容卻睇曰:「不 然,此良家子也。當昔驅高車,持多金至此,不踰期而 蕩盡。以計逐之,令其失志,不得齒于人倫。父子,天性 也。使其情絕,殺而棄之,又困躓若此。天下之人盡知 為某也生,親戚滿朝,一旦當權者熟察本末,禍將及 矣。況欺天負人,鬼神不祐。某為姥子,迨今有二十歲矣。計所獲不啻千金,姥年已六十餘,願計二十年衣 食之用以自贖。當就近別居,晨昏不廢溫凊,於姥亦 無所苦。」姥度其志堅,乃許之。因以給姥之餘金,於北 隅稅一隙院,乃與生沐浴更衣,先以湯粥通其腸,次 以酥乳潤其臟。旬餘,方薦水陸之饌,巾履皆取珍異 者。未數月,肌膚豐腴,卒歲平愈如初。娃謂生曰:「體已 康矣,曩昔之業,可溫習乎?」生思之曰:「十得二三耳。」娃 命車出游,生騎而從。至書肆,令生自擇取,計費百金, 盡載以歸。因令生專氣務學,俾夜作晝,孜孜矻矻。娃 常隅坐,宵分乃寐。伺其疲倦,即勸綴詩賦,二歲而業 大就。生謂娃曰:「可策名矣。」娃曰:「未也。更令精熟一年。」 曰:「可矣。」于是遂一上,登甲科,聲振禮闈。雖前輩見其 文,罔不斂衽敬羨,願友之而不可得。娃曰:「未也。秀才 幸擢一第,便自謂致身青雲。子行穢跡鄙,不侔他士。 當礱淬利器,以求再捷,方可連轡群英耳。」生由是益 自勤苦,聲價彌甚。其年遇大比,詔徵四方之雋,生應 直言極諫科,策名第一,授成都參軍。將之官,娃謂生 曰:「某今日始不相負矣,願以殘年,歸養老姥。君當結 媛鼎族,以奉蒸嘗。中外婚媾,無自黷也。勉思自愛,某 從此去矣。」生泣曰:「子若棄我,當自剄以就死。」娃固辭 不從。生勸請彌懇。娃曰:「送子涉江,至于劍門,當令我 回。」生許諾。月餘,至劍門。未及發而除書至。生父繇常 州詔入,拜成都尹,兼劍南採訪使。浹辰父到,生因投 刺,謁于郵亭。父不敢認,見其祖父官諱,方大驚,命登 階,撫背慟哭,遂為父子如初。因訪其由,具陳本末,大 奇之,詰娃安在,曰:「送某至此,當令復還。」父曰:「不可。」翌 日,命駕與生先之成都,留娃于劍安別館。明日,命媒 氏備六禮以迎焉。娃既歸,歲時伏臘,婦道甚修,治家 嚴整,極為親所眷。後數歲,生父母偕歿,持孝甚至,感 靈芝、白燕之異,終制。累遷清顯之任,十年間至數郡。 娃封汧國夫人,有四子,皆為大官。其卑者猶為太原 尹。唐人白行簡作《李娃傳》。

關盼盼[编辑]

按《全唐詩話》:「樂天有《和燕子樓》詩,其序云:『徐州張尚 書,亦有愛妓盼盼,善歌舞,雅多風態。為校書郎時,遊 淮泗間。張尚書宴予,酒酣,出盼盼以佐歡。予因贈詩 落句云:『醉嬌勝不得,風嫋牡丹花』。一歡而去。爾後絕 不復知,茲一紀矣。昨日司勳員外郎張仲素繪之訪 余,因吟詩,有《燕子樓》詩三首,辭甚婉麗。詰其由,乃盼』」 盼所作也。繪之從事武寧軍累年,頗知盼盼始末,云: 「張尚書既歿,彭城有張氏舊第,中有小樓名燕子,盼 盼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餘年,于今尚在。」盼盼詩 云:「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歡床。相思一夜情 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長。」又云:「北邙松柏鎖愁煙,燕子 樓人思悄然。自埋劍履歌塵散,紅袖香銷一十年。」又 云:「適看鴻鴈岳陽迴,又睹元禽逼社來。瑤瑟玉簫無 意緒,任從蛛網任從灰。」余獨愛其新作,乃和之云:「滿 窗明月滿簾霜,被冷燈殘拂臥床。燕子樓中寒月夜, 秋來祇為一人長。」「鈿帶羅衫色似煙,幾回欲著即潸 然。」「自從不舞《霓裳曲》,疊在空箱十二年。」又:「今春有客 洛陽迴,曾到尚書墓上來。見說白楊堪作柱,爭教紅 粉不成灰。」又贈之絕句:「黃金不惜買蛾眉,揀得如花 四五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後仲素 以余詩示盼,盼乃反覆讀之,泣曰:「自公薨背,妾非不 能死。恐百載之後,以我公重色,有從死之妾,是玷我 公清範也,所以偷生耳。」乃和白公詩云:「自守空樓斂 恨眉,形同春後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臺 不去隨。」盼盼得詩後怏怏旬日,不食而卒。但吟云:「兒 童不識沖天物,謾把青泥汙雪毫。」出《長慶集》。

薛濤[编辑]

按《稿簡贅筆》:「蜀妓薛濤,字洪度,本長安良家子。父鄭 因官寓蜀,濤八九歲知聲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 梧示之曰:『庭中一枯梧,挺幹入雲中』。令濤續之,應聲 曰:『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父愀然久之。父卒,母孀 居。韋皋鎮蜀,召令侍酒賦詩,因入樂籍。濤暮年屏居 浣花溪,著女冠服,有詩五百首。」

按《蜀牋譜》:薛濤僑止百花潭,躬撰深紅小彩牋,裁書 供吟,酬獻賢傑,時謂之「雪濤牋。」晚歲居碧雞坊刱吟 詩樓,偃息于上。後段文昌再鎮蜀,濤卒,文昌為撰墓 誌。

劉採春[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劉採春,越州妓也。」

按雲溪友議安人。元相國應制科之選,歷天祿畿尉, 則聞西蜀樂籍有薛濤者,能篇詠,饒詞辯,常悄悒于 懷抱也。及為監察,求使劍門,以御史推鞫,難得見焉。 及就除拾遺,府公嚴司空綬知微之之欲,每遣薛氏 往焉。臨途訣別,不敢挈行。洎登翰林,以詩寄曰:「錦江 滑膩峨嵋秀,化出文君與薛濤。言語巧偷鸚鵡話,文 章分得鳳凰毛。紛紛詞客皆停筆,箇箇君侯欲夢刀。 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元公既在中書, 論與裴晉公度子弟撰《及第議》,出同州,乃廉問浙東別濤已逾十載,方擬馳使往蜀取濤,乃有俳優周季 南、季崇及妻劉採春,自淮甸而來,善弄陸參軍歌,聲 徹雲,篇詠雖不及濤,而華容莫之比也。元公似忘薛 濤而贈採春曰:「新妝巧樣畫雙蛾,慢裹恒州透額羅。 正面偷輸光滑笏,緩行輕踏皺紋靴。言辭雅措風流 足,舉止低回秀媚多。更有惱人腸斷處,選詞能唱《望 夫歌》。」《望夫歌》者,即《羅嗊》之曲也。採春所唱一百二十 首,皆富代才子所作五六七言,皆可和者。其詞曰:「不 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載兒夫婿去,經歲又經年。借 問東園柳,枯來得幾年?」「自無枝葉分,莫怨太陽偏。莫 作商人婦,金釵當卜錢。」「朝朝江口望,錯認幾人船。那 年離別日,只道往桐廬。桐廬人不見,今得《廣州書》。昨 日勝今日,今年老去年。黃河清有日,白髮黑無緣。閒 向江頭採白蘋,常隨女伴賽江神。眾中不敢分明語, 暗擲金錢卜遠人。昨夜黑風寒,牽船浦裏安。潮來打 纜斷,搖櫓始知難。」《採春》一唱是曲,閨婦行人,莫不漣 洏,且以槁砧尚在,不可奪焉。元公求在浙江七年,因 醉題東武亭詩曰:「役役人間事,紛紛碎簿書。功夫兩 衙盡,留滯七年餘。病痛梅天發,親情海岸疏。因循未 歸得,不是戀鱸魚。」盧侍郎簡求戲曰:「丞相雖不戀鱸 魚,乃戀誰耶?」

太原妓[编辑]

按《全唐詩話》:歐陽詹遊太原,悅一妓將別,約至都相 迎。途中寄詩曰:「驢馬漸覺遠,回頭長路塵。高城已不 見,況復城中人。去意自未甘,居情諒猶辛。萬里東北 晉,千里西南秦。一履不出門,一車無停輪。流萍與匏 繫,早晚期相親。」妓思之不已,得疾且甚,乃刃其髻藏 之,謂女弟曰:「歐陽生至,可以為信。」又作詩曰:「自從別 後減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欲識舊來雲髻樣,為奴 開取縷金箱。」絕筆而逝。及詹至,如其言示之,詹啟函 一慟而絕。孟簡賦詩哭之,《序》云:「穆元道訪予,常嘆其 事,元道頗惜之。」

舞柘枝女[编辑]

按《雲溪友議》:「李八座翱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匪疾 而顏色憂悴。殷堯藩侍御當筵而贈詩曰:『姑蘇太守 青娥女,流落長沙舞《柘枝》。滿座繡衣皆不識,可憐紅 臉淚雙垂』。明府詰其事,乃姑蘇臺韋中丞愛姬所生 之女也。曰:『妾以昆弟夭喪,無以從人,委身樂部,恥辱 先人』。言訖涕咽,情不能堪。亞卿為之吁嘆曰:『吾輩與 韋族,其婣舊矣』。」速命更其舞服,飾以褂襦,延與韓夫 人相見。顧其言語清楚,宛有冠蓋風儀,撫念如其所 媵,遂于賓榻中選士而嫁之。舒元輿侍郎聞之,自京 馳詩贈李公曰:「《湘江》舞罷忽成悲,便脫蠻靴出絳幃。 誰是蔡邕琴酒客,魏公懷舊嫁文姬。」

常浩[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常浩,妓也。」

襄陽妓[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賈中郎與武補闕登峴山,遇一妓同 飲,自稱襄陽人。」

王福娘[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王福娘,字宜之,解梁人,北里前曲妓 也。」

楊萊兒[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楊萊兒,字蓬仙,利口敏妙,進士趙光 遠一見溺之,後為豪家所得。」

王蘇蘇[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王蘇,蘇南曲中妓也。」

顏令賓[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顏令賓,南曲妓也。」

張窈窕[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張窈窕寓居于蜀,當時詩人雅相推 重。」

史鳳[编辑]

按《雲僊雜記》:史鳳,宣城妓也,待客以等差。甚異者,有 迷香洞、神雞枕、鎖蓮燈,次則交紅被、傳香枕、八分羊, 下列不相見,以閉門羹待之,使人致語曰:「請公夢中 來。」馮垂客于鳳,罄囊有銅錢三十萬,盡納之,得至迷 香洞,題九迷詩于照春屏而歸。

盛小藂[编辑]

按《雲溪友議》:李尚書訥夜登越城樓,聞歌曰:「鴈門山 上鴈初飛」,其聲激切。召至曰:「在籍之妓,盛小藂也。」曰: 「汝歌何善?」曰:「小藂是梨園供奉,南不嫌女甥也。所唱 之音,乃不嫌之授也。今色將衰,歌當廢矣。」時察院崔 侍御元範,自府幕而拜,即赴闕庭。李君連夕餞崔君 于鏡湖光候亭,屢命小藂歌餞,在座各為一絕句贈 之,亞相為首倡。崔下句云:「獨向柏臺為老吏。」皆曰:「侍 御鳳閣中書,即其程也,何以老于柏臺?」眾請改之,崔 讓曰:「某但止于此任,寧望九遷乎?」是年秋,崔君鞫獄 于譙中,乃終于柏臺之任。楊封、盧高數篇,亦其次也。 《聽盛小藂歌送崔侍御浙東廉使李訥》詩曰:「繡衣奔 命去情多,南國佳人斂翠娥。曾向教坊聽國樂,為君重唱《盛藂歌》。」奉和。亞臺御史崔元範詩曰:「楊公留宴 峴山亭,洛浦高歌五夜情。獨向柏臺為老吏,可憐林 木響餘聲。」團練判官楊知至詩曰:「燕趙能歌有幾人? 落花迴雪似含嚬。聲隨御史西歸去,誰伴文翁怨九 春。」觀察判官封彥沖詩曰:「連幕纔為綠水賓,忽乘駿 馬入咸秦。為君唱作《西湖調》,日暮偏傷去住人。」觀察 使盧鄴詩曰:「何郎戴豸別賢侯,更吐歌珠宴玉樓。莫 道江南不同醉,即陪舟楫上京游。」前進士高湘詩曰: 「謝安春渚餞袁宏,千里仁風一扇清。歌黛慘時方酩 酊,不知公子重飛觥。」處士盧激詩曰:「烏臺上客紫髯 公,共捧天書靜鏡中。桃葉不須歌《白苧》,耶溪暮雨起 樵風。」

崔徽[编辑]

按《麗情集》:崔徽,蒲妓也。裴敬中為察官奉使蒲中與 崔徽相從累月,敬中言旋,徽不得去,怨抑不能自支。 後數月,敬中密友東川幕白知退至蒲,有丘夏善寫 真,知退為徽致意于夏,果得絕筆。徽持畫謂知退曰: 「為妾謝敬中,崔徽一旦不及卷中人,徽且為郎死矣。」 明日發狂,自是卒。

劉國容[编辑]

按《開元天寶遺事》:長安名妓劉國容,有姿色,能吟詩, 與進士郭昭述相愛,他人莫敢窺也。後昭述釋褐,授 天長簿,遂與國容相別,詰旦赴任,行至咸陽,國容使 一女僕,馳矮駒,齎短書云:「歡寢方濃,恨雞聲之斷愛; 恩憐未洽,歎馬足以無情。使我勞心,因君減食,再期 後會,以結齊眉。」長安子弟多諷誦焉。

趙鸞鸞[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趙鸞鸞,平康名妓也。」

蓮花妓[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蓮花妓,豫章人也。陳陶隱南昌西山, 鎮帥嚴宇嘗遣之侍陶,陶不顧,因求去,獻詩一首:『蓮 花為號玉為腮,珍重尚書遣妾來。處士不生巫峽夢, 虛勞神女下陽臺』。」

徐月英[编辑]

按《全唐詩》小傳:徐月英,江淮間妓也,有集行世。其《敘 懷》詩云:「為失三從泣淚頻,此身何用處人倫。雖然日 逐笙歌樂,長羨荊釵與布裙。」

按《北夢瑣言》:江淮間有徐月英,亦娼者。其《送人詩》云: 「惆悵人間事久違,兩人同去一人歸。生憎平望亭中 水,忍照鴛鴦相背飛。」又云:「枕前淚與階前雨,隔箇閒 窗滴到明。」亦有詩集。金陵徐氏諸公子寵一營妓,卒 乃焚之。月英送葬,謂徐公曰:「此娘平生風流,沒亦帶 焰。」時號美戲也。

[编辑]

秦少游妓[编辑]

按《義妓傳》:「義妓者,不知其姓氏家世娼籍,善謳,尤喜 秦少游樂府,得一篇輒手筆口哦不置。久之,少游坐 鉤黨南遷,道長沙,訪潭土風俗,妓籍中可與言者,或 舉妓遂往焉。少游初以潭去京數千里,其俗山獠夷 陋,雖聞妓名,意甚易之。及睹其姿容既美,而所居復 瀟灑可人,即京洛間亦未易得,咄咄稱異。坐語間,顧」 見几上文一編,就視之,目曰《秦學士詞》。因取竟閱,皆 己平日所作者,環視無他文。少游竊怪之,故問曰:「秦 學士何人也?」妓不知其少游,具道才品。少游曰:「能歌 乎?」曰:「素所習也。」少游益怪曰:「樂府名家,無慮數百,若 何獨愛此?不惟愛之,而又習之,歌之,似情有獨鍾者。 彼秦學士亦曾遇若乎?」曰:「妾僻陋在此。彼秦學士,京 師貴人,焉得至此?即至此,豈顧妾哉?」少游乃戲曰:「若 愛秦學士,徒悅其辭耳。使親見其貌,未必然也。」妓歎 曰:「嗟乎!使得見秦學士,雖為之妾御,死復何恨!」少游 察其誠,因謂曰:「若果欲見之,即我是也。以朝命貶黜, 道經于此。」妓大驚,色若不懌者。稍稍引退,入告母媼。 媼出設位,坐少游于堂。妓冠帔立階下,北面拜。少游 起且避,媼掖之坐以受拜。已乃張筵飲,虛左席,示不 敢抗。母子左右侍觴酒一行,率歌少游詞一闋以侑 之。卒飲甚歡,比夜乃罷。止少游宿,衾枕席褥必躬設, 夜分寢定,妓乃寢。平明先起,飾冠帔,奉沃匜,立帳外 以俟。少游感其意,為留數日,妓不敢以燕惰見,愈加 敬禮。將別,囑曰:「妾不肖之身,幸侍左右,今學士以王 命不可久留,妾懼貽累,又不敢從行,惟俟潔身以報。 他日北歸,幸一過妾,妾願畢矣。」少游許之。一別數年, 少游竟死于藤。妓自遇少游,閉門謝客,獨與媼處宦 府有召,辭不獲,然後往,誓不以此身負少游也。一日 晝寢,寤驚曰:「吾與秦學士別,未常見夢。今夢來別,非 吉兆也。秦其死乎!」亟遣僕沿途覘之,數日得報,乃謂 媼曰:「吾昔以此身許秦學士,今不可以死,故背之。」遂 衰服以赴。行數百里,遇于旅館,將入門者禦焉,告之 故而後入。臨其喪,拊棺繞之三週,舉聲一慟而絕。左 右驚救之,已死矣。

劉興祖[编辑]

按《貴耳集》:「李玨,閩人,隨兄尉永新。邑妓劉興祖,貌不妍,受納士女。李以兄任滿欲歸,適有江西漕試,復留 候,試了而別。劉有樓美潔,李修讀其上。及試,劉津其 行。李捷至,劉備犒捷之費,李復來治省課。居數月,如 京行囊,色色取辦,輦鏹束帛,以壯其行。祝李早擢第, 富貴無相忘。省捷時,犒倍之,鄰里姍笑劉之愚,李不 來矣。」李還家一年無信,鄰里昨笑者又復椰揄之。忽 一日,李書至,劉雖知李有來音,猶未知李之可踐盟 否。李首謁令,乞劉去籍,令欣然予之夙有約,事主母 當恭孝,撫兒女如己子,執釜鬵以奉朝夕,使彼此可 安可久。李許其約。歸近李舍,先書問信主母,進退唯 命。主母知其來,越二十里外迓之,一見如妯娌然。李 令某處任此,《韶教曾茂實言之》。

嚴蕊[编辑]

按《齊東野語》:天台營妓嚴蕊,字幼芳,善琴奕歌舞絲 竹書畫,色藝冠一時。間作詩詞,有新語,頗通古今,善 逢迎。四方聞其名,有不遠千里而登門者。唐與正守 台日,酒邊常命賦紅白桃花,即成《如夢令》云:「道是梨 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與紅紅,別是東風情味。 曾記曾記。人在武陵微醉。」與正賞之雙縑。又七夕郡 齋開宴,坐有謝元卿者,豪士也,夙聞其名,因命之賦 詞,以己之姓為韻。酒方行而已成《鵲橋仙》云:「碧梧初 出,桂花纔吐,池上水光微謝。穿針人在合歡樓,正月 露、玉盤高瀉。蛛忙鵲嬾,耕慵織倦,空做古今佳話。人 間剛道隔年期,指天上、方纔隔夜。」元卿為之心醉,留 其家半載,盡客囊臺饋,贈之而歸。其後朱晦庵以使 節行部至台,欲摭與正之罪,遂指其常與蕊為濫,繫 獄月餘,蕊雖被箠楚,而一語不及唐,然猶不免受杖, 移籍紹興,且復就越置獄。鞫之久,不得其情,獄吏因 好言誘之曰:「汝何不早認,亦不過杖罪,況已經斷,罪 不重科,何為受此辛苦邪?」蕊答云:「身為賤妓,縱是與 太守有濫科,亦不至死罪。然是非真偽,豈可妄言以 汙士大夫?雖死不可誣也。」其辭既堅,於是再痛杖之, 仍繫於獄。兩月之間,一再受杖,委頓幾死,然聲價愈 騰,至徹阜陵之聽。未幾朱公改除,而岳霖商卿為憲, 因賀朔之際,憐其無罪,乃命之作詞自陳。蕊略不搆 思,即口占《卜筭子》云:「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花落 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即日判令從良。繼而 宗室近屬,納為小婦以終身焉。《夷堅志》亦嘗略載其 事而不能詳,余蓋得之天台故家云。

周韶[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周韶,杭妓。」

胡楚[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胡楚杭妓。」

龍靚[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龍靚,杭妓。」

盼盼[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盼盼,瀘南官妓。」

蘇小娟[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蘇小娟,錢塘妓。」

周氏[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周氏,閩妓。」

譚意哥[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譚意哥,長沙妓,後歸汝州張生,生子 登第。」

楚娘[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楚娘,建昌妓,後歸三山林茂叔。」

山氏[编辑]

按《宋詩選》小傳:「山氏,永嘉妓。」

[编辑]

汪憐憐[编辑]

按《輟耕錄》:汪憐憐,湖州角妓也。涅古伯經歷常屬意 焉。汪曰:「君若不棄寒微,當以側室處妾,鼠竊狗偷,妾 決不為此態。」涅乃遣媒妁,備財禮娶之。經三載,死,汪 髡髮尼寺,時公卿士大夫有往訪之者,汪故毀其身 形,以絕狂念,卒老于尼。

汪佛奴[编辑]

按《輟耕錄》:汪佛奴,歌兒也。姿色秀麗,嘉興富戶。濮樂 間以中統鈔一千錠娶為妾。一日,桂花盛開,濮置酒, 佛奴奉觴,濮有感于中,潸然墮淚。佛奴請問其故,濮 曰:「吾老矣,非久于人世者,汝宜善事後人。」佛奴亦泣 下,誓無貳志,人莫之信。既而濮果死,佛奴獨居尼寺, 深藏簡出,操行潔白,以終其身。

[编辑]

薛素素[编辑]

按《甲乙剩言》:「京師東院本司諸妓,無復佳者。惟史金 吾宅後有薛五素素,姿度艷雅,言動可愛,能書,作《黃 庭》小楷,尤工蘭竹,下筆迅掃,各具意態,雖名畫好手, 不能過也。又善馳馬挾彈,能以兩彈先後發,必使後 彈擊前彈碎于空中。又置一彈于地,以左手持弓,右 手從背上反引其弓,以擊地下之彈,百不失一也。素素亦自愛重,非才名士不得一見其面。又負俠好奇, 獨傾意于袁六微之。余笑謂袁曰:「袁黑橫得素素相 憐,能無為我輩妬殺。」素素好佛,師俞羨長;好詩,師王 行甫。人亦以薛校書呼之。雖篇什稍遜洪度,而眾伎 翩翩,亦昔媛之少雙者也。

楊幽妍[编辑]

按《楊幽妍別傳》:「幽妍小字勝兒。生母劉行一,在南院, 負艷聲。早歲落籍,去嗣陳氏。陳之姨董四娘挈往金 閶,習吳語,遂善吳歈。董笑曰:『是兒甫八歲,如小燕新 鶯,不知誰家郎有福,死此雛手』。」陳歿,撫于楊媼,媼奇 嚴,課書、課繡、課琴棋,玅有夙解,不督而能。女兄弟多 方狡獪,嘲弄紹侮,終不能勾其一粲也。庚申楊媼避 難吳越,載幽妍與俱,年已破瓜矣。薄幸難嫁,有心未 逢,俯首叩膺,形于詠嘆。一旦,遇張聖清于秀林山之 屯雲館,群醉滿前,席糾無主,獨幽妍兀坐匡床,旁無 轉屬,掠鬟舐袖,笑而不言。私禱云:「儂得耦此,生死可 矣。」張聖清者,才高筆雋,骨采神恬,造次將迎,綢繆熨 帖,人莫覺其為廉察使子也。舟中載圖史絃索,悉付 小青衣排當。小青衣能射主人意中事,兼工竹肉。聖 清曰:「此西方迦陵鳥,以迦陵呼之。」每攜入竹嶼花溪, 逓作新弄,而最不喜平康狹邪之游,謂此輩正堪與 鬅頭奴、大腹長髯賈相徵逐,豈容邪魔入我心腑。至 是與幽妍目成者久之,明之遂合鏡于舟次焉。干時 溽暑,晝則布席長林,暮則移橈別渚。疏簾清簟,縈繞 荼煙;翠管朱絃,淋漓酒氣。幽妍,自謂十五歲以前,未 嘗經此韻人韻事。即聖清亦曰:「世豈有閨中秀、林下 風,具足如勝兒者乎?」眤熟漸久,絕不角勁語媟詞。兩 人交相憐,亦復交相重。曰:「吾曩過香州草菴外,聞《老 尼經》聲,躍然抱出世之想。自慚絆縛,不能掣鞲奮飛。 今眤君串珠纏臂,持戒精嚴,同心如蘭,願言倚玉,十 年不死,請事空王,宿羽流螢,實聞斯語。」聖清飲涕而 謝之。七月應試,白下幽妍,送別青溪,注盼捷音,屈指 歸信,並爾杳然。及重九言旋,而幽妍先驅度江去矣。 自此低迷憔悴,瘵疾轉深,腰減帶圍,骨見衣表。王修 微謂余曰:「吾平生不解相思病何許狀,亦不識張郎 何許人,能使人病,病者又能願為張郎死,郎不顧,亦 立枯為人腊矣。」聖清聞之,遣急足往視幽妍,開緘捧 藥,涕泗汎瀾。嫗兇忍,閉絕魚鴈,消息不通。幽妍典簪 珥,賂侍兒,屬桃葉渡,閔老作字,以達意焉。扃鐍斗室, 不見一人,即王孫貴游剝啄者,皆刀繩自矢而已。媼 卞怒並甚,撾詈無人理,取死數四,救而復甦,不得已, 復載之東來。聖清偵狀,義不員心。有俠客徐內史就 中為調人,彈壓悍嫗,「無得故懸高價,殺此鐵石兒媼」 唯唯。聖清乃納聘,迎為少婦,稽首廉察公,逡巡如女 士,且覬宜男,勿詰責也。比入室,病甚,猶強起,薰香澣 衣,劈箋滌硯。聖清手書唐人百絕句授之,讀皆上口。 又雅能領略大義,每環回「離腸」「斷魂」之句,掩抑不自 勝,真解語花也。病中解脫,了無怖容,佛號喃喃,手口 頗相續。忽索鏡自照,不覺拍几慟哭曰:「勝兒薄命,遂 止于斯。」又好言謂聖清曰:「君自愛,切勿過為情癡,旁 招訶笑。妾如有知,當轉男子身以報君耳。」又曰:「妾命 在呼吸,偃大人新宅,不祥,盍移就郡醫療之?」歲偪除 夕,聖清歸侍椒觴別去。幽妍惙惙喘益促,侍兒問:「有 何語傳寄郎君?」但瞪目搥胸,不復成聲矣。蓋壬戌臘 月二十七日也。聖清奔入城,且號且含殮,延僧修懺, 撤葷血者兼旬,雕刻紫檀主置座隅,或懷之出入衣 袖衾裯間。食寢必祝,祝必啼啼曰:「吾欲採不死藥,乞 返魂香,起幽妍于地下而不可得,又欲金鑄之,絲繡 之,倩畫師寫照,百回而未必肖也。何如徵傳眉道人, 為逝者重開生面乎?」余曰:「傳且就,恐挑哀端,候君病 良已,乃敢出而詎,料君子終不及見也。」幽妍墓在龍 華里,聖清選地結茆龕,祀文佛如來,償其始願。修竹 老梅,環映左右。清芬涼影,颯如有人。畫眉郎、散花女, 其將比肩捉臂,踏歌而嬉于此乎?古有廬江吏、華山 畿、歐陽詹、秦少游之義娼,糾結夙緣,一慟而卒。初疑 出于誕妄,今乃信為果然。如幽妍聖清者,少,判在《鳳 窠群》、鴛鴦牒中。豈死于情哉?死于數也。命不忍以介 靜辭,為作《別傳》,付子墨、墨娥,相與流通之,死乎不死 矣!

張潤[编辑]

按《龍子猶張潤傳》:「張潤,行三,瓜洲人。少鬻為閶關潼 子門妓。善歌,微有韻致。與賈人程生交善,許以必嫁。 程惑焉,為之破家,衣敝履穿,不敢復窺張室,而張念 之不置也。一息遇諸門,亟呼入,相持大慟,程具道所 以不敢狀,張自出青蚨,具餐止宿。夜半語程曰:『儂向 以身許君,不謂君無賴至此。然儂終不可以君無賴 故而委身他姓。儂有私財五十金許,今以付君,君可 貿易他方。一再往,有贏利,便圖取儂,儂與君之命畢 此矣』。」語達旦,空囊授之,珍重而別。程既心蕩,無復經 營之志,且貧兒暴富,饞態不禁,乃別往紅樓市歡,罄 其資而歸,而張不知也。久之,復遇諸門,居然窶子容耳。聞張呼,驚欲走匿。張使婢闌之以入,叩其故,詭云: 「中道遭寇,僅以身免。自憐薄命,無顏見若。」張悲憤甚, 一慟幾絕。程亦悔且泣,徐:「如此當奈何?」張曰:「此吾兩 人命絕之日也。生而暌,何如死而合,君如不忘初願, 惟速具毒酒,與君相從地下耳。」言訖,淚下如注。程不 知所為。張迫之再無已。潛取毒毒酒以進。張且泣且 飲,便傾半壺。程覺其有異,大恐,遽盡吸之,已而兩人 皆死。既死,搗乃覺。從傍人教剖生羊灌之,張活。次及 程,則無療矣。蓋毒性下墜,張先飲,味薄,故可起,亦天 意所以誅薄倖也。程父訟之長洲江令,令廉得程負 心始末,乃責其父而釋張。當此時,張之名震于一郡, 郡之好事者咸往問疾,求識面以為快,或呼為「藥張 三,從」所殉也。或呼為「癡張三」,謂其所殉非人也。張疾 愈,郡人士爭交歡之,聲價益隆。然性好迭宕,不譽縉 紳,竟以此浮沉數年,無一大遇,聊隨一賣絲者終焉。

賽濤[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賽濤,杭州趙氏女,從燈市中被掠為 臨清妓,後歸周子文,有《曲江集》。」

朱斗兒[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朱斗兒號素蛾,吳妓。」

趙麗華[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趙麗華,字如燕,小字寶英,南院妓。」

朔朝霞[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朔朝霞,金陵妓。」

周青霞[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周青霞,杭妓。」

王儒卿[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王儒卿,字賽玉,金陵官妓。」

姜舜玉[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姜舜玉自號竹雪居士,金陵舊院妓。」

徐翩翩[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徐翩翩,字飛卿,一字驚鴻,南院妓,有 集。」

趙彩姬[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趙彩姬,字令燕,南院妓。」

馬守真[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馬守真,字湘蘭,一字月嬌,金陵妓,有 集。」

朱無瑕[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朱無瑕,字泰玉,金陵妓,有《繡佛齋集》。」

孫瑤華[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孫瑤華,字靈光,金陵妓。後歸新安汪 景純有《遠山樓集》。」

崔重文[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崔重文,字嫣然,小字媚兒,南院妓。」

郝文珠[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郝文珠,字昭文,金陵妓。寧遠伯李如 松鎮遼東,致幕中掌書記。」

鄭如英[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鄭如英,字無美,小名妥,舊院妓。」

景翩翩[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景翩翩,字三昧,一字驚鴻,建昌妓有 《散花吟》。」

馬珪[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馬珪,字文玉,吳妓。」

馬如玉[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馬如玉,字楚嶼,本姓張,金陵舊院妓。」

薛素素[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薛素素,字潤孃,嘉興妓,有《南游草》。」

沙宛在[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沙宛在,字嫩兒,自稱桃葉女郎,有《蝶 香集》,《閨情百首》絕句。」

楊玉香[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楊玉香,金陵妓。」

郭鸞鸞[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郭鸞鸞,杭州妓,與羅陽王道通唱和, 見《簡平子集》。」

張回[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張回,字淵如,一字觀若,金陵妓。」

羽儒[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羽儒字素蘭,一字靜和,常熟人。生不 識姓,善音律,推律得羽聲,遂以為氏。有詩集。」

周文[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周文,字綺生,嘉興妓。」

梁小玉[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梁小玉,杭人,有《嫏嬛集》。」

素帶[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素帶,吳中小妓。」

呼文如[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呼文如小字,祖江夏營妓,後歸楚人 丘齊雲「《有遙集》編

王微[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王微,字修微,揚州妓,晚號草衣道人。 有《期山草樾館詩集》。」

蔡彬[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蔡彬,字清卿,江都妓。」

郝婉然[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郝婉然,字蕊珠,京師珠市妓,有《調鸚 集》。」

李貞儷[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李貞儷,字澹如,桃葉妓,有《韻芳集》。」

茹瓊[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茹瓊,錢塘妓。」

楊宛[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楊宛,字宛叔,金陵妓。有《鍾山獻正續 集》。」

顧娟娟[编辑]

按《明詩選小傳》:「顧娟娟,嘉興妓。」

娼妓部藝文一[编辑]

《陳思王七啟》
魏·曹植
[编辑]

《鏡機子》曰:「既遊觀中原,逍遙閒宮,情放志蕩,淫樂未 終,亦將有才人妙妓,遺世越俗,揚北里之流聲,紹陽 阿之妙曲。爾乃御文軒,臨洞庭,琴瑟交揮,左篪右笙, 鐘鼓俱振,簫管齊鳴。然後姣人乃被文縠之華褂,振 輕綺之飄颻,戴金搖之熠燿,揚翠羽之雙翹,揮流芳, 燿飛文,歷盤鼓,煥繽紛,長裾隨風,悲歌入雲,蹻捷若」 飛,蹈虛遠蹠。陵躍超驤,蜿蟬揮霍。翔爾鴻翥,濈然鳧 沒。縱輕體以迅赴,景追形而不逮。飛聲激塵,依違厲 響,才捷若神,形難為象。於是為歡未渫,白日西頹。散 樂變飾,微步中閨。元眉弛兮鉛華落,收亂髮兮拂蘭 澤,形媠服兮揚幽若。紅顏宜笑,睇盼流光。時與吾子, 攜手同行。踐飛除,即閑房。華燭爛,幄「幕張。動朱脣,發 清商。揚羅袂,振華裳。九秋之夕,為歡未央。此聲色之 妙也。子能從我而遊之乎?」《元微子》曰:「予願清虛,未暇 此遊也。」

《娼婦自悲賦》有序
梁·江淹
[编辑]

漢有其錄,而亡其文。「泣蕙草之飄落,憐佳人之埋暮」 ,迺為辭焉。

粵自趙東,來舞漢宮。瑤序金陳,桂枝嬌風;素壁翠樓, 明月徒秋。歌聲忽散,傷人復愁。君王更衣,露色未晞。 侍青鑾以雲聳,夾丹輦以霞飛。願南山之無隙,指壽 陵以同歸。俄而綠衣坐奪,白華臥進,屑骨不憐,擅金 誰恡?九重已閉,高門自蕪。青苔積兮銀閣澀,網羅生 兮玉梯虛。度九冬而廓處,遙十秋以分居。傷營魄之 已盡,畏松柏之無餘。歸故鄉之末光,實夫君之晚滋。 去柏梁以掩袂,出桂苑而斂眉。視朱殿以再暮,撫巔 華而一疑。於是怨帝關之遂岨,悵平原之何極。霜繞 衣而葭冷,風飄輪而景昃。御思趙而不顧,馬懷燕而 未息。泣遠山之異峰,望浮雲之雜色。若使明鏡前兮, 碎孤鴈之錦翼。迺為詩曰:「曲臺歌未徙,黃壤哭已親。 玉玦歸無色,羅衣會成塵。驕才雄力君何怨,徒念薄 命之苦辛。」

《禁斷女樂敕》
唐·蘇頲
[编辑]

敕:「朕聞樂者起於心,心者動於物,物不正則不可為 樂,樂不和則不能理人。況天生黎蒸,區別男女,外則 導之以禮,中則由之以樂,苟或不臧,孰云致理?自有 隋頹靡,庶政彫弊,徵聲遍於鄭衛,衒色矜於燕趙,廣 揚《角抵》,長袖從風,聚而觀之,浸以為俗,此所以戒王 奪志,夫子遂行」也。朕方大變澆訛,用清淄蠹,眷茲女 樂,事切驕淫,傷風害政,莫斯為甚。既違令式,尢宜禁 斷。自今以後,不得更然。仍令御史金吾,嚴加捉搦。如 有犯者,先罪長官,務令杜絕,以稱朕意。

《大府李卿外婦馬淑誌》
柳宗元
[编辑]

氏曰馬,字曰淑。生廣陵,母曰劉,客倡也。淑之父曰總, 既孕而卒,故淑為南康謳者。李君為睦州,詆狂寇見 誣,左官為循州錄,過而慕焉,納為外婦,偕竄南海上。 及移永州,州之騷人,多李之舊,日載酒往焉,聞其操, 鳴絃為新聲,撫節而歌,莫不感動其音,美其容,以忘 其居之遠而名之辱,幸其若是也。元和五年五月十 九日積疾卒於湘水之東。葬東岡之北陲,年二十四。 銘曰:「容之丰兮藝之工,隱憂以舒和樂雍佳冶彫殞 逝安窮。諧鼓瑟兮湘之滸,嗣靈音兮永終古。」

《上河東公啟》
李商隱
[编辑]

商隱啟:「兩日前於張評事處伏睹手筆,兼評事傳指 意,於樂籍中賜一人,以備紉補。其悼傷以來,光陰未 幾,梧桐半死,才有述哀,靈光猶存,且兼多病,眷言息 裔,不暇提攜,或小於叔夜之男,或幼於伯喈之女。檢 庾信苟娘之啟,常有酸辛;詠陶潛通子之詩,每嗟飄 泊。所賴因依德宇,馳驟府庭,方思效命旌旄,不敢載」 懷鄉土。錦茵象榻,石館金臺,入則倍奉光塵,出則揣

摩銛鈍。兼之早歲志在元門,及到此都,更敦夙契,自
考證.svg
安衰薄,微得端倪。至於南國妖姬,叢臺妙妓,雖有涉

於篇什,實不接於風流。況張懿仙本自無雙,曾來獨 立,既從上將,又託英僚。汲縣勒銘,方依崔瑗;漢庭曳 履,猶憶鄭崇。寧復河裏飛星,雲間墜月,窺西家之宋 玉,恨東舍之王昌,誠出恩私,非所宜稱。伏惟克從至 願,賜寢前言,使國人盡保展禽,酒肆不疑阮籍,則恩 優之理,何以加焉。干冒尊嚴,伏用惶灼,謹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