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2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九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冰部彙考

  詩經豳風七月

  禮記月令

  周禮天官

  大戴禮夏小正

  孝經緯援神契

  本草綱目

  明會典定藏冰之法

 冰部藝文一

  冰賦          晉顧凱之

  冰井賦           庾儵

  謝敕賜冰啟        梁沈約

  冰壺賦          唐陶翰

  冰泮曲池賦         王起

  開冰賦           前人

  履霜堅冰至賦        前人

  漢光武渡滹沱冰合賦    獨孤及

  冰賦           劉長卿

  藏冰賦          歐陽詹

  初日照冰池賦        馮宿

  冰泉賦          陳廷章

  冰池照寒月賦        林藻

  前題           王履貞

  東風解凍賦         韋充

  冰賦           韋應物

  履春冰賦          陳岵

  玉壺冰賦          前人

  冰壺賦           崔損

  謝賜冰狀         白居易

  履薄冰賦         皇甫湜

  前題            前人

  冰將釋賦          侯喜

  水始冰賦          陸環

  陽冰賦           林滋

  藏冰賦           張皓

  冰井賦           李冑

  前題            史宏

  冰賦            闕名

  藏冰不固判        崔希逸

  前題           裴幼卿

  前題            裴寬

  冰賦           宋吳淑

  凌室記         元葉祐之

  玉壺冰賦         明李沂

  前題           黃汝良

  前題           袁宗道

  漕河敲冰記        傅維鱗

坤輿典第二十九卷

冰部彙考[编辑]

《詩經》
[编辑]

《豳風七月末章》
[编辑]

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四之日其蚤獻 羔祭韭。

正義曰:《月令》季冬,冰方盛,水澤腹堅,命取而藏之沖。沖非貌非聲,鑿冰之意。《天官·凌人》云:「正歲十有二月,令斬冰三其凌。」注云:「凌,冰室也。斬冰三倍,多于凌室之所容。」凌人十二月斬冰,即以其月納之。此言三之日納于凌陰,四之日即出之。藏之既晚,出之又早者,豳土晚寒,故可夏正月納冰。夏二月仲春,太簇用事,陽氣出地始溫,故禮應開冰,先薦寢廟。言由寒晚,得晚納冰,依禮須早開故也。建丑之月,祭司寒之神而藏此冰。建卯之月,獻羔以祭主寒之神,開此冰也。二月開冰,君始用之,未賜臣也。至於夏初,其出之也,朝之祿位,賓食喪祭,於是普用之,乃是頒賜臣下也。服虔云:「司寒、司陰之神,元冥也。將藏冰」致寒氣,故祀其神。《月令》:「仲春,天子乃獻羔,開冰,先薦寢廟。」祭韭者,蓋以時韭新出,故用之也。集註鑿冰,謂取冰於山也。沖沖,鑿冰之意。《周禮》正歲十二月,令斬冰是也。納,藏也,藏冰所以備暑也。凌陰,冰室也。豳土寒多,正月風未解凍,故冰猶可藏也。蚤,蚤朝也。韭,菜名。獻羔祭韭而後啟之,《月令》仲春獻羔,開冰,先薦寢廟是也。蘇氏曰:「古者藏冰發冰,以節陽氣之盛。」夫陽氣之在天地,譬如火之著於物也,故嘗有以解之。「十二月,陽氣蘊

「伏錮而未發,其盛在下,則納冰於地中,至於二月,四陽作,蟄蟲起,陽始用事,則亦始啟冰而廟薦之,至於四月,陽氣畢達,陰風將絕,則冰於是大發,食肉之祿,老病喪浴,冰無不及。是以冬無愆陽,夏無伏陰,春無淒風,秋無苦雨,雷出不震無災霜雹癘疾不降,民不夭札也。」 胡氏曰:「藏冰開冰,亦聖人輔相燮調之一事」 耳,不專恃此以為治也。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孟春之月,東風解凍魚上冰。

集註嚴陵方氏曰:「夫凍結於重陰堅栗之時,東風蓋發散之氣也。東風既解凍,則物之潛於深者咸躍而上矣。」

仲春之月,「天子乃鮮羔開冰,先薦寢廟。」鮮音獻

集註古者「日在虛則藏冰,至此仲春則獻羔以祭司寒之神,而開冰先薦寢廟者,不敢以人之餘奉神也。」

孟冬之月,水始冰,地始凍,

集說嚴陵方氏曰:「冰即水也,水以陽釋,冰以陰凝故也。凍,蓋地氣閉而陽不能熙故也。孟冬者,重陰之始,故言水始冰、地始凍焉。」

仲冬之月,冰益壯,地始坼。

大全嚴陵方氏曰:「凍甚而土相坼。」

季冬之月,冰方盛,水澤腹堅,命取冰,冰以入。

集註冰之初凝,惟水面而已,至此則徹,上下皆凝,故云「腹堅。」腹,猶內也。藏冰正在此時,故命取冰。冰入則陰事之終也。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凌人: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八人,徒八十人。

訂義《鄭康成》曰:「凌冰室也。」

掌冰:「正歲十有二月,令斬冰三其凌。」

鄭節卿曰:「周雖改正朔,每用夏正。故凌人之職,正歲十有二月,令斬冰,夏頒冰,掌事,秋刷,皆夏月也。」

賈氏曰:周十二月,冰未堅也。《詩》曰:「二之日鑿冰。」

沖,沖三之日,納於凌陰;「二之日」 ,謂周之二月,夏之十二月;「三之日」 ,謂周之三月,夏之正月,與此《周禮》十二月藏冰,校一月者,豳地寒,故納冰可用夏正月也。鄭鍔曰:「冰不堅厚,則不可取,欲取諸冰厚腹堅之時,故《記》則謂之伐,《詩》則謂之鑿,此則謂之斬。」 《易氏》曰:「三為冰室,以待亥、子、丑三月之用。」 蓋天時不可預,必有冬而無冰者。凡亥子、丑三月之間,皆可藏冰,故三其凌以待之。

春始治鑑,凡外內饔之膳羞鑑焉。凡酒漿之酒醴亦 如之。

賈氏曰:「春,謂正月也。」 鄭鍔曰:「春分奎星朝見東方,蟄蟲始出,時將用冰,始修飾盛冰之器,以鑑名之者。《左傳》曰:『美澤可以鑑』。」 謂其光澤也。

祭祀共冰鑑,賓客共冰。

賈氏曰:「祭祀,謂天地、宗廟、社稷之事,皆共冰。冰有鑑則冰不消釋,食得停久。賓客,謂諸侯來朝,王禮之以飧及饔,餼直共冰以往,無鑑也。」

大喪,共夷槃冰。

鄭康成曰:「夷之言尸也,實冰於夷槃中,置之尸床之下,所以寒尸。」

夏頒冰掌事。

賈氏曰:頒冰,頒賜群臣也。掌事,主賜冰之多少、合得與不合得之事。王昭禹曰:「陽氣過盛,無以制之,非徒有煩縟之患,陰陽不和,反傷人之形而疾癘作。故夏之痒疥,以陽氣傷於皮膚故也。秋之瘧寒,以夏陽之傷於腑臟故也。先王至是而頒冰者,所以禦暑患也。」

《秋刷》。

鄭司農曰:「刷除冰室,當更納新冰也。」

《大戴禮》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正月,魚陟負冰。」陟,升也。負冰云者,言解蟄也。

「二月,頒冰。」《頒冰》者,分冰以授大夫也。

《孝經緯》
[编辑]

《援神契》
[编辑]

「高山之巔無樹,深海之淵無冰」,剛太燥,柔太溫也。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编辑]

《冰釋名》
[编辑]

李時珍曰:「冰者太陰之精,水極似土,變柔為剛,所謂 物極,反兼化也。故字從水從仌。」《周禮》:凌人「掌冰,以供 祭祀賓客。」《左傳》:「古者日在北陸而藏冰,西陸朝覿而 出之,其藏之也。深山窮谷,凅陰沍寒,其用之也祿位 賓食喪祭。」郎顗曰:「藏冰以時,則雷出不震;棄冰不用, 則雷不發而震。今人冬月藏冰於窖,登之以鹽是也。」 《淮南畢萬術》有凝水石作冰法。非真也。

氣味

甘冷無毒。

主治

陳藏器曰:「去熱煩,熨人乳石、發熱腫。」

吳瑞曰:「解煩渴,消暑毒。」

李時珍曰:「傷寒陽毒熱盛昏迷者,以冰一塊,置於膻 中良。亦解燒酒毒。」

發明

陳藏器曰:「夏暑盛熱食冰,應與氣候相反,便作宜人, 誠恐入腹冷熱相激,卻致諸疾也。」《食譜》云:「凡夏用冰, 止可隱映飲食,令氣涼爾。不可食之,雖當時暫快,久 皆成疾也。」

李時珍曰:宋徽宗食冰太過,病脾疾,國醫不效,召楊 介診之,介用大理中丸。上曰:「『服之屢矣』。介曰:『疾因食 冰,臣因以冰煎此藥,是治受病之原也』。」服之果愈。若 此可謂活機之士矣。

附方

滅瘢痕。以凍凌頻熨之良。千金方

《明會典》
[编辑]

《定藏冰之法》
[编辑]

凡藏冰。洪武二十六年定、每歲冰結之時、禮部堂上 官預先奏聞。膳部官赴內官監關支鑰匙。錦衣衛差 撥力士、或工部差撥腳夫、各備器具、赴正陽門外打 掃冰窨。就令戶部關撥新鮮稻草并蘆蓆襯墊完備、 伺候冰凍、撿擇潔淨去處取冰。節次挑赴冰窨內、如 法收藏封鎖。將鎖匙送赴內官監。仍移付祠部、照例 「祭祀。著軍人看守,至暑熱之時,以備應用。」

凡內府冰窨收藏冰雪、係內官監官自行提調。合用 襯墊蘆蓆稻草、禮部照例移咨戶部、依數支撥、就差 人送內府冰窨處所交收

冰部藝文一[编辑]

《冰賦》
晉·顧凱之
[编辑]

「激厲風而貞質,仰和景而融暉,清流離之光徹,邈雲 英之巍巍。」爾乃連綿絡幕,乍結乍無,義剛有折,照壺 則虛,託形超象,比朗元珠。若乃上結薄映,下鏡長泉, 靈葩隨流,含馨揚鮮。

《冰井賦》
庾儵
[编辑]

「嘉陰陽之博施,美天地之廣宣。萬物雜而無越,不易 類以相干。」或專陽負暑,或凅陰沍寒。塗雖殊而同歸, 信協德而俱延。於是孟冬之月,群陰畢升,霜雪紛其 交淪,流波結而成凌。啟南墉之重隩,將卻熱以藏冰。 山人是取,縣人是承。納遠宮之邃宇,靜幽澹以清澂。 抱堅精之元素,發川靈而長凝。於是寒往暑來,四時 「代序,帝將攘患,炎災是禦。爾乃攜我同類,援我烝徒, 將涉寒藪,害氣是除。攀靈艦而增舉,爰自託於城隅, 仰瞻重構,俯臨陰穴,淒清驚冷,觱發栗烈,餘寒嚴悴, 淒若霜雪。乃命有司,啟彼潛戶,寒風慘悴,此焉清暑, 格炎靈之恣曜兮,摧盛陽之暴怒,弭和春之淒風兮, 遏溫夏之苦雨,保百姓之艱難兮,俾」群生之寧處。及 至股肱或虧,卿士殞喪,寧神扇暑,肅厲清涼,用處凶 禮,無失典常。美厚德之兼愛兮,乃惠存以及亡。

《謝敕賜冰啟》
梁·沈約
[编辑]

竊惟司寒輟響,眇自前代,凌室曠官,歷茲永久。聖功 闡物,逸典備甄,窮深既採,園池靡用,有籍羔秬,無災, 霜雹。

《冰壺賦》以清如玉壺冰何慚夙昔意為韻
唐·陶翰
[编辑]

惟冰也,有堅凝之貞;惟壺也,有虛受之明。謝周流之 弱質,託鎔鑄以成名。直方任器,規圓愜情。對光輝而 比色,因擊扣而馳聲。冰假壺以為用,壺含冰而轉清。 及夫懽呈朝晏之餘瑞,表經綸之初。尤荀吳之失對, 陷王霸之後車。既遇賞以為樂,乃獲成於所如。但觀 夫推移在道,澄澈如玉。時見瑩而則明,或將摧而不 曲。故曰「冰貴於水,器尊者壺。」國因時而必用,軍每擊 而何虞?若乃周將酬客,魯欲藏冰,揖籍父其何忌?顧 申豐而可憑。是以用之者廣,須之者多,遇薛鼓而擊, 誦《豳詩》而何?至時冰銷滴潤,壺罄成酣,乃挾纊以荷 德,豈知漏而興慚。昔者趙衰從徑,魏主其逐,雖有餒 而仍攜,顧無糜而未宿。每覽餘軌,當思踐跡,志未吐 於平生,容已衰於疇昔。倘開冰之可薦,庶投壺而無 斁。況霜空且寒,晚景仍墜,雖杼軸而不輟,猶彷彿而 無記,將投皎潔之姿,願假含容之意。

《冰泮曲池賦》
王起
[编辑]

「元英變律,青陽報春,伊曲沼之方燠,始冰泮於斯辰。 北陸初凝,昔峨峨而色閉;東風忽解,驚片片之光新。 所以將延軒騎,稍媚咸秦。散亂瓊岸離披,玉津開碧潭之漾漾,如白石之磷磷。豈必積窮谷而與競,塞長 河而見倫。則知煦嫗有待,沍寒無必,將辭烈烈之風, 漸映遲遲之日。或竹破而瓦裂,或鏡華而玉質,帶宿」 草而猶霑,添新泉而更溢。小大惟錯,方圓不一。臨深 之戒,稍窺履薄之危。漸失蠶之績也,必見其淪胥;鯉 或感焉,匪勞於剖出。璀錯騰外,淋漓積中。隨波響激, 遵渚光融。下魚竿而不隔,泛仙舟而已通。渙渙初流, 自同夫溱水;沖沖罔鑿,奚取於《豳風》。是知冰在池而 合散,池與冰而虛滿。腹堅難俟於星迴,磔烈必因乎 風暖。皎潔不私,清明在茲,殊玉壺而睹正,異凌臺而 藏之,鼠無德而潛伏,狐由是而決疑。和而不同,始堅 然而固節;積而能散,終渙爾以隨時。客有覽名都之 秀,盼迴塘之溜,知迷津而可通,在解凍之斯候。

《開冰賦》
前人
[编辑]

國家順仲春之律,開藏冰之室,將以均寒暑,分老疾。 北風始壯,且納於必周;西陸有期,因用而斯出。是時 木德司辰,條風報春,物惟求舊,令乃謀新。有頒冰之 職,有伐冰之臣。安「得深藏於重壤,自當登御於一人。」 有司奉明詔,薦清廟,啟其空,觀其徼。連鍤既下,不作 沖沖之聲;厚土忽開,已發峨峨之照。獻羔之禮既宣, 祭韭之義克全。將使陰不伏,陽不愆。詎有東風之解, 莫移北陸之堅。皎潔兮玉壺乍奪,清瑩兮金鏡爭鮮。 監乎其中,雖臨深而履薄;積於其外,終岳峙而峰連。 此輿人之所納,縣人之所傳。乃祓以桃弧,升於蘭殿。 凌陰去而寒盡,御座來而春變。其為利也溥,其為用 也遍。群寮是錫,足以表鴻恩;百祀方修,足以成嘉薦。 向若藏之不以宜,啟之不以時,自然光而不耀,貞以 自持,同土石而棄矣,何賓祭而用之?德既自此宣,政 亦自此審,禦霜雹以清沴,調風雨而成稔。開五色之 瑞,福應方來;葉《七月》之章,頌聲曷寢。豈惟求履霜之 堅,思積水之凜。冰之開也在於人,冰之用也進於君。 昔時司寒,雖蒙於幽閉。今將清暑。終見於區分。倘不 遺於茲日,期不掩於前聞。

《履霜堅冰至賦》以君子之道闇然而日章為韻
前人
[编辑]

「霜之履兮白商應,冰之堅兮元律分。」其履也結之寒 露,其堅也矗若長雲。當萬物始挫之時,降於青女;及 六尺凝寒之日,可薦明君。信履微而至著,宜布象於 前聞。乃若歲如何其,夜亦秋止。稜稜稍結,兢兢未履。 漸皚皚於葛屨之下,將皎皎於玉壺之裏。雖嚴凝作 氣,必納於輿人;而愴悽動容,先感於君子。此謂履霜 之始。暨夫變化無朕,堅剛有期,律移緹幕之候,辰當 黑帝之司。由是璀璨無積,清明自持,則豐山古鐘,不 舂容而明矣。鄴臺舊井,可皎潔而藏之。此所謂堅冰 之時也。霜之飛兮至微,冰之潔兮自保。所以通變其 德,所以馴致其道。畜峨峨之色,且寒於長河改。丁頰 反早霜也之光,寧留於勁草。凝冷兮漸滋,積素兮斯𣊟。 始落金波之上,有助其明;終藏陰室之中,不欺於闇。 冰因乎厚地,霜本乎高天。何質變而增勵?何節窮而 更妍?亦由洪因纎起,高以下先。投一跡而千里路極, 覆一簣而九仞功宣。則求己者,知霜冰之言理有漸 周身者,知霜冰之防於未然。固宜研精屑屑,覃思乾 乾,豈翫蒹葭蒼蒼之色,鑿《山谷》沖沖之堅哉?士有錯 綜文房,琢磨儒術。以修詞為履霜也,不同於豺祭之 辰;以干祿為堅冰也,不同於狐聽之日。願察言而觀 行,倘循名而責實。況乃良牧煌煌,近天子光,引凝陰 之義,為勸學之方。則因卑致崇,匪一朝一夕。為大於 細,在日就月將。然後知作者之微旨,嘉言孔彰。

《漢光武渡滹沱冰合賦》
獨孤及
[编辑]

昔漢光武收河北之年,馳馬將進,《滹沱》在前,為敵所 迫,當冰不堅。及軍裝隱轔以登岸,殺氣崢嶸而塞川。 意者,欲定神器於茲日,彰聖人之動天。若非「使不道 者喪,有德者王,則水不能以造次而結,冰不能以斯 須而壯。變浩浩之流,為峨峨之狀。」擁高旌以進,雷長 轂以上,及企路以全軍,又迎風而破浪。於時進隔關 於長津,顧邀遮其後塵,患勢莫之敵,沒不可振,求一 徑而莫遂,惟群臣之不親。賴王霸至誠之力,協光武 至聖之德,人從悅己之詐,天贊勤王之直,故得舟楫 不設,衣裳不濡,避地以往,乘冰以趨。一水之上,兩軍 相殊,使後人視水則有,求冰則無,望飛塵而惆悵,對 寒流而踟躕。由是知天人之合發,與「神祇而相符。不 然,則何以延十二之祚,總四七之輔,滅新室毒流之 日,作漢氏中興之主,受命之瑞也。」亦何異「元女降於 軒轅,白魚躍於周武」燕趙之間,清流瀰瀰,高風以遠, 遺躅於是。

《冰賦》
劉長卿
[编辑]

「水無心而清冰」,虛己而明,始則同體,終然異名。水之 動,我變以靜;水之柔我變以貞。任方圓而能處其順, 在高下而不失其平。北陸初凝,結而為冰;東方始起, 融而為水。與時消息,隨物行止。水也不知其所然,冰 也不知其所以何。推運而有恆,乃忘情而合理。觀乎 外示貞堅,內含虛澈。無受染以保其素,無納污以全「其潔。」比玉而白,不為蠅玷;比月而明,不為蟾缺。瓊樹 色奪,瑤池光發。變寒日之清瑩,帶陰天之肅殺。爰自 《止水》,遍於山川。山穴俱閉,長波寂然。皎皎彌靜,峨峨 遠連。如雪覆地,若雲披天。雲之凝兮,佇長風而可掃; 雪之積兮,向太陽而莫全。豈同夫氣之所感,物莫能 遷。勁飈夕寒,我力增壯。晴景朝暖,我心猶堅。其堅伊 何?履霜斯至;其薄伊何?臨泉是畏。君子用之以馴致 其道,睹之而不驕於貴。二之日始鑿,命虞官;三之日 始納,享司寒。天子陳禮容,賦《豳風》。大啟冰室,獻於王 宮。氣肅雲陛,寒生袞龍。闢九門於月下,列千官於鏡 中。頒眾位取飲以受命,御至尊得象於朝宗。若君莫 之求,臣莫之見,則深山窮谷詎可得而加薦。苟藏之 不周,用而不遍,則災霜害雹,如有待而為變。人或愛 我清,人或愛我淨,既潔其跡,亦堅其性。水之冰生於 寒,人之冰生於正,無棄其道,吾將何病。

《藏冰賦》
歐陽詹
[编辑]

晚日離斗兮,昏星見《奎》鴻。「向北兮,龍角徂西。」天子 慮層冰以為災,闢凌陰而大納。《山人》於其時而共職, 庶壽域以同躋。黑牡既馨,元冥已祝。人惟在土,侔有 賦以歸王;物或稱琛,類無脛而奔陸。鑿凅沍於窮壑, 閉重泉乎夏屋。炯乎干將之出地,燦乎連城之韞匵。 爾乃東風月仲之節,西陸晨覿之朝。薦明靈於寢廟, 頒有位乎中朝。光可鑒形,鄙照車之寶楚;清能禦暑, 輕萐莆之珍堯。向玉堂以孤瑩,鎮瓊筵而自昭。助微 涼於長簟,迴煩燠於炎飆。鬼神以之而響集,君臣以 之而利饒。豈止疾雷不震,淒風不飄。致兩儀之交泰, 作六氣之和調而已哉。冰之藏也,旨意可稽;冰之賦 焉,英華可覿。休宗社之成禮,暢乾坤而樹績。順時元 吉,為我政之恆孚;悖道致尤,寧魯臣之屢折。六合蒼 蒼,萬物攘攘。詎無時啟,亦有時藏。繹其功而此譬,於 厥德而何方?勁挺金相,貞清玉質。展其用無愧於明 時,韞其光不欺於暗室。平凜冽以冬入,滌赫曦而夏 出。穿楊發彼,觀國於茲。幾鬻三冬之學,又當二日之 時。業屬辭以比事,遂含毫而賦之。

《初日照冰池賦》以鮮彩明澈寒光入座為韻
馮宿
[编辑]

日生東方,冰滿池塘。以凅沍之寒質,承亭曈之曉光。 其象斯潔,其容可閱。炳爾昭渙,朗然澄澈。可愛之德, 已聞左氏之經;如履之心,更憶詩人之說。即合體而 光輝,且負暄而昭哲。全嗤嶺北之梅,詎比牆陰之雪。 美其林煙早晴,寰宇淒清。池有水兮冰合,天無雲兮 日明。凝陰尚積,暖氣潛盈。淋漓兮向陽和而未泮,皎 「潔兮睹津潤之將生。」所謂當此嚴景,昭茲陽彩,上下 相融,貞明共在。斯乃元化所結,元功不宰。日有曜而 必臨,冰無心而有待。不然何大明兮方懸,凝質惟堅, 斜景自高而來照,素耀相向而俱妍。曲岸增媚,平沙 更鮮。豈西陸之中,候朝覿而方出;東海之上,泮陰火 之潛然。是知清興攸集,氛埃不入。隨陽而孤鴈初飛, 向暖而群鷗乍立。且日者分乎兩曜,冰者生乎沍寒。 既清貞而可賞,信溫煦之咸懽。足使勵志求鑒,探幽 就觀。何必挹瓊漿於丹竈,思夕露於金盤。曷若色映 朝戶,光陵曉座。冰生池上,豈羨玉壺之明;日下池中, 全遇隙駒之過。聊賦之以體物,庶同白雪之難和。

《冰泉賦》以應陽氣而發蒙為韻
陳廷章
[编辑]

眾潤將行,一陽初勝。剛柔合德,遠近潛應。動能依節, 自契《周書》之言;流未入淇,豈若《衛詩》之興?時也豈冰 填井甃,日冷池塘。蹔無聲于短景,終有騖于靈長。于 是微消凅沍,稍變潛藏。既聞乎下能順上,豈聞乎陰 不承陽。深且異于潢汙,孰云咸竭;用堪和于酒醴,誰 見必香。居壅鬱而將聽,聲潺湲而尚未。雖幽深之可 則,終遠大而為貴。未知所適,願添滄海之流;必得其 宜,無俟黃鍾之氣。瀲灔如彼,清泠注茲。其道也誠于 遠矣,其深也可以述而。望朱夏而龍文生,定四時而 不惑。當元冬而麋角解,後五日以為期。暗漾懷珠之 媚,潛抽漱玉之姿。鄙借勢而為瀾,每遇秋風之冽冽; 待流聲而解凍,必由春日之遲遲。全其性以守柔,相 其時而忽越。思玉溜之纔吐,若岷江之初發。出陽岸 之下,潛潤澗毛;涌陰溪之中,輕搖石髮。決諸可見其 澹淡,洌彼詎同夫汨沒。冀雷驚之蟄,猶若陸沉。當治 理之時,不虞乾沒。當今化源畢啟,時令皆同。睹陽光 之下達,昭帝澤之潛通。浮帶地之功,暫留坎窞;運知 天之德,終異童蒙。倘或導于外,發其中。冀有裨于江 漢。得流善于無窮。

《冰池照寒月賦》以寒淨光潔瑩心目為韻
林藻
[编辑]

「瑤池洞澈兮堅冰始攢,元天皎皛兮皓月初圓。」冰含 虛以凄冷,月委照而光寒。既合體以凝質,故清輝而 可觀。爾其氣肅而勁,色虛而淨,俯視則湛若玉壺,仰 觀則爛如金鏡,履之者可以慎其矩步,翫之者可以 滌其情性。嘉乎清熒旁達,曈曨交映,間樓臺則素色 彌分,出河漢則清光寥敻。良吏觀我以思飲,墨客覽 我以興詠。懿天鑒照無隱,盈積有方。纎埃翳而必見, 眾象照而難藏。晃兮奕奕,耀兮彰彰。奪銀河之曉色掩水鏡之秋光。于時群動已息,寒夜未央。微雲度月 以澹蕩,細影拂池而悠揚。晶耀兮環林之際,朗練兮 孤亭之旁。月周天兮有虧,池擁冰兮難決。月在則光 瑩,月沉則光滅。彼冰也,非無自然之色,我取映月而 增潔。此月也,非無自然之光,我取籠冰而加澈。斯乃 以淨臨淨,不瑩自瑩,精氣交而上浮,光彩融而入暝。 夫如是,至人遇之而暢襟,貪夫對之以勵心,豈徒皎 皎然罔象,炯炯爾照臨而已哉!向若月隱西峰,冰藏 深谷,焉得解吾人之昏滯,悅志士之心目。

《前題》
以寒淨光潔瑩心目為韻王履貞
[编辑]

至矣哉!元冬之季,茲池可觀。臨方塘而霜容既肅,照 圓月而素色兼寒。凝為冰碧,淨若琅玕。迫而窺,乍驚 飛於繞鵲;俯而察,寧失顧於迴鸞。若乃日暮雲晴,蒼 然色正。水彩旁射,蟾輝下映,的皪兮地布明璫,曈曨 兮天垂朗鏡。則雖隋侯之珠皎而潔,和氏之璧光且 淨。曷?比夫動資文士之興,載悅吾人之性。觀夫寒空 若晝,清漏且長,透珠簾而庭戶增媚,浮玉樹而園林 借芳。攬之則無,誠偶形於顧兔;視之若有,徒積素於 飛霜。故能潔通宵之寒氣,凝徹底之清光。既而空色 相鮮,餘華昭晰,嚴風吹而不散,沍陰生而轉潔。偏使 閨婦增思,征人愴別,望隴上之嬋娟,怨池中之凜冽。 又能使空門禪客,除昏滌暝,對之而虛白生襟,觀之 而神形自瑩。嗟乎!時之革物,物感人心。俾閑放者取 而適性,勤苦者對以愁吟。則知冰月之宜靡極,沿變 之趣彌深。原夫幽院添池,晴峰繞竹。幾處堪賞,千般 寓目。加之以清冰素魄,復何媿深山窮谷。佇《月令》之 必賦,冀同出乎西陸。

《東風解凍賦》以立春之日冰凍銷釋為韻
韋充
[编辑]

三陽布,萬物新。攝提建月,勾芒御辰。惟東風之解凍, 明下土而知春。於是嗣木德,遊水濱。拆凅沍,開𣽂淪。 始自震而發跡,終習坎而成仁。原夫其始也,出大塊, 乘新律;度暗川,經暖日。積習習之淑氣,散峨峨之素 質。順流而委,想銀河之漸傾;逐吹以分,訝瑤池之漸 失。飄然既至,颯爾攸興。潛融積溜,暗斷輕冰。自太簇 氣生,功因入律。悅中流而瓦解,聲若裂繒。不疾不徐, 如考如擊。動輕澌于皎潔,上遊鱗于磧礫。未分蘋末, 疑馮夷之剖蚌胎;稍辨波心,若荊山之流玉液。意同 攻陷,勢若刳剔。何虎嘯之威方微,信狐疑之心已釋。 羊角既止,蟬翼潛銷。表一歲發生之候,當三春啟蟄 之朝。鼓怒斯至,徘徊遽飄。圓折之時,初疑破鏡;亂流 之處,盡若迴潮。斯以見寒暑不𠎝,推遷屢急,何一氣 之自噫,信百川而皆及。導仁為煦,決滯之義則深;以 德而和,陷堅之功斯立。當其晴流漸泮,麗景初馳,飄 忽既及,凝滯無遺。狀《曉河》雲卷之初,忽其明矣;若太 素氣分之際,難可辨之。是知天地既春,忻榮者眾,將 以遂于群性,不獨釋于積凍。然後驅飛廉,命羲仲。俾 風日之可遊,冀《臨川》而必中。

《冰賦》
韋應物
[编辑]

夏六月,白日當午,火雲四至,金石灼爍,元泉潛沸,雖 深居廣廈,珍簟輕箑,而亦鬱鬱燠燠,不能和平其氣。 陳王於是登別館,散幽情,招親友以高會,尊仲宣為 容卿,睹頒冰之適至,喜煩暑之暫清。王乃誇賓而歌 曰:「含皎皎兮瓊玉姿,氣凄凄兮奪天時。飲之瑩骨兮 何所思,可進於賓,請客卿為寡人美而賦之。」客諾曰: 「美則美矣,而大王不識其短。夫謂之瓊玉,竊名器也。 氣奪天時,干陰陽也。內熱飲之媒其疾也,寵一物而 三失德。且出寒暑而至下,薦宗廟而至高。僕竊感之 而欷歔,安得不為之而抽毫。何積陰之勝純陽兮,惟 此元冰。居炎天之赫赫兮,獨嚴厲乎稜稜。其始也,月 元冥,日北陸。天地閉,水泉縮。動靜一」變,剛柔反覆。壯 以烈風,積如群玉。由是依廣澶漫,馮高崢嶸。大寒御 節,萬動潛形。浮彩浩浩,仰吞素靈。群山早曙,陰壑夜 明。古者祭之黑牡,其藏以節;祓之桃弧,其出以潔。今 明明大魏,禮物必備,實大王樽俎之常品,非小民造 次之所致。若尊卑異等,頒命有度,碎似墜瓊,方如截 璐。況粉壁雲矗,象筵「霜布。座有麗人,皎然俱素。雖眾 賓之同輝,諒為物之難固。」其竊名假質,以謬一時之 賞也如此。若乃對修竹,臨方塘,俾炎作寒兮反我天 常,嗟絺綌之失御於「三伏」兮,亦紈扇委篋而內傷。其 嚴沍之威,以干陰陽之候也如此。若皎潔的皪,與時 消釋,或沉珠於杯,或化璞于液。王將甘飲,聊以自適。 豈知乎一寒一溫,日夜相激。久之以生疾兮,內外不 和而怵惕。其翫意而媒疾也如此,觀其力足以凄一 室,利庖廚,俾甘肥晚敗,醇釀不渝。非可調腠理,安營 魄,奈何以誇客?陳王於是赩然而慚曰:「寡人生於深 宮,懵於服食,左右唯燕姬趙女,侈服美色。微客卿之 言,則何以雪余惑?方當命有司而撤冰,書」盤盂以自 式。

《履春冰賦》
陳岵
[编辑]

「履道有本,戒之在冰。每翹翹于進守,如凜凜之不勝。」 累足有懼,旁行可矜,識安危之在德,豈顛越之或承不敬其心,敢徵所以。本之于有,既漸乎履霜;戒在不 虞,罔輕于狎水。方保心于慎獨,焉敢測乎涯涘。人之 所畏,豈造次而可忘?道之將行,非中人而勿履。敗或 聞于旋踵,義無輕于舉趾。不處其薄,君子之行;固然 若居下流,詩人之戒深矣。其始也,陽律掩耀,陰飈戒 時,因潤下而生德,由寒沍以成姿。皎若澄虛,而體合 上善;冥然沉響,而跡不能欺。苟戒之而不履,是以履 之而不疑。事異涉溱,匪裳之褰也;德猶如羽,知行可 蹈之則知;視險無必,素誠可諒。罔違日慎之心,無易 春冰之上。投足而眾流不測,委順而中懷是廣。惄焉 如擣,知大患之在躬。生也若浮。敢憑虛而用壯,孰曰 堅乎,匪同《介如》結寒波而暫聚,湛清質以含虛。恍若 有亡,似乘空于月宇;退然如失,猶奉身于玉除。且異 夫莫來莫往,何遵于匪疾匪徐。必若懷以勵貪,飲以 明信。如臨之戒,如履之慎。則知水德可保,冰力可任。 匪冰不薄,匪水不深。彼之蹈者委乎足,我之蹈者本 于心,又焉能料其薄厚而計于升沉?則執德罔愆,持 危不戒,意平澹之可翫,在清夷之可懷。豈知蹈之有 道,行之在德,而忽乎淪溺之敗。

《玉壺冰賦》以堅白貞盧作人之則為韻
前人
[编辑]

「壺至潔,玉至鮮。有若君子,清標儼然。色澄澄而外澈, 質規規而內圓。月出皎兮,入夜而其儀難見;冰以風 壯,處寒而其實逾堅。諒負奇而可玩,超眾器而為先。」 當其韜光幽山,韞耀窮石。隱榛蕪而懷寶,淪泥滓而 藏白。如虹之氣,雖無謝于雲煙;抵鵲之鄉,常見儔于 瓦礫。于是卞生見而神動,匠氏聞而心惜。乃奮剖刻, 「耀精明。以玉之美,作壺之形,信無瑖之可用,若不琢 兮何成。」以虛而受,達人侔其弘量;以明而鑒,志士效 其清貞。若其稟性溫如,作器含虛。正色則惟珍是務, 立操則匪貞不居。爾乃嚴氣凝,元陰作,寒飆一振,具 物寥索。川皛皛以凌滿,林稍稍而木落。日既暮兮金 閨寂,夜一寒兮玉壺陳。素冰滿腹,清「光照人,臨象筵 而色媚,入金鏡而影新。對之者暢慮,觀之者清神。能 勵貪夫,何假盤盂之戒;有同儒士,長為席上之珍。是 以隋珠奪魄,趙璧慚姿。瑚璉之器,斯實為之美人。曾 不足方其皎潔,錦衾亦安敢誇其陸離。偉夫掩物之 美,比人之德,素其表兮其儀不忒,實其中兮秉心淵 塞。伊烈士之指南,固」賢人之軌則。

《冰壺賦》
崔損
[编辑]

「炯乎太陽之精。」玉有真質,冰則貞清。我君子象諸,溫 如皎如。正其色兮匪真不克,峻其節兮匪貞不居。爾 其製《盤盂》,訪結綠,瞻白虹之氣,詠生芻之束。乃賦于 他山,攻此良玉。剡之成器,錯以成壺,信以旁達,忠不 掩瑜。以虛而受,用當其無。及乎嚴律閉,陰氣升,氛霧 結,河海凝。沙驚鴈塞,雪滿崤陵。于是天景初夕,玉壺 始冰。臨象筵而孤映,對金鏡而相澄。爾其淋漓未泮, 溫潤而瑳。纎光不隱,毫末不過。豈爾瑕之可匿,玷之 可磨。不然珉之眾矣,貴玉者何?心之潔矣,飲冰則那。 莊氏寓論,宣父式談。夜光奪魄,明月懷慚。豈比夫立 概生操,激清勵貪。伊至人之比德,同貞士之司南。夫 以物象所鑒,精明所蓄。霜華晨清,月影寒宿。故覽之 者魂竦,憑之者慮惕。迨北風之已壯,幸西陸之未覿。 客有撫而歎曰:「猗歟猗歟,吾無是易。且漏巵無當兮 歎諸古,大圭不琢兮聞諸昔。曷若茲器之可佳,諒君 子之弘益。」然後宣其烈,贊其意,抽毫命簡,賦冰壺之 盛事。

《謝賜冰狀》
白居易
[编辑]

右,今日奉宣聖旨,賜臣等冰者。伏以頒冰之儀,朝廷 盛典,以其非常之物,用表特異之恩。況春羔之薦時, 始因風出,當夏蟲之疑日,忽自天來,煩暑迎銷,清飆 隨至,受此殊賜,臣何以堪,欣駭慚惶,若無所措。但飲 之慄慄,常傾受命之心;捧之兢兢,永懷履薄之戒,以 斯愓勵,用答皇恩。謹奉狀陳謝以聞。

《履薄冰賦》以戒慎之心如履冰上為韻
皇甫湜
[编辑]

冰之積也不厚,人之履也難任。此焉投足,可為寒心。 彼墊溺之攸慮,在恐懼而誠深。慎同數馬之人,然非 萬石;誡若倚衡之子,不以千金。水始凝,冰未壯。乏六 尺之為厚,非七月之所尚。螽斯之股兮猶且不同,齊 人之紈兮曾無以況。雖鞠躬而欲涉,何跬步之能抗? 有同居累卵之危,無殊坐積薪之上。股慄兮在茲,魂 驚於所之。怵惕求前,豈人心之難測;沬趄有畏,類狐 性之多疑。每縮縮而若墜,常兢兢而自持。與巢幕兮 焉比,將臨泉兮是擬。丈夫不處,斯畏其沒身;夫子所 懲,不惟於滅趾。徐子忘其故步,《尚書》越其素履。行自 失於佻佻,舄無施於几几。視之豈無履而若虛。非北 陸積堅之始,是東風所解之餘。水蟲隔而纎鱗必露, 秋蟬比而輕翼不如。當履道未成,其難汔濟。縱善行 無跡,不可躊躕。兢慎圖其不敗,震懾謂其將壞。步搖 搖爾,式彰君子之行;身飄飄然,誰謂邑人不戒,如何 克己?若此履冰。與習坎而相類,符執玉而可懲。故疊 足是虞,側身以進。言忘足履之適,自近廉隅;庶藏心腑之中,無貽悔吝得過。《易》危之吉,靡濡首失容之 釁。行之止于三思,戒實先于六慎。

《前題》
前人
[编辑]

冰之薄兮,消釋可期,人之履兮,憂患是持。將秉心于 處險,諒投足而增疑。故君子假輕重之喻,為安危之 資。跬步未移,顧見吉凶生矣;躊躕欲泮,行觀左右流 之。是以義比垂裳,戒同狎水,乍兢兢而股戰,時剡剡 而屨起。步難免于褰裳,憂有甚于濡履。則知吉凶繫 乎物,動靜由乎己。不敢不蹐,雖厚地而莫安;時止時 行,固輕冰之可以。故知我者見我戰戰兢兢;不知我 者謂我視川若陵。既無咎于素履,尚可期于積冰。或 北陸初結,或東風始興。睹之也知其脆易破,涉之也 恐其任不勝。由是屏氣而行,虛心而進。在陽敢思乎 不治,通陰庶懷乎克慎。身若重于千鈞,冰疑銷于一 瞬。憂心展轉,危步虛徐。空色不分,每疑于滅趾;冰容 無響,或遠于曳裾。將釋兮畏明君之渙若,其行也懼 大《易》之《屯》如。然則觀薄冰之為象,知立身之所尚。類 將墜于焦原之前,如待燃于積薪之上。始玲瓏而若 盡,復皎皛而可望。就其淺,玉石無以隱其輝;臨其深, 魚龍不能掩其狀。大矣哉!其薄斯在,其虞則深。將以 戒乾乾于終日,持惕惕之小心,當見晛而或躍,懼霜 霰之未任,故曰「古之機言,今之攸戒。」倘所行而不惑, 俾處薄而勿壞。

《冰將釋賦》以和風既至遲日初臨為韻
侯喜
[编辑]

春入寒水,冰驚淺潯。照遲遲之早陽,色將無定度;習 習之回吹,勢欲難任。渙若分彩,濡如在陰。如應勾芒 之節,將成老氏之心。非其漸焉。何以知仁氣之徐至? 不日釋也,何以表陽光之有臨?稍露沙痕,似分苔翠。 在形開而可觀,因罅發而增媚。動其中矣,將有日而 然,開必先焉。若知風之自淡,引晴色洞含春意;曩之 能久,曾殊見晛而流;今則不堅,轉失履霜之至。當歲 華之既好,變水綠之云初。暗轉而光搖已薄,輕流而 影動惟虛。觀夫宵以涆涆,晝必徐徐。淨以當融,稍驚 北徂之鴈;輕而未散,猶觀上越之魚。如此則消積凍, 發微波。西陸當出,東風已和,湛兮而平;劎開幽匣,默 然而運。雲斂晴河,方催皚皚之白,漸滅昭昭之多,則 知道貴無質。我之釋兮以日,不徐不疾,與真源匹;政 尚得中,我之釋兮以風,洩洩融融,與皇澤同。事有可 貴,用非可既懼乎裂,尚保質于地,寧就其流,始收光 于神氣,潰然當解,熙哉此時。幸照臨之必及,豈開泮 之云遲。日巳不寒,正難于鳥覆;數當有盡,轉使于蟲 疑。吾亦慕斯冰之不釋,不知所以裁之。

《水始冰賦》以律報司寒冰固相結為韻
陸環
[编辑]

潤下之性,有時可凝。暑歸寒集,陽閉陰升。吹寒風之 遠派,蹙凍雨而成冰。俾巨海以息浪,胡涓波之足徵。 北陸陰凅,寒泉井冽。天昊外摶,靈胥自潔。含貞抱虛, 既瑩且澈。斷流而稜稜劎威,照日而片片霜切。馺坳 曲陵湫穴,蒼山甕石,大冶流鐵,圓光而蚌珠可掬,朝 涉而馬蹄可折。既否隔于風雲,亦閉藏于魚鱉。爾乃 命海若,戒馮夷,連焰絕于火井,俾梁成于水湄。乘險 無替,旬日不衰。若擁輕絮,如積素絲。秋令雖終,尚占 庚辛之色;嚴風更肅,將奉元冥之司。其為水也則陷, 其為冰也則履。畜成比玉之壺,散作流謙之水。柔性 是著,仙顏是比。方稽化而轉疑,蓋不知其所以。夫其 瀑布流湍,迸射交攢,簷溜承綆,垂空,凍乾,微波煙羃, 大壑雲漫。滴貫珠而呈脆,排層巖而召寒。至于六尺 表奇,百丈涵奧,鼠北方而可規,蠶東夏而稟操。堅貞 應運,度光武而堪奇;孝德幽通,獻赬鯉以為報。始冰 之初,立冬之日,將鑿井,望鈉秩,刷室應候,司管調律。 溫泉殊沼,夏蟲異術。閶闔門靜,瑯琊井溢,當腹堅而 將藏,候朝陽而迺出。

《陽冰賦》以海上沙前光耀清景為韻
林滋
[编辑]

「考庶物于朱垠,得陽冰于碧海,託巨浸以潛結,泛驚 波而長在。堅乎自得,峨峨之素色寧虧;渙若無虞,皎 皎之清光詎改。始其孕太陰之精,因積水而成;勁颼 飀之遠吹,澄滉漾之餘清。別浦宵凝,狐聽之聲乍絕; 迴汀曉合,蟲疑之質俄生。由是外肅重溟,中分萬景。 滄淵掩巨蚌之魄,碧落奪寒蟾之影。幽疑玉樹,露皓」 氣之皚皚;淨若銀河,亙秋光之耿耿。既葉數九,寧將 屢遷。乍瑩洪濤之末,時明綠岸之前。不解東風,諒難 資于履薄;非藏北陸,復何患于攻堅。炎炎之畏景雖 臨,冽冽之寒威益壯。暠輝想冰始之日,洞澈得夏頒 之狀。解飈乍觸,無慚于雲母屏中。纎翳不生,曷愧于 琉璃地上。淨拂霜影,輕籠月華。稟質苟因于凅沍,分 形詎委于泥沙。既異在陰,彩射鮫人之室;非同向晦, 光寒漁父之家。至若浪息遙川,煙收遠嶠。焱晶鑠野 以增熾,皓色澄空而引耀。清含上善,曾無泮渙之期; 素激中流,豈憚赫曦之照。所謂出自靈長,居然異常。 苟惟貞而是守,雖盛暑其何傷。亦由抱素者絕陷己 之患,履道者為終身之防,幸消釋之無日,庶永託于 朝光

《藏冰賦》以堅明潔鏡為韻
張皓
[编辑]

「國之造物,時唯用天。履在歲之窮紀,知層冰之腹堅。 可以備用,凌人主焉。羞秬黍以為薦,率司寒而是先。」 于是入坎窞,踰崢嶸。乍逼側以經險,復沬趄而不征。 爽氣旁達,凝陰上清。始峨峨而不見,遽沖沖而有聲。 是伐是取,登乎上京。候朝風而益壯,對夜月而俱明。 崇凌既啟,陰井方渫。含聲色而轉深,拂霜威而逾潔。 不劘不劂,如磋如切,掩下方以凅沍,匪上騰之發泄。 方見象于為寒,且多驚于內熱。顧惟不佞,括結成性。 彼蓄物以俟用,亦何異乎藏冰,將有冒于嚴凝,豈見 遺于水鏡。

《冰井賦》
李冑
[编辑]

冰井皚兮星歲闌。冰候井于春泮,井含冰而晝寒。其 質也,惟至貞而可鑒;其量也,惟極深而可觀。夫其碧 甃熒熒,清光炯炯,呀爾莫測,堅爾而靜。閉土膏之潛 脈,奪霜空之麗景。濟時方候其獻羔,利物不資于短 綆。前王何以貴冰,而鄴臺尚開乎舊井。下視千人,旁 窺百尋,足使貪夫勵志,君子戒心。或以慮危,則取象 于履薄;或以思險,則取類于臨深。豈從遠自窮谷,而 納于凌陰。其道有恒,其跡無固。當未用也,雖處幽而 無悶;當其用也,雖向炎而不懼。縱居井之未深,亦在 冰而守素。若乃天地閉,海河凝,風落,木,霜含冰。或呈 六出以表符瑞,或因五行而見咎徵。寧比夫在坎窞 而不耀,遇陽和而自升。故知《井》之為德,莫之可比。奚 若汲引,于焉賓祭。是以頒之也遍,出之也時。雖應用 而無倦,終待命于有時。東風可解,西陸可期。不以深 而見棄,不以輕而見遺。側玉盤而有望,仰金門而可 入。質惟務施,固不戀于深山;道貴能行,亦何慚于改 邑。懿夫吾王之政無不修,化無不及。猶慮霜雹之為 災,故冰井所以立。

《前題》
以寒井陰凅冰以時入為韻史宏
[编辑]

鑿之冰井,厥用可觀。井因厚地而深,始將乎人力;冰 以積陰而壯,必本乎司寒。所以候立春而氣至,當嚴 寒之律殘。順乎時不愆于《夏曆》,守其典必驗于《周官》。 若乃冽井者泉,藏冰者井。至陰相合,表虛受之無瑕; 聚氣而堅,葉坤柔之至靜。况乎元律凅沍,寒光凝冷, 積風塵于四郊,封雪霜于萬嶺者哉!觀其啟隈隩,洞 「幽深。矗如雪聚,皎若月臨。抱堅貞之素質,體元妙之 精心。期三凌以示乎遍用,言一日方屬乎窮陰。且渫 其井,不𠍴于度;爰納其冰,轉增其固。妍媸必表,將金 鏡而分形;明皎相鮮,與瓊漿而競素。影淋漓而未泮, 質晶耀而凝沍。若玉壺之洞開,似金波之始露。其初 也,小人是承。翦乎荊棘,陟彼丘陵。當」元冥之用事。供 北陸而藏冰,出窮谷而方結,下重泉而轉凝。託影超 象,因物為比,或瓊碎而星流,或峰聯而岳峙,為王者 之恆典,俾群生而是以。穿重壤之十仞以表藏周,候 朝覿而夏頒,用不私己。稽夫《井》以不變為德,冰以至 堅自持。井非冰而不能全其淨,冰非井而不能應其 時。體剛居中,且異乎渫而不食;力;柔其重方同乎順 以致辭。其功克廣,其用斯給。慎以祓除,節其出入。異 彼廬陵之瑞,空存三色之名。同夫甲子之祥,用彰七 月之什。當其舊典不廢,新令是緝。喜災害之無虞,頒 皇王之御曆。

《冰賦》
闕名
[编辑]

大哉!洪鈞賦象,觸類而生。或分氣四序,配位五行。惟 彼冰之堅質,包履霜之漸成。夫其體含上善,色侔晴 雪,妍媸自明,表裏虛澈。原其物也,則昏危應位;覘其 時也,則元冥御節。陰氣盛,陽晶滅。殺氣鴻洞,嚴飈栗 烈。當此時也,何水不凝,何潭不結。瞻山則萬壑俱閉, 歸海則百川潛泄。諒造化之自然,羌難得而備說。佳 其空冷愈堅,風淒益壯。汗漫稜層,委積亭障。交河則 戰士加守,合浦乃漁人迷望。況乎天道無私,所應多 姿。雲禽下覆,彰后稷之聖德;泉魚出躍,表王祥之孝 思。然而題《周官》,《順時令》。皎皎雪聚,皚皚山淨。盤重澗 而疑璧,瀉圓池而若鏡。與海鏡而混輝,將玉壺而相 映。何層冰峨峨,形埋奔浪,勢壓衝波。坎位臨時,則慎 於馬窟;離光再誕,示合於滹沱。豈直若斯而已哉?固 見美於將來。其藏之也,黑牡秬黍以享候;其出之也, 桃弧棘矢以除災。取順則人不夭札,用逆則時多震 雷。故以北陸而收,西陸將啟。冬鑿秋刷,識寒暑之情; 大盤《夷盤》,表君臣之禮。徒觀其謙也,每避燥而就濕; 其讓也,亦背陽而向「陰。偉何點之入喻,著豳《詩》而見 欽。皎爾自安,同達人之守節;渙乎將解,若天道之無 心。故先賢取危於履薄,作戒於臨深。或曰眾雖類而 多名,曷方茲而至妙。明陰陽之本,為適時之要。可以 羞之於王公,可以薦之於宗廟。儻水鏡之一察,猶希 暫於迴照。」重曰:「深山窮谷凌人鑿,頒賜從來天下聞; 別有」川池捐棄者,終思釆斲獻明君。

《藏冰不固判》
[编辑]

所司藏冰不固,訴云:「採冰戶家不依尺樣。」

《對            崔希逸》。

寒暑遞遷,四時有凝陰之節;宗廟致敬,五禮標陳薦

之儀。徵萬古而莫遷,雖百王而不易。洎乎歲伏元陸, 日短星昴,天寒地閉,風淒雨霖。積水成冰,與銀床而 等潔;沍陰鑿井,映玉甃以生光。既有峨峨之姿,須備 沖沖之禮。苟虧六尺之樣,遂闕三冬之備。祭供有罷, 職司其憂。向若尺樣頓乖,納時不應緘默。自緣蓋藏 不謹,今日方事推詢,玉毀櫝中,是誰之過?掌人自各 當罪,採戶未可論辜。

同前           裴幼卿[编辑]

習坎居卑,履霜為漸,始眾流而就濕,終積溜而成冰。 於是歲約星迴,時遵月令,啟凌陰之室,享司寒之神。 山人縣人,即分官而有典;北陸西陸,將候日以無差。 乃採《沍寒》,必于窮谷。豈可未終見晛,遽此晞暘,望朝 覿而未開,與隆冬而共盡。主司先標尺樣,輸納當有 程期,豈三令之莫申,何一言之匪效?既乖守職,詎可 「逃刑。」

同前            裴寬[编辑]

正德厚生,九功惟序;備物致用,十翼斯崇,均諸五行, 廢一不可。況氣移西候,日躔北陸,深山窮谷,凅陰沍 寒,狐絕聽而無疑,鴈爰飛而向暖。風驚千里,草木落 而云黃;冰結三河,波瀾凝而不動。眷言王者,則有司 存,理宜採彼《豳詩》,循芳《魯策》。獻羔無闕,賓祭有宜。何 得慢令致期,以速官謗?氣已昭於發洩,罪將犯于刑 書,雖嫁禍于戶家固難免于科罪。

《冰賦》
宋·吳淑
[编辑]

《易》曰:「履霜始凝。」馴致其道而至于堅冰。爾其納於凌 陰,出于朝覿。沖沖以鑿,峨峨斯積。洞清澈於玉壺,想 肌膚于姑射。若夫得東風而自解,當北陸而斯藏。王 祥求魚而自臥,子馮闕地而為床。六尺積胡貉之地 五斛,給汝南之喪。室在宣陽之側,井鑿雲臺之傍。至 其梓慎曾占,凌人是掌。懷疑每見於狐聽,應候則聞 於魚上。自立冬而始結,及仲冬而益壯。想慕容之涉 海,自葉威靈;憶黃巾之渡河,俄聞敗喪。爾乃不礱自 朗,向日方燃,遇勁風而自合,當白日而難全。王充一 尺之說,東門五寸之言,庾儵之賦寒井,馬彪之詠長 川。驗以一瓶之論,誦茲《七月》之篇。致夫斲彼積雪,生 于寒水,思讎而常以在抱,負重而那勝見履。既泮而 男女始合,將釋而農桑並起。井怪琅邪之寒,河訝滹 沱之異。雖非登廟之寶,實作群臣之賜。開於春仲,方 祭韭而獻羔;祠以司寒,必桃弧而棘矢。

《凌室記》
元·葉祐之
[编辑]

凌室所以藏冰。古者日行北陸而藏冰。故《豳風》之詩 有曰:「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四之日其 蚤獻羔祭韭而藏冰啟冰」,亦燮理陰陽之一事。《周禮》: 凌人掌冰於凝陰,沍寒而藏之,陽氣畢達而啟之,食 祿之家與夫賓食喪祭無不與焉。其藏之也時,其用 之也周。是以冬無愆陽,夏無伏陰,春無淒風,秋無苦 雨,雷出不震,無災霜雹,癘疾不作,民無夭札。故藏冰 啟冰,乃聖人調燮輔相之職也。上而宰相,下而州郡, 皆所以任調燮之職,必使陰陽無愆伏之過,為能盡 其職。淮之地無冰雪者幾年,歲亦薦饑。光之判官張 公士政,於至正壬午冬,言於監郡卜顏不花曰:「予見 京師與所在州郡有司,於仲冬必藏冰待用,以濟酷 熱,而光獨不然,吾為凌室,候有冰而藏之,可乎?」監郡 曰:「可。」遂築室於城之北門,命掾吏萬文寶董其役。工 未畢而夕大雪,平地盈尺,層冰如阜,人以為瑞。公命 斬納之室,及閉而河冰以泮。蓋一念之誠,有以感召 之。時壬午冬十有二月也。或者以為役民於隆冬之 際,人有不堪,不知《周禮》「凌人斬冰」之意,聖人燮理之 事也。吾聞張公之為政,平物價,恤民隱,抑豪強,扶良 善,去積弊,理冤滯,無非燮理之事。況為凌室藏冰啟 冰,觀陰陽寒暑之變,以察消息盈虛之理,是亦為政 之大者。夫子作《春秋》,「無冰必書」,紀異事為經邦大訓 也。予故書於凌室,以見公之為政,他日居於廟堂而 輔成化者,蓋基於此,故不可以不記。

《玉壺冰賦》
明·李沂
[编辑]

層城之產,崑山之璞。漱丹水之淵淪,映瑤岑之埆犖。 迺有良匠,琢而為壺。內圓而朗,外潔而孤。寒冰乍凝, 元冬凜冽。置之壺中,虛室生白。其澄泓也,落九天之 銀河;其空明也,迴三秋之素月。幸容光之近照,比芳 輝於前哲。厥惟叔度,恢雅量於千頃。亦有伯起,砥清 節於四知。偉文正絕俗之標,卻珠玉而不御。高清獻 出塵之韻,以琴鶴而自隨。希文襟抱灑然,恆先憂以 明志。君實器宇凝定,惟對人以不欺。數公心跡,煒煒 熒熒,如玉之貞,如冰之明。虛而能受,滿而不盈。掩二 曜之景鑠,颺千古之榮名。吾將晞聲光於靈府,耀藻 采於蓬瀛,豈徒續鮑昭之詠,寫冰壺之清哉!

《前題》
黃汝良
[编辑]

「乾坤融結,坱圠精英。太素異寓,妙有各呈。故粹然而 溫潤者,則連城之美玉;皎然而輝映者,則元冬之層 冰。或托《艮》而為璞,或止《坎》而成形。或毓陽精而見寶或秉陰德而下凝。或變風威而積雪,或蘊西崑與南 荊。斯皆稟清淑於自然,非人力之所營。然而隨象賦 質,不相為能。未若清標交映,皎潔渾成。玲瓏中結,純 粹外承。㛹娟鮮妍,圓滿淨瑩。皓皓旰旰溓溓泠泠,皛 皛皚皚,雙美是并。對之而神爽,觀之而心靈。臨華筵 而色媚,伴寶鑒而影明。賽方諸之津夜月,軼瑞露之 漙金莖。」爾其縣圃之山,平丘之澤,孕奇鍾秀,精彩赫 奕。夜光含輝,截肪吐白。相以卞和之工,劘以他山之 石。尚象準規,虛中為谷。婆娑肉好,不傾不坼,犧象黃 彝,咸遜品式,懸黎結綠,於是咸失。爾乃涵以地六,盛 以天一,灌以圓淵之潤,注以靈潮之液,置以瓊宮之 署,居以璇穹之室,塵壒不揚,氤氳寧謐,靜蠛蠓,澄蠁 肸。於是蓐收猋逝,元冥屆節,急景馳流,朔風蕭瑟,飆 獵獵而凜凜,風凜凜而䬟䬟,雪肅颯以霏霏,木搖落 而槭槭,履霜移候,應「鍾司律,一夜栗烈,凍沍內實,團 團盈盈,縝密以栗。爾其為狀也,朗澈騷馺,平濙滉漾, 表裏洞見,纎毫莫障,月輪齊潔,璇蓋等樣。爾其為氣 也,凜冽清警,光芒直上,窈窕綽約,霅煜嫽亮,條達晃 朗,孚尹旁鬯,寒景透兮水晶簾,流光射兮雲母帳。寶 砌霜明,差足狀其髣髴;瑤臺雪映,略可窺其色相。誠 沆瀣凝精於一掬,碧落斂氣於蒼漭。豈俗物可喻其 佳境,庶高標能賞其神王。」於是則有阿閣洞房,藥室 蘭堂。王公貴人,薦醪舉觴。重貉火浣,隆冬載陽。耳熱 析酲,愛彼寒光。又有文人學士,藻雅芬芳,句落珠璣, 筆灑琳琅。卻紛華而不事,寄素業於縹緗。掛條冰於 冊府,擬片玉於崑岡。顧景泬寥,抽絲對揚。「又有姑射 之仙,浮丘之侶,鍊形咽氣,卻粒絕糧。饑餐玉露之屑, 渴飲瓊液之漿。御泠風而超忽,襲灝氣以徜徉。斯皆 因人而異趨,未若貞士之所臧。皦精明而澄澈,皓鮮 白而含章。既堅貞而不滓,亦虛受以為量。員中規而 匪隨,守崚嶒而無傷。絕氛埃之點染,精鑒別於微茫。 繄姱修與內美,思勖德於」勿忘。辭曰:「極北冰天,遠渺 邈兮。寒甚冰海,混墋黷兮。百川潢汙,豈無冰兮?納穢 藏疾,煩鬱濁兮。未若玉壺,瑩且澈兮。冰之承矣,晃濯 濯兮。員朗璀璨,匪雕琢兮。吁嗟乎!懿茲清德,吾所服 兮。」

《前題》
袁宗道
[编辑]

歲既暮,日方升,姑射主人睹玉壺冰焉,問於憑虛丈 人曰:「斯何物歟若斯之清瑩也?方今客主無所攄情, 子其抽祕思,騁妍辭,侔色揣稱,為我賦之。」憑虛丈人 三巡而起,揚袂而稱曰:「僕聞玉比德於君子,冰並潔 於神人。《山海》備載夫龍首,《豳風》發詠於《凌陰》。璞或獻 於楚山,井或鑿於凌雲,賜重宣室,值倍連城。或不礱 而自朗,或屢琢而稱珍。玉號貞栗,冰亦堅瑩。離之則 並美,合之則雙清。」爾乃采玉於石,剡器成壺。以虛而 受用,當其無。侔巧周瓚,埒奇夏瑚。於是嚴律閉,陰雲 升。朔氣至,河海凝。大荒雪滿,沙塞鴻驚。天景初夕,玉 壺始冰。質規規而外圓,色煇煇而內瑩。遠而望之,若 太陰團圞升銀海;迫而察之,若流瀣洸朗浮金莖。若 夫朝開霽色,旭日曈曚。光射冰壺,如紫金之在鎔。殷 殷爍爍,照映房櫳。或望舒繼明,羲馭已沒,光凝冰壺; 若明鏡之出匣,晶晶熒熒,可鑑毛髮。若乃置於殿廡, 列諸明堂。彩襲龍袞,色耀黼裳。琬琰陳兮韜輝,弘璧 設兮掩光。其或清廟肅穆,圭俎靜閒。用昭潔祓,式供 清燕間觩。之璀璨,添秬鬯之泔淡。又若依玉堂,近 紫庭,軸帙生色,几席增明。飄兮清翰墨之思,翛焉遠 闤闠之塵。至若賓筵乍啟,酬獻初行,助綺筵兮靜嘉, 祛錦席兮炎蒸。夫何借龍皮之扇,不用冷蛇之縈,釋 肺腑之塵鞅,愜賓友之歡情。信使夜光奪魄,明月懷 慚,隨珠失照,趙璧讓妍。刻畫非人力可及,瑰奇似神 工所完。故能令對之者慮暢,觀之者神清。何涼草之 可擬,豈寒溪之能勝?雖形質不盈夫尺寸,照爥止及 夫戶庭,然已寬然具體乎閬苑,而髣髴乎蓬瀛。見者 似已濯魄於瑤瓊,亦何必躡足於崚嶒也。《稱引》既已, 再作而為亂曰:「玉匪冰兮空復守貞,冰匪玉兮未離 滓塵。冰假玉以為用兮玉含冰而轉清。立方任器」,規 圓協情。緣時呈象,含光肖形。溫如皎如,象君子之清 貞。姑射主人欣然促膝相屬曰:「善哉!其斯為冰壺之 德矣乎!微子鴻辭,則冰自貞,孰章厥美矣?」於是命觴 飾腊,敬薦上客。庸佩玉音,服之無斁。

《漕河敲冰記》
傅維鱗
[编辑]

予以癸巳嘉平分臬清源。清源瀕漕,漕之事紛而患 重据,瘁胼胝,修塞無暇日,善繪者不能寫其苦。南來 萬帆,北歸亦萬帆,皆需鞭而進。當事檄雹下,不計兌 收之濡滯,第責河干吏,是以河干吏倍艱。甲午子月 四日,忽河冰結,馳望如雪虹千丈,舳艫林次之。土人 云:「前此未有如是早者,天顧增予苦耳。」初凍不過三 四里,敲之法及人咸未備。窮日夜力行,不過數武,其 冰如綿衲,椎而弗解,厚尺無所施踏蹴。因虛舟兩崖, 梭觸之,稍稍解。日不過數丈,其冰漸堅,虛舟觸之礙。 爰集木椎長柄數百,齊築之,聲鏗鏗不絕,冰自若也遂以小舠載十人,舠前後緪之,而紆其兩端。兩端數 十人麾而前,呼聲振野。俾舠躋冰上,砰訇噌叱,冰被 壓且舠。上人左右撼弗已,冰乃崩。微卻復躋,而予喉 已枯,日不過數尋。益三舟六緪之多,則進退弗利也。 日不過一里,「初所謂三四里者,次日十里,漸報二十 里,七日而五十里,至百里而進者不過十里。」因裒兵 民胥役至千餘人。予指揮狂跳其間,製小旗分汛,選 武健者持大鐵椎及石杵,奮力下搏《方寸白》,必數十 椎,杵始透一孔。入巨木,力撬之,冰有破者,人惴惴隕 淵,大叫而走,冰碎而不流。乃懸賞募巧力有膽氣者, 立方丈,解冰上,順流而下,竿劃諸水,遇傍舟則躍而 上,始目通三五里。中流既豁,兩崖者仍小舟裁之,如 蠶食竹。纜經水若銀條,群將枯草著掌中以挽,不然 纜手「合矣。」河之漘歷兵燹,無居廬,官民日枵腹集事, 或挾乾餱冷吞之。予腹不能納寒物,輒日不食,每啖 棗栗數枚、薑數片,而亦不覺餒。以田久荒,黃茅彌望, 風復劇,漕舟逼,不敢舉火耳。雖日三五里,而予往還 輒數十次,左右多木偶夫役又不解予謀,大呼而聲 已啞,又慮巨冰下,致中梗,時時分官民沿伺之,續則 又敲敲如初。精力疲憊,骨節疏痛,抵暮不歸,夜以繼, 日淡星荒,月貴賤淆遝栗烈如刀。予憐眾苦,俾假寐。 予借棲一布窩,夜深寒入髓理,悲風更甚,窩外皆呻 吟啜泣聲,貧民衣單,中宵聚語,細聽之不成句,《牙格》 格唇。直會北方大水,仳𠌯載道,扶攜老穉行,踉蹌不 能抵村落古廟者野哭相續。予擁羊裘,每凄凄淚下 也。及曉,閱眾首及衣,皆霜凝色素矣。或時僦居漕舟, 夜水汨汨冰下,恍鬼之夜哭也,尤不忍聞。一日,狂飆 驟至,夫役皆伏崖側,頃刻不辨為人,成土壟矣。予猶 勉強挺立,方呼飛廉而祈告之,開口砂滿,無以為聲。 稍息,起相對,皆面無人色。如是閱二十餘日,始達東 兗。璄予得歸署,小兒女幾不識予,予怪之,攬鏡自照 面。裂黧黟,鬚白睛赤,神氣血肉皆頹鑠,予亦幾不 識予矣。予職分所宜,不敢言勞,食漕之米者盍念諸! 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