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第03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三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八卷
方輿彙編 坤輿典 第三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坤輿典

 第三十八卷目錄

 溫泉部彙考

  水經注河水注 滱水注 濕水注 鮑丘水注 濡水注 漆水注 渭水注 沔

  水注 滍水注 溳水注 苕水注 溱水注 耒水注

  本草綱目溫湯釋名 氣味 主治 發明

  畿輔通志順天府 永平府 順德府 宣府

  盛京通志錦州府

  山東通志兗州府 登州府 萊州府

  山西通志太原府 平陽府 大同府

  河南通志懷慶府 汝州

  陝西通志西安府 鳳翔府 鞏昌府

  江南通志安慶府 徽州府 和州

  江西通志南昌府 九江府 建昌府 撫州府 袁州府

  湖廣通志黃州府

  福建通志福州府 興化府 臺灣府

  四川總志成都府 重慶府

  廣東通志廣州府 韶州府 惠州府 肇慶府 瓊州府 羅定州

  廣西通志南寧府

  雲南通志雲南府 曲靖府 元江府 姚安府

  貴州通志貴陽府 平越府 思南府 石阡府

 溫泉部藝文一

  溫泉賦有序      漢張衡

  溫湯碑         北周庾信

  前題            王褒

  駕幸溫泉宮賦       唐林琨

  湯泉賦          宋秦觀

  遊湯泉記          前人

  褒禪湯泉記        張邦基

  溫泉述          程大昌

  遊安寧溫泉記      明張佳引

  溫泉遊記         楊師孔

  湯泉賦并序      陶汝鼐

  遊湯泉記          王衡

 溫泉部藝文二

  溫泉          宋劉義恭

  浴溫湯         北齊劉逖

  過溫湯          唐高宗

  溫泉            元宗

  又幸鳳湯泉         同前

  奉和聖製過溫湯     越王李貞

  前題           王德真

  前題           楊思元

  前題           鄭義真

  奉和幸新豐溫泉宮應制   徐彥伯

  前題           武平一

  初春行宮侍宴應制     蘇味道

  奉和溫泉言志應制      張說

  奉和聖製幸鳳湯泉應制    前人

  宿直溫泉宮羽林獻詩     前人

  扈從溫泉宮獻詩       前人

  從駕遊溫泉宮       徐安貞

  和僕射晉公扈從溫泉     王維

  和太常韋主簿五郎溫湯寓目之作

                前人

  奉和扈從溫泉宮承恩賜浴  蔡希周

  安州應城玉女湯作      李白

  奉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    杜甫

  溫湯客舍         劉長卿

  和李員外扈駕幸溫泉宮    錢起

  溫湯即事         皇甫冉

  同崔員外溫泉宮即事     郭汭

  題廬山山下湯泉      白居易

  華清宮           杜牧

  溫泉宮           王建

  湯泉            賈島

  湯泉           陸龜蒙

  溫泉          宋王安石

  詠湯泉           蘇軾

  湯泉           王十朋

  溫湯            朱熹

  驪山溫泉         明王格

  上巳日浴溫泉        熊鼎

  安寧湯泉          楊慎

  遊遵化湯泉        唐順之

  前題四首        前人

  湯池            華清

  前題           陳士元

  前題           吳元馨

  湯泉        武宗宮人王氏

 溫泉部紀事 溫泉部雜錄

 溫泉部外編

坤輿典第三十八卷

溫泉部彙考[编辑]

《水經注》
[编辑]

《河水注》
[编辑]

三水縣東。有溫泉。

奢延水又東北,與溫泉合源,西北出《沙谿》,而東南流 注奢延水。

鄤水西出婁山,至冬則煖,故世謂之「溫泉。」

《滱水注》
[编辑]

滱水又東,合溫泉水,水出西北暄谷,其水溫熱若湯, 能愈百疾。

《濕水注》
[编辑]

《魏土地記》曰:「下洛城東南四十里,有橋山,下有溫泉, 泉上有祭堂,雕簷華宇,被於浦上。石池吐泉,湯湯其 下,炎涼代序,是水灼焉無改,能治百疾,赴者若流。 大翮小翮,山在居庸縣西北二十里,峰舉四十里。上 廟則王次仲廟也。右出溫湯,療治萬病。泉所發之麓, 俗謂之土亭山。此水炎熱倍甚,諸湯下足,便爛人體。 療」疾者須要別引消息用之耳。不得言。

孫云:「謂不得聲言其熱,言之則更灼熱矣。」

《鮑丘水注》
[编辑]

鮑丘水又東南流,與溫泉水合。水出北山溪,即溫源 也。養疾者不能澡其炎漂,以其過灼,故《魏氏土地記》 曰:「徐無城東有溫泉。」即此也。

《濡水注》
[编辑]

沮水又西南,小沮水注之。水發冷溪,世謂之「冷池。」又 南得溫泉,水口注之,出東北溫溪。

《漆水注》
[编辑]

《開山圖》曰:「麗山西北有溫池。」

《三秦記》及《漢武故事》並云「驪山湯泉」,又稱溫泉,不言溫池也。

《渭水注》
[编辑]

池水之西南有溫泉,世以療疾。張衡《溫泉賦序》曰:「余 出麗山,觀溫泉,浴神井,嘉洪澤之普施,乃為之賦云。」

按漆水入渭渭水逕驆山故一泉兩見也今依原注並列二條以備考云

《沔水注》
[编辑]

度水又東,右會溫泉水口。「水發山北,平地方數十步, 泉源沸湧,冬夏湯湯,望之則白氣浩然,言能瘥百病」 云。「洗浴者皆有硫黃氣,赴集者常有百數。」

山陰縣西四十里有二谿,東谿廣一丈九尺,冬煖夏 冷;西谿廣三丈五尺,冬冷夏煖。二谿北出行三里至 徐村,合成一谿,廣五丈餘,而溫涼又雜,蓋《山海經》所 謂「苕水」也。

《滍水注》
[编辑]

滍水又歷太和川,東逕小和川,又東,溫泉水注之。水 出北山,七泉奇發,炎熱特甚。闞駰曰:「縣有湯水,可以 療疾矣。湯側又有寒泉焉,地勢不殊,而炎涼異致,雖 隆火盛日,肅若冰谷矣。」渾流同谿,南流注滍水,又東 逕胡木山,東流又會溫泉口。水出北山阜,炎勢奇毒, 痾疾之徒,無能澡其衝漂。救養者。咸去湯十許步別 池,然後可入。湯側有石銘云:「皇女湯可以療萬疾者 也。」故杜彥達云:然如沸湯,可以熟米飯而愈百病。道 士清身沐浴,一日三飯,多少自在。四十日後,身中萬 病愈,三蟲死。學道遭難逢危,終無悔心,可以牢神存 志。即《南都賦》所謂「湯谷湧其後」者也。然宛縣有紫山, 山東有一水,東西十五里,南北二百步,湛然沖滿,無 所通會,冬夏常溫,世亦謂之「湯谷」也。

《溳水注》
[编辑]

溳水又會溫水。溫水出竟陵之新陽縣東澤中,口徑 二丈五尺,垠岸重沙,端淨可愛。靜以察之,則淵泉如 鏡,聞人聲則揚湯奮發,無所復見矣。其熱可以《燖雞》, 洪瀏百餘步,冷若寒泉。

《苕水注》
[编辑]

越嶲又有溫水,冬夏常熱,其源可燖雞豚。下湯沐洗, 能治宿疾。昔李驤敗李,流於溫水是也。

《溱水注》
[编辑]

林水又與雲水合,水出縣北湯泉,泉源沸湧,浩氣雲 浮,以腥物投之,俄頃即熟。其中時有細赤魚游之,不 為灼也。

《耒水注》
[编辑]

除泉水出郴縣南湘陂村。村有圓水,廣圓可二百步, 一邊暖,一邊冷,冷處極青綠,暖處水白且濁。元素既殊,涼暖亦異,厥名「除泉」,其猶半湯泉也。

便縣界有溫泉水,在郴縣之西北,左右有田數十畝, 資之以溉。常以十二月種,明年三月穀熟。度此水冷, 不能生苗。溫水所溉,年可三登。其餘波散流入於耒 水。

耒陽縣有漢水,東出侯計山,其水清澈,冬溫夏冷,西 流謂之「肥川。」

《本草綱目》
[编辑]

《溫湯釋名》
[编辑]

溫泉、 沸泉

陳藏器曰:下有硫黃,即令水熱,猶有硫黃臭。流黃主 治諸瘡,故水亦宜然。當其熱處,可燖豬、羊、熟雞子也。 李時珍曰:溫泉有處甚多。按:胡仔《漁隱叢話》云:「溫泉 多作硫黃氣,浴之則襲人肌膚。」惟新安黃山是朱砂 泉,春時水則微紅色,可煮茗,長安驪山是。石泉,不 甚作氣也。朱砂泉,雖紅而不熱,當是雄黃耳。有砒石 處亦有湯泉,浴之有毒。

《氣味》
[编辑]

辛熱無毒。

《主治》
[编辑]

陳藏器曰:「諸風筋骨攣縮,及肌皮頑痹,手足不遂,無 眉髮疥癬諸疾,在皮膚骨節者入浴,浴訖當大虛憊, 可隨病與藥,及飲食補養。非有病人不宜輕入。」

《發明》
[编辑]

《汪穎》曰:「廬山有溫泉,方士往往教患疥癬、風癩、楊梅 瘡者,飽食入池,久浴得汗出乃止,旬日自愈也。」

《畿輔通志》
[编辑]

順天府[编辑]

益燠泉 即湯泉,在昌平州。舊志有「水益燠」二字,取 以為名。泉傍二大池,圍以雕闌,疏鑿細渠,旁流四注。 東堂三楹為女塘,西堂三楹為男塘,北大堂三楹虛 其中。左右二池,甃以白石,瑩潔如玉,王公大人於此 祓濯焉。費皆水衡錢也。

湯泉 《景物略》曰:「湯泉,在遵化州北四十里,泉從山 坡下,沸而四出。」《魏土地記》曰:「徐無城東有溫湯,水出 北山溪,即溫源也。萬曆五年,戚大將軍繼光甃石池 之,深二丈,方四尋,覆以堂,曰九新。水東出於石,為之 龍吻,以噴其怒。未至泉數十步,其氣爞爞,其聲洶洶。 即之靜若鑑,投錢池中,翻翻若黃蝶,百折而下,至底 宛」然錢也。以熟生物,與炊者等候。堂壁刻《武宗宮人 王氏怨詩》,導而左遠之,為小塘。塘陰有竇,以通寒水, 浴者時啟而劑泉之溫。寒水者亦泉也,去湯泉數步, 出於泥沙。湯泉有石根,若焦釜者出之,石不及則寒 矣。泉前唐寺,貞觀三年建,名「福泉寺」,人則呼湯泉寺。

永平府[编辑]

溫泉 在府城北一十二里。溫暖如湯,飲之可以愈 疾。

順德府[编辑]

「溫泉」, 在沙河縣西北七十里,四時常溫,可愈人疾。

宣府[编辑]

溫泉 在赤城西南十五里,泉穴圓,徑五六尺,熱如 沸湯。旁一小泉,甚清冷,浴之愈疾。又鎮城東北六十 里趙川堡鎮,城西南順聖廢縣東二里,俱有溫泉。

《盛京通志》
[编辑]

錦州府[编辑]

溫泉 「寧遠州有四,一在城西一百里,一在城西一 百六十里,一在城西南一百五十里,今俱湮。一在城 東南四里,明都指揮韓斌構亭其北,傍有隕星石。」 湯泉 在義州城西南七十里,湯泉河發源於此。

《山東通志》
[编辑]

兗州府[编辑]

溫泉 在曲阜縣南七里,其旁有連珠泉。又沂州東 北、郯城縣西北,俱有溫泉,土人皆甃石為池,引以澡 浴。

登州府[编辑]

寒溫二泉 在招遠縣治東。二泉並發,一寒一溫。土 人甃石為池,引二泉注焉,以便澡浴。構堂於上,名曰 「德新。」

七里湯泉 在文登縣西十里,二泉並發,一熱一冷, 味皆甘潔。邑人砌石渠以便澡浴。元山東副使王貢 易名「如意泉。」又東北六十里有溫湯泉。

萊州府[编辑]

溫泉 在即墨縣東四十里,旁有涼泉、後甃池,引二 泉注於中,以便澡浴。

《山西通志》
[编辑]

太原府[编辑]

溫泉, 在盂縣北一百二十里,有三穴,一穴出盤石 中,尤熱。舊《經》云:「北齊濟南王有疾,於此泉沐浴,遂愈。」 其水注滹沱河。

溫泉 在平定州西五十里,由丹石崖流出,泠泠有 聲溫泉, 在定襄縣聖阜山下,有三穴長流。唐龍朔中, 嘗賜幡幢蓋。舊有《李治碑記》,今廢。

平陽府[编辑]

溫泉 在聞喜縣東四十里官莊湖村。水皆冬溫,即 泊泉。

大同府[编辑]

溫泉, 在渾源州東南一百里湯頭鋪。《水經注》曰:「溫 泉出西北暄谷,水溫熱若湯,能愈百病。」

《河南通志》
[编辑]

懷慶府[编辑]

溫泉, 在孟縣城北,夏涼冬溫,流入溴水。

汝州[编辑]

溫泉 在州城西南四十里,源有九眼,東南流入廣 成澤,可療疾。蘇軾所記「湯泉七,其一汝水」,蓋指此也。

《陝西通志》
[编辑]

西安府[编辑]

石門湯泉 在藍田縣西南四十里,俗名湯峪。有泉 五:曰玉女,曰融雪,曰連珠,曰漱玉,曰濯纓。凡有病者, 浴之輒愈。後有白魚之瑞,神女屢降,立玉女堂於泉 側,明皇賜名「大興湯院。」

溫泉 在臨潼縣南一百五十步,驪山西北麓。秦始 皇於此砌石刱宇,武帝遊幸,加三飭焉。《三秦記》云:「入 湯須以三牲祭之,不爾則爛人肉。」今按泉有三,其一 所名皇堂石井,周武帝天和四年大冢宰宇文護所 造,隋文帝列樹松柏千餘株。

鳳翔府[编辑]

溫泉, 在郿縣東南五十里,源出太白山下,沸湧如 湯,今名「湯谷。」有疾者多往浴之。

鞏昌府[编辑]

溫泉 在安定縣東南七十里,從山間湧出如沸,有 疾者浴即愈,俗呼「王家泉。」

《江南通志》
[编辑]

安慶府[编辑]

湯泉 在潛山縣皖山上。其泉四時如湯,可浴。

徽州府[编辑]

《湯泉》 在歙縣北,即黃山第四峰下硃砂湯也。

和州[编辑]

平痾泉 在州北三十五里。其水溫。梁昭明嘗浴焉。 又名太子湯。宋蘇軾、劉貢父、秦少游、明莊昶皆有記。 明嘉靖六年,州守易鸞於水之源,甃以方池,圍以重 垣,結屋作三池,以便浴者,分四渠以溉田。

《江西通志》
[编辑]

南昌府[编辑]

湯泉 在奉新縣九仙山壽聖禪院東北官道傍,二 泉湧出,一溫一沸,上有亭。

溫泉 在寧州,有三:一曰「石壁溫泉」,一曰「白沙灣溫 泉」,俱在武鄉,一曰「長茅溫泉」,在安鄉。

九江府[编辑]

湯泉 在府城南九十里廬山下。白居易有詩。

建昌府[编辑]

湯塘泉 在南城縣東八十里。有泉湧出如沸,冬熱 尤甚。

溫泉 在南豐縣西南,甘露寺前。有泉三溜,里人以 石砌為三池,「冷池雖伏如冰,熱池雖臘亦沸,惟溫泉 可濯濯者隨意以和冷熱。」有人投牲體於熱池,頃刻 即爛,近泉數十步,聞硫黃氣。

撫州府[编辑]

溫泉 在府城東北四十餘里。《東坡記》:「天下溫泉七, 汝水其一也。」

袁州府[编辑]

溫泉 在府西南三十里修仁鄉定光院前。氣溫如 湯,冬可浴,以雞卵投之即熟。水中猶有魚,泉凡三出: 一在東岸上,僧人甃為池;一湧出江心巨石中,石類 釜,上寬五六尺許,平坦可坐,遊者多於此飲以為樂。 一在西岸下。宋黃叔萬詩:「離火自天鑠,溫泉由此生。 我來需曉汲,聊用濯塵纓。」

《湖廣通志》
[编辑]

黃州府[编辑]

溫泉 在府治,夏溫可浴,冬則熱甚。

《福建通志》
[编辑]

福州府[编辑]

溫泉 一在府城東隅溫泉坊。一在易俗里東門外 晉安橋。一在崇賢里。

興化府[编辑]

「天柱溫泉」 在仙遊縣城外北天柱菴前,砌石為池, 有亭覆之。

「雙林溫泉」 在仙遊縣城外南舊雙林院前。方廣丈 許,深可六尺。

臺灣府[编辑]

溫泉: 一在鳳山縣下淡水社,上有赤山一座,並無 溝渠,泉不時湧出,亦無定處,夜見紅光。一在諸羅縣雞籠山後野番三朝社內。

《四川通志》
[编辑]

成都府[编辑]

溫涼泉 在汶川治東一里。其泉平地湧出,冬溫夏 涼。

重慶府[编辑]

溫泉 在合州治東五里。丁謂詩:「勝景遊來地,煙嵐 迥出群。水溫何用火,山冷自多雲。」

《廣東通志》
[编辑]

廣州府[编辑]

湯泉 在從化縣東三十三里,旁有圓山如毬,俗呼 「熱水池」,有硫黃氣。又清遠縣二十里有石如鑊,泉出 其中,熱可熟物。

韶州府[编辑]

湯泉, 在郡城東南五十里。每霜雪時,泉氣上蒸,能 熟生物。泉中時見赤魚遊躍,人不能獲。

《海岱溫泉》 在乳源縣西三十里。邑溫泉有十,惟海 岱一源與榔木橋一泉,熱不易探。

湯泉 在乳源縣西二十里。有石如長盆,地中出泉 若湯沸,有硫黃氣。人多浴之,四時不絕。嘉靖四年,通 判符鍚建擬沂亭於左。亭今廢。有《記》。

惠州府[编辑]

湯泉 在博羅縣白水山下,泉熱不可濯。宋嘉定黃 孟容、葉次魏、方龜年有石刻,知縣經彥寀建亭其上。 溫泉 在興寧縣吉湖之傍。既汎湖漘,潛行地中,復 自石竇湧出,四時恆沸,居人日以盥燖為常,石狀亦 奇異。

肇慶府[编辑]

溫泉 在恩平縣城南八十里,其泉有二,一在那吉 岡,一在雲立山,蒼松怪石,幽雅清麗。明萬曆五年,知 縣毛鳳彩立亭。

瓊州府[编辑]

溫泉, 在文昌縣南五十里,周百餘步,冬夏常溫,大 旱不涸。

溫湯泉, 在感恩縣北七十里,夏寒冬溫,癬疥浴之 即愈。

羅定州[编辑]

溫泉 在州城西南二都順仁鄉,近雲霽山。闊二丈 餘,長三尺許,水性常溫,冬夏可浴。

《廣西通志》
[编辑]

南寧府[编辑]

布透溫泉 在上思州三台山之東五里,若時豐泉 始瀑,其水冬熱夏寒。

《雲南通志》
[编辑]

雲南府[编辑]

碧玉泉 在安寧州北十里。出崖穴間,不假甃治,清 潔香溫。其中二石,深碧如玉。明楊慎題為「天下第一 湯。」康熙二十八年,總督范承勳、巡撫石琳、按察使司 許弘勳別鑿二池,曰小玉,曰嫩玉。旁建尊竹山房、雲 濤寺、雪韻軒諸勝,雜峙於環雲巖、虛明洞、醒石、醉石 之間,幽雅莫可名狀。

曲靖府[编辑]

溫泉 在南寧縣分秦山下,闊二丈許。

元江府[编辑]

溫玉泉: 在府城西北八里,石罅迸出。

姚安府[编辑]

溫泉 有三:一在府西「黑泥只村,一在府北交摩村, 一在大姚縣東。」

《貴州通志》
[编辑]

貴陽府[编辑]

溫泉 在新貴縣東九十里,地名「楊郎壩」,初出地熱 甚,可熟,生物稍遠乃可浴。

溫泉 有二:一在普安州東南八十里,其水如沸,可 浴。一在樂民千戶所西,水溫可浴。

平越府[编辑]

溫泉 在黃平州境內,其水溫煖可浴。

思南府[编辑]

溫泉: 在府治北二百里。夏涼冬溫,人多浴焉。

石阡府[编辑]

溫泉 在府城南一里。大小二泉。泉水溫煖,清可鑑 髮。大池方如盤匜,小者中有石竇,圓如太極,可入就 浴,為石阡。一郡勝遊地。

溫泉部藝文一[编辑]

《溫泉賦》
有序      漢張衡
[编辑]

陽春之月,百草萋萋,余在遠行,顧望有懷。遂適驪山,觀溫泉,浴神井,《風中巒》,壯厥類之獨美,思在化之所原,感洪澤之普施,乃為賦云:

覽中域之珍怪,無斯水之神靈。控湯谷於瀛洲兮,濯 日月乎中營。蔭高山之北埏,處幽并以閒清。於是殊 方跋涉,駿奔來臻。士女煜其鱗萃,紛雜沓其如煙。亂 曰:「天地之德,莫若生兮,帝育烝民,資厥成兮。六氣淫錯,有疾癘兮,溫泉汨焉,以流穢兮。蠲除苛慝,服中正 兮。熙哉帝載,保性命兮。」

《溫湯碑》
北周·庾信
[编辑]

「咸池浴日,先應錄甲之圖;砥柱浮天,始受元夷之命。 仁則滌蕩埃氛,義則激揚清濁,勇則負山餘力,弱則 鴻毛不勝。仲春則榆莢同流,三月則桃花共下。其色 變者,通為五雲之漿;其味美者,結為三危之露。煙青 於銅浦,色白於鉛溪,非神鼎而長沸,異龍池而獨湧, 灑胃湔腸,興羸起瘠。秦皇餘石,仍為鴈齒之階;漢武」 舊陶,即用魚鱗之瓦。山間湧水,實表忠誠;室內江流, 彌彰純孝。豈若醴泉消疾,聞乎建武之朝;神水蠲痾, 在乎咸康之世。嵩岳三仙之館,不孤擅於天池;華陰 百丈之泉,豈獨高於蓮井。

《前題》
王褒
[编辑]

原夫二儀開闢,雷風以之通響;五材運行,水火因而並用。炎上作苦,既麗純陽之德;潤下作鹹,且協凝陰之度。至於遷陵熱谿,沈魚湧浪,炎洲燒地,穴鼠含煙。火井飛泉,垂天遠扇,焦源沸水,衝流迸集。甘州浴日,跳波邁椒丘之野;湯谷揚濤,激水疾龍門之箭。故以「地伏流黃,神泉愈疾」 云爾。其銘曰:

挺此溫谷,驪岳之陰,白礬上散,丹砂下沉,華清駐老, 飛流瑩心,谷神不死,川德愈深。

《駕幸溫泉宮賦》
唐·林琨
[编辑]

寒郊已暮兮景氣澄鮮,遙林罷色兮古岫蒼然。我皇 將出豫滌思,觀風獵賢。於是旭日霽野,慶雲靄天。指 鳳城之香陌,得驪阜之甘泉。乃乘琱玉之輿,駕飛黃 之馬,羅霜仗於霸亭之上,駐清蹕於秦山之下。賦《汾 水》於《秋風》,詠在鎬於周雅。若其嚴氣盛,陰雲寒,冰生 巨壑,雪滿層巒。河海方閉,溫泉正湍。豈獨鑑天心於 「曲渚,澡聖慮於清瀾,洞上善之為信,秉至柔之自安。 伊昔竹殿始秋,梧宮未落,空望幸之杳眇,怨嬉遊之 寂寞。芸從馥於玉階,月虛容於金閣,接遠樹於《新豐》, 韻曉鐘於《長樂》。皇歡是并,品物咸亨,逶迤清泚,皎潔 澄明。奏鈞天而寒谷變律,陳羽衛而陰飆換晴,故能 蠲憂除患,利用永貞。」於是澤洽群臣,恩遍區宇,野農 擊壤,則有頌於康哉;帝之何力,空賡歌於聖主。因返 斾迴鑾,逍遙近甸,度祥光之蕭索,鬱隹氣之蔥蒨,鉤 陳不改,下輦成宴,誡軹道而興嗟,想磻溪而流盼。然 後省娛遊之樂,念淳朴之儔,開靈液之廣潤,與萬姓 而同休,施兔罝於中谷,賁束帛於巖幽。獨有執戟三 道,栖遲一丘,空想臣朔之列,常陪漢武之遊。

《湯泉賦》
宋·秦觀
[编辑]

大江之濱,東城之野,有泉出焉。直回峰,負深谷,分埒 引源,迤邐相屬。晨夜有聲,涵雲注玉。薄為虎鬚,洑為 魚目,鱗介莫潛,遇者斯浴。此何水也哉?野老告余曰: 「泓泓涓涓,莫虞歲年,不火而燠,其名湯泉。嗚呼!豈非 熒惑蒞於上邪?燭龍隱於中邪?旁通咸池,日御之所 經邪?幽精沈魄,陰償其負邪?丹砂黃硫,金石之氣,酷」 悍之所激邪?德有常,仁惠公而浹。寒凝海兮不冰,旱 焦山兮不竭。其或燥濕外干,精氣散越,膚萃瘡瘍,憊 筋淫血,欣瀄汨之暫游,怳幽憂之永脫。以沐則髮澤, 以沬則齒潔。其支流旁浸,捐棄於溝壑者,猶能灌蔬 稻之畦,已平原之暍,沾溉何其廣邪?吾聞天下之水, 厥類實繁。至於弱水儲陰,投羽必沈,火井萃陽,爛石 灼金,祥標醴泉。病飲而瘳異紀,滋穴神瀵以流。焦溪 乏𦊰蔓之飾,沸潭謝聱聆之游。其餘酒墨所發,膠鹽 是滋,啜懷千金,飲狂一國。裒玉乳以中涵,橫金絲而 徑度。詭品繆名,紛莫為數。咸受命於元精,亦各私其 所遇。若夫匡廬汝水之旁,尉氏驪山之下,煙菲掩縟, 王孫鳥隼之所娛;金穴椒房,專寵靡曼之所占,則湯 泉之中又有顯晦者焉。野老忻然而笑曰:「善乎齊給 之士」曳杖而去,行歌於塗曰:「滭沸滂沱,奮此泉兮,被 彼山阿,吾惟盥沐兮不知其他。」

《遊湯泉記》
前人
[编辑]

漳南道人昭慶,隱湯泉山,集賢孫公謂其徒曰:「漳南 所寓富山水,盍往訪焉?」於是余與道人參寥請從之。 翼日,出高郵西郭門,馳六十里,宿神居山之悟空寺。 神居高不踰三四引,而股趾盤礡,旁占數墟,俗呼土 山。或曰:昔老姥煉丹於此,今寺有石藥臼者,乃其遺 物也。又馳四十里,宿黃公店。又馳六十里,次六合館、 壽聖寺之香積院。又馳七十里,次貢相院。明日,漳南 來,逆相勞苦,如平生歡,遂與俱行。馳二十五里,至湯 泉館、惠濟院,院則漳南之所寓也。景申遂浴於湯泉 之墟。「西惠濟二百步,周袤不踰十成,有泉五:一曰太 子湯,舊傳梁昭明所遊,今廢於野;一在居民朱氏家, 其三則隸於惠濟。而惠濟三泉旁皆」甃石,為八方斛, 竅其兩崖,一以受虛,一以泄漏。泉輸其中,晨夜不絕。 其色深碧沸白,香氣襲人,爬搔委頓之病,浴之輒愈。 贏糧自遠而至者無虛時。劉夢得《和州記》云:「地有沸 井」,即此泉也。噫泉之為湯者眾,彼汝水驪山,嘗為乘 輿後宮之所臨幸。方其勝時,綺疏璇題,魚龍飛動,眩人目睛。勢徂事變,鹿豕得而辱焉。其僻昧不聞於世 者,又皆蔽於叢薄,堙於土塗,抱清懷潔,歷千百年,莫 或稍試於用,二者皆有恨焉。獨是泉出,無亢滿之累, 其仁足以及物,豈所謂「無出而陽,無入而藏」,柴立乎 其中央者歟?余三人者,既嘉泉之近於道,又歎其有 功於塵垢疾病也,再日必至焉,率以為常。越三日,烏 江令閻求仁來。求仁,余鄉友也,遂與俱行,東西馳八 里,至龍洞山下。棄馬而徒步,山形斗起,蒙籠曲道,尤 難登。捫蘿進者五里,然後至其山椒。是日風曀,望建 業江山蟠龍踞虎之狀,皆依約而得之。自山椒轉而 西南,盤紆徑復又二里而至龍洞。其上巃嵷崟岑不 可窮。竟門,則大穴也。漸下十數丈,窅然深黑,日光所 不及。揭炬而行。腹中空豁,可儲粟數萬斛。屏以青壁, 而泉嚙其趾;蓋以乳石,而鼠家其竇。仰而觀之,或突 然傲岸而出,若有恃者;或侵尋而卻,若有畏者。雲撓 而烏企鼻,口呀而齗齶露。其《陬互》橫遌,卒愕之變,疑 生於鬼神。雖智者造謀,而巧者述之,未必能爾也。惜 乎閟於龕巖,人跡罕至,世莫得而窺焉。夫豈負天下 之奇者,不欲輕售其伎,必待夫篤好之士,然後與之 接耶?或曰:「洞有小蛇,青色而赤章,旱禱多應。云夕還 惠濟。」惠濟有庵二,一在太子泉南百步崦中,隱者陳 生居之;一未構基,在院西六十步大匠之原。丘勢坡 陁,前有小澗,涓涓而流,藩以密篠,閎以雙松。每冷風 自遠而至,泛篠薄,激松梢,度流水,其音嘈然,如奏笙 籟。巽嚮而望,自定山轉而西,日光晷薄,星辰亙二百 里,迅馳而矗立,分秀而取奇,各挾其伎,以效履舄之 下。孫公愛其地勝,欲寄以老焉,因請名曰「寄老菴。」明 年菴成,發二奇石於雙松之下,形勢益振。於是環山 數百里,嘗以遊觀名者,遷延辭老焉。湯泉之事既窮, 余又獨從參寥西馳七十里,入烏江,邀求仁謁項羽 祠飲。繫馬松下,憑大江以望三山,憩於虛樂亭,復還 惠濟,翼日乃歸。蓋自高郵距烏江三百二十五里,凡 經佛寺四,神祠一,山水之勝者二,得詩三十首,賦一 篇。至於「山林雲物之變,溪懶潺湲之音,故墟荒落晨 汲暝舂之狀,悠然與耳目謀,而」適然與心遇會者,蓋 不可勝計。嗚戲!茲遊之所得可謂冨矣。

《褒禪湯泉記》
張邦基
[编辑]

湯泉有處甚多,大熱而氣烈,乃硫黃湯也。唯利州褒 禪山相近,地名平痾鎮,湯泉溫溫可探,而不作湯火 氣,云是硃砂湯也。人傳昔有兩美人來浴,既去,異香 郁郁,累日不散。李端叔過浴池上,作詩云:「華清賜浴 憶當年,偶託荒山結勝緣。未必興衰異今昔,曾經天 女卸金鈿。」

《溫泉述》
程大昌
[编辑]

溫泉在驪山,與帝都密邇。自秦、漢、隋、唐人主皆嘗游 幸,惟元宗特侈。蓋即山建宮,百司庶府皆行,各有寓 止,自十月往,至歲盡乃還。又緣楊妃之故,其奢蕩特 為章著。大抵宮殿包裹驪山一山,而繚牆周遍。其外 觀風樓下又有夾城,可通禁中。白居易追咎其事,作 歌以為後監,世喜傳誦,然詩多不得其實也。「華清宮」 者,本太宗溫泉宮也,天寶六載始名華清,而楊妃入 宮,以太真得幸,已在三載,則《華清》未名而妃已先幸。 今曰春寒賜浴華清池,始是初承恩幸時,此已誤矣。 而又記其款昵則曰:七月七日長生殿,華清宮固有 長生殿矣,而其地乃齋宿禮神之所,本非寢殿。帝又 未嘗以七月至驪山,則《白歌》皆不審也。杜牧詩亦曰: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元宗亦未嘗以 六七月幸華清宮,則遞進荔枝,亦不在幸山時也。按 《樂天集》《長恨歌》不自為敘,以陳鴻所傳驪山事為敘。 樂天所歌,謂妃得幸在賜浴華清之時,及方士所道 妃語,皆本《鴻傳》,以為之說也。歌之作也,在元和元年 冬,蓋王質夫用鴻說勸樂天為之,而鴻自言亦謂得 之傳聞,非《元宗本紀》所載也。則樂天之誤,出自陳鴻 也。然而事有不可專執故常者,觀風殿有複道,可以 潛通大明,則微行間出,亦不必正在十月矣。《唐志》記 荔枝香曲所起,曰「貴妃生日,燕長生殿,南方適進荔 枝,因以《荔枝香》為曲。」則荔枝熟時,亦自可幸驪山也。 故予謂不可執守故常也。凡左方所錄宮殿方向,《長 安志》率取《津陽詩》注為據。《津陽詩》者,鄭愚之所作也。

《遊安寧溫泉記》
明·張佳引
[编辑]

嘉靖丙寅十二月廿三日,余較士安寧畢,將欲觀湯 池,先遣一力拏舟螳螂川,厥明,逕鹽井觀之。鹽官令 竈丁以皮囊汲鹵水。據晉常璩《南中志》云:「連然縣有 鹽泉。」近志乃謂唐武德間因阿寧始掘地得鹵者,非 是。觀畢,屏輿從出大界村,乘舟順流北行一里,東望 龍寶寺,隱叢竹中,亦蕭遠可嘉。舟子報郡吏馳騎率 鼓吹追,余,亟遣去。舟中望一山,峻插東北隅,兩峰如 削,凹其中,如筆架形,土人因以名山,一名岱晟山,一 名「坎山。」昔僧張善信有異術除妖,坎山即此。又北行 五里,逕石淙渡,故郡人楊少師一清築精舍讀書處。 詩文具集中。一時名家則李長沙東陽、陸上海深、李北地夢陽,最稱傑作。沿兩岸土人引水溉田,堰壩鱗 次,若決呂梁。水車高翻,濺珠成雨,似瀑水飛灑空中。 又北行五里,水迴折作曲瓠形,螳螂川多直北流。至 此週遶二里,逕龍山下,山川窔窕,松石參差,最為隹 境。東岸一帶,巖石谽呀,上鐫「曹溪夜月」四字。稍下紅 石削起,鐫「赤壁天成」四字,皆楊太史慎題也。行半里, 七洞臨水,飛巖峭立,五彩絢雜,洞口重扃,大似雕藻。 再行半里,至溫泉,乃艤舟登其亭。飯罷,觀池而浴之。 池水皓潔,纖毫不隱,四面壁起,不煩甃甓。中二石,光 膩勝玉,碧色奪目。《華陽志》云:「水神祠亦有溫泉」,顧祠 今廢矣。浴罷,風乎亭上,一峰對峙,命觴相屬,覺兩腋 間習習風舉。余嘗浴驪山,香陵、渝峽諸泉,類多穢氣, 逆人鼻。楊太史品茲泉為海內第一湯,似非溢美。時 日且午,聞西岸有聖水,一名海眼泉,潮應子午卯酉 之候。亟渡而西,登陸陟其所,古木參雲,水自竇中出, 盈盈澗溝。土人謂此午潮至,遂名曰「聖水三潮」,不云 四者,子夜故不及見耳。余曾觀泉華清宮下,水出左 右二竅,應朔望不爽。自是造化氣數,茲泉「無足異者。」 又披荊棘,南陟一里,至曹溪寺,在龍山之麓,土人一 名蔥山。草逕盤歷,可肩輿上,無甚斗絕。《郡志》云:「高八 百丈,周遭七十里」,誣矣。寺殿因山層構,中有楊太史 碑文,不減玉簡栖頭陀之作。第四級,殿宇閎麗,佛像 莊嚴。前行十弓許,一樓顯敞。右植木蓮花樹,青蔥可 玩。頫視螳川,清漣如帶。稍東一園,鑿山石作几形,桃 杏薔薇,屏架繁雜。道上曝麯糵數石,余呼僧笑曰:「僧 家有是哉?」僧叩首若請罪狀。余曰:「昔支道林好養鷹 駿,惜爾無大韻也。」觴而出。寺右一泉,㶁㶁鳴亂莽間。 循泉散步,南行一里許,下有龍洞。造其門,下視深黑, 不測寒氣逼人,投石其中,逢逢成響七八疊而後止。 又西南步行可三里,至龍潭,乃水源處。有二穴,穴口 多小魚,山樹蓊菁如蓋,坐樹下飲水甘之。頫瞰平疇, 如波文可愛。指顧太華,纍纍,遠近奇峰錯列。杖舄下, 問之皆彝名,甚辱茲山也。由東南下山,復登舟逆水 行。夕陽既下,萬峰盡紫。西望虎丘山,寺與太極諸山 碁布相屬。復繫舟登岸,里許至寺,襟帶螳螂,枕籍虎 丘,信一靈境。前殿榜曰「妙果禪院」,殿制古麗,畫壁精 工,非時師可及,相傳為唐殿。余觀之,多元制也。出山 門南望郡中,煙樹萬家,暮靄如罩,遂從陸歸,時列炬 在門矣。返署中,追憶斯遊,操舟順流,左右山色,應接 不暇。濯足振衣,登高睇遠。而梵宮鐘聲,洞口松濤,所 至奇出,令人忘歸。惜哉!地界絕域,往往好遊之士無 因振策於煙火空翠之間,茲遊蓋萬里奇蹤也,遂秉 燭記之。

《溫泉遊記》
楊師孔
[编辑]

至人韻士,往往以山水為性命,山不險不奇,水不深 不幽,每至違性情,毀形骸,弗顧也。若夫具深險之勝, 而又全幽奇之德,惟滇陽城溫泉,名滿海內,束髮時 思欲啜流揚波久矣。讀用修先生暨先輩題詠,積往 古溫湯舊事,點綴茲池,不過一盆一盎耳。歲天啟乙 丑,直指朱白翁具山川明眼,季秋二十一日行旌按 部茲土,不佞孔代分守庖例,遲節泉上,機緣奇甚。是 日宵征達楊城,直指餞送禮成,僅宿碧雞關。二十二 日晨,抵楊城,郊迎後,即求訂「泉遊」之約,期以翼日。是 日午刻,同閫帥高子啟自螳螂川登舟,謝太函方伯 以車馬小憩。州守編漁船,障以布幄,酒鐺茶竈備具, 致頗不惡。放舟而北,曲曲山青,灣灣水活,漸入漸邃, 不啻剡溪雪浪中神已飛越矣。日晡望,山巒聳翠,峰 巖環抱,不脫溪流,疑入無縫,而委婉卻有情,固滔滔 無礙柔櫓。梧柳森映,遙見孤雲斷壁,一水橫玉,似可 攀可躡,又似可入者。詢舟子云:「巖洞奇絕,政堪游。」余 欣然舍舟,從松陰禾畝間,徒步入巖。小淺滓淖不能 入。既則或門、或屏,或榭,或軒,或堂广,或廊,或壺天,或 弱流,或花巖,或祕石,或元竅,或翠幕,或紫絲障,或《靈 光龕》,態度奇幻,不能名狀。粗與高帥信足。所至欲酬 一觴,期以來日探討。「洞之奇,甲天下者不少,非泉洞 分奇,即寒溫失正,未有虛明洞朗,如阿房椒戶,院院 相比。又如響屧長廊,轉轉可步,而一水流春,禾田映 戶。想」上古賞鑒真仙,購先天能手,將溪灣最趣處會 萃為一家,亦天地間一大奇絕也。洞盡,展一坪轉入 岩壑深處,即溫泉矣。一望瑞靄團結,氤氤氳氳,數家 茅屋,映帶紫翠明霞。徘徊於上,若不忍去。入門望洋, 心膽俱熱,大咤前人之未標其奇也。泉從碧玉嶼中 如初沸鼎爐,瀼瀼湧出,一鏡鋪銀,纖埃俱徹,明砂淨 礫,粒粒可數,中涵碧島如玉,瑰瑋光潔,與水色𩰚奇, 目閃閃不能定。是夜醉中同高閫帥解衣汨沒,如嬰 兒入父母暖懷,又如帶酒入初薰繡被。屈伸偃仰,無 不隨意取足,不意人間世有此極樂國也。大凡游人 帶酸寒俗氣至此俱開,暴戾血性至此俱化,塵垢穢 濁至此俱淨,人我跡相至「此俱渾,塵情客念,至此俱 消。蓋造化具此大爐冶,一經鍛煉,自換凡胎。恨天外 遐陬,為神仙久,私機緣淺,塵染重者,輕易未能一至耳。」二十三日晨刻,太函亦至,同泛小舠,遲直指於巖 之初。洞天設具,遵旌因巖發笑,「昔聞山岳動,今則巖 壑開矣。歷險探奇,窮幽極阻,為門為屏者布以旌麾, 為榭為軒者,浮以大白;為堂為广者,暢以笙歌。為壺 天、為弱水者,雜以火樹。為祕室、為元竅、為翠幕者,暢 以鳴琴。不但眾山皆響,亦且寒谷春回。薄暮,侍旌節 入溫柔鄉。」是晚燕於碧玉泉之北堂,入夜移尊泉檻, 和氣春煙,水光玉色,雅懷高韻,渾為一氣。啜泉而飲, 洗盞更酌,命兩嬰童拍徑尺舟,次第傳觴,如飛「仙太 乙,傲睨群傑,不知酒味為泉,亦不知泉色是酒。生平 泉游,當以此為第一,可以償萬里繭足。」東方漸白,余 就宿村居小樓,山深嵐重,僵臥幾不能寐。推衾猛起, 命童子扶掖,直走泉上。箕踞片晌,融融五體俱和,即 池掬水盥嗽畢,走聖水三潮赴,直指曹溪廿四香積, 約夕陽登。途宿祿脿,二十五抵祿豐,別直指於響水 公署,舍熙和天界,就風塵眉目,一步一回首也。茲境 也,畢竟是神仙窟宅,諸洞天為堂奧泉源丹鼎泉流 為仙液,螳川為門戶,曹溪虎丘為別業。泉外奇石如 林,溫流如海,山花老樹,琪草珠巖,尚有祕而未顯者, 以俟後之賞心之士。若夫宇內溫泉舊蹟,稱香比色, 較味憐清,特此泉之一班,自有昔人紀之,不復贅。

《湯泉賦》
陶汝鼐
[编辑]

湯泉,水之變性也。寰中稱溫泉者十數處,而古今最驪山之池,以其芳清,又邇宮闕,承恩賜幸,寵艷斯極,然亦其所處之幸也。其次則歙之黃山、滇之安寧,並稱朱砂泉。黃山,松雲名勝超然元圃,非高人雋遊不得致,可以無憾。安寧則滇之鄙邑,近代楊升菴遷謫其間,始著於書。然則此三泉者,驪山廊廟也,黃山仙隱也;安寧,幽谷也。生幽谷中,後驪泉二千餘年,賴文人以傳,亦遇矣。彼㳌渫而淪草莽者何限乎?或謂溫泉不甚沸,而無硫黃氣,故別之以朱砂,自餘不得擬也。予曰:「然。湯泉沸激,瀹物蠲痾,功德被幽,獨先寒賤。此何異士君子負烈正之行,而嚴氣善事,溉於鄉里者哉?」 予家深山之內,去溪江二里許,有湯泉焉,出於江干,石為之,釜燖不可手。上有方塘,則熬波清瀾,可盥可掬,可垂釣,可引灌我田。東坡所謂「飲食沐浴俱在矣。」 盛弘之《荊州記》曰:「新陽縣惠澤中有溫泉,冬日未至,數里遙望,白雲,浮蒸如煙,上下采映,狀若綺疏。又有車輪雙轅形,昔傳玉女乘車,投於此泉。今人時見女子,姿儀光麗,倏」 忽往來,正此處耶?惜《邑志》不考,姑傳流俗曰「浣紗夫人舊有廟」 ,予居其里數年矣,被泉之賜,不得如安寧之遇升菴乎?於是感而為之賦。賦曰:

夫何「《衡泌》之勺波」,兼「《水火》之令德。」非此以涓涓,疇 湘之而溭溭,同為山下之蒙,迥別溪中之色。觀其觱 沸乎古今,得無怨天壤之見?抑異哉此泉,相對嘆息。 吾聞元彝導坎,淵益清泠,百川灌河,流皆寒碧。今乃 易冰為炎,改瀾為熾,五行之變,於斯為極矣。然亦嘗 思之,豈無海潛陰燄,埜匯焦淵,岱輿之濆石爛,宛渠 之礎。波燃莽煌,沾衣而愈烈,金泥拂水「以如煎;白玉 為樊,乃得然丘之國;黃金薄底,方浮沸海之船。至使 漢苑縑緗,標奇火浣;秦臺沙樹,最侈烘煙。廣異聞於 域外,覬一覯於神仙。爰有褒禪神井,咫尺西都,華清 寶輅,翠輦金吾,沉香熱水,天地所娛。」又有新安黃海, 爍玉翻珠;雲霞逸客,冰雪藐姑。浴不待賜,酣臥蓬壺。 并擅朱砂之譽,分專清艷之殊。迺若匡泉,湯若漢水, 沸如萊波,爛烏靈谷遊魚。訪火井於臨邛,志易泉於 天餘。事或近而有徵,史嘗闕而不書。得無滄桑之換 世,而空識於虞初也。睠茲惠澤,近我柴門。山江之汜, 湯出雲根,蒸鷲嶺,燠獅崙,迷魚瀨,罨雞園。流卑潴高, 蓄清泄渾。如煎如熬,不崩不騫。類曹家之豆釜,比管 氏之鹽盆。春浪滾則桃花別色,冬雪赩而柴燎同燔。 允辭冰霰,偏沃禾蓀。亦有赤鱗潛而吹沫,朱鳥過而 消魂。炎液暄波,非因人之熱;捐痾蕩穢,欲絕俗而奔。 然而投閒率野,潤庇孤村。無綺欄與玉砌,足石戶之 陶尊。將以漚麻,將以浣紗。昔逢采葛之女,聊供抱布 之娃。嶺上之白雲常煖,池中之明月偏華。是以天姬 翠蓋,神女雲車。欻然下鳳,冉冉如霞。每珊珊而至止, 倏香霧以週遮。疑玉皇之賜浴,列雲母兮障花。庶幾 幽光承乎元鍳,遊眺絕於狹斜矣。云何「胥濤欲絕,媧 墓曾沉。望失江皋之珮,虛存搗練之砧。」然而煙霞吐 其直氣,風雨助其枯音。雖山川之陳跡,終萬古以常 燖。是謂「至變者,不變而誰能」測其陽陰?於是池上主 人,纓足並濯,洗耳而吟,「薇可瀹兮,泉可以斟。有溫泉 而無寒火,悟天地長存於水心。」

《遊湯泉記》
王衡
[编辑]

癸巳秋,余有內戚,不自聊。九月,從母舅朱向之、友人 唐叔達、周季良、張伯新再遊盤山,《手舊遊記》:「摩娑泉 石間,如夢見六年前所棲薄。而比時秋林殷紅,溪水 放溜,又似別闢一境者。」已詳叔達記中。初八日,取道薊州,過石門。石門兩山巀嶪,正鎖驛道,道旁祀漢張 將軍,純以有捍寇功也。又二十里為湯泉,泉在山坡 下,初漫羨四溢,戚將軍繼光始甃石為池。池上壓九 新堂,深二丈許,廣幾倍之,水勢壯甚,然適如石而止。 未至數十步,聲湯湯然,氣滃滃然,若不可嚮邇。即而 俯之,靜若懸鑑,可捧而盥。其氣香,其氣沖泡起於下, 大小爞爞,若轉念珠。投以錢,作蛺蝶舞,與泡形相頡 頏,良久,乃下。池之南穴而下,水支委「於牆外,種荷花 一渠,綠淨可把。又溝其北,石蜃承之,穿堂而出。中堂 為簷,除甓為小方塘,以上受雨,而下引泉,客至則設 版焉。其東則銅龍張舌,噴泉甚怒。迄行入浴池,池之 陰有竇焉,蓄寒水,浴者時其溫涼之候而啟閉之。」九 新堂後有池如偃月,寒水所自出,色正凝碧。余愕問 主者,具言「泉本寒沁」,有石根可一畝,類焦釜覆之,水 受石性故沸,所不及則不蓋數武之內而水火共鼎, 亦一奇也已。乃循行壁間,讀《武宗宮人王氏詩》,有「溶 溶一脈流千古,不為人間洗冷腸」之語,為之欷歔涕 洟。時同遊者先浴,余乃與叔達登山岡,藉草而飲,顧 塞外諸山重複,如青蓮瓣,長城為帶金湯屹然,相與 嘆山河兩戒之不偶。迨日銜半山,池上濃靄漸結,下 而就浴,則皎月已映池中矣。因相與執杯就池而飲, 時有老卒侍酒,問以塞上事,對娓娓而流涕焉。言戚 將軍,將軍賞罰嚴,得士卒死力,其所規造,無論戍堞 樓櫓,即小小臺館,皆有意,要於不可易。常因材於山, 因力於士,無侈費。而其大指則恐士卒驕「惰難用,故 欲磨練之於斧薪畚挶之間。蓋彼時雖外詰斥堠,內 通苞苴,而將帥猶得以其意為官,故其財力與精神 俱閒,可以鼛鼓寓軍興,可以遊觀寓蒐閱。今一切絞 急迫促,文武吏局促自守,此佳泉怪石僅以供吾輩 幽閒好事之賞,而聞且有以為禁者。」嗟乎!款堅而罔 密者,數十年於茲矣。蓋昔之敝竇無一焉,而邊事竟 如之何也?叔達與余相顧太息,同游者曰:「月斜矣。」余 姑飲痛飲,一宿而去。

溫泉部藝文二[编辑]

《溫泉》
宋·劉義恭
[编辑]

秦都壯溫谷,漢京麗湯泉。炎德潛遠液,暄波起茲源。

《浴溫湯》
北齊·劉逖
[编辑]

驪岫猶懷土,新豐尚有家。神井堪消厲,溫泉足蕩邪。 紫苔生石岸,黃沫擁金沙。振衣殊未已,翻能停使車。

《過溫湯》
唐·高宗
[编辑]

溫渚停仙蹕,豐郊駐曉旌。路曲迴輪影,巖虛傳漏聲。 暖溜驚湍駛,寒空碧霧輕。林黃疏葉下,野白曙霜明。 眺聽良無已,煙霞斷續生。

《溫泉》
元·宗
[编辑]

惟此溫泉,是稱「愈疾。豈余獨受其福,思與兆人共之。」 乘暇巡遊,乃言其志。

桂殿與山連,蘭湯湧自然。陰崖含秀色,溫谷吐潺湲。 績為蠲邪著,功因養正宣。願言將億兆,同此其昌延。

《又幸鳳湯泉》
同前
[编辑]

西狩觀周俗,南山歷漢宮。薦鮮知路近,省斂覺年豐。 陰谷含神爨,湯泉養聖功。益齡仙井合,愈疾醴源通。 不重鳴岐鳳,誰誇陳寶雄。願將無限澤,霑沐眾心同。

《奉和聖製過溫湯》
越王李貞
[编辑]

鳳輦騰宸駕,驪籞次《乾游》。坎德疏溫液,山隈派暖流。 寒氛空外擁,蒸氣沼中浮。林彫帷影散,雲斂蓋陰收。 霜郊暢元覽,參差落景遒。

《前題》
王德真
[编辑]

握圖開萬㝢,屬聖啟千年。驪阜疏緹騎,驚鴻映綵旃。 玉霜明鳳野,金陣藻龍川。祥煙聚危岫,德水溢飛泉。 停輿興睿覽,還舉《大風篇》。

《前題》
楊思元
[编辑]

豐城觀漢跡,溫谷幸秦餘。地接幽王壘,流分鄭國渠。 風威肅文衛,月彩鏡雕輿。遠岫凝氛重,寒叢對影疏。 迴瞻漢章闕,佳氣滿宸居。

《前題》
鄭義真
[编辑]

洛川方駐蹕,豐野暫停鑾。湯泉恆獨涌,溫谷豈知寒。 漏鼓依巖畔,相風出樹端。嶺煙遙聚草,山月迥臨鞍。 日用誠多幸,天文遂仰觀。

《奉和幸新豐溫泉宮應制》
徐彥伯
[编辑]

姬典歌《時邁》,《虞編》記省方。何如黑帝月,元覽白雲鄉。 翠仗縈船岸,明旂應萯陽。風搖花眊彩,雪艷寶戈芒。 御陌開油次,離宮夾樹行。桂枝籠騕褭,松葉覆堂皇。 仙石含珠液,溫池孕璧房。湧疑神瀵溢,澄若帝臺漿。 獨沸流常熱,潛蒸氣轉香。青坻環玉甃,紅礎鑠金光。 藻耀凝芳潔,葳蕤獻淑祥。五龍歸寶算,九鳸葉時康。 同預華封老,中衢祝聖皇。

《前題》
武平一
[编辑]

「秦王豋碣石,周后襲崑崙。何必在遐遠,方稱萬㝢尊我皇順時豫,星駕動軒轅。雄戟交馳道,清笳度國門。 迴輿長樂觀,校獵上林園。行漏移三象,連營總八屯。 旌搖鸚鵡谷,騎轉鳳凰原。絕壁蒼苔古,靈泉碧溜溫。 參差開水殿,䆗窱敞巖軒。豐邑模猶在,驪宮跡尚存。 煙松銜翠幄,雪逕遶花源。侍從推元草,文章召虎賁。」 深仁浹夷夏,洪造溢乾坤。謬忝王枚列,多慚雨露恩。

《初春行宮侍宴應制》
蘇味道
[编辑]

溫液吐涓涓,跳波急應弦。簪裾承睿賞,花柳發韶年。 聖酒千鍾洽,宸章七曜懸。微臣從此醉,還似夢鈞天。

《奉和溫泉言志應制》
張說
[编辑]

溫谷媚新豐,驪山橫半空。湯池薰水殿,翠木暖煙宮。 起疾逾仙藥,無私合聖功。始知堯舜德,心與萬人同。

《奉和聖製幸鳳湯泉應制》
前人
[编辑]

周狩聞岐禮,秦都辨雍名。獻禽天子孝,存老聖皇情。 溫潤宜冬幸,遊畋樂歲成。湯雲出水殿,暖氣入山營。 坎意無私潔,乾心稱物平。帝歌流樂府,谿谷也增榮。

《宿直溫泉宮羽林獻詩》
前人
[编辑]

《冬狩》美秦正,新豐樂漢行。星陳元武閣,月對羽林營。 寒木羅霜仗,空山響夜更。恩深靈液煖,節勁古松貞。 文武皆王事,輸心不為名。

《扈從溫泉宮獻詩》
前人
[编辑]

溫泉啟蟄氣氛氳。渭浦歸鴻日數群。騎仗聯聯環北 極。鳴笳步步引南薰。松間彩殿籠佳氣。山上朱旗繞 瑞雲。不知遠夢華胥國,何如親奉帝堯君。

《從駕遊溫泉宮》
徐安貞
[编辑]

神女調溫液,年年待聖人。試開臨水殿,來洗屬車塵。 暖氣隨明主,恩波洽近臣。靈威自無極,從此獻千春。

《和僕射晉公扈從溫泉》
王維
[编辑]

天子幸新豐,旌旗渭水東。寒山天仗裡,溫谷幔城中。 奠玉群仙座,焚香太乙宮。出遊逢牧馬,罷獵有非熊。 上宰無為化,明時太古同。靈芝三秀紫,陳粟萬倉紅。 王禮尊儒教,天兵小戰功。謀猷歸哲匠,詞賦屬文宗。 司諫方無闕,陳詩且未工。長吟《吉甫頌》,朝夕仰清風。

《和太常韋主簿五郎溫湯寓目之作》
[编辑]

前人

漢主離宮接露臺,秦川一半夕陽開。青山盡是朱旗 遶,碧澗翻從玉殿來。新豐樹裡行人度,小苑城邊獵 騎迴。聞道甘泉能獻賦,懸知獨有「子雲才。」

《奉和扈從溫泉宮承恩賜浴》
蔡希周
[编辑]

《天行》雲從指驪宮,浴日餘波錫詔同。綵殿氤氳擁香 溜,紗窗宛轉閉和風。來將蘭氣衝皇澤,去引星文捧 碧空。自憐遇坎便能止,幾託仙槎路未通。

《安州應城玉女湯作》
李白
[编辑]

神女沒幽境,湯池流大川。陰陽結炎炭,造化開靈泉。 地底爍朱火,沙旁歊素煙。沸珠躍晴月,皎鏡涵空天。 氣浮蘭芳滿,色漲桃花然。精覽萬殊入,潛行七澤連。 愈疾功莫尚,變盈道乃全。「濯纓掬清泚,晞髮弄潺湲。 散下楚王國,分澆宋玉田。可以奉巡幸,奈何隔窮偏。 獨隨朝宗水,赴海輸微涓。」

《奉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
杜甫
[编辑]

「東山氣鴻濛,宮殿居上頭。君來必十月,樹《羽》臨九州。」 陰火煮玉泉,噴薄漲巖幽。有時浴赤日,光抱空中樓。 閬風入轍跡,曠原延冥搜。沸天萬乘動,觀水百丈湫。 幽靈斯可怪,王命官屬休。初聞龍用壯,劈石摧林丘。 中夜窟宅改,移因風雨秋。倒懸瑤池影,屈注滄江流。 味如甘露漿,揮弄滑且柔。翠旗淡偃蹇,雲車紛少留。 簫鼓蕩四溟。異香泱漭浮。鮫人獻微綃。曾祝沉豪牛。 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儔。坡陁金蝦蟆,出見蓋有由。 至尊顧之笑,王母不遣收。復歸虛無底,化作長黃虯。 飄飄青瑣郎,文彩珊瑚鉤。浩歌淥水曲,清絕聽者愁。

《溫湯客舍》
劉長卿
[编辑]

冬狩溫泉歲欲闌,宮城佳氣晚宜看。湯熏仗裡千旗 暖,雪照山邊萬井寒。君門獻賦誰相達,客舍無錢輒 自安。且喜《禮闈》秦鏡在,還將妍醜付春官。

《和李員外扈駕幸溫泉宮》
錢起
[编辑]

未央月曉度疏鐘,鳳輦時巡出九重。雪霽山門迎瑞 日,雲開水殿候飛龍。輕寒不入宮中樹,佳氣長浮仗 外峰。遙羨枚皋扈仙蹕,偏承霄漢渥恩濃。

《溫湯即事》
皇甫冉
[编辑]

天仗星辰轉,霜冬景氣和。樹含溫液潤,山入繚垣多。 丞相金錢賜,平陽玉輦過。魯儒求一謁,無路獨如何。

《同崔員外溫泉宮即事》
郭汭
[编辑]

輦輅移雙闕,宸遊整六師。天迥紫微座,日轉羽林旗。 霜氣寒戈戟,軍容壯武貔。弓鳴射鴈處,泉暖躍龍時。 惠化成觀俗,謳謠入賦詩。同歡王道盛,相與詠《雍熙》。

《題廬山山下湯泉》
白居易
[编辑]

一眼湯泉流向東。浸泥澆草暖無功。驪山溫水因何 事。流入金鋪玉甃中。

《華清宮》
杜牧
[编辑]

寒葉翻紅萬樹霜,玉蓮開蕊暖泉香。行雲不下《朝元 閣》,一曲《淋鈴》淚數行

《溫泉宮》
王建
[编辑]

十月一日天子來,青繩御路無塵埃。宮前內裡湯各 別,每箇白玉芙蓉開。朝元閣向山上起,城繞青山龍 暖水。夜開金殿看星河,宮女知更月明裡。武皇得仙 王母去,山雞晝鳴宮中樹。溫泉泱泱出宮流,宮使年 年修玉樓。禁兵去盡無射獵,日西麋鹿登城頭。梨園 弟子偷曲譜,頭白人間教歌舞。

《湯泉》
賈島
[编辑]

「維泉肇何代?開鑿同二儀。五行分水火,厥用誰一之。 霞掀祝融井,日爛扶桑池。氣殊礐石厲,脈有靈砂滋。 驪山豈不好,玉環污流脂。至今華清樹,空遺後人悲。 遐哉哲人逝,此水真吾師。一濯三沐髮,六鑿還希夷。 伐毛返骨髓,髮白令人黟。十年走塵土,負我汗漫期。 再來池上遊,觴熱三伏時。」古寺僧寂寞,但餘壁上詩。 不見題詩人,令我長嘆咨。

《湯泉》
陸龜蒙
[编辑]

暖殿流湯數十間,玉渠香細浪回環。上皇初解雲衣 浴,珠棹時敲瑟瑟山。

《溫泉》
宋·王安石
[编辑]

《寒泉詩》所詠,獨此沸如蒸。一氣無冬夏,諸陽自廢興。 人遊不附火,蟲出亦疑冰。更隱驪山下,歊然雪滿塍。

《詠湯泉》
蘇軾
[编辑]

積水焚大槐,蓄油災武庫。驚然丞相井,疑浣將軍布。 自憐耳目隘,未測陰陽故。鬱攸火山烈,觱沸湯泉注。 豈惟渴獸駭,坐使癡兒怖。安能長魚鱉,僅可燖狐兔。 山中惟木客,戶外時芒屨。雖無傾城浴,幸免亡國污。

《湯泉》
王十朋
[编辑]

占得乾坤造化爐,地中沸出巧工夫。泉猶自作炎涼 態,休說人生垢有無。

《溫湯》
朱熹
[编辑]

連山西南來,中斷還崛起。干霄幾千仞,據地三百里。 飛峰上靈秀,眾壑下清美。逮茲勢力窮,猶能出奇偉。 誰燃丹黃燄,爨此玉池水。客來爭解帶,萬念付一洗。 當年《謝康樂》,絃絕今已矣。水碧復流溫,相思五湖裡。

《驪山溫泉》
明·王格
[编辑]

咸闕無雕輦。驪山尚浴泉。湯池同野壑。水殿祇寒煙。 月冷新豐路。沙沈渭浦田。行人漫投足。誰識濯龍年。

《上巳日浴溫泉》
熊鼎
[编辑]

驪山宮殿鎖溫泉,天寶遺蹤故宛然。繡谷春融丹井 火,金波月滿鑑池蓮。玉顏承寵專恩澤,翠輦來遊惜 暮年。我亦逢時修禊事,白頭空負麗人天。

《安寧湯泉》
楊慎
[编辑]

鏗瑟舞雩歌點也,《流觴》修禊記《羲之》。何如碧玉溫泉 水,絕勝華清礐石池。已挹金膏分沆瀣,更邀明月濯 漣漪。沈沈蘭酌春相引,汎汎楊舟晚更移。

《遊遵化湯泉》
唐·順之
[编辑]

絕塞逢秋已覺涼,此中氣候訝非常。流金每似臨三 伏,晞髮真成向《九陽》。山煙靉靉分朝潤,草色青青敵 夜霜。我亦臨流堪一笑,嵇生盥浴久相忘。

《前題》
四首        前人
[编辑]

幽都自古號寒門,重纊年年亦不溫。信有燭龍蟠地 底,亂泉噴出火珠翻。

坐看池底絢霞光,疑是蓮花火裡藏。借問幻師誰會 此,乾坤爐冶炭陰陽。

戎馬驅馳未息鞍,春風沂曲一盤桓。試憑活水洪爐 煖,暫解《儒生》徹骨寒。

萬樹不知霜信至,兩厓時見火雲升。一就熏蒸聊可 喜,久來還想玉壺冰。

《湯池》
華清
[编辑]

赤日落暘谷,造化開洪爐。玉泉上陰火,噴薄驪龍珠。 昔聞有神女,於此濯肌膚。至今泉上花,空涵芙蓉渠。 驪山甃文瑤,蒙被妖物污。何如荒山中,游歌續《風雩》。

《前題》
陳士元
[编辑]

乘興遠尋丘壑勝,清秋此日浴溫泉。漫疑永底潛生 火,自是壺中別有天。沙畔苔痕斑繡合,雲根石溜白 虹穿。塵氛滌卻成閒坐,身世渾同太古前。

《前題》
吳元馨
[编辑]

水火原判然,云何有溫泉。若云下有火,川流豈中煎。 沸珠已盈渚,仍可調烹鮮。熱水生活鱗,沸餘堪種田。 陰陽多不測,水火乃倒顛。坎離成既濟,萬里宜逆旋。 變化無一定,不落尋常詮。不作冷暖態,長存此潺湲。 不立冰炭想,氣燄恆接天。

《湯泉》
武宗宮人王氏
[编辑]

滄海隆冬也異常,小池何事煖如湯。溶溶一脈流今 古,不為人間洗冷腸

溫泉部紀事[编辑]

《明皇雜錄》:「元宗幸華清宮,新廣湯池,制作宏麗。安祿 山於范陽以白玉石為魚龍鳧鴈,仍為石梁及石蓮 花以獻,雕鑴巧妙,殆非人工。上大悅,命陳於湯中。又 以石梁橫亙湯上,蓮花纔出水際,上因幸華清宮,至 其所,解衣將入,魚龍鳧鴈皆若奮鱗舉翼,狀欲飛動。 上甚恐,遽命撤去。其蓮花至今猶存。」

《賈氏談錄》:「驪山之華清宮,殿廢已久,今所存惟繚垣 而已。天寶所植松柏,遍滿崖谷,望之蔚然。朝元閣在 北山嶺之上,基址最為嶄絕。次即長生殿故基。東南 湯泉凡一十八所,第一是御湯,周環數丈,悉砌以白 石,瑩徹如玉,面皆隱起魚龍花鳥之狀。四面石坐,階 級而下,中有雙白石蓮,泉眼自甕口中湧出,噴注白」 蓮之上。御湯四面角即妃子湯,湯面稍狹,湯側有紅 石盆四,所作菡萏於白石之面,餘湯迤邐相屬。下鑿 石作暗竇,走水東南數十步,復立石湧出,灌注石盆 中。

《燕山叢錄》:「遵化縣北四十里溫泉,浴之愈疥。守臣為 鑿池受之,覆以鉅屋,導其流,折而左入東院,以待仕 宦,復又折入右院,以待騶從,復南注為兩池,以待行 旅,使男女異處,皆石甃石欄,浴者甚便。」

《贑州府志》:寧都李村有泉自石罅中出,熱如沸湯,蒸 如雲氣,投雞子於中輒熟。舊傳楊筠松僑寓時,有鄉 人館榖甚厚,而臧獲頗厭之。楊乃辭去,以杖扣石,出 泉凡三坎,蓋以酬其湯沐之勞云。

溫泉部雜錄[编辑]

《寰宇記》:張勃《吳錄》曰:「丹陽江乘縣有湯山,湯出其下, 大小凡六處。湯澗繞其東西,冬夏常熱,禽魚之類,入 者輒爛,以煮豆穀,終日不熟。草木灌之,輒更鮮茂。舊 有湯泉館,今廢。」

《宜都記》:「銀山縣有溫泉,注大溪,夏纔煖,冬則大熱,上 常有霧氣,百病久疾,入者多愈。」

《齊東野語》:邵康節曰:「世有溫泉而無寒火。」昭德晁氏 解云:「陰能順陽,而陽不能順陰也。水為火爨,則沸而 熟物;火為水沃,則滅矣。」晉紀瞻舉秀才,陸機策之曰: 「陰陽不調,則大數不得不否;一氣偏廢,則萬物不得 獨成。今有溫泉而無寒火,其故何也?」白虎殿諸儒講 論,班固纂為《白虎通五行篇》,亦曰:「有溫水,無寒火。」然 今湯泉往往有之,如驪山、尉氏、駱谷、汝水、黃山、佛跡、 匡廬、閩中等處,皆表表在人耳目。坡詩云:「自憐耳目 隘,未測陰陽故。鬱攸火山烈,觱沸湯泉注。安能長魚 鱉,僅可燖狐兔。」朱氏晦菴詩云:「誰然丹黃燄,爨此玉 池水。」蓋或謂溫泉之下,必有硫黃礜石故耳。獨未見 所謂寒火。按《西京雜記》載:董仲舒水「極陰而有溫泉, 火至陽而有涼燄。」又《抱朴子》曰:「水主純冷,而有溫谷 之湯泉;火體宜熾,而有蕭丘之寒燄。」又《劉子從化篇》 云:「水性宜冷,而有華陽溫泉,猶曰泉冷,冷者多也;火 性宜熱,而有蕭丘寒焰,猶曰火熱,熱者多也。然則寒 火亦有之,特以耳目所未及,故以為無耳。」

煮泉小品下有石硫黃者,發為溫泉,在在有之。又有 共出一壑,半溫半冷者,亦在在有之,皆非食品。特新 安黃山朱砂湯泉可食。《圖經》云:「黃山舊多黟,山東峰 下有朱砂湯泉,可點茗,春色微紅,此則自然之丹液 也。」《拾遺記》:「蓬萊山沸水飲者千歲。」此又仙飲。

《林水錄》:「溫水出竟陵之新陽縣東澤中,口徑二丈五 尺,垠岸重沙,端淨可愛。靜以察之,則淵泉如鏡,聞人 聲則揚湯奮發,無所復見矣。其熱可以燖雞,洪瀏百 餘步,冷若寒泉。」

始興縣北湯泉,泉源沸湧,浩氣雲浮,以腥物投之,俄 頃即熟,其中時有細黑魚游之。

《滇行紀略》:「午日觀溫泉,出門可十餘里,其泉在平地, 用修謫居,嘗浴於此。」

辟寒。溫泉之在域中最顯名者,新豐之驪山,而泉實 不佳,水沸如蒸,難以驟入。硫黃之穢,逆於人鼻。稍不 渫治,則窮谷之污,生以青苔,如龜蠙衣。驪山而下,曰 汝水」、曰尉氏、曰「匡廬」、曰鳳翔之駱谷、曰榆州之「陳氏 山居」、曰惠州之佛跡岩、曰閩中之劍浦、曰新安之黃 山、曰關中之郿縣、曰薊州之遵化、曰和州之香陵,雜 見於《地理》之志,詩人之詠。滇雲之地,溫泉尤夥。其在 寧州,白崖、龍關、浪穹、宜良、永昌、騰衝,若夷徼邊隅,不 可勝紀。要獨以安寧之碧玉泉為勝。滇水號曰「黑水」, 雖盈尺不見底,而此泉特皓鏡百尺,纖芥畢呈,一也。 四山壁起,中為石凹,不煩甃甓,二也。浮垢自去,不待 撋拭,三也。苔污絕跡,不用淗渫,四也。溫涼適宜,四時 可浴,五也。掬之可飲,尤發茗顏,六也。盝酒增味,治庖 省薪,七也。雖仙家「《三危之露》,佛地《八功》之水,何以加 焉。謂之「海內第一湯」,可也。

《歙縣志》《太平寰宇記》云:「湯泉在北山東峰下香溪中, 泉口大如碗,可燖雞,一名朱砂泉。唐大中間,剌史李敬方感白龍現,作龍堂於湯池之西南,唐時所謂靈 泉院也。」

溫泉部外編[编辑]

《三秦記》:「驪山湯泉,舊說以牲祭乃得入,可以去疾消 病。俗云秦始皇與神女遊而忤其旨,神女唾之則生 瘡,始皇怖謝,神女為出溫泉洗除,後人因以為驗。」 《荊州記》:「新陽縣惠澤中有溫泉,冬月未至,數里遙望, 白氣浮蒸如煙,上下采映,壯若綺疏。又有車輪雙轅 形,世傳昔有玉女,乘車自投此泉。今人時見女子姿 儀」光麗,往來倏忽。

《高坡異纂》:李茂元,洛陽人。正德辛巳登進士,拜行人。 嘗使陝,浴於故華清宮溫泉,其池中石座上有紅斑 文,俗傳為楊妃入月痕也。茂元見之心動,浴罷登輿, 幨帷外有一婦人手熟視之,忽不見。夜宿公館,有婦 人至,容貌絕世,而肌膚頗豐。自稱太真,言「君一念所 及,幽明相感,不能忘情。」遂惑之。自是轍跡所歷,每夜 必至,百方遣之不能去。心志喪亂,以疾告歸,久之方 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