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六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六卷目錄

 彰德府部藝文一

  登臺賦           魏曹植

  節遊賦            前人

  韓陵山寺碑記      北齊溫子昇

  晝錦堂記         宋歐陽修

  醉白堂記           蘇軾

  諫垣存稿敘          韓琦

  自菴記           明崔銑

  精忠錄敘           商輅

  曹子建集序         李夢陽

  三臺賦           許有壬

  請大發兵將勦寇疏      張鏡心

  代河北災民祈免疏       前人

  重建湯陰縣儒學記       吳寬

 彰德府部藝文二

  鄴民歌

  西園公宴          魏曹植

  和周記室遊舊京      隋孫萬壽

  過故鄴           段君彥

  奉和重適陽關         李那

  鄴都引           唐張說

  登古鄴城           岑參

  鄴城引            張鼎

  鄴城懷古          孟雲卿

  銅雀臺           劉長卿

  鄴臺懷古           前人

  鄴都懷古           劉滄

  寄懷西谷主人        明謝榛

  鄴城道           袁宏道

 彰德府部紀事

 彰德府部雜錄

 彰德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四百六卷

彰德府部藝文一[编辑]

《登臺賦》
魏·曹植
[编辑]

《魏紀》:「銅雀臺新成,曹操將諸子登臺,使各為賦,植援筆立就,操大異之。」

從明后之嬉遊,聊登臺以娛情,見太府之廣開,觀聖 德之所營,建高殿之嵯峨,浮雙闕乎太清,立中天之 華觀,連飛閣乎西城,臨漳水之長流,望園果之滋榮, 仰春風之和穆,聽百鳥之悲鳴,天工恆其既立,家願 得而獲逞,揚仁化於宇內,盡肅恭之輝光於上京,雖桓文之 為盛,豈足方乎聖明,休矣美矣,惠澤遠揚,翼佐皇家。 寧彼四方,同天地之矩。量齊日月,永貴尊而

無極等年,壽於東王。

《節遊賦》
前人
[编辑]

「覽宮宇之顯麗,實大人之攸居。建三臺於前處,飄飛 陛以凌虛。連雲閣以遠徑,營觀榭於城隅。亢高軒以 迥眺,緣雲霓而終疏。仰西嶽之崧岑,臨漳滏之清渠。 觀靡靡而無終,何渺渺而難殊。亮靈后之所處,非吾 人之所廬。」於是仲春之月,百草叢生,萋萋藹藹,翠葉 朱莖,竹林青蔥,珍果含榮。凱風發而時鳥讙,微波動 而水蟲鳴。感氣運之和順,樂時澤之有成。遂乃浮素 蓋,御驊驑。命友生,攜同儔。誦《風人》之所歎,遂駕言而 出遊。步北園而馳騖,庶翱翔以解憂。望洪池之滉瀁, 遂降集乎輕舟。浮沉蟻於金罍,行觴爵於好逑。絲竹 發而響厲,悲風激於中流。且容與以盡觀,聊永日而 忘愁。嗟羲和之奮迅,怨曜靈之無光。「念人生之不永, 若春日之微霜。」諒遺名之可紀,信天命之無常。愈志 蕩以淫游,非經國之大綱。罷曲宴而旋服,遂言歸乎 舊房。

《韓陵山寺碑記》
北齊·溫子昇
[编辑]

「昔晉文尊周,績宣於踐土;齊桓霸世,威著於召陵,並 道冠諸侯,勳高天下,衣裳會同之所,兵革交合之處, 寂寞消沉,荒涼磨滅,言談者空知其名,遭遇者不識 其地。然則樹銅表跡,刊石紀功,有道存焉,可不尚歟!」 永安之季,數鍾百六,天災流行,人倫交喪。爾朱氏既 絕彼天綱,斷茲地紐,祿去王室,政出私門,銅馬競馳, 「金虎亂噬,九嬰暴起,十日並出,破璧殞珪,人物既盡, 頭會箕斂,杼柚其空。」大丞相渤海王,命世作宰,唯幾 成務,標格千仞,崖岸萬里,運鼎阿於襟抱,納山岳於 胸懷,擁元雲以上騰,負青天而高引,鐘鼓嘈囋,上聞 於天;旌旗繽紛,下盤於地。壯士凜以爭先,義夫憤而 競起,兵接仞於斯場,車錯轂於此地,轟轟隱隱,若轉 石之墜高崖;硠硠磕磕,如激水之投深谷。俄而霧捲 雲除,冰離葉散,靡旗蔽日,亂轍滿野。楚師之敗於柏 舉,新兵之退自昆陽,以此方之,未可同日。既考茲沃壤,建此精廬,砥石礪金,瑩珠琢玉。經始等於佛功,制 作同於造化。息心是歸,淨行攸處。神異畢臻,仙靈總 萃。鳴玉鑾以來遊,帶《霓裳》而至止。翔鳳紛以相歡,飛 龍宛而俱躍。雖復高天銷於猛炭,大地淪於積水,固 以傳之不朽,終亦記此無忘。

《晝錦堂記》
宋·歐陽修
[编辑]

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 昔之所同也。蓋士方窮時,困阨閭里,庸人孺子皆得 易而侮之,若季子不禮於其嫂,買臣見棄於其妻。一 旦高車駟馬,旌旄導前,而士卒擁後,夾道之人,相與 駢肩累跡,瞻望咨嗟,而所謂庸夫愚婦者,奔走駭汗, 羞愧俯伏,以自悔罪於車塵馬足之間。此一介之士 得志當時,而意氣之盛,昔人比之「衣錦之榮」者也。惟 大丞相魏國公則不然。公,相人也,世有令德,為時名 卿。自公少時,己擢高科,登顯仕,海內之士,聞下風而 望餘光者,蓋亦有年矣。所謂將相而富貴,皆公所宜 素有,非如窮阨之人,僥倖得志於一時,出於庸夫愚 婦之不意,以驚駭而夸耀之也。然則「高牙大纛,不足 為公榮;桓圭袞裳,不足為公貴。惟德被生民,而功施 社稷,勒之金石,播之聲詩,以耀後世,而垂無窮,此公 之志,而士亦以此望於公也。豈止夸一時,榮一鄉哉?」 公在至和中,嘗以武康之節來治於相,乃作晝錦之 堂於後圃,既又刻詩於石,以遺相人。其言以快恩讎、 矜名譽為可薄,蓋不以昔人所夸者為榮,而以為戒。 於此見公之視富貴為何如,而其志豈易量哉!故能 出入將相,勤勞王家,而夷險一節。至於臨大事,決大 議,垂紳正笏,不動聲色,而措天下於泰山之安,可謂 社稷之臣矣。其豐功盛烈,所以銘彝鼎而被絃歌者, 乃邦家之光,非閭里之榮也。余雖不獲登公之堂,幸 嘗竊誦公之詩,樂公之志有成,而喜為天下道也,於 是乎書

《醉白堂記》
蘇軾
[编辑]

故魏國忠獻韓公作堂於私第之池上,名之曰「醉白」, 取樂天《池上》之詩以為《醉白堂》之歌,意若有羨於樂 天而不及者。天下之士聞而疑之,以為公既無愧於 伊周矣,而猶有羨於樂天,何哉?軾聞而笑曰:「公豈獨 有羨於樂天而巳乎?方且願為尋常無聞之人而不 可得者。夫天之生是人也,將使任天下之重,則寒者 求衣,饑者求食,凡不獲者求得,苟有以與之,將不勝 其求,是以終身處乎憂患之域,而行乎利害之途」,豈 其所欲哉?夫忠獻公既已相三帝,安天下矣,浩然將 歸老於家,而天下共挽而留之,莫釋也。當是時,其有 羨於樂天,無足怪者。然以樂天之平昔而求之公,較 其所得,厚薄淺深,孰有孰無,則後世之論,有不可欺 者矣。文致太平,武定亂略,謀安社稷,而不自以為功; 急賢才,輕爵祿,而士不知其恩;殺伐果敢,而六軍安 之;四夷八蠻,聞其風采,而天下以其身為安危。此公 之所有,而樂天之所無也。乞身於強健之時,退居十 有五年,日與其友朋賦詩飲酒,盡山水園池之樂;府 有餘帛,廩有餘粟,而「家有聲妓之奉」,此樂天之所有, 而公之所無也。忠言嘉謨,效於當時,而文采表於後 世;死生窮達,不易其操,而道德高於古人,此公與樂 天之所同也。公既不以其所有自多,亦不以其所無 自少,將推其同者而自託焉。方其寓形於一醉也,齊 得喪,忘禍福,混貴賤,等賢愚,同乎萬物而與造化者 遊,非「獨自比樂天而已。古之君子,其處己也厚,其取 名也廉,是以實浮於名,而世誦其美不厭。」以孔子之 聖而自比於老彭,自同於丘明,自以為不如顏淵。後 之君子實則不至,而皆有侈心焉。臧武仲自以為聖, 白圭自以為禹,司馬長卿自以為相如,揚雄自以為 孟軻,崔浩自以為子房,然世終莫之許也。由此觀之, 忠獻公之賢於人也遠矣。

《諫垣存槁敘》
韓琦
[编辑]

「夫善諫者,無諷也,無顯也,主於理勝而已矣。故主於 諷者,必優柔微婉,廣引譬喻,冀吾說之可行,而不知 事不明辨,則忽而不聽也;主於顯者,必暴揚激訐,恐 以危亡,謂吾言之能動,而不知論或過當,則怒而不 信也。夫欲說而必聽,言而必信,苟不以理勝之為主, 難矣哉!」琦,景祐中任三司度支判官,以族貧求外補, 得舒州。將行,而上以諫官缺擢授右司諫而留之。「竊 惟言責之重,非面折廷諍之難,蓋知體得宜為難。夫 得通明端樸、高識博學之士,則動必中理,日益君聽, 而使愚不肖者冒而處之,固不勝其任矣。」遂兩上章 辭不報。乃喟然自謂曰:「上之知汝,任汝之意厚矣。汝 之所言,當顧體酌,宜主於理勝,而以至誠將之,茲所 以報陛下知而任之之意。若知時之不可行,而徒為 高論以賣直取名,汝罪不容誅矣。」在職越三載,凡明 得失,正紀綱,辨忠良,擊權倖,時人所不敢言,必昧死 論列之。上寬而可其奏者十八九,卒免重戮。進登掖 垣,實前日為誡之力也。其所存槁,欲斂而焚之,以效

古人謹密之義。然念《詩》《書》所載,從諫而聖,君之德也
考證.svg
;袞闕而補,臣之忠也。前代諫諍之臣,嘉言讜議,布在

方冊,使覽之者知人主從善之美,致治之原,若皆削 而燔之,則後世何法焉。於是存而錄之,離為上中下 三卷,命曰《諫垣,存槁》以藏於家。竊志夫上之聰仁大 度,自三代漢唐以來虛懷納諫甚盛德之主,皆所不 及,復俾子孫傳而閱之。知直道之無咎。忠教之有跡 云。

《自菴記》
明·崔銑
[编辑]

兒滂出麥百斛,買周氏園,為渠叟佚老之所。園去西 城一里許,有木百章,有花十餘品,有屋十五楹,有臺 負榭。叟當風日晴和,乘車入園,灌花修竹,翛然絕世 外之慮。堂東小室三楹,四圍短壁,兒汲復賁之庭中, 鑿池種蓮,池外種竹,室中貯《四書》《五經》各一帙,皆原 文不雜故訓。叟閒則玩而樂焉,名庵曰「自。」於戲!古之 「君子,積行而天不達之,守道而人不見之。是達屬乎 遇,出乎命者也;是道屬乎才,原於性者也。夫鶴鳴陰 而聲聞野,劍潛土而氣干霄。故君子盡心以全性,運 性以立命。彼錯然者,吾奚預焉。是故實德不耀,如蘭 幽芳,履素之人,其悠松茂。」弟子張承聞斯言,負牆而 立曰:「不怨天,不尢人,夫子其希孔氏」者歟!

《岳精忠錄序》
商輅
[编辑]

宋中興良將鄂國岳武穆王,以銳志恢復中原,為權 奸所忌,死獄,後世冤之。錢塘舊有廟祀,實王葬地,而 相之湯陰王故鄉,廟祀闕焉。正統己巳秋,今僉都御 史徐有貞以翰林侍講假節出鎮湯陰,間以立廟意 諷其士庶,時學諭袁純欣然請倡為之。越明年廟成, 敕賜額「精忠」,命有司春秋致祭,定為例。純復慮無以 昭遠,乃輯廟祀事始末及士大夫悼王所為詩文,類 次成編,題曰《精忠錄》。暨入朝,為監察御史,持以示輅, 因請序。輅過錢塘,嘗拜王祠墓,及觀所為《褒忠錄》,知 王之忠義至我朝始益顯白,至於廟祀載嚴,枌榆有 光,而「精忠」之錄又繼《褒忠錄》以傳,則王之忠義真可 與日月爭光,雖庸人孺子皆知起而慕之。矧縉紳之 徒,擔人之爵而食人之祿者哉!其為世教之助大矣! 王之忠義,具載史傳及「廟碑」,茲不復述。

《曹子建集序》
李夢陽
[编辑]

予讀植詩,至《瑟調》《怨歌》《贈馬浮萍》等篇,暨觀《求試》《審 舉》等表,未嘗不泫然出涕也。曰:「嗟乎!植其音宛,其情 危,其言憤切而有餘悲,殆處危疑之際者乎?」予於是 知魏之不競矣。先王之建國也,重本以制外,敦族以 敘理,然後疏戚有等,治具可張。故曰「九族既睦,平章 百姓。」又曰:「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魏操以雄詐智力, 盜取神器,丕襲父業,逼禪據尊,乃不趁時改行,效重 本睦族之計,而顧凋剪枝幹,委心異族。有弟如植,俾 之危疑禁錮,睹事扼腕,至於長歎流涕,轉徙悲歌,不 能自已。嗟乎!予於是知魏之不競矣。且以植之賢,稍 自矜飭,奪儲特反掌耳。而乃縱酒剷晦,以明己無上 兄之心,善乎!《文中子》曰:「陳思王,達理者也,以天下讓, 而猶衷曲莫白,窘迫歿身,至今萁豆之吟,吁嗟之歌, 令人慘不忍讀。丕之於兄弟,誠薄矣。嗟乎,此魏之所 以為魏也矣。」按植《審舉表》云:「權之所在,雖疏必重;勢 之所去,雖親必輕。」予嘗撫卷嘆息,以為名言。其又曰: 「取齊者田族,分晉者趙魏。」意若暗指司馬者。丕號明 主,乃竟亦不悟,卒使植憤悶發疾以死,悲夫!而或以 扶蘇殺而秦滅,季札藏而吳亂,天之意非為扶蘇、札 也,將以滅秦而亂吳也。若是則魏之不能用植,固亦 天棄之矣。然予又獨怪操之能生植焉。夫若植者,豈 亦所謂不係世類者哉!

《三臺賦》
許有壬
[编辑]

歲癸未秋九月,霜清寒薄,天宇澄澈。途無長泥,庭有 積葉。高陽子逸,興作《呻嗶》輟趨,膏秣事登涉。壺清露 之芳醞,從白眉之佳客。乃度清洹,稅駕乎鄴,覽山川 之形勝,弔陳跡之未滅。客乃指顧而告曰:「子亦見夫 三臺巀㠔者乎?冰井峙北,金鳳距南,銅雀巖巖,中立 而三。若稽作者,振古所慚,欲祛我御,不能縷談。子亦 欲聞其凡乎?」高陽子曰:「嘻!昔有途巷話古事,及漢季 小兒,聞曹敗則大喜,劉蹶則顰蹙而出涕,蓋人心天 理之所同,況怒其人而履其地,因其跡而聲其罪,不 亦宜哉!」客乃言曰:「吉利之生,姓不自知。曹嵩己冒,夏 侯何稽?舞戟禦捕,啖葛如飴。誑叔以疾,拒客以泥。睥 睨一世,岸然肆欺。雖橋河之見異,卒」莫逃子將之譏。 謂興義以寧國,致群材之景隨。爾乃劫遷乘輿,地尊 天卑,彝倫攸斁,太廈以隳。及乎袁尚既敗,審配亦摧, 黃星斯應,赤精遂微。入鄴領冀州之牧,中天植不臣 之基,慮幾人之稱王,乃居之而不疑。幾簣幾杵,成茲 崔嵬,子午梁貫,愈出愈奇。三山鰲戴,雙闕鳳飛,連甍 複道,相為蔽虧。累棟山積,周軒雲齊。陽宮冬熙,凌室 夏凄,審曲面勢,有巧無遺。衡漳浩浩乎其北,隆慮靡 靡乎其西,收千里于寸眸,萃萬景於一時,卷山河而 匪席,指風霆其在頤。應劉、王徐,唱酬諏咨,登高能賦, 家有陳思。父子放志,欲長若斯,天道惡盈,樂極則悲撫中弱之季豹,顧婉孌之蛾眉。語託人而哽塞,惟泣 血之漣洏。痛富貴之長違,遽盡露其情狀。彼一床之 八尺,容幾許之繐帷。要脯糒於朝晡,競聲樂於朔望。 分香衣而造履組,舉瑣瑣於屬纊。其橫槊賦詩之雄, 發壁弒后之威,奄忽而俱喪。匪不及乎篡代,丕蓋默 定於主鬯。鎖諸妓於幽閴,望西陵之莽蒼。念舊寵而 興悲,抑茹怨而自愴。霜鴈訢秋,露花泣春。墓木行拱, 几筵有塵。哀絃急管,其聞不聞,事往迹存,如惡不泯。 夫以精舍二十年之規,欲媒糵萬年之為。君不知司 馬家兒,己瞠乎其側,而恥於附其翼,攀其鱗也。徒為 趙燕魏齊之張本,因之增侈,重困乎吾民。幸疊障之 不鏟,俾表惡於無垠。今吾與子,效小兒之顰蹙,申欺 孤之公議,傾壺中之清醇,「澆胸中之塊磊,且以酹漢 室征西之將軍,魏家創業之武帝,子以為何如?」高陽 子聞而笑曰:「瞞乎,瞞乎!如客之言,則爾之罪窮天地, 亙萬世,而不可貰矣。然誅則以心論,言不以人廢。」乃 歌其歌曰:「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憂思難忘,惟有杜康。」 於是引滿竭壺,興盡而返;回望三臺,渺蒼茫乎醉眼。

《請大發兵將勦寇疏》
張鏡心
[编辑]

謹題為「流寇之披猖已極,中原之決裂可憂」,直述聞 見情形,仰祈聖明大發兵將急救咽喉、以安重地事: 臣惟天下事必合算定而後可與圖功,必密機明而 後可與應變。若急左則緩右,實後則虛前,本欲省費 而卒至大費,競言殺賊而卒至縱賊,有識之士所以 扼腕而嗟也。自寇之起於秦,延於晉,以晉中守不定, 致秦中勦不成,迄今秦若差安,而寇原未滅;晉亦皇 上土宇也,其何分於彼此哉?而今又移而之豫矣。迺 皇上赫赫明綸,樞部鰓鰓熟計,何嘗不曰「追勦」、曰「夾 擊」者,而不知豫兵之原不任戰也。豫之風氣,視晉更 弱,無事之兵左旋右抽,有事之兵鳥驚魚散。夫晉兵 不能任敵,而必借於秦將之如雨如雲,豈豫兵反能 殺賊,而且憑夫昌平之一弁一旅哉?譬驅虎者,十人 執戈而尾其後,一夫持梃而格其前,不問而知其前 之蹶也。所以豫州通省之兵,止得七千。自流寇去年 犯覃懷,失兵數百,失將數員矣;正月犯武安,失兵數 百,失將數員矣;破城屠野,慘不忍言,猶幸其旋入旋 出也。三月初旬犯濟、「懷,失兵則千餘,失將又數員矣。 賊且長驅於河修、輝、林、安、磁之間而不去矣。猶幸左 良玉一捷,少遏其鋒也。迨三月二十日,賊再犯武安, 三犯清化,同時殺陶希謙、越效忠兩遊擊矣,潰亡兵 又二千餘矣。左良玉隻身覃懷,不但孤注之危,且屬 強弩之末,不能鞭風駕霆,照顧於七百里之間矣。而 臣鄉七千之兵己約略喪盡,即欲求半旅以救武安 而不可得也,則臣鄉之危,乃真一髮千鈞,而朝不保 夕者也。況河南關係,大異秦晉,秦晉偏於西,有險可 恃;河南居其中,平原四達。且曹、濮厝火之憂,近在咫 尺;亢、村揭竿之變,禍起腹心;太康等縣饑民之嘯聚, 實繁有徒;南陽等地礦賊之蔓延,投隙而動。若使流 寇一合,四面響應,咽喉阻塞,漕運不通,此時朝廷縱 留全省之餉,罄邊塞之兵,何濟於事?故為今之計,必 須勁兵如左良玉者,共得四枝,分布四路,為畫界之 守,張犄角之聲。四路者何?懷濟、宿、勍兵三千,而以名 將統之,守道監之,輝、林、宿、勍兵三千,而以名將統之, 兵備道監之,武、涉、宿、勍兵三千,而以左良玉統之,巡 道監之;靈、陝近河處所,宿勍兵三千,而以名將統之, 巡南道監之。其豫兵之已敗者,可缺而不可補也,補 之亦烏合,而存之則實餉也。其豫兵之僅存者,可撤 而城守也;象人之不可戰,而塵飯之不可啖也。取缺 餉以待客兵,撤弱兵而圖自固。如是者,四路屹然如 金城錯峙」,可以堅壁清野,可以縱橫批擣,豫不開走 挺之門,賊始處釜魚之勢,不出數月,寇可盡靖。庶一 了百當,而夾擊之功成,無窮之禍斷矣。或曰:「晉已罄 秦兵萬餘,豫又請邊兵一萬,得無大費?」不知晉、豫之 兵力,少有低昂,則低者為壑。繇豫而楚而齊,賊亂無 極,則焦頭爛額之功,又豈止於二萬兵哉?聞臣同鄉 公疏,同官常自裕專疏,業己請鄧𤣱川兵,並留餉十 萬矣。但𤣱兵六千,盡是步卒,以之格賊馬戰,恐非計 之全也。伏祈如臣鄉撫臣所請,李卑兵千餘,過豫與 𤣱兵合。再祈皇上留臣鄉應解太僕馬千匹,以給鄧 𤣱,庶幾有濟。若餉則十萬之外,加以臣鄉潰兵不補 之餘,其可足矣?抑臣又有慮焉,李、鄧二將之兵非旦 夕可到臣郡,武涉之危,破在眉睫。頃臣過真定時,見 地方寧謐,絕無震鄰之驚,撫臣丁魁楚慨然有纓冠 之誼,為唇齒之護,伏祈皇上敕其一旅往援,以竢大 兵之至。此尤救急之著,所萬不得已而仰為呼籲者 也。至新撫臣元默入境之始,適丁多事,焦勞籌畫,拮 据苦心,若得皇上速給兵將,使之調度展布,應手收 功,地方之福也。臣于役過里,身在水火之中,目擊塗 炭之危,大聲之呼,急不擇語。仰惟聖明鑒允,臣無任 激切待命之至。

===
《代河北災民祈免疏》
前人
===河南彰德府磁州武安縣、衛輝府淇縣災民趙鑑等

謹奏:「為災黎苦中之苦,懇乞聖明仁外之仁,亟賜蠲 免,以存孑遺事:臣等河北地方,自十一二三四等年, 累歲奇荒,非旱即蝗,山焦水竭,草死木枯,面鳩形鵠 食,與禽獸等倫理相殘。瘟疫大作,死徙靡依,盜賊蜂 起,盤踞臣磁武馬鞍山等寨及淇縣附近百泉山等」 寨,搶掠焚毀,瀰天漫地,如屠如掃。幸荷聖明遣保督 楊文岳、鎮臣虎大威大兵撲滅,於十四年之春。誅殺 無筭,原野為空;寇黨雖鋤,人煙亦絕。目今臣等三州 縣有地無人,有田無耕。即去冬今正略有雪澤,究竟 亦荒榛茂莽。錢糧出自何地,敲比加於何人,止靠城 中鄉紳素封之家替賠一二。臣等村市遺黎,思想趨 農布種,望見官府催科之令,誰敢出頭?春作既空,秋 收何望?哀哀下情,何繇上達?且河北荒寇疫癘極災 情形,現今撫按檄下道府,一察再察,報疏覆咨達皇 上御前,不止一次,豈是臣等有可奈何而敢煩瀆者 乎?臣等居近上畿,傳聞聖慈垂念國本,概免十一、二 年逋欠,又免河南四「府十三四年逋欠。浩蕩洪恩,如 天地日月無不照臨,豈獨遺臣等向隅之情?」若以中 州八府論之,河南誠苦;若以河北三府論之,淇、磁、武、 臨、林為苦。再以五州縣論之,天災賊禍,磁、武、淇又為 最苦。往來官員,經繇耳聞目擊,千真萬真。嗟嗟!一州 縣錢糧,在河北三府,不當百分之一;三州縣災患,在 河北「三府實有萬分之甚。」懇祈皇上大開惻隱,俯念 河北苦中之苦,萬不能支,特敕該部察三州縣災寇 極重情形,照撫按屢次核確疏咨,將十三四年一切 起存錢糧、關津米豆,除大小鄉紳照舊全完外,凡係 窮民拖欠,概行蠲免,以救水火,以存餘息。庶臣等猶 及見天日為盛世再生之民,一字一血,冒死叩閽。伏 祈天鑒,矜察施行。

《重建湯陰縣儒學記》
吳寬
[编辑]

古之民有四,曰士、曰農、曰工、曰商而己。四民各有其 業,其所聚亦各有其處,農聚於野,工聚於肆,商聚於 市,而士則聚於學。夫簡一郡一邑之俊秀而教之,一 堂之上,所習者「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之法,所講 者父子、君、臣、夫婦長。」朋友之禮,所誦者《易》《詩》《書》《春 秋》《禮樂》之文,非若農工商賈之為業比也。是故學校 興然後道德明,道德明然後風俗成,風俗成然後禮 樂可作,禮樂可作而天下治矣。皇明有天下百餘年, 文教大行,士類益盛。自國都以達於郡邑,莫不有學 湯陰、彰德之屬也。邑令尚侯令。邑之五年,政既益善, 民安物阜。邑有學,創自國初。其始規制陋甚,久且傾 圯。凡師生之講習於是者,非便焉。時臨海陳公奉敕 提督學校,河南侯以其事白公,曰:「是令之職也,其亟 圖之。」爰召匠氏,計財用,出公錢若干貫,撤而建之。若 大成殿,若戟門、若明倫堂、若東西齋,若庖廚之類,皆 次第以成。餘皆仍舊而加新之。工始於成化四年九 月,畢於七年六月,太學生尚宜故學之諸生也。於是 走京師,致教諭龍君大川、訓導路君聰、張君鶴之言, 因予同年李君鐩請記其事。公名璣,字大用,關中馮 翊人。

彰德府部藝文二[编辑]

《鄴民歌》
[编辑]

《史記》曰:「魏襄王以史起為鄴令,引漳水溉鄴,以富魏之河內,而民作歌云云。」

鄴有賢令兮為史公,決漳水兮灌鄴旁,終古舄鹵兮 生稻粱。

《西園公宴》
魏·曹植
[编辑]

公子愛敬客,終宴不知疲。《清夜遊西園》,飛蓋相追隨。 明月澄清影,列宿正參差。秋蘭被長坂,朱華冒綠池。 潛魚躍清波,好鳥鳴高枝。神飆接丹轂,輕輦隨風移。 飄飄放志意,千古長若斯。

《和周記室遊舊京》
隋·孫萬壽
[编辑]

《大夫愍周廟》,「王子泣殷墟。自然心斷絕,何關繫慘舒。 僕本漳濱士,舊國亦淪胥。紫陌風塵起,青壇冠蓋疏。 臺留子建賦,宮落仲將書。譙周自題柱,商容誰表閭。 聞君懷古曲,同病亦漣如。方知周處歎,前後信非虛。」

《過故鄴》
段君彥
[编辑]

玉馬芝蘭北,金鳳鼓山東。舊國千門廢,荒壘四郊通。 深潭直有菊,涸井半生桐。粉落粧樓毀,塵飛歌殿空。 雖臨元武觀,不識紫微宮。年代俄成昔,唯餘風月同。

《奉和重適陽關》
李那
[编辑]

「御悲向玉關,垂淚上瑤臺。」舞閣懸新網,歌梁積故埃。 紫庭生綠草,丹墀染碧苔。金扉晝常掩,珠簾夜暗開。 方池含水思,芳樹結風哀。行雨歸將絕,朝雲去不迴。 獨有西陵上,松聲薄暮來。

《鄴都引》
唐·張說
[编辑]

君不見魏武草創爭天祿,群雄睚眥相馳逐。晝攜壯士破堅陣,夜接詞人賦華屋。都邑繚繞西山陽,桑榆 漫漫漳河曲。城郭為墟人代改,但見西園明月在。鄴 傍高塚多貴臣,蛾眉曼睩共灰塵。試上銅臺歌舞處, 唯有秋風愁殺人。

《登古鄴城》
岑參
[编辑]

《下馬登鄴城》,「城空復何見。東風吹野火,暮入飛雲殿。 城隅南對望陵臺,漳水東流不復回。武帝宮中人去 盡,年年春色為誰來。」

《鄴城引》
張鼎
[编辑]

君不見「漢家失統三靈變,魏武爭雄六龍戰。盪海吞 江制中國,迴天運斗應南面。隱隱都城紫陌開,迢迢 分野黃星見。流年不駐漳河水,明月俄終鄴國宴。文 章猶入管絃新,帷座空銷狐兔塵。可惜望陵歌舞處, 松風四面暮愁人。」

《鄴城懷古》
孟雲卿
[编辑]

朝發淇水南,將尋北燕路。魏家舊城闕,寥落無人住。 伊昔天地屯,曹公獨中據。群臣將北面,白日忽西暮。 三臺竟寂寞,萬事良難固。雄豪安在哉,衰草沾霜露。 崔巍長河北,尚見應劉墓。古樹藏龍蛇,荒茅伏狐兔。 永懷故池館,數子連章句。逸興驅山河,雄詞變雲霧。 我行睹遺迹,精爽如可遇。斗酒將酹君,悲風《白楊樹》。

《銅雀臺》
劉長卿
[编辑]

嬌愛更何日,高臺空數層。含啼映雙袖,不忍看西陵。

《鄴臺懷古》
前人
[编辑]

「漳水東流無復來,百花輦路為蒼苔。青樓月夜長寂 寞,碧雲日暮空徘徊。君不見鄴中萬事非昔時,古人 不在今人悲。」春風不逐君王去,草色年年舊宮路。宮 中歌舞已浮雲,空指行人往來處。

《鄴都懷古》
劉滄
[编辑]

「昔時霸業何蕭索,古木唯多鳥雀聲。芳草自生宮殿 處,牧童誰識帝王城。」殘春楊柳長川迥,落日蒹葭遠 水平。一望青山便惆悵,西陵無主月空明。

《寄懷西谷主人》
明·謝榛
[编辑]

上黨歸來獨憶君,野亭幽事每宵分。荷池燭影遊魚 蕩,花院棋聲宿鳥聞。漳水遠通千里脈,洛城高壓萬 山雲。于今南北殊脩阻,回首長吟又落曛。

《鄴城道》
袁宏道
[编辑]

何處魏離宮,荒煙斷葦中。獵蹄晴捲雪,高隼怒盤風。 苑古梧桐禿,牆崩枸杞紅。空臺與流水,想像舊簾櫳。

彰德府部紀事[编辑]

《史記滑稽傳》:「西門豹為鄴令,發民鑿十二渠,引河水 灌民田,田皆溉。當其時,民治渠少煩苦,不欲也。豹曰: 『民可以樂成,不可與慮始。今父老子弟雖患苦我,然 百歲後期,令父老子孫思我言。至今皆得水利,民人 以給足富。十二渠經絕馳道,到漢之立,而長吏以為 十二渠橋絕馳道,相比近,不可欲合渠水,且至馳道, 合三渠為一橋。鄴民人父老不肯聽長吏,以為西門 君所為也。賢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長吏終聽置之』。」 《三國志魏志太祖本紀》:建安九年「二月,袁尚留蘇由 審配守鄴,公進軍到洹水,由降。既至,攻鄴,為土山地 道。武安長尹楷屯毛城,通上黨糧道。夏四月,留曹洪 攻鄴。公自將擊楷,破之而還。尚將沮鵠」守邯鄲,又擊 拔之。易陽令韓範涉長梁岐,舉縣降,賜爵關內侯。五 月,毀土山地道,作圍塹,決漳水灌城,城中餓死者過 半。秋,七月,尚還救鄴,諸將皆以為此歸師,人自為戰, 不如避之。公曰:「尚從大道來,當避之;若循西山來者, 此成禽耳。」尚果循西山來,臨滏水為營,夜,遣兵犯圍, 公逆擊破走之。

《魏書太祖本紀》:「天興元年,車駕自中山行幸常山之 真定,次趙郡之高邑,遂幸於鄴。民有老不能自存者, 詔郡縣賑恤之。帝至鄴,巡登臺榭,遍覽宮城,將有定 都之意,乃置行臺,以龍驤將軍日南公和跋為尚書, 與左丞賈彝率郎吏及兵五千人鎮鄴。」

《高祖本紀》:「太和十七年,帝之南伐也,起宮殿於鄴西。 十有一月癸亥,宮成,徙御焉。」

《北齊書赫連子悅傳》:「子悅字士欣,勃勃之後也。魏永 安初,以軍功為濟州別駕。及高祖起義,侯景為刺史。 景本爾朱心腹,子悅勸景起義,景從之,除林慮守。世 宗往晉陽,路由是郡,因問所不便,悅答云:『臨水、武安 二縣,去郡遙遠,山嶺重疊,車步艱難,若東屬魏郡,則 地平路近』。世宗笑曰:『卿徒知便民,不覺損幹』。子悅答」 云:「所言因民疾苦,不敢以私潤負公心。」世宗云:「卿能 如此,甚善甚善。」仍敕依事施行。

《宋史趙挺之傳》:挺之通判德州,魏境河屢決,議者欲

徙宗城縣,轉運使檄挺之往視,挺之云:「縣距高原千
考證.svg
歲矣,水未嘗犯,今所遷不如舊,必為民害。」使者卒徙

之。纔二年,河果壞新城,漂居民略盡。

《宗澤傳》:靖康元年,命澤知磁州。時太原失守,官兩河 者,率託故不行。澤曰:「食祿而避難,不可也。」即日單騎 就道,從羸卒十餘人。磁經敵騎蹂躪之餘,人民逃徙, 帑廩枵然。澤至,繕城壁,浚隍池,治器械,募義勇,始為 固守不移之計。上言:「邢、洺、磁、趙、相五州各蓄精兵二 萬人,敵攻一郡則四郡皆應,是一郡之兵常有十萬」 人。上嘉之。除河北義兵都總管。

彰德府部雜錄[编辑]

《述異記》:「鄴中銅駝鄉,魏武帝陵下銅駝、石犬各二。古 詩云:『石犬不可吠,銅駝徒爾為』。」

《水經注》:鄴城之西北有三臺,皆因城之為基,巍然崇 舉,其高若山。建安十五年,魏武所起,平坦略盡。《春秋 古地》云:「葵丘,地名,今鄴西臺是也。」謂臺已平,或更有 見,意所未詳。其中曰銅雀臺,高十丈,有屋百餘間。臺 成,命諸子登之,並使為賦。陳思王下筆成章,美捷當 時,亦魏武望奉常王叔治之處也。昔嚴才與其屬攻 掖門。修聞變,車馬未至,便將官屬步至宮門。太祖在 銅雀臺望見之,曰:「彼來者必王叔治也。」相國鍾繇曰: 「舊京城有變,九卿各居其府,卿何來也?」修曰:「食其祿, 焉避其難?居府雖舊,非赴難之義。」時人以為美談矣。 石虎更增二丈,立一屋,連棟接檐,彌覆其上,盤迴隔 之,名曰命子窟。又于屋起五層樓,高十五丈,去地二 十七丈。又作銅雀于樓巔,舒翼若飛。南則金雀臺,高 八丈,有屋一百九間。北曰冰井臺,亦高八丈,有屋一 百四十間,上有冰室,室有數井,井深十五丈,藏冰及 石墨焉。石墨可書,又然之,難盡,亦謂之石炭。又有粟 窖及鹽,以備不虞,今窖上猶有石銘存焉。左思《魏都 賦》曰:「三臺列峙而崢」嶸者也。城有七門:南曰鳳陽門, 中曰中陽門,次曰廣陽門,東曰達春門,北曰廣德門, 次曰廐門,西曰金明門,一曰白門。鳳陽門三臺洞開, 高三十五丈,石氏作層觀,架其上,置銅鳳頭,高一丈 六尺。東城上石氏立東明觀,觀上加金博山,謂之「鏘 天。」北城上有齊午樓,超出群榭,孤高特立。其城東西 七里,南北五里,飾表以磚,百步一樓。凡諸宮殿,門臺 隅雉,皆加觀榭,層甍及宇,飛檐拂雲,圖以丹青,色以 輕素。當其全盛之時,去鄴六七十里,遠望苕亭,巍若 仙居。魏因漢祚,復都洛陽,以譙為先人本國,許昌為 漢之所居,長安為西京之遺迹,鄴為王業之本基,故 號「五都」也。今相州刺史及魏郡,治漳水,自西門豹祠 北,逕「趙閱馬臺西,基高五丈,列觀其上。石虎每講武 于其下,升觀以望之,虎自于臺上放鳴鏑之矢,以為 軍騎出入之節矣。」

漳水又北,逕祭陌西。戰國之世,俗巫為河北取婦,祭 于此陌。魏文侯時,西門豹為鄴令,約諸三老曰:「為河 伯娶婦,幸來告知,吾欲送女。」皆曰:「諾。」至時,三老、廷掾 賦斂百姓,取錢百萬。巫覡行里中,有好女者咒當為 河伯婦,以錢三萬聘女,沐浴脂粉如嫁狀。豹往會之, 三老、巫掾與民咸集赴觀。巫嫗年七十,從十女弟子。 豹呼婦視之,以為非妙,令巫嫗入報。河伯投巫于河 中,有頃曰:「何久也?」又令三弟子及三老入白,並投于 河。豹磬折曰:「三老不來,奈何?」復欲使廷掾豪長趣之, 皆叩頭流血,乞不為河伯取婦。淫祀雖斷,地留祭陌 之稱焉。又慕容儁投石虎尸處也。田融以為紫陌也。 趙建武十一年,造紫陌浮橋于水上,為佛圖澄先造 生墓于紫陌。建武十五年卒,十二月葬焉,即此處也。 漳水又對趙氏臨漳宮,宮在桑梓苑,多桑木,故苑有 其名。三月三日及始蠶之月,虎帥皇后及夫人採桑 于此。今地有遺桑,墉無尺雉矣。

彰德府部外編[编辑]

《府志》:「陸完嘗按河南,行部之湯陰,夜夢冕丈夫來,見 鼻左有黑痣。次日謁岳忠武廟,廟貌圮矣,而像之鼻 左微蝕若痣者。悟而飭有司一新之。復夢前丈夫來 謝,已而慘然曰:『公得母類我乎』?」後以寧庶人事株連 逮繫,歎曰:「忠武之祥,其在今矣。」既論死,得末減,戍福 建。久之,卒於戍所,竟符所夢。

上黨民李鑑,哭母失聲。一日,樵於台科山,遇黃衣道 人,授藥一粒,服之立愈,道人忽不見。鄉人以其事聞 之涉令,令因卜乩,乩云:「攜將丹藥遊滄海,遇此奇峰 結草廬。水抱山環龜鶴衛,看來卻勝小蓬壺。」疑為呂 祖。遂祠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