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48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七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四百八十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四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四百八十卷目錄

 汝寧府部紀事

 汝寧府部雜錄

職方典第四百八十卷

汝寧府部紀事[编辑]

《舊志》:「漢武帝元年十月,客星見于房。」

元光五年夏,汝南水大壞民廬舍。

元帝建昭五年秋,汝南大水。

宣帝甘露三年二月,鳳凰集新蔡。

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平縣有柱仆地生枝,如 人形,身青黃,面白,有鬚髮長六寸一分。京房《易傳》曰: 「王德衰,下人將起,則有木生為人狀。」

漢淮陽王更始元年,鍾武侯劉望聚眾于汝南,稱尊 號,以嚴尢為相,陳茂為將。更始遣兵擊之,殺望,誅尢、 茂。

劉永,梁孝王八世孫也。聞更始即位,乃先詣洛陽,獲 紹,封為梁王,都睢陽。後因更始政亂,遂據國起兵,推 諸豪傑。沛人周建等,署為將帥,攻下沛、楚、淮陽、汝南, 凡得城二十八,軍勢稍振。建武二年,帝遣大司馬吳 漢等合兵圍於睢陽。城中食盡,永與建等走酇。諸將 追急,永將慶吾斬永首降。

安帝元初三年,汝南冬,雷。

桓帝延熹九年二月,豫州饑。

獻帝建安五年秋,袁紹遣劉備略汝、潁。時汝南黃巾 劉辟、龔都等背曹操應袁紹,紹遣劉備將兵助辟,操 遣將擊之,為備所殺。六年,曹操擊劉備於汝南,備奔 荊州。

魏文帝黃初五年,汝南屈雍妻王氏生男,從右肋下。 明帝青龍五年五月,熒惑犯房。

晉武帝泰始四年九月,豫州大水。

咸寧五年九月甲午,有麟見於汝南。

惠帝元康四年十一月,汝陰地震。

五年,豫州大水。

八年九月,豫州大水。

愍帝建興四年,新蔡縣吏任僑妻胡氏產二女,腹心 連合。

元帝太興元年,西平地震,湧出水。

三年六月,太白、歲星合於房。

晉安帝隆安二年七月,豫州刺史庾楷舉兵反,詔使 譙王尚之討楷。楷遣汝南太守段方逆尚之,戰於慈 湖。方大敗被誅,楷奔於桓元。

南宋武帝孝建三年,司州刺史劉季之叛,徐州刺史 劉道隆討斬之。

廢帝永光元年十二月,白雉見新蔡。

梁簡文帝太寶二年,陳霸先因侯景寇江南,遣將杜 僧明為前驅討之,所向克捷,因表僧明為長史,仍隨 東討。軍至蔡州,僧明率麾下燒賊水門大艦,景尋平。 南齊武帝永明元年八月,新蔡縣獲嘉禾,二莖九穗, 一莖七穗。十一月,固始縣獲嘉禾,一莖九穗。

東昏侯永元元年七月辛未,淮水變赤如血。

魏明帝正光二年六月,光州獻白雀。八月,獻八尾狐。 四年三月,獻白雉。

隋煬帝大業四年,彗星掃文昌,至房而滅。

唐太宗貞觀十八年秋,豫州大水。

元宗開元十二年,豫州大水。

肅宗乾元初,史朝義乘邙山之捷進略申州光州李 光弼輿疾討之尋復二州。

德宗貞元十八年春,光、蔡等州大水。

李希烈,燕州遼西人。少籍平盧軍,從李忠臣浮海,戰 河北有勞。及忠臣在淮西,因署偏裨,軍中籍籍高其 才。會忠臣荒縱失事,得間,眾怒,擁希烈聽命。代宗詔 希烈專留後事。德宗立,即拜節度使,名其軍曰「淮寧」 以寵之。梁崇義反,敕諸道進討,詔加希烈南平郡王、 漢南北招討處置使。及崇義平,希烈功多,擁兵欲有 其地。會山南節度使李承至,不克,猶大掠而去。李納 叛,希烈以檢校司空兼淄青節度使討之,擁眾三萬, 次許州不進。遣人約納為唇齒,陰計取汴州,又約河 北朱滔、田悅等連和,凶焰愈熾。俄而滔等自相王遣 使來奉牋,希烈亦自號「建興王」、天下都元帥。建中四 年,賊將取汝州,東都大震,留守鄭叔則壁西苑,賊按 兵不進。帝聽盧杞計,詔太子太師顏真卿諭賊。既見 希烈,宣詔旨,希烈養子千餘,拔刃競進,真卿色不變, 希烈以身扦麾其眾,退乃就館,百計誘挾,真卿節愈 堅,乃拘送蔡州。真卿度必死,作《遺表》《墓志》、祭文,指寢

室西壁下曰:「此吾殯所也。」希烈已據汴,潛即皇帝位
考證.svg
國號大楚,建元武成,因窺江、淮,盛兵攻襄邑,守將高

翼死之,乘勝徑薄寧陵。于是汴滑副都統劉洽率其 將高彥昭、劉昌嬰城死戰,斬首萬餘級,希烈大敗,追 至襄邑,收賊資糧而還。而壽州刺史張建封亦屯固 始。希烈懼,還汴,慮真卿在蔡為變,遣將辛景臻至其 所,積薪於庭曰:「不能屈節,當焚死!」真卿起赴火,景臻 等遽止之。會希烈弟希倩坐朱泚誅,因發怒,使閹奴 等害真卿,曰:「有詔賜死。」真卿曰:「老臣無狀,罪當死,然 使者何日長安來?」奴曰:「從大梁來。」真卿罵曰:「乃逆賊 耳,何詔云?」遂殺之。貞元初,王師屢勝,希烈遁歸蔡,地 勢日蹙,希烈縮氣,啖牛肉而病,親將陳仙奇陰令醫 毒之以死。其子不發喪,欲悉誅諸將,乃自立。未決,事 洩,仙奇率兵譟而入,斬其子,函希烈并妻子七首獻 天子。帝以仙奇忠,即拜淮西節度使。俄為吳少誠所 殺。

吳少誠,幽州潞人。李希烈死,眾推少誠,德宗因授申、 蔡、光等州節度觀察留後,阻兵拒命。元和四年,少誠 死,其養弟吳少陽自稱留後,朝廷不能制,因許之。九 年,吳少陽死,其子元濟自為留後,據淮西以叛。憲宗 乃命李光顏為節度使,嚴綬為申、光、蔡招撫使,督諸 道兵討之。十年,王承宗、李師道數上表請赦元濟,帝 不從。是時,諸軍久未有功,乃遣中尉裴度詣行營宣 慰,察用兵形勢。度還言淮西必可取狀,且曰:「觀諸將 李光顏勇而知義,必能立功。」帝悅。考功郎中、知制誥 韓愈復上言,以為:「淮西三小州,殘敝困劇之餘,而當 天下之全力,其破敗可立而待,然所未可知者,在陛 下斷與不斷耳。」因上《論淮西事宜狀》。既而李光顏奏 敗淮西兵於時曲,帝以裴度為知人。時兵柄委於武 元衡,李師道所養客說師道曰:「天子所以銳意誅蔡 者,元衡贊之也,請密往刺之。元衡死,則他相不敢主 其謀,爭勸天子罷兵矣。」師道以為然,資給遣之。六月, 癸卯,天未明,元衡入朝,出所居靖安坊東門,有賊自 暗中殺之,取其顱骨以去。又入通化坊擊裴度,傷其 首,度氈帽厚,得不死,京城大駭。或請罷度官,以安恆、 鄆之心,帝怒曰:「若罷度官,是奸謀得成,朝廷無復紀 綱。吾用度一人,足破二賊。」乙丑,以度為中書侍郎、同 平章事。度上言:「淮西腹心之疾,不得不除,且朝廷業 已討之,兩河藩鎮跋扈者,將視此為高下,不可中止。」 帝深以為然,悉以用兵事。季度討賊愈急。十二年,以 李愬為唐、鄧、隨節度使。淮西人自以為嘗敗高、袁二 帥,輕愬名位素微,遂不為備。愬謀襲蔡州,遣馬少良 將十餘騎巡邏,遇元濟捉生虞候丁士良,與戰,擒之。 愬命釋其縛,給其衣服器械,署為捉生將。士良言於 愬曰:「吳秀琳擁三千之眾,據文城柵,為賊左臂,官軍 不敢近者,有陳光治為之謀主也。光治勇而輕,好自 出戰,請為公先擒之,則秀琳自降矣。」戊申,士良擒光 治以歸。三月,吳秀琳以文城柵降於李愬,愬慰勞之, 降其眾三千人。秀琳將李憲有材勇,愬更其名曰忠 義而用之。愬與秀琳謀,蔡秀琳曰:「公欲取蔡,非得李 祐不可。如秀琳,無能為也。」會祐率士卒刈麥於柴村 愬,使廂虞候史用誠擒之。諸將討淮西,四年不克,饋 運疲弊,民至有以驢耕者。帝亦病之,以問宰相,李逢 吉等競言師老財竭,意欲罷兵,裴度獨無言。帝問之, 度對曰:「臣請自往督戰,誓不與賊俱生。臣觀元濟勢 實窘蹙,但諸將心不一,不併力追之,故未降耳。若臣 自詣行營,諸將恐臣奪其功,必爭進破賊。」六月,以度 兼彰義節度使,仍充淮西宣慰招討處置使。度請以 韓愈為行軍司馬。陛辭,言於帝曰:「臣若滅賊,則朝天 有期;賊在,則歸闕無日。」上為之流涕。李愬將攻吳房, 諸將曰:「今日往亡。」愬曰:「兵少不足戰,宜出其不意。彼 以往亡不吾虞,正可擊也。」遂往,克其外城,斬首千餘 級。李祐言於愬曰:「蔡之精兵,皆在洄曲及四境拒守, 守州城者皆羸老之卒,可以乘虛直抵其城。比賊將 聞之,元濟已成擒矣。」愬然之。夜半,雪甚,行七十里,至 州城。近城有鵝鴨池,愬令驚之,以混軍聲。自少誠拒 命,官軍不至蔡州城下三十餘年,故蔡人不為備。四 鼓愬至城下,無一人知者。李祐、李忠義钁其城為坎, 先登,壯士從之。雞鳴,入居元濟外宅。或告元濟曰:「官 軍至矣。」元濟尚寢,曰:「俘囚為盜耳,曉當盡殺之。」又有 告者曰:「城陷矣!」元濟起,聽於庭,聞愬軍號令,曰:「常侍 傳語!」應者近萬人。元濟始懼,乃率左右登牙城拒戰。 時董重質擁精兵萬餘人據洄曲,愬曰:「元濟所望者, 重質之救耳。」乃訪重質家而厚撫之,遣其子持書諭 重質,重質遂單騎詣愬降。元濟于城上請罪,梯而下 之,檻送京師,不戮一人,屯于鞠場以待裴度。度入城, 李愬具櫜,鞬出迎,拜於道左。度將避之,愬曰:「蔡人頑 悖,不識上下之分,數十年矣,願公因而示之,使知朝 廷之尊。」度乃受之。還軍文城,諸將請曰:「始公敗于朗 山而不憂,勝於吳房而不取,冒大風盛雪而不止,孤 軍深入而不懼,卒以成功,皆眾人所不喻也。敢問其 故?」愬曰:「朗山不利,則賊輕我,不為備矣。取吳房,則其眾奔蔡,併力固守,故存之以分其兵。風雪陰晦,則烽 火不接,不知吾至;孤軍深入,則人皆致死,戰自倍矣。 夫視遠者不顧近,慮大者不計細,若務小勝,恤小敗, 先自撓矣,何暇立功乎?」眾皆服。愬儉於奉己而豐於 待士,此其所以成功也。裴度以蔡卒為牙兵,或諫曰: 「蔡人反側者尚多,不可不備。」度笑曰:「吾為彰義節度 使,元惡既擒,蔡人則吾人也,又何疑焉?」蔡人聞之感 泣。先是,吳氏父子阻兵,禁人偶語于塗,夜不然燭,有 以酒食相過從者罪死。度既視事,下令惟禁盜賊𩰚 殺,餘皆不問,往來者不限晝夜,於是蔡人始知有生 民之樂。十二月,賜裴度爵晉國公,復入知政事。李愬 進檢校尚書左僕射、山南東道節度使,封涼國公;諸 將李光顏以下各封賞有差。

元和十三年八月,鹽鐵使奏:「上蔡等縣生荍茁草,引 蔓結實,味甘,人賴為食。」

秦宗權者,上蔡人,為許牙將。黃巢涉淮,節度使薛能 遣宗權蒐兵淮西,而許軍亂,殺能。宗權外示赴難,因 逐刺史,據蔡以叛。周岌代能領節度,即授以州,有兵 萬人。乃遣將從諸軍敗賊於汝州。楊復光言之朝,擢 防禦使,寵其軍曰「奉國」,即為本軍節度使。巢走出關, 宗權與連和,遂圍陳州,擾寇梁、宋間。巢死,宗權張甚, 嘯會逋殘,有吞噬四海意。乃遣弟宗吉等攻陷襄州 等處,自關中薄青、齊,南繚荊、郢,北亙衛、滑,皆麇駭雉 伏,至千里無舍煙。惟趙犨保陳,朱全忠保汴,僅自完 而已。然無霸王計,惟亂是恃。文德元年,以朱全忠為 蔡州四面行營都統討之,於是合諸鎮兵會上蔡,分 為五軍入其地。宗權堅壁上蔡以扼險要,全忠拔其 壁,遂圍蔡州,傅城而壘,以羸兵誘賊出戰,盡斬之,克 其外城。十一月,宗權為其愛將申叢執以降,檻送京 師,與其妻趙俱斬獨柳下。

後梁太祖開平元年六月,汝、蔡等州蝝生,有野禽群 飛蔽空,食之皆盡。

後周太祖廣順三年,汝南旬日內無鳥,既而聚山谷 中,集於林壓,樹枝皆折。

宋太祖建隆二年,蔡州霪雨害稼,陸地行舟,詔發陳、 許丁夫數萬,浚蔡水入潁。

三年十一月,歲星、熒惑合於房。

太宗端拱二年正月丙寅,熒惑犯房第一星。春,汝南 大旱蝗,民多飢死。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汝陽鳳源鄉醴泉出,病者飲之 皆愈。

徽宗政和四年,汝蔡間連山大小石皆變為瑪瑙,尚 方因取為器玩,甚富。

宣和七年,信陽州「東城上杏樹產芝。」

高宗紹興間,岳飛領兵援劉錡,與金人戰於蔡州,敗 之,遂復蔡州。壬午,金人犯蔡州,趙樽力戰卻之。丙辰, 金人復犯蔡州,趙樽擊卻之。戊午,復引兵來攻,樽又 敗之。魯山人牛皋,少有智勇,累立戰功,高宗命為蔡 唐州、信陽軍鎮撫使、知蔡州。遇敵,戰輒勝,金人不敢 近蔡境。加親衛大夫。會岳飛制置江西、湖北,將由襄、 漢規中原,命皋隸飛軍。飛喜甚,即辟為唐、鄧、襄、郢州 安撫使。

理宗以王霆知光州兼沿邊都巡檢使,冒雪夜行,倍 道疾馳至州,分遣間探,整飭戰守之具,大戰金人於 謝令橋,光人遂安。督府魏了翁以書來慰安之,以緡 錢十萬勞其軍。

理宗寶慶六年,孟珙帥師會元那顏倴盞圍金主於 蔡,史嵩之又命孟珙等帥師二萬,運米三十萬石,赴 元人之約。倴盞大喜,與珙結為兄弟,酌《馬潼》飲之。元 人既得宋助,益修攻具,斲木之聲聞於城中,益恐,往 往竊議投降。金人自東門出戰,孟珙遮其歸路,擒偏 裨十有七人,得降。人言蔡城中飢,珙曰:「已窘矣,當盡 死而守,以防突圍。」珙與倴盞約南北軍勿相犯。倴盞 遣張柔帥精兵三千薄城,金人鉤二卒,柔中流矢如 蝟,孟珙麾先鋒救之,挾柔以出。丙子黎明,珙殊死戰, 進逼柴潭,立柵潭上,命諸將奪柴潭樓。金人來爭,諸 將魚貫而上。金人又飾美女以相蠱,麾下張禧等殺 之,遂拔柴潭樓,俘其將士五百三十七人。初,蔡州恃 潭為固,外即汝河,潭高於河五六丈,潭上金字號樓, 伏巨弩,相傳下有龍,人不敢近,將士疑懼。珙召麾下 飲酒再行,謂曰:「柴潭樓非天造地設,伏弩能射遠而 不能射近,彼所恃此水耳,決而灌之,涸可立待。」遂鑿 堤,潭果決入汝水。珙命實以薪葦。元人亦決練江,於 是兩軍皆濟,攻其外城。己卯,破之,進逼土門。金人驅 其老稚熬為油,號「人油砲」,人不堪其楚,珙遣道士以 計說止之。己丑,元人及宋師合兵攻西城,克之,因墮 其城。先是,忽斜虎命築砦浚濠為備,及西城墮,元人、 宋師皆未能入,但於城上立柵自蔽。斜虎摘三面精 銳,日夕戰禦。乙未,金主殺廐馬五十匹及民間馬百 五十匹以犒將士,然其勢不可為已。珙適見黑氣壓 蔡,城上日且無光,降者言城中絕糧已三月,珙乃下令諸軍銜枚分運雲梯布城下以攻之。金主守緒集 百官議,傳位於東面元帥承麟。時孟珙之師向南門, 至金字樓,列雲梯,令諸軍聞鼓則進。馬義先登,趙榮 繼之,萬眾競進,大戰城上,烏古論鎬及其將帥二百 人皆降金。百官方稱賀承麟即位禮畢,亟出待敵,而 南城之陴已立宋旗幟矣。俄頃,四面鼓譟夾攻,聲震 天地,守者皆棄門走,門四開。孟珙召江海及那顏、倴 盞之師以入。金忽斜虎帥精兵一千巷戰,不能禦之。 金主守緒知事急,即取寶玉寘於幽蘭軒,環之以草, 命近侍曰:「死便火我。」遂自「經死。」忽斜虎聞之,謂將士 曰:「吾君已崩,吾何以戰為?吾不能死於亂兵之手,吾 赴汝水,從吾君矣。諸君其善為計。」言訖,赴水死。將士 皆曰:「相公能死,吾輩獨不能耶?」於是參政孛諸魯、婁 室兀林荅胡士,總帥元志,群帥王山兒、紇石烈柏壽、 烏古論、桓端及軍士百餘人,皆從死焉。金主承麟退 保子城,聞之,帥群臣入哭,因謂眾曰:「先帝在位十年, 勤儉寬仁,圖復舊業,有志不就,可哀也已。吾欲諡之, 哀何如?」眾從之。奠未畢,城已陷,諸將近侍共舉火焚 之。奉御絳山收其骨,將瘞之汝水上江海人宮,執參 政張天綱、珙與倴盞分金主骨及諡寶、玉帶、金銀印 牌有差。是日,金主承麟亦為亂兵所殺,金亡。

元順帝至元三年,陳州人棒胡反於汝寧,奉彌勒佛, 以妖言惑眾作亂,寇歸德府,焚陳州屯營於杏岡,命 河南行省左丞慶童討平之。乙丑,汝寧獻所獲彌勒 佛小旗、偽宣敕并紫金印、量天尺。至正十一年,妖人 劉福通為亂,以「紅巾」為號,據朱皋,攻破羅山、真陽、確 山,遂犯舞陽、葉縣等處,又陷汝寧府及光、息二州,眾 至十萬。是年,汝、潁之間妖寇群起,俱以「紅巾」為號,確 山、上蔡皆應之。脫脫奏以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 為知樞密院,將諸衛兵十餘萬,同老章復上蔡,擒韓 咬兒等送京師誅之。既而駐兵沙河,軍中夜驚,也先 帖木兒盡棄軍資器械,北奔汴梁,收散卒屯朱仙鎮。 順帝以也先帖木兒不習兵,詔別將代之。十二年,詔 拜太不花河南行省平章政事,加太尉,將兵往助老 章。未期月,南陽、汝寧平。

明成祖永樂五年,汝寧山中野蠶成繭。

六年,信陽平昌關北三里許,有大星墜地化為石,其 聲轟轟,光芒射人,外則純黑,中具五色。置之州治,至 今尚存。

憲宗成化七年四月,金剛臺旗山崩,聲震百餘里。 十九年七月初十日,汝寧府學大成殿成。明日,芝草 生於石柱下,赤色六出。

孝宗弘治二年六月,大水,壞民廬舍。

二十四年,「大有年。」

武宗正德元年,郡庠生燕福妻王氏,一乳生三子;固 始縣王輔妻楊氏,一乳生三女。兩家遂結為婚姻。 三年,黑眚見於羅山。是歲郡中大旱,飢,人相食。 正德六年春,霸寇劉六、齊彥明等作亂,過大河,南經 汴、許、西平,至信陽。河南都指揮馬某帥兵捕之,追至 武勝關,輕騎出戰,為賊所敗,死之,信陽指揮陳某與 焉。既而都指揮李淳復帥兵追賊,未及而還。賊勢益 張,轉掠江淮數千里。復北渡河,眾數萬人,攻陷城邑, 京畿騷動。是歲秋,其支黨趙鐩等復過河,陷太和、沈 丘等縣,而至汝寧,攻陷上蔡,知縣霍恩死之。又陷西 平,知縣王佐死之。屠其民幾盡。遠近驚惶,人無固志。 知府畢昭與僉事王玹治兵守城,會大同指揮汪淵 至,曰:「兵詭道也。」乃分遣羽檄,張大聲勢,賊遂西走。所 至屠戮,其鋒甚銳。冬十二月,賊黨賈冕兒等復回兵 攻確山,守備余瑛帥兵禦之,眾奔潰,瑛僅以身免。義 勇士方珤力戰死之。時偏頭關都指揮周鏞、指揮裴 璽、弘農都指揮呂璽、彰義都指揮張洪合兵與賊戰 於霸王臺,為賊所敗,遂次汝寧。先是,河南巡撫都御 史鄧璋累疏請兵,七年春,上命右副都御史彭澤、咸 寧伯仇鉞統總兵馮禎、時源等,以寧夏、延綏、遼東三 路兵討之。三月至西平,遇賊大戰。賊敗入城,官軍追 殺,俘斬數萬餘人,獲戰馬、寶貨、婦女各數千計。賊奔 河南府,至洛水,馮禎戰死。賊復來汝寧城下,見守禦 甚嚴,憚不敢攻而東。彭澤遂駐汝寧,節制諸軍,四出 勦殺幾盡。諸將擒賊首趙鐩兄弟陳漢等二十七人, 檻送闕下,皆伏誅。

十四年十月十二日地震,屋瓦有聲。

世宗嘉靖元年元日,地震。

二年秋,霪雨害稼。

三年元日地震。

六年,光州芝草生。

八年,旱,蝗。

十三年,「大有年。」

十八年,大旱,蝗飛蔽天。明年春,大疫,人相食。詔免本 年田租之半,仍遣官賑濟。

二十年五月,固始民婦產龍於淮水之涯。

二十三年,春夏旱,大飢,西平地湧血三尺許二十四年,光山彘生象。

二十六年、七年、八年俱有「年。」

三十一年,新蔡民余廷家產麟。

三十二年夏四月雨至秋七月不止,壞民田廬詔免 田租之半。

二十六年秋,飛蝗蔽天。

四十一年七月,「大風,偃禾拔木。」

四十三年,西平民寇忠家產麟,其家以為怪,斃之。太 守徐中行感而作《瑞麟圖贊》。

穆宗隆慶二年二月,民間訛言「有詔選宮女,一郡處 子嫁娶殆盡。」是月二十一日,風霾四塞。

四年夏,大雨,無麥。

神宗萬曆九年七月,雨雹傷稼。

十一年十二月,群鳧東飛蔽天。

十二年甲申,大盜史世華聚眾數百千人,分劫大河 南北。一日潛歸汝之韓莊。守備熊世錦偵得其蹤,夜 馳騎往擒之。世華覺,倉卒登樓,執一老嫗以蔽箭。既 而從門隙下窺世錦,即飛矢中其左目,遂就縛,下有 司獄。群賊謀劫世華,熊會有司斃之,黨遂散。世錦官 副總兵。

十三年,光山產麟。有司以事聞,取其皮,藏之內府。 十八年三月初三日,黑風自西來,揚沙拔木,天日晝 昏。

二十年夏,汝水忽變,其味甚惡,飲者洞瀉,人皆汲泉 為炊,旬日後始如故。秋,大水,無禾。

二十一年,春夏霪雨,歷秋彌甚,勢若傾注。淮、汝橫溢, 舟行於途,人棲於木,田禾廬舍崩壞殆盡,其溺而死 者無算。是冬大飢,群盜四起。

二十二年春,人相食,有司以疏聞,發內帑金,遣官賑 濟。是夏大疫。

二十三年正月初八日夜分,雷電大雪,嚴寒數旬,禽 獸斃者十之七。

二十四年,蝗蝻毀稼。

三十一年春,霪雨七旬。

三十二年春,大疫。

三十六年戊申,上蔡獲白兔。

四十年壬子,有「年。」

四十四年丙辰,蝗食禾殆盡。

四十六年戊午八月,大水。九月雪。

四十八年庚申夏,大旱。秋,蝗。

熹宗天啟元年辛酉正月元旦,大雪彌月。八月,沈、潁 土賊韓應龍聚眾謀叛,東南行旅俱絕,焚劫日凡十 餘處。知縣楊文昌設計捕斬之,復取圮塔磚甃月城, 以備不虞。

二年壬戌,旱,蝗。

愍帝崇禎五年壬申春,息、商諸縣大水。夏四月,雪,大 寒。

六年癸酉冬十月,有鳥鳩身猴足,晝飛有聲,夜棲沙 洲,莫識為何鳥。是月流寇渡河犯汝。按《本草》,此鳥名 曰「寇雉」,出主兵亂。十月二十日,流寇自秦晉渡河,突 入中州,分營四十八,長驅剽掠,郡縣望風驚潰,將犯 汝寧。時知府黃元功、知縣姚士恒入覲,署府事推官 于重華、署縣事同知劉附鳳,嚴飭城守,分派汛地鄉 紳大理卿彭鯤化守南門,大司馬傅振商守北門,布 政吳愈守西門,同知劉附鳳守東門。各門分佐貳官 一員,督理戰守之具。舉人及諸生分守角樓、警鋪,巡 查垛夫,有警則每垛一燈一夫,無警則十垛一燈、五 垛一夫。四關操練鄉勇,以王墓、蕭承運充西關團練 千總,張惟敬、劉合之充東關團練千總,兼遊巡南北 兩關,日事訓練,盤詰奸宄。十二月雪夜,有賊老回回 孫尋可、天飛沙來鳳知郡城有備,不敢突犯,從確山 潛度,至新安店立營,一路焚劫南下。

七年甲戌春正月,土賊五百餘人抵長堤,謀劫外郭, 守備劉宗順襲破之。秋七月,賊八大王張獻忠移營 至馬鄉店,燒燬村舍,擄殺男婦千餘人。又賊闖塌天, 駐寒凍店,焚殺慘甚。冬十月,賊老回回、掃地王聞人 訓合營駐扈家店,分兵至射橋、萬金店、朱湖一帶,焚 劫十餘晝夜,村野盡空。十二月,土寇盛之友嘯眾據 岳城,其黨沈萬登稱「順義王」,白太徵、吳太宇各稱「長 盤子」,分掠省郡。遊擊陳永福破之,斬首千餘級,生擒 三百餘人。之友窮,遂歸流寇。

八年乙亥春正月初四日,賊闖塌天,混十萬姜兼哨 卒抵城外。千總王基、蕭承運統鄉兵戰於西教場,賊 兵益眾,不能支,基連殺二賊,中矢而死。承運力救,亦 初殺,復掠南關,城守千總劉夢星率鄉勇力戰卻之。 賊遂合營攻東關,燒房屋萬餘,火半月不熄,南北巨 商劫殺殆盡,男女被傷以萬計。生員溫引厲妻韓氏 不屈,大罵被戮。是夜賊東下,焚擄楊埠、瓦店諸處,往 破潁州,尚書張鶴鳴死之。賊黨後至者犯北關,傅司 馬以神鎗從城上擊卻之,轉犯東關,傅又招姚家灣 鄉勇千餘接戰,賊遂遁。次辰,生員張沃擒紅甲賊數人,縛至城下,斬之。後二日,賊過天星,周清合萬餘人 自南來,駐營萬家店。傅又遣把總劉舜卿、張三奇統 鄉勇夜劫賊營,賊潰亂而走。三月,遊擊陳永福南援, 駐汝。九月初,賊蠆子快梅遇春東掠,經東關,千總張 惟敬數戰勝之。賊精騎擁至,惟敬力屈,被砍馬下,賊 剖頭取腦而去。至夜,屯營王岡村民屠戮幾盡。又支 黨復南寇,會大風揚沙,日色昏赤,賊乃拔營去。副將 張某率兵尾其後,至馬鄉,遇賊後隊數騎,張受其金 帛縱之。及還,知縣秦廷奏詰其狀,張遂叛去,屯於朗 山。時賊千金劉復掠廟兒灣,闖賊李自成掠火燒店、 一斗穀,鄭曰仁掠馬鄉,土賊張五平亦乘機劫殺,村 墟幾無人跡。

九年丙子春,陝西平涼巡撫同總兵尤世貴率師三 萬駐汝,檄江北、川陝、河南、鄖、襄諸郡選鄉道壯丁送 軍前訓練,將大創之,未幾,調去。夏四月,督撫王家禎 師次汝上,總兵左良玉以征舞陽楊四功,亦休兵於 汝,月餘即南下。秋八月,斬土賊丘二毛、鄭和軒。冬十 月初九日,賊過天星,掠官莊,把總張三奇大戰勝之。 賊願款,三奇不聽。後賊全營掩至,三奇力盡被殺,賊 遂破其尸。長子生員鞏國、次子鞏祥、婿吳恩,全家俱 被俎醢。賊混十萬復寇東關,焚河下商船,煙焰亙十 餘里,東關四市盡燬。十一月,賊翻江龍、呂佐掠白堰、 一條龍,馬元龍掠火燒店、宋家店,曹操、王林漢掠金 鄉店、射橋,土賊阮德軒焚廟兒灣、秦家店諸處。捕盜 通判李貞會見盜寇蜂起,勢難撲滅,因給劄招降以 羈縻之。土寇張五平、郭三海、侯鷺鷥、陳爾學、盛顯祖 等,揭竿操戈,剽擄無虛日也。

十年丁丑春,巡按楊繩武按汝,檄西平都司劉洪起, 領鄉勇捕獲張五平、侯鷺鷥誅之,復勦其餘黨。檄陳 州衛軍士獲郭三海於平頭垛。檄遊擊朱榮祖引兵 攻陳爾學於韓莊,焚其營寨。復破盛顯祖,救回婦女 數千。賊黨不悛,猶欲刈四野麥,以困斃城中。知府李 燦與大司馬傅振商,密以計授榮祖,誘賊首殷守祖 「等五十餘人入城受賞,因伏甲城隍廟,引入盡殺之。」 時一斗穀掠廟兒灣,格子眼,盛永正掠火燒店、宋家 店,一月之中,四經寇掠,東南村落,竟成戰場。十一月, 太監盧九德領兵駐汝,明年二月,西入洛陽。

十一年戊寅,賊闖塌天乘虛犯汝屯寒凍店,義民馮 元之兄弟統鄉勇力戰,死之。廩生李梅先、趙純、趙朴、 李甲被執,罵賊而死。賊洪太太、洪用光掠楊埠,舉人 王調鼎死之。

十二年己卯春,賊新三營,黃降順屯南關,悉擄丁壯 以去。五月,盤踞南陽、鄧州等處。督師熊文燦統兵駐 汝,將士不戢。崇王欲疏聞之,尋移師去。秋七月,土寇 沈萬登就撫,安插真陽。

十三年庚辰,城內姦民傅三,陰結北灣土寇趙維現 等,謀襲破郡城。其黨馬三與賊有隙,遂上變。知府遣 遊擊朱榮祖夜擒傅三、陳政等斬之,餘眾悉定。時總 兵黃得功、劉良佐師駐汝。九月,賊《一條棍》由城西分 隊南掠,至三橋、萬陂,焚殺尤甚。百姓無廬舍可居,至 棲廟中,聞警即竄伏草間,率以為常。

十四年辛巳春,保督楊文岳奉旨防汝,總督丁啟睿 同總兵左良玉,領兵駐汝。城中畏其擾害,閉門不啟。 兵無紀律,日破民寨,劫掠資財,更奪米麥轉貨,城內 民無擔石儲,靡不憤恨。降賊白太徵等,因眾怒倡亂, 昏夜抵城,思攻殺驕兵,以雪其憤。城內戒嚴,幸不擾 亂。城外兵民相擊,及晨,民大半為兵所殺。於是兵日 益肆,拆寺廟,毀廬屋,伐林木,四野皆赤土矣。秋七月, 火攻車子軍,楊參將駐汝。總兵虎大威與賊任瞎子、 小袁營袁時中戰於楊埠,賊敗遁去,救回婦女四百 餘名,扃於閒署,令其親屬識認。大威尋以攻寨,中飛 砲死於雨花庵,部下兵馬鼓譟而去。冬十月,總兵黃 得功、劉良佐、左良玉十七營駐汝。左兵索糧,欲奪門 以進。士民義倡,每戶磨麵以供晝夜。男女擔荷登城, 絡繹不絕。城下積麵如山,遺道路間者厚寸許,彌望 如雪。左旋拔營去。是月,楊文岳、丁啟睿奉調援汴,至 汴已為水陷,與「闖賊」戰於朱仙鎮。左師先走,丁、楊二 帥大敗,監軍道任棟陷於陣,隨收兵還汝。

十五年壬午夏四月,楊文岳帶罪防汝,獲土賊白太 徵,斬之。秋九月,文岳調南陽闖賊,破楊埠,復破邢、王 二寨,總督傅宗龍鏖戰二十餘日,師敗。賊執傅抵項 城,偽稱官兵,賺令迎入。傅大呼曰:「此賊耳,非官兵也!」 傅遂為亂刃砍死。項人收其屍,殮於大吉寺,哭祭之。 賊格子眼掠南關,知府傅汝為率趙發吾等戰卻之。 十月,文岳還,汝兵不滿二千,巡道王世琮調川營參 將王希申,湖廣副將溫良玉、趙國聘兵約萬餘援汝。 時闖賊已將入陝,無攻汝意。適賊格子眼由汝追及, 闖賊言汝之兵馬甚眾,賊恐諸軍議其後,遂率眾兼 程南下。閏十一月初十日,塘馬賈都司偵知其故,馳 報文岳。文岳即出示曰:「今日之役,可戰可守,相機而 行,成敗勿論,惟一死以報朝廷。」遂嚴為守禦。是夜二更,賈即率步下馬步兵千餘譟去。十二日晚,賊哨至 北關,離城三十里,合圍安塘。十三日,賊列營四面攻 圍,大風凄烈,日色慘淡。監軍道孔貞會駐東關,全師 先潰,縋城而上。文岳督馮副將戰於南湖,賊置砲堤 上,擊南關營柵,兵士投濠死者無算,賊猶以鎗刺之, 濠水盡赤,馮副將自刎死。文岳復收散卒,嬰城固守。 時賊勢甚盛,人無𩰚志,西關參將王某、北關副將趙 某猶殊死戰。至二鼓,賊眾蝟集,兵多被創。兩將自焚 營柵,統其兵入月城,砍馬自刎,從死者千餘人。賊竟 夜舉砲不絕,聲震天地,城陴多裂。復填壕成橋,連布 雲梯,攻城益急。十四日晨,有通謀崇王中貴矯王旨 議降。或以告文岳,文岳大怒,舉刀砍柱,厲聲曰:「有敢 言降者,手刃之!」各官皆散去。至午,賊自西北門入城, 執文岳,文岳挺立不屈。闖賊曰:「先生朝廷重臣,自不 當屈。然時勢乃爾,公欲何為耶?」文岳正色曰:「朝廷洪 福無疆,但恨我部下不得天下兵馬耳!」闖賊令其黨 引至別所,百計誘脅,不從,遂與巡道王世琮、通判朱 國寶同遇害。賊感文岳之忠,瘞其屍為立碑,書銜以 誌。知府傅汝為投北河死,知縣文師頤亦死之。崇王 及世子繫馬上而去。被擄之民,後有脫歸者,云行至 泌陽,為賊所殺。監軍道孔貞會亦執去,不知所終。十 六日,東寨韓華美攜輜重眷屬投於闖賊,給令箭、錦 衣大馬,封「威武將軍」,即令守汝。時賊聞左帥在襄二 十日,拔營追之。土賊趙發吾等乘虛入城,掘地穿壁, 搜求無遺。老幼婦女,悉為擄掠。同知韓煋以署遂平 篆,走嵖岈山,得免於難。十二月初十日,收復地方,調 西南鄉勇劉洪禮、沈萬登守城,驅除土賊,士民潛匿 鄉村者,始稍稍入城。先是,闖賊令賊將盡殺百姓羸 老者,收其丁壯以為前鋒,城內止餘老幼婦女百餘 人,郭外僵屍遍野,以數萬計。間有免死者,俱無衣或 衣紙如纍囚狀。韓煋出崇藩積錢,每諸生給與一千, 民或五百、三百,隨察遇難姓名。一時武職則有千戶 劉懋勛、袁永基、楊紹祖皆戰死,百戶葉榮蔭守南門 死;張承德守西門死;李衍壽、關忠國守柵死;遊擊朱 榮祖與妻俱焚死。士民則有監生趙得庚、楊道臨、黃 鼎雲,貢士林景暘、生員趙重明、費明棟、楊應禎、楊應 祥、吳秀、李璣、楊鑣、張經訓、馬獻書、李士諤;負母求脫 被刃者,郭正諤;罵賊殺死者,趙得唐、胡端、馬駿;婦女 不屈被殺者,大理卿李本固繼室曾氏、布政石檟側 室熊氏、諸生羊三桂妻石氏、貢生李士純妻傅氏、李 孕琦妻陳氏。縊死者:孔門彥母郭氏妻田氏;投水未 得被殺者:孔門哲妻熊氏、哲女三姐。罵賊死者:沈一 鰲妻胡氏、沈易經妻沈氏並女感姐、瑞姐、蘭姐,逼從 不屈投井死者:生員胡琦女祿姐、四姐、張緒孔妻徐 氏、袁永基母王氏

十六年癸未春,大疫,死者無算。夏四月,「闖賊」於襄陽 置帥,又大設偽官。遣偽防禦使金有章、偽府尹鄧璉、 偽推官鄒應麟、偽縣令樊仲表至汝。檄到,偽威武將 軍韓華美率胥役郊迎,巡道韓煋及署縣事朱某皆 避去。偽果毅將軍白九鶴以統眾護送都尉一員、侯 玉鳳長旅四員,分屯四門。有章建牙懸纛,殺戮無虛 日,征求無停晷。八月,馬尚志受偽威武將軍蘇《青山》、 受偽長旅韓華美,分屯信陽,囚官虐民以自快。鄉勇 沈萬登陽為順從,陰謀殺賊。九月,韓煋密檄萬登誅 偽官。萬登設計,令鄉勇於二十四日夜二鼓詐為「土 寇」薄城狀。有章疑懼,令萬登所部孫玉成等入守城。 有章出走真陽縣,沈萬登就擒之。冬十月初一日,密 約孫玉成、景鳳臺等以「紅甲長鎗」為號,遂擒偽官鄧 璉、馬尚志等碎磔之,汝人爭啖其肉。初四日,韓煋至, 百姓焚香遮道,痛哭出迎,遂以萬登鎮汝。明年甲申, 萬登之中軍王民表殺都司劉洪起弟洪勳,攖其財。 事泄,洪起稱兵復仇。先揭榜通示士民,以白其意。韓 煋知事不可為,同推官伍三秀避去固始。夏四月初 一日,洪起調其黨郭黃臉、金皋、趙發吾諸營圍城。百 姓食盡,先殺牛驢,次掘草根,次食瓦松麵麩,至有糜 人而食者。彭德、司理朱明,聞京師之變,南奔過汝,為 劉、沈議和,沈不聽。五月初一日,城破,大肆焚劫,殺掠 無算。沈萬登併孫玉成、陳四諸人,為洪起所獲。次日, 碎剮於三里店。時洪起自稱左鎮副將軍,聯絡四方, 南至楚、潁,北至大河,營寨望風而歸。韓華美又棄偽 職,來投洪起,洪起復令守汝。六月初一日,闖賊右翼 權將軍袁宗第聞洪起破汝,自德安兼程馳至,洪起 棄城走楚中,依左良玉。華美出迎,賊怒其反覆,笞捶 之幾斃。袁據城五日,入陝去。九月,洪起自楚復回,擒 有南陽、開封州縣偽官,解送江南。遂建帥府,置儀衛, 復假受敕印,稱「總鎮」,加「宮保」,州縣正印,聽其委授,勢 益橫恣

汝寧府部雜錄[编辑]

《列子說符篇》:孫叔敖疾,將死,戒其子曰:「王亟封我矣, 吾不受也。為我死,王則封汝,汝必無受利地。」楚越之 間有寢丘者,此地不利而名甚惡。楚人鬼而越人禨, 可長有者唯此也。孫叔敖死,王果以美地封其子。子 辭而不受,請寢丘與之,至今不失。

《史記貨殖傳》:「越楚則有三俗。夫自淮北、沛、陳、汝南、南 郡,此西楚也。其俗剽輕易發怒,地薄寡於積聚。」 《漢書翟方進傳》:「初,汝南舊有鴻隙大陂,郡以為饒。成 帝時,關東數水,陂溢為害。方進為相,與御史大夫孔 光共遣掾行視,以為決去陂水,其地肥美,省隄防費 而無水憂,遂奏罷之。及翟氏滅,鄉里歸惡,言方進請 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罷陂云。王莽時,常枯旱,郡中追 怨方進,童謠曰:「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食羹芋魁。反 乎覆,陂當復。誰云者?兩黃鵠。」

《後漢書。何敞傳》:「敞遷汝南太守,修理鮦陽舊渠,百姓 賴其利。」《注》:「鮦陽縣屬汝南郡,故城在今豫州新蔡縣 北。」《水經注》云:「葛陂東出為鮦水,俗謂之三丈陂。」 《來歙傳》:「帝以歙有平羌隴之功,故改汝南之當鄉縣 為征羌國焉。」《注》:「征羌故城在今豫州郾城縣東南也。」 《水經注》:「淮水又東逕浮光山北注淮水。又東合慎縣 水,水」出慎陽縣西,而東逕慎陽縣故城南,縣取名焉。 應劭曰:慎水所出,東北入淮。慎水又東流,積為燋陂。 陂水又東南流,為上慎陂,又東為中慎陂,又東南為 下慎陂,皆與鴻郄陂水散流。其陂首受淮川,左結鴻 陂,漢成帝時,翟方進奏毀之。建武中,汝南太守鄧晨 欲修復之,知許偉君曉知水脈,召與議之。偉君言成 帝用方進言毀之。尋而夢上天,天帝怒曰:「何敢敗我 濯子淵?」是後民失其利。時有童謠曰:「敗我陂,翟子威; 及子覆,陂當復。明府興,復廢業,童謠之言,將有徵矣。」 遂署都水掾,起塘四百餘里,百姓得其利。

《王氏談錄》:「『公言:人嘗云:『汝南出鳴雞』。考之舊事,漢時 於汝南取能鳴雞歌之人,其云鳴雞』,蓋謬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