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68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百八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六百八十二卷目錄

 蘇州府部彙考十四

  蘇州府古蹟考一

職方典第六百八十二卷

蘇州府部彙考十四[编辑]

蘇州府古蹟考一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吳縣長洲縣附郭

泰伯城 周三里,一名吳城。在梅里平墟,泰伯既築此城縱民田。其中《寰宇記》云:泰伯城西去無鍚縣四十里,平壚高三丈。

魚城 在橫山下越來溪西,吳王築以養魚。續《圖經》云:吳王控越之地,本名吳城,方言謂魚為吳,故訛稱耳。今山旁有岡如城,又有射臺亦在橫山。周益公《南歸錄》云:魚城在田間,基厚而方高二丈博倍之,為田二十畝,土極細,故久不壞。苦酒城 在魚城西南,故老云:吳王築以釃酒。酒醋城 《吳地記》云:在胥門西南三里。

酒城 在壇塘邊,一名壇城。夫差祭子胥處,臨祭勸酒,故名酒城。城中有石子祥符。《圖經》云:在吳縣東南三十五里大江邊,一名陌城。

柯城  赭城  GJfont城衛王城 俱在縣界,今迷其處。

越城 在胥門外。越伐吳,吳王在姑蘇越築此城以逼之。

馬城  鹿城 俱在西洞庭。闔閭于此養馬,豢鹿。

干城 在馬安溪上,越干王城也。

姑蘇臺 一名胥臺。在姑蘇山,《圖經》云:在縣西北三十里。《續圖經》云:三十五里,一名姑蘇,一名姑餘。《山水記》云:闔閭作春夏游焉。又云:夫差作臺,三年不成,積材五年乃成。造九曲路,高見三百里。勾踐欲伐吳,作柵楣嬰以白璧,縷以黃金,狀如龍蛇以獻吳王。吳王受之,以起此臺。《越絕書》云:闔閭造九曲路以遊姑蘇之臺,子胥諫不聽。夫差又于臺上別立春宵宮,為長夜之飲,作天池以泛青龍舟,日與西施為嬉,作海靈館、館娃宮,皆銅溝玉檻,飾以珠玉。按此則姑蘇臺始于闔閭,成于夫差,後越伐吳,吳太子友戰敗,遂焚其臺。

郊臺 在橫山東麓,石湖之濱。吳僭王號時嘗祭于此,今壇壝之,形尚存。

闔閭宮 《越絕書》云:在高平里。

館娃宮 在縣西三十里硯石山上,今靈巖山寺,即其地。楊雄方言:吳人呼美女為娃,蓋以西施得名。

玩花池  翫月池  硯池 俱在靈巖山。或云硯池即玩花池。

琴臺 在靈巖山頂。臺東為走馬街,舊有偃松臥其下,甚奇,今不存。

吳王井 在靈巖山,一圓、一八角,大旱不竭,或曰一吳王井,一智積禪師井。井之陽為涵空閣。響屧廊 相傳吳王建廊以楩梓藉,地而虛其下,令西施與宮人步屧之,則響。今靈巖寺圓照塔前,西上小斜廊即其址。亦名鳴屧廊。塔前山壁聳起為靈芝石。

百步街  石龜  石羅漢 俱在靈巖山,半古桂四株。扶疏布蔭花時,成金粟世界,釋弘儲建圓照堂,伐去其二。

石上男女足跡 在靈巖。俗傳吳王、西施跡。西施洞 在靈巖山。麓吳令袁宏道云:石貌甚粗醜,不免唐突。《圖經續記》:吳王囚范蠡處,洞右有眠牛石,前為出洞龍貓兒石,東西為二找船塢。相傳吳王瀦水以戲龍舟之所,其下為妙湛泉。明萬曆初,太倉曹引儒浚得之,取偈語以名。石鼓 即石射堋。在靈巖山百步街之前。大者三十圍二,小者半之。相傳此鼓鳴,則有兵。又有石馬望,如人騎。

採香徑 在香山旁。吳王種香于此,使美人泛舟於溪以採之。自靈巖山西望一水直如矢,俗又名箭涇。

香水溪 在吳故宮中。俗云西施浴處,一云吳王宮人洗粧于此,又呼為脂粉塘。

越來溪 在楞伽山東,南與石湖相通。越侵吳,自此入,故名上有越城雉堞,宛然溪上有越城橋。

錦帆涇 在府治大街。西貫樂橋南,北市直抵報恩寺。相傳吳王挂錦帆以游,故名。

美女宮 《越絕書》云:美女宮,夫差所作,土城周五百九十步。勾踐進美女西施,鄭旦常居之。夏駕湖 在西城下。吳王避暑駕遊于此,故名。昔時截河,築城外壕,為長船灣。連運河而水浸。廣舊產菱芡,今多堙為民居,其小半在城內者,為民田。惟二水匯處猶稱舊名。

女墳湖 在縣西北。吳王葬女處,事詳塚墓。百花洲 在西城下胥盤二門之間。

走狗塘 在城西。吳王遊獵處,《越絕書》云:闔閭走犬長洲。

干隧 在縣西北。《戰國策》云:越王以散卒三千擒夫差于干隧。《史記》:正義云:干隧在萬里山西南一里。

流桮亭 在女墳湖西二百步。《吳地記》云:闔閭三月三日游樂之地。

射臺 《越絕書》云:一在華池昌里,一在安陽里。又《吳越春秋》云:立射堂于安平里。任昉《述異記》云:吳王射堂柱礎皆是伏龜,或云在橫山。林屋洞 在洞庭西山,即道書十大洞天之第九,一名左神幽虛之天洞,有三門,會成一穴。一名雨洞,一名暘谷,一名丙洞。中有石室、銀房、石鐘、石鼓,金庭玉柱。白芝金沙,龍盆魚穴乳泉石。燕有石門題名隔凡。《郡國志》云:洞有五門,東通林屋,西達峨嵋,南接羅浮,北連岱岳。東有石樓,樓下兩石,扣之。清越所謂神鉦。吳王闔閭使靈威丈人入洞,秉燭晝夜行七十日不窮,乃返。曰:初入洞口甚隘,傴僂而入約數里。忽遇一石室,高可二丈,上垂津液。內有石床枕,硯石几,上有素書三卷,持回,上于闔閭,不識。使人于孔子問曰:王居殿赤烏銜集庭,此何文字。孔子曰:此禹石函文,並神仙之事言,大道也。王令再入,經兩旬卻返,曰:不似前也。惟聞上有風濤聲,又有異蟲撓人撲火,石燕、蝙蝠大如鳥,前去不得。穴中高處照不見,顛左右多人馬跡。《輿地記》云:太湖小山名洞庭純石巉,巖木惟松柏,山有三穴。西北一穴,傴僂纔得入。穴外石盤礡,穴裡如一間堂屋,上高丈餘。恆津潤流滴,四壁石色青白。有鵝管、鍾乳,南壁開處,側肩得入。潛行二道,北通瑯琊、東武;西通長沙、巴陵。《元中記》云:古人謂仙壇之靈樞,天后之便闕,林屋之隔沓,清虛之東窗,眾洞相通,七塗九便,四方交達天后者。林屋洞之真君住太湖包山下。

消夏灣 在府城外,西洞庭縹緲峰之南灣可十餘里,三面皆山,獨南面如門闕。舊傳吳王避暑處。

明月灣 在消夏灣之東,吳王玩月處。

可盤灣 西洞庭山下。《洞庭記》云:吳王遊太湖。從此渡軍,憂艱險難達,益增瞻眺。曰此亦可盤桓也。故名。

投龍潭 在龜山下。《林屋記遺》云:嘉定初,民于山下採藻,獲吳越王所投金龍玉簡。簡以銀製,長九寸,篆文隱起,皆以朱漆填。鈒題云太歲壬戌時,宋建隆二年也。

甪頭 在洞庭西山。漢甪里先生所居。《史記》正義太湖中洞庭山,西南有甪里村。

毛公壇 在洞庭西山。漢劉根得道處也。根既成仙,身生綠毛,人或見之。故名今有石壇丹,井在神景觀旁。

金鐸 鳳凰山東三里。《洞庭記》云:吳王藏金鐸于此,大曆中,有人于山上得九石鐸。因立九壇于其處。晉王嘉《拾遺記》云:洞庭山下,金堂數百間仙女居之。有金石、絲竹之音徹于山頂。《紀遺集》云:上有娑婆樹枝葉長者,人欲折之,則有巨毒蜂圍繞。

練瀆 吳王開以練兵在鴻鴈山之西,王充論衡云闔閭嘗試士于五湖之側,加刃于肩血流至地,即此地也。

雉塘 在練瀆西一里。《吳郡志》晉瑯琊王彪二女,姊號聖姑,妹號素姑。聖姑兄治田,姑往餉之,為雉所驚,因而禁絕,自是西洞庭無雉。古稱洞庭無三班,蛇、虎、雉也。侯景之亂始有蛇。

墨佐君壇 在縹緲峰北一里。水月寺相近,漢延平元年,墨佐君于此置壇求仙。上有池可半畝,前有石,高丈餘。其下水分南北,百步許有地。名喫摘出茶最隹。諺云:墨君壇畔水,喫摘小春茶。一云有石高丈餘。俗號黑君。

死亭灣 在閶門外七里。漢朱買臣妻棄夫,再嫁後,見買臣貴,恥而自縊。故名其處。

蔡仙鄉 漢蔡經居此學仙,今有丹GJfont存焉。《神

仙傳》云:後漢中散大夫王方平得道,過吳住蔡,經宅,以其骨相當。仙語以要言經,遂尸解。去十餘年還家,容色少壯。詳見《人物仙釋志》。

GJfont里 在東洞庭武山之東。昔吳王牧馬處,今為渡湖陸行孔道。

登高壇 在綠石山西一里。大石之側,小峰孤立上有石。昔人祀包王處也。壇廢基存。

般若臺 在縣西二里。晉穆侯何準捨宅建,東北有般若橋,今呼為朱明寺橋。

金閶亭 在閶門。宋廢少帝為營陽王幽、於吳郡徐羨之等,遣使殺帝於金閶亭。王有勇突走出閶門,追者以門關踣之。疑亭在城內,按《綱鑑》:殺營陽王事止載,以門關踣而殺之,不載金閶亭字,又陸龜蒙謂:梁鴻墓在金閶亭一里。恐今城視昔或遷徙耳。

馬稅城 在登高壇南二百步。為梁左金吾將軍梁祚將屯軍於此,陳帝伐之,積水溺城,今猶存焉。

梁朝羅漢松 在洞庭福源泉寺。寺以泉名。越公井 在治平寺中。唐廣明元年,修井。《記》云:隋開皇十年,越國公楊素築城穿此井,其徑一丈,有奇石,闌如屏繞。上有刻字。

柳毅井 在洞庭東山。小說載柳毅傳書事,或謂岳之洞庭,然橘社在吳中洞庭,至今稱社下。忠國師庵基 在穹窿山絕頂,疊石宛然。唐顧在鎔留題在光福山寺。范志云:墨跡尚存。重元寺藥圃 唐末,僧元達年踰八十,好種名藥,多致自天台四明包山,句曲叢翠紛揉。皮日休嘗訪之,題詩以贈。

偃松 在天平山獅子巖下。自地崛起,正中一幹聳拔如幢,延袤二畝,張即之書眠雲二字于范仲淹書院。

洗馬池 在府學之南。

太公城 與章祈城並在縣東北。章祈疑即GJfontGJfont在今二十二都。交讓瀆 在縣城北。今為民居,僅有污池丈許有交讓巷。

伍子胥城 周九里二百七十步,與麋湖城、欐溪城、巫欐城。《漢志》、《越絕書》俱云:在吳縣。今析屬境內麋湖城者,闔閭所置麋也。欐溪城者,闔閭所置船宮也。巫欐城者,闔閭所置諸侯遠客離城也。

舸城 在平門外,疑是柯城。

後城  堵城 並在縣東南數十里。堵城,疑是赭城。今尹山鄉有堵城里。

鴨城 在匠門外。吳王築以養鴨,東有豨巷,畜豕之處。

雞陂 在婁門。吳王畜雞城也。其東二里有豆園,亦闔閭置。

居巢城 在縣境。按楚有居巢城。吳亦有之。于義無考,《史記》云:闔閭六年,楚使子常囊瓦伐吳,吳迎擊之,大敗楚軍于豫章。取楚之居巢城而還。疑此時有為而築未知,然否。

麋湖西城 越宋王城也。《吳越春秋》云:平門外麋湖西城者,麋王城也。與越王遙戰,越殺麋王。麋王無頭騎馬還武里,乃死。因留葬武里。城中以午日死,至今武里午日不舉火。

搖城 在縣東南三十八里。吳王子居焉,後越搖君居之。稻田三百頃,肥饒水產。今地名大姚訛也。

鴻城 在婁門外。故越王城也。

陽城 在縣東北,左有陽城湖。

相城 在縣東北五十里。相傳子胥初築城時,先于此相城嘗土,而城之下濕,乃止。因名。闔閭冰室 巫門外塚也。

婁東十里坑 去縣十里,古名長人坑。

吳宮 在長洲苑東南五十里。相傳吳王別宮。南宮 在吳縣界,亦吳王離宮。

長洲苑 《圖經》云:在縣西南七十里。孟康曰:以江水洲為苑。韋昭曰:長洲在吳縣東,枚乘說吳。王濞曰:漢修治上林,雜以離宮佳麗玩好不如長洲之苑。劉濞時,嗣葺吳苑,其盛如此。

梧桐園 夫差宮中園也。樂府云:吳宮秋,吳王愁也。

採蓮涇 在郡城東南運河之陽,今尚可通舟,兩岸皆居民。間有蔬圃,曠地。即種蓮,舊跡也上有採蓮涇橋。

射臺  華池  華林園

南城宮 石龍 皆在縣界。《吳越春秋》云:闔閭既立夫差為太子,使將兵屯守,而自治宮室。立射臺於安平里。華池在平昌南,城宮在長樂里。

闔閭出入游臥。秋冬治于城中,春夏治于城西,治姑蘇之臺射于鷗陂。馳于游臺興樂石城,走犬長洲。《越絕書》云:射臺二,一在筆池昌里,一在安陽里。《吳地記》云:筆池在雲鄉安昌里,華林園在華林橋南,城宮在干將鄉長樂里。盧志云:石龍在潭里。今烏鵲橋東射臺,或云:在橫山。《越絕書》所謂一在安陽里者,則吳縣橫山未可知也。闔閭行苑 在定跨橋。《舊志》云:長洲縣東南皆闔閭游憩之地。今萬壽寺西有苑橋,疑即此地。東宮  西宮 闔閭所建。《越絕書》云:東宮周一里二百七十步,西宮在長秋周一里一百二十一步。秦始皇帝十一年,守宮者照燕窟失火,燒之。

鶴市 吳王夫差葬女,舞鶴于市。聚觀者而殉葬焉。《越絕書》云:殺生以送死。今故市巷東有鶴舞橋。

干將鄉 闔閭命干將與其妻莫邪鑄劍于此。臨頓 吳王嘗逐東寇頓兵于此,設餉宴之,故名。今呼臨頓里有臨頓橋。

蠡口 在齊門北,又蠡塘在婁門東。相傳范蠡乘舟出五湖于此,遣人持書達文種。

罘罳 在巫門外。春申君去吳,子假君所思處。槐夏宮 楚春申君建。

吳小城 即子城也。在大城內東偏。相傳伍子胥所築。《越絕書》云:吳小城周十二里,其下廣二丈七尺,高四丈七尺,門三皆有樓,其三增水門,其一增柴路。今呼為柴巷。歷漢、唐、宋、元皆以為郡治。

黃堂 春申君、子假君殿也。後太守居之,以數失火,塗以雌黃,遂,名黃堂。天下郡治名黃堂倣此,或謂春申君姓黃以此名堂。

太守府大殿 秦始皇刻石所起,至更始元年,太守許時火焚。其後鑿官池東西十五丈七尺,南北三十丈。元狩年間,朱買臣載故妻到太守舍,即此地。唐乾寧元年,刺史成及建設廳,即黃堂也。宋初為節度使治所。皇祐五年,李仲偃守郡,嘗修大廳。嘉祐中,郡守王琪大為修治,修治之費假省庫錢數千緡。漕司不肯除破。時方貴杜集,苦無全書。琪家藏本素精,即俾公使庫鏤板印萬本,每部值千錢。士人爭買之,即償省庫錢。餘以給公廚陳經繼之。作子城門樓,觀甚偉。元豐六年,郡守章岵易以修廊重屋,又修戟門,閎壯甲諸郡。俱廢於建炎兵燹。紹興初,高宗將跓蹕平江,先命漕臣於府治營造宮室。三年,行宮成。四年,移幸。七年三月,詔賜守臣復為府治。元至正末,張士誠據為太尉府。及敗,縱火焚之。惟存子城南門,門稱鼓樓,上置十二辰牌。明嘉靖間,御史丘道隆併令毀之。

譙樓 即鼓角樓。唐節度使入境州縣,立節樓迎以鼓角。或謂宋淳化二年六月,詔州府監縣一應所。受詔敕並藏敕書樓,今之鼓角樓是也。建炎兵火後,董章重建之,設鼓角、點鐘、日天池、夜天池,平水壺、滅水壺。

郡圃 在州宅正北。前臨池光亭,大池後抵齊雲樓,甚廣袤。其前隙地,南宋為教場,俗呼後教場。郡治舊有齊雲、初陽,及東西四樓木蘭,東西二亭北軒東齋等處,建炎兵後,惟齊雲西樓。東齋為舊制餘,皆補造。端平初,張嗣古改郡圃名,同樂園。嘉定十三年,綦奎濬府宅後,方池環以土山,輦西齋之石,益而為之。立四小亭於上,曰稜玉、蒼靄、煙岫、清漪。其齊雲樓前有芍藥壇,每歲花開,太守宴客號芍藥會。

北池 又名後池。唐時在木蘭堂後。韋白有詩:池中為鄔鄔,上有白公手植檜皮,陸亦有。木蘭後池三詠。皇祐間,蔣堂增葺池館,有晏集詩、北池賦。嘉定十四年,綦奎又作白檜軒於池上。木蘭堂 又名木蘭院。《嵐齋錄》云:唐張摶自湖州刺史移蘇於堂,前大植木蘭花。當盛開時,讌郡中詩客。

西樓 在子城西門上,後更名觀風樓。元微之,寄白樂天詩云:弄潮船更,曾觀否。望市樓,還有會無。望市樓,疑即觀風樓。下臨市橋,曰金母橋,亦西向之義。淳祐中,蘇峻大修之,取白公詩表其下,曰柳橋、槐市。及黃萬石改作,如臨安豐樂樓之制。

池光亭 在郡宅後,即北亭。相傳白刺史命名。淳熙六年,司馬汲以亭名犯家諱,暫揭木蘭堂榜。紹興初,潛說友復之。

櫻桃園 皮陸有詩。

雲章亭 在舊凝香亭西南。紹興十三年,洪遵命名,有仁宗賜陳經,飛白書端敏寶文閣。佛字

石刻獎,諭陳經敕賜丁謂詩,及高宗書千文。四照亭 紹興十四年,王GJfont為屋四合,各植花石隨時之宜負。《暄野錄》云:慶元中,趙不GJfont會客問名亭所。自銅陵主簿姚行簡對曰。《山海經》云:招搖之上,其花四照。《華嚴經》云:無量寶樹普莊嚴,華焰成輪光四照。又云:光雲四照常圓滿。今四面見花,故名。趙稱賞贈遺甚厚。

思賢亭 在木蘭堂之左,以祠韋應物、白居易、劉禹錫三刺史。改曰三賢堂。紹興二十八年,蔣璨重建。三十二年,洪遵益以王仲舒、范仲淹像、復更曰思賢堂。

瞻儀堂 在廳事東。紹興三十一年,洪遵建。吳民俗重,太守每來者,必繪其像。春秋陳於齊雲樓之兩掖,吏民瞻禮至是遵。恐侵壞,作堂藏之。紹興三年,陳揆遷諸像於凝香堂并,移舊扁。慶元三年,鄭若容圖於壁間,而以舊像藏之閣上。琵琶泉 在子城內通判東廳之西。

射瀆 在楓橋北十里。世傳秦始皇嘗射於此,又名石瀆。

滸墅 在城西二十五里。《圖經》云:秦始皇求吳王劍,白虎蹲於丘上,遂西走二十五里而失。劍不能得,地裂為池,因名其地曰虎GJfont。至吳越時,諱鏐因改云滸墅。

漢吳王濞宗廟 在匠門外信士里東。太公高祖在西,孝文在東。永光四年,罷之。

昇月館 在帶城橋東。又有烏鵲館在烏鵲橋,江楓館在渴烏巷,吳國三古館也。又二館曰通波,曰全吳舊傳館。凡八全吳通波,龍門、臨頓、江楓、烏鵲、昇羽、昇月,在宋猶存。

鬱林石 在婁門。孫吳時,鬱林太守陸績罷政歸。官廉無裝,舟輕不能道海。取石為重,世號廉石。明弘治丙辰移置北察院門左。

望亭 在縣西境。吳先主所御亭。隋開皇九年,置為驛GJfont。唐常州刺史李襲譽改今名。點頭石 在虎丘山。晉竺道生說:法石為點頭。今有悟石軒。

虎丘寺古杉 在殿前。相傳晉王GJfont所植。唐末猶在,形狀甚怪,不可圖畫。

梁雙殿 在虎丘。大殿前二小樓相對,規制甚古。淳熙中,有僧凡而好修造,盡毀之。人以為恨。吳道子畫老君像碑 顏真卿書讚在圓妙觀大殿,王志云已不存,今殿中尚有此碑。

禁蛙池 在北禪寺東。天泉禪師說法,以池中蛙鳴,取一蛙點其額群,蛙遂俱無聲。今其地不產蛙。

刺史白樂天遺蹟 有白公檜公手植。宋政和初已槁瘁,不滿二丈。朱GJfont取獻京師,道中死。易以他檜禁中不知也。有白公隄虎丘山塘公所築,有白公石公府治,中物字刻剝落,向在申文定園,今移置繆侍講志圃。

石幢 在城北數里。唐徐浩書。郡守陳師錫徙置府第。鄉人夜過河上者,多見鬼物乃相與,請于州復置舊處,怪遂絕。

嘯軒 在定慧寺。蘇軾謫惠州,僧訪之。軾有贈顯師竹下嘯軒詩。

尹和靖讀書臺 在虎丘山,與五賢祠相並。宋紹興中,尹焞讀書處也。題曰三畏齋。嘉定七年,郡守陳希繪像祀之。九年,郡人孟猷等,遷於通幽軒之內。倉司曹豳奏立書院,以和靖為額。今讀書臺有授金於僧,改為官府。遊讌庖廚之所。萬壽寺古銅鼎 其識有周康穆宮冊,錫寰用鄭伯姬等語。大德中,任陽謝氏欲以玉盃易之,僧不從。後謝為構佛殿,乃與之。至正丙申,謝遭兵,鼎失去。甲辰夏,僧愚隱,復得於軍人手。龜巢老人謝應芳,以詩紀之。

專諸宅 在閶門內專諸巷。今為石塔廟。馮驩宅 按《圖經》:在彈鋏巷,名長鋏巷。唐人言宅旁有墳、有碑。

范蠡宅 在太湖包山。任昉《述異記》:洞庭湖上有釣洲,蠡嘗乘舟至此,遇風止。釣於上刻字記焉。《洞庭記》云:在杜圻洲馬跡山南方十里多,桑苧菜果。又《前志》云:在東山翠微寺。

朱買臣宅 相傳即穹窿寺基。

皋伯通宅 在閶門內,梁鴻於廡下賃舂。梅福隱居 相傳在西市坊。

蔡經宅 《吳地記》云:在朱明寺西,又云宅在橫塘。今稱其地為仙人塘。

周瑜宅 在雍熙寺西,故井猶存。按建安三年,孫策為瑜治第於吳,一云瑜故宅在醋坊橋東,舊名九曲牆巷。至宋,為周虎所居。易名周將軍巷,因立武狀元坊。

陸玩宅 在靈巖山寺,玩代王導為司空,雅量弘遠,喜獎納後進。

穆侯何準宅 在縣西二里,捨為般若臺。王珣及弟GJfont宅 在日華里,今景德寺也。別墅在虎丘。

葛洪宅 在西洞庭馬稅城南一里,綠石山下,於此立壇煉丹。

張融宅  陸慧曉宅 並在承天寺,其間有池。池上有二柳。廬江何點曰:池便是醴泉,水便是交遜。沛國劉璡至吳,謂人曰:吾聞張融與慧曉並宅,其間有水,此水必有異味。命駕往酌飲之曰:鄙吝之萌盡矣。

太守陸襄宅 即周瑜宅。

澹臺滅明宅 在寶帶橋西。相傳宅陷,為湖。因名。澹臺湖。

丁令威宅 在陽山,有丹井存焉。

顧訓之宅 在百口橋東。漢人五世同居,聚族百口,因所居以名橋。《吳郡志》云:訓歲朝會集,子孫依次行酒,三歲以上,自知坐次。

鬱林太守陸績宅 在臨頓路門,有巨石,今移至北察院前,即廉石也。

戴顒宅 今北禪寺。唐司勳郎中陸洿嘗居之,有花橋水閣見。白樂天寄馮侍御詩。

顧鍊師草堂 在陽山,李頻有詩。

陸魯望宅 在臨頓橋。

丁謂宅 在慶源坊大郎橋東。初名晉公坊,堂宇甚古,有層閣數間,臨其後謂官丞相。

魏元絳宅 在帶城橋東。絳嘗參與大政,引年歸老,知州章岵為建袞繡坊。

上官渙酉宅 在仁美坊。王遂記中有採菊堂,董槐記渙酉,官右丞。

龍圖范師道宅 在薦冠坊。

閭丘孝終宅 在閭丘巷。張馬步橋北,蘇子瞻謫黃州,孝終為太守,往來甚密,軾嘗云:蘇有二丘,到虎丘,即到閭丘。孝終官朝議大夫。

五柳堂 胡稷言所居,在臨頓里,即魯望舊址也。其子澤又取老杜宅舍如荒村,句名曰如村。賀方回宅 在醋坊橋,回名鑄本山陰人別,築在橫塘,嘗作青玉案詞。

方惟深宅 在城東,本莆田人父。龜年為屯田郎,卒葬長洲,因家焉。以過黯澹灘詩。王荊公器之,遂游其門。然無一毫迎合,意授興化軍助教歸隱,故廬部使守帥恆,即廬訪之。

章子厚宅 在州南,即滄浪亭舊址。子厚建安郇公之裔,徙於平江。有二族,子厚家州南質夫樞密,家州北相望為一州之甲。吳人呼南北章以別之。子厚官丞相。

鄭希尹宅 在帶城橋。希尹官鄱陽守。

周沔宅 在縣治東北。與方子通為鄰,有蓬齋沔中進士。

張幾道宅 在萬壽寺橋。王荊公修三,經義幾道與焉。幾道官著作郎。

阮登炳宅 在南星橋西,舊有狀元坊。今為皇甫氏阮溪莊,登炳宋狀元。

鄭虎臣宅 在鶴舞橋東,居第甚盛。號鄭半州。四時飲饌,各有品目。著集珍日用一卷,并元夕閏燈實錄一卷,皆言其奢侈也。即宋末殺賈似道於木棉菴者。

葉少蘊舊宅 在鳳池鄉魚城橋,天慶之東。中有七檜堂致和中寓布德坊。

信安郡王府 在閭丘坊。孟忠厚所居,有靜寄堂、清心亭、萬卷堂等,皆宋孝宗御題。

楊和王府 在和令坊,今竹堂寺其遺址也。賢行齋 在大雲坊,司錄林虙所居。

樞密林希宅 在烏鵲橋南,儒學坊與諸弟同居,因父概先,在國史儒學,故坊以儒學名。成齋 在醋庫巷。黃雲為鄉先生,授弟子經時所居也。寧宗在嘉邸,大書以賜之雲字。景祥時,為淮西酒官,其子由狀元及第。

屈突明府廳 不知處所,明府唐人以建昌宰,休官吳中。

李嘉祐宅 嘉祐罷袁州刺史所居,今迷其處。僧皎然有酬,李員外蘇臺屏居,春首有懷詩。韋承總幽居 在吳王故城下。

張籍故居 在胥門。

章博士宅 在洞庭山,賈島嘗過留題。

麴信陵故居 在包山,信陵唐望江令有惠政。隱士葉超元宅 即西洞庭仙壇觀。

徐修矩宅 修矩恩王府參軍,世守書萬卷,皮日休嘗就借書。

三瑞堂 在閶門之西楓橋,孝子姚淳所居。家

世業儒以孝稱,蘇東坡往來必訪之。嘗為賦三瑞堂詩。

寧極齋 在飲馬橋。方士姚安世所居。安世能詩文,亦辨博,自號丹元子。元祐末,往來京師,與王定國游,又稱其詩有謫仙風采。

范仲淹義宅 在雍熙寺後。

酉室 王伯起所居。伯起,字聖時。楊邦弼序其詩云:伯起受經於王臨川,學於曾南豐,游於曾宣靖父子間。諸公皆推挽之,年未及衰。一旦卜居,吳門獨處。一廛扁曰:酉室焚香燕,坐其中,為詩若干卷,號唱道野集。

蝸廬 在城北,中書舍人陳俱致道所居。俱政和間,自監舒州茶場,上書論時政,不合。來吳葺小屋,號蝸廬。中有常寂光室,勝義齋廬,後隙地種竹樹。

魏了翁宅 端平間,都督江淮,理宗賜第。吳中有高節堂、事心堂、靖公堂,讀易亭復親,書鶴山書院四大字賜之,即今巡撫治所。

高定子宅 定子蜀人賜第,在仰家橋,一云在朱明寺橋,有敬身堂,定子官參政。

張處士谿居 未詳處所。

陳君子宅 在閶門,陳之奇虞卿所居。

邊知白宅 在金獅子巷,知白罷官後居此,知白官侍郎。

黃端冕宅 在聚鄔山中,有白虎巖、梅谿、鹿苑臺端冕名纓,其先建安人直祕閣,策之子也。程師孟宅 在開元瑞光南園之間。

小隱堂  秀野亭 在城北,侍讀葉道卿所居,道卿號下山居士。

范參政府 在西河上,成大所居。有壽櫟堂,其南有范村,以唐胡六子涉海所遇為名,中有重奎堂,奉孝宗御書,旁有便坐梅,曰凌寒海棠,曰花仙荼,蘼洞曰方壺眾芳,雜植曰露雲,其後菴廬曰山長,具見所為詩。

善慶堂 在洞庭夏家灣,里人夏元富所居。楊偰宅 在西洞庭明月灣。

休寓室 在西洞庭。建炎間,知平江府孫覿罷政僑居。

易老堂 在西洞庭,無礙居士李彌大,知平江府罷政居此。

鄭駙馬宅 在東洞庭,南渡後,駙馬都尉鄭釗治第於此。

靜樂堂 在烏鵲橋南,知郡孔元忠所居。樓中儲書萬卷。

歲寒堂 在帶城橋東。淳熙初,都丞徐本中為浙西提刑,偶得元少保故宅。葺治之,寧宗御題其扁。以江東運副奉祠而歸,《揮麈後錄》云:徐端益以右階出仕,為瑞安路分都監,時曾覿為雙穗,鹽場官,與其子本中善覿,既用事薦本中,於孝宗由是密侍禁中。

萬卷堂 侍郎史正志所居。在帶城橋南,舊有石記,為僧磨毀。《施氏叢抄》云:正志,揚州人,造帶城橋宅及花圃,費百五十萬緡,僅得一傳圃。廢宅售與長洲丁卿昆季,僅得一萬五千緡。紹定末丁析為四,其後提舉趙汝杶,以為百萬倉糴場。

和致堂 在九勝巷,洛人趙思所居。其別業號西園,在閶門之西。

萬華堂 在資壽尼寺後。藍師稷提刑所居,植牡丹至三千株,多於洛中名品。後惟勝雲紅存焉。師稷,字叔誠,開封府人。

鄭起潛宅 在天心橋,即織染局也。宋理宗御書其扁曰:肯堂立菴,起潛官尚書。

閒桂堂 在醋坊橋東,本蕭氏雙節堂也。為周虎所得,遂易今名。後有堂,環以古桂數千本,名曰凌霜。宅東有地坡陀,立亭,其上曰已高。方萬里宅 在帶城橋。

鄭所南宅 在樂橋東條坊巷。所南不忘宋,終身不向北坐。

周伯琦宅 在干城坊,俗呼為老相公衙。伯琦使吳,被留。張氏構此館。之明永樂間,為魯都尉,賜第都尉名,春與父名貢有開國勳。伯琦官參政。

高啟宅 在城東北,張士誠據吳啟,避於青丘。後被洪武召用,及致政歸郡守魏觀嘗同史館。因徙之居。夏侯里啟,官戶部侍郎。

皇甫信宅 在孔聖里南倉橋之西七十步,皇甫氏宋南渡時,自朝那徙居。以漢太尉食槐里邑,樹兩槐曰槐樹巷,四傳至信六世孫沖,為居第記。

陳鑑宅 在烏鵲橋之北。宣德年建,後毀於火。

惟存手書二大坊,一石井黃省曾,即其地結廬棲隱鑑官祭酒。

韓雍宅 在葑門內。谿流環遶宅,東有園作堂,於其上曰葑谿草堂。

石田沈周宅 在相城,名有竹居。

王敬臣宅 在兵馬司橋東,今稱大儒巷。周順昌宅 在閶門外林家巷,順昌諡忠介。褚九皋宅 在南倉橋巷,孫推官穀貽亦居此。九皋,官理刑。

范允臨宅 在臨頓橋北允臨,官學使。

金士衡宅 在平江路胡廂使橋北。士衡,官太僕。

陳仁錫宅 在葑門內。下塘後有白松堂,白松河南軒轅臺,故物仁錫奉使冊封周藩王,以白松製帶,贈之取為堂額,後諡文莊。

招隱堂 在晝錦坊,給事胡元質所居,谿堂也。堂後有荷,有竹,建二堂曰雲錦、碧琳。其東有榭,曰秀野,瀕水對峙三石,甚奇,乃鎮蜀時所攜之物也。

GJfont宅 在紙郎巷,知府謝師稷表其居。富嚴宅 今稱富郎中巷,宋嘉泰初表所居。嚴官祕書監。

吳感宅 在小市橋北。感官殿直。

仇山人隱居 左踞湖上山塢。

緱山宅 在東洞庭近干山嶺,王鵬隱居。有林圃之勝。

壽慶堂 漕府史彥章復居所。刱堂西有室,曰白雲窩,揭趙孟頫書白雲二字於窗間。

石澗書隱 在府學西。隱士俞琰,字玉吾,號石澗所,構有詠春齋、盟鷗軒、端居室,皆玉吾孫貞木所作。貞木孫又作九芝堂,今皆廢為菜圃。楊基宅 在天平山南,赤城之下。今名赤山。基官按察使。

吳惠宅 在洞庭東山岱心灣。惠,官廣東參政。耕漁軒 在吳縣光福。士人徐達左良甫所建,良甫所交皆名士題詠甚多。

許處士宅 在東洞庭山。山中有許處士亭。陳僉事祚宅 在甘節坊。

陳鎰宅 在鐵瓶巷。鎰以師保致政,歸治第,得蔡君謨所書,晝錦石碑,復有芝產於堂柱。人以是為完名,全節之徵,後諡僖敏。

高士都維明宅 在南濠內。構得月樓。

徐有貞第 在吳縣治北。有貞,自謫所歸,號天全翁。建堂曰天全。有貞,封武功伯。

施槃宅 在東洞庭山。槃,官修撰。

高士杜東原宅 在清嘉坊。構如意堂,奉母治圃,有延綠亭。

陳琦宅 自題冷菴。琦,官僉事。

文林宅 在德慶橋西北。中有停雲館,子待詔徵明所居。林,官溫州守。

徐源宅 一在南宮坊東口,一在和豐坊西口,有自題懷賢樓、巖桂堂、西丈堂、九皋亭,南宮書庫,椒園茅屋,槐樸堂等詩。源,官都憲。

陳璚宅 在查家橋西。鬻為南察院,今廢。璚,官都憲。

吳寬宅 在樂橋西巷,今稱尚書巷,寬,諡文定。王鏊宅 一在東洞庭,一在西城橋南。鏊,諡文恪。

劉纓宅 在定光講寺西,徐河橋至此止,因名。劉家GJfont從曾孫中允瑊亦居此。纓,官尚書。楊循吉宅 在南濠。致政後,居支硎山南峰。曰南峰隱居。循吉,官儀部。

祝允明宅 在日華里,即徐武功宅內,有懷星堂。允明,官通判。

朱希周宅 在吳趨坊。希周,諡恭靖。

陳霽宅 在水東。霽,官祭酒。

都穆宅 在南濠。穆,官太僕。

唐寅宅 在閶門內桃花塢。中有學圃堂,今尚存,六如古閣。寅,中解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