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0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三卷目錄

 松江府部藝文一

  上宰臣水利書      宋范仲淹

  論吳中水利略        單諤

  重開顧會浦記略       楊炬

  與提舉趙霖論水利書     衛涇

  寒穴泉銘并序      毛滂

  松江賦           程俱

  松江秋泛賦        葉清臣

  受福亭記          董楷

  改建閱武亭記        楊瑾

  樂全堂記         元虞集

  干山志          楊維楨

  錦溪茅屋記        明顧清

  露香園記         朱察卿

  治吳淞江疏略        海瑞

  華亭縣修築捍海諸塘記略   徐階

  論治田法         王同祖

  條議水利略        周鳴鳳

  環碧亭記          衛謙

  閱耕軒記          胡儼

  熙園記          張寶臣

  二陸祠乞花場       王世貞

  川沙城記略        張鶚翼

職方典第七百三卷

松江府部藝文一[编辑]

《上宰臣水利書》
宋·范仲淹
[编辑]

姑蘇四郊,略平窊而為湖者十之二三。西南之澤尤 大,謂之「太湖」,納數郡之水,湖東一泒,浚入於河,謂之 「松江。」積雨之時,湖溢而江壅橫沒。諸邑雖北壓揚子 江,而東抵巨浸,河渠至多,湮塞已久,莫能分其勢矣。 惟松江退落,漫流始下,或一歲大水,久而未耗,來年 暑雨,復為沴焉,人必荐飢,可不經畫。今疏導者不惟 使東南入於松江,又使東北入於揚子入於海也。或 曰:「江水已高,不納北流。」某謂不然。江海所以為百谷 王者,以其善下耳。江流若高,則必滔滔旁來,豈復姑 蘇之有乎?矧今開畝之處,下流不息,亦明驗矣。或曰: 「日有潮來,水安得下?」某謂不然。大江長淮無不潮也, 來之時刻少而退之時刻多。故大江「長淮會天下之 水,畢能歸於海也。」或曰:「沙因潮至,數年復塞,豈人力 之可支?某謂不然。新導之河,必設諸閘,常時扃之,以 禦來潮,沙不能塞也。每春理其閘外,工減數倍矣。旱 歲則扃之,駐水溉田,可救熯涸之災。澇歲則啟之,疏 積水之患。」或謂開畝之役,重勞民力。某謂不然。東南 之田,所植惟稻。大水「一至,秋無他望,菑沴之後,必有 疾疫,謂之天菑,實由饑年。如能使民以時導達溝瀆, 保其稼穡,俾百姓不饑而死,曷為其勞哉!」或謂力役 之際,大費軍食。某謂不然。姑蘇歲納苗米三十四萬 斛,官司之糴又不下數百萬斛,去秋蠲放者三十萬, 官司之糴無復有焉。如豐穰之歲,春役萬人,日食三 升,一「月而罷,用米九千石耳。荒歉之歲,日以五升召 民為役,因而賑濟,一月而罷,用米萬五千石耳。量此 之出,較彼之入,孰謂費軍食哉?」或謂陂澤之田,動成 渺瀰,導川而無益也。某謂不然,吳中之田,非水不植, 減之使淺,則可播種,非必決而涸之,然後為功也。「昨 開五河,洩去積水。今歲平和,秋望七八,積而未去者 猶有二三,未能播種。復請增理數道,以分其流,使不 停壅,縱遇大水,其去必速,而無來歲之患矣。又松江 一曲,號曰盤龍」,《父老傳》云:「出水尤利。」如總數道而開 之,菑必大減蘇、松間有秋之半,利已大矣。畎澮之事, 職在郡縣,不時開導,刺史、縣令之職也。然今之世有 所興作,橫議先至,非朝廷「主之,則無功而有毀,守土 之人恐無建事之意矣。蘇、常、湖、松,膏腴千里,國之倉 庾也。浙漕之任及數郡之守,宜擇精心盡力之吏,不 可以尋常資格而授,恐功利不至,重為朝廷之憂,且 失東南之利也。」

《論吳中水利略》
單諤
[编辑]

「自慶曆二年以松江風濤,漕運多敗官舟,遂築松江 長堤,介於江湖之間,橫絕江流五六十里。震澤受數 郡之水,乃遏以長堤,雖時有橋梁,而流勢不速。自江 至海諸港,復多沙泥漲塞,茭蘆叢生。是以三春霖雨, 則蘇、湖、常、松皆憂瀰漫。宜先開江尾茭蘆之地,遷沙 村之民,運其漲泥,鑿松江堤為木橋千所,隨橋谼開」 茭蘆為港走水,仍於下流開白蜆、安亭二江,使湖水 由華亭、青龍入海,則三州水患必大衰減。

《重開顧會浦記略》
楊炬
[编辑]

紹興甲子夏大水,吳門以東,沃壤之區,悉為巨浸。部

使者飭郡邑詢求故道,導源決壅,以洩水勢。於是監
考證
州曹公歷覽川原,攷視高下,訪於父老,得顧會浦,自

縣之北門至青龍鎮浦,凡六十里,南接漕渠而下屬 於松江。按上流得故閘基,僅存敗木,是為旱澇潮水 蓄洩之限。復得慶曆二年修《河記》於縣圃,而知茲河 「廢興之歲月,與夫淺深廣狹之制,役徒錢穀之數,判 然察其惠利之實,有在於此矣。」蓋歷百有六年,河久 不濬,而淪塞淤澱,行為平陸。遂以狀請於朝籍縣之 新江、海隅、北亭、集賢四鄉食利之民以疏治之,官給 錢糧,而董以縣令簿尉。公躬冒風霜,率先寮屬興工, 自十月二十有六日役,三月而河成。起青龍浦及於 北門,分為十部。因形勢上下,為級十等。北門之外,增 深三尺,而下至鎮浦,極於一丈,面橫廣五丈有奇,底 通三尺,據上流築兩狹隄,因舊基為閘而新之。復於 河之東闢治行道,建石梁四十六,通諸小涇,以分東 鄉之渟浸。不浹旬,水落土墳。由是簳山東西民田數 千頃,皆為膏腴。役工二十萬,用糧以石計七千二百, 為錢以緡計二萬五千。若其它凡見於前《記》者,茲不 暇錄。

《與提舉趙霖論水利書》
衛涇
[编辑]

「某寓居江湖,每見陂湖之利,為豪強所占,農人被害, 無所赴愬。澱山一湖,廣袤四十里,澤被三郡,數十年 來,湖之圍為田者,大半,無非豪右之家。旱則獨據上 流,沿湖之田無所灌溉,水則無所通洩。沿湖被江民 田,無慮數千頃,反為不耕之地,細民不能自伸,抑鬱 受斃而已。淳熙間,開掘山門溜五千餘畝,乃一湖喉 襟,由是積年之害一旦盡除,灌溉之利漸復。八年間 小有水旱,果不為災,此利害曉然易見者。紹熙初,忽 為中天竺寺指占,使司吏輩並緣為奸,遽爾給佃。後 因民詞,再得旨開掘,緣冒佃者不曾行遣,小人無所 忌憚。今春復有頑民數輩,約從毀撤。向來禁約石碑, 公然圍築,浙西多仰陂湖之利,非他」處比,前後圍裹 陂湖禁戢甚嚴,具載《甲令》,臣僚申請亦多。某昨陛辭 日,曾論此事甚詳,小定檢尋得,當錄呈也。

《寒穴泉銘》并序
毛滂
[编辑]

歐陽文忠公為《大明水記》云:「山水上,江水次之,井為下,山水乳泉石池漫流者上。」 然余客東都時,日從定力院取井水煎茶,此井不知有山泉,而味乃與惠山等。至衡其輕重,則定力之水輕,是此井寧皆出山水下哉?至載劉伯芻謂水之宜茶者有七等,又載李季卿論水次第有二十種,惠山泉蓋居第二。文忠公以為不然,雖余亦不以為然也。蓋水之在天下者,人安能盡知之,顧可使不知之水,又盡居七等二十等之下乎?水之良,不過甘也。一甘而第為二十,差為七等,又遂以為天下無水而高之,是當欺我。秀州華亭縣有寒穴泉,邑人知之者鮮。縣令姚君汲以遺余,余始知之。問此邦人,則多不知也。取嘗甚甘。取惠山泉並嘗,至三西反覆嘗,略不覺有異是。就余所知,則惠山、寒穴,相望裁二百餘里間,蓋有兩第二泉矣。嗟乎,論水者談何容易!景祐中,相國舒王有《和華亭縣令唐詢彥猷寒穴泉》詩云:「神震冽冰霜,高穴與雲平。空山渟千秋,不出嗚咽聲。山風吹更寒,山月相與清。北客不到此,如何洗煩醒。」 此泉雖所寄荒寒,宜因相國詩聞於時,然亦未之聞也。余恨前人之論水者,既不及知之。余欲以告今之善論水者,為作銘云。

泉之顯晦,豈亦有數。生此寒穴,與世不遇。「美不見錄, 為汲者惜。泉獨知洌,不計不食。」

《松江賦》
程俱
[编辑]

「鴟夷。子皮既棄越相,乘扁舟,攜西子,泝東流。方將家 五湖以長邁,屣萬鍾而不留。放若巨魚,縱大壑;脫若 六驥,馳坦道。而挾輕輈。時則八荒收雲,千里一碧在 瀾。不興遠岫凝色。目盡意往,雲天出沒。引風檣以悲 嘯,趣煙波而不極。」於是遇亡是叟而問津焉。曰:「三江 之湊,實為五湖;地脈四達,衍為松江。洶洶渾渾,溶溶 洋洋。孤峰連嶂,七十有二,眇若散螺黛於微茫。」五湖 之中,大曰「包山。風穴晝冥,霜林夏寒,暮煙屯其疊翠, 冬實纍其錯丹。麟鶴之所憩,蛟鼉之所淵。山中之人, 忘世與年。條桑縹緲之下,採石明月之灣,草衣木茹, 泊若追羲盤而與還。江流之窮。是則歸墟,王百谷於 一吸,環齊州於一區。大鵬奮翅於泱漭,燭龍洗光於 咸虞。」由江而下,二百餘里,布「無恙,尚可以朝《海門》 而暮方壺。」雖然,善賈者據其會,善搏者扼其吭。方趣 南則遺北,既畫圓而失方。今子將攬眾物之會,莫若 遐觀乎中央。惟是江湖之接,二州相望,散荒墟於垤 塊,識斷岸於毫芒。嘗試與子至中流而四顧,陰霾鬱 興,不辨雲水。天高日出萬頃,在目者五湖也;岡岫相 屬,如走如伏,冥濛突兀,乍見乍「失者,包山也。擁松江 之上流,窮海道於一葦,時矯首而斯盡,固可以訪漁 樵而種魴鯉,亦優游而卒歲矣。吾子以為何如?」子皮 曰:「然。務外游者有待,樂內觀者無窮。吾方以日月為 燭,六合為宮,參天地以為友,從四海之諸公,乘雲氣御飛龍,指包山於遺礫,視五湖於一鍾。松江之勝,又 安能芥蔕於胸」中乎。

《松江秋泛賦》
葉清臣
[编辑]

「澤國秋晴,天高水平,遙山晚碧,極浦寒清。循游具區 之野,縱汎吳淞之𤃩。東瞰滄海,西瞻洞庭。槁葉微下, 斜陽半明。樵風歸兮自朝暮,汐溜滿兮誰送迎?浩霜 空兮一色,橫霽景兮千名。」於時積潦未收,長江無際, 澄瀾方興,扁舟獨詣。社橘初黃,汀葭餘翠。驚鷺朋飛, 別鵠孤唳。聽漁榔之遞響,聞牧笛之長吹。既覽物以 放懷,亦思人而結欷。若夫敵寇既平,霸圖初盛。均憂 待濟,同安則病。魚貪餌而登鉤,鹿走險而亡命。一旦 辭祿,揚舲高泳。功崇不居,名存斯令。達識先明,孤風 孰競。又若金耀不融,洛塵其蒙。宗城寡捍,王國爭雄。 拂衣洛土,震耀江東。拖翠綸兮波上,膾蟬翼兮柈中。 倘即時之有適,遑我後之為恫。至如著書笠澤,端居 甫里;兩槳汀洲,片帆煙水;夕醉酒壚,朝盤漁市;浮游 塵外之物,嘯傲人間之世;富詞客之多才,劇騷人之 清思;緬三子之清徽,諒隨時之有宜。非才高見棄於 榮路,乃道大不容於禍機;申屠臨河而蹈壅,伯夷登 山而食薇;皆有為而然爾,豈得已而用之。別有執簡 仙瀛,持荷帝柱;晨韜「史氏之筆,暮握使臣之斧。登覽 有澄清之心,臨遣動光華之賦。荷從欲之流滋,慰遠 游之以懼。肇提封之所履,屬方割之此憂。將濬疏於 匯川,期拯濟乎畛疇。轉白鶴之新渚,據清龍之上游。 濯埃垢於緇袂,刮病膜乎昏眸。左引任公之釣,右援 仲由之桴。思勤官而裕民,乃善利之遠猷。彼全身以 遠害,蓋孔臧於自謀。」鮮鱗在俎,真茶滿甌。少回俗士 之駕,亦未可為茲江之羞。

《受福亭記》
董楷
[编辑]

咸淳五年八月,楷忝命舶司,既逾二載,自念鈍愚,於 市民無毫髮補益,乃痛節浮費,市木於海舟,陶埴於 海濆。自舶司右趨北,建拱辰坊,盡拱辰坊,刱益慶橋。 橋南鑿井築亭,名曰「受福。」前曠土悉繡以磚,為一市 闤闠之所。其東舊有橋,已圮,巨濤浸齧且迫,建橋對 峙,曰回瀾橋。又北為上海酒庫,建福惠坊。迤西為文 昌宮,建文昌坊。文昌本塗泥概施新甃。文昌坊又北 建致民坊,盡致民坊。市民議徙神祠,為改建橋曰「福 謙。」由福謙趨齊昌寺,臣子於茲頌萬壽。廣承滋液,施 及群動。改建橋曰「泳飛。」橋之壽不能三十歲,雖無述 可也。亭之壽以百歲計,井之壽以千歲計,詎可無述 也?人非水火不生活,水於五行最先。聖人觀象立卦, 取「《巽》木入坎水」之義,名之曰「井。」井以養為利,以汲為 功,故王明則受其福,用汲之驗也。念陽明當宁,俊乂 在列,郡縣之吏,各稱乃職。有勿幕之吉,無不食之惻。 源泉勿潏,溥及懷生。漱甘飲芳,兆蒙嘉祉。咸遂厥宇, 誰之賜也。因刻諸石示爾民,且使來者有考焉。市舶 提舉董楷記。

《改建閱武亭記》
楊瑾
[编辑]

「華亭壯縣,其地北距江,西據泖,又東南綿亙大海,幾 二百里,雲濤煙葦,浩渺無際,寇攘草竊,隱見不常。昔 人慮之,置鎮一、尉一、寨四,縣又置防城土軍一百有 五十人,令以軍政,繫御亦密矣。承平備弛,額闕不補, 防城存者僅三之一。」端平乙未冬,邊境繹騷,有旨命 漕臣選官屬分行招刺,而華亭軍額始盡復舊,鎮、尉、 寨亦如之。明年秋,會縣遷學宮,軍相率請曰:「縣有教 場,寓於荒僻之野,地素卑,水潦適至,則泥淖沒足,宜 以學舊地改為焉。」乃屬警曹趙君汝墠躬為相度。已 而開道路,築垣牆,建亭宇,不月而成。其秋大閱,有爽 塏便近之利,無卑污涉遠之勞,旂斾精明,鐃鼓讙亮, 觀者曰:「縣真壯哉!」昔夫子謂「俎豆嘗」聞軍旅未學,然 《禮》出征必受成於學,反釋奠,以訊馘告。他日又曰:「我 戰則克,祭則受福。」蓋得其道矣。然則軍旅俎豆,一而 已矣。今縣因舊學地為新教場,上以副聖天子不忘 備禦之實,下以慰軍士不忘教閱之心,而文事武備, 又若不相期而卒相合者。亭既成,因論本末,刻之石, 庶後來者有考焉。端「平丙申九月旦日,邑令會稽楊 瑾記。」

《樂全堂記》
元·虞集
[编辑]

華亭黃君宗武,隱居長泖之灣,植耕桑乎衍沃,藝卉 木乎幽勝,上以奉乎百歲之父母,下以長其奕葉之 子孫,優游焉誦詩讀書於太平之日,蓋厚德之致也, 而時未有聞焉。其季子璋舉進士,貢於京師,而大夫 士始知其家有所謂「樂全之堂」者,皆欣然稱道。之璋 來求文以為記。夫黃氏之樂,如前所云者,信乎其可 「謂全也已。親之壽也,身之康也,子之文也,甘旨之充 也,藏修游息之有其所也,遭夫時之無虞而不見外 事也,將天錫之以全也與?噫求全焉則志荒,有其全 則意肆。善保其全者,知止而不自足者也。長泖之樂, 蓋如是乎?若夫聖賢之所至,與天地同流而無所虧 欠間斷而後樂生焉,是又全而樂者也。」璋歸,試誦予 言於家庭之間乎

《干山志》
楊維楨
[编辑]

華亭地,岸海多平原大川。其山之聯絡於三泖之陰 者十有三,名於海內者九,其一曰「干將」者,九之甲也。 世傳夫差冢,干將其山,故云。其形首昂,脊弓,肩髀礌 礧狀馬,又云天馬焉。至正癸卯四月十有八日,橫鐵 生洪祥駕黑樓舟,邀余出南關,泛白龍堆北行,過沈 涇,至皇甫林西小溪,蛇行六七里,抵山麓,命謝公屐 躋峻磴,及半山,休松溪丹室道士郭某作茗供,題詩 壁間。更肩輿上絕頂,藉磐石踞坐,視眾山纍纍如子 立膝下,佛宮梵宇離立於旁,瓦次鱗鱗雜出叢樹間, 桑丘麥畝,連綿錯繡,儼然「輞川畫苑也。鳥有婆餅焦 者,時聲於耳,冷風鏘然起松雨,滴衣帽,使人肌骨慘 懍。」下山祥之。外氏張景良請移舟旋山而北若干步, 斗折三矢。地怪石夾插,類剖蚌拔土特起,類跳狼躩 虎。木皆鸞迴鳳翥,懸碧蘿如縷索。有軒四欞,名「蘿窗。」 掃榻就坐,窗洞開,野香襲人若芝術。良久,梓山公出, 肅客醼客於軒,復出子羅拜。公躬奉觴為予壽。予復 觴之曰:「劫灰一吹,十年無地不焦礫;公獨在,不劫地, 又時與高人韻士徜徉山水,為東南之慶人福地非 耶?」於是主賓交歡,酒不計量,頹然就醉,不覺日在牖 西。於是夕,宿東崦曹氏元修精舍。明日,放舟山東,訪 黃五全不值。又沿流經石氏醉癡家,邂逅捉月公李 彬,邀予讌蠢石軒,笴隱生余瑾陪飲,賦《蠢石詩》,書於 東窩,夜乘月歸。

《錦溪茅屋記》
明·顧清
[编辑]

出郡城而東,有水北流,曰「蟠龍塘。」塘折而東趨上洋, 將東北歸於海。別泒入古村,南出龍華以入於黃浦 者,其名曰「錦溪。」溪之上,屋數十楹,葺之以茅,古松曹 先生家焉,曰「錦溪茅屋。」當元之季,名勝之士避地東 吳,若鐵崖艾衲,皆折行輩與交。先生博雅好古,其為 此屋也,節梲不施,楹棟不飾,修篁嘉木,映帶左右。先 生日居其中。客有問錦溪之義,先生曰:「吾溪所謂錦 者,與他異,西蜀之錦城,因物而名之者也;錢塘之錦 樹,因人而名之者也。若吾之錦,則吾溪之自有也。日 月星辰,麗於上,天之錦也;山川草木,燦於下,地之錦 也。煙雲輝映,風水相遭,渚之花,汀之草,鳧鷖雁鷺之 翔集,煙罾霧罟之低昂,夾岸之丹楓,流波之素月,夫 孰非錦乎?」良天佳時,與二三友生考古今,論人物,壺 矢博奕,觴豆間設。或醉而縱步溪滸,留連徘徊,照入 溪中,金碧相組繡。回視吾屋,如在《輞川》圖畫中,則欣 然而返。如是者逾五十年。蓋人知吾屋之勝,而不知 以錦溪勝。知錦溪之勝吾屋,而不知其出於自然,與 所繇來者遠也。

《露香園記》
朱察卿
[编辑]

上海為新置邑,無鄭圃。輞川之古,惟黃歇浦據上游, 環城如帶。浦之南,大姓右族林立,尚書朱公園最勝。 浦之東西,居者相埒,而學士陸公園最勝,層臺累榭 陸離矣。太守顧公築萬竹山居於城北隅,弟尚寶先 生因長君之築,闢其東之曠地而大之,穿池得舊石, 石有「露香池」字,趙文敏跡,遂名曰「露香園。」園盤紆蟺 曼,而亭館嵱嵷,勝擅一邑。入門,巷深百武,夾樹柳榆 苜蓿,綠陰葰楙,行雨日可無蓋。折而東,曰「阜春山館」, 繚以皓壁為別院。又稍東,石累累出矣。碧漪堂中起, 極爽塏敞潔,中貯鼎鬲琴尊,古今圖書若干卷。堂下 大石棋置,或蹲踞,或凌聳,或立或臥,雜萟芳樹,奇卉 美箭,香氣咇茀,日留樞戶間。堂後土阜隆崇,松檜杉 柏,《女貞》豫章,相扶疏蓊薆,曰「積翠岡。」陟其脊,遠近紺 殿,黔突俱出,飛帆隱隱,移雉堞上,目豁如也。一楹枕 岡,左曰「獨莞軒。」登頓足疲藉,稍休憩,游者稱大快。堂 之前,大水可十畝,即露香池。澄泓渟澈,魚百石不可 數間,芟草飼之,振鱗揵鬐食石欄下池上,跨以曲梁, 朱欄長亙,池水欲赤。下梁則萬石交枕,谽砑膠葛,路 盤旋,咫尺若里許。走曲澗入洞中,可容二十輩秀石, 旁拄下垂,如笏如乳。由洞中紆迴而上,懸磴複道,嵾 嵯棧齴。碧漪堂在俯視中。最高處與積翠岡等。群峰 峭豎,影倒露香池,半風生微波,芙蓉蕩青,天上也。山 之陽,樓三楹,曰「露香閣」,八窗洞開,下瞰流水,水與露 香池合。憑檻見人影,隔山歷亂,真若翠微。杳冥間,有 武陵漁郎隔溪語耳。樓左有精舍曰「潮音菴」,供觀音 大士像,優曇花身,貝葉雜陳,棐几不五武。有青蓮座, 斜榬曲構,依岸成宇,正在阿堵中。造二室者,咸盥手 露香。井修容和南而出,左股有分鷗亭,突注岸外。坐 亭中,盡見西山形勝。亭下白石,齒齒水流,晝夜滂濞 若嚙,群鴉上下,去來若馴,先生忘機處也。先生奉長 君日涉於園,隨處弄筆硯,較讎墳典以寄娛。暇則與 鄰叟窮奕旨之趣,共啜露芽,嚼菜汁,不知世有陸沉 之苦矣。昔顧辟疆有名園,王獻之以生客徑造,旁若 無人,辟疆叱其貴,傲而驅之出。先生懿行偉詞,標特 宇內,士方倚以揚聲,以先生親己為重。賢豪酒人,欲 窺足先生園,慮無紹介,即獻之在,當盡斂貴傲,掃門 求通,非辟疆所得有也。彼鄭圃、「輞川」,豈以莊嚴雕鏤聞于世?以《列子》「王右丞重耳」,「露香園」不為先生重哉? 先生已倩元美諸先生為詩,復命予為記,故記之。

《治吳淞江疏略》
海瑞
[编辑]

「吳淞江盡洩太湖之水,由黃浦入海。近年以來,水利 官曠職不修,撫按亦不留心,潮泥日積填淤,太湖因 之奔湧。夫吳淞江一水,國計所需,民生攸賴,修之舉 之,其可一日緩耶?」臣於舊歲十二月巡歷上海縣,親 行相視,旋委上海縣知縣張嵿率領沿江住居父老, 按行故道,量得淤塞當濬地長該一萬四千三百三 「十七丈二尺。原江面闊三十丈,今議開十五丈,計該 用工銀七萬六千一百二兩二錢九分。今二麥未佈, 方春正月,米每石價銀已八錢五分矣。饑民動以千 百,告求賑濟。臣已計將節年導河夫銀,臣本衙門贓 罰銀兩各倉貯米穀,并溧陽縣鄉宦史際義出賑濟 穀二萬石,率此告濟饑民。按工給與銀穀,於今正月 初三日,按江故道興工挑濬」,委松江同知黃成樂督 率上海縣知縣張嵿、嘉定縣知縣邵一本分理。興工 之中,兼行賬濟。但工程浩大,銀兩不敷;饑饉頻仍,變 故叵測。官儲民積,計至二月間盡矣。江南四面皆荒, 湖廣、江西雖有收成,府縣又執行閉糴,無從取米。伏 望軫念民饑,當卹吳「淞江水道,國計所關,敕下該部 酌議,量留蘇、松、常三府漕糧二十萬石,准照前旨銀 數改折。凡應天等十一府州縣庫貯不拘各院道諸 臣項下無礙贓罰銀兩,聽臣調用。」浙江杭嘉湖三府, 與蘇松常三府共此太湖之水,吳淞江開則六府均 蒙其利,塞則六府同受其害。其庫藏銀,亦如應天等 府一「例取用。彼處饑民,亦聽河工就食。吳淞借饑民 之力而故道可通;民借銀米之需而荒歉有濟。一事 兩利,地方不勝幸甚。」

《華亭縣修築捍海諸塘記略》
徐階
[编辑]

華亭縣故有捍海塘。按《志》,塘築於開元元年,縣創於 天寶十年,則塘固先縣而築矣。豈塘成之後,海水既 不闌入,而江湖之水又藉以停蓄,故耕者獲其利,日 冨日蕃,而縣因以建歟?萬曆三年夏五月晦,海大風 鼓濤,山立怒號而西注,敗塘於漴闕,於白沙,漂沒廬 舍百十區。潮乘其缺日再入,流溢四境。潮味鹹,所過 禾麥豆蔬立槁。適歲旱,民不得灌溉。太守西蜀王侯 以修瞿然曰:「災若此,吾曷敢寧居?」亟檄知縣事南海 楊君瑞雲往視。楊君冒盛暑,循海行二百里,具得其 狀,以白王侯。侯首議修築,費巨無所給。或謂民可役 也。巡按侍御姚江邵公陛曰:「吁,華亭人疲矣,吾奚忍 益之?」亟出贖金五百兩,俾侯經始。巡撫中丞永豐宋 公儀望聞之,曰:「俞。吾保釐茲土,固惟奠乂之求。」出贖 金三百。督鹽侍御真定王公藻曰:「天子使吾問民利 害,矧吾煎海之民,環塘而居者千萬計,其可無時舉?」 出贖金百,侯亦出贖金二百,及河夫之值二百六十, 召徒役,具器用,囊糗船粟,率楊君齋禱而從事,於是 整飭兵備。東甌王公叔杲為設禁令,陳賞罰,擇典史 林國惠、千戶李國美、百戶濮文卿使董厥工。畚築日 奮,塘亟告成。長八百五十丈有奇,高厚各一丈五尺, 趾加厚二丈。川原底寧,行其上者若坦途,耕於其內 者若倚平岡,不復虞鹽潮之入也。胥拜且言曰:「非諸 君子之力,其曷能有此?」請予記成事。予嘗論古君子 聞民之災,必相與動色,怛中畢力而為之救。後之為 政者,勞率避而不肯為,功率倡而莫之和。今觀諸君 子,信可謂協於為民矣。遂諾而記諸石。

《論治田法》
王同祖
[编辑]

治田之要有三:一曰築岸塍,治高田,惟在于謹堤防, 蓄水泉以備亢旱而已。低田易沒,必藉岸塍以禦之。 永樂中,東南大水,命尚書夏忠靖公治之。其法常以 春初編集民夫,修築圩岸,取土于附近之田,以杵堅 築,務令牢固。復于堤岸之內,再幇子岸以廣基,謂之 「抵水岸。」又令民于岸上種藍,不許種豆。種藍則土日 增而岸高,種豆則土隨根去而日削也。築岸既訖,又 令民「泥填實取土之田,俟土乾可復耕種,不為廢 弛」,其法密矣。為今之計,莫若使民于春和之際,或取 土于田,或開濬涇港,因土築岸,以固基本。又須嚴其 令,緩其期。蓋令不嚴,則大戶田多者憚于費煩,興浮 言以阻之;小民無力者困于工役,輒簡略以應之。而 塘長、圩甲人等,又從而科斂誅求,夤緣差放,弊端百 出。圩岸未築,而民已重困矣。故必嚴申禁令,若期不 緩而欲速,無益有損。蓋客土雖增高,堅築性未相入, 驟雨一傾,大水卒至,坍塌隨之矣。故必以三年為期, 而後可。一年築基,補築水次,遍栽茭蒲。茅,使能護 岸,土本固矣。增修加土,如法堅築,經歲草生土實。三 年增土,植楊向外,使根可匝岸,待其稍長,歲髡其枝, 恐受風搖動,岸善崩也。誠如是,歲歲令民增土修築, 岸日堅固,功不煩而利可久矣。一曰修壩堰。古人制 田之法,率因水道以正經界。曰涇,曰漊、曰浜、曰塘、曰 浦,縱橫曲直,大小深淺,或通或塞,棋布井「分,有圩田

之象焉。其通也以泄水,其塞也以禦水,皆使不為田
考證
害而已。歷歲既久,水道寖廢,民之習於舟楫,專於網

罟者,皆決堤防以通江湖,水勢漫衍,田疇日損。今圩 田之外,止通水道之大,其諸小小涇浜之類,非舟楫 往來之道,出入必由之處,盡行壩堰,高與岸等,則水 不亂行,而壞塍岸矣。」范文正公常論於朝曰:「江南圍 田,每一圍方數十里,內有河渠,外有門閘。旱則開閘, 引江水之利;潦則閉閘,拒江水之害。今亦不能為門 閘啟閉,但能修舉壩堰以為隄防,其利亦博矣。」一曰 分大圩。蓋東南水田皆以岸塍為裹,外通水道,以時 蓄泄。在宋謂之圍田,皆有字號名色。然圩之置,隨地 形廣狹,水「道遠近為之大小。一圩之田,多或至於二 三千畝,少或不及百畝。小圩之田,民力易集,塍岸易 完,或時遇水,則車戽易遍,水潦易去,雖有巨浸,莫能 為害。而大圩之田,塍岸既廣,備禦難全,雨潦衝激,東 補西塌,皆蕩然渰沒矣。縱使修舉,令民車戽積水,然 居民有遠近之不同,民力有冨貧之不一,地形有高 下之不均,故大圩之田,遇災不救者十居八九。今莫 若較田圩之大者,取而分之,以二三百畝為率,因其 高下,督民取土,裹以塍岸,則田圩之形成矣。」或謂分 圩必須開河取土,因以築圩,此固然矣,然有田在圩 者,率皆自愛,孰肯損其所有,以供開河築岸之費?今 觀大圩之內,多有溝洫池漊之屬,縱橫布列,古人制 之,所以備旱潦者也。宜因而浚其兩旁,增築塍岸,就 以分圩裹田。其所不通處,則但取土於田以為圩岸, 不必更開河道。仍須令圩田之民共泥填實取土 之田,庶幾哉,無偏損也。其圩內無溝洫之屬,或雖有 一二而不足以供分圩者,則圩田中旁界岸築為徑 塍,或畫十字形,或廿字形,或三十字形,或井字形,各 隨田之多寡為率。如此則取土甚便,為力甚易,不必 開河費田而圩岸修矣。

《條議水利略》
周鳴鳳
[编辑]

臣惟東南之患,賦稅為難,其病實在於水利。謹條陳 二事:一曰復專官以圖責成。臣惟府州縣正官,職守 繁重,治農佐貳,事權既輕,必須專官督理。查復弘治 年間事例,或照姚文灝主事一員,或照傅湖郎中一 員,或照謝琛副使一員,專一督理。仍乞特敕巡撫應 天等府都御史加意提督。復乞查照都御史俞諫事 例,簡命素有才望大臣一員前去督理。假以事權,寬 其期限,務令著實興修。果有成效方許回京復命。二 曰疏海口以導下流。臣惟治水之法,必下流通利為 先。近歲尚書李克嗣濬吳淞江達下界浦以入海,又 濬白茅港以入海,而白茅之水尤為駛急,實惟吳中 之利。但工程甫畢,海潮驟至,原流海口堰壩一時開 浚不及。數年以來,渾潮日淀,積有淤沙,橫障海口,以 致上流勢緩,日漸阻窒。必須設法疏浚,仍查撥導河 等項夫役,修復隨潮掃滌撩淺之法,務海口常通,則 吳中水患自少。

《環碧亭記》
衛謙
[编辑]

邑西南有湖曰瑁湖,相傳為陸氏魚舍。湖雖小,介於 闤闠,民居鱗鱗,亭閣相望。予猶記從父老杖履於春 風中,笙歌載水,冠蓋翳陸,下至途翁野老,攜杖頭百 錢,所至皆醉鄉。陵遷谷變,奄如夢游,獨先賢印跡之 地,輒不與莊土俱泯,唳鶴灘其一也。灘於湖東南洲, 與中洲相為雄長,歸於勢家,莽為荊榛。今贊府捐俸 入,得之曰:「我將園池其上。」予甚笑其迂,公曰:「不然。予 家濟南,山水窟,所至泉石如故人。故吾寧一日舍官 府之榮,而不可廢登臨之適。且少從止軒社翁游,境 與心會,輒不可一日無吾詩,復不可一日無吾友,則 此園非菟裘私也。」他日過之,有亭翼然,已大書環碧 其上,而求記於予。予謝不敢以當復。逾年,公請益力。 一日復觴客其間,臨流有閣,椿桂有堂,奇峰異卉,群 立錦絢,此亭不得專此洲矣。公曰:「予戍瓜且熟,此與 邦人共之,子不可以無述也。」予考《郡圖經》,邑令吳常 丞嘗於中洲築亭,亦曰「環碧。」後四十年,邦人不勝去 思,易之曰「思吳。」今公此名,吾恐不得久斯名也。記思 吳者,不及親見其人,猶大書特書以侈其事。夫今日 者,當何如其喜耶?於是乎書而繫之。辭曰:「水環碧兮 緣漪,山獻翠兮九眉。仙人兮璚琚,載雲旂兮忘歸。海 之水兮群飛,騎鯨來兮昌吾詩。曠萬里兮有期,芳滿 塘兮菲菲。鏗鏗兮叩朱絲,絢吾桂兮斑衣。褰風月兮 追隨,將冠佩兮陸離。鷗來兮忘機,鶴歸兮人未盡。非 昔環碧兮復見,卻千歲兮維公之思。嗟後之來者,視 予此辭。」《衛謙記》。

《閱耕軒記》
胡儼
[编辑]

余昔忝華亭學官,嘗從郡邑長吏祀神海上,竣事旋 艫,汎滄波,道瑤溪而返。時維仲春,風日暄淑,景物妍 麗,迺捨舟,攜二三冠者,散步於垂楊芳草之間。有頎 一翁,貌古而顛白,衣冠甚都,命童孥載稼器,指畫程, 督心舒目,行閱耕於東皋南畝之上。余異之,揖而問 曰:「翁沮溺之儔歟?遭逢聖治,不可以忘世也,其鹿門」 《之龐歟翁》曰:咈哉!古者無不授田之家,衣食足則教化行。後世末作興,故民無恆業。苟無恆業,則國異政, 家殊俗,其於先王之教,貿貿焉莫知所從矣。故蘇秦 之言曰:「使我有負郭田二頃,豈能佩六國相印?」夫秦 以口舌揣摩,捭闔諸侯,取不義之富貴,猶蛣蜣之摶 臭腐,醯雞之集甕盂。曾不知恥,反意「得志滿,使當時 之人波流風靡,辨詐以相高,僥倖而不顧先王仁義 之道,不絕如線,其為害豈細故哉?跡其所由,無恆業 故耳。使秦有恆業,必知自守,縱不得為智士仁人之 所為,亦豈甘心於妾婦穿窬之行耶?吾老矣,幸遇不 干戈,不饑饉,不疾疫,得以優游,享夫雍熙之樂,故不 沮溺,不龐公,惟以求吾自適而已。」余聞翁之言,顧謂 冠者曰:「真長者,子其識之。」他日,陳景祺氏適余手一 卷而請曰:「家嚴閱耕軒,願子記之。」余惕然而悟,閱耕 家瑤溪,因以疇昔所遇衣冠狀貌詢之曰:「得非尊公 乎?」景祺笑曰:「然。」於是述余昔之所遇,并翁之所言,錄 為一通,以寄景祺。

《熙園記》
張寶臣
[编辑]

昔勝國時,玉峰顧仲瑛氏園池甲天下,至今人能追 其「桃溪」、「金粟」、「菊田」「芝室」之美,宛在眉睫,則《鐵史》如椽 之記存焉爾。吾松顧氏熙園,膾炙海內,凡結綬宦游、 攜筇雲集者,莫不載酒相過,恣情蒐討,以為江左之 麗矚、遐壤之夸談。今秋觀潮浦口,適集茲園,得詳覽 焉,遂為之記。園距東郭三里許,面水而門,門以內為 四美亭。啟左扉而北,落落長杉,瀟瀟疏竹,夾植徑中, 行數十武,而危樓翼焉,榜曰「熙園。」是園之啟途也,東 入山徑,蒼苔碧蘚,似武陵道。中折而北,俯仰盤旋,陡 入深壑,嵌空中時聞淙淙聲,疑山背有龍湫焉。復折 而南,踰峻嶺,下層巒劃然。天門開,則流觴曲水在其 下。駕水為聽鶯橋,花時趺坐,睍睆盈耳,可當數部鼓 吹。倚橋面南而臨者,芝雲堂也。其陽則疏峰萬疊,古 樹千章,蒼茫雲際。而下則華沼一曲,荷香十里,不減 太液池頭。好事者每欲窮其幽致,則入西麓,出東隅, 如登九折坂,入五溪洞。怪石巃嵷,林薄陰翳,幽崖晦 谷,隔離天日,自午達晡,始得穿竇出客外坐方饑疲, 欲臥而出者,皆目眩「汗浹,魂搖搖不能吐一語也。」噫 觀奇哉!其陰則菌閣藥房,霓連雲蔓,複道相屬,行者 每失故道。商周之鼎彝,唐、宋之圖畫,紛披闐駢其中, 不可更僕數。則主人安神思元之所,非酌霞枕香之 友,弗能到也。憑樓西眺,旋臺飛觀,隱隱樹杪間,冠以 玉樹瓊花,罨映下方,令人可望不可即。堂之左為長 廊響屧,隔岸土阜蜿蜒,雜植梅杏桃李,春華爛發,白 雪紅霞,彌望極目,又疑身在眾香國矣。繞廊而北,度 飛虹橋。橋平廣滑澤,可坐而邀月。大士閣兀立橋畔, 題曰「水月如來。」稍東為池上亭。又東度板橋,為與清 軒。前臨廣池,灝溔潢漾,繡尾銀鱗,出沒無算。巨者噴 浪飛涎,客至舉網擊鮮稱快事。遙睇南岸,皓壁綺疏, 隱現綠楊碧藻中,其壺瀛宮闕,幻落塵界乎?由是陟 彼北山,平岡逶迤,高梧修竹,蔭蔽左右。西達青齊閣, 北望平疇綠淨,款乃四起。又疑下有朱陳村第,少鳴 雞吠犬耳。閣前週繞廣除,可馳駿足。對面翠屏壁立, 峭崿鬱盤,元裳之客,斑衣之友,時游娛其上纍數級, 下依水而屋。雕闌繡楹,虹飛霞屬,歌聲時出簾箔中, 則小秦淮也。南遵迴廊數十盤,鼻間微聞栴檀氣,則 羅漢堂峙焉。堂供蒲伽像三,旁列五百應真,金碧莊 嚴,鐘梵具設。堂後小閣三楹,藏貝葉書甚富。時倩高 緇繙閱,鐸聲琅琅出牖外,儼然古招提也。堂前一巨 石,高十丈許,四面玲瓏,真《襄陽譜》中物。初得是石,未 有盤載至泖涇,舟覆石沉,牽挽而出。先得盤,次乃得 石合之,其舊偶也。珠還劍合,豈獨神千古哉!構堂時, 掘地得古鐵缸,大可容十斛,今以作焚爐,亦異物也。 堂左經關壯繆祠,度濯錦梁,並步虛廊。尋石竇而出, 則為芝雲。堂之右曠然廣庭,而園之觀止矣。是園也, 石第一,水第二,亭臺花木橋梁之屬;第三,梓澤平泉, 遐哉邈矣。以余耳目所睹記,如婁水之王,錫山之鄒, 江都之俞,燕臺之米,皆近代名區。顧有其鉅麗者,不 必有其閒曠,有其清祕者,不必有其廣平。蓋青宇先 生擲數十萬金錢,救兩邑瘡痍,其胸次真可吞雲夢 八九,故規模位置,軼前哲無兩。而嗣君原之文孫元 慶、大雅亢宗,又皆以繪事擅長,臆間具有丘壑。其增 修點綴,俱從「虎頭筆端」、「摩詰」句中出之,宜其勝絕一 代也。余不揣蕪陋,聊述梗概如此,豈能若《鐵史》之鋪 颺乎?

《二陸祠乞花場》
王世貞
[编辑]

崑山為吳屬邑,中有山巋然,以是得號,故老云,此馬 鞍山也。去華亭之西南十八里,乃真為崑山。今以崑 山之為邑,故辱之曰小崑山。是故婁侯陸遜之孫機 雲所讀書處也。然其大實不能當馬鞍山之半,而又 以地偏而水迂,不為使輈游槳之所便習。今年丙戌 春,友生徐孟孺、陳仲醇游焉。其阯蝕民居,逶迤而上, 至半嶺,而有佳木美箭之屬,其勝始露。更上數十武 為石塔,而郡之所誇九峰三泖者悉歸焉。二子樂之循塔而下,東過一莊墅,楚楚僧曰:「是鄉老陳姓之室 也,業且售之,無為主者。」問其值,止可三十金。二子曰: 「士衡不云乎:『彷彿谷水陽,婉孌崑山陰』。即此地也。夫 誦其詩,不知其人,可乎?請售其地而祠之,置丙舍以 歲時賡和,讀書其中。」太原王辰玉聞而欣然為助其 不給,乃稍稍更飭之。其居前俯清流,左右壘黃石為 短垣,其陽獨闕樹槿藩之,曰「槿垣。」中有堂三楹,頗整 靚,斑竹干竿擁之,蒼翠襲几席,曰「湘玉堂。」側室蕉數 本輔之,曰「蕉室。」中奉二陸主,曰二陸香火處。祠之後 左偏石岩,高可數十丈,空闊瑰奇,石楠十餘樹覆之, 石皆作紫紺色,曰「赭石壑。」竹後小池,蜿蜒至屋角而 盡,蘋藻空明,儵魚出沒,曰「蝌斗灣。」出槿藩門,則所謂 清流者。其淺可以菱,菱熟則紅如夕霞,曰「紅菱渡。」渡 之東,板橋橫焉。左右多垂楊,曰「楊柳橋。」稍折而東,堰 水一區,方廣三畝,馴鶴浴之,沒不能踁,曰「洗鶴溪。」斑 竹之餘勢,上延山椒,芟其繁者,得地而亭曰花麓亭。 湘玉堂之陽與祠之左,為廣場且六畝。二子念欲雜 蒔諸花卉實之,而橐裝澀矣。乃自草疏,請諸戚執曰: 「為我塗澤此石者花,為我映帶此水者花,為我挽客 趾者花,為我娛二陸先生之靈者花」即捐花而惠之, 百不為多,一不為少,稱意而已。俟花成,當目之曰《乞 花場》。場之右方有井洌而甘,亦前目之曰《澆花井》,而 屬山人為記。夫以二子之所偶游而得真崑山,以崑 山而得二陸之遺蹤於千載之後,起哀魄腐骨而聲 施之,久絕之血蔭一噓而熒然復睹香火。茲非文士 厚幸哉!雖然,藝文一技耳,能使千載之後若新,而況 不但為藝文者又當何如也?於是呼筆紀之,而致《花 十種》於場。

《川沙城記略》
張鶚翼
[编辑]

「松江薄海,東徼壖地,為郡右臂。據其體勢,則川沙去 海口近,為賊必犯之路,故其城於今為急。」尚公維持 上其事於朝,一時是其議,自經始之日至於訖工,僅 計以三月。既成,公復諗於眾曰:「吾所以經營若城者, 以計民也。今民且窮矣,弗收,將轉而為盜;散矣,弗集, 則愈生背心矣,又何有於城?」乃上奏請寬租賦,分餘 隙之地,以招移亡。願受塵者仍給之直,以風其來。已 乃大閱於鄉,得選兵若干。而粵兵多劍客,率善𩰚士, 復令夾輔土兵,時時徼循其間。又議歲輸米若干,以 便給食。蓋公城守經略,大較若此,不可以無記。《糸頌》 曰:「聖皇臨極,臣撫萬邦。惟茲小醜,自取滅亡。乃聯百 艘,於茲假息。始焉萌芽,漸乃克斥。於」維尚。公慮切民 痌,大裒群議,用折於衷。乃勤經營,千夫林列。約束蛟 鯢,大海若截。高焉為城,深焉為池,深不可越,高不可 窺。公猶惙然,曰何以守?爰招流亡,歸之疆畝。既閱於 鄉,載樹之兵,歲輸百庾,俾無震驚。濙濙滄波,厥利惟 溢。公曰爾熬,民無淡食。曠彼原野,積蒿成丘。公曰爾 闢,歲用以收。凡此駿「功,匪公弗克。後者繼之,慎哉無 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8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