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76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百六十七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七百六十七卷目錄

 揚州府部藝文三詩詞

  送何明府之秦郵      明高啟

  舟次邵伯有懷徐幼文     楊基

  過高郵新開湖微雨有詠    前人

  邗溝            張羽

  高郵城           前人

  揚州道中          前人

  鑾江別劉希敬       汪廣洋

  廣陵懷舊          前人

  分題蕪城煙雨送吳原GJfont教諭 張以寧

  通州            陳基

  如皋縣           前人

  泰州            前人

  登狼山           前人

  狼山觀兵          前人

  過揚州           李質

  送朱叔英還維揚       錢宰

  泊瓜洲渡          吳浩

  廣陵雜興          袁華

  過揚州          王惟允

  高郵夜泊         程本立

  雷塘           蘇大年

  泊瓜洲懷舊寄顧利賓王又新隱君

                劉炳

  儀真道中          王洪

  過寶應湖          前人

  維揚懷古          周述

  晚過揚州          劉溥

  揚州門主人        高叔嗣

  出揚子橋喜見江南山色    郭第

  維揚懷古          胡儼

  瓜洲道中          王璲

  維揚懷古和胡祭酒韻     曾棨

  揚州            前人

  舟至高郵風氣尚暖      郭登

  九日渡揚子江       李東陽

  聞狼山捷          前人

  同王元美登揚州蕪城閣得秋字

               吳國倫

  過揚州           宗臣

  清明揚州道中憶王端公   朱曰藩

  秋晚登廣陵城       歐大任

  揚州感興          金鑾

  泊盂城驛東仲輞莊      前人

  廣陵留別吳虹山       前人

  狼山           盧純忠

  過高郵作         沈明臣

  登狼山           前人

  瓜洲江上         程敏政

  送李司封謫廣陵      李攀龍

  遊狼山          朱應登

  登狼山          劉澄甫

  前題            李寧

  前題            王琥

  遊東土山          陳堯

  秋日登狼山        吳時來

  重九登狼山        俞南嶽

  春暮遊狼山         盧楓

  登狼山          林雲程

  同王總鎮陳顧兩司登狼山頂  屠隆

  狼山           顧夢游

  隋離宮二首        梁有譽

  瓜洲風雨不克渡江      徐階

  邗江逢歐楨伯學博余昨過廣陵以夜半渡關

  失訪後移官偶遇賦贈     潘緯

  邵伯湖夕泊        于慎行

  將之廣陵過別林茂之留小酌  吳兆

  禪智寺李本石宗衍同遊    前人

  春社前三日送兄惟明之淮南  王寅

  登瓜洲酒樓留別      王逢年

  廣陵別景升小修      袁宏道

  瓜洲東郭訪王隱士同方平仲 程嘉燧

  七夕懷平仲揚州       前人

  十六夜登瓜洲城看月懷舊寄所親

                前人

  八月中秋示鮑甥將赴揚州   前人

  送汪太學遊江都      黃姬水

  廣陵逢陳郎        張元凱

  廣陵夜          湯顯祖  送王瑜仲還維揚      高承埏

  廣陵送王太古還白下     何璧

  甓湖道中         萬壽祺

  揚州郭外         費經虞

  題廣陵菽園        錢謙益

  十月朔日抵廣陵       前人

  同陳百善諸子竹西舟泛作  梁以樟

  揚州懷舊         錢希言

  高郵道中         吳偉業

  揚州以上詩       前人

  朝中措平山堂    宋歐陽修

  西江月平山堂      蘇軾

  南柯子揚州遊賞     前人

  望海潮廣陵懷古     秦觀

  水調歌頭舟次揚州和楊濟翁周顯先韻辛棄疾

  揚州慢           姜夔

  朝中措維揚感懷     曾覿

  風入松廣陵元夜病中有感 以上詞元張翥

職方典第七百六十七卷

揚州府部藝文三詩詞[编辑]

《送何明府之秦郵》
明·高啟
[编辑]

馬前風葉助離聲,楚驛都荒不計程。一令尚淹三縣 事,幾家曾見十年兵。夕陽遠樹煙生戍,秋雨殘荷水 繞城。父老不須重歎息,君來應有故鄉情。

《舟次邵伯有懷徐幼文》
楊基
[编辑]

文章小技恥雕蟲,也逐群才赴洛中。多病不宜秋色 裏,相思只在暮江東。雞豚籬落茅茨雨,鳧鴨池塘菡 GJfont風。欲買一樽澆寂寞,傷心不與故人同。

《過高郵新開湖微雨有詠》
前人
[编辑]

殘紅曉落西陂岸,雨腳斜飛鷗鷺亂。扁舟盡日畫中 行,荷葉荷花香不斷。船頭老翁一尺,鬚斗量菱角兼 賣魚。兒能鼓柁女蕩楫,何用聰明多讀書。

《邗溝》
張羽
[编辑]

衰楊夾高防,北風暮颼飀。道逢長老問,答言是邗溝。 相傳開鑿初,民勞天為愁。至今濁河底,時見白髑髏。 陸通梁宋郊,水漕荊吳舟。渠成萬世利,慮始難為謀。 至今南北交,此土為名州。飛閣跨通波,張幄如雲浮。 憶昨少年日,寶馬珊瑚鉤。經過劇辛GJfont,結託金張儔。 醉酒瓊花觀,徵歌明月樓。羅綺朝還暮,笙竽春復秋。 繁華逐逝水,一往不可留。向來歌舞地,茫然狐兔丘。 家老無兒孫,杖箠驅羊牛。少小心尚爾,不知今白頭。 欲從亂離說,恐予增離憂。長揖分袂去,零淚如絲流。

《高郵城》
前人
[编辑]

茫茫高郵城,下有古戰場。當時魚鹽子,弄兵此跳踉。 燕師掃境出,供餽走四方。長圍匝百里,旌甲耀八荒。 譬如高山頹,一卵安足當。驕將存姑息,頓刃待若降。 兩機不容髮,百萬莫與亢。鹿走命在庖,居然屬真王。 空餘菩薩臺,落日風吹黃。

《揚州道中》
前人
[编辑]

馬頭津口足風波,歲晏遙乘一傳過。南渡客來多漢 語,下江船去半吳歌。蕪城縱入新編戶,瓜步斜連古 運河。何處吹簫明月夜,野田茅屋晚煙多。

《鑾江別劉希敬》
汪廣洋
[编辑]

與君同理揚州棹,臥看長天入翠微。何事杜陵傷遠 別,不如范蠡賦東歸。春風小殿GJfont花發,宿雨疏林燕 子飛。惆悵臨岐一杯酒,鑾江江上日暉暉。

《廣陵懷舊》
前人
[编辑]

官柳陰陰鎖汴橋,暖催晴綠上蘭橈。花迎后土依然 在,人去東風不可招。紫陌漸稀春試馬,青樓殊絕夜 吹簫。回看烽火連雲氣,應使江淹歎寂寥。

《分題蕪城煙雨送吳原晢教諭》
張以寧
[编辑]

蕪城路年去,年來自煙雨。冉冉春濃濕燕絲,濛濛曉 暗迷鶯樹。鮑昭愁絕未歸來,為畫當時斷腸賦。登高 悵望正思君,帆影微茫又東去。

《通州》
陳基
[编辑]

渡江潮始平,入港濤已落。泊舟狼山下,遠望通州郭。 前行二舍餘,四野何漠漠。近郭三五家,慘澹帶藜藿。 到州日亭午,餘暑秋更虐。市井復喧囂,民風雜南朔。 地雖江海裔,俗有魚鹽樂。如何墟里間,生事復蕭索。 原隰廢不治,城邑靳可託。良由兵興久,羽檄日交錯。 水陸飛芻粟,舟車互聯絡。生者負戈矛,死者棄溝壑。 雖有老弱存,不足躬錢鏄。我軍實王師,耕戰宜並作。 惟仁能養民,惟善能去惡。上官非不明,下吏或罔覺。 每觀理亂原,媿乏匡濟略。撫事一興慨,悲風動寥廓。

《如皋縣》
前人
[编辑]

曉行過如皋,草露淒已白。井邑無人煙,原野有秋色。 緇褐兩三人,牢落徒四壁。似訝官軍至,拱立衢路側。 伊昔淮海陬,土俗勤稼穡。瀉滷盡桑麻,閭閻皆貨殖。 及茲值兵燹,道路紛荊棘。十室九逃亡,一顧三嘆息。 王師重拯亂,主將加隱惻。戒吏剪蒿萊,分曹理鹽莢。 眷眷恤瘡痍,遲遲歷阡陌。上天合助順,九土期載闢。白首忝戎行,臨風增感激。

《泰州》
前人
[编辑]

吳陵古名邦,利盡揚州域。舊城雖丘墟,新城如鐵石。 昔為魚鹽聚,今為用武國。地經百戰餘,士恥一夫敵。 征人還舊鄉,下馬問親戚。蹢躅慨蒿藜,徘徊忍阡陌。 桓桓霍將軍,出入光百辟。位重言益卑,功高志彌抑。 誓欲報仇讎,不肯懷第宅。人羨過家榮,驚喜爭太息。 白日照旌旗,閭里有顏色。皓首太元經,雖勤竟何益。

《登狼山》
前人
[编辑]

天風吹上狼山頂,看見扶桑日出初。淮海北來吞兩 楚,江湖南去控三吳。珠宮貝闕馮夷宅,古木蒼藤帝 釋居。為訪祖龍鞭石處,拇窠履跡定何如。

其二

鯨波渺渺四無涯,閶闔天低手可排。一塔倚空凌浩 劫,兩潮爭港撼層崖。半晴半雨龍歸海,衝暖衝寒鴈 渡淮。安得乞身依佛日,遍尋靈跡訪齊諧。

其三

五峰相顧若枝撐,力障狂瀾與海爭。下界人居龍伯 國,上方僧住梵王城。佛庖香訝山無蕨,公膳腥嫌市 有蟶。王事匆匆騎馬去,落花啼鳥總關情。

《狼山觀兵》
前人
[编辑]

官軍野次狼山口,鐵騎犀船盡虎貙。杼軸萬家供餽 餉,旌旗千里亙江湖。膝行擬伏諸侯將,面縛行申兩 觀誅。淮海父兄爭鼓舞,將軍恐是漢金吾。

《過揚州》
李質
[编辑]

三十年前記此過,皆春樓下駐行窩。十千一斗金盤 露,二八雙鬟玉樹歌。自昔瓊花祠后土,至今荊棘臥 銅駝。江都門外王孫草,怨入東風綠更多。

《送朱叔英還維揚》
錢宰
[编辑]

策策西風木葉稀,故鄉何處鴈南飛。岷峨萬里秋江 落,淮海維揚獨客歸。鐵甕待潮催曉渡,金盤壓酒浣 征衣。高樓明月如相憶,一髮秦稽鎖翠微。

《泊瓜洲渡》
吳浩
[编辑]

淮煙漠漠夕陽收,楚樹昏昏翳客舟。風度鐘聲來北 固,帆將燈影過揚州。雲消碧海天無際,波撼金山地 欲浮。獨恨壯遊非昔日,滿江風露夜如秋。

《廣陵雜興》
袁華
[编辑]

十年不到廣陵城,依舊璚芳弄晚晴。繡被土GJfont于闐 寺,寶裝刀劍鎮南營。樓飄簫鼓雲中響,地接煙花日 外明。小杜風流今寂寞,誰攜紅袖按新聲。

長江天險隔南徐,千古英雄恨有餘。玉樹歌殘龍虎 地,錦帆船下斗牛墟。柳迷竹浦寒鴉聚,水漫雷塘野 老漁。欲弔文章賢太守,山堂零落昔年書。

參差吹作鳳凰鳴,廿四橋頭璧月明。不把瓊花祠后 土,還持彩筆賦蕪城。小樓窈窕低金縷,別館葡萄下 玉罌。醉寫烏絲遺所愛,風流彷彿記三生。

《過揚州》
王惟允
[编辑]

華屋珠簾十萬家,春風吹盡舊繁華。流連野色惟殘 蝶,應答江聲有亂蛙。明月樓前沽美酒,蕃釐觀裏看 瓊花。我來漫憶曾遊處,立盡斜陽一歎嗟。

《高郵夜泊》
程本立
[编辑]

城樓月色見觚稜,城下官河夜欲冰。返照疏林皆野 燒,殘星別浦是船燈。腐儒食祿曾無補,倦客思家已 不勝。春雨五湖煙水闊,荷蓑歸去下魚罾。

《雷塘》
蘇大年
[编辑]

雷塘春雨綠波濃,古塚寒煙蔓草空。斜日欲沉山色 近,行人無處問隋宮。

《泊瓜洲懷舊寄顧利賓王又新隱君》
[编辑]

劉炳

潮聲月色滿江船,回首春風十六年。憶得石橋楊柳 巷,珠簾銀燭聽歌眠。

《儀真道中》
王洪
[编辑]

王程不可緩,孤棹且宵征。古渡無人語,長空惟月明。 湖連四野闊,天與大江平。明發維揚郡,登臨一感情。

《過寶應湖》
前人
[编辑]

草屋自成聚,門前湖水流。平蕪遙見塔,小港曲通舟。 檣日留飛燕,帆風起白鷗。江湖多逸興,況是及春遊。

《維揚懷古》
周述
[编辑]

廣陵河上路,煬帝昔曾過。不見瓊花發,猶傳玉樹歌。 臺荒衰柳在,宮廢亂螢多。欲問前朝事,悲風起夕波。

《晚過揚州》
劉溥
[编辑]

長河懸落照,短棹尚孤征。衰柳愁邊斷,殘霞雨外明。 人喧揚子渡,鐘動廣陵城。漸去鄉關遠,淒然倍旅情。

《揚州門主人》
高叔嗣
[编辑]

空林一葉落,茅屋幾家秋。對酒涼風至,開簾古樹幽。 相看還自笑,欲去為誰留。正是夷門下,休猜姓是侯。

《出揚子橋喜見江南山色》
郭第
[编辑]

小艇淮南道,經過無限情。可憐揚子渡,不見海潮生。 水斷瓜洲驛,江連北固城。漲沙三十里,樹杪亂山橫。

《維揚懷古》
胡儼
[编辑]

維揚自昔盛繁華,香靄彤舟映曉霞。野店停舟詢往 事,水亭吹笛是誰家。行人尚說金盤露,仙子空遺玉 樹花。二十四橋明月在,垂楊幾樹照棲鴉。

《瓜洲道中》
王璲
[编辑]

清江杳杳水連空,江北江南綠映紅。三月異鄉逢改 火,經春遊子怨飄蓬。滿汀蘆葉孤舟雨,一樹GJfont花小 GJfont風。遙望故鄉何處是,依稀煙樹五湖東。

《維揚懷古和胡祭酒韻》
曾棨
[编辑]

廣陵城裏昔繁華,煬帝行宮接紫霞。玉樹歌殘猶有 曲,錦帆歸去已無家。樓臺處處惟荒草,風雨年年自 落花。古往今來多少恨,只將哀怨付啼鴉。

《揚州》
前人
[编辑]

翠裙紅燭坐調笙,一曲嬌歌萬種情。二十四橋春水 綠,蘭橈隨處傍花行。

《舟至高郵風氣尚暖》
郭登
[编辑]

北地風高水欲冰,南方秋晚尚餘蒸。漁家香飯聞炊 芡,溪女纖歌識採菱。鷺渚櫓搖歸夢客,柳汀舟渡夕 陽僧。故鄉多少蓴鱸興,三十年來愧未能。

《九日渡揚子江》
李東陽
[编辑]

秋風江上聽鳴榔,遠客歸心正渺茫。萬古乾坤此江 水,百年風日幾重陽。煙中樹色浮瓜步,城上山形繞 建康。直過真州更東下,夜深燈下宿維揚。

《聞狼山捷》
前人
[编辑]

北風吹捲洞庭波,飛舸還經孟瀆河。今日勝兵方有 算,向來遺孽本無多。中宵驛使傳書捷,兩岸歡聲入 棹歌。聞說西南猶轉戰,幾時甘雨洗天戈。

《同王元美登揚州蕪城閣得秋字》
[编辑]

吳國倫

隋堤高閣俯邗溝,載酒歌同賦客遊。樹裏鐘聲山寺 午,簷前雨色海門秋。離宮花鳥俱陳跡,輦道風沙自 古丘。二十四橋何處是,且乘明月醉揚州。

《過揚州》
宗臣
[编辑]

湖上行吟落日邊,高秋蕭索倍淒然。蕪城舊識參軍 賦,玉樹空傳帝子篇。隋苑雲殘楊柳色,邗江夜斷荻 蘆煙。可憐白舫青蓑者,尚有漁歌似昔年。

青楓滿目生悲涼,二十四橋空石梁。明月玉簫何處 聽,寒江秋草為誰長。西雲獨照崑崙紫,古道頻吹杜 若香。世故客愁那有極,欲憑尊酒問垂楊。

《清明揚州道中憶王端公》
朱曰藩
[编辑]

江花江草淨春煙,北望空懷乘興船。水國人家種楊 柳,清明士女競鞦韆。客廚未乞龍蛇火,旅食頻催犬 馬年。遙想風流王柱史,西臺銀燭柘枝顛。

《秋晚登廣陵城》
歐大任
[编辑]

西風淮水下邗溝,何處關山獨倚樓。賦役蕪城荒井 逕,書來瓜渚斷江流。青天寒色千砧夕,滄海潮聲萬 弩秋。滿目蒼蒼見平楚,不知歌吹在揚州。

《揚州感興》
金·鑾
[编辑]

迢遞古揚州,重來異昔遊。春風吹酒幔,日暮上歌樓。 夢覺翻疑雨,愁多不待秋。翩翩征雁起,依舊向沙頭。

《泊盂城驛柬仲輞莊》
前人
[编辑]

盂城驛口射陽西,水國風煙似五溪。萬井落花春後 廢,幾家垂柳雨中齊。時臨野店炊晨黍,漸入荒村報 午雞。見說輞川多勝事,經過原許一相攜。

《廣陵留別吳虹山》
前人
[编辑]

北風江上雪晴時,遠道逢君醉不辭。臨別更留三夜 話,相知已是十年期。斷雲落鴈聲猶切,斜月疏窗影 漸移。久客不須傷歲暮,五湖歸思滿天涯。

《狼山》
盧純忠
[编辑]

海氣晝冥冥,禪關萬木青。輕雲飛上界,空翠落虛庭。 山閣留人坐,江風吹客醒。東南形勝地,兵甲幾時寧。

《過高郵作》
沈明臣
[编辑]

淮海路茫茫,扁舟出大荒。孤城三面水,寒日五湖霜。 波漫官隄白,煙浮野戍黃。片帆何處客,千里傍他鄉。

《登狼山》
前人
[编辑]

群驅寶馬出江關,緩控銀鞍獨看山。萬里晴光春草 遍,一天海色暮潮還。雲來莽蕩扶桑外,地坼東南楚 粵間。頭白懷鄉空自淚,問誰同此駐紅顏。

《瓜洲江上》
程敏政
[编辑]

畫舫長牽日夜行,好風天借一帆輕。濤聲北擁迎鑾 鎮,山勢東蟠建業城。澤國魚龍爭起舞,水村雞犬誤 相驚。清樽紅燭論心地,記取江南第一城。

《送李司封謫廣陵》
李攀龍
[编辑]

明光起草羨青春,服藥求仙笑此身。白首雲霄空薦 士,黃金湖海未逢人。廣陵鴻雁來秋色,寒雨江楓度 逐臣。見說故園湘水上,懶將詞賦弔靈均。

《遊狼山》
朱應登
[编辑]

千古狼山雄此邦,登臨真遣夙心降。楚天風雨東連 海,吳地煙花北過江。巖際驚濤喧客枕,竹邊飛潤洒 僧窗。因參法界金光滿,更禮祗園寶樹雙。

《登狼山》
劉澄甫
[编辑]

白屋青山間夕陽,江山如此忽思鄉。遙疑泰嶽孤雲 下,卻顧滄溟北斗傍。落絮殘花春寂寂,疏鐘橫笛夜 茫茫。登臨何用談兵甲,郡國蕭條亦感傷。

白狼山下血模糊,萬里風煙息戰圖。寺主復來修草 屋,居民原自畏兵符。三年浪跡江山在,四月風寒草 木枯。酌酒壯懷歌激烈,憑高臨遠自踟躊。

《前題》
李寧
[编辑]

寶剎珠宮縹緲間,雨餘乘興共躋攀。天連西北浮雲 合,地盡東南瘴海環。紫石有巖惟碧蘚,白狼無跡自 青山。勞勞塵鞅知何補,徙倚峰頭一破顏。

《前題》
王琥
[编辑]

遠客悠悠無住心,偶來此地一登臨。山連北固迴江 漢,潮落東溟送古今。烈火天遺孤塔迥,斷雲日轉半 山陰。兵戈莫問當年事,碧草黃沙骨未沉。

《遊東土山》
陳堯
[编辑]

飄飄巾舄過東山,古剎縈迴竹樹間。賸有虛樓堪宴 賞,更無懸磴費躋攀。花時雨歇鵑啼切,茶GJfont煙消鶴 夢閒。自笑半生迷苦海,擬開吟社傍禪關。

《秋日登狼山》
吳時來
[编辑]

江漢西來萬里秋,東溟蜃氣坐全收。波搖絕域諸天 接,日映洪濤眾嶼浮。地盡東南須保障,江吞吳楚此 咽喉。望中細數遙山淨,擊楫中流歎昔遊。

《重九登狼山》
俞南嶽
[编辑]

九日同登江上臺,曇花貝樹淨氛埃。青霄故削芙蓉 障,黃菊頻浮竹葉杯。滄海風微鯨已遁,楚天霜落鴈 初來。答嘲不數龍山客,作賦真憐鄴下才。

《春暮遊狼山》
盧楓
[编辑]

春盡山中少客來,風帆沙鳥淨纖埃。晴雲帶雨飛丹 閣,短屐尋詩破綠苔。梧竹分陰涼石榻,魚龍吹浪濺 殘杯。地逢勝處須拚醉,十里垂楊信馬回。

《登狼山》
林雲程
[编辑]

巉巖石室瞰長江,絕險天開控此邦。授鉞將軍今重 鎮,投戈劇賊舊歸降。塹橫遠嶼青龍出,帆入高天白 鳥雙。山水幽佳宜謫吏,登臨時擁碧油幢。

屹立青山跨上遊,樓船隊隊列貔貅。沙田遍遶千村 迥,雲塔高懸萬里秋。瀑散雨聲喧絕壁,虹乘蜃氣接 飛樓。江光一望平如掌,影帶荊吳鞏玉甌。

《同王總鎮陳顧兩司登狼山頂》
屠隆
[编辑]

一帶樓船控百蠻,高秋明月照刀鐶。微茫絕島鯨鯢 窟,陡削懸崖虎豹關。上將鷹揚天北極,大人龍臥海 東灣。銷磨不盡英雄氣,好向安期覓九還。

《狼山》
顧夢游
[编辑]

茲山特以水生奇,極目迷茫混兩儀。南際點青無對 岸,東連一氣是諸彝。高峰塔語潛蛟立,絕壑風鳴介 馬遲。誰使曝帆驚酒盞,樓船新有誓師期。

《隋離宮二首》
梁·有譽
[编辑]

李花歌罷憶淒其,正是迷樓縱樂時。夜月遼魂哀鐵 騎,春風淮柳拂鸞旂。斗邊蛇起妖誰識,帳裏鵰來事 可悲。千載故基何處覓,杜鵑啼上野棠枝。

藻井雕甍駐綵霞,錦帆一去已無家。凄涼夜月樓前 舞,零落春風仗外花。殘燒繞原碑臥草,夕陽依岸柳 藏鴉。可憐河水滔滔逝,不識人間有歲華。

《瓜洲風雨不克渡江》
徐階
[编辑]

未遂歸來願,空驚歲月奔。布帆三日雨,茅屋數家村。 山氣遙連海,江聲近在門。無緣得飛渡,東望欲消魂。

《邗江逢歐楨伯學博余昨過廣陵以夜半渡關失訪後移官偶遇賦贈》
潘緯
[编辑]

廣陵關外路,夜半夢中過。騎鶴人逢晚,聽雞客誤多。 去來同雨雪,吏隱各煙波。攜得新詩別,相思日日歌。

《邵伯湖夕泊》
于慎行
[编辑]

日暮倚蘭橈,秋江正寂寥。驛門斜對雨,郡郭遠通潮。 急櫓看商舶,寒燈見市橋。隋堤前路近,欲聽月中簫。

《將之廣陵過別林茂之留小酌》
吳兆
[编辑]

客至摘籬豆,一尊相對吟。山光當戶冷,秋色入門深。 即此寒燈夜,兼之遠別心。明朝廣陵道,水岸但楓林。

《禪智寺李本石宗衍同遊》
前人
[编辑]

月明橋畔寺,云是舊隋宮。磬發山堂寂,煙消輦路空。 旅懷深落日,古思入秋風。耐可同遊在,看碑衰草中。

《春社前三日送兄惟明之淮南》
王寅
[编辑]

GJfont賽社濁醪醇,分取餘觴勸醉頻。弱柳初黃難繫 馬,嬌鶯新囀似留人。去程姑浦逢寒食,到日雷塘屬 暮春。故舊相知如有問,長竿今已學垂綸。

《登瓜洲酒樓留別》
王逢年
[编辑]

楓樹青霜戀客盃,日高京口曙煙開。帆飛細逐通州 下,江影青浮北固來。擊楫關心鴻不到,登樓何事角 頻哀。秋風黃葉平原里,此去遙應首重回。

===
《廣陵別景升小修》
袁宏道
===搔頭幾日見新絲,二月河橋上馬時。長短官街驚夢

鼓,高低楊柳GJfont長枝。江煙一擔充行李,流水三義各 路岐。北地南天千萬里,青巾白祫幾人知。

《瓜洲東郭訪王隱士同方平仲》
程嘉燧
[编辑]

安穩茅齋水郭東,沙圍曲GJfont綠楊中。餘寒出浦三春 酒,片雨橫江五月風。遠意幾因高士發,清游難得故 人同。斜陽醉眼憐歸路,野翠煙嵐半彩虹。

《七夕懷平仲揚州》
前人
[编辑]

江邊一別兩悠悠,湖上相思且滯留。千里星河同此 夜,廿橋明月自三秋。無由結伴還鄉國,況欲因人作 遠遊。潦倒更於何地會,見君空已雪盈頭。

《十六夜登瓜洲城看月懷舊寄所親》
[编辑]

前人

十年曾宿焦山寺,浪急天寒少客行。明日片帆仍遠 道,一時雙眼復孤城。暮山欲盡離尊歇,黃葉全稀白 髮生。別後故人無限意,隔江同見月初盈。

《八月中秋示鮑甥將赴揚州》
前人
[编辑]

子行無復倚門親,相見何堪涕泗頻。岐路殘春長斷 信,一家圓月正傷神。還山已荷埋身鍤,隱閣仍危墊 角巾。寄語江邊楊柳樹,自今愁作渡江人。

《送汪太學遊江都》
黃姬水
[编辑]

薔薇芍藥與茱萸,無數芳菲傍酒罏。惟有蕃釐仙觀 裏,一株玉蕊世間無。

吳都隋苑盡蒿蓬,莫向蕪城弔故宮。二十四橋沽酒 夜,一聲水調月明中。

《廣陵逢陳郎》
張元凱
[编辑]

竹枝歌罷說離情,草綠揚州水上城。憶汝怕逢顏色 似,杏花開處不曾行。

《廣陵夜》
湯顯祖
[编辑]

金燈颯颯夜潮寒,樓觀春陰海氣殘。莫露鄉心與離 思,美人容易曲中彈。

《送王瑜仲還維揚》
高承埏
[编辑]

一曲旗亭酒未消,離情已逐廣陵潮。君歸定倚吹簫 侶,明月相思第幾橋。

《廣陵送王太古還白下》
何璧
[编辑]

我有秦淮夢,雖還不是家。送君隋苑上,惆悵柳絲斜。 歸客趁新燕,遊人歎落花。傷春兼惜別,況復在天涯。

《甓湖道中》
萬壽祺
[编辑]

歸船臨社晚,士女鬧田家。漠漠雙鳧去,垂垂一岸斜。 遠湖沒楊柳,小蕩盛魚蝦。幾度春風力,年光已杏花。

《揚州郭外》
費經虞
[编辑]

扶杖出門去,春郊事盡非。棘生馳馬路,水沒古人磯。 巢毀鶯雛散,天寒鶴語稀。故鄉GJfont種早,飄泊不能歸。

《題廣陵菽園》
錢謙益
[编辑]

架構平臨邗水涯,隋堤迎卻俯塵沙。南塘路識將軍 第,東閣梅如水部衙。十里珠簾叢腐草,二分明月冷 梅花。輕軒奉母承平事,會有新詩補白華。

《十月朔日抵廣陵》
前人
[编辑]

隋苑荒臺葉不飛,竹西歌吹正依稀。流螢尚作蕪城 夢,跨鶴真同華表歸。舊事月明空在眼,新愁水調欲 沾衣。笊籬灣畔孤墳在,萬點寒鴉送落暉。

《同陳百善諸子竹西舟泛作》
梁·以樟
[编辑]

寒城煙雨濕棠梨,舊事風流話竹西。香草夢攜三楚 句,黃壚人換六朝題。耳邊棋墅過王謝,林下琴廚笑 阮嵇。斜日酒醒誰喚得,一聲江月落銅鞮。

《揚州懷舊》
錢希言
[编辑]

三度維揚十八年,舊遊零落不如前。車傍擲果人何 在,橋上吹簫事莫傳。潮落遠江瓜步雨,鳥啼荒壘竹 西煙。風流杜牧原多感,到日登臨一惘然。

《高郵道中》
吳偉業
[编辑]

野宿菰蒲晚,荒陂積雨痕。湖長城入岸,塔動樹浮村。 漁出沙成路,僧歸月在門。牽船上瓜埭,吹火GJfont籬根。

十里藕塘曲,浮圖插碧虛。霜清見江楚,山斷入淮徐。 水驛難逢樹,溪橋易換魚。客程愁幾日,已覺久無書。

曾設經年戍,殘民早不堪。柳營當午道,水柵算丁男。 雪滿防旗暗,風傳戰鼓酣。淮張空幕府,樓艦隔江南。

甓社重來到,人家出遠林。種荷泥補屋,放鴨柳成陰。 蝦菜春江酒,煙蓑暮雨砧。曹生留畫水,三十六陂深。

《揚州》
前人
[编辑]

疊鼓鳴笳發棹謳,榜人高唱廣陵秋。官河楊柳誰新 種,御苑鶯花豈舊遊。十載西風空白骨,廿橋明月自 朱樓。南州枉作迎鑾鎮,難博雷塘土一丘。

野哭江村百感生,鬥雞臺憶漢家營。將軍甲第橐弓 臥,丞相中原拜表行。白面談邊多入幕,赤眉求印卻 翻城。當時只有黃公覆,西上偏隨阮步兵。

盡領通侯位上卿,三分淮蔡各專征。東來處仲無他

志,北去深源有盛名。江左衣冠先解體,京西豪傑竟 投兵。只今八月觀濤處,浪打新塘戰鼓聲。

撥盡琵琶馬上絃,玉鉤斜畔泣嬋娟。紫駝人去瓊花 院,青塚魂歸錦纜船。豆蔻梢頭春十二,茱萸灣口路 三千。隋堤璧月珠簾夢,小杜曾游記昔年。

《朝中措》平山堂
宋·歐陽修
[编辑]

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 幾度春風。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鍾行樂。直 須年少樽前看取衰翁。

《西江月》平山堂
蘇軾
[编辑]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 上龍蛇飛動。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 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南柯子》揚州遊賞
前人
[编辑]

山與歌眉斂波同醉,眼流行人都上。十三樓道是,竹 西歌吹古揚州。綠醑浮昌歜瓊筵倒,玉舟誰家水。 調唱歌頭聲繞碧山,飛去晚雲留。

《望海潮》廣陵懷古
秦觀
[编辑]

星分牛斗,疆連淮海,揚州萬井,提封花發、路香,鶯啼 人起。朱簾十里春風,豪俊氣如虹曳、照春。金紫飛蓋 相從巷入。垂楊畫橋南北翠煙中。追思故國繁雄, 有迷樓挂斗月,觀橫空紋錦,製帆明珠,濺雨寧。論雀 馬魚龍往事,逐孤鴻。但亂雲流水縈帶離宮,最好揮 毫萬字,一飲GJfont千鍾。

《水調歌頭》舟次揚州和楊濟翁周顯先韻
辛棄疾
[编辑]

落日塞塵起,邊馬獵清秋。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層 樓,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鏑血污風雨佛貍愁。季子 正年少,匹馬黑貂裘。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倦。遊 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 業。嘗試與君謀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揚州慢》
姜夔
[编辑]

淳熙丙申至日,余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余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感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 薺麥青青,自塞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 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如今重到 須驚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 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朝中措》維揚感懷
曾覿
[编辑]

雕車南陌輾香塵,一夢尚如新。回首舊遊何在,柳煙 花霧迷春。如今霜鬢愁停短,棹懶傍清樽。二十四 橋風月,尋思只有消魂。

《風入松》廣陵元夜病中有感
元·張翥
[编辑]

東風巷陌暮,寒驕燈火鬧,河橋勝遊。憶遍錢塘夜,青 鸞遠信,斷難招蕙,草情隨雪,盡梨花夢與雲銷。客 懷先自病,無聊綠酒負,金焦下帷。獨擁香篝睡,春城 外,玉漏聲遙,可惜滿街明月,無人為教吹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