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092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百二十四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九百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九百二十四卷目錄

 贛州府部藝文二

  洗藥池          晉葛洪

  下贛石         唐孟浩然

  清明送韋侍郎貶虔州    白居易

  鬱孤臺          宋趙抃

  章貢臺           前人

  鬱孤臺           蘇軾

  前題           文天祥

  翠玉樓二首       前人

  翠玉樓觀雪         前人

  石樓            前人

  皂蓋樓           前人

  合江亭二首       前人

  馬祖巖           前人

  馬祖巖禪關         前人

  塵外亭           前人

  吸江亭           前人

  雲端            前人

  通天巖         明王守仁

  廉泉            姜璉

  西隱山           蔣曙

  遊通天巖          邢郇

 贛州府部紀事

 贛州府部雜錄

 贛州府部外編

職方典第九百二十四卷

贛州府部藝文二[编辑]

《洗藥池》
晉·葛洪
[编辑]

洞陰泠泠,風珮清清。仙居永GJfont,花木長榮。

《下贛石》
唐·孟浩然
[编辑]

贛石三百里,沿洄千嶂間。沸聲常浩浩,洊勢亦潺潺。 跳沫魚龍沸,垂藤猿狖攀。榜人苦奔峭,而我忘險艱。 放溜情彌愜,登艫目自閑。暝帆何處泊,遙指落星灣。

《清明送韋侍郎貶虔州》
白居易
[编辑]

寂寞清明日,蕭條司馬家。留餳和冷粥,出水煮新茶。 欲別能無酒,相留亦有花。南遷更何處,此地己天涯。

《鬱孤臺》
宋·趙抃
[编辑]

翠峰鬱然起,惟此峰獨孤。築臺山之巔,鬱孤名已呼。 窮江足樓閣,危壓斗牛墟。贛川繚左右,庾嶺盤崎嶇。 望闕址其後,北向日月都。人家雜煙樹,原野周城郛。 烜潤或晴雨,晦明或曉晡。春榮夏物茂,秋肅冬林枯。 氣象日千變,一一如屏圖。比予去諫署,乞州養庸愚。 事訛得以正,俗瘵得以蘇。歲豐盜攘息,獄冷冤繫無。 熙然與民共,所喜朋僚俱。中澹有琴操,外喧有歌歈。 樽罍有美酒,盤飧有嘉魚。優游一臺上,四序不暫辜。 乃知為郡樂,況復今唐虞。

《章貢臺》
前人
[编辑]

章貢東西派,并流作贛川。奔湍出城曲,離合向臺前。 把酒來憑檻,鳴鼙見放船。滔滔歸底處,滄海路三千。

《鬱孤臺》
蘇軾
[编辑]

入境見圖畫,鬱孤如舊游。山為翠浪湧,水作玉虹流。 日麗峒曉,風酣章貢秋。丹青未變葉,鱗甲欲生洲。 嵐氣昏城樹,灘聲入市樓。煙雲侵嶺路,草木半炎州。 故國千峰外,高臺十日留。他年三宿處,準擬繫歸舟。

《前題》
文天祥
[编辑]

城郭春深闊,樓臺晝影遲。並天浮雪界,蓋海出雲旗。 風雨十年夢,江湖萬里思。倚闌時北望,空翠濕朝曦。

《翠玉樓》二首
前人
[编辑]

昏鴉何處落,野渡少人行。黃葉聲在地,青山影入城。 江湖行客夢,風雨故鄉情。試問東南信,梅花三兩英。

客影魚千里,年華柳十圍。白雲棲石密,黃鵠出煙微。 江海秋風老,湖山曉日暉。鬱孤臺上望,野闊犢初肥。

《翠玉樓觀雪》
前人
[编辑]

矯矯臨清泚,濛濛認翠微。綈春生客袖,鐵冷上戎衣。 柳眼驚何老,梅花覺半肥。新來有公事,百戰破重圍。

《石樓》
前人
[编辑]

曉日重簾捲,春深疊鼓催。長垣連草樹,近水照樓臺。 八境煙濃淡,六街人往來。平安消息好,看到嶺頭梅。

《皂蓋樓》
前人
[编辑]

一水樓臺遶,半空圖畫開。蝸涎行薜荔,雀影上莓苔。 碧落人千載,青山酒一盃。晚煙看不盡,明月卻歸來。

《合江亭》二首
前人
[编辑]

天上名鶉尾,人間說虎頭。春風千萬岫,秋雨兩三洲。 客晚驚黃葉,官閒笑白鷗。雙江日東下,我欲賦歸舟。

西楚驚鴻晚,東淮落木秋。烝湘今石鼓,句宛古宣州。 白日聊清賞,青山總舊遊。不知滄海水,何處接天流。

===
《馬祖巖》
前人
===曾將飛錫破苔痕,一片雲根鎖洞門。山外人家山下

路,石頭心事付誰言。

《馬祖巖禪關》
前人
[编辑]

秋風吹日上禪關,路入松花第一彎。只願四時煙霧 少,滿城樓閣見青山。

《塵外亭》
前人
[编辑]

半山風雨截江城,未脫人間總是塵。中夜起看衣上 月,青天如水露華新。

《吸江亭》
前人
[编辑]

絕壁千尋俯雪潭,春花秋草自鬖。當年誤著蒲團 坐,惹得人稱馬祖巖。

《雲端》
前人
[编辑]

半空夭矯起層臺,傳道劉安車馬來。山上自晴山下 雨,倚闌平立看風雷。

《通天巖》
明·王守仁
[编辑]

四山落木正秋聲,獨上高峰望眼明。樹色遙連閩嶠 碧,江流不盡楚天清。雲中想見雙龍轉,風外時傳一 笛橫。莫遣新愁添白髮,且呼明月醉深觥。

《廉泉》
姜璉
[编辑]

涓涓泉脈石中生,流出招提分外清。涵鏡有光能照 物,鳴琴無譜自成聲。一泓徹底元無滓,萬古稱廉豈 盜名。若使夷齊身未死,也須來此濯塵纓。

《西隱山》
蔣曙
[编辑]

苔徑縈迴少四鄰,小橋流水淨無塵。好雲礙馬閒留 客,野鳥穿花不避人。坐愛崆峒當面碧,吟哦風月滿 腔春。酒闌小立重翹首,憂國思親感慨頻。

《遊通天巖》
邢珣
[编辑]

漫尋丘壑伴幽棲,僻徑真堪與世違。翠壁苔深沉鳥 篆,高秋木落見巖扉。臺空白玉乾坤迥,火冷丹爐信 息稀。童冠追陪傳故事,不妨歌詠月中歸。

贛州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漢高帝六年庚子,遣潁陰侯灌嬰略定江南,置 豫章郡,贛雩隸焉。時南粵接壤尉陀數擾邊。嬰將兵 擊之,駐于雩,築城東溪。後克捷雩人即其駐壘處立 廟祀,之名曰昌文侯廟。廟今廢,常有人掘其地出石 瓦,可為硯。太守洪邁有灌瓦硯銘,銘曰:範土作瓦,既 埴既已何斷,制于火,而卒以囿水。廟于漢侯,今干幾 年,何址蹶祀歇而此獨存,縣贛之雩曰,若灌池硯為 我得,而銘以章之。

晉建武元年丁丑,振武將軍周訪征杜弢,戰于豫章。 弢退,保廬陵。訪勒兵圍廬陵,弢突圍而出,入南康,大 守虞潭擊走之。

太元八年癸未,大水平地五丈。

十八年癸巳六月己亥,大水深五丈。

二十一年丙申正月丙子,木連理生寧都縣社後。 義熙六年庚戌,徐道覆反。道覆盧循之姊夫也。循權 假廣州刺史,時署道覆為始興,相道覆密欲裝舟艦, 乃使人伐船材于南康山,偽云將下都貨之,後減價 巿于郡人。及舉兵,按券取還,旬日而船板大積,舟辦 遂與循寇下流,南康廬陵豫章諸郡皆陷。時諸葛長 民率眾入衛。表曰:妖賊伐船集木而南康,相郭澄之, 隱蔽經年,罪合斬。詔:原之。道覆戰敗,還始興,循走交 州,皆被殺,傳首京師。

八年壬子,自正月至四月,南康郡地四震。

宋元嘉二十二年乙酉二月,白鹿見贛縣,郡相劉興 祖以獻。

孝建元年甲午,封始興,太守沈法系平固縣侯,食邑 千戶。

泰始元年乙巳,晉安王子勛反于尋陽,贛令蕭賾拒 不從命,繫于郡獄,已而出獄,舉義襲豫章,敗之,封贛 縣子邑三百戶,固辭不受。周寧民以軍功封贛縣男 食邑三百戶。

齊建元四年壬戌三月,白虎見虔化縣。

永元二年庚辰,封明帝第八子寶融為南康王,後即 位于江陵,是為和帝。

梁天監元年壬午,封呂僧珍平固縣侯;封平南將軍 楊公則寧都縣侯,子脁嗣。

大同八年壬戌,安成人劉敬宮挾妖道聚黨攻郡,轉 寇南康,屠破縣邑有眾數萬。內史張綰督兵平之。 大寶元年庚午,始興太守陳霸先起兵討侯景。正月 發始興,遣主帥杜僧明將二千人次大庾嶺。蔡路養 據南康郡,以二萬人軍于南野。路養妻姪蕭摩訶年 十三,單騎出戰,無敢當者。僧明馬被傷,霸先救之,授 以所乘馬,僧明上馬復戰,眾軍因而乘之,路養大敗 脫走。霸先進軍南康,修崎頭古城徙居焉。夏五月,高州刺史李遷仕反,據大皋口,遣帥杜平虜將兵入灨 石城魚梁以逼南康,陳霸先命主帥周文育擊走之。 高梁太守馮竇妻洗氏襲破高州,遷仕棄太皋奔寧 都。寧都人劉靄等資以舟艦兵仗,將襲南康。霸先遣 杜僧明率二萬人往援,築城于皂口拒之,遷仕亦立 城相對。二年三月,僧明等攻破水軍,拔其城,走平虜 擒遷仕,送南康斬之。洗氏與霸先會于灨石,湘東王 繹承制以霸先為江州刺史,領豫章內史。霸先發自 南康,水暴起數丈,三百里灘石皆沒。

大建三年辛卯,以南康王方泰為廣州刺史。

隋大業十二年丙子冬,鄱陽賊帥操師乞反,以鄉人 林士弘為大將軍,攻陷郡邑。詔遣治書侍御史劉子 翊將兵討之,師乞中流矢死,士弘收其眾,復大振眾 至十餘萬據虔州,自號南越王。已而僭號楚,稱皇帝。 諸郡邑多殺守令以附士弘,北盡九江南盡番禺悉 為所有。唐武德五年,士弘請降,尋死,其眾遂解。 唐大曆九年甲寅,循州刺史哥舒晃反,殺節度使李 崇貴。詔江西都團練使路嗣恭兼嶺南節度使討之, 駐于虔,秋毫無擾,民悉感德,為建生祠。刺史孟瑤聞 于朝,顏真卿為之記,子應刺虔亦有惠政。

元和六年辛卯,刺史張署奏免度支折州民歲租綿 六千屯。

七年壬辰,虔州暴水,平地深至四丈。

長慶某年,刺史李渤乞蠲本州賦米二萬石,減冗役 一千六百人,上狀觀察使代為之請,允之。

大中初年,虔州獲六眼龜,一夕而失。

乾符五年戊戌,冤句賊黃巢引兵渡江,攻陷吉虔等 州,趣廣南,陷廣州。

光啟元年乙巳春正月,州人盧光稠據州,自稱刺史, 以里人譚全播為謀主。是時南方群盜起,全播謂光 稠曰:天下洶洶,吾等獨守此貧賤何為。乃倡義聚兵 眾,推全播為帥。全播曰:欲成功當得良帥,盧公堂堂, 真吾儕主也。因拔劍擊木三斬之,眾懼,乃立光稠。出 兵取虔韶二州,至梁初江南嶺,表悉為吳,與南漢分 據,而光稠獨以虔韶請命京師,願通道輸貢,遂以稠 為百勝軍防禦使,兼五嶺開道使。叛將秦宗權責 租稅于光州,刺史王緒不能給,宗權怒,發兵擊之。緒 懼,悉舉光壽二州兵五千人渡江,轉掠虔州,是月陷 汀漳。

天復二年壬戌,盧光稠出兵攻嶺南,使其子延昌守 虔,遂陷韶州。清海節度副使劉隱攻圍韶州,其弟巖 曰:延昌有虔州之援,首尾受敵,未可遽取。隱不聽,會 江漲,餽運不繼,虔援兵至,譚全播伏精銳萬人于山 谷中,以羸弱五千挑戰,偽北清海兵急追之,伏發,大 敗于城南。隱奔還,因盡以兵事付巖,全播凱旋,悉讓 功于諸將,光稠益賢之。

後梁貞明四年戊寅,偽吳楊隆演遣王祺會洪袁信 三州兵攻虔韶,久之不克,祺病,以劉信代之。信圍虔 州日久,亦不能下,使人說譚全播出降,遣使報平章 徐溫,溫怒,曰:信以十倍之眾攻一城不下,而反用說 客降之,何以威敵。笞其使,遣之,曰:吾以笞信也。因命 濟師,遂破城執全播歸廣陵,初人有誣信逗留,陰縱 全播者。信因獻捷,至金陵與溫博厲聲祝曰:信若不 背吳,當成,渾花一擲,六子皆赤。溫慚謝。

南唐保大初,有神降于羅縣民家。縣吏張遇賢事之 甚謹。會循州盜起無所統,禱于神,神曰:張遇賢,汝主 也。眾遂立之。神告取虔州,則大事可成。遇賢乃僭號 改元。度嶺襲虔州,節度使賈匡浩不能禦,遇賢據白 雲洞眾十餘萬,元宗遣洪州營屯都虞候嚴恩率所 部討之,通事舍人邊鎬為監軍,虔有書生白昌:裕沉 密有謀。鎬引與定計,刊木開道,襲白雲洞,潰其眾,裨 將李台執遇賢以降,斬于金陵市。

宋太平興國七年壬午,雩都九州鎮掘井得瓴甋十 二,其上皆有會昌篆文事聞,因以名縣。

雍熙二年乙酉,虔州吏李祚家馬生駒,足各有二趾。 大中祥符八年乙卯,寧都金精山石崖產瑞草,松枝 生瑞花,知縣邢芳繪圖以獻。

皇祐四年壬辰七月,儂智高陷韶州。九月,以孫沔為 江西路安撫使,率兵至虔,立防禦操練之法,使賊不 得度嶺。

治平元年甲辰,以宋城蔡挺提點江西刑獄兼提舉 虔州鹽法,時鹽寇千百為群患,苦州縣。挺諭所部與 期使自首,納器甲,原其罪,得兵械萬計,盜賊從此衰 息。又簡僚吏至淮,轉新鹽,絕私販弊竇,歲增賣鹽四 十萬。遷郡學于城東南豐樂寺,市田購書以待學者, 王安石為之記。

元豐三年庚申,江南西路提舉茶鹽使蹇周輔請通 廣鹽,先是州食淮鹽運自真州,後由汀至虔,既苦惡 不可食,而盜販更多,官民患苦,至是請罷淮鹽,通廣 鹽,于虔州南安軍民稱便。

紹聖元年甲戌,蘇學士軾再貶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過虔有鬱孤臺及天竺白樂天石刻諸詩。

建炎三年己酉,金兵南入,宰相呂頤浩議幸武昌為 趨陝之計。高宗移蹕建康,請隆祐太后奉神主如江 西。秋七月,詔端明殿學士滕康權知三省樞密院事 吏部尚書劉玨為貳護從以行,又命四廂都指揮使 楊惟忠將兵萬人以衛。至洪州,劉光世江防不密,金 兵絕而渡。知江州韓梠棄城走,金兵遂由大冶趨洪 州,連陷臨江軍袁撫二州,滕康等倉。卒奉太后至吉 安。金兵追急,乘舟夜行,質明至泰和,舟人景信反,楊 惟忠兵潰,滕康等遁,兵衛不滿,百玨奉太后及潘貴 妃自萬安以農夫肩輿如虔州。金兵追御舟至皂口, 不及而還。時虔中府庫皆空,衛兵所給,唯得沙錢。市 買不售,與百姓交鬥縱火肆掠,太后震驚。土豪陳新 輩以赴難為名,眾幾萬寨于梅林,進逼南門,楊惟忠 部將胡友自外引兵,呼城內兵出戰新,中流矢死,眾 遂潰散,已而金兵陷吉州,還屠洪州。

四年夏四月,帝遣盧益辛企宗等奉迎太后還。越康 玨皆貶秩。辛幼安題皂口詞云:鬱孤臺下清江水,中 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是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遮不 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

紹興二年壬子,固石洞賊魁彭友與吉盜連兵寇,掠 循梅廣惠南建汀邵諸郡。高宗命神武右軍都統制 岳飛討之,飛至虔,友出戰,麾兵即馬上擒之,餘賊退 保固石洞。洞高峻環水,止一徑可入。飛夜列騎山下, 令皆持滿,質明遣死士疾登,賊眾亂,棄山而下,騎兵 圍之,賊請降,飛受之。盡散其眾,建青塘平頭二寨,捷 聞高宗,手書精忠岳飛字,製旗以賜,初,以震驚太后 之故,有密旨令屠虔城,飛請誅元惡宥脅從,不許,請 至三四,乃許之。虔人戴德,肖像祠焉。飛行師有紀律, 士卒托宿巿廛,明旦,為主人汛掃門宇,洗滌釜盎,然 後去。太守供帳郊餞謁及通,已雜偏裨行矣,其嚴肅 如此。

三年癸丑,提刑鄭諟守臣趙彥操以贛灘險難于漕 運,請蠲上供米之半。先是歲額運米一萬八千二百 六十九石,除七千二百石應付南安軍大傅石龍兩 寨兵糧外,寔運米一萬一千六十九石,後增至二萬, 民益不堪,至是得旨始減半云。

二十二年壬申七月,東南第六將校齊連以八營四 千人據州以叛,脅附者又四千人。高宗命龍神衛四 廂都指揮使,忠州團練使李耕護殿陛之師致討。尋 命守贛耕至軍于獅子岡,劉綱以洪州兵駐城之東 南,張寧以循州兵駐城之南,張訓通以鄂州兵駐于 北,陳敏以福建兵駐于東,鄧酢以寧都民兵扼水東, 王曆陳修年以漕屬給餉。十一月,耕促雲梯天橋徑 薄東北隅,神臂弓交發,命中砲十三梢,飛石相屬,敢 死士先登,賊棄城巷戰。耕督麾下躪之,賊敗縋西城, 訓通綱扼其衝,半溺于江,餘轉走城南。突張寧寨士 鏖戰,一賊不得縱,耕築京觀列功狀以聞,將士遷秩 有差,桐鄉朱翊作紀功碑。

二十年乙亥,州民毀攲屋,拆柱木,上有文曰:天下太 平。郡守薛弼以為異,遂獻之,適當郊祀而太廟生,芝 州有此獻,秦檜大喜,乞詔付史館,又請製華旗八面, 紀祥瑞焉。弼檜之門客也。

三十年庚辰,江西轉運副使程大昌以歲歉出錢十 餘萬緡,代輸南贛夏稅折帛。

乾道九年癸巳,秋贛州螟。

隆興二年己丑九月,石城張遇龍文勝反于平固,連 破石城寧瑞興雩五縣,安撫李壽明、通判趙彥覃督 兵討,平之。

六年,松梓山賊陳三槍反,江西安撫使兼知贛州陳 韡破砦六十,斬三槍於興隆市。

嘉定十五年壬午,秋贛州螟。

德祐元年乙亥,江西安撫使知贛州文天祥奉詔勤 王,使陳繼周發郡中豪傑,并溪洞蠻,有眾萬人以家 資給軍。

景炎元年,命天祥開府南劍州經略江西,天祥遣趙 時賞等將一軍取寧都,吳浚將一軍取雩都,自引兵 從梅州出江西復會昌,敗元軍于雩都。復吉贛諸縣。 遂圍贛州,元將李恆遣兵援贛,而自將襲天祥于興 國之空坑,兵潰,趙時賞等死之。天祥走循州,先是過 寧都西北六十里竹林,偶作書,有所徵,發泚筆竹葉, 後竹生葉,俱有一二點黑跡。

元至元某年,信豐寇起僉,江西行中書省事李世安 出行部,冒大雨夜行五十里,黎明抵賊所,出其不意, 盡殲之。以功陞行省參知政事,後賊黨復聚,凡一十 七寨,世安偵知賊眾,兵寡不輕進,聲言修道儲糗以 待大軍之集,賊憚其威名出降。乃誅首惡六人,餘悉 資遣之,地方遂安,進行省平章。

十四年丁丑,以邸順為隆昌萬戶,討崖石寨太平巖 諸賊有功,十七年,陞鎮國上將軍都元帥,鎮隆興諸 路兼管本萬戶事,賜銀印。二十六年己丑,廣賊鍾明亮以循州叛,轉掠寧都,據 秀嶺。詔江西行省左丞管如德統江淮及鄰近戍兵 討之。如德遣使招諭,賊即擁十餘騎諸石城降,兵不 血衄,而民獲安堵。時有興國人呂志熊從軍,有功薦, 授五符中郎將鎮龍南。如德在宋,為江州都統制,能 一手挽二弓。至元十二年,以城降元,遂為元用。 二十八年辛卯七月,徙汀州江西行樞密院于贛州。 三十年癸巳二月,以韶贛相去地遠,分贛州行院官 一員鎮韶州。

元貞二年丙申,峒寇劉六十偽立名號,聚眾萬餘。朝 廷遣兵討之,莫肯前進,江西行省左丞董士選,自請 至贛,先捕害民官吏治之,尋進兵興國,距賊巢不百 里,悉寘激亂之人于法,復誅奸豪之為囊橐者,于是 民爭請自效。不數日,六十就擒,餘眾解散,得賊所書 贛吉丁籍十萬焚之,二郡遂安。事平,奏聞,但請黜賊 吏數人而已,略不及破賊事,時稱其不伐,贛學遭兵 燹久廢,至是士選為之改建,士尤德之。

延祐二年乙卯四月,寧都州蔡五九聚眾作亂,據五 王廟,張漢高旗幟,殺趙同知,圍州城,燒四關,勢甚猖 獗。奏遣江浙兵討之,五王廟者邑妖祠也,像設極魔 怪人,莫敢側目,土人類縛牲口以祭,我軍見之畏縮, 押錄王榮叔火之,三火三滅,乃取婦人褻衣羃神首, 一火而燼,遂平其城石城弓兵,宋仗成於木麻坑禽, 五九伏誅。

至治元年辛酉,潦蝗相繼。明年,民饑甚。興國達魯花 赤忽都必煮糜于邑之大乘寺,飼餓者,始。四月朔,訖。 五月中,鄰封皆接踵至,所活二十餘萬人,學士滕賓 記之。

至正十三年癸巳,江西行省參政全普庵撒里以分 省贛州,復設科取士,上其名于京師,命下撫軍院,便 宜授官。時兵亂廢科目,故有是舉,因名贛榜。

十八年戊戌九月二十四日,偽漢遣將攻圍贛州,城 陷。達魯花赤哈海赤暨江西行省參政,全普庵撒里 並死之。先是全普守贛,以威斷著功名。至正十六年, 陞江西參政,哈海赤代之,政亦猛厲不可近。十八年, 江西下流諸郡皆為陳友諒所據,有詔普取袁州。普 次吉安時,員外吳彥誠為吉贛總兵官,其裨將明志 高林伯顏武端等皆驍勇,偽漢陳平章既取江西,遣 宣尉幸文才等徇上流郡縣。五月,兵至吉安,志高殺 伯顏武端以城降,全普棄其師,載輜重單舸還走贛, 與哈海赤同為城守。八月,民間食盡。九月,軍亦無糧, 而守益力。父老懇曰:食盡矣,如一城生靈何。哈海赤 知勢不可支,語帳前軍校法昌等曰:爾率民兵血戰, 導我出城,爾等還以城降。我入南中圖興復。法昌等 猶豫,義兵萬戶馬合穆沙禿倫歹等殺普以徇城中。 然後縛哈海赤出降,至城外,哈海赤望見賊兵大罵, 已而曰:與汝戰者,我也。毋殺我百姓,當速殺我。遂遇 害,偽兵入城,忿其久不下,燔GJfont一空,居民殲焉。 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八月,明高帝命平章常遇春,指 揮使陸仲亨,會江西行省參政鄧愈討江西。上流未 附州郡,既復吉安,遂引兵趨贛,時守將熊天瑞固守 不下。帝命平章彭時中以兵,會遇春等共擊之。帝命 遇春乃浚濠立柵以困之,天瑞子元震竊出覘兵勢, 適遇春亦從數騎出,猝與相遇,遣將士揮刀擊之,元 震奮鐵撾以拒,且鬥且卻。遇春曰:壯男子也。舍之,至 是天瑞援絕糧盡,遣元震出降,天瑞肉袒詣軍門,盡 獻其地。蓋次年正月也,遇春送天瑞建康,帝聞克贛 不殺,喜甚。遣使褒諭遇春曰:予聞仁者之師無敵,非 仁者之將不能行也。今將軍破敵不殺,是天賜將軍 隆我國家千載,相遇非偶然也。捷書至,予甚為將軍 喜,雖曹彬下江南何以加之。將軍能廣宣威德,保全 生靈,予深有賴焉。先是天瑞據贛,加賦橫斂,既降,有 司徵仍舊,帝曰:此豈可為額耶。命亟罷之,并免甲辰 秋糧之未輸者。

洪武二年己酉三月,徵江西贛州府,興國縣逸士鍾 磐敕,諭曰:朕承上帝,閎休戢,定大統,不切于求賢,何 以成無為之治。非樂于忘勢,不能致難。進之賢聞爾 鍾磐潛心經史,博洽古今,蘊經國之遠,猷抱致君之 宏略,顧乃嘉遯丘園,不求聞達。朕懷高誼,思訪嘉言, 渴望來儀,以資啟沃。夫古之君子,隱居以求其志,行 義以達其道,當今開國之初,而獨善自安,豈其本心, 諒爾于行藏之宜,處之審矣。特遣行人趙彥可往詣 所居,徵爾赴闕,仍賜禮幣以表至懷,爾其惠然就道, 以副朕翹待之意,故諭。

六年癸丑冬十月,州人呂氏手植白牡丹于庭,冰雪 中盛開,狀若玉盤盂,照曜風日。

十八年乙丑,廣賊周三官謝仕真攻劫龍南信豐等 處,破其城,焚掠甚慘。三官,河源宦家子,殺人亡命,仕 真以造假銀事發,遂與三官結黨,倡亂一時,烏合蟻 聚,至萬餘人。明年,統兵官尹和先計擒二賊,子因乘 勝督兵討平之。正統五年庚申,歲大祲,詔遣重臣分行天下郡縣,勸 民出粟。所在富民應詔者,旌義之仍復其家,時贛縣 呂彥文出榖六千餘石以寔公廩,有司上其事,下褒 敕勞以羊酒,蠲其徭役九年。秋,彥文赴京謝恩,進獻 土物。詔賜彩服二表裏,大官酒饌,鄉里榮之。

十三年戊辰,湖廣蔡妙光自稱傳度彌勒佛,眉間一 瘡痕,名為三隻眼,蠱眾倡亂,攻破龍南,尋討平之。 景泰三年壬申,信豐千戶所運軍,奏稱本縣江水洶 洶,灘石艱難,乞免漕運船七隻,從之。

成化四年戊子,寧都三江水合,先是有三江水合,狀 元來之讖。明年,邑人董越果進士及第。

是年,以旱災詔免秋糧子粒,復議賑濟。

十九年癸卯,長河洞餘孽朱紹綱反,總兵南贛GJfont捕 群盜任。七年,始得代去,尋以事寧議革。

弘治十八年乙丑元旦,廣寇破瑞金縣,知縣萬琛失 守遇害。

四年己巳,參議俞諫計擒程鄉賊酋鍾仕高陳玉良 等,往年為安遠信豐害者,駐師三月,民不知兵,後總 制江浙閩廣諸省軍務,平饒廣劇寇,流撫江西,累官 右都御史。

六年辛未,程鄉賊鍾仕錦等攻劫江廣閩附近鄉邑。 都御史周南初被新命,開府于贛,計招賊首何積玉 千餘,擒仕錦等,戮之,安插降賊朱貴等三百餘人于 羊角水耕住。後積玉復叛,知縣蔡夔督民兵格殺之, 餘黨葉芳等投誠,安插黃鄉堡耕住為新民,聽調殺 賊。

十四年己卯六月,寧王宸濠反,提督都御史王守仁 以勘事至豐城,聞變回至吉安,倡義起兵檄,贛州知 府邢珣,寧都知縣王天與率黃鄉等處兵從征。七月, 執宸濠于樵舍,江西平天與卒軍中。

嘉靖元年壬午,登極覃恩免民田租之半。

十三年甲午,水災。詔免民田租之半。

二十一年壬寅秋,安遠黃鄉堡新民葉廷春恃眾生 變,人情洶洶,兵備副使薛公甲計擒之,并其二子伏 法,眾遂定。黃鄉離安遠縣治三百餘里,與廣東平遠 和平龍川等處接壤,中有大帽山,綿亙數百餘里,人 跡罕到,大盜窟穴其間,新督撫虞守愚議于田背,築 城堡,添設巡檢司,并移安遠隄備之兵駐劄其地,與 弓兵相兼防守。又議會昌長沙營增築牆垣,蓋造營 防,分守水堡,築城三百餘丈,中建公館營房,以便官 軍居民護守,議上悉從之。

二十五年丙午秋七月,瑞金儒學泮池內產有二蟾 蜍,其色白如玉。

三十年辛亥冬,和平岑岡賊李文彪稱亂。都御史張 烜督兵討之,高砂千長陳貴爵與賊通,漏師賊襲執 指揮金爵為質,挾招不許,大兵既集,賊出戰,貴爵為 外應,我兵北戰遂圍撫。贛州府通判謝承志,南安府 推官洗泝贊畫,邵應魁入營求招,乃遣指揮謝敕往 諭賊黨李子文謀,以貌似文彪者殺之,函其首并還, 被擄,官詣軍門請降,遂撤兵,後偵知其偽,再遣敕入 勦切,責賊眾將子文械送轅門伏誅,併殺陳貴爵,而 文彪竟得逃死。

三十五年丙辰夏四月,大水灌城七日,而水再至視 前加三尺,漂沒溺死無算。是年,南昌以水災免存留 稅糧,借贛兩關鹽稅補給宗祿。

三十六年三月,龍南賊賴清規據下歷保以叛,近保 被脅者皆從之,清規本平民,素有機知,常從征三浰 有功,後充本縣老人,善為人解紛息鬥,縣官常委用 之。偶以族人獄事干連法,應配時一郡倅,署縣事墨 甚聞清規家頗饒,索賄不厭,其意再四,逼迫之無奈, 逃匿而倅蹤跡之益急,因而聚眾拒捕,遂反。龍南之 橫江,信豐之員魚逕腦,安遠之大小石伯洪,俱為所 脅,合岑岡賊李文彪,高砂賊謝允樟,號三巢,而清規 為雄。嘯聚十年,殺人千萬,地方受其荼毒極矣。 三十九年庚申冬十二月,郡城大雪,樹木結冰,彌月 不解,即《漢書·五行志》雨木冰,亦曰樹介大水為災。 四十四年乙丑,安遠縣虎四出,白晝噬人。知縣李多 祚懸賞募士捕之,旬日而獲十三虎。明年,督兵征下 歷,過太平堡,一巨蛇當道,多祚拔劍斬之,未幾,賊平。 人謂蛇虎為先兆云。

四十五年丙寅夏六月,都御史吳百朋親督參將蔡 汝蘭等官兵進勦下歷,搗其巢,賊首賴清規伏誅。 萬曆元年癸酉七月,郡城金魚坊民家井中醴泉出, 嘗之,味如薄酒,其氣清芬,三日乃竭。是年,總督漕運 副都御史王宗沐疏列漕宜四事,一云恤重遠之地, 查得漕屬惟江西為遠,而江省之贛州為尤遠,且經 贛石二十四灘之惡,其到水次幾同淮安之抵京師, 而風波不與焉,計贛縣寧都二縣共糧一萬三千二 百九十六石七斗為數,不多乞,每年坐准,改折隨同 各處本色。解納於窮遠之民,既蘇其困又免其患,所 謂遠地之當處者也,議上不報。四年丙子,郡守戴記置漏澤園于水南之苑田下,令 民間有停柩于郊外寮房者刻期瘞埋,毋再暴露。

贛州府部雜錄[编辑]

《泊宅編》:虔州龍南安遠二縣有瘴,朝廷為立賞添俸 甚優,而邑官常缺不補,他官以職事至者卒不敢留, 甚則至界上移文索案牘行遣而已。於管勾常平季 點到邑皆留數日,亦無他苦,大抵此地惟水最毒,常 以銅盆貯水,須臾銅色微黑。予每以大錫瓶挈佳泉, 以自隨捐,二夫之力足了,數日之食虞策處,瘴鄉有 詩云:避色如避難,冷暖隨時換。少飲卯前酒,莫吃申 後飯。予謂果能如此,何所往而不可,豈獨禦瘴癘而 已哉。

《府志》:按《桑欽水經》云:贛水出豫章南野縣,西北過贛 縣東,又西北過廬陵縣西,又東北過石陽縣西,又東 北過新淦縣西,又北流入于大江。《水經注》曰:豫章水 導源東北,流逕南野縣北,逕贛縣東,會湖漢水,水出 雩都縣,導源西北,流逕金雞石西北,逕贛縣東,西入 豫章水。《山海經》曰:贛水出聶都山東北,流注于江,入 彭澤西。班固稱南野縣彭水所發,東入湖漢水。庾仲 初謂大庾嶠水北入豫章,注于江。前漢《地理志》曰:豫 章水出贛縣西南,北入大江。雩都湖漢水東至彭澤 入江,行千九百八十里。後漢《郡國志》曰:贛有豫章水。 劉歆曰:湖漢等九水入彭蠡,故言九江。注又曰:豫章 湖漢及贛並通稱也。蓋控引眾流,總成一川,雖稱謂 有殊,言歸一水矣。雷次宗《豫章記》云:贛縣豫章水出 郡西南,故以名郡,雖十川均流,而北源最遠,故受名 焉。應劭漢官儀謂城南松陽門有樟樹,垂蔭數畝,郡 以此得名,又一說也。獨劉澄之云:縣東南有章水,西 有貢水,二水合贛字,因以名縣。酈道元以為謬,謂劉 氏專以字說水,而不知遠失其水之實,蓋緣經志只 有豫章湖漢贛水,贛一作灨,而無貢水者,豈贛貢二 字同音,而劉之謬誤或在,是故道元從而駁之,與然 章貢水合為贛,諸載籍亦有之,若豫章郡以贛水得 名,次宗南昌人所記當不妄,今並存之以備考。

贛州府部外編[编辑]

《輿地志》:儲君廟晉咸和二年,刺史朱瑋立也,嘗有漁 人釣于此,得金鎖,引之數百尺,忽一物隨鎖而來,其 形似牛,眼赤角白,見人驚駭,拽鎖急走,漁人以刀斷 其數尺,不知其所由,然也。

贛縣黃唐山有石室,門方八尺,廣約十間,上通天窗, 下有方榻,二石人巾幘而坐,旁有小石室七所相通, 內俱有石人。室前時有車馬跡,無毒蟲蔓草,林木繁 茂,水石幽絕,蓋仙靈窟宅也。山下居人每丙日輒聞 笳鼓笙簫之音,鄧德明記云:有石子如彈丸聚山角, 丙日不見,他日復有。

《述異記》:螺亭在南康郡,昔有一女採螺為業,曾宿此 亭,夜聞空中風雨聲,見眾螺張口而至,亂噉其肉至 盡。明旦,止骨存焉,遂瘞亭旁,故以名螺亭。

南康有神名山都,形如人,長二尺,餘黑色,赤目黃髮, 于深山樹中作窠,窠形如豎鳥卵,高三尺許,內甚光 澤,五色鮮明,旁開孔如規,體質虛輕,中以鳥毛為褥。 此神能隱身,罕睹其狀。贛縣西北十五里有余公塘, 上有大梓樹,可二十圍,樹老中空,山都穴焉。晉元嘉 元年,縣民袁道訓導靈兄弟二人伐樹取窠,還家山 都見形謂曰:我處荒野,何豫汝事。樹有我窠,故伐倒 之,今當焚汝宇,以報汝之無道。至三更火起,合宅蕩 盡。

《北堂書抄》:盤固山其峰有石井,井側有大銅人,常守 之五十年,水一湧起數十丈,銅人每以手掩之即止, 其山盤紆崚嶒,因號盤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