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0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八卷目錄

 福寧州部彙考二

  福寧州田賦考

  福寧州風俗考

  福寧州祠廟考寺觀附

  福寧州驛遞考

  福寧州兵制考

  福寧州物產考

  福寧州古蹟考陵墓附

 福寧州部藝文一

  太姥山記         宋林嵩

  寧德縣重修城隍廟記     陸游

  長溪修學記         葉適

  福寧州儒學記      元程鉅夫

  歐陽公河記        明林瀚

  赤岸堡記         林愛民

 福寧州部藝文二

  太姥山         唐薛令之

  梅花陂         宋韓伯修

  赤鑑湖          韓世忠

  宿飯溪驛         王十朋

  棲林寺           前人

  虎溪二首        前人

  蒙井            鄭樵

  霍林與僧夜談        陸游

  長溪道中和張自山韻    文天祥

  凈聖庵           王濱

  支提寺          王平國

  金臺寺           林仰

  南禪寺         元陳陽至

  南屏寺          陳陽極

  靈泉寺          陳陽復

  芝田           明羅倫

  寧德邸中畫菊        唐寅

  石澗龍首庵        鄭宗學

  前溪            游德

 福寧州部紀事

 福寧州部雜錄

 福寧州部外編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八卷

福寧州部彙考二[编辑]

福寧州田賦考        通志[编辑]

州總

原額官民學寺、田、園、池、地、塘、湖、洲、山溪、港、潭、蕩河、碓坡、圳渡、江坂、渙埕、樹林五千一百九十一頃九十一畝五毫七絲七忽,糧餉銀四萬一千二百三十八兩六分一釐八毫八絲六忽五纖八沙。本色米七千八百五十七石四斗九升七合一勺二抄。內遷荒田三千四百四十九頃四十畝二分一釐八毫九忽九微,豁免銀二萬九千二百四十一兩五錢一分八釐四毫「四忽八微三纖一沙五塵九埃六秒。」 豁免米五千四百二十八石九斗二升六勺二抄一撮二圭五粟四黍。

墾復田七百九十六頃八十四畝六分二釐九毫四絲七忽七微五纖。糧餉銀五千二百九十七兩五錢八分九釐七毫六絲八纖五沙七塵六埃九秒五漠。本色米一千四百石一升二合六勺六抄八撮九圭三粟。

實在官、民學寺田、園、池、地、塘、湖、山、溪、港等二千五百三十九頃三十五畝四分一釐七毫一絲四忽八微五纖。糧餉銀一萬七千二百九十四兩一錢三分三釐二毫四絲一忽三微一纖二沙一塵七埃三秒五漠。本色米三千八百二十八石五斗九升一勺六抄七撮六圭七粟九粒六黍。

學租銀二十九兩九錢三分六釐二毫五絲,寺租銀一千一百二十三兩二錢九分四釐九毫九絲六忽。

外附徵漁稅:本州原額銀一百一十七兩八錢七分九釐五毫六絲四忽,新增銀六百三十二兩一錢一釐;福安縣原額銀三十三兩五釐七毫八絲,新增銀一百六十七兩;寧德縣原額銀一百二十八兩六錢四分五釐三毫五忽,新增銀二百二十一兩三錢六分。

應徵各屬縣牙、雜等稅銀四百三兩五錢外,沙埕關隔海無徵銀一千八百兩。

原額、屯田地五百七十九頃五十三畝二分八毫九忽,糧餉銀三千七十一兩四錢六分二釐八毫八忽一微八纖五沙。本色米四千四百九石二斗五升。內遷荒田四百九十八頃四十六畝一分九釐六毫三絲八忽,豁免銀二千五百七十三兩四錢七分九釐三毫七忽九微六纖七沙四塵四埃九秒。豁免米三千五百七十九石六斗三升五合

墾復田二十五頃三畝七分五釐六毫二絲一忽,糧餉銀一百二十三兩四錢八分七釐五毫三絲八忽七微五纖六沙二塵五埃六秒。本色米二百三十二石二斗五升三勺。

實在田八十一頃七畝一釐一毫七絲一忽,糧餉銀四百九十七兩九錢八分三釐五毫二微一纖七沙五塵五埃一秒。本色米八百二十九石六斗一升五合。

福寧州風俗考        州志[编辑]

州屬總

元旦 放炮迎年,陳設香燭果食以祀其先。拜天地祠堂畢,合家尊長卑幼以次拜慶。出拜宗族親鄰,謂之「賀歲。」 凡賀本年之登壽者,與門婿之初行者,皆五日內行禮。有新喪之家,五更設奠舉哀。族里親知,前此已行弔者,今復拜新靈,近多閉門不納。

上元 自十三日起至十八日止,各境醵銀設醮,曰「上元祈福。」 聚會歡飲,頗有鄉社古風。但砍伐松竹為燈棚,不免盜斫他山材木,且傷當春方長之生意。上元後,童蒙皆從師入學,或延師於家塾以教之。

清明 ,家家插柳於門,履先塋掃松楸,具牲醴羹飯,祭墓,會族享餕。餘有新入葬者,則曰「祭新墓。」 祭禮倍厚,大會親族於塋次。

「端午 」 ,相傳閩王以五日薨。凡閩產者,懷王之德不忍。是日飲酒為樂,移於四日。自浙至衛者,仍以五日。皆各取蒲艾懸門,裹角黍祀先,遺所親用五色線繫童臂,以續壽命。近海則為龍舟競渡。

七夕 ,家市淘井,以桃仁合炒豆啜茶。夜則兒女羅瓜果於庭,以祀織女星,《穿針乞巧》。

中元 ,設酒殽羹飯祀先。或有醵,設齋供於空門,以度亡日。

中秋 燕飲賞月,逐隊出遊,鬻啗月餅。

《重陽 》「登高採菊,飲茱萸酒」 ,

冬至 ,粉秫米為丸,為餛飩,而薦之祖先,互相餽遺。

臘月 朢後,各以品物相餽,曰送年賀壽者。婿初行者皆有盤禮,送新喪家者有紙燭禮。二十五日 ,各家掃除室宇,謂之「掃塵。」 是夜祀竈,除夜 祀先。沿街各燒柴竹之屬,名曰「燒角冨。」 放炮作樂,家家聚飲,歡笑達旦,謂之《守歲換桃符春帖》。

福寧州祠廟考     州縣志合載[编辑]

本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東門外建善寺龍山下,舊在北門外。

社稷壇 在北門外

州厲壇 「在北門外,洪武七年置。」

城隍廟 在城東,宋元祐二年建。

節孝忠勇祠 在西門外夫人橋羅公祠左。節孝祠祀元州尹王伯顏。忠勇祠祀宋令潘中。西道堂感應侯祠 即真慶宮,舊祀老子,里人因祀神於宮之東。神姓詹,西鄉人俗呼「詹公侯王。」

關王廟 在西門內街北,乘駟。西境一所在西門外演武場右。

五顯廟 :在南街錢塘境。神名「五聖」 ,亦曰「華光。」 江以南無不奉祀。每年四月初八日誕,里人自為祭。

祠山宮 ,神姓張,諱渤。在州治西,金波橋北。「順濟宮 」 ,神姓陳,江南下渡陳昌女也。在西門外迎恩亭右。舊在夫人橋旁,成化十六年徙建今所,州判劉志選重修。

馬郎廟 在東門外。祀晉司馬孚也。

松山天妃宮 在南石崖上。《福州志》:「神姓林,莆田湄洲都巡檢李女。少而靈異,室處三十年,著靈於海上。」

海神廟 在北山第一峰。明萬曆十一年,僉事徐金星建。

寧遠侯廟 在一都松山。神姓張,失其名,翌衛海道,嘗著靈異。唐光啟元年封寧遠侯,亦名相公。祠主曰「宣贊」 二位侯王。

英惠侯廟 在四都。神姓虞,元人仁慈尚義,以農為業,旱時禱雨不應。夜夢仙翁教以禱雨之術,依夢試之,果雷雨大作。後卒葬斤山。鄉人立廟禱雨輒應,封「英惠侯。」

白馬三郎廟 在四十都。祠閩越王郢之第三子也。

許大夫廟 在四十九都硯村。神名光大。五代周時為沿海都巡檢。遇江寇至,奮不顧身,持短兵接戰,謂鄉人曰:「勝則江水清,不勝則江水赤。」 既而歿於陣,江水如血者三日,尸隨潮以歸。鄉人即其地立廟祀之。祈福禳災,其應如響。懷德祠 原在東門外建善寺左。明正德十一年,歐陽嵩浚河有功,民為立生祠。後燬於倭,移主石澗堂右。萬曆間,改刱元妙觀前。

福安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南門外。

社稷壇 在冨春溪旁,「邑厲壇 在縣治西北。」

城隍廟 在錦屏境

朱韋齋祠 在九都龜齡寺,以韋齋嘗攜文公寓此。

三賢祠 在龜湖山下

「太子侍講薛補闕祠 」 祀薛令之,一在金山,一在城南,一在冨溪,祠旁為清風亭。《趙文昌祠 》,祀尚書趙必愿於城中四隅等處。《寧德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南門外。

社稷壇 在北門外

邑厲壇 在北門朝天橋。

里社壇 在一都北

城隍廟 在北門內

東平王廟 在儒學東南新塘頭,祀唐張巡。古遺先生祠 在五都南山,祀元逸儒韓信。同。阮先生祠 在五都漳灣,宋紹興六年建,祀上舍阮大成。

光祿祠 在二十二都藍橋。

寺觀附[编辑]

本州

資壽禪寺 ,初在州治東三十步。周顯德二年建名「保明。」 宋大中祥符六年,敕改今名。明洪武二十年,以其地置福寧衛,徙寺於北山尼寺。正德十年,自北山徙建於接待庵。

大圓庵 《正統志》:「在縣東北隅,舊名柏巖,唐武德元年建,今廢。」

善化庵 在州東北隅。明成化間建,今廢。西禪寺 在城西隅。乾德四年僧善照建,久廢。西山尼寺 在城西北隅。

明宗寺 在城北隅,宋開寶元年建。

觀音堂 在城西

龍首庵 即東庵,一曰「石澗堂」 ,在北門外,明正德十六年建。有溪山一覽軒,有迎薰亭。庵東有東澗,西有中澗,澗上有芙蓉臺。

聖水庵 在龍首山之西巔,庵前有井,廣丈許,水清泚,俗傳愈疾,故名。明萬曆五年重建。元妙觀 在北門外,元至元初年建,扁曰「古松福地。」

「小建福寺 」 ,即西庵,在北門外迤西蓮花峰下。兩山夾門,亂石攢簇,一水盤曲,穿流石林中,與東庵相應,鎖鎮兩澗之水。

蓮花堂 在西庵之西,蓮峰之下。

建善寺 在東門外華峰之下。

龍泉庵 在一都龍泉山下。

瑞巖寺 在一都。五代唐清泰元年建。

瀑泉寺 在瑞巖之北

金臺寺 在二、三都,即宋林榕臺先生迎師議禮講學之地。天聖十一年建,久廢。

大報恩寺 ,在瓜嶺東。寺居報恩嶺,上有龍井,咸通二年建。

昭聖寺 在四都,宋乾德元年建。

廣濟寺 在五六都,宋乾德五年建。

報德寺 在五六都,宋紹興六年建。

瑞雲寺 在七都。宋元豐三年建。

《玉湖庵 》在太姥山之麓,庵前有湖,澗水傾瀉為「珍珠簾。」

巖洞庵 在太姥山之中,一名「半雲洞。」

天源庵 在巖洞庵之下,左有清泉竹木。清溪寺 在十一都。唐咸通五年建。

山門寺 在十二都。宋景祐二年建。

天竺寺 在二十都,僧璧巖建。

廣化寺 在二十一都。隋開皇二年建。

上地藏寺 在三十四五都,岡溪嶺北。

旃檀寺 後唐咸通二年建。

宣聖寺 後唐乾化二年建。

保安寺 後唐清泰元年建,今廢。

「彼岸閣 」 在南門外,跨河兩岸。

報福寺 又名「寶福」 ,宋天聖三年建。

白蓮寺 杯溪嶼後,宋乾德四年,僧無關建。《龍居寺 》,唐咸通十年建。

中成寺 唐咸通十三年建。

目蓮寺 後周顯德元年,僧雅公建。

鳳翔寺 ,至元二十三年建。

隆壽寺 後唐長興五年建,今廢。

大建福寺 ,後梁貞明二年建。

五臺寺 ,後周顯德三年建。

松嶠寺 宋太平興國元年建。

清潭寺 隋開皇二年建。

寶鏡寺 後漢天福二年建。

應慶寺 在四十六七都。宋開寶二年建。「法華寺 」 ,宋乾德二年建。

彌陀寺 元至正二十年建。

留雲庵 元至正五年建。

白雲庵 「明萬曆九年建。」

涌泉寺 後漢天福元年建。

寶輪寺 ,乾興元年建。

興福庵 在五十都,唐天祐二年建。

福安縣

龜湖寺 在城西山上

石門寺 在關山,唐咸通間建。

龜齡寺 在九都,唐咸通間建。

黛凝寺 在二十六都,唐咸通間建。

羅漢寺 在十七都,宋天聖間建。

鎖泉寺 在曉陽,宋元符間建。

際山寺 在六嶼山後

雙巖寺 在黃崎鎮,後唐咸通間建。

曹山寺 在三十一都,宋祥符間建。

仙聖寺 在縣南歸化,宋元符刱。

仁皇寺 在二十四都。宋乾德年間建。

真慶觀 宋淳祐間,縣令林子勳建。

寧德縣

瑞跡寺 在四都,梁乾化間建。

廣教寺 在十一都,唐大中元年建。

太平尼寺 在十二都。宋開寶五年建。

永寧寺 在二都,唐乾符元年建。

大印寺 在二十都。五代周廣順元年建。甘露寺 在十二都霍童鄉。唐咸通四年建。布泉寺 在三十都。唐乾符六年建。

仁豐寺 在二十都,唐天復二年建。

陀羅延窟寺 在二十四都。宋開寶六年建。鞠多寺 在二十五都。宋淳化元年建。

樟靜庵 在九都閩坑底。

三元道院 在縣北門外。

福林宮 在十三都,唐咸通三年建。

福寧州驛遞考     州縣志合載[编辑]

州屬總

本州《驛傳》,《歲編》銀三千九百五十三兩四錢四分九釐五毫一絲。

解福州府給驛銀二千三百三十三兩七錢六分七釐七毫七絲。

《存州》支應銀六百一十九兩六錢八分七毫八絲。

福安縣歲編銀一千一百八十五兩六錢七分一釐九毫。

解福州府給驛銀一千八兩三錢九分二釐八毫零,餘存留支應。

寧德縣歲編銀一千二百六十七兩一錢一分二釐七毫八絲。

解福州府給驛銀一千八十八兩六錢一分二釐零。餘存留支應。

福寧州兵制考     州縣志合載[编辑]

州屬總

按「福寧州在宋為縣,其軍事屬於福州府之兵馬鈐轄。元陞為州,仍隸福州府,輪委萬戶一員巡防。」 明置福寧衛指揮使司於福寧州,有指揮使一員,指揮同知二員,指揮僉事四員,經歷、知事各一員,鎮撫二員,左、右、中、前、後。大金定七所,所各正千戶一員,副千戶二員,鎮撫一員,百戶十員,此舊制也。其後,指揮、千、百戶,陞降增損,不

一、永樂間,設烽火寨於三沙海面。把總一員,由帥府考選福建十六衛中指揮、千、百戶中有才堪備倭者為之。每歲撫、按察其賢否,五年一廢置,名曰《考選軍政》。選一人統衛事,曰軍政掌印,一人訓練,一人督屯,一人巡捕,曰「軍政僉書。」 皆謂見任管事,非此者編諸行伍,謂之「帶俸差操。」 千、百戶亦然。不能皆賢,常以一人攝數印。鎮撫掌衛之獄。幕職經歷司一員,則以文法吏事,綱紀衛政。衛有愆違,得糾正之。知事一員,隆慶二年奉例裁革。

嘉靖四十二年,設北路守備一員,中軍遊把總一員,烽火寨把總,由撫按兩院保薦,兵部選差,奉欽依,以都指揮體統行事。隆慶初,設左營把總一員,尋增右營把總一員。萬曆十九年,增福寧營把總一員。二十年,改北路守備為北路參將,改中軍遊為嵛山遊,把總如故,增臺山遊把總。先是,嘉靖間,設分守福興、福寧參將一員。故。

《舊志》
有嘉靖參將然非專駐福寧不得列於福
[编辑]

寧秩官

福寧州物產考        州志[编辑]

州屬總

穀類

稻 名品甚多,志其大者,大都有早稻、晚稻、秫稻,又有分遲早,一年兩穫。宋州人謝邦彥詩:「嘉穀傳來喜兩穫,薄田不負四時耕。」

麥 :有大麥、小麥、蕎麥。

粟 :有「牛尾粟」 、「鵝掌粟」 、狗尾粟。

芝麻 :有黑、白二種。

豆 有青豆、赤豆、黃豆、白豆、烏豆、綠豆、虎爪豆、羅漢豆、蠶豆、羊鬚豆、虎斑豆、米豆、白扁豆、黑扁豆、刀豆、江豆、沿籬豆,一種至十月熟,名曰「寒江豆。」

蔬類

芥菜 :「一種味甘脆,一種葉紫味辛辣。」

莙薘 俗呼甜菜

薤 葉似蒜而長厚

薯 :有紅、白二種,又有山薯,即山藥也。

菰 即菌也。有荇菰、蓀菰、紅菰、巖菰、木耳、鼠耳、雞肉、松菰、瓢菰,即香蕈。又有雷菰,以雷鳴出。《石菜 》,生海灘石上。

筍 種類甚多,四時不乏。

苔 :海產,乾作脯,可療痢,又有苔鬃。

果類

荔枝 :去城數十里,惟南路濱海處有之。龍眼 又名「圓眼」 ,南路海濱有之。肉薄,味不甚甘。

桃 有矮桃、苦桃、扁桃、梅桃、合桃。《七月桃李 》有黃蠟、鵝黃胭脂。

金彈 有二種:圓呼金彈,長者金棗。

《密桐 》大於《香櫞》。味甘。

柑 有薄皮獅頭柑、蘇柑、仙柑、拋柑。

木類

金荊 :產於深山,堅直可作轎扛。頻年征取,砍伐將盡。鄉民苦於此木之累,盡自戕之。

《相思》木 ,有紋理最細。

竹類

貓竹 :有三月、六月二種。

箬竹 :葉可為篷,莖如箭。

「羅漢竹 」 、人面竹 ,二竹俱出寧德。

綿竹 剖成篾絲,可作器物。

藥類

蓼 俗名「辣蓼」 ,亦以和曲釀酒。

銅筊杯 又名「一直箭」 ,白花結實,兩葉相對如筊杯。小兒科用。

金沸草 治嗽

《蓽》。 俗呼「山豬囝」,花類。

茉莉 :有單瓣、重瓣二種,夏開極盛。東坡云「香麝逼人」 是也。

佛桑 開花,有單瓣、重瓣、紅、白、粉團,各色。闍提 ,俗名「斜蹄」 ,花白而香。

蘭 :名品極多,實則蕙也。蘭一莖一花,俗曰「山。」

蘭者是

鶴蘭 太姥山產

草類

風藤草 :一名《山膏藥》。治瘋大金瘡。

攔路虎 一名《山角箭》,治瘠。

金剛藤 根名「老佛頭」 ,治頭風。

《蛇莆》藤 莖細,葉如猴耳,治齒喉。

《李郎藤 》,可止嘔血,久腐可代香。

蕢 有三稜,生海壖邊,可織蓆,可為履。

斷腸草 :俗名「徂葛」 ,南路尤多,食之能斷人腸而死。

羽類

《山燕 》似燕而騺悍,能逐鷹鴉。

翡翠 :雄曰翡,雌曰「翠」 ,善攫魚。

鷂 :似鷹而小,白色,擊攫尤悍於鷹。

信鳥 似鵲而小,飛鳴必有佳信。

鱗類

鱆魚 大者名《石巨》。

《鎖管 》似「柔魚」 而小。

《寸金魚 》,出寧德。

馬鮫魚 :青皮、無鱗,尾似馬交箭,故名。

跳魚 :俗名「彈塗。」 有大而頰白者,有小而身白點者。

黃梅魚 狀似石首而小,俗名「大頭魚。」

水母 俗名鮀,又名「海蜇」 ,以蝦為目。

鶴魚 嘴似鶴故名

《銅盆》魚 :形扁,色紅,鱗大、骨硬。

風。魚: 俗呼「爛。」無種浪花,自結首似龍而身白如銀魚,無皮,鱗骨軟弱,故名。霜降以後,漸脆而甘,烘乾名為「龍頭。」《介類》:

《土匙 》:有葉、有柄,如茶匙。

蚶 即瓦楞子。有絲蚶、布蚶二種,可種而生。蠣房 ,以竹插海而生者肥。又有巖蠣、黃蠣蛤 、有花蛤、油蛤、白蛤、橫蛤等種。

螺 有「黃螺、絲螺、香螺、辣螺、花螺、尖尾螺、珠螺。又池螺、田螺。」

螂。 形似蛤,殼薄,肉白。蟶 《土蟶》。種而生者,又有劍蟶、竹蟶、指甲蟶、馬蹄蟶。

淡菜 :俗呼《烏投》。生於海泥中。

角螺 :螺之大者,土人以殼為吹角;又大者可栽花。

貨類

茶 、山園俱有,惟《白琳》多。

礬 十五都黃桐溪產

穀紙 出州三十三都。杯洋。

鹽 福清、興化之鹽,俱日曬成,獨「福寧、福德用火熬汁滷水,十鍋煎一鍋。」 且海濱無薪水,爇茅以煎婦人食息不離竈下,最為勞苦。貧民肩挑貿易,民甚便之。自引鹽行,而以私鹽捕害,故至今民思欈李、陸公云。

福寧州古蹟考        州志[编辑]

本州

溫麻廢縣 在四十一都。今稱「古縣。」 有鼓樓連山,今其山名鼓樓山。

北城門 門上有「唵嘛呢叭。」「吽」六字。元時建。菱湖 即今南察院地。舊為洿湖生菱。宋縣令杜樞築其地建學。故傍為儒林境。

「西尉 」 宋為原明王祠,即今七聖宮址也。後埔街 故址在今北門城壕。

市橋 :在赤岸。前代人物最盛,有十八境,於此為互市,故名。

「《船塢 》山腰」 ,盡南坳處。

四牌樓 在州城東境

明新堂 在長溪縣正廳後。

朱子流寓武曲朱氏宅 ,漆書「文章華國,《詩》《禮》傳家」 八大字。

鎮守軍福興,亳州營 。至元丁亥,改縣為州,置此於西道堂廢址西關之內,疑今教場地。留耕堂 在東門外,宋忠文王伯大號「留耕。瑞泉堂 」 舊在登龍坊上,今真慶宮左。

桂枝亭 在赤岸。乾符二年,林嵩登第歸里,東西二門各建華表,搆亭立碑,幕僚前進士緯為文。

罡溪 :今東西隅皆其地。

茶亭 在祠山宮前

王右軍祠堂 在赤岸東。

虎池 ,在報親村中。謝義韶出入乘虎語具寺

觀志

風伯壇 在州西明宗山下。

雷雨師壇 在龍泉山下。

四牌樓 在州城東境。嘉靖十三年,知州周珙毀舊城基為之,今毀。

「節婦」 亭 在州治北街口,舊國儲坊地。嘉靖十六年,周珙為顧氏建。

明新堂 在長溪縣正廳後,元祐六年建,溫州路總管汴人趙鳳儀記。

東道堂 在東門外

營田洋 唐末,赤岸居民墾斥,得地千餘畝。時閩王據八閩,與吳越兵爭取其地,為贍軍之需,曰「營田洋。」

唐金州刺史林嵩宅 在「赤岸。」

宋提刑楊楫宅 在瀲村。

宋直龍圖閣林湜宅 在赤岸。

參知政事王忠文伯大宅 ,在赤岸東岩。嚴州教授黃楫宅 ,在翁潭。

「太師孫翼鳳」 宅 在孫家巷,今射圃地。

元知州陳天錫宅 在西巷。

明刑部司務林海宅 在面石灞墩,遷後所八間巷。

福安縣

縣尉司 按《縣志》,「在譙樓右,元時建。」

白石巡檢司 按《縣志》,在七都。今徙黃崎。辜嶺巡檢司 按《縣志》,「舊志」 ,宋置觚嶺巡檢司,在邑南飛鸞渡口。飛鸞在寧德二都,而辜嶺在福安九都,豈「觚」 、「辜」 同音耶?抑初創於九都而遙制三江口耶?傳疑存之於此。

漁陽巡檢司 去縣北九十里。洪武三年設,景泰六年廢。按《三山志續志》:「元有漁溪巡檢司,在咸村,即此。」

黃崎驛 宋置

下邳驛 按《縣志》「宋置。」 以上二驛久廢,而本縣迎候甚艱,宜議興之。

白沙務 按《縣志》,在二十五都,紹興二年置。稅課務 按《縣志》,「在西南一里,洪武二年置,宣德間重建。」

廣惠倉 按《縣志》:「在譙樓外迎祐坊,宋縣令林子勳建。減俸及民食鹽,積千緡充局,命僧掌之,備賑貸,收息二分,貧不能葬者舉息以助。又局本一百貫足則收息修理道路。」

安惠倉 按《縣志》:「在縣西,宋縣令鄭黼建。穀賤糴之,貴則出之,斗粟收息錢二文,其息入惠民局買藥,餘復增糴存留。」

際留倉 在儀門右

白石倉 在七都

常平義倉 在龜湖山下。元尹趙元喜建。義倉 凡九所。宋延祐建,今廢。

稅糧場 唐榷務、黃崎。

錦屏堂 在縣西,有海棠五千枝。

《依山亭 》《黃崎》。

扆峰亭 在縣後,林子勳建,登眺其上,以望雲物。

「平遠亭 」 :在縣城南。縣令林子勳建。

大觀樓 、龜頸敵臺,萬曆辛巳,水廢。

御書閣 在縣東南

《釣鰲亭 》《黃崎》。

飛鳧閣 金山學

棠茇亭 知縣楊維誠捐俸建,在十八都。《放生亭 》在龜湖山。

廉村廉溪 唐肅宗嘉薛令之清節,敕名「甘棠港 。」 黃崎鎮有巨石立波間,多覆舟,王審知禱海神,雷轟石去。唐昭宗賜號「甘棠港。」 玉春堂 在扆山東。淳祐八年,縣令林子勳建,堂左右環植梅花。

文殊院 在秦溪西。里人得土中石刻三字,今呼「文殊嶺。」 有神鐘。

宋儒信齋楊復故居 ,在二十八都。倪嶠遺裔守田廬,世久,或分居嶺外塘及寧德七都。會稽尉鄭虎臣故居 ,在柏柱,今呼「白鷺」 ,遺族在焉。

晞髮處士謝翱故居 ,在穆洋樟檀坂,「御史陳錡鳳山別墅 」 ,在縣北郊,讀書廬墓處。《寧德縣》

感德鹽場 唐開成中置場督鹽,建。前廠即今縣治,後廠在龍首境。

鶴嶺寨 在白鶴嶺。建炎二年,長溪令潘中拒建寇於此。

花橋石堂 ,淳熙間朱文公過此,語人曰:「後數十年此中出儒者,讀天下書十八九。」 淳熙甲辰

陳普生有《鷓鴣,繞屋之祥》。

三縣寨 在三都。宋初置於三嶼。元豐初,徙蛇崎山。其水界福寧、福安地,故名。

寧川驛 在縣簿廳。宋紹興二十八年設,後廢。飛泉驛 在二都。宋紹興七年設。元祐八年徙焦門頰。紹興三十年以風濤險惡罷廢。

誠齋 在五都漳灣鞍峰山右,宋阮大成建,有敷教,分十齋。

東青書院 在二十五都,宋姚、周二姓建。有六齋,初名「學古齋」 ,紹定元年易扁。

海山奇觀樓 在一都西山。

養賢堂 按《縣志》:「在明倫堂後,為師生會膳之所。洪武五年,知縣王溥建,三十三年燬,知縣關可誠重建。天順四年,御史顧懷同、古永昌重建。正德三年戊辰燬。六年,知縣熊翀鼎建。嘉靖四十年倭燬。」

尊經閣 按《縣志》:「宋時有御書閣,紹定五年,縣丞周顧行建,後廢。宣德四年,御史張鐸、知縣張初重建於學山之東,正德戊辰燬。嘉靖四年,縣丞李詔捐俸重建,在養賢堂後學山之巔,改名尊經閣。十三年燬。」

觀瀾亭 按《縣志》:「初在南門外,俯瞰魚塘。宣德四年,御史張鐸徙學儀門之東,泮池之上。嘉靖辛酉燬於倭。」 今之啟聖祠,即亭之故址也。敬一箴亭 始在。

文廟儀門之右。嘉靖十一年、移建於養賢堂後之

山坡辛酉燬

騰蛟起鳳樓 即龍門樓也。在儒學東南,跨溪,初名「下水關」 ,又名「南城關。」 關上起樓,乃名「龍樓。」 嘉靖三年,縣丞李詔建,辛酉倭燬。

狀元亭 按《縣志》:「在龍首境廠心廟前。宋余復乞靈於廟,神許以大魁天下,後果狀元及第,乃建亭以表之。」

石壁亭 按《縣志》「在二十二都,正統四年道士陳虛中建,教諭戴福海有詩。」

河泊所 按《縣志》,「在縣城直街正西,原係稅課務,洪武元年開設,未幾裁革。景泰三年,乃設河泊官以管魚課,改務為河泊所。嘉靖十年,以魚課不多,屬縣帶徵,省其官所地,售陳、徐二家。」 不欺堂 按《縣志》,「在縣堂東。」

五鳳樓 按《縣志》「在一都碧山下,宋建。」

振華樓 按《縣志》:「在朝天門內,來往官使迎餞於此。淳祐五年,縣令趙希岳重修。」

超覽亭 按《縣志》「在一都靈溪寺西,宋建,舊名清輝。嘉熙中,縣令聶世美改今名。淳祐十二年,縣令徐夢發重建。」

驂鸞亭 按《縣志》「在白鶴嶺旁。」

跨鶴亭 在「驂鸞」 之下。右二亭宋嘉定間,署丞黃克寬建。

御風亭 在驂鸞之下。淳熙間,縣令鄧仲椅建。青竹神冢 ,按《縣志》,「在青竹洋山,相傳黃岳之祖地也。今謂之王墓,榛荊不生,人或鋤之,必有怪異。」

仙人墓 按《縣志》:「在白鶴鼻之右,有一小山,俗呼為崙。有古冢,相傳為仙人墓。」

金仙塔 按《縣志》,在碧山北一里許。山下有寺,後寺燬塔存,歲久鄉人拆卸,今止存一層。登龍石 按《縣志》,弘治十年水漲,四都金溪山墩崩去半,中有兩石相合,摧流其一,更一尚存,中刻二字曰「登龍字,徑方五寸。」

鄭鄉校 按《縣志》「在九都福首羅山,宋鄭氏建,中為殿,分十二齋。」

宋慶元君子林仲麟宅 在梅溪。

先儒陳普宅 在石堂

提刑鄭南宅

進士鄭昌齡宅 俱在雙薦峰下。

元先儒韓信,同宅 在中村。

明少保林莊敏聰宅 在埔源。

墳墓附[编辑]

本州

唐刺史林嵩墓 在「峨村。」

宋中奉大夫林湜墓 在溫、處間賢沙里。大府丞張叔振墓 ,在建善寺龍山。

先儒黃幹墓 在四十一都。

進士靖節鄭君老墓 積石鳳山。

先儒林維屏墓 在「地藏寺後。」

進士林天書墓 在職田。

先儒楊楫墓 在草堂山。

朝議大夫丘允墓 在馬鞍山龍壽岡。

武狀元黃文仲墓 在松嶠寺後。

博士黃錧墓 在四十一都。

「太師孫翼鳳」 墓 ,在石浿。翁仲尚在田間。「忠文公王伯大墓 」 ,在雉溪。

提刑謝邦彥墓 在四十八都。多疑塚。

承議郎趙崇銛墓 明宗山之原。

元逸儒黃寬墓 在石浿。貢師泰《銘》。

福建行省參政袁天祿墓 在湄陽。

本州尹、朝列大夫王伯顏墓 在虎鎮塔山下。本傳:「長子楨負遺骸歸。」 蓋遷改於此。

明布政使陳宗顏墓

德慶知州王淮墓

廣東僉事林愛民墓 在建善寺東。

貴州參政林遂墓 在金臺寺右。

思恩知府黃乾行墓 在林柄。

贈戶部主事林況墓 在南山。

國子學錄盛福墓

贈刑部主事張嵩墓 「在職田。」

國子助教盛繼墓

贈廣東副使游德墓 在長貫。

贈本州同知陳坡墓 在北坑洋。

湖廣參政游朴墓 ,在曲瑤下。

廣東惠州府長樂縣知縣張渭墓 在水塔嶺內。

旌表「貞節」 吳煜娘墓 在白塔山。

貞節顧氏墓 在木梳山。

贈廣州府通判周君祿墓 在後湖。

福安縣

唐左補闕薛令之墓 在泉埔山。

端國公張懷諒墓

五代梁尚書劉茂墓 在三十一都。

宋朝奉大夫王定國墓 在丹澳。

知興國軍陳最墓

先儒楊復墓

奉議郎陳經墓

逸儒張泳墓 在溪門底。

端明殿學士鄭寀墓 在鏡湖山,有司營葬。侍郎繆烈墓 在「穆洋」 北柄山。

進士倪宗一墓 在汴江之原。

武德大夫趙萬年墓 在白沙村。

明御史大夫陳錡墓

按察僉事陳萬頃墓

廣東鹽鐵副使姚道者墓 在秦溪東。

按察僉事李景謙墓

封庶尹劉錡墓 在平溪里蕉灣。

陳夫人墓 ,在麂嶺嶠,知縣李尚德妻。己未四月,倭陷城,夫人義弗污出走投東河死。後知縣盧仲佃以禮葬。今入《祭典》。

知府陳宗億墓

修政庶尹劉安墓 在白沙地方。

廣東巡按御史《郭文周墓》。

贈御史郭建墓 在二十三都金溪山。

寧德縣

隋諫議大夫黃菊墓 在霍童山。

唐忠烈黃岳墓 ,在覆蓮山下。

宋提刑鄭南墓 在福首。

駙馬鄭士懿墓 在小嶺三峰。

經略使林晟墓 在馬山。

狀元余復墓 在東山

運使鄭同翁墓

慶元君子林仲麟墓 在《飛鸞》。

先儒陳普墓 在石堂

先儒韓信同墓 在五都龍口。

明國子先生周斌墓 在棋山。

兩淮運使高濬墓 在二都。

廣東僉事陳夢龍墓 在縣南山。

參政張蘭墓

贈都御史林觀墓

監察御史林泰墓

刑部尚書林聰墓

湖廣布政使司參議龔膺墓 在五都南山埔頭。

山西按察使林泰墓 在三都瑞峰下。

廣東按察司僉事陳褒墓 在八都嶼頭。

福寧州部藝文一[编辑]

《太姥山記》
宋·林嵩
[编辑]

山舊無寺,祥符間,僧師侍始築居於此,乃圖其秀拔 二十二峰。《遊太姥》者,東南入,自金峰庵,東入自石龍 庵,即疊石庵。又山外小徑,自北折而東,亦入自石龍 庵,西入自國興寺。寺西有塔,北入自玉湖庵,庵之東 為圓潭庵。國興寺東有岩洞,奇石萬狀,曰「玉筍牙籤」, 曰「九鯉朝天」,曰「石樓。」樓下有隱泉,曰「觀音洞,曰仙童

玉女。」曰「半雲洞」,曰「一線天。」石壁夾一小徑,如委巷,口
考證.svg
罅中天光。漏而入,僅容一人行,長可半里。躡登而上,

路中曰牛背石,石下曰萬丈崖,崖上為望仙橋,橋西 曰白龍潭,有龍伏焉,雷轟電掣之時,洞中虩虩如鼓 聲,天旱禱雨輒應。潭之西曰曝龍石。峰上曰白雲寺, 又上曰「摩尼宮」,室後有頂天石,石有巨人跡二,可長 二尺。此「摩霄頂」太姥山巔也。山高風寒,夏月猶挾纊。 山木無過四尺者,否則皆皸瘃。秋霽望遠可盡四五 百里,雖浙水亦在目中。

《寧德縣重修城隍廟記》
陸游
[编辑]

禮不必皆出於古,求之義而稱、揆之心而安者,皆可 舉也。斯人之生,食稻而祭先嗇,衣帛而祭先蠶,飲而 祭先酒,畜而祭先牧,猶以為未,則凡日用起居所賴 者皆祭,祭門、祭竈、祭中霤之類是也。城者,以保民禁 姦,通節內外,其有功於人最大,顧以非古黜其祭,豈 人心所安哉?故自唐以來,郡縣皆祭城隍,至今世猶 謹。守令謁見,其儀在他神祠上。社稷雖尊,特以令式 從事。至祈禳報賽,獨城隍而已,則其禮顧不重歟?寧 德為邑,帶山負海。雙巖白鶴之嶺,其高摩天,其險立 壁,負者股栗,乘者心憚。飛鸞官井之水,濤瀾洶涌,蛟 鱗出沒。登舟者涕泣與父母妻子別,已濟者同舟更 相賀。又有氣霧之毒,黿鼉蛇蟲,守宮之毒。郵亭逆旅, 往往大署牆壁,以道出寧德為戒。然邑之吏民獨不 得避,則惟神之歸。是以城隍祠比他邑尤盛。祠故在 西山之麓。紹興元年,知縣事趙君詵之始遷於此。二 十八年五月,權縣事陳君攄復增築之,高明壯大,稱 邑人尊祀之意。既成,屬某為記。某曰:「幽顯之際遠矣, 惟以其類可感,故古」之祭者,必思其嗜好。夫神之所 以為神,惟正直,所好亦惟正直。君儻無媿於此,則擷 澗溪之毛,挹行潦之水,足以格神。不然,豐豆碩俎,是 論以求福也,得無與神之意異耶?既以勵君,亦以自 勵,又因以勵邑人。

《長溪修學記》
葉適
[编辑]

縣初設學,不置糧,士雖居不能食也。先令黃君龜朋 出新意分釐收拾,良苦,始得食。而學屋百楹,又破漏 傾側,則雖食將不能居。今令江君潤祖治暇日,坐直 舍,不煩役徒,而壞者忽成,則居與食皆遂矣。其為士 者歎曰:「自慶曆後,為令何啻數十,獨二君有功於學, 而江君勇於為民,凡可以自力而利其人者,不待告」 請,嘗先事率作無怠,非緣飾學校以美其名也,故相 與諗記。惟長溪彌亙山海,最巨邑,宦遊滿天下。廉村 薛氏舉進士,為閩越首,赤岸尤盛。往年迎蜀人師先 生於金臺寺,事之如古游夏之儔,其言論風指,皆世 守之。先生沒,即寺建祠,正歲若諱日,必奠謁,盛禮踰 一周,敬不衰。蓋其俗樸而專,和而靜,其士縟於文而 厚於質,既能思其師而不忍忘,固宜思其令而不忍 忘也。夫師之不忘以道,令之不忘以政,三代遠矣,今 有政而不由學,孔孟遠矣,師有道而不知統也。學非 一日之積也,道豈一世而盛哉?理無形也,因潤澤浹 洽而後著,此《兌》之所以貴講習也。其始若可越,其久 乃慰其父兄之思,擇士之知《倫類統記》者,主其弟子 以繼先王之道,使習而愈悅,久而愈成,是先生因令 而愈不忘也,是令與先生交相為不忘也。

《福寧州儒學記》
元·程鉅夫
[编辑]

予為孫君駪記寧德縣之三年,而又以記《福寧州學》 為請。按「長溪唐武德昉為望縣,閩王氏析為寧德,宋 末又析為福安。皇元一統,肇州、福寧二邑隸焉。初,夫 子廟在縣治之東,慶曆癸未遷城東南,陬始有學。自 元祐庚午更新而堂宇備。自師公古、鄭公樵教授而 經術明,自鄉儒先遊紫陽之門而絃誦衣冠盛。歲久」 屋且敝。至元丁亥,白侯璧改作而颶風壞之。元貞乙 未,樊侯忠又改作而颶風又壞之。丙辰,陳侯翼請於 臺省,命同知州事孫璧共事協謀,悉力樹戟門,作禮 殿繢,崇祀先賢。會講有堂,肄業有齋,畚土輦石,燥濕 崇卑,翼翼嚴嚴,規弘,工密可書已。然予前《記》學,其說 殊未竟。夫學校庠序古矣,明倫之外,無他說也。詞章 勝,德行微,先儒有憂之,而求之性命,《大雅》不作,假性 命之說以媒其利達,而世道人心俱往矣。夫詞章性 命之學,猶不能無弊,則夫管攝人心、扶植世道,必有 攸在。不然,群居終日,翕翕訿訿,相與商功利而較智 術,弊又甚焉。聖朝一視遠邇制度,考文嘉惠,儒者、隸 名者不役於有司,其以德行文字進者,胥此途出。士 盍思古人所以明人倫者為何事?脩其孝弟忠信,於 家為孝子,於鄉為善人,於國為忠臣,斯無負於國家 設學之意。若夫工詞章而不求其理,談性命而不踐 其實,其為功利智術之歸者,無幾矣。

《歐陽公河記》
明·林瀚
[编辑]

正德丙子,福寧州庠士孫賢、黃子厚奉其師林州博 汝松《書》謁予曰:「州治環城有河,東接赤岸海潮,西引 玉岩溪澗,附郭腴田資灌溉者,無慮數百十頃,而帆 檣之往來通焉。州自為縣時,舊制如此。近數十年,隄 岸決於洪水,河流塞於沙石,而濱河愚民爭為桑麻之計,以致海潮壅而不通,田病於旱,舟病於涸久矣。」 有司雖常疏浚,率因循簡略,非經久遠圖也。歲乙亥, 歐陽侯嵩膺簡命來守是州,力任其事,爰咨爰詢,載 籌載度,上策於按閩侍御胡公文靖。遂自金臺抵南 門界地,分工開浚。缺者補之,壅者通之,狹者廣之;障 以木柱,織以箯竹,植以榆柳。長計一千七百餘丈,闊 二丈五尺有奇,深一丈五尺。通行有「四橋,啟閉有三 閘,防守有常役。而城南復開月河,以停舟楫。經始於 是歲冬十有一月,明年春二月,功成,民不告勞,財不 妄費,而商旅通焉,農夫樂焉。一州無窮之利澤,在此 一舉。敢請記於石。」予聞而歎曰:「侯之為政,其知所先 務哉?《周官》掌故之職,專於修城郭、溝池、樹渠之固,以 利國也。蓋水利治而」後田野闢,而後倉廩充,而後訟 獄可簡,盜賊可息,教化可興,禮樂可作。不然,則禹之 政亦神矣,何孔子稱之曰:「獨卑宮室而盡力於溝洫 乎哉?」昔文正范公興太湖之水利,而廟食於東吳,文 忠蘇公開西湖之水利,流澤至今,民以蘇公隄稱之。 孰謂後之視今,不猶今之視昔也耶?侯字汝中,江右 泰和世族,以辛未進士出宰莆田。茂以廉能擢今官。 明敏剛毅,為政持大體,即是舉可以占其餘矣。

《赤岸堡記》
林愛民
[编辑]

嘉靖乙卯,倭自浙入,蹂躝遍州境。州業有土城,倭攻 七晝夜,挫衂去。繼則城閭峽,倭亦攻擊失利去。於是 南若沙洽、竹嶼、南屏,西若厚首、清皓,東若七都、三沙, 北若柘洋之西林諸,凡沿海之奧區,競相倣而興城 堡者無慮二十處。而邇州松山、赤岸亦議城。嘉靖癸 亥正月,赤岸民項祚、王德浩領檄於州,董城役。太守 夏公戒之曰:「茲汝之子孫千百年安全計也。功務鞏 固,毋苟速成。」乃裒堡內及江邊民金九百五十兩有 奇,伐石營垣,周圍三百二十丈,高二丈,址厚視高加 二尺,門四,敵樓二。落成於四月,蓋巋然一雄障矣。秋 雨圮,夏公復督以亟修毋緩。庠生辛斯和、徐天泰輩 紀於石:夫諸城等耳,守獨拳拳於此者,豈不赤岸距 州東十里許,海航乘潮而上者徑達於橋側,倭由浙 至者必經焉。是吾州固七閩之門戶,而赤岸又一州 之襟喉也。茲城成,匪徒赤岸之民安;州若會城,實增 虎豹之重關矣。豈直謂其據登龍、拱葛洪,足助東郊 之壯觀已哉!然吾聞秦嶼之禦寇也,丁壯列於《垛婦》, 亦運石傳餐其後;即有患矢石者,毋撓避以數倭奴。 更番挑戰累日以疲吾於勌,而全堡之守益堅,倭怯 其整,且砲斃數寇乃宵遁。倭怯閭峽之整也亦然。是 得人和以雄地利,故能寒賊膽而保金湯也。若徒負 埤堞之巍而武備不講,誇地靈之勝而和心不協,豈 善體夏公保障之盛心也哉!

福寧州部藝文二[编辑]

《太姥山》
唐·薛令之
[编辑]

揚舲窮海島,選勝訪神仙。鬼斧巧開鑿,仙蹤常往還。 東甌冥漠外,南越渺茫間。為問容成子,刀圭乞駐顏。

《梅花陂》
宋·韓伯修
[编辑]

「休問桃源路,尋梅蹔往還。」梅花有知己,何必定湖山。

《赤鑑湖》
韓世忠
[编辑]

萬頃琉璃到底清,寒光不動海門平。鑑開波面一天 凈,虹吸潮頭萬里聲。吹斷海風漁笛遠,載歸明月客 帆輕。芍陂會上孤舟看,何似今朝雙眼明。

《宿飯溪驛》
王十朋
[编辑]

「甑嶼飽曾見,飯溪名始聞。」老懷如子美,到處不忘君。 門擁千峰翠,溪無一點塵。松風清入耳,山月白隨人。

《棲林寺》
前人
[编辑]

我如倦鳥欲棲林,喜見禪僧棲處深。家在梅花小溪 上,一枝聊慰北歸心。

《虎溪》
林仲嘉
[编辑]

山闊青連海,溪長綠遶城。規模唐故郡,絃誦魯諸生。

又             《前人》:

白日經簷短,風霜吹客衣。梅梢驚歲晚,沙際看春歸。

《蒙井》
鄭樵
[编辑]

靜函寒碧色,瀉自翠微巔。品題當第一,不讓惠山泉。

《霍林與僧夜談》
陸游
[编辑]

高名每慣習鑿齒。巨眼適逢支道林。共語不知紅燭 短。對床空嘆白雲深。現前鐘鼓何曾隱。匝地毫光不 用尋。欲識天冠真面目。鳥啼猿嘯總知音。

《長溪道中和張自山韻》
文天祥
[编辑]

「潮聲連地吼,江雨帶天流。」宮殿扃春仗,衣冠鎖月遊。 傷心今北府,遺恨古東州。王氣如川至,龍興海上洲。

《淨聖庵》
王賓
[编辑]

樂道巖前沙路平,淡煙和月照人行。林端仙館千山 合,石罅靈泉一派清。蘊藻競嚴朝斗意,琳瑯惟聽步 虛聲。青章奏罷黃冠睡,獨有灘雷徹夜鳴。

《支提寺》
王平國
[编辑]

群峰翠擁古禪關,夾道松篁五月寒。欲識天冠真隱

處,白雲深鎖紫金壇
考證.svg

《金臺寺》
林仰
[编辑]

蒼蘚沿階走細泉,拂簷疏竹出修筵。高人倦作金毛 吼,閑客來參玉版禪。暖日涓涓晞宿露,微風淡淡逼 寒煙。茶甌味久蒲團穩,更覺林泉思渺然。

《南禪寺》
元·陳陽至
[编辑]

水南山寺逢秋社,幾樹芙蓉未著花。薄暮涼風吹漸 急,月明山路接溪沙。

《南屏寺》
陳陽極
[编辑]

禪心不動法堂空。日影斜侵半榻紅。一卷《楞嚴》看未 了。篆煙香散竹窗風。

《靈泉寺》
陳陽復
[编辑]

上方野馬隔囂紛,山接靈泉一派分。夜靜錫閒孤榻 月,日高禪定半窗雲。翠紗籠壁詩難續,盃斝流香酒 易醺。爇柏煮茶清不寐,松風吹籟隔溪聞。

《芝田》
明·羅倫
[编辑]

見說徐卿學行殊,數椽茅屋半窗書。夜深燈火窮《蝌 虯》,春暖芸香辟蠹魚。詩酒尋常陪李杜,衣冠清暇對 唐虞。文章且取科名盛,高步還看達九衢。

《寧德邸中畫菊》
唐·寅
[编辑]

黃花無主為誰容?冷落疏籬曲徑中。儘把金錢買脂 粉,一生顏色付西風。

《石澗龍首庵》
鄭宗學
[编辑]

「為探薜蘿趣,一上芙蓉臺。」亭敞巖雲入,筵移山雨來。 蓮花青遶案,竹葉綠浮盃。戀賞觀無已,離歌曲謾催。

《前溪》
游德
[编辑]

青天轉皓魄,流影印前溪。坐愛溪水白,不知明月西。

福寧州部紀事[编辑]

《州志》:五代時,許光大為沿海都巡檢,寓居硯江。寇至, 硯江奮不顧身,持短兵接戰,謂鄉人曰:「勝則江水清, 負則江水赤。」既而沒於陣,江水如血者三日,尸隨潮 歸。鄉人即其地祀之。

黃崎鎮先有巨石屹立波間,舟多覆溺。王審知為福 建觀察使,嘗欲鑿之,而憚於力役。乾寧五年,因夢金 甲神自稱吳安王,許助開鑿。及覺,言於賓僚,因命判 官劉山甫往設祭。祭未畢,海內靈怪具見。山甫於僧 院憑高觀之,風雷暴興,見一物,非魚非龍,鱗黃鬣赤。 凡三日夜,風雷始息。已別開一港,甚便行旅。馳表以 聞,賜號《甘棠港》。

宋潘中,靖康中為長溪令。會建卒葉儂叛,中慮其迫 境,團結民兵,號「忠義社」為備。明年,賊勢益張,寧德令 告急,中夤夜赴之,冒險以戰,遂被執。賊聞其名,脅之, 從中叱曰:「汝受朝廷給賞,養父母妻子,輒敢孤恩背 叛,我恨不斬汝萬段,乃與賊俱生耶!」遂遇害。

紹興十六年,州中大雨連旬,福安、東平二溪水漲,淹 沒一縣。龜湖山僅露山頂,容數百人,忽大蛇突出,人 皆驚溺,浮尸聚棲雲寺前,僧立「流骸塚。」

黃恪字叔謹。淳祐二年令長溪。初,赤岸營田陂,自宋 開寶以來,屢築屢壞於暴漲。恪發佛寺餘粟,支鹽課 羡金,自捐俸薪,截溪流駢木三百株為基,發巨石累 為三級,造舟運石,大壯陂勢,灌田千餘畝,至今藉之。 王伯顏字伯敬。倜儻有大志,嘗語人曰:「世治為良臣, 世亂為忠臣。」元至正九年,尹福寧,後陞福建鹽運副 使。百姓如失父母,群詣廉訪使乞留。七月,紅巾賊驚, 報逼州境。伯顏曰:「福寧民猶吾子,吾忍舍之去乎?」乃 立四門為壘,募民訓練為備。又諭鄉民各團結自相 保。賊分道入境,以千戶嚴不花、主簿陳文積守西門, 自率中子相引兵至楊梅嶺,與戰,敗之。已而賊大集, 還守州治,遣州人巡檢阮宗澤禦南道。宗澤遇賊於 古縣,戰敗,死之。壬午,嚴不花、陳文積開西門遁去,賊 突入,伯顏奮身率先力戰。俄而馬中流矢,遂逸,被執。 賊首謂伯顏曰:「公廉能素著,欲屈公仍尹此州,何如?」 公曰:「吾受天子之命守茲土,義當殺賊。今敗,惟死耳, 寧能從賊反耶!」賊令左右毆之,伯顏嚼舌噴血,賊面 大罵。會賊執監州至,責之曰:「汝何得與州尹同拒我?」 伯顏又大罵曰:「起兵者實,我非監州。且吾起兵滅賊 耳,何云拒耶?吾生不能殺汝,死當為神,必殺汝矣。」賊 愈怒,遂害之於東門外,神色不變,立而受刃,出血盡 白。數日面如生。俄有毒蜂如雲屯賊庭。民請葬侯屍, 屍葬而蜂散。賊中見伯顏時時引兵入州治,賊皆驚。 伯顏死,相亦被執。賊欲官之,相曰:「吾與爾不共戴天, 顧事爾耶!」亦死之。相妻潘亦被執。賊首欲亂之,潘以 新產告,召毉林來,潘泣曰:「吾以失所,天死固其所,豈 以身受辱?苟念我大官,幸以死藥進。」林不忍趨出,乃 閉口絕食,及二幼女皆死焉。民為具棺,葬其子婦,仍 殯伯顏柩於東郭佛祠。明年,賊再至,燔祠。又明年,僧 林德成者起兵討賊,望空呼曰:「王州尹率陰兵助我 斬賊。」時賊正祀神,遠睹紅衣軍來,及近視,無有也,賊 大敗,福寧遂平。

至正十年五月,方國珍剽掠至大小篔簹,宣慰司移 檄元帥扈海率萬戶孫昭毅等往捕,師潰於水澳,賊追至赤岸,扈海被執,州民四竄。

十三年,高皇帝起義兵,周德興偕徐武寧等率先歸 附。洪武二年夏四月,承詔置福建沿海備倭衛所,築 十六城,福寧州城其一也。福寧衛大金、定海二所、六 巡司、關寨、煙墩,皆其經略,州人至今賴之。

徐甫宰,山陰人。嘉靖己未三月,以武平令覈餉至福 寧。適倭寇福寧州,蟻聚東郊。徐下令,人守一垛,即死 不得移。選勇士為遊兵,循行養銳待用。夜懸燈垛外, 不使內窺。有三賊舞雙刀薄東城,命發駁,并斃之。渠 酋衣金紫,督戰金字山,指揮甚銳,連發數十銃,盡殪 焉。晦夜,賊方攻東南,乃令備西北。果有賊數十從西 北梯城,投巨石斃之,餘賊棄梯去。繼而倭大至,合圍 攻城。登北山,箭銃入城如雨。徐神色不動,守益嚴,擊 殺賊甚多,乃焚東郊民居而去。至福安,遂陷其城。州 城無虞,徐之力也。以𠞰武平山寇功,擢僉憲。

福寧州部雜錄[编辑]

《八閩通志》:「八閩之地,二面當海者二,興、泉是也;一面 當海者二,福、漳是也。寇閩要衝,晉江之深扈獺窟,興 化之沖心平海,龍谿之海門,漳浦之島尾,南靖之九 龍寨溪,皆是也。然莫有如福寧州之尤險者。」蓋大地 情勢,自西北而東南,至於福建盡之矣。而福寧尤在 福建之東南,突出海中,如人吐舌然。其左為甌括海 居東面。其右為福興海,居南面。福寧獨當東南北三 面之海,倭舶入寇,必先犯此。水寨之設,職此之故寨, 在州東北五六十里,三沙海面,永樂初所置,抽用福 州中左二衛,福寧衛大金千戶所軍守之,秦嶼、羅浮、 官井洋胥屬焉。正統間,焦宏倡議,「風濤難泊,徙今松 山之下,必復舊而後可。」

三、四月東南風汛,番船多自粵趨閩而入於海。南澳、 雲蓋寺、走馬溪,乃番船始發之處,賊徒交接之所也。 附海有銅山、元鐘等哨之兵,若先分兵守此,則有以 遏其衝而不得泊矣。其勢必拋於外浯嶼。外浯嶼乃 五澳地方番人之窠窟也。附海有浯嶼、安邊等哨守 之兵,若先會兵守此,仍撥小哨守把要緊港門,則必 不敢以泊此矣,其勢必趨於料羅烏沙。料羅烏沙乃 番船等候接濟之所也。附近有官澳、金門等哨守之 兵,若先會兵守此,則又不敢以泊此矣,其勢必趨於 圍頭峻上。圍頭峻上乃番船停留避風之門戶也。附 海有深扈福金哨守之兵,若先會兵守此,則又不敢 以泊此矣,其勢必趨於福興。若越於福興,計其所經 之地,在南日則有岱墜、湄州等處,在小埕則有海壇、 連盤等處,在烽火門則有官井、流江、九澳等處,此賊 舶之所必泊者也。若先會兵守此,則又不敢泊矣。來 不得停泊、去不得接濟。舶中水米有限、人力易疲,將 有不攻而自遯者。況乘其疲而夾力攻之,豈有不勝 者哉!

福寧州部外編[编辑]

《州志》:唐開元十三年,都督辛子言自越泛舟來牧閩, 止海上。其夜夢有朱衣元冠者執圭而前白曰:「某神 吏,昧爽仙姑將之蓬萊,司風雨者先驅以蕩魚鱉之 腥。」中丞泊舟當路,幸移楫焉。既覺移舟,風雨暴至,洪 濤駕天,少頃澄靜,霞雲絢彩,有鸞鶴笙管之音。辛子 言到郡,圖錄奏聞。元宗張其圖於花萼樓,宣示諸王 《宰輔,敕》「令本道春秋二祀仍禁樵採焉。」

霍童舊有觀,歲久,鐘臺危側。一夕,風雨雷電,山下人 聞鐘聲如墜地,謂「臺必圮矣。」遲明視之,端然復正,若 陰相之者。

宋建隆元年,資聖寺創藏殿,取石柱於他山。未及抬 舁,一夕風雨,其石柱忽自至寺門。眾訝之,視所過田 中,並有人足跡,可長一二尺。

弘治末,有達官造墓,募石工鑿石於廣福寺前山中。 夜夢神人告曰:「墓石已多,可止工矣,此尚留與黃狀 元用也。」石工驚寤而止。然不知所謂黃狀元者,應於 何時也。

正德七年五月,知縣龔穎夜夢遭難,將墜於淵,有愨 頭黃袍神人援之曰:「我今救汝,汝第為我修屋。」明日 詢之,無有,知為何神者。越月禱雨,至忠烈廟謁神,驚 曰:「向救我者,正此神也。今廟且壞,我當新之。」已而穎 市材海上,將修縣治,材隨潮逆流至廟下,不可動。穎 訝之,遂拓廟後園地重建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