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162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卷目錄

 鄖陽府部藝文二

  白雲巖          唐呂喦

  過水坪           前人

  新城道中         宋蘇軾

  經乾興寺         張士遜

  鳳凰山          陳與義

  湯池            前人

  撫鄖無補寵命忽臨漫成  明任惟賢

  鄖鄉道中          前人

  楊子山           楊琚

  次磬石           吳健

  次堵河           前人

  鄖陽道中         王世貞

  穀日登北城題春雪樓二律   前人

  天馬巖           沈暉

  鄖中久旱得雨       裴應章

  南平佳地          原傑

  登春雪樓二首     王鑑之

  觀風有感          前人

  武場閱兵         張舜臣

  鐵嶺雲峰          劉濬

  房陵道中          薛綱

  蓮峰            前人

  題上津           劉峻

  子房山謁子房       袁宏道

  長隄柳浪          寇鼎

  重過遠河         徐學謨

  遊龍門寺          前人

  庸山            前人

  登爽亭           前人

  鄖志成贈別周小史還襄    前人

  觀風保康          江淮

  孔陽潭           楊春

  女媧山           劉潔

  千丈井           前人

  瀛洲雨意          張杞

  長至編驛如上津       前人

 鄖陽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二卷

鄖陽府部藝文二[编辑]

《白雲巖》
唐·呂喦
[编辑]

古木叢林號白雲,高巖更去謁觀音。路登青嶂上頭 上,寺隱白雲深處深。法鼓震開天地眼,飛輪推出聖 凡心。時人到此如中悟,何必南巖海上尋。

《過水坪》
前人
[编辑]

山巔雲起日初辰,山徑霜清絕點塵。林下支鍋炊飯 客,道旁背籠販鹽人。白崖嶺峻藏風洞,碧澗泉音露 石垠。跋涉不知殘臘盡,動勞寧復計冬春。

《新城道中》
宋·蘇軾
[编辑]

「東風知我欲山行,吹斷簷前積雨聲。」嶺上晴雲披絮 帽,樹梢紅日挂銅鉦。野桃含笑竹籬短,溪柳自搖沙 水清。西崦人家應最樂,煮芹燒筍餉春耕。

《經乾興寺》
張士遜
[编辑]

桐枝手植有桐孫,二紀重來愧此身。三代衣冠聯貴 仕,十州軒冕接清塵。桑麻雖喜多新隴,耆舊堪嗟少 故人。蕭寺門前題粉壁,又書丁巳對壬辰。

《鳳凰山》
陳與義
[编辑]

避兵連三年,行半天四維。但恨平生志,輕了少陵詩。 今年奔房城,鐵馬背后馳。造物亦惡劇,命脫真須臾。 向來貪讀書,閉戶生白髭。豈知九州內,有如此山奇。

《湯池》
前人
[编辑]

暫出房陵道,得睹溫泉穴。石竇流涓涓,湧出湯壺熱。 世言硫黃礦,吾恐猶鑿說。地脈或使然,氣機有凝結。 涇瀾無清期,弱流不負篾。此事竟茫然,誰輿精鑒別。 日魄太陽精,萬古同昭晰。顯相類能推,奧理疑必闕。 濯我足下塵,使我心內潔。安有華清池,艷妃清妖血。

《撫鄖無補寵命忽臨漫成》
明·任惟賢
[编辑]

千里江山數月臨,民情應未測高深。閭閻不擾安予 拙,將吏無能諒此心。入夜星躔惟執法,懸秋天鏡破 頑陰。「恩承雨露驚何幸,欽恤端思奉德音。」

《鄖鄉道中》
前人
[编辑]

早提兵旅向鄖城,十里都無一里平。馬首野花多樣 色,樹頭啼鳥百般聲。傍巖草舍無人住,緣澗猿猴引 子行。回首大營何處是,斜陽西照萬山橫

《楊子山》
楊琚
[编辑]

暮雨正濛濛,山深絕人跡。薄言促奔走,度嶺日西夕。 巍巍何其高,去天不盈尺。峰峻地位寒,凍凌滿山白。 狂飆吹樹林,亂落打頭額。役夫欲避逃,行程日促迫。 項馬下層巔,石多溪徑窄。雨暗天轉黑,路迷不可索。 眾嘈驚虎鳴,團欒聚跛躄。旋擊古火鐮,槁竹斯然炙。 紆迴出荊榛,投宿居民宅。坐定閑追思,茲行亦艱阨。 非不愛晏安,君子事行役。天豈負勤勞,要當盡忠赤。

《次磬口》
吳健
[编辑]

房陵天作塹,磬口水為城。戍疊寒雲合,村荒障霧橫。 宵征聞虎嘯,晚憩聽猿鳴。草草勞人意,何緣賦《野鷹》。

《次堵河》
前人
[编辑]

竹舍依林麓,柴扉傍石磯。江風穿榻細,山月入窗微。 款乃舟師迫,連綿羽檄飛。欃槍何日靜,輕拂玉鞕歸。

《鄖陽道中》
王世貞
[编辑]

蜀道難從昔,鄖山不易哉。分峨雲作戍,入灩雪成堆。 忽頫龍宮迫,俄驚鳥道開。旌旗從地湧,鼓吹薄岩迴。 無虎心時動,非猿響亦哀。脅肩峰岝崿,齒履浪喧豗。 麇子甘從陟,鄖公肯再來。俱言叱馭好,未有鑿空才。

《穀日登北城題春雪樓二律》
前人
[编辑]

鄖城東北似齊宮,四塞煙巒望望同。忽結樓臺銀海 上,盡收天地玉壺中。從他柳絮能千點,笑殺梅花僅 幾叢。撫罷朱絃君自聽,那能不讓郢人工。

又             《前人》:

雪後登臨思渺然,南為梁苑北秦天。微吟謝氏成珪 句,忽憶楊生種玉田。報瑞青祇裝暫改,凌空白鳳羽 全捐。俱言此日初名穀,太史應書大有年。

《天馬巖》
沈暉
[编辑]

房星墮地化為石,峭壁蒼巖三萬尺。長風吹散楚天 雲,突兀秋空聳晴碧。神駿何年此地遊?至今隱字石 間留。仙駢一去無消息,山下蒼江空自流。吾聞行地 須良馬,古來不惜千金價。吁嗟騏驥世不常,愁見駑 駘滿中野。安得神龍下紫虛,風雷白晝騰天衢。出為 大將平狂寇,入為君王駕輅車。

《鄖中久旱得雨》
裴應章
[编辑]

楚國連年惟大祲,蝗螟旱魃兼潦霪。閭閻蕭疏跡如 掃,竈頭無煙覆釜鬵。老病饑餓不能出,士女仳𠌯寧 顧恤。公庾紅腐得數升,一飽復枵如昨日。樹皮草根 采無遺,聊資糊口當粥糜。正喜今春饒霢霂,來牟栖 畝得熟炊。如何天不弔於楚,六月蘊隆薰酷暑。迅飆 赫炎互嗥蒸,鑠石流金焦稷黍。黑蜧隱跡潛深淵,商 羊不見舞蹁蹁,雲漢昭回彗星爛。皇皇萬姓哀旻天, 旻天願見甘霖早。土龍泥人朝夕禱,禱之三旬無滴 涓。朝來惟見日杲杲,蓐收乍入金素秋。膚寸觸石雲 油油,豐隆列缺迎箕伯。靈澍滂沛遍西疇,千畝枯苗 勃然起。須臾望滿三農喜,西成可卜千斯倉,黃童白 叟看寧止,試問天公意何如,昨旱今日胡沾濡。化機 出入孰主宰,亭毒虔劉心有無。嗟予撫綏慚德薄,精 意不能格冥漠。陰陽變化安可期,自是皇穹憫民瘼。

《南平佳地》
原傑
[编辑]

平田沃壤遠環山,聚氣藏風不等閒。秀脈遙盤千里 外,清流合瀉兩峰間。無徵舊縣基猶在,有益新城築 弗堅。敷政更需賢令宰,成周治化可追攀。

《登春雪樓》
王鑑之
[编辑]

磴堞參差萬嶺扶,摩挲三界俯雄圖。晴浮太岳丹梯 迥,秋盡函關赤羽無。欲擬雅歌休士馬,漫憑清嘯靜 萑苻。異時參佐風流在,指點瑤華愧玉壺。

其二            ,《前人》。

穀日題詩雪滿樓。巖城風物颯高秋。西南天地仍開 府。秦楚山川只贅旒。寡和最憐孤郢調。雄飛誰並兩 「吳鉤。」崢嶸錦字千春色。絕勝沉碑漢水頭。

《觀風有感》
前人
[编辑]

馬蹄踏破萬重雲,行盡巴鄉路近鄖。疆域半分房子 國,山川原是保康軍。朱陳舊俗村猶在,里閈新居地 始分。滿目蒿萊增悵望,荒城半倚到斜曛。

《武場閱兵》
張舜臣
[编辑]

轅門初曙雨初晴,甲士旌旗耀日明。變化風雲開八 陳,指揮龍虎按諸營。《時康》未報潢池警,預較須令寰 海清。樽俎談兵真勝事,思將長劍答昇平。

《鐵嶺雲峰》
劉濬
[编辑]

蒼嶙何所擬,天鑄鐵為峰。永鎮千年鼎,長鳴萬古鐘。 雲連屏障合,雨潤惠波溶。雖在山山內,楚江倚岱宗。

《房陵道中》
薛綱
[编辑]

山外青山關外關,重重天險倦躋攀。十盤山影浮雲 上,八渡泉聲亂石間。草滿畬田燒後黑,苔青巖樹老 來斑。架崖多少流居者,獨戀殊風忘卻還。

《蓮峰》
前人
[编辑]

山巔碧水漾清漪,一種芙蓉分外奇。嬌艷吹開紅錦 繡,團荷搖動碧琉璃。涼生苔岫秋先到,香散林巒晚 正宜。千古蓮溪周茂叔,個中風味少人知。

===
《題上津》
劉峻
===
考證.svg
一城斗大在荒陬,雞犬寥寥樹木稠。江路南來通漢

水,天橋西去逼商州。民生樸野多秦語,俗務耕桑好 楚謳。喜見岡巒今盡闢,流逋樂業永無憂。

《子房山謁子房》
袁宏道
[编辑]

蓮花冠子紅犀導,雪面風髯一年少。夢裏山河博幾 場,抽身笑指《長松道》。英雄老盡故交稀,眼底修毛幾 翅飛。功成辟穀或有以,未必神仙須布衣。

《長隄柳浪》
寇鼎
[编辑]

芙蓉城外柳千柯。芾蔭由沾惠澤多。風轉瀠洄翻碧 浪。日搖影動漾清波。鶯兒疑向濤中立。燕子猶從漲 裏過。九烈神君枝內隱。時將青翠滴衣羅。

《重過遠河》
徐學謨
[编辑]

曾識雲邊鳥道環。西來重渡漢江山。棠憐召伯誰相 憶。桃笑劉郎又卻還。千億身飛秦嶺上。羈旅愁結郢 雲間。羊腸何必催車軸。道路從知老更艱。

《遊龍門寺》
前人
[编辑]

為慕龍門勝,因成鷲嶺遊。鐘聲與雲落。巖翠向人流。 竹繞仙臺靜,花藏梵宇幽。況聽鬱樹法,頓覺此身浮。

《庸山》
前人
[编辑]

群峰玉立漢江頭,雲樹重重翠欲流。彩鳳聲沉青嶂 遠,紅塵道斷白雲悠。滿林黛色浮青藹,隔崦嵐光照 素秋。只此可為真隱地,何須方外覓「丹丘。」

《登爽亭》
前人
[编辑]

水竹風煙萬壑秋,高亭新構曲江頭。渾如「元圃四香 閣」,彷彿瀛洲十二樓。瑪瑙盃傳琥珀醞,水晶簾捲珊 瑚鉤。適來登眺開瓊宴,乘興應須狎白鷗。

《鄖志成贈別周小史還襄》
前人
[编辑]

「貢土惟梁域,分疆自憲皇。軍城雄四塞,史館擅三長。 君固能張楚,臣今已重襄。百年開草創,獨夜引藜光。 識大推賢者,多聞益舊章。袞褒榮照日,鏡戒皎臨霜。 搖筆揮金錫,披圖下鳳凰。諸侯矜紙貴,二酉得書藏。 寰宇徵文獻,精華注《武當》。真稱倒屣客,不負校書郎。 宦以無求屈,名因有述彰。黃金酬著作,白璧恥游揚。」 長揖歡隨幕,清歌慘別觴。歸途寒赤驥,乘月下滄浪。 轉盼朱門色,仍聞碧醴香。曳裾身自得,工瑟意難忘。 便殿承筐篚,貧家問橐囊。不須將舌示,呼酒赴高陽。

《觀風保康》
江淮
[编辑]

邑小徵徭減,山深囂訟無。閭閻仍舊俗,煙火競長衢。 澗水流城郭,巖巒湧座隅。觀風誠可樂,康濟是良圖。

《孔陽潭》
楊春
[编辑]

孔陽潭在翠微中,一掬靈泉杳莫窮。寂寂靜無桃浪 湧,涓涓暗與絳津通。雲來朝鏡籠青幌,夜寂玻璃浸 紫宮。珍重潭龍多有意,幾番風雨送「年豐。」

《女媧山》
劉潔
[编辑]

煉石仙人杳莫攀,松花自點石苔斑。雙峰帶雨排青 闥,萬壑凝煙掩玉關。白鶴不歸寥廓表,元猿空嘯翠 微間。補天功業誰能究,悵望寒雲鎖碧山。

《千丈井》
前人
[编辑]

鑿井無泉尺已千,工人從此往梯仙。煙霞有徑尋蹤 入,鶴鹿多情動客眠。虛度人間三十世,只遊洞裏一 時天。誰教更覓歸來路,遺恨悠悠五百年。

《瀛洲雨意》
張杞
[编辑]

灘頭孤嶼水中央,一望煙霞入渺茫。密樹無雲時帶 露,濃陰當日獨生涼。洪濤層捲噴殘岸,巨浪常翻咽 野塘。應是江天曙色別,不須待雨自汪洋。

《長至編驛如上津》
前人
[编辑]

楚塞秦關絕磴懸,襜帷按節日行邊。扳崖寒落千峰 水,凌澗聲飛百道泉。一部圖書丞相府,幾家耕鑿葛 天年。朝來無限陽和意,散作山城萬戶煙。

鄖陽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周武王十有二年春,庸人、濮人從王伐商。 尹吉甫,房陵人,或曰瀘人,宣王時封太師,食邑於房, 詩人為《六月》之章歌之。卒葬於房之青峰山,今碑墳 在焉。」

頃王四年,伐楚,至斧山。「八月,楚人、巴人、秦人滅庸。」即 竹山。

定王元年,楚子觀兵周郊,并吞江漢之間。

赧王十一年,秦、楚盟於黃棘。秦人歸我上庸。

趙幽繆王遷,悼襄王子也。悼襄王卒,遷立,屢為秦所 侵。後王遷降秦,流於房州思鄉。作《山木歌》,聞者悲之。 秦始皇九年,遷嫪毐黨於房陵。嫪毐反,王使昌平君 攻滅其黨與四千人於房縣。

十九年王翦擊趙軍破之虜趙王徙房陵。

二十九年,分天下為三十六郡,房陵、上庸隸漢中。 二世。三年四月,沛公南攻,張良從沛公略定南陽,守 降。

漢高帝九年,廢趙王敖為宣平侯,徙房陵。今有墓存焉。

「漢高后三年夏,漢中郡大水。」今鄖陽地。八月夏,漢中、 南郡水復出。

景帝元年五月,上庸地震,二十五日城壞。上庸,今竹 山地也。

武帝建元三年,濟川王明坐殺中尉遷房陵。

元鼎元年,濟東王彭離行剽殺人,坐廢徙上庸。 宣帝本始四年,廣川王去,坐殺其師及姬妾千餘人, 徙上庸,自殺。

地節四年十二月,「《清河王年》坐內亂」遷房陵。

元帝建昭元年,河間王元坐殺不辜,廢遷房陵。 新莽建國元年,改上庸等郡為「庸部。」

天鳳四年,漢兵起南陽,商洛人王岑自稱《定漢將軍》, 殺莽庸部牧宋遵。

光武建武元年,鄖仍漢隸益州,部屬漢中郡;商屬司 隸,部屬京兆。

獻帝建安二十四年,蜀漢起兵襲房陵。秋,蜀漢兵取 上庸,降太守申耽。冬,前將軍關羽困於麥城,徵上庸 兵,救不赴。

蒯祺房陵守也。建安二十四年先主令孟達攻房陵 城陷祺不屈死之。

昭烈帝章武元年,房庸入魏。

副軍劉封,先主養子。先主平蜀,命宜都太守孟達從 秭歸北攻房,殺太守蒯祺,進攻上庸,恐達難獨任,乃 遣封自漢中乘沔水下,統達軍與達會。上庸太守申 耽舉眾降,遷封為副軍將軍。後關公困樊城,呼封達, 令發兵助達,辭以「新軍初附。」關公敗,先主恨之。封與 達忿爭,奪達鼓吹,達懼罪,遂降魏。

孟達,扶風人。先主時為益州刺史,將軍屯上庸,與統 軍劉封不和,舉上庸奔魏。魏合房陵、上庸為新城郡, 以達為太守。後諸葛亮伐魏,達以新城來歸。會魏將 申耽知其謀,密表告司馬懿,懿潛軍速進,八日至城 下,城陷,不屈而死。

後帝建興五年,魏誅孟達於新城。

延熙四年,大將軍、大司馬蔣琬襲上庸、魏興,不果。 六年,魏分《新城郡》復置上唐郡。

費長房,後漢人,入房山,好仙術。既遇仙,欲求道而顧 家人為憂,乃斷青竹度與身齊,使懸之。後家人見其 形,以為縊也,遂葬之。房隨翁入深山群虎中,不恐,又 臥於空室,以朽索懸萬斤石於心上,眾蛇來侵,索且 斷,房亦不移。仙曰:「子可教,復使食糞中虫。」房惡之,仙 曰:「子幾成道,惜此不能。」房辭歸,與一竹杖曰:「騎此任 所之。」又為作一符曰:「持此可去人疾疫鬼神房。」須臾 歸,自謂去家甫旬日,不知已七十餘年,即以杖投葛 坡,化龍而去。今長望川化龍堰即其地。房山廟即祀 長房也。

晉惠帝永康四年二月,上庸地震。六月,上庸地坼,人 家陷。八月,地裂山崩。以王敦為上庸都尉。

穆帝永和四年燕慕容雋以鎮南將軍慕容評為司 徒驃騎將軍上庸公。

十年,梁州刺史楊亮遣其子廣與秦梁刺史楊安戰, 敗,沮水諸戍皆委城奔。亮懼,退守磬阻。即今磬口 孝武太元四年,秦洛州刺史張五虎據豐陽來降。 八年,桓沖令上庸太守郭寶攻秦魏興、新城、上庸三 郡。

四月甲子,鄖陽太白晝見於參。

桓沖領護南蠻校尉荊州刺史時苻堅遣將苻融寇 樊鄧韋鍾寇上庸沖遣冠軍將軍劉波及振武將軍 石民等伐苻堅拔堅筑陽武當。又遣上庸太守郭寶 伐堅魏興太守褚垣上庸太守段方並降之新城太 守麴常遁走三郡皆平。

吉挹,字祖沖,為晉魏興太守。苻堅將韋鍾來攻,挹力 拒之,鍾因舍魏興,趨襄陽。挹復要擊於路,斬俘多人。 鍾怒,回軍圍之,挹。又屢挫其鋒。後率大眾繼至,城陷 被執,不食而死。苻堅嘆曰:「何晉室之多忠臣也!」 安帝義熙元年,南鄉等十二郡歸晉。

劉道產,彭城人。宋元嘉中寧蠻校尉、雍州刺史。房庸 蠻氏,前後叛戾不受化者,率皆順服,百姓樂業。 宋明帝太始元年,上庸太守柳道隆襲鄖陽,不克。 齊東昏侯永元二年,上庸太守韋叡帥兵赴梁。 韋叡,字懷文,京兆杜陵人,為上庸太守。時太尉陳顯 達、護軍將軍崔慧景侵京師,人心惶駭未定。叡曰:「陳 雖舊將,非命世才,崔頗更事,懦而不武。天下真人殆 興於吾州矣。」乃遣其二子自結於高祖。義兵檄至,叡 率郡人伐竹為筏,倍道來赴,有眾二千,馬二百匹。高 祖見之甚悅。《拊儿》曰:「吾大事就矣。」

韋愛,沉靜有氣局。義師之起也,以愛為冠軍南平王 司馬。時京邑未定,雍州空虛,魏興太守顏僧都據郡 反,州內驚擾,百姓攜二。愛深敏有謀,素為州里信服, 乃推心撫御,曉示順逆大義,兼募鄉里,得千餘人,與 僧都戰於始平郡南,大破之,百姓乃安誌公和尚,梁時人,有禪機智慧,知人間未來,與梁武 帝往來,時飛黑錫,瞬息千里。即今月明巖、湘溪嶺、鑽 峰橋、紫觀寺,皆坐禪處,後脫化而去。

梁簡文帝大寶二年西魏遣大將軍王雄出子午谷 伐上津魏興。

柳慶遠字之和為魏興太守郡遭暴水漂流居民吏 恐城圮欲徙民遠曰:「吾聞江河漲不過三日斯亦何 慮」命築土已耳俄而水退百姓服之。

元帝承聖元年,王雄平上津、魏興,以其地置東梁州。 三年,魏以東梁州為金州,南洛為商州,即今上津。 李遷哲,字孝彥,安康人也。多膂力,有識度,慷慨善謀。 仕梁太清三年,移鎮魏興郡,都督魏興等八郡諸軍。 及侯景篡逆,諸王爭帝,乃外禦邊寇。魏大統七年,周 太祖遣達奚武王雄等略地山南,乃率所部拒戰,軍 敗遂降。太祖謂之曰:「何不早歸,乃勞師旅。」答曰:「世荷 梁恩,未有報效,又不能死,實以此為愧。」太祖嘉之。 宇文虯性驍勇,屢有戰功,歷車騎將軍,與大將軍王 雄征上津、魏興等處。每行必先士卒,故上下同心,戰 無不克。尋魏興復叛,與王雄討平之,除金州刺史。 泉仲遵,本郡人,有幹略,魏廢帝元年,大將軍王雄南 征上津、魏興,仲遵率所部從雄討平之。遂於上津置 南洛州,以仲遵為刺史。仲遵加意撫綏,百姓安之,流 民歸附。襲爵上洛郡公。

後梁明帝天保二年,周改《光遷國》為遷州,即房縣。 五年,周以上庸公陸騰為柱國。

十四年以庸國公王謙為上柱國。

隋文帝仁壽四年追封太子勇為房陵王。

煬帝大業十三年六月,鎮星贏而旅於參。

唐太宗貞觀十一年二月,徙燕王忠房州刺史。 二十年四月,房州言《赤雀見》。是年貶蕭瑀為商州刺 史。

高宗麟德二年廣武王承宏坐貶房州別駕。

「中宗」,高宗嫡子。立二年,武后僭位,廢為廬陵王,安置 房陵。感狄仁傑諫,召還復辟。

張知謇字匪躬中宗在房謇與董鉉質崔敬嗣相繼 供億保戴帝復位拜左衛將軍。

崔敬嗣房州刺史中宗在房吏多肆慢不為禮嗣獨 盡誠敬一切儲給極其豐衍帝德之及返敬嗣已死 即授其子汪五品官。

武后垂拱元年,太后遷帝於房州。

三年虢州楊初成詐稱「郎將」矯制於都市募人迎廬 陵王於房州事覺伏誅。

聖曆元年帝自房還都。

久視元年以《荊州長史張受之》為洛州司馬。

中宗神龍元年二月贈后父韋元貞上洛公。

三年,以妖僧會範加銀青光祿大夫,賜爵「上庸公。」七 月,洛州長史《崔日知》討董福,敗之。

李白蜀人,初隱岷山,繼遊襄漢,嘗寓竹谿,有《遊仙娥 谿》等詩。

肅宗寶應元年。割金、商、均、房等郡置觀察使。

正彥為金、均、房三州安撫使。時中原盜起,加以饑饉, 無所資食,惟蜀富饒,巨盜往往窺伺。桑仲既陷淮西, 乘勢西向,均州失守,直搗金州白土關,眾號二十萬, 申牘請於彥曰:「仲於公無敢犯,惟假道入蜀就食耳。」 彥叱曰:「張樞相方有事關陝,若仲越金而至梁,則腹 背受敵,大事去矣。」即勒兵趨長沙坪,阻水據山,設伏 以待敗賊,復房州。仲敗還襄陽,乃糾集散亡,陷鄧州, 凶焰復熾。南攻德安,西據均陽,分眾三道:一攻江口, 一出馬郎嶺,一擣洵陽。彥曰:「賊以彼眾我寡,故分三 道以離吾勢,法當先破,其堅脆者自退。」遣副將焦文 通禦江口,親以銳軍擊馬郎。大戰六日,賊眾大敗,仲 為下所殺。金人入金,均彥西向遣兵至漢陰縣,大敗 之,復金州。進保康軍承宣使,堅辭不受。

濮王泰,好學下士,集書萬卷,與《祕府》相等。王薨,妃閻 氏捨其宮為「延壽寺。」

洪州牧魏公嘗奉《般若法》,雖顛沛造次弗離。德宗避 翟,百僚南馳商於公,為盜所攘而亡其經。明年大駕 返正,公為京兆尹,得經於元法藏,發函披卷,乃商於 所亡之經也。

柳潭尚和公主吐番陷京師主與潭避居商於遇群 盜諭以禍福盜皆稽首願為奴。

開成三年,房州大水。

僖宗乾符元年,商州民李叔興等謀反,收斬之。 中和三年,鹿晏弘掠金州。

四年,掠均、房。

光啟元年以都將《楊守亮》為金商節度使將兵出金 州與王崇榮及李克用討朱玟。

《黃衣和尚》,未傳其名。初創邑時,居豬腸洞一庵嘗衣 黃衣,故名。凡遇虎豹,叱之而馭,渡津涉水,衣履不濕。 唐藩王聞而異之,召賜衣物,不受。後不知所終。 《郭宗訓》,周世宗養子。宋太祖代周,封為鄭王,遷房州辛文悅為州守,監之。

宋太祖建隆元年,均、房、商、洛鼠食苗。

二年閏三月,金、房、商三州飢,賑之。

三年,遷鄭王宗訓於房州。鄭王,周恭帝也,太祖所封, 後遷之房州。上謂辛文悅長者,因命知房州以保全 之。

開寶六年三月,鄭王殂於房州。

秦王廷美宋太祖封太宗太平興國七年趙普進渝 盟之說以廷美居西京非便因貶為涪陵縣公安置 房州。

至道三年,分天下州郡為十五路,鄖屬京西轉運使 陳摶,亳州真源人。始四五歲,有青衣媼乳之,遇孫君 方,謂九室巖可居,遂往棲焉。辟穀二十年,忽見金人 持劍呼曰:「子道成矣!」遂徙居華山。嘗憩息於陳家堰, 至今夏無蚊虫。

楊起元字舜明,知鄖鄉縣。宰相張士遜先塋隸境內, 將屬之,召不往。至則按籍均役之,雖堂帖求免,不為 動。

种師中字文孺,歷房州觀察使金人內侵詔提秦鳳 兵入援未至而敵退。

陳希亮字公弼,知房州。州素無兵備,民凜凜欲亡去。 乃以牢卒雜山戶數百人,日夜部勒,鼓聲震山南,民 賴以安。

周恭避金亂隱鄖西山中,今名為《周恭山》。

陳與義避金難,寓居房之南山,改名「鳳凰山。」有詩。 高宗建炎四年,金《馬五》取房州。七月,金王闢犯房。 五年,以金房路隸利州路。六月,置安撫使六人。置范 之才於金、均、房州。

紹興五年,以金均、房隸襄陽路。

「六年,以郭浩為永興軍路經略安撫使」,兼知房州。 十一年,商入《金》。

三十一年,任天錫攻上津、商、洛。

孝宗淳熙三年,鄖陽旱,大饑。

淳熙間,房人解三師,與甯秀才書館為鄰,一女七五 姐,幼好書,日聽鄰生讀,皆能暗記。年二十二,贅歸州 民施華為壻。未幾,華商於外,越三年,寄妻信曰:「我在 家受爾父凌辱,今浪跡汝寧,待稱意即歸,汝耐心。」女 視畢,即掩淚不食,奄三月卒,華不知也。後二月,華在 汝寧,忽見女來,驚問曰:「汝單弱女流,何能千里至此?」 答曰:「接汝書,愁成疾。」父母責寫一帖置室中,託言投 水。由是脫身,行奔汝華,攜入室偕居,後資頗贍,同歸 歸州。次年三師鄰人田乞作客,抵歸,遇華延其家女 出見,驚曰:「七五姐已亡三載,何得在此?」女曰:「我詐死 訪施郎。」田大疑訝,歸告三師,師不信。後華遷荊南,三 師聞,遣男往看,見華與妹甚情洽。住數日,相率歸房。 施見之怖,意必精魅假託,恐不利施。招法師治之,屢 符屢破,曰:「我讀父書,又得《九天仙女還魂法》,汝何能 治?」見父母親戚如初。後解偕家室遊玩郊野,至女葬 處,指示之。女大笑,入山遂絕。

寧宗慶元五年,放起居舍人劉光祖於房州。

鄭延年,慶元間,任竹山時,有異麥二枝,一五穗,一兩 岐,作《喜豐亭》為記。

理宗紹定三年,以李全為彰化、保康軍節度使。 劉光祖,簡州人,為起居注。韓𠈁胄擅朝,目士大夫為 偽學。光祖撰《涪州學記》,謂「好惡出於一朝,是非奪於 萬世。」諫官張釜指為訕謗,謫居房州。

度宗咸淳九年,徐鼎與總管盛聰戰房州。

恭宗德祐元年,加昝「萬壽、保康軍節度使。」

元順帝至正十一年,《汝》盜起,鄖縣人田瑞子亦聚 眾殺掠官吏,襄陽路達魯花赤孛羅帖木兒將兵討 平之。

十二年,徐壽輝兵陷房州、竹山,城陷。

鄖縣西十五里,有白鶴觀。昔有一道士號麻衣,在此 修道多年,道成乘白鶴昇空而去,因名曰「白鶴觀」,塑 真人之像於中。

明洪武元年,鄧愈入房。

二年,改襄陽為府,以房竹、上津、鄖縣隸之,鄖仍屬均 州。

六年,降房州為「房縣。」

趙氏不知何許人,頭帶一銅帽,重三斤,冠唐巾於上, 眉長五寸,辮而繫之。生永樂三年,隱竹山之滄浪山 不火食,或巢居,或巖棲,或寄宿人簷下,無定蹤。初住 一山,山多木,嘉靖丙辰,忽移於滄浪,人問其故,曰:「此 山將童矣。」未幾而三殿災,採木使者果空其山,始異 之。

憲宗成化二年,鄖、襄流民劉千斤、石和尚、李鬍子等 叛。

三年,命將軍朱永、兵部尚書白圭,擒劉千斤,誅之。設 竹山守禦千戶所。

十二年正月設鄖陽府,以鄖、房、竹津隸之。又割鄖縣 武陽里、上津、津陽里置鄖西縣,分竹山、尹店置竹谿縣,共領縣六,建撫治都察院、湖廣行都司及衛所。 原傑,字子英,山西陽城人。成化初,以左都御史撫治 鄖陽流民,乃率三司巡歷萬山,酌地里遠近,奏請開 府於鄖,建都司府衛,分置竹谿、鄖西六縣,活流民四 十「餘萬人,給田附籍。仍揀諸屬才望者布列郡邑,措 置弘遠,貽三省邊民百世之安。」今鄖屬及河南皆建 祠崇祀,

戴珊,弘治二年巡撫鄖陽。以房縣幅員太廣,東南地 連山峒,寇盜竊發不時,乃割房縣修文、宜陽二鄉置 保康縣。嘗自製《營陣法》,訓練兵伍,山民始獲寧謐,迄 今賴之。蜀寇野王剛躪入竹山、平利諸縣,猖獗剽掠。 珊簡將誅之,釋脅從數千餘人,事遂定。三年復寇竹 山,戴珊遣指揮康泰平之。

五年,新設保康縣。

鄖縣北有堰溝寺,弘治中,有一雲遊僧自蜀來,攜一 狗,朝夕與之同食,修養三十餘年,人莫測其端倪。道 成與狗倏然而去,惟以一狗皮遺寺,人因以「狗陪寺」 名。

「竹溪之東三十里,有白雲巖,高數百仞,秀石疊出,磊 砢如雲,故名。本縣進士周清,隱居其上,偶遇一道人 與之奕,送鮮履一雙。道人遂著履踐污泥中。清口未 言而心甚薄之。及入戶,而雙履在堂,淨潔如初。知為 異人,遂追之白雲巖,不能及。見壁間有劍跡,畫詩一 首,後閣因火廢石裂,所餘者僅數字耳,非山僧指示」, 莫能辨也。「道人」不知何許人。時人相傳。以為即呂祖 也。

正德元年秋,鄖陽彗星見參、井。

三年,保康大饑。

五年,川寇藍鄢叛,侵竹谿,大司馬《洪公》帥師十萬討 平之。

王縝,正德中撫鄖。會武宗西狩,傳言將幸武當,諸郡 預備供膳,科斂民間,眾心駭愕,縝曰:「朝廷必不來,來 則縝獨任咎。」令郡邑一不為備。中貴往來橫恣者,縝 痛抑之,民遂定。

十六年,鄖大水。

劉靜陽精通《易》理,自云南京人。正德間遊寓竹溪之 三官廟,能醫,醫亦無正方,隨以手拈藥數味與之,無 不立愈。居無爐竈,雖數日不食,未嘗言飢。人饋之食, 雖數家必盡。無事則兀坐室中,若對人談論者,且時 復為迎送狀。人問之,則曰:「與回道人語。」每過市,小兒 皆呼之曰「劉鬼話。」後入子房城採藥,遂不返。

嘉靖初,有浮屠名守作者,坐禪於竹溪之豐登寺東 廊,晝夜不仆臥,自書其禪床云「水晶宮。」見者嗤之,莫 曉其故。忽一日,語眾僧曰:「吾當歸去,汝輩其焚我於 河濱。」遂端坐合掌而逝,鼻珠垂膝。僧依其言,焚之東 郊。時天大晴霽,焚畢,忽雷雨大作,洪水浮餘燼而去。 須臾復霽,人始驗其書水晶宮之意。

七年,鄖大饑。

八年,土寇楊文政作亂,都御史潘旦遣指揮袁繼勛 平之,於其地立廟川堡。

九年,鄖西縣寇氏在思峪河銀銅灣巖島下,見田中 有囫圇大石,扛抬不動,計欲去之,用鐵鎚擊碎。其中 有窩置一大錢,周圍十數小錢,取而視之,兩面皆鑄 有字,一名《拔宅仙》,一名醉仙。熟視其邊似有紋,以手 剖之,錢分為二。俱有詩贊。其《拔宅仙》詩曰:「一夕玉皇 詔,為君功行成。分明五雲裏,㧞宅上三清。」其《醉仙》詩 曰:「笑傲詩千首,沉酣酒百杯。若無詩酒敵,除是謫仙 才。」因藏之。後叟壽九旬,子孫繁衍,人稱之為「老八仙」 云。

李時道州人。嘉靖十一年任鄖指揮。值流寇殺竹山 主簿張文英,勢甚猖獗,都御史王以旂遣將勦之。時 登陟荒險,先遣二百人銜枚疾趨,一兵伏左,一兵伏 右,以斷奔路。自率大兵自擊賊中,賊三面受敵,敗遁 入山。不意山中先有伏草者,鉤鐮並發,一鼓就擒。俘 馘凱歸,逆黨悉平。

十九年冬,鄖陽孝子《熊夢說父母塚》生王瓜。

二十五年,鄖大水。

張文英,舞陽人。嘉靖丙申領竹谿簿。庚子冬,有流寇 二百餘人掠鼓圓洞地,英率領鄉兵往捕。兵潰,英隻 身力戰,手格殺數十人。賊眾圍之,遂被執,大罵不屈 而死。

康載,嘉靖間任竹山令。會駕幸承天,當道以才選司 供應,調度有方。值歲荒,給民耕種,具流賊哨聚山谷, 當道擬勦,乃以身任之。不數月,殲渠魁,亂遂定。旱禱 輒應。麥生兩岐,民謠曰:「昔鄭父,今康母;昔五穗,今兩 岐。」蓋方之鄭延年云。

章拯,蘭溪人。嘉靖進士。三年以右副都御史撫治鄖 陽,見舊學宮湫隘卑陋,乃卜遷於治東。臨水面山,風 氣攸萃,規模宏麗,於是人文蔚起。

潘旦字希周,婺源人。嘉靖間,以都御史撫治鄖陽。時 秦寇楊文政作亂,流劫商南。上津公指授方略,遣指揮袁繼勳討平之。即於其地立廟川堡,境土乂安。 二十七年,保康大水。

徐氏,生員段云錦妻趙氏、生員段云鏢妻李茂春兵 變,二氏密以死相誓,各以線縫其襦,告人曰:「遇難,或 刺或溺。」言未畢,賊至,掠之。行至觀音洞,見懸崖數十 仞,下臨大江,二人奮身投水而死。二日浮於水面妯 娌,手猶相攜,衣襦完好。隨經各臺獎之。

寇氏,生員郭以旂妻。流賊突至,夫婦攜子匿山中,邏 賊獲之,將殺其夫婦與子。氏紿賊曰:「此吾兄也,汝無 害,吾從汝。」賊信而舍之。郭去,氏度夫行且遠,立罵賊。 賊惜其姿不校,氏以石中賊面,血出。賊怒,殺之,頭落 地。屍行百步,伏莽之人,聽其隱隱有聲,遇石不能上 而仆之。

三十三年十二月,鄖陽地震。

四十年,鄖陽大水。

四十一年,竹山民李孟春宅地湧血。

四十四年,漢水漲入郡城,民居昏墊。

四十五年十二月,鄖陽地震。

隆慶四年,保康麥秀兩岐,竹谿大饑。

萬曆元年五月,鄖陽上津夾河水溢,壞城六十餘丈, 漂沒民舍無算。

二年七月,鄖縣城東北竹園張家地,湧出金蓮。 王世貞,字元美,太倉人,撫治鄖陽,披卷讀書,闢清美 堂、牡丹亭,題城北樓為「春雪樓。」出帑金購書,於三吳、 兩浙、燕、趙之間得數百種,貯於清美堂中。

二十一年,鄖、房饑。

二十二年,鄖陽府治災。

陳暹,萬曆中知鄖縣。時議開礦採金,遣中官至鄖,妄 指「百鑪溝有金穴,沿河須淘金床千張」,歲徵鄖白金 三千,黃金一千,橫索肆斂,違之者輒遭劾遣。暹極力 曲承,得其懽心,遂得一切報罷。

三十五年,鄖、房大水。

四十五年,鄖西八里川有農婦孫氏,素悍。一日,有魔 道募食,孫即與之道,若有祕語狀。既去,婦忽發狂,每 夜擊魚大叫。夫厭甚,欲撻孫。孫覺,抱一雄雞,奔騰如 雲,不移時,至小八里,懸巖壁上,往來如登平地,雞亦 鳴啼不已。人報於夫,夫至,仰視孫大叫曰:「爾去,孫娘 娘不食人間煙火矣。若不相忘,可於丁巳年三月十 五日,收我骸骨於此巖第三窟中。」言訖不見。今窟外 露匣一半風雨不壞。

熹宗天啟元年,鄖縣大疫。

二年七月,鄖陽大旱。

崇禎元年,鄖陽大旱。

五年,房竹地震。

楊五,竹山縣鄉人。兄弟五人,同居山谷,以射獵為業, 有勇力。有劉、石二寇,欲掠遠安,懼五不敢過其地,乃 以貨私五假道,五佯受,陰伏弩待賊,賊覺不敢犯。 六年冬,流寇初犯鄖城。

七年,「流寇」老回回紫金梁寇房,知縣黃從貴死之。五 月,援勦總兵鄧紀率師入房勦寇,留守備張星明戍 房。七月,都御史盧象昇討寇,抵竹山,破之。

九年,流寇五虎,將寇房,張星明破之。十二月,滇帥龍 師討五虎賊,平之。時師旋,房糧盡,眾幾譁。貢生吳廷 訓輸糧,兵始旋襄。

十一年,撫流寇羅汝才、《黑雲祥》於房。時都御史陳良 訓請撫羅汝才於房。

《張獻忠》於《穀城截上下商船勒稅》。

十二年,撫寇羅汝才復叛,陷房。時張獻忠叛入房,會 汝才、李自成等九營攻房,知縣郝景春死之,並破竹 山、竹谿、保康,屠其民,城垣悉平。八月,平賊將軍左良 玉帥師討賊竹山,敗績。

十三年,鄖陽大饑。

十五年十二月,李茂春叛,遊擊徐勇破之。

十六年二月,徐勇兵譟,旋平之,徐勇南奔。三月,李自 成遣將圍鄖,築麥城十八座,與城櫓齊,盡驅所擄亡 命數千人,持門板、棺蓋、𨬐鋤等器,一擁城下,日夜攻 打。城中兵民,一心樂戰。都御史徐起元,守道朱羽辯, 營將王光恩、光興、苗時化、胡廷聘、徐起、劉調元、楊明 啟,兵民戰守五月。終大發城內兵民,奮勇冒矢鏖戰, 不終日,麥城悉平,賊大敗遁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