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3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三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三十三卷目錄

 日本部彙考一倭 女王

  後漢世祖中元一則 安帝永初一則

  魏明帝景初一則 少帝正始四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宋武帝永初一則 文帝元嘉五則 孝武帝大明二則 順帝昇明二則

  南齊高帝建元一則

  梁武帝天監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煬帝大業二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永徽二則 總章一則 咸亨一則 中宗嗣聖二則 景龍一

  則 元宗開元五則 天寶四則 肅宗上元一則 德宗建中一則 貞元一則 文宗開

  成二則 宣宗大中一則

  宋太宗雍熙一則 真宗咸平一則 景德一則 仁宗天聖一則 神宗熙寧一則 元

  豐一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三則 光宗紹熙一則 寧宗慶元一則 嘉泰一則

邊裔典第三十三卷

日本部彙考一倭 女王[编辑]

後漢[编辑]

世祖中元二年春正月倭國始遣使奉獻[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中元二年春正月,東夷倭奴國 王遣使奉獻。按《東夷列傳》:「倭在韓東南大海中,依 山島為居,凡百餘國。自武帝滅朝鮮,使譯通於漢者 三十許國,國皆稱王,世世傳統。其大倭王,居邪馬臺 國樂浪郡徼,去其國萬二千里,去其西北界拘邪韓 國七千餘里。其地大較在會稽東冶之東,與朱崖、儋 耳」相近,故其法俗多同。土宜禾、稻、麻、紵、蠶桑,知織績 為縑布。出白珠、青玉。其山有丹,土氣溫暖,冬夏生菜 茹,無牛馬虎豹羊鵲。其兵有矛、楯、木弓、竹矢,或以骨 為鏃。男子皆黥面文身,以其文左右大小,別尊卑之 差。其男衣皆橫幅結束相連。女人被髮屈紒,衣如單 被,貫頭而著之,並丹朱坋身,如中國之用粉也。有城 柵屋室,父母兄弟異處,唯會同男女無別。飲食以手, 而用籩豆。俗皆徒跣,以蹲踞為恭敬。人性嗜酒,多壽 考,至百餘歲者甚眾。國多女子,大人皆有四五妻,其 餘或兩或三。女人不淫妒。風俗不盜竊,少爭訟,犯法 者沒其妻子,重者滅其門族。其死,停喪十餘日,家人 哭泣,不進酒食,而等類就歌舞為樂,灼骨以卜,用決 吉凶。行來度海,令一人不櫛沐,不食肉,不近婦人,名 曰「持衰。」若在塗吉利,則顧以財物;如病疾遭害,以為 持衰不謹,便共殺之。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國奉貢朝 賀,使人自稱「大夫」,倭國之極南界也。光武賜以印綬。

安帝永初元年冬十月倭國遣使奉獻[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按《東夷傳》,「永初元年,倭 國王帥升等獻生口百六十人,願請見。桓靈間,倭國 大亂,更相攻伐,歷年無主。有一女子,名曰卑彌呼,年 長不嫁,事鬼神道,能以妖惑眾,於是共立為王。侍婢 千人,少有見者。唯有男子一人,給飲食,傳辭語。居處 宮室,樓觀城柵,皆持兵守衛,法俗嚴峻。自女王國東 度海千餘里,至《拘奴國》」,雖皆倭種,而不屬女王。自「《女 王》國南四千餘里,至侏儒國,人長三四尺。」自《侏儒》東 南行船一年,至裸國、《黑齒國》,使譯所傳,極於此矣。

[编辑]

明帝景初二年倭女王遣使朝獻[编辑]

按《魏志明帝本紀》不載。按《東夷傳》,「倭人在帶方東 南大海中,依山島為國邑。舊百餘國,漢時有朝見者。 今使譯所通三十國。從郡至倭,循海岸水行,歷韓國 乍南乍東,到其北岸狗邪韓國七千餘里,始度一海 千餘里,至對馬國,其大官曰卑狗,副曰卑奴毋離,所 居絕島,方可四百餘里,土地山險,多深林,道路如禽 鹿。」徑有千餘戶,無良田,食海物自活,乘船南北市糴。 又南渡一海千餘里,名曰「瀚海。」至一大國,官亦曰「卑 狗」,副曰卑奴毋離,方可三百里,多竹木叢林,有三千 許家,差有田地,耕田猶不足食,亦南北市糴。又渡一 海千餘里,至末盧國,有四千餘戶,濱山海居,草木茂 盛,行不見前人,好捕魚鰒,水無深淺,皆沉沒取之。東 南陸行五百里,到伊都國,官曰爾支,副曰泄謨《觚柄》 渠觚,有千餘戶,世有王,皆統屬女王國,郡使往來常 所駐。東南至奴國百里,官曰兕馬觚,副曰「卑奴毋離」, 有二萬餘戶。東行至不彌國百里,官曰多模,副曰「卑 奴毋離」,有千餘家。南至投馬國,水行二十日,官曰彌 彌,副曰彌彌那利,可五萬餘戶。南至《邪馬壹》國,女王 之所都,水行十日,陸行一月。官有《伊攴馬》,次曰《彌馬 升》,次曰《彌馬獲攴》,次曰《奴佳鞮》,可七萬餘戶。自女王 國以北,其戶數道里,可得略載。其餘旁國遠絕,不可 得詳。次有《斯馬》國。次有《已百攴》國。次有《伊邪》國、次有 《都攴》國。次有《彌奴》國。次有《好古都》國。次有《不呼》國。次 有《姐奴》國、次有對蘇國、次有《蘇奴》國、次有呼邑國。次

有華《奴蘇奴》國。次有鬼國。次有《為吾》國、次有《鬼奴》國
考證.svg
次有邪馬國、次有《躬臣》國、次有巴利國、次有攴惟國,

次有《烏奴》國、次有奴國,此女王境界所盡。其南有狗 奴國,男子為王,其官有狗古智卑狗,不屬女王。自郡 至女王國萬二千餘里,男子無大小,皆黥面文身。自 古以來,其使詣中國,皆自稱大夫。夏后,少康之子,封 於會稽,斷髮文身,以避蛟龍之害。今倭水人好沈沒 捕魚蛤,《文身》亦以厭大魚水禽,後稍以為飾。諸國文 身各異,或左或右,或大或小,尊卑有差。計其道里,當 在會稽東冶之東。其風俗不淫。男子皆露紒,以木綿 招頭。其衣橫幅,但結束相連,略無縫。婦人被髮屈紒, 作衣如單被,穿其中央,貫頭衣之。種禾、稻、紵、麻、蠶、桑, 緝績。出細紵縑綿。其地無牛馬虎豹羊鵲。兵用矛楯 木弓。木弓短下長上,竹箭或鐵鏃,或骨鏃。所有無與 儋耳、朱崖同。倭地溫暖,冬夏食生菜,皆徒跣。有屋室, 父母兄弟臥息異處,以朱丹塗其身體,如中國用粉 也。飲食用籩豆手食。其死有棺無槨,封土作冢。始死 停喪十餘日,當時不食肉,喪主哭泣,他人就歌舞飲 酒。已葬,舉家詣水中澡浴,以如練沐。其行來渡海詣 國中,恆使一人不梳頭,不去蟣蝨,衣服垢污,不食肉, 不近婦人,如喪人,名之為「持衰。」若行者吉善,共顧其 生口財物,若有疾病遭暴害,便欲殺之,謂其持衰不 謹。出真珠、青玉。其山有丹。其木有柟杼豫樟、楺櫪投 橿烏號楓香。其竹篠簳桃支有薑橘椒蘘荷,不知以 為滋味。有獮猿黑雉。其俗舉事行來,有所云為,輒灼 骨而卜,以占吉凶,先告所卜,其辭如今龜法,視火坼 占兆。其會同坐起,父子男女無別。人性嗜酒,見大人 所敬,但搏手以當跪拜。其人壽考或百年,或八九十 年。其俗:國大人皆四五婦,下戶或二三婦。婦人不淫, 不妬忌,不盜竊,少爭訟。其犯法,輕者沒其妻子,重者 滅其門戶及親族。尊卑各有差序,足相臣服。收租賦。 有邸閣國。國有市,交易有無。使大倭監之。自女王國 以北,特置一大率,檢察諸國,諸國畏憚,治伊都國於 國中有如刺史。王遣使詣京都帶方郡、諸韓國及郡 使、倭國,皆臨津搜露,傳送文書,賜遺之物,詣女王不 得差錯,下戶與大人相逢道路,逡巡入草,傳辭說事, 或蹲或跪,兩手據地,為之恭敬,對應聲曰:「噫!」比如然 諾。其國本亦以男子為王,住七八十年,倭國亂相攻 伐,歷年乃共立一女子為王,名曰《卑彌呼》,事鬼道,能 惑眾。年已長大,無夫壻,有男弟,佐治國。自為王以來, 少有見者。以婢千人自侍,唯有男子一人,給飲食傳 辭出入居處,宮室樓觀,城柵嚴設,常有人持兵守衛。 女王國東渡海千餘里,復有國,皆倭種。又有侏儒國 在其南,人長三四尺,去女王四千餘里。又有裸國、黑 齒國,復在其東南,船行一年,可至參問。倭地絕在海 中洲島之上,或絕或連,周旋可五千餘里。景初二年 六月,倭女王遣大夫難升米等詣郡,求詣天子朝獻。 太守劉夏遣吏將送詣京都。其年十二月,詔書報倭 女王曰:「制詔親魏倭王卑彌呼帶方太守劉夏,遣使 送汝大夫難升米,次使都市牛利,奉汝所獻男生口 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以到。汝所在踰遠, 乃遣使貢獻,是汝之忠孝,我甚哀汝。今以汝為親魏 倭王,假金印紫綬,裝封付帶方太守假授。汝其綏撫 種人,勉為孝順。」汝來使難升米、牛利涉遠,道路勤苦, 今以難升米為率善中郎將,牛利為率善校尉,假銀 印青綬,引見勞賜遣還。今以絳地交龍錦五匹,絳地 縐粟罽「十張,蒨絳五十匹,紺青五十匹。答:汝所獻貢 直,又特賜汝紺《地句》文錦三匹,細斑華罽五張,白絹 五十匹,金八兩五尺,刀二口,銅鏡百枚,真珠鈆丹各 五十斤,皆裝封付難升米牛利,還到錄受,悉可以示 汝國中人,使知國家哀汝,故鄭重賜汝好物也。」

少帝正始元年遣使詣倭國拜假倭王[编辑]

按《魏志齊王芳本紀》不載。按《東夷傳》:「元年,太守弓 遵遣建中校尉梯儁等奉詔書印綬詣倭國拜假倭 王,并齎詔賜金帛錦罽刀鏡采物,倭王因使上表答 謝詔恩。」

正始四年倭國女王《卑彌呼》遣使奉獻。

按《魏志齊王芳本紀》云云。按《東夷傳》「四年,倭王復 遣使大夫伊聲耆、掖邪狗等八人上獻生口倭錦、絳 青縑綿衣、帛布丹木。」《短弓矢》《掖邪狗》等,壹拜「率善 中郎將印綬。」

正始六年,詔賜倭難升米黃幢,付郡假授。

按《魏志齊王芳本紀》不載。按《東夷傳》云云。

《正始》八年《倭女》王《壹與立》遣使來貢。

按《魏志齊王芳本紀》不載。按《東夷傳》:「太守王頎到 官,倭女王卑彌呼與狗奴國男王卑彌弓呼素不和, 遣倭載斯、烏越等詣郡,說相攻擊狀。遣塞曹掾史張 政等因齎詔書黃幢,拜假難升米,為檄告喻之。卑彌 呼以死,大作冢,徑百餘步,徇葬者奴婢百餘人,更立 男王,國中不服,更相誅殺。當時殺千餘人,復立卑彌 呼」宗女壹與,年十三為王,國中遂定。政等以檄告喻 壹與,《壹與》遣倭大夫《率善》、中郎將《掖邪狗》等二十人送政等還,因詣臺獻上男女生口三十人,貢白珠五 千孔,青大句珠二枚,異文雜錦二十匹。

[编辑]

武帝泰始二年冬十一月倭人來獻方物[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按《東夷傳》:「倭人在帶方東 南大海中,依山島為國,地多山林,無良田,食海物。舊 有百餘小國相接。至魏時,有三十國通好,戶有七萬, 男子無大小,悉黥面文身,自謂太伯之後。」又言「上古 使詣中國,皆自稱大夫。昔夏少康之子封於會稽,斷 髮文身,以避蛟龍之害。今倭人好沉沒取魚,亦文身 以」厭水禽。計其道里,當會稽東冶之東。其男子衣以 橫幅,但結束相連,略無縫綴。婦人衣如單被,穿其中 央以貫頭,而皆被髮徒跣。其地溫暖,俗種禾稻紵麻, 而蠶桑織績。土無牛馬,有刀楯弓箭,以鐵為鏃。有屋 宇,父母兄弟臥息異處。飲食用俎豆。嫁娶不持錢帛, 以衣迎之。死有棺無槨,封土為冢。初喪,哭泣,不食肉。 已葬,舉家入水澡浴自潔,以除不祥。其舉大事,輒灼 骨以占吉凶。不知正歲四節,但計秋收之時以為年 紀。人多壽百年,或八九十。國多婦女,不淫不妬,無爭 訟。犯輕罪者沒其妻孥,重者族滅其家舊以男子為 主。漢末倭人亂,攻伐不定,乃立女子為王,名曰卑彌 呼,宣帝之平公孫氏也,其女王遣使至帶方朝見。其 後貢聘不絕。及文帝作相,又數至。《泰始初》,遣使重譯 入貢。

[编辑]

武帝永初二年詔倭國賜除授[编辑]

按《宋書武帝本紀》,不載。按《倭國傳》,倭國在高麗東 南大海中,世修貢職。高祖永初二年詔曰:「倭讚萬里 修貢,遠誠宜甄,可賜除授。」

文帝元嘉二年倭國遣使入貢詔授大將軍[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按《倭國傳》:「太祖元嘉二年, 讚又遣司馬曹達奉表獻方物。讚死,弟珍立,遣使貢 獻,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秦韓慕韓六 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表求除正,詔除安東 將軍、倭國王。珍又求除正倭隋等十三人平西征虜、 冠軍、輔國將軍號,詔並聽。」

元嘉七年,倭國王遣使獻方物。

按:《宋書文帝本紀》云云。

元嘉十五年,以倭國王珍為安東將軍。是歲,遣使獻 方物。

按:《宋書文帝本紀》云云。

元嘉二十年,倭國遣使獻方物。

按《宋書文帝本紀》云云。按《倭國傳》。「二十年。倭國王 濟遣使奉獻。復以為安東將軍倭國王。」

元嘉二十八年,安東將軍倭王倭濟進號「安東大將 軍。」

按《宋書文帝本紀》云云。按《倭國傳》,「二十八年,加使 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 安東將軍如故,并除所上二十三人軍郡濟死,世子 興遣使貢獻。」

孝武帝大明四年倭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云云。

大明六年以倭王世子興為安東將軍。

按《宋書孝武帝本紀》云云,按《倭國傳》,世祖大明六 年詔曰:「倭王世子興,奕世載忠,作藩外海,稟化寧境, 恭修貢職,新嗣邊業,宜授爵號,可安東將軍倭國王。 興死,弟武立,自稱使持節都督倭百濟新羅任那加 羅秦韓慕韓七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國王。」

順帝昇明元年倭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宋書順帝本紀》云云。

昇明二年,倭國王武遣使獻方物,以武為安東大將 軍。

按《宋書順帝本紀》云云。按《倭國傳》。順帝昇明二年。 武遣使上表曰:「封國偏遠。作藩於外。自昔祖」躬擐 甲冑,跋涉山川,不遑寧處。東征毛人五十五國,西服 眾夷六十六國,渡平海北九十五國,王道融泰,廓土 遐畿,累葉朝宗,不愆於歲。臣雖下愚,忝嗣先緒,驅率 所統,歸崇天極,道遙百濟,裝治船舫,而句麗無道圖, 欲見吞,掠抄邊隸,虔劉不已,每致稽滯,以失良風。雖 曰進路,或通或不,臣亡考濟,實忿寇讎,壅塞天「路,控 弦百萬,義聲感激,方欲大舉,奄喪父兄,使垂成之功, 不獲一簣。居在諒闇,不動兵甲,是以偃息未捷。至今 欲練甲治兵,申父兄之志,義士虎賁,文武效功,白刃 交前,亦所不顧。若以帝德覆載,摧此彊敵,克靖方難, 無替前功。竊自假開府儀同三司,其餘咸假授,以勸 忠節。」詔除武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 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王。」

南齊[编辑]

高帝建元元年詔進倭王武鎮東大將軍[编辑]

按《南齊書高帝本紀》,不載。按倭國本傳,倭國在帶

方東南大海島中,漢末以來,立女王,土俗已見前史
考證.svg
建元元年,進新除使持節、都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

韓》六國諸軍事、安東大將軍,倭王武號為鎮東大將 軍。

[编辑]

武帝天監元年倭王武進號征東將軍[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按《倭國本傳》,「倭者,自云太 伯之後,俗皆文身,去帶方萬二千餘里。大抵在會稽 之東,相去絕遠。從帶方至倭,循海水行,歷韓國,乍東 乍南七千餘里,始渡一海,海闊千餘里,名瀚海。至一 支國,又度一海千餘里,名末盧國。又東南陸行五百 里,至伊都國,又東南行百里至奴國,又東行百里,至 不」彌國,又南水行二十日至投馬國,又南水行十日, 陸行一月日至祁馬臺國,即倭王所居。其官有伊支 馬,次曰《彌馬獲》支,次曰《奴往》鞮。民種禾稻、紵麻、蠶桑, 織績,有薑、桂、橘、椒蘇。出黑雉、真珠、青玉。有獸如牛,名 「山鼠。」又有大蛇吞此獸,蛇皮堅,不可斫,其上有孔,乍 開乍閉,時或有光射之,中蛇則死矣。物產略與儋耳、 朱崖同。地溫暖,風俗不淫。男女皆露紒。富貴者以錦 繡雜采為帽,似中國胡公頭。食飲用籩豆。其死有棺 無槨,封土作冢。人性皆嗜酒。俗不知正歲多壽考,多 至八九十,或至百歲。其俗女多男少,貴者至四五妻, 賤者猶兩三妻。婦人無淫妒,無盜竊,少爭訟。若犯法 輕者沒其妻子,重則滅「其宗族。」漢靈帝光和中,倭國 亂,相攻伐歷年,乃共立一女子卑彌呼為王。彌呼無 夫壻,挾鬼道,能惑眾,故國人立之。有男弟,佐治國,自 為王。少有見者,以婢千人自侍,唯使一男子出入傳 教令,所處宮室,常有兵守衛。至魏景初三年,公孫淵 誅後,卑彌呼始遣使朝貢,魏以為親魏王,假金印紫 綬。正始中,卑彌呼死,更立男王。國中不服,更相誅殺, 復立卑彌呼宗女臺。魏志作壹與為王。其後復立男王,並 受中國爵命。晉安帝時,有倭王讚,讚死,立弟彌,彌死, 立子濟,濟死,立子興,興死,立弟武。齊建元中,除武持 節,督倭《新羅》《任那》《加羅》《秦韓慕韓》六國諸軍事、鎮東 大將軍。高祖即位,進武號「征東將軍。」其南有侏儒國, 人長三四尺。又南黑齒國、裸國,去倭四千餘里,船行 可一年至。又西南萬里有海人,身黑眼白,裸而醜,其 肉美,行者或射而食之。

[编辑]

文帝開皇二十年倭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按倭國本傳,「倭國在百濟、 新羅東南,水陸三千里,於大海之中,依山島而居。魏 時譯通中國三十餘國,皆自稱王。夷人不知里數,但 計以日。其國境東西五月行,南北三月行,各至於海。 其地勢東高西下,都於邪靡堆」,則《魏志》所謂邪馬臺 者也。古云「去樂浪郡境及帶方郡並一萬二千里,在 會」稽之東,與儋耳相近。漢光武時,遣使入朝,自稱大 夫。安帝時,又遣使朝貢,謂之「倭奴國。」桓、靈之間,其國 大亂,遞相攻伐,歷年無主。有女子名《卑彌呼》,能以鬼 道惑眾,於是國人共立為王。有男弟,佐卑彌理國。其 王有侍婢千人,罕有見其面者,唯有男子二人,給王 飲食,通傳言語。其王有宮室樓觀、城柵,皆持兵守衛, 為法甚嚴。自魏至於齊、梁,代與中國相通。開皇二十 年,倭王姓《阿每》,字多利思《北孤》,號《阿輩雞彌》,遣使詣 闕。上令所司訪其風俗,使者言:「倭王以天為兄,以日 為弟。天未明時,出聽政,跏趺坐,日出便停理務,云委 我弟。」高祖曰:「此大無理義。」於是訓令改之。王妻號雞 彌。後宮有女六七百人,名太子,為利歌彌多弗利,無 城郭。內官有十二等:一曰大德,次小德,次大仁,次小 仁,次大義,次小義,次大禮,次小禮,次大智,次小智,次 大信,次小信,員無定數。有軍尼一百二十人,猶中國 牧宰,八十戶置一伊尼翼,如今里長也。十伊尼翼屬 一軍尼。其服飾,男子衣裙襦,其袖微小。履如屨形,漆 其上,繫「之於腳。人庶多跣足,不得用金銀為飾。故時 衣橫幅結束,相連而無縫,頭亦無冠,但垂髮於兩耳 上。」至隋,其王始制冠,以錦綵為之,以金銀鏤花為飾。 婦人束髮於後,亦衣裙襦裳皆有襈攕,竹為梳,編草 為薦,雜皮為表,緣以文皮。有弓、矢、刀、槊、弩、䂎、斧;漆皮 為甲,骨為矢鏑。雖有兵,無征戰。其王朝會,必陳設儀 仗,奏其國樂,戶可十萬。其俗,殺人、強盜及姦皆死。盜 者計贓酬物,無財者沒身為奴。自餘輕重或流或杖。 每訊究獄訟,不承引者,以木壓膝,或張強弓,以弦鋸 其項,或置小石於沸湯中,令所競者探之,云「理曲者」, 即手爛。或置蛇甕中令取之,云曲者,即螫手矣。人頗 恬靜,罕爭訟。少盜賊。樂有五絃琴、笛。男女多黥臂,點 面文身,投水捕魚。無文字,唯刻木結繩。敬佛法,於《百 濟》求得佛經,始有文字。知卜筮,尤信巫覡。每至正月 一日,必射戲飲酒,其餘節略與華同。好棋博、握槊、樗 蒱之戲。氣候溫暖,草木冬青。土地膏腴,水多陸少。以 小環挂鸕鶿項,令入水捕魚,日得百餘頭。俗無盤俎, 藉以檞葉,食用手餔之。性質直,有雅風。女多男少,婚 嫁不娶。同姓男女相悅者即為婚。婦入夫家,必先跨犬,乃與夫相見。婦人不淫妒。死者斂以棺槨,親賓就 屍歌舞,妻子兄弟以白布製服。貴人三年殯於外,庶 人卜日而葬。及葬,置屍船上陸地牽之,或以小轝。有 阿蘇山,其石無故火起。接天者,俗以為異,因行禱祭。 有如意寶珠,其色青,大如雞卵,夜則有光,云魚眼精 也。《新羅》《百濟》皆以倭為大國,多珍物,並敬仰之,恆通 使往來。

煬帝大業三年倭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倭國傳》:「大業三年,其王 多利思北孤遣使朝貢。使者曰:『聞海西菩薩天子重 興佛法,故遣朝拜,兼沙門數十人來學佛法。其國書 曰:『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云云。帝覽之 不悅,謂鴻臚卿曰:「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 大業四年,倭國遣使貢方物。

按《隋書煬帝本紀》云云。按《倭國傳》。明年。上遣文林 郎裴清使於倭國。度百濟。行至竹島南望。羅國,經 都斯麻國,逈在大海中。又東至一支國,又至竹斯國, 又東至秦王國,其人同於華夏,以為夷洲,疑不能明 也。又經十餘國,達於海岸。自竹斯國以東,皆附庸於 倭。倭王遣小德阿輩臺,從數百人,設儀仗,鳴鼓角來 迎。後十日,又遣大禮哥多毗,從二百餘騎郊勞。既至 彼都,其王與清相見,大悅曰:「我聞海西有大隋禮義 之國,故遣朝貢。我夷人僻在海隅,不聞禮義,是以稽 留境內,不即相見。今故清道飾館,以待大使,冀聞大 國惟新之化。」清答曰:「皇帝德並二儀,澤流四海,以王 慕化,故遣行人來此宣諭。」既而引清就館。其後清遣 人謂其王曰:「朝命既達,請即戒塗。」於是設宴享以遣 清,復令使者隨清來貢方物,此後遂絕。

[编辑]

太宗貞觀五年日本遣使者入朝[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日本,古倭奴 也。去京師萬四千里,直新羅東南,在海中島而居,東 西五月行,南北三月行。國無城郭,聯木為柵落,以草 茨屋。左右小島五十餘,皆自名國,而臣附之。置本率 一人檢察諸部。其俗多女少男。有文字,尚浮屠法。其 官十有二等。其王姓阿每氏,自言初主號天御中主, 至」彥㶑,凡三十二世,皆以尊為號,居筑紫城。彥㶑子 神武立,更以「天皇」為號,徙治大和州。次曰綏靖,次安 寧,次懿德,次孝昭,次天安,次孝靈,次孝元,次開化,次 崇神,次垂仁,次景行,次成務,次仲哀。仲哀死,以開化 曾孫女《神功》為主。次應神,次仁德,次履中,次反正,次 允恭,次安康,次雄略,次清寧,次顯宗,次仁賢,次武烈, 次繼體,次安閑,次宣化,次欽明。欽明之十一年,直梁 承聖元年。次海達。次用明,亦曰目多利思比孤,直隋 開皇末,始與中國通。次崇峻。崇峻死,欽明之孫女《椎 古》立。次舒明,次皇極。其俗椎髻無冠帶,跣以行幅巾 蔽。後貴者冒錦。婦人衣純色裙,長腰襦,結髮於後。至 煬帝,賜其民錦線冠,飾以金玉,文布為衣,左右佩銀 蘤,長八寸,以多少明貴賤。太宗貞觀五年,遣使者入 朝。帝矜其遠,詔有司毋拘歲貢。遣新州刺史《高仁表》 往諭,與王爭禮不平,不肯宣天子命而還。久之,更附 《新羅》使者上書。

高宗永徽五年日本獻琥珀瑪瑙[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永徽初,其王 孝德即位,改元曰白雉,獻琥珀大如斗,瑪瑙若五升 器。時新羅為高麗、百濟所暴,高宗賜璽書,令出兵援 新羅。未幾,孝德死,其子天豐財立。死,子天智立。 永徽 年,日本與蝦蛦人入朝。」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明年,使者與 蝦蛦人皆朝。蝦蛦亦居海島中,其使者鬚長四尺許, 珥箭於首,令人載瓠立數十步,射無不中。天智死,子 天武立。死,子摠持立。」

總章二年十一月倭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咸亨元年倭人始更號日本遣使賀平高麗[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咸亨元年,遣 使賀平高麗,後稍習夏音,惡倭名,更號日本。使者自 言國近日所出,以為名。或云日本乃小國,為倭所并, 故冒其號,使者不以情故疑焉。又妄誇其國都方數 千里,南西盡海,東北限大山,山外即毛人云。」

中宗嗣聖十八年即太后長安元年日本遣使貢方物按唐書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長安元年其王文武立改元曰大寶遣朝臣真人粟田貢方物朝臣真[编辑]

人者,猶唐尚書也。冠進德冠,頂有華蘤四,披紫袍帛 帶。真人好學,能屬文,進止有容。武后宴之麟德殿,授 司膳卿,還之。文武死,子阿用立。死,子聖武立。改元曰 「白龜。」

嗣聖二十年。即太后長安三年日本遣朝臣真人貢方物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景龍 年日本遣使來朝[编辑]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景龍五年
考證.svg
十月丁卯,日本國遣使朝貢。戊辰,敕曰:「日本國遠在

海外,遣使來朝。既涉滄波,兼獻邦物,其使真人莫問 等,宜以今月十六日於中書宴集。」乙酉,鴻臚寺奏,日 本國使請謁孔子廟堂,禮拜寺觀。從之。仍令州縣金 吾相知檢校搦捉,示之以整應須作市買,非違禁入 蕃者,亦容之。按中宗本紀景龍止四年開府元龜作五年誤

元宗開元 年日本粟田來朝[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開元初,粟田 復朝,請從諸儒授經。詔四門助教趙元默即鴻臚寺 為師,獻大幅布為贄,悉賞物貿書以歸。其副朝臣仲 滿慕華不肯去,易姓名曰朝衡。歷左補闕,儀王友,多 所該識,久乃還。聖武死,女孝明立,改元曰太平勝寶。 開元五年,日本國遣使朝貢,命通事舍人就鴻臚宣 慰。」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元二十一年。日本國朝賀使。舟行遇風。遣使宣慰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二十一年 八月日本國朝賀使真人廣成與傔從五百九十。舟 行遇風。飄至蘇州。刺史錢惟正以聞。詔通事舍人韋 景先往蘇州宣慰焉。」

開元二十二年四月。日本國遣使來朝。獻美濃絁二 百匹。水織絁二百匹。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元二十三年三月。日本國遣使貢方物。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天寶二年海賊吳令光寇永嘉郡[编辑]

天寶三載。南海郡太守劉巨鱗。討吳令光。令光伏誅 按以上《唐書元宗本紀》云云。

按《廣東通志》:「日本國分五道:東海、南海、西海、東山、山 陰。其使自唐以來用僧。天寶二年,海賊吳令光寇永 嘉郡,南海太守劉巨鱗以屯門鎮兵討令光,誅之。」 天寶十二載,日本朝衡復入朝。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云云。

天寶十四載,日本國遣使貢獻。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肅宗上元 年日本由明越州入貢[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上元中,擢朝 衡左散騎常侍。新羅梗海道,繇明越州朝貢。孝明死, 大炊立,死,以聖武女高野姬為王。死,白壁立。」

德宗建中元年日本獻方物[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建中元年,使 者真人興能獻方物。真人蓋因官而氏者也。興能善 書,其紙似繭而澤,人莫識。」

貞元 年日本王桓武遣使來朝[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貞元末,其王 曰桓武,遣使者朝其學子橘免勢浮屠空海,願留肄 業,歷二十餘年。使者高階真人來,請免勢等還。詔曰 『可』。」

文宗開成三年十二月日本國遣使來朝貢進真珠絹[编辑]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成四年,日本來貢。

按《唐書文宗本紀》不載。按《日本本傳》:「次諾樂立,次 嵯峨,次浮和,次仁明。」仁明直開成四年復入貢。次文 德,次清河,次陽成,次光孝,直光啟元年。東海嶼中又 有邪古、波、邪多泥三小王,北距新羅,西北百濟,西南 直越州。有絲絮怪珍云。

宣宗大中七年日本遣王子來朝獻賜宴陳百戲以禮之[编辑]

按:《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大中七年 四月,日本國遣王子來朝,獻寶器音樂。帝謂宰執曰: 「近者黃河清,今又日本國來朝,朕愧德薄,何以堪之!」 因賜百寮宴,陳百戲以禮之。

[编辑]

太宗雍熙元年日本僧奝然浮海詣闕獻器物及其國書[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國傳》:「日本國者,本 倭奴國也。自以其國近日所出,故以日本為名。或云 惡其舊名改之也。其地東西南北各數千里,西南至 海,東北隅隔以大山,山外即毛人國。自後漢始朝貢, 歷魏、晉、宋、隋皆來貢。唐永徽、顯慶、長安、開元、天寶、上 元、貞元、元和、開成中,並遣使入朝。雍熙元年,日本國 僧」奝然與其徒五六人浮海而至,獻銅器十餘事,并 本國職員、今《王年代紀》各一卷。奝然衣綠,自云姓藤 原氏,父為真連。真連,其國五品職官也。奝然善隸書, 而不通華言,問其風土,但書以對,云:「國中有五經書 及佛經、《白居易集》七十卷,並得自中國。土宜五穀而 少麥。交易用銅錢,文曰『乾文大寶』。畜有」水牛、驢、羊,多 犀象,產絲蠶,多織絹,薄緻可愛樂。有國中、高麗二部, 四時寒暑,大類中國。國之東境接海島,夷人所居,身 面皆有毛。東奧州產黃金,西別島出白銀,以為貢賦國王以王為姓。傳襲至今王六十四世,文武僚吏皆 世官。其《年代紀》所記云。初主號天御中主,次曰天村 雲尊,其後皆以尊為號。次「《天八重雲》尊,次《天彌聞》尊, 次天忍勝尊,次瞻波尊,次萬魂尊,次利利魂尊,次國 狹槌尊,次《角龔魂》尊,次汲津丹尊,次《面垂見》尊,次國 常立尊,次天鑑尊,次天萬尊,次沫名杵尊,次伊奘諾 尊,次《素戔烏》尊,次《天照大神》尊,次《正哉吾勝速日天 押穗耳》尊」,次天彥尊,次炎尊,次彥㶑尊。凡二十三世, 並都於筑紫日向宮。彥㶑第四子,號神武天皇,自筑 紫宮入居大和州橿原宮。即位元年甲寅,當周僖王 時也。次綏靖天皇,次安寧天皇,次懿德天皇,次孝昭 天皇,次孝天皇,次孝靈天皇,次孝元天皇,次開化天 皇,次崇神天皇,次垂仁天皇,次景行天皇,次成務天 皇,次仲哀天皇。國人言「今為鎮國香椎大神。」次神功 天皇,開化天皇之曾孫女,又謂之息長足姬天皇,國 人言今為太奈良姬大神。次應神天皇,甲辰歲始於 《百濟》,得中國文字,今號「八蕃菩薩」,有大臣號紀武,內, 年三百七歲。次《仁德天》皇,次履中天皇,次反正天皇, 次允恭天皇,次安康天皇,次雄略天皇,次清寧天皇, 次顯宗天皇,次仁賢天皇,次武烈天皇,次繼體天皇, 次安開天皇,次宣化天皇,次天國排開廣庭天皇,亦 名欽明天皇。即位十一年壬申歲,始傳佛法於百濟 國,當此土梁承聖元年。次敏達天皇。次用明天皇,有 子曰聖德太子,年三歲,聞十人語,同時解之。七歲悟 佛法于菩提寺,講《聖鬘經》,天雨曼陀羅華,當此土。隋 開皇中,遣使泛海至中國,求《法華經》。次崇峻天皇。次 推古天皇,欽明天皇之女也。次舒明天皇。次皇極天 皇。次孝德天皇。白雉四年,律師道照求法至中國,從 三藏僧元奘受經律論,當此土唐永徽四年也。次天 豐財重,日足姬天皇,令僧智通等入唐求大乘法相 教,當顯慶三年。次天智天皇。次天武天皇。次持總「天 皇。次文武天皇。」大寶三年,當長安元年,遣粟田真人 入唐求書籍,律師道慈求經。次「阿閉天皇。次皈依天 皇。次聖武天皇」,寶龜二年,遣僧正元昉入朝,當開元 四年。次「孝明天皇」,聖武天皇之女也。天平勝寶四年, 當天寶中,遣使及僧入唐,求內外經教及傳戒。次「天 炊天皇。次高野姬天皇」,聖武天皇之女也。次白壁天 皇,二十四年,遣二僧靈仙行賀,入唐,禮五臺山學佛 法。次桓武天皇,遣騰元葛野與空海大師及延歷寺 僧澄入唐,詣天台山傳《智者正觀》義,當元和元年也。 次諾樂天皇。次嵯峨天皇。次淳和天皇。次仁明天皇, 當開成、會昌中,遣僧入唐,禮五臺。次文德天皇,當大 中年間。次清和天皇。次陽成天皇。次光孝天皇,遣僧 宗睿入唐傳教,當光啟元年也。次仁和天皇,當此土 梁龍德中,遣僧寬建等入朝。次醍醐天皇。次「天慶天 皇。次封上天皇」,當此土周廣順年也。次冷泉天皇,今 為太上天皇。次守平天皇,即今王也。凡六十四世,畿 內有山城、大和、河內、和泉、攝津凡五州,共統五十三 郡。東海道有伊賀、伊勢、志摩、尾張、參河、遠江、駿河、伊 豆、甲斐、相模、武藏、安房、上總、常陸凡十四州,共統一 百一十六郡。《東山道》有通江、美濃、飛驒、信濃、上野、下 野、陸嶴、出羽凡八州,共統一百二十二郡。北六道有 狹越、前加賀、能登、越中、《越後》、佐渡凡七州,共統三十 郡。山陰道有丹波、丹彼、徂馬、因幡、伯耆、《出雲》《石見》《隱 伎》凡八州,共統五十二郡。《小陽》道有播麼、美竹、備前、 備中、《備後》、安藝、周防、長門凡八州,共統六十九郡。《南 海》道有伊紀、淡路、河波、讚耆、伊豫、土佐凡六州,共統 四十八郡。《西海》道有筑前、筑後、豐前、豐後、肥前、肥後、 日向、大隅、薩摩凡九州,共統九十三郡。又有「壹伎、對 《馬多》。」凡三島,各統二郡,是謂五畿、七道三島,凡三 千七百七十二,都四百一十四,驛八十八萬三千三 百二十九課丁。課丁之外,不可詳見,皆奝然所記云。 按隋開元二十年,倭王姓阿每,名自多利思比孤,遣 使致書;唐永徽五年,遣使獻琥珀、瑪瑙;長安二年,遣 其朝臣真人貢方物;開元初,遣使來朝;天寶十二年, 又遣使來貢。元和元年,遣高階真人來貢。開成四年, 又遣使來貢。此與其所記皆同。大中、光啟、龍德及周 廣順中,皆嘗遣僧至中國,《唐書》中、《五代史》失其傳。唐 咸亨中及開元二十三年、大曆十二年、建中元年,皆 來朝貢,其記不載。太宗召見,奝然存撫之甚厚,賜紫 衣,館於太平興國寺。上聞「其國王一姓,傳繼」臣下皆 世官。因歎息謂宰相曰:「此島夷耳。乃世祚遐久,其臣 亦繼襲不絕,此蓋古之道也。中國自唐季之亂,㝢縣 分裂,梁、周、五代享歷尤促,大臣世胄,鮮能嗣續。朕雖 德慚往聖,常夙夜寅畏,講求治本,不敢暇逸。建無窮 之業,垂可久之範,亦以為子孫之計。使大臣之後,世 襲祿位,此朕之心焉。其國多」有中國典籍,奝然之來, 復得《孝經》一卷,越王《孝經新義》第十五一卷,皆金鏤 紅羅褾,水晶為軸。《孝經》即鄭氏注者。「越王」者,乃唐太 宗子越王貞;《新義》者,記室參軍任希古等撰也。奝然 復求詣五臺,許之,令所過續食。又求印本《大藏經》,詔亦給之。二年,隨台州寧海縣商人鄭仁德船歸其國。 後數年,仁德還,奝然遣其弟子喜因奉表來謝曰:「日 本國東大寺大朝法濟大師、賜紫沙門奝然啟傷鱗 入夢,不忘漢主之恩;枯骨合歡,尤亢魏氏之敵。雖云 羊僧之拙,誰忍鴻霈之誠。」奝然誠惶誠恐,稽首頓首, 死罪奝然。附商船之離岸,期魏闕於生涯。望落日而 西行,十萬里之波濤難盡;顧信風而東別,數千里之 山嶽易過。妄以下根之卑,適詣中華之盛。於是宣旨 頻降,恣許荒外之跋踄;宿心克協,粗觀㝢內之瓌奇。 況乎金闕曉後,望堯雲於九禁之中;巖扃晴前,拜聖 燈於五臺之上。就三藏而稟學,巡數寺而優游。遂使 《蓮華》迴文,神筆出於北闕之北;《貝葉印》字,佛詔傳於 東海之東。重蒙宣恩,忽趁來跡。季夏解台州之纜,孟 秋達本國之郊。爰逮明春,初到舊邑,緇素欣待,侯伯 慕迎。伏惟陛下惠溢四溟,恩高五嶽,世超黃軒之古 人,直金輪之新奝。然空辭鳳凰之窟,更還螻蟻之封。 在彼在斯,只仰皇德之盛;越山越海,敢忘帝念之深? 縱粉百年之身,何報一日之惠?染筆拭淚,伸紙搖魂, 不勝慕恩之至。謹「差上足弟子傳燈大法師位嘉因 并大朝剃頭受戒僧祚乾等拜表以聞」,稱其本國永 延二年歲次戊子二月八日,實端拱元年也。又別啟 貢佛經,納青水函,琥珀、青紅白水晶、紅黑木槵子、念 珠各一連,並納螺鈿花形平函毛籠一,納螺柸二口; 葛籠一,納法螺二口,染皮二十枚,金銀蒔繪筥一合, 納「髮鬘二頭;又一合納參議正四位上藤佐理手書 二卷及進奉物數一卷,表狀一卷;又金銀蒔繪硯一 筥一合納金硯一、鹿毛筆、松煙墨、金銅水瓶、鐵刀;又 金銀蒔繪扇筥一合納檜扇二十枚、蝙蝠扇二枚;螺 鈿梳函一對;其一納赤木梳二百七十;其一納龍骨 十橛;螺鈿書案一;螺鈿書几一;金銀蒔繪平筥一合、 納白細布五匹、鹿皮籠一、納」裘一領。螺鈿鞍轡一 副。銅鐵燈、紅絲鞦泥障、倭畫屏風一雙。《石流黃》七百 斤

按《癸辛雜識》:「倭人所居,悉以其國所產新羅松為之, 即今之羅木也。色白而香,仰塵地板皆是也。復塗以 香,入其室則芬郁異常。倭婦人體絕臭,乃以香膏之, 每聚浴於水,下體無所避,止以草繫其勢以為禮。下 體雖暑月亦服至數重。其衣大袖而短,不用帶。食則 共置一器,聚則團食,以竹作折,折取之。鞋則無跟,如」 羅漢所著者。或用木,或以細蒲為之。所衣皆布,有極 細者。得中國綾絹則珍之。其地乃絕無香,尤以為貴。 其聚扇,用倭紙為之,以雕木為骨,作金銀花草為飾, 或作不肖之畫於其上。

真宗咸平五年海賈周世昌與日本滕木吉至京師召見遣還[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國傳》,咸平五年,建 州海賈周世昌,遭風飄至日本,凡七年,得還,與其國 人滕木吉至,上皆召見之。世昌以其國人唱和詩來 上,詞甚雕刻,膚淺無所取。詢其風俗,云「婦人皆被髮, 一衣用二三縑。」又陳所記州名年號,上令滕木吉以 所持木弓矢挽射,矢不能遠。詰其故,國中不習戰鬥, 賜《木吉》時裝錢遣還。

景德元年日本僧寂照等來朝[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國傳》:「景德元年,其 國僧寂照等八人來朝。寂照不曉華言,而識文字,繕 寫甚妙,凡問答並以筆札。詔號圓通大師,賜紫方袍。」

仁宗天聖四年日本入貢不具表詔卻之[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國傳》:「天聖四年十 二月,明州言,日本國太宰府遣人貢方物,而不持本 國表。詔卻之。其後亦未通朝貢,南賈時有傳其物貨 至中國者。」

神宗熙寧五年日本僧人入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熙寧五年,有僧 誠尋至台州,止天台國清寺,願留州以聞,詔使赴闕, 誠尋獻銀香爐、木槵子、白琉璃、五香、水精、紫檀、琥珀 所飾念珠及青色織物綾。神宗以其遠人而有戒業, 處之開寶寺,盡賜同來僧紫方袍。是後連貢方物,而 來者皆僧也。」

元豐元年日本遣僧來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元豐元年,使通 事僧仲回來,賜號慕化懷德大師。明州又言,得其國 太宰府牒,因使人孫忠還,遣仲回等貢絁二百匹、水 銀五千兩,以孫忠乃海商,而貢禮與諸國異,請自移 牒報,而答其物直,付仲回東歸,從之。」

孝宗乾道九年日本入貢[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乾道九年,始附 明州綱首,以方物入貢。」

淳熙二年倭人滕太明有罪詔械歸治以國法[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淳熙二年,倭船 火兒滕太明毆鄭作死,詔械太明,付其綱首,歸治以 其國之法淳熙三年,風泊日本,舟至明州,詔給錢米。」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三年,風泊,日本 舟至明州,眾皆不得食,行乞至臨安府者復百餘人。 詔人日給錢五十文、米二升,俟其國舟至日遣歸。 淳熙十年,日本舟飄至秀州,詔給錢米。」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十年,日本七十 三人復飄至秀州華亭縣,給常平、義倉錢米以賑之。」

光宗紹熙四年日本舟飄至泰州及華亭詔以常平米賑之[编辑]

按《宋史光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紹熙四年。泰州 及秀州華亭縣復有倭人為風所泊而至者。詔勿取 其貨。出常平米賑給而遣之。」

寧宗慶元六年日本舟至平江府詔給錢米遣歸國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云云[编辑]

嘉泰二年日本舟至定海縣詔給錢米遣歸國[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按《日本傳》云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