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6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六十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六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六十卷目錄

 子合部彙考朱俱波 朱俱槃

  後漢總一則

  晉安帝一則

  北魏宣武帝景明一則 永平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子合部紀事

 車離部彙考禮惟特 沛隸

  後漢總一則

  三國總一則

 德若部彙考

  後漢總一則

 高附部彙考閻浮謁

  後漢總一則

  三國總一則

  北魏總一則

 蒙奇部彙考

  後漢和帝永元一則

 兜勒部彙考

  後漢和帝永元一則

 大秦部彙考犁鞬 犁軒 犁靬 達嚫 拂菻

  後漢桓帝延熹一則

  三國總一則

  晉武帝太康一則

  北魏總一則

  唐太宗貞觀一則 睿宗景雲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宋神宗元豐一則 哲宗元祐一則

  明太祖洪武一則

  圖一則

 大秦部紀事

 大秦部雜錄

邊裔典第六十卷

子合部彙考朱俱波 朱俱槃[编辑]

後漢[编辑]

《子合國》,後漢時通於中國。

按《後漢書》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前書中,誤云:「西夜 子合是一國,今各自有王子合。國居呼鞬谷,去疏勒 千里。領戶三百五十,口四千,勝兵千人。」

[编辑]

安帝   年釋法顯求戒律至于子合[编辑]

按《晉書》不載。按晉釋法顯《佛國記》:「自于關進向子 合國,在道二十五日,便到其國。國王精進,有千餘僧, 多大乘學。住此十五日已,于是南行四日,入蔥嶺山, 到于麾國。」

北魏[编辑]

宣武帝景明三年十二月朱居槃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朱居槃國在 于闐西,其人山居,有麥,多林果,咸事佛語與于闐相 類,役屬嚈噠。」

永平四年九月朱居槃國遣使朝獻[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

[编辑]

高祖武德 年朱俱波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朱俱波亦名朱 俱槃,漢子合國也。并有西夜、蒲犁、依耐、德若四種地, 直于闐西千里,蔥嶺北三百里,西距渴盤陀北九百 里,屬疏勒南三千里女國也。勝兵二千人。尚浮屠法, 文字同婆羅門。」

按杜氏《通典》,「朱俱波,後魏時通焉。亦名朱居槃國,漢 子合國也。」今并有漢西夜、蒲犁、依耐、德若四國之地。 在于闐國西千餘里,其西至渴槃國,南至女國三千 里,北至疏勒九百里,東至蔥嶺二百里。其王本疏勒 國人。宣帝永平中,朱居槃國遣使朝貢。其人言語與 于闐相似,其間小異,人貌多同華夏,亦類疏勒。大唐 武德以後。亦頻遣使朝貢。

子合部紀事[编辑]

《洛陽伽藍記》:「朱駒波國,人民山居,五果甚豐,食則麥 麩,不立屠殺,食肉者以自死肉。風俗言音與于闐相 佀,文字與婆羅門同。其國疆界可五日行遍

車離部彙考禮惟特 沛隸[编辑]

後漢

車離國後漢時臣服大月氏。

按《後漢書西域傳》:「車離國居沙奇城,在天竺東南三 千餘里,大國也。其土氣物類與天竺同。列城數十,皆 稱王。大月氏伐之,遂臣服焉。男女皆長八尺,而怯弱, 乘象、駱駝,往來鄰國。有寇,乘象以戰。」

三國[编辑]

車離國三國時猶臣服于《大月氏》。

按《魏志注西戎傳》:「車離國,一名禮惟特,一名沛隸王。 在天竺東南三千餘里,其地卑濕暑熱。其王治沙奇 城,有別城數十。人民怯弱,月氏、天竺擊服之。其地東 西南北數千里,人民男女皆長一丈八尺,乘象橐駝 以戰。」今月氏役稅之。

德若部彙考[编辑]

後漢

德若國後漢時通于中國。

按《後漢書西域傳》:「德若國,領戶百餘,口六百七十,勝 兵三百五十人。東去長史居三千五百三十里,去洛 陽萬二千一百五十里,與子合相接,其俗皆同。自皮 山西南經烏秅,涉懸度,歷罽賓,六十餘日,行至烏弋 山。離國地方數千里,時改名排持。復西南馬行百餘 日,至條支。」

高附部彙考閻浮謁[编辑]

後漢

高附國後漢時始通于中國。

按《後漢書西域傳》:「高附國在大月氏西南,亦大國也。 其俗似天竺,而弱易服。善賈販,內富于財。」所屬無常。 天竺、罽賓、安息三國強則得之,弱則失之,而未嘗屬 月氏。《漢書》以為五翎侯數,非其實也。後屬安息。及月 氏破安息,始得高附。

三國[编辑]

高附國,三國時屬于大月氏。

按:《魏志注西戎傳》云云。

北魏[编辑]

高附國北魏時改名《閻浮謁》。

按《魏書西域傳》:「閻浮謁國,故高附翕侯,都高附城,在 弗敵沙南,去代一萬三千七百六十里,居山谷間。」

蒙奇部彙考[编辑]

後漢

和帝永元十二年冬十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國遣[编辑]

使內附,賜其王金印、紫綬。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云云。

兜勒部彙考[编辑]

後漢

和帝永元十二年冬十一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國遣使內附賜其王金印紫綬[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云云。

大秦部彙考犁鞬 犁軒 犁靬 達嚫 拂菻[编辑]

後漢

桓帝延熹九年秋九月大秦國王始遣使奉獻[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大秦國一名 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國。地方數千里,有四百餘 城,小國役屬者數十。以石為城郭,列置郵亭,皆堊墍 之。有松柏諸木百草。人俗力田作,多種樹蠶桑,皆髡 頭而衣文繡。乘輜軿白蓋小車,出入擊鼓,建旌旗旛 幟。所居城邑,周圜百餘里,城中有五宮,相去各十里, 宮」室皆以水精為柱,食器亦然。其王日游一宮,聽事 五日而後遍。常使一人持囊隨王車,人有言事者,即 以書投囊中;王至宮發省,理其枉直。各有官曹文書。 置三十六將,皆會議國事。其王無有常人,皆簡立賢 者。國中災異及風雨不時,輒廢而更立,受放者甘斥 不怨。其人民皆長大平正,有類中國,故謂之「大秦。」土 多金銀奇寶,有夜光璧、明月珠、駭雞犀、珊瑚、琥珀、琉 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縷繡織成金縷罽,雜色綾作

黃金塗。火浣布又有細布,或言水羊毳,野蠶繭所作
考證.svg
也。合會諸香,煎其汁以為蘇合,凡外國諸珍異皆出

焉。以金銀為錢,銀錢十當金錢一。與安息、天竺交市 于海中,利有十倍。其人質直,市無二價,穀食常賤,國 用富饒。鄰國使到其界首者,乘驛詣王都,至則給以 金錢。其王常欲通使于漢,而安息欲以漢繒綵與之 交市,故遮閡不得自達。至桓帝延熹九年,大秦王安 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獻象牙、犀角、瑇瑁,始乃一通焉。 其所表貢,並無珍異,疑傳者過焉。或云「其國西有弱 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處,幾與日所入也。《漢書》云:「從 條支西行二百餘日。」近日所入,則與今書異矣。前世 漢使皆自烏弋以還,莫有至條支者。又云:「從安息陸 道繞海北行,出海西至大秦,人庶連屬。十里一亭,三 十里一置,終無盜賊寇警。而道多猛虎師子遮害,行 旅不百餘人,齎兵器輒為所食。」又言:「有飛橋數百里 可度。海北諸國所生奇異玉石諸物,譎怪多不經,故 不記」云。

三國[编辑]

澤散、《驢分》、且蘭、《賢督》《汜復》《于羅》等國,三國時俱屬大 秦。

按《三國魏志注·西戎傳》曰:「大秦國,一號犁靬,在安息 條支西,大海之西。從安息界安谷城,乘船直截海西, 遇風利則二月到,風遲或一歲無風,或三歲。其國在 海西,故俗謂之海西。有河出其國西,又有大海,海西 有遲散城,從國下直北至烏丹城,西南又渡一河,乘 船一日乃過。西南又渡一河,一日乃過。凡有大都三」 卻。從《安谷城》陸道直北行之海北,復直西行之海西, 復直南行,經之烏遲散城。渡一河,乘船一日乃過,周 迴繞海,凡當渡大海六日乃到其國。國有小城邑,合 四百餘,東西南北數千里。其王治濱側河海,以石為 城郭。其土地有松、柏、槐、梓、竹、葦、楊柳、梧桐百草。民俗 田種五谷,畜乘有馬、騾、驢、駱駝、桑、蠶。俗多奇幻,口中 出火,自縛自解,跳十二丸,巧妙。其國無常主,國中有 災異,輒更立賢人以為王,而生放其故王,王亦不敢 怨。其俗人長大平正,似中國人,而胡服,自云本中國 一別也。常欲通使于中國,而安息圖其利,不能得過。 其俗能胡書。其制度公私宮室為重屋,旌旗,擊鼓,白 蓋小車,郵驛亭置如中國。從《安息》繞海,北到其國,人 民相屬,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終無盜賊。但有猛虎 獅子為害,行道不群,則不得過。其國置小王數十。其 王所治城,周回百餘里,有官曹文書。王有五宮,一宮 間相去十里。其王平旦之一宮聽事,至日暮一宿,明 日復至一宮,五日一周。置三十六將,每議事,一將不 至,則不議也。王出行,常使從人持一韋囊自隨。有白 言者,受其辭,投囊中,還宮乃省為《決理》,以水晶作宮 柱及器物,作弓矢。其別枝封小國,曰《澤散》王、曰《驢分》 王、曰《且蘭》王、曰《賢督》王、曰《汜復》王、曰《子羅王》。其餘小 王國甚多,不能一一詳之也。國出細絺,作金銀錢,金 錢一當銀錢十。有織成細布,言用水羊毳,名曰「海西 布。」此國六畜皆出水,或云非獨用羊毛也,亦用木皮 或野繭絲作織成氍毹、毾㲪、罽帳之屬,皆好其色。又 鮮于海東諸國所作也。又常利得中國絲解,以為胡 綾,故數與安息諸國交市于海中,海水苦不可食,故 往來者希到。其國《中山》出九色,次玉石:一曰青,二曰 赤,三曰黃,四曰白,五曰黑,六曰綠,七曰紫,八曰紅,九 曰紺。今伊吾山中有九色石,即其類。陽嘉三年,時疏 勒王臣槃獻海西青石、金帶各一。又今《西域舊圖》云: 「罽賓、條支諸國出奇石,即次玉石也。大秦多金、銀、銅、 鐵、鉛、錫、神龜、白馬、朱髦、駭雞、犀、瑇瑁、元熊,赤螭,辟毒 鼠,大貝、車渠瑪腦,南金翠爵,羽翮象可符。采玉,明月 珠,夜光珠」,真白珠、琥珀、珊瑚,赤、白、黑、綠、黃青、紺、縹、紅、 紫十種流離璆,琳琅玕、水精、玫瑰、雄黃、雌黃、碧五色 玉,黃、白、黑、綠、紫、紅、絳、紺、金、黃、驃留黃十種氍毹,五色 毾㲪,五色九色首下毾㲪,金縷繡雜色綾,金塗布,緋 持布、發陸布,緋持渠布、火浣布、阿羅得布、巴則布、度 伐布、溫宿布,五色桃布,絳地金織帳、五色斗帳,一,微 木二,蘇合、狄提、迷迷兜納、白附子、薰陸、鬱金、芸膠、薰 草木十二種香。《大秦道》既從海北陸通,又循海而南, 與交趾七郡外夷北,又有水道通益州永昌。故永昌 出異物,前世但論有水道,不知有陸道,今其略如此。 其民人戶數,不能備詳也。自蔥嶺西,此國最大,置諸 小王甚多,故錄其屬大者矣。《澤散王》屬大秦,其治 在海中央,北至驢分,水行半歲,風疾時一月到,最與 安息、《安谷城》相近,西南詣大秦都,不知里數。《驢分王》 屬大秦,其治去大秦都二千里。從《驢分》城西之大秦 渡海,飛橋長一百三十里,渡海道西南行,繞海直西 行。《且蘭王》屬大秦,從《思陶》國直南渡河,乃直西行,之 且蘭三千里。道出河南,乃西行,從且蘭復直西行,之 汜復國六百里。南道會汜復乃西南之賢督國。且蘭、 《汜復》直南,乃有積石,積石南乃有大海,出珊瑚真珠。 且蘭、汜復、斯賓、阿蠻北有一山,東西行,大秦海東東 各有一山,皆南北行。《賢督王》屬大秦,其治東北去汜復六百里。《汜復》王屬大秦,其治東北去于羅三百四 十「里渡海也。」于羅屬大秦,其治在汜。復東北渡河,從 于羅東北,又渡河斯羅,東北又渡河,斯羅國屬安息, 與大秦接也。大秦西有海水,海水西有河水,河水西 南北行,有大山。西有赤水,赤水西有白玉山,白玉山 有西王母,西王母西有修流沙,流沙西有大夏國、堅 沙國屬由國、月氏國、四國。西有黑水,所傳聞西之極 矣。

[编辑]

武帝太康五年大秦國遣使貢獻[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按《大秦傳》:「大秦國一名犁 鞬,在西海之西。其地東西南北各數千里,有城邑。其 城周迴百餘里,屋宇皆以珊瑚為梲栭,琉璃為牆壁, 水精為柱礎。其王有五宮,其宮相去各十里,每旦於 一宮聽事,終而復始。若國有災異,輒更立賢人,放其 舊王,被放者亦不敢怨。有官曹簿領,而文字習胡,亦 有」白蓋小車、旌旗之屬及郵驛,制置一如中州。其人 長大,貌類中國人而胡服。其土多出金玉寶物,明珠、 大貝。有夜光璧、駭雞犀及火浣布。又能剌金縷繡及 織錦縷罽。以金銀為錢,銀錢十當金錢之一。安息、天 竺人與之交市于海中,其利百倍。鄰國使到者,輒廩 以金錢。途經大海,海水鹹苦,不可食。商客往來,皆齎 三歲糧,是以至者稀少。漢時,都護班超遣掾甘英使 其國,入海。船人曰:「海中有思慕之物,往者莫不悲懷。 若漢使不戀父母妻子者,可入。」英不能渡。武帝太康 中,其王遣使貢獻。

按晉釋法顯《佛國記》:「從拘睒彌國南行二百由延,有 國名達嚫,是過去迦葉佛僧伽藍。穿大石山作之,凡 有五重。最下重作象形,有五百間。石室第二層作師 子形,有四百間;第三層作馬形,有三百間;第四層作 牛形,有二百間;第五層作鴿形,有百間。最上有泉水, 循石室前繞房而流,周圍迴曲。如是乃至下重順房」 流從戶而出。諸層室中,處處穿石作窗牖通明,室中 朗然,都無幽暗。其室四角頭,穿石作梯磴上處。今人 形小,緣梯上正得至昔人一腳所躡處,因名此寺為 波羅越。波羅越者,天竺名鴿也。其寺中常有羅漢住。 此土丘荒,無人民居,去山極遠方有村,皆是邪見,不 識佛法。沙間婆羅門及諸異學。彼國人民常見人飛 來入此寺。于時諸國道人,欲來禮此寺者,彼村人則 言:「汝何以不飛耶?我見此間道人皆飛。」道人方便答 言:「翅未成耳。」達嚫國嶮,道路艱難,而知處欲往者,要 當齎錢貨施彼國王,王然後遣人送。展轉相付,示其 逕路。法顯竟不得往,承彼土人言,故說之耳。

北魏[编辑]

大秦國北魏時改名《犁軒》。

按《魏書西域傳》,「大秦國,一名黎軒,都安都城,從條支 西渡海,曲一萬里,去代三萬九千四百里。其海傍出, 猶渤海也,而東西與渤海相望,蓋自然之理。地方六 千里,居兩海之間。其地平正,人居星布。其王都城分 為五城,各方五里,周六十里。王居中城,城置八臣,以 主四方。而王城亦置八臣,分主四城。若謀國事及四」 方有不決者,則四城之臣集議王所,王自聽之,然後 施行。王三年一出,觀風化。人言冤枉、詣王訴訟者,當 方之臣,小則讓責,大則斥退,令其舉賢人以代之。其 人端正長大,衣服車旗,擬儀中國,故外域謂之大秦。 其土宜五穀、桑、麻,人務蠶,田多璆、琳、琅玕、神龜、白馬、 朱鬣明珠、夜光璧。東南通交趾,又水道通益州永昌 郡,多出異物。大秦西海水之西有河,河西南流,「河西 有南北山,山西有赤水,西有白玉山,玉山西有西王 母山,玉為堂云。」從安息西界循海曲亦至大秦四萬 餘里。于彼國觀日月星辰,無異中國云。

[编辑]

太宗貞觀十七年拂菻遣使入獻[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拂菻,古大秦也, 居西海上,一曰海西國,去京師四萬里,在苫西,北直 突厥可薩部,西瀕海,有遲散城,東南接波斯,地方萬 里,城四百,勝兵百萬。十里一亭,三亭一置。臣役小國 數十,以名通者曰澤散,曰驢分。澤散直東北,不得其 道里。東渡海二千里至驢分國,重石為都,城廣八十 里」,東門高二十丈,釦以黃金。王宮有三襲門,皆飾異 寶。中門中有金巨稱,一作「金人」,立其端,屬十二丸,率 時改一丸,落以瑟瑟為殿柱,水精、琉璃為梲香,木梁, 黃金為地,象牙闔。有貴臣十二共治國。王出,一人挈 囊以從,有訟書投囊中,還省枉直。國有大災異,輒廢 王更立賢者。王冠如鳥翼,綴珠,衣錦繡,前無襟,坐金 蘤。榻側有鳥如鵝,綠毛上食,有毒輒鳴。無陶瓦屋,白 石墍屋,堅潤如玉。盛暑引水上流氣為風。男子翦髮 衣繡,右袒而帔,乘輜軿白蓋小車,出入建旌旗擊鼓, 婦人錦巾,家貲億萬者為上官。俗喜酒,嗜乾餅。多幻 人,能發火于顏。手為江湖口幡眊,舉足墮珠玉。有善

醫,能開腦出蟲,以愈目。眚。土多金、銀、夜光璧、明月珠
考證.svg
大貝、車磲、碼碯、木難、孔翠、虎魄。織水羊毛為布,曰「海

西布。」海中有珊瑚洲,海人乘大舶墮鐵綱水底。珊瑚 初生磐石上,白如菌,一歲而黃,三歲赤。枝格交錯,高 三、四尺。鐵發其根,繫網舶上,絞而出之,失時不取即 腐。西海有市,貿易不相見。置直物旁,名「鬼市。」有獸名 竇,大如狗,獷惡而力。北邑有羊,生土中,臍屬地,割必 死。俗介馬而走,擊鼓以驚之。羔臍絕,即逐水草不能 群。貞觀十七年,王波多力遣使獻赤玻璃、綠金精,下 詔答賚。大食稍彊,遣大將軍摩拽伐之,拂菻約和,遂 臣屬。乾封至大足,再朝獻。

按杜氏《通典註外國圖》云:「從隅巨北有國,名曰大秦。 其種長大,身長五六尺。」杜環《經行記》云:「拂菻國,德若 國西隔山數千里,亦曰大秦。其人顏色紅白,男子悉 著素衣,婦人皆服珠錦。好飲酒,尚乾餅,多淫巧,善織 絡。或有俘在諸國,守死不改鄉風。琉璃妙者,天下莫 比。王城方八十里,四面境土各數千里,勝兵約有百」 萬。常與大食相禦。西枕西海,南枕南海,北接可薩、突 厥。西海中有市,客主同和。我往則彼去,彼來則我歸。 賣者陳之于前,買者酬之于後,皆以其直置之物傍, 待領直,然後收物,名曰「鬼市。」又聞西有女國,感水而 生。又云摩鄰國,在秋薩羅國西南,渡大磧行二千里 至其國。其人黑,其俗獷,少米麥,無草木。馬食乾魚,人 飧鶻莽,即波斯棗也,瘴癘特甚。諸國陸行之所經山 胡則一種,法有數般,有《大食法》,有《大秦法》,有《尋尋法》。 其《尋尋》蒸報,于諸夷狄中最甚,當食不語。其大食法 者,以子弟親戚而作判典,縱有微過,不至相累。不食 豬狗驢馬等肉,不拜國王父母之尊,不信鬼神,祀天 而已。其俗,每七日一假,不買賣,不出納,唯飲酒謔浪 終日。其《大秦》善醫眼及痢,或未病先見,或開腦出蟲。

睿宗景雲二年十二月拂菻國獻方物[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元宗開元七年拂菻遣使入獻[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開元七年,因吐 火羅大酋獻獅子、羚羊。」

天寶元年五月拂菻國遣大德僧來朝[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编辑]

神宗元豐四年冬十月己未拂菻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拂菻傳》:「拂菻國東南至 滅力沙,北至海,皆四十程,西至海三十程,東自西大 食及于闐、回紇、青唐,乃抵中國。歷代未嘗朝貢。元豐 四年十月,其王滅力伊靈改撒始遣大首領伱廝都、 令廝孟判來獻鞍馬、刀、劍、真珠,言其國地甚寒,土屋 無瓦,產金、銀、珠、西錦、牛、羊、馬、獨峰駝、梨、杏、千年棗、巴 欖」、粟、麥,以蒲萄釀酒。樂有箜篌、壺琴、小篳篥、偏鼓。王 服紅黃衣,以金線織絲布𦆑頭。歲三月則詣佛寺,坐 紅床,使人舁之。貴臣如王之服,或青綠緋白、粉紅、褐 紫,並𦆑頭跨馬。城市田野,皆有首領主之,每歲惟夏 秋兩得奉。給金、錢、錦、穀、帛,以治事大小為差。刑罰罪 輕者杖數十,重者至二百,大罪則盛以毛囊投諸海, 不尚鬥戰。鄰國小有爭,但以文字來往相詰問。事大, 亦出兵。鑄金銀為錢,無穿孔面。鑿彌勒佛背為王名, 禁民私造。

哲宗元祐六年二月庚子拂菻國入貢[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拂菻傳》:「元祐六年,其使 兩至。賜其王帛。詔別賜其王帛二百匹、白金瓶、襲衣、金帛帶。」

[编辑]

太祖洪武四年命拂菻國人捏古倫齎詔書還諭其國王其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拂菻傳》:拂菻即漢大秦,桓帝時始通中國。 晉及魏皆曰大秦,嘗入貢。唐曰拂菻,宋仍之,亦數入 貢。而《宋史》謂歷代未嘗朝貢,疑其非大秦也。元末,其 國人捏古倫入市中國,元亡不能歸。太祖聞之,以洪 武四年八月召見,命齎詔書,還諭其王曰:「自有宋失 馭,天絕其紀,元興沙漠,入主中國,百有餘年。天厭其」 昏淫,亦用隕絕其命。中原擾亂,十有八年。當群雄初 起時,朕為淮右布衣,起義救民。荷天之靈,授以文武 諸臣。東渡江左,練兵養士,十有四年。西平漢王陳友 諒,東縛吳王張士誠,南平閩、粵,戡定巴、蜀,北定幽、燕, 奠安方夏,復我中國之舊疆。朕為臣民推戴,即皇帝 位,定有天下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于今四年矣。凡 四裔諸邦皆遣官告諭,惟爾《拂菻》隔越西海,未及報 知。今遣爾國之民捏古倫齎詔往諭。朕雖未及古先 哲王,俾萬方懷德,然不可不使天下知朕平定四海 之意,故茲詔告。」已而復命使臣普剌等齎敕書、綵幣 招諭其國,乃遣使入貢,後不復至。

按《明會典》:「拂菻國在嘉峪關外萬餘里,洪武四年,遣 其國故民捏古倫齎詔諭之,尋遣使朝貢。」

按《明一統志》:「拂菻國,東南至滅力沙,北至海,皆四十 程,西至海三十程。東自大食及于闐、回紇,乃抵中國。 宋元豐四年,其王滅力伊靈改撒始遣使來貢方物元祐中,其使兩至。本朝洪武四年,詔遣其國故民捏 古倫齎詔諭之,尋遣使來朝,井貢方物。」

按《坤輿圖說》,最西有名邦,曰如德亞。其國史書載上 古事蹟極詳。自初生人類至今六千餘年,世代相傳, 及分散時候,萬事萬物,造作原始,悉記無訛。因造物 主降生是邦,故人稱為「聖土。」春秋時,有二聖王,父達 味德,子撒喇滿,造一天主堂,皆金玉砌成,飾以珍寶, 窮極美麗,費以三十萬。萬王德盛智高,聲聞最遠。中 國謂「西方有聖人」,疑即指此。古名大秦。唐貞觀中,曾 以經像來賓,有景教流行,碑刻可考。

大秦國

大秦國

大秦部紀事[编辑]

《洞冥記》:元封三年,大秦國貢花蹄牛,其色駮,高六尺, 尾環繞其身,角端有肉,蹄如蓮花,善走多力。帝使輦 銅石以起望仙宮,跡在石上,皆如花形。故陽關之外 花牛津時得異石,長十丈,高三丈,立于望仙宮,因名 龍鍾石。武帝末,此石自陷入地,惟尾出土上,今人謂 「龍尾墩」也。

《續博物志》:「元封三年,大秦獻花蹄牛,高六尺,尾環遶 角,生四耳阿薩部。」

《酉陽雜俎》:「阿勃參出拂菻國,長一丈餘,皮色青白,葉 細,兩兩相對。花似蔓菁,正黃;子似胡椒,赤色。斫其枝, 汁如油,以塗疥癬,無不瘥者。其油極貴,價重于金。 㮏祇出拂菻國。苗長三四尺,根大如鴨卵,葉似蒜,葉, 中心抽條甚長,莖端有花六出,紅白色,花心黃赤,不 結子。其草冬生夏死,與薺麥相類。取其花,壓以為油, 塗」身,除風氣。拂菻國王及國內貴人皆用之。

野悉蜜,出拂菻國,亦出波斯國。苗長七八尺,葉似梅 葉,四時敷榮。其花五出,白色,不結子。花若開時,遍野 皆香,與嶺南詹糖相類。西域人常採其花,壓以為油, 甚香滑。

《偃曝談餘》:《朱澤民集》載《異域說》甚奇。至正丁亥冬,寓 京口乾元宮之寶儉齋,適昆陵監郡岳忽難、平陽同 知散竺台偕來訪,自言「在延祐間,忝宿衛近侍,時有 拂菻國使來朝,備言其域當日沒之處,土地甚廣,有 七十二酋長,地有水銀海,周回可四五十里。國人取 之之法,先于近海十里掘坑井數十,然後使健夫駿 馬馳驟,可逐飛鷹者。」人馬皆貼以金薄,迤邐行近海, 日照金光晃耀,則水銀滾沸,如潮而來,勢若粘裹。其 人即迴馬疾馳,水銀隨後趕至。行稍遲緩,則人馬俱 為水銀攔沒。人馬既速迴,于是水銀之勢漸遠,力漸 微,卻復奔迴。遇坑井則水銀溜積其中,然後其國人 旋取之,用香草同煎,皆花銀也。其地又能撚毛為布, 謂之《梭福》,用密。丹,染成沉綠,浣之不淡。其餘氍毹 錦疊,皆常產也。至正壬午間,獻黑馬,高九尺餘,𩯣尾 垂地七尺,即其地所產。「來使四年,至乞失密,又四年 至中州,過七度海,方抵京師焉。」岳監郡竺同知既別, 去僕書而記其說。是歲十一月十九日也。

拂菻國,孤寡無依,一村人家輪流養,不容別村求食。 《明外史》:「萬曆時,大西洋人至京師,言天主耶蘇生於 如德亞,即古大秦國也。其國自開闢以來六千年,史 書所載,世代相嬗,及萬事萬物原始,無不詳悉,謂為 天主肇生人類之邦。言頗誕謾不可信。其物產珍寶 之盛,具見前史。」意大里亞居大西洋中,自古不通 中國。萬曆時,其國人利瑪竇至京師,為《萬國全圖》,言 「天下有五大洲。第一曰亞細亞洲,中凡百餘國,而中 國居其一。第二曰歐羅巴洲,中凡七十餘國,而意大 里亞居其一。第三曰利未亞洲,亦百餘國。第四曰亞 墨利加洲,地更大,以境土相連,分為南北二洲。最後 得墨瓦臘尼加洲為第五,而域中大地盡矣。」其說荒 渺莫考,然其國人充斥中土,則其地固有之,不可誣 也。大都歐羅巴諸國悉奉天主耶蘇教,而耶蘇生於 如德亞,其國在亞細亞洲之中,西行教于歐羅巴洲。 其始生在漢哀帝元壽二年庚申,閱一千五百八十

一年,至萬曆九年卒。利瑪竇始汎海九萬里,抵廣州
考證.svg
之香山澳,其教遂沾染中土。至二十九年入京師,中

官馬堂以其方物進獻,自稱大西洋人。禮部言:「《會典》 止有西洋瑣里國,無大西洋,其真偽不可知。又寄居 二十年,方行進貢,則與遠方慕義,特來獻琛者不同。 且其所貢天主及《大主母圖》,既屬不經,而所㩦又有 神仙骨諸物。夫既稱神仙,自能飛昇,安得有骨?則唐 韓愈所謂凶穢之餘,不宜入宮禁者也。況此等方物 未經臣部譯驗,徑行進獻,則內臣混進之非,與臣等 溺職之罪俱有不容辭者。及奉旨送部,乃不赴部審 譯而私寓僧舍,臣等不知其何意。但諸番朝貢,例有 回賜,其使臣必有宴賞。乞給賜冠帶還國,勿令潛居 兩京,與中人交往,別生事端。」不報。八月,又言:「臣等議 令利瑪竇遠國候命五月,未賜綸音,毋怪乎遠人之 鬱病而思歸也。察其情詞懇切,真有不願上方錫予, 惟欲山棲野宿之意。譬諸禽鹿久羈,愈思長林豐草, 人情固然。乞速為頒賜,遣赴江西諸處,聽其深山邃 谷,寄跡怡老。」亦不報。已而帝嘉其遠來,假館授粲,給 賜優厚。公卿以下重其人,咸與晉接。瑪竇安之,遂留 居不去。以三十八年四月卒于京,賜葬西郭外。其年 十一月朔,日食,曆官推算多謬,朝議將修改。明年,五 官正周子愚言:「大西洋歸化人龐迪、我能、《三拔》等,深 明曆法,其所㩦曆書,有中國載籍所未及者,當令譯 上,以資採擇。」禮部侍郎翁正春等因請倣洪武初設 《回回曆》科之例,令迪我等同測驗,從之。自瑪竇入中 國後,其徒來益眾。有王豐肅者,居南京,專以天主教 惑眾,士大夫暨里巷小民間為所誘。禮部郎中徐如 珂惡之,其徒又自誇風土人物遠勝中華。如珂乃召 兩人,授以筆札,令各書所記憶,悉舛謬不相合,乃倡 議驅斥。四十四年,與侍郎沈㴶、給事中晏文輝等合 疏斥其邪說惑眾,且疑其為佛郎機假托,乞急行驅 逐。《禮科》給事中余懋孳亦言:「自利瑪竇東來,而中國 復有天主之教。乃留都王豐肅、陽瑪諾等煽惑群眾, 不下萬人,朔朢朝拜,動以千計。夫通番左道並有禁, 今公然夜聚曉散,一如白蓮、無為諸教。且往來壕境, 與漢中諸番通謀,而所司不為遣斥,國家禁令安在?」 帝納其言。至十二月,令豐肅及迪我等俱遣赴廣東, 聽還本國。命下久之,遷延不行,所司亦不為督發。四 十六年四月,迪我等奏:「臣與先臣利瑪竇等十餘人, 涉海九萬里,觀光上國,叨食大官十有七年。近南北 參劾,議行屏斥。竊念臣等焚修學道,尊奉天主,豈有 邪謀,敢墮惡業?惟聖明垂憐,候風便還國。若寄居海 嶼,愈滋猜疑。乞并南都諸處陪臣,一體寬假。」不報,乃 怏怏而去。豐肅等變姓名,復入南京,行教如故,朝士 莫能察也。其國善製砲,視西洋更巨。既傳入內地,華 人多效之而不能用。天啟、崇禎間,東北用兵,數召漢 中人入都,令將士學習,其人亦為盡力。崇禎時,曆法 益疏舛,禮部尚書徐光啟請令其徒羅雅谷、湯若望 等以其國新法相參較,開局纂修,報可。久之書成,即 以崇禎元年戊辰為曆元,名之曰《崇禎曆》。書雖未頒 行,其法視《大統曆》為密,識者有取焉。其國人東來者, 大都聰明特達之士,意專行教,不求祿利。其所著書, 多華人所未道,故一時好異者咸尚之。而士大夫如 徐光啟、李之藻輩,首好其說,且為潤色其文詞,故其 教驟興。時著聲中土者,更有龍華民、畢方濟、艾如略、 鄧玉函諸人。華民,方濟、如略及熊三拔,皆意大里亞 國人;玉函,熱而瑪尼國人,龐迪我依西把尼亞國人, 陽瑪諾、波而都瓦爾國人,皆歐邏巴洲之國也。其所 言風俗物產多夸,且有《職方外記》諸書在,不具述。

大秦部雜錄[编辑]

《日知錄》今之佛經,皆題云大秦,鳩摩羅什譯,謂是姚 興國號,非也。大秦乃西域國名。《後漢書西域傳》言:「大 秦國在海西,地方數千里,有四百餘城,小國役屬者 數十。」又云:「天竺國西與大秦通。」此其國名之偶同。而 傳以為其人民皆長大平正,有類中國,故謂之大秦, 固未必然。而《晉書載記》,石季龍時,有安定人侯子光, 自稱「佛太子」,謂「大秦國來當王小秦國」,以中國為小 秦,則益為夸誕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