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7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六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十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七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七十卷目錄

 吐蕃部彙考三

  後梁太祖開平二則 乾化一則

  後唐莊宗同光一則 明宗天成二則 長興四則 廢帝清泰一則

  後晉高祖天福三則

  後漢隱帝乾祐二則

  後周太祖廣順一則 世宗一則

  宋太祖建隆一則 乾德三則 開寶二則 太宗太平興國四則 淳化四則 至道二

  則 真宗咸平五則 景德四則 大中祥符六則 天禧二則 仁宗明道一則 景祐一

  則 寶元二則 慶曆一則 嘉祐二則 英宗治平一則 神宗熙寧四則 元豐三則

  哲宗元祐三則 紹聖二則 元符二則 徽宗建中靖國一則 崇寧二則

  元憲宗一則 世祖至元三則 武宗至大一則

邊裔典第七十卷

吐蕃部彙考三[编辑]

後梁[编辑]

太祖開平元年吐蕃所陷涼州自立守將沙州節度張奉自號金山白衣天子[编辑]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傳》,「吐蕃國地、 君世、部族、名號、物俗,見於唐著矣。當唐之盛時,河西 隴右三十五州,涼州最大,土沃物繁而人富樂。其地 宜馬,唐置八監,牧馬三十萬匹。以安西都護府羈縻 西域三十六國,唐之軍鎮監務三百餘城,常以中國 兵更戍,而涼州置使節度之。」安祿山之亂,肅宗起靈 武,悉召河西兵赴難,而吐蕃乘虛攻陷河西,隴右,華 人百萬皆陷於虜。文宗時,嘗遣使者至西域,見甘、涼、 瓜、沙等州城邑如故,而陷虜之人見唐使者,夾道迎 呼涕泣曰:「皇帝尢念陷蕃人民否?」其人皆天寶時陷 虜者子孫,其語言稍變,而衣服猶不改。至五代時,吐 蕃已微弱,回鶻、黨項諸羌夷分侵其地,而不有其人 民,值中國衰亂,不能撫有,惟甘、涼、瓜、沙四州常自通 於中國。甘州為回鶻牙,而涼、瓜、沙三州將吏猶稱唐 官,數來請命。自梁太祖時,嘗以靈武節度使兼領河 西節度,而觀察甘、肅、威等州,然雖有其名,而涼州自 立守將。沙州,梁開平中,有節度使張奉,自號「金山 白衣天子。」

開平二年。吐蕃遣使唱來朝貢。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乾化元年十一月乙未吐蕃遣使者來[编辑]

按《五代史梁太祖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乾化元年十二月,帝御朝元殿,以回鶻、 吐蕃二大國首領入覲故也。扇開所司,道二首領與 傔從等一百二十二人伏拜庭下,即各以其君長所 上表及方物等陳而獻焉。」

後唐[编辑]

莊宗同光四年正月乙酉沙州曹義金遣使者來丙戌回鶻阿咄欲遣使者來[编辑]

按《五代史唐莊宗本紀》云云。按《吐蕃傳》:「莊宗時,回 鶻來朝,沙州留後曹義金亦遣使附回鶻來,莊宗拜 義金為歸義軍節度使,瓜沙等州觀察處置等使。」

明宗天成二年十二月己丑回鶻西界吐蕃遣使者來[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

按《冊府元龜》:「天成二年十二月,回鶻西界吐蕃發使 野利延孫等入貢,蕃僧四人持蕃書兩封,文字未詳。」 天成三年,吐蕃附回鶻來朝。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不載。按《吐蕃傳》,吐蕃不見 于梁世,唐天成三年,回鶻王仁喻來朝,吐蕃亦遣使 附以來,自此數至中國。明宗嘗御端明殿,見其使者, 問其牙帳所居,曰:「西去涇州二千里。」明宗賜以虎皮, 人一張,皆披以拜,委身宛轉,落其氈帽,亂髮如蓬,明 宗及左右皆大笑。

按《冊府元龜》:「天成三年閏八月,吐蕃遣使奉貢,九月 遣使朝貢,十一月朝貢。」

長興元年四月辛酉吐蕃首領干撥葛來九月壬戌吐蕃使王滿儒來[编辑]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

長興二年十一月戊申吐蕃遣使者來。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云云。

長興三年吐蕃屢遣使朝貢。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長興三年八月己卯,吐蕃遣 使者來。」

按《冊府元龜》,長興三年正月,吐蕃遣使朝貢。二月,遣 首領野和閭心等朝貢。八月,遣使朝貢,見于端明殿。 帝問本蕃牙帳去京師遠近。對曰:「涇州西二千里,比 年阻大水。朝貢後時長興四年,吐蕃來貢。拜涼州留後孫超為節度使」 按《五代史唐明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唐長興 四年,涼州留後孫超遣大將拓拔承謙及僧、道士、耆 老楊通信等至京師求旌節。明宗問《孫超等世家》,承 謙曰:「吐蕃陷涼州,張掖人張義朝募兵擊走吐蕃,唐 因以義朝為節度使,發鄆州兵二千五百人戍之。唐 亡,天下亂,涼州以東為突厥、党項所隔,鄆兵遂留不 得返。今涼州漢人,皆其戍人子孫也。」明宗乃拜孫超 節度使。

按:《冊府元龜》:「長興四年十一月,吐蕃遣使來貢。」

廢帝清泰元年涼州留後李文謙來請命[编辑]

按《五代史唐廢帝本紀》。不載。按《吐蕃傳》云云。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四年十二月戊子吐蕃罷延族來附[编辑]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云云。

天福七年,靈武馮暉遣牙將吳繼勳為涼州留後。是 歲,沙州、瓜州皆遣使來朝。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按《出帝本紀》,「天福七 年十二月,沙州曹元忠、瓜州曹元深皆遣使者附于 闐,使都督劉再昇以來。」按《吐蕃本傳》:「涼州人逐出 李文謙,靈武馮暉遣牙將吳繼勳代文謙為留後,是 時天福七年。」按《傳》:「天福五年,沙州歸義軍節度使 曹義金卒,子元德立。至七年,沙州曹元忠、瓜州曹元 深皆遣使來。」

天福八年,詔安撫涼州。涼州人劫留齎詔人陳延暉 為刺史。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明年,晉 高祖遣涇州押牙陳延暉齎詔書安撫涼州,涼州人 共劫留延暉,立以為刺史。」按高祖天福七年六月崩傳載七年之明年晉高祖

云云恐有訛

後漢[编辑]

隱帝乾祐元年十月甲申吐蕃使斯漫篤藺氈藥斯來[编辑]

按《五代史漢隱帝本紀》云云。

乾祐 年,吐蕃來朝,涼州留後折逋嘉施請命,即以 為節度使。

按《五代史漢隱帝本紀》不載。按《吐蕃傳》,「隱帝時猶 來朝,後遂不復至」,史亦失其君世云。按《傳》:「涼州留 後折逋嘉施來請命,漢即以為節度使。」嘉施,土豪也。

後周[编辑]

太祖廣順二年拜申師厚為西河節度至涼州奏薦將吏又立三州用其酋豪為刺史[编辑]

按《五代史周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傳》:廣順二年, 嘉施遣人市馬京師,因來請命帥。是時樞密使王峻 用事,峻故人申師厚者,少起盜賊,為兗州牙將,與峻 相友善。後峻貴,師厚敝衣蓬首,日候峻出,拜馬前,訴 以飢寒,峻未有以發。而嘉施等來請帥,峻即建言:「涼 州深入夷狄,中國未嘗命吏,請募率府率、供奉官能 往」者,月餘無應募者,乃奏起師厚為左衛將軍,已而 拜西河節度使。師厚至涼州,奏薦押衙副使崔虎心、 「陽妃谷首領沈念般等及中國留人子孫王廷翰、溫 崇樂、劉少英為將吏。」又自安國鎮至涼州,立三州,以 控扼諸羌,用其酋豪為刺史。

世宗   年西河節度申師厚自涼州逃歸[编辑]

按《五代史周世宗本紀》不載。按《吐蕃傳》:「涼州夷夏 雜處,師厚小人,不能撫有。至世宗時,師厚留其子而 逃歸,涼州遂絕於中國,獨瓜、沙二州,終五代常來。」

[编辑]

太祖建隆三年六月西番兵犯渭北九月歸伏羌縣地[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建隆三年,蕃部尚波干等爭採造 務,以兵犯渭北,知秦州高防擊走之。九月,尚波干等 歸伏羌縣地。」按《吐蕃本傳》:「吐蕃本漢西羌之地,其 種落莫知所出。或云南涼禿髮利鹿孤之後,其子孫 以禿髮為國號,語訛故謂之吐蕃。唐貞觀後,常來朝 貢。至德後,因安、史之亂,遂陷河西、隴右之地。大中三 年」,其國宰相論恐熱以秦、原、安樂及石門等七關來 歸。四年,又克成、維、扶三州。五年,其國沙州刺史張義 潮以瓜、沙、伊、肅十一州之地來獻。唐末,瓜、沙之地復 為所隔。然而其國亦自衰弱,族種分散,大者數千家, 小者百十家,無復統一矣。自儀、渭、涇、原、環慶及鎮戎、 秦州暨于靈、夏皆有之。各有首領內屬者,謂之「熟戶」, 餘謂之「生戶。」涼州雖為所隔,然其地自置牧守,或請 命於中朝。天成中,權知西涼府留後孫超遣大將拓 拔承誨五代史作謙來貢。明宗召見,承誨云:「涼州東距靈 武千里,西北至甘州五百里,舊有鄆人二千五百為 戍兵,及黃巢之亂,遂為阻絕。超及城中漢戶百餘,皆 戍兵之子孫也。其城今方幅數里,中有縣令、判官、都 押衙、都知兵馬使,衣服言語略如漢人。」即授超涼州 刺史,充河西軍節度留後。乾祐初,超卒,州人推其土

人折逋嘉施權知留後,遣使來貢,即以嘉施代超為
考證.svg
留後。涼州郭外數千里,尚有漢民陷沒者耕作,餘皆

吐蕃。其州帥稍失民情,則眾皆嘯聚。城內有七級木 浮圖,其帥急登之,紿其眾曰:「爾若迫我,我即自焚於 此矣。」眾惜浮圖,乃盟而舍之。周廣順三年,始以申師 厚為河西節度。師厚初至涼州,奏請授吐蕃首領折 「逋支等官。」並從之。顯德中,師厚為其所迫,擅還朝,坐 貶涼州,亦不復命帥。建隆二年,靈武五部以橐駝、良 馬致貢,來離等八族酋長越嵬等護送入界,敕書獎 諭。秦州首領尚波干傷殺采造務卒,知州高防捕繫 其黨四十七人,以狀聞。上乃以吳廷祚為雄武軍節 度,代防安輯之,令廷祚齎敕書賜尚波干等曰:「朝廷 制置邊防,撫寧部落,務令安集,豈有侵漁?曩者秦州 設置三砦,止以采取材木,供億京師,雖在蕃漢之交, 不妨牧放之利。汝等占據木植,傷殺軍人。近得高防 奏,汝等見已拘執,聽候進止。朕以汝等久輸忠順,必 悔前非,特示懷柔,各從寬宥。已令吳廷祚往伸安撫, 及還舊地。所宜共體恩旨,各歸本族。」仍以錦袍銀帶 賜之。尚波干等感悅,是年秋,乃獻《伏羌地》

乾德元年四月禁涇原邠慶等州補蕃人為邊鎮將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编辑]

乾德四年。西涼府護送漢僧達甘州。詔褒答之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乾德四年。知 西涼府折逋葛支上言。「有回鶻二百餘人。漢僧六十 餘人。自朔方路來。為部落劫略。僧云欲往天竺取經。 並送達甘州訖。」詔褒答之。

乾德五年,首領閭逋哥、督廷督南割野麻里六人來 貢馬。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開寶六年涼州奏官僧求通道以申朝貢詔慰撫之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開寶六年涼[编辑]

州令奏「官僧吝氈、聲逋、勝拉蠲二人求通道於涇州, 以申朝貢。」詔涇州令牙將至涼州慰撫之。

開寶八年,秦州大石、小石族寇土門,略居民,知州張 炳擊走之。

按《宋史太祖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巡檢使韋韜擊秦州安家族于長山[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太平興國二 年,秦州安家族寇長山,巡檢使韋韜擊走之。」

太平興國三年,秦州諸族寇邊,監軍、巡檢使會兵擊 敗之。詔「今後更剽掠者,吏即捕治,不須以聞。」是歲,擊 敗戎酋王泥豬,梟首以徇。

按《宋史太宗本紀》:「太平興國三年三月,秦州言戎酋 王泥豬寇八狼戍,巡檢劉崇讓擊敗之,梟其首以徇。」

按《吐蕃本傳》:「三年,秦州諸族數來寇略三陽、麻穰。」

弓門等砦,監軍巡檢使周承璡、任德明、耿仁恩等會 兵擊敗之,斬首數十級,腰斬不用命卒九人于境上。 太宗乃詔曰:「秦州內屬三族等,頃慕華風,聿求內附, 俾之安輯,咸遂底寧。近聞乘蕃育之資,稔寇攘之志, 敢忘大惠,來撓邊疆。豈朕信之未孚,而吏撫之不至, 並蠲釁咎,特示威懷。今後或更剽掠,吏即捕治,寘之 于法,不須以聞。」是年,又寇八狼砦,巡檢劉崇讓擊敗 之,梟其帥王泥豬首以徇。三月,小遇族寇慶州,知州 慕容德豐擊走之。

太平興國八年,秦州諸族以馬來獻,召其酋長對于 崇政殿,厚加撫賜。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八年,諸種以 馬來獻,太宗召其酋長,對于崇政殿,厚加慰撫,賜以 束帛,因謂宰相曰:「吐蕃言語不通,衣服異制,朕常以 禽獸畜之。自唐室以來,頗為邊患,以國家兵力雄盛, 聊舉偏帥,便可驅逐數千里外。但念其種類蕃息,安 土重遷,倘因攘除,必致殺戮,所以置於度外,存而勿 論」也。

太平興國九年秋,秦州言:「蕃部以羊馬來獻,各以宴 犒,欲用茶絹答其直。」詔從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淳化元年秦州大小馬家族獻地內附[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淳化二年,西涼州折逋阿喻丹來貢。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淳化二年,權 知西涼州、左廂押蕃落副使折逋阿喻丹來貢。先是 殿直丁惟清往涼州市馬,惟清至而境大豐稔,因為 其所留靈州命蕃落軍使崔仁遇往迎惟清。又吐蕃 賣馬還過靈州,為党項所略,表訴其事,因請留惟清 至來年同入朝,詔答之。」

淳化四年,阿喻丹死,以其弟喻龍波為「保順郎將」,代 其任。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淳化五年,折平族率六谷諸族來貢。諭儀州八族毋 得相侵,又易薛惟吉以蒞秦州蕃族。是年西涼折逋 喻龍波及振武軍都羅族並來貢馬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五年,折平族 大首領、護遠州軍鑄督延巴率六谷諸族馬千餘匹 來貢,即辭,復檛登聞鼓言儀州八族首領逋波鴟等 侵奪地土,上降敕」書告諭之。知秦州溫仲舒上言,「每 歲伐木,多為蕃族攘奪,今已驅其部落於渭北。」太宗 慮生邊患,乃以知鳳翔薛惟吉對易其任。是年春,知 西涼府、左廂押蕃落副使折逋喻,龍波、振武軍都羅 族大首領並來貢馬。

至道元年正月涼州吐蕃當尊以良馬來獻[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至道元年。涼 州蕃部當尊以良馬來貢。引對慰撫,加賜當尊虎皮 一。歡呼致謝。」

至道二年,折平族首領願助討伐西涼府會蕃部來 朝。是歲,以丁惟清知涼州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二年四月,折 平族首領握散上言,部落為李繼遷所侵,願會兵靈 州以備討擊,賜幣以答之。七月,西涼府押蕃落副使 折逋喻龍波上言,蕃部頻為繼遷侵略,乃與吐蕃都 部署沒暇拽于會六谷蕃眾來朝,且獻名馬,上厚賜 之。是歲,涼州復來請帥,詔以丁惟清知州事,賜以牌 印。」

真宗咸平元年十一月涼州蕃族龍缽貢馬二千騎是歲吐蕃諸族來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咸平元年十 一月,河西軍左廂副使歸德將軍折逋游龍缽來朝。 游龍缽四世受朝命為酋,雖貢方物,未嘗自行,今始 至,獻馬二千餘匹。河西軍即古涼州,東至故原州千 五百里,南至雪山吐谷渾蘭州界三百五十里,西至 甘州同城界六百里,北至部落三百里,周回平川二 千」里。舊領姑臧、神鳥、蕃禾、昌松、嘉麟五縣,戶二萬五 千六百九十三,口十二萬八千一百九十三。令有漢 民三百戶。城周回十五里,如鳳形,相傳李軌舊治也, 皆龍缽自述云。詔以龍缽為安遠大將軍。

咸平二年,以儀州都首領渴哥、領刺史透逋等為郎 將。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二年,以儀州 延蒙八部都首領渴哥領化州刺史,首領透逋等為 懷化郎將。」

咸平四年,西涼府六谷首領潘羅支願助兵討李繼 遷,請師期。詔走一使,以會兵告之。是年,蕃族訛遇歸 順。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四年十二月,蕃族訛遇等歸 順。按《吐蕃本傳》:四年,知鎮戎軍李繼和言,西涼府 六谷都首領潘羅支願戮力討繼遷,請授以刺史,仍 給廩祿。經略使張齊賢又請封六谷王兼招討使。上 以問宰相,皆曰:「羅支已為酋帥,授刺史太輕,未領節 制,加王爵非順,招討使號不可假外夷。」乃以為鹽州 防禦使,兼靈州西面都巡檢使。時西涼使來,且言六 谷分左右廂,左廂副使折逋游龍缽實參羅支戎事, 朝廷方務綏懷,又以龍缽領宥州刺史,六族首領褚 下箕等三人為懷化將軍。其年,潘羅支遣部下李萬 山率兵討賊,貽書繼和請師期。先是,遣宋沆、梅詢等 為安撫副使,未行,上謂宰相曰:「朕看《盟會圖》,頗記吐 蕃反覆狼子野心之事,今已議王超等領甲馬援靈 州,若難為追襲,即靈州便可制置,沆等不須遣,止走 一使,以會兵告之。」

咸平五年,河西番族四百人來歸。十月,六谷首領潘 羅支縶繼遷人聽旨,及十一月貢馬,詔褒賜之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五年,石隰部署言,「河西番族 拽浪南山等四百人來歸。十一月,六谷首領潘羅支 等貢馬,第給其直。」按《吐蕃本傳》:五年十月,羅支又 言,賊遷送鐵箭,誘臣部族,已戮一人,縶一人,聽朝旨。 詔褒諭之,聽自處置。十一月,使來貢馬五千匹。詔厚 給馬價,別賜綵百段、茶百斤。

咸平六年,西涼府暨龍野馬族來貢。以西涼六谷首 領潘羅支為節度都巡檢使,屢請令兵討賊,遣蕃官 來貢。是歲,原、渭蕃部三十二族來歸,隴山西延家族 及者龍並入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六年二月,以西涼府六谷首 領潘羅支為朔方軍節度、靈州西面都巡檢使。是歲, 西涼府暨龍野馬族來貢。按《吐蕃本傳》:六年,又遣 咩逋族蕃官成逋馳騎至鎮戎軍,請會兵討賊。邊臣 疑成逋詐,護送部署司。成逋懼,逸馬墜崖死。上聞甚 歎息之,曰:「此泥埋之子,族人畏其勇,父子皆有戰功, 凡再詣闕,朕皆召見,獎其向化。」詔劾鎮戎官吏,仍令 渭州以禮葬之。其年,原、渭蕃部三十二族納質來歸, 羅支又遣蕃官吳福聖臘來貢,表言感朝廷恩信,憤 繼遷倔彊,已集騎兵六萬,乞會王師收復靈州。乃以 羅支為朔方軍節度、靈州西面都巡檢使,賜以鎧甲 器幣。又以吳福聖臘為安遠將軍,次首領元佐等七

人為懷化將軍。羅支屢請王師助擊賊,議者以西涼
考證.svg
去渭州,限河路遠,不可預約師期。上曰:「繼遷常在《地

斤》三山之東,每來寇邊,乃官軍出則已遁去,使六谷 部族近塞捍禦,與官軍合勢,亦國家之利。」降詔許之。 六月,知渭州曹瑋言:「隴山西延家族首領禿逋等納 馬立誓,乞隨王師討賊」,以漢法治蕃部,且稱其忠。詔 授本族軍主。八月,者龍族首領來貢名馬。上嘉嘗與 潘羅支協力抗賊,令復優待之。其年十一月,繼遷攻 西番,遂入西涼府,知州丁惟清陷沒。

景德元年潘羅支會蕃部擊繼遷獻捷更討繼遷餘黨為遷黨所害以其弟為節度等使六谷大首領是歲涇原路渭州石隰州言蕃族內附及先叛蕃官歸[编辑]

《順》。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元年正月,石隰州言,「河西番 部四十五族首領率屬內附。二月,潘羅支集六谷蕃 部合擊李繼遷敗之,繼遷中流矢死,羅支使來獻捷。」 十月,以廝鐸督為朔方軍節度,靈州西面都巡檢,西 涼府六谷大首領按《吐蕃本傳》:「咸平六年,羅支偽 降繼遷,未幾集六谷諸豪及者龍族合擊繼遷,繼遷 大」敗,中流矢死。景德元年二月,遣其甥廝陁完來獻 捷。六月,又遣其兄邦逋支入奏,「且欲更率部族及回 鶻精兵直抵賀蘭山討除殘孽,願發大軍援助。」詔涇 原部署陳興等候羅支已發,即率眾鼓行,赴石門策 應。邦逋支又言前賜羅支牌印、官告、衣服、器械,為賊 劫掠,有詔別給羅支。又言修洪元大雲寺,詔賜金箔 物綵。先是,繼遷種落迷般囑及日逋吉羅丹二族亡 歸者龍族,而欲陰圖羅支。是月,會遷黨攻者龍,羅支 率百餘騎急赴,將議合擊,遂為二族戕千帳。詔贈羅 支武威郡王,遣使贈恤其家者龍凡十三族,而六族 附迷般囑及日逋吉羅丹。西涼府既聞羅支遇害,乃 率龕谷、蘭州、宗哥、覓諾諸族攻者龍六族,六族悉竄 山谷中,詔使者安集之。六谷諸豪乃議立羅支弟廝 鐸督為首領,且言「鐸多剛決平恕,每會戎首,設觴豆 飲食必先卑者,犯令雖至親不貸,數更戰討,威名甚 著。」詔授鐸督鹽州防禦使、靈州西面沿邊都大巡檢 使。上以遷黨未平,藉其腹背攻制,遂加鐸督朔方軍 節度、押蕃落等使、西涼府六谷大首領。涇原路言隴 山縣王貍延三族歸順。又渭州言,「龕谷懶家族首領 尊氈、磨壁余龍及便囑等獻名馬,願率所部助討不 附者。」又言:「西涼市馬,道出本族,自今保無他虞。」詔賜 馬直,以便囑等為郎將。《石隰州》又言,「河西諸蕃四十 五族內附,其年遷黨寇永寧,為藥令族合蘇」擊敗之, 斬首百餘級。鎮戎軍上言「先叛去蕃官茄羅兀贓成 王等三族及𡗀移軍主率屬歸順,請獻馬贖罪。」特詔 宥之。

景德二年,西涼來貢,授「蕃帳周斯那支巡檢使,追錄 羅支子為將軍,給賜者龍七族月千錢」及樣丹族弓 矢,西涼則別其賜,以重恩意。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二年,西涼府來貢。按《吐蕃 本傳》:二年,廝鐸督遣其甥呵昔來貢,仍上與趙德明 戰鬥功狀,又言蕃帳周斯那支有智勇,久參謀議,請 授以六谷都巡檢使。上嘉獎,從其請,仍賜茶綵,又追 錄潘羅支子失吉為歸德將軍,厚賜器幣。者龍七族 首領有捍寇之勞,並月給千錢。舊制,弓矢兵器不入 外夷。時西涼樣丹族上表求市弓矢,上以樣丹宣力 西陲,委以捍蔽,特令渭州給賜,因別賜「廝鐸督」,以重 恩意。

景德三年,授蕃族首領廝鐸督部落疾疫,賜以藥物, 又言進京賣馬,從之。是年,妙娥、延家等族內附入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景德三年五月,西涼府廝鐸督部 落多疾,賜以藥物。渭州妙娥族三千餘帳內附。是歲, 西涼府龕谷十族來貢。」按《吐蕃本傳》:「三年,又以者 龍族合窮波、黨宗族業羅等為本族首領,檢校太子 賓」客,皆《鐸督》外姻也。《鐸督》遣安化郎將路《黎奴》來貢, 黎奴病于館,特遣尚醫視療。及卒,上憐之,厚加賵給。 五月,鐸督又言「部落疾疫」,詔賜白龍腦、犀角、硫黃、安 息香、白紫石英等藥凡七十六種,使者感悅而去。又 制加鐸督檢校太傅,其族帳李《波逋》等四十九人為 檢校太子賓客,充本族首領。鐸督遣所部波機進賣 馬,因言「積官奉半歲,乞就京給賜,市所須物。」從之。渭 州言妙娥、延家、熟嵬等族,率三千餘帳、萬七千餘口 及羊馬數萬,款塞內附。詔遣使撫勞之,賜以袍帶、茶 綵,仍以折平族首領撒逋渴為順州刺史,充本族都 軍主。是年,宗家當宗、章迷族來貢,移逋攃父族歸附。 九月,詔釋西面,納質戎人。先是,諸蕃有鈔劫為惡,嘗 經和斷者,恐異時復叛,故收其子弟為質,乃有禁錮 終身者,上憫而縱之。族帳感恩,皆稽顙自誓不為邊 患。

景德四年《諭廝鐸督結援回鶻制》趙德明。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四年,邊臣言 趙德明謀劫西涼襲回鶻,上以六谷、甘州久推忠順, 思撫寧之,乃遣使諭廝鐸督,令援結回鶻為備,并賜鐸督茶、襲衣、金帶及部落物有差。鐸督奉表謝。」

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宗哥族大首領溫逋等入貢大中祥符三年西涼府覓諾族瘴疫賜首領溫逋等藥[编辑]

按以上《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云云, 「大中祥符四年二月,吐蕃諸族來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四年,廝鐸督 遣增藺氈單來貢,賜紫方袍。」

大中祥符五年,廝鐸督遣其子入貢。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五年又遣其 子來貢。其年者龍族都首領捨欽波遣使詣闕獻馬, 求賜印。詔從其請,仍優賚之。」

大中祥符七年,廝鐸督入貢。是年,以廝敦殺樣丹,特 授順州刺史。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七年四月,西涼府廝鐸 督遣使來貢。按《吐蕃本傳》:「七年,知秦州張佶置大 落門新砦。先是,佶欲近渭置采木場,蕃族聞之,即徙 帳去。佶不能,遂撫之,戎人輒悔,因鄉導鈔劫,佶深入 掩擊,悉敗走。至是求和,佶不許。三月,秦州曹瑋言,熟 戶郭廝敦賞、樣丹皆大族,樣丹輒作文法謀叛,廝敦 密」以告,約半月殺之。至是,果㩦樣丹首來。上以廝敦 陰害樣丹,不欲明加恩獎,以疑懼諸族。時方議築南 使城,遂以「廝敦獻地」為名,詔授順州刺史。先是,張佶 深入蕃境,邊事數擾,及瑋破《魚角蟬》,戮賞樣丹二酋, 由是前拒王師者伏匿避罪。瑋誘召之,許納罰首過, 既而至者數千人,凡納馬六千匹,給以匹綵。或以少 為訴者,瑋叱之曰:「是贖罪物,汝輩敢希利耶!」戎族聞 之,皆畏服。八月,曹瑋言:「伏羌砦廝雞波與宗哥族李 磨論聚為文法,領兵趣之,悉潰散,夷其城帳。」九月,瑋 又言:「宗哥唃廝囉羌族馬波叱臘、魚角蟬等率馬銜 山、蘭州、龕谷、氈毛山、洮河河州羌兵至伏羌砦三都 谷,即率兵擊敗之,逐北」二十里,斬馘千餘級,擒七人, 獲馬牛、雜畜、衣服、器仗三萬三千計。吹麻城張族都 首領張小哥以功授順州刺史。瑋又言永寧砦隴波 他廝麻二族召納質,不從命,率兵擊之,斬首二百級。 十一月,詔給秦州七砦熟戶首領、都軍主以下百四 十六人告身。

大中祥符八年春二月,唃廝囉立遵貢名馬。秋九月, 唃廝囉聚眾數十萬,請討平夏人以自效。

按《宋史真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唃廝囉者,緒 出贊普之後,本名欺南陵溫籛。逋猶贊普也,羌語訛 為籛逋。生高昌磨榆國,即十二歲。河州羌何郎業賢 客高昌,見廝囉貌奇偉,挈以歸置。心城,而大姓聳 昌廝均又以廝囉居移公城,欲于河州立文法,河州 人謂「佛唃」,謂「兒子廝囉」,自此名「唃廝囉。」于是宗哥僧 李立遵、邈川大酋溫逋哥略取廝囉如郭州。立遵之 部族浸疆,乃徙居宗哥城,立遵為《論逋》佐之。立遵或 曰李遵,或曰李立遵,又曰郢成藺逋叱。論逋者,相也, 立遵貪,且喜殺戮,國人不附。既與曹瑋戰三都谷,不 勝,又襲西涼,為所敗。廝囉遂與立遵不協,更徙邈川, 以溫逋哥為論逋,有勝兵六七萬,與趙德明抗,希望 朝廷恩命。知秦州張佶奏請拒絕。涇原鈐轄曹瑋上 言,「宜厚唃廝囉以扼德明。」而立遵屢表求贊普號,朝 議以贊普戎王也,立遵居廝囉下,不應妄予。乃用廝 鐸督恩例,授立遵保順軍節度使,賜襲衣、金帶、器幣、 鞍馬、鎧甲等。大中祥符八年,廝囉遣使來貢,詔賜錦 袍、金帶、器幣、供帳、什物、茶藥有差,凡中金七千兩,他 物稱是。其年,廝囉、立文法聚眾數十萬,請討平夏以 自效。上以戎人多詐,或生他變,命周文質監涇原軍, 曹瑋知秦州,兼兩路沿邊安撫使以備之。宗哥城東 南至永寧九百一十五里。東北至西涼府五百里,西 北至甘州五百里,東至蘭州三百里,南至河州四百 一十五里,又東至龕谷五百五十里,又西南至青海 四百里,東至新渭州千八百九十里。

天禧元年以郭廝敦為本族巡檢以阿廝鐸為本族軍主[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天禧元年,詔 以治坊砦都首領郭廝敦為本族巡檢,賦以奉祿,又 補大馬家族阿廝鐸為本族軍主。十月,秦州部署言 鬼留家族累歲違命,討平之。」

天禧二年,諸砦羌族納質者七百餘帳。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二年,秦州部 署又言:「吹麻城及河州諸族皆破宗哥文法來附,唃 廝囉少衰,數為囉瞎九骨所困,今還舊地。諸砦羌族 及空俞廝雞波等納質者凡七百五十六帳。」

仁宗明道元年八月辛酉授唃廝囉為寧遠大將軍愛州團練使[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大中祥符九 年,廝囉立遵等獻馬五百八十二匹,詔賜器幣總萬 二千計以答之。」數使人至秦州求內屬。明道初,即授

廝囉寧遠大將軍、愛州團練使,授逋哥歸化將軍。已
考證.svg
而逋哥為亂,囚廝囉置穽中,出收不附己者,守穽人

間出之。廝囉集兵殺逋哥,徙居青唐。景祐中,以廝囉 為保順軍節度觀察留後,歲以奉錢令秦州就賜。元 昊侵略其界,兵臨河、湟,廝囉知眾寡不敵,壁鄯州不 出,陰間元昊,頗得其虛實。元昊已渡河,插幟志其淺, 廝囉潛使人移植深處,以誤元昊。及大戰,元昊潰而 歸,士視幟渡,溺死十八九,所鹵獲甚眾。自是,數以奇 計破元昊,遂不敢窺其境。及元昊取西涼府,潘羅支 舊部往往歸廝囉,又得回紇種人數萬。廝囉居鄯州 西,有臨谷城,通青海、高昌諸國,商人皆趨鄯州貿賣, 以故富強。

景祐四年唃廝囉來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寶元元年加唃廝囉保順軍節度使仍兼邈川大首領[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寶元元年,加 保順軍節度使,仍兼邈川大首領。時以元昊反,遣左 侍禁魯經持詔諭廝囉,使背擊元昊以披其勢,賜帛 二萬匹。經還,以勞擢闔門祇候。廝囉奉詔出兵嚮西 涼,西涼有備,廝囉知不可攻,捕殺遊邏數十人亟還, 聲言圖再舉。元昊既屢寇邊,仁宗召對,魯經欲再遣, 經」固辭,貶經為左班殿直。募敢使者,屯田員外郎劉 渙應詔。渙至,廝囉迎導供帳甚厚,介騎士為先驅,引 渙至庭。廝囉冠紫羅氈冠,服金線花袍、黃金帶,絲履, 平揖不拜,延坐勞問,稱阿舅天子安否。道舊事則數 十二辰屬,曰:「兔年如此,馬年如此。」渙傳詔。已而廝囉 召酋豪大犒,約盡力無負,然終不能有大功。後累加 恩,兼保順、河西節度使、洮涼兩州刺史,又加階勛檢 校官,功臣、食邑,賜器幣、鞍勒馬。

按《東軒筆錄》:「唐末西北蕃在者有回鶻、吐蕃,而吐蕃 又分為唃廝囉,始甚強盛。自祥符間衂於三都谷,勢 遂衰弱,視中國為神明,惕息不敢動。異時與回鶻皆 遣使自蘭州入鎮戎軍,以修朝貢。及元昊將叛,慮唃 氏制其後,舉兵攻破萊州,諸羌南侵,至於馬銜山,築 瓦川,會斷蘭州舊路,留兵鎮守。自此唃氏不能入貢」, 而回鶻亦退保西州,元昊遂叛命,久為邊害,「朝廷患 之。議者以為唃氏尚在河、隍間,又與元昊世讎,儻遣 使通諭朝廷之意,使西戎有後顧之憂,則邊備解矣。」 仁宗然之。寶元二年,遣屯田員外郎劉渙奉使。渙自 古渭州抵青堂城,始與唃氏遇。渙為述朝廷之意,因 以邈川都統爵命授之,俾掎角以攻元昊。廝囉謝恩 大喜,請舉兵助中國討賊。自此元昊始病於牽制,而 唃氏復與中國通矣。

寶元二年四月癸亥,授唃廝囉二子瞎氈、磨角氈團 練使。

慶曆元年正月己未加唃廝囉河西節度使[编辑]

按以上《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嘉祐三年唃廝囉與西夏戰境上敗之降三大族[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嘉祐三年。 羅部阿作等叛廝囉,歸諒祚,諒祚乘此引兵攻掠境 上,廝囉與戰,敗之,獲酋豪六人,收橐駝戰馬頗眾,因 降隴逋、公立、馬頗三大族。會契丹遣使送女妻其少 子董氈,乃罷兵歸。

嘉祐四年,唃廝囉來貢。

按:《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英宗治平二年夏羌邈奔等復取唃廝囉邈川地是年唃廝囉卒子董氈嗣[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治平二年夏, 羌邈奔及阿叔溪心以隴、珠、阿諾三城叛諒祚,歸廝 囉。廝囉不禮,乃復歸諒祚,請兵還取所獻地。諒祚不 之罪,為出萬餘騎隨邈奔、溪心往取,不能克,但取邈 川歸丁家五百餘帳而還。廝囉其年冬死,年六十九, 第三子董氈嗣。」

神宗熙寧元年加董氈太傅封其母安康郡太君[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董氈母曰喬 氏,廝囉三妻,喬氏有色,居歷精城,所部可六七萬人, 號令明,人憚服之。方董氈少時,擇酋長子年與董氈 相若者與之遊,衣服飲食如一,以此能附其眾。董氈 自九歲廝囉為請于朝,命為會州刺史,而喬氏封太 原郡君,其二妻皆李立遵女也,生瞎氈及磨氈角。立 遵」死,李氏寵衰,斥為尼,置郭州,錮其子瞎氈。磨氈角 結母黨李巴全,竊載其母奔宗哥,廝囉不能制,磨氈 角因撫有其眾。李氏以寶元二年恩賜紫衣。磨氈角 亦累奉貢。初補嚴州團練使,後以思州團練使卒,所 部立其子瞎撤欺丁。李氏懼孤弱不能守,乃獻皮帛 入庫,廩文籍于廝囉,廝囉因受之。嘉祐三年,命欺丁 為順州刺史。瞎氈居龕谷,屢通貢,授澄州團練使,先 卒。子木征居河州,母弟瞎吳叱歸銀川。廝囉地既分, 董氈最彊,獨有河北之地。其國大抵吐蕃遺俗也。懷 恩惠,重財貨,無正朔。市易用五穀、乳香、硇砂、罽毯、馬 牛以代錢帛。貴虎豹皮,用緣飾衣裘。婦人衣錦,服緋紫青綠。尊釋氏,不知醫藥疾病,召巫覡視之,焚柴聲 鼓,謂之「逐鬼。」信咒詛,或以決事。訟有疑,使詛之。訟者 上辭牘,藉之以帛,事重則以錦。亦有鞭笞杻械諸獄 具。人喜啖生物,無蔬茹醯醬,獨知用鹽為滋味,而嗜 酒及茶。居板屋,富姓以氈為幕,多並水為鞦韆戲,貢 獻謂之「般次」,自言不敢有貳,則曰「心白向漢」云。其後 河州武勝軍諸族寖驕,閉于闐,諸國朝貢,道擊奪般 次,詔邊將問罪。已而董氈遣使奉貢入謝,上慰納焉。 初,廝囉死,董氈嗣為保順軍節度使、檢校司空。神宗 即位,加太保,進太傅。熙寧元年,封其母安康郡太君, 以其子藺逋比為錦州刺史。

熙寧三年。董氈乘夏人入寇。入其境。詔獎激之 按《宋史神宗本紀》。熙寧三年十二月丁丑。賜西蕃董 氈詔并衣帶鞍馬按《吐蕃本傳》。熙寧三年。夏人寇 環慶。董氈乘虛入其境。大克獲。賜璽書袍帶獎激之。 王韶既定熙河。其首領青宜結鬼章寇河州踏白城。 景思立死焉。帝命邊臣招來之。

熙寧七年夏四月,王韶破西蕃於結阿川,進築珂諾 城,大破之,木征率酋長八十餘人詣軍門降。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趙思忠即瞎 氈之子木征也。瞎氈死,木征不能自立,青唐族酋瞎 藥雞囉及僧鹿遵迎之,居洮州,欲立以復洮、岷、疊、宕、 武勝軍諸羌,秦州以其近邊,逐之,乃還河州,後徙安 江城,董氈欲羈屬之,不能有也。母弟瞎吳叱別居銀 州,有聶家山。至和初,補本族副軍主。嘉祐中,河州刺 史王韶經略熙河,遣僧智圓往說之,啖以厚利,因隨 以兵,前後殺其老弱數千,焚族帳萬數,得腹心酋領 十餘人,又禽其妻子皆不殺。遂以熙寧七年四月,舉 洮、河二州來降,賜以姓名,拜滎州團練使,封其母郢 《成結》遂寧郡大夫人,妻包氏咸寧郡君,弟董谷賜名 繼忠,補六宅副使;結吳延征賜名濟中。瞎吳叱曰「紹 忠」,巴《氈角》曰「醇忠」,巴氈抹曰存忠。長子邦辟勿《丁咓》 曰「懷義」,次蓋咓曰秉義,皆超拜官。以思忠為秦州鈐 轄,不涖事而乞主熙河羌部,經略司以為不可,詔以 二州給地五十頃。後遷合州防禦使,卒,贈鎮洮軍節 度觀察留後。

按《夢溪筆談》:「青堂羌本吐蕃別族,唐末,蕃將尚恐熱 作亂,率眾歸中國,境內離散。國初有胡僧立遵者,乘 亂挾其主籛逋之子唃廝囉,東據宗哥邈川城。唃廝 囉,人號瑕薩。籛逋者,胡言贊普也;唃廝,華言佛也;囉, 華言男也。自稱佛男,猶中國之稱天子也。立遵姓李 氏。唃廝囉立,立遵與邈川首領溫逋之有漢隴西、南」 安、金城三郡之地,東西二千餘里宗哥邈川,即所謂 「三河間」也。祥符九年,立遵與唃廝囉引眾十萬寇邊, 入古渭州,知秦州曹瑋攻敗之,立遵歸,乃死。唃廝囉 妻李氏,立遵之女也,生二子,曰瞎氈、磨氈角。立遵死, 唃廝囉更娶喬氏,生子董氈,取契丹之女為婦,李氏 失寵,去為尼,二子亦去。其父瞎氈居河州,磨氈角居 邈川,唃廝囉往來居青堂城。趙元昊叛,命,以兵遮廝 囉,遂與中國絕。屯田員外郎劉渙獻議通唃廝囉,乃 使渙出右渭州,循未邦山至河州國門寺,絕河踰廓 州,至青堂,見唃廝囉,授以爵命,自此復通。磨氈角死, 唃廝囉復取邈川城,收磨氈角妻子,質於結羅城。唃 廝囉死,子董氈立,朝廷復授以爵命。瞎氈有子木征。 木征者,華言頭龍也,以其唃廝囉嫡孫昆弟行最長, 故謂之「頭龍」,羌人語倒謂之「頭龍。」瞎氈死,青堂首領 瞎藥雞羅及胡僧鹿尊共立之,移居滔山。董氈之甥 瞎征,伏羌蕃部李鉞星之子也,與木征不協,其舅李 篤氈挾瞎征居結河。瞎征數與篤氈及沈千族首領 常尹丹波合兵攻木征,木征去居安鄉城。有巴欺溫 者,唃氏族子,先居結羅城,其後稍強,董氈河南之城 遂三分。巴欺溫、木征居洮河澗,瞎征居結河,董氈獨 有河北之地。熙寧五年秋,王子醇引兵始出路骨山, 拔香子城,平河州。又出馬藺州,擒木征母弟結吳叱, 破洮州。木征之弟已《氈角》降,盡得河南、熙河、洮、岷、疊、 宕六州之地,自臨江寨至安鄉城,東西一千餘里,降 蕃戶三十餘萬帳。明年,瞎木征降,置熙河路。

熙寧十年。十一月庚午。以西蕃邈川首領董氈。都首 領青宜結鬼章為廓州刺史。阿里骨為松州刺史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十年。以鬼章 及阿里骨皆為刺史。董氈貢真珠乳香象牙玉石馬。 賜以銀綵茶服緡錢。改西平節度使。遣供奉官郭英 齎詔書器幣至其國。方鬼章犯境時列帳訥兒溫及 祿尊率部族叛附之,既來降,又陰與董氈通。元豐初, 詔知岷州种諤集酋長斬之,以妻女、田產賜降將俞 龍河。

元豐二年以党令支為珍州刺史賜董氈錢綵[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二年,賜董氈緡錢、銀帛、對衣、 金帶等物。」按《吐蕃本傳》:「二年,遣景青宜党令支貢 方物,以令支為珍州刺史,賜董氈錢萬緡、銀、綵千計。」 元豐三年,邈川城主溫訥支郢成等款塞歸附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吐蕃本傳》:「三年,邈川城 主溫訥支郢成及叔溪心弟阿令京等款塞,以郢成 為會州團」練使;《溪心》內殿崇班,令京西頭供奉官,餘 族人皆殿直奉職。

元豐四年,董氈入貢,復以兵助討西夏,進封武威郡 王。

按《宋史神宗本紀》,元豐四年三月丙辰,董氈遣使來 貢。九月乙酉,董氈遣使來貢。按《吐蕃本傳》:「四年,王 師討夏,會其兵。董氈遣酋長抹征等率三萬人赴党 龍耳江及隴朱珂諾,又集六部兵十二萬,約以八月 分三路與官軍會。帝以其協濟軍威,事功可紀,由常 樂郡公進封武威郡王,鬼章阿里骨、党令支皆團練 使」,心牟欽氈、阿星李叱臘欽為刺史。夏人欲與之通 好,許割賂斫龍以西地,云如歸我,即官爵恩好一如 所欲。董氈拒絕之,訓整兵甲,以俟入討,且遣使來告。 帝召見其使,使歸語董氈「盡心守圉,每稱其上書,情 辭忠智,雖中國士大夫存心公家者,不過如此。知邈 川事力固不足與夏人抗,但欲解散其」謀,使不與結 和而已,故終不能大有功。哲宗立,加檢校太尉。元祐 元年,卒。藺《逋叱》巳死,養子阿里骨嗣。

哲宗元祐元年二月辛未董氈卒以其子阿里骨襲河西軍節度使邈川首領[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阿里骨本于 闐人,少從其母給事董氈,故養為子。元豐蘭州之戰 最有功,自肅州團練使進防禦使。董氈病革,召諸酋 領至青唐,謂曰:「吾一子已死,惟阿里骨母嘗事我,我 視之如子,今將以種落付之,何如?」諸酋聽命。既嗣事, 遣使修貢。元祐元年,以起復冠軍大將軍、檢校司空 為河西軍節度使,封寧塞郡公。

元祐二年,授心牟欽氈、溫溪,心為團練使。鬼章就擒 至京師,赦之。

按《宋史哲宗本紀》,元祐二年四月「丁亥,鬼章子結咓 齪寇洮東。八月庚子,授西番首領心牟欽氈銀州團 練使,溫溪心瓜州團練使。丁未,岷州行營將种誼復 洮州,執蕃酋鬼章青宜結。」按《吐蕃本傳》,里骨頗峻 刑殺,其下不遑寧詔,飭以推廣恩信,副朝廷所以封 立前人所以付與之意。二年,遂逼鬼章使率眾拒洮 州羌結藥密者,使所部怯陵來告里骨執怯陵。結藥 密懼,攜妻子南歸。鬼章又使其子結咓齪入寇心,牟 欽氈、溫溪心不肯從。詔以二人為團練使。八月,鬼章 就擒,檻送京師,尋赦之,授陪戎校尉,遣居秦州,聽招 其子以自贖。

元祐三年。正月壬午。阿里骨奉表詣闕謝罪。八月戊 寅。阿里骨入貢。九月乙丑。阿里骨復遷職加封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三年里骨奉 表謝罪。詔熙河無復出兵。許貢奉如故。加金紫光祿 大夫檢校太保。」其郭州主魯尊。欲焚拆河橋歸漢。熙 州以聞。哲宗以里骨既通貢。不可有納叛之名。欲弗 納。又封其妻《溪尊》《勇丹》為《安化郡君》,子《邦彪籛》為《鄯 州》防禦使,弟《南納支》為西州刺史。《鬼章》死詔焚付其 骨。

紹聖元年四月乙巳朔阿里骨進師子[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紹聖元年,以 師子來獻,帝慮非其土性,厚賜而還之。三年卒,年五 十七。」瞎征嗣。

紹聖四年正月庚寅,以瞎征襲河西軍節度使、邈川 首領。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瞎征即邦彪 籛也,以紹聖四年正月為河西軍節度使,檢校司空、 寧塞郡公。性嗜殺,部曲暌貳。大酋心牟欽氈之屬有 異志,忌瞎征季父蘇南党征雄勇多智,共誣其謀逆, 瞎征不能察而殺之,盡誅其黨,獨籛羅結逃奔溪巴 溫。溪巴溫者,董氈疏族也,自阿里骨之立,去依隴逋 部,河南諸羌多歸之。籛羅結奉溪巴溫長子杓㭮據 溪哥城,瞎征討殺杓㭮,籛羅結奔河州,說王贍以取 青唐之策。已而溫入溪哥城,自稱王子。

元符二年王贍取邈川青唐置湟州鄯州欽氈等叛又棄之以隴拶為阿西軍節度使[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元符二年七月「丙寅,洮口安撫使 王贍復邈川城。八月癸巳,瞎征降。九月乙未,青唐酋 隴拶降。閏月,以青唐為鄯州,邈川為湟州」按《吐蕃 本傳》:元符二年「七月,贍取邈川。八月,瞎征自青唐脫 身來降,欽氈迎溪巴溫入青唐,立木征之子隴拶為 主。九月,贍軍至青唐,隴拶出降,以邈川為湟州,青唐 為」鄯州。二酋雖降,然其種人本無歸漢意。議者謂「今 不先修邈川以東城障,而遽取青唐,非計也。以今日 觀之,有不可守者四:自炳靈寺渡河至青唐四百里, 道險地遠,緩急聲援不相及,一也。羌若斷橋塞隘,我 雖有百萬之師,倉卒不能進,二也。王贍提孤軍以入, 四無援兵,必生他變,三也。設遣大軍,而青唐、宗哥、邈 川食皆止支一月,內地無糧可運,難以久處,四也。官軍自會州還者,皆憔悴,衣屨穿決,器仗不全,羌視之 有輕漢心,旦夕必叛。」閏九月,欽氈等果與青唐城中 人相結,謀復奪城,山南諸羌亦叛,贍遣將破之,戮結 咓齪及欽氈等九人。青唐圍解而邈川益急,夏人十 萬助之,總管王愍以死戰固守,乃得免。贍棄青唐,歸 巴溫,與其子溪賒羅撒據之。朝論請并棄邈川,且謂 董氈無後。隴拶乃木征之子,唃廝囉嫡曾孫,最為親 的。於是以隴拶為河西軍節度使、知鄯州,封武威郡 公,充西番都護,依府州折氏世世承襲。

元符三年三月甲申,以西番王隴拶為河西軍節度 使,尋賜姓名曰「趙懷德」,邈川首領瞎征為懷遠軍節 度使。

按《宋史哲宗本紀》不載。按《徽宗本紀》云云按《吐 蕃本傳》:「尋賜姓名曰趙懷德。」其弟邦。㖕勿。丁咓曰:懷 義。為廓州團練使、同知湟州。加瞎征校尉、太傅、懷遠 軍節度使。三年三月,懷德及所降契丹、夏國、回鶻公 主入見,各賜冠服,退易之于邇英閣,前後立班謝,賜 食于橫門。徽宗命輔臣呼與語,問:何以招致溪巴溫 對曰:「譬如乳牛,繫其子即母須來,繫其母即子須來。 俟至岷州,當遣人往諭,使之歸漢。」遂與瞎征俱還湟 州。溪賒羅撒謀襲殺懷德,懷德奔河南。瞎征不自安, 求內徙,詔居鄧州。

徽宗建中靖國元年十一月壬戌以西番賒羅撒為西平軍節度使邈川首領[编辑]

崇寧元年四月己巳瞎征卒[编辑]

按以上《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崇寧三年十月庚申,熙河蘭會路經略安撫使王厚 言,「河西軍節度使趙懷德出降。」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按《吐蕃本傳》:「崇寧三年,王 厚復湟鄯懷德至京師,拜感德軍節度使,封安化郡 王。」

[编辑]

憲宗   年始置吐蕃宣慰司宣撫司[编辑]

按《元史憲宗本紀》,不載按《四川通志》:「吐蕃,宋時朝 貢不絕,其首領唃廝囉始居鄯州,後徙青州。神哲高 宗朝皆授以官。元憲宗始于河州置吐蕃宣慰司都 元帥府,又于四川徼外置碉門、魚通、黎雅長河西等 處宣撫司。」

世祖至元十四年四月癸酉置榷場于碉門黎州與吐蕃貿易[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三十年二月辛亥,詔「發總帥汪惟和所部軍三 千征吐蕃,又發陝西、四川兵萬人,以行樞密官明安 答兒統之,征西番。」

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至元   年。吐蕃地置郡縣。封其僧人為大寶法王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四川通志》。世祖時。復郡 縣其地。設官分職。以吐蕃僧人思巴為大寶法王。帝 師領之。嗣者數世。弟子號司徒國公。佩金玉印章者。 前後相望。

武宗至大四年六月癸卯吐蕃犯永福鎮敕宣政院與樞密院遣兵討之閏七月己酉吐蕃寇禮店文州命總師六憐真等討之[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不載「按《仁宗本紀》」云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