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77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七十七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七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七十七卷目錄

 擲枳陀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摩醯濕伐羅補羅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信度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茂羅三部盧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缽伐多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阿點婆翅羅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狼揭羅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臂多勢羅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阿軬茶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伐剌拏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漕矩吒部彙考謝䫻 訶羅達支

  唐太宗貞觀一則 高宗顯慶一則 睿宗景雲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弗栗恃薩儻那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安呾羅縛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闊悉多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活國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瞢健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阿利尼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曷邏胡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訖栗瑟摩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缽利曷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呬摩呾邏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缽鐸創那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淫薄健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俱蘭部彙考俱邏弩 屈浪拏 俱藍

  唐太宗貞觀二則

  元世祖至元三則

 識匿部彙考尸棄尼 瑟匿 附護密北識匿

  唐太宗貞觀二則 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商彌部彙考俱位 附俱爛那 舍摩 威遠 蘇吉利發屋蘭 蘇利悉單 建城

  新城

  唐太宗貞觀一則 元宗天寶一則

 烏鎩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斫句迦部彙考沮渠

  唐太宗貞觀一則

 多彌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大羊同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火辭彌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悉立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章求拔部彙考章揭拔

  唐太宗貞觀一則

 健達部彙考

  唐太宗貞觀一則

邊裔典第七十七卷

擲枳陀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擲枳陀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擲枳陀國。南印度境周四 千餘里。國大都城周十五六里。土稱沃壤,稼穡滋植, 宜菽、麥,多華果。氣序調暢,人性善順,多信外道,少敬 佛法。伽藍數十,少有僧徒。天祠十餘所,外道千餘人。 王,婆羅門種也,篤信三寶,尊重有德,諸方博達之士多集此國。從此北行九百餘里,至摩醯濕伐羅補羅 國。

摩醯濕伐羅補羅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摩醯濕伐羅補羅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摩醯濕伐羅補羅國。 中印度境周三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土宜風俗, 同鄔闍衍那國。宗敬外道,不信佛法。天祠數十,多是 塗灰之侶。王婆羅門種也,不甚敬信佛法。從此還至 瞿折羅國,復北行荒野險磧,經千九百餘里,渡信度 大河,至信度國。

信度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信度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信度國。西印度境周七千 餘里。國大都城號「毗苫婆補羅」,周三十餘里。宜穀稼, 豐粟麥,出金、銀、鍮石,宜牛、羊。駝,騾畜之屬。駝卑 小,唯有一峰。多出赤鹽,色如赤石,白鹽、黑鹽及白石 鹽等,異域遠方以之為藥。人性剛烈而質直,數鬥諍, 多誹讟,學不好博,深信佛法。伽藍數百所,僧徒萬餘 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大抵懈怠,性行弊穢。其有精 勤賢善之徒,獨處閑寂,遠跡山林,夙夜匪懈,多證聖 果。天祠三十餘所,異道雜居。王,戍陀羅種也,性淳質, 敬佛法。「如來在昔頗遊此國,故無憂王于聖跡處建 窣堵波數十所。烏波毱多大阿羅漢屢遊此國,演法 開導,所止之處,皆旌遺跡。」或建僧伽藍,或樹窣堵波, 往往間起,可略而言。

信度河側千餘里陂澤間,有數百千戶于此宅居。其 性剛烈惟殺是務,牧牛自活無所係命,若男若女無 貴無賤,剃鬚髮服袈裟,像類苾芻而行俗事,專執小 見非斥大乘。聞諸先志曰:「昔此地民庶安忍但事凶 殘。」時有羅漢愍其顛墜,為化彼故乘虛而來,現大神 通示希有事,令眾信受漸導言教,諸人敬悅願奉指 誨。羅漢知眾心順,為授三歸,息其凶暴,悉斷殺生,剃 髮染衣,恭行法教。年代浸遠,世易時移,守善既虧,餘 風不殄,雖服法衣,嘗無戒善,子孫奕世,習以成俗。從 此東行九百餘里,渡信度河東岸,至茂羅三部盧國。

茂羅三部盧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茂羅三部盧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茂羅三部盧國。西印度境 周四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居人殷盛,家室 富饒。役屬磔迦國,土田良沃,氣序調順,風俗質直,好 學尚德,多事天神,少信佛法。伽藍十餘所,多已圮壞, 少有僧徒,學無專習。天祠八所,異道雜居。有日天祠, 莊嚴甚麗。其日天像,鑄以黃金,飾以奇寶,靈鑒幽通, 神功潛被。女樂遞奏,明炬繼日,香花供養,初無廢絕。 五印度國諸王豪族,莫不於此捨施珍寶,建立福舍, 以飲食醫藥給濟貧病。諸國之人,來此求願,常有千 數天祠,四周池沼華林甚可遊賞。從此東北行七百 餘里,至缽伐多國。

缽伐多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缽伐多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缽伐多國,周五千餘 里。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居人殷盛,役屬磔迦國。多 旱稻,宜菽麥。氣序調適,風俗質直。人性躁急,言含鄙 辭。學藝深博,衺正雜信。伽藍十餘所,僧徒千餘人,大 小二乘,兼功習學。」四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天祠 二十,異道雜居。城側有大伽藍,僧徒百餘人,並學大乘教,即是昔,慎那弗呾羅。唐言最勝子論師于此製《瑜伽 師地釋論》,亦是賢愛論師、德光論師本出家處。此大 伽藍為天火所燒,摧殘荒圮。從信度國西南行千五 六百里,至阿點婆翅羅國。

阿點婆翅羅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點婆翅羅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阿點婆翅羅國。西印度境 周五千餘里。國大都城號「朅。」《濕伐羅》,周三十餘里, 僻在西境。臨《信度》河,鄰大海濱。屋宇莊嚴,多有珍寶。 近無君長,統屬《信度》國。地下濕,土斥鹵穢,草荒茂,疇 壟少墾。穀稼雖備,菽麥特豐。氣序微寒,風飆勁烈。宜 牛羊。駝、騾畜之類。人性暴急,不好習學,語言微異 中印度。其俗淳質,敬崇三寶。伽藍八十餘所,僧徒五 千餘人,多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十所,多是塗灰外 道之所居止。城中有大自在天祠,祠宇雕飾,天像靈 鑒,塗灰外道遊舍其中。在昔如來頗遊此國,說法度 人,導凡利俗,故無憂王「于聖跡處建六窣堵波焉。從 此西行」減二千里,至狼揭羅國。

狼揭羅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狼揭羅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迦摩縷波南歷 三十二種,有狼揭羅者,地大數千里,其君治窣菟黎 濕伐羅城。」

按《大唐西域記》。狼揭羅國。西印度境東西南北各數千里。 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號窣菟黎濕伐羅。土地沃潤, 稼穡滋盛。氣序風俗,同阿點婆翅羅國。居人殷盛,多 諸珍寶。臨大海濱,入西女國之路也。無大君長,據川 自立,不相承命。役屬波剌斯國,文字大同印度,語言 少異,衺正兼信。伽藍百餘所,僧徒六千餘人,大小二 乘,兼功習學。天祠數百所,塗灰外道其徒極眾。城中 有「大自在天祠。」莊嚴壯麗。塗灰外道之所宗事。自此 西北至波剌斯國。波剌斯國已見晉時由波剌斯至臂多勢羅

臂多勢羅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臂多勢羅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拂菻西南際海 島,又有臂多、勢羅四種,西北踰大山廣川,歷小城,聚 行二千里,即謝䫻也。」 按《大唐西域記》,臂多勢羅國。西印度境周三千餘里。國大 都城周二十餘里。居人殷盛。無大君長,役屬信度國。 土地沙鹵,寒風凄勁,多菽麥,少花果,而風俗獷暴,語 異中印度,不好學藝,然知淳信。伽藍五十餘所,僧徒 三千餘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二十餘所,並塗 灰外道也。城北十五六里,大林中有窣堵波,高數百 尺,無憂王所建也。中有舍利,時放光明,是如來昔作 仙人為國王所害之處。此東不遠有故伽藍,是昔大 迦多延那大阿羅漢之所建立。其傍則有過去四佛 座及經行遺跡之處,建窣堵波以為旌表。從此東北 行三百餘里,至阿軬荼國。

阿軬茶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軬荼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阿軬荼國。西印度境周二 千四五百里。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無大君長,役屬 信度國。土宜稼穡,菽麥特豐,花果少,草木疏。氣序風 寒,人性獷烈。言辭樸質,不尚學業,然于三寶,守心淳 信。伽藍二十餘所,僧徒二千餘人,多學小乘正量部 法。天祠五所,並塗灰外道也。城東北不遠大竹林中 伽藍餘址是如來昔於此處,聽諸苾芻著亟縛履。唐言 靴傍有窣堵波,無憂王所建也。基雖傾陷,尚高百餘 尺。其傍精舍有青石立佛像,每至齋日,或放神光。次 南八百餘步林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如來 昔日止此,夜寒乃以三衣重覆。至明旦開,諸苾芻著 複衲衣。此林之中有佛經行之處。又有諸窣堵波,鱗 次相望,並過去四佛坐處也。其窣堵波中有如來髮、 爪,每至齋日,多放光明。從此東北行九百餘里,至《伐 剌拏》國

伐剌拏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伐剌拏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伐剌拏國。」西印度境周四 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居人殷盛,役屬迦畢 試國。地多山林,稼穡時播。氣序微寒,風俗獷烈。性忍 暴,志鄙弊,語言少同《中印度》,衺正兼崇,不好學藝。伽 藍數十,荒圮已多,僧徒三百餘人,並學大乘法教。天 祠五所,多塗灰外道也。城南不遠有故伽藍,如來在 昔于此說法,示教利喜,開悟含生。其側有過去四佛 座及經行遺跡之處。聞諸土俗曰:「從此國西接稽薑 那國,居大山川,間別立主,無大君長。多羊馬。有善馬 者,其形殊大,諸國稀種,鄰境所寶。」復此西北,踰大山, 涉廣川,歷小城邑,行二千餘里,出印度境,至漕矩吒 國。

漕矩吒部彙考謝䫻 訶羅達支[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漕矩吒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大唐西域記》,「漕矩吒國, 周七千餘里,國大都城號鶴悉那,周三十餘里,或都 鶴薩羅城,周三十餘里,並堅峻險固也。山川嶾嶙,疇 壟塽塏,穀稼時播,宿麥滋豐,草木扶疏,華果茂盛,宜 鬱金香。出興瞿草,草生羅摩印度川鶴薩羅城中涌 泉流派,國人利之,以溉田也。氣序寒烈,霜雪繁多。人 性」輕躁,情多詭詐。好學藝,多技術,聰敏未善,日誦數 萬言。文字言詞,異於諸國。多飾虛談,少成事實。雖祀 百神,敬崇三寶。伽藍數百所,僧徒萬餘人,並皆學大 乘法教。今王淳信,累葉承統,務興勝福,敏而好學。無 憂王所建窣堵波十餘所,天祠數十,異道雜居,但多 外道,其徒極盛宗事。那天。其天神昔自迦畢試國 「阿路猱山。」徙居此國南界。那呬羅山中,作威作福, 為兇為暴,信求者遂願,輕懱者招殃。故遠近宗仰,上 下祗懼。鄰國異俗,君臣僚庶,每歲嘉辰,不期而會,或 齎金銀奇寶,或以羊馬馴畜,競興貢奉,俱申誠素。所 以金銀布地,羊馬滿谷,無敢覬覦,唯修施奉,宗事外 道,克心苦行,天神授其咒術,外道遵行,多效,治療疾 病頗蒙痊愈。從此北行五百餘里,至弗栗恃薩儻那 國。

高宗顯慶 年漕矩吒始改國名謝䫻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謝䫻居吐火羅西南本曰漕矩吒或曰漕矩顯慶時謂訶羅達支武[编辑]

后改今號。東距罽賓,東北帆延,皆四百里。南娑羅門, 西波斯,北護時健。其王居鶴悉那城,地七千里,亦治 阿娑伱城。多鬱金、瞿草,瀵泉灌田。國中有突厥、罽賓、 吐火羅種人雜居,罽賓取其子弟,持兵以禦大食。

睿宗景雲 年謝䫻遣使朝貢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景雲初遣使朝貢後遂臣罽賓[编辑]

元宗開元八年冊謝䫻為王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開元八年天子冊葛達羅支頡利發誓屈爾為王至天寶中數朝獻[编辑]

弗栗恃薩儻那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弗栗恃薩儻那國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臂多勢羅北五[编辑]

百里有弗栗恃薩儻那,地橫二千里,縱千里。其君突 厥種。治護苾那城。東北大雪山,盛夏常凍,鑿冰乃可 度。

按《大唐西域記》,「弗栗恃薩儻那國,東西二千餘里,南 北千餘里。國大都城號護苾那,周二十餘里。土宜風 俗,同漕矩吒國,語言有異。氣序寒勁,人性獷烈。王突 厥種,深信三寶,尚學遵德。」從此國東北,踰山涉川,越 迦畢試國,邊城小邑凡數十所。至大雪山婆羅犀那 大嶺。嶺極崇峻,危磴㩻傾,蹊徑盤迂,巖岫迴互。或入 深谷,或上高崖,盛夏合凍,鑿冰而度,行經三日,方至 嶺上。寒風凄烈,積雪彌谷,行旅經涉,莫能佇足,飛隼 翱翔,不能越度,足趾步履,然後飜飛。下望諸山,若觀 培塿。贍部洲中斯嶺特高,其巔無樹,唯多石峰,攢立 叢倚,森然若林。又三日行,方得下嶺。至安呾羅縛國。

安呾羅縛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安呾羅縛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大雪山下有安 呾羅縛者,地三千里,居吐火羅故地,臣于突厥,君亦 突厥種,主鐵門南諸戎,遷徙不常。」

按《大唐西域記》:「安呾羅縛國,睹貨邏國故地也。周三 千餘里。國大都城周十四五里。無大君長,役屬突厥。 山阜連屬,川田隘狹。氣序寒烈,風雪凄勁。豐稼穡,宜華果。人性獷暴,俗無綱紀。不知罪福,不尚習學。唯修 神祠,少信佛法。伽藍三所,僧徒數十,然皆遵習大眾 部法。有一窣堵波,無憂王建也。從此西北,入谷踰嶺」, 度諸小城,行四百餘里,至闊悉多國。

闊悉多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闊悉多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安呾羅縛西北 踰嶺四百里,有闊悉多。」

按《大唐西域記》:「闊悉多國,睹貨邏國故地也。周三千 餘里。國大都城周十餘里。無大君長,役屬突厥。山多 川狹,而且風寒,穀稼豐華果盛。人性獷暴,俗無法度。 伽藍三所,僧徒尟少。從自西北,踰山越谷,度諸城邑, 行三百餘里,至活國。」

活國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活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安呾羅縛西北 三百里有活種,大二千里。」

按《大唐西域記》,「活國,睹貨邏國故地也。周三千餘里。 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無別君長,役屬突厥。土地平 坦,穀稼時播,草木榮茂,華果異繁。氣序和暢,風俗淳 質,人性躁烈,衣服氈毼。多信三寶,少事諸神。伽藍十 餘所,僧徒數百人,大小二乘,兼功綜習。」其王突厥也, 管鐵門已南諸小國,遷徙鳥居不常。其邑從此東入 蔥嶺。《蔥嶺》者。據《贍部洲》中。南接大雪山,北至熱海千 泉,西至活國,東至烏國東西南北各數千里,崖嶺 數百重,幽谷險峻,恆積冰雪,寒風勁烈。地多出蔥,故 謂「蔥嶺。」又以山崖蔥翠,遂以名焉。東行百餘里,至《瞢 健》國。

瞢健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瞢健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瞢健國,睹貨邏國故 地也,周四百餘里。國大都城周十五六里。土宜風俗, 大同活國。無大君長,役屬突厥。北至阿利尼國。」

阿利尼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利尼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阿利尼睹貨邏國故 地也。帶縛芻河兩岸,周三百餘里。國大都城周十四 五里。土宜風俗,大同活國。」東至曷邏胡國。

曷邏胡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曷邏胡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曷邏胡國,睹貨邏國 故地也。北臨縛芻河,周二百餘里。國大都城周十四 五里。土宜風俗,大同活國。從瞢健國東,踰峻嶺,越洞 谷,歷數州城,行三百餘里,至訖栗瑟摩國。」

訖栗瑟摩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訖栗瑟摩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訖栗瑟摩國,睹貨邏 國故地也。東西千餘里,南北三百餘里。國大都城周 十五六里。土宜風俗,大同瞢健國,但其人性暴惡有 異。」東北至缽利曷國

缽利曷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缽利曷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缽利曷國,睹貨邏國 故地也。東西百餘里,南北三百餘里。國大都城周二 十餘里,土宜風俗大同。」訖栗瑟摩國。從訖栗瑟摩國 東,踰山越川,行三百餘里,至呬摩呾邏國。

呬摩呾邏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呬摩呾邏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呬摩呾邏國,睹貨邏 國故地也。周三千餘里。山川邐迤,土地沃壤,宜穀稼, 多宿麥,百卉滋茂,眾果具繁。氣序寒烈,人性暴急,不 識罪福,形貌鄙陋,舉措威儀,衣氈皮褐,頗同突厥。其 婦人首冠木角,高三尺餘,前有兩岐,表夫父母。上岐 表父,下岐表母。隨先喪亡,除去一岐。舅姑俱歿,角冠 全」棄。其先強國。王,釋種也。蔥嶺之西,多見臣伏。境鄰 突厥,遂染其俗。又見侵掠,自守其境,故此國人,流離 異域。數十堅城,各別立主,穹廬毳帳,遷徙往來。西接 訖栗瑟摩國,東行二百餘里,至《缽鐸創》那國。

缽鐸創那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缽鐸創那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缽鐸創那國,睹貨邏 國故地也。周二千餘里。國大都城據山崖上,周六七 里。山川邐迤,沙石彌漫。土宜菽、麥,多蒲萄、胡桃、梨、柰 等果。氣序寒烈,人性剛猛。俗無禮法,不知學藝。其貌 鄙陋,多衣氈毼。伽藍三四所,僧徒寡少。王性淳質,深 信三寶。從此東南,山谷中行二百餘里,至淫薄健國。」

淫薄健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淫薄健國[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大唐西域記》,「淫薄健國,睹貨邏國 故地也。周千餘里。國大都城周十餘里。山嶺連屬,川 田隘狹。土地所產,氣序所宜。人性之差,同缽鐸創那, 但言語少異。王性苛暴,不明善惡。從此東南,踰嶺越 谷,峽路危險。行三百餘里,至屈浪拏國。」

俱蘭部彙考俱羅弩 屈浪拏 俱藍[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屈浪拏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大唐西域記》,「屈浪拏國, 睹貨邏國故地也。周二千餘里。土地山川,氣序時候, 同淫薄健國。俗無法則,人性鄙暴。多不營福,少信佛 法。其貌醜弊,多服氈毼。有山巖,中多出金精,琢析其 石,然後得之。伽藍既少,僧徒亦寡。其王淳質,敬崇三 寶。從此東北,登山入谷,途路艱險。行五百餘里,至達 摩」悉鐵帝國。按由達摩悉鐵帝至尸棄尼達摩悉鐵帝已見前 貞觀二十年。俱蘭國遣使來獻。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俱蘭,或曰俱羅 弩,曰屈浪拏,與吐火羅接,環地三千里,南大雪山,北 俱魯河,出金精,琢石取之。貞觀二十年,其王忽提婆 遣使者來獻,書辭類浮屠語。」按《西域傳》,「安呾羅縛 東南峽道險甚,無慮三百里得俱蘭。」

[编辑]

世祖至元十七年俱藍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七年十一月,俱藍國遣使 進表乞答,詔從之。」按俱藍本傳,海外諸蕃國,惟馬 八兒與俱藍足以綱領諸國,而俱藍又為馬八兒後 障,自泉州至其國,約十萬里。其國至阿不合大王城, 水路得便風,約十五日可到,比餘國最大。世祖至元 間,行中書省左丞唆都等奉璽書十通,招諭諸蕃。未 幾,占城、馬八兒國俱奉表稱藩,餘俱藍諸國未下。行 省議遣使十五人往諭之,帝曰:「非唆都等所可專也, 若無朕命,不得擅遣使。」十六年十二月遣廣東招討 司達魯花赤楊庭璧招俱藍。十七年三月至其國,國 主必納的令其弟肯那卻不剌木省書「回回」字降表 附庭璧以進,言來歲遣使入貢。十月,授哈撒兒海牙 《俱藍》國宣慰使,偕庭璧再往招諭。

至元十八年,遣使往俱藍,阻風不至。

按《元史世祖本紀》不載。按《俱藍本傳》:十八年正月 自泉州入海,行三月,抵僧伽耶山。舟人鄭震等以阻 風乏糧,勸往馬八兒國,或可假陸路以達俱藍國,從

之。四月至馬八兒國新村馬頭登岸,其國宰相馬因
考證.svg
的謂:「官人此來甚善,本國船到泉州時,官司亦嘗慰

勞,無以為報。今以何事至此?」庭璧等告其故,因及假 道之事,馬因的乃託以不通為辭,與其宰相不阿里 相見,又言假道,不阿里亦以它事辭。五月,二人蚤至 館,屏人令其官者為通情實,乞為達朝廷,「我一心願 為皇帝奴。我使札馬里丁入朝,我大必闍赤赴《筭彈》 告變,筭彈籍我金銀、田產、妻孥,又欲殺我,我詭辭得 免。今筭彈兄弟五人,皆聚加一之地,議」與俱藍交兵。 及聞天使來對,眾稱「本國貧陋,此是妄言。凡回回國 金珠寶貝,盡出本國,其餘回回盡來商賈。此間諸國 皆有降心,若馬八兒既下,我使人持書招之,可使盡 降。」時哈撒兒海牙與庭璧以阻風不至,俱藍遂還。哈 撒兒海牙入朝計事,期以十一月,俟北風再舉。至期, 朝廷遣使令庭璧獨往。

至元十九年,俱藍遣使入貢。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十九年九月,俱藍國主遣使 奉表,進寶貨黑猿。」按《俱藍本傳》:「十九年二月抵俱 藍國,國主及其相馬合麻等迎拜璽書。三月遣其臣 祝阿里沙、忙里八的入貢。時也里可溫、兀咱兒、撒里 馬及木速蠻主馬合麻等亦在其國,聞詔使至,皆相 率來告,願納歲幣,遣使入覲。會蘇木達國亦遣人因 俱」藍主乞降,庭璧皆從其請。四月,還至那旺國,庭璧 復說下其主忙昂。比至蘇木都剌國,國主土漢八的 迎使者,庭璧因喻以大意,即日納款稱藩,遣其臣哈 散、速里蠻二人入朝。

識匿部彙考尸棄尼 瑟匿 附護密北識匿[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尸棄尼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大唐西域記》,尸棄尼國, 昏馱多城,國之都也。中有伽藍,此國先王之所建立, 疏崖奠谷,式建堂宇。此國之先,未被佛教,但事衺神。 數百年前,肇弘法化。初此國王愛子嬰疾,徒究醫術, 有加無瘳。王乃躬往天祠,禮請求救。時彼祠主為神 下語:「必當痊復,良無他慮。王聞喜慰,迴駕而歸。路逢 沙」門,容止可觀,駭其形服,問所從至。此沙門者,已證 聖果,欲弘佛法,故此儀形,而報王曰:「我如來弟子,所 謂苾芻也。」王既憂心,即先問曰:「我子嬰疾,生死未分。」 沙門曰王:「先靈可起,愛子難濟。」王曰:「天神詳其不死, 沙門言其當終。詭俗之人言何可信?」遲至宮中,愛子 已死,匿不發喪。更問神主,猶曰不死,疹「疾當瘳。」王便 發怒,縛神主而數曰:「汝曹群居長惡,妄行威福,我子 已死,尚云當瘳,此而瘳惑,孰不可忍?宜戮神主,殄滅 靈廟。」於是殺神主,除神像,投縛芻河,迴駕而還。又遇 沙門,見而敬悅,稽首謝曰:「曩無明導,佇足衺途,澆弊 雖久,沿革在茲,願能垂顧,降臨居室。」沙門受請,隨至 中宮。葬子既已,謂沙門曰:「人世糾紛,生死流轉。我子 嬰疾,問其去留,神而妄言,當必痊差。先承指告,果無 虛說,斯則其法可奉。唯垂哀愍,導此迷徒。」遂請沙門, 揆度伽藍,依其規矩,而便建立。自爾之後,佛教方隆, 故伽藍中精舍為羅漢建也。伽藍大精舍中有石佛 像,像上懸金銅圓蓋,眾寶莊嚴。人有旋繞,蓋亦隨轉, 人止蓋止,莫測靈鑒。聞諸耆舊曰:「聖人願力所持,或 謂機關祕術所致。」觀其堂宇,石壁堅峻,考厥眾議,莫 知實錄。踰此國大山,北至尸棄尼國。尸棄尼國周二 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五六里。山川連屬,沙石遍野。多 菽麥,少糓稼,林樹稀疏,華果寡少。氣序寒烈,風俗獷 勇。忍於殺戮,務於盜竊。不知禮義,不識善惡。「迷未來 禍福,懼現世災殃。」形貌鄙陋,皮褐為服。文字同睹貨 邏國,語言有異。越達摩悉鐵帝國大山,南至商彌國。 貞觀二十年,識匿遣使入貢。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識匿或曰尸棄 尼,曰瑟匿。東南直京師九千里,東五百里距蔥嶺守 捉所,南三百里屬護密,西北五百里抵俱密。初治苦 汗城,後散居山谷。有大谷五,酋長自為治,謂之五識 匿。地二千里,無五穀,人喜攻剽,劫商賈。播密川四谷, 稍不用王號令。俗窟室。貞觀二十年,與似沒、役槃二 國」使者偕來朝。

元宗開元十二年授識匿王大將軍[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開元十二年,授 王布遮波資金吾衛大將軍。」

六載識匿王從討勃律戰死擢其子左武衛將[编辑]

軍。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天寶六載,王跌 失伽延從討勃律,戰死,擢其子都督左武衛將軍,給 祿居蕃。」

《護》「密」「北」識匿。

「護密」北識匿,唐時聞于中國。

按《唐書西域傳》:「鐵門南諸戎東,又有七種峽,道險甚。 三百里得俱蘭。東北山行五百里,即護密,北識匿也

商彌部彙考俱位 附俱爛那 舍摩 威遠 蘇吉利發屋蘭 蘇利悉單 建城 新城[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商彌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俱蘭南有商彌, 地大二千里而贏,多蒲萄,生雌黃,鑿石乃得。東北踰 山七百里至波」羅川東西千里,南北百里。春夏雨 雪。

按《大唐西域記》:「商彌國周二千五六百里。山川相間, 堆阜高下,穀稼備植,菽麥彌豐。多蒲萄,出雌黃,鑿崖 析石,然後得之。山神暴惡,屢為災害。祀祭後入,平吉 往來,若不祈禱,風雹奮發。氣序寒,風俗急,人性淳質。 俗無禮義,智謀寡狹,技能淺薄。文字同睹貨邏國,語 言別異,多衣氈毼。其王釋種也,崇重佛法,國人從化」, 莫不淳信。伽藍二所,僧徒寡少。

「國境,東北踰山越谷,經危履險,行七百餘里,至波謎 羅川。東西千餘里,南北百餘里,狹隘之處不踰十里。 據兩雪山間,故寒風凄勁,春夏飛雪,晝夜飄風。地鹹 鹵,多礫石,播植不滋,草木稀少,遂致空荒,絕無人止。 波謎羅川中有大龍池,東西三百餘里,南北五十餘 里,據大蔥嶺內,當贍部洲中。其地最高,池水乃澄清」 皎鏡,莫測其深,色帶青黑,味甚甘美。潛居則蛟螭、魚 龍、黿鼉、龜鱉,浮遊乃鴛鴦、鴻鴈、鴐鵝、鷫鳵諸鳥,大卵 遺荒野,或草澤間,或沙渚上。「池西派一大流,西至 達摩悉鐵帝國東界,與縛芻河合而西流,故此已右, 水皆西流。池東派一大流,東北至佉沙國西界,與徙 多河合而東流,故此已左,水皆東流。」波謎羅川南越 山,有缽露羅國,多金銀,金色如火。自此川中,東南路 無人里,登山履險,惟多冰雪。行五百餘里,至朅盤陀 國。朅盤陀已見前過此為烏鎩國

元宗天寶 載商彌等國來朝[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天寶時來朝者, 曰俱爛那,曰舍摩,曰威遠,曰蘇吉利發屋蘭,曰蘇利 悉單,曰建城,曰新城,曰俱位,凡八國。俱位或曰商彌 治阿賒颶師多城,在大雪山勃律河北,地寒,有五穀、 蒲萄、石榴。冬窟室。國人常助小勃律為中國候。新城 之國在石東北,贏百里,有弩室羯城,亦曰新城,曰小 石國城。」後為葛邏祿所并。

烏鎩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烏鎩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蔥嶺又八百里 至烏鎩環千里,出白、黳、青三種玉,君長世臣」朅盤陀。 按《大唐西域記》,「烏鎩國周千餘里,國大都城周十餘 里,南臨徙多河。地土沃壤,稼穡殷盛,林樹鬱茂,華果 具繁。多出雜玉,則有白玉、黳玉、青玉。氣序和,風雨順 節,俗寡禮義,人性剛獷,多詭詐,少廉恥,文字語言少 同」佉沙國。容貌醜弊,衣服皮毼然。能崇信,敬奉佛法。 伽藍十餘所,僧徒減千人,習學小乘教,說一切有部。 自數百年王族絕嗣,無別君長,役屬朅盤陀國。城西 二百餘里至大山,山氣巃嵷,觸石興雲,崖隒崢嶸,將 崩未墜。其巔窣堵波鬱然,奇制也。聞諸土俗曰:「數百 年前,山崖崩圮,中有苾芻,瞑目而坐,軀」量偉大形容 枯槁,鬚髮下垂被肩蒙面。有畋獵者見已白王,王躬 觀禮,都人士子不召而至,焚香散華競修供養。王曰: 「斯何人哉?若此偉也。」有苾芻對曰:「此鬚髮垂長而被 服袈裟,乃入滅心定阿羅漢也。夫入滅心定者先有 期限,或言聞楗椎聲,或云待日光照,有茲警察便從 定起。若無警察寂然不動,定力持身遂無壞滅,段食 之體出定便謝,宜以酥油灌注令得滋潤,然後鼓擊 警悟定心。」王曰:「俞乎!」乃擊楗椎其聲纔振而此羅漢 豁然高視,久之乃曰:「爾輩何人形容卑劣被服袈裟?」 對曰:「我苾芻也。」曰:「然!我師迦葉波如來今何所在?」對 曰:「入大涅槃其來已久。」聞而閉目悵若有懷,尋重問 曰:「釋迦如來出興世耶?」對曰:「誕靈導世,已從寂滅。」聞 復俯首,久之,乃起昇虛空,現神變,化火焚身,遺骸墜 地。王收其骨,起窣堵波。從此北行山磧曠野五百餘 里,至佉沙國。舊謂疏勒者乃稱其城號也正音宜云室利訖栗多底疏勒之言猶訛也按

疏勒已見于前。由「疏勒」 至「斫句迦。」

斫句迦部彙考沮渠[编辑]

太宗貞觀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斫句迦國[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烏鎩北徑磧曠 野五百里,得疏勒。東南五百里,濟徒多水,踰大沙嶺, 有斫句迦種,或曰沮渠,地千里,東踰嶺八百里,即于 闐也。」按《大唐西域記》,「斫句迦國周千餘里,國大都 城周十餘里,堅峻險固,編戶殷盛,山阜連屬,礫石彌 漫,臨帶兩河,頗以耕植。蒲萄、梨、柰,其果實繁。時風寒, 人躁」暴。俗唯詭詐,公行劫盜。文字同瞿薩旦那國。言 語有異,禮義輕薄,學藝淺近,淳信三寶,好樂福利。伽 藍數十,毀壞已多,僧徒百餘人,習學《大乘教》。國南境 有大山,崖嶺嵯峨,峰巒重疊,草木凌寒,春秋一貫,谿 澗浚瀨,飛流四注,崖龕石室,棋布巖林。印度果人,多 運神通,輕舉遠遊,棲止於此。諸阿羅漢寂「滅者眾,以 故多有窣堵波也。今猶現有三阿羅漢居巖穴中,入 滅心定,形若羸人,鬚髮恆長,故諸沙門時往為剃。而 此國中《大乘經》典部數尤多,佛法至處莫斯為盛也。 《十萬頌》為部者,凡有十數,自茲已降,其流實廣。」從此 而東,踰嶺越谷,行八百餘里,至瞿薩旦那國。唐言地乳即其

俗之雅言也。俗語謂之渙那國,匈奴謂之「于遁」 ,諸胡謂之谿旦,印度謂之「屈丹」 ,舊曰「于闐」 ,譌。

多彌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六年多彌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多彌亦西羌族, 役屬吐蕃,號難磨,濱犁牛河,土多黃金。貞觀六年,遣 使者朝貢,賜遣之。」

大羊同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十五年大羊同國遣使來朝[编辑]

按《唐書》不載。按杜氏《通典》,「大羊同,東接吐蕃,西接 小羊同,北直于闐,東西千餘里。勝兵八九萬人。其人 辮髮氈裘,畜牧為業。地多風雪,冰厚丈餘。所出物產, 頗同番俗。無文字,但刻木結繩而已。刑法嚴峻,其酋 豪死,抉去其腦,實以珠玉,剖其五臟,易以黃金,假造 金鼻銀齒,以人為殉,卜以吉辰,藏尸巖穴,他人莫知 其」所。多殺㹀牛羊馬,以充祭祀,葬畢服除。其王姓《姜 葛》,有四大臣,分掌國事,自古未通。大唐貞觀十五年, 遣使來朝。

火辭彌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十八年火辭彌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貞觀後遠小國 君遣使者來朝獻,有司未嘗參考本末者,今附之左 方:曰「火辭彌,與波斯接。貞觀十八年,與摩羅游使者 偕朝。」

悉立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二十年悉立國遣使來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悉立當吐蕃西 南,戶五萬,城邑多旁澗谿。男子繒束頭,衣氈褐,婦人 辮髮短裙。婚姻不以財聘。其穀宜秔、稻、麥、豆。死者葬 于野,不封樹,喪制為黑衣,滿年而除。刑有刖、劓。常羈 屬吐蕃。」

按杜氏《通典》,「悉立以蒸報為俗。畜多水牛、羖、羊、雞、豕。 穀宜秔、稻、麥、豆,饒甘蔗諸果。」羈事吐蕃,自古未通中 國。大唐貞觀二十年,遣使貢方物

章求拔部彙考章揭拔[编辑]

太宗貞觀二十年章求拔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章求拔國,或曰 章揭拔,本西羌種,居悉立西南四山中,後徙山西,與 東天竺接,衣服略相類,因附之。地袤八九百里,勝兵 二千人。無城郭,好鈔暴,商旅患之。貞觀二十年,其王 羅利多菩伽因悉立國,遣使者入朝。元策之討中天 竺,發兵來赴,有功,由是職貢不絕。」

健達部彙考[编辑]

太宗貞觀二十一年健達王遣使來獻[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西域傳》「二十一年有健 達王獻佛土菜。莖五葉,赤華紫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