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1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十三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十三卷目錄

 耳部彙考

  靈樞陰陽二十五人篇

  方言耳雜釋

  釋名釋形體 釋疾病

  析骨分經耳 頰

  本草綱目耳塞釋名 耳垢氣味 耳垢主治 附方

 耳部藝文一

  荀子耳賦        晉祖台之

  耳銘          齊蕭子良

  耳箴          唐皮日休

 耳部藝文二

  耳聾           唐杜甫

 耳部紀事

 耳部雜錄

 耳部外編

 鼻部彙考

  方言雜釋

  釋名釋形體 釋疾病

  酉陽雜俎鼻竅通於目

  空同子北人鼻隆

  析骨分經額 鼻

 鼻部藝文

  擁鼻           唐韓偓

 鼻部紀事

 鼻部雜錄

 鼻部外編

人事典第十三卷

耳部彙考[编辑]

《靈樞》
[编辑]

《陰陽二十五人篇》
[编辑]

手少陽之上,血氣盛則耳色美,血氣皆少,則耳焦惡 色。

《方言》
[编辑]

《耳雜釋》
[编辑]

《聳》。「聾也半聾」,梁益之間謂之䏁。秦晉之間聽而不 聰,聞而不達謂之䏁。生而聾,陳楚江淮之間謂之聳。 荊揚之間及山之東西雙聾者謂之聳。聾之甚者秦 晉之間謂之吳楚之外郊,凡無有耳者亦謂之。 其言。者,若秦晉中土。謂「墮耳」者明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耳,耏也。耳有一體,屬著兩邊,耏耏然。

《釋疾病》
[编辑]

聾籠也。如在朦朧之內聽不察也。

《析骨分經》
[编辑]

《耳》
[编辑]

耳為腎竅,巔至耳上角,屬足太陽膀胱經。「耳後入耳 中,出上角」,屬手少陽三焦經。「耳後入耳中」,出目前,至 目銳眥,屬足少陽膽經。

《頰》
[编辑]

耳下曲處為頰。屬手陽明大腸經。

《本草綱目》
[编辑]

《耳塞釋名》
[编辑]

耳垢。綱目腦膏。日華《泥丸脂》:

李時珍曰:《修真指南》云:「腎氣從脾右畔上入于耳,化 為耳塞。耳者,腎之竅也。腎氣通則無塞,塞則氣不通, 故謂之塞。」

《耳垢氣味》
[编辑]

鹹苦溫有毒。

《耳垢主治》
[编辑]

《大明》曰:「顛狂鬼神及嗜酒。」李時珍曰:「蛇虫、蜈蚣,螫者, 塗之良。」

《附方》
[编辑]

蛇蟲螫傷人耳垢:蚯蚓屎和塗,出盡黃水,立愈。壽域方 《破傷》中風:用病人耳中膜,并刮爪甲上末,唾調塗瘡 口,立效。儒門事親方

抓瘡傷水,腫痛難忍者,以耳垢封之,一夕水盡出而 愈。鄭師甫云:「余常病此,一丐傳此方。」

疔疽惡瘡生人腦,即耳塞也。鹽泥等分研勻,以蒲公 英汁和作小餅封之,大有效。聖惠方

一切目疾耳塞,曬乾,每以粟許,夜夜點之。聖惠方小兒夜啼驚熱,用人耳塞石蓮心、人參各五分,乳香 二分,燈花一字,丹砂一分,為末,每薄荷湯下五分。普濟 方

耳部藝文一[编辑]

《荀子耳賦》
晉·祖台之
[编辑]

夫惡勞而希逸,實萬物之至誠,何斯耳之不辰,寄《荀 子》而宅形,在瘠土而長勤。無須臾之閑寧,預清談而 閉塞,聞鄙穢而聰明,竭微聽於明閣,採群下之風聲。

《耳銘》
齊·蕭子良
[编辑]

惟耳司聽,仁愛是聞。詳察巧言,離辨異群。無迷邪諂, 炫惑莫分。

《耳箴》
唐·皮日休
[编辑]

聽於無聽,默默元性;聞於無聞,洋洋化源。勿恃己善, 不服人仁。勿矜己藝,不敬人文。勿聆鄭聲,其亂乃神; 勿信美談,其殛乃身。聽誤多害,聽妄多敗。近賢則聰, 近愚則瞶。堯居九重,聽在民耳,故得大舜,授彼神器。 勿聽他富,熒惑乃志;勿聞他貴,隳壞乃義。慎正今非, 慎明古是。捨是何適?古樂而已。

耳部藝文二[编辑]

《耳聾》
唐·杜甫
[编辑]

生年鶡冠子,嘆世鹿皮翁。眼復幾時暗,耳從前月聾。 猿鳴秋淚缺,雀噪晚愁空。黃落驚山樹,呼兒問《朔風》。

耳部紀事[编辑]

《路史》:顓頊祖曰昌意,生帝乾荒,擢首而謹耳。按注:謹, 小也。《相書》:耳門不容麥,壽過百。

《高士傳》:堯讓天下於許由,由於是遁耕於中岳潁水 之陽,箕山之下,終身無經天下色。堯又召為九州長, 由不欲聞之,洗耳於潁水濱。時其友巢父牽犢欲飲 之,見由洗耳,問其故,對曰:「堯欲召我為九州長,惡聞 其聲,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處高岸深谷,人道不通, 誰能見子?子故浮游欲聞,求其名譽,污吾犢口。」牽犢 「上流飲之。」

《路史》:「巢父友許繇、樊豎,繇居沛澤,其道日光。堯朝焉 而逭之父適聞之,洗耳于潁。豎方飲其牛,乃敺而還。」 《淮南子修務訓》:「禹耳三漏,是謂大通。興利除害,疏河 決江。」

《山海經》:聶耳之國在無腸國東,使兩文虎,為人兩手 聶其耳。按:注言耳長形,則以手攝持之也。

《列仙傳》:「務光,夏時人,耳長七寸,陽都女耳細而長,眾 皆言此天人也。」

《說苑雜言》篇:「昔費仲、惡來膠革,長鼻決耳。」

《左傳僖公二十七年》:「楚子將圍宋,子玉治兵于蒍,終 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

《瀨鄉記》:「老子耳有三門。」

《周語》:景王二十三年,王將鑄無射,而為之大林。單穆 公曰:「不可。鍾不過以動聲,若無射有林,耳不及也。夫 鍾聲以為耳也,耳所不及,非鍾聲也。耳之察龢也,在 清濁之間。其察清濁也,不過一人之所勝。是故先王 之制鍾也,大不出鈞,重不過石。今王作鍾也,聽之弗 及,將焉用之?夫樂不過以聽耳,聽樂而震,患莫甚焉。」 《列子》,老聃之弟子。有亢倉子者,得聃之道,能以耳視 而目聽。魯侯聞之大驚,使上卿厚禮而致之。亢倉子 應聘而至,魯侯卑辭請問之,亢倉子曰:「傳之者妄。我 能視聽,不用耳目,不能易耳目之用。」魯侯曰:「此增異 矣。」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師及齊師戰於炊鼻林。」雍羞為 顏鳴右下。羞為右故下車戰「苑何忌」,取其耳。不欲殺雍但截其耳以辱之 《顏鳴》去之。

三十一年,公在乾侯,晉侯將以師納公,召季孫。季孫 意如從。知伯如乾侯。荀躒以晉侯之命唁公,且曰:「寡 君使躒以君命討於意如,意如不敢逃死,君其入也!」 公曰:「君惠顧先君之好,施及亡人,將使歸糞除宗祧 以事君,則不能見夫人已。」所能見夫人者,有如河。荀 躒掩耳而走,曰:「寡君其罪之,恐敢與知魯國之難,臣 請復於寡君。」

《戰國策》:蘇子說李兌,兌曰:「先生就舍,明日復來見兌 也。」蘇子出,舍人謂兌曰:「臣竊觀君與蘇公談也,其辯過君,君能聽乎?」兌曰:「不能。」舍人曰:「君即不能,願君堅 塞兩耳,無聽其談。」明日復見,終日談而去。舍人出送 蘇君,蘇子謂舍人曰:「昨日我談粗而君動,今日精而 君不動,何也?」舍人曰:「先生之計大而規高,吾君不能」 用也。乃我請君堅塞兩耳,無聽談者。

《列士傳》:燕丹使田光往候荊軻,值其醉,唾其耳中。軻 覺曰:「此出口入耳之言,必大事也。」即往見光。

《漢書·韓信傳》:韓信使人言於漢王曰:「齊反覆之國,不 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漢王大怒。張良、陳平躡漢 王足,因附耳語曰:「漢方不利,寧能禁信之自王乎?」 《史記。呂后紀》:「后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燻耳,使居廁中, 命曰人彘。」

《漢書龔遂傳》:「遂為昌邑郎中令,事王賀,賀動作多不 正。遂面刺王過,王至掩耳起走曰:『郎中令善媿人』。」 《黃霸傳》:「霸為潁川太守,許丞老病聾,督郵白欲逐之, 霸曰:許丞廉吏,雖老尚能拜起送迎正,頗重聽,何傷? 且善助之,毋失賢者。」

《列仙傳》:「甯先生毛身廣耳,阮丘耳長六七寸。」

《後漢書列女傳》:「劉長卿妻者,同郡桓鸞之女也。生一 男五歲而長卿卒,兒年十五,晚又夭歿。妻慮不免,乃 預刑其耳以自誓。」

《楊政傳》:「范升嘗為出婦所告,坐繫獄。政迺肉袒,以箭 貫耳,抱升子潛伏道傍,候車駕哀泣辭請,詔即出升。」 《袁紹傳》:「韓馥讓紹領冀州牧,往依張邈。紹遣使詣邈, 有所計議,因共耳語。馥時在坐,謂見圖謀,如廁自殺。」 《董卓傳》:「李傕、郭汜理兵相攻,汜謀迎天子幸其營。傕 知其計,即以車三乘迎天子皇后,帝於是遂幸傕營。」 汜引兵攻傕,矢及帝前,又貫傕耳。

《南蠻傳》:「交趾、珠厓、儋耳二郡,其渠帥貴長耳,皆穿而 縋之,垂肩三寸。」

西南彝、《哀牢》人皆穿鼻儋耳。其渠帥自謂王者,耳皆 下肩三寸,庶人則至肩而已。

《魏志荀攸傳》注:「《魏書》曰:攸年七八歲,父衢曾醉,誤傷 攸耳。而攸出入遊戲,常避護,不欲令衢見。衢後聞之, 乃驚,其夙智如此。」

《蜀志先主傳》:「先主不甚樂讀書,喜狗馬音樂,美衣服, 身長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

《英雄記》:曹公擒呂布,布顧謂劉備曰:「元德,卿為座上 客,我為降虜,繩縛何急,獨不可一言耶?」操曰:「縛虎不 得不急。」乃命緩布縛。備曰:「不可!公不見布事丁建陽、 董太師乎?」操頷之。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

《蜀志秦宓傳》:「吳張溫來聘,宓至,溫問曰:『天有耳乎』?宓 曰:天處高而聽卑,《詩》云:『鶴鳴九皋,聲聞于天』。若其無 耳,何以聽之?」

《魏志曹爽傳》注:皇甫謐《列女傳》曰:「爽從弟文叔妻譙 郡夏侯文寧之女,名令女。文叔早死,服闋,自以年少 無子,恐家必嫁己,乃斷髮以為信。其後家果欲嫁之, 令女聞,即復以刀截兩耳,居止常依爽。」

《晉書孫楚傳》:楚少時欲隱居,謂王濟曰:「當欲枕石漱 流。」誤云「漱石枕流。」濟曰:「『流非可枕,石非可漱』。楚曰:『所 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厲其齒』。」

《前趙錄》:「劉聰左耳有一白毫,長二尺餘,幼而聰悟,究 通經書百家之言,孫吳兵法靡不誦之。」

《晉書·石勒載記》:勒初力耕,每聞鞞鐸之音,歸以告其 母,母曰:「作勞耳鳴,非不祥也。」

《張軌傳》:「軌為涼州刺史,後患風,口不能言,使子茂攝 州事。軌別駕麴晁欲專威福,遣使詣長安,告南陽王 模,稱軌廢疾,請賈龕代之。治中楊澹馳詣長安,割耳 盤上訴軌之被誣,模乃表停之。」

《陳訓傳》:王導多病,每自憂慮,以問訓,訓曰:「公耳豎垂 肩,必壽,亦大貴。」

《殷仲堪傳》:仲堪父嘗患耳聰,聞床下蟻動,謂之牛鬥。 帝素聞之而不知其人,至是從容問仲堪曰:「患此者 為誰?」仲堪流涕而起曰:「臣進退唯谷。」帝有愧焉。 《世說》:司空顧和與時賢共清言,張元之、顧敷是中外 孫,年並七歲,在床邊戲,於時聞語,神情如不相屬。暝 於燈下,二兒共敘客主之言,都不遺失。顧公越席而 提其耳曰:「不意衰宗,復生此寶。」

《蜀錄》:李雄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將貴,其相有四, 目如重雲,鼻如飛龍,口如方器,耳如相望,法為大貴, 位過三公不疑。」

《長沙耆舊傳》:太尉劉壽少遇相師曰:「耳為天柱,今君 耳有城郭,必典家邦。」

《梁書陶弘景傳》:「弘景神儀明秀,朗目疏眉,細形長耳。」 《陳伯之傳》:「伯之數為劫盜,嘗授面覘人船,船人斫之, 獲其左耳。」

《舊唐書袁天綱傳》:天綱工相術。馬周問天綱,天綱曰: 「馬侍御富貴不可言,近古已來,君臣道合,罕有如公 者。公耳後,骨不起,耳無根,只恐非壽者。」周後位至中 書令,兼吏部尚書,年四十八卒。

《定命錄》:袁天綱見李嶠睡無喘息,初大驚怪,良久偵候其出入息乃在耳中,遂起賀其母曰:「郎君必大貴 壽。」是龜息也。

《舊唐書李忠臣傳》:忠臣加檢校司空、平章事。建中初, 嘗因奏對,德宗謂之曰:「『卿耳甚大,真貴人也』。忠臣對 曰:『臣聞驢耳甚大,龍耳甚小,臣耳雖大,乃驢耳也』。」上 悅之。

《唐書殷踐猷傳》:「踐猷族子成己,晉州長史。初,母顏叔 父吏部郎中敬仲為酷吏所陷,率二妹割耳訴冤,敬 仲得減死。及成己生而左耳缺云。」

《南唐書王輿傳》:「輿少從軍攻潤州,為巨弩所射,中右 耳,矢自左耳出,又中旁一人,猶立死。輿扶歸營,臥百 餘日復起,耳至老不瞶,亦無瘢疾。」

《五代史劉處讓傳》:處讓少為張萬進親吏,萬進入梁, 為泰寧軍節度使,以處讓為牙將。萬進叛梁附晉,梁 遣劉鄩討之,萬進遣處讓求救於晉。晉王方與梁相 距,未能出兵,處讓乃於軍門截耳而訴曰:「萬進所以 見圍者,以附晉故也,奈何不顧其急?苟不出兵,願請 死。」晉王壯之,曰:「義士也!」為之發兵。

《王峻傳》:劉旻攻晉州,峻為行營都部署,至陝州,留不 進。太祖遣翟守素馳諭峻,欲親征。峻謂守素曰:「兗州 慕容彥超反跡已露,若陛下出汜水,則彥超入京師, 陛下何以待之?」守素馳還,具道峻言。是時太祖已下 詔西幸,聞峻語,遽自提其耳曰:「幾敗吾事。」乃止不行。 《珍珠船》:寇萊公初生,兩耳垂有肉鬟,數歲方合。自疑 「嘗為異僧,好遊佛舍。」

《聞見後錄》:仁皇帝慶曆年,京師夏旱,諫官王公素乞 親行禱雨,帝曰:「明日禱雨醴泉觀。」公曰:「醴泉之近,猶 外朝也,豈憚暑不遠出耶?」帝每意動則耳赤,耳已盡 赤,厲聲曰:「當西太乙宮。」

《明道雜志》:歐陽文忠公應舉時,嘗遊京師浴室院,有 一僧熟視公,公因問之曰:「『吾師能相人乎』?僧曰:『然,足 下貴人也。然有二事耳:白於面當名滿於天下,鬚不 掩齒,一生常遭人謗罵』。」

《東坡志林》:蘄州龐君安常善毉,而聵與人語,須書始 能曉。東坡笑曰:「吾與君皆異人也,吾以手為口,君以 眼為耳,非異人乎?」

徐積,字仲車,古之獨行也。耳聵甚,畫地為字,乃始通 語。終日面壁坐,不與人接,而四方事無不周知,其詳, 雖新且密,無不先知。

《侯鯖錄》:東坡云:「王晉卿嘗暴得耳疾,意不能堪,求方 於僕,僕答之曰:『君是將種,斷頭穴胸,當無所惜。兩耳 堪作底用,割捨不得?限三日疾去,不去割取我耳』。晉 卿灑然而悟,三日,病良已,以詩示僕云:『老婆心急頻 相勸,性難只得三日限。我耳已較君不割,且喜兩家 皆平善』。今定國所藏《排耳圖》,得之晉卿,聊識此耳。」 《石林燕語》:「晁文元公初學道於劉海蟾,得煉氣服形 之法。後學釋氏,嘗以二教相參,終身力行之。晚年耳 中聞聲,自言如樂中簧,始隱隱如雷,漸浩浩如潮,或 如行軒百子鈴,或如風蟬曳緒。」

《澠水燕談錄》:「晁文元公迥,少聞方士之術,凡人耳有 靈響,目有神光,其後聽於靜中,若鈴聲遠聞。耆年之 後,愈覺清徹,公名之曰『三妙音:一曰『幽泉漱玉』』」,二曰 「清聲搖空」,三曰「秋蟬曳緒。」嘗聞其裔孫端禮云: 《墨客揮犀》:「楊某尚書以耳聾致政,居鄠縣別業。同里 有高氏者,貲頗厚,有二子,小字大馬。小馬者業明經, 屢上」謁。楊以里閈之故,雖庸下,常待以溫顏。一日里 中社,小馬攜酒一榼就楊公曰:「此社酒善治聾,願得 侍盃杓之餘瀝。」楊瞑目良久,呼小僕取箋書絕句與 之曰:「數十年來聾耳聵,可將社酒便能醫。一心更願 清盲了,免見高家小馬兒。」

《老學菴筆記》:趙相挺之使虜,方盛寒,在殿上,虜主忽 顧挺之耳,愕然,急呼小胡指示之,蓋閹也。俄持一小 玉合子至,合中有藥,色正黃,塗挺之兩耳,周匝而去, 其熱如火。既出殿門,主客者揖賀曰:「大使耳,若用藥 遲,且拆裂缺落,甚則全耳皆墮而無血。」扣其玉合中 藥為何物,乃不肯言。

《墨客揮犀》:彭淵材初見范文正公畫像,驚喜再拜,乃 引鏡自照,又捋其鬚曰:「大略似之矣,但只無耳毫數 莖耳。年大當十相俱足也。」又至廬山太平觀,見狄梁 公像眉目入鬢,又前再拜,熟視久之,呼刀鑷者使剃 其眉尾,令作戟枝入鬢之狀。家人輩望見驚笑,淵材 怒曰:「何笑?吾前見范文正公,恨無耳毫,今見狄梁公」, 不敢不剃眉何?笑之乎耳。毫未至,天也;剃眉,人也。君 子修人事以應天,奈何兒女子以為笑?

悅生隨《抄牛》思進有膂力,常以強弩,弓掛於耳,以手 極前張之令滿,軍中咸異之。

《泳化類編》:明主事薛機,河東人,言其鄉人有患耳鳴 者,時或作痒。以物探之,出蟲蛻,輕白如鵝翎,管中膜。 一日與侶並耕,忽雷雨交作,語其侶曰:「今日耳鳴特 甚,何也?」未幾,雷雨一震,二人皆踣於地,其一復甦,一 腦裂而死。即耳鳴者,乃知龍蟄其耳,至是化去也名公像記余司成公孟麟,耳高於眉,下微銳。

耳部雜錄[编辑]

《易經噬嗑象》何校:滅耳,聰不明也。按:《本義》:滅耳,蓋罪 其聽之不聰也。若能審聽而早圖之,則無此凶矣。 《說卦》九,坎為耳。按《正義》:坎,北方之卦,主聽,故為耳。按: 《大全》,丘氏曰:耳輪內陷,陽在內而聰。朱氏曰:坎為耳, 陽陷乎陰也。輪偶者,陰也。竅奇者,坎中之陽也。精脫, 腎水竭則槁。

《說卦》十一:坎,其於人也,為耳痛。按:《正義》:坎為勞卦也。 又北方主聽,聽勞則耳病也。《大全》:鄭氏曰:「《素問》水在 志為恐,恐則傷腎,故為耳痛。」

《書經洪範》二五事:「四曰聽,聽曰聰,聰作謀。」

《詩經小雅小弁》章:「君子無易由言,耳屬于垣。」

《大雅·抑十章》:「匪面命之,言提其耳。」按《大全》:「華谷嚴氏 曰:『《曲禮》云:『負劍辟咡詔之』。注云:『傾頭與語』。又曰:『口耳 之間曰咡』。提耳,長者,教誨之常』。」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冨辰曰:耳不聽五聲之和為聾。」 《周禮秋官》:「小司寇之職,以五聲聽獄訟,求民情,四曰 耳聽。」按:注:「鄭鍔曰:『心有不直,則耳所聽者,必疑而不 直』。」

《道德經檢欲篇》:「五音令人耳聾。」按註:好聽五音則和 氣去,心,不能聽無聲之聲。

《列子·仲尼篇》:「耳將聾者,先聞蚋飛。」

《鶡冠子》:「夫耳主聽,兩豆塞之,則上不聞雷霆。」

《荀子勸學》篇:「耳不兩聽而聰。」

《韓子和氏》篇:「人主者非耳,若師曠,乃為聰也。不因其 勢而待耳以為聰,所聞者寡矣,非不欺之道也。」 《呂氏春秋貴生篇》:「耳聞所惡,不若無聞;目見所惡,不 若無見。故雷則掩耳,電則掩目。」

《尊師》篇:「天生人,而使其耳可以聞,不學其聞不若聾; 使其目可以見,不學其見不若盲。故凡學,非能益也, 達天性也。」

《淮南子說山訓》:「范氏之敗,有竊其鐘負而走者,鎗然 有聲。懼人聞之,遽掩其耳,憎人聞之可也。自掩其耳, 悖矣。」

《漢書·楊惲傳》:惲報孫會宗書曰:「家本秦也,能為秦聲。 婦,趙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數人,酒後耳熱,仰天 拊缶而呼烏烏。」

《春秋元命苞》:「耳者心之候。」

《大戴禮記》:「黈纊塞耳,所以掩聰。」

《抱朴子》:「耳能聞雷霆,而不識蟻虱之音。」

晉王羲之《與人帖》有云:「天鼠膏治耳聾有驗。不有驗 者,乃是要藥。」

《樊氏相法》,「人耳囷長寸三分,壽百二十歲,一寸壽百 歲,如豆,生即死。耳門前有仙人杖,四理一百歲,三理 八十,二理六十。」

《相書》:耳門,小富而恡。 《續博物志》:「耳者體之牖,聽眾則牖閉。」

《釋常談》:聾謂之黈纊。天子以綿壅其耳,不聽。人過 珍珠船,耳中忽聞金聲玉響,是真氣來入道欲就也。 俗言社日酒治聾,故李昉《贈李濤》云:「社翁今日沒心 情,為乏治聾酒一瓶。」社翁,李濤小字也。

耳部外編[编辑]

《魏略》:高辛氏有老婦,居王室,得耳疾,挑之,乃得物,大 如繭。婦人盛瓠中,覆之以槃,俄頃化為犬,其文五色, 因名「槃瓠。」

《拾遺記》:燕昭王時,沐胥國來朝,有道術人名尸羅,左 耳出青龍,右耳出白虎,始出纔一二寸,稍至八九尺, 俄而風至雲起,即以一手揮之,龍虎皆入耳中。 《元怪錄》:隋大業元年,兗州佐史董慎,性公直,明法理, 嘗因授衣歸家,出州門逢一黃衣使者曰:「『太山君呼 君為錄事』。因出懷中牒示慎,慎謂使者曰:『使君呼我, 豈有不行,然不識府君名謂何』?」使者曰:「錄事毋言,到 任即知矣。」經過遠近,忽聞大唱曰:「范慎追董慎到。」府 君邀登階,命左右取榻令坐,曰:「藉君公正,故有是請。 今有閩州司馬令狐實等六人,寘無間獄,承天曹符, 以實是太元夫人三等親,准令遞減三等。昨罪人程 翥一百二十人,引例喧訟,不可止遏。已具名申天曹, 天曹以為罰疑惟輕,亦令量減二等,余恐後人引例 多矣。君謂宜何如?」慎曰:「天地刑罰,豈宜恩貸奸慝?然慎一胥吏耳,素無文字,雖知不可終,語無條貫。當州 府秀才張審通,辭采雋拔,足得備君管記。」府君令帖 召之,俄頃至,審通曰:「此易耳。」判曰:「天本無私,法當畫 一。苟從恩貸,是資奸行。」即有黃衫人持狀而往。少頃, 復持天符曰:「所申文狀,多起異端,奉主之宜,但合遵 守,豈可使太元功德,不能庇三等之親?仍敢愆違,須 有懲罰。府君可罰不衣紫六十甲子,餘依前處分。」府 君大怒。審通曰:「君為判辭,使我受譴。」即命左右取方 寸肉塞其一耳。審通訴曰:「乞更為判申,不允即甘,當 再罰。」府君曰:「君為我去罪,即更與君一耳。」審通又判 曰:「天大地大,本乃無親,若使有親,何由得一?苟欲因 情變法,實將生偽喪真。令狐實等並請依正法。」黃衣 人又持往。須臾,又有天符來曰:「再審所申,甚為允當。 府君可加六天副正,使令狐實、程翥等並正法處置。」 府君即謂審通曰:「非君不可正此獄。」因命左右割下 耳中肉,令一小兒擘之為耳,安于審通額上,曰:「塞君 一耳,與君三耳,何如?」即送歸家。審通數日,額覺痒,遂 踴出一耳,通前三耳,而踴出者尤聰。時人笑曰:「天有 九頭鳥,地有三耳秀才。」亦呼為雞冠秀才。

《幽怪錄》:「薛君忽見二青衣駕赤犢,出耳中,乃別有天 地,花木繁茂,云兜元國。」

《靈應錄》:台州有民姓王,常祭廁神。一日至其所,見著 黃女子,民問何許人,答云:「非人廁神也,感君敬我,今 來相報。」乃曰:「君聞螻蟻言否?」民謝之:「非惟鄙人,自古 不聞此說。」遂懷中取小合子,以指點少膏如口脂,塗 民右耳下,戒之曰:「或見蟻子,側耳聆之,必有所得。」良 久而滅。民明日一見柱礎下群蟻紛紜,憶其言乃聽 之。果聞相語云:「移穴去暖處。」傍有問之何故,云「其下 有寶,甚寒,住不安民。」伺蟻出訖,尋之,獲白金十鋌。即 此後不更聞矣。

《見聞錄》:「無錫有談愉,號十洲,一日偶探耳,耳中忽得 銀一小塊,重一分四釐,是年肉價稱是,買斤肉食之。 余聞大奇之。後觀祝枝山《志怪錄》,則耳中得物,更有 奇于此者。往年葑門一媼,年逾五十,令人剔其耳,耳 中得少絹帛屑,以為偶遺落其中。已而每治耳,必得 少物,絲花穀粟稻穗之屬,為品甚多,始大駭怪而無 如之何,久亦任之,不甚驚已,且每收貯之,至年七十 有八而卒,筭其所得耳物幾一斛焉。」又云:「祖母王孺 人為允明言:永樂中,吳城有一老父偶治耳,於其中 得五穀金銀衣服器皿等諸物,凡得一箕,後更治之, 無所得,視其中已潔淨,唯其正中有一小木校椅,製 度精妙,椅上坐一人,長數分,亦甚有」精氣,其後亦無 別異。

鼻部彙考[编辑]

《方言》:

《雜釋》
[编辑]

鼻,始也。獸之初生謂之鼻,人之初生謂之首。梁益間 謂鼻為初,或謂之祖。祖,居也。

鼻、祖,皆始之別名也。《傳》復訓以為居,所謂代語者也。

《釋名》
[编辑]

《釋形體》
[编辑]

鼻嘒也。出氣。嘒嘒也。

《釋疾病》
[编辑]

《鼻塞》曰「鼽。」鼽,久也。涕久不通,遂至窒塞也。

《酉陽雜俎》
[编辑]

《鼻竅通于目》
[编辑]

東方之人鼻大,竅通于目,筋力屬焉。

《空同子》
[编辑]

《北人鼻隆》
[编辑]

北之土厚,故其人「鼻隆」,鼻隆,故北人不相鼻。

《析骨分經》
[编辑]

《額》
[编辑]

額鼻。莖也。屬足陽明胃經。

《鼻》
[编辑]

鼻為肺竅,鼻孔屬手陽明大腸經。

鼻部藝文[编辑]

《擁鼻》
唐·韓偓
[编辑]

擁鼻悲吟一向愁,寒更轉盡未回頭。綠屏無睡秋分 簟,紅葉傷心月半樓。卻要因循添逸興,若為趨競愴

離憂。殷勤憑仗官渠水,為到西溪動釣舟
考證.svg

鼻部紀事[编辑]

《列子黃帝篇》:「庖犧氏、女媧氏、神農氏,夏后氏,牛首虎 鼻,此有非人之狀,而有大聖之德。」

《路史》:「太昊伏戲氏,山準。」

帝禹、《夏后氏》,虎鼻。

《山海經》。「一臂國人一鼻孔。」

《史記周本紀》注:「《雒書靈聽》云:『蒼帝姬昌,日角鳥鼻』。」 《公羊傳》:「邾婁人執鄫,子用之社,蓋叩其鼻以血社也。」 《神仙傳》:「老子鼻純骨雙柱。」

《列士傳》:「干將子赤鼻。」

《戰國策》:魏王遺楚王美女,楚王悅之。夫人鄭袖謂新 人曰:「王愛子美矣,雖然,惡子之鼻。子為見王,則必掩 子鼻。」新人見王,因掩其鼻。王謂鄭袖曰:「新人見寡人, 則掩其鼻,何也?」鄭袖曰:「其似惡聞王之臭也。」王曰:「悍 哉!令劓之,無使逆命。」

《莊子徐無鬼篇》:「郢人堊漫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斲 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 不失容。」

《戰國策》:蘇子南使於齊,謂齊王曰:「臣聞當世之主,必 誅暴正亂。今宋王射天笞地,鑄諸侯之象,使侍屏偃 展其臂,彈其鼻,此天下無道,而王不伐,王名終不成。」 《論衡骨相篇》:「蘇秦骨鼻,為六國相。」

《史記蔡澤傳》:「澤從唐舉相,唐舉熟視而笑曰:『先生曷 鼻巨肩,魋顏蹙齃,吾聞聖人不相,殆先生乎』?」按《注索 隱》曰:「曷鼻,謂鼻如蝎蟲也。蹙齃,謂鼻蹙眉。」

《秦始皇本紀》:「秦王為人蜂準長目。」

《高祖本紀》:「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

《漢書陳湯傳》:「建昭三年,湯與甘延壽出西域,單于聞 漢兵至,欲去復還,曰:『不如堅守,漢兵遠來,不能久攻。 單于乃被甲在樓上,諸閼氏夫人數十,皆以弓射外 人,外人射中單于鼻』。」

《三輔故事》:衛太子嶽鼻,太子來省疾,至甘泉宮,江充 告太子勿入,陛下有詔,惡太子嶽鼻,尚以紙蔽其鼻。 充語武帝曰:「太子不欲聞陛下膿臭,故蔽鼻。」武帝怒 太子,太子走還。

《列女傳》:「梁高行者,梁之寡婦,榮於色,敏於行,早寡不 嫁,梁貴人爭欲娶之,不能得,梁王聞,使聘焉。乃援鏡 操刀以割鼻曰:『妾所以不死者,不忍幼嗣之重孤也。 刑餘之人,殆可釋矣』。」王高其節,敬其行,號曰「梁高行。」 沛國孫去病妻,同郡戴元世女,夫死,母欲嫁之,操刀 割鼻,刀鈍不入。趍於石上礪之鼻,然後斷。郡表其閭。 《魏志太祖紀》:「袁紹進臨官渡,遣車運穀,使淳于瓊等 將兵送之,公大破瓊等,皆斬之。」注:《曹瞞傳》:「袁氏輜重 有萬餘乘,在故市烏巢,屯軍無嚴備。公乃選精銳步 騎從間道出,放火盡燔其糧穀,斬督將眭元進等,割 得將軍淳于仲簡鼻未死,殺士卒千餘人,皆取鼻以 示紹軍,將士皆怛懼。時有夜得仲簡」將以詣麾下,公 謂曰:「何為如是?」仲簡曰:「勝負自天,何用為問乎?」公意 欲不殺,許攸曰:「明旦鑒於鏡,此益不忘人。」乃殺之。 《管輅傳》:輅舉秀才,吏部尚書何晏請之,謂輅曰:「連夢 見青蠅數十頭來在鼻上,驅之不肯去,有何意故?」輅 曰:「鼻者艮,此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今青 蠅臭惡而集之焉,位峻」者顛,輕豪者亡,不可不思害 盈之數,盛衰之期。注臣松之案:《相書》謂鼻之所在為 天中,鼻有山象,故曰「天中之山」也。

《曹爽傳》注:皇甫謐《列女傳》曰:「爽從弟文叔,妻譙郡夏 侯文寧之女,名令女。文叔早死,居止常依爽。及爽被 誅,文寧憐其少,使人諷之。女嘆且泣曰:『吾亦惟之,許 之是也』。」家以為信。女於是竊入寢室,以刀斷鼻,蒙被 而臥。其母呼與語,不應。發被視之,血流滿床席。舉家 驚惶,奔往視之,莫不酸鼻。

《晉書郭舒傳》:「舒字稚行。王澄聞其名,引為別駕,澄終 日酣飲。宗廞嘗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舒厲色 謂左右曰:『使君過醉,汝輩何敢妄動』?澄恚曰:『別駕狂 邪,誑言我醉』。因遣搯其鼻,舒跪而受之,廞遂得免。」 《世說》:「王敦初尚主,如廁,漆箱盛乾棗以塞鼻。」

《後趙錄》:王謨字思賢,鼻齆,言不清暢。尪短,無威儀。將 拜曲陽令,石勒疑之,問長史張賓,賓曰:「請試可否。」勒 從之。謨政教嚴明,百城尤最。出為都部從事,守宰去 官者十五人。

《晉書石季龍載記》:「石閔率趙人誅諸胡羯,死者二十 餘萬,尸屯聚四方者,所在承閔書誅之。」於時高鼻多 須,至有濫死者。

《謝安傳》:「安被召,歷年不至,禁錮終身,遂棲遲東土。安 妻,劉惔妹也。既見家門富貴,而安獨靜退,乃謂曰:『丈 夫不如此也』。安掩鼻曰:『恐不免耳。安本能為洛下書 生詠,有鼻疾,故其音濁,名流愛其詠而弗能及,或手 掩鼻以斆之』。」 《世說》:「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 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 清《蜀錄》:「李雄長八尺三寸,美容貌。相工相之曰:『此君將 貴。其相有四:目如重雲,鼻如飛龍,口如方器,耳如相 望,法為大貴,位過三公不疑』。」

《王湛別傳》:「王處仲身長八尺,龍頰大鼻。」

《長沙耆舊傳》:太尉劉壽,少遇相師曰:「凡鼻為氣戶,君 鼻大貴之象。」

《談藪》,宋廢帝嘗入武帝廟,指其畫像曰:「渠大齇鼻,如 何不齇?」即令畫工齇其鼻。

《魏書王慧龍傳》:慧龍,尚書僕射愉之孫也。劉裕得志, 愉合家見誅,慧龍歸國。初,崔浩弟恬聞慧龍王氏子, 以女妻之。浩既婚姻,及見慧龍曰:「信王家兒也。王氏 世齇鼻,江東謂之齇王。慧龍鼻大,浩曰:『真貴種矣』。」數 向諸公稱其美。

《隋書元弘嗣傳》:「弘嗣轉幽州總管長史。於時燕榮為 總管,肆虐於弘嗣。及榮誅死,弘嗣為政,酷又甚之,每 推鞫囚徒,多以酢灌鼻。」

《舊唐書薛舉傳》:「舉每破陣,所獲士卒皆殺之,殺人多 斷舌割鼻。」

《袁天綱外傳》:天綱精於相術,子客師傳其父業,所言 亦驗。嘗與一書生同過江,登舟訖,遍視舟中人顏色, 謂同侶曰:「不可渡也。」遂相引登岸,私語曰:「吾視舟中 數十人,皆鼻下黑氣,大厄不久,豈可從之。」忽見一丈 夫,神色高朗,跛一足登舟,客師乃謂侶曰:「可以行矣, 貴人在內,吾輩無憂。」丈夫乃婁師德也。

《雲仙雜記》:「賀知章忽鼻出黃膠數盆,醫者謂飲酒之 過。」

元載性不飲,群寮百種強之,辭以鼻聞酒氣已醉。其 中一人謂可用術治之,即取針挑元載鼻尖,出一青 蟲如小蛇,曰:「此酒魔也,聞酒即畏之,去此何患?」元載 是日已飲一斗,五日倍是。

《唐書吳少陽傳》:「少陽死,元濟者,其長子也,山首,燕頷 垂頤,鼻長六寸。」

《王廷湊傳》:廷湊嘗使至河陽,醉寢於路,有過其所者, 視之曰:「非常人也。」從者以告,廷湊馳及之,問其故,曰: 「吾見君鼻之息,左若龍,右若虎,子孫當王百年。家有 大樹,覆及堂,公興矣。」及害弘正,而樹適庇寢。自廷湊 訖鎔,凡百年。

《酉陽雜俎》:「陸紹郎中言,嘗記一人浸蛇酒,前後殺蛇 數十頭。一日自臨甕窺酒,有物跳出齧其鼻將落,視 之乃蛇頭骨,因瘡毀其鼻如劓焉。」

《五代史王處直傳》:處直為義武軍節度使,其養子名 曰都,甚愛之。都執處直,囚之西宅,自為留後。明年正 月朔旦,都拜處直於西宅,處直奮起揕其胸而呼曰: 「逆賊,吾何負爾!」然左右無兵,遂欲囓其鼻,都掣袖而 走,處直遂見殺。

《聞見前錄》:太祖微時入洛,枕長壽寺大佛殿西南角 柱礎晝寢,有藏經苑主僧見赤蛇出入帝鼻中,異之。 帝寤,僧問所向,帝曰:「欲見柴太尉於澶州。」無以為資, 僧以錢幣為獻,帝遂行。

《馬自然傳》:「馬湘字自然。常與道士天下遍遊,時復以 拳入鼻及出拳,鼻如故。」

《桯史》:「裕陵年十三居於濮邸。一日正晝憇便寢,英祖 忽顧問何在,左右褰帳方見偃臥,有紫氣自鼻中出, 盤旋如香篆。大駭,亟以聞。英祖笑曰:『勿視也』。」

《中山詩話》:陳文惠公喜堆墨書,遊長安佛寺題名,從 者誤側硯汙鞋。公性急,遂窒筆於其鼻,客笑失聲。 《後山談叢》:世以癩疾鼻陷為死證,劉貢父晚有此疾, 又嘗坐和蘇子瞻詩罰金。元祐中同為從官,貢父曰: 「前於曹州有盜夜入人家室無物,但有書數卷耳。盜 忌空,還取一卷而去。乃舉子所著五七言也。就庫家 質」之。主人喜事,好其詩不舍手。明日盜敗,吏取其書, 主人賂吏而私錄之。吏督之急,且問其故,曰:「吾愛其 語,將和之也。」吏曰:「賊詩不當和他。」子瞻亦曰:「少壯讀 書,頗知故事。孔子嘗出,顏、仲二子行而過市,而卒遇 其師子路趫捷,躍而升木。顏淵懦緩,顧無所之,就市 中刑人所經幢避之,所謂石幢子者。既」去,市人以賢 者所至不可復以故名。遂共謂「避孔塔。」坐者絕倒。 溪蠻叢笑犵狫。飲不以口而以鼻。名曰「鼻飲。」

《從容錄》:南蠻有穿鼻種,以金環徑尺貫其鼻,君長以 絲繫環,人牽乃行。其次以二花頭金釘貫鼻下。出 《拾異志》:徐郎中筠少夢神人攜竹籃,其中皆人鼻,視 徐曰:「形相不薄,但鼻曲而小,吾與汝易之。」劓去徐鼻, 擇一鼻安之。神笑曰:「好一正郎鼻也。」徐鼻素不正,自 爾端直。後歷官正郎。

《元史王伯勝傳》:伯勝兄伯順,給事內廷,為世祖所親 幸,因以伯勝入見,命使宿衛。時伯勝年十一,廣顙巨 鼻,狀貌屹然,帝顧謂伯順曰:「此兒當勝卿,可名伯勝 賢。」奕莫尚書少虛因官西蜀,謁南堂靜師,咨決心要, 堂使其向好處提撕。適如廁,俄聞穢氣,以手掩鼻,遂 有省。即呈以偈曰:「從來姿韻愛風流,幾笑時人向外」

求。萬別千差無覓處,得來元在鼻尖頭
考證.svg

鼻部雜錄[编辑]

《詩經邶風終風篇》:「寤言不寐,願言則嚏。」按:注:嚏,鼽嚏 也。人氣感傷閉鬱,又為風霧所襲也。

《禮記·月令》:「秋行夏令,則人多鼽嚏。」

《內則》:「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噦噫嚏咳。」

《列子·仲尼篇》:「鼻將窒者,先覺焦朽。」

《論衡》「鼻不知臭為齆,人不知是非為閉。」

《說文》:「洟,鼻液也。」

《養生經》:「鼻者心之門。」

《崔寔政論》:「秦割國之君,劓殺其民,於是赭衣塞路,有 鼻者醜,故百姓鳥驚獸駭,不知所歸命。」

《抱朴子酒誡篇》:「鼻之所喜,不可任也。惑鼻者必茝蕙 芬馥也。」

《博物志》:「西方少陰,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 《真誥》:「鼻中隔之際,名曰山源。山源者,一名鬼井,一名 神池,一名邪根,一名魂臺也。」

《酉陽雜俎》:「身神及諸神名異者,腦神曰覺元,髮神曰 元華,目神曰虛監,鼻神曰沖龍,舌神曰始梁。」

《筆錄》:范魯公質嘗謂同列曰:「人能鼻吸三斗醇醋,即 可為宰相矣。」

《醫閭漫記》:謝元吉言:「人看聖賢之書,當如看相書然, 乃有益。人觀相書,如言鼻高隆耶,低折耶?高隆則喜, 不然則憂矣。」

鼻部外編[编辑]

《酉陽雜俎》:永貞年,東市百姓王布知書,藏鏹千萬,商 旅多賓之。有女年十四五,艷麗聰悟,鼻兩孔各垂息 肉如皁莢子,其根如麻線,長寸許,觸之痛入心髓。其 父破錢數百萬治之不瘥。忽一日有梵僧乞食,因問 布:「知君女有異疾,可一見,吾能止之。」布被問大喜,即 見其女。僧乃取藥,色正白,吹其鼻中,少頃摘去之,出 少黃水,都無所苦。布賞之白金。梵僧曰:「吾修道之人, 不受厚施,唯乞此息肉。」遂珍重而去,行疾如飛,布亦 意其賢聖也。計僧去五六坊,復有一少年,美如冠玉, 騎白馬,遂扣門曰:「適有胡僧到無?」布遽延入,具述胡 僧事。其人吁嗟不悅曰:「馬小踠促竟後此僧。」布驚異, 詰其故,曰:「上帝失樂神二人近知藏於君女鼻中。我 天人也,奉帝命來取,不意此僧先取之,吾當獲譴矣。」 布方作禮,舉首而失。

新羅國有第一貴族金哥,其遠祖名旁㐌,有弟一人, 甚愚,入山遇群鬼,執之,謂曰:「爾欲為我築糠三版乎? 爾欲鼻長一丈乎?請築糠三版。」三日饑困不成,求哀 於鬼,乃拔其鼻,鼻如象而歸。國人怪而聚觀之,慚恚 而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