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44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四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百四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四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四百四十六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四

  漢二

  周亞夫      鄧公

  衛青       霍去病

  李廣       趙充國

官常典第四百四十六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四[编辑]

漢二[编辑]

周亞夫[编辑]

按《漢書周勃傳》:「勃就國,孝文十一年薨,謚曰武侯。子 勝之嗣,尚公主,不相中,坐殺人死,國絕一年,弟亞夫 復為侯。亞夫為河內守時,許負相之,君後三歲而侯, 侯八歲為將相,持國秉責重矣,於人臣無二。後九年 而餓死,亞夫笑曰:『臣之兄以代父侯矣。有如卒,子當 代我,何說侯乎?然既已貴,如負言,又何說餓死指視 我』!」負指其口曰:「從理入口,此餓死法也。」居三歲,兄絳 侯勝之有罪,文帝擇勃子賢者,皆推亞夫,迺封為條 侯。文帝後六年,匈奴大入邊,以宗正劉禮為將軍,軍 霸上;祝茲侯徐厲為將軍,軍棘門;以河內守亞夫為 將軍,軍細柳以備胡。上自勞軍,至霸上及棘門,軍直 馳入,將以下騎出入送迎。已而之細柳軍,軍士吏被 甲,銳兵刃彀弓弩持滿。天子先驅至,不得入。先驅曰: 「天子且至軍門。」都尉曰:「軍中聞將軍之令,不聞天子 之詔。」有頃,上至,又不得入。於是上使使持節詔將軍 曰:「吾欲勞軍。」亞夫乃傳言開壁門。壁門士請車騎曰: 「將軍約,軍中不得驅馳。」於是天子迺按轡徐行,至中 營。將軍、亞夫揖曰:「介胄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 為動,改容,式車,使人稱謝皇帝敬勞將軍。成禮而去。 既出軍門,群臣皆驚。文帝曰:「嗟乎,此真將軍矣。鄉者 霸上棘門,如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擄也。至於亞夫, 可得而犯邪?」稱善者久之。月餘,三軍皆罷,迺拜亞夫 為中尉。文帝且崩時,戒太子曰:「即有緩急,周亞夫真 可任將兵。」文帝崩,亞夫為車騎將軍。孝景帝三年,吳 楚反,亞夫以中尉為太尉,東擊吳楚,因自請上曰:「楚 兵剽輕,難與爭鋒,願以梁委之,絕其食道,乃可制也。」 上許之。亞夫既發,至霸上,趙涉遮說亞夫曰:「將軍東 誅吳楚,勝則宗廟安,不勝則天下危,能用臣之言乎?」 亞夫下車,禮而問之,涉曰:「吳王素富,懷輯死士久矣。 此知將軍且行,必置間人於殽、黽、阸ǚ之間。且兵事 上神密,將軍何不從此右去,走藍田,出武關,抵雒陽, 間不過差一二日,直入武庫,擊鳴鼓,諸侯聞之,以為 將軍從天而下也。」太尉如其計,至雒陽,使吏搜殽、黽 間,果得吳伏兵,迺請涉為護軍。亞夫至,會兵滎陽。吳 方攻梁,梁急請救。亞夫引兵東北走昌邑,深壁而守。 梁王使使請亞夫,亞夫守便宜不往。梁上書言景帝, 景帝詔使救梁,亞夫不奉詔,堅壁不出,而使輕騎兵 弓高侯等絕吳楚丘後食道。吳、楚兵乏糧,饑欲退,數 挑戰,終不出。夜,軍中驚,內相攻擊,擾亂至於帳下。亞 夫堅臥不起,頃之復定。吳奔壁東南,陬亞夫使備西 北。已而其精兵果奔西北,不得入。吳、楚既餓,迺引而 去。亞夫出精兵追擊,大破吳王濞。吳王濞棄其軍,與 壯士數千人亡走,保于江南丹徒。漢兵因乘勝,遂盡 擄之,降其縣,購吳王千金。月餘,越人斬吳王頭以告, 凡相守攻三月,而吳、楚破平。於是諸將迺以太尉計 謀為是,由此梁孝王與亞夫有隙,歸復置太尉官。五 歲,遷為丞相,景帝甚重之。上廢栗太子,亞夫固爭之 不得,上由此疏之。而梁孝王每朝,常與太后言亞夫 之短。竇太后曰:「皇后兄王信可侯也。」上讓曰:「始南皮 及章武,先帝不侯,及臣即位,迺侯之,信未得封也。」竇 太后曰:「人生各以時行耳。竇長君在時,竟不得侯,死 後迺其子彭祖顧得侯,吾甚恨之。帝趣侯信也。」上曰: 「請得與丞相計之。」亞夫曰:「高帝約,非劉氏不得王,非 有功不得侯,不如約天下共擊之。今信雖皇后兄,無 功侯之,非約也。」上默然而沮。其後匈奴王徐盧等五 人降漢,上欲侯之以勸後。亞夫曰:「彼背其主降陛下, 陛下侯之,即何以責人臣之不守節者乎?」上曰:「丞相 議不可用。」乃悉封徐、盧等為列侯。亞夫因謝病免相。 頃之,上居禁中,召亞夫賜食,獨置大胾,無切肉,又不 置箸。亞夫心不平,顧謂尚席取箸。上視而笑曰:「此非 不足君所乎?」亞夫免冠謝上。上曰:「起。」亞夫因趨出,上 目送之曰:「此鞅鞅,非少主臣也。」居無何,亞夫子為父 買工官尚方甲楯五百被可以葬者,取庸苦之,不與 錢。庸知其盜買縣官器,怨而上變告子,事連汙亞夫。 書既聞,上下吏。吏簿責亞夫,亞夫不對。上罵之曰:「吾 不用也。」召詣廷尉。廷尉責問曰:「君侯欲反何?」亞夫曰: 「臣所買器,乃葬器也,何謂反乎?」吏曰:「君縱不欲反地 上,即欲反地下耳。」吏侵之益急。初,吏捕亞夫,亞夫欲自殺,其夫人止之,以故不得死,遂入廷尉。因不食五 日,歐血而死,國絕。

鄧公[编辑]

按《漢書晁錯傳》:「『錯已死,謁者僕射鄧公為校尉,擊吳 楚,為將,還,上書言軍事,見上。上問曰:『道軍所來,聞晁 錯死,吳楚罷不』?鄧公曰:『吳為反數十歲矣,發怒削地, 以誅錯為名,其意不在錯也。且臣恐天下之士拑口 不敢復言矣』。上曰:何哉』?鄧公曰:『夫晁錯患諸侯彊大 不可制,故請削之,以尊京師,萬世之利也。計畫始行, 卒受大戮。內杜忠臣之口,外為諸侯報仇,臣竊為陛 下不取也』。」於是景帝喟然長息曰:「公言善,吾亦恨之。」 迺拜鄧公為城陽中尉。鄧公,成固人也,多奇計。建元 年中,上招賢良公卿言鄧先,鄧先時免。起家為九卿, 一年,復謝病免歸。其子章以修《黃》《老》言顯諸公間。

衛青[编辑]

按《前漢書》本傳,「青字仲卿,其父鄭季,河東平陽人也。 以縣吏給事侯家。平陽侯曹壽尚武帝姊陽信長公 主。季與主家僮衛媼通,生青。青有同母兄衛長君及 姊子夫。子夫自平陽公主家得幸武帝,故青冒姓為 衛氏。衛媼長女君孺,次女少兒,次女則子夫。子夫男 弟步廣皆冒衛氏。青為侯家人,少時歸其父,父使牧」 羊,民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為兄弟數。青嘗從人至 甘泉居室,有一鉗徒相青曰:「貴人也,官至封侯。」青笑 曰:「人奴之生,得無笞罵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青壯, 為侯家騎,從平陽主。建元二年春,青姊子夫得入宮 幸上皇后,大長公主女也,無子,妬。大長公主聞衛子 夫幸,有身,妬之,迺使人捕青。青時給事建章,未知名, 大長公主執囚,青欲殺之,其友騎郎公孫敖與壯士 往篡之,故得不死。上聞,乃召青為建章監,侍中,及母 昆弟貴,賞賜數日間累千金。君孺為太僕公孫賀妻 少兒,故與陳掌通,上召貴掌。公孫敖由此益顯。子夫 為夫人。青為太中大夫,元光六年,拜為車騎將軍,擊 匈奴,出上谷;公孫賀為輕車將軍,出雲中;太中大夫 公孫敖為騎將軍,出代郡;衛尉李廣為驍騎將軍,出 鴈門,軍各萬騎。青至籠城,斬首鹵數百。騎將軍敖亡 七千騎,衛尉廣為鹵所得,得脫歸,皆當斬,贖為庶人。 賀亦無功,唯青賜爵關內侯。是後匈奴仍侵犯邊,語 在《匈奴傳》。元朔元年春,衛夫人有男,立為皇后。其秋, 青復將三萬騎出鴈門,李息出代郡,青斬首鹵數千。 明年,青復出雲中,西至高闕,遂至於隴西,捕首鹵數 千,畜百餘萬,走白羊。樓煩王遂取河南地,為朔方郡, 以三千八百戶封青為長平侯,青校尉蘇建為平陵 侯,張次公為岸頭侯,使建築朔方城。《上》曰:「匈奴逆天 理,亂人倫,暴長虐老,以盜竊為務,行詐諸」蠻夷,造謀 籍兵,數為邊害,故興師遣將,以征厥罪。《詩》不云乎?「薄 伐獫允,至於太原,出車彭彭,城彼朔方。」今車騎將軍 青,度西河,至高闕,獲首二千三百級,車輜畜產,畢收 為鹵,已封為列侯,遂西定河南地,案榆谿舊塞,絕梓 領,梁北河,討蒲泥,破符離,斬輕銳之卒,捕伏聽者三 千一十七級,執訊獲醜,敺「馬牛羊百有餘萬,全甲兵 而還。」益封青三千八百戶。其後匈奴比歲入代郡、鴈 門、定襄、上郡、朔方,所殺略甚眾,語在《匈奴傳》。元朔五 年春,令青將三萬騎出高闕,衛尉蘇建為遊擊將軍, 左內史李沮為彊弩將軍,太僕公孫賀為騎將軍,代 相李蔡為輕車將軍,皆領屬車騎將軍,俱出朔方。大 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為將軍,俱出右北平。匈奴右 賢王當青等兵,以為漢兵不能至此,飲醉,漢兵夜至, 圍右賢王。右賢王驚,夜逃,獨與其愛妾一人,騎數百 馳,潰圍北去。漢輕騎校尉郭成等追數百里,弗得,得 右賢裨王十餘人、眾男女萬五千餘人,畜數十百萬, 於是引兵而還。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將軍印,即軍 中拜青為大將軍,諸將皆以兵屬,立號而歸。上曰:「大 將軍青躬率我士師,大捷,獲匈奴王十有餘人。」益封 青八千七百戶,而封青子伉為宜春侯,子不疑為陰 安侯,子登為發干侯。青固謝曰:「臣幸得待罪行間,賴 陛下神靈,軍大捷,皆諸校力戰之功也。陛下幸已益 封臣青,臣青子在襁褓中,未有勤勞,上幸裂地封為 三侯,非臣待罪行間所以勸士力戰之意也。伉等三 人何敢受封?」上曰:「我非忘諸校功也,今固且圖之。」乃 詔御史曰:「護軍都尉公孫敖三從大將軍擊匈奴,常 護軍傅,校護王,封敖為合騎侯。都尉韓說從大軍出 窴渾,至匈奴右賢王庭,為戲下搏戰,獲王,封說為龍 額侯。騎將軍賀」從上將軍獲王,封賀為南窌侯。輕騎 將軍李蔡,再從大將軍獲王,封蔡為樂安侯。校尉李 朔、趙不虞、公孫戎奴各三從大將軍獲王,封朔為陟 軹侯,不虞為隨成侯,戎奴為從平侯。將軍李沮、李息 及校尉豆如意、中郎將綰皆有功,賜爵關內侯。沮、息、 如意食邑各三百戶。其秋,匈奴入代,殺都尉。明年春, 大將軍青出定襄,合騎侯敖為中將軍,太僕賀為左 將軍,翕侯趙信為前將軍,衛尉蘇建為右將軍,郎中

令李廣為後將軍,左內史李沮為彊弩將軍,咸屬大
考證.svg
將軍,斬首數千級而還。月餘,悉復出定襄,斬首鹵萬

餘人。蘇建、趙信并軍三千餘騎,獨逢單于兵,與戰一 日餘,漢兵且盡。信故胡人,降為翕侯,見急,匈奴誘之, 遂將其餘騎可八百奔降單于蘇建盡亡其軍,獨以 身得亡去,自歸青。青問其罪正閎、長史安、議郎周霸 等:「建當云何?」霸曰:「自大將軍出,未嘗斬裨將。今建棄 軍,可斬,以明將軍之威閎」、安曰:「不然。兵法小敵之堅, 大敵之禽也。今建以數千當單于數萬,力戰一日,餘 士皆不敢有二心,自歸而斬之,是示後無反意也,不 當斬。」青曰:「青幸得以胏附,待罪行間,不患無威而霸 說我以明威,甚失臣意。且使臣職雖當斬,將以臣之 尊寵而不敢自擅,專誅於境外。其歸天子,天子自裁 之,於以風為人臣不敢專權,不亦可乎?」軍吏皆曰:「善。」 遂囚建行在所。是歲也,霍去病始侯青失兩將軍,亡 翕侯,功不多,故青不益封。蘇建至,上弗誅,贖為庶人, 青賜千金。是時王夫人方幸於上,甯乘說青曰:「將軍 所以功未甚多,身食萬戶,三子皆為侯者,以皇后故 也。今王夫人幸,而宗族未富貴,願將軍奉所賜千金 為王夫人親壽。」青以五百金為王夫人親壽。上聞,問 青,青以實對。上迺拜甯乘為東海都尉。其明年,上與 諸將議曰:「翕侯趙信為單于畫計,常以為漢兵不能 度幕輕留,今大發卒,其埶必得所欲。」是歲元狩四年 也。春,上令大將軍青、票騎將軍去病各五萬騎,步兵 轉者踵軍數十萬,而敢力戰深入之士,皆屬去病。去 病始為出定襄,當單于捕鹵,鹵言單于東。迺更令去 病出代郡,令青出定襄;郎中令李廣為前將軍,太僕 公孫賀為左將軍,主爵趙食其為右將軍,平陽侯襄 為後將軍,皆屬大將軍。趙信為單于謀曰:「漢兵即度 幕,人馬罷,匈奴可坐收擄耳。」迺悉遠北其輜重,皆以 精兵待幕北而適直。青軍出塞千餘里,見單于兵陳 而待。於是青令武剛車自環為營,而縱五千騎往當 匈奴,匈奴亦從萬騎。會日且入,而大風起,沙礫擊面, 兩軍不相見。漢益縱左右翼繞單于,單于視漢兵多, 而士馬尚彊戰,而匈奴不利。薄莫單于遂乘六臝,壯 騎可數百,直冒漢圍,西北馳去昏漢,匈奴相紛拏,殺 傷大當漢軍。左校捕擄言「單于未昏而去。」漢軍因發 輕騎夜追之,青因隨其後,匈奴兵亦散走。會明,行二 百餘里不得。單于頗捕斬首鹵萬餘級,遂至窴顏山 趙信城,得匈奴積粟食軍軍,留一日而還,悉燒其城 餘粟以歸。青之與單于會也,而前將軍廣、右將軍食 其軍別從東道,或失道,大將軍引還,過幕南,迺相逄。 青欲使使歸報,令長史簿責廣,廣自殺,食其贖為庶 上。青軍入塞,凡斬首鹵萬九千級。是時匈奴眾失單 于十餘日,右谷蠡王自立為單于,單于後得其眾,右 王迺去單于之號。去病騎兵車重與大將軍軍等,而 亡裨將,悉以李敢等為大校,當裨將,出代、右北平二 千餘里,直左方兵,所斬捕功已多於青。既皆還,上曰: 「票騎將軍去病率師躬將所獲葷允之士,約輕齎絕 大幕涉,獲單于」章渠,以誅北車耆,轉擊左大將,雙獲 旗鼓,歷度難侯,濟弓盧獲屯頭王、韓王等三人,將軍、 相國、當戶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禪於姑衍,登 臨翰海,執訊獲醜七萬有四百四十三級,師率減什 二,取食於敵。卓行殊遠而糧不絕,以五千八百戶益 封票騎將軍。右北平太守路博德,屬票騎將軍會興, 城,不失期,從至檮余山,斬首捕鹵二千八百級。封博 德為邳離侯。北地都尉衛山,從票騎將軍獲王,封山 為義陽侯。故歸義侯因淳王復陸支,樓剸王伊即靬, 皆從票騎將軍有功,封復陸支為杜侯,伊即靬為眾 利侯。從票侯破奴,昌武侯安稽,從票騎有功,益封各 三百戶。漁陽太守解校尉敢,皆獲鼓旗。賜爵關內侯, 解食邑三百戶,敢二百戶。校尉自為爵左庶長。軍吏 卒為官賞賜甚多,而青不得益封。吏卒無封者,唯西 河太守常惠、雲中太守遂成受賞。遂成秩,諸侯相賜 食邑二百戶,黃金百斤,惠爵關內侯。兩軍之出塞,塞 閱官及私馬凡十四萬匹,而後入塞者,不滿三萬匹, 迺置大司馬位,大將軍,票騎將軍,皆為大司馬。定令。 令。票騎將軍秩祿與大將軍等。自是後,青日衰,而去 病日益貴。青故人門下多去事去病,輒得官爵,唯獨 任安不肯去。去病少而侍中,貴,不省士。其從軍,上為 遣太官齎數十乘。既還,重車餘棄粱肉,而士有饑者。 其在塞外,卒乏糧,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鞠 也。」事多此類。青仁,喜士退讓,以和柔自媚於上,然於 天下未有稱也。元狩六年,青長子宜春侯伉坐法失 侯。後五歲,伉弟二人,陰安侯不疑、發千侯登皆坐酎 金失侯。後二歲,冠軍侯,國絕。後四年,元封五年,青薨, 諡曰烈侯,子伉嗣,六年,坐法免。自青圍單于後十四 歲而卒,竟不復擊匈奴者,以漢馬少。又方南誅兩越, 東伐朝鮮,擊羌、西南夷,以故久不伐胡。初,青既尊貴, 而平陽侯曹壽有惡疾,就國。長公主問列侯誰賢者, 左右皆言大將軍。主笑曰:「此出吾家,常騎從我,柰何?」 左右曰:「於今尊貴無比。」於是長公主風白皇后,皇后言之。上迺詔青尚平陽主,與主合葬,起冢象廬山,云 最大將軍。青凡七出擊匈奴,斬捕首鹵五萬餘級,一 與單于戰,收河南地,置朔方郡。再益封,凡萬六千三 百戶。封三子為「侯,侯千三百戶;并之,二萬二百戶。」其 裨將及校尉侯者九人,為特將者十五人。李廣、張騫、 公孫賀、李蔡、曹襄、韓說、蘇建皆自有傳。自衛氏興,大 將軍青首封,其後支屬五人為侯,凡二十四歲,而五 侯皆奪國。征和中,戾太子敗,衛氏遂滅。

霍去病[编辑]

按《漢書》本傳:「去病,大將軍青姊少兒子也。其父霍仲 孺先與少兒通,生去病。及衛皇后尊,少兒更為詹事 陳掌妻。去病以皇后姊子,年十八為侍中,善騎射,再 從大將軍。大將軍受詔予壯士為票姚校尉,與輕勇 騎八百,直棄大將軍數百里赴利,斬捕首鹵過當。於 是上曰:『票姚校尉去病斬首捕鹵二千二十八級,得』」 相國,當戶斬單于大父行藉若侯產,捕季父羅姑比, 再冠軍。以二千五百戶封去病為冠軍侯。去病侯三 歲,元狩三年春,為票騎將軍,將萬騎出隴西,有功。上 曰:「票騎將軍率戎士隃烏盭,討遫濮,涉狐奴,歷五王 國,輜重人眾,攝讋者弗取,幾獲單于子。轉戰六日,過 焉支山千有餘里,合短兵鏖皋蘭下,殺折蘭王,斬盧 侯王銳悍者誅,全甲獲醜,執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 捷首鹵八千九百六十級,收休屠祭天金人師率減 什七」,益封去病二千二百戶。其夏,去病與合騎侯敖 俱出北地異道,博望侯張騫、郎中令李廣俱出右北 平異道。廣將四千騎先至,騫將萬騎後。匈奴左賢王 將數萬騎圍廣,廣與戰二日,死者過半,所殺亦過當。 騫至,匈奴引兵去。騫坐行留當斬,贖為庶人。而去病 出北地,遂深入,合騎侯失道不相得。去病至祁連山, 捕首鹵甚多。上曰:「票騎將軍涉鈞耆濟居延,遂臻小 月氏,攻祁連山,揚武乎鱳得,得單于、單相、酋涂王及 相國都尉以眾降下者二千五百人,可謂能舍服知 成而止矣。」捷首鹵三萬二百,獲五王,王母單于閼氏、 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六十二人,師大 率減什三。益封去病五千四百戶。賜校尉從至小月 氏者爵左庶長。鷹擊司馬破奴再從票騎將軍斬遫 濮王,捕稽且王,右千騎將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 四十一人,捕鹵三千三百三十人,前行捕「鹵千四百 人,封破奴為從票侯。校尉。」高不識從票騎將軍捕呼 于耆王,「王子以下十一人,捕鹵千七百六十八人」,封 不識為宜冠侯。校尉僕多有功,封為煇渠侯、合騎侯。 敖坐行留,不與票騎將軍會,當斬,贖為庶人。諸宿將 所將士馬兵亦不如去病。《去病》所將常選,然亦敢深 入,常與壯騎先其大軍。軍「亦有天幸,未嘗困絕也。」然 而諸宿將常留落不耦,由此去病日以親貴,比大將 軍。其後單于怒渾邪王居西方,數為漢所破,亡數萬 人。以票騎之兵也,欲召誅渾邪王。渾邪王與休屠王 等謀欲降漢,使人先要道邊。是時,大行李息將城河 上,得渾邪王使,即馳傳以聞。上恐其以詐降而襲邊, 乃令去病將兵往迎之。去病既渡河,與渾邪王眾相 望,渾邪裨王將見漢軍而多欲不降者,頗遁去。去病 乃馳入,得與渾邪王相見,斬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獨 遣渾邪王乘傳先詣行在所,盡將其眾渡河,降者數 萬人,號稱十萬。既至長安,天子所以賞賜數十鉅萬, 封渾邪王萬戶為漯陰侯;封其裨王呼毒泥為「下摩 侯,雁疪為煇渠侯,禽黎為河綦侯,大當戶調雖為常 樂侯。」於是上嘉去病之功,曰:「票騎將軍去病率師征 匈奴,西域王、渾邪王及厥眾萌咸奔於率,以軍糧接 食,并將控弦萬有餘人,誅獟悍,捷首鹵八千餘級,降 異國之王三十二戰,士不離傷,十萬之眾,畢懷集服。 仍興之勞,爰及河塞,庶幾亡患。」以千七百戶益封票 騎將軍。減隴西、北地、上郡戍卒之半,以寬天下繇役。 迺分處降者於邊五郡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 俗為屬國。其明年,匈奴入右北平、定襄,殺略漢千餘 人。其明年,上與諸將議曰:「翕侯趙信為單于畫計,常 以為漢兵不能度幕輕留,今大發卒,其埶必得所欲。」 是歲元狩四年也。春,上令大將軍青、票騎將軍去病 各五萬騎,步兵轉者踵軍數十萬,而敢力戰深入之 士皆屬去病。去病始為出定襄,當單于捕鹵,鹵言單 于東。迺更令去病出代郡,令青出定襄;郎中令李廣 為前將軍,太僕公孫賀為左將軍,主爵趙食其為右 將軍,平陽侯襄為後將軍,皆屬大將軍。趙信為單于 謀曰:「漢兵即度幕,人馬罷,匈奴可坐收擄耳。」迺悉遠 北,其輜重皆以精兵待幕北而適直。青軍出塞千餘 里,見單于兵,陳而待。於是青令武剛車自環為營,而 縱五千騎往當匈奴,匈奴亦從萬騎。會日且入,而大 風起,沙礫擊面,兩軍不相見。漢益縱左右翼繞單于。 單于視漢兵多而士馬尚彊,戰而匈奴不利。薄莫單 于遂乘六臝,壯騎可數百,直冒漢圍,西北馳去。昏漢, 匈奴相紛挐,殺傷大當漢軍。左校捕鹵言單于未昏

而去,漢軍因發輕騎夜追之,青因隨其後,匈奴兵亦
考證.svg
散走。會明,行二百餘里不得。單于頗捕斬首鹵萬餘

級,遂至窴顏山趙信城,得匈奴積粟食軍,軍留一日 而還,悉燒其城餘粟以歸。青之與單于會也,而前將 軍廣、右將軍食其軍別從東道,或失道,大將軍引還, 過幕南,迺相逢。青欲使使歸報,令長史薄責廣,廣自 殺,食其贖為庶人。青軍入塞,凡斬首鹵萬九千級。是 時匈奴眾失單于十餘日,右谷蠡王自立為單于,單 于後得其眾,右王迺去單于之號。去病騎兵車重與 大將軍軍等,而亡裨將,悉以李敢等為大校,當裨將, 出代右北平二千餘里,直左方兵,所斬捕功已多於 青。既皆還,上曰:「票騎將軍去病率師躬將,所獲葷允 之士,約輕齎絕大幕,涉獲單于章渠以誅北車者,轉 擊左大將,雙獲旗鼓歷度難侯濟弓盧獲屯頭王韓 王等三人,將軍、相國、當戶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 山,禪於姑衍,登臨翰海,執訊獲醜七萬有四百四十 三級,師率減什二,取食於敵,卓行殊遠而糧不絕,以 五千八百戶益封票騎將軍。右北平太守路博德屬 票騎將軍會興城,不失期,從至檮余山,斬首捕鹵二 千八百級」,封博德為邳離侯。北地都尉衛山從票騎 將軍獲王,封山為義陽侯。故歸義侯因淳王復陸支、 樓剸王伊即靬,皆從票騎將軍有功,封復陸支為杜 侯,伊即靬為眾利侯;從票侯破奴、昌武侯安稽從票 騎有功,益封各三百戶。漁陽太守解、校尉敢皆獲鼓 旗,賜爵關內侯,解食邑三百戶,敢二百戶。校尉自為 爵左庶長。軍吏卒為官,賞賜甚多,而青不得益封。吏 卒無封者,唯西河太守常惠、雲中太守遂成受賞。遂 成秩,諸侯相賜食邑二百戶,黃金百斤,惠爵關內侯。 兩軍之出塞,塞閱官及私馬凡十四萬匹,而後入塞 者,不滿三萬匹,乃置大司馬位,大將軍、票騎將軍,皆 為大司馬。定令令,票騎將軍秩祿與大將軍等。自是 後,青日衰而去病日益貴,青故人門下多去事,去病, 輒得官爵,唯獨任安不肯去。去病為人,少言不泄,有 氣敢往。上嘗欲教之《吳、孫兵法》,對曰:「顧方略何如耳, 不至學古兵法。」上為治第,令視之,對曰:「匈奴不滅,無 以家為也。」由此上益重愛之。然少而侍中,貴不省士。 其從軍,上為遣太官齎數十乘;既還,重車餘棄粱肉, 而士有饑者。其在塞外,卒乏糧,或不能自振而去。病 尚穿域。鞠也,事多此類。青仁喜士退讓,以和柔自 媚於上,然於天下未有稱也。去病自四年軍後三歲, 元狩六年薨。上悼之,發屬國元甲軍陳,自長安至茂 陵為蒙象、祁連山,諡之,并武與廣地曰景桓侯。子嬗 嗣。

李廣[编辑]

按《漢書》本傳:「廣,隴西成紀人也。其先曰李信,秦時為 將,逐得燕太子丹者也。廣世世受射。孝文十四年,匈 奴大入蕭關,而廣以良家子從軍,擊匈奴,用善射殺 首鹵多。為郎騎常侍,數從射獵,格殺猛獸。文帝曰:『惜 廣不逢時,令當高祖世,萬戶侯豈足道哉!景帝即位, 為騎郎將。吳楚反時為驍騎都尉,從太尉亞夫戰昌』」 邑下,顯名。以梁王授廣將軍印,故還,賞不行。為上谷 太守,數與匈奴戰。典屬國公孫昆邪為上泣曰:「李廣 材氣,天下無雙,自負其能,數與鹵确,恐亡之。」上乃徙 廣為上郡太守。匈奴入上郡,上使中貴人從廣勒習 兵擊匈奴。中貴人者將數十騎從。見匈奴三人與戰, 射傷中貴人,殺其騎且盡。中貴人走廣,廣曰:「是必射 鵰者也。」廣乃從百騎往,馳三人。三人亡馬,步行行數 十里,廣令其騎張左右翼,而廣身自射彼三人者,殺 其二人,生得一人,果匈奴射鵰者也。已,縛之上山望 匈奴數千騎見廣,以為誘騎,驚上山陳。廣之百騎皆 大恐,欲馳還走。廣曰:「我去大軍數十里,今如此走,匈 奴追射我立盡。今我留,匈奴必以我為大軍之誘,不 我擊。」廣令曰:「前。」未到匈奴陳二里所,止,令曰:「皆下馬 解鞍。」騎曰:「鹵多如是解鞍即急,柰何?」廣曰:「彼鹵以我 為走,今解鞍以示不去,用堅其意。」有白馬將出護兵, 廣上馬,與十餘騎奔射,殺白馬將而復還,至其百騎 中,解鞍縱馬臥。時會暮,匈奴兵終怪之,弗敢擊。夜半, 匈奴兵以為漢有㐲,軍於傍,欲夜取之,即引去。平旦, 廣乃歸。其大軍後徙為隴西、北地、鴈門、雲中太守。武 帝即位,左右言「廣名將也」,由是入為未央衛尉,而程 不識時亦為長樂衛尉,程不識故與廣俱以邊太守 將屯。及出擊匈奴,而廣行無部曲,行陳就善水草頓 舍,人人自便,不擊刁斗自衛,莫府省文書。然亦遠斥 候,未嘗遇害。程不識正部曲、行伍、營陳,擊刁斗,治吏, 軍簿至明,軍不得自便。不識曰:「李將軍極簡易,然匈 奴卒犯之無以禁,而其士亦佚,樂為之死。我軍雖煩 擾,匈奴亦不得犯我。」是時,漢邊郡李廣、程不識為名 將,然匈奴畏廣,士卒多樂從而苦。程不識、不識孝景 時以數直諫為大中大夫,為人廉謹於文法。後漢誘 單于以馬邑城,使大軍伏馬邑傍,而廣為驍騎將軍, 屬護軍將軍。單于覺之,去漢軍皆無功。後四歲,廣以 衛尉為將軍,出鴈門擊匈奴。匈奴兵多,破廣軍,生得廣。單于素聞廣賢,令曰:「得李廣必生致之。」匈奴騎得 廣,廣時傷,置兩馬間,絡而盛之,臥行十餘里,廣陽死, 睨其傍有一兒,騎善馬,暫騰而上兒馬,因抱兒鞭馬 南馳數十里,得其餘軍。匈奴騎數百追之,廣行取兒 弓,射殺追騎,以故得脫。於是至漢。漢下廣吏,吏當廣 亡失,多為鹵所生,得,當斬,贖為庶人。數歲,與故潁陰 侯屏居藍田南山中射獵。嘗夜從一騎出,從人田間 飲,還至亭,霸陵尉醉,呵止廣。廣騎曰:「故李將軍。」尉曰: 「今將軍尚不得夜行,何故也?」宿廣亭下。居無何,匈奴 入遼西,殺太守,敗韓將軍。韓將軍後徙居右北平,死。 於是上乃召拜廣為右北平太守。廣請霸陵尉與俱, 至軍而斬之,上書自陳謝罪。上報曰:「將軍者,國之爪 牙也。《司馬法》曰:『登車不式,遭喪不服,振旅撫師,以征 不服,率三軍之心,同戰士之力,故怒形則千里竦,威 振則萬物伏,是以名聲暴於夷貉,威稜憺乎鄰國。夫 報忿除害,捐殘去殺,朕之所圖於將軍也。若迺免冠 徒跣,稽顙請罪,豈朕之指哉!將軍其率師東轅,彌節 白檀,以臨右北平』。」盛秋廣在郡,匈奴號曰漢飛,將軍 避之,數歲不入界。廣出獵,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 中石沒矢,視之,石也。他日射之,終不能入矣。廣所居 郡,聞有虎,常自射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騰傷廣,廣 亦射殺之。石建卒,上召廣代為郎中令。元朔六年,廣 復為將軍,從大將軍出定襄,諸將多中首鹵,率為侯 者,而廣軍無功。後三歲,廣以郎中令將四千騎出右 北平,博望侯張騫將萬騎與廣俱異道,行數百里,匈 奴左賢王將四萬騎圍廣,廣軍士皆恐,廣迺使其子 敢往馳之,敢從數十騎,直貫匈奴騎,出其左右而還 報廣曰:「匈奴易與耳。」軍士乃安為圜陣外鄉?匈奴急 擊,矢下如雨,漢兵死者過半。漢矢且盡,廣乃令持滿 毋發,而廣身自以大黃射其裨將,殺數人,匈奴益解。 會暮,吏士無人色,而廣意氣自如,益治軍,軍中服其 勇也。明日復力戰,而博望侯軍亦至,匈奴迺解去。漢 軍罷,弗能追。是時廣軍幾沒,罷歸。《漢法》,「博望侯後期 當死,贖為庶人。廣軍自當亡賞。初,廣與從弟李蔡俱 為郎,事文帝、景帝時,蔡積功至二千石。武帝元朔中 為輕車將軍,從大將軍擊右賢王,有功,中率封為樂 安侯。元狩二年,代公」孫弘為丞相。蔡為人在下中,名 聲出廣下遠甚,然廣不得爵邑,官不過九卿。廣之軍 吏及士卒或取封侯。廣與望氣王朔語曰:「自漢擊匈 奴,廣未嘗不在其中。而諸妄校尉已下,材能不及中, 以軍功取侯者數十人。廣不為後人,然終無尺寸功 以得封邑者,何也?豈吾相不當侯邪?」朔曰:「將軍自念, 豈嘗有恨者乎?」廣曰:「吾為隴西守,羌嘗反,吾誘降者 八百餘人,詐而同日殺之,至今恨獨此耳。」朔曰:「禍莫 大於殺已降,此迺將軍所以不得侯者也。」廣歷七郡 太守,前後四十餘年,得賞賜輒分其戲下飲食,與士 卒共之。家無餘財,終不言生產事。為人長爰臂。其善 射亦天性,雖子孫他人學者莫能及。廣吶「口少言,與 人居則畫地為軍陳,射闊狹以飲,專以射為戲。將兵 乏絕處見水,士卒不盡飲,不近水,不盡餐,不嘗食,寬 緩不苛,士以此愛樂為用。其射,見敵非在數十步之 內,度不中不發,發即應弦而倒。」用此,其將數困辱,及 射猛獸,亦數為所傷云。元狩四年,大將軍、驃騎將軍 大擊匈奴,廣數自請行,上以為老,不許,良久乃許之, 以為前將軍。大將軍青出塞捕鹵,知單于所居,迺自 以精兵走之,而令廣并於右將軍軍出東道。東道少, 回遠,大軍行,水草少,其勢不屯行。廣辭曰:「臣部為前 將軍,今大將軍乃徙臣出東道。且臣結髮而與匈奴 戰,迺今一得當單于,臣願居前,先死單于。」大將軍陰 受上指,以為李廣數奇,毋令當單于,恐不得所欲。是 時公孫敖新失侯,為中將軍,大將軍亦欲使敖與俱 當單于,故徙廣。廣知之,固辭。大將軍弗聽,令長史封 書與廣之莫府,曰:「急詣部如書。」廣不謝大將軍而起 行,意象慍,怒而就部,引兵與右將軍食其合軍出東 道,惑失道,後大將軍。大將軍與單于接戰,單于遁走, 弗能得而還。南絕幕,迺遇兩將軍,廣已見大將軍,還 入軍,大將軍使長史持糒醪遺廣,因問廣食其失道 狀,曰:「青欲上書報天子失軍曲折。」廣未對大將軍長 史急責廣之莫府上簿。廣曰:「諸校尉亡罪,乃我自失 道。吾今自上簿至莫府」,謂其麾下曰:「廣結髮與匈奴 大小七十餘戰,今幸從大將軍出接單于兵,而大將 軍徙廣部行回遠,又迷失道,豈非天哉!且廣年六十 餘,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矣。」遂引刀自剄。百姓聞之, 知與不知,老壯皆為垂泣。而右將軍獨下吏,當死,贖 為庶人。廣三子,曰當戶、椒,敢皆為郎。上與韓嫣戲,嫣 少不遜,當戶擊嫣,嫣走。於是上以為能。當戶蚤死,乃 拜椒為代郡太守,皆先廣死。廣死軍中時,敢從驃騎 將軍,廣死。明年,李蔡以丞相坐詔賜蒙地陽陵,當得 二十畝。蔡盜取二頃,頗賣,得四十餘萬;又盜取神道 外壖地一畝,葬其中。當下獄,自殺。敢以校尉從驃騎

將軍擊匈奴左賢王,力戰,奪左賢王旗鼓,斬首多,賜
考證.svg
爵關內侯,食邑二百戶,代廣為郎中令。頃之,怨大將

軍青之恨其父,迺擊傷大將軍,大將軍匿諱之。居無 何,敢從上雍至甘泉宮獵。驃騎將軍去病怨敢傷青, 射殺敢。去病時方貴幸,上為諱云鹿觸殺之。居歲餘, 去病死。敢有女為太子中人,愛幸。敢男禹,有寵於太 子,然好利,亦有勇。嘗與侍中貴人飲,侵陵之,莫敢應。 後愬之上,上召禹使刺虎縣下圈中,未至地,有詔引 出之。禹從落中以劎斫絕纍,欲刺虎。上壯之,遂救止 焉。而當戶有遺腹子陵,將兵擊匈奴,兵敗降匈奴。後 人告禹,謀欲亡,從陵下吏死。

趙充國[编辑]

按《漢書》本傳:「充國,字翁孫,隴西上邽人也,後徙金城 令居。始為騎士,以六郡良家子善騎射補羽林。為人 沈勇有大略,少好將帥之節,而學兵法,通知四夷事。 武帝時,以假司馬從貳師將軍擊匈奴,大為鹵所圍, 漢軍乏食數日,死傷者多。充國迺與壯士百餘人潰 圍陷陳,貳師引兵隨之,遂得解。身被二十餘創。貳師 奏狀」,詔徵充國詣行在所。武帝親見視其創,嗟嘆之, 拜為中郎,遷車騎將軍長史。昭帝時,武都氐人反,充 國以大將軍護軍都尉將兵擊定之。遷中郎將,將屯 上谷。還為水衡都尉,擊匈奴,獲西祁王,擢為後將軍, 兼水衡如故。與大將軍霍光定冊尊立宣帝,封營平 侯。本始中為蒲類將軍,征匈奴,斬鹵數百級。還為後 將軍、少府。匈奴大發十餘萬騎南旁塞,至符奚廬山, 欲入為寇,亡者題除渠堂降。漢言之,遣充國將四萬 騎屯緣邊九郡。單于聞之,引去。是時,光祿大夫義渠 安國使行,諸羌先零豪言「願時渡湟水北逐民所不 田處畜牧。」安國以聞,充國劾安國奉使不敬。是後,羌 人旁緣前言,抵冒渡湟水,郡縣不能禁。元康三年,先 零遂與諸羌種豪二百餘人解仇,交質盟詛。上聞之, 以問充國,對曰:「羌人所以易制者,以其種自有豪,數 相攻擊,勢不壹也。」往三十餘歲,西羌反時,亦先解仇 合,約攻令居,與漢相距五六年迺定。至征和五年,先 零豪封煎等通使匈奴,匈奴使人至小月氏,傳告諸 羌曰:「漢貳師將軍眾十餘萬人降匈奴,羌人為漢事 苦,張掖、酒泉本我地,地肥美,可共擊居之。以此觀匈 奴欲與羌合,非一世也。」間者,匈奴困於西方,聞烏桓 來保塞,恐兵復從東方起,數使使尉黎、危須諸國,設 以子女豹裘,欲沮解之。其計不合,疑匈奴,更遣使至 羌中道從沙陰地出鹽澤,過長阬,入窮水「塞,南抵屬 國,與先零相直。臣恐羌變未止,此且復結連他種,宜 及未然為之備。」後月餘,羌侯狼何果遣使至匈奴,藉 兵欲擊鄯善、敦煌以絕漢道。充國以為「狼何小月氏 種,在陽關西南,勢不能獨造此計,疑匈奴使已至羌 中,先零、䍐幵迺解仇作約,到秋馬肥,變必起矣。宜遣 使者行邊兵,豫為備,敕視諸羌,毋令解仇,以發覺其 謀。」於是兩府復白遣義渠安國行視諸羌,分別善惡。 安國至,召先零諸豪三十餘人,以尤桀黠,皆斬之,縱 兵擊其種人,斬首千餘級。於是諸降羌及歸義羌侯 楊玉等恐怒,亡所信鄉,遂劫略小種,背畔犯塞,攻城 邑,殺長吏。安國以騎都尉將騎三千屯備羌,至浩亹, 為鹵所擊,失亡車重兵器甚眾。安國引還,至令居以 聞。是歲,神爵元年春也。時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使 御史大夫丙吉問誰可將者,充國對曰:「亡踰於老臣 者矣。」上遣問焉,曰:「將軍度羌鹵何如?當用幾人?」充國 曰:「百聞不如一見,兵難隃度,臣願馳至金城,圖上方 略。然羌戎小夷,逆天背畔,滅亡不久,願陛下以屬老 臣,勿以為憂。」上笑曰:「諾。」充國至金城,須兵滿萬,騎欲 渡河,恐為鹵所遮,即夜遣三校御枚先渡,渡輒營陳。 會明畢,遂以次盡渡鹵,數十百騎來,出入軍傍。充國 曰:「吾士馬新倦,不可馳逐,此皆驍騎難制,又恐其為 誘兵也。擊鹵以殄滅為期,小利不足貪。」令軍勿擊。遣 騎候四望陿中,亡鹵,夜引兵上,至落都,召諸校司馬 謂曰:「吾知羌鹵不能為兵矣。使鹵發數千人守杜四 望,陿中兵豈得入哉!」充國常以遠斥候為務,行必為 戰備,止必堅營壁,尤能持重愛士卒,先計而後戰,遂 西至西部都尉府,日饗軍士,士皆欲為用。鹵數挑戰, 充國堅守,捕得生口,言羌豪相數責曰:「語汝亡反。今 天子遣趙將軍來,年八九十矣,善為兵,今請欲一鬥 而死,可得邪?」充國子右曹中郎將。卬將期門佽飛、羽 林孤兒、胡越騎為支兵,至令居鹵,並出絕轉道。卬以 聞。有詔將八校尉與驍騎都尉、金城太守合疏捕山 間鹵,通轉道津渡。初,䍐幵豪靡,當兒使弟雕庫來告 都尉曰:「先零欲反。」後數日,果反。雕庫種人頗在先零 中,都尉即留雕庫為質。充國以為亡罪,迺遣歸告種 豪:「大兵誅有罪者,明白自別,毋取并滅。」天子告諸羌 人,「犯法者能相捕斬除罪。」斬大豪有罪者一人,賜錢 四十萬,中豪十五萬,下豪二萬,大男三千,女子及老 小千錢,又以其所捕妻子財物盡與之。充國計欲以 威信招降䍐幵及劫略者,解散鹵謀「徼極,迺擊之。」時 上已發三輔、太常徒弛刑,三河、潁川、沛郡、淮陽、汝南材官,金城、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騎士、羌騎,與武 威、張掖、酒泉太守各屯其郡者,合六萬人矣。酒泉太 守辛武賢奏言:「郡兵皆屯備南山,北邊空虛,埶不可 久。或曰『至秋冬迺進兵,此鹵在竟外之冊。今鹵朝夕 為寇,土地寒苦,漢馬不能冬,屯兵在武威、張掖、酒泉, 萬騎以上,皆多羸瘦,可益馬食,以七月上旬齎三十 日糧,分兵並出張掖、酒泉合擊䍐。幵在鮮水上者,鹵 以畜產為命,今皆離散,兵即分出,雖不能盡誅亶,奪 其畜產,擄其妻子,復引兵還,冬復擊之,大兵仍出,鹵 必震壞』。」天子下其書。充國令與校尉以下吏士知羌 事者博議充國及長史董通年,以為「武賢欲輕引萬 騎,分為兩道,出張掖,回遠千里,以一馬自佗負,三十 日食為米二斛四斗,麥八斛。又有衣裝兵器,難以追 逐。勤勞而至鹵,必商軍進退,稍引去,逐水草,入山林, 隨而深入。鹵即據前險,守後阸,以絕糧道,必有傷危 之憂,為邊方笑,千載不可復。」而武賢以為「可奪其畜 產,擄其妻子,此殆空言,非至計也。」又武威縣、張掖、日 勒,皆當北塞,有通谷水草。臣恐匈奴與羌有謀,且欲 大入,幸能要杜張掖、酒泉以絕西域,其郡兵尤不可 發。先零首為畔逆,他種刦略,故臣愚冊,欲捐䍐幵闇 昧之過,隱而勿章,先行先零之誅,以震動之。宜悔過 反善,因赦其罪,選擇良吏「知其俗者,拊循和輯,此全 師保勝安邊之冊。」天子下其書,公卿「議者咸以為先 零兵盛而負䍐幵之助,不先破䍐并,則先零未可圖 也。」上迺拜侍中樂成侯許延壽為彊弩將軍,即拜酒 泉太守武賢為破羌將軍,賜璽書,嘉納其冊,以書敕 讓充國曰:「皇帝問後將軍,甚苦暴露,將軍計欲至正 月迺擊䍐」羌。羌人當獲麥,已遠,其妻子,精兵萬人欲 為酒泉、敦煌寇,「邊兵少,民守保,不得田作。今張掖以 東粟石百餘,芻槁束數十,轉輸並起,百姓煩擾。將軍 將萬餘之眾,不蚤及秋共水草之利,爭其畜食,欲至 冬鹵皆當畜食,多藏匿山中,依險阻,將軍士寒,手足 皸。」「寧有利哉!將軍不念中國之費,欲以歲數而勝 微,將軍誰不樂此者!今詔破羌將軍武賢將兵六千 一百人,敦煌太守快將二千人,長水校尉富昌、酒泉 侯奉世將婼月氏兵四千人,亡慮萬二千人,齎三十 日食,以七月二十二日擊䍐羌,入鮮水北句廉上去 酒泉八百里,去將軍可千二百里。將軍其引兵便道 西並進,雖不相及,使鹵聞東方北方兵並來,分散其 心意,離其黨與,雖不能殄滅,當有瓦解者。」已詔中郎 將卬將胡越佽飛射士步兵二校,益將軍兵。今五星 出東方,中國大利,蠻夷大敗。「太白出高,用兵深入,敢 戰者吉,弗敢戰者凶。將軍急裝,因天時誅不義,萬下 必全,勿復有疑。」充國既得讓以為將,任兵在外,便宜 有守,以安國家。迺上書謝罪,因陳兵利害曰:「臣竊見 騎都尉安國,前幸賜書,擇羌人可使,使䍐,諭告以大 軍當至,漢不誅䍐以解其謀,恩澤甚厚,非臣下所能 及。臣獨私美陛下盛德,至計亡已,故遣幵豪雕庫宣 天子至德,䍐幵之屬皆聞知明詔。今先零羌楊玉,此 羌之首,師,名王,將騎四千」及煎鞏騎五千,阻石山木, 候便為寇,䍐羌未有所犯。今置先零,先擊䍐,釋有罪, 誅無辜,起壹難,就兩害,誠非陛下本計也。臣聞《兵法》, 「攻不足者守有餘。」又曰:「善戰者致人不致於人。」今䍐 羌欲為敦煌、酒泉寇,飭兵馬,練戰士,以須其至,坐得 致敵之術,以逸擊勞,取勝之道也。今恐二郡兵少,不 足以守而「發之,行攻釋致鹵之術,而從為鹵所致之 道」,臣愚以為不便。先零羌鹵欲為背畔,故與䍐幵解 仇結約,然其私心不能亡,恐漢兵至而䍐幵背之也。 臣愚以為其計常欲先赴䍐幵之急,以堅其約。先擊 䍐羌,先零必助之。今鹵馬肥,糧食方饒,擊之恐不能 傷害,適使先零得施德於䍐羌,堅其約,合其黨「鹵,交 堅黨合精兵二萬餘人,迫脅諸小種,附著者稍眾,莫 須之屬,不輕得離也。如是鹵兵寖多,誅之用力數倍。 臣恐國家憂累,繇十年數,不二三歲而已。臣得蒙天 子厚恩,父子俱為顯列。臣位至上卿,爵為列侯,犬馬 之齒七十六,為明詔填溝壑,死骨不朽,亡所顧念。獨 思惟兵利害,至孰悉也。於臣之計,先誅先零已,則䍐、 幵之屬不煩兵而服矣。先零已誅而䍐、幵不服,涉正 月擊之,得利之理,又其時也。以今進兵,誠不見其利, 唯陛下裁察。」六月戊申,奏。七月甲寅,璽書報從充國 計焉。充國引兵至先零,在所鹵久,屯聚解弛,望見大 軍棄車重欲渡湟水,道阸狹,充國徐行驅之。或曰逐 利行遲。充國曰:「此窮寇,不可迫也。緩之則走不顧,急 之則還致死。」諸校皆曰:「善鹵。」赴水溺死者數百,降及 斬首五百餘人,擄馬牛羊十萬餘頭,車四千餘兩。兵 至䍐地,令軍毋燔聚落,芻牧田中。䍐羌聞之,喜曰:「漢 果不擊我矣。」豪靡忘使人來言,願得還復故地。充國 以聞,未報。靡忘來自歸,充國賜飲食,遣還諭種人,護 軍以下皆爭之,曰:「此反鹵,不可擅遣。」充國曰:「諸君但 欲便文自營,非為公家忠計也。」語未卒,璽書報,令靡 忘以贖論。後䍐竟不煩兵而下。其秋,充國病,上賜書曰:「制詔後將軍聞苦腳脛寒,泄將軍年老加疾,一朝 之變不可諱,朕甚憂之。今詔破羌將軍詣屯所,為將 軍副,急因天時大利,吏士銳氣,以十」二月擊先零羌, 即疾劇,留屯毋行,獨遣破羌彊弩將軍。時羌降者萬 餘人矣,充國度其必壞,欲罷騎兵屯田以待其敝。作 奏未上,會得進兵璽書中郎將卬懼,使客諫充國曰: 「誠令兵出,破軍殺將,以傾國家,將軍守之可也。即利 與病,又何足爭!一旦不合上意,遣繡衣來責將軍,將 軍之身不能自保,何國家之安?」充國歎曰:「是何言之 不忠也!本用吾言,羌鹵得至是邪?往者舉可先行羌 者,吾舉辛武賢。丞相御史復白遣義渠,安國,竟沮敗 羌金城、湟中糓斛八錢,吾謂耿中丞糴二百萬斛糓, 羌人不敢動矣。耿中丞請糴百萬斛糓,迺得四十萬 斛耳。義渠再使,且費其半,失此二冊,羌人故敢為逆。 失之毫釐,差以千里,是既然矣。今兵久不決,四夷卒 有動搖,相因而起,雖有知者,不能善其後,羌獨足憂 邪?吾固以死守之,明主可為忠言。」遂上《屯田奏》曰:「臣 聞兵者,所以明德除害也。故舉得於外,則福生於內, 不可不慎。臣所將吏士馬牛食,月用糧穀十九萬九 千六百三十斛,鹽千六百九十三斛,茭槁二十五萬 二百八十六石,難久不解,繇役不息,又恐他夷卒有 不虞之變,相因並起,為明主憂,誠非素定廟勝之冊。 且羌鹵易以計破,難用兵碎也,故臣愚以為擊之不 便。」計度臨羌東至浩亹,羌鹵故田及公田,民所未墾, 可二千頃以上,其間郵亭多壞敗者。臣前部士入山 伐材木,大小六萬餘枚,皆「在水次。願罷騎兵,留弛刑 應募及淮陽、汝南步兵與吏士私從者合凡萬二百 八十一人」,用糓月二萬七千三百六十三斛,鹽三百 八斛,分屯要害處。冰解漕下,繕鄉亭,浚溝渠,治湟、陿 以西道橋七十所,令可至鮮水左右田事。出賦人二 十畝。至四月草生,發郡騎及屬國胡騎伉健各千,倅 馬什二,就「草為田者,遊兵以充入金城郡,益積畜,省 大費。今大司農所轉糓至者,足支萬人一歲食。謹上 田處及器用簿,唯陛下裁許。」上報曰:「皇帝問後將軍 言,欲罷騎兵,萬人留田。即如將軍之計,鹵當何時伏 誅?兵當何時得決?孰計其便。」復奏,充國上狀曰:「臣聞 帝王之兵以全取勝,是以貴謀而賤戰。戰而百勝」,非 善之善者也。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蠻夷習 俗,雖殊於禮義之國,然其欲避害就利,愛親戚,畏死 亡,一也。今鹵亡其美地,薦草愁於寄託遠遯,骨肉離 心,人有畔志,而明主般師罷兵,萬人留田,順天時,因 地利,以待可勝之鹵,雖未即伏辜,兵決可期月而望。 羌鹵瓦解,前後降者萬七百餘「人,及受言去者凡七 十輩」,此坐支解羌鹵之具也。臣謹條《不出兵留田便 宜》十二事:步兵九校,吏士萬人,留屯以為武備。因田 致穀,威德並行,一也;又因排折羌鹵,令不得歸肥饒 之墜,貧破其眾,以成羌鹵相畔之漸,二也;居民得並 田作,不失農業,三也;軍馬一月之食,度支田士,一歲 罷騎兵,以省大「費,四也。至春省甲士卒,循河、湟漕糓 至臨羌以視羌鹵,寺,揚威武,傳世折衝之具,五也。以閒 暇時,下所伐材,繕治郵亭,充入金城,六也。兵出,乘危 徼幸,不出令反畔之鹵,竄於風寒之地,離霜露疾疫」, 「墯之患,坐得必勝之道,七也。亡經阻遠追死傷之 害,八也。內不損威武之重,外不令鹵得乘間之勢,九 也。又亡驚動河南大幵、小幵,使生他變之憂,十也。治 湟、陿中道橋,令可至鮮水,以制西域,信威千里,從枕 席上過師,十一也。大費既省,繇役豫息,以戒不虞,十 二也。」留屯田得十二便,出兵失十二利。臣充國材下, 犬「馬齒衰,不識《長冊》,唯明詔博詳公卿議臣採擇。」上 復賜報曰:「『皇帝問後將軍言十二便。聞之鹵雖未伏 誅,兵決可期月而望。期月而望者,謂今冬邪?謂何時 也?將軍獨不計鹵,聞兵頗罷,且丁壯相聚,攻擾田者, 及道上屯兵,復殺略人民,將何以止之』?又大幵、小幵 前言曰:『我告漢軍,先零所在,兵不往擊,久留得亡效。 五年時,不分別人而并擊我,其意常恐。今兵不出,得 亡變生,與先零為一,將軍孰計』」復奏。充國奏曰:「臣聞 兵以計為本,故多算勝,少算。先零羌精兵今餘不過 七八千人,失地遠客,分散饑凍,䍐幵莫須,又頗暴略, 其羸弱畜產,畔還者不絕,皆聞天子明令相捕斬之 賞。臣愚以為鹵破壞可」日月,冀遠在來春,故曰兵決 可期月而望。竊見北邊自敦煌至遼東萬一千五百 餘里,乘塞列隧,有吏卒數千人,鹵數大眾攻之而不 能害。今留步士萬人屯田,地勢平易,多高山遠望之 便,部曲相保,為壍壘木樵,校聯不絕,便兵弩,飭鬥具 熢火,幸通勢及并力,以逸待勞,兵之利者也。臣愚以 為屯田「內有亡費之利,外有守禦之備,騎兵雖罷鹵, 見萬人留田,為必禽之具,其土崩歸德,宜不久矣。從 今盡三月,鹵馬羸瘦,必不敢捐其妻子於他種中,遠 涉河山而來為寇。又見屯田之士精兵萬人,終不敢 復將其累重還歸故地,是臣之愚計,所以度鹵且必 瓦解其處,不戰而自破之冊也。至於鹵小寇」盜,時殺人民,其原未可卒禁。臣聞戰不必勝,不苟接刃;攻不 必取,不苟勞眾。誠令兵出,雖不能滅先零亶,能令鹵 絕,不為小寇,則出兵可也。即今同是,而釋坐勝之道, 從乘危之勢,往終不見利,空內自罷敝,貶重而自損, 非所以視蠻夷也。又大兵一出,還不可復留,湟中亦 未可空。如是,繇役復發也。且匈奴不可不備,烏桓不 可不憂。今久轉運煩費,傾我不虞之用,以澹一隅,臣 愚以為不便。校尉臨眾,幸得承威德,奉厚幣,拊循眾 羌,諭以明詔,宜皆鄉風。雖其前辭,嘗曰「得亡效五年, 宜亡他心不足,以故出兵。」臣竊自惟念,奉詔出塞,引 軍遠擊,窮天子之精兵,散車甲於山野,雖亡尺寸之 功,「得避慊之便,而亡後咎餘責,此人臣不忠之利, 非明主社稷之福也。臣幸得奮精兵,討不義,久留天 誅,罪當萬死,陛下寬仁,未忍加誅,令臣數得孰計愚 臣伏計孰甚,不敢避斧鉞之誅,昧死陳愚,唯陛下省 察!」充國奏每上,輒下公卿議。臣初是充國計者什三, 中什五,最後什八。有詔詰前言不便者,皆頓首服。丞 相魏相曰:「臣愚,不習兵事利害,後將軍數畫軍冊,其 言常是,臣任其計可必用也。」上於是報充國曰:「皇帝 問後將軍上書言羌鹵可勝之道,今聽將軍。將軍計 善其上,留屯田及當罷者人馬數,將軍彊食慎兵事, 自愛。」上以破羌彊弩將軍數言當擊,又用充國,屯田 處離散,恐鹵犯之,於是兩從其計。詔兩將軍與中郎 將卬出擊,彊弩出,降四千餘人;破羌,斬首二千級;中 郎將卬斬首降者亦二千餘級,而充國所降,復得五 千餘人。詔罷兵,獨充國留屯田。明年五月,充國奏言: 「羌本可五萬人軍,凡斬首七千六百級,降者三萬一 千二百人,溺河湟饑餓死者五六千人,定計遺脫與 煎鞏、黃羝俱亡者,不過四」千人。羌靡忘等自詭必得, 請罷屯兵。奏可。充國振旅而還。所善浩星賜迎說充 國曰:「眾人皆以破羌彊弩出擊,多斬首獲降,鹵以破 壞。然有識者以為鹵勢窮困,兵雖不出,必自服矣。將 軍即見,宜歸功于二將軍,出擊非愚臣所及。如此,將 軍計未失也。」充國曰:「吾年老矣,爵位已極,豈嫌伐一 時事以欺明主哉!兵勢,國之大事,當為後法。老臣不 以餘命壹為陛下明言兵之利害,卒死,誰當復言之 者!」卒以其意對。上然其計,罷遣辛武賢歸酒泉太守 官,充國復為後將軍衛尉。其秋,羌若零離留且種兒 庫共斬先零大豪猶非、楊玉首,及諸豪弟澤、陽雕、良 兒、靡忘皆帥煎鞏、黃羝之屬四千餘人降漢,封若零 弟澤二人為帥,眾王離留、且種二人為侯,兒庫為君, 陽雕為言兵侯,良兒為君,靡忘為獻牛君。初置金城 屬國以處降羌,詔舉可護羌校尉者。時充國病,四府 舉辛武賢小弟湯,充國遽起,奏:「湯使酒,不可典蠻夷, 不如湯兄臨眾。」時湯已拜受節,有詔更用臨眾。後臨 眾病免,五府復舉湯。湯數醉䣱羌人,羌人反畔,卒如 充國之言。初,破羌將軍武賢在軍中時,與中郎將卬 宴,語卬道:「車騎將軍張安世始嘗不快上,上欲誅之。」 卬家將軍以為安世本持橐簪筆,事孝武帝數十年, 見謂忠謹,宜全度之。安世用是得免。及充國還,言兵 事,武賢罷歸故官,深恨,上書告卬泄省中語,卬坐禁 止而入。至充國莫府司馬,中亂,屯兵,下吏自殺。充國 乞骸骨,賜安車駟馬,黃金六十斤,罷就第。朝廷每有 四方大議,常與參兵謀問籌策焉。年八十六,甘露二 年薨,諡曰壯侯。傳子至孫欽。欽尚敬武公主。主亡,子 主教欽良人習詐有身名他人子。欽薨,子岑嗣侯。習 為太夫人。岑父母求錢財,亡已,忿恨相告,岑坐非子, 免,國除。元始中,修功臣後,復封充國,會孫伋為營平 侯。初,充國以功德與霍光等列畫未央宮。成帝時,西 羌嘗有警,上思將帥之臣,追美充國,迺召黃門郎楊 雄即充國圖畫而頌之曰:「明靈惟宣,戎有先零。先零 昌狂,侵漢西疆。漢命虎臣,惟後將軍。整我六師,是討 是震。既臨其域,諭以威德,有守矜功,謂之弗克。請奮 其旅,于䍐之羌。天子命我,從之鮮陽。營平守節,婁奏 封章。料敵制勝,威謀靡亢。遂克西戎,還師於京。鬼方 賓服,罔有不庭。昔周之宣,有方有虎。詩人歌功,迺列 于雅。在漢中興,充國作武。赳赳桓桓,亦紹厥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