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49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百九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四百九十六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五十四

  後梁

  朱珍       龐師古

  葛從周      霍存

  張存敬      符道昭

  劉捍       寇彥卿

  康懷英      牛存節

  張歸霸      張歸厚

  王重師      徐懷玉

  楊師厚      王景仁

  王虔裕      謝彥章

官常典第四百九十六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五十四[编辑]

後梁[编辑]

朱珍[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珍,徐州豐人也。少與龐師古等俱 從梁太祖為盜。珍為將善治軍選士。太祖初鎮宣武, 珍為太祖創立軍制,選將練兵,甚有法。太祖得諸將 所募兵及佗降兵,皆以屬珍,珍選將五十餘人,皆可 用。梁敗,黃巢破秦宗權,東并兗、鄆,未嘗不在戰中,而 常勇出諸將。太祖與晉王東逐黃巢,還過汴,館之上」 源驛。太祖使珍夜以兵攻之,晉王亡去,珍悉殺其麾 下兵。義成軍亂,逐安師儒,師儒奔梁。太祖遣珍以兵 趨滑州,道遇大雪,珍趣兵疾馳,一夕至城下,遂乘其 城。義成軍以為方雪,不意梁兵來,不為備,遂下之。秦 宗權遣盧瑭、張晊等攻梁,是時梁兵尚少,數為宗權 所困。太祖乃拜珍淄州刺史,募兵於淄青。珍偏將張 仁遇白珍曰:「軍中有犯令者,請先斬而後白。」珍曰:「偏 將乃欲專殺邪?」立斬仁遇以徇軍,軍中皆感悅。珍得 所募兵萬餘以歸,太祖大喜曰:「賊在吾郊,若踐吾麥, 奈何?今珍至,吾事濟矣。且賊方息兵養勇,度吾兵少 而未知珍來,謂吾不過堅守而已,宜出其不意以擊 之。」乃出兵擊敗晊等,宗權由此敗亡,而梁軍威大振, 以得珍兵故也。珍從太祖攻朱宣,取曹州,執其刺史 丘弘禮,又取濮州,刺史朱裕奔於鄆州。太祖乃還汴, 留珍攻鄆州。珍去鄆二十里,遣精兵挑之,鄆人不出。 朱裕詐為降書,陰使人召珍,約開門為內應。珍信之, 夜率其兵叩鄆城門。朱裕登陴,開門內珍軍,珍軍已 入甕城,而垂門發,鄆人從城上磔石以投之,珍兵皆 死甕城中,珍僅以身免,太祖不之責也。魏博軍亂,囚 樂彥貞。太祖遣珍救魏,珍破黎陽、臨河,李固分遣聶 金、范居實等略澶州,殺魏豹子軍二千於臨黃。珍威 振河朔,魏人殺彥貞,珍乃還。梁攻徐州,遣珍先攻,下 豐縣,又敗時溥於吳康,與李唐賓等屯蕭縣。唐賓者, 陜州陝人也。初為尚讓偏將,與太祖戰尉氏門,為太 祖所敗,唐賓乃降梁。梁兵攻掠四方,唐賓常與珍俱。 與珍威名略等,而驍勇過之,珍戰每小卻,唐賓佐之 乃大勝。珍常私迎其家置軍中,太祖疑珍有異志,遣 唐賓伺察之。珍與唐賓不協,唐賓不能忍,夜走還宣 武。珍單騎追之,交訴太祖前,太祖兩惜其材,為和解 之。珍屯蕭縣,聞太祖將至,戒軍中治館廐以待唐賓。 部將嚴郊治廐失期,軍吏督之,郊訴於唐賓,唐賓以 讓珍,珍怒,拔劍而起,唐賓拂衣就珍,珍即斬之,遣使 者告唐賓反。使者晨至,梁敬翔恐太祖暴怒不可測, 乃匿使者,至夜而見之,謂「雖有所發,必須明旦,冀得 少緩其事」而圖之。既夕,乃引珍使者入見。太祖大驚, 然已夜矣,不能有所發。翔因從容為太祖畫,明日,佯 收唐賓妻子下獄,因如珍軍,去蕭一舍,珍迎謁,太祖 命武士執之。諸將霍存等十餘人叩頭救珍,太祖大 怒,舉胡床擲之曰:「方珍殺唐賓時,獨不救之邪?」存等 退,珍遂縊死。

龐師古[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師古,曹州南華人也。初名從梁太 祖鎮宣武初,得馬五百匹為騎兵,乃以師古將之。從 破黃巢、秦宗權,皆有功。太祖攻時溥未下,留兵屬師 古守之。師古取其宿遷,進屯呂梁。溥以兵二萬出戰, 師古敗之,斬首二千級。孫儒逐楊行密,取揚州,淮南 大亂。太祖遣師古渡淮攻儒,為儒所敗。是時,朱珍、李」 唐賓已死,師古與霍存分將其兵。郴王友裕攻徐州, 朱瑾以兵救時溥,友裕敗溥於石佛山,瑾收餘兵去, 太祖以友裕可追而不追,奪其兵以屬師古。師古攻 破徐州,斬溥,太祖表師古徐州留後。梁兵攻鄆州,臨 濟水,師古徹木為橋,夜以中軍先濟,朱宣走中都,見 殺。太祖已下兗、鄆,乃遣師古與葛從周攻楊行密於淮南,師古出清口,從周出安豐。師古自其微時事太 祖,為人謹甚,未嘗離左右。及為將,出兵必受方略以 行,軍中非太祖命不妄動。師古營清口,地勢卑,或請 就高為柵,師古以非太祖命,不聽。淮人決水浸之,請 者告曰:「淮人決河,上流水至矣。」師古以為搖動士卒, 立斬之。已而水至,兵不能戰,遂見殺。

葛從周[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從周字通美,濮州鄄城人也。少從 黃巢,巢敗降梁。從太祖攻蔡州,太祖墜馬,從周扶太 祖復騎,與敵步鬥,傷面,身被數創。偏將張延壽從旁 擊之,從周得與太祖俱出。太祖盡黜諸將,獨用從周。 延壽為大將。秦宗權掠地潁、亳,及梁兵戰於焦夷,從 周獲其將王涓一人。從朱珍收兵淄青,遇東兵輒戰」, 珍得兵歸,從周功為多。張全義襲李罕之於河陽,罕 之奔晉,召晉兵以攻全義。全義乞兵於梁,太祖遣從 周、丁會等救之,敗晉兵於沇河。潞州馮霸殺晉守將 李克恭以降梁。太祖遣從周入潞州,晉兵攻之,從周 不能守,走河陽。太祖攻魏,從周與丁會先下黎陽,臨 河會太祖於內黃,敗魏兵於永定橋。從丁會攻宿州, 以水浸其城,遂破之。太祖攻朱瑾於兗州未下,留從 周圍之,瑾閉壁不出。從周詐言救兵至,陽避之高吳, 夜半潛還城下。瑾以謂從周已去,乃出兵修外壕,從 周掩擊之,殺千餘人。晉攻魏,魏人求救,太祖遣侯言 救魏。言築壘於洹水,太祖怒言不出戰,遣從周代言。 從周至軍,益閉壘不出,而鑿三闇門以待晉兵攻之, 從周以精兵自闇門出,擊敗晉兵。晉王怒,自將擊從 周。從周雖大敗,而梁兵擒其子落落,送於魏,斬之。遂 從攻鄆州,擒朱宣於中都。又攻兗州,走朱瑾。太祖表 從周兗州留後,以兗、鄆兵攻淮南,出安豐,會龐師古 於清口。從周行至濠州,聞師古死,遽還。至渒河,將渡 而淮兵追之,從周亦大敗。是時,晉兵出山東,攻相、衛。 太祖遣從周略地山東,下洛州,斬其刺史邢善益。又 下邢州,走其刺史馬師素。又下磁州,殺其刺史袁奉 滔,五日而下三州。太祖乃表從周兼邢州留後。劉仁 恭攻魏,已屠貝州,羅紹威求救於梁,從周會太祖救 魏,入於魏州。燕兵攻館陶門,從周以五百騎出戰,曰: 「大敵在前,何可返顧!」使閉門而後戰,破其八柵,燕兵 走,追至於臨清,擁之御河,溺死者甚眾。太祖以從周 為宣義行軍司馬。太祖遣從周攻劉守文於滄州,以 蔣暉監其軍。守文求救於其父仁恭,仁恭以燕兵救 之。暉語諸將曰:「吾王以我監諸將,今燕兵來,不可迎 戰。宜縱其入城,聚食倉廩,使兩困而後取之。」諸將頗 以為然。從周怒曰:「兵在上將,豈監軍所得言!且暉之 言乃常談爾,勝敗之機在吾心,暉豈足以知之!」乃勒 兵逆仁恭於乾寧,戰於老鴉堤,仁恭大敗,斬首三萬 餘級,獲其將馬慎交等百餘人,馬三千匹。是時,守文 亦求救於晉,晉為攻邢洺以牽之。從周遽還,敗晉兵 於青山,遂從太祖攻鎮州,下臨城。王鎔乞盟,太祖表 從周泰寧軍節度使。從氏叔琮攻晉太原,不克。梁兵 西攻鳳翔,青州王師範遣其將劉鄩襲兗州,從周家 屬為鄩所得,厚遇之而不殺。太祖還自鳳翔,乃遣從 周攻鄩,從周卒招降鄩。太祖即位,拜左金吾衛上將 軍。以疾致仕,拜右衛上將軍,居於偃師。未帝即位,拜 昭義軍節度使,封陳留郡王,食其俸於家。卒,贈太尉。

霍存[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存,洺州曲周人也。少從黃巢,巢敗, 存乃降梁。存為將,驍勇善騎射。秦宗權攻汴,存以三 千人夜破張晊柵,又以騎兵破秦賢,殺三千人,敗晊 於赤岡,從朱珍掠淄青,龐師古攻時溥,皆有功。朱珍 與李唐賓俱死,乃以龐師古代珍,存代唐賓以攻溥, 溥敗碭山,存獲其將石君和等五十人。梁攻宿州,葛」 從周引水浸之,丁會與存戰城下,遂下之。從攻潞州, 與晉人遇,戰馬牢川,存入則當其前,出則為其殿,晉 人卻,遂東攻魏,取淇門,殺三千人。梁得曹州,太祖以 存為刺史,兼諸軍都指揮使。梁攻鄆州,朱瑾來救。梁 諸將或勸太祖縱瑾入鄆耗其食,堅壁勿戰,以此可 俱弊。太祖曰:「瑾來必與時溥俱,不若遣兵邀之。」存伏 兵蕭縣。已而瑾果與溥俱出迷離,存發伏擊之,遂敗 瑾等於石佛山,存中流矢卒。太祖已即位,閱騎兵於 繁臺,顧諸將曰:「使霍存在,豈勞吾親閱邪?諸君寧復 思之乎?」他日語又如此。

張存敬[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存敬,譙郡人也。為人剛直有膽勇, 少事梁太祖為將,善因危窘,出奇計。李罕之與晉人 攻張全義於河陽,太祖遣存敬與丁會等救之,罕之 解圍去,太祖以存敬為諸軍都虞候。太祖攻徐、兗,以 存敬為行營都指揮使。從葛從周攻滄州,敗劉仁恭 於老鴉堤。還攻王鎔於鎮州,入其城中,取其馬牛萬」 計。遷宋州刺史。復從諸將攻幽州,存敬取其瀛、漠、祁、 景四州。梁攻定州,與王處直戰懷德驛,大敗之,枕尸 十餘里。梁已下鎮、定,乃遣存敬攻王珂於河中。存敬出含山,下晉、絳二州,珂降於梁。太祖表存敬護國軍 留後。復徙宋州刺史,未至,卒於河中。贈太傅。

符道昭[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道昭,蔡州人也。為秦宗權騎將。宗 權敗,道昭流落無所依,後依鳳翔李茂貞,茂貞愛之, 養以為子,名繼遠。梁攻茂貞,道昭與梁兵戰,屢敗乃 歸。梁太祖表道昭秦州節度使,以亂不果行。太祖為 元帥,初開府,而李周彝以鄜州降,以為左司馬,擇右 司馬,難其人。及得道昭,乃授之。羅紹威將誅其牙兵」, 惡魏兵彊,未敢發,求梁為助。太祖乃悉發魏兵使攻 燕,而遣馬嗣勳助紹威誅牙兵。牙兵已誅,魏兵,在外 者聞之皆亂。魏將左行遷據歷亭,史仁遇據高唐以 叛,道昭等從太祖悉破之。道昭為將,勇於犯敵而少 成算,每戰先發多敗,而周彝等繼之乃勝。開平元年, 與康懷英等攻潞州,築夾城為蚰蜒塹以圍之,逾年 不能下,晉兵攻破夾城,道昭戰死。

劉捍[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捍,開封人也。為人明敏有威儀,善 擯贊。太祖初鎮宣武,以為客將,使從朱珍募兵淄青。 太祖北攻鎮州,與王鎔和,遣捍見鎔,鎔軍未知梁意, 方嚴兵,捍馳一騎入城中,諭鎔以太祖意,鎔乃聽命。 梁兵攻定州,降王處直,捍復以一騎入慰城中。太祖 圍鳳翔,遣捍入見李茂貞計事。唐昭宗召見,問梁軍」 中事,稱旨,賜以錦袍,拜登州刺史,賜號「迎鑾毅勇功 臣。」梁兵攻淮南,遣捍先之淮口,築馬頭下浮橋以渡 梁兵。太祖出光山,攻壽州,又使捍作浮橋於淮北,以 渡歸師,拜宋州刺史。太祖即位,遷左天武指揮使、元 從親軍都虞候、左龍虎統軍,出為佑國軍留後。同州 劉知俊反,以賂誘捍,將吏執捍而去,知俊械之,送於 李茂貞,見殺。太祖哀之,贈捍太傅。

寇彥卿[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彥卿字俊臣,開封人也。世事宣武 軍為牙將。太祖初就鎮,以為通引官,累遷右長直都 指揮使,領洺州刺史。羅紹威將誅牙軍,太祖遣彥卿 之魏計事,彥卿陰為紹威計畫,乃悉誅牙軍。彥卿身 長八尺,隆準方面,語音如鐘,工騎射,好書史,善伺太 祖意,動作皆如旨。太祖嘗曰:「敬翔、劉捍、寇彥卿皆天 為我生之。」其愛之如此。賜以所乘愛馬一丈烏。太祖 圍鳳翔,以彥卿為都排陣使,彥卿乘烏,馳突陣前,太 祖目之曰:「真神將也。」初,太祖與崔引謀欲遷都洛陽, 而昭宗不許。其後昭宗奔於鳳翔,太祖以兵圍之。昭 宗既出,明年,太祖以兵至河中,遣彥卿奉表迫請遷 都,彥卿因悉驅徙長安居人以東,人皆拆屋為栰,浮 渭而下,道路號哭,仰天大罵曰:「國賊崔引、朱溫,使我 至此!」昭宗亦顧瞻陵廟,徬徨不忍去,謂其左右為《俚 語》云:「紇干山頭凍死雀,何不飛去生處樂!」相與泣下 沾襟。昭宗行至華州,遣人告太祖,以何皇后有娠,願 留華州,待冬而行。太祖大怒,顧彥卿曰:「汝往趣官家 來,不可一日留也。」彥卿復馳至華,即日迫昭宗上道。 太祖即位,拜彥卿感化軍節度使。歲餘,召為左金吾 衛大將軍,充金吾衛仗使。彥卿晨朝至天津橋,民梁 現不避道,前驅捽現投橋上石欄以死。彥卿見太祖 自首,太祖惜之,詔彥卿以錢償現家以贖罪。御史司 憲崔沂劾奏彥卿,請論法,太祖不得已,責授彥卿左 衛中郎將,復拜襄州防禦使,選河陽節度使。太祖遇 弒,彥卿出太祖畫像,事之如生。嘗對客語先朝,必涕 泗交下。末帝即位,徙鎮威勝。彥卿明敏善事人,而怗 寵作威,好誅殺,多猜忌。卒於鎮,年五十七。

康懷英[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懷英,兗州人也。事朱瑾為牙將。梁 兵攻瑾,瑾出略食豐沛間,留懷英守城,懷英即以城 降梁,瑾遂奔於吳。太祖得懷英,大喜。後從氏叔琮攻 趙匡凝,下鄧州。梁兵攻李茂貞於岐,以懷英為先鋒, 至武功,擊殺岐兵萬餘人。太祖喜曰:「邑名武功,真武 功也。」以名馬賜之。是時,李周彝以鄜坊兵救岐,屯於 三原,懷英擊走之,因取其翟州而還。岐兵屯奉天,懷 英柵其東北,夜半,岐兵攻之,懷英以為夜中不欲驚 他軍,獨以二千人出戰,遲明,岐兵解去,身被十餘創。 李茂貞與梁和,昭宗還京師,賜懷英「迎鑾毅勇功臣。」 楊行密攻宿州,太祖遣懷英擊走之,表宿州刺史,遷 保義軍節度使。丁會以潞州叛梁降晉,太祖命懷英 為招討使,將行,太祖戒之,語甚切。懷英惶恐,以謂潞 州期必得,乃築夾城圍之。晉遣周德威屯於亂柳,數 攻夾城,懷英不敢出戰。太祖乃以李思安代懷英,將 降,懷英為都虞候。久之,思安亦無功,太祖大怒,罷思 安,以同州劉知俊為招討使。知俊未至軍,太祖自至 澤州,為懷英等軍援,且督之。已而晉王李克用卒,莊 宗召周德威還太原。太祖聞晉有喪,德威去,亦歸洛 陽,而諸將亦少弛。莊宗謂德威曰:「晉之所以能敵梁, 而彼所憚者先王也。今聞吾王之喪,謂我新立,未能 出兵,其意必怠。宜出其不意以擊之,非徒解圍,亦足以定霸也。」乃與德威等疾馳六日,至北黃碾。會天大 昏霧,伏兵三垂岡,直趨夾城,攻破之,懷英大敗,亡大 將三百人。懷英以百騎遁歸,詣闕請死。太祖曰:「去歲 興兵,太陰虧食,占者以為不利,吾獨違之而致敗,非 爾過也。」釋之,以為右衛上將軍。劉知俊叛,奔於岐,以 懷英為保義軍節度使、西路副招討使。知俊以岐兵 圍靈武,太祖遣懷英攻邠寧以牽之。懷英取寧、慶、衍 三州,還至昇平,知俊掩擊之,懷英大敗。徙鎮感化。其 後朱友謙叛附於晉,以懷英討之,與晉人戰白徑嶺, 懷英又大敗。徙鎮永平,卒於鎮。

牛存節[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存節字贊正,青州博昌人也。初名 禮,事諸葛爽於河陽。爽卒,存節顧其徒曰:「天下洶洶, 當得英雄事之。」乃率其徒十餘人,歸梁太祖。存節為 人木彊忠謹,太祖愛之,賜之名字,以為小校。張晊攻 汴,存節破其二寨。梁攻濮州,戰南劉橋、范縣,存節功 多。李罕之圍張全義於河陽,全義乞兵於梁,太祖以 存節故事河陽,知其間道,使以兵為前鋒。是時歲饑, 兵行乏食,存節以金帛就民易乾葚以食軍,擊走罕 之。太祖攻魏,存節下魏黎陽,臨河殺魏萬二千人,與 太祖會內黃,遷滑州牢城遏後指揮使。梁兵攻鄆,存 節使都將王言藏船鄆西北隅壕中,期以日午渡兵, 踰壕急攻之。會營中火起,鄆人登城望火,言伏不敢 動,與存節失期。存節獨破鄆西甕城門,奪其壕,橋梁 兵得俱進,遂破朱宣。從葛從周攻淮南,從周敗渒河, 存節收其散卒八千以歸,拜亳、宿二州刺史。朱瑾走 吳,召吳兵攻徐、宿,存節謀曰:「淮兵必不先攻宿,然宿 溝壘素固,可以禦敵。」乃夜以兵急趣徐州,北,傅徐城 下。瑾兵方至,望其塵起,驚曰:「梁兵已來,何其速也!」不 能攻而去。已而太祖使者至,授存節軍機,悉與存節 意合,由是諸將益服其能。遷潞州都指揮使。太祖攻 鳳翔,使召存節。存節為將,法令嚴整,而善得士心,潞 人送者皆號泣。累拜邢州團練使、元帥府左都押衙。 太祖即位,拜右千牛衛上將軍。從康懷英攻潞州,為 行營排陣使。晉兵已破夾城,存節等以餘兵歸。行至 天井關,聞晉兵攻澤州,存節顧諸將曰:「吾行雖不受 命,然澤州要害,不可失也。」諸將皆不欲救之。存節戒 士卒熟息,已而謂曰:「事急不赴,豈曰勇乎!」舉策而先, 士卒隨之。比至澤州,州人已焚外城,將降晉,聞存節 至,乃稍定。存節入城,助澤人守,晉人穴地道以攻之, 存節選勇士數十,亦穴地以應之,戰於隧中,敵不得 入,晉人解去。遷左龍虎統軍、六軍都指揮使、絳州刺 史,遷鄜州留後。同州劉知俊叛,奔鳳翔,乃遷存節匡 國軍節度使。友珪立,朱友謙叛附於晉,西連鳳翔。存 節東西受敵,同州水鹹而無井,知俊叛梁,以渴不能 守而走,故友謙與岐兵合圍持久,欲以渴疲之,存節 禱而擇地,鑿井八十,水皆甘,可食,友謙卒不能下。末 帝立,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徙鎮天平。蔣殷反徐州, 遣存節攻破之,以功加太尉。梁、晉相距於河上,存節 病痟,而梁、晉方苦戰,存節忠憤彌激,治軍督士,未嘗 言病。病革,召歸京師。將卒,語其子知業曰:「忠孝,吾子 也,不及其他。」《贈太師》:

張歸霸[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歸霸,清河人也。末帝娶其女,是為 德妃。歸霸少與其弟歸厚、歸弁俱從黃巢,巢敗東走, 歸霸兄弟乃降梁。秦宗權攻汴,歸霸戰數有功。張晊 軍赤岡,以騎兵挑戰,矢中歸霸,歸霸拔之,反以射賊, 一發而斃,奪其馬而歸。太祖從高丘望見,甚壯之,賞 以金帛,并以其馬賜之。使以弓手五百人伏湟中。太」 祖以騎數百為游兵,過晊柵。晊出兵追太祖,歸霸發 伏,殺晊兵千人,奪馬數十匹。太祖攻蔡州,蔡將蕭顥 急擊太祖營,歸霸不暇請,與徐懷玉分出東南壁門, 合擊敗之,太祖得拔營去。太祖攻兗、鄆,取曹州,使歸 霸以兵數千守之,與朱瑾逆戰金鄉,大敗之,又破濮 州。晉人攻魏,歸霸、從葛、從周救魏,戰洹水,歸霸擒克 用子《落落》以與魏人,又破劉仁恭於內黃,功出諸將 右。光化二年,權知邢州,遷萊州刺史,拜左衛上將軍、 曹州刺史。開平元年,拜右龍虎統軍、左驍衛上將軍。 二年,拜河陽節度使,以疾卒。子漢傑,事末帝為顯官, 以張德妃故用事。梁亡,唐莊宗入汴,遂族誅。

張歸厚[编辑]

按《五代史張歸霸傳》:「歸霸弟歸厚,字德坤,為將善用 弓槊,能以少擊眾。張晊屯赤岡,歸厚與晊獨戰陣前, 晊憊而卻,諸將乘之,晊遂大敗。太祖大悅,以為騎長。 梁攻時溥,歸厚以麾下先進九里山,遇徐兵而戰。梁 故將陳璠叛在徐,歸厚望見,識之,瞋目大罵,馳騎直 往取之,矢中其左目。郴王友裕攻鄆,屯濮州,太祖從」 後至。友裕徙柵,與太祖相失。太祖卒與鄆兵遇,太祖 登高望之,鄆兵纔千人,太祖與歸厚以廳子軍直衝 之,戰已合,鄆兵大至,歸厚度不能支,以數十騎衛太 祖先還,歸厚馬中矢僵,乃持槊步鬥。太祖還軍中,遣張筠馳騎第取之,以為必死矣。歸厚體被十餘箭,得 筠馬乃歸。太祖見之,泣曰:「爾在,喪軍何足計乎!」使舁 歸宣武。遷右神武統軍,歷洺、晉、絳三州刺史,與晉人 屢戰未嘗屈。乾化元年,拜鎮國軍節度使,以疾卒。子 漢卿,歸弁為將,亦善戰,開平初,為滑州長劍指揮使。 子漢融,梁亡皆族誅。

王重師[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重師,許州長社人也。為人沈默多 智,善劍槊。秦宗權陷許州,重師脫身歸梁,從太祖平 蔡,攻兗、鄆,為拔山都指揮使。重師苦戰齊魯間,威震 鄰敵,遷潁州刺史。太祖攻濮州,已破,濮人積草焚之, 梁兵不得入。是時重師方病金瘡,臥帳中,諸將強之, 重師遽起,悉取軍中氈毯,沃以水,蒙之火上,率精卒」 以短兵突入,梁兵隨之皆入,遂取濮州,重師身被八 九創,軍士負之而還。太祖聞之,驚曰:「奈何使我得濮 州而失重師乎!」使醫理之,逾月乃愈。王師範降,表重 師青州留後,累遷佑國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居數年,甚有威惠。重師與劉捍故有隙,捍嘗構之 太祖,太祖疑之。重師遣其將張君練西攻邠、鳳而不 先請,君練兵小敗,太祖以其擅發兵,挫失國威,將召 而罪之,遣劉捍代重師,重師不知太祖怒己,捍至,重 師不出迎,見之青門,禮又倨。捍因馳白太祖,言「重師 有二志。」太祖益怒,貶重師溪州刺史,再貶崖州司戶 參軍,未行,賜死。

徐懷玉[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懷玉,亳州焦夷人也。少事梁太祖, 與太祖俱起微賤。懷玉為將,以雄豪自任,而勇於戰 陣。從太祖鎮宣武,為永城鎮將。秦宗權攻梁,壁金隄、 靈昌、酸棗,懷玉以輕騎連擊破之,俘殺五千餘人,遷 左長劍都虞候。又破宗權於板橋、赤岡,拔其八柵。從 太祖東攻兗、鄆,破徐、宿。懷玉金創被體,戰必克捷,所」 得賞賚,往往以分士卒,為梁名將。本名琮,太祖賜名 懷玉。從太祖攻魏,敗魏兵黎陽。遂東攻兗,破朱瑾於 金鄉。又從龐師古攻楊行密,師古敗清口,懷玉獨完 一軍,行收散卒萬餘人以歸。遷沂州刺史。屬歲屢豐, 乃繕兵治壁,為戰守具。已而王師範叛梁,侵梁東境, 懷玉屢以州兵擊破之,遷齊州防禦使。天復四年,以 州兵西迎昭宗都洛陽,遷華州觀察留後,以兵屯雍 州。遷右羽林統軍,屯於澤州。晉人攻之,為隧以入,懷 玉擊之隧中,晉人乃卻。太祖時,歷曹、晉二州刺史,晉 數攻之,懷玉堅守,賊晉兵於洪洞,拜保大軍節度使。 太祖崩,友珪自立,朱友謙附於晉,以襲鄜州,執懷玉 殺之。

楊師厚[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師厚,潁州斤溝人也。少事河陽李 罕之。罕之降晉,選其麾下勁卒百人獻於晉王,師厚 在籍中。師厚在晉無所知名,後以罪奔於梁,梁太祖 以為宣武軍押衙、曹州刺史。梁攻王師範,師厚戰臨 胊,擒其遍將八十餘人,取棣州,以功拜齊州刺史。太 祖攻趙匡凝於襄陽,遣師厚為先鋒。師厚取穀城西」 童山木為浮橋,渡漢水,擊匡凝,敗之,匡凝棄城走。師 厚進攻荊南,又走。匡凝弟匡明,功為多,拜山南東道 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劉知俊叛,攻陷長安,劉 鄩、牛存節等攻之,久不克。師厚以奇兵傍南山入其 西門,降其守者,遂克之。晉周德威攻晉州以應知俊, 師厚敗之於蒙坑,以功遷保義軍節度使,徙鎮宣義。 是時,梁兵攻趙久無功,太祖病臥洛陽,少間,乃自將 北擊趙。師厚從太祖至洹水,夜行,迷失道。明旦,次魏 縣,聞敵將至,梁兵潰亂不可止,久之無敵,乃定。已而 太祖疾作,乃還。明年,少間,而晉軍攻燕,燕王劉守光 求援於梁,太祖為之擊趙以牽晉,屯於龍花,遣師厚 攻棗彊。三月,一作日不能下。太祖怒,往督戰,乃破屠 之,進圍蓨縣。晉史建瑭以輕兵夜擊梁軍,梁軍大擾, 太祖與師厚皆棄輜重南走。太祖還東都,師厚留屯 魏州。明年,太祖遇弒,友珪自立。師厚乘間殺魏牙將 潘晏、臧延範等,逐出節度使羅周翰,友珪因以師厚 為天雄軍節度使。自太祖與晉戰河北,師厚嘗為招 討使,悉領梁之勁兵。太祖崩,師厚遂逐其帥,而稍矜 倨難制。故時魏恃牙兵,其帥得以倔彊。羅紹威時牙 兵盡死,魏勢孤,始為梁所制。師厚已得志,乃復置銀 槍、效節軍。友珪陰欲圖之,召師厚入計事,其吏田溫 等勸師厚勿行,師厚曰:「吾二十年不負朱家,今若不 行,則見疑而生事。然吾知上為人,雖往無如我何也。」 乃以勁兵二萬朝京師,留其兵城外,以十餘人自從, 入見友珪。友珪益恐懼,賜與鉅萬而還。已而末帝謀 討友珪,問於趙巖。巖曰:「此事成敗,在招討楊公爾,得 其一言諭禁軍,吾事立辦。」末帝乃遣馬慎交陰見師 厚,布腹心。師厚猶豫未決,謂其下曰:「方郢王弒逆時, 吾不能即討。今君臣之分已定,無故改圖,人謂我何?」 其下或曰:「友珪弒父與君,乃天下之惡,均王仗大義 以誅賊,其事易成。彼若一朝破賊,公將何以自處?」師厚大悟,乃遣其將王舜賢至洛陽,見袁象先計事,使 朱漢賓以兵屯滑州為應。末帝卒與象先殺友珪。末 帝即位,封師厚鄴王,詔書不名,事無鉅細,皆以諮之, 然心益忌而畏之。已而師厚瘍發卒,末帝為之受賀 於宮中。由是始分相、魏為兩鎮。魏軍亂,以魏博降晉。 梁失河北自此始。

王景仁[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景仁,廬州合淝人也。初名茂章,少 從楊行密起淮南。景仁為將,驍勇剛悍,質略無威儀, 臨敵務以身先士卒,行密壯之。梁太祖遣子友寧攻 王師範於青州,師範乞兵於行密,行密遣景仁以步 騎七千救師範。師範以兵背城為兩柵,友寧夜擊其 一柵,柵中告急,趣景仁出戰,景仁按兵不動,友寧已」 破一柵,連戰不已。遲明,景仁度友寧兵已困,乃出戰, 大敗之,遂斬友寧,以其首報行密。是時,梁太祖方攻 鄆州,聞子友寧死,以兵二十萬倍道而至。景仁閉壘 示怯,伺梁兵怠,毀柵而出,驅馳疾戰,戰酣,退坐,召諸 將飲酒。已而復戰,太祖登高望見之,得青州降人,問 飲酒者為誰?曰:「王茂章也。」太祖歎曰:「使吾得此人為 將,天下不足平也。」梁兵又敗。景仁軍還,梁兵急追之。 景仁度不可走,遣裨將李虔裕以眾一旅,設伏於山 下以待之,留軍不行,解鞍而寢。虔裕疾呼曰:「追兵至 矣,宜速走!」虔裕以死遏之。景仁曰:「吾亦戰於此也。」虔 裕三請,景仁乃行,而虔裕卒戰死,梁兵以故不能及, 而景仁全軍以歸。景仁事行密為潤州團練使。行密 死,子渥自宣州入立,以景仁代守宣州。渥已立,反求 宣州故時物,景仁惜不與,渥怒,以兵攻之,景仁奔於 錢鏐,鏐表景仁領宣州節度使。梁太祖素識景仁,乃 遣人召之。景仁間道歸梁,仍以為寧國軍節度使,加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久之,未有以用,使參宰相班,奉 朝請而已。開平四年,以景仁為北面招討使,將韓勍、 李思安等兵伐趙。行至魏州,司天監言太陰虧,不利 行師,太祖亟召景仁等還,已而復遣之。景仁已去,太 祖思術者言,馳使者止景仁於魏以待。景仁已過邢 洺,使者及之,景仁不奉詔,進營於柏鄉。乾化元年正 月庚寅,日有食之,崇政使敬翔白太祖曰:「兵可憂矣。」 太祖為之旰食。是日,景仁及晉人戰,大敗於北鄉。景 仁歸訴於太祖,太祖曰:「吾亦知之,蓋韓勍、李思安輕 汝為客而不從節度爾。」乃罷景仁就第。後數月,悉復 其官爵。末帝立,以景仁為淮南招討使,使攻廬、壽。軍 過獨山,山有楊行密祠,景仁再拜號泣而去。戰於霍 山,梁兵敗走,景仁殿而力戰,以故梁兵不甚敗。景仁 歸京師,病疽卒,贈太尉。

王虔裕[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虔裕,瑯琊臨沂人也。為人健勇,善 騎射,以弋獵為生。少從諸葛爽起青、棣間。其後爽為 汝州防禦使,率兵北擊沙陀,還入長安,攻黃巢。爽兵 敗降巢,巢以爽為河陽節度使。中和三年,孫儒陷河 陽,虔裕隨爽奔於梁。是時太祖新就鎮,黃巢、秦宗權 等兵方盛,太祖數為所窘,而梁未有他將,乃以虔裕」 將騎兵,常為先鋒,擊巢陳、蔡間,拔其數柵。巢走,梁兵 躡之,戰於萬勝戍,巢敗而東,虔裕功為多,乃表虔裕 義州刺史。黃巢已去,秦宗權攻許、鄭,與梁為敵境,大 小百餘戰,虔裕常有功。秦賢攻汴南境,太祖遣虔裕 拒賢於尉氏,戰敗,失一裨將,太祖怒,拘虔裕於軍中。 邢州孟遷降梁,為晉人所圍,太祖遣虔裕以精兵百 人,疾馳,夜破晉圍,入邢州。遲明,立梁旗幟於城上,晉 人以為救兵至,乃退。已而晉兵復來遷,執虔裕降於 晉,見殺。

謝彥章[编辑]

按《五代史梁臣傳》:「彥章,許州人也。幼事葛從周,從周 憐其敏慧,養以為子。授之兵法,從周以千錢置大盤 中,為行陣偏伍之狀,示以出入進退之節,彥章盡得 之。及壯,事梁太祖為騎將。是時賀瓌善用步卒,而彥 章與孟審澄、侯溫裕皆善將騎兵,審澄、溫裕所將不 過三千,彥章多而益辦。彥章事末帝,累遷匡國軍節」 度使。貞明四年,晉攻河北,賀瓌為北面招討使,彥章 為排陣使,屯於行臺。彥章為將,好禮儒士,雖居軍中, 嘗儒服,或臨敵御眾,肅然有將帥之威,左右馳驟,疾 若風雨。晉人望其行陣齊整,相謂曰:「謝彥章必在此 也。」其名重敵中如此,瓌心忌之。彥章與瓌行視郊外, 瓌指一地語彥章曰:「此地岡阜陸起,其中坦然,營柵 之地也。」已而晉兵柵之,瓌疑彥章陰以告,晉益惡之。 彥章故與馬步都虞候朱珪有隙,瓌欲速戰,彥章請 持重以老敵,珪乃誣彥章以為將反,瓌旦享士,使珪 伏甲殺之。審澄、溫裕皆見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