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1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十六卷目錄

 將帥部名臣列傳七十四

  金一

  鶻謀琶      迪姑迭

  李師夔      阿徒罕

  郭企忠      婁室

  完顏希尹     阿勒根沒都魯

  烏延蒲盧渾    黃摑敵古本

  海里       蕭恭

  王伯龍      赤盞暉

  大㚖       烏延胡里改

  斜卯阿里     完顏習不主

  蕭王家奴     趙隇

  高彪       烏孫訛論

  酈瓊       李成

  孔彥舟

官常典第五百十六卷

將帥部名臣列傳七十四[编辑]

金一[编辑]

鶻謀琶[编辑]

按《金史》本傳:「鶻謀琶,木吉水斜卯部人也。性忠直,寬 厚,重節義,勇於戰。父阿鶻土,贈金吾衛上將軍。穆宗 時,鶻謀琶內附,先遣子寧吉從間道送款,遂使活里 畽與鶻謀琶合軍攻降諸部,因領其眾,與弟胡麻谷 渾坦、姪阿里等攻下諸城。從撒改破塢塔城,穆宗屢 賞之。破高麗戍兵,與石適歡討平諸部。蒲察部雅里」 孛堇,與其兄弟胡八、雙括等欲叛歸遼,鶻《謀琶》執之, 送於康宗,賜賚甚厚。破高麗曷懶甸及下陁魯城有 功。天輔六年卒,年七十二。天眷中,贈銀青光祿大夫。

迪姑迭[编辑]

按《金史》本傳:「迪姑迭,溫迪罕部人。祖扎古迺,父阿胡 迭,世為胡論水部長。迪姑迭年二十餘,代領父謀克, 攻寧江州,敗遼援兵,獲甲馬財物。次破奚營,回至韓 州,遇敵二千人,擊走之。斡魯古與遼人戰於咸州,兵 已卻,迪姑迭以本部兵力戰,諸軍復振,遂大破之。護 步答岡之役,乙里補孛堇陷敵中,迪姑迭援出之,攻」 黃龍府,身被數創,授猛安。天輔七年,從上至山西,卒。

李師夔[编辑]

按《金史》本傳:「師夔,字賢佐,奉聖永興人。少倜儻有大 志,以廕入仕,為本州麴監。天輔六年,太祖襲遼主於 鴛鴦濼,郡守委城遁去,眾無所屬,相與叩門,請師夔 主郡事,師夔許之,乃搜卒治兵。迪古乃兵至奉聖州, 師夔與其故人沈璋密謀出降,曰:『一城之命,懸於此 舉』。璋曰:『君言是矣,如軍民不從,奈何』?師夔即率親信」 十數輩,詰旦出城見余睹,與之約曰:「今已服從,願無 以兵入城及俘掠境內。」余睹許諾。詔以師夔領節度, 以璋佐之。賜師夔駿馬二,俾招未附者,許以便宜從 事。明年,加左監門衛大將軍。劇賊張勝以萬人逼城, 師夔度眾寡不敵,乃偽與之和,日致饋給,勝信之。師 夔乘其不備,使人刺勝,殺之,以其首徇曰:「汝輩皆良 民,脅從至此。今元惡已誅,可棄兵歸復其所。」賊眾大 驚,皆散去。別賊焦望天、尹智穆率兵數千來寇,師夔 以兵臨之,設伏歸路,使人反間之。智穆果疑望天先 引去,智穆勢孤,亦還,遇伏而敗,遂執斬之。是後賊眾 不敢入境。以勞遷靜江軍節度留後,累遷武平軍節 度使,改東京路轉運使,徙陝西東路轉運使。致仕,封 任國公。卒,年八十五。

阿徒罕[编辑]

按《金史》本傳:「阿徒罕,溫迪罕部人。年十七,從撒改、斡 帶等討平諸部,皆身先力戰。高麗築九城於曷懶甸, 斡塞禦之,阿徒罕為前鋒。高麗有屯於海島者,阿徒 罕率眾三十人夜渡,焚其營柵戰艦,大破之,遂下駝 吉城。既而八城皆下,功最。遼兵自寧江州東門出,阿 徒罕逆擊,盡殪之,以功授謀克。從攻黃龍府,力戰,身」 被數十創,竟登其城。後與烏論石準援照散城,阿徒 罕請乘不備急擊之,遂夜過益褪水,詰朝大敗之。斡 魯上其功,賜幣與馬。天輔四年五月,疾病,賜良馬一 匹,詔曰:「汝安則乘之。」年六十五卒。上悼惜之,遣使弔 祭,以馬為贈。阿徒罕為人孝悌,好施惠,健捷善弋獵, 至角觝擊鞠,咸精其能。

郭企忠[编辑]

按《金史》本傳:「企忠字元弼,唐汾陽王子儀之後。郭氏 自子儀至承勳,皆節鎮北方。唐季,承勳入於遼,子孫 繼為天德軍節度使,至昌金,降為副使。企忠幼孤,事 母孝謹。年十三,居母喪,哀毀如成人。服除,襲父官,加 左散騎常侍。天輔中,大軍至雲中,遣耶律坦招撫諸 部,企忠來降,軍帥命同勾當天德軍節度使事,徙所」 部居於韓州。及見太祖,問知其家世,禮遇優厚,以白 鷹賜之。天會三年,伐宋,領西南諸部番、漢軍兵為猛安。從破鴈門屯兵,加桂州管內觀察留後,鎮代州。明 年,賊楊麻胡等聚眾數千於五臺,企忠與同知州事 迪里討平之,遷知汾州事。是時,汾州初下,居民多為 軍士掠去,城邑蕭然。企忠詣帥府力請,願聽其親舊 贖還,帥府從之,未幾,完實如故。石州賊閻先生眾數 萬至城下,僚屬慮有內變,請為備。企忠曰:「吾於汾人 有德,保無他。」乃率吏民城守,會援至,合擊破之。六年, 改靜江軍節度留後,遷天德軍節度使、汴京步軍都 指揮使,累遷金吾衛上將軍。秩滿,權沁州刺史。到官 歲餘卒,年六十八。

婁室[编辑]

按《金史》本傳:「婁室,字斡里衍,完顏部人。年二十一,代 父白答,為七水諸部長。太祖克寧江州,使婁室招諭, 係遼籍,女直遂降。移燉益海路,太彎、照撒等敗遼兵 於婆剌赶山,復敗遼兵,擒兩將軍。既而益改、捺末懶 兩路皆降。進兵咸州,克之,諸部相繼來降,獲遼北女 直係籍之戶。遼都統耶律訛里朵以二十餘萬眾來」 戍邊。太祖趨達魯古城,次寧江州西,召婁室,婁室見 上於軍中。上見婁室馬多疲乏,以三百給之,使隸左 翼宗翰軍,與銀朮可縱兵衝其中堅,凡九陷陣,皆力 戰而出。復與銀朮可戍邊及九百奚營等部來降,則 與銀朮可攻黃龍府。上使完顏渾黜、婆盧火、石古乃 以兵四千助之,敗遼兵萬餘於白馬濼。宗雄等下金 山縣,使婁室分兵二千,招沿山逃散之人。耶律捏里 軍蒺藜山,斡魯古婁室等破之,遂取顯州。太祖取黃 龍府,婁室請曰:「黃龍一都會,且僻遠,苟有變,則鄰郡 相扇而起,請以所部屯守。」太祖然之。仍合諸路謀克, 命婁室為萬戶,守黃龍府。進都統,從杲取中京,與希 尹等襲走迪六和尚。雅里斯等,敗奚王霞末,降奚部 西節度訛里剌。遼主自鴛鴦濼西走,婁室等追至白 水濼,獲其內庫寶物。婁室遂與闍母攻破西京,復與 闍母至天德、雲內、寧邊、東勝,其官吏皆降,獲阿疏。夏 人救遼,兵次天德,婁室使突撚補攧以騎二百為候 兵,夏人敗之幾盡。阿土罕復以二百騎往,遇伏兵,獨 阿土罕脫歸。時久雨,諸將欲且休息,婁室曰:「彼再破 吾騎兵,我若不復往,彼將以我怯,即來攻我矣。」乃選 千騎,與習失、拔离速往。斡魯壯其言,從之。婁室遲明 出陵野嶺,留拔离速以兵二百據險守之。獲生口,問 之,其帥李良輔也。將至野,登高望之,夏人恃眾而不 整,方濟水為陣,乃使人報斡魯。婁室分軍「為二,迭出 迭入,進退轉戰三十里,過宜水,斡魯軍亦至,合擊敗 之。」遼都統大石犯奉聖州,壁龍門東二十五里,婁室、 照里、馬和尚等以兵取之,生獲大石,其眾遂降。遼闢 里刺守奉聖州,棄城遯去。後與宗望追遼帝,婁室、蒲 察以二十騎候敵,敗其軍三千人於三山。有千人將 趨奉聖州,蒲察復敗之,擒其主帥而還。夏人屯兵於 可敦館。宗翰遣婁室戍朔州,築城於霸德山西南二 十里,遂破朔州西山兵二萬,擒其帥趙公直。其後復 襲遼帝於余都谷,獲之,賜鐵券,惟死罪乃笞之,餘罪 不問。銀朮可圍太原,宋統制劉臻救太原,率眾十萬 出壽陽,婁室擊破之,繼敗宋兵數千於榆次。宋張灝 軍出汾州,拔离速擊走之。灝復營文水,婁室與突葛 速、拔离速與戰,灝大敗。宗翰定太原,婁室取汾、石二 州及其屬縣溫泉、方山。離石、蒲察降壽陽,取平定軍 及樂平,復招降遼州及榆社、遼山、和順諸縣。宗翰趨 汴州,使婁室等自平陽道先趨河南,曰:「若至澤州,與 賽里婆盧火習失遇,當與俱進。」習失之前軍三謀克, 敗宋兵三千於襄垣,遇伏兵二千,又敗之。撒剌答破 天井關,復破步兵於孔子廟南,遂降河陽。婁室軍至, 既渡河,遂薄西京,城中兵來拒戰,習失逆擊敗之,西 京降。婁室取偃師、永安軍,鞏縣降。撒剌答敗宋兵於 汜水,於是滎陽、滎澤、鄭州、中牟相次皆降。宗翰已與 宗望會軍於汴,使婁室率師趨陝津,攻河東郡縣之 未下者。阿离土罕敗敵於河上,撒按敗敵於陜城下, 鶻沙虎降虢州守陴卒三百人,遂克陝府。習古迺、桑 衮破陝之散卒於平陸西北,活女別破敵於平陸,婁 室破蒲、解之軍二萬,盡覆之,安邑、解州皆降,遂克河 中府,降絳、慈、隰、石等州。宗翰往洛陽,使婁室取陝西, 敗宋將范致虛軍,下同、華二州,克京兆府,獲宋制置 使傅亮,遂克鳳翔。阿鄰等破宋大兵於河中,斡魯破 宋劉光烈軍於馮翊,訛特剌、桑衮敗敵於渭水,遂取 下邽、宗翰會宗輔伐康王,命婁室、蒲察專事陝西,以 婆盧火、繩果監戰。繩果等遇敵於蒲城及同州,皆破 之。婁室、蒲察克丹州,破臨真,進克延安府,遂降綏德 軍及靜邊、懷遠等城寨十六,復破青澗城。宋安撫使 折可求以麟、府、豐三州及堡寨九降於婁室,晉寧所 部九寨皆降。而晉寧軍久不下,婁室欲去之,賽里不 可曰:「此與夏鄰,且生他變。城中無井,日取河水以為 飲。」乃決渠於東泄其水,城中遂困。李位、石乙啟郭門 降。諸將率兵入城,守將徐徽言據子城,戰三日,眾潰, 徽言出奔,獲之,使之拜,不聽;臨之以兵,不為動。縶之軍中,使先降者諭之使降。徽言大罵,與統制孫昂皆 不屈,乃并殺之。遂降定安堡、渭平寨及鄜、坊二州。於 是婁室、婆盧火守延安,折可求屯綏德,蒲察還守蒲 州。延安、鄜、坊州皆殘破,人民存者無幾,婁室置官府 輯安之。別將斡論降建昌軍。京兆府叛,婁室復討平 之。遂與阿盧補、謀里也至三原,訛哥金阿骨欲擊淳 化兵,敗之。婁室攻乾州,已築甬道,列砲具而州降。遂 進兵克邠州,軍於京兆。陝西城邑已降定者輒復叛, 於是睿宗以右副元帥總陝西征伐。時婁室已有疾, 睿宗與張浚戰於富平,宗弼左翼軍已卻,婁室以右 翼力戰,軍勢復振,張浚軍遂敗。睿宗曰:「力疾鏖戰,以 徇王事,遂破巨敵,雖古名將何以加也。」以所用犀玉 金銀器及甲冑并馬七匹與之。天會八年薨。十三年, 贈泰寧軍節度使兼侍中,加太子太師。皇統元年,贈 開府儀同三司,追封莘王。以正隆例,改贈金源郡王, 配享太宗廟庭,諡莊義。子活,女謀衍、石古乃。

完顏希尹[编辑]

按《金史》本傳:「希尹本名谷神,歡都之子也。自太祖舉 兵,常在行陣,或從太祖,或從撒改,或與諸將征伐,比 有功。金人初無文字,國勢日強,與鄰國交好,乃用契 丹字,太祖命希尹撰本國字,備制度,希尹乃依倣漢 人楷字,因契丹字制度合本國語,製女直字。天輔三 年八月,字書成,太祖大悅,命頒行之,賜希尹馬一匹」、 衣一襲。其後熙宗亦製女直字,與希尹所製字俱行, 用希尹所撰,謂之「女直大字」;熙宗所撰,謂之「小字。」遼 人迪六和尚雅里斯棄中京走,希尹與迪古乃、婁室 余睹襲之。迪六等問希尹兵,復走,遂降其旁近人民 而還。奚人落虎來降,希尹使落虎招其父西節度使 訛里剌,訛里剌以本部降。宗翰駐軍北安,使希尹經 略近地,獲遼護衛耶律習泥烈,知遼主獵於鴛鴦濼, 宗翰遂請進兵。宗翰將會都統杲於奚王嶺,遼兵屯 古北口,使婆盧火將兵二百擊之,渾黜亦將二百人 為後援。渾黜聞遼兵眾,請益兵,宗翰欲親往,希尹、婁 室曰:「此小寇,請以千兵為公破之。」渾黜至古北口,遇 遼遊兵,逐之入谷中。遼步騎萬餘迫戰,死者數人。渾 黜據關口,希尹等至,大破遼兵,斬馘甚眾,盡獲甲胄 輜重,復敗其伏兵,殺千餘人,獲馬百餘匹,遂與宗翰 至奚王嶺,期會於羊城濼。宗翰襲遼帝於五院司,希 尹為前驅,所將纔八騎,與遼主戰,一日三敗之。明日, 希尹得降人麻哲,言「遼主在漠,委輜重將奔西京,幾 及遼」主於白水濼南,遼主以輕騎遯去,盡獲其內庫 寶物,遂至西京,西京降,使蒲察守之。希尹至乙室部, 不及遼主而還。及宗翰入朝,希尹權西南、西北兩路 都統。是時,夏人已受盟,遼主已獲耶律大石自立,而 夏國與婁室書,責諸帥棄盟,軍入其境,多掠取者。希 尹上其書,且奏曰:「聞夏使人約大石取山西諸郡,以 臣觀之,夏盟不可信也。」上曰:「夏事酌宜行之,軍入其 境,不知信與否也。大石合謀,不可不察,其嚴備之。」及 大舉伐宋,希尹為元帥右監軍,再伐宋,執二主以歸。 師還,賜希尹鐵券,除當赦不原之罪,餘釋不問。宗翰 伐康王,希尹追之於揚州,康王遯去。後與宗翰俱朝 京師,請立熙宗為儲嗣,太宗遂以熙宗為諳班勃極 烈。熙宗即位,希尹為尚書左丞相,兼侍中,加開府儀 同三司。希尹為相,有大政皆身先執咎。天眷元年,乞 致仕,不許,罷為興中尹。二年,復為左丞相兼侍中,俄 封陳王。與宗幹共誅宗磐、宗雋。三年,賜希尹詔曰:「師 臣密奏,姦狀已萌,心在無君,言宣不道。逮燕居而竊 議,謂神器以何歸」,稔於聽聞,遂致章敗,遂賜死,并殺 右丞蕭慶并希尹子同修國史把答、符寶郎漫帶。是 時,熙宗未有皇子,故嫉希尹者,以此言譖之。皇統三 年,上知希尹實無他心,而死非其罪。贈希尹儀同三 司、邢國公,改葬之。蕭慶銀青光祿大夫。天德三年,追 封豫王。正隆二年,例降金源郡王。大定十五年,諡「貞 憲。」孫守道、守貞、守能、守道自有傳。

阿勒根沒都魯[编辑]

按《金史》本傳:「沒都魯,上京納鄰河人也,後徙咸平路 梅黑河。雄偉美鬚髯,勇毅善射。國初伐遼,沒都魯在 軍中,領謀克猛安。每遇敵,往來馳突,人莫敢當,故所 戰皆克。皇統元年,計功擢宣威將軍。明年,授同知通 遠軍節度使,改移剌都糺詳穩,授世襲本路寧打渾 河謀克。為滑州刺史,改肇州防禦使,蒲與路節度使」, 遷驃騎上將軍。是歲,以年老致仕,卒。累官金吾衛上 將軍,年七十三。

烏延蒲盧渾[编辑]

按《金史》本傳:「蒲盧渾,曷懶路烏古敵昏山人。父孛古 剌,龍虎衛上將軍。蒲盧渾膂力絕人,能挽彊,射二百 七十步。與兄鶻沙虎俱以勇健隸闍母軍,居帳下。攻 黃龍府,力戰有功。闍母敗於兔耳山,張覺復整兵來, 諸將皆不敢戰。蒲盧渾登山望之,乃紿諸將曰:『敵軍 少,急擊可破也。若入城,不可復制』。遂合戰,破之。郭藥」 師、蔡靖以燕京降。蒲盧渾率九十騎先伺察城中居民去就,遂將漢兵子隸完顏蒙适,攻真定,進攻贊皇, 取之,獲人畜甲仗萬餘。汴城破,日已暮,宋人猶力戰, 槍刺中蒲盧渾手,戰益力,遂敗宋軍,賜金五十兩。睿 宗為右輔元帥,已定關陝,議取劍外諸州,遂拔和尚 原。元帥府承制以蒲盧渾為河北西路兵馬都總管。 及宋主在揚州,蒲盧渾與蒙适將萬騎襲之,宋主已 渡江,破其餘兵。後與斜卯、阿里俱從宗弼自淮西渡 江,取江寧。宗弼入杭州,宋主走明州,再走溫州,由海 道追三百餘里,隳明州而歸。語在《阿里傳》。天眷二年, 授鎮國上將軍,除安國軍,以疾去官。皇統六年,授世 襲謀克,起為延安尹,賜尚衣一襲。尋致仕。海陵遷中 都,起為歸德尹,就其家授之,賜銀牌、襲衣、玉吐鶻,馳 驛之官。蒲盧渾留數十日,已違程,復聽致仕。召赴京 師。至薊州,見海陵於獵所。明日從獵,獲一𤜶,海陵曰: 「卿年老,尚能馳逐擊獸,健捷如此。」賜以御服,封豳國 公。除太子少師,進太子太保,改真定尹,入判大宗正 事。頃之伐宋,以本官行右領軍副都督事。師次西采 石,海陵欲渡江,蒲盧渾曰:「宋軍船高大,我船庳小,恐 不可遽渡。」海陵怒曰:「汝昔從梁王追趙構於海島,皆 大舟耶?今乃沮吾兵事。設不能遽渡江,不過有少損 耳。爾年已七十,縱自愛,豈有不死理耶!明日當與《奔 睹》先濟。」既而復止之,乃遣別將先渡江,舟小不可戰, 遂失利,兩猛安及兵士二百餘人皆陷沒,海陵遇害。 軍還,大定二年,至中都上謁,除東京留守。世宗召問 年幾何,對曰:「臣今年七十三矣。」上曰:「卿宿將,久練兵 事,年雖老,精神不衰。」因命到官,每旬月一視事。賜衣 一襲,進階開府儀同三司,仍封豳國公。是歲卒。十八 年,孫扎虎遷廣威將軍,襲烏古敵昏山,世襲猛安,并 親管謀克。

黃摑敵古本[编辑]

按《金史》本傳:「敵古本世居星顯水。從破寧江,取咸州, 平東京路及諸山寨柵,皆有功。從麻吉破遼將和尚 節使兵七千於上京,復破那野軍二萬。再從麻吉遇 敵於阿鄰甸,麻吉被創不能戰,敵古本率兵擊敗之, 勦殺殆盡。從攻回鶻城,破其兵九萬。敗木匠直撒兵 於山後,俘獲甚眾。敗昭古牙之兵三千,獲其家屬而」 還。攻平州張覺,吾春被圍於西山,敵古本引兵救之, 解其圍,并獲糧五千斛,招降戶口甚眾。從平興中,撫 安其民人。天會間,大軍伐宋,敵古本從取濬、開德、大 名,及取濟南、高唐、棣、密等州。皇統間,以功襲謀克,移 屯於壽光縣界,為千戶。六年,授世襲千戶、棣州防禦 使。卒。

海里[编辑]

按《金史》本傳:「海里,婁室族子,體貌豐偉,善用槊。婁室 為黃龍府萬戶,海里從徙於孰吉訛母。從婁室追及 遼主於朔州阿敦山,遼主從數十騎逸去,婁室遣海 里及朮得往見遼主,諭之使降。遼主已窮蹙,待於阿 敦山之東,婁室因獲之,賞海里金五十兩、銀五百兩、 幣帛二百匹、綿三百兩。睿宗經略陝西,海里戰卻吳」 玠軍於涇、邠之南。尋遣修棧道,宋人恐棧道成,以兵 來拒,破其兵,賞銀百五十兩、奴婢十人。天眷元年,擢 宿直將軍。與定宗磐、宗儁之亂,再遷廣威將軍,除都 水使者,改西北路招討都監。歷復州、濼州刺史,耶盧 碗群牧使,迭剌部族節度使,同知大興尹,兼中都路 兵馬都總管。改武寧軍節度使,廣寧尹。卒年六十二。

蕭恭[编辑]

按《金史》本傳:「恭字敬之,乃烈奚王之後也。父翊,天輔 間歸朝,從攻興中,遂以為興中尹。師還,以恭為質子。 宗望伐宋,翊當領建、興、成、川、懿五州兵,為萬戶軍帥。 以恭材勇,使代其父行,時年二十三。至中山,宋兵出 戰,恭先以所部擊敗之,經山東及渡淮襲康王,皆在 軍中。師還,帥府承制授德州防禦使,奚人之屯濱、棣」 間者皆隸焉。改棣州防禦使。皇統間,改同知橫海軍 節度使。丁父憂,起復為太原少尹。用廉遷同知中京 留守事,累遷兵部侍郎,授世襲謀克。坐問禁中起居 狀,決杖奪一官。貞元二年,為同知大興尹。歲餘,遷兵 部尚書,為宋國生日使。以母憂去官。起復為侍衛親 軍馬步軍都指揮使。四年,遷光祿大夫,復為兵部尚 書。是歲,經畫夏國邊界,還過臨潼,失所佩金牌,至太 原,憂恚成疾。時已具其事驛聞於朝,海陵復命給之, 仍遣諭恭曰:「汝失信牌,亦猶不謹,朕方俟汝欲有委 使,乃稱疾耶?必以去日身佩信牌歸,則無以為辭,欲 朕先知耳。」使至,恭已疾篤,稽顙受命,俄頃而卒。海陵 方遣使與其子護衛九哥馳視,乃戒府官使善護之。 至保州,已聞訃矣。海陵深悼惜之,命九哥謢喪以還, 所過州府設奠。喪至都,命百官致祭,親臨奠,賻贈甚 厚,并賜廄馬一,謂九哥曰:「爾父銜命卒於道途,甚可 悼惜。朕乘此馬十年,今賜汝父,可常控至柩前,既葬 汝則乘之。」

王伯龍[编辑]

按《金史》本傳:「伯龍,瀋州雙城人也。遼末,聚黨為盜。天輔二年,率眾二萬及其輜重來降,授世襲猛安,知銀 州兼知雙州。三年,太祖攻臨潢,伯龍與韓慶和以兵 護糧餉,輓夫千五百人皆授甲。慶和已將兵行前,伯 龍從糧居後,遇遼兵五千餘邀於路,伯龍率輓夫擊 敗之,獲馬五十匹。四年,從攻下中京,并克境內諸山」 寨,為靜江軍節度留後。五年,真授節度使,從宗望討 張覺於平州,伯龍先登馳擊,手殺數十百人,遷右金 吾衛將軍。白河之戰,伯龍當其左軍,麾兵疾馳蹂之, 宋軍亂,我師乘勝奮擊,敗之。宗望伐宋,伯龍為先鋒, 次保州,遇敵五萬,破之,招降新樂軍民十餘萬。大軍 圍汴,宋太尉何卨以軍數萬出酸棗門,伯龍以本部 遮擊,多所斬獲。及破汴,伯龍以治攻具有功,進破孔 彥舟、酈瓊眾三萬於洺州。是年,同知保州兵馬安撫 司事,將兵數千攻北平,拔之,復取保州、河間。睿宗經 略山東,伯龍從攻青州未下,城中夜出兵襲伯龍營, 伯龍不及甲,獨被衣挺刃拒營門,敵不得入,因奮擊, 殺數十人。已而軍士皆甲出,殺傷宋兵不可勝計,并 獲其一將斬之。及下青州,第功,伯龍第一。六年,還攻 莫州,降之,加太子少保、莫州安撫使。破李固寨眾十 餘萬於濮州。濮城守城中鎔鐵揮,我軍攻之不能剋。 伯龍被重甲,首冠大釜,挺槍先登,殺守陴者二十餘 人,大軍相繼而上,遂剋之。進攻徐州,伯龍復先登,充 徐、宿、邳三路軍馬都統,敗高托山之眾十五餘萬於 清河。進擊韓世忠於邳州,走之,與大軍會於宿遷,追 世忠至揚州。還攻泗州,泗州守將以城降。屯軍嵫陽, 破陳宏賊眾四十餘萬,破黃戩於單州,進攻歸德。軍 帥遣伯龍立攻具,伯龍從二十餘騎行視地形,城中 忽出兵千餘,欲生得伯龍,伯龍縱騎馳之,敵兵亂,墮 隍而死者幾二百人。破王善之眾於巢縣,取廬州、和 州,伯龍之功多。軍渡采石,擊敗岳飛、劉立、路尚等兵, 獲芻糧數百萬計。還過真、揚,道遇酈瓊、韓世忠軍,復 戰敗之。復為莫州安撫,改知澤州。太行群賊往往嘯 聚,伯龍皆平之。天眷元年,為燕京馬軍都指揮使。從 元帥府復收河南,權武定軍節度使,兼本路都統。宋 兵據許州,伯龍擊走之,招復其人民。是年秋,泰安卒 徒張貴驅脅良民,據險作亂,伯龍討平之。皇統元年, 以本部從宗弼南伐,攻破濠州而還。三年,為武定軍 節度使,改延安尹、寧昌軍節度使。天德三年,改河中 尹,徙益都尹,封廣平郡王。卒,年六十五。正隆間,例贈 特進、定國公。

赤盞暉[编辑]

按《金史》本傳:「暉字仲明,其先附於遼,居張皇堡,故嘗 以張為氏,後家萊州。暉體貌雄偉,慷慨有志略,少遊 鄉校。遼季,以破賊功授禮賓副使,領萊、隰,遷潤四州 屯兵。天輔六年降,仍命領其眾。從闍母定興中府、義 錦等州。及破張覺,皆與有功。以粟萬五千石助軍,授 洺州刺史。宗望初伐宋,孟陽之戰,敵之中軍徑薄宗」 望營,暉與諸將擊敗之,追殺至城下訖。師還,數立戰 功。明年,再舉伐宋,攻下保州、真定,暉皆與焉。進圍汴, 宋人夜出兵二萬焚我攻具,暉以二《謀克》兵擊走之。 凡城中出兵拒戰,暉之所當,無不勝捷。既克宋還,從 攻河間,敵將李成以雄莫之兵來援,暉與所部迎擊, 馬傷而墮,暉輒奮起步鬥,竟敗成兵。是日,凡七戰皆 勝,敵人多逼死濠隍間,暉兩臂亦數中流矢。賊將劉 先生以兵二萬夜襲營,暉力戰達旦,賊始敗走,皆溺 死於水。暉復傅城力戰,如是連月,諸軍四面合攻,遂 克之。加桂州管內觀察使,因留撫河間。時居民皆為 軍士所掠,老幼存者亡幾。暉下令軍中聽贖還之。未 幾,皆按堵如故。從睿宗經略山東,既攻下青州,復從 闍母攻濰州,暉督其裨校先登,而城中積芻茭,乘風 縱火發機石,暉率將士衝冒而下,力戰敗之。軍還,復 以三十騎破敵於范橋。帥府承制加靜江軍節度使。 進攻,城中砲出,幾中暉,拂其甲裳裂之,暉益奮攻,卒 破其城。又從攻泗州,克之,還屯汶陽,破賊眾於梁山 濼,獲舟千餘。移軍攻濟州,既敗敵兵,因傅城諭以禍 福,乃舉城降。暉約束軍士,無秋毫犯,自是曹、單等州 皆聞風而下。從攻壽春、歸德及渡淮,為先鋒,遇重敵 於秀州、蘇州,皆擊破之。遂至餘杭,通糧餉,治橋道,暉 之力為多,乃還載《資治通鑑》版以歸。大軍過江寧,徙 其官民北渡。時暑,多疾疫,老弱轉死道路,其知府陳 邦光者訴於宗弼,怒將殺之。暉曰:「此義士也。」力營救 之,竟得免。富平之戰,暉左右翼遇濘而敗,睿宗念其 前功,杖而釋之。師至熙河,暉別降諸寨將、鈐轄及吐 蕃酋長等,并民戶萬五千餘,蘭州叛,與訛魯補等攻 下之,獲河州安撫使白常、熙河路副都總管劉維輔 以獻。還攻慶陽,兩敗重敵,殺其將戴巢。師還,遷歸德 軍節度使。宋州舊無學,暉為營建學舍,勸督生徒肄 業者復其身,人勸趨之。屬縣民家奴王夔者,嘗業進 士,暉以錢五十萬贖之,使卒其業,夔後至顯官。密州 吏龐乙卒於官,其孤貧不克葬,暉為營治葬事,且資 給其家。十三年,復從大軍渡淮還鎮。丁母憂,尋以舊職起復。既廢,齊為安化軍節度使。天眷三年,復河南, 宋人乘間陷海州,帥府以登、萊、沂、密四州委暉經畫, 敵無敢窺其境者。為定海軍節度使,尋改濟南尹,累 遷光祿大夫,俄以罪罷。久之,起為昌武軍節度使。天 德二年,遷南京留守,尋改河南路統軍使,授世襲猛 安,拜尚書右丞,封河內郡王。歲餘,拜平章政事,封戴 王。正隆初,出為興平軍節度使。正隆中,降王爵,為樞 密副使,封景國公。未幾,復為左丞,封濟國公。尋除大 興尹,封榮國公。薨,年六十五。大定間,諡曰「武康。」子師 直,登進士第。

大㚖[编辑]

按《金史》本傳:「㚖本名撻不野,其先遼陽人,世仕遼,有 顯者。太祖伐遼,遼人徵兵遼陽,時㚖年二十餘,在選 中。遼兵敗,㚖脫身走寧江。寧江破,㚖越城而逃,為軍 士所獲,太祖問其家世,因收養之。收國二年,為東京 奚民謀克。是時初破高永昌,東京旁郡邑未盡服屬, 使㚖伺察反側。有聞必達,太祖以為忠實,授猛安,兼」 同知東京留守事,取中、西兩京,隸闍母軍。遼軍二十 萬來戰,吳王使㚖以本部守營,㚖堅請出戰,不許。或 謂㚖曰:「戰危事,獨苦請,何也?」㚖曰:「丈夫不得一決勝 負,尚何為?苟臨戰不捷,雖死猶生也。」吳王聞而壯之, 乃遣出戰。既合戰,闍母軍少卻,遼兵後躡之,㚖麾本 部兵橫擊,殺數百人,由是顯名軍中。天會三年,宗望 伐宋,信德府居燕、汴之中,可駐軍以濟緩急,欲遂攻 之,恐不能亟下。議未決。㚖獨率本部兵,選善射者射 其城樓,別以輕銳潛升於樓角之間,遂克其城。軍至 濬州,宋人已燒河橋,宗望下令:軍中「有能先濟者,功 為上。」㚖捕得十餘舟,使勇悍者徑渡,擊其守者,而奪 其戍柵,由是大軍俱濟。明年,再伐宋,授萬戶,賜金牌。 既破汴京,㚖為河間路都統。已克河間,闍母怒其不 早降,因縱軍大掠,㚖諫止之,已掠者官為贖。還除河 間尹。從攻襲慶府,先一日,㚖命軍士預備畚,鍤及薪 既傅城,諸將方經營,攻具未鳴鼓,㚖軍有素備,遂先 登。軍帥以㚖未鳴鼓輒戰,不如軍令,請罪㚖。朝廷釋 弗問,仍例賞之。宗弼伐江南,濟淮,宋將時康民率兵 十七萬來拒,㚖率本部從擊,敗之。復以騎二千與當 海擊敗淮南賊十萬,殺萬餘人,王善來降。將渡江,㚖 軍先渡,舟行去岸尚遠,宋列兵江口,㚖視其水可涉, 則麾兵捨舟趨岸疾擊之,宋兵走,大軍相繼而濟。俄 遇杜充兵六萬於江寧之西,㚖與鶻盧補擊走之。師 還,㚖留為揚州都統,經略淮海、高郵之間。再為河間 尹,兼總河北東路兵馬。十一年,入見太宗賜坐,慰勞 甚久,特遷太子太保,賜衣一襲、馬二匹及鞍轡鎧甲。 改元帥右都監。齊國廢,㚖守汴京。熙宗念㚖久勞,降 御書寵異之。天眷三年,罷漢、渤海千戶謀克,以㚖舊 臣,獨命依舊世襲千戶。是歲,拜元帥右監軍。宗弼再 伐宋,宋人稱臣乞和,遂班師,㚖獨留汴,行元帥府事。 皇統三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八年,進左監軍。天德二 年,改右副元帥,兼行臺左丞,遷平章行臺省事,進行 臺右丞相,右副元帥如故。海陵疑左副元帥撒离喝, 以為行臺左丞相,使㚖伺察之,詔軍事不令撒离喝 與聞。撒离喝不知海陵意旨,每與㚖爭軍事,不能得, 遂與㚖有隙。海陵竟殺撒离喝,召㚖入朝,拜尚書右 丞相,封神麓郡王。四年,請老,為東京留守。貞元三年, 拜太傅,領三省事,累封漢國王。十二月,有疾,海陵幸 其第問之。是歲薨,年六十八。海陵親臨哭之,詔有司 廢務三日,禁樂三日。其三日,當賜三國使館燕,以不 賜教坊樂,命左宣徽使敬嗣暉宣諭之。贈太師、晉國 王,諡「傑忠」,遣使護喪歸葬。正隆奪王爵,贈太傅、梁國 公。子《磐》。

烏延胡里改[编辑]

按《金史》本傳:「胡里改,曷懶路星顯水人也。後授愛也 窟謀克,因家焉。從闍母圍平州有功。及伐宋圍汴,五 謀克與宋兵萬人遇於城南,胡里改先馳擊敗之,元 帥府遂賞良馬一匹。五年,攻宗城縣,敵棄城走恩州, 胡里改追殺千餘人,獲車四百輛,帥府賞牛三十頭, 馬一匹。七年,討泰山群盜,平之,毀其營柵。兗州群寇」 三千餘保據山險,胡里改復破之,賞牛二十二頭、馬 四匹。八年,攻廬州,至柘皋鎮,胡里改領甲士三十為 前鋒,執宋所遣持書與劉四廂錡者七人,復以先鋒 軍攻和州,比至含山縣五里,獲甲士二人,乃知宋三 將將兵且至,胡里改伏其軍,遂獲姚觀察,帥府賞馬 二匹。九年,定陝右,胡里改以所部遇敵千人,敗之,生 擒甲士一人,盡得敵之虛實。又從蒲魯渾徇地熙、秦, 敗敵兵二千於秦州,賞馬一匹。宋人屯襄陽府,監軍 按補,遣胡里改領四猛安往攻之。宋兵三千已渡江, 方營壁壘,乘其未就,突戰破之。梁王宗弼復河南,將 攻陳州,遣胡里改以甲士三十捕偵候人,至蔡州西, 遇兵八十餘,戰敗之,獲南頓縣令。及攻陳州,夜將四 更,忽聞敵開門潰走,胡里改亟領二謀克軍追及之,

而猛安突葛速亦領軍繼至,大敗之。皇統二年,遷定
考證.svg
遠大將軍。八年,授臨洮少尹,兼熙秦路兵馬副都總

管。九年,改同知京兆尹,兼本路兵馬都總管。天德,改 同知平陽尹,兼河東南路兵馬都總管。貞元三年,改 同知曷懶路總管。大定四年,授胡里改節度使。七年, 改歸順軍節度使。十年,移鎮顯德,卒官,年六十九。十 九年,詔授其子五十六「武功將軍,世襲本路婆朵火 河謀克。」

斜卯阿里[编辑]

按《金史》本傳:「阿里父渾坦,穆宗時內附,數有戰功。阿 里年十七,從其伯父胡麻谷討詐都,獲其弟沙里只。 高麗築九城於曷懶甸,渾坦攻之,遇敵於木里門甸, 力戰久之,阿里挺槍馳刺其將於陣中,敵遂潰。渾坦 與石適歡合兵於徒門水,阿里首敗敵兵,取其二城。 高麗入寇,以我兵屯守要害,不得進,乃還。阿里追及」 於曷懶水,高麗人爭走水上,阿里乘之,殺略幾盡,遂 合兵於石適歡,道遇敵兵五萬,擊走之。又與石適歡 遇敵七萬,阿里先登,奮擊,大敗之。石適歡曰:「汝一日 之間三破重敵,功豈可忘!」乃厚賜之。斡塞烏睹本攻 駝吉城,阿里鑿墉為門,日已暮,不可入,以兵守之,旦 日,遂取其城,烏睹本以被甲并乘馬賜之。從攻下寧 江州,授猛安。又從攻信州、賓州,皆克之。遼人來攻孛 堇忽沙里城,阿里率百餘騎救之,遼兵數萬。阿里兵 少,乃令軍士裂衣多為旗幟,出山谷間,遼兵望見,遁 去。蘇、復州叛眾至十萬,旁近女直皆保於太尉胡沙 家,築壘為固。敵圍之數重,守者糧芻俱盡,牛馬相食, 其騣尾人易子而食。夜縋二人出,告急於阿里。阿里 赴之,內外合擊之,破其眾於闢离密罕水上,勦殺幾 盡,水為之不流。蒲离古、胡什吉水、馬韓島凡十餘戰, 破數十萬眾。契丹、奚人聚舟千艘,將入於海,阿里以 二十七舟邀之,中流矢,臥舟中,中夜始蘇。敵船已入 王家島,即夜取海路追及之,敵走險以拒,阿里以騎 兵邀擊,再中流矢,力戰不退,竟破之,盡獲其舟,於是 蘇、復州、婆速路皆平。攻顯州,下靈山縣,取梁魚務,敗 余睹兵,功皆最後與散睹魯屯高州。契丹昭古牙九 斤合興中兵數萬攻胡里特寨,阿里以八謀克兵救 之。胡里特先往,敗於城下,阿里指陣前緋衣者二十 餘人曰:「此必賊酋也。」麾兵奮擊,皆殺之,餘眾大潰。來 州、隰州兵圍胡里特城,聞阿里來救,即解圍去。闍母 討張覺,有兵出樓峰口山谷間,阿里、散篤魯、忽盧補 三猛安擊敗之。宗望代闍母討張覺,阿里再敗平州 兵。及伐宋,阿里別擊宋兵,敗之。孟陽之役,阿里扼橋 渡力戰。明年,再伐宋,至保州、中山,累破之,進圍真定, 阿里與婁室豁魯乘風縱火,焚其樓櫓,諸軍畢登,克 其城。師至河上,粘割胡撒擊走宋人,扼河津兵數千 遂渡河,諸將分出大名境,阿里破敵四百,盡殪,遂圍 汴。汴中夜出兵來焚攻具,阿里與謀克常孫、陽阿禦 之,其眾大潰。還攻趙州,降之。六年,伐宋主,取陽穀、莘 縣,敗海州兵八萬人,海州降,破賊船萬餘於梁山泊。 招降滕陽、東平、泰山群盜。盜攻范縣,擊走之,獲船七 百艘。家弼攻下睢陽,與烏延、蒲盧渾先以二千人往 招壽春,具舟淮水上。時康民聚賈船四百,與壽春相 近,朮列速以騎四百破康民,斬馘數千,與當海大㚖 破賊十萬於淮南,比至江,連破宋兵,獲舟二百艘。宗 弼至江寧,阿里、蒲盧渾別降。廣德軍先趣杭州,去杭 十餘里,遇宋伏兵二千,取我前驅甲士三十人。阿里 使諸軍去馬搏戰,伏兵敗,皆逼死於水。宗弼至餘杭, 而宋主走明州。阿里與蒲盧渾以精騎四千襲之,破 東關兵,濟曹娥江,敗宋兵於高橋鎮。至明州,頗失利。 宋主已入於海,乃退軍餘姚。宗弼使當海濟師,遂下 明州,執宋守臣趙伯諤。進至昌國縣,宋主自昌國走 溫州,由海路追三百餘里,弗及,遂隳明州,與宗弼俱 北歸。睿宗經略陝西,駐涇州,阿里先取渭州。睿宗趨 熙河,阿里、斜喝、韓常三猛安為前軍。十二年,與高彪 監護水運。宋以舟師阻亳州河路,擊敗之,追殺六十 餘里,獲其將蕭通。破漣水水寨賊,盡得其大船,遂取 漣水軍,招徠安輯之。天眷間,盜據石州,阿里討之,粘 割胡撒與所部先登,遂克其城。石州平。宗弼再伐宋, 阿里已老,督造戰船。宋稱臣,詔賜阿里錢千萬。自結 髮從軍,大小數十戰,尤習舟楫,江淮用兵,無役不從, 時人以「水星」目之。為迭里部節度使。歷順義、泰寧軍、 歸德、濟南尹。天德初,致仕,加特進,封王。正隆例封韓 國公,召赴闕,命造戰船。以疾薨,年七十八,諡智敏。阿 里性忠直,多智略。兄弟相友愛。家故饒財,以己《猛安》 及財物盡與弟愛拔里,愛拔里不肯受,逃避歲餘,阿 里終與之。

完顏習不主[编辑]

按《金史》本傳:「習不主年十六,從伐宋,攻下懷仁縣,功 居最。從睿宗經略陝西,以兵七百人入丹州諸山,遇 盜三千,擊敗之。又破賊四千,生擒其將帥。出隴州,以 兵四百敗敵數千。宋兵七千來取鞏州,復擊走之。又 以五千兵敗吳玠之眾三萬。白塔口遇敵五千,復敗之,別降定遠等寨。」皇統二年,授同知臨洮尹,以憂去 官,未期,以舊職起復,改孟州防禦使,遷臨洮尹,復以 罪罷。正隆三年,起為京兆尹,改河南尹。卒,年五十八。

蕭王家奴[编辑]

按《金史》本傳:「王家奴,奚人也,居庫党河。為人魁偉多 力。未冠仕遼,為太子率府率。天輔七年,都統杲定奚 地,王家奴率其鄉人來降,命為千戶領之。奚王回离 保既死,其親黨金臣阿古者猶保撒葛山,王家奴與 突撚往討之,生擒金臣阿古者,降其餘眾。時平灤多 盜,王家奴以所部屢破賊兵,斬馘執俘,數被賞賚。宗」 望伐宋,敗郭藥師於白河,亦與有功。至河上,宋兵扼 津要,與諸將擊敗之。進圍汴,破其東門兵。明年,再伐 宋,宗望軍至中山,諸門分兵出戰,焚我攻具,祈州、河 間各以兵來援,皆敗之。師還,屯鎮河朔。濱州賊葛進 聚眾數萬,臨淄孛堇照里以騎兵二千討之,王家奴 領謀克先登,力戰,大破其眾。明年,攻滄州,宋兵拒戰, 復從照里擊走之。宋將徐文以舟百艘泊海島,即以 商船十八進襲,斬首七百級,獲舟二十。天會八年,除 靜江軍節度使,授世襲千戶。從梁王宗弼征伐,為萬 戶,還為五院部節度使。天德二年,改烏古迪烈招討 都監,卒。

趙隇[编辑]

按《金史》本傳:「隇字德固,遼陽人。其婦翁以優伶得幸 於遼主,隇補閤門祗候,累遷太子左衛率,後居灤州。 宗望討張覺,隇踰城出降,授洛苑副使,為灤州千戶, 遷洛苑使,檢校工部尚書。從伐宋,至汴,遷棣州刺史, 侍衛步軍都虞候。及再伐宋,攻真定,與有功,改商州 刺史,檢校尚書右僕射。五年,同知信德府路,統押軍」 兵兼沿邊安撫司事。明年,權知濟州事。八年,從定河 南,授隴州團練使。十年,改知石州。隇久在兵間,不善 治民,坐謗議謫監平州甜水鹽。齊國廢,河南皆以宿 將守之,授隇宿州防禦使,統本路軍兵。隇重義接儒 士,嘗以事至汴,有故人子負官錢百萬隇,以橐金贈 之,其子悉為私費,復代輸之。頃之,有訟徐帥不法事, 朝廷使隇鞫治,隇委曲營護,坐是廢罷,寓居於燕。海 陵出領行臺省,至燕,隇往見之,因訴其事。及海陵即 位,起為保大軍節度使。貞元初,改內省使。未幾,為中 都路都轉運使。明年,再徙順義、興平。入為太子詹事, 鎮沁南。以疾卒,年六十六。後十餘年,隇子孫司徒張 通古子孫皆不肖,淫蕩破貲產,賣田宅。世宗聞之,詔 曰:「自今官民祖先亡沒,子孫不得分割居第,止以嫡 幼主之,毋致鬻賣。仍著於令。」

高彪[编辑]

按《金史》本傳:「彪本名召和失,辰州渤海人。祖安國,遼 興、辰、開三鎮節度使。父六哥,左承制,官至刺史。彪始 生,其父用術者言,為其時日不利於己,欲不舉,其母 為營護。居數歲,竟逐之,彪匿於外家。遼人調兵東京 時,六哥已老,當從軍,悵然謂所親曰:『吾兒若在,可勝 兵矣』。所親具以實告,因代其父行。戰於出河店,遼兵」 敗走,彪獨力戰,軍帥見之曰:「此勇士也。」令生致之。斡 魯攻東京,六哥率其鄉人迎降,以為榆河州千戶。久 之,告老,彪代領其眾。都統杲攻中京,彪領謀克,從斡 魯破遼將合魯燥及韓慶民於高、惠之境。已而駐軍 武安,合魯燥以勁兵二萬來襲,從斡魯出戰,與所部 皆去馬先登,奮擊敗之。奚人負險拒命,所在屯結,彪 屢戰有功。宗望攻平州,彪徇地西北道,破敵,招降石 家山寨。再從宗望伐宋,為猛安。師次真定,彪率兵士 七十人,臨城築甬道,城中夜出兵焚攻具,彪擊走之。 大軍圍汴,以五十騎屯於東南水門,宋人再以重兵 出戰,彪皆敗之。師還,屯鎮河朔,復破敵於霸州,擒其 裨將祝昂。河間夜出兵二萬襲我營壘,彪率三謀克 兵擊敗之。天會五年,授靜江軍節度使、壽州刺史。明 年,伐宋,從帥府徇地山東,攻城克敵,數被重賞。七年, 師至睢,彪以所部招誘京西人民,攻柘縣,其官吏出 降,彪獨與五十餘騎入城。繼而城中三千餘人復叛, 彪率其眾力戰敗之,撫安其民而還。從梁王宗弼襲 康王,至杭州,師還,宋將韓世忠以戰艦數百扼於江 北。宗弼引而西,將至黃天蕩,敵舟三十餘,來逼南岸, 其一先至者載兵士二百餘,彪度垂及,以鉤拽之,率 勇士數十,躍入敵舟,所殺甚眾,餘皆逼死於水中。明 年,從攻陝西,師至寧州,彪與宗人昂率兵三千取廓 州。始至,有來降者,言「城東北隅守兵將謀」為內應,彪 即夜從家奴二人以登,左右守者覺之,彪與從者皆 殊死戰,諸軍繼進,遂克其城。從攻和尚原及仙人關, 與阿里監護漕糧,并戰艦至亳州,宋人以舟五十艘 阻河路,擊敗之,擒其將蕭通擊漣水賊水寨,進取漣 水軍,其官民已遁去,悉招降之。彪勇健絕人,能日行 三百里,身被重鎧,歷險如飛,及臨敵,身先士卒,未嘗 反顧,大小數十戰,率以少擊眾,無不勝捷。齊國既廢, 攝滕陽軍以東諸路兵馬都統,撫諭徐、宿、曹、單、滕陽 及其屬邑,皆按堵如故。為武寧軍節度使,頗黷貨,嘗坐贓,海陵以其勳舊,杖而釋之。改忻州防禦使,歷安 化、安國、武勝軍節度使,遷行臺兵部尚書,改京兆尹, 封郜國公。以憂去官。起復為武定軍節度使、歸德尹 正隆,例授金紫光祿大夫。久之,致仕,復起為樞密副 使、舒國公,賜名彪。卒,年六十七,諡「桓壯。」彪性機巧,通 音律,人無貴賤,皆溫顏接之。

烏孫訛論[编辑]

按《金史》本傳:「訛論善騎射,襲父撒改謀克,從蒙刮攻 東京及廣寧,擊北京山賊,皆有功。蕭霸哲來攻恩州, 訛論以六十騎偵之。逮夜遇敵,數百騎掩擊之,生獲 三人,知霸哲眾九萬且至,故蒙刮得以為備,遂破霸 哲。宗望伐宋,已至汴,訛論破尉氏、中牟援兵,取其城。 久之,以兵百五十人破敵一千於滄州西。明年,再伐」 宋,蒙刮戍開州,訛論以騎四百守河,復敗千餘人,斬 首七百餘。宗弼渡淮,阿里先具舟於江上,聞王善兵 扼其前,宗弼使訛論濟師,敗王善於和州北。李成以 兵七萬據烏江,訛論帥二千人直前敗之,宗弼遂渡 江至江寧。十五年,沂州竇防禦叛,訛論敗之,獲竇防 禦。錄前後功,授猛安,加昭武大將軍。宗弼再取河南, 訛論以五十騎敗楊家賊五百於徐州東,以功受賞, 不可勝計。天德二年,除唐州刺史,移淄州,遷石壘部 族節度使,行至北京,病卒。

酈瓊[编辑]

按《金史》本傳:「瓊字國寶,相州臨漳人,補州學生。宋宣 和間,盜賊起,瓊乃更學擊刺,挽強、試弓馬,隸宗澤軍, 駐於磁州。未幾告歸,括集義軍七百人,復從澤,澤署 瓊為七百人長。澤死,調戍滑州。時宗望伐宋,將渡河, 戍軍亂,殺其統制趙世彥,而推瓊為主。瓊因誘眾,號 為勤王行,且收兵。比渡淮,有眾萬餘,康王以為楚州」 安撫使、淮南東路兵馬鈐轄,累遷武泰軍承宣使。未 幾,率所領步騎十餘萬附於齊,授靜難軍節度使、知 拱州。齊國廢,以為博州防禦使,用廉遷驃騎上將軍。 宗弼復河南,以瓊為山東路弩手千戶、知亳州事。丁 母憂去官。宗弼再伐江南,以瓊素知南方山川險易, 召至軍與計事,從容語同列曰:「瓊嘗從大軍南伐,每 見元帥國王,親臨陣督戰,矢石交集,而王免胄指麾 三軍,意氣自若,用兵制勝,皆與孫、吳合,可謂命世雄 材矣。至於親冒鋒鏑,進不避難,將士視之,孰敢愛死 乎!宜其所向無前,日闢國千里也。」江南諸帥,才能不 及中人,每當出兵,必身居數百里外,謂之持重。或督 召軍旅,易置將校,僅「以一介之士,持虛文諭之,謂之 調發,制敵決勝,委之偏裨。是以智者解體,愚者喪師。 幸一小捷,則露布飛馳,增加俘級,以為己功,斂怨將 士,縱或親臨,亦必先遁。而又國政不綱,纔有微功,已 加厚賞,或有大罪,乃置而不誅,不即覆亡,已為天幸, 何能振起耶?」眾以為確論,元帥謂宗弼也。及宗弼問 瓊,以江南成敗,誰敢相拒者?瓊曰:「江南軍勢怯弱,皆 敗亡之餘,又無良帥,何以禦我?頗聞秦檜當國用事, 檜,老儒,所謂亡國之大夫,兢兢自守,惟顛覆是懼。吾 以大軍臨之,彼之君臣,方且心破膽裂,將哀鳴不暇。 蓋傷弓之鳥,可以虛弦下也。」既而江南果稱臣,宗弼 喜瓊為知言。初,瓊去亳,未幾宋兵陷之而不守,復棄 去,乃以州人宋超守之。及大軍至,超復以州事委其 鈐轄衛經而遁去。帥府使人招經,經不下。及城潰,百 姓惶懼待命,瓊請於元帥曰:「城所不下者,凶豎劫之 也,民何罪,願慰安之。」元帥以瓊先嘗守亳,因止戮經 而釋其州人,復命瓊守亳凡六年,亳人德之。遷武寧 軍節度使。八年,為泰寧軍節度使。九年,遷歸德尹。貞 元元年,加金紫光祿大夫。卒於官,年五十。

李成[编辑]

按《金史》本傳:「成字伯友,雄州歸信人。勇力絕倫,能挽 弓三百斤。宋宣和初,試弓手,挽強異等,累官淮南招 提使。成乃聚眾為盜,鈔掠江南。宋遣兵破之,成遂歸 齊。累除知開德府。從大軍伐宋,齊廢,再除安武軍節 度使。成在降附諸將中最勇鷙,號令甚嚴,眾莫敢犯。 臨陣身先諸將,士卒未食不先食,有病者親視之,不」 持雨具,雖沾濕自如也。有告成反者,宗弼察其誣,使 成自治,成杖而釋之,其不校如此。以此士樂為用,所 至克捷。宗弼再取河南,宋李興據河南府,成引軍入 孟津。興率眾薄城,鼓譟請戰,成不應。日下昃興,士卒 倦且饑,成開門急擊,大破之,興走漢南,成遂取洛陽、 嵩、汝等。河南平。宗弼奏成為河南尹、都管,押本路兵 馬。嘗取官羨粟充公費,坐奪兩官,解職。正隆間,起為 真定尹,封郡王,例封濟國公。卒,年六十九。

孔彥舟[编辑]

按《金史》本傳:「彥舟,字巨濟,相州林慮人。亡賴不事生 產,避罪之汴,占籍軍中。坐事繫獄,說守者解其縛,乘 夜踰城遁去,已而殺人亡命為盜。宋靖康初,應募,累 官京東西路兵馬鈐轄。聞大軍將至山東,遂率所部 刦殺居民,燒廬舍,掠財物,渡河南去。宋人復招之,以 為沿江招捉使。彥舟暴橫,不奉約束,宋人將以兵執之,彥舟走之齊。從劉麟伐宋,為行軍都統,改行營左 總管。齊國廢,累知淄州。從宗弼取河南,克鄭州,擒其 守劉政。破孟邦傑於登封,授鄭州防禦使,討平太行 車轅嶺賊。從征江南,渡淮,破孫暉兵萬餘人,下安豐、 霍丘。及攻濠州,以彥舟為先鋒,順流薄城,擒其水軍 統制邵青,遂克濠州。師還,累官工、兵部尚書、河南尹, 封廣平郡王。正隆例降金紫光祿大夫,改南京留守。 彥舟荒於色,有禽獸行。妾生女姿麗,彥舟苦虐其母, 使自陳非己女,遂納為妾。其官屬負官錢,私其妻,與 折券。惟破濠州時,諸軍凡係獲皆殺之,彥舟號令毋 輒殺,免者數千人,人頗以此稱之。然自幼至老常在 行伍,習兵事,知利鈍。海陵欲以為征南將佐。正隆五 年,除南京留守。彥舟有疾,朝臣有傳彥舟死者,而彥 舟尚無恙。海陵盡杖妄傳彥舟死者,以激勵之。無何, 竟死於汴,年五十五。遺表言「伐宋當先取淮南」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