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59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百九十八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百九十八卷目錄

 藩司部藝文一

  禹門丁公領藩奏績序   明葉向高

  方伯蠡源陳公考績序     前人

  送藩伯麗陽金公晉秩兵備榆林序

                前人

 藩司部藝文二

  贈別王與時方伯     明孫一元

  送堵師甫方伯之任嶺南限韻 張履正

  贈馮定庵大參分藩衡永長句  龍膺

  次韻張布政游山      僧德祥

 藩司部紀事

 藩司部雜錄

官常典第五百九十八卷

藩司部藝文一[编辑]

《禹門丁公領藩奏績序》
明·葉向高
[编辑]

禹門丁公以左轄莅閩藩,合前江藩之政,報績於朝。 公之屬吾郡喻使君輩走使都門,命予為辭以賀。余 與公同成癸未進士,中外宦遊,蹤跡不相及。然而公 之宦業,十三在楚、十七在豫章,則兩地之士大夫皆 能言之。余亦飫聞之,豫章之人至欲私有,公不聽其 他徙。故公自副臬以至右轄,皆不離豫章。而其後吾 閩乃幸得之閩、豫章接壤,士民固素慕公;聞公之來, 無不手額相慶,以為公必以惠。豫章者,惠閩也。藩伯 在國初,號稱行省,權任與六曹埒,其後乃壓於臺使 者,不得行其意。然而藩、臬諸大夫奉以為督、郡邑諸 守令視以為儀,地重位尊,為一方所瞻注。故其職事 雖若僅止於錢榖簿書,而其精神丰采,常足以默攝 吏民而綱紀其治。蓋自公而前,諸為方伯者,其人與 效,較然可睹也。公涖閩未浹歲,而「淵停岳立」之標,「《羔 羊》素絲」之節、刃游轂轉之才,桑土綢繆之慮,閩之人 歡欣而頌說之,猶之豫章。一時八郡吏治無不改觀; 藩臬大夫與公肩隨而踵接者,又皆縉紳之選。說者 以為閩自數十年來僅見此日。於乎!盛矣!公真克舉 方伯連帥之職者哉!頃年海內災侵,所在見告;即閩 亦數苦於歲之不登。乃公蒞閩之秋,田榖大熟,閭里 豐穰;操豚蹄斗酒而相勞者,相望於山陬海澨;公之 視閩,猶庚桑之畏壘矣。惟是滄溟浩渺,禁網日疏;奸 氓特出海上,與島夷關市不絕于掫不能詰,而二百 餘年恭順之屬國如中山者,且折而入,倭剪為鯨鯢, 以迫處此;吾閩人豈能晏然而無戒心?蓋嘉靖之已 事,父老談之,猶魂飛色變焉。公家世甬東,與閩同患; 懲往戒來,其必有豫策也。閩人恃公不啻長城,屬中 丞臺闕,廷議謂「非公莫可主爵者」;以問余,余頓首為 桑梓謝,旦夕牘上。天子幸而惠念南服,以節鉞𢌿公, 公總文武吏,而提衡之熟路輕車,事半功倍。風猷所 暢,將使鮫宮蜃窟之表,莫不革心請命,無敢以片帆 背扶桑而西指。公之所為大庇閩寧有量哉!往余與 太宰吉水曾公共事留銓,曾公好論當世之賢才,纚 纚鑿鑿,如別淄澠。其於公輒首屈指,以為肅而寬、敏 而裁,公忠而幹力,社稷器也。且謂「余子他日秉政,必 毋失丁公。」余時遜謝不敢當。乃今待罪綸扉,幸而與 聞廷議,不敢忘會公之教;然第為里閈計耳。少須之, 公且入贊巖廊、秉持衡軸,其功業所樹,將四海蒼生 皆受其賜,豈蕞爾海邦所能私有公哉!余困苦無聊, 日思歸去。其及公之在閩也,以葛巾野服上謁轅門, 為父老撰述歌謠,詠公功德。比於《甘棠》之義,公必為 余而啟齒矣。今者戔戔之辭,聊以應諸大夫之請,其 何當於公也。

《方伯蠡源陳公考績序》
前人
[编辑]

方伯蠡源陳公往郎留銓,余時佐留禮,則時從縉紳 聞公才賢,以為端毅弘博、品高而識遠,大受器也。余 嘗一再晤公,私心慕之。其後公謝病里居,而余亦出 處浮沉,久不聞問。逮余入綸扉,公起為藩臬於山之 東,東人之望公與介丘並峙、滄海同流,隱然為左輔 重。余亦為東人幸有公矣。頃余謝政歸田,公以左轄 來長閩藩。閩人之未習公者,多來問余:「陳公何如人 也?」余以向所見聞者告之,莫不色喜。比公涖事,見其 容粹然,其氣沖然,其議論井然,其辭受取與介然,其 臨對下吏,延接士大夫,溫然肅然,於是閩之人愈益 歎服,以余言為不謬。今之藩司,古之方伯、連帥,以旬 宣屏翰為職。至勝國行省之設,與內「之中書絜重,明 興猶秩視六卿,其後雖壓於兩臺,事權稍殺,然而藩 臬諸大夫奉之則家督也,郡國有司事之則眾父也。」 此固非可以才諝節概、效一官、矜一察所能勝任而 愉快者。故外僚之難,莫難於方伯,往往有功名表著至方伯而損,何也?彼能以有用用,而不能以不用用; 能為可名,而不能為「不可名;能處多事,而不能處多 事若無事。」故當其服官任職,亦綽然有餘。而至於藩 屏一方,表儀群吏,則或有短長。眾山之列峙也,豈不 崔嵬?及其興雲致霧,應星紀而奠坤維,則必歸之五 嶽。藩伯以方嶽稱,蓋其重也。陳公自歷官,不以矯矯 立名,不以沾沾市澤,不以聲色觚稜,自標風尚。若用 若不用,若可名若不可名,若事事若無所事事。其沖 夷粹穆之度,淵沉奧衍之猷,洞豁開朗之見,使就之 者無不心傾,望之者無不知其為仁人君子。凡在公 之宇下者,無不若型範蓍龜之在前,而瞿然顧化。此 公之所以不可及歟!宇內藩服十三閩,僻在南陲。其 地介山海之間,鯨鯢之所出沒,壤瘠而民貧。重以頻 年無歲,閭閻嗷嗷,不自聊生。賴諸大夫拊循綏輯,獲 有寧宇。又得公帡幪而覆露之,如萬彙之迎和風,黍 苗之被膏雨,其為鼓鬯潤澤,何可名言!公涖閩不數 月,與東省合報三年績,而其時適當肆覲,公率八郡 一州五十餘邑之吏受計於闕廷。主爵者又以公之 績聞於天子,明堂開而萬國畢來;公儼然領袖列藩, 如五嶽之有岱宗,為萬靈司命,統百神群望,告成功 於上帝。天子方勵精圖治,取為褒揚;公以風勵列辟, 必超出常格;三旌九列,旦暮延登;又豈區區海上一 藩服,得私有公也?余雖夙昔慕公,而當在政地日,無 能效推轂之力。茲幸與閩人同受公之賜,又喜公之 績成與計期會,與《詩》書所稱方伯連帥見於天子,而 天子歌《桑扈》裳華以寵之者,其義相合,思欲揚詡其 盛。適公之屬八郡一州五十餘邑,諸大夫來乞余言, 以為公賀,而吾郡張使君請之尤力。聊布其私衷如 此,不知亦足以窺公之萬一否?

《送藩伯麗陽金公晉秩兵備榆林序》
[编辑]

前人

麗陽金公,名御史也。持繡斧按黔陽,按兩淛、兩河,所 至澄清。入長臺端,丰采益著。無何,而有閩藩之命。余 時在政地,竊疑公望實素隆,且居臺之日久,何以外 徙?然竟不能詰其故,徒有私慨而已。往時自臺省外 徙者,多入為名公卿,無甚軒輊。邇來偏重形成,即藩、 臬大吏率不欲赴,且因而聚訟。乃公被命之日,恬然 安之,未嘗有一毫形於辭色。單車抵閩,恪共官次,若 忘其嘗為御史也者。而釐奸剔弊,孜孜拊循其民而 去其蠹,三尺所在,凜凜莫敢干。又不異其為御史時 吏民之懷服;公亦儼若柱後《惠文》之臨於其上,而莫 敢有越志也。所部晉安、莆陽、溫陵三大郡,幾割閩之 半。鯨鯢豺狼,聞公之風,皆斂跡遠遁,疆圉晏然。歲當 大沴,千里陸沈。豫發帑買粟,他路立「平糶法」,盡境無 莩者。嘗攝藩司篆,出納斤斤一錢無所私。下僚有夤 緣請託,一切謝絕;藩政肅然。稅璫之變,既奉命撤還 矣,猶遲留不欲去。公自祝釐歸,促遣之。蕞爾海邦,徼 天之幸!一時監司大夫,率皆民譽,乃公為之表率、為 之領袖。閩人不虞無歲而虞失公;不患公之不陟膴 躋巍,而患主爵者不長,以公予閩也。蓋未幾,而公果 晉秩,治兵榆林。閩之士大夫與閭巷編氓,咸聚族而 譚以公勳猷。天子若返之巖廊之上,閩何敢私?若猶 是疆埸也,西北之與東南何擇焉?何必奪公於閩,使 萬里奔馳,不皇啟處乎?余時謝政里居,方依公宇,下 為太平之民。聞公之去,亦不能無怏。顧嘗竊聞廟議, 「今天下所最急,無如九邊。其患不在鹵,不在將士,而 在督撫監司。寡實心任事之人,因循玩愒,上下相蒙, 邊政日壞。而榆林為天下精兵處,每塞下有急,輒發 榆林兵。」榆林之重於九塞,其來久矣。天子穆然西北 顧,而思得人以振起。塞事必先榆林,固宜其徙公於 此也。故事,塞下兵使多開府其地。公行品勳猷章灼 如是旦夕者,當復有建牙仗節之命。自此而入秉衡 軸、建旂常之績,社稷蒼生實利賴之。夫豈吾閩一方 所得私有公哉?頃監司多𡙇,主爵啟事十不一報;其 得請者獨公;而又以邊事急,促公就道。上非獨重西 北,亦知公矣。然吾聞塞下軍儲匱竭,在事者甚以為 苦,能無費公籌畫乎?公行之日,余鄉薦紳先生欲有 言以贈,而吾師陳先生嘗治兵榆林,命余效一辭。余 方病困不能文,姑書此以復吾師,且以道吾鄉人之 情云耳。若曰《清風》之誦,則余愧焉。

藩司部藝文二[编辑]

《贈別王與時方伯》
明·孫一元
[编辑]

海中三花樹,石上五粒松。與子今有約,相候尋其蹤。 褰衣白雲杪,時戲蒼精龍。手把《古苔編》,還訪《崑崙峰》。 峰頂嚥元露,長令有好容。回首謝塵世,莫教生秋蓬。

《送堵師甫方伯之任嶺南限韻》
張履正
[编辑]

熊車曉發建朱幢,帝𥳑名賢任大邦。南海諸侯推最 長,中朝國士本無雙。風清合浦明珠返,雨過炎洲瘴

癘降。相送一尊須盡醉,明朝回首隔「滄江
考證.svg

《贈馮定庵大參分藩衡永長句》
龍膺
[编辑]

「男兒。」「生不逢辰委山澤,濁流皮相苦侵迫。汙濩難容 橫海鱗,冥飛甘鎩凌霄翮。眾醉人翻嫉屈醒,守元世 顧嘲揚白。畏景飈馳歲月新,塵情波詭乾坤窄。褰裳 肯類跋狼胡,泣璞從渠猜鼠腊。已分干旌避吾門,更 嗟剡牘削予跡。裹足定為岩穴逃,息心迥與市朝隔。 芰荷置就束緋袍,竹籜裁將拋墨幘。坐擁圖書抵百 城,友依洞壑投三益。拓落餘生祇自憐,摧殘此道憑 誰惜。何期持節大馮君,生平愛士真成癖。翩翩騷雅 領蘭臺,矯矯神仙下桐柏。」兩朝藻潤獨昂藏,八極蒼 茫恣揮斥。其如災沴咨洊饑,宛切痌瘝視由溺。星急 爰書手抹批,雲蒸畚鍤躬經畫。永賴陂渠頌白公,于 蕃疆土歌《申伯》。每矜苦海作津梁,夙「歷羶鄉茹冰蘗。 四方負笈無乃繁,日答百函亦何劇。高義傾囊急友 生,虛懷倒屣迎縫掖。折𥳑親揮孔闓文,題封廣置鄭 莊驛。垂橐惟餘賣賦錢,減騶更命登山屐。遂勤物色 到煙霞,幸奉儀型侍朝夕。寸札飛來耀吉光,片辭吐 出滋丹液。詣許嘗停劉尹車,見歆數改幼輿席。不厭 詼談樹齒頰,最憐慷慨披肝膈。」柳浪過詢繡佛廬,花 邨載款漁仙柵。嘯詠風迴萬壑清,軒渠日射千山碧。 試拂珠岩讀斷碑,聊參玉版炊香積。穆穆情知霧隱 宜,悠悠心與天遊適。來狎鷗魚暫主盟,去愁猿隺長 離索。忽聞新命紫微堂,恰羨仍通群玉籍。探奇好訪 愚公溪,乘暇還尋漫郎宅。轂推方朔善察眉,冠彈貢 禹喜加額。拭目文章遍斗南,翹首卿雲去天尺。開府 樓階若箇登,平津閣許何時闢。徒懷杜母語不休,欲 借寇君歎無筴。祖餞惟斟丹井泉,壓船擬贈青溪石。 言將汗漫遊朱陵,公為地主予散客。直欲遍覽七十 二芙蓉,閉困煩呼巨靈擘。月白瀟湘一鴈迴,天柱峰 頭挾雙舄。

《次韻張布政游山》
僧德祥
[编辑]

不因覽勝入松門,猿鳥何曾識使君。黃葉路從流水 上,青蘿林與白雲分。逢僧且說新裁句,見寺先尋舊 刻文。冰雪寒巖春到後,樹如膏沐草如薰。

藩司部紀事[编辑]

《松江府志》:「永樂十八年,特選人材十三人並授方面, 而華亭七人,馬麟、周恂、孫豫、奚景周、江潤皆布政使, 吳衡、陸勉皆參政。相傳成祖夜夢十三人共扶一殿 柱,又一馬遍身生鱗,明日引見,數既合而麟居首,名 大悅,故有是命。」

《明外史張清傳》:「清,巴人,宣德五年進士,歷官浙江布 政使。雅尚風素,非客至不御酒肉,人稱之曰:『青菜』。」《張 獻徵錄》:「豐慶,鄞人,正統中進士,歷為河南右布政使。 廉聲大著,風裁振於郡邑。一日行部,有一知縣簠簋 不飭,聞慶至,大懼,以白金為燭餽之。踰數日,公謂之 曰:『汝燭不然,盡出之以易可然者,自今無復爾矣』。知」 縣大恐,棄印綬而去。

《王宇傳》:「宇字仲宏,祥符人,擢山東右布政使。宇初赴 官,所攜止律令數卷,朝服祭服一笥,及去日,一物無 增者。既至山東,會歲大侵,民多流移,委監司一人賑 恤,眾推宇,特降璽書命之。宇盡心撫輯,全活數十萬 人。」

《賈銓傳》:「銓字秉鈞,擢雲南左參政,仍知府事。以王驥 薦,還治司事。居數年,政績益顯。會左布政使闕,軍民 數萬人頌銓善政,乞以命銓。巡撫侯璡等亦疏請,銓 遂得擢。土官十餘部,歲當貢馬,輸差發銀。及海𧵅八 府民歲當輸食鹽米鈔。至景泰初,皆積逋不能償。銓 等為言除之,民苗感悅。治行聞,賜誥旌異。九載滿入」 都,軍民恐其遷去,相率乞留,乃命還任。

《彭韶傳》:「韶字鳳儀,莆田人,遷廣東左布政使。時中官 奉使紛遝,鎮守則顧恆,市舶則韋眷,珠池則黃福,皆 以進奉為名,所至需求,民不勝擾。韶先後論奏最後, 梁方弟錦衣鎮撫德,以廣東其故鄉歸,採禽鳥花木 進獻,為害尤酷。韶抗疏極諫,語侵方。方大怒,搆於帝。 帝亦怒,命調之貴州,士民追送,號泣于道。」

《張敷華傳》:「敷華字公寔,安福人。遷湖廣左布政使。嘗 因歲饑令府縣大修學宮,以傭直資餓者,所活甚眾。 荊王見瀟故驕恣,脅守臣請蘄州公廨為府第,敷華 獨不署奏。」

《邵寶傳》:「寶字國賢,無錫人,遷浙江按察使,進右布政 使。與鎮守中官勘處州銀礦,寶慮勞民,且生他變,奏 寢之。」

《獻徵錄》:夏寅字正夫,松江華亭人。為山東右布政。敬 𥳑以容,愛民節用,有屬以興作者,不聽,曰:「勞而不怨 乃可。」

《畜德錄》:「劉東山公大夏為廣東布政,至新會縣,時吳 廷舉為令,公到久乃迎,告以鄒智斂事,故迎遲。時鄒 以名士出謫,公亦重之,不怪其遲,且嘉其賢。」

《明外史徐恪傳》:「恪字公肅,常熟人,遷左右布政使。徽王府承奉司違制置吏,恪革之。王怒,奏恪侵侮。孝宗 直恪,貽書誡王,河徙開封。有議遷藩府諸司許州者, 恪陳其非便,遂寢。」

《韓鎬傳》:「鎬字民瞻,盧氏人。改湖廣左布政使。中使往 來者多攜私鹽抑賣行戶,索厚直或至破家。鎬下令 和買,民賴不擾。」

《胡鐸傳》:「鐸字時振,餘姚人,遷雲南左布政使。庫有羨 金數十,吏告此無礙官帑,例得歸公。鐸曰:『無礙於官, 不有礙於民乎』?」叱之。

《李貢傳》:「貢字惟正,蕪湖人,歷山西左布政使。府縣糜 費無經,貢命各立民膏簿,以稽出入,資用大省。」 《周用傳》:「用字行之,吳江人,改河南右布政使。歲大饑, 詔發帑賑貸,用躬行給散,侵偽弊絕。南陽多滯獄,監 司不能理,用代往讞鞫,獄為之空。」

《宋景傳》:「景字以賢,奉新人,遷山西左布政使。太原地 瘠賦繁,民多逃徙,所遺田賦皆責之見戶,景請召人 佃種而輕其賦,且定九則徵派,民賴其利。」

《孫大順傳》:大順字景熙,遷福建右布政使。司帑失銀, 吏卒五十人皆坐繫搒掠。大順言於左使曰:「盜者兩 三人止耳。縱盜果在,是亦四十餘人冤矣,請為公治 之。」乃縱囚,令四出跡盜,果得真者。

《劉斯潔傳》:斯潔字源俯,歷山東右布政使。會黔國公 沐朝弼驕恣,廷議擇廉幹威望者制之,乃改雲南左 布政使。土酋鳳繼祖叛,眾議招撫,斯潔曰:「是養亂也。」 定計討之,卒誅繼祖,進光祿卿。

《萬士和傳》:士和,字思節,宜興人,遷廣東左布政使。部 民萬里輸課京師,費不貲,士和稍徵道里費屬計吏, 并領之,民稱便。司政故專制於左使,士和曰:「朝廷並 設二使,如左右手,非有軒輊也。」乃約右使,分日治事, 人以為難。

《楊成傳》:「成字允大,遷廣西左布政使。時府江用兵,成 主調軍食,不煩民而事集。入覲,吏請以羨金治裝,成 笑卻之。」

《王佐傳》:佐字翼卿,轉廣東左布政使。粵地遠物阜,仕 者多以污敗。佐廉聲夙彰,僚吏聞風洗濯。吏道為變, 嚴加耗之禁。庫有奇贏十餘萬,悉取充餉。奏蠲太平 橋稅三萬,停加派丁糧四萬,頌聲載塗。

《葛守禮傳》:「守禮字與立,德平人,進陝西布政使。秦藩 奪民田為牧地,守禮諷以晉事,亦止。入覲上計簿,有 小吏壯而署老,守禮詣吏部白其誤,尚書楊博訝曰: 『非若所署耶?守禮計部署考取具文書,實未識其人, 今見之,始覺誤耳。過在布政使,豈可使小吏終屈。博 深嘆服』。」

《畢鏘傳》:「鏘字廷鳴,石埭人,遷湖廣左布政。隆慶初,顯 陵神宮監奄人假寢園薦新,將派征麥、藕、魚、鮓諸物。 鏘言陵寢祀典先朝所定,先帝體獻皇遺意,不忘湯 沐枌榆,豈忍以薦獻微物重累細民,宜罷勿征。撫按 善其言以聞,事得寢。」

藩司部雜錄[编辑]

《百可漫志》:「國朝藩省大臣無兼銜者。近時吳公廷舉 以廣東右布政使兼按察司副使,亦異數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