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073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七十三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七十三卷目錄

 東宮部藝文三

  上東宮啟         唐賈曾

  上東宮勤學啟        劉憲

  上東宮請講學啟       張說

  上東宮啟         李景伯

  為安國相王讓東宮第三表   崔沔

  請冊皇太子表二首    于邵

  代宗讓皇太子表       常衮

  禮部賀冊皇太子禮畢赦表  柳宗元

  百寮賀冊皇太子表      前人

  皇帝冊尊號賀皇太子牋    前人

  賀皇太子知軍國牋     令狐楚

  賀皇太子知軍國表      前人

  賀冊太子赦表        前人

  擬冊皇太子文       劉禹錫

  論教本書          元稹

  天性論論太子     李德裕

  為崔大夫賀冊皇太子狀    孔戣

  碩德賦         後唐徐鉉

  遼義宗傳論         遼史

  賀冊皇太子表       宋劉筠

  論選皇子疏        歐陽修

  代辭升儲表         晏殊

  治平立皇太子赦文      王珪

  立皇太子制        張方平

  請建儲           范鎮

  元豐立皇太子赦文     鄧潤甫

  立皇太子制         前人

宮闈典第七十三卷

東宮部藝文三[编辑]

《上東宮啟》
唐·賈曾
[编辑]

臣聞作樂崇德,以感人神,《韶》《夏》有容,《咸》《英》有節,婦人 媟黷,無預其間。昔魯用孔子,幾致於霸,齊人懼之,饋 以女樂,魯君既受,孔子遂行。戎有由余,兵彊國富,秦 人反間,饋之美女,戎主耽悅,由余乃奔。斯則大聖賢 君,疾之已久。良以婦人為樂,必務冶容,娃姣動心,蠱 惑喪志,上行下效,淫俗將成,敗國亂人,實由茲起。伏 惟殿下神武命代,文思登庸,宇內顒顒,瞻仰德化。而 渴賢之美,未被於甿謠;好妓之聲,或聞於人聽。豈所 以追啟誦之徽烈,襲堯舜之英風者哉?至若監撫餘 閒,宴私多豫。後庭妓樂,古或有之,非以風人,為弊猶 隱。至於所司教習,彰示群寮,慢妓淫聲,實虧睿化。伏 願下明令,發德音,屏倡優,敦《雅》《頌》。率更女樂,並令禁 斷。諸使採召,一切皆停,則朝野內外,皆知殿下放鄭 遠佞,輝光日新,凡在含生,孰不欣戴。謹啟。

《上東宮勤學啟》
劉憲
[编辑]

臣以今月二十二日侍從外參,親奉令旨,令臣勾當 所進書,隨了隨進,并語臣云:「當今閒暇,正好讀書。」臣 自承殿下之好尚,私心歡喜,不能自勝。伏惟天縱神 武,生知睿哲,誠時與理會,固無待勤求。然自古及今, 皆重於學。至於光輝盛德,發揚令聞,安靜身心,保寧 家國,除此之外,更無以加。常人讀書,擬干爵祿,事須 「精熟,乃堪試練。殿下居副君之位,有絕世之才,豈假 尋章摘句哉?蓋應略知大意而已。用功甚少,為利極 多,伏願克成美志,無棄暇日,上以慰至尊之心,下以 答庶寮之望,幸甚幸甚!」侍讀褚無量,經明行修,在朝 罕匹,是以皇帝簡擇,令侍殿下,謂宜時蒙召問,而察 其言。臣以愚劣,忝跡士端,區區之誠,莫不罄竭。謹啟。

《上東宮請講學啟》
張說
[编辑]

臣某等啟:「臣聞安國家定社稷者,武功也;經天緯地 禮俗者,文教也。社稷定矣,固寧輯於人和;禮俗興焉, 在刊正於儒範。順考古道,率由舊章。故周文王之為 世子也,崇禮不倦;魏文帝之在春宮也,好古無怠。博 覽史籍,激揚令聞。取高前代,垂名不朽。伏惟皇太子 殿下英睿天縱,聖敬日躋。神算密發,雄威立斷。廓清 氛祲,用寧國家。兆人由是歸德,六合所以推功。主鬯 青宮,固本也;分務紫極,觀政也。副群生之望,作累聖 之儲。殿下之於天下,可謂不輕矣;監國理人,可謂至 重矣。莫不拭目而視,清耳而聽,冀聞異政,以裨聖道。 臣愚伏願崇太學,簡明師,重道尊儒,以養天下之士。」 今《禮經》殘缺,學校陵遲。歷代經史,率「多紕繆,實殿下 闡揚之日,刊定之時。伏願博採文士,旌求碩學,表正 《九經》,刊考《三史》」,則聖賢遺範,粲然可觀。況殿下至性神聰,留情國體,幸以問安之暇,應務之餘,引進文儒, 詳觀文典,商略前載,討論得失。降溫顏,開讜議,則政 途理體,日以增益,繼業承祧,永垂德美。臣等行業素 輕,藝能寡薄,顧慚端士,叨侍宮闈。日夜祗懼,無以匡 輔。區區微誠,願效塵露。輕進芻鄙,願垂採擇。臨啟如 失,伏用兢惶。謹啟。

手令答曰:「經史脫訛,事資刊理,自非通儒,孰詳大義? 侍讀等升堂觀奧,能定闕文,今司經、崇文,皆有舊籍, 敬承來教,即令考序。頃日以來,未暇數對,何嘗少選, 而忘德音。尋當敘進群英,冀聞餘論。仍令錄留啟本, 以代書紳。」

《上東宮啟》
李景伯
[编辑]

臣聞《書》曰:「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 百殃。」禍福之來,惟人所召,應符影響,可不懼哉!伏惟 殿下稟粹重離,摛英若木,道光儲貳,譽表元良,掃凶 祲而邦家以寧,贊寶曆而皇祚方永。凡在群品,莫不 仰賴。語成功則已大矣,論盛業則已崇矣。唯當養德 青宮,問安紫極,去惡除本,為善務滋,納忠讜於正人, 杜浮媚於邪逕。遊心經史,引接文儒,覽古今之得失, 為行事之龜鏡,日新其美,豈不盛歟!近承諂曲之徒, 私進女色,莫非倡蕩,穢跡可知。將入宮闈,以為娛樂, 傷教敗禮,豈復是過。及其出入,矜誇恩幸,坊曲之間, 能無漏泄。至如榮忝簪笏,跡預朝廷,稍涉奸私,尚為 深累。況一國之儲副,萬方所瞻奉,焉「可不自戒!」且政 之興衰,皆由化下,自上所及,若草隨風,理在必然,不 可不慎。竊惟後宮命婦,員品稍多,兼選良人,固為淑 麗,止足之賞,詎假旁求,此非殿下之本心,直被小人 之所誤。臣實庸鄙,智識無聞,濫齒榮班,謬參宮相,職 在規諫,冀申裨補。若其嘿而自守,何以上答聖恩,非 直尸素之罪人,亦當神祇之所譴。敢罄愚直,以效涓 塵。伏願悔已往之失,知昨非之誤,念色荒之誡,懲縱 敗之言,勿近小人,無聽邪說。常恐有失,兢懼為心,則 睿德被於群方,頌聲振於甿俗。天垂福祐,永保無疆。 儻蒙採納,幸甚幸甚,謹昧死奉啟以聞。輕觸威嚴,伏 待斧鉞。謹啟。

《為安國相王讓東宮第三表》
崔沔
[编辑]

臣某言:「前累表自陳,披瀝肝膽,懇誠所守,期在不移。 而睿聽邈然,未垂矜納,屏營跼蹐,罔措心顏。臣竊觀 帝王支庶,進以寵私,雖假恩靈,必招禍咎。親如梁孝, 尚非正議所容;才同季札,猶為長亂之本。況臣朽懦, 將何忝竊?且承先建極,當可推恩,作範惟親,宜崇以 正。伏願陛下雄略潛明,皇威誕發,燻逐狐鼠,梟剪黥 鯢,上慰祖宗之心,下保元元之命。大位既定,丕業重 光,再造四海之基,方流萬代之福。至於守器,允屬元 良,非聖賢無以燕天下之心,非典禮無以為後嗣之 法。」臣地非冢嫡,才實昏庸,一旦干冒大倫,亂越皇統, 近為身患,遠成國恥,將何以措身闕庭?將何以歸骨 山陵?是用專固不迴,繼之以死。特希慈造,俯垂聖諒。 臣某跡非飾讓,言實由衷,區區之心,敢不披罄?素所 蓄積,塵黷上聞。嗟臣不天,夙遭險釁,哀惸孤藐,百罹 是攻。嗣聖之後,天步艱難,逼迫崎嶇,措身無地。既冒 儲貳,又塵尊極,正名罰罪,合當萬死。忝曰臣子,豈所 晏安?殞首滅身,無以塞責。臣某當此際之心,豈貪生 而憂死?誠以身居不容之地,命盡危疑之辰,上適可 以增國羞,下未足以明臣節,是用冒罪假息,忍死苟 全,尚祈宗廟之靈,庶睹返正之運。使臣得退保先朝 所命,歸死藩邸之下,則雖灰滅,良無遺恨,惓惓所守, 神明知之。既而天啟聖期,興運伊始,明兩出震,九二 在田,臣克遂誠祈,獲返舊國,私願雖果,而皇猷未忝, 每以釁萌,城社,將傾宗稷,常慮奄忽,禍出非常,夙夜 憂惶,罔知攸濟。幸屬陛下光啟休烈,克復中興,長信 高居,供養有地,明堂正位,忻戴知安,抃舞謳歌,稱慶 未已。不意陛下復將置之非據,迫以奪宗,前憂未忘, 懼仍及臣之膚剝,胡寧斯甚!今天地交泰,朝野歡娛, 獨在微臣,殷憂昭代,念及同氣,願垂憐察。

《請冊皇太子表》
于邵
[编辑]

臣聞立天下之本,故受之以「震」,明兩承統,慶元有光, 期萬國以貞而一人有慶也。伏惟皇帝陛下受天明 命,尊祖嚴配,聖謨廣運,禮秩咸若,六親承式而理,六 合不論而定。伏以儲宮未立,人望猶勤,奉天順人,事 不可曠。夙聞宣王天資孝敬,訓稟《詩》《禮》,可以奉宗祧 之重,可以當匕鬯之主。朝三命宰,則以安親;前師後 「傅,則以齒胄。」伏乞以時冊命,報慶天人。然後啟《承華》 以論道,起《博望》而養德。天下幸甚,天下幸甚!臣等忝 跡樞宥,倍萬恆情,謹奉表陳請以聞。

臣等言:「今月十六日,敢以古儀,請建皇儲。」伏奉恩命, 未垂允答,受命兢悚,恍然失圖,臣等惶恐頓首。臣聞 帝王之理,必先體統,而後正百度以臨四方,修人紀 以符天道,則居震守器,重《離》繼明,是先代行於天下 也。況尊宗廟而奉君親乎?此而不先,孰可先者?陛下尚執謙德,方勤庶政,略至公之務,慎翼子之私,是何 「小嫌,而廢前訓?」今臣等不敢以歷代為據,且以國朝 以來言之,有若高祖義寧二年五月即位,六月立建 成為皇太子,太宗武德九年八月即位,十月立中山 王為皇太子;高宗貞觀二十三年六月即位,七月立 陳王為皇太子,則祖宗垂範,如示諸掌。今抑而不立, 豈塞天下之望?伏聞宣王以子則嫡,「以家則孝。」天姿 玉裕,雅性沖深,足以奉粢盛之重,視朝夕之膳。然則 「行一物而三善皆得」者,建儲之謂也。臣等不勝大願, 懇請之至。

《代宗讓皇太子表》
常袞
[编辑]

臣某言:臣聞君父之命,誠不合辭;臣子之心,固無所 隱。隱之則有累天鑒,辭之則有負國貞。在無隱而不 言,雖稟命而非孝。臣所以省躬審分,讓德推賢,瀝懇 上聞,冒嚴亟請。丹誠罔感,皇睠來昭,戰兢失圖,精爽 飛越。臣某誠惶誠恐,頓首頓首。伏以國之上嗣,古曰 「元良。」觀象于天,應前星之環極;取法於地,視少海之 朝宗,必訪蓍龜,以承主鬯。臣幼非樂善,長未好儒,慈 獎特深,愚蒙不易。教之羽籥,有昧樂章;訓以《詩》《書》,終 迷義府。游虧四老,才乏五官,人莫係心,德非守器。頃 者外統群帥,內錄尚書,竊懼任榮,以憂官謗。今謬承 博望,猥辱壽春,位登青宮,禮絕朱邸,且乖人望,載黷 朝經。循名責實,未足承天之序;捨長立賢,亦猶行古 之道。伏惟陛下博求公議,允納微誠,更擇溫文,俾膺 繼紹。遠想伯夷之讓,用升季歷之材,至公大行,天下 幸甚。無任懇迫屏營之至,謹奉表陳讓以聞。

《禮部賀冊皇太子禮畢赦表》
柳宗元
[编辑]

臣某等言:伏奉今日制書,「皇太子冊禮云畢,恩與萬 方,同其惠澤者。盛典斯舉,鴻恩遂行。凡在率土,不勝 忭躍。臣某等誠喜誠賀,頓首頓首。」伏惟陛下克奉神 休,以正邦統。建天下之本,宗廟以安;致萬國之貞,兆 人休賴。典冊既備,慶澤載流。既廣愛而推恩,亦好生 而布德。緩刑而囹圄知感,進勳而嗣續增榮。崇教諭 「之方,忠良是舉;嚴贊相之禮,賜與有加。旌孝弟以厚 於人倫,敬鬼神而修其祀事。況行禮之日,則屏翳收 蹟,太陽宣精。用彰出震之休,更表重離之耀。神化旁 暢,皇風遠揚。自華及夷,異俗同慶。臣某等謬參著定, 倍百恆情。無任歡慶踴躍之至。」

《百寮賀冊皇太子表》
前人
[编辑]

臣某等言:伏奉今月二十四日制,「廣陵郡王宜冊為 皇太子,改名某,仍令所司擇日備禮冊命者。」天序有 奉,皇心載寧,臣某等誠慶誠賀,頓首頓首。臣聞《商書》 載「以貞」之文,《漢史》傳「早建」之義,不惟立愛,其在繼明。 陛下奉率前規,敷揚盛典,顧茲守器之重,爰正承華 之位。尊義方之教,載錫嘉名;崇建樹之禮,式光典命。 「以長而立,自符於慎擇;必子而選,遂合於至公。邦本 不搖,王業彌固。此皆宗社垂祉,啟佑皇心;乾坤葉謀, 保安聖運。足以播休氣於四海,洽太和於萬靈。食毛 含齒,所同歡慶。」臣等奉承制命,蹈舞周行,不任歡忭 之至。

《皇帝冊尊號賀皇太子牋》
前人
[编辑]

宗元惶恐言:「伏奉六月七日制,《元和聖文神武法天 應》運皇帝光受尊號,率土臣子,歡呼無際。伏惟皇太 子殿下,麗正居中,輔成昌運。削服沴孽,贊揚輝光。鴻 名允升,大慶周洽。表文武之經緯,著天道之運行。瑞 景昭臨,知重輪之發輝;恩波下濟,見少海之增潤。某 忝守遐方,獲聞盛禮。不任忭躍之至。」

《賀皇太子知軍國牋》
令狐楚
[编辑]

臣某牋:伏見七月二十八日皇帝宣詔,「軍國政事並 權委皇太子殿下勾當者。」伏以皇帝陛下躬勤黼扆, 志奉山陵。思慕積中,殷憂發外。瞻九廟之重,須有纘 承;以萬機為煩,期在宴息。伏惟皇太子殿下,日躋睿 哲,天縱欽明。繼丕業而堯曆重昌,嗣鴻名而文功累 盛。事有光於往古,慶實被於殊方。率土臣心,不任欣 戴。臣限以鎮守,遠在方隅,不獲陪慶宮庭,抃舞稱賀, 瞻戀踴躍之至,謹奉牋以聞。

《賀皇太子知軍國表》
前人
[编辑]

臣得上都進奉官狀報,「伏承七月廿八日詔旨,軍國 政事權令皇太子勾當者。」中賀伏惟皇帝陛下大明 御㝢,至孝自天。霜露既濡,想園陵之漸近;雲霞是仰, 悲弓劍之方遙。內感深衷,外勉庶政。由是推赤心於 俊乂,委寶曆於元良,宣明兩曜之光,崇重萬國之本。 與夫遊神姑射,義豈同風;養道大庭,禮誠異日。天下 臣子,不勝慶幸。臣限以所守,不獲拜候闕庭。無任屏 營之至。

《賀冊太子赦表》
前人
[编辑]

臣某言:「伏奉今月九日制書,皇太子冊禮云畢,恩與 萬方同其惠澤者。國慶遐宣,天波曲被。懷生之類,咸 被欣榮。」中賀臣聞「德教所加,一人有慶;元良既立,萬 國以貞。」伏惟皇帝陛下至化旁流,神功廣運,以為義 莫重於主鬯,禮無大於承祧。考古揚前星之光,順人弘少海之澤。誕敷明詔,宣告,庶萬雷初動於地中,風 已行於天下。由是哀矜罪戾,甄獎功勳,表順孫孝子 之門,秩名山大川之祝。仁無不覆,惠無不均,草木惟 繇,鳥獸咸若率土,臣子不勝慶抃。臣限守藩鎮,不獲 陪位闕庭,踴躍稱慶,無任屏營之至。

《擬冊皇太子文》
劉禹錫
[编辑]

維某年月日,皇帝若曰:「於戲!《易》云:『明兩作離。大人以 繼明,照於四方』。」蓋所以毓其明德,繼於正體。邦本由 是固,萬方由是寧。粵祖宗之闡帝業,亦莫不由此而 繼於明德。肆予一人,緒承大寶,纂奉丕構,懼有失墜, 以貽先帝之羞。永懷主器,以繼明用,副予不德。咨爾 元子王某,襲列聖之資,體健行之質。吹銅稟異,辨日 耀奇,早習德成,克敬師保,事業可大。和順積中,天縱 溫文,生知孝悌。洎分茅土,望出東平,符彩昭彰,禮樂 文錯。固可正位重震,為天下之儲君。人神葉從,德任 相稱,仰稽令典,光載盛儀。是用冊命爾為皇太子。往 欽哉!夫富貴莫大於家天下,忠孝莫大於敬君親。俟 爾一人,貞於萬國。必咨正事,必近正人必杜,逸遊必 樂。善道,求諫如不及,惡佞如探湯。懋爾厥修,惟懷克 和,以貳於朕躬,無忝祖宗之烈。可不慎歟!

《論教本書》
元·稹
[编辑]

某年某月日,某官臣稹昧死再拜獻書皇帝陛下。臣 伏見陛下降明詔,修廢學,增胄子,選司成,大哉堯之 為君,伯夷典禮,夔教胄子之深旨也。然而事有萬萬 急於此者,臣敢昧死而言之。臣聞諸賈生曰:「三代之 君,仁且久者,教之然也。」誠哉是言!且夫周成王,人之 中才也,近管、蔡則讒入,右周、召則義聞,豈可謂天聰 明哉!然而克終於道者,得不謂教之然耶?始其為太 子也,未生胎教,既生保教,太公為之師,周公為之傅, 召公為之保,伯禽、唐叔與之游,《禮》《樂》《詩》《書》為之習。目 不得閱淫艷妖誘之色,耳不得聞優笑陵亂之聲,口 不得習慘斷擊搏之書,居不得近容順陰邪之黨,游 不得恣追禽戮獸之樂,玩不得有遐「異僻絕之珍。」凡 此數者,非謂備之於前而不為也,亦將不得見而為 之矣。及其長而為君也,血氣既定,游習既成,雖有放 心快己之事日陳於前,固不能奪已成之習、已定之 心矣。則彼忠直道德之言,固吾之所習聞也,陳之者 有以諭焉;回佞庸違之說,固吾之所積懼也,諂之者 有以辨焉。人之情莫不欲耀其所能而黨其所近,苟 將得志,則必快其所蘊矣。物之性亦然。是以魚得水 而游,馬逸駕而走,鳥得風而翔,火得薪而熾,此皆物 之快其所蘊也。今夫成王所蘊,道德也;所近,聖賢也。 是以舉其近,則周公左而召公右,伯禽魯而太公齊; 快其蘊,則興禮樂而朝諸侯,措刑罰而美教化。教之 至也,可不為信然哉!及夫秦則不然,滅先王之學,曰: 將以愚天下;黜師保之位,曰「將以明君臣。」胡亥之生 也,《詩》《書》不得聞,聖賢不得近。彼趙高者,詐宦之戮人 也,而傅之以殘忍戕賊之術,且曰:「恣睢天下以為貴, 莫見其面以為尊。」是以天下之人未盡愚,而胡亥固 已不能分獸畜矣。趙高之威攝天下,而胡亥固已自 幽於深宮矣。彼李斯者,秦之寵丞相也,困讒冤死,無 所自明,而況於疏遠之臣庶乎?若此,則秦之亡有以 致之也。漢高承之以兵革,漢文守之以廉謹,卒不能 蘇復大訓。是以景、武、昭、宣,天資甚美,纔可以免禍亂; 哀、平之間,則不能虞篡弒矣。然而惠帝廢《易》之際,猶 賴羽翼以勝其邪心,是後有國之君議教化者,莫不 以興廉舉教、設學崇儒為意。曾不知教化之不行,自 貴者始,略其貴者,教其賤者,無乃鄰於倒置乎?洎我 太宗文皇帝之在藩邸,以至於為太子也,選知道德 者十八人與之游習。即位之後,雖游宴飲食之間,若 十八人者實在其中。上失無不言,下情無不達,不四 三年而名高盛古,豈一日二日而致是乎?乃游習之 漸也。貞觀以還,師傅之官,皆宰相兼領,其餘宮寮之 選,亦甚重焉。馬周以位高,恨不得為司議郎,此其驗 也。文皇之後,漸疏之賤之,至於母后臨朝,翦棄王族。 當中、睿二聖厄難之際,雖有骨鯁敢言之士,既不得 在調護保安之職,終不能措扶衛之一詞,而令醫匠 胡安、《金藏》剖腹以明之,豈不大哀哉!兵興已來,茲弊 尤甚。師資保傅之官,非疾廢眊瞶,不任事者為之;即 休戎罷帥,不知書者處之。至於友諭贊議之徒,疏冗 散賤之士,甚者縉紳恥之。夫以匹夫之愛其子者,猶 求明哲慈惠之師以教之,直諒多聞之友以成之。豈 天下之元子而可以疾廢眊瞶,「不知書者為之師,疏 冗散賤不適用者為之友乎?此何足反居上之甚也!」 近制,宮寮之外,往往以沉滯之老儒充侍書侍讀之 選,而又疏棄斥遠之,越月踰時,不得召見,彼又安能 傅成道德,保養其躬哉?臣以為積此弊者,豈不以皇 天眷祐,祚我唐德,以舜繼舜,以堯繼堯,傳陛下十一 聖矣。莫不生而「神明,長而仁聖。」以是為屑屑習儀者, 故不之省耳。臣獨以為於列聖之謀則可也,計無窮 之業以傳後嗣則不可脫。或萬代之後,若有周成王中才者,而又生於深宮優笑之間,無周、召保助之教, 則將不能知喜怒哀樂之所自矣,況稼穡之艱難乎? 今陛下以上聖之資,肇臨海內,是天下人人傾耳注 目之日也。特願陛下思成王訓導之功,念文皇游習 之漸,選重師保,慎擇宮寮,皆用博厚弘深之儒,而又 練達機務者為之。更進迭見,日就月將。因令皇太子 洎諸生,定齒胄講業之儀,行嚴師問道之禮。至德《要 道》以成之,撤膳記過以警之。血氣未定,則輟禽色之 娛以就學;聖質既備,則資游習之善以弘德。此所謂 「一人元良萬邦以貞」之化也。豈直修廢學選司成而 足倫匹其盛哉!而又俾則百王莫不幼同師長同術, 識君道之素定知天倫之自然。然後選用賢良樹為 藩屏出則有晉鄭魯衛之盛入則有東牟朱虛之強 蓋所謂宗子維城犬牙磐石之勢也。又豈與夫魏晉 以降囚賤其兄弟而自翦其本枝者,可同年而語哉? 微臣竊不自揆,思為陛下永建無窮之長算,輒敢冒 昧,殊死而言之。

《天性論》論太子
李德裕
[编辑]

余,開成中作鎮淮服,聞東宮為人所構,天子赫然大 怒,召宰相及公卿大僚議於內殿。其時諫者僉曰:「太 子幼年,思慮未至。」亦曰:「太子之年足以改過。」往復移 時,大略不出於此。夫明主可以理奪,其要在於聞所 未聞。昔千秋上書言子弄父兵,罪當笞耳。武帝一言 而悟,蓋以簡而當理。魏太祖嘗謂諸子曰:「吾必不用 左右之言以理汝曹。何者?使左右,君子也,必不離人 父子之間;使左右,小人也,小人之言必不可用。」其時 無人以此言悟主,因問主上:太子之過,得於何人言 之者?與太子恩愛厚薄何如?如文宗聰明睿智,聞之 必悟,既悟之後,太子必安。以余揣之,不三數月,則父 子如初矣。蓋以父子之愛,發於天性,言之必當易悟, 況又一子乎?是以漢高睹四皓上壽,悲歌鴻鵠。宣帝 以元成退讓,令傅淮陽。元帝聞史冊稱「器人於絲竹 鼓鼙之間,默然而笑。」皆屈己捨愛,可不謂之天性哉? 惜乎,文宗竟不得一聞是言,豈太子之命也歟!

《為崔大夫賀冊皇太子狀》
孔戣
[编辑]

臣聞帝皇立極,必建儲貳,俾承宗祧,所以祗奉粢盛, 永固社稷者也。伏惟睿聖文武皇帝陛下積德承業, 光有天下,思正國本,以和人心;載考《春秋》之義,以明 君臣之道。主茲匕鬯,以屬元良,推明至公,振舉舊典。 皇太子體仁秉哲,既嫡且賢,溫文發中,孝友聞外,欽 若丕訓,允膺冊禮。陛下將嗣十聖之休烈,垂百代之 懿範,大備典禮,廣設明庭,陰氣方晦而忽銷,旭日既 昇而增朗,人民胥悅,神祇克諧,足以包夏孕商,跨周 軼漢。夫何晉魏以降,易置瑣瑣,不足侔此。盛禮既畢, 洪恩又洽,恤刑議獄,旌善賞勞,禮問高年,存恤疾隱, 皇王之德,於茲備矣。臣忝列近侍,親承睿謨,抃蹈之 切,不任愚懇。

《碩德賦》
後唐徐鉉
[编辑]

「惟先王之建國,體皇極而垂制,仰則觀於辰象,俯則 察於地義。」前星為帝座之輔,《蒼震》乃少陽之位。非明 德與茂親,不足應茲主器。「故萬邦以貞,而本枝百世。 是必天錫嘉祉,神輸百祥,山河資其正氣,日月分其 融光,膺期運以載誕,配乾坤而永昌」者也。惟我儲后, 昭明峻德,黃裳元吉,沉潛剛克。鉤深致遠,曾莫挹其 津涯,問安視膳,每或形於顏色。在昔沖讓,高追泰伯, 乃剖麟符,保釐東宅,受道師傅,稽疑典冊,化自誠心, 風行邦國。乃擁干旌,南徐之城,左撫句吳,前對敬亭, 京師河潤,盛德日新,其畏如夏,其惠如春。謝傅圍碁, 靜一方之沴氣;條侯高臥,息萬里之驚塵。令問孔昭, 元功莫二,人情不可以久鬱,皇統不可以終避。乃畏 天命,允茲儲貳。鳴玉軑以徐來,與春郊而總至。龍樓 霧廓,雞戟風生,珍符疊委,和氣交迎。百度以之而式 序,多壘以之而載清。史書有年,衢傳頌聲。豈人事之 協贊,信宗祊之降靈。於是元圃凝陰,瑤山密雪。宣猷 之緹幕半下,濛氾之曾冰乍結。爰書慶誕之日,始過 嘉平之節。麗正晨啟,重明夙設。調護之客,娛侍之臣, 峨冠煒煜,佩玉璘玢。咸稽首再拜,獻多福於萬春。有 宮坊之下吏,乃捧觴而進稱曰:「自古聖賢,率由輔導。 伊徇名與課寔,故成敗之異效。粵若成王。《史》《佚》《周》《召》, 左右前後,惟仁與孝。靡過不舉,無善不告。茲君臣之 一體,故風聲之克邵。降及後世,亦慎厥初。寔聘四老, 復延」二疏,咸由古道,以佑皇儲。若乃正和戾園,有思 臺博望之盛;貞觀承乾,有元齡魏徵之重。或有其禮 而無人,或有其人而不用。何擇禍之忘輕,信非賢而 罔共。英英副君,鑒古知今。百揆在乎手,萬務經其心。 朝廷之所寄者重,蒼生之所望者深。既賞興王之諫, 亦訪百官之箴。故曰:「生民在勤,好問則裕」;不躬不親, 人將孰信。一游一豫,樂有常度。節八音以道其和平, 調五味以適其喜怒。情義兼於家國,故知無不為;愛 敬及於君親,故惟道是諭。儉以足用,而施舍不可行, 仁以接物,而刑罰不可具。冗官宜省,而才不可遺,疆事漸寧,而備不可去。居安思危,睹災而懼。上分一人 之憂,以成天下之務。俾中外之禔福,與宗祧而永固。 伊下臣之不佞,蒙國士之殊遇。實含和而吐頌,豈登 高之能賦。願降鑒於芻蕘,庶效誠於塵霧。

《遼義宗傳論》
遼史
[编辑]

論曰:「自古新造之國,一傳而太子讓,豈易得哉!」遼之 義宗可謂盛矣。然讓而見疑,豈不兆於建元稱制之 際乎?斯則一時君臣昧於禮制之過也。束書浮海,寄 跡他國,思親不忘,問安不絕,其心甚有足諒者焉。觀 其始慕泰伯之賢而為遠適之謀,終疾陳恆之惡而 有請討之舉,志趣之卓,蓋已見於早歲先祀孔子之 言歟!善不令終,天道難詰,得非性刻嗜殺之所致也。 雖然,終遼之代,賢聖繼統,皆其子孫,至德之報,昭然 在茲矣。

《賀冊皇太子表》
宋·劉筠
[编辑]

前燿,開祥東闈播憲。漢儀丕赫,天下之本既豐;周制 協敷,土者之基克固。殊尤顯會,中外祗懽。蓋以《十翼》 垂言,《黃離》之象攸著;四瀆流潤,重海之歌載揚。於以 示元吉之有孚,表善利之廣霈。正人倫而張大紀,統 天序而荷亨衢。陪翼至仁,登閎昌祚。允鍾聖嗣,克奉 宗祧。伏以皇太子器本夙成,智包妙用。挺溫姿而玉 裕,藹淑度以金相。至性迪乎天經,積粹發乎真系。而 自桂房毓秀,茅壤疏榮,有時敏之進修,有日躋之駿 惠。固以悟喬枝而奉順,詢內衛以宣勤。務近老成之 人,歷觀盛德之事。寶忠信而由己,服禮樂以蹈中。造 理惟微,振辭有典。侍鑾游而儼若,拱列欽瞻;省臺膳 以肅如,慈宸敦眷。四學㹅於上序,百行紀於司成。洽 乃懿聲,被乎寰㝢。建儲之論,繄先親而是宜;立愛之 文,稽古道而斯順。肇膺典冊,有慶昌辰。伏惟尊號皇 帝陛下,闢長世之善經,率保邦之大法。翕受祕祉,備 舉縟儀。上帝是忱,克享於馨茂;兆民咸賴,用致於輯 寧。惟震長之至賢,實乾剛之上體。《三善》靡煩於在傅, 重暉上契於秉陽。陛下仰奉靈心,旁招群籲,以為主 器之重,有國莫先。矧錫羨於仙源,在守成於宗躅。增 崇巨業,屬我元良。龜猷之告協從,神鑒之徵允格。三 讓成魄,知天道之好;謙明兩作離,見皇圖之可大。式 備彌文之禮,仍新遵德之稱。涓以茂辰,膺茲鴻典。班 輪飭駕,奮五采以相宣;碧鏤題宮,配二儀而胥永。臣 以濫叨詞職,竊守藩封。昭數在庭,莫覿鑾旌之美。含 和發詠,率同鳧藻之誠。

《論選皇子疏》
歐陽修
[编辑]

臣聞「言天下之難言者,不敢冀必然之聽;知未必聽 而不可不言者,所以盡為忠之心。」況臣遭遇聖明,容 納諫諍,言之未必不聽,其可默而不言。臣伏見自去 歲以來,群臣多言皇嗣之事,臣亦嘗因災異,竊因奏 陳。雖聖度包容,不加誅戮,而愚誠懇至,天聽未回。臣 實不勝愛君之心,日夜區區,未嘗忘此,思欲再陳狂 瞽,而未知所以為言。今者伏見兗國公主近已出降, 臣因竊思人之常道,莫親於父子之親;人之常情,亦 莫樂於父子之樂。雖在聖哲,異於凡倫,其為天性,於 理則一。陛下嚮雖未有皇嗣,而尚有公主之愛,上慰 聖顏。今既出降,漸疏左右,則陛下萬幾之暇,處深宮 之中,誰可與語言?誰可承顏色?臣愚以為宜因此時 出自聖意,於宗室之中選材賢可嘉者,錄以為皇子, 使其出入左右,問安視膳,亦足以慰悅聖情。臣考於 書史,竊見自古帝王雖曰至尊未嘗獨處也,其出而 居外也,不止百司公見奏事而已,必有儒臣學士講 論於閒晏,又有左右侍從顧問語言,其入而居內也, 不止宦官宮妾在於「左右而已。其平居燕寢也,則有 太子問安侍膳於朝夕;其優游宴樂也,多與宗室子 弟懽然相接如家人,計其一日之中,未嘗一時獨處 也。今陛下日御前後殿,百司奏事者,往往仰瞻天顏 而退,其幸甚者,得承一二言之德音,君臣之情不通, 上下之意不接。其餘在廷之臣,儒學侍從之列,未聞 一人從容親近於左右;入而居內,即至於問安視膳, 亦闕於朝夕。是則陛下富有四海之廣,躬享萬乘之 尊,居外則無一人可親,居內則無一人得親,此臣所 以區區而欲言也。」何況陛下荷祖宗之業,承宗廟社 稷之重,皇子未降,儲位久虛,群臣屢言,大議未決。臣 前所奏陳,以謂未必立為儲貳,而先養之「為子,既可 以徐察其賢否,亦可以待皇子之降生,於今為之亦 其時也。」臣言狂計愚,伏俟斧鉞。

《代辭升儲表》
晏殊
[编辑]

臣自沐徽音,再陳封章,至誠雖極,宸聽未迴。仰批諭 之猥臨,積兢慚而匪據。伏以量力度德,立身之格言; 授才任能,有國之通制。而況明《離》著象,《蒼》《震》垂文,聿 崇守器之規,仰協重輪之詠。必資盛德,用贊大猷。伏 念臣植性迂疏,秉心蒙滯。萬期嘉會,託層漢之靈源; 千載昌辰,荷慶雲之洪蔭。伏惟陛下纂承真系,茂闡 「丕圖。泥金薦禮於蒼旻,錫壤推仁於宗緒。」上公進秩, 半楚疏封,俾陟上庠,欽聞雅語。眷言吳會,薦啟藩維漢節誕頒,夏璜昭錫。奉日嚴於溫凊,慕時習於縑緗。 居業寡聞,冒榮為愧。遽荷紫清之命,越升儲兩之崇。 風旨乍聆,神魂增駭。疊陳丹款,願寢洪私。天鑒彌高, 綸言益重。冰淵自處,彌劇於九回;肺腑虔祈,難逃於 三瀆。伏望陛下,廣至仁之茂育,推妙道之善成,俯降 堯曦,旁回禹律。特收渙汗,爰示於撫臨;冀自踰涯,庶 安於庸陋。由衷所極,得請為期。

《治平立皇太子赦文》
王珪
[编辑]

「王者承天立極,莫不思長世之圖;為國建儲,所以正 萬邦之本。故朕親先父子,而天下皆以為愛;命發朝 廷,而天下不以為私。」粵予上嗣之良,稟自日躋之聖。 出而就傅,寖窮學肆之聞;入則承顏,勤至寢門之問。 比疏榮於王社,益侈德於天枝。顧荷丕基之艱,猶虛 正體之貳。矧漢文命嫡,著於即祚之初年。且夏后立 「于期,以傳家於萬世。維群元之所徯,實大器之所承, 式符少海之祥,宜踐東朝之位。肆顯冊之丕發,嘉僉 言之大同,爰契歡心,用覃曠澤。可大赦天下。」於戲!文 昭武穆,夙貽燕後之謀;震長離明,本有承華之象。蓋 義重乎先者,禮必亟舉;慶施乎上者,惠必遐流。咨爾 庶方,當體朕意。

《立皇太子制》
張方平
[编辑]

「維我祖宗,繼天統業。積有功德,克享上帝之心;肆其 子孫,永承百世之祀。朕祗纂謨烈,詳覽古今。繄崇建 於元良,實保安於國本。上尊宗廟,孝無大於奉先;下 庇生民,教莫逾於居正。式宣顯冊,敷告萬邦。」皇長子 具官頊,英粹日躋,中和自至。《仁義克涵》之美,言動惟 時;禮樂交錯之華,威儀可象。抑畏疏封之重,敏修典 學之勤,亦既多聞,足當大受。是宜誕膺徽命,肇啟儲 闈,懋升明兩之輝,益廣在三之道。「非余私於爾頊,惟 天祐於余家。衍寶祚之靈長,成寰區之慶賴。往慎厥 德,以答揚我列聖之光訓,不曰休哉!可立為皇太子。」 有司擇日,備禮,冊命施行。

《請建儲》
范鎮
[编辑]

伏惟諫官者,為宗廟社稷計也。諫官而不以宗廟社 稷計事陛下者,愛死而尸利之人也,臣不為也。臣不 為愛死尸利而以宗廟社稷之計獻者,知諫官之任 也,不敢負陛下也。惟陛下裁之。臣使契丹還,過河北, 人籍籍紛紛,皆謂陛下方不豫,時有言曰:「我不能管 天下事也。」又呼大臣而戒之曰:「且看太祖、太宗面。」道 路傳聞不審信。然則有得有失,其失謂何?陛下憂勞 萬機,有風露晦明之感,纔一不豫,而遽言不能管天 下事,此臣所謂陛下之言為失也。其得謂何?方陛下 不豫時,中外皇皇,莫知所為,而陛下方以祖宗後裔 為念,是宗廟社稷之計,慮至深且明也,臣所謂陛下 之言為得也。今陛下既已平復,御殿「聽政,是向之失 者以為得也,願推所謂得者而終行之。行之之術,非 明則不審,非果則不決,惟審與決而宗廟社稷之計 定矣。方今祖宗後裔,蕃衍盛大,信厚篤實。伏惟陛下 拔其尤者,優其禮數,試之以政,或置之左右,與圖天 下之事,以系天下人心。異時誕育皇嗣,復遣還邸,則 景德中故事是也。」初,周王既薨,真宗皇帝取宗室子 養之宮中者,天下之大慮也。太祖皇帝捨其子而立 太宗皇帝者,天下之大公也,宗廟社稷之至計也。唐 自昭肅后,君臣之間諱言儲副事者,闇君之為也。伏 惟陛下觀太祖皇帝大公之心,考真宗皇帝時故事, 而黜唐昭肅以下之為,斷於聖心,以示天下,臣不勝 大願。「臣考之於古,參之於今,謀之於心,書之於疏,疏 成而累月不上者,大懼無益於事,死今之世,以累陛 下之明也。」既而《自解》曰:「陛下方不豫時,尚不忘宗廟 社稷之至計。今已平復,肯忘宗廟社稷之至計,而殺 敢言之諫官乎?必不然也,臣所以冒萬死而無避也。 伏惟赦臣萬死之罪,審之決之,以定宗廟社稷之至 計,非獨臣蒙更生之賜,乃天下之人之心也。不勝區 區之愚,臣昧死再拜。」

《元豐立皇太子赦文》
鄧潤甫
[编辑]

「父子一體也,惟立長可以圖萬世之安;國家大器也, 惟建儲可以係四海之望。位序早定而人莫不以為 悅;典禮亟崇而眾罔敢以為私。永惟上嗣之賢,實有 妙齡之譽。入而視膳,孝友見於夙成;出則好書,聰哲 由於自得。」粵紹休於正統,猶虛位於東朝。迺考《蓍龜》 之占,迺稽方冊之實。載涓吉日,肇闢青宮。周家先親, 「不敢忘廟社之重;夏后與子,蓋以順天人之心。宜覃 曠恩,遍暨群品。可大赦天下。於戲!離明、震長」,綿帝緒 於億年;解吉、渙亨,灑天人於萬物。蓋禮之所行者大, 則澤之所流者深。咨爾多方,體朕至意。

《立皇太子制》
前人
[编辑]

「建儲非以私親,蓋明萬世之統;主器莫若長子,茲本 百王之謀。朕荷天地之貺臨,席祖宗之貽燕,迺睠上 嗣之貴,蚤應前星之祥。宜告大廷,誕揚丕號。」皇子彰 武軍節度使延州管內觀察處置等使檢校太尉、開 府儀同三司持節都督延州諸軍事延州刺史上柱國延安郡王。哲宗廟諱溫文日就,睿智夙成。回馳道之車, 能止班輪之騖。辨南陽之牘,允符東海之休。自疏錫 於王封,益光華於德望。勝衣視膳,溢然孝友之姿;好 禮受經,不煩師傅之誨。是用歷盛陽之嘉日,舉列聖 之大章。肇正青宮,肆攽顯冊,以協離明之吉,以係天 下之心。於戲!立愛始親,商以成千歲之業;建嗣必子, 漢以撫四海之民。「斯為永圖。往膺徽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