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第131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氏族典 第一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三十一卷
明倫彙編 氏族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氏族典》。

 第一百三十一卷《目錄》。

 「申姓」部彙考。

  《史記》:補三皇本紀

  鄭樵《通志》。以國為氏 同名異實

  廖用賢《尚友錄》。申姓

 申姓部列傳

  《周》。

  申伯、       申繻。

  申俞       申舟。

  申犀       申驪。

  申蒯       申《鮮虞》。

  申:豐:       申《無宇》

  申亥       申夜姑。

  《申包胥》,      申句須。

  《申鳴》       申胥。

  申黨、       申棖

  申須       申詳。

  申「不害。」

  《漢》。

  申陽       申公。

  申輓:       申咸

  申威,       申朔,

  晉。

  申鍾       申香,

  宋:

  申永       申宣。

  申謨       申恬。

  申坦       申季歷

  申寔       申令孫

  《申闡》       申元嗣。

  申謙       申爽。

  申隆道:

  《北周》:

  申徽       申康,

  申敦       申靜、

  申處。

  唐:

  申:秦芝      申稷。

  《申叢》:

  《後唐》:

  申:「漸高。」

  後晉:

  申迅。

  宋:

  申積中、      申世寧

  明。

  申克敬,      申祐。

  申綱       申綸。

  申盤       申儒。

  申理、       申錫眉州人

  申𣄚       申佐。

  申時行、      「申在廷。」

  申用懋,      申用《嘉》。

  申良、       申嘉言

  申佳引,      申傳芳。

  申:周輔、      申懷珍

  申錫:清苑人  申嵩《秀》。

  申爾忠:

《氏族典》第一百三十一卷。

申姓部彙考[编辑]

《史記》
[编辑]

《補三皇本紀》
[编辑]

炎帝神農氏,其後有州甫、甘許、戲露,《齊紀》「怡、向、申、呂 皆姜姓之後,並為諸侯,或分四岳。當周室,甫侯、申伯 為王賢相,齊、許列為諸侯,霸於中國。」蓋聖人德澤廣 大,故其祚嗣繁昌久長云。

《鄭樵通志》
[编辑]

以國為氏周異姓國[编辑]

申氏,伯爵,姜姓,炎帝四岳之後,封於申,號申伯,周宣 王元舅也。今信陽軍乃唐申州,即其國也。子孫以國 為氏。後為楚之邑,申公居之,又為申氏,是以邑為氏 也。魯有申豐,鄭有申侯,齊有申蒯,韓有申不害,著書; 漢有申巡石,趙有申鍾,為司徒;宋慶曆登科,申顗,信 州人,政和申好問,鄆州人。

同名異實[编辑]

申氏有二,姜姓之後,以國為氏。又楚申邑,申公居之以邑為氏。

《廖用賢尚友錄》
[编辑]

申姓[编辑]

申魏郡商音,又望出丹陽。

申姓部列傳[编辑]

申伯[编辑]

按:《史記補三皇本紀》:「當周室甫侯、申伯為王賢相。」

申繻[编辑]

按《春秋臣傳》:申繻,魯大夫也。桓公六年九月,子同生, 以太子生之禮舉之,接以太牢,卜士負之,士妻食之。 公與文姜、宗婦命之。公問名於申繻,對曰:「名有五,有 信,有義,有象,有假,有類。以名生為信,以德命為義,以 類命為象,取於物為假,取於父為類。不以國,不以官, 不以山川,不以隱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幣。周人以諱」 事神名,終將諱之,故以國則廢名,以官則廢職,以山 川則廢主,以畜牲則廢祀,以器幣則廢禮。晉以僖侯 廢司徒,宋以武公廢司空,先君獻武廢二山,是以大 物,不可以命。公曰:「是其生也,與吾同物,命之曰『同』。」十 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申繻曰:「女有家,男 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既而果然。莊公 十四年,傅瑕殺鄭子及其二子而納厲公。初,內蛇與 外蛇鬥於鄭南門中,內蛇死。六年而厲公入。公聞之, 問於申繻曰:「猶有妖乎?」對曰:「人之所忌,其氣燄以取 之。妖由人興,人無釁焉,妖不自作。人棄常則妖興,故 有妖。」

申俞[编辑]

按《管子》:「公將如齊,與夫人偕行。申俞諫曰:『不可』。」

申舟[编辑]

按《左傳宣公十四年》:楚子使申舟聘於齊,曰:「無假道 於宋。」亦使公子馮聘於晉,不假道於鄭。申舟以孟諸 之役惡宋,曰:「『鄭昭,宋聾,晉使不害我,則必死』。王曰:『殺 女,我伐之』。見犀而行。及宋,宋人止之。華元曰:『過我而 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殺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 亡也。亡一也』。乃殺之。」

申犀[编辑]

按《左傳》,宣公十四年:「秋九月,楚子圍宋。」十五年夏五 月,楚師將去宋,申犀稽首於王之馬前曰:「毋畏知,死 而不敢廢王命,王棄言焉。」王不能答。申叔時僕,曰:「築 室反耕者,宋必聽命。」從之。按毋畏申舟名

申驪[编辑]

按《左傳成公八年》:「晉欒書侵蔡,遂侵楚,獲申驪。」楚 大夫。

申蒯[编辑]

按《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 之。莊公通焉,崔子弒之。申蒯侍漁者,退謂其宰曰:「『爾 以帑免,我將死』。其宰曰:『免是反子之義也』。」與之皆死。

申鮮虞[编辑]

按《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 之。莊公通焉,崔子弒之。閭丘嬰以帷縛其妻而載之, 與申鮮虞乘而出。鮮虞推而下之曰:「君昏不能匡,危 不能救,死不能死,而知匿其暱,其誰納之?」行及弇中, 將舍,嬰曰:「『崔、慶其追我』!鮮虞曰:『一與一,誰能懼我』?」遂 舍,枕轡而寢,食馬而食,駕而行,出弇中,謂嬰曰:「速驅 之!崔、慶之眾不可當也。」遂來奔。

申豐[编辑]

按《春秋臣傳》:申豐,魯季氏屬大夫也。季武子無適子, 公彌長而愛,悼子欲立之,訪於豐曰:「彌與紇,吾俱愛 之。欲擇而立之。」豐趨退,盡室,將行。他日又訪焉,曰:「其 然。」將具敝車而行。乃止。昭公四年正月,大雨雹。季氏 問於豐曰:「雹可禦乎?」對曰:「聖人在上無雹,雖有不為 災。古者日在北陸而藏冰,西陸朝覿而出之,其藏冰 也。深山窮谷,固陰沍寒,於是乎取之,其出之也。朝之 祿位、賓食喪祭,於是乎用之,其藏之也。黑牡秬黍,以 享司寒,其出之也。桃弧棘矢,以除其災,其出入也時。 食肉之祿,冰皆與焉。大夫命婦喪浴用冰,祭寒而藏 之,獻羔而啟之,公始用之」,火出而畢賦。自命夫命婦 至於老疾,無不受冰。山人取之,縣人「傳之,傳人納之, 隸人藏之。夫冰以風壯而以風出,其藏之也周,其用 之也遍。則冬無愆陽,夏無伏陰,春無淒風,秋無苦雨, 雷出不震,無菑霜雹,癘疾不降,民不夭札。」今藏川池 之冰,棄而不用,風不越而殺,雷不發而震,雹之為菑, 誰能禦之?《七月》之《卒章》,藏冰之道也。二十六年,齊侯 將納昭公,命無受魯貨,豐以幣,錦二兩,縛一如瑱。適 齊師,賂梁丘據,以言於齊侯,遂不果納公。

===申無宇===按《春秋臣傳》:無宇,楚芋尹也。公子圍殺大司馬蒍掩 而取其室。無宇曰:「王子必不免。善人,國之主也。王子 相楚國,將善是封殖而虐之,是禍國也。且司馬,令尹 之偏,而王之四體也。絕民之主,去身之偏,艾王之體, 以禍其國,不祥莫大焉。何以得免?」昭公七年,楚子之 為令尹也,為王旌以田。無宇斷之曰:「一國兩君,其誰 堪之?」及即位,為章華之宮,納亡人以實之。無宇之閽 入焉,無宇執之。有司弗與,曰:「執人於王宮,其罪大矣。」 執而謁諸王。王將飲酒,無宇辭曰:「天子經略,諸侯正 封,古之制也。封略之內,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誰非君 臣?故《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 士臣皁,皁臣輿,輿臣隸,隸臣僚,僚臣僕,僕臣臺。馬有 圉,牛有牧,以待百事。今有司曰:「女胡執人於王宮?將 焉執之?」周文王之法曰:「有亡荒閱,所以得天下也。」吾 先君文王作《僕區之法》曰:「盜所隱器,與盜同罪。」所以 封汝也。若從有司,是無所執逃臣也。昔紂為天下逋, 逃主萃淵藪。君王始「求諸侯,而則紂,無乃不可乎?若 以二文之法取之,盜有所在矣。」王曰:「取而臣以往。」遂 赦之。十一年,楚子滅蔡,用隱太子於岡山。無宇曰:「不 祥。五牲不相為用,況用諸侯乎?王必悔之。」楚子城陳、 蔡,不羹,使棄疾為蔡公,王問於無宇曰:「棄疾在蔡何 如?」對曰:「擇子莫如父,擇臣莫如君。鄭莊公城櫟,而寘 子元焉,使昭公不立;齊桓公城穀而寘管仲焉,至於 今賴之。臣聞五大不在邊,五細不在庭,親不在外,羈 不在內。今棄疾在外,鄭丹在內,君其少戒。」王曰:「國有 大城何如?」對曰:「鄭京櫟實殺曼伯,宋、蕭、亳實殺子游, 齊渠丘實殺無知,衛蒲、戚實出獻公。若由是觀之,則 害於國。末大必折,尾大不掉,君所知也。」

申亥[编辑]

按《左傳昭公十三年》:薳氏之族及薳居許,圍蔡。洧蔓 成然作亂,王沿夏將欲入鄢。芋尹無宇之子申亥曰: 「吾父再奸王命,王弗誅,惠孰大焉?君不可忍,惠不可 棄,吾其從王。」乃求王,遇諸棘圍以歸。夏五月癸亥,王 縊於芋尹申亥氏,申亥以其二女殉而葬之。

申夜姑[编辑]

按《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初,季公鳥娶妻於齊,鮑文子 生申。公鳥死,季公亥與公思展與公鳥之臣申夜姑 相其室。」

申包胥[编辑]

按《春秋臣傳》:申包胥,楚王孫也。初,伍員與包胥友,其 亡也,謂包胥曰:「吾必復楚國。」包胥曰:「子能復之,我必 能興之。」及昭王在隨,包胥如秦乞師,曰:「吳為封豕長 蛇以薦食上國,虐始於楚。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 使下臣告急,若以君靈撫之,世以事君。」秦伯曰:「子姑 就館,將圖而告。」對曰:「寡君越在草莽,未獲所伏,下臣 何敢!」即安立依於庭牆而哭,日夜不絕聲,勺飲不入 口。七日,秦哀公為之賦《無衣九》,頓首而坐,秦師乃出。 五年,包胥以秦師救楚,戰於公壻之谿,吳師大敗,吳 子乃歸。楚子入郢,賞包胥。包胥曰:「吾為君也,非為身 也。君既定矣,又何求?」遂逃。賞吳之入楚也,使召陳懷 公。懷公朝國人而問焉,曰:「欲與楚者右,欲與吳者左。」 逄滑當公而進曰:「臣聞國之興也,視民如傷,是其福 也;其亡也,以民為土芥,是其禍也。楚雖無德,亦不艾 殺其民。吳日敝於兵,暴骨如莽,而未見德焉。天其或 者正訓楚也。禍之適吳,其何日之有?」陳侯從之。至是, 楚果復國。後越將伐吳,包胥使於越,越王句踐問:「戰 奚以而可?」包胥曰:「敢問君王之所以與之戰者?」王曰: 「在孤之側者,觴酒豆肉簞食,未嘗敢不分也。飲食不 致味,聽樂不盡聲,求以報吳,願以此戰。」包胥曰:「善則 善矣,未可以戰也。」王曰:「越國之中,疾者吾問之,死者 吾葬之,老其老,慈其幼,長其孤,問其病,求以報吳,願 以此戰。」包胥曰:「善則善矣,未可以戰也。」王曰:「富者吾 安之,貧者吾予之,救其不足,裁其有餘,使貧富皆利 之,求以報吳,願以此戰。」包胥曰:「善哉,蔑以加焉!然猶 未可以戰也。夫戰,知為始,仁次之,勇次之,不知則不 知民之極,無以銓度天下之眾寡。不仁則不能與三 軍共饑勞之殃,不勇則不能斷疑以發大計。」越王曰: 「諾。」

申句須[编辑]

按《左傳定公十二年》:「仲由為季氏宰,將墮三都。季氏 將墮費,公山不狃、叔孫輒帥費人以襲魯。公與三子 入於季氏之宮,登武子之臺。費人攻之,弗克,入及公 側。仲尼命申句須、樂頎下伐之。費人北,國人追之,敗 諸姑蔑。二子奔齊,遂墮費。」

申鳴[编辑]

按《韓詩外傳》,楚有士曰申鳴,治園以養父母,孝聞於 楚,楚王以為左司馬。其年遇白公之亂,劫其父以兵, 使人謂申鳴曰:「子與我,則與子楚國,不與我,則殺乃 父。」申鳴流涕而應曰:「始則父之子,今則君之臣,已不 得為孝子矣,安得不為忠臣乎?」援桴鼓之,遂殺白公其父亦死焉。王歸賞之,申鳴曰:「受君之祿,避君之難」, 非忠臣也;正君之法,以殺其父,又非孝子也。遂自刎 而死。

申胥[编辑]

按《國語》:「申胥、華登簡服吳國之士於甲兵,而未嘗有 所挫也。」

申黨[编辑]

按:《史記仲尼弟子列傳》:「申黨,字周。」《正義》曰:「魯人。」

申棖[编辑]

按《萬姓統譜》:「棖,魯人,孔門弟子。」

申須[编辑]

按《萬姓統譜》:「須魯臣,星孛大辰」,謂諸侯有大災。

申詳[编辑]

按《禮記檀弓》:季子皋葬其妻,犯人之禾,申詳以告曰: 「講庚之。」

申不害[编辑]

按《史記申不害傳》:「申不害者,京人也。故鄭之賤臣,學 術以干韓昭侯,昭侯用為相,內修政教,外應諸侯,十 五年,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彊,無侵韓者。申子之學,本 於黃老,而主刑名,著書二篇,號曰《申子》。」

[编辑]

申陽[编辑]

按《史記項羽本紀》:「瑕丘申陽者,張耳嬖臣也。先下河 南迎楚河上,故立申陽為河南王,都雒陽。」

申公[编辑]

按《漢書儒林傳》:「申公,魯人也。少與楚元王交,俱事齊 人浮丘伯受《詩》。漢興,高祖過魯,申公以弟子從師,入 見於魯南宮。呂太后時,浮丘伯在長安,楚元王遣子 郢與申公俱卒學。元王薨,郢嗣立為楚王,令申公傅 太子戊。戊不好學,病申公。及戊立為王,胥靡申公。申 公愧之歸魯,退居家教,終身不出門,復謝賓客。獨王」 命召之乃往。弟子自遠方至,受業者千餘人。申公獨 以《詩經》為訓,故以教亡傳,疑者則闕弗傳。蘭陵王臧 代趙綰言於上,使使束帛加璧,安車以蒲裹輪,駕駟 迎申公,弟子二人乘軺傳從。至見上,上問治亂之事, 申公時巳八十餘,老,對曰:「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 何如耳。」是時上方好文辭,見申公對,默然。然已招致, 即以為大中大夫。病免歸,數年卒。

申輓[编辑]

按:《漢書儒林傳》:「公羊博士申輓。」

申咸[编辑]

按《漢書師丹傳》:「丹使吏書奏,吏私寫其草,事下廷尉, 博士申咸、炔欽上書言漏洩之過不在丹。以此貶黜, 恐不厭眾心。」

申威[编辑]

按《萬姓統譜》:「威,延陵人,鴻臚卿。」

申朔[编辑]

按《萬姓統譜》:「朔字元游,蒼梧人。性廉慎,常著布襦布 褲,不事綺紈,鄉里嘆慕之。舉孝廉,為九真都尉。後擊 猺賊有功,民頌其德。」

[编辑]

申鍾[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恬祖鍾,為石虎司徒。」

申香[编辑]

按《前秦錄》:「香奄人堅以為拂蓋郎,身長一丈八尺,多 力善射,每食飯一石,肉三十斤。」

[编辑]

申永[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高祖平廣固,恬父宣,宣從父兄永歸 國,以幹用見知,歷青、兗二州刺史。高祖踐阼,拜太中 大夫。」

申宣[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高祖平廣固,恬父宣歸國,以幹用見 知。太祖元嘉初,歷兗、青二州刺史。」

申謨[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恬兄謨,守滑臺,為魏所沒,後得叛還。 元嘉中,為竟陵太守。」

申恬[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恬字公休,魏郡魏人也。初為驃騎道 憐長兼參軍。高祖踐祚,拜東宮殿中將軍、員外散騎 侍郎。出為綏遠將軍、下邳太守,又為北譙、梁二郡太 守。元嘉十二年,遷督魯東平濟北三郡軍事,威惠兼 著,吏民便之。召拜太子屯騎校尉,母憂去職。二十一 年,為冀州刺史。明年,加濟南太守。北敵入寇,恬摧擊」 之,為寇所破,被徵還都。二十七年,起為通直常侍。是 歲,魏主南寇,遣恬援東陽。魏退,以恬為寧朔將軍、山 陽太守。遷青州刺史,尋加督徐州之東莞、東安二郡 諸軍事。明年,又督冀州、齊地。恬性清約,頻處州郡,妻 子不免飢寒,世以此稱之。進號輔國將軍。孝建二年, 遷豫州刺史。明年卒。

===申坦===按《宋書申恬傳》:「永子坦,自巴西梓潼遷梁、南秦二州 刺史。元嘉二十六年,為世祖鎮軍諮議參軍。孝建初, 為太子右衛率、寧朔將軍、徐州刺史,為驍騎將軍,病 卒。」

申季歷[编辑]

按《宋書王歆之傳》,「元嘉九年,豫州刺史長沙王義欣 上言,所統威遠將軍北譙梁二郡太守關中侯申季 歷,奉職邦畿,績能是顯,宜升階秩,以崇獎勸,進號寧 朔將軍。」

申寔子謨[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恬子寔,南譙郡太守。子謨,早卒。」

申令孫[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永子坦,坦子令孫為永嘉王子仁左 軍司馬、廣陵太守,太宗以為寧朔將軍、徐州刺史,討 薛安都,見殺。」

申闡[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令孫弟闡,濟陽太守。」

申元嗣[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恬子實,實子謨,謨子元嗣,海陵廣陵 太守。」

申謙[编辑]

按《宋書申恬傳》:「元嗣弟謙,泰始初,以軍功歷軍校,官 至輔國將軍,臨川內史。」

申爽[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曾祖爽,仕宋,位雍州刺史。」

申隆道[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祖隆道,宋北兗州刺史。」

北周[编辑]

申徽[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字世儀,魏郡人也。父明仁,郡功曹, 早卒。徽少與母居,盡心孝養。及長,好經史,性審慎,不 妄交遊。遭母憂,喪畢,乃歸於魏。元顥入洛,以元邃為 東徐州刺史,邃引徽為主簿。顥敗,邃被檻車送洛陽, 故吏賓客並委去,唯徽送之。及邃得免,乃廣集賓友, 歎徽有古人風。尋除太尉府行參軍。孝武初,徽以洛」 陽兵難未已,遂間行入關見文帝。文帝與語,奇之,薦 之於賀拔岳,岳引為賓客。文帝臨夏州,以徽為記室 參軍,兼府主簿。文帝察徽沉密有度量,每事信委之, 乃為大行臺郎中。以迎孝武功,封博平縣子,本州大 中正。大統初,進爵為侯。四年,拜中書舍人,修起居注。 十年,遷給事黃門侍郎。先是,「東陽王」元榮為瓜州刺 史,其女壻劉彥隨焉。及榮死,瓜州首望表榮子康為 刺史,彥遂殺康而取其位。屬四方多難,朝廷不遑問 罪,因授彥刺史。頻徵不奉詔,將圖叛逆。文帝乃以徽 為河西大使,密令圖彥。徽輕以五十騎行,既至,遣人 勸彥歸朝,彥不從。徽又使贊成其住計,彥便從之,遂 來至館。徽先與瓜州豪右密謀,執彥遂,叱而縛之,使 還,遷都官尚書。十二年,瓜州刺史成慶為城人張保 所殺,都督令狐延等起義逐保,啟請刺史。以徽信洽 西土,拜假節、瓜州刺史。徽儉約率下,邊人樂而安之。 十六年,徵兼尚書右僕射,加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 儀同三司。廢帝二年,進爵為公,正右僕射,賜姓宇文 氏。徽性勤敏,案牘無稽滯,吏不得為姦。出為襄州刺 史,代還,為大御正,歷小司空、少保。出為荊州刺史,入 為小司徒、小宗伯。天和六年,上疏乞骸骨,詔許之。薨, 贈泗州刺史,諡曰章。子康嗣。

申康[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子康,位瀘州刺史、司織下大夫,上 開府。」

申敦[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子敦,汝南郡守。」

申靜[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子靜,齊安郡守。」

申處[编辑]

按《周書申徽傳》:「徽子處,上開府同昌縣侯,卒。」

[编辑]

申秦芝[编辑]

按《尚友錄》:「秦芝,洛陽人。其母吞芝而孕,與元宗同日 生。後隱邵陽山修煉。元宗感夢,以像求得之,白晝沖 舉。」

申稷[编辑]

按《萬姓統譜》:「稷,大歷中為建昌令,政平訟理,流民復 業。」

申叢[编辑]

按《唐書秦宗權傳》:「宗權叛,僖宗假朱全忠都統節以 討之。宗權為愛將申叢所囚,全忠署叢節度使,後叢 中悔,夷其族。」

後唐[编辑]

申漸高[编辑]

按《十國春秋》,吳申漸高,不知何地人,事睿帝為樂工, 常吹三孔笛,賣藥於廣陵市。乾貞時,按籍遍括,而關司斂率尢繁,商人苦之。會都城亢旱,中書令徐知誥 謂左右曰:「近郊頗得雨,都城不雨何也?得非刑獄有 冤乎?」漸高作諧語進曰:「雨畏抽稅,不敢入京耳。」知誥 大笑。明日下教弛額外稅,信宿大雨霑洽。太和中,知 誥與弟知詢不相能。一日,手金巵引鴆賜知詢曰:「願 弟壽千歲。」知詢心疑之,取他器均酒之半,跽進曰:「與 兄分享五百歲。」知誥色變,左右莫知所從。漸高舞袖 升堂,掠二酒併飲之,懷金巵趣出。知誥密遣人以良 藥解之,已腦潰卒。

後晉[编辑]

申迅[编辑]

按《十國春秋》,後蜀申天師者,唐元宗之裔也。修道青 城山,有奇驗。廣政末,後主頗耽情園囿,奇花異卉,盛 極一時。天師輒進紅梔子種兩粒,其花斑紅六出,香 氣襲人。後主甚愛重之,令圖寫於團扇,繡於衣服,或 以絹素鵝毛做作首飾,號曰紅梔子花。詔賜天師束 帛,天師隨手散盡,竟不知其所之。天師著有《怡神論》 若干卷,一云名迅。

[编辑]

申積中[编辑]

按《宋史申積中傳》:「積中,成都人。襁褓中,楊繪從其父 起求之為子。及長,知非楊氏而絕口不言。年十九,登 進士第,事所養父母,盡孝終身。有二弟一妹,為畢昏 娶,始歸本族,復為申氏,蜀人以純孝歸之。政和六年, 以奉議郎通判德順軍。翰林學士許光凝嘗守成都, 得其事,薦諸朝,召赴京師,擢提舉永興軍學事,道卒。」 光凝復與宣和殿學士薛嗣昌、中書舍人宇文黃中 表其操行,詔予一子官。初,光凝所同薦者三人,其一 河陽故大理丞陳芳,一門十四世,同居三百年。一「鄧 州王襄,經術登科,年未六十,請老,事孀嫂如母,養孤 甥如子,教誨後進,賙恤鄉里貧民,以學行稱,乞加獎 異。」詔表芳門閭,賜襄號「處士。」

申世寧[编辑]

按《宋史申世寧傳》:「世寧,信州鉛山人。紹興六年,潘達 兵襲鉛山,父俞年七十,未及出戶,遇賊。賊意其有藏 金,欲殺之。世寧年未冠,引頸願代父死。賊感其孝,兩 全之。」

[编辑]

申克敬[编辑]

按《萬姓統譜》:「克敬,昭化人。洪武中,由太學生入仕,才 能著稱,練達老成,累官河南右布政使。」

申祐[编辑]

按《貴州通志》:「祐字天錫,思南人。常從父之田,父被虎 御,祐扶杖尾之,父得免。正統辛酉,舉於鄉,入國學肄 業。時祭酒李時勉以言事忤旨下獄,祐首倡六館諸 生伏闕願以身代,上為霽威。登乙丑進士,拜四川道 御史。立朝忠讜,多所補益。英廟北征,以身代帝殉難。」

申綱[编辑]

按《山西通志》:「綱,陽曲人。景泰癸酉舉人。工詩文,選監 察御史,有直聲。出按河間等處,奸貪望風屏跡。歷知 松江、九江府,兩郡士民尸祝之。家無厚產。有故屬劉 宇,嘗餽以金,峻卻之。後宇為冢宰,寓書臺,使者月餽 錢米,猶不受。」

申綸[编辑]

按《萬姓統譜》:「綸,永年人,弘治進士,累官按察司副使。 性忠亮有雅度,蒞官以廉白稱。子玠,嘉靖進士,官至 副使。」

申盤[编辑]

按《萬姓統譜》:「盤,字靖之,諸城人。弘治進士,河南僉事。」

申儒[编辑]

按《山西通志》:「儒,垣曲人,例貢。弘治間寶慶府經歷。值 逋寇朱天章等亂,偕子鵬率舟赶逐之洞庭,遇伏四 出,父子被執,不屈遇害。」

申理[编辑]

按《陝西通志》:「理,鎮原人,弘治戊午舉人,正德辛未進 士,官至給事中,論事時稱得體。」

申錫[编辑]

按《萬姓統譜》:「錫,眉州人。嘗作《先天太極》諸書,自一歲 一月一日一身皆有圖說,至於九疇會極、中央立極、 中星合極,復分畫而附益之。又作《三易圖說》十卷,以 探羲、文、孔子之祕,而六十四卦卦為二圖,以釋其義。」 讀書至老不倦。

申𣄚[编辑]

按《萬姓統譜》:「𣄚字儀卿,魏縣人。嘉靖進士,歷官吏部 郎中。性恬淡,不樂仕進,屢起屢辭,為時所稱。」

申佐[编辑]

按《畿輔通志》:「佐字懋良,永年人。嘉靖丙辰進士,授岳 州推官。值狼兵劫擾,捕治首惡,境內清寧。擢御史,獨 立敢言。轉山東僉事,解散蓮妖。遷陝西參議,平巨寇, 以邊功陞陽和參政。俺答乞通貢市,其子台吉謀劫

盟擁兵,欲挾加歲帑。佐單騎出塞,調畫定盟,卒使稱
考證.svg
臣獻貢。督撫上其功為第一。擢僉都御史,巡撫大同。」

尋以忤張居正罷歸。

申時行[编辑]

按《明外史申時行傳》:「時行,字汝默,長洲人。嘉靖四十 一年進士第一,授修撰,歷諭德,充經筵講官,纂《世穆 兩朝實錄》,進左庶子,掌翰林院事。萬曆五年,由禮部 右侍郎改吏部。時行以文字受知張居正,蘊籍不立 崖異,居正安之。六年,居正將歸葬父,請廣閣臣,遂以 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入預機務。已,進禮部尚書兼」 文淵閣。以遼東大捷,加太子太保。元子生加少保兼 太子太保、戶部尚書、武英殿。命覆視大峪山陵。進少 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書。建極殿柄政務為寬大,然 以居正素暱時行,大損物望。時行務承帝指,不能大 有建立。鄭貴妃有寵,生皇三子常洵,頗萌奪嫡意。時 行率同列再請建儲,不聽。十八年,帝召皇太子、皇三 子,令時行入見毓德宮。時行拜賀,請亟定大計。尋屢 疏請冊立。帝猶豫久之,下詔曰:「若明歲廷臣不復瀆 擾,當以後年冊立。」時行因戒廷臣毋激擾。明年八月, 工部主事張有德請具冊立儀注。帝怒。而內閣中亦 有疏入。時時行方在告,次輔首列時行名。時行密上 封事,言:「臣方在告,初不預知冊立之事。」於是給事中 羅大紘劾時行陽附群臣之議,而陰緩其事。中書黃 正賓復論時行排陷同官,巧避首事之罪,二人皆被 黜責。御史鄒德泳疏復上。時行力求罷,詔馳驛歸。光 宗立為皇太子,時行馳表賀,帝手詔優答之。四十二 年,時行年八十。帝遣行人存問,詔書到門而卒。先以 雲南岳鳳平,加少師兼太子太師、中極殿大學士。詔 贈太師,諡「文定。」

申在廷[编辑]

按《永州府志》:「在廷字慰海,萬曆壬午舉人,授固始諭, 陞國子學正,歷貴陽知府。天啟元年,重慶兵變。二年, 水西土官乘勢反,土兵數萬圍貴州城,將吏死守。城 中無糧至,人相食而心不懈,在廷與有力焉。以病乞 歸,至新添衛卒。」

申用懋[编辑]

按《吳縣志》:「用懋,字敬中,號元渚,時行長子。萬曆癸未 進士,授刑部主事。丙戌,調兵部主事。由武選、車駕、武 庫、職方,周歷四司,陞太僕寺少卿。乙巳,攝冏篆,提督 京營馬政。尋念父年老,請侍養,丁父艱。熹宗登極,起 原官僕少,旋陞南太常寺卿。乙丑,陞薊鎮巡撫。悉心 邊計,拂璫意,矯旨閒住。懷宗繼統,起陞兵部侍郎,尋」 加都察院右都御史,仍管兵部侍郎事。己巳冬,烽火 告急,拜中樞,命庚午回籍。卒。予祭葬,贈太子少保。

申用嘉[编辑]

按《吳縣志》:「用嘉字美中,號經峪,時行季子。萬曆壬午 舉於鄉。己未授贛州府推官。臺使者委斷大獄,多所 平反。遷高州府同知。五年,擢應天治中。丁卯,晉刑部 員外郎。辛未,出守高州。甲戌,陞貴州按察司副使,分 巡思石道。築垣練兵,境內以寧。丙子冬,調廣西參政, 分守右江。時臨藍寇起,殫力捍禦,積勞成病,遂告歸。」

申良[编辑]

按《明外史申良傳》:「良字延賢,高平人。登鄉薦,授招遠 知縣。山東盜起,良豫為戰守具,盜至,擊破之。歷知諸 城。良鄉權貴人往來要索,良悉拒之。進安吉知州,稍 遷常州同知。招遠民懷其政,圖像祠之。入為戶部員 外郎,以諫死。贈太僕少卿。」

申嘉言[编辑]

按《山西通志》:「嘉言,字天俞,洪洞人。天啟乙丑進士,授 通許知縣。丁內艱,補完縣。擢兵科給事中,尋以疾歸。 闖賊之變,口罵不絕,立死。」

申佳引[编辑]

按《明外史申佳引傳》:「佳引,字孔嘉,永年人。崇禎四年 進士。授儀封知縣,以才調杞縣。八年,賊掃地王率萬 人攻城,佳引固守,募死士擊賊,賊卒引去。治行卓異, 擢吏部文選主事,進考功員外郎。佐京察,頗忤權要。 大學士薛國觀傾少詹事文安之,連及佳引,左遷南 京國子博士。久之,遷大理評事,進太僕丞。座主周延」 檽當國,未嘗謁見。延儒死,為經紀其喪。十七年出近 畿閱馬,聞李自成破居庸,疾馳入都,遍謁大臣,為畫 《戰守策》,皆不省。已,京師陷,冠帶辭母,投井死,年四十 二。福王時,贈太僕少卿。

申傳芳[编辑]

按《吳縣志》:「傳芳,字維習,文定時行孫,尚書用懋仲子。 先因失恃,積毀彌年,及父寢疾,身奉湯藥,衣不解帶。 疾革,躄踊長號,淚漸成血,竟以死孝。崇禎十二年,巡 按御史任濬題旌。」

申周輔[编辑]

按《山西通志》:「周輔,屯留人。崇禎間貢,任臨淄縣訓導, 死難。」

申懷珍[编辑]

按《陜西通志》:「懷珍,三原人。性至孝,失怙,食蔬居陋。少未業儒,痛思孤苦,乃毅然力學。補博士弟子員。居母 喪,哀毀盡禮。癸未之變,投井死,人咸義之。」

申錫[编辑]

按《畿輔通志》:「錫,清苑人,為把總,殉城死。」

申嵩秀[编辑]

按《河南通志》:「嵩秀,魯山庠生。守節不屈死。」

申爾忠[编辑]

按《河南通志》:「爾忠,內鄉人。城陷,不屈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