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09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九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九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三

  商

  成湯       帝外丙

  帝仲壬      帝太甲

  帝沃丁      帝太庚

  帝小甲      帝雍己

  帝太戊      帝仲丁

  帝外壬      帝河亶甲

  帝祖乙      帝祖辛

  帝沃甲      帝祖丁

  帝南庚      帝陽甲

  帝盤庚      帝小辛

  帝小乙      帝武丁

  帝祖庚      帝祖甲

  帝廩辛      帝庚丁

  帝武乙      帝太丁

  帝乙       帝辛

皇極典第九卷

帝紀部彙考三[编辑]

[编辑]

成湯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殷契,母曰簡狄,有GJfont氏之女,為帝嚳 次妃。三人行浴,見元鳥墯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 契。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 五品不訓,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封於 賜姓子氏。契興於唐、虞、大禹之際,功業著於百姓,百 姓以平。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 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 立。振卒,子微立。微卒,子報丁立。報丁卒,子報乙立。報 乙卒,子報丙立。報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 主癸卒,子天乙立,是為成湯。成湯,自契至湯八遷。湯 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誥。湯征諸侯。葛伯不祀,湯始 伐之。湯曰:予有言:人視水見形,視民知治不。伊尹曰: 明哉。言能聽,道乃進。君國子民,為善者皆在王官。勉 哉,勉哉。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罰殛之,無有攸赦。作湯 征。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干湯而無由,乃為有莘氏媵 臣,負鼎俎,以滋味說湯,致於王道。或曰,伊尹處士,湯 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從湯,言素王及九主之 事。湯舉任以國政。伊尹去湯適夏。既醜有夏,復歸於 亳。入自北門,遇女鳩、女房,作女鳩女房。湯出,見野張 網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嘻,盡之矣。 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網。 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及禽獸。當是時,夏桀為虐政 淫荒,而諸侯昆吾氏為亂。湯乃興師率諸侯,伊尹從 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遂伐桀。湯曰:格汝眾庶,來,女 悉聽朕言。匪台小子敢行舉亂,有夏多罪,予維聞女 眾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 殛之。今女有眾,女曰我君不恤我眾,舍我嗇事而割 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眾力,率奪夏國。有 眾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時喪。予與女皆亡。夏德若茲, 今朕必往。爾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罰,予其大理女。女 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從誓言,予則帑僇女,無有攸 赦。以告令師,作湯誓。於是湯曰吾甚武,號曰武王。桀 敗於有GJfont之虛,桀奔於鳴條,夏師敗績。湯遂伐三GJfont, 俘厥寶玉,義伯、仲伯作典寶。湯既勝夏,欲遷其社,不 可,作夏社。伊尹報。於是諸侯心服,湯乃踐天子位,平 定海內。湯歸至于泰卷陶,中作誥。既絀夏命,還亳, 作湯誥:維三月,王自至于東郊。告諸侯群后:毋不有 功於民,勤力迺事。予乃大罰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 陶久勞於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 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后稷降播,農 殖百穀。三公穀有功於民,故后有立。昔蚩尤與其大 夫作亂百姓,帝乃弗予,有狀。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 道,毋之在國,女毋我怨。以令諸侯。伊尹作咸有一德, 咎單作明居。湯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會以晝。 按《墨子·非命篇》:湯封於亳,絕長繼短,方地百里,與其 百姓兼相愛,交相利,移則分。率其百姓,以上尊天事 鬼,是以天鬼富之,諸侯與之,百姓親之,賢士歸之,未 歿其世,而王天下,政諸侯。

《貴義篇》:湯將往見伊尹,令彭氏之子御。彭氏之子半 道而問曰:君將何之。湯曰:將往見伊尹。彭氏之子曰:伊尹,天下之賤人也。君若欲見之,亦令召問焉,彼受 賜矣。湯曰:非女所知也。今有藥於此,食之則耳加聰, 目加明,則吾必說而強食之。今夫伊尹之於我國也, 譬之良醫善藥也。而子不欲我見伊尹,是子不欲我 善也。因下彭氏之子,不使御。

按《呂氏春秋·順民篇》: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 不收,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 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 傷民之命。于是剪其髮,其手,以身為犧牲,用祈福 於上帝,民乃甚悅,雨乃大至。

按《竹書紀年》:殷商成湯。

名履。湯有七名而九征。放桀於南巢而還,諸侯八譯而來者千八百國,奇肱氏以車至,乃同尊天乙履為天子,三讓,遂即天子位。

十八年癸亥,王即位,居亳。始屋夏社。

十九年,大旱,氐、羌來賓。

二十年,大旱。夏桀卒於亭山。禁弦歌舞。

二十一年,大旱。鑄金幣。

二十二年,大旱。

二十三年,大旱。

二十四年,大旱。王禱於桑林,雨。

二十五年,作《大濩樂》。初巡狩,定獻令。

二十七年,遷九鼎於商邑。

二十九年,陟。

按《淮南子·修務訓》:湯夙興夜寐,以致聰明,輕賦薄斂, 以寬民氓,布德施惠,以振困窮,弔死問疾,以養孤孀。 百姓親附,政令流行,乃整兵鳴條,困夏南巢,譙以其 過,放之歷山。

按《說苑·權謀篇》:湯欲伐桀。伊尹曰:請阻乏貢職以觀 其動。桀怒,起九夷之師以伐之。伊尹曰:未可。彼尚猶 能起九夷之師,是罪在我也。湯乃謝罪請服,復入貢 職。明年,又不供貢職。桀怒,起九夷之師,九夷之師不 起。伊尹曰:可矣。湯乃興師,伐而殘之。遷桀南巢氏焉。

帝外丙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湯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迺立 太丁之弟外丙,是為帝外丙。

按《竹書紀年》:外丙。

名勝。

元年乙亥,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

二年,陟。

帝仲壬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外丙即位二年,崩,立外丙之弟中 壬,是為帝中壬。

按《竹書紀年》:仲壬。

名庸。

元年丁丑,王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

四年,涉。

太宗太甲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迺立太丁 之子太甲。太甲,成湯適長孫也,是為帝太甲。帝太甲 元年,伊尹作伊訓,作肆命,作徂后。帝太甲既立三年, 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於是伊尹放之于桐宮。三 年,伊尹攝行政當國,以朝諸侯。帝太甲居桐宮三年, 悔過自責,反善,于是伊尹迺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 太甲修德,諸侯咸歸殷,百姓以寧。伊尹嘉之,迺作太 甲訓三篇,褒帝太甲,稱太宗。

按《竹書紀年》:太甲。

名至。

十年,大饗于太廟。初祀方明。

按《通鑑前編》:太甲元祀冬十有二月,伊尹祠告于先 王,奉嗣王祇,見厥祖,百官總己,以聽蒙宰。伊尹乃明 言烈祖之德,以訓于王,王徂桐宮居憂。

二祀王在桐宮。

三祀,冬十有二月朔,伊尹奉王歸于亳。伊尹既復政, 將告歸,乃陳戒于王。

三十有三祀,王崩,廟號太宗。按:《竹書紀年》作十二年陟

帝沃丁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太宗崩,子沃丁立。帝沃丁之時,伊尹 卒。既葬伊尹於亳,咎單遂訓伊尹事,作沃丁。

按《竹書紀年》:沃丁。

名絢。

元年癸巳,王即位,居亳。命卿士咎單。

八年,祠保衡。

十九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二十九年

按《帝王世紀》: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餘歲,大霧三 日。沃丁葬之以天子之禮,祀以太牢,親臨喪,以報大 德。

帝太庚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沃丁崩,弟太庚立,是為帝太庚。 按《竹書紀年》:小庚。

約按:《史記》作太庚。名辨。

元年壬子,王即位,居亳。

五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二十五年

帝小甲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

按《竹書紀年》:小甲。

名高。

元年丁巳,王即位,居亳。

十七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三十六年

帝雍己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甲崩,弟雍己立,是為帝雍己。殷 道衰,諸侯或不至。

按《竹書紀年》:雍己。

GJfont

元年甲戌,王即位,居亳。

十二年,陟。按:《通志》作在位十三年

按《大紀》:王尸君位,不能綱紀庶政,號令不行。諸侯或 不朝。

中宗太戊本紀[编辑]

按《書經·無逸》:周公曰:我聞曰:昔在殷王中宗,嚴恭寅 畏,天命自度,治民祇懼,不敢荒寧。肆中宗之享國,七 十有五年。

按《史記·殷本紀》:帝雍己崩,弟太戊立,是為帝太戊。帝 太戊立伊陟為相。亳有祥桑榖共生于朝,一暮大拱。 帝太戊懼,問伊陟。伊陟曰:臣聞妖不勝德,帝之政其 有闕與。帝其修德。太戊從之,而祥桑枯死而去。伊陟 贊言於巫咸。巫咸治王家有成,作咸艾,作太戊。帝太 戊贊伊陟於廟,言弗臣,伊陟讓,作原命。殷復興,諸侯 歸之,故稱中宗。

按《竹書紀年》:太戊。

名密。

元年丙戌,王即位,居亳。命卿士伊陟、臣扈。

七年,有桑榖生於朝。

十一年,命巫咸禱於山川。

二十六年,西戎來賓,王使王孟聘西戎。

三十一年,命費侯中衍為車正。

三十五年,作寅車。

四十六年,大有年。

五十八年,城蒲姑。

六十一年,東九夷來賓。

七十五年,陟。

帝仲丁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中宗崩,子帝仲丁立。帝仲丁遷于隞。 河亶甲居相。祖乙遷于邢。

按《竹書紀年》:仲丁。

名莊。

元年辛丑,王即位,自亳遷于囂,于河上。

六年,征藍夷。

九年,陟。按:《通典》作在位十一年

帝外壬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仲丁崩,弟外壬立,是為帝外壬。 按《竹書紀年》:外壬。

名發。

元年庚戌,王即位,居囂。邳人、姺人叛。

十年,陟。按:《通志》作在位十五年

帝河亶甲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為帝河亶 甲。河亶甲時,殷復衰。

按《竹書紀年》:河亶甲。

名整。

元年庚申,王即位,自囂遷于相。

三年,彭伯克邳。

四年,征藍夷。

五年,侁人入於班方。彭伯、韋伯伐班方,侁人來賓。 九年,陟。

帝祖乙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帝祖乙立, 殷復興。巫賢任職。

按《竹書紀年》:祖乙。

名滕。

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遷於耿。命彭伯、韋伯。

二年,圮于耿。自耿遷于庇。

三年,命卿士巫賢。

八年,城庇。

十五年,命邠侯高圉。

十九年,陟。

祖乙之世,商道復興,廟為中宗。《史記》《無逸》皆無之。

帝祖辛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乙崩,子帝祖辛立。

按《竹書紀年》:祖辛。

名旦。

元年戊子,王即位,居庇。十四年,陟。按通志作在位十六年

帝沃甲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為帝沃甲。

索隱曰:系本作開甲也。

按《竹書紀年》:開甲。

名踰。

元年壬寅,王即位,居庇。

五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二十年

帝祖丁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 是為帝祖丁。

按《竹書紀年》:祖丁。

名新。

元年丁未,王即位,居庇。

九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三十三年

帝南庚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為 帝南庚。

按《竹書紀年》:南庚。

名更。

元年丙辰,王即位,居庇。

三年,遷於奄。

六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二十九年

帝陽甲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陽甲,是為 帝陽甲。帝陽甲之時,殷衰。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 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於是諸侯莫朝。 按《竹書紀年》:陽甲。

名和。

元年壬戌,王即位,居奄。

三年,西征丹山戎。

四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七年

帝盤庚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陽甲崩,弟盤庚立,是為帝盤庚。帝 盤庚之時,殷已都河北,盤庚渡河南,復居成湯之故 居,迺五遷,無定處。殷民咨胥皆怨,不欲徙。乃告諭諸 侯大臣曰:昔高后成湯與爾之先祖俱定天下,法則 可修。舍而弗勉,何以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湯之 政,然後百姓由寧,殷道復興。諸侯來朝,以其遵成湯 之德也。

按《竹書紀年》:盤庚。

名旬。

元年丙寅,王即位,居奄。

七年,應侯來朝。

十四年,自奄遷於北蒙,曰殷。

十五年,營殷邑。

十九年,命邠侯亞圉。

二十八年,陟。

帝小辛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盤庚崩,弟小辛立,是為帝小辛。帝 小辛立,殷復衰。百姓思盤庚,迺作盤庚三篇。

《索隱》曰:尚書盤庚將治亳,殷民咨胥怨,作盤庚,此以盤庚崩,弟小辛立,百姓思之,乃作盤庚,由不見古文也。

按《竹書紀年》:小辛。

名頌。

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三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二十一年

帝小乙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辛崩,弟小乙立,是為帝小乙。 按《竹書紀年》:小乙。

名斂。

元年丁酉,王即位,居殷。

六年,命世子武丁居於河,學於甘盤。

十年,陟。按通典作在位二十年

高宗武丁本紀[编辑]

按《書經·無逸》:其在高宗,時舊勞于外,爰暨小人。作其 即位,乃或亮陰,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不敢荒 寧,嘉靖殷邦。至于小大,無時或怨。肆高宗之享國,五 十有九年。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帝武丁即位, 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三年不言,政事決定于冢宰, 以觀國風。武丁夜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群 臣百吏,皆非也。于是迺使百工營求之野,得說於傅 險中。是時說為胥靡,築於傅險。見於武丁,武丁曰是 也。得而與之語,果聖人,舉以為相,殷國大治。故遂以 傅險姓之,號曰傅說。帝武丁祭成湯,明日,有飛雉登 鼎耳而呴,武丁懼。祖己曰:王勿憂,先修政事。祖己乃 訓王曰:唯天監下典厥義,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 民,中絕其命。民有不若德,不聽罪,天既附命正厥德, 乃曰其奈何。嗚呼。王嗣敬民,罔非天繼,常祀毋禮千棄道。武丁修政行德,天下咸驩,殷道復興。

按《竹書紀年》:武丁。

名昭。

元年丁未,王即位,居殷。命卿士甘盤。

三年,夢求傅說,得之。

六年,命卿士傅說。視學養老。

十二年,報祀上甲微。

二十五年,王子孝己卒于野。

二十九年,肜祭太廟,有雉來。

三十二年,伐鬼方。次于荊。

三十四年,王師克鬼方。氏、羌來賓。

四十三年,王師滅大彭。

五十年,征豕韋,克之。

五十九年,陟。

王,殷之大仁也。力行王道,不敢荒寧,嘉靖殷邦,至于大小,無時或怨。是時輿地東不過江黃,西不過氐、羌,南不過荊蠻,北不過朔方,而頌聲作。禮廢而復起,廟號高宗。

帝祖庚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武丁崩,子帝祖庚立。祖己嘉武丁 之以祥雉為德,立其廟為高宗,遂作高宗肜日及訓。 按《竹書紀年》:祖庚。

名曜。

元年丙午,王即位,居殷,作《高宗之訓》。

十一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七年

帝祖甲本紀按:祖甲,《通志》作辛甲[编辑]

按《書經·無逸》:其在祖甲,不義惟王,舊為小人。作其即 位,爰知小人之依,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肆祖 甲之享國,三十有三年。

《蔡傳》《史記》:高宗崩,子祖庚立。祖庚崩,弟祖甲立。則祖甲高宗之子,祖庚之弟也。鄭元曰:高宗欲廢祖庚,立祖甲。祖甲以為不義,逃於民間,故云不義惟王。按:漢孔氏以祖甲為太甲,蓋以《國語》稱帝甲,亂之七世而隕。孔氏見此等記載,意為帝甲必非周公所稱者。又以不義,惟王與太甲,茲乃不義文似,遂以此稱祖甲者為太甲。然詳此章,舊為小人作,其即位,與上章爰暨小人作其即位,文勢正類,所謂小人者,皆指微賤而言,非謂憸小之人也。作其即位,亦不見太甲復政思庸之意。又按邵子《經世書》:高宗五十九年,祖庚七年,祖甲三十三年,世次歷年皆與書合,亦不以太甲為祖甲。況殷世二十有九,以甲名者五,帝以太以小以沃以陽以祖別之,不應二人俱稱祖甲。《國語》傳訛承謬,旁記曲說,不足盡信,要以周公之言為正。又下文周公言,自殷王,中宗及,高宗及,祖甲及,我周文王及,云者因其先後次第,而枚舉之辭也。則祖甲之為祖甲,而非太甲,明矣。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為帝甲。帝甲 淫亂,殷復衰。

按《竹書紀年》:祖甲。

名載。

元年丁巳,王即位,居殷。

十二年,征西戎。冬,王返自西戎。

十三年,西戎來賓。命邠侯組紺。

二十四年,重作湯刑。

二十七年,命王子囂、王子良。

三十三年,陟。按通志作在位十六年

王舊在野,及即位,知小人之依,能保惠庶民,不侮鰥寡。迨其末也,繁刑以攜遠,殷道復衰。

帝廩辛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甲崩,子帝廩辛立。

《索隱》曰:《漢書·古今人表》及《帝王世紀》皆作憑辛。

按《竹書紀年》:馮辛。

名先。

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四年,陟。按:《通志》作在位六年

帝庚丁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廩辛崩,弟庚丁立,是為帝庚丁。 按《竹書紀年》:庚丁。

名囂。

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八年,陟。按:《帝王世紀》作二十一年,《通志》作在位六年

帝武乙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庚丁崩,子帝武乙立。殷復去亳,徙 河北。帝武乙無道,為偶人,謂之天神。與之博,令人為 行。天神不勝,乃僇辱之。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曰 射天。

按《竹書紀年》:武乙。

名瞿。

元年壬寅,王即位,居殷。邠遷于岐周。

三年,自殷遷于河北。命周公亶父賜以岐邑。十五年,自河北遷于沬。

二十一年,周公亶父薨。

二十四年,周師伐程,戰於畢,克之。

三十年,周師伐義渠,乃獲其君以歸。

三十四年,周公季歷來朝,王賜地三十里,玉十玨,馬 十匹。

三十五年,周公季歷伐西落鬼戎。王畋於河、渭,大雷 震死。按:《通志》作在位四年

帝太丁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武乙獵于河渭之濱,暴雷,武乙震 死。子帝太丁立。

按《竹書紀年》:文丁。

《史記》作太丁,非。名托。

元年丁丑,王即位,居殷。

二年,周公季歷伐燕京之戎,敗績。

三年,洹水一日三絕。

四年,周公季歷伐余無之戎,克之,命為牧師。

五年,周作程邑。

七年,周公季歷伐始呼之戎,克之。

十一年,周公季歷伐翳徒之戎,獲其三大夫,來獻捷。 十二年,有鳳集於岐山。

十三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三年

帝乙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按《竹書紀年》:帝乙。

名羨。

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三年,王命南仲西拒昆夷,城朔方。夏六月,周地震。 九年,陟。按通志作在位三十七年

按《通鑑前編》:帝乙元祀周公,季歷受王命為牧師。 七祀周公,季歷薨,世子昌嗣立。按:季歷為牧師,《竹書紀年》作太丁四年事 二十有三祀周西伯昌生子發

帝辛本紀[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乙長子曰微子啟,啟母賤,不得嗣。 少子辛,辛母正后,辛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為帝辛, 天下謂之紂。帝紂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 格猛獸;知足以距諫,言足以飾非;矜人臣以能,高天 下以聲,以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樂,嬖於婦人。愛妲 己,妲己之言是從。於是使師涓作新淫聲,北里之舞, 靡靡之樂。厚賦稅以實鹿臺之錢,而盈鉅橋之粟。益 收狗馬奇物,充牣宮室。益廣沙丘苑臺,多取野獸蜚 鳥置其中。慢於鬼神。大最樂戲於沙丘,以酒為池,懸 肉為林,使男女GJfont相逐其間,為長夜之飲。百姓怨望 而諸侯有畔者,於是紂乃重辟刑,有炮烙之法。以西 伯昌、九侯、鄂侯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 不GJfont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鄂侯爭之彊,辨之疾,并 脯鄂侯。西伯昌聞之,竊嘆。崇侯虎知之,以告紂,紂囚 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閎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馬以 獻紂,紂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獻洛西之地,以請除炮 烙之刑。紂乃許之,賜弓矢斧鉞,使得征伐,為西伯。而 用費中為政。費中善諛,好利,殷人弗親。紂又用惡來。 惡來善毀讒,諸侯以此益疏。西伯歸,乃陰修德行善, 諸侯多叛紂而往歸西伯。西伯滋大,紂由是稍失權 重。王子比干諫,弗聽。商容賢者,百姓愛之,紂廢之。及 西伯伐飢國,滅之,紂之臣祖伊聞之而咎周,恐,奔告 紂曰:天既訖我殷命,假人元龜,無敢知吉,非先王不 相我後人,維王淫虐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安食,不 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喪,曰天曷不降 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 乎。祖伊反,曰:紂不可諫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東伐, 至盟津,諸侯叛殷會周者八百。諸侯皆曰:紂可伐矣。 武王曰:爾未知天命。乃復歸。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 諫不聽,乃與太師、少師謀,遂去。比干曰:為人臣者,不 得不以死爭。迺強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 剖比干,觀其心。箕子懼,乃佯狂為奴,紂又囚之。殷之 太師、少師乃持其祭樂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諸 侯伐紂。紂亦發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紂兵敗。紂走入, 登鹿臺,衣其寶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 之白旗。殺妲己。釋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 閭。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祀,令修行盤庚之政。殷 民大悅。於是周武王為天子。其後世貶帝號,號為王。 而封殷後為諸侯,屬周。周武王崩,武庚與管叔、蔡叔 作亂,成王命周公誅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續殷後焉。 按《韓非子·喻老篇》:昔者紂為象箸而箕子怖,以為象 箸必不加于土鉶,必將犀玉之杯;象箸玉杯必不羹 菽藿,則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裋褐而食于 茅屋之下,則錦衣九重,廣室高臺。吾畏其卒,故怖其 始。居五年,紂為肉圃,設炮烙,登糟丘,臨酒池,紂遂以 亡。

按《竹書紀年》:帝辛。

名受。即紂也,曰受辛。

元年己亥,王即位,居殷。命九侯、周侯、邗侯。

三年,有雀生鸇。

四年,大蒐于黎。作炮烙之刑。

五年夏,築南單之臺。雨土于亳。

六年,西伯初禴于畢。

九年,王師伐有蘇,獲妲己以歸。作瓊室,立玉門。 十年夏六月,王畋于西郊。

十七年,西伯伐翟。冬,王遊於淇。

二十一年春正月,諸侯朝周。伯夷、叔齊自孤竹歸於 周。

二十二年冬,大蒐于渭。

二十三年,囚西伯于羑里。

二十九年,釋西伯,諸侯逆西伯,歸于程。

三十年春三月,西伯率諸侯入貢。

三十一年,西伯治兵於畢,得呂尚以為師。

三十二年,五星聚於房。有赤烏集於周社。

密人侵阮,西伯帥師伐密。

三十三年,密人降于周師,遂遷于程。王錫命西伯,得 專征伐。

約按:文王受命九年,大統未集,蓋得專征伐,受命自此年始。

三十四年,周師取耆及邗,遂伐崇,崇人降。冬十二月, 昆夷侵周。

三十五年,周大饑。西伯自程遷于豐。

三十六年春正月,諸侯朝於周,遂伐昆夷。西伯使世 子發營鎬。

三十七年,周作辟雍。

三十九年,大夫辛甲出奔周。

四十年,周作靈臺。王使膠鬲求玉於周。

四十一年春三月,西伯昌薨。

四十二年,周武王元年西伯發受丹書於呂尚。有女子化 為丈夫。

四十三年春,大閱。嶢山崩。

四十四年,西伯發伐黎。

四十七年,內史向摯出奔周。

四十八年,夷羊見。二日並出。

五十一年冬十一月戊子,周師渡孟津而還。王囚箕 子,殺王子比干,微子出奔。

五十二年庚寅,周始伐殷。秋,周師次于鮮原。冬十有 二月,周師有事于上帝。庸、蜀、羌、髳、微、盧、彭、濮從周師 伐殷。

湯滅夏以至於受,二十九王,用歲四百九十六年。起癸亥,終戊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