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34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四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三十四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二十八

  南齊二

  海陵王      明帝

  東昏侯      和帝

皇極典第三十四卷

帝紀部彙考二十八[编辑]

南齊二[编辑]

海陵王本紀[编辑]

按《南齊書·海陵王本紀》:海陵恭王昭文,字季尚,文惠 太子第二子也。永明四年,封臨汝公,邑千五百戶。初 為輔國將軍、濟陽太守。十年,轉持節、督南豫州諸軍 事、南豫州刺史,將軍如故。十一年,進號冠軍將軍。文 惠太子薨,還都。鬱林王即位,為中軍將軍,領兵置佐。 封新安王,邑二千戶。隆昌元年,為使持節、都督揚南 徐二州諸軍事、揚州刺史,將軍如故。其年,鬱林王廢, 尚書令西昌侯鸞議立昭文為帝。延興元年秋,七月, 丁酉,即皇帝位。以尚書令、鎮軍大將軍、西昌侯鸞為 驃騎大將軍、錄尚書事、揚州刺史、宣城郡公。詔曰:太 祖高皇帝英謀光大,受命作齊;世祖武皇帝弘猷冠 世,繼暉下武;世宗文皇帝清明懿鑠,四海宅心:並德 漏下泉,功昭上象,聲教所覃,無思不洽。洪基式固,景 祚方融,而天步多阻,運鍾否剝。嗣君昏忍,暴戾滋多, 棄侮天經,悖滅人紀。朝野重足,遐邇側視,民怨神恫, 宗祧如綴。賴忠謨肅舉,霄漢廊清,俾三后之業,絕而 更紐,七百之慶,危而復安。猥以沖人,入纂乾緒,載懷 馭朽,若墜諸淵,思與黎元,共綏戩福。大赦,改元。文武 賜位二等。八月,甲辰,以新除衛尉蕭諶為中領軍,司 空王敬則進位太尉,新除車騎大將軍陳顯達為司 空,尚書左僕射王晏為尚書令,左衛將軍王廣之為 豫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鄱陽王鏘為司徒。詔遣大使 巡行風俗。丁未,詔曰:新安國五品以上,悉與滿敘;自 此以下,皆聽解遣。其欲仕者,適其所樂。以驍騎將軍 河東王鉉為南徐州刺史,西中郎將臨海王昭秀為 車騎將軍,南徐州刺史永嘉王昭粲為荊州刺史。戊 申,以輔國將軍王詡為廣州刺史,中書郎蕭遙欣為 兗州刺史。庚戌,以車騎板行參軍李慶綜為寧州刺 史。辛亥,以安西將軍王元邈為中護軍,新除後軍司 馬蕭誕為徐州刺史。壬子,以冠軍司馬臧靈智為交 州刺史。乙卯,申明織成、金薄、綵花、錦繡履之禁。九月, 癸酉,詔曰:頃者以淮關徭戍,勤瘁於行役,故覃以榮 階,薄酬厥勞。勳狀淹留,未集王府,非所以急舍爵之 典,趣報功之旨。便可分遣使部,往彼銓用。辛巳,以前 九真太守宋慈明為交州刺史。癸未,誅新除司徒鄱 陽王鏘、中軍大將軍隨郡王子隆。遣平西將軍王廣 之誅南兗州刺史安陸王子敬。於是江州刺史晉安 王子懋起兵,遣中護軍王元邈討之。乙未,驃騎大將 軍鸞假黃鉞,內外纂嚴。又誅湘州刺史南平王銳、郢 州刺史晉熙王銶、南豫州刺史宜都王鏗。丁亥,以衛 將軍廬陵王子卿為司徒,撫軍將軍桂陽王鑠為中 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冬,十月,癸巳,詔曰:周設媒官, 趣及時之制,漢務輕徭,在休息之典,所以布德弘教, 寬俗阜民。朕君制八紘,志敷九德,而習俗之風,為弊 未改,靜言多慍,無忘昏昃。督勸婚嫁,宜嚴更申明,必 使禽幣以時,摽梅息怨。正廚諸役,舊出州郡,徵吏民 以應其數,公獲二旬,私累數朔。又廣陵年常遞出千 人以助淮戍,勞擾為煩,抑亦苞苴是育。今並可長停, 別量所出。諸縣使村長路都防城直縣,為劇尤深,亦 宜禁斷。丁酉,解嚴。進驃騎大將軍、揚州刺史宣城公 鸞為太傅,領大將軍、揚州牧,加殊禮,進爵為王。戊戌, 誅新除中軍將軍桂陽王鑠、撫軍將軍衡陽王鈞、侍 中祕書監江夏王鋒、鎮軍將軍建安王子真、左將軍 巴陵王子倫。癸卯,以寧朔將軍蕭遙欣為豫州刺史, 新除黃門郎蕭遙昌為郢州刺史,輔國將軍蕭誕為 司州刺史。宣城王輔政,帝起居皆諮而後行。思食蒸 魚菜,太官令答無錄公命,竟不與。辛亥,皇太后令曰: 司空、後將軍、丹陽尹、右僕射、中領軍、八座:夫明晦迭 來,屯平代有,上靈所以睠命,億兆所以歸懷。自皇家 淳耀,列聖繼軌,諸侯官方,百神受職。而殷憂時啟,多 難薦臻,隆昌失德,特紊人鬼,非徒四海解體,乃亦九 鼎將移。賴天縱英輔,大匡社稷,崩基重造,墜典再興。 嗣主幼沖,庶政多昧,且早嬰GJfont疾,弗克負荷,所以宗 正內侮,戚藩外叛,覘天視地,人各有心。雖二祖之德 在民,而七廟之危行及。自非樹以長君,鎮以淵器,未 允天人之望,寧息奸宄之謀。太傅宣城王嗣體宣皇, 鍾慈太祖,識冠生民,功高造物,符表夙著,謳頌有在, 宜入承寶命,式寧宗祏。帝可降封海陵王,吾當歸老別館。昔宣帝中興漢室,簡文重延晉祀,庶我鴻基,於 茲永固。言念家國,感慶載懷。建武元年,詔海陵王依 漢東海王彊故事,給虎賁、旄頭、畫輪車,設鐘虡宮縣, 供奉所須,每存隆厚。十一月,稱王有疾,數遣御師占 視,乃殞之。給溫明祕器,衣一襲,斂以袞冕之服。大鴻 臚監護喪事。葬給轀輬車,九旒大輅,黃屋左纛,前後 部羽葆鼓吹,挽歌二部,依東海王故事。諡曰恭王。年 十五。

史臣曰:郭璞稱永昌之名,有二日之象,而隆昌之號 亦同焉。案漢中平六年,獻帝即位,便改元為光熹,張 讓、段珪誅後,改元為昭寧,董卓輔政,改元為永漢,一 歲四號也。晉惠帝太安二年,長沙王乂事敗,成都王 穎改元為永安;穎自鄴奪,河間王顒復改元為永興, 一歲三號也。隆昌、延興、建武,亦三改年號。故知喪亂 之軌跡,雖千載而必同矣。

明帝本紀[编辑]

按《南齊書·明帝本紀》:高宗明皇帝諱鸞,字景棲,始安 貞王道生子也。小諱元度。少孤,太祖撫養,恩過諸子。 宋泰豫元年,為安吉令,有嚴能之名。補武陵王左常 侍,不拜。元徽二年,為永世令。昇明二年,為邵陵王安 南記室參軍,未拜,仍遷寧朔將軍、淮南宣城二郡太 守。尋進號輔國將軍。太祖踐祚,遷侍中,封西昌侯,邑 千戶。建元二年,為持節、督郢州司州之義陽諸軍事、 冠軍將軍、郢州刺史,進號征鹵將軍。世祖即位,轉度 支尚書,領右軍將軍。永明元年,遷侍中,領驍騎將軍。 王子侯舊乘纏帷車,高宗獨乘下帷,儀從如素士。公 事混撓,販食人擔火誤燒牛鼻,豫章王白世祖,世祖 笑焉。轉為散騎常侍、左衛將軍,清道而行,上甚悅。二 年,出為征鹵將軍、吳興太守。四年,遷中領軍,常侍並 如故。五年,為持節、監豫州郢州之西陽司州之汝南 二郡軍事、右將軍、豫州刺史。七年,為尚書右僕射。八 年,加領衛尉。十年,轉左僕射。十二年,領右衛將軍。世 祖遺詔為侍中、尚書令,尋加鎮軍將軍,給班劍二十 人。隆昌元年,即本號為大將軍,給鼓吹一部,親兵五 百人。尋又加中書監、開府儀同三司。鬱林王廢,海陵 王立,為使持節、都督揚南徐二州軍事、驃騎大將軍、 錄尚書事、揚州刺史,開府如故,增班劍為三十人,封 宣城郡公,二千戶。鎮東府城。給兵五千人,錢二百萬, 布千匹。九江作難,假黃鉞,事寧,表送之。尋加黃鉞、都 督中外諸軍事、太傅,領大將軍、揚州牧,增班劍為四 十人,給幢絡三望車,前後部羽葆鼓吹,劍履上殿,入 朝不趨,贊拜不名,置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掾、屬 各四人,封宣城王,邑五千戶,持節、侍中、中書監、錄尚 書並如故。未拜,太后令廢海陵王,以上入纂太祖為 第三子,群臣三請,乃受命。

建武元年冬,十月,癸亥,即皇帝位。詔曰:皇齊受終建 極,握鏡臨宸,神武重輝,欽明懿鑠,七百攸長,盤石斯 固。而王度中蹇,天階荐阻,嗣命多違,蕃舋孔棘,宏圖 景曆,將墜諸淵。宣德皇后遠鑒崇替,憲章舊典,疇咨 台揆,允定靈策,用集寶命于予一人。猥以虛薄,纘承 大業,仰繫鴻丕,顧臨兆民,永懷先構,若履春冰,寅憂 夕惕,罔識攸濟,思與萬國播此惟新。大赦天下,改元。 宿衛身普轉一階,其餘文武,賜位二等。逋租宿責,換 負官物,在建武元年以前,悉原除。劫賊餘口在臺府 者,可悉原放。負舋流徙,並還本鄉。太尉王敬則為大 司馬,司空陳顯達為太尉,尚書令王晏加驃騎大將 軍,中領軍蕭諶為領軍將軍、南徐州刺史,皇子寶義 為揚州刺史,中護軍王元邈為南兗州刺史,新除右 將軍張GJfont為右光祿大夫,平北將軍王廣之為江州 刺史。乙丑,詔斷遠近上禮。丁卯,詔自今彫文篆刻,歲 時光新,可悉停省。蕃牧守宰,或有薦獻,事非任土,嚴 加禁斷。追贈安陸昭侯緬為安陸王。己巳,以安陸侯 子寶晊為湘州刺史。詔曰:頃守職之吏,多違舊典,存 私害公,實興民蠹。今商旅稅石頭後渚及夫鹵借倩, 一皆停息。所在凡厥公宜,可即符斷。主曹詳為其制, 憲司明加聽察。十一月,癸酉,以西中郎長史始安王 遙光為揚州刺史,晉壽太守王洪範為青、冀二州刺 史,尚書令王晏領太子少傅。甲戌,大司馬尋陽公王 敬則等十三人進爵邑各有差。詔省新林苑,先是民 地,悉以還主,原責本直。庚辰,立皇子寶義為晉安王, 寶元為江夏王,寶源為廬陵王,寶夤為建安王,寶融 為隨郡王,寶攸為南平王。甲申,詔曰:邑宰祿薄俸微, 不足代耕,雖任土恆貢,亦為勞費,自今悉斷。又詔宣 城國五品以上,悉與滿敘。自此以下,皆聽解遣。其欲 仕,適所樂。乙酉,追尊始安貞王為景皇,妃為懿后。丙 戌,以輔國將軍聞喜公遙欣為荊州刺史,寧朔將軍 豐城公遙昌為豫州刺史。丁亥,詔細作中署、材官、車 府,凡諸工,可悉開番假,遞令休息。戊子,立皇太子寶卷,賜天下為父後者爵一級,孝子順孫、義夫節婦,普 加甄賜明揚。表其衡閭,賚以束帛。己丑,詔東宮肇建, 遠近或有慶禮,可悉斷之。壬辰,以新除征鹵將軍江 夏王寶元為郢州刺史。永明中,御史中丞沈淵表百 官年登七十,皆令致仕,並窮困私門。庚子,詔曰:日者 百司耆齒,許以自陳,東西二省,猶沾微俸,辭事私庭, 榮祿兼謝,興言愛老,實有矜懷。自搢紳年及,可一遵 永明七年以前銓敘之科。上輔政所誅諸王,是月復 屬籍,各封子為侯。十二月,壬子,詔曰:上覽易遺,下情 難達,是以甘棠見美,肺石流詠。自月一視黃辭,如有 含枉不申、懷直未舉者,GJfont民之司,並任厥失。 二年春,正月,辛未,詔京師繫囚殊死,可降為五歲刑, 三署見徒五歲以下,悉原赦。王公以下,各舉所知。隨 王公卿士,內外群僚,各舉朕違,肆心極諫。拓跋寇司、 豫、徐、梁四州。壬申,遣鎮南將軍王廣之督司州征討, 右衛將軍蕭坦之督徐州征討,尚書右僕射沈文季 督豫州征討。己卯,詔京師二縣有毀發墳壟,隨宜修 理。又詔曰:食惟民天,義高姬載,蠶實生本,教重軒經。 前哲盛範,後王茂則,布令審端,咸必由之。朕肅扆巖 廊,思引風訓,深務八政,永鑒在勤,靜言日昃,無忘寢 興。守宰親民之主,牧伯調俗之司,宜嚴課農桑,罔令 游惰,揆景肆力,必窮地利,固修堤防,考校殿最。若耕 蠶殊眾,具以名聞;游怠害業,即便列奏。主者詳為條 格。乙未,敵攻鍾離,徐州刺史蕭惠休破之。丙申,加太 尉陳顯達使持節、都督西北征討諸軍事。丁酉,內外 纂嚴。三月,戊申,詔南徐州僑舊民丁,多充戎旅,蠲今 年三課。己未,司州刺史蕭誕與眾軍擊敵,破之。詔雍、 豫、司、南兗、徐五州遇寇之家,悉停今年稅調。其與敵 交通,不問往罪。丙寅,停青州麥租。敵自壽春退走。甲 申,解嚴。夏,四月,己亥朔,三百里內獄訟,同集京師,克 日聽覽。此以外委州郡訊察。三署徒隸,原遣有差。拓 跋圍漢中,梁州刺史蕭懿拒退之。己未,以新除黃門 郎裴叔業為徐州刺史。五月,甲午,寢廟成,詔監作長 帥,可賜位一等,役身遣假一年,非役者蠲租同假限。 六月,壬戌,誅領軍將軍蕭諶、西陽王子明、南海王子 罕、邵陵王子貞。乙丑,以右衛將軍蕭坦之為領軍將 軍。秋,七月,辛未,以右將軍晉安王寶義為南徐州刺 史。壬申,以冠軍將軍梁王為司州刺史。辛卯,以氐揚 馥之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八月,丁未,以右衛將軍 廬陵王寶源為南兗州刺史。庚戌,以新除輔國將軍 申希祖為兗州刺史。九月,己丑,改封南平王寶攸為 邵陵王,蜀郡王子文為西陽王,廣漢王子峻為衡陽 王,臨海王昭秀為巴陵王,永嘉王昭粲為桂陽王。冬, 十月,丁卯,詔曰:軌世去奢,事殷哲后,訓物以儉,理鏡 前王。朕屬流弊之末,襲澆浮之季,雖恭己弘化,刻意 隆平,而禮讓未興,侈華猶競。永覽元風,兢言集愧,思 所以還淳改俗,反古移民。可罷東田,毀興光樓。并詔 水衡量省御乘。乙卯,納皇太子妃褚氏,大赦。王公已 下,班賜各有差。斷四方上禮。十二月,丁酉,詔曰:舊國 都邑,望之悵然。況乃自經南面,負扆宸居,或功濟當 時,德覃一世,而塋壟欑穢,封樹不修,豈直嗟深牧豎、 悲甚信陵而已哉。昔中京淪覆,鼎玉東遷,晉元締構 伊始,簡文遺詠在民,而松門夷替,埏路榛蕪。雖年代 殊往,撫事興懷。晉帝諸陵,悉加修理,并增守衛。吳、晉 陵二郡失稔之鄉,蠲三調有差。

三年春,正月,丁酉,以陰平王楊炅子崇祖為沙州刺 史,封陰平王。北中郎將建安王寶夤為江州刺史。己 巳,詔申明守長六周之制。乙酉,詔去歲拓跋寇邊,緣 邊諸州郡將士有臨陣及疾病死亡者,並送還本土。 三月,壬午,詔車府乘輿有金銀飾校者,皆剔除。夏,四 月,敵寇司州,戍兵擊破之。五月,己巳,以征鹵將軍蕭 懿為益州刺史,前軍將軍陰廣宗為梁、南秦二州刺 史,前新除寧州刺史李慶宗為寧州刺史。秋,九月,辛 酉,以冠軍將軍徐元慶為兗州刺史。冬十月,以輔國 將軍申希祖為司州刺史。閏十二月,戊寅,皇太子冠, 賜王公以下帛各有差,為父後者賜爵一級。斷遠近 上禮。又詔今歲不須光新,可以見錢為百官供給。 四年春,正月,庚午,大赦。詔曰:嘉肴停俎,定方旨於必 甘;良玉在攻,表珪璋於既就。是以陶鈞萬品,務本為 先;經緯九區,學GJfont為大。往因時康,崇建庠序,屯虞荐 有,權從省廢,謳誦寂寥,倏移年稔,永言古昔,無忘旰 昃。今華夏乂安,要荒慕嚮,締修東序,寔允適時。便可 式依舊章,廣延國胄,弘敷景業,光被後昆。壬寅,詔民 產子者,蠲其父母調役一年,又賜米十斛。新婚者,蠲 夫役一年。丙辰,尚書令王晏伏誅。二月,甲子,以左僕 射徐孝嗣為尚書令,征鹵將軍蕭季敞為廣州刺史。 三月,乙未,右僕射沈文季領護軍將軍。秋,八月,追尊 景皇所生王氏為恭太后。拓跋寇沔北。冬,十月,又寇 司州。甲戌,遣太子中庶子梁王、右軍司馬張稷討之。 十一月,丙辰,以氐楊靈珍為北秦州刺史、仇池公、武 都王。丁亥,詔所在結課屋宅田桑,可詳減舊價。十二月,甲子,以冠軍將軍裴叔業為豫州刺史,冠軍將軍 徐元慶為徐州刺史,寧朔將軍左興盛為兗州刺史。 丁丑,遣度支尚書崔慧景率眾救雍州。

永泰元年春,正月,癸未朔,大赦。逋租宿債在四年之 前,皆悉原除。中軍大將軍徐孝嗣即本號,開府儀同 三司。沔北諸郡為敵所侵,相繼敗沒。乙巳,遣太尉陳 顯達持節救雍州。丁未,誅河東王鉉、臨賀王子岳、西 陽王子文、衡陽王子峻、南康王子琳、永陽王子GJfont、湘 東王子建、南郡王子夏、桂陽王昭粲、巴陵王昭秀。二 月,癸丑,遣左衛將軍蕭惠休假節援壽陽。辛未,豫州 刺史裴叔業擊敵於淮北,破之。辛巳,平西將軍蕭遙 欣領雍州刺史。三月,丙午,蠲雍州遇敵之縣租布。戊 申,詔曰:仲尼明聖在躬,允光上哲,弘厥雅道,大訓生 民,師範百王,軌儀千載。立人斯仰,忠孝攸出,元功潛 被,至德彌闡。雖反袂遐曠,而祧薦靡闕,時祭舊品,秩 比諸侯。頃歲以來,祀典陵替,俎豆寂寥,牲奠莫舉,豈 所以克昭盛烈,永隆風教者哉。可式循舊典,詳復祭 秩,使牢餼備禮,欽饗兼申。夏,四月,甲寅,改元,赦三署 囚繫原除各有差。文武賜位二等。丙戌,以鎮軍將軍 蕭坦之為侍中、中領軍。己未,立武陵昭王子子坦為 衡陽王。丙寅,以西中郎長史劉暄為郢州刺史。丁卯, 大司馬會稽太守王敬則舉兵反。五月,壬午,遣輔國 將軍劉山陽率軍東討。乙酉,斬敬則,傳首。曲赦浙東、 吳、晉陵七郡。以後軍長史蕭穎胄為南兗州刺史。丁 酉,以北中郎將司馬元和為兗州刺史。秋,七月,以輔 國將軍王珍國為青、冀二州刺史。癸卯,以太子中庶 子梁王為雍州刺史,太尉陳顯達為江州刺史。己酉, 帝崩正福殿,年四十七。遺詔曰:徐令可重申八命。中 書監本官悉如故,沈文季可左僕射,常侍護軍如故, 江祏可右僕射,江祀可侍中,劉暄可衛尉。軍政大事 委陳太尉。內外眾事,無大小委徐孝嗣、遙光、坦之、江 祏,其大事與沈文季、江祀、劉暄參懷。心膂之任可委 劉悛、蕭惠休、崔惠景。葬興安陵。帝明審有吏才,持法 無所借。制御親幸,臣下肅清。驅使寒人不得用四幅 繖,大存儉約。罷世祖所起新林苑,以地還百姓;廢文 帝所起太子東田,斥賣之;永明中輿輦舟乘,悉剔取 金銀還主衣庫。太官進御食,有裹蒸,帝曰:我食此不 盡,可四片破之,餘充晚食。而世祖掖庭中宮殿服御, 一無所改。性猜忌多慮,故亟行誅戮。潛信道術,用計 數,出行幸,先占利害,南出則唱云西行,東遊則唱云 北幸。簡於出入,竟不南郊。上初有疾,無輟聽覽,祕而 不傳。及寢疾甚久,敕臺省府署文簿求白魚以為治, 外始知之。身衣絳衣,服飾皆赤,以為厭勝。巫覡云:後 湖水頭經過宮內,致帝有疾。帝乃自至太官行水溝。 左右啟:太官若無此水則不立。帝決意塞之,欲南引 淮流。會崩,事寢。

史臣曰:高宗以支庶纂曆,據猶子而為論,一朝到此, 誠非素心,遺寄所當,諒不獲免。夫戕夷之事,懷抱多 端,或出自雄忍,或生乎畏懾。令同財之親,在我而先 棄;進引之愛,量物其必遠。疑怯既深,猜似外入,流涕 行誅,非云義舉,事苟求安,能無內愧。既而自樹本根, 枝葉孤弱,貽厥不昌,終覆宗社。若令壓鈕之徵,必委 天命,盤庚之祀,亦繼陽甲,杖運推公,夫何譏爾。

東昏侯本紀[编辑]

按《南齊書·東昏侯本紀》:東昏侯寶卷,字智藏,高宗第 二子也。本名明賢,高宗輔政後改焉。建武元年,立為 皇太子。永泰元年七月,己酉,高宗崩,太子即位。八月, 丁巳,詔雍州將士與敵戰死者,復除有差。又詔辨括 選序,訪搜貧屈。庚申,鎮北將軍晉安王寶義進號征 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中郎將建安王寶夤為 郢州刺史。冬,十月,己未,詔刪省科律。十一月,戊子,立 皇后褚氏,賜王公以下錢各有差。

永元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詔研策秀才,考課 百司。辛卯,車駕祀南郊。詔三品清資官以上應食祿 者,有二親或祖父母年登七十,並給見錢。癸卯,以冠 軍將軍南康王寶融為荊州刺史。二月,癸丑,以北中 郎將邵陵王寶攸為南兗州刺史。是月,太尉陳顯達 敗績於馬圈。夏,四月,己巳,立皇太子誦,大赦,賜民為 父後爵一級。甲戌,以寧朔將軍柳惔為梁、南秦二州 刺史。五月癸亥,以撫軍大將軍始安王遙光為開府 儀同三司。六月,己酉,新除右衛將軍崔惠景為護軍 將軍。癸亥,以始興內史范雲為廣州刺史。甲子,詔原 雍州今年三調。秋,七月,丁亥,京師大水,死者眾,詔賜 死者材器,并賑卹。八月,乙巳,蠲京邑遇水資財漂蕩 者今年調稅。又詔為馬圈戰亡將士舉哀。丙午,揚州 刺史始安王遙光據東府反。詔曲赦京邑,中外戒嚴。 尚書令徐孝嗣以下屯衛宮城。遣領軍將軍蕭坦之 率六軍討之。戊午,斬遙光,傳首。己未,以征北大將軍 晉安王寶元為南徐、兗二州刺史。己巳,尚書令徐孝 嗣為司空,右衛將軍劉暄為領軍將軍。閏月,丙子,以江陵公寶覽為始安王。敵偽東徐州刺史沈陵降,以 為北徐州刺史。九月,丁未,以輔國將軍裴叔業為兗 州刺史,征鹵長史張沖為豫州刺史。壬戌,以頻誅大 臣,大赦天下。辛未,以太子詹事王瑩為中領軍。冬,十 月,乙未,誅尚書令、新除司空徐孝嗣,右僕射、新除鎮 軍將軍沈文季。乙巳,以始興內史顏翻為廣州刺史, 征鹵將軍沈陵為越州刺史。十一月,丙辰,太尉、江州 刺史陳顯達舉兵於尋陽。乙丑,護軍將軍崔慧景加 平南將軍、督眾軍南討事。丙寅,以冠軍將軍王鴻為 徐州刺史。十二月,癸未,以前輔國將軍楊集始為秦 州刺史。甲申,陳顯達至京師,宮城嚴警,六軍固守,乙 酉,斬陳顯達,傳首。丁亥,以征鹵將軍邵陵王寶攸為 江州刺史。

二年春,正月,壬子,以輔國將軍張沖為南兗州刺史。 庚午,詔討豫州刺史裴叔業。二月,癸未,以黃門郎蕭 寅為司州刺史。丙戌,以衛尉蕭懿為豫州刺史,征壽 春。己丑,裴叔業病死,兄子植以壽春降敵。三月,癸卯, 以輔國將軍張沖為司州刺史。乙卯,遣平西將軍崔 慧景率眾軍伐壽春。夏四月丁未,以新除冠軍將軍 張沖為南兗州刺史。崔慧景於廣陵舉兵襲京師。壬 子,右衛將軍左興盛督京邑水步眾軍。南徐州刺史 江夏王寶元以京城納慧景。乙卯,遣中領軍王瑩率 眾軍屯北籬門。壬戌,慧景至,瑩等敗績。甲子,慧景入 京師,宮內據城拒守。豫州刺史蕭懿起義救援。癸酉, 慧景棄眾走,斬首。詔曲赦京邑、南徐兗二州。乙亥,以 新除尚書右僕射蕭懿為尚書令。丙子,以晉熙王寶 嵩為南徐州刺史。五月,乙巳,以敵偽豫州刺史王肅 為豫州刺史。戊申,以桂陽王寶貞為中護軍。己酉,江 夏王寶元伏誅。壬子,大赦。乙丑,曲赦京邑、南徐兗二 州。戊辰,以始安王寶覽為湘州刺史。六月,庚寅,車駕 於樂遊苑內會,如三元,京邑女人放觀。戊戌,以新除 冠軍將軍張沖為郢州刺史,守五兵尚書陸慧曉為 南兗州刺史。秋,七月,甲辰,以驃騎司馬張稷為北徐 州刺史。八月,丁酉,以新除驃騎司馬陳伯之為豫州 刺史。甲申夜,宮內火。冬,十月,己卯,害尚書令蕭懿。十 一月,辛丑,以寧朔將軍張稷為南兗州刺史。甲寅,西 中郎長史蕭穎胄起義兵於荊州。十二月,雍州刺史 梁王起義兵於襄陽。戊寅,以冠軍長史劉繪為雍州 刺史。

三年春,正月,丙申朔,合朔時加寅漏上八刻,事畢,宮 人於閱武堂元會,皇后正位,閹人行儀,帝戎服臨視。 丁酉,以驃騎大將軍晉安王寶義為司徒,新除撫軍 將軍建安王寶寅為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甲辰, 以寧朔將軍王珍國為北徐州刺史。辛亥,車駕祀南 郊,詔大赦天下,百官陳讜言。二月,丙寅,乾和殿西廂 火。壬午,詔遣羽林兵征雍州,中外纂嚴。乙酉,以威烈 將軍胡元進為廣州刺史。三月,己亥,以驃騎將軍沈 徽孚為廣州刺史。甲辰,以輔國將軍張欣泰為雍州 刺史。丁未,南康王寶融即皇帝位於江陵。癸丑,遣平 西將軍陳伯之西征。六月,京邑雨水,遣中書舍人、二 縣官長賑賜有差。蕭穎胄弟穎孚起兵廬陵。戊子,曲 赦江州安成、廬陵二郡。秋,七月,癸巳,曲赦荊、雍二州。 甲午,雍州刺史張欣泰、前南譙太守王靈秀率石頭 文武奉建安王寶寅向臺,至杜姥宅,宮門閉,乃散走。 己未,以征鹵長史程茂為郢州刺史,驍騎將軍薛元 嗣為雍州刺史。是日,元嗣以郢州降義師。八月,丁卯, 以輔國將軍申胄監豫州事。辛巳,光祿大夫張GJfont鎮 石頭。辛卯,以太子左率李居士總督西討諸軍事,屯 新亭城。九月,甲辰,以居士為江州刺史,新除冠軍將 軍王珍國為雍州刺史,車騎將軍建安王寶寅為荊 州刺史。以輔國將軍申胄監郢州,龍驤將軍馬仙GJfont 監豫州,驍騎將軍徐元稱監徐州。是日,義軍至南州, 申胄軍二萬人於姑孰奔歸。戊申,以後軍參軍蕭GJfont 為司州刺史,前輔國將軍魯休烈為益州刺史,輔國 長史趙越嘗為梁、南秦二州刺史。丙辰,李居士與義 軍戰於新亭,敗績。冬,十月,甲戌,王珍國與義軍戰於 朱雀桁,敗績。戊寅,寧朔將軍徐元瑜以東府城降。青、 冀二州刺史桓和入衛,屯東宮,己卯,眾降。光祿大夫 張GJfont棄石頭還宮。於是閉宮城門自守。庚辰,以驍騎 將軍胡虎牙為徐州刺史,左軍將軍徐智勇為益州 刺史,游擊將軍牛平為梁、南秦二州刺史。李居士以 新亭降,琅邪城主張木亦降。義師築長圍守宮城。十 二月,丙寅,新除雍州刺史王珍國、侍中張稷率兵入 殿廢帝,時年十九。帝在東宮便好弄,不喜書學,高宗 亦不以為非,但勗以家人之行。令太子求一日再入 朝,發詔不許,使三日一朝。嘗夜捕鼠達旦,以為笑樂。 高宗臨崩,屬以後事,以隆昌為戒,曰:作事不可在人 後。故委任群小,誅諸宰臣,無不如意。性重澀少言,不 與朝士接,唯親信閹人及左右御刀應敕等,自江祏、 始安王遙光誅後,漸便騎馬。日夜於後堂戲馬,與親 近閹人娼妓鼓叫。常以五更就臥,至晡乃起。王侯節朔朝見,晡後方前,或際闇遣出。臺閣案奏,月數十日 乃報,或不知所在。二年元會,食後方出,朝賀裁竟,便 還殿西序寢。自巳至申,百僚陪位,皆僵仆菜色。比起 就會,匆遽而罷。陳顯達事平,漸出遊走,所經道路,屏 逐居民,從萬春門由東宮以東至於郊外,數十百里, 皆空家盡空。巷陌懸幔為高障,置伎人防守,謂之屏 除。或於市肆左側過親幸家,環回宛轉,周遍京邑。每 三四更中,鼓聲四出,幡戟橫路,百姓喧走相隨,士庶 莫辨。出輒不言定所,東西南北,無處不驅人。高障之 內,設部伍羽儀。復有數部,皆奏鼓吹北地伎,鼓角橫 吹。夜出晝反,火光照天。拜愛姬潘氏為貴妃,乘臥輿, 帝騎馬從後。著織成褲褶,金薄帽,執七寶縛槊,戎服 急裝,不變寒暑,陵冒雨雪,不避坑GJfont。馳騁渴乏,輒下 馬解取腰邊蠡器酌水飲之,復上馬馳去。馬乘具用 錦繡處,患為雨所沾溼,織雜綵珠為覆蒙,備諸雕巧。 教黃門五六十人為騎客,又選無賴小人善走者為 逐馬,左右五百人,常以自隨,奔走往來,略不暇息。置 射雉場二百九十六處,翳中帷帳及步障,皆袷以綠 紅錦,金銀鏤弩牙,GJfont瑁帖箭。郊郭四民皆廢業,樵蘇 路斷,吉凶失時;乳婦婚姻之家,移產寄室,或輿病棄 屍,不得殯葬。有棄病人於青溪邊者,吏懼為監司所 間,推置水中,泥覆其面,須臾便死,遂失骸骨。後宮遭 火之後,更起仙華、神仙、玉壽諸殿,刻畫雕綵,青金 口帶,麝香塗壁,錦幔珠簾,窮極綺麗。GJfont役工匠,自夜 達曉,猶不副速,乃剔取諸寺佛剎殿藻并仙人騎獸 以充足之。世祖興光樓上施青漆,世謂之青樓。帝曰: 武帝不巧,何不純用GJfont璃。潘氏服御,極選珍寶。主衣 庫舊物,不復周用,貴市民間金銀寶物,價皆數倍。虎 魄釧一隻,直百七十萬。京邑酒租,皆折使輸金,以為 金塗。猶不能足,下揚、南徐二州橋桁塘埭丁計功為 直,斂取見錢,供太樂主衣雜費。由是所在塘瀆,多有 隳廢。又訂出雉頭鶴氅白鷺縗。親幸小人因緣為奸 利,課一輸十,郡縣無敢言者。三年夏,於閱武堂起芳 樂苑。山石皆塗以五采;跨池水立紫閣諸樓觀,壁上 畫男女私褻之像。種好樹美竹,天時盛暑,未及經日, 便就萎枯;於是徵求民家,望樹便取,毀撤牆屋以移 致之。朝栽暮拔,道路相繼,花藥雜草,亦復皆然。又於 苑中立市,太官每旦進酒肉雜肴,使宮人屠酤。潘氏 為市令,帝為市魁,執罰,爭者就潘氏決判。帝有膂力, 能擔白虎幢。自製雜色錦伎衣,綴以金花玉鏡眾寶, 逞諸意態。所寵群小黨與三十一人,黃門十人。初任 新蔡人徐世檦為直閤驍騎將軍,凡有殺戮,皆其用 命。殺徐孝嗣後,封為臨汝縣子。陳顯達事起,加輔國 將軍。雖用護軍崔慧景為都督,而兵權實在世檦。及 事平,世檦謂人曰:五百人軍主,能平萬人都督。世檦 亦知帝昏縱,密謂其黨茹法珍、梅蟲兒曰:何世天子 無要人,但阿儂貨主惡耳。法珍等爭權,以白帝。帝稍 惡其凶強,以二年正月,遣禁兵殺之,世檦拒戰而死。 自是法珍、蟲兒用事,並為外監,口稱詔敕;中書舍人 王咺之與相脣齒,專掌文翰。其餘二十餘人,皆有勢 力。崔慧景平後,法珍封餘干縣男,蟲兒封竟陵縣男。 及義師起,江、郢二鎮已降,帝遊騁如舊,謂茹法珍曰: 須來至白門前,當一決。義師至近郊,乃聚兵為固守 之計。召王侯朝貴分置尚書都座及殿省。又信鬼神, 崔慧景事時,拜蔣子文神為假黃鉞、使持節、相國、太 宰、大將軍、錄尚書、揚州牧、鍾山王。至是又尊為皇帝, 迎神像及諸廟雜神皆入後堂,使所親巫朱光尚禱 祀祈福。以冠軍將軍王珍國領三萬人據大桁,莫有 鬥志,遣左右直長閹豎王寶孫督戰,呼為王長子。寶 孫切罵諸將帥,直閤將軍席豪發憤突陣死。豪,驍將, 既斃,眾軍于是土崩,軍人從朱雀觀上自投及赴淮 死者無數。於是閉城自守,城內軍事委王珍國。兗州 刺史張稷入衛京師。以稷為副,實甲猶七萬人。帝烏 帽褲褶,備羽儀,登南掖門臨望。又虛設鎧馬齊仗千 人,皆張弓拔白,出東掖門,稱蔣王出盪。素好鬥軍隊, 初使宮人為軍,後乃用黃門。親自臨陳,詐被創,使人 輿將去。至是于閱武堂設牙門軍頓,每夜嚴警。帝于 殿內騎馬從鳳莊門入徽明門,馬被銀蓮葉具裝鎧, 雜羽孔翠寄生,逐馬左右衛從,晝眠夜起如平常。聞 外鼓叫聲,被大紅袍登景陽樓屋上望,弩幾中之。眾 皆怠怨,不為致力。募兵出戰,出城門數十步,皆坐甲 而歸。慮城外有伏兵,乃燒城傍諸府署,六門之內皆 蕩盡。城中閣道西掖門內,相聚為市,販死牛馬肉。帝 初與群小計議,陳顯達一戰便敗,崔慧景圍城退走, 謂義師遠來,不過旬日,亦應散去,敕太官辦樵米為 百日糧而已。大桁敗後,眾情兇懼,法珍等恐人眾驚 走,故閉城不復出軍。既而義師長圍既立,GJfont柵嚴固; 然後出盪,屢戰不捷。帝尤惜金錢,不肯賞賜。法珍叩 頭請之,帝曰:賊來獨取我邪。何為就我求物。後堂儲 數百具榜,啟為城防;帝云擬作殿,竟不與。又催御府 細作三百人精仗,待圍解以擬屏除。金銀雕鏤雜物,倍急於常。王珍國、張稷懼禍及,率兵入殿,分軍又從 西上閣入後宮斷之,御刀豐勇之為內應。是夜,帝在 含德殿吹笙歌作《女兒子》。臥未熟,聞兵入,趨出北戶, 欲還後宮。清曜閣已閉,閹人禁防黃泰平以刀傷其 膝,仆地。顧曰:奴反耶。直後張齊斬首送梁王。宣德太 后令曰:皇室受終,祖宗齊聖,太祖高皇帝肇基駿命, 膺籙受圖,世祖武皇帝係明下武,高宗明皇帝重隆 景業,咸降年不永,宮車早晏。皇祚之重,允屬儲元;而 稟質凶愚,發於稚齒。爰自保姆,迄至成童,忍GJfont昏頑, 觸途必著。高宗留心正嫡,立嫡惟長,輔以群才,間以 賢戚,內外維持,冀免多難,未及期稔,便逞屠戮。密戚 近親,元勳良輔,覆族殲門,旬月相係。凡所任杖,盡慝 窮奸,皆營伍屠販,容狀險醜,身秉朝權,手斷國命,誅 戮無辜,納其財產,睚眥之間,屠覆比屋。身居元首,好 是賤事,危冠短服,坐臥以之。晨出夜反,無復已極,驅 斥氓庶,巷無居人。老細奔遑,寘身無所。東邁西屏,北 出南驅,負疾輿屍,填街塞陌。興築繕造,日夜不窮,晨 構夕毀,朝穿暮塞。絡以隨珠,方斯已陋;飾以璧璫,曾 何足道。時暑赫曦,流金鑠石,移竹藝果,匪日伊夜,根 未及植,葉已先枯,畚鍤紛紜,勤倦無已。散費國儲,專 事浮飾,逼奪民財,自近及遠,兆庶恇恇,流竄道路。府 帑既竭,肆奪市道,工商裨販,行號道泣。屈此萬乘,躬 自角抵,昂首翹肩,逞能橦木,觀者如堵,曾無怍容。芳 樂、華林,並立闤闠,踞肆鼓刀,手銓輕重。干戈鼓譟,昏 曉靡息,無戎而城,豈足云譬。至于居喪淫讌之愆,三 年載弄之醜,反道違常之舋,牝雞晨鳴之慝,於事已 細,故可得而略也。罄楚、越之竹,未足以言,校辛、癸之 君,豈或能匹。征東將軍忠武奮發,投袂萬里,光奉明 聖,翌成中興。乘勝席卷,掃清京邑,而群小靡識,嬰城 自固,緩戮稽誅,倏彌旬月。宜速勦定,寧我邦家。可潛 遣間介,密宣此旨,忠勇齊奮,遄加蕩撲,放斥昏凶,衛 送外第。未亡人不幸,驟此百罹,感念存沒,心焉如割。 奈何。奈何。又令依漢海昏侯故事,追封東昏侯。茹法 珍、梅蟲兒、王咺之等伏誅。豐勇之原死。

史臣曰:漢宣帝時,南郡獲白虎,獲之者張武,言武張 而猛服也。東昏侯亡德橫流,道歸拯亂,躬當翦戮,實 啟太平。推閹豎之名字,亦天意也。

和帝本紀[编辑]

按《南齊書·和帝本紀》:和帝諱寶融,字智昭,高宗第八 子也。建武元年,封隨郡王,邑二千戶。三年,為冠軍將 軍,領石頭戍軍事。永元元年,改封南康王,為持節,督 荊、雍、益、寧、梁、南北秦七州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 二年十一月,甲寅,長史蕭穎胄殺輔國將軍、巴西梓 潼二郡太守劉山陽,奉梁王舉義。乙卯,教纂嚴。又教 曰:吾躬率晉陽,翦此凶孽,戎事方勤,宜覃澤惠。所領 內繫囚見徒,罪無輕重,殊死已下,皆原遣。先有位署, 即復本職。將吏轉一階。從征身有家口停鎮,給廩食。 凡諸雜役見在諸軍帶甲之身,克定之後,悉免為民。 其功效賞報,別有科條。丙辰,以雍州刺史梁王為使 持節、都督前鋒諸軍事、左將軍。丁巳,以蕭穎胄為右 將軍、都督行留諸軍事。戊午,梁王上表勸進。十二月, 乙亥,群僚勸進,並不許。壬辰,驍騎將軍夏侯亶自京 師至江陵,稱宣德太后令:西中郎將南康王宜纂承 皇祚,光臨億兆。方俟清宮,未即大號,可且封宣城、南 琅邪、南東海、東陽、臨海、新安、尋陽、南郡、竟陵、宜都十 郡為宣城王,相國、荊州牧,加黃鉞,置僚屬,選百官,西 中郎府南康國並如故。須軍次近路,主者詳依舊典, 法駕奉迎。三年正月,乙巳,王受命,大赦,唯梅蟲兒、茹 法珍等不在赦例。右將軍蕭穎胄為左長史,進號鎮 軍將軍,梁王進號征東將軍。甲戌,以冠軍將軍楊公 則為湘州刺史。甲寅,建牙於城南。二月,乙丑,以冠軍 長史王茂先為江州刺史,冠軍將軍曹景宗為郢州 刺史,右將軍邵陵王寶攸為荊州刺史。己巳,群僚上 尊號,立宗廟及南北郊。甲申,梁王率大眾屯沔口,郢 州刺史張沖拒守。三月,丁酉,張沖死,驃騎將軍薛元 嗣等固守。

中興元年春,三月,乙巳,即皇帝位,大赦,改元。文武賜 位二等;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穀,人五斛。即永元三 年也。以相國左長史蕭穎胄為尚書令,晉安王寶義 為司空,廬陵王寶源為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建 安王寶寅為徐州刺史,散騎常侍夏侯詳為中領軍, 領軍將軍蕭偉為雍州刺史。丙午,有司奏封庶人寶 卷為零陽侯,詔不許。又奏為涪陵王,詔可。乙酉,尚書令蕭穎胄行荊州刺史,假梁王黃鉞。壬子,以征鹵將 軍柳惔為益、寧二州刺史。己未,以冠軍將軍莊丘黑 為梁、南秦二州刺史,冠軍將軍鄧元起為廣州刺史。 夏,四月,戊辰,詔曰:荊、雍義舉所基,實始王跡。君子勞 心,細人盡力,宜加酬獎,副其乃誠。凡東討眾軍及諸 嚮義之眾,可普復除。五月,乙卯,車駕幸竹林寺禪房 宴群臣。巴西太守魯休烈、巴東太守蕭惠訓子GJfont拒 義軍。秋,七月,東軍主吳子陽十二軍救郢州,屯加湖。 丁酉,征鹵將軍王茂先擊破之。辛亥,以茂先為中護 軍。丁卯,魯山城主孫樂祖以城降。己未,郢城主薛元 嗣降。八月,丙子,平西將軍陳伯之降。乙卯,以伯之為 江州刺史,子虎牙為徐州刺史。九月,乙未,詔梁王若 定京邑,得以便宜從事。冬,十一月,乙未,以輔國將軍 李元履為豫州刺史。壬寅,尚書令、鎮軍將軍蕭穎胄 卒,以黃門郎蕭澹行荊州府州事。丁巳,蕭GJfont、魯休烈 降。十二月,丙寅,建康城平。己巳,皇太后令以梁王為 大司馬、錄尚書事、驃騎大將軍、揚州刺史,封建安郡 公,依晉武陵王遵承制故事,百僚致敬。壬申,改封建 安王寶寅鄱陽王。癸酉,以司徒、揚州刺史晉王安寶 義為太尉,領司徒。甲戌,給大司馬錢二千萬,布絹各 五千匹。乙酉,以輔國將軍蕭宏為中護軍。

二年春,正月,戊戌,宣德太后臨朝,入居內殿。大司馬 梁王解承制,致敬如先。己亥,以寧朔將軍蕭昺監南 兗州。壬寅,以大司馬都督中外諸軍事,加殊禮。己酉, 以大司馬長史王亮為守尚書令。甲寅,詔大司馬梁 王進位相國,總百揆,揚州牧,封十郡為梁公,備九錫 之禮,加遠遊冠,位在諸王上,加相國綠綟綬。己未,以 新除右將軍曹景宗為郢州刺史。二月,壬戌,湘東王 寶晊伏誅。戊辰,詔進梁公爵為梁王,增封十郡。三月, 乙未,皇太后令給梁國錢五百萬,布五千匹,絹千匹。 辛丑,鄱陽王寶寅奔敵,邵陵王寶攸、晉熙王寶嵩、桂 陽王寶貞伏誅。甲午,命梁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 旗,出警入蹕,乘金根,駕六馬,備五時副車,置旄頭雲 罕,樂舞八佾,設鐘GJfont宮懸。王子王女爵命一如舊儀。 庚戌,以冠軍長史蕭秀為南徐州刺史,新除中領軍 蔡道恭為司州刺史。車駕東歸至姑孰。丙辰,禪位梁 王。丁巳,廬陵王寶源薨。夏,四月,辛酉,禪詔至,皇太后 遜外宮。丁卯,梁王奉帝為巴陵王,宮於姑熟,行齊正 朔,一如故事。戊辰,薨,年十五。追尊為齊和帝,葬恭安 陵。

史臣曰:夏以桀亡,殷隨紂滅,郊天改朔,理無延世。而 皇符所集,重興西楚,神器蹔來,雖有冥數,徽名大號, 斯為幸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