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48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四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十八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四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四十八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四十二

  北齊二

  孝昭帝      武成帝

  後主       幼主

皇極典第四十八卷

帝紀部彙考四十二[编辑]

北齊二[编辑]

孝昭帝本紀[编辑]

按《北齊書·孝昭帝本紀》:孝昭皇帝演,字延安,神武皇 帝第六子,文宣皇帝之母弟也。幼而英特,早有大成 之量,武明皇太后早所愛重。魏元象元年,封常山郡 公。及文襄執政,遣中書侍郎李同軌就霸府為諸弟 師。帝所覽文藉,原其指歸而不好辭彩。每嘆曰:雖盟 津之師,左驂震而不GJfont。同軌以為能。遂篤志讀《漢書》, 至《李陵傳》,恆壯其所為。聰敏過人,所與遊處,一知其 家諱,終身未嘗誤犯。同軌病卒,又命開府長流參軍 刁柔代之,性嚴褊,不適誘訓之宜,中被遣出。帝送出 閤,慘然斂容,淚數行下,左右莫不歔欷。其敬業重舊 如此。天保初,進爵為王。五年,除并省尚書令。帝善斷 割,長於文理,省內畏服。七年,從文宣還鄴。文宣以尚 書奏事,多有異同,令帝與朝臣先論定得失,然後敷 奏。帝長於政術,剖斷咸盡其理,文宣嘆重之。八年,轉 司空、錄尚書事。九年,除大司馬,仍錄尚書。時文宣溺 於遊宴,帝憂憤表於神色。文宣覺之,謂帝曰:但令汝 在,我何為不縱樂。帝惟啼泣拜伏,竟無所言。文宣亦 大悲,抵盃於地曰:汝以此嫌我,自今敢進酒者,斬之。 因取所御盃盡皆壞棄。後益沉湎,或入諸貴戚家角 力批拉,不限貴賤。唯常山王至,內外肅然。帝又密撰 事條,將諫,其友王晞以為不可。帝不從,因間極言,遂 逢大怒。順成后本魏朝宗室,文宣欲帝離之,陰為帝 廣求淑媛,望移其寵。帝雖承旨有納,而情義彌重。帝 性頗嚴,尚書郎中剖斷有失,輒加捶楚,令史姦慝,便 即考竟。文宣乃立帝於前,以刀環擬脅召被帝罰者, 臨以白刃,求帝之短,咸無所陳,方見解釋。自是不許 笞箠郎中。後賜帝魏時宮人,醒而忘之,謂帝擅取,遂 以刀環亂築,因此致困。皇太后日夜啼泣,文宣不知 所為。先是禁友王晞,乃捨之,令侍帝。帝月餘漸瘳,不 敢復諫。及文宣崩,帝居禁中護喪事,幼主即位,乃即 朝班。除太傅、錄尚書,朝政皆決於帝。月餘,乃居藩邸, 白是詔敕多不關帝。或言於帝曰:鷙鳥捨巢,必有探 卵之患,今日之地,何宜屢出。乾明元年,從廢帝赴鄴, 居於領軍府。時楊愔、燕子獻、可朱渾天和、宋欽道、鄭 子默等以帝威望既重,內懼權逼,請以帝為太師、司 州牧、錄尚書事;長廣王湛為大司馬、錄并省尚書事, 解京畿大都督。帝時以尊親而見猜斥,乃與長廣王 期獵,謀之於野。三月甲戌,帝初上省,旦發領軍府,大 風暴起,壞所御車幔,帝甚惡之。及至省,朝士咸集。坐 定,酒數行,於坐執尚書令楊愔、右僕射燕子獻、領軍 可朱渾天和、侍中宋欽道等於坐。帝戎服與平原王 段韶、平秦王高歸彥、領軍劉洪徽入自雲龍門,於中 書省前遇散騎常侍鄭子默,又執之,同斬於御府之 內。帝至東閤門,都督成休寧抽刃呵帝。帝令高歸彥 喻之,休寧厲聲大呼不從。歸彥既為領軍,素為兵士 所服,悉皆弛仗,休寧嘆息而罷。帝入至昭陽殿,幼主、 太皇太后、皇太后並出臨御座。帝奏愔等罪,求伏專 擅之辜。時庭中及兩廊下衛士二千餘人皆被甲待 詔,武衛娥永樂武力絕倫,又被文宣重遇,撫刃思效。 廢帝性吃訥,兼倉卒不知所言。太皇太后又為皇太 后誓,言帝無異志,唯去逼而已。高歸彥敕勞衛士解 嚴,永樂乃內刀而泣。帝乃令歸彥引侍衛之士向華 林園,以京畿軍入守門閣,斬娥永樂於園。詔以帝為 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相府佐史進位一 等。帝尋如晉陽,有詔軍國大政咸諮決焉。帝既當大 位,知無不為,擇其令典,考綜名實,廢帝恭己以聽政。 太皇太后尋下令廢少主,命帝統大業。

皇建元年八月壬午,皇帝即位於晉陽宣德殿,大赦, 改乾明元年為皇建。詔奉太皇太后還稱皇太后,皇 太后稱文宣皇后,宮曰昭信。乙酉,詔自太祖創業已 來,諸有佐命功臣子孫絕滅,國統不傳者,有司搜訪 近親,以名聞,當量為立後;諸郡國老人各授版職,賜 黃帽鳩杖。又詔謇正之士並聽進見陳事;軍人戰亡 死王事者,以時申聞,當加榮贈;督將、朝士名望素高, 位歷通顯,天保以來未蒙追贈者,亦皆錄奏;又以廷 尉、中丞,執法所在,繩違按罪,不得舞文弄法;其官奴 婢年六十已上免為庶人。戊子,以太傅、長廣王湛為 右丞相,以太尉、平陽王淹為太傅,以尚書令、彭城王浟為大司馬。壬辰,詔分遣大使巡省四方,觀察風俗, 問人疾苦,考求得失,搜訪賢良。甲午,詔曰:昔武王剋 殷,先封兩代,漢、魏、二晉,無廢茲典。及元氏統歷,不率 舊章。朕纂承大業,思弘古典,但二王三恪,舊說不同, 可議定是非,列名條奏。其禮儀體式亦仰議之。又詔 國子寺可備立官屬,依舊置生,講習經典,歲時考試。 其文襄帝所運石經,宜即施列於學館。外州大學亦 仰典司勤加督課。景申,詔九州勳人有重封者,聽分 授子弟,以廣骨肉之恩。九月壬申,詔議定三祖樂。冬 十一月辛亥,立妃元氏為皇后,世子百年為皇太子。 賜天下為父後者爵一級。癸丑,有司奏太祖獻武皇 帝廟宜奏《武德》之樂,舞《昭烈》之舞;世宗文襄皇帝廟 宜奏《文德》之樂,舞《宣政》之舞;顯祖文宣皇帝廟宜奏 《文正》之樂,舞《光大》之舞。詔曰可。庚申,詔以故太師尉 景、故太師竇泰、故太師太原王婁昭、故太宰章武王 厙狄干、故太尉段榮、故太師万俟普、故司徒蔡GJfont、故 太師高乾、故司徒莫多婁貸文、故太保劉貴、故太保 封祖裔、故廣州刺史王懷十二人配饗太祖廟庭,故 太師清河王岳、故太宰安德王韓軌、故太宰扶風王 可朱渾道元、故太師高昂、故大司馬劉豐、故太師万 俟受洛干、故太尉慕容紹宗七人配饗世宗廟庭,故 太尉河東王潘相樂、故司空薛修義、故太傅破六韓 常三人配饗顯祖廟庭。是月,帝親戎北討厙莫奚,出 長城,寇奔遯,分兵致討,大獲牛馬,括總入晉陽宮。十 二月景午,車駕至晉陽。

二年春正月辛亥,祀圓丘。壬子,禘於太廟。癸丑,詔降 罪人各有差。二月丁丑,詔內外執事之官從五品已 上及三府主簿錄事參軍、諸王文學、侍御史、廷尉三 官、尚書郎中、中書舍人,每二年之內各舉一人。冬十 月景子,以尚書令、彭城王浟為太保,長樂王尉粲為 太尉。己酉,野雉栖於前殿之庭。十一月甲辰,詔曰:朕 嬰此暴疾,奄忽無逮。今嗣子沖眇,未閑政術,社稷業 重,理歸上德。右丞相、長廣王湛研機測化,體道居宗, 人雄之望,海內瞻仰,同胞共氣,家國所憑,可遣尚書 左僕射、趙郡王叡喻旨,徵王統茲大寶。其喪紀之禮 一同漢文,三十六日悉從公除,山陵施用,務從儉約。 先是帝不豫而無闕聽覽,是月,崩於晉陽宮,時年二 十七。大寧元年閏十二月癸卯,梓宮還鄴,上諡曰孝 昭皇帝。庚午,葬於文靖陵。帝聰敏有識度,深沉能斷, 不可窺測。身長八尺,腰帶十圍,儀望風表,迥然獨秀。 自居臺省,留心政術,閑明簿領,吏所不逮。及正位宸 居,彌所剋勵。輕徭薄賦,勤恤人隱。內無私寵,外收人 物,雖后父位亦特進無別。日昃臨朝,務知人之善惡, 每訪問左右,冀獲直言。曾問舍人裴澤在外議論得 失。澤率爾對曰:陛下聰明至公,自可遠侔古昔,而有 識之士,咸言傷細,帝王之度,頗為未弘。帝笑曰:誠如 卿言。朕初臨萬機,慮不周悉,故致爾耳。此事安可久 行,恐後又嫌疏漏。澤因被寵遇。其樂聞過也如此。趙 郡王叡與厙狄顯安侍坐,帝曰:須拔我同堂弟,顯安 我親姑子,今序家人禮,除君臣之敬,可言我之不逮。 顯安曰:陛下多妄言。曰:若何。對曰:陛下昔見文宣以 馬鞭撻人,常以為非,而今行之,非妄言邪。帝握其手 謝之。又使直言。對曰:陛下太細,天子乃更似吏。帝曰: 朕甚知之,然無法來久,將整之以至無為耳。又問王 晞,晞答如顯安,皆從容受納。性至孝,太后不豫,出居 南宮,帝行不正履,容色貶悴,衣不解帶,殆將四旬。殿 去南宮五百餘步,雞鳴而去,辰時方還,來去徒行,不 乘轝輦。太后所苦小增,便即寢伏閤外,食飲藥物盡 皆躬親。太后常心痛不自堪忍,帝立侍帷前,以爪搯 手心,血流出袖。友愛諸弟,無君臣之隔。雄斷有謀,於 時國富兵彊,將雪神武遺恨,意在頓駕平陽,為進取 之策。遠圖不遂,惜哉。初,帝與濟南約不相害。及輿駕 在晉陽,武成鎮鄴,望氣者云鄴城有天子氣。帝常恐 濟南復興,乃密行鴆毒,濟南不從,乃扼而殺之。後頗 愧悔。初苦內熱,頻進湯散。時有尚書令史姓趙,於鄴 見文宣從楊愔、燕子獻等西行,言相與復讎。帝在晉 陽宮,與毛夫人亦見焉。遂漸危篤。備禳厭之事,或煮 油四灑,或持炬燒逐。諸厲方出殿梁,騎棟上,歌呼自 若,了無懼容。時有天狗下,乃於其所講武以厭之。有 兔驚馬,帝墜而絕肋。太后視疾,問濟南所在者三,帝 不對。太后怒曰:殺之邪。不用吾言,死其宜矣。臨終之 際,唯扶服床枕,叩頭求哀。遣使詔追長廣王入纂大 統,手書云:宜將吾妻子置一好處,勿學前人也。 論曰:神武平定四方,威權在己,遷鄴之後,雖主器有 人,號令所加,政皆自出。文宣因循鴻業,內外葉從,自 朝及野,群心屬望,東魏之地,舉國樂推,曾未期月,遂 登宸極。始則存心政事,風化肅然,數年之間,朝野安 乂。其後縱酒肆欲,事極猖狂,昏邪殘暴,近代未有,饗 國不永,實由斯疾。濟南繼業,大革其弊,風教粲然,搢 紳稱幸。股肱輔弼,雖懷厥誠,既不能贊弘道德,和睦 親懿,又不能遠慮防身,深謀衛主,應斷不斷,自取其咎。臣既誅夷,君尋廢辱,皆任非其器之所致爾。孝昭 早居臺閣,故事通明,人吏之間,無所不委。文宣崩後, 大革前弊。及臨尊極,留心更深,時人服其明而譏其 細也。情好稽古,率由禮度,將封先代之後,且敦學校 之風,徵召英賢,文武畢集。於時周氏朝政移於宰臣, 主將相猜,不無危殆。乃睠關右,實懷兼并之志,經謀 宏遠,實當代之明主,而降年不永,其故何哉。豈幽顯 之間,實有報復,將齊之基宇止在於斯,帝欲大之,天 不許也。

武成帝本紀[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世祖武成皇帝,諱湛,神武皇 帝第九子,孝昭皇帝之母弟也。儀表GJfont傑,神武尤所 鍾愛。神武方招懷荒遠,乃為帝聘蠕蠕太子菴羅辰 女,號鄰和公主。帝時年八歲,冠服端嚴,神情閒遠,華 戎嘆異。元象中,封長廣郡公。天保初,進爵為王,拜尚 書令,尋兼司徒,遷太尉。乾明初,楊愔等密相疏忌,以 帝為大司馬,領并州刺史。帝既與孝昭謀誅諸執政, 遷太傅、錄尚書事、領京畿大都督。皇建初,進位右丞 相。孝昭幸晉陽,帝以懿親居守鄴,政事咸見委託。二 年,孝昭崩,遺詔徵帝入統大位。及晉陽宮,發喪於崇 德殿。皇太后令所司宣遺詔,左丞相斛律金率百僚 敦勸,三奏,乃許之。

大寧元年冬十一月癸丑,皇帝即位於南宮,大赦,改 皇建二年為大寧。乙卯,以司徒、平秦王歸彥為太傅, 以尚書右僕射、趙郡王叡為尚書令,以太尉尉粲為 太保,以尚書令段韶為大司馬,以豐州刺史婁叡為 司空,以太傅、平陽王淹為太宰,以太保、彭城王浟為 太師、錄尚書事,以冀州刺史、博陵王濟為太尉,以中 書監、任城王湝為尚書左僕射,以并州刺史斛律光 為右僕射,封孝昭皇帝太子百年為樂陵郡王。庚申, 詔大使巡行天下,求政善惡,問人疾苦,擢進賢良。是 歲,周武帝保定元年。

河清元年春正月乙亥,車駕至自晉陽。辛巳,祀南郊。 壬午,享太廟。景戌,立妃胡氏為皇后,子緯為皇太子。 大赦,內外百官普加汎級,諸為父後者賜爵一級。己 亥,以前定州刺史、馮翊王潤為尚書左僕射。詔斷屠 殺以順春令。二月丁未,以太宰、平陽王淹為青州刺 史、太傅、領司徒,以領軍大將軍、宗師、平秦王歸彥為 太宰、冀州刺史。乙卯,以兼尚書令、任城王湝為司徒。 詔散騎常侍崔瞻聘於陳。夏四月辛丑,皇太后婁氏 崩。乙巳,青州刺史上言,今月庚寅河、濟清。以河、濟清, 改大寧二年為河清,降罪人各有差。五月甲申,祔葬 武明皇后於義平陵。己丑,以尚書右僕射斛律光為 尚書令。秋七月,太宰、冀州刺史、平秦王歸彥據州反, 詔大司馬段韶、司空婁叡討擒之。乙未,斬歸彥并其 三子及黨與二十人於都市。丁酉,以大司馬段韶為 太傅,以司空婁叡為司徒,以太傅、平陽王淹為太宰, 以尚書令斛律光為司空,以太子太傅、趙郡王叡為 尚書令,中書監、河間王孝琬為尚書左僕射。癸亥,行 幸晉陽。陳人來聘。冬十一月丁丑,詔兼散騎常侍封 孝琰使於陳。十二月景辰,車駕至自晉陽。是歲,殺太 原王紹德。

二年春正月乙亥,帝詔臨朝堂策試秀才。以太子少 傅魏收為兼尚書右僕射。己卯,兼右僕射魏收以阿 縱除名。丁丑,以武明皇后配祭北郊。辛卯,帝臨都亭 錄見囚,降在京罪人各有差。三月乙丑,詔司空斛律 光督五營軍士築戍於軹關。壬申,室韋國遣使朝貢。 景戌,以兼尚書右僕射趙彥深為左僕射。夏四月,并、 汾、京、東雍、南汾五州蟲旱傷稼,遣使賑恤。戊午,陳人 來聘。五月壬午,詔以城南雙堂閏位之苑,迴造大總 持寺。六月乙巳,齊州言濟、河水口見八龍昇天。乙卯, 詔兼散騎常侍崔子武使於陳。庚申,司州牧、河南王 孝瑜薨。秋八月辛丑,詔以三臺宮為大興聖寺。冬十 二月癸己,陳人來聘。己酉,周將楊忠帥突厥阿史那 木可汗等二十餘萬人自恆州分為三道,殺掠吏人。 是時,大雨雪連月,南北千餘里平地數尺,霜晝下,雨 血於太原。戊午,帝至晉陽。己未,周軍逼并州,又遣大 將軍達奚武帥眾數萬至東雍及晉州,與突厥相應。 是歲,室韋、厙莫奚、靺羯、契丹並遣使朝貢。

三年春正月庚申朔,周軍至城下而陳,戰於城西。周 軍及突厥大敗,人畜死者相枕,數百里不絕。詔平原 王段韶追出塞而還。三月辛酉,以律令班天下,大赦。 己巳,盜殺太師、彭城王浟。庚辰,以司空斛律光為司 徒,以侍中、武興王普為尚書左僕射。甲申,以尚書令、 馮翊王潤為司空。夏四月辛卯,詔兼散騎常侍皇甫 亮使於陳。五月甲子,帝至自晉陽。壬午,以尚書令、趙 郡王叡為錄尚書事,以前司徒婁叡為太尉。甲申,以 太傅段韶為太師。丁亥,以太尉、任城王湝為大將軍。 壬辰,行幸晉陽。六月庚子,大雨晝夜不息,至甲辰乃 止。是月,晉陽訛言有鬼兵,百姓競擊銅鐵以捍之。殺 樂陵王百年。歸宇文媼於周。秋九月乙丑,封皇子綽為南陽王,儼為東平王。是月,歸閻媼於周。陳人來聘。 突厥寇幽州,入長城,擄掠而還。閏月乙未,詔遣十二 使巡行水潦州,免其租調。乙巳,突厥寇幽州。周軍三 道並出,使其將尉遲迥寇洛陽,楊標入軹關,權景宣 趣懸瓠。冬十一月甲午,迥等圍洛陽。戊戌,詔兼散騎 常侍劉逖使於陳。甲辰,太尉婁叡大破周軍於軹關, 擒楊標。十二月乙卯,豫州刺史王士良以城降周將 權景宣。丁巳,帝自晉陽南討。己末,太宰、平陽王淹薨。 壬戌,太師段韶大破尉遲迥等,解洛陽圍。丁卯,帝至 洛陽,免洛州經周軍處一年租賦,赦州城內死罪已 下囚。己巳,以太師段韶為太宰,以司徒斛律光為太 尉,并州刺史蘭陵王長恭為尚書令。壬申,帝至武牢, 經滑臺,次於黎陽,所經減降罪人。景子,車駕至自洛 陽。是歲,高麗、靺羯、新羅並遣使朝貢。山東大水,饑死 者不可勝計,詔發賑給,事竟不行。

四年春正月癸卯,以大將軍、任城王湝為大司馬。辛 未,幸晉陽。二月甲寅,詔以新羅國王金真興為使持 節、東夷校尉、樂浪郡公、新羅王。壬申,以年穀不登,禁 酤酒。己卯,詔減百官食稟各有差。三月戊子,詔給西 兗、梁、滄、趙州,司州之東郡、陽平、清河、武都,冀州之長 樂、渤海遭水潦之處貧下戶粟,各有差。家別斗升而 已,又多不付。是月,彗星見;物隕於殿庭,如赤漆鼓帶 小鈴;殿上石自起,兩兩相對。又有神見於後園萬壽 堂前山穴中,其體壯大,不辨其面,兩齒絕白,長出於 唇,帝直宿嬪御已下七百人咸見焉。帝又夢之。夏四 月戊午,大將軍、東安王婁叡坐事免。乙亥,陳人來聘。 太史奏天文有變,其占當有易主。景子,乃使太宰段 韶兼太尉,持節奉皇帝璽綬傳位於皇太子,大赦,改 元為天統元年,百官進級降罪各有差。又詔皇太子 妃斛律氏為皇后。於是群公上尊號為太上皇帝,軍 國大事咸以奏聞。始將傳政,使內參乘子尚乘驛送 詔書於鄴。子尚出晉陽城,見人騎隨後,忽失之,尚未 至鄴而其言已布矣。天統四年十二月辛未,太上皇 帝崩於鄴宮乾壽堂,時年三十二,諡曰武成皇帝,廟 號世祖。二月甲申,葬於永平陵。

後主本紀[编辑]

按《北齊書·後主本紀》:後主諱緯,字仁綱,武成帝之長 子也。母曰胡皇后,夢於海上坐玉盆,日入裙下,遂有 娠。天保七年五月五日,生帝於并州邸。帝少美容儀, 武成特所愛寵拜王世子。及武成入纂大業,大寧二 年正月景戌,立為皇太子。河清四年,武成禪位於帝。 天統元年夏四月景子,皇帝即位於晉陽宮,大赦,改 河清四年為天統。丁丑,以太保賀拔仁為太師,太尉 侯莫陳相為太保,司空、馮翊王潤為司徒,錄尚書事、 趙郡王叡為司空,尚書左僕射、河間王孝琬為尚書 令。庚寅,以瀛州刺史尉粲為太尉,斛律光為大將軍, 東安王婁叡為太尉,尚書右僕射趙彥深為左僕射。 六月壬戌,彗星出文昌東北,其大如斗,後稍長,乃至 丈餘,百日乃滅。己己,太上皇帝詔兼散騎常侍王季 高使於陳。秋七月乙未,太上皇帝詔增置都水使者 一人。冬十一月癸未,太上皇帝至自晉陽。己丑,太上 皇帝詔改太祖獻武皇帝為神武皇帝,廟號高祖,獻 明皇后為武明皇后;其文宣諡號委有司議定。十二 月庚戌,太上皇帝狩於北郊。壬子,狩於南郊。乙卯,狩 於西郊。壬戌,太上皇帝幸晉陽。丁卯,帝至自晉陽。庚 午,有司奏改高祖文宣皇帝為威宗景烈皇帝。是歲, 高麗、契丹、靺羯並遣使朝貢。河南大疫。

二年丙戌春正月辛卯,祀圓丘。癸巳,祫祭於太廟,詔 降罪人各有差。景申,以吏部尚書尉瑾為尚書右僕 射。庚子,行幸晉陽。二月庚戌,太上皇帝至自晉陽。壬 子,陳人來聘。三月乙巳,太上皇帝詔以三臺施興聖 寺。以旱故,降禁囚。夏四月,陳文帝殂。五月乙酉,以兼 尚書左僕射、武興王普為尚書令。己亥,封太上皇帝 子儼為東平王,仁弘為齊安王,仁固為北平王,仁英 為高平王,仁光為淮南王。六月,太上皇帝詔兼散騎 常侍韋道儒聘於陳。秋八月,太上皇帝幸晉陽。冬十 月己卯,以太保侯莫陳相為太傅,大司馬、任城王湝 為太保,太尉婁叡為大司馬,徙馮翊王潤為太尉,開 府儀同三司韓祖念為司徒。十一月,大雨雪,盜竊太 廟御服。十二月乙丑,陳人來聘。是歲,殺河間王孝琬。 突厥、靺羯國並遣使朝貢。於周為天和元年。

三年春正月壬辰,太上皇帝至自晉陽。乙未,大雪,平 地三尺。戊戌,太上皇帝詔京官執事散官三品已上 各舉三人,五品已上各舉二人;稱事七品已上及殿 中侍御史、尚書都檢校御史、主書及門下錄事各舉 一人。鄴宮九龍殿災,延燒西廊。二月壬寅朔,帝加元 服,大赦,九州職人各進四級,內外百官普進二級。夏 四月癸丑,太上皇帝詔兼散騎常侍司馬幼之使於 陳。五月甲午,太上皇帝詔以領軍大將軍、東平王儼 為尚書令。乙未,大風晝晦,發屋拔樹。六月己未,太上皇帝詔封皇子仁機為西河王,仁約為樂浪王,仁儉 為潁川王,仁雅為安樂王,仁統為丹陽王,仁謙為東 海王。閏六月辛巳,左丞相斛律金薨。壬午,太上皇帝 詔尚書令、東平王儼錄尚書事,以尚書左僕射趙彥 深為尚書令,并省尚書左僕射婁定遠為尚書左僕 射,中書監徐之才為右僕射。秋八月辛未,太上皇帝 詔以太保、任城王湝為太師,太尉、馮翊王潤為大司 馬,太宰段韶為左丞相,太師賀拔仁為右丞相,太傅 侯莫陳相為太宰,大司馬婁叡為太傅,大將軍斛律 光為太保,司徒韓祖念為大將軍,司空、趙郡王叡為 太尉,尚書令、東平王儼為司徒。九月己酉,太上皇帝 詔:諸寺署所綰雜保戶姓高者,天保之初雖有優敕, 權假力用未免者,今可悉蠲雜戶,任屬郡縣,一准平 人。丁巳,太上皇帝幸晉陽。是秋,山東大水,人饑,僵尸 滿道。冬十月,突厥、大莫婁、室韋、百濟、靺鞨等國各遣 使朝貢。十一月甲午,以晉陽大明殿成故,大赦,文武 百官進二級,免并州居城、太原一郡來年租賦。癸未, 太上皇帝至自晉陽。十二月己巳,太上皇帝詔以故 左丞相、趙郡王琛配饗神武廟庭。

四年春正月,詔以故清河王岳、河東王潘相樂等十 人並配饗神武廟庭。癸亥,太上皇帝詔兼散騎常侍 鄭大護使於陳。三月乙巳,太上皇帝詔以司徒、東平 王儼為大將軍,南陽王綽為司徒,開府儀同三司徐 顯秀為司空,開府儀同三司、廣寧王孝珩為尚書令。 夏四月辛未,鄴宮昭陽殿災,及宣光、瑤華等殿。辛巳, 太上皇帝幸晉陽。五月癸卯,以尚書右僕射胡長仁 為左僕射,中書監和士開為右僕射。壬戌,太上皇帝 至自晉陽。自正月不雨至於是月。六月甲子朔,大雨。 甲申,大風,拔木折樹。是月,彗星見於東井。秋九月景 申,周人來通和,太上皇帝詔侍中斛斯文略報聘於 周。冬十月辛巳,以尚書令、廣寧王孝珩為錄尚書,左 僕射胡長仁為尚書令,右僕射和士開為左僕射,中 書監唐邕為右僕射。十一月壬辰,太上皇帝詔兼散 騎常侍李翥使於陳。是月,陳安成王頊廢其主伯宗 而自立。十二月辛未,太上皇帝崩。景子,大赦,九州職 人普加一級,內外百官并加兩級。戊寅,太上皇后尊 號為皇太后。甲申,詔細作之務及所在百工悉罷之。 又詔掖庭、晉陽、中山宮人等及鄴下、并州大官官口 二處,其年六十已上及有癃患者,仰所司簡放。庚寅, 詔天保七年已來諸家緣坐配流者,所在令還。是歲, 契丹、靺鞨國並遣使朝貢。

五年春正月辛亥,詔以金鳳等三臺未入寺者施大 興聖寺。是月,殺定州刺史、博陵王濟。二月乙丑,詔應 宮刑者普免刑為官口。又詔禁網捕鷹鷂及畜養籠 放之物。癸酉,大莫婁國遣使朝貢。己丑,改東平王儼 為琅邪王。詔侍中叱列長文使於周。是月,殺太尉、趙 郡王叡。三月乙酉,以司空徐顯秀為太尉,并省尚書 令婁定遠為司空。是月,行幸晉陽。夏四月甲子,詔以 并州尚書省為大基聖寺,晉祠為大崇皇寺。乙丑,車 駕至自晉陽。秋七月己丑,詔降罪人各有差。戊申,詔 使巡省河北諸州無雨處,境內偏旱者優免租調。冬 十月壬戌,詔禁造酒。十一月辛丑,詔以太保斛律光 為太傅,大司馬、馮翊王潤為太保,大將軍、琅邪王儼 為大司馬。十二月庚午,以開府儀同三司、蘭陵王長 恭為尚書令。庚辰,以中書監魏收為尚書右僕射。 武平元年春正月乙酉朔,改元。太師、并州刺史、東安 王婁叡薨。戊申,詔兼散騎常侍裴獻之聘於陳。二月 癸亥,以百濟王餘昌為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帶 方郡公,王如故。己巳,以太傅、咸陽王斛律光為右丞 相,并州刺史、右丞相、安定王賀拔仁為錄尚書事,冀 州刺史、任城王湝為太師。景子,降死罪已下囚。閏月 戊戌,錄尚書事、安定王賀拔仁薨。三月辛酉,以開府 儀同三司徐之才為尚書左僕射。夏六月乙酉,以廣 寧王孝珩為司空。甲辰,以皇子恆生故,大赦,內外百 官普進二級,九州職人普進四級。己酉,詔以開府儀 同三司唐邕為尚書右僕射。秋七月癸丑,封孝昭皇 帝子彥基為城陽王,彥康為定陵王,彥忠為梁郡王。 甲寅,以尚書令、蘭陵王長恭為錄尚書事,中領軍和 士開為尚書令。癸亥,靺鞨國遣使朝貢。癸酉,以華山 王凝為太傅。八月辛卯,行幸晉陽。九月乙巳,立皇子 恆為皇太子。冬十月辛巳,以司空、廣寧王孝珩為司 徒,以上洛王思宗為司空,封蕭莊為梁王。戊子,曲降 并州死罪已下囚。己丑,復改威宗景烈皇帝諡號為 顯祖文宣皇帝。十二月丁亥,車駕至自晉陽。詔左丞 相斛律光出晉州道,修城戍。

二年春正月丁巳,詔兼散騎常侍劉環GJfont使於陳。戊 寅,以百濟王餘昌為使持節、都督、東青州刺史。二月 壬寅,以錄尚書事、蘭陵王長恭為太尉,并省錄尚書 事趙彥深為司空,尚書令和士開錄尚書事,左僕射 徐之才為尚書令,右僕射唐邕為左僕射,吏部尚書 馮子琮為右僕射。夏四月壬午,以大司馬、琅邪王儼為太保。甲午,陳遣使連和,謀伐周,朝議弗許。六月,段 韶攻周汾州,剋之,獲刺史楊敷。秋七月庚午,太尉、琅 邪王儼矯詔殺錄尚書事和士開於南臺。即日誅領 軍大將軍厙狄伏連、侍書御史王子宣等,尚書左僕 射馮子琮賜死殿中。八月己亥,行幸晉陽。九月辛亥, 以太師、任城王湝為太宰,馮翊王潤為太師。己未,左 丞相、平原王段韶薨。戊午,曲降并州界內死罪已下 各有差。庚午,殺太保、琅邪王儼。壬申,陳人來聘。冬十 月,罷京畿府入領軍府。己亥,車駕至自晉陽。十一月 庚戌,詔侍中赫連子悅使於周。景寅,以徐州行臺、廣 寧王孝珩錄尚書事。庚午,以錄尚書事、廣寧王孝珩 為司徒。癸酉,以右丞相斛律光為左丞相。

三年春正月己巳,祀南郊。辛亥,追贈故琅邪王儼為 楚王。二月己卯,以衛菩薩為太尉。辛巳,以并省吏部 尚書高元海為尚書右僕射。庚寅,以左僕射唐邕為 尚書令,侍中祖延為左僕射。是月,敕撰《元洲苑御覽》, 後改名《聖壽堂御覽》。三月辛酉,詔文武官五品已上 各舉一人。是月,周誅冢宰宇文護。夏四月,周人來聘。 秋七月戊辰,誅左丞相、咸陽王斛律光及其弟幽州 行臺、荊山公豐樂。八月庚寅,廢皇后斛律氏為庶人。 以太宰、任城王湝為右丞相,太師、馮翊王潤為太尉, 蘭陵王長恭為大司馬,廣寧王孝珩為大將軍,安德 王延宗為大司徒。使領軍封輔相聘於周。戊子,拜右 昭儀胡氏為皇后。己丑,以司州牧、北平王仁堅為尚 書令,特進許季良為左僕射,彭城王寶德為右僕射。 癸巳,行幸晉陽。是月,《聖壽堂御覽》成,敕付史閣。後改 為《修文殿御覽》。九月,陳人來聘。冬十月,降死罪已下 囚。甲午,拜弘德夫人穆氏為左皇后,大赦。十二月辛 丑,廢皇后胡氏為庶人。是歲,新羅、百濟、勿吉、突厥並 遣使朝貢。於周為建德元年。

四年春正月戊寅,以并省尚書令高阿那肱為錄尚 書事。庚辰,詔兼散騎常侍崔象使於陳。是月,鄴都、并 州並有狐媚,多截人髮。二月乙巳,拜左皇后穆氏為 皇后。景午,置文林館。乙卯,以尚書令、北平王仁堅為 錄尚書事。丁巳,行幸晉陽。是月,周人來聘。三月辛未, 盜入信州,殺刺史和士休,南兗州刺史鮮于世榮討 平之。庚辰,車駕至晉陽。夏四月戊午,以大司馬、蘭陵 王長恭為太保,大將軍、定州刺史、南陽王綽為大司 馬,大司馬太尉衛菩薩為大將軍,司徒、安德王延宗 為太尉,司空、武興王普為司徒,開府儀同三司、宜陽 王趙彥深為司空。癸丑,祈皇祠壇壝蕝之內忽有車 軌之轍,按驗傍無人跡,不知車所從來。乙卯,詔以為 大慶,班告天下。己未,周人來聘。五月景子,詔史官更 撰《魏書》。癸巳,以領軍穆提婆為尚書左僕射,以侍中、 中書監段孝言為右僕射。是月,開府儀同三司尉破 胡、長孫洪略等與陳將吳明徹戰於呂梁南,大敗,破 胡走以免,洪略戰沒,隨陷秦、涇二州。明徹進陷和、合 二州。是月,殺太保、蘭陵王長恭。六月,明徹進軍圍壽 陽。壬子,幸南菀,從官暍死者六十人。以錄尚書事高 阿那肱為司徒。景辰,詔開府王師羅使於周。九月,校 獵於鄴東。冬十月,陳將吳明徹陷壽陽。辛丑,殺侍中 崔季舒、張彫虎,散騎常侍劉逖、封孝琰,黃門侍郎裴 澤、郭遵。癸卯,行幸晉陽。十二月戊寅,以司徒高阿那 肱為右丞相。是歲,高麗、靺鞨並遣使朝貢,突厥使來 求婚。

五年春正月乙丑,置左右娥英各一人。二月乙未,車 駕至自晉陽。朔州行臺、南安王思好反。辛丑,行幸晉 陽。尚書令唐邕等大破思好,投火死,焚其屍,并其妻 李氏。丁未,車駕至自晉陽。甲寅,以尚書令唐邕為錄 尚書事。夏五月,大旱,晉陽得死魃,長二尺,面頂各二 目。帝聞之,使刻水為其形以獻。庚午,大赦。丁亥,陳人 寇淮北。秋八月癸卯,行幸晉陽。甲辰,以高勵為尚書 右僕射。是歲,殺南陽王綽。

六年春三月乙亥,車駕至自晉陽。丁丑,烹妖賊鄭子 饒於都市。是月,周人來聘。夏四月庚子,以中書監楊 休之為尚書右僕射。癸卯,靺鞨遣使朝貢。秋七月甲 戌,行幸晉陽。八月丁酉,冀、定、趙、幽、滄、瀛六州大水。是 月,周師入洛川,屯芒山,攻逼洛城,縱火船焚浮橋,浮 橋絕。閏月己丑,遣右丞相高阿那肱自晉陽禦之,師 次河陽,周師夜遯。庚辰,以司空趙彥深為司徒,斛律 阿列羅為司空。辛巳,以軍國資用不足,稅關市、舟車、 山澤、鹽鐵、店肆,輕重各有差,開酒禁。

七年春正月壬辰,詔去秋已來,水潦人饑不自立者, 所在付大寺及諸富戶濟其性命。甲寅,大赦。乙卯,車 駕至自晉陽。二月辛酉,括雜戶女年二十已下十四 已上未嫁悉集省,隱匿者家長處死刑。二月景寅,風 從西北起,發屋拔樹,五日乃止。夏六月戊申朔,日有 食之。庚申,司徒趙彥深薨。秋七月丁丑,大雨霖。是月, 以水澇遣使巡撫流亡人戶。八月丁卯,行幸晉陽。雉 集於御坐,獲之,有司不敢以聞。詔營邯鄲宮。冬十月 景辰,帝大狩於祁連池。周師攻晉州。癸亥,帝還晉陽。甲子,出兵,大集晉祠。庚午,帝發晉陽。癸酉,帝列陣而 行,上雞棲原,與周齊王憲相對,至夜不戰,周師斂陣 而退。十一月,周武帝退還長安,留偏師守晉州。高阿 那肱等圍晉州城。戊寅,帝至圍所。十二月戊申,武帝 來救晉州,庚申,戰於城南,我軍大敗。帝棄軍先還。癸 丑,入晉陽,憂懼不知所之。甲寅,大赦。帝謂朝臣曰:周 師甚盛,若何。群臣咸曰:天命未改,一得一失,自古皆 然。宜停百賦,安慰朝野,收拾遺兵,背城死戰,以存社 稷。帝意猶豫,欲向北朔州。乃留安德王延宗、廣寧王 孝珩等守晉陽。若晉陽不守,即欲奔突厥。群臣皆曰 不可,帝不從其言。開府儀同三司賀拔伏恩、封輔相、 慕容鍾葵等宿衛近臣三十餘人西奔周師。乙卯,詔 募兵,遣安德王延宗為左,廣寧王孝珩為右。延宗入 見,帝告欲向北朔州。延宗泣諫,不從。帝密遣王康德 與中人齊紹等送皇太后、皇太子於北朔州。景辰,帝 幸城南軍營,勞將士,其夜欲遯,諸將不從。丁巳,大赦, 改武平七年為隆化元年。其日,穆提婆降周。詔除安 德王延宗為相國,委以備禦,延宗流涕受命。帝乃夜 斬五龍門而出,欲走突厥,從官多散。領軍梅勝郎叩 馬諫,乃迴之鄴。時唯高阿那肱等十餘騎,廣寧王孝 珩、襄城王彥道續至,得數十人同行。戊午,延宗從眾 議即皇帝位於晉陽,改隆化為德昌元年。庚申,帝入 鄴。辛酉,延宗與周師戰於晉陽,大敗,為周師所擄。帝 遣募人,重加官賞,雖有此言,而竟不出物。廣寧王孝 珩奏請出宮人及珍寶班賜將士,帝不悅。斛律孝卿 居中受委,帶甲以處分,請帝親勞,為帝撰辭,且曰宜 慷慨流涕,感激人心。帝既出臨眾,將令之,不復記所 受言,遂大笑,左右亦群咍,將士莫不解體。於是自大 丞相已下太宰、三師、大司馬、大將軍、三公等官並增 員而授,或三或四,不可勝數。甲子,皇太后從北道至。 引文武一品已上入朱華門,賜酒食,給紙筆,問以禦 周之方。群臣各異議,帝莫知所從。又引高元海、宋士 素、盧思道、李德林等,欲議禪位皇太子。先是望氣者 言,當有革易,於是依天統故事,授位幼主。

幼主本紀[编辑]

按《北齊書·幼主本紀》:幼主名恆,後主長子也。母曰穆 皇后,武平元年六月生於鄴。其年十月,立為皇太子。 隆化二年春正月乙亥,即皇帝位,時八歲,改元為承 光元年,大赦,尊皇太后為太皇太后,帝為太上皇帝, 后為太上皇后。於是黃門侍郎顏之推、中書侍郎薛 道衡、侍中陳德信等勸太上皇帝往河外募兵,更為 經略,若不濟,南投陳國,從之。丁丑,太皇太后、太上皇 自鄴先趣濟州。周師漸逼,癸未,幼主又自鄴東走。己 丑,周師至紫陌橋。癸巳,燒城西門。太上皇將百餘騎 東走。乙亥,渡河入濟州。其日,幼主禪位於大丞相、任 城王湝,令侍中斛律孝卿送禪文及璽紱於瀛州,孝 卿乃以之歸周。又為任城王詔,尊太上皇為無上皇, 幼主為守國天王。留太皇太后濟州,遣高阿那肱留 守。太上皇并皇后攜幼主走青州,韓長鸞、鄧顒等數 十人從。太上皇既至青州,即為入陳之計。而高阿那 肱召周軍,約生致齊主,而屢使人告言,賊軍在遠,已 令人燒斷橋路。太上所以停緩。周軍奄至青州,太上 窘急,將遜於陳,置金囊於鞍後,與長鸞、淑妃等十數 騎至青州南鄧村,為周將尉遲綱所獲。送鄴,周武帝 與抗賓主禮,并太后、幼主、諸王俱送長安,封帝溫國 公。至建德七年,誣與宜州刺史穆提婆謀反,及延宗 等數十人無少長咸賜死,神武子孫所存者一二而 已。至大象末,楊休之、陳德信等啟大丞相隋公,請收 葬,聽之,葬長安北源洪瀆川。帝幼而令善,及長,頗學 綴文,置文林館,引諸文士焉。而言語澀吶,無志度,不 喜見朝士。自非寵私昵狎,未嘗交語,性懦不堪,人視 者,即有忿責。其奏事者,雖三公令錄莫得仰視,皆略 陳大旨,驚走而出。每災異寇盜水旱,亦不貶損,唯諸 處設齋,以此為修德。雅信巫覡,解禱無方。初,琅邪王 舉兵,人告者誤云厙狄伏連反,帝曰:此必仁威也。又 斛律光死後,諸武官舉高思好堪大將軍,帝曰:思好 喜反。皆如所言。遂自以策無遺筭,乃益驕縱。盛為無 愁之曲,帝自彈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數。人 間謂之無愁天子。嘗出見群厲,盡殺之,或剝人面皮 而視之。任陸令萱、和士開、高阿那肱、穆提婆、韓長鸞 等宰制天下,陳德信、鄧長顒、何洪珍參豫機權。各引 親黨,超居非次,官由財進,獄以賄成,其所以亂政害 人,難以備載。諸宮奴婢、閹人、商人、胡戶、雜戶、歌舞人、 見鬼人濫得富貴者將萬數,庶姓封王者百數,不復 可紀。開府千餘,儀同無數。領軍一時二十,連判文書, 各作依字,不具姓名,莫知誰也。諸貴寵祖禰追贈官, 歲一進,位極乃止。宮掖婢皆封郡君,宮女寶衣玉食 者五百餘人,一裙直萬疋,鏡臺直千金,競為變巧,朝 衣夕敝。承武成之奢麗,以為帝王當然。乃更增益宮苑,造偃武修文臺,其嬪嬙諸宮中起鏡殿、寶殿、GJfont瑁 殿,丹青彫刻,妙極當時。又於晉陽起十二院,壯麗逾 於鄴下。所愛不恆,數毀而又復。夜則以火照作,寒則 以湯為泥,百工困窮,無時休息。鑿晉陽西山為大佛 像,一夜然油萬盆,光照宮內。又為胡昭儀起大慈寺, 未成,改為穆皇后大寶林寺,窮極工巧,運石填泉,勞 費億計,人牛死者不可勝紀。御馬則籍以氈罽,食物 有十餘種,將合牝牡,則設青廬,具牢饌而親觀之。狗 則飼以粱肉。馬及鷹犬乃有儀同、郡君之號,故有赤 彪儀同、逍遙郡君、凌霄郡君,高思好書所謂駮龍、逍 遙者也。犬於馬上設褥以抱之,鬥雞亦號開府,犬馬 雞鷹多食縣邑。鷹之入養者,稍割犬肉以飼之,至數 日乃死。又於華林園立貧窮村舍,帝自敝衣為乞食 兒。又為窮兒之市,躬自交易。嘗築西鄙諸城,使人衣 黑衣為羌兵,鼓噪陵之,親率內參臨拒,或實彎弓射 人。自晉陽東巡,單馬馳騖,衣解髮散而歸。又好不急 之務,曾一夜索蝎,及旦得三升。特愛非時之物,取求 火急,皆須朝徵夕辦,當勢者因之,貸一而責十焉。賦 斂日重,徭役日繁,人力既殫,帑藏空竭。乃賜諸佞幸 賣官。或得郡兩三,或得縣六七,各分州郡,下逮鄉官 亦多降中者,故有敕用州主簿,敕用郡功曹。於是州 縣職司多出富商大賈,競為貪縱,人不聊生。爰自鄴 都及諸州郡,所在徵稅,百端供起。凡此諸役,皆漸於 武成,至帝而增廣焉。然未嘗有帷薄淫穢,唯此事頗 優於武成云。初,河清末,武成夢大蝟攻破鄴城,故索 境內蝟膏以絕之。識者以後主名聲與蝟相協,亡齊 徵也。又婦人皆剪剔以著假髻,而危邪之狀如飛鳥, 至於南面,則髻心正西。始自宮內為之,被於四遠,天 意若曰元首剪落,危側當走西也。又為刀子者刃皆 狹細,名曰盡勢。遊童戲者好以兩手持繩,拂地而卻 上跳,且唱曰高末,高末之言,蓋高氏運祚之末也。然 則亂亡之數蓋有兆云。

論曰:武成風度高爽,經策弘長,文武之官,俱盡其力, 有帝王之量矣。但愛狎庸豎,委以朝權,帷薄之間,淫 侈過度,滅亡之兆,其在斯乎。元象告變,傳位元子,名 號雖殊,政猶己出,跡有虛飾,事非憲典,聰明臨下,何 易可誣。又河南、河間、樂陵等諸王,或以時嫌,或以猜 忌,皆無罪而殞,非所謂知命任天道之義也。後主以 中庸之姿,懷易染之性,永言先訓,教匪義方。始自襁 褓,至於傳位,隔以正人,閉其善道。養德所履,異乎春 誦夏絃;過庭所聞,莫非不軌不物。輔之以中宮妳媼, 屬之以麗色淫聲,縱韝紲之娛,恣朋淫之好。語曰從 惡若崩,蓋言其易。武平在御,彌見淪胥,罕接朝士,不 親政事,一日萬機,委諸凶族。內侍帷幄,外吐絲綸,威 厲風霜,志迴天日,虐人害物,搏齒無厭,賣獄鬻官,溪 壑難滿。重以名將貽禍,忠臣顯戮,始見侵弱之萌,俄 觀土崩之勢,周武因機,遂混區夏,悲夫。蓋桀、紂罪人, 其亡也忽焉,自然之理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